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九華山志卷三


    九華山志卷三(本卷編訂,恐多錯漏失當之處。祈查本卷末按語,及全部完之拙跋,庶知失當錯漏各緣由。)

    梵剎門第三(分二:一、叢林〔凡挂單接眾之所皆名叢林,均歸之。〕
    二、寺庵〔內又分七,子目見後,廢庵再附。〕)

  未豋寶所,先設化城,晨魚宵唄,接引群生。爰及四方,法幢通明。毗盧樓閣,一任經行。三界牢獄,何庸經營。壯觀剎海,永滌塵情。志梵剎。

    一、叢林

金地藏塔

  在化城寺西之神光嶺,即菩薩一期應化安葬全身之肉身塔。
  金地藏者,唐時新羅國王金憲英之近族也。自幼出家,法名喬覺。於二十四歲時,航海東來,卓錫九華。初棲東巖,土雜半粟,苦行多年。逮至德初,有諸葛節等見之,遂群相驚歎曰:和尚苦行如此,某等深過已。乃買僧檀公舊地,建化城寺請居之。貞元十年,壽九十九歲,跏趺示寂。兜羅手軟,金鎖骨鳴,靈異昭著,識者知為是地藏王菩薩化身,仍稱其本姓為金地藏。
  依浮屠法,斂以缸,建塔於此,凡三級。俯仰以鐵為之,羃以殿。南向,石階八十四節,峻甚,引以金繩。因其地時發光彩,故號神光嶺。其塔院,人即稱為肉身殿。歷千餘年來之修建,難以備述。明萬曆中,賜名護國肉身寶塔。清康熙二十三年,喻中丞成龍守郡時,重修。咸豐七年,與化城寺,同遭劫灰。同治中,重建。民國初,復有興修。
  唐一夔詩:渡海離鄉國,辭榮就苦空。結茅雙樹底,成塔萬華中。
  宋羅少微詩:還嶺峰頭霽色清,知微曾此學無生。鳥從青壁屏邊過,人在白雲天際行。一片晴霞迎曉日,萬年松檜起秋聲。箇中妙景真奇絕,寶塔玲瓏最得名。
  陳巖詩:八十四級山頭石,五百餘年地藏墳。風撼塔鈴天半語,眾人都向夢中聞。
  明孫哲謁地藏塔歌:風淒清兮露濃,煙波蕩兮空濛。紛進拜兮陳清供,動地號兮鼓晨鐘。目眷眷兮龍宮,諸佛朝兮擁飛虹。白毫光疑見自來往兮,想虛無寂滅之蹤。
  何文邦詩:遊人不問佛,老衲自鳴鐘。空中飛錫杖,巖上捲濤松。玉宇千年物,金容萬仞峰。雲多山更好,偶此寄吟蹤。
  孫桴詩:撥靄遊仙境,行行道眼開。蹋翻三島石,飛上九層臺。鳥語傳青樹,龍光燭紫苔。啜茶臨瑞閣,此會信悠哉。
  鄒元標詩:神塔標千古,真身鎮佛門。欲醒塵世眼,道是國王孫。煉性臺空在,傳心偈尚存。拈花頻問訊,零落與誰論。
  王化澄詩:突兀諸峰入望齊,銜來丹詔指群迷。莊嚴寶相黃金塔,洗拂珠光白玉梯。幾樹松杉巢老鶴,下方鐘磬雜鳴雞。徘徊無限歸依想,三徑猶存玉馬西。
  ﹝按此本一小小塔院,住僧亦不多。今則列於梵剎門,為各叢林之首冠者,因九華名播遐邇,為四大名山之一,實由我大願地藏王菩薩示跡於斯而得來。今既全身骨塔安鎮其間,即為菩薩應化所在。自應為全山之總匯,寺院之綱領,各叢林寺庵,皆由大士始得成立故也。﹞

神光樓

  在金地藏塔寺之東,明嘉靖十三年,同知任柱建,督學御史聞人詮題匾。因前有神光嶺,故名。清黃吉迪詩:樓居本是仙人好,燈影虛空有妙香。一自金函遺舍利,嶺頭夜夜見神光。(又有作瑞光樓者)
  ﹝此樓附列於此者,疑其與大士塔院同屬一家,即在塔院東首之樓房。所疑與附此一切原因,俱與化城寺後所附之芙蓉閣相類。不知是否,亦正相同。可查化城寺後附列芙蓉閣之按語,自知所以,此不贅。﹞

