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演培法師論地藏菩薩(之三)


    演培法師論地藏菩薩(之三)


    拿出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的精神來    演培

    緒  說

  諸位居士!在夏曆五六兩月初一日的金剛法會中,我曾一再向諸位說:「七月快要到了。」當時還是個未來的展望,諸位或有以為還早得很,可是到了今天,七月初一已正式的展現在我們面前,是則時輪向前推進的迅速,多麼令人感到極大的可畏!一年以十二個月計,今天為夏曆七月初一,是則一年中的半年已經過去,現在回想起來,真如轉眼間事,未來半年時間,必然過得更快。當知時間一去不復返的,我們應怎樣的把握時間來修學佛法!

  俗語說的「歲月催人老」,我們能不憬悟時間飛逝,而更努力從事於佛化工作!如不善用從我們面前溜過的時間,不但辜負了佛教,亦太辜負了自己,未免太過可惜!佛化事業所要做的。雖說是很多的,但最極重要的,莫過於是怎樣的利益眾生。因為任何一個佛化事業,看起來好像是個別的,實際都是圍著這大前題而轉的。所以佛法的每個行者,都應時刻的想到怎樣以佛法化世?因我們從佛法中得到法益,都是大悲佛陀所賜給我們的。我們要想報答佛陀的深恩大德,唯有以佛法化導世間,令諸人群走上佛法大道。經說:「若不說法度眾生,畢竟無能報恩者。」

  每年夏曆的七月,是中國佛教的一個忙月,不是為了別的什麼事忙,而是為了超度救濟忙。從這點看,不難看出佛教的慈悲,是怎樣的遍於一切含識之類。不但現實人間的救濟,是佛法所從不忽視的,就是離開人間的幽冥眾生,亦為佛法慈悲所要救濟的對象。因而,已斷惡趣的,使之生命更為光輝;未斷惡趣的,使之得以超拔出來,不致在諸惡趣中,受諸痛苦的襲擊。是則七月佛教所舉行的各種超度救濟法會,從它救濟幽冥眾生這一面看,是就不是沒有什麼意義,更不可視為迷信行為,因為目的在於救拔惡趣眾生的痛苦,純粹是從慈悲救度之心出發的!

  夏曆七月間,佛教寺廟舉行超度救濟法會,擴大來說,固是超度救濟一切眾生,切近點說,實是超度自己的親生父母。父母在這世間結束生命後,繼續而來的新生命,究在五趣中的那一趣,未得道眼的我們,誰也不會知道。為了濟拔超度自己的父母,沒有其他適當的辦法,只好仰仗佛力法力的超薦。如此說來,舉行法會,實還含有倡行孝道的意義,而地藏大士就是奉行孝道的一位大菩薩。印順論師說:「地藏菩薩是提倡孝道的,重視超度救濟父母。中國人特重孝道,其慎終追遠的精神,與地藏法門相合,故地藏菩薩在中國,受到特殊的尊敬。」

    一  地藏菩薩的勝德

  地藏不是初發心的低級菩薩,而是久修大行的高級菩薩,所成就的不可思議功德,不特不是我們所能想像得到的,就是聲聞緣覺亦不能測度而知。地藏十輪經說「是地藏菩薩有無量無數不可思議殊勝功德之所莊嚴,一切世間聲聞獨覺所不能測。」又說:「如是大士功德善根,一切世間天人大眾,皆不能測其量淺深,若聞如來為汝廣說如是大士功德善根,一切世間天人大眾,皆生迷惑或不信受。」試想想看,這那堿O初發心的菩薩所能成就的?但這麼多的殊勝功德,既不是短時間內所修成的,亦不是普通功德所可比擬,而是在菩提道上所培植起來的。

  現對地藏大士的功德略說一二:修學大乘佛法最重要的,是怎樣的於諸佛法而得自在,唯有於諸佛法得到自在的,才能無畏的向著佛道前進,不致中途退墮下來。地藏大士於諸佛法,已經得到無礙自在,絕對不會有所滯礙的停止不前。其次為大乘行者所重要的,是怎樣登上最高的一切智山。當知所謂一切智山,不是容易登上去的,因為其間有著很多阻礙,要想登上它的最高峰,不但要有一股堅定不移的毅力,更要有克服種種阻礙的大精進力。否則,鮮有不從智山滾下來,跌得頭破血流,甚至粉身碎骨。但是地藏大士,已無礙自在的善登一切智山!

