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潭州溈山靈祐禪師語錄


    潭州溈山靈祐禪師語錄

                徑山沙門  語風圓信
                            編集
                無地地主人 郭凝之

  師諱靈祐。福州長谿趙氏子。年十五出家。依本郡建善寺法常律師剃髮。於杭州龍興寺。究大小乘教。二十三。遊江西參百丈。百丈一見。許之入室。遂居參學之首。侍立次。百丈問。誰。師云。某甲。百丈云。汝撥爐中有火否。師撥之云。無火。百丈躬起。深撥得少火。舉以示之云。汝道無。這箇聾。師由是發悟禮謝。陳其所解。百丈云。此乃暫時岐路耳。經云。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時節既至。如迷忽悟。如忘忽憶。方省已物不從他得。故祖師云。悟了同未悟。無心亦無法。祇是無虛妄。凡聖等心。本來心法元自備足。汝今既爾。善自護持。次日。同百丈入山作務。百丈云。將得火來麼。師云。將得來。百丈云。在甚處。師乃拈一枝柴。吹兩吹。度與百丈。百丈云。如蟲禦木(徑山杲云。百丈若無後語。洎被典座瞞)時。師作典座。司馬頭陀。舉野狐話問師。作麼生。師以手撼門扇三下。司馬云。太粗生。師云。佛法說甚麼粗細。一日。司馬自湖南來。謂百丈云。頃在湖南。尋得一山名大溈。是一千五百人善知識所居之處。百丈云。老僧住得否。司馬云。非和尚所居。百丈云。何也。司馬云。和尚是骨人。彼是肉山。設居徒不盈千。百丈云。吾眾中。莫有人住得否。司馬云。待歷觀之。時。華林覺為第一座。百丈令侍者請至。問云。此人如何。司馬請謦欬一聲行數步。司馬云。不可。百丈又令喚師。師時為典座。司馬一見。乃云。此正是溈山主人也。百丈。是夜召師入室。囑云。吾化緣在此。溈山勝境。汝當居之。嗣續吾宗。廣度後學。華林聞之云。某甲。忝居上首。典座何得住持。百丈云。若能對眾下得一語出格。當與住持。即指淨瓶問云。不得喚作淨瓶。汝喚作甚麼。華林云。不可喚作木[木+戾]也。百丈乃問師。師踢倒淨瓶。便出去。百丈笑云。第一座。輸卻山子也。師遂往焉。是山峭絕。敻)無人煙。猿猱為伍。橡栗充食。經于五七載。絕無來者。師自念言。我本住持。為利益於人。既絕往還。自善何濟。即捨菴而欲他往。行至山口。見蛇虎狼豹。交橫在路。師云。汝等諸獸。不用攔吾行路。吾若於此山有緣。汝等各自散去。吾若無緣。汝等不用動。吾從路過。一任汝喫。言訖。蟲虎四散而去。師乃回菴。未及一載。安上座(即懶安也)同數僧。從百丈來。輔佐於師。安云。某甲。與和尚作典座。待僧至五百眾。乃解務。自後山下居民。稍稍知之。率眾共營梵宇。連師李景讓。奏號同慶寺。相國裴公休。嘗咨玄奧。繇是。天下禪學輻輳焉。有得法上首仰山寂禪師。故世稱溈仰宗。
  上堂。夫道人之心。質直無偽。無背無面。無詐妄心。一切時中。視聽尋常。更無委曲。亦不閉眼塞耳。但情不附物。即得。從上諸聖。祇說濁邊過患。若無如許多惡覺情見想習之事。譬如秋水澄渟。清淨無為。澹泞無礙。喚他作道人。亦名無事人。時有僧問。頓悟之人。更有修否。師云。若真悟得本。他自知時。修與不修。是兩頭語。如今初心。雖從緣得。一念頓悟。自理猶有。無始曠劫習氣。未能頓淨。須教渠淨除現業流識。即是修也。不可別有法教渠修行趣向。從聞入理。聞理深妙。心自圓明。不居惑地。縱有百千妙義。抑揚當時。此乃得坐披衣。自解作活計始得。以要言之。則實際理地。不受一塵。萬行門中。不捨一法。若也單刀直入。則凡聖情盡。體露真常。理事不二。即如如佛。