化城寺

  在天台峰西南。(此依舊志。意西南,疑是西北之誤。)九華九十九峰,獨此處於山頂得平地,有溪有田,四山環繞如城。唐至德初,諸葛節等,買僧檀公舊地,為金地藏建。建中二年,郡守張巖請額,為地藏道場。明宣德間,福慶重建。萬曆朝,賜帑再建。又敕賜藏經,供於寺後藏經樓。清康熙二十年,喻成龍復建。康熙乾隆,疊賜御書匾額。咸豐七年,被燬。光緒己丑,重建,均有記。有銅質毗盧佛坐像,高約五尺,供藏經樓上。又有鐵質定光佛坐像,高約五尺餘,供藏經樓下。又銅質九龍方印,不知製自何時,光緒間,得自本邑城西門河溝。又銅質方印,背刻有唐至德二年五字,民國二十二年,本邑曹佐廷,獲自河溝,恭送來山。又玉質方印,上刻至德二年字樣,相傳由江西龍田恭送來山。三印文,均刻地藏利生寶印,現皆存藏經樓。凡香客來山,大都請印衣帽,以祈慈祐。又有銅缽,底面皆有宣德年製字樣,存藏經樓。又有銅質獨角獸,俗名地聽,亦名坐騎,重約數百斤,亦陳列藏經樓。昔有朝鮮人,欲出重價購買,山僧不許。又有紫黑色碑,敲作琅琅銅質響,刻有地藏菩薩像,並傳,現存藏經樓。其傳文曰:
  釋地藏,俗姓金氏,新羅國王之支屬也。心慈而貌惡,穎悟天然。於時,落髮出家,涉海徒行,振錫觀方,至池陽,睹九子山,心甚樂之,乃徑造其峰而居焉。藏為毒螫,端坐無念。俄有美婦人,作禮饋藥云:小兒無知,願出泉以補過,言訖不見。視坐左右間,沛然流衍。時謂九子山神,為涌泉資用也。至德初,有諸葛節,率村父,自麓登高,深極無人,唯藏孤然,閉目石室。其旁有折足鼎,鼎中白土和少米,烹而食之。群老驚歎曰:和尚如斯苦行,我曹山下列居之咎耳。相與同構禪宇,不累載而成大伽藍,本國聞之,率以渡海相尋。其徒且多,無以資歲,藏乃發石得土,其色清白,不磣如麵,而共眾食。其眾請法以資神,不以食而養命,南方號為枯槁眾,莫不宗仰。龍潭之側,有白墡硎,取之無盡。一日忽召眾告別,罔知攸往。但聞山鳴石損,扣鐘嘶嗄,跏趺而滅,年九十九。其尸坐於函中,洎三稔,開將入塔,顏貌如生。舉舁之際,骨節若撼金鎖焉。
  菩薩居十地之幽城,拔三途之苦趣。佛光現處,常轉法輪。慧眼觀時,群歸極樂。功侔坤載,德著利生。彝,跡記青陽,心依白足。望慈雲之在目,開甘露以無門。一念虔誠,六時皈向。爰選貞石,敬刻慈容,並鑴本傳。庶幾蓮華之永現,迦葉之時聞。雖無須清磬三聲,以修淨業,唯常爇栴檀一片,用懺塵心,云爾。(跡記青陽,記字,疑是託字之訛。)
  賜進士出身,文林郎,知青陽縣事彭程萬,摹勒上石。山陰周調梅,篆額。溧陽彭華,書跋。青陽何士鴻,繪像。江陰弟子陳彝,隸古并識。時大清道光癸未歲,七月日。
  唐羅鄴詩:慶雲生處梵王宮,躡磴攀蘿一徑通。金殿忽開青嶂堙A天人疑在白雲中。秋霄爽朗空潭月,暑氣蕭寥古柏風。況是慈悲清淨地,香煙像設固無窮。
  宋王安石詩:白雲如驅羊,滿谷不可量。散作兜羅綿,中藏寶月光。山窗夜閒靜,時聞葉鳴廊。僧房杳清寐,佛鑪篆餘香。
  吟猿遞空壁,宿鳥驚飛霜。起坐四面顧,芙蓉蔚蒼蒼。人生始得飽,豈必二頃糧。金地黃粒米,當味齋廚香。
  明殷邁詩:窈窕探靈谷,岧嶢入化城。溪橋蒼蘚合,樓閣暮煙平。古塔松杉影,流泉石澗聲。僧經傳夜磬,鳥語促春耕。穴洞留遺跡,奇峰類削成。翠屏雲外出,石照鏡中明。對此凡情盡,因之道氣清。何當脫塵鞅,此地學無生。
  鄒元標詩:化城寺倚碧山幽,門對平田江水流。半夜風聲吹鐵瓦,有時燈火照龍湫。千僧樓閣層層起,九子芙蓉面面浮。暫爾驅車塵土去,他年結屋最高頭。
  徐弘基詩:剎隱巖迴岫,梯懸澗轉盤。春歸花未歇,日午石猶寒。

藏經樓

  在化城寺後,即供明萬曆朝所賜藏經之所。清康熙乾隆兩次所賜御筆額真本,亦奉其上。咸豐七年,化城全寺被燬,唯斯樓獨存。
  清曹貞吉歌:道之大者含元氣,小物亦足千秋垂。地藏古佛有遺蛻,黃金妙相光離離。袈裟至今貯經閣,千年不毀神靈司。天吳紫鳳文斷續,青蓮幾朵纏葳蕤。非錦非繡那易測,天衣無縫差得之。蠻女刺成共檀施,右肩偏袒常相隨。爾日慈航涉溟渤,一鍼萬里如星馳。颶風陰火不敢射,魚龍跋浪瞻威儀。名山小住八十載,莊嚴展也天人師。兒孫護惜等頭目,捧持膜拜唯嗟咨。余雖下士未聞道,好奇之癖安能醫。六合內外無不有,失喜頗類優婆夷。此時暾日明殿角,長空一洗青琉璃。器缽無聲鳥語靜,相輪替戾微風吹。興闌蹋屐下山去,作歌妄欲傳來茲。

芙蓉閣

  在化城寺山門左,佛棱建。後燬,能濱重建。再火,宗佛又建。明王陽明有詩。(此閣,與前神光樓、藏經樓,三名,皆不頂格者,疑神光恐屬地藏塔,此二屬化城故。)
  ﹝按此藏經樓,與芙蓉閣,疑為俱屬化城寺中之一部分。九華紀勝云:萬曆十四年,頒賜藏經,原珍藏於拱金閣。至清嘉靖二年,僧端旵移藏化城寺後樓,越數日閣災,而藏經存。是知此樓,即為現在安供藏經之所,當無疑義。想此閣,亦屬寺中莊嚴之一。揆厥原因,由向有舊志,以至光緒二十六年纂修者,皆為俗儒秉筆,不知佛法與寺庵塔廟之尊嚴。故將全山寺宇,列於書堂祠舍之後,為營建門之附屬物。至樓閣,不問是否僧居,又皆別於寺庵之外,另為一部。所以將此同屬化城寺中之樓閣,又別開主寺,另標二名。今指南,與最近山中新鈔稿,皆未另載,尤可作為化城所屬之證明。但今人地遠隔,無由勘實,故特附載於此。則無論其與化城為一為二,皆不失其與寺接近之關係耳。﹞

祇園寺

  在化城寺東,東巖之麓,原亦屬化城東寮之一。本名祇園,又名祇樹庵。清嘉靖時,住持乏人,庵將傾頹,時隆山居伏虎洞,緇素公請住持,因得新其殿宇,弘揚法道,香火日盛,至八十四歲圓寂。迨大根中興,大其規模,汪宗沂有記。由是開壇傳戒,接待十方雲水。民國十四年,段執政題額曰:慧日長明。二十一年,現住持寬揚,募建大雄寶殿,莊嚴宏敞。一切規制,現均為全山寺院冠。