  尤其為大士最大特色的,就是為了成熟一切有情。不論是個怎樣的國土,都能隨其悲願止住其中,運用各式各樣的不同方便,發起無量無邊的殊勝功德,成熟無量無邊的所化有情。使諸佛土所化的一切有情,或是發現諸欲境界的無量過患,因而對之深深的遠離,不致陷入諸欲的重重包圍中;或是具足最極增上的慚愧,對於任何一個惡法,心無忘失的予以遠離,不致使自己陷在罪惡的深淵中;或是善巧的具足天眼智通等,深深的了達三世罪福因果,一切都受因果律的支配,不敢為非做歹的造諸惡因,免得將來感受極重的痛苦,對於因果有著高度的敬畏!

  各個國土的各個眾生,其根性和好樂是都不同的,菩薩在諸國土中的教化方法,自然不是一成不變的。所以菩薩有時在某國土中,特別入於諸佛燈炬明定,令該國土的一切有情,看到菩薩入於這樣的定,自然而然的捨棄一切邪道,歸投到三寶的正道中來,依照三寶的正確指示,向著人生的正道邁進,做個有為有守具有人格的人。從此以往,始終在三寶的正道中來往,再也不會受魔外的誘惑,誤入邪道去亂闖亂撞!當知沒有高度正見,是不可能做到的,因為「魔外的惡見力量極大,如不曾在佛法中得到不退轉,都有受魔外所轉的可能。」

  佛法行者的修學佛法,要想一直的勇往前進,客觀環境的清淨美妙,同樣也是極為重要的。所以很多在因地行菩薩道的菩薩,為了攝化更多不同種類的眾生,特別以大行願莊嚴淨土,讓諸眾生到淨土來修學佛法。地藏大士是位廣修大行的高級菩薩,對此當然深切的了解。所以有時到某國土度生,為了適應這國土中的眾生要求,特將這國土中的所有一切塵垢不淨臭穢悉皆消滅,使該國土地平如掌,種種良好的現象自然湧現,得到清淨殊勝的眾相莊嚴。讓諸眾生在這美妙的環境中,如法的安心的修學佛法,以完成自己所要完成的一切殊勝功德!

  總之,如地藏十輪經卷一說:「此善男子,成就如是功德妙定威神之力勇猛精進,於一食頃能於無量無數佛土一一土中,以一食頃皆能度脫無量無數殑伽沙等所化有情,令離眾苦皆得安樂,隨其所應安置生天、涅槃之道。」地藏大士這樣度化眾生,不是短時間的事,而是長遠的事。如地藏十輪經卷一又說:「此善男子,曾過無量無數大劫,於過無數佛世尊所,發大精進堅固誓願,由此願力為欲成熟諸有情故。」從這兩段經文的敘述中,可知地藏菩薩的心願,自從發心以來,只知心心念念的怎樣度化眾生,從不為自己的前途如何而打算。

  修學菩薩大行的高級菩薩,所得功德都是不可思議,供養恭敬都會得大利益,但佛在各大乘經中,每因當機讚歎而有所不同:如在普門品中,就特別的讚美觀音菩薩;在普賢行願品中,就特別的讚美普賢菩薩;在彌勒上生經中,就特別的讚美彌勒菩薩;在許多大乘經中,則特別的讚美文殊菩薩;而今在地藏十輪經中,則又特別讚美地藏菩薩。如該經卷一說:「善男子!假使有人於其彌勒及妙吉祥並觀自在、普賢之類而為上首殑伽沙等諸大菩薩摩訶薩所,於百劫中至心歸依、稱名、念誦、禮拜、供養求諸所願。不如有人於一食頃至心歸依、稱名、念誦、禮拜、供養地藏菩薩求諸所願,速得滿足。所以者何?地藏菩薩利益安樂一切有情,令諸有情所願滿足,如如意寶,亦如伏藏。如是大士為欲成熟諸有情故,久修堅固大願大悲,勇猛精進過諸菩薩,是故汝等應當供養。」從這比較中,可以看出地藏大士的功德,是怎樣的殊勝圓滿,是怎樣的值得吾人恭敬尊重,是怎樣的值得大乘佛法行者的效法!因為地藏菩薩一切功德的完成,都是為了利樂有情的,而且本著堅固悲願,精進勇猛的去做的;豈是一般初發心的菩薩所能望其項背?難怪地藏菩薩的聖號,不特傳遍了裟婆世界,更傳遍了無量無數的諸國土中。