  鄧隱峰。到溈山。便入堂。於上板頭。解放衣缽。師聞師叔到。先具威儀。下堂內相看。隱峰見來。便作臥勢。師便歸方丈。隱峰乃去。少間。師問侍者。師叔在否。云已去。師云。去時有甚麼語。云無語。師云。莫道無語。其聲如雷。
  雲巖到溈山。師問。承聞長老在藥山弄師子。是否。雲巖云。是。師云。長弄有置時。雲巖云。要弄即弄。要置即置。師云。置時。師子在甚麼處。雲巖云。置也。置也。(法昌遇云。好一場師子。只是有頭無尾。我當時若見溈山道置時師子在甚麼處。便與放出踞地金毛。直教溈山藏身無路。)
  師問雲巖。菩提以何為座。雲巖云。以無為為座。雲巖卻問師。師云。以諸法空為座。又問道吾。作麼生。道吾云。坐也聽伊坐。臥也聽伊臥。有一人不坐不臥。速道速道。師休去。
  師問雲巖。聞汝久在藥山。是否。雲巖云。是。師云。如何是藥山大人相。雲巖云。涅槃後有。師云。如何是涅槃後有。雲巖云。水灑不著。雲巖卻問師。百丈大人相。如何。師云。巍巍堂堂。煒煒煌煌。聲前非聲。色後非色。蚊子上鐵牛。無汝下嘴處。
  師問道吾。甚麼處去來。道吾云。看病來。師云。有幾人病。道吾云。有病底。有不病底。師云。不病底。莫是智頭陀麼。道吾云。病與不病。總不干他事。速道速道師云。道得也與他沒交涉。
  德山來參。挾複子上法堂。從西過東。從東過西。顧視方丈云。有麼有麼。師坐次。殊不顧眄。德山云。無無便出(雲竇著語勘破了也。)至門首乃云。雖然如此。也不得草草。遂具威儀。再入相見。纔跨門。提起坐具云。和尚。師擬取拂子。德山便喝。拂袖而出(雲竇著語勘破了也。)師至晚問首座。今日新到。在否。首座云。當時背卻法堂。著草鞋出去也。師云。此子。已後向孤峰頂上。盤結草菴。呵佛罵祖去在(雲竇顯云。雪上加霜五祖戒云。德山。大似作賊人心虛。溈山。也是賊過後張弓。)
  石霜抵溈山為米頭。一日篩米次。師云。施主物莫拋散。石霜云。不拋散。師于地上拾得一粒云。汝道不拋散。這箇是甚麼。石霜無對。師又云。莫輕這一粒。百千粒。盡從這一粒生。石霜云。百千粒。從這一粒生。未審這一粒。從甚麼處生。師呵呵大笑。歸方丈。
  夾山在溈山作典座。師問。今日喫甚麼菜。夾山云。二年同一春。師云。好好修事著。夾山云。龍宿鳳巢。
  仰山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指燈籠云。大好燈籠。仰山云。莫祇這便是麼。師云。這箇是甚麼。仰山云。大好燈籠。師云。果然不見。
  一日。師謂眾云。如許多人。祇得大機。不得大用。仰山舉此語。問山下菴主云。和尚恁麼道。意旨如何。菴主云。更舉看。仰山擬再舉。被菴主踏倒。仰山歸舉似師。師呵呵大笑。
  師摘茶次。謂仰山云。終日摘茶。祇聞子聲。不見子形。仰山撼茶樹。師云。子祇得其用。不得其體。仰山云。未審。和尚如何。師良久。仰山云。和尚祇得其體。不得其用。師云。放子三十棒。仰山云。和尚棒。某甲喫。某甲棒。阿誰喫。師云。放子三十棒(首山云。夫為宗師。須具擇法眼始得。當時不是溈山。便見扶籬摸壁瑯琊覺云。五更侵蚤起。更有夜行人又云。若不是溈山。洎合打破蔡州。白雲。端云。父子相投。意氣相合。機鋒互換。啐啄同時。雖然如是。畢竟如何道得體用雙全去。溈山放子三十棒。也足養子之緣蔣山懃云。張公乍與李公友。待罰李公一盞酒。倒被李公罰一盃。好手手中呈好手玉泉璉云。直饒體用兩全。爭奈當頭蹉過。過則且止。放子三十棒。又作麼生。三盞酒菑膜l而。一枝花插美人頭。)
