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 錄 下一頁

淨土生無生論

淨土生無生論註序

   生無生論者 有門大師興無緣慈借虗空舌為往生居士之所說也如風鼓橐不日而成義立十門理融一念指漚示海生即無生即性明心佛非他佛真可謂善明佛智者矣居士作序 鋟梓流通海內緇素莫不家傳戶習以為往生左劵焉()慮 科文異帙不便披尋頃因會次謬註數言聊資初學一往而視似乎虗尚多駢然所引悉經疏成言未嘗妄加己意倘不以蛇足見鄙未必不為斯文之一助也。

   萬曆壬子秋七月僧自恣日浮石門人正寂和南序

No. 1167

淨土生無生論註(并科)

   淨土生無生論

幽溪沙門 傳燈 譔

浮石門人 正寂 註

   △大科分二初題目次正文今初

   題云淨土生無生論者天台智者大師凡釋經題皆立五重玄義所謂名體宗用教相是也今例釋之為五謂理行單法為名一真法界為體圓融玅觀為宗斷疑生信為用無上醍醐為教 相初理行單法為名者無生屬理生即是行而言單法者以淨土等乃七種之一非譬非人非複非具故言單法也若約教等八法釋之者名雖具四義則俱含淨土屬果生即屬行無生屬 理論即屬教此之四法若順論之即所謂果由行成行依理發理藉教明返而言之亦可謂藉教顯理從理起行由行證果隨意釋之無不可者然而克果由因行憑智導智斷必俱位依行 歷即攝餘四八法具矣又無生約理而論言乎其體也生者從行得名言乎其宗也淨土從果受稱言乎其用也名則總上三章論即屬乎教相五章備矣又無生本乎一性性本無生即法 身德也生則全性起修修還照性即般若德也淨土則修性冥玅生即無生即解脫德也此之三法派之彌合即之常分以法身言之生即無生也淨土亦無生也以般若言之淨土生也無 生而生也以解脫言之生亦淨土也無生亦淨土也其圓玅若此釋名竟二一真法界為體三圓融玅觀為宗四斷疑生信為用者釋此三章有通有別通而言之此論十門俱名俱體即宗 即用雖曰殊名理無二致所契為體能契為宗道前自行為因果後化他成用入文自見未暇委明雖是歷別為言亦乃初中後善今派十門以為三分初四為體中三為宗後三為用故云 初中後善也體名一真法界者非諸名一無妄曰真法具三千界含百界以百界三千之法當體微玅寂絕故強目之曰一真亦諸法實相之異名也即實相是身土緣起故曰不變隨緣即 身土緣起是實相故云隨緣不變若心若土全體即真故云相即若佛若生無非法界故云不二以初四門屬一真法界為體不亦宜乎宗名圓融玅觀者圓則千如炳見萬法齊彰融則剎 剎交通塵塵互入妙則絕思絕議離即離非以法界為念則念念彌陀圓斯圓矣以境觀相吞則心心極樂融斯融焉以三觀法爾則性德天然妙斯妙也以中三門屬圓融妙觀為宗不亦 宜乎用名斷疑生信者疑為信障信乃道源信力未生疑根不斷疑則疑乎厭此欣彼信則信乎即土唯心言感應任運天性相關厭此欣彼之疑斷矣曰彼此琱@現未互在即土唯心之 信生焉信生則頓證乎生即無生疑斷則直造乎斷無所斷以後三門屬斷疑生信為用不亦宜乎五無上醍醐為教相者此論唯明圓實具造俱時故得身土雙融果因一契所以屬味醍 醐佛法之妙過此不知所裁故云無上也問凡判五味者乃大師約佛世以明論係人師所述去聖已遠那得強為配合乎答雖不預佛世五時一家教觀皆約法華開會而談不屬醍醐那 云圓實問論中證義多引楞嚴以方等教屬味醍醐不太相違耶答方等中圓不異一實但有開廢之殊今取圓義以證圓文亦無不可故以無上醍醐為教相也問是則此土人師著述皆 可以五重解釋耶答且如三千有門頌乃宋陳了翁所說吾祖柏松大師尚得以五重解釋此論遠祖龍樹北齊近宗智者法智以五重釋之復何嫌焉。

   △次正文二初歸命述意三初稽首二寶三初兩土佛寶。

 稽首能仁圓滿智  無量壽覺大導師

   稽者遲也留也謂以首叩地遲留少時而起表至敬也稽首二字冠下三寶能仁梵語具云釋迦牟尼此云能仁寂默謂以仁慈化物也圓滿智者智即覺義觀經疏云此是圓智圓覺諸法 四明云非三般若融即微玅智不名圓此歸敬此土佛寶也梵語阿彌陀此云無量壽亦名無量光梵語佛陀此云覺者具含三義(云云)大導師者法華疏云導師有四所謂通途慈悲結緣權智實智此則四種俱該故稱云大此歸敬彼土佛寶也亦乃互相影略 而言若具而言之釋迦亦可稱導師彌陀亦可稱圓智盖未有圓智而不能導人亦未有導師而不具圓智也。