    二  地藏願惡世度生

  莊嚴淨佛國土,攝化一切眾生,固然是菩薩的悲願所在,但若能在穢惡世界說法度生,其精神更為崇高偉大,而為專在淨土行化者之所不及。因為穢惡世界的眾生,多陷在悲慘惡運中,其所受的痛苦,真是無法形容。如果沒有大心之士,予以強有力的救濟,終不能跳出濁惡世界,只有長期的被諸痛苦之所包圍,忍受難以形容的眾苦逼迫!我佛釋迦牟尼,在這五濁惡世,度化各類機宜,不特成為眾生慈父,而且博得六方諸佛的一致稱許。誠如彌陀經中說的:「彼諸佛等亦稱讚我不可思議功德,而作是言:釋迦牟尼佛能為甚難希有之事,能於娑婆國土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中,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諸眾生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可見在穢惡世界的成佛度生,是多麼的難能可貴!肯得在穢惡世界說法度生的,又是多麼少之又少?但是地藏菩薩在經中以偈讚佛到最後說:「我今學世尊,發如是誓願,當於此穢土,得無上菩提。」「釋迦牟尼佛是出現於穢惡世界,並於穢土成佛的。地藏菩薩要學習釋迦佛,發願於此穢土成佛,於此穢土度生,可說是釋迦佛精神的繼承者。」這一悲願的精神,是多麼的為今日之所必需!因而願在穢惡世界度罪苦眾生的地藏菩薩,更是多麼的值得稱揚讚嘆!

    三  地藏願惡趣度生

  菩薩所以發願度生,原因在於眾生有苦。而眾生苦有輕有重,菩薩既然誓願度生,是就不能避重就輕,而應越是苦惱多的地方越要去,越是苦惱重的越要救度。依佛法說,最苦的地方莫過地獄,最苦的眾生莫過地獄有情。一般知道地獄苦的,聽說將要墮入地獄,必然就怕得不得了,無論怎樣不願入地獄,因地獄確是最苦處,而且地獄亦復是很多的。不管地獄是怎樣的眾多,不論地獄是怎樣的苦痛,當知皆是南閻浮提眾生,造諸惡業之所招感的,因而自造還得自受,任何人都代替不了。不說一般人如此,就是最極至親的父子,到那時候亦是各走各路。

  地獄罪苦究是怎樣的?地藏經地獄名號品中,有極清楚的說明,在此我不想詳為論說。總而言之,各各地獄之中,有百千種的業道之器,不是銅的,就是鐵的,不是堅石,就是烈火,而這四樣東西,並不是真的屬於外在的東西,來向生命體壓迫的,實是眾生自己各種業行之所招惑的。一一獄中已有這麼多的苦處,何況還有很多的地獄?其苦當然不可言宣!是以如將地獄百千萬億種的苦楚,用現代語靈活的把它描寫出來,令人看了,沒有不毛骨悚然的。因而生存在這人間,對於個己的身心行為活動,不得不予嚴密的注意,千萬不能造下墮地獄業!

  一般地獄已經是苦不堪言,何況還有無間地獄?其苦自更無法形容。如地藏經觀眾生業緣品說:「無間獄者,其獄城周匝八萬餘里;其城純鐵,高一萬里:城上火聚,少有空缺。其獄城中,諸獄相連,名號各別:獨有一獄,名曰無間。其獄周匝萬八千里,獄牆高一千里,悉是鐵為。上火徹下,下火徹上:鐵蛇鐵狗,吐火馳逐,獄牆之上,東西而走。獄中有床,遍滿萬里,一人受罪,自見其身遍臥滿床。千萬人受罪,亦各自見身滿床上。眾業所感,獲報如是!」如是像這樣的苦報,亦完全是由眾生業力所感,不是真的有什麼鐵蛇鐵狗等來折磨眾生!

  像這樣業感罪苦的眾生,在無間獄中受諸罪苦,動輒經過百千億劫,要想出離沒有出離的時候,其受痛苦的慘狀,不是人間所能描繪得出的,亦不是短時間所能說盡的。但是眾生怎麼會到這樣苦處去的?是不是有個什麼大力者將眾生推進去的?不!佛法不承認有個懲罰眾生的大力者,一切是自我之所創造的。你造了這樣的罪業,不想進去也得進去,逃是逃不了的,必須將你罪報受了才能出離,是以當你受這罪苦時,既不能責怪什麼夜叉惡鬼,亦不能怨恨什麼鐵鷹鐵蛇,而應反省自己為什麼會造下這麼重的彌天大罪?是以責任應該由自己負的!