  師坐次。仰山入來。師云。寂子速道。莫入陰異。仰山云。慧寂信亦不立。師云。子信了不立。不信不立。仰山云。祇是慧寂。更信阿誰。師云。若恁麼。即是定性聲聞。仰山云。慧寂佛亦不立。
  師問仰山。涅槃經四十卷。多少是佛說。多少是魔說。仰山云。總是魔說。師云。已後無人奈子何。仰山云。慧寂即一期之事。行履在甚處麼。師云。祇貴子眼正。不說子行履。
  仰山蹋衣次。提起問師云。正恁麼時。和尚作麼生。師云。正恁麼時。我這媯L作麼生。仰山云。和尚有身而無用。師良久。卻拈起問云汝正恁麼時作麼生。仰山云。正恁麼時。和尚還見伊否。師云。汝有用而無身。師後忽問仰山。汝春間有話未圓。今試道看。仰山云。正恁麼時。切忌勃訴。師云。停囚長智。
  師過淨瓶與仰山。仰山擬接。師卻縮手云。是甚麼。仰山云。和尚還見箇甚麼。師云。若恁麼。何用更就吾覓。仰山云。雖然如此。仁義道中。與和尚提瓶挈水。亦是本分事。師乃過淨瓶與仰山。
  師與仰山行次。指柏樹子問云。前面是甚麼。仰山云。柏樹子。師卻問耘田翁。翁亦云。柏樹子師云。這耘田翁。向後亦有五百眾(溈山哲云。山僧則不然。耘田公子吾不如汝。且道。大圓是。山僧是。若人辨得。許汝具擇法眼。若也不辨。佛法熾然生滅神鼎諲云。為復意在耘田處。為復意在仰山分上。為復總不恁麼。諸上座。一切諸法摐然。更不用生事。他是父子說法。同道方知。)
  師問仰山。何處來。仰山云。田中來。師云。禾好刈也未。仰山作刈禾勢。師云。汝適來。作青見作黃見。作不青不黃見。仰山云。和尚背後是甚麼。師云。子還見麼。仰山拈禾穗云。和尚何曾問這箇。師云。此是鵝王擇乳。
  師問仰山。天寒人寒。仰山云。大家在這堙C師云。何不直說。仰山云。適來也不曲。和尚如何。師云。直須隨流師上堂云。仲冬嚴寒年年事。晷運推移事若何。仰山進前。叉手而立。師云。我情知汝答這話不得。香嚴云。某甲。偏答得這話。師躡前問。香嚴亦進前。叉手而立。師云。賴遇寂子不會。
  師坐次。仰山從方丈前過。師云。若是百丈先師見。子須喫痛棒始得。仰山云。即今事作麼生。師云。合取兩片皮。仰山云。此恩難報。師云。非子不才。迺老僧年邁。仰山云。今日親見百丈師翁來。師云。子向甚麼處見。仰山云。不道見。祇是無別。師云。始終作家。
  師問仰山。即今事且置。古來事作麼生。仰山叉手近前。師云。猶是即今事。古來事作麼生。仰山退後立。師云。汝屈我。我屈汝。仰山便禮拜(蔣山懃云。仰山雖善進前退後。發明古今。其奈溈山向胡餅堜E汁。壓沙覓油。雖然如是。且道。仰山叉手意作麼生。若也知得。行腳事辦。其或未然。老僧不曾孤負諸人。自是諸人孤負老僧。)
  仰山香嚴侍立次。師舉手云。如今恁麼者少。不恁麼者多。香嚴從東過西立。仰山從西過東立。師云。這個因緣。三十年後。如金擲地相似。仰山云。亦須是和尚提唱始得。香嚴云。即今亦不少。師云。合取口(南堂靜云。象王頻呻。師子哮吼。踞地盤空。移星換斗。坐斷舌頭。合取狗口。一回擲地作金聲。九曲黃河徹底清。)
  師坐次。仰山入來。師以兩手相交示之。仰山作女人拜。師云。如是如是。