   △次兩土法寶。

 所說安養大乘經  了義了義至圓頓

   兩土化主皆為能說經為所說也安養即極樂之異名大乘者乘有運載之義即文殊普賢馬鳴龍樹大人之所乘也此土法寶則有清淨平等覺經無量壽經觀無量壽佛經小彌陀經稱 讚淨土經鼓音王呪經等此皆偏贊西方者也彼土則依正同宣主伴交讚鳧鴈鴛鴦迦陵命命睆t法音者也了義者若四阿含所說人天因果真寂深義等但明無常義皆不了若大乘 所說博地凡夫即生可辦故稱了義也重言者鄭重之辭猶言了義中之了義也至圓頓者非化儀中頓乃以圓教為頓也。

   △三兩土僧寶二初菩薩僧。

 玅得普賢觀自在  勢至清淨大海眾

   梵語文殊師利此云妙德乃過去七佛之師釋迦會中示菩薩形助揚聖化文殊發願經偈云願我命終時除滅諸障礙(云云)普賢亦云徧吉梵語祕輸[-+]陀在華嚴逝多末林末會發十大願普願法界眾生同生極樂偈云願我臨欲命終時(云云)此 此土僧寶也梵語婆婁吉低輸此云觀世音過去為正法明如來今示迹為菩薩言觀自在者以觀慧照了自心清淨圓融無礙故云也梵語摩訶那鉢此云大勢至觀經云以智慧光普照 一切令離三途得無上力故云大勢至也此二菩薩今在彼土助揚佛化四明云三聖設化動靜必俱一主二臣非並非別表乎三法三一妙融故須歸敬也清淨海眾者即彼土無生不退 一生補處諸上善人等是也。

   △次聲聞僧。

 馬鳴龍樹及天親  此土廬山蓮社祖

 天台智者并法智  古往今來弘法師

   馬鳴菩薩即西天第十二祖甞著起信論發明繫念西方最為切要龍樹菩薩西天第十四祖南天竺人於九旬內誦通三藏深入法忍造大悲方便論大莊嚴論大無畏論又著十住婆娑 智度論等多讚西方勸人念佛有偈云若人願作佛心念阿彌陀即得為現身故我歸命禮一家宗之為始祖云天親菩薩北天竺人造唯識金剛般若等論仍著無量壽論有求生淨土偈 及五門修法蓮社祖者蓮社祖有七初祖即晉慧遠法師俗賈氏鴈門人學通儒老年二十餘見道安法師因聽講般若豁然開悟乃曰九流異議皆糠粃耳後入廬山刺史桓伊創東林居 焉影不出山者三十餘年每送客以虎溪為界時劉遺民雷次宗等一十八人衣師遊止拉一百二十三人為蓮社六時禮誦精進不退十年三睹聖相後於般若臺定起見彌陀佛身滿虗 空圓光之中有諸化佛觀音勢至侍立左右又見水流光明分十四支流注上下演說苦空佛告遠曰我以本願力故來安慰汝汝後七日當生我國後七日果終有雜文十卷號廬山集盛 行于世事詳本傳文繁不錄此土念佛實始於遠故稱為初祖焉二祖即長安善導光明法師三祖南岳承遠般舟法師四祖長安法照五會法師五祖新定少康臺巖法師六祖永明延壽 智覺法師七祖昭慶省常圓淨法師又長蘆宗賾禪師則稱八祖也智者大師諱智顗華容人俗陳氏生時靈瑞不一七歲入果願寺聞誦法華普門品忽自憶記宛如宿習十五歲禮佛像 誓志出家十八雉落二十進受具戒天嘉元年謁光州大蘇山慧思禪師(云云)甞著十疑論勸人求生淨土後于剡東石城彌勒像前令弟子唱十六觀經名誡眾曰四十八願莊嚴淨土香臺寶樹易往無 人火車相現一念改悔者尚得往生況戒定熏修聖力道行終不唐捐矣言訖趺坐而化事詳本傳法智大師諱知禮字約言金姓四明人從寶雲通公傳天台教觀出世承天繼住延慶戶 外屣滿甞行法華般舟三昧期生安養後與十僧結社約修懺三載自焚其身決取淨土楊文公億再四勸留始允其請著玅宗鈔以釋觀經義疏人到于今咸受其賜古往今來弘法師者 古往即過去諸大耆宿等今即現在諸大知識等來即當來紹繼宗風者凡有一句一偈贊及西方者悉皆歸敬也。

