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鎮州臨濟慧照禪師語錄


    鎮州臨濟慧照禪師語錄

                唐 慧然 集

    臨濟慧照玄公大宗師語錄序

  曹溪派列。淘涌而流注無窮。南嶽岐分。巍峨而聯綿不盡。雲仍曼衍。枝葉滋榮。非止蔭覆人天。抑亦光揚祖道。無說之說。須知意不在言。無聞之聞。果信言非有意。此皆理極無喻之道。緒餘影響者也。故臨濟祖師以正法眼。明涅槃心。興大智大慈。運大機大用。棒頭喝下。勦絕凡情。電掣星馳。卒難搆副。豈容擬議。那許追思。非唯雞過新羅。欲使鳳趨霄漢。不留朕跡。透脫玄關。令三界迷徒歸一真實際。天下英流莫不仰瞻。為一宗之祖理當然也。今總統雪堂禪師。乃臨濟十八代孫。河北江南遍尋是錄。偶至餘杭得獲是本。如貧得寶。似暗得燈。踊躍歡呼。不勝感激。遂捨長財。繡梓流通。俵施諸剎。此一端奇事。寔千載難逢。咦。擲地金聲聞四海。定知珠玉價難酬。

                元貞二年歲次丁未。大都報恩禪寺住持
                嗣祖。林泉老人從倫。盥手焚香謹序

    臨濟慧照玄公大宗師語錄序

  薄伽梵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摩訶迦葉。是為第一祖。逮二十八祖菩提達磨。提十方三世諸佛密印而來震旦。是時中國始知佛法有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厥後優缽羅花於時出現。芬芳馥郁。一華五葉。香風匝地寶色照天。各放無量光明。輝映大千世界。其中一大苾芻。為一大事因緣。依棲黃蘗山中。三度參請。三度被打。後向高安灘頭大愚老師處。始全印證。平生用金剛王寶劍。逢凡殺凡。逢聖殺聖。風行草偃。號令八方。如雪色象王。如金毛師子。踞地哮吼。狐狸野干心破腦裂。百獸見之。無不股慄。如驚濤嶮崖壁立萬仞。使途中之人其行次且不敢舉足下足。惟恐喪身失命。雖老子鉗槌者。見之無不汗下。若夫三玄三要。奪境奪人。金章玉句。如風檣陣馬。如迅雷奔霆。凌轢波濤。穿穴嶮固。破碎陣敵。天回地轉。七縱八橫。幾於截斷眾流。四海學徒莫不望風披靡。故門庭峻峭孤硬難入。蓋妙用功夫。不在文字。不離文字。盡大地作一隻眼者。乃能識之。末後將正法眼藏。卻向瞎驢邊滅卻。師之出處具載傳燈等錄。茲不復贅。自興化獎公而下。子孫雲仍最為蕃衍盛大。多大根器人。冠映河嶽。騰耀古今。在在處處。法席叢林。化俗談真。重規疊矩。出廣長舌相。為人開堂演法。如慈明圓公琅琊覺公。皆大法王人天師也。今雪堂大禪師臨濟十八代嫡孫。琅琊第十世的派。王臣尊禮。緇素嚮慕。是亦僧中之龍象爾。不忘祖師恩德。每恨。臨濟一言一句。一棒一喝。參承諮決。升堂入室語錄。未大發明。刻梓流行。用廣禪林觀聽。仍求北山居士郭天錫。為作序引。嗚呼。雪堂老師。行從上祖師難能之事。慎終追遠。知恩報恩則不無。將五百年風顛老漢吐下唾團。重新拈出供養。今代衲僧還肯咀嚼麼。合浦還珠固為奇特。冷灰爆豆亦自不妨。

                大德二年八月。前監察
                御史郭天錫焚香九拜書。

    臨濟慧照玄公大宗師語錄序

  竊以黃蘗山高。便敢當頭捋虎。滹陀岸遠。亦能順水操舟。既露惡毒爪牙。仍顯慈悲手段。欄腮一掌。免煩著齒粘唇。劈肋三拳。可謂傾心吐膽。三玄在手。七事隨身。觸之則石裂崖崩。擬之則雷轟電掣。門庭孤峻。閫奧宏深。只可望崖。不可趣向。茲者總統雪堂和尚。憫巴歌唱而和寡。嗟雪曲彈而應稀。語錄闕文。叢林罕見。遂旁求釋子。而再起斯文。欲鏤板以廣流通。俾參玄而得受用。弘揚祖道。垂裕後昆。棒頭喝下。須明石火電光。正案傍提。要顧眉毛鼻孔。其他機緣備載前錄。不勞再舉。噫。臨濟祖師六傳而至汾陽大宗師。汾陽下傑出六大尊者。曰慈明圓。曰琊琊覺。圓傳陽岐會。會傳白雲端。端傳五祖演。演傳佛果勤佛鑑天目齊。佛果傳虎丘隆大慧杲。虎丘隆傳應菴華。華傳密菴傑。傑傳松源岳。岳傳無德通。通傳虛舟度。度傳徑山虎巖伏。天目齊傳汝州和。和傳竹林寶。寶傳竹林安。安傳竹林海。海傳慶壽璋。白澗一歸雲宣。宣傳平山亮。白澗一傳沖虛昉懶牧歸。慶壽璋傳海雲大宗師竹林彝。彝傳龍華惠。海雲傳可菴朗龍宮玉頤菴儇。可菴傳太傅劉文貞公慶壽滿。龍宮玉傳大名海。頤菴傳慶壽安。琊琊覺傳泐潭月。月傳毘陵真。真傳白水白。白傳天寧黨。黨傳慈照純。純傳鄭州寶。寶傳竹林藏慶壽亨少林鑑。慶壽亨傳東平汴大原昭。少林鑑傳法王通。通傳安閑覺。覺傳南京智西菴贇。南京智傳壽峰湛。西菴贇傳雪堂仁。雪堂乃臨濟十八世孫也。莫不門庭孤峻機辯縱橫。俱是克家子孫。燈燈續焰直至如今。可謂源清流長。此之謂也。雪堂禪師乃吾三世祖。囑予為序。率爾書之。腦後見腮。頂門具眼者。大發一笑。

                開泰退堂襲祖第二十世孫
                五峰普秀齋沐焚香拜書。

    鎮州臨濟慧照禪師語錄序

                延康殿學士金紫光祿大夫真
                定府路安撫使兼馬步軍都總
                管兼知成德軍府事 馬防撰

  黃檗山頭。曾遭痛棒。大愚肋下。方解築拳。饒舌老婆。尿床鬼子。這風顛漢。再捋虎鬚。巖谷栽松。後人標榜。钁頭斸地。幾被活埋。肯箇後生。驀口自摑。辭焚机案。坐斷舌頭。不是河南。便歸河北。院臨古渡。運濟往來。把定要津。壁立萬仞。奪人奪境。陶鑄仙陀。三要三玄。鈐鎚衲子。常在家舍。不離途中。無位真人。面門出入。兩堂齊喝。賓主歷然。照用同時。本無前後。菱花對像。虛谷傳聲。妙應無方。不留朕跡。拂衣南邁。戾止大名。興化師承。東堂迎侍。銅瓶鐵缽。掩室杜詞。松老雲閑。曠然自適。面壁未幾。密付將終。正法誰傳。瞎驢邊滅。圓覺老演。今為流通。點撿將來。故無差舛。唯餘一喝。尚要商量。具眼禪流。冀無賺舉。宣和庚子中秋日謹序。

