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導讀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導讀

     張火慶

    一、西方極樂世界的觀音信仰及其反證

  俗云:「家家彌陀佛,戶戶觀世音」,在中國民間的佛教信仰裡,最為人們熟知、懷念、親近的,應是阿彌陀佛與觀世音菩薩,其在中國民眾日常生活與精神寄托所代表的意義,頗為複雜,幾乎成為多數人宗教經驗的主要內容。尤其兩晉以來淨土根本經典的陸續譯出,以及唐善導大師以後歷代祖師大德對於淨土理論與行持的闡揚,「淨土法門」在佛教信仰界廣受接納,持名念佛被認為是三根普被,利鈍全收、橫超三界、帶業往生的簡捷易行道;西方極樂世界的純淨、和平、莊嚴、富足,使成為人們欣求皈依的方向。在這片安樂國土裡主持接引眾生大事的,有所謂「西方三聖」:阿彌陀佛是具足無量光明與壽命且曾發起四十八大願的至尊導師;觀世音與大勢至則是以其本具功德願力作為輔佐的兩大菩薩。這種完美的組合,透過淨土經論的弘傳確定,成為信眾們牢不可破的印象。現時流行的早晚課誦本,起首便稱:「蓮池海會,彌陀如來,觀音勢至坐蓮台,接引上金階,大誓弘開,普願離塵埃。」明蓮池大師所作迴向文云:「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觀音勢至,諸聖賢眾,放光接引,垂手提攜。」這是三聖合說,又有:「彌陀身心遍法界,觀音觀察三輪應,勢至威光無邊際,普擇有緣歸本國。」這是三聖分說。因此,在淨土信仰裡,我們所認識的觀世音菩薩是被歸屬於西方極樂世界的成員,其事業與地位乃從阿彌陀佛分化而來,以「脅侍菩薩」與「補儲大士」兩種身分而莊嚴其名;也就是說,在淨土經論裡,觀世音菩薩是「金冠頂戴阿彌陀如來而作其脅侍,助其教化,並且在彌陀滅後,繼承其位為極樂教主」的。這種三聖結合的觀念,較早出於《觀世音菩薩授記經》,大意云:從前「金光明師子遊戲如來」出世時,有「威德國王」治理世界,有時入於三昧,從其左右湧出二朵蓮華,化生二童子──寶意與寶上──兩人均已發心成菩薩,即觀世音與大勢至。彌陀入滅後,觀音補位成佛,名為「普光功德山王如來」,而觀音滅後,勢至亦補位成佛。這部經說明三聖依次遞禪的關係。其後又有《觀無量壽佛經》第七觀云:「無量壽佛住立空中,觀世音與大勢至二大士左右侍立」,第十三觀附言觀音與勢至二菩薩輔助阿彌陀佛,普及一切教化。又有《請觀世音菩薩消伏毒害陀羅尼經》云:「去此不遠,正立四方,有佛名無量壽,有菩薩名觀世音、大勢至。恆以大悲憐憫一切……。」從這些經典所看到的三聖關係,極其完滿地達成了攝受群機的思想:象徵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所成就的理想極樂世界;有了慈悲柔和、現世救濟的觀世音;以及有勢力、以念佛三昧誘導歸依的大勢至;兩菩薩脅侍遞補,便可綿延無窮無盡,功德無邊了。
  如上所說,作為阿彌陀佛的脅侍與補位而常住西方極樂世界的觀世音菩薩,是淨土思想全盛以後的附會。若根據經典反推,則除了前述三經外,尚有如《光世音授記經》、《觀音授記經》、《悲華經》等,大致認為觀音以及阿[門@(人/(人+人))]、寶相、勢至、文殊、普賢等,諸佛菩薩,都是阿彌陀如來的因地之子。這當然是為了擴大弘揚淨土信仰所作的整合附會,以阿彌陀佛極樂世界來蓋括十方三世諸佛的功德並總收一切嚴淨國土的殊勝,令所有眾生得以最簡易的方法──繫念阿彌陀佛、一心不亂──即可當生成就,速出輪迴、獲無生忍,永不退轉。但這種整合歸納的作法,乃屬大乘後起的觀念,並不能完全說明觀音信仰的緣起及其流變;或者說,較早期的佛教經典裡,阿彌陀佛與觀世音菩薩,原本是立場不同、各自獨立存在的;雖然後漢支婁迦讖譯出的《無量清淨平等覺經》已有提及無量清淨佛(即阿彌陀佛)及盧樓痤陔纂]即觀世音)的補儲關係,但這關係的建立,並不能代表原始觀音信仰的真相;而可能是從《大毘婆娑論》、《大智度論》、《阿育王傳》、《般舟三昧經》中有關彌勒菩薩接續釋迦牟尼佛補儲的古老信仰而得到暗示導出的。在這裡,有一些反面的證據如:提到阿彌陀佛的最古老與最重要的經典《般舟三昧經》與《阿彌陀經》,都沒有出現任何有關觀世音的事:其次是唐代譯出的經典,如《金剛頂經》及《陀羅尼集經》則提倡阿彌陀佛是從觀世音思想發展出來的;而《一切功德莊嚴王經》、《大方廣曼殊室利經》則以執金剛神及觀自在菩薩為釋迦牟尼的左右脅侍;更可異的是《阿嚕力經》則以觀世音為本尊、勢至及普賢為脅侍。從這些與西方三聖說全然對立或矛盾的經典來看,觀世音菩薩原本即擁有獨立自主,與諸佛同等尊崇的地位(天台智者大師《觀音玄義》引經說明觀音過去已經成佛,號正法明如來,而釋迦佛為其弟子)。因此,我們可以另外從《普門品》、《華嚴經》、《首楞嚴經》及其他經典,或慧遠《三寶感通錄》、法顯《佛國記》。玄奘《西域記》等文獻看到作為完全獨立的本尊而被崇拜信奉的觀世音菩薩。