萬年禪寺

  即百歲宮,原名摘星庵,在天柱庵北。明萬曆間,有海玉,字無瑕者,自五臺至此,結茅而棲。戒律精嚴,刻苦清修。圓寂時,壽百十一歲,里人尊其年高,故即呼其庵曰百歲宮。其遺蛻,現仍裝金供寺中,頗著靈異。清光緒五年,住持寶身,詣燕都請清刻藏經,劉觀察含芳有記。後遭回祿。迨常修住持,刻苦中興。於民國時,復請藏經,由黎大總統贈今額曰護國萬年禪寺,第人仍多以百歲宮稱之。而常修又建下院,且熱心公益,督修地藏塔前八十四級之石階,山中尤嘉賴焉。今住持月朗。
  沈懋學詩:碧霄雲馭自僊僊,一笑黃塵隔大千。不是長庚翻入夢,人間何處覓青蓮。
  袁濂文贈圓暢上人詩:縹緲蔚藍天,峰頭老衲禪。千重花世界,三宿月因緣。見慣忘真佛,吟遲愧謫仙。明當歸澗戶,只共此雲泉。

甘露寺

  在山之北路,半山,定心石下。清康熙丁未年,玉林國師至九華,謂此地山水環繞,若構蘭若,代有高僧。時洞庵居伏虎洞,遂力任募建。開工之夕,滿山松頂,皆灑甘露,故名。乾隆間,優曇住持,開壇傳戒。咸豐末,被燬。光緒時,大航募修,復入燕都請清刻藏經,歸供寺中。迨後常賢住持,謹遵佛制,添建殿宇。今住持妙霖。
  華黃詩:到此禪關宿,方知山色多。萬松藏古寺,孤月上寒坡。屋角泉聲落,床頭嵐氣過。欲窮諸勝覽,秉燭問檀那。

上禪堂

  在地藏塔下。當山轉處,有金沙泉,見地藏詩。本名景德堂,玉林國師之徒宗衍,新其院宇,始易名今。境極清幽,清王文僖公,贈額曰:秀冠雲林。咸豐時,被劫火。同治初,開泰募建中興,至光緒時,清鏞始竟其功。繼霞光住持,承清鏞之志,建造殿宇,接待雲水,而自奉甚薄。於地方公益,尤多捐助。近復施棺掩埋,澤及枯骨。倪前知事,贈額曰:佛國元功。現住持誌芳。

東巖禪寺

  在化城寺東,原名東峰,又名東崖。因崖北有巖如屋,故王文成公定其名曰東巖。俗又名宴坐巖,亦名捨身崖。皆由地藏卓錫,敷單宴坐,得此二名。(有謂由文成宴坐而名者,非。其捨身名義,本志卷二形勝,東巖條,考異,已略辨之。)明正德時,周金亦嘗居此,文成與之談心,復贈詩偈。萬曆間,僧將舊有環奇亭,改建佛殿,遂仍巖名而名其寺,得吳給諫文梓,檀護助成,及撰碑記。至清同治九年,定慧復募建殿宇,熊祖詒有記。俱見檀施。迨民國,心堅住持,安單接眾,定為十方叢林。且添建下院,以息行腳僧伽。而心堅從事勞工,身先大眾,尤能精持戒律,為全山景仰。近年容虛住持,香火尤盛。惜於二十二年冬,一火而全寺被焚,令人浩歎。
  宋陳巖題宴坐巖詩:掠地霜風黃葉飛,山人宴坐已多時。但知六鑿俱通透,不省支床舊有龜。(宋時已有宴坐巖之名,足證其名不自陽明始。)
  ﹝按此寺現全被焚,目下正在籌募修復,尚未聞成績如何。因山中寺院雖多,大都子孫剃度性質。唯此為十方道場,望其早日恢復舊觀,故仍列於此,與諸叢林並稱。﹞

樂善寺

  即低嶺庵。由大通登山之北路,此為第一禪關。距化城約近五十里。(俗云四十七里)清同治間,恆修、妙意,募建。繼募義渡八號,由大通抵錢家壟,(或作衕)往來稱便。募救生船四號,以備江行風險。今由和悅洲同仁局主管。其徒龍海,開壇傳戒,接待雲水,大其規模。近年廣參住持,又復募修橋路,施棺掩埋。安徽馬前督理,乃贈今額曰:樂善禪寺。現住持善青。

慧居寺

  在天台路,杉木塔。原名慧慶庵,仁琳復興。迨民國十七年,由普明重建大雄寶殿,始易今名。現住持普明,發廣大願,力事擴充,擬為十方叢林,安單接眾,正在積極進行中。

    二、寺庵(凡屬僧居,除叢林外,則無論其殿宇大小,名稱如何,統列寺庵。現存而有僧住者,正列之。古有今無,為廢庵,乃附之。又現有寺庵,復循路徑之便而列,再按路徑區分為七:一、化城東序。二、化城西序。三、天台路。四、化城東路。五、化城南路。六、化城西路。七、化城北路。七路之外,廢庵再附。)

    (一)化城東序(又名東寮)

九蓮庵

  清光緒二十三年,明道,同徒輩法緣,本修,募建。邇來大其規模,井井有條,則葉舟歷年整飭之力也。今住持心融。

栴檀林

  清光緒十二年,定禪募建。嗣後福星中興。民國時,易國幹贈額曰:福慧雙修。近年鎮安住持,增修殿宇,維持寺務。尚稱得人。現住持渡海。

通慧庵

  創自何時,無從稽考。清初有誦林和尚,為明末進士,因明亡,遂出家,自食其力,不事募化。清吳文簡公讀書於東巖天籟軒時,深相契,常與之遊,並書應如是觀四字以贈之。寺至咸豐時被燬。光緒七年,法輪募化重建。近年文澤維持現狀。今住持寶巖。

