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金陵清涼院文益禪師語錄


    金陵清涼院文益禪師語錄

            徑山沙門  語風圓信
                        編集
            無地地主人 郭凝之

  師。諱文益。餘杭魯氏子。七歲。依新定智通院全偉禪師落髮。弱齡。稟具於越州開元寺。屬律匠希覺師。盛化於明州鄖山育王寺。師往預聽習。究其微旨。復傍探儒典。遊文雅之場。覺師。目為我門之游夏也。師以玄機一發。雜務俱捐。振錫南邁。抵福州參長慶。不大發明。後同紹修法進三人欲出嶺。過地藏院。阻雪。少憩附爐次。地藏問。此行何之。師云。行腳去。地藏云。作麼生是行腳事。師云。不知。地藏云。不知最親切。又同三人舉肇論。至天地與我同根處。地藏云。山河大地。與上座自已。是同是別。師云。別。地藏豎起兩指。師云。同。地藏又豎起兩指。便起去。雪霽辭去。地藏門送之。問云。上座尋常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乃指庭下片石云。且道。此石在心內在心外。師云。在心內。地藏云。行腳人。著甚麼來由安片石在心頭。師窘無以對。即放包依席下。求決擇。近一月餘。日呈見解說道理。地藏語之云。佛法不恁麼。師云。某甲詞窮理絕也。地藏云。若論佛法。一切見成。師於言下大悟。因議留止。進師等。以江表叢林欲期歷覽。命師同往。至臨川。州牧請住崇壽院。
  開堂。日中坐茶筵未起。時僧正白師云。四眾已圍繞。和尚法座了也。師云。眾人卻參真善知識。少頃陞堂。僧問。大眾雲集。請師舉唱。師云。大眾久立。乃云。眾人既盡在此。山僧不可無言。與大眾舉一古人方便。珍重。便下座。子方上座。自長慶來。師舉長慶稜和尚偈問云。作麼生是萬象之中獨露身。子方舉拂子。師云。恁麼會又爭得。云和尚尊意如何。師云。喚什麼作萬象。云古人不撥萬象。師云。萬象之中獨露身。說甚麼撥不撥。子方豁然悟解。述偈投誠。自是諸方會下。有存知解者。翕然而至。始則行行如也。師微以激發。皆漸而服膺。海參之眾。常不減千計。
  上堂。大眾立久。乃云。祇恁麼便散去。還有佛法道理也無。試說看。若無。又來這塈@麼。若有。大市堣H叢處亦有。何須到這堙C諸人。各曾看還源觀百門義海華嚴論涅槃經諸多策子。阿那箇教中。有這箇時節。若有。試舉看。莫是恁麼經堙C有恁麼語。是此時節麼。有甚麼交涉。所以道。微言滯於心首。常為緣慮之場。實際居於目前翻為多相之境。又作麼生得翻去。若也翻去。又作麼生得正去。還會麼。莫祇恁麼念策子。有甚麼用處。僧問。如何披露。即得與道相應。師云。汝幾時披露。即與道不相應。問。六處不知音時如何。師云。汝家眷屬一群子。師又云。作麼生會。莫道恁麼來問。便是不得汝道六處不知音。眼處不知音。耳處不知音。若也根本是有。爭解無得。古人道。離聲色著聲色。離名字著名字。所以無想天修得。經八萬大劫。一朝退墮。諸事儼然。蓋為不知根本真實。次第修行三生六十劫。四生一百劫。如是直到三祇果滿。他古人猶道。不如一念緣起無生。超彼三乘權學等見。又道。彈指圓成八萬門。剎那滅卻三祇劫。也須體究。若如此用多少氣力。
  僧問。指即不問。如何是月。師云。阿那箇。是汝不問底指。又僧問。月即不問。如何是指。師云。月。云學人問指。和尚為甚麼對月。師云。為汝問指。