   △次歸命求加。

 我今歸命禮三寶  求乞冥加發神識

   此出歸命之意言我之所以歸命者盖欲藉三寶威光冥熏加被開發我之神識而造此論也。

   △三述造論意。

 敬採經論祕密旨  闡揚淨土生無生

 普使將來悟此門  斷疑生信階不退

   敬者肅也恭也採者集也敬採經論祕密旨則義有所憑顯非臆見也初一句述造論之由次三句結論成之意即所謂開示悟入也闡明淨土生無生即開示無生也普使將來悟此門即 悟此無生也斷疑生信階不退即證此無生也。

   △次依義立論二初總列十門。

   將造此論立為十門一一真法界門二身土緣起門三心土相即門四生佛不二門五法界為念門六境觀相吞門七三觀法爾門八感應任運門九彼此琱@門十現未互在門。

   將造此論者大莊嚴論云造論凡有五義一者如金成器令信解故二者如花開敷開示彼故三者如食美膳得法味故四者如解文字令修習故五者如開寶篋實證得故今亦具含五義 採集羣經以成一論即如金成器義也論立十門門詮眾玅即如花開敷義也理明性具境會唯心即如食美膳義也既悟圓修知土由心變即如解文字義也性中極樂由修顯發即如開 寶篋義也。

   △次別釋十門二初二門明根源融具次八門明枝流妙即初二門明根源融具二初一門明理性本具二初標。

   初一真法界門。

   門者有能通出入之義如云有大陀羅尼門名為圓覺流出一切清淨真如等即出義也如云歸元性無二方便有多門等即入義也今一真法界為之所入門即能入也問一真法界屬理 何有能所出入耶答觀經疏云理雖無名將門名理今即門名理那得不然如十妙以不二當體為門也問名為能通理為所通是則可爾以理為門通至何所耶答止觀中有此問理無所 通究竟徧通是妙門也以下諸門義皆倣此。

   △次釋二初述偈立宗。

   一真法性中具足十法界依正本融通生佛非殊致。

   一真法性者真如法性也十種皆稱法界者智者大師云其意有三一者十數皆依法界法界外更無復有法能所合稱故言十法界也二者此十種法分齊不同因果隔別凡聖有異故加 之以界也三者此十皆即法界攝一切法一切法趣地獄是趣不過當體即理更無所依故名法界乃至佛法界亦復如是具足者言此十種法界無不畢具于一真法性之中也依正本融 通者依則十種國土不同正則十種五陰不同本融通者言非修為造作而後融通也生佛非殊致者生者約九界迷為言佛者約佛界悟而說生佛高下雖殊真如性非二致故云非殊致 也。

   △次依宗釋義二初正釋二初詳釋勝義二初直指人心。

   論曰一真法界即眾生本有心性。

   此論以無生立題大槩以無生為本致也言一真法界者非惟指十萬億剎外之極樂為言即十方佛剎生佛依正皆在裡許華嚴藏海亦其相也眾生者九界皆名眾生若的而論之即指 人界為言人以四大五陰眾法和合而成故名眾生即者廣雅云合也四明云若依此釋仍似二物相合其理猶疎今以義求當體不二故名為即意指西方極樂依正之法當體是吾人本 有心性方契乎無生之旨也。

   △次指心具德前云法界即心猶未的示即之所以今指此心具德即義成也此自分二初列二義。

   此之心性具無量德受無量名。

   此者指法之辭德者名之實也吾心本具也名者實之賓也從德受稱也有無量德必召乎無量名義云受也。

   △次釋二義二初釋具無量德二初徵德舉要。

   云何具無量德舉要言之謂性體性量性具。

   云何下徵起舉要下釋也既云無量難可畢陳姑舉其要者言之曰體曰量曰具而已一一皆云性者義有所歸也。

   △次據德釋義三初正釋三德三德者名同義異指無量德中之三非謂法身般若解脫也此自分二初次第釋義三初釋性體。

   云何性體謂此心性離四句絕百非體性堅凝清淨無染不生不滅常住無壞。

   四句者即有無一異等是也言離四句者若言其有成增益謗若言其無成損減謗若言雙亦成相違謗若言雙非成戲論謗此之性體本非有無如大火聚四邊不可湊泊故云離也絕百 非者以上四句為本每句成四則成一十六句過現未皆有此十六句則成四十八句加已起未起成九十六搭上根本四句則成百句言非者一是百是一非百非四句既離百非絕矣體 性堅凝等者此之性體水火刀劒所不能壞故云堅凝處五濁塵勞生死煩惱之中不為其所汩濁故云清淨無染在聖凡而無所增損故云不生不滅亘古亘今而無所遷變故云常住無 壞。