天然庵

  清同光間,頂依、蓮舟先後募建。前財政總長周學熙,民國六年來山,稱此為東西首剎,得九華風氣之先。十七年遭回祿,全燬。現住持思維,重行募建。

菩提閣

  清同光間,群超、玉清,先後建修。今住持良舟。

立庵

  本名定慧庵。咸豐燬後,同治時,開宗重興。民國二十年,住持瑞祥,添建殿宇。

    (二)化城西序(又名西寮)

佛陀里

  清同光間,明皓、守鎮、純心,先後建修。今住持誌禪。

寶積庵

  清同光間,法智、行舟,先後建修。今住持恆德。

長生庵

  明宏治間,有實庵和尚,與王文成公相談甚契。曾題贈曰:從來不見光閃閃氣象,也不知圓陀陀模樣。翠竹黃花,說什麼蓬萊方丈。看那九華山地藏王,好兒孫,又生箇實庵和尚。噫!那些妙處,丹青莫狀。清被燬後,同治六年,實寶重建。今住持建欽。

龍庵

  本名水陸殿。昔有龍庵和尚,(見舊志高僧,)刻苦清修,僧眾信仰,遂易今名。清道光三年,壽山重建。被燬後,光緒間,守安復興。守安與通慧庵法輪、佛陀里守鎮、栴檀林福星,聯名稟請省憲,革除本山陋規,有禁碑,立藏經樓下,至今感戴。今住持德煇。

永慶庵

  清被燬後,同光間,覺蓮、靜山,先後建修。覺蓮往通州募化,未至之前三日,遠近聞木魚聲。及至,眾以為神感,踊躍捐輸,至今猶為美談。現住持妙緣。

天池庵

  清同治間,湛修募建。現住持妙慶。

拱金閣

  在化城寺西里許,即明萬曆時,珍藏藏經之所。至清嘉靖二年,經移化城寺後樓,而閣乃災。光緒間,慧清、光和,先後建修。現殿宇盡頹,僅存殘敗餘屋數間。

    (三)天台路

回香閣

  在化城寺南,一名華嚴庵,蕅益大師曾居之。咸豐燬後,長發復興。庵居山岡,天台峰巒,九華寺宇,至此一目了然。今住持宗行。

華雲庵

  在天台西麓。清光緒間,正法募建。今住持寶恆。

吉祥寺

  清光緒三十二年,風松募建。今住持密輪。

長生洞

  今住持雨量。

興添寺

  又名興天,今住持徹同。

朝陽庵

  在天台獅子峰。自此至天台頂,路峻如梯,沿途安置鐵闌干,以護行者。今住持義修。

翠雲庵

  在天台西麓。理通復興。今住持徹善。

崇興寺

  在小魚龍洞前。

圓通庵

  在天台,觀音峰。清被燬後,本境復興。民國時,由隆全大其規模,建築整齊,愈顯地勢之崇峻,遊者擬為妙高臺。今住持能蓮。

拜經臺

  在天台峰西,又名大願庵,相傳為地藏菩薩拜經處。庵後有大石亭六丈許,俗呼大鵬聽經石。清光緒間,昌光重建。近年隆華中興。今住持隆明。

地藏禪林

  在天台玉屏峰,捧日亭北,此為九十九峰最高處,即古天台寺。至清康熙末,塵塵子重建,乃名活埋庵。其後滄桑屢更,難辨其詳。民國九年,徹德住持,乃重建佛殿。寺前額曰:天台正頂。規制較昔頗為整齊。今住持明煇。
  宋僧宗杲詩:蹋遍天台不作聲,清鐘一杵萬山鳴。五釵松擁仙壇蓋,九朵蓮開佛國城。南戒俯窺江影白,東巖坐待夕陽明。名山笑我生天晚,一首唐詩早擅名。
  明邑人吳光裕詩:水窮山盡見天台,萬轉孤峰始到來。茅屋幾間青草色,華宮滿地白雲堆。松風不語僧初定,茶火無煙鶴自回。悔殺少時空碌碌,卻看黃髮有餘哀。
  又,十載夢相攀,崎嶇幾往還。山深覺寺古,世遠識僧閒。鳥雀來投食,猿猱共閉關。疏鐘盤石堙A不復問人間。
  汪夢斗詩:攢峰彆玉半雲天,露濯芙蓉九九妍。頂地別開塵外境,禪心寂住火中蓮。黃花翠竹西來意,皓月清風日用緣。一自靈山標絕詠,嵐光星彩滿三千。
  清潘耒活埋庵贈默安禪老詩:九子山頭第一峰,掩關枯坐有南宗。銜花罷供心離境,撥草無人路絕縱。腳下雲生長似絮,膝邊松偃欲成龍。挂瓢只合相依住,掃雪敲冰過幾冬。
  ﹝按舊志載:天台寺,在天台峰,玉屏上。紀勝載:天台峰頂,有雲峽、玉屏峰、捧日亭、渡仙橋、活埋庵。庵在天台岡。指南與山中新鈔稿,俱載。地藏禪林,在天台正頂,捧日亭北,蔣竹莊紀遊載:地藏禪林之寺門,即渡仙橋之圓洞。橋東跨天台岡,西跨玉屏峰。寺前額曰:天台正頂。又紀勝紀遊所列天台峰頂之諸景,大略皆同。而各處所載,皆指為九十九峰之最高處。是知地藏禪林、活埋庵、天台寺,名雖分三,其地則一,不過隨時更改,稱謂不同耳。但紀勝載:雲峽下,印信石畔,舊有天台寺。又引江南通志,及明曹學佺遊九華記云:九華以天台為最高,其下有寺,僧皆苦行,境色清絕,夜中始聞鐘磬梵音,真離一切垢濁,而入寂樂國矣。文中又明說天台寺在天台峰下。且各書記載,除在玉屏峰者外,天台峰下,又未別見何寺名天台者。想由明以前,峰頂無寺,而寺在峰下。後廢去,至康熙末,塵塵子始築活埋庵於峰頂,後人改稱天台寺,即今之地藏禪林也。﹞