    鎮州臨濟慧照禪師語錄

                住三聖嗣法小師慧然集

  府主王常侍。與諸官請師升座。師上堂云。山僧今日事不獲已。曲順人情方登此座。若約祖宗門下。稱揚大事。直是開口不得。無爾措足處。山僧此日以常侍堅請。那隱綱宗。還有作家戰將直下展陣開旗麼。對眾證據看。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便喝。僧禮拜。師云。這箇師僧。卻堪持論。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云。我在黃蘗處。三度發問三度被打。僧擬議。師便喝。隨後打云。不可向虛空堸v橛去也。有座主問。三乘十二分教。豈不是明佛性。師云。荒草不曾鋤。主云。佛豈賺人也。師云。佛在什麼處。主無語。師云。對常侍前擬瞞老僧。速退速退。妨他別人諸問。復云。此日法筵為一大事故。更有問話者麼。速致問來。爾纔開口。早勿交涉也。何以如此。不見釋尊云。法離文字。不屬因不在緣故。為爾信不及。所以今日葛藤。恐滯常侍與諸官員。昧他佛性。不如且退。喝一喝云。少信根人終無了日。久立珍重。
  師因一日到河府。府主王常侍請師升座。時麻谷出問。大悲千手眼。那箇是正眼。師云。大悲千手眼。那箇是正眼。速道速道。麻谷拽師下座。麻谷卻坐。師近前云。不審。麻谷擬議。師亦拽麻谷下座。師卻坐。麻谷便出去。師便下座。
  上堂云。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常從汝等諸人面門出入。未證據者看看。時有僧出問。如何是無位真人。師下禪床把住云。道道。其僧擬議。師托開云。無位真人是什麼乾屎橛。便歸方丈。
  上堂。有僧出禮拜。師便喝。僧云。老和尚莫探頭好。師云。爾道落在什麼處。僧便喝。又有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便喝。僧禮拜。師云。爾道好喝也無。僧云。草賊大敗。師云。過在什麼處。僧云。再犯不容。師便喝。是日兩堂首座相見。同時下喝。僧問師。還有賓主也無。師云。賓主歷然。師云。大眾要會臨濟賓主句。問取堂中二首座。便下座。
  上堂。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豎起拂子。僧便喝。師便打。又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亦豎起拂子。僧便喝。師亦喝。僧擬議。師便打。師乃云。大眾。夫為法者不避喪身失命。我二十年在黃蘗先師處。三度問佛法的的大意。三度蒙他賜杖。如蒿枝拂著相似。如今更思得一頓棒喫。誰人為我行得。時有僧出眾云。某甲行得。師拈棒與他。其僧擬接。師便打。
  上堂。僧問。如何是劍刃上事。師云。禍事禍事。僧擬議。師便打。問秖如石室行者踏碓忘卻移腳。向什麼處去。師云。沒溺深泉。師乃云。但有來者不虧欠伊。總識伊來處。若與麼來。恰似失卻。不與麼來。無繩自縛。一切時中莫亂斟酌。會與不會都來是錯。分明與麼道。一任天下人貶剝。久立珍重。
  上堂云。一人在孤峰頂上。無出身之路。一人在十字街頭。亦無向背。那箇在前那箇在後。不作維摩詰。不作傅大士。珍重。
  上堂云。有一人論劫。在途中不離家舍。有一人離家舍不在途中。那箇合受人天供養。便下座。
  上堂。僧問。如何是第一句。師云。三要印開朱點側。未容擬議主賓分。問如何是第二句。師云。妙解豈容無著問。漚和爭負截流機。問如何是第三句。師云。看取棚頭弄傀儡。抽牽都來埵酗H。師又云。一句語須具三玄門。一玄門須具三要。有權有用。汝等諸人。作麼生會。下座。
  師晚參示眾云。有時奪人不奪境。有時奪境不奪人。有時人境俱奪。有時人境俱不奪。時有僧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云。煦日發生鋪地錦。瓔孩垂髮白如絲。僧云。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云。王令已行天下遍。將軍塞外絕煙塵。僧云。如何是人境兩俱奪。師云。并汾絕信獨處一方。僧云。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云。王登寶殿野老謳歌。師乃云。今時學佛法者。且要求真正見解。若得真正見解。生死不染去住自由。不要求殊勝。殊勝自至。道流。秖如自古先德。皆有出人底路。如山僧指示人處。秖要爾不受人惑。要用便用。更莫遲疑。如今學者不得。病在甚處。病在不自信處。爾若自信不及。即便忙忙地。徇一切境轉。被他萬境回換。不得自由。爾若能歇得念念馳求心。便與祖佛不別。爾欲得識祖佛麼。秖爾面前聽法底。是學人信不及。便向外馳求。設求得者皆是文字勝相。終不得他活祖意。莫錯諸禪德。此時不遇。萬劫千生輪回三界。徇好境掇去。驢牛肚堨矷C道流。約山僧見處。與釋迦不別。今日多般用處。欠少什麼。六道神光未曾間歇。若能如是見得。秖是一生無事人。大德。三界無安猶如火宅。此不是爾久停住處。無常殺鬼一剎那間不揀貴賤老少。爾要與祖佛不別。但莫外求。爾一念心上清淨光。是爾屋堛k身佛。爾一念心上無分別光。是爾屋堻屭郎礡C爾一念心上無差別光。是爾屋堣い郎礡C此三種身是爾即今目前聽法底人。秖為不向外馳求。有此功用。據經論家。取三種身為極則。約山僧見處不然。此三種身是名言。亦是三種依。古人云。身依義立。土據體論。法性身法性土明知是光影。大德。爾且識取弄光影底人。是諸佛之本源。一切處是道流歸舍處。是爾四大色身不解說法聽法。脾胃肝膽不解說法聽法。虛空不解說法聽法。是什麼解說法聽法。是爾目前歷歷底。勿一箇形段孤明。是這箇解說法聽法。若如是見得。便與祖佛不別。