   △次釋性量。

   云何性量此之心性豎窮三世橫徧十方世界有邊虗空無邊虗空有邊心性無邊現在有邊過未無邊過未有邊心性無邊無盡無盡無量無量。

   豎窮下二句言其深廣世界下舉況以明世界本無邊表者也以有漏微塵國皆依空所生言之世界有邊虗空無邊矣虗空本無際畔者也以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言之虗空有邊心 性無邊矣現在無住本無分齊者也以過去無始未來無終言之現在有邊過未無邊矣過去未來本無涯涘者也以真如法性言之過未有邊心性無邊矣既難以數量明又不可以比況 顯秪可云無盡無盡無量無量。

   △三釋性具。

   云何性具謂此心性具十法界謂佛法界菩薩法界緣覺法界聲聞法界天法界修羅法界人法界畜生法界餓鬼法界地獄法界此是假名復有正報謂佛五陰菩薩五陰乃至地獄五陰 此是實法復有依報謂佛國土菩薩國土乃至地獄國土。

   性具者言此十種法界乃吾性中之所具也故荊溪大師云十方淨穢卷懷同在於剎那一念色心包列遍收於法界並天真本具非緣起新成是也此特能詮假名而已名必有實惟十種 行業所感色等五陰乃實法也能依之正報有十故所依之國土亦有十種之不同言佛五陰者雖無生死五陰而有法性五陰故亦名無上眾生經云因滅是色獲得常色等即其徵也。

   △次融通其理。

   令易解故作三種分別得意為言即性具是性體性量性體離過絕非即性具十界離過絕非性體堅凝清淨無染不生不滅常住不壞性具十界亦然性量豎窮橫徧無盡無盡無量無量 性具十界亦然正報五陰同性體性量清淨周徧依報國土亦然。

   令易下結前得意下融理文有二節先以體量融具次以依報例同性體融性具十界者一家明具有理具三千有事造三千今言性體離過絕非即性具十界離過絕非者猶言能具十界 之性非謂所具十界之法也其次約量融具亦爾以依例正可知。

   △次指同三諦。

   此之三法亦名三諦性體即真諦性量即中諦性具即俗諦。

   三法者即體量具三法也此之下總指性體下別指泯一切法莫尚乎真今性體離過絕非即同於真諦矣立一切法莫尚乎俗今性具三千世間即同於俗諦矣統一切法莫尚乎中今性 量橫亘豎窮即同中諦矣。

   △三引楞嚴證二初引果德文果德者一境三諦之理乃如來果人所證故云果德經云我以玅明不滅不生合如來藏(云云)即其相也此自分二初證性體真諦。

   故楞嚴經云而如來藏玅明元心非心非空非地水火風非眼耳鼻舌身意非色聲香味觸法非眼界乃至非意識界非無明乃至非老死非無無明盡乃至非老死盡非苦集滅道非智非 得非檀那乃至非般剌若非怛答阿羯非阿羅訶非三藐三菩非常樂我淨此即性體清淨是為真諦。

   圓融三諦語真則纖塵必盡語俗則諸法皆成語中則二邊絕待非心至非意識界者非六凡界也非無明至非老死盡者非緣覺界也非苦集滅道至非智非得者非聲聞界也非檀那等 者非菩薩界也非怛答阿羯等者非佛界也先非能證人三號是也次非所證法四德是也怛答阿羯云如來阿羅訶云應供三藐三菩云正徧知以藏理即有而無故十界俱寂既十界俱 非可以證性體真諦矣。

   △次證性具俗諦。

   而如來藏元明心妙即心即空即地水火風即六凡即二乘乃至即如來常樂我淨此即性具十界是為俗諦。

   以藏理即無而有故十界宛然既十界俱即可以證性具俗諦矣。

   △三證性量中諦。

   而如來藏妙明心元離即離非是即非即此即性量是為中諦。

   雙遮真俗故云離即離非雙照真俗故云是即非即以藏理遮照同時故十界融妙既遮照雙融可以證性量中諦矣長水亦曰初本妙元心約非相以明真諦次元明心妙約即相以明俗 諦次妙明心元約遮照以明中道諦論主曰三諦俱各有主約心故空故真諦以心字為主約妙故俗故俗諦以妙字為主約元故中故中諦以元字為主也。