  師方丈內坐次。仰山入來。師云。寂子近日宗門令嗣作麼生。仰山云。大有人疑著此事。師云。寂子作麼生。仰山云。慧寂祇管困來合眼。健即座禪。所以未曾說著在。師云。到這田地也難得。仰山云。據慧寂所見。祇如此。一句也著不得。師云。汝為一人也不得。仰山云。自古聖人。盡皆如此。師云。大有人。笑汝恁麼祗對。仰山云。解笑者。是慧寂同參。師云。出頭事作麼生。仰山繞禪床一匝。師云。裂破古今(蔣山懃云。動絃別曲。葉落知秋。自古自今。築著磕著。鳥道玄路。許他父子親遊。若是荊棘林中。猶欠悟在。以何為驗。只如仰山。繞禪床一匝。溈山云。裂破古今若是明眼衲僧。瞞他一點不得。)
  仰山香嚴侍立次。師云。過去未來現在。佛佛道同。人人得箇解脫路。仰山云。如何是人人解脫路。師回顧香嚴云。寂子借問。何不答伊。香嚴云。若道過去未來現在。某甲卻有個祇對處。師云。子作麼生祇對。香嚴珍重便出。師卻問仰山云。智閑恁麼祇對。還契寂子也無。仰山云。不契。師云。子又作麼生。仰山亦珍重出去。師呵呵大笑云。如水乳合。
  一日。師翹起一足。謂仰山云。我每日得他負載。感伊不徹。仰山云。當時給孤園中。與此無別。師云。更須道始得。仰山云。寒時與他襪著。也不為分外。師云。不負當初。子今已徹。仰山云。恁麼更要答話在。師云。道看。仰山云。誠如是言。師云。如是如是。
  師問仰山。生住異滅。汝作麼生會。仰山云。一念起時。不見有生住異滅。師云。子何得遣法。仰山云。和尚適來問甚麼。師云。生住異滅。仰山云。卻喚作遣法。
  師問仰山。妙淨明心。汝作麼生會。仰山云。山河大地。日月星辰。師云。汝祇得其事。仰山云。和尚適來問甚麼。師云。妙淨明心。仰山云。喚作事得麼。師云。如是如是。
  石霜會下。有二禪客。到云。此間無一人會禪。後普請搬柴。仰山見二禪客歇。將一橛柴。問云。還道得麼。俱無對。仰山云。莫道無人會禪好。仰山歸舉似師云。今日二禪客。被慧寂勘破。師云。甚麼處被子勘破。仰山舉前話。師云。寂子又被吾勘破(雲居錫云。甚處是溈山勘破仰山處。)
  師睡次。仰山問訊。師便回面向壁。仰山云。和尚何得如此。師起云。我適來得一夢。爾試為我原看。仰山取一盆水。與師洗面。少頃。香嚴亦來問訊。師云。我適來得一夢。寂子為我原了。汝更與我原看。香嚴乃點一碗茶來。師云。二子見解。過於鶖子(蔣山懃云。夢中說夢。深許溈山。妙用神通。須還二子。傳茶度水。耀古騰今。年老心孤。憐兒惜子。向衲僧門下。一人在門外。一人在門堙C更有一人。遍界不曾藏。佛眼覷不見南堂靜云。擬草瞻風。孤峰獨宿。鼓無絃琴。唱無生曲。溈仰香嚴。鼎之三足。臨機不費纖毫力。任運分身千百億。)
  師。因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豎起拂子。後僧遇王常侍。侍問。溈山近日有何言句。僧舉前話。常侍云。彼中兄弟。如何商量。僧云。借色明心。附物顯理。常侍云。不是這箇道理。上座快回去好。某甲敢寄一書到和尚。僧得書遂回持上。師拆開見。畫一圓相。內寫箇日字。師云。誰知千里外有箇知音仰山侍次。乃云。雖然如是。也祇是箇俗漢。師云。子又作麼生。仰山卻畫一圓相。於中書日字。以腳抹卻。師乃大笑。
  師坐次。仰山問。和尚百年後。有人問先師法道。如何祇對。師云。一粥一飯。仰山云。面前有人不肯。又作麼生。師云。作家師僧。仰山便禮拜。師云。逢人不得錯舉。