但一切時中更莫間斷。觸目皆是。秖為情生智隔想變體殊。所以輪回三界受種種苦。若約山僧見處。無不甚深無不解脫。道流。心法無形通貫十方。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嗅香。在口談論。在手執捉。在足運奔。本是一精明。分為六和合。一心既無。隨處解脫。山僧與麼說。意在什麼處。秖為道流一切馳求心不能歇。上他古人閑機境。道流取山僧見處。坐斷報化佛頭。十地滿心猶如客作兒。等妙二覺擔枷鎖漢。羅漢辟支猶如廁穢。菩提涅槃如繫驢橛。何以如此。秖為道流不達三祇劫空。所以有此障礙。若是真正道人。終不如是。但能隨緣消舊業。任運著衣裳。要行即行。要坐即坐。無一念心希求佛果。緣何如此。古人云。若欲作業求佛。佛是生死大兆。大德。時光可惜。秖擬傍家波波地學禪學道。認名認句。求佛求祖求善知識。意度莫錯。道流。爾秖有一箇父母。更求何物。爾自返照看。古人云。演若達多失卻頭。求心歇處即無事。大德。且要平常莫作模樣。有一般不識好惡禿奴。便即見神見鬼指東劃西好晴好雨。如是之流。盡須抵債。向閻老前吞熱鐵丸有日。好人家男女。被這一般野狐精魅所著。便即捏怪。瞎屢生。索飯錢有日在。
  師示眾云。道流。切要求取真正見解。向天下橫行。免被這一般精魅惑亂。無事是貴人。但莫造作。秖是平常。爾擬向外傍家求過覓腳手錯了也。秖擬求佛。佛是名句。爾還識馳求底麼三世十方佛祖出來。也秖為求法。如今參學道流。也秖為求法得法始了。未得依前輪回五道。云何是法。法者是心法。心法無形通貫十方目前現用。人信不及。便乃認名認句。向文字中求意度佛法。天地懸殊。道流。山僧說法說什麼法。說心地法。便能入凡入聖。入淨入穢。入真入俗。要且不是爾真俗凡聖。能與一切真俗凡聖安著名字。真俗凡聖與此人安著名字不得。道流。把得便用更不著名字。號之為玄旨。山僧說法與天下人別。秖如有箇文殊普賢出來目前。各現一身問法。纔道咨和尚。我早辨了也。老僧穩坐。更有道流來相見時。我盡辨了也。何以如此。秖為我見處別。外不取凡聖。內不住根本。見徹更不疑謬。
  師示眾云。道流。佛法無用功處。秖是平常無事。屙屎送尿著衣喫飯。困來即臥。愚人笑我。智乃知焉。古人云。向外作工夫。總是癡頑漢。爾且隨處作主。立處皆真。境來回換不得。縱有從來習氣五無間業。自為解脫大海。今時學者總不識法。猶如觸鼻羊逢著物安在口堙C奴郎不辨賓主不分。如是之流邪心入道。鬧處即入不得。名為真出家人。正是真俗家人。夫出家者。須辨得平常真正見解。辨佛辨魔辨真辨偽辨凡辨聖。若如是辨得。名真出家。若魔佛不辨。正是出一家入一家。喚作造業眾生。未得名為真出家。秖如今有一箇佛魔同體不分。如水乳合。鵝王喫乳。如明眼道流。魔佛俱打。爾若愛聖憎凡。生死海堹B沈。
  問如何是佛魔。師云。爾一念心疑處是魔。爾若達得萬法無生。心如幻化。更無一塵一法。處處清淨是佛。然佛與魔是染淨二境。約山僧見處。無佛無眾生。無古無今。得者便得。不歷時節。無修無證無得無失。一切時中更無別法。設有一法過此者。我說如夢如化。山僧所說皆是。道流。即今目前孤明歷歷地聽者。此人處處不滯。通貫十方。三界自在。入一切境差別不能回換。一剎那間透入法界。逢佛說佛。逢祖說祖。逢羅漢說羅漢。逢餓鬼說餓鬼。向一切處游履國土教化眾生。未曾離一念。隨處清淨光透十方。萬法一如。道流。大丈夫兒今日方知本來無事。秖為爾信不及。念念馳求。捨頭覓頭。自不能歇。如圓頓菩薩。入法界現身。向淨土中厭凡忻聖。如此之流。取捨未忘染淨心在。如禪宗見解。又且不然。直是現今更無時節。山僧說處皆是一期藥病相治。總無實法。若如是見得。是真出家。日消萬兩黃金。道流。莫取次被諸方老師印破面門道。我解禪解道。辯似懸河。皆是造地獄業。若是真正學道人。不求世間過。切急要求真正見解。若達真正見。解圓明方始了畢。
  問如何是真正見解。師云。爾但一切入凡入聖。入染入淨。入諸佛國土。入彌勒樓閣。入毘盧遮那法界。處處皆現國土成住壞空。佛出于世。轉大法輪。卻入涅槃。不見有去來相貌。求其生死了不可得。便入無生法界。處處游履國土。入華藏世界。盡見諸法空相。皆無實法。唯有聽法無依道人。是諸佛之母。所以佛從無依生。若悟無依。佛亦無得。若如是見得者。是真正見解。學人不了為執名句。被他凡聖名礙。所以障其道眼不得分明。秖如十二分教。皆是表顯之說。學者不會。便向表顯名句上生解。皆是依倚落在因果。未免三界生死。爾若欲得生死去住脫著自由。即今識取聽法底人。無形無相無根無本無住處。活撥撥地。應是萬種施設。用處秖是無處。所以覓著轉遠。求之轉乖。號之為祕密。道流。爾莫認著箇夢幻伴子。遲晚中間便歸無常。爾向此世界中。覓箇什麼物作解脫。覓取一口飯喫補毳過時。且要訪尋知識。莫因循逐樂。光陰可惜。念念無常。麤則被地水火風。細則被生住異滅四相所逼。道流。今時且要識取四種無相境。免被境擺撲。
  問如何是四種無相境。師云。爾一念心疑被地來礙。爾一念心愛被水來溺。爾一念心嗔被火來燒。爾一念心喜被風來飄。若能如是辨得。不被境轉。處處用境。東涌西沒。南涌北沒。中涌邊沒。邊涌中沒。履水如地。履地如水。緣何如此。為達四大如夢如幻故。道流。爾秖今聽法者。不是爾四大能用爾四大。若能如是見得。便乃去住自由。約山僧見處。勿嫌底法。爾若愛聖。聖者聖之名。有一般學人。向五臺山堥D文殊。早錯了也。五臺山無文殊。爾欲識文殊麼。秖爾目前用處。始終不異。處處不疑。此箇是活文殊。爾一念心無差別光。處處總是真普賢。爾一念心自能解縛。隨處解脫。此是觀音。三昧法。互為主伴。出則一時出。一即三三即一。如是解得始好看教。