  地藏經閻浮眾生業感品說:「生死業緣,果報自受。」這是光目女的母親造惡墮在惡趣而又轉生為婢女之子時,對光目女的坦然自白。這是光目女母親親生所受的經驗之談,一般不信因果業報的,從這應該醒醒自己的頭腦,對有如是因必有如是果的道理不可不信。如做
時代的新人物,不肯承認業果報應,佛菩薩雖很慈悲,一時也救不了你,必要到你從所受的極大痛苦中清醒過來,確認業果是絲毫不爽的,重視自己的行為活動,不敢再做損人而不利己的非法勾當,方能仰仗佛菩薩的威德之力,從極大痛苦的惡趣中,特別是從地獄趣中超拔出來!

  地藏菩薩悲心特重,不特願在惡濁世界度生,而且願入地獄度化罪苦眾生,希望在地獄中受極大苦的眾生,皆能出離地獄不再受地獄之苦。可是罪業深重的眾生,不知佛菩薩的大慈大悲,一味任性的要怎樣做就怎樣做,剛剛在人間透過一口氣來,就又忘了在地獄中所受的痛苦,於是故態復萌的,於不知不覺間又造成罪業,到了人間的生命結束,就又墮入惡趣中受極大苦,致勞菩薩憂慮勤苦的無有已時。誠如經中說的:「久遠劫來,迄至於今,度脫眾生,猶未畢願。」我們要學菩薩發心修行,就得要學地藏菩薩發大誓願,然後方能真正與菩薩行相應。

    四  地藏的宏願無盡

  地藏大士所以到今天還未完畢度生的大願,問題不在菩薩的不努力,而在眾生的罪業太重,所以佛在阿含經中常說:「失人身者如大地土,得人生者如爪上塵。」是以眾生在生死中輪迴,真止安處在人間時少,即或偶得菩薩的教化,生到這人世間來,也只不過是暫時的,大多數的時間是在惡趣,於惡趣中又以在地獄時間最長。原因眾生在沒有得解脫前,性識總是沒有一定的,忽而做了很多的善事;忽而造了很多的惡業。不論為善為惡,都是逐境而生,好像車輪那樣,在五趣中旋轉,沒有一刻停息,動不動的在惡趣中要經過微塵數的那麼多的劫數。

  這一不尋常的現象,不特我們不了解菩薩為什麼這樣不憚煩的,常在地獄度化眾生,就是身為四天王天的天人,亦不明白地藏在地獄中度生的大願,是這樣的無有盡期。於是向佛這樣問道:「地藏菩薩從久遠劫來,發了這麼大的大願,照理老早就應度盡所有眾生,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把眾生度完,而今又在佛前重發誓願?究是由於願力的不堅?還是由於眾生的難度?我們對這確實有點想不通,請佛慈悲再為我們解說!」四天王天的這一請問,不特是為自己想不通而請問,實亦代表我人而請問,因為這是很多人在內心中都存有的疑問。

  佛陀回答四天王天說:「不錯,自從久遠劫來一直到現在,地藏菩薩都在不斷的度脫眾生。可是不論菩薩盡了怎樣最大的努力,而他的內心卻還未完結,正因眾生未曾度盡。而眾生在這世界中,又受種種痛苦的逼迫,不但現在如此,就是向未來無量數劫去看,眾生所造的各種罪業,亦如蔓草一樣的牽延不斷。菩薩有鑒於此,於是慈悲憐愍之心又復生起,更發重大的誓願,無論如何要度這些眾生,當這些眾生一日未度,菩薩之心一日不安。由此可以想像菩薩的悲願是多麼的深重?而菩薩的一再發大誓願,目的完全在於眾生,總望每個眾生,獲得究竟解脫。」

    結  說

  地藏大士在行菩薩道的過程中,不論是為長者子時,不論是為婆羅門女時,不論是為小國王時,不論是為光目女時,其所發的誓願,都是為的度脫罪苦六道眾生,特別是為度脫地獄罪苦眾生。而且還要廣設方便盡令解脫,然後自己方成佛道。像這樣的發願,當然會要常在地獄中度生。所以中國佛教形容地藏的大願有四句話說:「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當今世亂如麻,現實人間就是活地獄,為佛嫡骨兒孫的我們,應「拿出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的精神來」,效法地藏大士那樣的莊嚴地獄,度盡地獄等的眾生,才是真正菩薩道的實踐者!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