中常住

  一名招隱庵,明天啟間,離知建。清嘉靖時,陳蔚施田,有記,見後檀施門。光緒十三年,由真如庵法印募修。今住持理巖。

正常住

  又名德雲庵,明季德道創建。庵後有石洞,為德道禪息之所,今即名道僧洞。現住持藍田,於民國二十年,募建殿宇。
  ﹝按紀勝卷十四載:德雲庵,俗稱正常住,明萬曆時,明惠建。又另載:聚猿峰下,石佛巖上十步許,有石洞庵,為明高僧德道,字東祖者,結茅之所。今德雲、真如二庵僧眾,皆其法嗣。準此,則明惠、明預,想係德道之徒屬。而此正常住,乃為明惠建。此云德道創建者,或由徒屬借重上人之名,而寓尊師意也。至紀勝所載之石洞庵,亦知即為今名道僧洞者是。﹞

老常住

  一名護國寺,定祥募修。清光緒二十五年,火燬。民國三年,由九蓮庵海霖住持,募修大雄寶殿。

真如庵

  明萬曆末,明預建。清光緒二十五年,崇明募修。今住持精修。

華嚴洞

  今住持妙意。

接引庵 地藏庵 大悲庵 普濟庵 觀音庵

  (此五庵,指南祇列其名於天台路。而蔣竹莊紀遊,敘天台路中之庵名,獨無觀音,乃多淨土。且前後所列,皆與指南無異。而山中新鈔稿五庵俱無其名。第此觀音、淨土,或是一庵二名,或為二庵,無由得悉,故特註之。編者識。)

延壽寺

  紀勝舊志俱載,在曹山三角泉前。本道者甘贄莊,唐貞元間,由甘捨宅改建,初名龍門寺。宋建隆元年,僧玉田再建。祥符五年賜今額。(今指南,與山中鈔稿,俱無延壽寺之名。乃查蔣竹莊紀遊,於天台路中,敘有延壽寺,在吉祥寺上,興添寺下,與長生洞相毗連。第不知此天台路之延壽寺,與舊志所載在三角泉前之延壽寺,是一是二。因未能親勘,不得其詳,故特註之。)
  宋陳巖詩:三角坳泓一角虧,其間濁水照摩尼。風幡不動鑪煙直,正是禪僧定起時。

    (四)化城東路

法華寺

  民國四年,心堅由東巖退居,特租賃陰騭堂公山,募化創建。

沙彌庵

  在鳳凰嶺東,即延華觀故址。宋乾寧間,趙知微煉丹處。山高徑險,人跡罕到。清季心徹,開傳,相與結茅,清修六十餘年。平生不以一物累心,獨於修路造橋,募捐甚力。今徒孫慈果住持,亦復清苦自勵,勉承先志。

黃金庵

  在山之東,舊名淨土庵,(不知與蔣竹莊紀遊所記天台路之淨土庵,是一是二。)原名黃家庵。明萬曆間,果能募建。(紀勝載:在山南天台峰,真如寶筏二庵之南,有淨土庵,萬曆初,如松建。亦不知與此是同是別。)民國初,由邑紳何修護法,普照重興,遂易今名。現住持明道。

心安寺

  在六畝田,清光緒間,智妙創建。今住持性光。

伏虎洞

  一名地藏洞,又名睡虎洞。在摩空亭,棋盤石之東北。明宏治間,有異僧臥洞中,王文成公曾履險往訪,即名為地藏洞異僧,(見高僧)又有名其為睡虎者。至清初,創建甘露寺之洞庵,曾結茅居此。後雲月,鑿石建庵。乾隆時,傳燈亦曾居之。光緒間,大根募資重建。

西天寺

  在百歲宮西下。(紀勝載:真如庵南,有寶筏庵,明嘉靖時建,後為異僧宗印所居。宗印,字璽田,人因呼其庵為璽田庵。後音訛,遂呼為西天。不知是此寺否。)

    (五)化城南路

淨慧庵

  在地藏塔下,即洗手亭。下有定心泉。清同光間,法輪募修。

三天門

  在神光嶺南上,原名茅庵嶺。即今之普濟寺。(查蔣竹莊紀遊:南路北路,各有三天門。此為南路之三天門,與北路之三天門,即聚龍庵者,是兩處。)

轉身洞禪室

  在山南,清光緒間,法喜復興。

二天門

  在七賢峰麓,即控華庵,里人鮑寧安倡建。清同光間,開宗、悟能興修。

正天門

  里人鮑魁皓倡建,開明募修。今住持宗起,民國十八年,重建大雄寶殿,裝塑佛像。

一天門

  在松木橋下,即松影庵,里人陳希器倡建。清被燬後,心來復興。

崇覺寺

  在十一都。清乾隆五年,都人復興。

    (六)化城西路

小天台

  在地藏塔西南。民國八年,比丘尼妙量募建。後由大僧性海,頂接住持。

建松樹庵

  即一松亭。清同光間,廣成結茅,居有年,檀信感其清修,捐資建造。今住持悟道,樸實耐勞,勉承師志。

西來庵

  八都眾信捐建。

    (七)化城北路

聚龍寺

  即三天門,原名聚龍庵。清燬後,開祥復興。民國十八年,由悟月、雨霖、慶華等,募修大雄寶殿。中供銅質釋迦牟尼佛坐像,高約丈餘,鑴有唐尉遲公鑄造字跡。現住持雨霖。(此為北路之三天門。)

華天寺

  民國十一年,寬成募建。寺北為高原,長江曳練,奇峰插雲,都歸一覽。

萬壽寺

  今住持明慧。

半霄亭

  當山北中道,祀山神,有神秀庵。清同治間,定祥復興。今住持宗濤。
  明陳鳳梧詩:引緪千尺上高峰,身在翠微第幾重。隱隱鈞天仙樂導,層層鏡石白雲封。潛龍洞杳藏秋雨,伏虎巖深蔭老松。徙倚半霄亭半晌,飄然物外寄吟蹤。