  師示眾云。如今學道人且要自信。莫向外覓。總上他閑塵境。都不辨邪正。秖如有祖有佛。皆是教跡中事。有人拈起一句子語。或隱顯中出。便即疑生。照天照地。傍家尋問。也大忙然。大丈夫兒。莫秖麼論主論賊。論是論非。論色論財。論說閑話過日。山僧此間不論僧俗。但有來者盡識得伊。任伊向甚處出來。但有聲名文句。皆是夢幻。卻見乘境底人。是諸佛之玄旨。佛境不能自稱我是佛境。還是這箇無依道人。乘境出來。若有人出來問我求佛。我即應清淨境出。有人問我菩薩。我即應茲悲境出。有人問我菩提。我即應淨妙境出。有人問我涅槃。我即應寂靜境出。境即萬般差別。人即不別。所以應物現形。如水中月。道流。爾若欲得如法。直須是大丈夫兒始得。若萎萎隨隨地。則不得也。夫如[斯/瓦]嗄(上音西下所嫁切)之器。不堪貯醍醐。如大器者。直要不受人惑。隨處作主立處皆真。但有來者皆不得受。爾一念疑。即魔入心。如菩薩疑時。生死魔得便。但能息念。更莫外求。物來則照。爾但信現今用底。一箇事也無。爾一念心生三界。隨緣被境分為六塵。爾如今應用處。欠少什麼。一剎那間便入淨入穢。入彌勒樓閣。入三眼國土。處處遊履。唯見空名。
  問如何是三眼國土。師云。我共爾入淨妙國土中。著清淨衣。說法身佛。又入無差別國土中。著無差別衣。說報身佛。又入解脫國土中。著光明衣。說化身佛。此三眼國土皆是依變。約經論家。取法身為根本。報化二身為用。山僧見處法身即不解說法。所以古人云。身依義立。土據體論。法性身法性土。明知是建立之法。依通國土。空拳黃葉用誑小兒。蒺藜夌刺枯骨上覓什麼汁。心外無法。內亦不可得。求什麼物。爾諸方言道。有修有證。莫錯。設有修得者。皆是生死業。爾言六度萬行齊修。我見皆是造業。求佛求法。即是造地獄業。求菩薩亦是造業。看經看教亦是造業。佛與祖師是無事人。所以有漏有為。無漏無為。為清淨業。有一般瞎禿子。飽喫飯了。便坐禪觀行。把捉念漏不令放起。厭喧求靜。是外道法。祖師云。爾若住心看靜。舉心外照。攝心內澄。凝心入定。如是之流皆是造作。是爾如今與麼聽法底人。作麼生擬修他證他莊嚴他。渠且不是修底物。不是莊嚴得底物。若教他莊嚴。一切物即莊嚴得。爾且莫錯。道流。爾取這一般老師口婸y。為是真道。是善知識不思議。我是凡夫心。不敢測度他老宿。瞎屢生。爾一生秖作這箇見解。辜負這一雙眼。冷噤噤地。如凍凌上驢駒相似。我不敢毀善知識。怕生口業。道流。夫大善知識。始敢毀佛毀祖。是非天下。排斥三藏教。罵辱諸小兒。向逆順中覓人。所以我於十二年中。求一箇業性。知芥子許不可得。若似新婦子禪師。便即怕趁出院。不與飯喫。不安不樂。自古先輩。到處人不信。被遞出始知是貴。若到處人盡肯。堪作什麼。所以師子一吼野干腦裂。道流。諸方說有道可修。有法可證。爾說證何法修何道。爾今用處欠少什麼物。修補何處。後生小阿師不會。便即信這般野狐精魅。許他說事。繫縛。
  人。言道理行相應護惜三業始得成佛。如此說者如春細雨。古人云。路逢達道人。第一莫向道。所以言。若人修道道不行。萬般邪境競頭生。智劍出來無一物。明頭未顯暗頭明。所以古人云。平常心是道。大德。覓什麼物。現今目前聽法無依道人。歷歷地分明。未曾欠少。爾若欲得與祖佛不別。但如是見。不用疑誤。爾心心不異。名之活祖。心若有異。則性相別。心不異故。即性相不別。
  問如何是心心不異處。師云。爾擬問早異了也。性相各分。道流莫錯。世出世諸法。皆無自性。亦無生性。但有空名。名字亦空。爾秖麼認他閑名為實。大錯了也。設有皆是依變之境。有箇菩提依涅繫依解脫依三身依境智依菩薩依佛依。爾向依變國土中。覓什麼物。乃至三乘十二分教。皆是拭不淨故紙。佛是幻化身。祖是老比丘。爾還是娘生已否。爾若求佛。即被佛魔攝。爾若求祖。即被祖魔縛。爾若有求皆苦。不如無事。有一般禿比丘。向學人道。佛是究竟。於三大阿僧祇劫。修行果滿方始成道。道流。爾若道佛是究竟。緣什麼八十年後向拘尸羅城雙林樹間側臥而死去。佛今何在。明知與我生死不別。爾言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是佛。轉輪聖王應是如來。明知是幻化。古人云。如來舉身相為順世間情恐人生斷見。權且立虛名。假言三十二。八十也空聲。有身非覺體。無相乃真形。爾道佛有六通。是不可思議。一切諸天神仙阿修羅大力鬼亦有神通。應是佛否。道流莫錯。秖如阿修羅與天帝釋戰。戰敗領八萬四千眷屬。入藕絲孔中藏。莫是聖否。如山僧所舉。皆是業通依通。夫如佛六通者不然。入色界不被色惑。入聲界不被聲惑。入香界不被香惑。入味界不被味惑。入觸界不被觸惑。入法界不被法惑。所以達六種色聲香味觸法皆是空相。不能繫縛此無依道人。雖是五蘊漏質。便是地行神通。道流。真佛無形真法無相。爾秖麼幻化上頭作模作樣。設求得者。皆是野狐精魅。並不是真佛。是外道見解。夫如真學道人。並不取佛。不取菩薩羅漢。不取三界殊勝。迥無獨脫不與物拘。乾坤倒覆我更不疑。十方諸佛現前。為一念心喜。三塗地獄頓現。無一念心怖。緣何如此。我見諸法空相。變即有。不變即無。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所以夢幻空花何勞把捉。唯有道流目前現今聽法底人。入火不燒入水不溺。入三塗地獄。如遊園觀。入餓鬼畜生而不受報。緣何如此。無嫌底法。爾若愛聖憎凡。生死海堥H浮。煩惱由心故有。無心煩惱何拘。不勞分別取相。自然得道須臾。爾擬傍家波波地學得。於三祇劫中終歸生死。不如無事向叢林中床角頭交腳坐。道流。如諸方有學人來。主客相見了。便有一句子語。辨前頭善知識。被學人拈出箇機權語路。向善知識口角頭攛過。看爾識不識。爾若識得是境。把得便拋向坑子堙C學人便即尋常。然後便索善知識語。依前奪之。學人云。上智哉是大善知識。即云。爾大不識好惡。如善知識。把出箇境塊子。向學人面前弄。前人辨得下下作主。不受境惑。善知識便即現半身。學人便喝。善知識又入一切差別語路中擺撲。學人云。不識好惡老禿奴。善知識歎曰。真正道流。如諸方善知識。不辨邪正。學人來問菩提涅槃三身境智。瞎老師便與他解說。被他學人罵著。便把棒打他言無禮度。自是爾善知識無眼。