    二、觀音信仰的原理及特性

  觀音名號的梵文中譯,較流行的有「觀世音」與「觀自在」兩種。從譯成名字的含義裡,即已顯示兩種不同的取向:「觀自在」是靈明清純,無礙自在的宗教活動;「觀世音」則是無礙的智慧與豐富的慈愛,渾然融合的宗教人格。但這兩種譯名及其涵義則統攝的形容了觀音信仰的全貌。或者,再從經典上引據,則「觀世音」一詞,主要有兩種說明:《首楞嚴經》所云菩薩最初修行的法門是「耳根圓通」,不向外聞聲而反聞聞性,得到性定解脫:

   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漸增,
 聞所聞盡;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寂滅
 現前:忽然超越出世出世間,十方圓明。

而《法華經普品門》則說明菩薩慈悲濟世的本願是「尋聲救苦」,只要受苦眾生專心稱念菩薩名號,而與彼願力感應道交,便得救度:

   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
 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

這兩部經所云,若分別而說,則前者是自利,後者是利人;自利為智,利人為悲。
  至於「觀自在」的名義,主要以《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為代表而總括前兩經典的內涵: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不論是自利與利人,悲智雙運,都能得到大自在的不可思議解脫境界:
  這兩種名號在於終極整合的意義上是一致的。但為了側重說明菩薩「稱名求助的濟世本願」的特性,我們選擇使用「觀世音」的名稱,作為方便解說。首先,從有神論的客體上說,「觀世音」意謂:菩薩能以佛的圓融智慧來觀察十方世界,感應一切受苦眾生求救之聲音,隨令解脫,均得離苦得樂,消災免難。若從自性論的主體上說,「觀世音」是所觀的個體對象,能觀的是眾生內心的靈性;或者說:觀音是眾生的「自內證」,眾生只要一心稱名,即可得到與佛菩薩齊等的信念妙方,在音聲中,「觀音」自然出現。這種說法是把菩薩因地所發的誓願看成眾生內在的自性,眾生念觀音即是念自性,因此,眾生的得救雖可說是菩薩的功勞,其實亦是自性的解脫;從大乘般若學而言,即所謂「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眾生心垢淨,菩提影現中。」或者「修習空花梵行,宴坐水月道場,降伏鏡裡魔軍,大作夢中佛事。」這是能觀與所觀。主體與客體的融合,到後來都在般若智慧裡泯絕名相的對立,成為《金剛經》所云:「如是滅度無量無邊無數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總結的說,從觀音名號而生的信仰,不僅是「應現人性必然的希求所產生的慈悲本體」,也是「以行深般若波羅蜜為原流的智慧尊者」;在這個充滿矛盾與苦惱的世間,擔負起皈依真理者所感應的,不可思議的「勇猛性格」。因此,受到廣土眾民熟悉親近的觀世音菩薩,是表現出應現自在,廣大靈感,尋聲救苦的慈悲權化的形象:
  觀世音菩薩即是以傾聽現實苦惱眾生至誠祈願的音聲,契機而現的絕對聖者,其特性如何?我們從大乘佛教的「菩薩」一詞探其意涵,可以得知菩薩是依「誓願」而存在,其生命本質就是為了有始有終的實現誓願。幾乎所有菩薩在因地修行時,都會發起弘誓大願,而這些誓願在內容與對象方面的差異,就成為他們分別努力的目標,並決定其道果成就的特性。古德云:「心真則事實,願廣則行深」,菩薩是為了利益眾生而求法、而發願、而苦行的,觀世音菩薩的誓願,在《普門品》偈頌有總讚云:

   汝聽觀音行,善應諸方所;弘誓深如海,歷劫不思議;侍多十億佛,
 發大清淨願。

這裡所謂「弘誓」、「清淨願」的具體內容如何?我們可以從悲智雙運的觀點,作如下的分說:

   ┌(1)與 樂──滿 願─┐
 慈悲┤    ├現世利樂
   └(2)拔 苦──救 難─┘

   ┌(3)權說法──現身度脫┐
 智慧┤    ├出世道果
   └(4)施無畏──觀照般若┘

這四項內容可說涵蓋了大乘佛法的全部精義。有一首流傳的詩讚頗能說明觀世音信仰的形象:

   觀音誓願妙難思,赴感應機不失時;救苦尋聲磁吸鐵,現身說法月應池;
   塵剎國中咸事濟,婆娑界內更垂慈;深恩窮劫莫能讚,冀愍群萌各護持。

在相關的經典如《華嚴經入法界品》第二十七參云:

   我住此大悲行門,常在一切諸如來所,普現一切眾生之前,或以布施
 攝取眾生,或以愛語,或以利行、或以同事……或現色身……或現種種不
 思議色淨光明網……或以音聲……或以威儀……我修此大悲行門,願常救
 護一切眾生,願一切眾生離險道怖,離熱惱怖……我以此方便,令諸眾生
 離怖畏已,復教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永不退轉。

這段經文主要是從「權說法」與「施無畏」而言。稍後的其他經典亦有時專注於其中幾項以表現觀音菩薩誓願的特性,如《悲華經》云:

   願我行菩薩道時,若有眾生受諸苦惱恐怖等事,退失正法,墮大暗處
 ,憂愁孤窮,無有救護,無依無舍……汝觀天人及三惡道一切眾生,生大
 悲心,欲斷眾生諸煩惱故,欲令眾生得安樂故……。

此段經文主旨與前經略同。而《十一面神咒心經》則云:

   我今說之,欲利樂一切有情,滅一切惡故,心所願稱遂故。

著重於「與樂滿願」。唯同經又說誦此咒百八遍者,現身獲得「十種勝利」及「四種功德勝利」,其內容則包括全四項誓願。
  另《千手千眼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云:

   今當欲說,為諸眾生得安樂故,除一切病故、得壽命故、得富饒故、
 除滅一切惡業重罪故、離障難故、增長一切白法諸功德故、成就一切諸善
 根故、遠離一切諸怖畏故、速能滿足一切諸希求故。