  師問仰山。終日與子商量。成得箇甚麼邊事。仰山於空中畫一畫。師云。若不是吾。終被子惑。
  仰山問。百千萬境一時來作麼生。師云。青不是黃。長不是短。諸法各住自位。非干我事。仰山乃作禮。
  合醬次。師問仰山。這箇用多少鹽水。仰山云。某甲不會。不欲祗對。師云。卻是老僧會。仰山云。不知用多少鹽水。師云。汝既不會。我亦不答。晚間。師卻問仰山。今日因緣。子作麼生主持。仰山云。待問即答。師云。現問次。仰山云。耳背眼昏。見聞不曉。師云。凡有問答。出子此語不得。仰山禮謝。師云。寂子今日忘前失後。不是小小。
  師謂仰山云。汝須獨自回光返照。別人不知汝解處。汝試將實解。獻老僧看。仰山云。若教某甲自看。到這媯L圓位。亦無一物解得獻和尚。師云。無圓位處。原是汝作解處。未離心境在。仰山云。既無圓位。何處有法。把何物作境師云。適來是汝作麼解。是否。仰山云。是。師云。若恁麼。是具足心境法。未脫我所心在。元來有解。爭道無解獻我。許汝信位顯。人位隱在。
  師因見仰山來。遂以五指搭地畫一畫。仰山以手於項下畫一畫。復拈自己耳。抖擻三五下。師休去。
  師。一日見香嚴仰山作餅次。師云。當時百丈先師。親得這箇道理。仰山與香嚴。相顧視云。甚麼人答得此話。師云。有一人答得。仰山云。是阿誰。師指水牯牛云。道道。仰山取一束草來。香嚴取一桶水來。放牛前。牛纔喫。師云。與麼與麼。不與麼不與麼。二人俱作禮。師云。或時明。或時暗。
  師。一日索門人呈語。乃云。聲色外與吾相見。時有幽州鑒弘上座。呈語云。不辭出來耶箇人無眼。師不肯。仰山。凡三度呈語。第一云。見取不見取底。師云。細如毫末。冷似雪霜。第二度云。聲色外誰求相見。師云。祇滯聲聞方外榻。第三度云。如兩鏡相照。於中無像。師云。此語正也。仰山卻問。和尚於百丈師翁處。作麼生呈語。師云。我於百丈先師處。呈語云。如百千明鏡鑒像。光影相照。塵塵剎剎。各不相借。仰山於是禮拜。
  師。一日問香嚴。我聞。汝在百丈先師處。問一答十。問十答百。此是汝聰明靈利。意解識想。生死根本。父母未生時。試道一句看。香嚴被問。直得茫然。歸寮將平日看過底文字。從頭要尋一句酬對。竟不能得。乃自嘆云。畫餅不可充饑。屢乞師說破。師云。我若說似汝。汝已後罵我去。我說底是我底。終不干汝事。香嚴。遂將平昔所看文字燒卻云。此生不學佛法也。且作箇長行粥飯僧。免役心神。乃辭師。直過南陽。睹忠國師遺跡。遂憩止焉。一日芟除草木。偶拋瓦礫。擊竹作聲。忽然省悟。遽歸。沐浴焚香。遙禮師云。和尚大慈。恩逾父母。當時若為我說破。何有今日之事。乃有頌云。一擊忘所知。更不假修時。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處處無蹤跡。聲色外威儀。諸方達道者。咸言上上機。師聞得。謂仰山云。此子徹也。仰山云。此是心機意識。著述得成。待某甲親自勘過。仰山後見香嚴云。和尚讚歎師弟發明大事。爾試說看。香嚴舉前頌。仰山云。此是夙習記持而成。若有正悟。則更說看。香嚴又成頌云。去年貧未是貧。今年貧始是貧。去年貧猶有卓錐之地。今年貧錐也無。仰山云。如來禪。許師弟會。祖師禪。未夢見在。香嚴復有頌云。我有一機。瞬目視伊。若人不會。別喚沙彌。仰山乃報師云。且喜。閑師弟。會祖師禪也。(玄覺云。且道。如來禪與祖師禪。是分不分長慶稜云。一時坐卻雲居錫徵云。眾中商量。如來禪淺。祖師禪深。只如香嚴。當時何不問如何是祖師禪。若置此一問。何處有也。瑯琊覺云。武帝求仙不得仙。王喬端坐卻昇天。溈山哲云。香嚴可謂上無片瓦。不無舊錐。露裸裸赤灑灑。沒可把不是仰山。幾乎放過這漢。何故。不得雪霜力。焉知松柏操徑山杲云。溈山晚年好則極得一棚肉傀儡直是可愛。且作麼生是可愛處。面面相看手腳勤。爭知語話是他人。)