  江南國主。重師之道。迎住報恩禪院。署淨慧禪師。僧問。鐘洪纔擊。大眾雲臻。請師如是師云。大眾會。何似汝會。
  問。如何是古佛家風。師云。甚麼處看不足。
  問。十二時中。如何行履。即得與道相應。師云。取捨之心成巧偽。
  問古人傳衣。當記何人。師云。汝甚麼處見古人傳衣。問。十方賢聖皆入此宗。如何是此宗。師云。十方賢聖皆入。
  問。如何是佛向上人。師云。方便呼為佛。
  問。如何是學人一卷經。師云。題目甚分明。
  問。聲色兩字。甚麼人透得。師卻謂眾云。諸上座且道。這箇僧。還透得也未。若會此僧問處。透聲色也不難。
  問。求佛知見。何路最徑。師云。無過此。
  問。瑞草不凋時如何。師云。謾語。
  問。大眾雲集。請師頓決疑網。師云。寮舍內商量。茶堂內商量。
  問。雲開見日時如何。師云。謾語真箇。
  問。如何是沙門所重處。師云。若有纖毫所重。即不名沙門。
  問。千百億化身。於中如何是清淨法身。師云。總是。
  問。簇簇上來。師意如何。師云。是眼不是眼。
  問。全身是義。請師一決。師云。汝義自破。
  問。如何是古佛心。師云。流出慈悲喜捨。
  問。百年暗室。一燈能破。如何是一燈。師云。論甚麼百年。
  問。如何是正真之道。師云。一願也教汝行。二願也教汝行。
  問。如何是一真之地。師云。地則無一真。云。如何卓立。師云。轉無交涉。
  問。如何是古佛。師云。即今也無嫌疑。
  問。十二時中。如何行履。師云。步步蹋著。
  問。古鏡未開。如何顯照。師云。何必再三。
  問。如何是諸佛玄旨。師云。是汝也有。
  問。承教有言。從無住本立一切法。如何是無住本。師云。形興未質。名起未名。
  問。亡僧衣眾人唱。祖師衣甚麼人唱。師云。汝唱得亡僧甚麼衣。
  問。蕩子還鄉時如何。師云。將甚麼奉獻。云。無有一物。師云。日給作麼生。
  師後住清涼。上堂云。出家人。但隨時及節便得。寒即寒。熱即熱。欲知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古今方便不少。不見。石頭和尚。因看肇論云。會萬物為已者。其唯聖人乎。他家便道。聖人無已。靡所不已。有一片言語。喚作參同契。末上云。竺土大仙心。無過此語也。中間也祇隨時說話。上座。今欲會萬物為自己去。蓋為大地無一法可見。他又囑云。光陰莫虛度。適來向上座道。但隨時及節便得。若也移時失候。即是虛度光陰。於非色中作色解。上座。於非色中作色解。即是移時失候。且道。色作非色解。還當不當。上座。若恁麼會。便是沒交涉。正是癡狂兩頭走。有甚麼用處。上座。但守分隨時過好。珍重。
  僧問。如何是清涼家風。師云。汝到別處。但道到清涼來。
  問。如何得諸法無當去。師云。甚麼法。當著上座。云。爭奈日夕何。師云。閑言語。
  問觀身如幻化。觀內亦復然時如何。師云。還得恁麼也無。
  僧問。國師喚侍者。意作麼生。師云。且去別時來。
  問。要急相應。唯言不二。如何是不二之言。師云。更添些子得麼。
  問。如何是法身。師云。這箇是應身。
  問。如何是第一義。師云。我向爾道。是第二義。