龍池庵

  一名清隱庵,在龍池北,唐詩僧神穎所居。清燬後,光緒間,開佛募修。今住持智光。

燕子洞

  今住道人柳圓功。

二天門

  在甘露寺上。

一天門

  在甘露寺下。

大橋庵

  在伏龍橋北,涇邑查圖源建。橋下有潭,為清咸豐時,吳經圃先生殉節處。

西竺庵

  在甘露寺西。清光緒癸未,大讓募建。今住持妙山,於民國十五年,重建大雄寶殿,功程浩大。

一宿庵

  在小橋庵下,今住持恆山。

小橋庵

  ﹝編者註:此處原書缺文。﹞

無相寺

  在頭陀嶺下。本唐人王季文書堂,季文臨終捨為寺,宋治平元年賜今額。清被燬後,同治十年,玉忠中興。
  明王陽明夜宿寺中詩:春宵臥無相,月照五溪花。掬水洗雙眼,披雲看九華。巖頭金佛國,樹杪謫仙家。彷彿聞笙鶴,青天落絳霞。
  老僧巖下屋,繞屋皆松竹。朝聞春鳥啼,夜伴巖虎宿。
  坐望九華碧,浮雲生曉寒。山靈應祕惜,不許俗人看。
  靜夜聞林雨,山靈似欲留。只愁梯石滑,不得到峰頭。
  重遊四首:
  遊興殊未盡,塵寰不可留。山青只依舊,白盡世間頭。
  人跡不到地,茅茨亦數間。借問此何處?云是九華山。
  拔地千峰起,芙蓉插曉寒。當年看不足,今日復來看。
  瀑流懸絕壁,峰月上寒空。鳥鳴蒼澗底,僧住白雲中。
  又重遊次舊韻:
  舊識仙源路未差,也從谷口問桃花。屢攀絕棧經殘雪,幾度清溪蹋月華。
  虎穴相鄰多異境,鳥飛不到有僧家。頻來休下仙翁榻,只借峰頭一片霞。
  又無相寺金沙泉次韻:
  黃金不布地,傾沙瀉流泉。潭淨長開鏡,池分或鑄蓮。興雲為大雨,濟世作豐年。縱有貪夫過,清風自灑然。

二聖殿

  亦名二神殿,在山東北麓,為北來登山孔道。(自此以下,分縣城路、五溪路。)二聖者,相傳為金地藏之二舅,自新羅國尋金地藏至此者。清被燬後,同光間,能芳、有緣相繼恢復舊制。近年慈德、妙香,繼續住持,籌募中興,頗稱得人。

華陽亭

  在西洪嶺西南,鮑廷芳建。

會龍庵

  舊為光梵院,又名龍庵,在西洪嶺上。南唐末,閩僧立行,改為龍安院。明萬曆時,僧道經重建,冢宰陸光祖,額曰會龍禪林。清光緒間,亮平再建。今住持宏順,募建大雄寶殿。
  宋陳巖龍安院詩:蔓草叢生伴棘薪,古藤直上繞松身。寺前寺後清幽處,山鳥飛來不避人。

心庵

  在西洪嶺下。清被燬後,開清募修。(華陽亭至此,屬縣城路。)

觀音閣

  舊志有慈雲閣,一名觀音閣,在甲子嶺下,具茶湯以待過客。清被燬後,惟宗重修。(今指南但標其名,未詳所在,不知即舊志之慈雲閣否。)

回龍庵

  在五溪橋右。清光緒十八年,覺慧募修。

小甘露庵

  舊志有西甘露庵,在五溪橋西,祖興募修。(今指南但標其名,未詳始末,不知即舊志之西甘露庵否。)(觀音閣至此,屬五溪路。)

永豐庵 獅子嶺(九都柯姓捐建) 觀音庵

  (此三,又屬縣城路。因指南但標其名,未敘始末。舊志,與山中新稿,全無。乃不知存廢,故另列此。)

萬緣庵(在六泉亭東) 德雲庵(在六泉口外) 通華庵

  (此三,又屬五溪路。今又另列於此者,其故亦與前三同。)

    廢庵附

接引殿

  在祇園寺左側,為全山之水口庵。中供接引佛鐵像,身高一丈六尺。(相傳二丈餘,恐不實。)今殿已傾圮,唯此佛像巍然獨存。(此殿,指南未載,今但查紀勝,與照新稿,錄此。)
  ﹝按如此寶相,山中希有,碩果僅存。所望山中緇白,十方檀信,同發大心,恢復斯殿。俾寶相不致損壞,古跡因而常存,此亦佛弟子量力應盡之責也。﹞

大定庵

  在九蓮庵北,今僅存遺址。

綠雲庵

  在化城寺東,今僅存遺址。(此上三,原屬化城東序。)

海渡庵

  清光緒間,純心重興,今廢。遺址為紅卍字會購買為會所。

心齋房

  在拱金閣南首,今廢。(此二,原屬化城西序。又此四,指南與新稿同載。)

  ﹝按九華指南,於化城寺云:前清承平時,佛法昌明,僧徒日眾,乃分東西兩序,至六七十寮之多。自咸豐亂後,僅存十之二三。現即亂後所有者,今又廢去五寮矣。時局艱難,影響法門,於茲可見。﹞

圓寂寺

  在拾寶巖東麓。初名伏虎庵,五代朱梁時建,為伏虎禪師道場。至宋太平興國五年,賜今額。今廢。(此合紀勝與舊志,及今志高僧門,折衷錄之。以後各廢寺,多如此。)

九子寺

  即廣化院。在碧雲峰頂,由鬥雞石而轉,復入大谷,如在平地。四面翠石環峙,真煙霞幽窟也。清被燬後,光緒十五年,悟恆復建。
  宋陳巖詩:修途百折到山頂,紺宇數間開道場。倦臥儘人身自在,翻愁作夢趁黃粱。
  僧希坦詩:路轉幾多曲,山登千萬重。未遊走馬澤,先看鬥雞峰。高樹出雲聳,寒泉趁石舂。徜徉因覓句,時復倚青松。
  明施承緒詩:且住深山好,孤齋擁翠巒。有僧能共語,無夢亦生歡。雨過松濤沸,窗虛竹影寒。夜來閒自理,貂敝復誰看。

翠峰寺

  在獅子峰東,滴翠峰前。原名天柱庵,因其庵唐末由天柱峰徙此故。至宋乾道中,邑人余志源,因折柳溪邊悟解,聚徒稍眾,即高舍居之,自稱翠峰,乃易天柱庵之名為翠峰寺。
  宋陳巖詩:縛屋山中數十年,薙茅誅棘復開田。何須折柳溪邊去,枯木寒林總是禪。