   △次引因性文因性者以地等七大之性皆因心本具故云因性此自分二初證性中三德。

   又云如來藏性色真空性空真色清淨本然周徧法界地水火風空見識莫不如是地水火風空見識即性具也清淨本然即性體也周徧法界即性量也。

   又云下單引地大之文以立三德仍以六大例同故云莫不如是次地水火風下別配三德。

   △次證具即三德言具即者地等七大屬具以其當體清淨周徧故云具即三德也。

   又云地水火風空清淨本然周徧法界即依報國土性體性量也見識清淨本然周徧法界即正報五陰性體性量也。

   又地水下約依報以明體量見識下約正報以明體量地水等性具也清淨本然性體也周徧法界性量也。

   △次釋受無量名二初徵名舉要。

   云何受無量名舉要言之此之心性或名空如來藏或名真如佛性或名菴摩羅識或名大圓鏡智或名菩提涅槃。

   或者不定之辭名既無量今但立楞嚴果位七名者舉要言之也古德云一法不立煩惱蕩盡曰空如來藏不妄不變曰真如離過絕非曰佛性分別一切而無染著曰菴摩羅識洞照萬法 而無分別曰大圓鏡智諸佛所得曰菩提寂靜常樂曰涅槃今云心性受無量名者空如來藏者藏性也真如者本性也佛性者覺性也菴摩羅識者識性也大圓鏡智者智性也菩提者果 性也涅槃者果果性也豈非性之別名乎。

   △次融通名德名德者空如來藏等名也體量德也。

   性體性量名空如來藏即性具十界五陰國土名空如來藏性體性量名真如佛性即性具等名真如佛性性體性量名菴摩羅識即性具等名菴摩羅識性體性量名大圓鏡智即性具等 名大圓鏡智性體性量名菩提涅槃即性具等名菩提涅槃。

   性體下以德融名意謂若體量二德受空藏之名即性具三千世間亦名空藏矣餘皆倣此。

   △次結成宗偈。

   故曰一真法性中具足十法界依正本融通生佛非殊致。

   △次料簡二初難初後俱墮。

   問曰此一真法界為初心是為後心是若初心是應無七名若後心是應無九界初後俱墮立義不成。

   此一真下問若初心下難初心者名字位人也後心者究竟果人也問意謂名字位人發心修觀三惑二死全在安有果地七種名目乎究竟位人既轉煩惱而成菩提轉生死而成涅槃尚 何有於九界乎此以偏難圓也初後下結難。

   △次釋初後俱善二初釋二初據難立義。

   答曰此正顯初心是以初心是故方有後心是以後心是故方顯初心是。

   此正顯者圓頓行人初心便知性具別人教道惟詮但中佛性須破九界方顯佛界是有此疑故今答之此正顯初心是也以初是故等者如云阿鼻依正全據極聖之自心毗盧身土不逾 下凡之當念是則因該果海果徹因源因心已具七名果位豈虧九界所謂生佛同源聖凡一致不其然乎。

   △次依義釋難二初立義。

   云何以初心是方有後心是如果地依正融通色心不二垂形九界方便度生悉由證此因心所具。

   果地依正等者文有五句初二句明體次二句明用末一句結歸初心本具言果人能全體起乎無方大用以應羣機者悉由證此因心所具也。

   △次引證二初泛引。

   故曰諸佛果地融通但證眾生理本故得稱性施設無謀而應若不然者何異小乘外道作意神通。

   故曰下引文證故得下出其功能若不下反顯釋成稱性施設無謀而應如身土不二門云皆由緣了與性一合方能稱性施設萬端則不起自性化無方所是也小乘外道作意神通者小 乘如目連擎五百釋種以至梵天之類外道如停河在耳變釋為羊之類。

   △次的引。

   故法智大師云六即之義不專在佛一切假實三乘人天下至蛣蜣地獄色心皆須六即辯其初後所謂理蛣蜣名字乃至究竟蛣蜣以論十界皆理性故無非法界一不可改故名字去不 唯顯佛九亦同彰至於果成十皆究竟。

   六即之義不專在佛者既曰不專則該九界缺修羅餓鬼者文略所謂理蛣蜣等者且舉畜生界至微細者以六即明之一不可改者性以不變為義既曰無非法界又豈可改法界而為法 界乎故名字去者以修顯性也自名字圓聞觀行圓修已去不唯顯佛即性中所具九界亦彰顯矣至于究竟圓證之時十皆究竟此結顯初心是方有後心是也。

   △次釋後心是方顯初心是。

   云何後心是方顯初心是正由後心果地全證眾生理本故果地七種名目悉是眾生性德美稱但眾生在迷性德不顯故無此稱剋論性德豈可言無。

   正由下釋成理具故果地下結顯眾生在因具而未證故云性德美稱如因果不二門云因果無殊始終理一是也但眾生下釋妨恐疑者謂然則眾生何故無此七種稱謂釋云但眾生在 迷性德不顯故無此稱(云云)

   △次結。

   故初後俱善立義成矣。

   此結答釋難也。

   △次一門明事造方融事者對理而言方者對本而說承前理性本具而來惟其理性本具故能事造相融也言事造者以身土緣起屬事故言事造也此自分二初標。

   二身土緣起門。

   前門約性以明理具故曰一真此中即事以明理具故曰緣起。

   △次釋二初述偈立宗。

   一真法界性不變能隨緣三身及四土悉由心變造。

   初二句約性以明能隨次二句約事以明所造即指一真法界性能隨染淨之緣不變而變非造而造也三身及四土悉由心變造者輔行云心造有二種一者約理造即是具二者約事乃 明三世凡聖變造變造之名出楞伽華嚴二經(云云)