  師問修山主。毫釐有差。天地懸隔。兄作麼生會。修云。毫釐有差。天地懸隔。師云。恁麼會又爭得。修云。和尚如何。師云。毫釐有差。天地懸隔。修便禮拜。(東禪齊云。山主恁麼祇對。為甚麼不肯。及乎再請益。法眼亦秖恁麼道。便得去。且道。疑訛在甚麼處。若看得透。道上座有來由。五祖戒云。法眼劈脊便打保寧勇云。修山主。當時也好。向法眼道。與麼會又爭得徑山杲云。法眼與修山主。絲來線去。綿綿密密。扶起地藏門風。可謂滿目光生。若是徑山門下。更買草鞋行腳始得。何故毫釐有差。天地懸隔。甚處得這消息來。)
  因僧來參次。師以手指簾。尋有二僧。齊去捲簾。師云。一得一失(東禪齊云。上座作麼生會。有云。為伊不明旨。便去捲簾。亦有道。指者即會。不指而去者即失。恁麼會。還可不可。既不許恁麼會。且問上座。阿那箇得。阿那箇失黃龍清云。法眼如鏌邪在手。殺活臨時。二僧既齊捲簾。且道。那箇得。那箇失。還會麼。世事徂將公道斷。人心難與月輪齊。)雲門問僧。甚處來。云。江西來。雲門云。江西一隊老宿。寱語住也未。僧無對。後僧問師。不知雲門意作麼生。師云。大小雲門。被這僧勘破。
  問僧。甚處來。云。道場來。師云。明合暗合。僧無語。
  師。令僧取土添蓮盆。僧取土到。師云。橋東取。橋西取。云。橋東取。師云。是真實。是虛妄。
  問僧。甚處來。云。報恩來。師云。眾僧還安否。云安。師云。喫茶去。
  師問僧。甚處來。云。泗州。禮拜大聖來。師云。今年大聖出塔否。僧云。出。師卻問傍僧云。汝道。伊到泗州不到。(浮山遠云。這僧到即到泗州。只是不見大聖道場全云。這僧見即見大聖。不曾識法眼東禪觀云。這僧到也到泗州。見也見大聖。識也識法眼。只是自討頭不見。)
  師問寶資長老。古人道。山河無隔礙。光明處處透。且作麼生是處處透底光明。寶資云。東畔打羅聲(歸宗柔別云。和尚擬隔礙。)
  師指竹問僧。還見麼。僧云。見。師云。竹來眼堙C眼到竹邊。僧云。總不恁麼。師笑云。死急作麼(法燈別云。當時徂劈眼向師。歸宗柔別云。和尚秖是不信某甲。)
  有俗士獻畫障子師看了。問云。汝是手巧心巧。云。心巧。那云。那箇是爾心。士無對(歸宗柔代云。某甲今日卻成容易。)
  僧問。如何是第二月。師云。森羅萬象。云。如何是第一月。師云。萬象森羅。
  上堂。盡十方世界皎皎地。無一絲頭。若有一絲頭。即是一絲頭。(法燈云。若有一絲頭。不是一絲頭。)
  師指凳子云。識得橙子。周匝有餘。(雲門云。識得橙子。天地懸殊。雪寶云。澤廣藏山。理能伏豹。圓悟云。雪寶如此道。未審。是明他語點他語。是褒是貶。徑山杲云。識得凳子。好剃。頭洗腳。雖然如是。錯會者多。)
  師因患腳。僧問訊次。師云。非人來時不能動。及至人來動不得。且道。佛法中下得什麼語。僧云。和尚且喜得較。師不肯。自別云。和尚今日似減。
  僧問。如何是塵劫來事。師云。盡在于今。
  生法師云。敲空作響。擊木無聲。師忽聞齋魚聲。謂侍者云。還聞麼。適來若聞。如今不聞。如今若聞。適來不聞。會麼。
  因開井。被沙塞卻泉眼。師云。泉眼不通被沙礙。道眼不通。被甚麼礙。僧無對。師自代云。被眼礙。
  師見僧搬土次。乃以一塊土。放僧擔上云。吾助汝。僧云。謝和尚慈悲。師不肯。一僧別云。和尚是甚麼心行。師便休去。