聖泉寺

  在龜山西之魁山下。寺後有泉,四時不竭,自石巖噴出,產五色石,故名聖泉。俗又號無底泉。宋治平元年建,寶慶三年賜今額。
  宋陳巖詩:釋子親傳馬祖衣,枯藤來此卓煙霏。斕斑錦石寒泉底,湛碧中涵五色輝。

廣勝寺

  即廣修院,原在觀音巖。宋淳熙初,移建上雪潭側。明洪武末,重建,改今名。嘉靖閒,又徙建下雪潭,三級亭側。寺前巨石,書大壽字。
  宋陳巖廣修院詩:別去招提恰十霜,幾番夢到五峰堂。有懷此地同僧夏,對佛閒燒結願香。

崇壽寺

  在曹山北之龜山。南唐昇元閒建,宋祥符閒賜今額。開山時,有白龜出現之瑞,乃名其山曰龜山,泉曰白龜泉,又名靈源泉。泉在山門右,有蔣穎叔題字。宋高僧善修住持,周益公曾贈以詩。(見高僧)
  宋僧希坦詩:蹋破蒼苔徑,幽居在嶺巔。亭臺清映月,松竹淡籠煙。佳客纔登席,高僧忽起禪。呼童急煎茗,新汲白龜泉。
  陳其名詩:此地初開選佛場,寶龜曳尾預呈祥。靈源映月苔常滿,仙桂迎風葉自香。鐘韻半沈荒院靜,茶煙纔動老僧忙。慈雲高閣知何處,唯有雙峰挂夕陽。

廣福寺

  原在覆甌峰東麓,本南唐宋超回書堂。舊名應天院,又更名徵賢寺,至宋始改今額。寺有唐人手鈔四大部經,水漂兩函,歲久忽發光,尋其處,得焉。後寺移於黃匏城南,淨信寺上,距故址五里許。
  宋陳巖詩:五百年來貝葉光,劫灰難泯壁中藏。山僧要廣人閒福,長日工夫一炷香。
  明施達詩:古剎曾臨碧水灣,幾時徙建白雲關。依然作寺祠西竺,未許移文繼北山。梵宇唐書何代泯,給園祇樹有僧還。岡前上下蓮華漏,並入疏鐘杳靄閒。

淨信寺

  在碧雲峰西南,黃匏城下,舊名碧雲庵。宋紹興中,里人移雲門寺額於此,遂易今名。為詩僧希坦禪宴之所。明成化閒,僧覺信,重建石屋三閒,三門一座。
  清張[物/心]詩:飛雪濺溪橋,松風未寂寥。高僧曾住此,何處覓詩瓢。
  陳堅碧雲庵懷宋僧希坦詩:為訪碧雲庵,蓮社今寂寞。不見吟詩僧,松風滿山郭。

福海寺

  在碧雲峰側,九子峰下。李志云:託九子之平麓,揖雙峰之上流。遠而睇之,峰橫黛色,溪涌碧瀾,山與水交勝矣。唐景定二年建,原名景福。宋治平初,改賜今額。昔有唐僧手值二松。
  宋僧希坦詩:路入轉幽處,渾疑別有天。虯松雖變化,牛石尚酣眠。驟過一番雨,鳴飛七布泉。望中千點雪,白鷺立平田。

淨居寺

  本在雙石巖側,宋大中祥符初,僧雲林啟建。治平中,賜額。靖康元年,僧道生移建於玉甑峰側,普賢臺下。崇巒四擁,清瀨一泓。泉雪松風,最為幽勝。寺側有疊石塔,[奇+(敲-高)]而不傾。明景泰閒,僧圓慧居之,賜號大度禪師。清道光時,火災,由柏輈、王貢二紳,倡捐重建。咸豐亂時,邑人保聚其上。光緒二十六年,賊起大通時,人民有入山避難者。周贇詩云:地擅九華勝,秋高五老峰。佛燈殘壘血,天柱謫仙蹤。怪石蹲蒼兕,飛泉吼白龍。蒼茫認來路,月上碧芙蓉。
  又庚子秋日,登山繪圖,復遊寺中留題。九華來寫照,五老遠開顏。官與泉俱冷,雲將心共閒。昨朝人避地,今日我遊山。笑與方瞳約,攜琴長往還。

崇聖寺

  在西洪嶺西,靈鶴山,故舊名靈鶴庵。唐光啟初,改名圓照。南唐保大閒,復名靈鶴。宋祥符六年,賜今額。清乾隆時,袁氏重建。
  宋陳巖詩:山形四抱水來前,中有金蓮色界天。清磬一聲僧定起,松閒靈鶴舞蹁躚。

法樂院

  在雙石巖東,唐開元中建。宋端平閒,縣令喬幼聞,移額邑東二十里秀巖洞前。後復移歸雙石巖。
  宋陳巖詩:無住師參第一禪,指開古洞秀巖天。東扶西倒都休問,且結人閒現在緣。(作此詩時,庵在秀巖洞。)

利眾院

  在龜山中平河西,四峰山東麓,龍潭側,故又名四峰庵。舊志另載有四峰庵,在五溪玩華亭側,久廢。明萬曆五年,邑令蘇萬民重建。
  宋陳巖詩:日涵林壑紫光凝,草動花翻氣似蒸。勝地鏟開鼪鼬徑,數閒松屋住殘僧。

保真院

  在野螺峰西南,唐時原為費徵君舊隱。南唐保大中,僧圓證禪燕於茲,名曰臥雲庵。宋治平初,賜今額。景祐中,圓證手疏命九華詩社僧清宿(一作清晝)居之。越三日,圓證化去。墳塔俱存。
  宋陳巖詩:野寺荒山澗水濱,古藤翠篠自搖春。僧閒宴坐無人到,內保禪心一味真。
  又臥雲庵詩:亂雲堆媔o酣夢,人在清泉白石間。膠擾勞生鼎中沸,有官不換此身閒。