  師上堂云。汝等諸人。祇得大機。不得大用。時九峰在眾。便抽身出去。師召之。九峰更不回顧。師云。此子。堪為法器。一日辭師云。某甲。辭違和尚。千里之外。不離左右。師動容云。善為。
  靈雲。初在溈山。因見桃花悟道。有偈云。三十年來尋劍客。幾回落葉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華後。直至如今更不疑。師覽偈。詰其所悟。與之符契。師云。從緣悟達。永無退失。善自護持。
  上林參師。師云。大德作甚麼來。上林云。介冑全具。師云。盡卸了來。與大德相見。上林云。卸了也。師咄云。賊尚未打。卸作甚麼。上林無對。仰山代云。請和尚屏卻左右。師以手揖云。喏喏。上林。後參永泰。方諭其旨。
  疏山到參。值師示眾云。行腳高士。直須向聲色媞巹v。聲色塈云蚸l得。疏山問。如何是不落聲色句。師豎起拂子。疏山云。此是落聲色句。師放下拂子歸方丈。疏山不契。便辭香嚴。香嚴云。何不且住。疏山云。某甲與和尚無緣。香嚴云。有何因緣。試舉看。疏山遂舉前話香嚴云。某甲有箇語。疏山云。道甚麼。香嚴云。言發非聲。色前不物。疏山云。元來此中有人。遂囑香嚴云。向後有住處。某甲卻來相見。乃去。師問香嚴云。問聲色話底矮闍黎在麼。香嚴云。已去也。師云。試舉看。香嚴舉前話。師云。他道甚麼。香嚴云。深肯某甲。師失笑云。我將謂這矮子有長處。元來祇在這堙C此子向去。若有箇住處。近山無柴燒。近水無水喫。
  師因資國來參。乃指月示之。資國以手撥三下。師云。不道汝不見。祇是見處太粗。
  師在法堂坐。庫頭擊木魚。火頭擲卻火杪。拊掌大笑。師云。眾中也有恁麼人。遂喚來問。爾作麼生。火頭云。某甲不喫粥肚饑。所以歡喜。師乃點頭(後鏡清怤云。將知溈山眾媯L人。臥龍球云。將知溈山眾埵酗H。)
  師因泥壁次。李軍容來。具公裳。直至師背後。端笏而立。師回首見。便側泥盤。作接泥勢。李便轉笏。作進泥勢。師便拋下泥盤。同歸方丈(巖頭j聞云。噫。佛法澹泊也。大小溈山。泥壁也不了明招謙云。當時合作麼生。免被巖頭點撿。代云。卻轉泥盤。作泥壁勢。便拋下歸去。黃龍新云。巖頭錯下名言。殊不知。溈山軍容。弄巧成拙。)
  師因陸侍御入僧堂。乃問。如許多師僧。為復是喫粥飯僧。為復是參禪僧。師云。亦不是喫粥飯僧。亦不是參禪僧。侍御云。在此作甚麼。師云。侍御自問他看。
  師。一日見劉鐵磨來。師云。老牸牛汝來也。劉云。來日臺山大會齋。和尚還去麼。師乃放身作臥勢。劉便出去(淨慈一云。眾中道。放身便臥是不去。劉鐵磨慷[忏-千+羅]而行。有甚交涉。殊不知。溈山老漢。平生一條脊梁拗不曲。被劉鐵磨一推倒直至如今起不得若要扶起溈山。請大眾下一轉語。眾無語。師以柱杖一時趕散。)
  師一日喚院主。院主便來。師云。我喚院主。汝來作甚麼。院主無對(曹山代云。也知和尚不喚某甲。)又令侍者喚首座。首座便至。師云。我喚首座。汝來作甚麼。首座亦無對(曹山代云。若令侍者喚。恐不來。法眼云。適來侍者喚。)