  上堂云。諸上座。時寒。何用上來。且道。上來好。不上來好。或有上座道。不上來卻好。什麼處不是。更用上來作什麼。更有上座道。是伊也不得一向。又須到和尚處始得。諸上座且道。這兩箇人。於佛法中。還有進趣也未。上座實是不得。並無少許進趣。古人喚作無孔鐵椎。生盲生聾無異。若更有上座出來道。彼二人總不得。為什麼如此。為伊執著。所以不得。諸上座。總似恁麼行腳。總似恁麼商量。且圖什麼。為復只要弄唇嘴。為復別有所圖。恐伊執著。且執著什麼。為復執著理。執著事。執著色。執著空。若是理。理且作麼生執。若是事事且作麼生執。著色著空亦然。山僧所以尋常向諸上座道。十方諸佛。十方善知識。時常垂手。諸上座。時常接手。十方諸佛垂手時。有也什麼處。是諸上座時常接手處。還有會處會取好。若未會得。莫道總是都來圓取。諸上座。傍家行腳。也須審諦者些精彩。莫只藉少智慧。過卻時光。
  師。謂小兒子云。因子識得爾爺。爾爺名甚麼。兒無對(法燈代云。但將衣袖掩面)。師卻問僧。若是孝順之子。合下得一轉語。且道。合下得甚麼語。僧無對。師代云。他是孝順之子。
  師。問講百法論僧云。百法。是體用雙陳。明門。是能所兼舉。座主是能。法座是所。作麼生說兼舉(有老宿代云。某甲喚作箇法座。歸宗柔云。不勞和尚如此。雪竇別老宿語云。和尚分半院與某甲始得。)
  師。一日與李王論道罷。同觀牡丹花。王命作偈。師即賦云。擁毳對芳叢。由來趣不同。髮從今日白。花是去年紅。豔冶隨朝露。馨香逐晚風。何須待零落。然後始知空。王頓悟其意。
  師示眾云。這婸E集少時為上座僧堂堙C這婸E集少時為上上三門頭。這婸E集少時為上座寮舍堙C為復說上座過。別有道理。會下有數尊宿對。一人道。諸佛出世。也有這箇方便。一人云。今日離章義。一人云。爾道伊為什麼處。一人云。點燈等上座來多時也。一人云。什麼處聚集來。
  師謂門弟子云。趙州云。莫費力也。大好言語。何不仍舊去。世間法有門。佛法豈無門。自是不仍舊。故諸佛諸祖。祇於仍舊中得。如初夜鐘。不見有絲毫異。得與麼恰好。聞時無一聲子鬧。何以故。為及時節。無心云死。且不能死。止於一切。祇為不仍舊。忽然非次聞時。諸人盡驚愕道。鐘子怪鳴也。且如今且道孟夏漸熱。即不可。方隔一日。能校多少。向五月一日道便成賺。須知校絲髮不得於方便中。向上座道。不是時。蓋為賺。所以不仍舊。寶公云。暫時自肯不追尋。歷劫何曾異今日。還會麼。今日只是塵劫。但著衣喫飯。行住坐臥。晨參暮請。一切仍舊。便為無事人也。
  師又云。見道為本。明道為功。便能得大智慧力。若未得如此。三界可愛底事。直教去盡。纔有纖毫。還應未可。祇如汝輩睡時。不嗔便喜。此是三界昏亂習熟境界。不惺惺便昏亂。蓋緣汝輩雜亂所致。古人謂之夾幻。金即是真。其如礦何。若覷得徹骨徹髓。是汝輩力。脫未能如是觀察。他什麼樓臺殿閣。諸聖未必長把卻汝手。汝未必依而行之。古今如此也。
  師有頌云。理極忘情謂。如何有喻齊。到頭霜夜月。任運落前谿。果熟猿兼重。山長似路迷。舉頭殘照在。元是住居西。
  頌三界唯心云。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唯識唯心。眼聲耳色。色不到耳。聲何觸眼。眼色耳聲。萬法成辦。萬法匪緣。豈觀如幻。山河大地。誰堅誰變。
  頌華嚴六相義云。華嚴六相義。同中還有異。異若異於同。全非諸佛意。諸佛意總別。何曾有同異。男子身中入定時。女子身中不留意。不留意。絕名字。萬象明明無理事。
  師問覺上座。船來陸來。覺云。船來。師云。船在甚麼處。覺云。船在河堙C覺退。師問旁僧云。爾道。適來這僧。具眼不具眼。