不得嗔他。有一般不識好惡禿奴。即指東劃西。好晴好雨。好燈籠露柱。爾看眉毛有幾莖。這箇具機緣。學人不會。便即心狂。如是之流。總是野狐精魅魍魎。被他好學人嗌嗌微笑。言瞎老禿奴惑亂他天下人。道流。出家兒且要學道。秖如山僧。往日曾向毘尼中留心。亦曾於經論尋討。後方知是濟世藥表顯之說。遂乃一時拋卻即訪道參禪。後遇大善知識。方乃道眼分明。始識得天下老和尚。知其邪正。不是娘生下便會。還是體究練磨一朝自省。道流。爾欲得如法見解。但莫受人惑。向埵V外逢著便殺。逢佛殺佛。逢祖殺祖。逢羅漢殺羅漢。逢父母殺父母。逢親眷殺親眷。始得解脫。不與物拘。透脫自在。如諸方學道流。未有不依物出來底。山僧向此間從頭打。手上出來手上打。口堨X來口堨插C眼堨X來眼堨插C未有一箇獨脫出來底。皆是上他古人閑機境。山僧。無一法與人。秖是治病解縛。爾諸方道流。試不依物出來。我要共爾商量。十年五歲並無一人。皆是依草附葉竹木精靈野狐精魅。向一切糞塊上亂咬。瞎漢枉消他十方信施。道我是出家兒。作如是見解。向爾道。無佛無法無修無證。秖與麼傍家擬求什麼物。瞎漢頭上安頭。是爾欠少什麼。道流。是爾目前用底。與祖佛不別。秖麼不信便向外求。莫錯向外無法。內亦不可得。爾取山僧口婸y。不如休歇無事去。已起者莫續。未起者不要放起。便勝爾十年行腳。約山僧見處。無如許多般。秖是平常著衣喫飯無事過時。爾諸方來者。皆是有心。求佛求法。求解脫求出離三界。癡人。爾要出三界什麼處去。佛祖是賞繫底名句。爾欲識三界麼。不離爾今聽法底心地。爾一念心貪是欲界。爾一念心瞋是色界。爾一念心癡是無色界。是爾屋堮a具子。三界不自道我是三界。還是道流目前靈靈地照燭萬般酌度世界底人。與三界安名。大德。四大色身是無常。乃至脾胃肝膽髮毛爪齒。唯見諸法空相。爾一念心歇得處。喚作菩提樹。爾一念心不能歇得處。喚作無明樹。無明無住處。無明無始終。爾若念念心歇不得。便上他無明樹。便入六道四生披毛戴角。爾若歇得。便是清淨身界。爾一念不生。便是上菩提樹。三界神通變化意生化身。法喜禪悅身光自照。思衣羅綺千重。思食百味具足。更無橫病。菩提無住處。是故無得者。道流。大丈夫漢更疑箇什麼。目前用處更是阿誰。把得便用。莫著名字。號為玄旨。與麼見得。勿嫌底法。古人云。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隨流認得性。無喜亦無憂。道流。如禪宗見解。死活循然。參學之人大須子細。如主客相見。便有言論往來。或應物現形。或全體作用。或把機權喜怒。或現半身。或乘師子。或乘象王。如有真正學人。便喝先拈出一箇膠盆子。善知識不辨是境。便上他境上作模作樣。學人便喝。前人不肯放。此是膏肓之病不堪醫。喚作客看主。或是善知識不拈出物。隨學人問處即奪。學人被奪抵死不放。此是主看客。或有學人。應一箇清淨境出善知識前。善知識辨得是境。把得拋向坑堙C學人言。大好善知識。即云。咄哉不識好惡。學人便禮拜。此喚作主看主。或有學人。披枷帶鎖出善知識前。善知識更與安一重枷鎖。學人歡喜。彼此不辨。呼為客看客。大德。山僧如是所舉。皆是辨魔揀異。知其邪正。道流。寔情大難。佛法幽玄。解得可可地。山僧竟日與他說破。學者總不在意。千遍萬遍腳底踏過。黑沒焌地。無一箇形段。歷歷孤明。學人信不及。便向名句上生解。年登半百。秖管傍家負死屍行。檐卻檐子天下走。索草鞋錢有日在。大德。山僧說向外無法。學人不會。便即向塈@解。便即倚壁坐。舌柱上齶。湛然不動。取此為是祖門佛法也。大錯。是爾若取不動清淨境為是。爾即認他無明為郎主。古人云。湛湛黑暗深坑。寔可怖畏。此之是也。爾若認他動者是。一切草木皆解動。應可是道也。所以動者是風大。不動者是地大。動與不動俱無自性。爾若向動處捉他。他向不動處立。爾若向不動處捉他。他向動處立。譬如潛泉魚鼓波而自躍。大德。動與不動是二種境。還是無依道人用動用不動。如諸方學人來。山僧此間作三種根器斷。如中下根器來。我便奪其境。而不除其法。或中上根器來。我便境法俱奪。如上上根器來。我便境法人俱不奪。如有出格見解人來。山僧此間便全體作用不歷根器。大德。到這媥リH著力處不通風。石火電光即過了也。學人若眼定動。即沒交涉。擬心即差。動念即乖。有人解者不離目前。大德。爾檐缽囊屎檐子。傍家走求佛求法。即今與麼馳求底。爾還識渠麼。活撥撥地。秖是勿根株。擁不聚撥不散。求著即轉遠。不求還在目前。靈音屬耳。若人不信。徒勞百年。道流。一剎那間便入華藏世界。入毘盧遮那國土。入解脫國土。入神通國土。入清淨國土。入法界。入穢入淨。入凡入聖。入餓鬼畜生。處處討覓尋皆。不見有生有死。唯有空名。幻化空花不勞把捉。得失是非一時放卻。道流。山僧佛法的的相承。從麻谷和尚丹霞和尚道一和尚廬山拽石頭和尚。一路行遍天下。無人信得。盡皆起謗。如道一和尚用處。純一無雜。學人三百五百。盡皆不見他意。如廬山和尚。自在真正順逆用處。學人不測涯際。悉皆忙然。如丹霞和尚。翫珠隱顯。學人來者皆悉被罵。如麻谷用處。苦如黃蘗近皆不得。如石鞏用處。向箭頭上覓人。來者皆懼。如山僧今日用處。真正成壞。翫弄神變。入一切境。隨處無事。境不能換。但有來求者。我即便出看渠。渠不識我。我便著數般衣。學人生解一向入我言句。苦哉瞎禿子無眼人把我著底衣。認青黃赤白。我脫卻入清淨境中。學人一見便生忻欲。我又脫卻。學人失心忙然狂走言。我無衣。我即向渠道爾識我著衣底人否。忽爾回頭。認我了也。大德。爾莫認衣。衣不能動。人能著衣。有箇清淨衣。有箇無生衣菩提衣。涅槃衣。有祖衣。有佛衣。大德。但有聲名文句。皆悉是衣變。從臍輪氣海中鼓激。牙齒敲磕成其句義。明知是幻化。大德。外發聲語業。內表心所法。以思有念。皆悉是衣。爾秖麼認他著底衣為寔解。縱經塵劫秖是衣通。三界循還輪回生死。不如無事。相逢不相識。共語不知名。今時學人不得。蓋為認名字為解。大策子上抄死老漢語。三重五重複子裹。不教人見。道是玄旨。以為保重。大錯。瞎屢生。爾向枯骨上覓什麼汁。有一般不識好惡。向教中取意度商量成於句義。如把屎塊子向口塈t了吐過與別人。猶如俗人打傳口令相似。一生虛過也。道我出家被他問著佛法。便即杜口無詞。眼似漆突。口如楄檐。如此之類。逢彌勒出世。移置他方世界。寄地獄受苦。大德。爾波波地往諸方覓什麼物。踏爾腳板。闊無佛可求。無道可成。無法可得。外求有相佛。與汝不相似。欲識汝本心。非合亦非離。道流。真佛無形。真道無體。真法無相。三法混融和合一處。辨既不得。喚作忙忙業識眾生。