並列舉「十大願」、「得十五種善生」、「免十五種惡死」等。把誓願功德擴展到無所遺漏;尤其額外的是「臨命終時,十方諸佛,皆來授手,欲生何等佛土,隨願皆得往生。」明顯的是在淨土思想流行後,順應時勢而補入的,此外,《首楞嚴經》以「身成三十二應,入諸國土」及「令諸眾生,於我身心,獲十四無畏功德」;鄭重懇切的說明觀音誓願的殊勝。
  總結上引經典所述觀音菩薩誓願的特徵是:
  1、沒有界限的普遍性──普門示現神通力──救濟一切災難苦痛,滿足所有願望希求。
  2、除去當前人間的苦惱患難,尋求真正安樂的日常生活,而不標榜娑婆與淨土的對照與厭欣。這兩個特徵使得備受苦難的廣土眾民特別憶念、親近他,然而,眾生應以何種方式取得觀音菩薩的護持垂愍與消災解厄?如此廣大深重的誓願,應如何修持乃得感應?「淨土宗」以念佛為往生的法門,而念佛又大略分為「實相、觀想、觀像、持名」四種,有層次及難易的差別。觀音信仰所取者即是最簡易直截的「持名」──稱我名號,即得解脫──這種形式是與「觀世音」的取義有直接的關係,並且也是世界上所有宗教共有的觀念──源於人類天性,於遭遇苦難時,自然發出求救的赤子般天真的呼喚──而觀世音菩薩常以莊嚴的女性身表現慈悲柔和的母性,感應了眾生的呼求。且由於菩薩具有無事不知、無時不觀的全知全能的普遍靈性,乃將一切眾生視如自己子女,毫無分別的伸出救援之手,無論如何罪大惡極的人,亦一視同仁,平等救濟。真正可說是絕無選擇的「有求必應」,並且,這種救援又包括精神的煩悶與肉體的痛苦。前引《普門品》已有「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的感應道交之說:《華嚴經》亦云:

   願諸眾生,若念於我,若稱我名,若見我體,皆得免離一切怖畏……。

  《悲華經》云:

   若能稱我名字,若其為我天耳所聞,天眼所見……。

  《請觀世音菩薩消伏毒害陀羅尼經》則云:

   汝等當一心稱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南無觀世音菩薩摩訶薩,
 大悲大名稱,救護苦厄者……

這些都是專從菩薩名號說明持名稱念的利益;而密宗盛行後,觀世音被視為獨立本尊,於是出現許多心咒,並以持咒取代稱名,或者兩者並行,如《十一面神咒心經》云:

   我由此咒,名號尊貴,難可得聞……稱我名者,皆得不退轉地……
 況能於我所說神咒,受持讀誦,如說修行……

  《大悲心陀羅尼經》則更加入彌陀佛號:

   發是願已,至心稱念我之名字,亦應專念我本師何彌陀如來,然後誦咒。

這樣層層附加,使原始簡單的稱念觀音名號的形式,變得複雜而淪於附庸,已經違背了觀音誓願的普遍性與親和力。
  「稱名」形式的意義,除了前述源於人類天性的呼聲外,另有屬於宗教心理過程的深層詮釋,即「主觀的內心與客觀的本尊融合在一起,成為契機,入我我入,進展為三昧,成為自內證的表現,得以解脫煩惱苦悶」;而這種稱名三昧亦即是「觀心」,由觀智而照見自我心性,開發如來藏。因此,從自內證與觀心的理論上說,所謂觀音「普門示現」的自在神性,其實就是「眾生自心的靈性」,當眾生至心唱念觀音名號而進入三昧境界時,本性中的聖靈即時發酵而出,被看作觀音顯現感應而來。