  光孝慧覺禪師。至師處。師問。近離甚處。覺云。趙州。師云。承聞趙州有柏樹子話。是不。覺云。無。師云。往來皆謂。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趙州云。庭前柏樹子。上座何得道無。覺云。先師實無此語。和尚莫謗先師好(徑山杲云。若道有此語。蹉過覺鐵嘴。若道無此語又蹉過法眼。若兩邊俱不涉。又蹉過趙州。直饒總不恁麼。別有透。脫一路。入地獄如箭。射鼓山珪云。覺鐵嘴。名不虛得。只是不曾夢見趙州。)
  師。與悟空禪師向火。拈起香匙。問云。不得喚作香匙。兄喚作甚麼。悟空云。香匙。師不肯。悟空。後二十餘日。方明此語。
  師一日上堂。僧問。如何是曹源一滴水。師云。是曹源一滴水。僧惘然而退。時韶國師於坐側。豁然開悟。韶遂以所悟聞於師。師云。汝向後當為國王所師。致祖道光大。吾不如也。國師後有偈云。通玄峰頂。不是人間。心外無法。滿目青山。師聞云。即此一偈。可起吾宗。
  靈隱清聳禪師。福州人。初參師。師指雨謂云。滴滴落在上座眼堙C清聳初不喻旨。後因閱華嚴感悟。承師印可。
  百丈道痚悎v。因請益外道問佛。不問有言。不問無言。敘語未終。師云。住住。汝擬向世尊良久處會那。百丈從此悟入。
  永明道潛禪師。河中府人。初參師。師問云。子於參請外。看甚麼經。道潛云。華嚴經。師云。總別同異成壞六相。是何門攝屬。潛云。文在十地品中。據理。則世出世間一切法。皆具六相也。師云。空還具六相也無。潛懵然無對。師云。汝問我。我向汝道。潛乃問。空還具六相也無。師云。空。潛於是開悟。踊躍禮謝。師云。子作麼生會。潛云。空。即然之。異日。四眾士女入院。師問潛云。律中道。隔壁聞釵釧聲。即名破戒。見睹金銀合雜。朱紫駢闐。是破戒。不是破戒。潛云。好箇入路。師云。子向後有五百毳徒。為王侯所重在。
  文遂導師。杭州人。嘗究首楞嚴。謁師述已所業。深符經旨。師云。楞嚴。豈不是有八還義。遂云。是。師云。明還甚麼。云。明還日輪。師云。日還甚麼。遂懵然無對。師誡令焚其所注之文。自此服膺請益。始忘知解。
  玄則禪師。滑州衛南人。初問青峰。如何是學人自己。青峰云。丙丁童子來求火。後謁師。師問。甚處來。云。青峰來。師云。青峰有何言句。則。舉前話。師云。上座作麼生會。則云。丙丁屬火。而更求火。如將自己求自己。師云。與麼會又爭得。則云。某甲祇與麼。未審和尚如何。師云。爾問我。我與爾道。則問。如何是學人自己。師云。丙丁童子來求火。則於言下大悟。
  謹禪師侍立次。師問一僧云。自離此間。甚麼處去來。云。入嶺來。師云。不易。云。虛涉他如許多山水。師云。如許多山水也不惡。其僧無語。謹於此有省。
  歸宗玄策禪師。曹州人。初名慧超。謁師問云。慧超咨和尚。如何是佛。師云。汝是慧超。超從此悟入(圜悟云。有者道。慧起便是佛。所以法眼恁麼答。有者道。大似騎牛覓牛。有者道。問處便是。有甚麼交涉。若恁麼以會去。不惟辜負自己。亦乃深屈古人雪寶頌云。江國春風吹不起。鷓鴣啼在深花堙C三汲浪高魚化龍。癡人猶戽夜塘水。)
  舉昔有二菴主住菴。旬日不相見。忽相會。上菴主問下菴主。多時不相見。向甚麼處去。下菴主云。在菴中造箇無縫塔。上菴主云。某甲也要造一箇。就兄借取塔樣子。下菴主云。何不早說。卻被人借去了也。師云。且道。是借他樣。不借他樣。