  問如何是真佛真法真道。乞垂開示。師云。佛者心清淨是。法者心光明是。道者處處無礙淨光是。三即一皆是空名。而無寔有。如真正學道人。念念心不間斷。自達磨大師從西土來。秖是覓箇不受人惑底人。後遇二祖。一言便了。始知從前虛用功夫。山僧今日見處與祖佛不別。若第一句中得。與祖佛為師。若第二句中得。與人天為師。若第三句中得。自救不了。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云。若有意。自救不了。云既無意。云何二祖得法。師云。得者是不得。云既若不得。云何是不得底意。師云。為爾向一切處馳求心不能歇。所以祖師言。咄哉丈夫。將頭覓頭。爾言下便自回光返照。更不別求。知身心與祖佛不別。當下無事。方名得法。大德。山僧今時事不獲已。話度說出許多不才淨。爾且莫錯。據我見處。寔無許多般道理。要用便用。不用便休。秖如諸方說六度萬行以為佛法。我道是莊嚴門佛事門。非是佛法。乃至持齋持戒。擎油不閃。道眼不明。盡須抵債。索飯錢有日在。何故如此。入道不通理。復身還信施。長者八十一。其樹不生耳。乃至孤峰獨宿。一食卯齋。長坐不臥。六時行道。皆是造業底人。乃至頭目髓腦國城妻子象馬七珍盡皆捨施。如是等見。皆是苦身心故。還招苦果。不如無事純一無雜。乃至十地滿心菩薩。皆求此道流蹤跡。了不可得。所以諸天歡喜。地神捧足。十方諸佛無不稱歎。緣何如此。為今聽法道人用處無蹤跡。
  問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未審此意如何。乞師指示。師云。大通者。是自己。於處處達其萬法無性無相。名為大通。智勝者。於一切處不疑不得一法。名為智勝。佛者。心清淨光明透徹法界。得名為佛。十劫坐道場者。十波羅蜜是。佛法不現前者。佛本不生。法本不滅云何更有現前。不得成佛道者。佛不應更作佛。古人云。佛常在世間。而不染世間法。道流。爾欲得作佛。莫隨萬物。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一心不生萬法無咎。世與出世。無佛無法。亦不現前。亦不曾失。設有者。皆是名言章句。接引小兒施設藥病。表顯名句。且名句不自名句。還是爾目前昭昭靈靈鑒覺聞知照燭底。安一切名句。大德。造五無間業。方得解脫。
  問如何是五無間業。師云。殺父害母。出佛身血。破和合僧。焚燒經像等。此是五無間業。云如何是父。師云。無明是父。爾一念心求起滅處不得。如響應空。隨處無事。名為殺父。云如何是母。師云。貪愛為母。爾一念心入欲界中。求其貪愛。唯見諸法空相。處處無著。名為害母。云如何是出佛身血。師云。爾向清淨法界中。無一念心生解。便處處黑暗。是出佛身血。云如何是破和合僧。師云。爾一念心正達煩惱結使如空無所依。是破和合僧。云如何是焚燒經像。師云。見因緣空。心空法空。一念決定斷。迥然無事。便是焚燒經像。大德。若如是達得。免被他凡聖名礙。爾一念心秖向空拳指上生寔解。根境法中虛捏怪。自輕而退屈言。我是凡夫他是聖人。禿屢生。有甚死急。披他師子皮。卻作野干鳴。大丈夫漢。不作丈夫氣息。自家屋堛咫ㄙ眱H。秖麼向外覓。上他古人閑名句。倚陰博陽。不能特達。逢境便緣。逢塵便執。觸處惑起。自無准定道流。莫取山僧說處。何故。說無憑據。一期間圖畫虛空。如彩畫像等喻。道流。莫將佛為究竟。我見猶如廁孔。菩薩羅漢盡是枷鎖縛人底物。所以文殊仗劍殺於瞿曇。鴦掘持刀害於釋氏。道流。無佛可得。乃至三乘五性圓頓教跡。皆是一期藥病相治。並無實法。設有皆是相似。表顯路布。文字差排。且如是說。道流。有一般禿子。便向堻\著功。擬求出世之法。錯了也。若人求佛。是人失佛。若人求道。是人失道。若人求祖。是人失祖。大德莫錯。我且不取爾解經論。我亦不取爾國王大臣。我亦不取爾辯似懸河。我亦不取爾聰明智慧。唯要爾真正見解。道流。設解得百本經論。不如一箇無事底阿師。爾解得。即輕蔑他人。勝負修羅。人我無明。長地獄業。如善星比丘。解十二分教。生身陷地獄。大地不容。不如無事休歇去。飢來喫飯。睡來合眼。愚人笑我。智乃知焉。道流。莫向文字中求。心動疲勞。吸冷氣無益。不如一念緣起無生。超出三乘權學菩薩。大德。莫因循過日。山僧往日未有見處時。黑漫漫地。光陰不可空過。腹熱心忙。奔波訪道。後還得力。始到今日。共道流如是話度。勸諸道流莫為衣食。看世界易過。善知識難遇。如優曇花時一現耳。爾諸方聞道有箇臨濟老漢出來。便擬問難教語不得。被山僧全體作用。學人空開得眼。口總動不得。懵然不知以何答我。我向伊道。龍象蹴踏非驢所堪。爾諸處秖指胸點肋。道我解禪解道。三箇兩箇到這堣ㄘ`何。咄哉。爾將這箇身心。到處簸兩片皮。誑謼閭閻。喫鐵棒有日在。非出家兒。盡向阿修羅界攝。夫如至理之道。非諍論而求激揚。鏗鏘以摧外道。至於佛祖相承。更無別意。設有言教。落在化儀三乘五性人天因果。如圓頓之教。又且不然。童子善財皆不求過。大德。莫錯用心。如大海不停死屍。秖麼擔卻擬天下走。自起見障以礙於心。日上無雲。麗天普照。眼中無翳。空媯L花。道流。爾欲得如法。但莫生疑。展則彌綸法界。收則絲髮不立。歷歷孤明未曾欠少。眼不見耳不聞。喚作什麼物。古人云。說似一物則不中。爾但自家看。更有什麼。說亦無盡。各自著力。珍重。