   △次依宗釋義二初通明諸法二初明不變隨緣三初釋第一句以立根本。

   論曰一真法界性即前文所明性體性量性具也。

   一真即性體法界即性量而一真法性中具足有十種法界指此具德為身土緣起之本。

   △次釋第二句顯前功德三初法。

   教中說真如不變隨緣隨緣不變者正由性體性量即性具故。

   不變隨緣者即理之事也隨緣不變者即事之理也正由下出其不變隨緣所以。

   △次譬。

   如君子不器善惡皆能。

   君子不器者出儒典夫子論成德之學曰成德之君子體無不具故用無不周不可以器名之也朱子曰器者各適其用而不能相通成德之士體無不具故用無不周非特為一技一藝而 已論中所引以譬一真法性之中體無不具故能隨佛界之善九界之惡而造乎十法界也。

   △三證二初引經。

   故晉譯華嚴經云能隨染淨緣具造十法界。

   華嚴凡二譯一晉譯二唐譯今引晉覺賢所譯以證不變隨緣之義也。

   △次釋義二初釋隨緣變造。

   謂真如性中所具九法界能隨染緣造事中九法界真如性中所具佛法界能隨淨緣造事中佛法界。

   所具者以所彰能九界皆屬染緣佛界方名為淨此正明變造也。

   △次釋能之所以二初釋。

   所以能者正由性具性若不具何所稱能。

   所以下指歸圓家性具揀異別教但中性若下反顯釋成。

   △次證。

   天台家言並由理具方有事用此之謂也。

   天台家者指毗陵記主而言記主昔從學於左溪尊者曰某於疇昔之夜夢披僧服腋挾兩輪而遊於大河左溪曰汝當以止觀之道而度生乎後果述輔行以釋止觀並由二句輔行中文 不敢正斥其諱故云天台家也。

   △三釋三四句結成所由。

   是知事中十法界三身四土悉由真如隨緣變造。

   事中十法界者應身居同居方便二土即六凡二乘法界也報身居實報土菩薩法界也法身居常寂光土佛法界也若土若身悉由真如隨緣之所建立故云變造。

   △次明隨緣不變二初釋。

   既曰真如不變隨緣隨緣不變則事中染淨身土當體即真無一絲毫可加損于其間者。

   初二句牒前全理起事事即是理事中染淨身土即隨緣變造之者事即理故故云當體即真無一絲毫可加損于其間者以萬法是真如故無可損以真如是萬法故無可加也。

   △次證。

   楞嚴經云見與見緣并所想相如虗空華本無所有此見及緣元是菩提妙淨明體是也。

   見與見緣等者註家云根境識三攝盡萬法夫能了諸緣元一寶覺則無是非是矣今引證以明隨緣不變之義也。

   △次的明此宗二初發明宗義二初明不變隨緣。

   若然則娑婆極樂此世眾生當生九品彌陀已成吾心當果悉由心性之所變造。

   若然者牒定之辭娑婆穢土也極樂淨土也此世眾生當生九品者生也彌陀已成者佛也吾心當果者心也所謂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者也悉由心性之所變造者如十不二門云即心名 變變名為造造謂體用是也。

   △次明隨緣不變。

   心具而造豈分能所即心是佛即佛是心即心是土即上是心即心是果即果是心能造因緣及所造法當處皆是心性。

   心具而造等者如水具氷氷即是水故無能所也即心是佛下泯其對待凡有六句不出依正因果能造因緣及所造法等者如妙宗所謂以法界心觀法界境生於法界依正色心是則名 為唯依唯正唯色唯心唯亂唯境是也。

   △次結歸題旨。

   故明此宗而求生樂土者乃生與無生兩冥之至道也。

   故明此宗者指偈中所立宗要隨緣不變等乃生與無生兩冥之要道也。

   △次八門明枝流妙即二初二門明所生身土次六門明能生因果初二門明所生身土二初一門約依報論妙二初標。

   三心土相即門。

   此亦約具造而言佛土由心心具而造造全是心故能相即也。

   △次釋二初述偈立宗。

   西方安樂土去此十萬億與我介爾心初無彼此異。

   宗意約即遠論近亦指迷即悟也去此十萬億者十疑論云此對凡夫肉眼生死心量言之耳以凡夫心量言之去西方佛剎不啻十萬億剎之遙約心具而造言之曾無彼此之異也。

   △次依宗釋義二初釋初二句明遠三初引經。

   論曰佛說阿彌陀經云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

   佛說等者世尊於給孤獨園無問自說告上足弟子舍利弗指其歸趣者也極樂者梵語須摩提此云安養或云清泰言極樂者猶云最勝也。

   △次釋數。

   百億日月百億須彌百億大海百億銕圍山名一佛土十千為萬十萬為億。

   百億下明佛土之相十千下正明數量也日月處須彌之腰大海遶須彌之下銕圍環大海之外一佛土者俱舍頌云四大洲日月須彌盧欲天梵世各一千名一小千界此小千千倍說名 為中千此千倍大千皆同一成壞以此百億等為一佛土也。