  舉昔有一老宿。因僧問。師子捉兔。亦全其力。捉象亦全其力。未審。全箇甚麼力。老宿云。不欺之力。師別云。不會古人語。
  舉昔有一老宿住菴。於門上書心字。於窗上書心字。於壁上書心字。師云。門上但書門字。窗上但書窗字。壁上但書壁字。(玄覺云。門上不要書門字。窗上不要書窗字。壁上不要書壁字。何故。字義炳然。)
  舉昔有一老宿云。這一片田地。分付來多時也。我立地。待汝搆去。師云。山僧如今坐地。待汝搆去。還有道理也無。那箇親。那箇疏。試裁斷看。
  舉昔有一老宿。畜一童子。並不知軌則。有一行腳僧到。乃教童子禮儀。晚間見老宿外歸。遂去問訊。老宿怪訝。遂問童子云。阿誰教爾。童云。堂中某上座。老宿喚其僧來問上。座傍家行腳。是甚麼心行。這童子養來二三年了。幸自可憐生。誰教上座教壞伊。快束裝起去。黃昏雨淋淋地。被趁出。師徵云。古人恁麼顯露些子家風甚怪。且道。意在於何。
  有人問僧。點甚麼燈。僧云。長明燈。云。甚麼時點。云。去年點。云。長明何在。僧無語。長慶代云。若不如此。知公不受人謾。師別云。利動君子。
  泗州塔頭侍者。及時鎖門。有人問。既是三界大師。為甚麼被弟子鎖。侍者無對。師代云。弟子鎖。大師鎖。
  泗州塔前。一僧禮拜。有人問。上座日日禮拜。還見大聖麼。師代云。汝道。禮拜是甚麼義。
  昔有施主婦人入院。行眾僧隨年錢。僧云。聖僧前著一分。婦人云。聖僧年多少。僧無對。師代云。心期滿處即知。
  昔有道流。在佛殿前。背佛而坐。僧云。道士莫背佛。道流云。大德本教中道。佛身充滿於法界。向甚麼處坐得。僧無對。師代云。識得汝。
  福州洪塘橋上。有僧列坐。官人問。此中還有佛麼。僧無對。師代云。汝是甚麼人。
  廣南有僧住菴。國主出獵。左右報菴主。大王來。請起。菴主云。非但大王來。佛來亦不起。王問。佛豈不是汝師。菴主云。是。王云。見師為甚麼不起。師代云。未足酬恩。
  官人問僧。名甚麼。云。無揀。官人云。忽然將一碗沙與上座。又作麼生。云。謝官人供養。師別云。此猶是揀底昔高麗國來錢塘。刻觀音聖像及舁上船。竟不能動。因請入明州開元寺供養。後有設問。無剎不現身。聖像為甚不去高麗國。長慶稜云。現身雖普。睹相生偏。師別云。識得觀音來。
  舉世尊纔生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顧四方云。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雲門云。我當時若見。一棒打殺。與狗子喫。貴圖天下太平。師云。雲門氣勢甚大。要且無佛法道理。
  舉障蔽魔王。領諸法眷屬。一千年隨金剛齊菩薩。覓起處不得。忽因一日得見乃問云。汝當依何住。我一千年。覓汝起處不得。菩薩云我不依有住而住。無住而住。如是而住。師云。障蔽魔王不見金剛齊即從。只如金剛齊。還見障蔽魔王麼。
  舉初祖迦葉尊者。一日踏泥次。有一沙彌。見乃問。尊者何得自為。祖云。我若不為。誰為我為。師云。我當時若見。拽來踏泥。
  六祖示眾云。吾有一物。無頭無尾。無名無字。無背無面。諸人還識麼。時荷澤神會出云。是諸法之本源。乃神會之佛性。祖乃打一棒云。這饒舌沙彌。我喚作一物尚不中。豈況本源佛性乎。此子。向後設有把茅蓋頭。也只成得箇知解宗徒。師云。古人受記人終不錯。如今立知解為宗。即荷澤是也。