勘辨

  黃蘗因入廚次。問飯頭。作什麼。飯頭云。揀眾僧米。黃蘗云。一日喫多少。飯頭云。二石五。黃蘗云。莫太多麼。飯頭云。猶恐少在。黃蘗便打。飯頭卻舉似師。師云。我為汝勘這老漢。纔到侍立次。黃蘗舉前話。師云。飯頭不會。請和尚代一轉語。師便問。莫太多麼。黃蘗云。何不道來日更喫一頓。師云。說什麼來日。即今便喫。道了便掌。黃蘗云。這風顛漢。又來這寍貌篘翩C師便喝出去。後溈山問仰山。此二尊宿意作麼生。仰山云。和尚作麼生。溈山云。養子方知父慈。仰山云不然。溈山云。子又作麼生。仰山云。大似勾賊破家。
  師問僧。什麼處來。僧便喝。師便揖坐。僧擬議。師便打。師見僧來便豎起拂子。僧禮拜。師便打。又見僧來。亦豎起拂子。僧不顧。師亦打。
  師一日同普化赴施主家齋次。師問。毛吞巨海芥納須彌。為是神通妙用本體如然。普化踏倒飯床。師云。太麤生。普化云。這堿O什麼所在。說麤說細。師來日又同普化赴齋。問今日供養何似昨日。普化依前踏倒飯床。師云。得即得。太麤生。普化云。瞎漢。佛法說什麼麤細。師乃吐舌。
  師一日與河陽木塔長老。同在僧堂地爐內坐。因說。普化每日在街市掣風掣顛。知他是凡是聖。言猶未了。普化入來。師便問。汝是凡是聖。普化云。汝且道。我是凡是聖。師便喝。普化以手指云。河陽新婦子。木塔老婆禪。臨濟小廝兒。卻具一隻眼。師云這賊。普化云賊賊。便出去。
  一日普化在僧堂前喫生菜。師見云。大似一頭驢。普化便作驢鳴。師云這賊。普化云賊賊。便出去。
  因普化常於街市搖鈴云。明頭來明頭打。暗頭來暗頭打。四方八面來旋風打。虛空來連架打。師令侍者去纔見如是道便把住云。總不與麼來時如何。普化托開云。來日大悲院埵麻N。侍者回舉似師。師云。我從來疑著這漢。
  有一老宿參師。未曾人事便問。禮拜即是。不禮拜即是。師便喝。老宿便禮拜。師云。好箇草賊。老宿云賊賊。便出去。師云。莫道無事好。首座侍立次。師云。還有過也無。首座云有。師云。賓家有過。主家有過。首座云。二俱有過。師云。過在什麼處。首座便出去。師云。莫道無事好。後有僧舉似南泉。南泉云。官馬相踏。
  師因入軍營赴齋。門首見員僚。師指露柱問。是凡是聖。員僚無語。師打露柱云。直饒道得。也秖是箇木橛。便入去。
  師問院主。什麼處來。主云。州中糶黃米去來。師云。糶得盡麼。主云。糶得盡。師以杖面前畫一畫云。還糶得這箇麼。主便喝。師便打。典座至。師舉前語。典座云。院主不會和尚意。師云。爾作麼生。典座便禮拜。師亦打。有座主來相看次。師問座主。講何經說。主云。某甲荒虛粗習百法論。師云。有一人於三乘十二分教明得。有一人於三乘十二分教明不得。是同是別。主云。明得即同。明不得即別。樂普為侍者。在師後立云。座主這堿O什麼所在。說同說別。師回首問侍者。汝又作麼生。侍者便喝。師送座主。回來遂問侍者。適來是汝喝老僧。侍者云是。師便打。
  師聞第二代德山垂示云。道得也三十棒。道不得也三十棒。師令樂普去問。道得為什麼也三十棒。待伊打汝接住棒送一送。看他作麼生。普到彼如教而問。德山便打。普接住送一送。德山便歸方丈。普回舉似師。師云。我從來疑著這漢。雖然如是。汝還見德山麼。普擬議。師便打。
  王常侍一日訪師。同師於僧堂前看。乃問。這一堂僧還看經麼。師云。不看經。侍云。還學禪麼。師云。不學禪。侍云。經又不看禪又不學。畢竟作箇什麼。師云。總教伊成佛作祖去。侍云。金屑雖貴落眼成翳。又作麼生。師云。將為爾是箇俗漢。
  師問杏山。如何是露地白牛。山云。吽吽。師云。啞那。山云。長老作麼生。師云。這畜生。
  師問樂普云。從上來一人行棒一人行喝。阿那箇親。普云。總不親。師云。親處作麼生。普便喝。師乃打。
  師見僧來。展開兩手。僧無語。師云會麼。云不會。師云。渾崙擘不開。與爾兩文錢。
  大覺到參。師舉起拂子。大覺敷坐具。師擲下拂子。大覺收坐具入僧堂。眾僧云。這僧莫是和尚親故。不禮拜又不喫棒。師聞令喚覺。覺出。師云。大眾道。汝未參長老。覺云不審。便自歸眾。
  趙州行腳時參師。遇師洗腳次。州便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恰值老僧洗腳。州近前作聽勢。師云。更要第二杓惡水潑在。州便下去。
  有定上座到參。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下繩床。擒住與一掌。便托開。定佇立。傍僧云。定上座何不禮拜。定方禮拜。忽然大悟。
  麻谷到參。敷坐具問。十二面觀音。阿那面正。師下繩床。一手收坐具。一手搊麻谷云。十二面觀音。向什麼處去也。麻谷轉身擬坐繩床。師拈柱杖打。麻谷接卻相捉入方丈。
  師問僧。有時一喝如金剛王寶劍。有時一喝如踞地金毛師子。有時一喝如探竿影草。有時一喝不作一喝用。汝作麼生會。僧擬議。師便喝。
  師問一尼。善來惡來。尼便喝。師拈棒云。更道更道。尼又喝。師便打。
  龍牙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與我過禪板來。牙便過禪板與師。師接得便打。牙云。打即任打。要且無祖師意。牙後到翠微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微云。與我過蒲團來。牙便過蒲團與翠微。翠微接得便打。牙云。打即任打。要且無祖師意。牙住院後有僧入室請益云。和尚行腳時參二尊宿因緣。還肯他也無。牙云。肯即深肯。要且無祖師意。
  徑山有五百眾。少人參請。黃蘗令師到徑山。乃謂師曰。汝到彼作麼生。師云。某甲到彼自有方便。師到徑山。裝腰上法堂見徑山。徑山方舉頭。師便喝。徑山擬開口。師拂袖便行。尋有僧問徑山。這僧適來有什麼言句。便喝和尚。徑山云。這僧從黃蘗會堥荂C爾要知麼。且問取他。徑山五百眾太半分散。
  普化一日於街市中。就人乞直裰。人皆與之。普化俱不要。師令院主買棺一具。普化歸來。師云。我與汝做得箇直裰了也。普化便自擔去。繞街市叫云。臨濟與我做直裰了也。我往東門遷化去。市人競隨看之。普化云。我今日未。來日往南門遷化去。如是三日。人皆不信。至第四日無人隨看。獨出城外自入棺內。倩路行人釘之。即時傳布。市人競往開棺。乃見全身脫去。秖聞空中鈴響隱隱而去。