  上堂。僧出云。請和尚為眾說法。師云。我為汝得徹困也。僧禮拜(後人舉似雪峰。雪峰云。古人得恁麼老婆心切。玄沙云。山頭和尚。蹉過古人事也。雪峰聞之。乃問玄沙云。甚麼處。是老僧蹉過古人事處。玄沙云。大小溈山。被那僧一問。直得百雜碎。雪峰乃駭然。)
  有僧來禮拜。師作起勢。僧云。請和尚不用起。師云。老僧未曾坐。僧云。某甲未曾禮。師云。何故無禮。僧無對(同安代云和尚不怪。)
  僧問。不作溈山一頂笠。無繇得到莫傜村。如何是溈山一頂笠。師喚云。近前來。僧近前。師與一踏。
  師問僧。甚處來。僧云。西京來。師云。還得西京主人公書來麼僧云。不敢妄通消息。師云。作家師僧。天然猶在。僧云。殘羹餿飯。誰人喫之。師云。獨有闍黎不喫。僧作嘔吐勢。師云。扶出這病僧著。僧便出去。
  僧問。如何是道。師云。無心是道。僧云。某甲不會。師云。會取不會底好。僧云。如何是不會底。師云。祇汝是。不是別人。復云。今時人。但直下體取不會底。正是汝心。正是汝佛。若向外得一知一解。將為禪道。且沒交涉。名運糞入。不名運糞出。污汝心田。所以道不是道。
  有僧參衛國。問。何方來。僧云。河南來。衛國云。黃河清也未。僧無對。師代云。小小狐兒。要過但過。用疑作甚麼。
  師示眾云。汝等諸人。各呈所悟看。時有志和上座。出作禮。師云。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還我志和上座本來面目。志和云。正與麼時。是某甲放身命處。師云。子莫落空不。志和云。某甲若見有空可落。何曾是放身命處。師云。到這堙C何不問去。志和云。某甲到這堙C亦不見有和尚可問。師云。汝福薄。扶吾宗不起。
  師。因見仰山與北菴主。上問訊。時有官客喫茶次。師乃指示官人云。同參古佛來。菴主云。百年後。覓箇人舉這話也難得。師云。即今作麼生。菴主云。結舌有分。答即不得。師云。官人見在。自己也道不得。菴主云。仰山不甘此對。師云。作箇菴主也難得。
  師。一日呈起如意。復畫此◎○相云。有人道得。便得此如意。道道。時有僧云。此如意。本不是和尚底。師云。得而無用。又有僧云。設與某甲。亦無著處。
  師因僧問。從上諸聖。直至如今。和尚意旨如何。師云。目前是甚麼物。僧云。莫祇這便是麼。師云。阿那箇。僧云。適來祇對底。師云。爾擬那箇去莫生事(蔣山懃云。問頭太嶮答處太賒。二俱不了。)
  僧問。如何是百丈真。師下禪床叉手立。云如何是和尚真。師卻坐。
  師上堂云。老僧百年後。向山下作一頭水牯牛。左脅下書五字云。溈山僧某甲。當恁麼時。喚作溈山僧。又是水牯牛。喚作水牯牛。又是溈山僧。畢竟喚作甚麼即得。仰山出禮拜而退(雲居膺云。師無異號。資福寶。代作一圓相拓起芭蕉清。代作此相呈之。又云。同道者方知南塔涌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識。只得一半。芭蕉徹代。當時作此相呈之。又云。說也說了。註也註了。悟取好保寧勇云。和尚一等是入泥入水。)
  師。敷揚宗教。凡四十餘年。達者不可勝數。大中七年正月九日。盥漱敷坐。怡然而寂。壽八十三。臘六十四。塔於本山。謚大圓禪師。塔曰清淨。

    潭州溈山靈祐禪師語錄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