    三、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的思想

  說明了脫離西方極樂世界而成為獨立本尊的觀音信仰的特性之後,再看《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的內容思想。這品經文可說是觀音信仰的基礎,也就是根本經典。據學者考證,《普門品》原本是獨立單行的,約成立於大乘諸經典結集初期,可能是印度海濱或補陀洛的宗教學者作成,其年代早於《法華經》。而因為都是演說諸法實相的妙理,且以「多寶佛塔」的湧現因緣作為聯繫,後來遂收錄一起,成為第二十五品。又此品屬於早期經典,仍保留原姶宗教特色;假如把它與《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相比較,其特色更明顯:《心經》是親自在菩薩向智慧第一的舍利子宣說五蘊皆空的般若真理,其文字理路極為透徹精妙,哲思內蘊則幽玄簡明,應當是大乘佛教思想圓熟期產生的經典,可能從大般若經中選萃濃縮而成,並附載密教神咒。相反的,《普門品》的長行文則極為素樸,所說哲理反映了人間性現世利益的希求,尤其「脫七難」、「應二求」的內容正是古人最驚怖的災厄現象以及最關心的繼嗣問題;再加上「除三毒」、感應事跡,以及無所不至的攝受力等;而「三十三身應現」的例子,可能是從印度古代吠陀經典的天界神話演繹而來;凡此種種都與原始宗教的民間信仰一致。
  由於具備這種原始與民間的特色,《法華經》譯分到中國後,唯獨此《普門品》特別受到民眾的信受奉行,而產生許多臆測與傳說,如所謂觀音大士慈悲心切,與此婆娑世界的因緣最為深切;或者說因為中國北涼國王沮渠蒙遜持誦《普門品》而消除多年的業障病,故極力推廣此品,成為人人熟知能念的佛經。後來的人更由於觀世音「救苦救難」的特性,而把《普門品》與《大悲咒》、《心經》、《白衣大士神咒》、《觀音佛祖大救苦心經》、《觀音十句延命經》等編集成冊,成為完整的觀音法門課誦本;這裡面可說經咒不分、佛道混雜,卻表現了民眾對於觀世音菩薩及《普門品》的選擇性的價值取向。更進一步在普遍而長期的持誦經驗裡,發生並流傳許多感應事跡,亦被集中收錄成專書,即所謂《持驗錄》、《感應記》等,其內容項目包括救焚、救溺、脫險、免殺、愈疾、除祟、拯隨、佑歲、賜福、得子、應化、說法、證果、瑞應……幾乎無所不能,且依時代的演進,仍不斷的適應擴張。此外,淅江南海也建立起「中國普陀山」的觀音道場;而民間更流傳著由楚莊王女妙善公主修行成道的「中國觀音」;道教神譜裡,不知何時也出現了「觀音媽」;這些都是把觀世音菩薩本土化的顯著例子,在這本土化的過程裡反映了兩個事實:一是中國信眾對觀世音的特殊偏愛;一是以慈悲與靈感兩項特性,約化了觀音的形象──此即「普門示現神通力」的觀念,而這種觀念的起源與代表性經典便是《普門品》。
  《普門品》的經文大致分成「長行」與「偈誦」兩部分:前者成立年代較早,後者則是後來附加的(約產生於佛滅後第五百年間)。這兩部分除了重複申說共同的基本觀念外,長行又偏於宣講救苦滿願與示現度化的神通力,偈頌則發揮弘願深誓與三業普觀的方便智。全品的文章結構,據演培法師《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講記》的分解,大致區別為三段:

    (一) 長行別示

  這是無盡意菩薩在法華會上向佛當機請問,佛則備示感應以答之,往返問答的過程裡,宣說了觀世音菩薩得名的因緣及示現說法的化跡。以下又分兩層:

  1、得名所以

  按照《法華經》的順序,第二十四品介紹了東方妙音菩薩已得「現一切色身三昧」而任運自在的住世教化眾生之後,接著第二十五品,由無盡意代表會眾請問「觀世音菩薩以何因緣,名觀世音」?佛的回答,先是總標「尋聲救苦」作為定義,其次則別示「持名感應」──即所謂火不能燒、水不能沒、羅剎不能賊、刀杖不能殺、惡鬼不能逼、杻械枷鎖不能囚、怨賊險路不能害──解脫七難,在前面已經談到它最初只在反應原始宗教的人間希求,但大乘思想成熟後,又有學者為它附會上人性意義的解釋,如瞋恚(火)、愛欲(水)、怨殺(羅剎)、驕妒(刀杖)、詭計(惡鬼)、我執名利(杻械枷鎖)、煩惱迷惑(怨賊險路)等。這種附會固然具有某種程度的象徵作用,卻不如保存其現實外境的面目,因為接下去又有「離三毒」──貪、瞋、痴;「應二求」──求男、求女;文字表面的意思已夠充分完整,無須額外引申。在廣顯稱名感應的例證後,以「受持觀世音菩薩名號,得如是無量無邊福德之利」作結,普勸持名供養。