行錄

  師初在黃蘗會下。行業純一。首座乃歎曰。雖是後生與眾有異。遂問。上座在此多少時。師云。三年。首座云。曾參問也無。師云。不曾參問。不知問箇什麼首座云。汝何不去問堂頭和尚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師便去問。聲未絕黃蘗便打。師下來。首座云。問話作麼生。師云。某甲問聲未絕。和尚便打。某甲不會。首座云。但更去問。師又去問。黃蘗又打。如是三度發問三度被打。師來白首座云。幸蒙慈悲。令某甲問訊和尚。三度發問三度被打。自恨障緣不領深旨。今且辭去。首座云。汝若去時。須辭和尚去。師禮拜退。首座先到和尚處云。問話底後生。甚是如法。若來辭時。方便接他。向後穿鑿成一株大樹。與天下人作廕涼去在。師去辭黃蘗。蘗云。不得往別處去。汝向高安灘頭大愚處去。必為汝說。師到大愚。大愚問。什麼處來。師云。黃蘗處來。大愚云。黃蘗有何言句。師云。某甲三度問佛法的的大意。三度被打。不知某甲有過無過。大愚云。黃蘗與麼老婆為汝得徹困。更來這堸搹章L無過師於言下大悟云。元來黃蘗佛法無多子。大愚搊住云。這尿床鬼子。適來道有過無過。如今卻道黃蘗佛法無多子。爾見箇什麼道理。速道速道。師於大愚脅下築三拳。大愚托開云。汝師黃蘗。非于我事。師辭大愚。卻回黃蘗。黃蘗見來便問。這漢來來去去有什麼了期。師云。秖為老婆心切。便人事了侍立。黃蘗問。什麼處去來。師云。昨奉慈旨。令參大愚去來。黃蘗云。大愚有何言句。師遂舉前話。黃蘗云。作麼生得這漢來。待痛與一頓。師云。說什麼待來。即今便喫。隨後便掌。黃蘗云。這風顛漢。卻來這寍貌篘翩C師便喝。黃蘗云。侍者引這風顛漢參堂去。後溈山舉此話問仰山。臨濟當時得大愚力。得黃蘗力。仰山云。非但騎虎頭。亦解把虎尾。
  師栽松次。黃蘗問。深山堮滼\多作什麼。師云。一與山門作境致。二與後人作標榜。道了將钁頭打地三下。黃蘗云。雖然如是。子已喫吾三十棒了也。師又以钁頭打地三下。作噓噓聲。黃蘗云。吾宗到汝大興於世。後溈山舉此語問仰山。黃蘗當時秖囑臨濟一人。更有人在。仰山云有。秖是年代深遠。不欲舉似和尚。溈山云。雖然如是。吾亦要知。汝但舉看。仰山云。一人指南吳越令行。遇大風即止。(讖風穴和尚也。)
  師侍立德山次。山云。今日困。師云。這老漢寐語作什麼。山便打。師掀倒繩床。山便休。
  師普請鋤地次。見黃蘗來。柱钁而立。黃蘗云。這漢困那。師云。钁也未舉。困箇什麼。黃蘗便打。師接住棒。一送送倒。黃蘗喚。維那維那扶起我。維那近前扶云。和尚爭容得這風顛漢無禮。黃蘗纔起便打維那。師钁地云。諸方火葬。我這堣@時活埋。後溈山問仰山。黃蘗打維那意作麼生。仰山云。正賊走卻。邏蹤人喫棒。師一日在僧堂前坐。見黃蘗來。便閉卻目。黃蘗乃作怖勢。便歸方丈。師隨至方丈禮謝。首座。在黃蘗處侍立。黃蘗云。此僧雖是後生。卻知有此事。首座云。老和尚腳跟不點地。卻證據箇後生。黃蘗自於口上打一摑。首座云。知即得。
  師在堂中睡。黃蘗下來見。以柱杖打板頭一下。師舉頭見是黃蘗卻睡。黃蘗又打板頭一下。卻往上間。見首座坐禪乃云。下間後生卻坐禪。汝這埵k想作什麼。首座云。這老漢作什麼。黃蘗打板頭一下。便出去。後溈山問仰山。黃蘗入僧堂意作麼生。仰山云。兩彩一賽。
  一日普請次。師在後行。黃蘗回頭見師空手乃問。钁頭在什麼處。師云。有一人將去了也。黃蘗云。近前來。共汝商量箇事。師便近前。黃蘗豎起钁頭云。秖這箇。天下人拈掇不起。師就手掣得豎起云。為什麼卻在某甲手堙C黃蘗云。今日大有人普請。便歸院。後溈山問仰山。钁頭在黃蘗手堙C為什麼卻被臨濟奪卻。仰山云。賊是小人智過君子。
  師為黃蘗馳書去溈山。時仰山作知客。接得書便問。這箇是黃蘗底。那箇是專使底。師便掌。仰山約住云。老兄知是般事便休。同去見溈山。溈山便問。黃蘗師兄多少眾。師云。七百眾。溈山云。什麼人為導首。師云。適來已達書了也。師卻問溈山。和尚此間多少眾。溈山云。一千五百眾。師云。太多生。溈山云。黃蘗師兄亦不少。師辭溈山。仰山送出云。汝向後北去有箇住處。師云。豈有與麼事。仰山云。但去已後有一人佐輔老兄在。此人秖是有頭無尾。有始無終。師後到鎮州。普化已在彼中。師出世。普化佐贊於師。師住未久。普化全身脫去。
  師因半夏上黃蘗。見和尚看經。師云。我將謂是箇人。元來是暗黑豆老和尚。住數日乃辭去。黃蘗云。汝破夏來。不終夏去。師云。某甲暫來禮拜和尚。黃蘗遂打趁令去。師行數里。疑此事。卻回終夏。師一日辭黃蘗。蘗問。什麼處去。師云。不是河南便歸河北。黃蘗便打。師約住與一掌。黃蘗大笑。乃喚侍者。將百丈先師禪板机案來。師云侍者將火來。黃蘗云。雖然如是。汝但將去。已後坐卻天下人舌頭去在。後溈山問仰山。臨濟莫辜負他黃蘗也無。仰山云不然。溈山云。子又作麼生。仰山云。知恩方解報恩。溈山云。從上古人還有相似底也無。仰山云有。秖是年代深遠。不欲舉似和尚。溈山云。雖然如是。吾亦要知。子但舉看。仰山云。秖如楞嚴會上阿難讚佛云。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豈不是報恩之事。溈山云。如是如是。見與師齊減師半德。見過於師方堪傳授。
  師到達磨塔頭。塔主云。長老先禮佛先禮祖。師云。佛祖俱不禮。塔主云。佛祖與長老。是什麼冤家。師便拂袖而出。
  師行腳時到龍光。光上堂。師出問云。不展鋒鋩。如何得勝。光據坐。師云。大善知識豈無方便。光瞪目云嗄。師以手指云。這老漢今日敗闕也。
  到三峰平和尚。問曰。什麼處來。師云。黃蘗來。平云。黃蘗有何言句。師云。金牛昨夜遭塗炭。直至如今不見蹤。平云。金風吹玉管。那箇是知音。師云。直透萬重關。不住清霄內。平云。子這一問太高生。師云。龍生金鳳子。衝破碧琉璃。平云。且坐喫茶。又問。近離甚處。師云龍光。平云。龍光近日如何。師便出去。
  到大慈。慈在方丈內坐。師問。端居丈室時如何。慈云。寒松一色千年別。野老拈花萬國春。師云。今古永超圓智體。三山鎖斷萬重關。慈便喝。師亦喝。慈云。作麼師拂袖便出。
  到襄州華嚴。嚴倚柱杖作睡勢。師云。老和尚瞌睡作麼。嚴云。作家禪客宛爾不同。師云。侍者點茶來與和尚喫。嚴乃喚維那。第三位安排這上座。
  到翠峰峰問。甚處來。師云。黃蘗來。峰云。黃蘗有何言句指示於人。師云。黃蘗無言句。峰云為什麼無。師云。設有亦無舉處。峰云。但舉看。師云。一箭過西天。
  到象田。師問。不凡不聖。請師速道。田云。老僧秖與麼。師便喝云。許多禿子。在這堻V什麼碗。
  到明化。化問。來來去去作什麼。師云。秖徒踏破草鞋。化云。畢竟作麼生。師云。老漢話頭也不識。
  往鳳林。路逢一婆。婆問。甚處去。師云。鳳林去。婆云。恰值鳳林不在。師云。甚處去。婆便行。師乃喚婆。婆回頭。師便打。
  到鳳林。林問。有事相借問。得麼。師云。何得剜肉作瘡。林云。海月澄無影。遊魚獨自迷。師云。海月既無影。遊魚何得迷。鳳林云。觀風知浪起。翫水野帆飄。師云。孤輪獨照江山靜。自笑一聲天地驚。林云。任將三寸輝天地。一句臨機試道看。師云。路逢劍客須呈劍。不是詩人莫獻詩。鳳林便休。師乃有頌。大道絕同。任向西東。石火莫及。電光罔通。溈山問仰山。石火莫及電光罔通。從上諸聖將什麼為人。仰山云。和尚意作麼生。溈山云。但有言說都無寔義。仰山云。不然。溈山云。子又作麼生。仰山云。官不容針私通車馬。
  到金牛。牛見師來。橫按柱杖當門踞坐。師以手敲柱杖三下。卻歸堂中第一位坐。牛下來見乃問。夫賓主相見各具威儀。上座從何而來。太無禮生。師云。老和尚道什麼。牛擬開口。師便打。牛作倒勢。師又打。牛云。今日不著便。溈山問仰山。此二尊宿還有勝負也無。仰山云。勝即總勝。負即總負。
  師臨遷化時據坐云。吾滅後不得滅卻吾正法眼藏。三聖出云。爭敢滅卻和尚正法眼藏。師云。已後有人問爾。向他道什麼。三聖便喝。師云。誰知吾正法眼藏。向這瞎驢邊滅卻。言訖端然示寂。
  師諱義玄。曹州南華人也。俗姓邢氏。幼而穎異。長以孝聞。及落髮受具。居於講肆。精究毘尼。博賾經論。俄而歎曰。此濟世之醫方也。非教外別傳之旨。即更衣游方。首參黃蘗。次謁大愚。其機緣語句載于行錄。既受黃蘗印可。尋抵河北鎮州城東南隅。臨滹沱河側。小院住持。其臨濟因地得名時普化先在彼。佯狂混眾。聖凡莫測。師至即佐之。師正旺化。普化全身脫去。乃符仰山小釋迦之懸記也。適丁兵革。師即棄去。太尉默君和於城中捨宅為寺。亦以臨濟為額。迎師居焉。後拂衣南邁至河府。府主王常侍。延以師禮。住未幾即來大名府興化寺居于東堂。師無疾忽一日攝衣據坐。與三聖問答畢。寂然而逝。時唐咸通八年丁亥孟陬月十日也。門人以師全身。建塔于大名府西北隅。敕謚慧照禪師。塔號澄靈。合掌稽首。記師大略。住鎮州保壽嗣法小師延沼謹書。

    鎮州臨濟慧照禪師語錄終。

                住大名府興化嗣法小師存獎校勘
                永享九年八月十五日板在法性寺東經所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