曹溪祖源院

  即曹溪寺,在六泉口。

五臺明智院

  在古仙峰北,曹山西,舊名五臺院,復為白雲庵。

天柱庵

  在東巖北,小天柱峰,舊稱小天柱。
  吳國靖天柱庵值雪詩:滿天風雪蔽空山,梵閣無人早閉關。玉磬一聲持半偈,蕭然分得老僧閒。

蓮華庵

  有三,即在蓮華峰之上中下三處。又云:一在拾寶巖東者,別名又稱福安院,為唐道濟結茅之所。居五十年,常有雲覆其庵。一在蓮華峰下者,古又名石雲庵。明正德初,重建。今廢,石柱尚存。
  宋陳巖詩:冷屋棲雲經幾年,懼人履跡破苔錢。不辭更入山深處,手種西方社婼活C
  又福安院詩:門前黃葉斷人行,寂歷山房晝亦扃。疏竹矮窗僧兀坐,炷香熏筆自鈔經。

資聖庵

  在五老峰側,百丈潭西。宋興國中,雲譯創建。
  宋陳巖詩:朝暮相依五老仙,鳥啼花落幾何年。塵勞不到山深處,窗外日高人尚眠。

雙峰庵

  在九子峰西麓,甲子嶺,又名虎跑嶺。唐末新羅僧淨藏創建,亦號新羅庵。

清涼庵

  在天台西麓,九子峰南之獅子峰,故俗呼為獅子庵。為邑人施傳芳遇仙處。後置屋施田,遂成蘭若。庵後有長生洞。

平坦寺

  在蓮華峰西麓,瀾溪上,距蓮華庵五里。明成宏閒,顯玉建。清被燬後,開通募修。

臥龍庵

  在南陽里,黃石溪之牛軏嶺南。唐天祐中,李常侍有志未遂,乃至九華出家為僧。即易所居為臥龍庵,自呼臥龍和尚,乃取南陽臥龍之意。

撲雲庵

  在天台雲峽循岡而北之羅漢峰。(俗呼羅漢墩。)明萬曆閒,祖安建。

石洞庵

  在天台峰下,即正常住條所名之道僧洞。

復興庵

  在天台峰,印信石北行二百步許,僧自然建。

陰騭堂

  按紀勝載,即下禪堂,在舊懷賢亭址所改建之接引殿前。舊志載:一名延壽庵,在太白書堂側。清被燬後,道鎧復興。不知是一是二。

白雲庵

  在天台峰,印信石北行之復興庵下。明萬曆閒,本覺建。

  (此上各寺庵,舊志與紀勝俱有,但稍有出入。遂按二書所載,參酌錄之。因指南與山中新鈔稿俱無,故概目為廢庵。)

文殊庵(在化城寺東,近法鑑塔。)
景命閣(在拱金閣右,為安供明萬曆二十六年頒賜地藏菩薩本願經之所。清康熙四十七年,為蛟汎衝決。)
鳳林庵 大夏庵 三昧庵 報國庵 樂山庵 白雲庵 東勝庵 環翠庵 雨華庵(此九廢庵,皆屬化城東西兩序,古有今無者。)
劉世疏庵(在雙峰下,保真院東北,為宋劉放隱居之所。側有巖名清隱,放手書清隱巖三大字。)
石龍庵(在西洪嶺西南理之石龍口。)
仙居庵(在五老峰側,百丈潭之西南。即宋嘉定閒,孝子諸大道廬墓處。)
東度庵 東慶庵(二庵在天台峰雲峽下,護國庵之西北。)
九如庵 碧雲庵(此二庵,為真如德雲二庵之別院。皆在天台峰印信石下之獅子嵨。)
慕仙庵(在天台峰東南之仙人峰下。明永樂閒,陳道榮出家所建,祝髮焚修其閒。)
觀音堂(在十三都,即南陽道院舊址,明隆萬間,陳姓所改建。清嘉靖二年火,陳姓裔,又改建為忠孝節義祠。)
觀音巖(在真人峰北,幘峰下。唐末有高僧卓庵,感大士出現之所。)
曹沖庵(在圓寂寺前,果老石之西下。)
鳳棲庵(在六泉口曹溪寺西。)
覺安寺(在五溪合流處,距曹溪寺五里。)

  (此上各廢庵,唯九華紀勝所載。錄之以備查考。)

大山庵(在五溪西南二里許。怪石玲瓏,盤亙庵之左右。清康熙閒,傳潔建。)
永勝庵(同治初,開明復興。)
法雲庵(在山南之大嶺上,明海復興。)
清雲庵(未祥所在。)
準提庵(在拾寶山上,崇禎十二年,明如建。順治十三年修。咸豐末燬,光緒七年重建。)
聖指庵(在山南麓。光緒十七年,廣志修。)
觀音庵(在華陽橋畔。)
觀音閣(在廟前。光緒十年,尼空法募修。)
萬福庵(在甘泉書院左,清道光閒,能圓創建,被燬後,常煇重修。)
三慧庵(在五老峰前,隆法、香曇,同募修。)

  (以上廢庵,唯光緒時舊志所載。錄之以備查考。)

  ﹝按寺庵名稱,古今沿革,有數處同名,一處數名,古今一名,古今異名,古今異處之種種不同。致各書所載,亦難合一致。如此情形,非親至其地,一一詳查,終難清晰。此次編訂,遠在千里之外,不能一履其地。乃依最近民十四年姜君宗甫所編之九華指南為根據。即許止淨居士,囑山中鈔寄之稿,所紀大略相等,仍不如指南之詳。但舊志與九華紀勝所有者,此二又多無其名。此二有者,舊志與紀勝又閒有未載。茲乃將四處同有,為古有今有。唯指南與山中鈔稿所有,為古無今有。爰照指南所分路徑,分七小目,均編為現有之寺庵。至指南與山中鈔稿俱無,獨舊志與紀勝所有者,為古有今無之廢庵,乃另附於七路寺庵之後。第其中亦恐仍有因數處同名、一處數名、古今異名、古今異處之故,外人難以辨其存廢。致所列仍有失當,及挂漏重復等錯訛。此皆由人地遠隔,無由查勘之所致,祈閱者諒之。編者識。﹞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