  2、遊化方便

  前層由稱名感應以表現菩薩的「大威神力,多所饒盛」,是現世的利樂;這層則以遊化十方說明菩薩「開示佛法,度脫迷途」,是出世的解脫,無盡意菩薩在這裡提出的問題是「云何遊此婆娑世界?云何而為眾生說法?方便之力其事云何?」這三點總括了菩薩身口意三輪的度世法門。佛的回答先是廣顯「遊化諸國」,包括三聖、六天、五人、四眾、諸婦、二童、八部、力士等,所謂三十三身應現說法,使眾生隨緣得度。這三十三部身適用的範圍雖廣,卻是泛指三界國土具有特殊身分的眾生;在其次回答「遊於婆娑」才專說此間一切有情,以能施無畏而顯其妙德。最後則以「是觀世音菩薩成就如是功德,以種種形,遊諸國土,度脫眾生。」以及「觀世音菩薩有如是自在神力,遊於婆娑世界,」作結並普勸供養。

    (二) 偈頌合顯

  長行文在無盡意菩薩以頸間瓔珞作為供養,而觀世音菩薩將彼轉供釋迦牟尼佛與多寶佛塔後,即已結束(但全品最後還有一段稱揚聞法利益的話,可視作獨立單元)。接著是無盡意「以偈問曰」,把長行文的內容用五言句法重複申說,這部分的文字結構也分兩層:

  1、得名所以

  以「汝聽觀音行……能滅諸有苦」十句總標觀世音菩薩的弘誓大願、善應滅苦。其次以十二次「念彼觀音力」共四十八句,別顯「免三災、脫八難」的威神力。這裡所列舉的項目與長行文僅有火坑、巨海、囚禁枷鎖、羅剎諸鬼,怨賊刀杖等相同,其餘如毒龍惡獸、蛇蝎毒煙、山頂墮落、王難臨刑、咒詛毒藥、雷電雹雨等,皆是添加的;最後以「眾生被困厄,無量苦逼身;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四句作結。

  2、遊化方便

  前層點出「妙智力」作為菩薩救苦的憑藉。接著這層先從三業普應以廣顯「應化諸國」。從「具足神通力」以下八句是身業;「真觀清淨觀」以下八句是意業;「悲體戒雷震」以下四句是口業。其次以「諍訟經官處」以下四句,及「妙音、觀世音、梵音、海潮音、勝彼世間音」來正顯菩薩的「遊於娑婆」。最後更以菩薩慈悲,能作眾生依怙,是故應常念頂禮。

    (三) 聞品獲益

  前兩段長行文與偈頌,是《普門品》的本文,都是由無盡意菩薩發起與佛的當機問答。此段從文字書寫上應該是長行文的部分,但被偈頌隔開,且改由持地菩薩向佛稱揚聞說此品的利益。因此,它可以視作獨立的段落,或者稱為「流通分」。經文云:「若有眾生,聞是觀世音菩薩品,自在之業,普門示現神通力者,當知是人,功德不少。」這是佛經的慣例,為讚歎世尊說法的特殊,並尊重「佛法難聞今已聞」的因緣,只要能夠參加法會、親近如來。聞說教示,都是功德無量的。為此,學佛眾生應當發願:請佛住世、勸轉法輪。最後一句經文是:「佛說是普門品時,眾中八萬四千眾生,皆發無等(編者註:此處疑漏一「等」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這稱為「時眾發心」,是順著前面聞法功德而自性發起的勇猛精進心。原本也是佛經的慣例,在正式說法完畢,會眾「歡喜讚歎、信受奉行、作禮而去」。而《普門品》以發揮菩提心作結,乃是勸請一切聞法眾生,從此發心學菩薩行,與觀世音的悲願相應,如此才得自度與度人。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