  有大德。問南嶽。如鏡鑄像。像成後。未審光向甚麼處去。南嶽云。如大德為童子時相貌何在。師別云。阿那箇是大德鑄成底像。
  舉西堂智藏禪師。路逢天使。留齋次。偶驢子鳴。天使云。頭陀。西堂舉頭。天使卻指驢。西堂卻指天使。天使無對。師別云。但作驢鳴。
  舉鄧隱峰在襄州破威儀堂。只著襯衣。於砧椎邊。拈椎云。道得即不打。于時大眾默然。隱峰便打一下。師云。鄧隱峰。奇怪甚奇怪。要且打不著。又云。其時一眾出自偶然。
  舉亮座主參馬祖。祖問。講甚麼經。云。心經。祖云。將甚麼講。云。將心講。祖云。心如工伎兒。意如和伎者。爭解講得經。亮云。心既講不得。莫是虛空講得麼祖云。卻是虛空講得。亮拂袖而去。祖乃召云。座主。亮迴首。祖云。從生至老。只是這箇。亮因而有省。師云。看他古人恁麼慈悲教人。如今作麼生會。莫聚頭向這埵k想舉芙蓉參歸宗。問。如何是佛。歸宗云。我向汝道。汝還信否。芙蓉云。和尚誠言。安敢不信。歸宗云。即汝便是。芙蓉云。如何保任。歸宗云。一翳在眼。空華亂墜。師云。若無後語。何處討歸宗。
  舉南泉問維那。今日普請作甚麼。對云。拽磨。南泉云。磨從爾拽。不得動著磨中心樹子。維那無語。師代云。恁麼即不拽也。
  舉鹽官一日謂眾云。虛空為鼓。須彌為椎。甚麼人打得。眾無對。有僧舉似南泉。南泉云。王老師。不打這破鼓。師別云。王老師不打。
  舉鹽官豎起拂子。問講華嚴僧。這箇是第幾種法界。座主沈吟。鹽官云。思而知慮而解。是鬼家活計。日下孤燈。果然失照。師代。拊掌三下。
  舉大慈寰中禪師。因僧辭。乃問。什麼處去。僧云。江西去。大慈云。將取老僧去得麼。僧云。非但和尚。更有過於和尚。亦不將去。師別云。和尚若去。某甲提笠子。
  舉大慈上堂云。山僧不解答話。祇能識病。時有僧出。大慈便歸方丈。師云。眾中喚作病在目前不識。
  舉僧問大珠。如何是佛。大珠云。清譚對面。非佛而誰。眾皆茫然。師云。是即沒交涉。
  舉有新到。謂趙州云。某甲從長安來。橫擔一條柱杖。不曾擬撥著一人。趙州云。自是大德柱杖短。僧無對。師代云。呵呵。
  舉僧問趙州。承師有言。世界壞時。此性不壞。如何是此性。趙州云。四大五陰。僧云。此猶是壞底。如何是此性。趙州云。四大五陰。師云。是一箇兩箇。是壞不壞。且作麼生會。試斷看。
  舉祕魔和尚。常持一木叉。每見僧來禮拜。即叉卻頸云。道得也叉下死。道不得也叉下死。速道速道。學徒鮮有對者。師代云。乞命乞命舉德山示眾云。今夜不答話。問話者三十棒。時有僧出禮拜。德山便打。僧云。某甲話也未問。和尚因甚麼打某甲。德山云。汝是甚處人。云。新羅人。德山云。未跨船舷。好與三十棒。師云。大小德山。話作兩橛。
  舉僧問雪峰。拈槌豎拂。不當宗乘。未審。和尚如何。雪峰豎起拂子。僧乃抱頭出去。雪峰不顧。師代云。大眾。看此一員大將。又舉雪峰謂鏡清云。古來有老宿。引官人巡堂。云。此一眾。盡是學佛法僧。官人云。金屑雖貴。又作麼生。老宿無對。鏡清代云。比來拋磚引玉。師別云。官人何得貴耳賤目。
  舉僧問夾山。如何是夾山境。夾山云。猿抱子歸青嶂堙C鳥銜花落碧巖前。師云。我二十年。祇作境話會。
  舉龍牙問德山。學人仗鏌邪劍。擬取師頭時如何。德山引頸近前云。[囗@力]。師別云。汝向甚麼處下手。