   △三結成。

   一佛國土已自廣大況億佛國土乎況十萬億乎是則極樂國土去此甚遠。

   一佛下展轉況佛土甚多是則下結佛土甚遠況者非比況之況乃以少況多之況也。

   △次釋後二句不遠二初正釋三初明不遠之由。

   博地凡夫念佛求生彈指即到者正由生吾心所具之佛土也。

   博地凡夫者凡字亦該得廣藏教三資粮通教乾慧別教十信圓家五品皆名凡位今明博地者大地庸常之夫也彈指者言其生之速也觀經疏云如一念頃又云屈伸臂頃彈指之所以 即到者有乎二義一者淨業內熏二者慈光外攝般舟論乎三力正由下正明不遠之由。

   △次明心之相狀。

   言介爾心者即凡夫念佛之心也剎那之心至微至劣故稱介爾。

   介爾者言其心之微剎那者明其時之速毗曇云百二十剎那為一怛剎那此名一瞬六十瞬為一息仁王云一剎那有九百生滅至微者言其狀之甚眇至劣者言其力之不勝介爾者猶 言蕞爾也。

   △三明心土相即。

   謂十萬億遠之佛土居於凡夫介爾之心即心是土即土是心故曰初無彼此異。

   謂十下指土即心故曰下結歸宗義。

   △次料簡二初以小包不遠難。

   問曰介爾之心居於方寸云何能包許遠佛土。

   此以相難性以妄局真大抵出于尋常之見楞嚴云外洎山河虗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尚何許遠佛土之不能盡包乎。

   △次以真妄不二釋三初法二初略明。

   答曰介爾之心昧者謂小達人大觀真妄無二。

   答中以性融相以真奪妄達人大觀者古德云小智自私賤彼貴我達人大觀無可不可大者對小而言責其局于介爾之心不能以大觀也。

   △次釋出。

   蓋此妄心全性而起性既無邊心亦無際。

   此釋成真妄無二蓋此妄心全性而起者指要云心者趣舉剎那心也圓家明性既非但理乃具三千之性此性圓融徧入同居剎那心中謂之全性而起既全性起故心亦無際也。

   △次譬。

   性如大海心似浮漚全海為漚漚還匝海。

   楞嚴以漚譬頑空海喻真覺此中以漚譬妄心海喻法界也以喻顯法思之可了。

   △三合二初正合。

   蓋真如不變隨緣隨緣不變。

   合中以不變合乎性海隨緣合乎心漚。

   △次結責。

   既曰隨緣不變豈可以真妄而局大小哉。

   既曰下牒前豈可下結責。

   △次一門約正報論妙二初標。

   四生佛不二門。

   此門約果論因指凡同聖以佛所證與生性佛無二無殊故云不二。

   △次釋二初述偈立宗。

   阿彌與凡夫迷悟雖有殊佛心眾生心究竟無有二。

   阿彌者約悟為言凡夫者約迷而說猶言生佛迷悟雖則殊途尅論本心初非有二也。

   △次依宗釋義二初釋初二句約相明不二而二二初正明二初明彌陀悟相。

   論曰阿彌陀佛者果人也成就三身四智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等功德。

   三身者即法報化三身也覺性是法身覺相是報身覺用是化身四智者一道慧智見道實性實性中得即開佛知見也二道種智知十法界諸道種別解惑之相一一皆知即示佛知見也 三一切智知一切法一相寂滅相即悟佛知見也四一切種智知一切法一相寂滅種種行貌皆知即入佛知見也十力者一是處非處力知一切因緣果報定相從如是因緣生如是果報 不生果報悉知之二業智力知一切眾生過現未來諸業諸受乃至第十漏盡力自知我生已盡不受後有是也四無所畏者一者一切智無畏二者漏盡無畏三者說道無畏四者說苦盡 道無畏釋云於大眾中廣說自他智斷決定無所失則無恐懼之相也十八不共法者一身無失二口無失三意無失乃至知過去無礙知現在無礙知未來無礙也此十八種法乃如來果 人所證不共二乘故云不共也阿彌陀即能成就之人此等諸法皆所成就也。