  舉投子問僧。久嚮疏山薑頭。莫便是否。僧無對。師代云。嚮重和尚日久。又舉僧問一等是水。為甚麼海鹹河淡。投子云。天上星地下木。師別云。大似相違。又舉問僧。甚麼處來。云。東西山禮祖師來。夾山云。祖師不在東西山。僧無語。師代云。和尚識祖師。
  白馬曇照禪師。常云。快活快活。及臨終時。叫苦苦。又云。閻羅王來取我也。院主問云。和尚當時被節度使拋向水中。神色不動。如今何得恁地。照舉枕子云。汝道。當時是。如今是。院主無對。師代云。此時但掩耳出去。
  江南相憑延已。與數僧遊鍾山。至一人泉。問。一人泉。許多人爭得足。一僧對云。不教欠少。延已不肯。乃別云。誰人欠少。師別云。誰是不足者。
  洪州太守宋令公。一日大寧寺僧。陳乞請第二座開堂。公云。何不請第一座。眾無語。師代云。不勞如此。
  龍牙問翠微。自到和尚法席。每每上堂。不蒙一法示誨。意在於何。翠微云。嫌箇什麼。龍牙後至洞山。亦如是道。洞山云。爭怪得老僧。後又問師。師云。祖師來也(雪竇顯云。兩箇老漢。被這僧穿卻。唯有法眼。與他同參。若是雪竇門下。喫棒了趁出。)
  舉北院通問夾山。目前無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豈不是和尚語。夾山云。是。北院乃掀倒禪床。叉手而立。夾山起來。打一柱杖。北院便下去。師云。是他掀倒禪床。何不便去。須待夾山打一棒了去。意在什麼處。
  修山主問澄源禪師。乾闥婆王奏樂。直得須彌岌峇。海水騰波。迦葉作舞。作麼生會。源云。迦葉。過去世曾作樂人來。習氣未除。修云。須彌岌峇。海水騰波。又作麼生會。澄源休去。師代云。正是習氣。
  師問修山主云。仰山四門光道。應眼時全身耳。應耳時全身眼。兄作麼生會。修云。眼堜部C作耳堜野峞C耳堜部C作眼堜野峞C師云。正是弄精魂。修卻問。和尚如何。師再舉一遍。修方省。
  師久參長慶稜。後卻繼嗣地藏。長慶會下。有子昭首座。平昔與師商確古今言句。昭纔聞。心中憤憤。一日特領眾詣撫州。責問於師。師得知。遂舉眾出迎。特加禮待。賓主位上。各掛拂子一枝。茶次。昭忽變色抗聲問云。長老開堂。的嗣何人。師云地藏。昭云。何太孤長慶先師。某甲同在會下。數十餘載。商量古今。曾無間隔。因何卻嗣地藏。師云。某甲不會長慶一轉因緣。昭云。何不問來。師云。長慶道。萬象之中獨露身。意作麼生。昭豎起拂子。師便叱云。首座。此是當年學得底。別作麼生。昭無語。師云。只如萬象之中獨露身。是撥萬象。不撥萬象。昭云不撥。師云。兩箇也。於時參隨一眾連聲道。撥萬象。師云。萬象之中獨露身。聾。昭與一眾。[忏-千+麼][忏-千+羅]而退。師指住云。首座。殺父殺母。猶通懺悔。謗大般若。誠難懺悔。昭竟無對。自此卻參師。發明已見更不開堂。
  師緣被於金陵。三坐大道場。朝夕演旨。時諸方叢林。咸遵風化。異域有慕其法者。涉遠而至。玄沙正宗。中興於江表。師調機順物。斥滯磨昏。凡舉諸方三昧。或入室呈解。或叩激請益。皆應病與藥。隨根悟入者。不可勝紀。周顯德五年戊午七月十七日示疾。國主親加禮問。閏月五日。剃髮澡身。告眾訖。跏趺而逝。顏貌如生。壽七十有四。臘五十四。城下諸寺院。具威儀迎引。公卿李建勳以下素服。奉全身于江寧縣丹陽起塔。諡大法眼禪師。塔云無相。後李主。刱報慈院。命師門人玄覺言導師開法。再諡師大智藏大導師。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