   △次明眾生迷相。

   凡夫者因人也具足無量琩F煩惱造作無量琩F業繫當受無量琩F生死。

   煩惱雖多不出三惑業繁雖多不出十惡生死雖多不出二死一一皆云無量琩F者約別相言之也。

   △次約譬結。

   迷悟之相譬彼雲泥。

   悟者如雲之去來無礙迷者如泥之墜累難通生佛相懸真有若雲泥之隔矣。

   △次釋次二句約性明二而不二二初通明不二五初相性對顯。

   言究竟不二者謂據相而言則不二而二約性而論則二而不二。

   約性而論者虎溪大師云性具之功功在性惡前來琩F煩惱即性惡也業繫生死即修惡也今體此修惡即是性惡性惡融通任運攝得佛界性善故云二而不二也又性即相故不二而 二相即性故二而不二也。

   △次展轉釋成二初約迷悟釋成。

   蓋諸佛乃悟眾生心內諸佛眾生乃迷諸佛心內眾生。

   蓋諸佛等者不二門云但識一念遍見己他生佛他生他佛尚與心同況己心生佛寧乖一念今諸佛者他佛也生心佛者己佛也眾生者己生也佛心生者他生也眾生迷則俱迷非唯迷 己亦迷他諸佛覺則俱覺亦乃覺他仍覺己又我心具佛故云眾生心內諸佛佛心具我故云諸佛心內眾生。

   △次約三德釋成。

   所以悟者悟眾生本具性體性量性具也所以迷者迷諸佛所證性體性量性具也。

   眾生在迷但言本具諸佛已悟故云所證證具雖別覺性元同故不二門云於生局處佛能遍融於佛徧處生自局限此之謂也。

   △三直據心性。

   心性之妙豈受其迷迷而不迷斯言有在。

   心性之妙等者指要云良由眾生性具善惡不可變異其性圓明名之為佛心性之妙如此又豈受其迷乎如云雖昏盲倒惑其理存焉斯言有所歸矣。

   △四會通三身。

   故眾生本有性量即諸佛所證法身性體即報身性具即應身四智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等功法會合可知。

   故眾生等者牒前心性之妙是知果佛圓明之體即我凡夫本具性德眾生本有性量橫亘豎窮屬中諦故配法身性體離過絕非屬真諦故配報身性具三十世間屬俗諦故配應身四智 等乃至會合可知者四智屬般若亦配報身十力等屬解脫亦配應身故妙宗云法身非不具于一切法門及諸色相讓於能證及垂應故也。

   △五引古德證。

   故古德云諸佛心內眾生塵塵極樂眾生心內諸佛念念證真。

   古德云者即楊次公十疑論序中所說也諸佛等者上句以佛為主明諸佛已悟故云心內眾生塵塵極樂而仍名眾生者不失其本體之名也下句以生為主眾生在迷心內諸佛念念證 真而眾生不知所謂雖終日行而不自覺枉入諸趣是也。

   △次釋成此宗二初生佛相即。

   故彌陀即我心我心即彌陀。

   生佛之所以相即者亦性具之功也初句明我心具佛故佛即我心次句明佛具我心故我心即佛故自他不二門云雖分自他同在一念既同一念自他豈殊亦此意也。

   △次出其功能功能者能以性言功以修言性有具佛之妙能修有即佛之照用。

   未舉念時早已成就纔舉心念即便圓成感應道交為有此理故念佛人功不唐捐。

   未舉念時等者猶云雖未修觀之時而具佛之心未始暫缺故云早已成就纔舉心念者猶云以我具佛之心而念即心之佛故曰即便圓成感應道交者猶云眾生感心中諸佛諸佛應心 內眾生故云道交故念下結勸。

   △次六門明能生因果二初三門約因論妙次三門約果論妙初三門約因論妙三初一門明全理起事二初標。

   五法界為念門。

   法界者約理為言為念者約事為言全理起事故云法界為念猶云以法界性為我之能念也。

   △次釋二初述偈立宗。

   法界圓融體作我一念心故我念佛心全體是法界。

   初二句明全性起修次二句明全修在性法界等者妙宗云又應了知法界圓融不思議體作我一念之心亦復舉體作生作佛乃至云既一一法全法界作故趣舉一即是圓融法界全分 是也。

   △次依宗釋義二初通明理事三初明事中諸念。

   論曰行者稱佛名時作佛觀時作主伴依正觀時修三種淨業時一心不亂時散心稱名時以至見思浩浩琩F煩惱。

   行者下汎明諸念稱佛名時者如觀經下品下生中明或有眾生作不善業五逆十惡具諸不善如此愚人以惡業故應墮惡道乃至善友告言汝若不能念彼佛者應稱無量壽佛如是至 心令聲不絕具足十念稱南無阿彌陀佛故於念念中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是也作佛觀時者如觀經云佛告阿難及韋提希若欲至心生西方者先當觀于一丈六像在池水上等是也 作主伴依正餘觀時者前且總明所謂觀雖十六言佛便周是也作主伴下別明主即彌陀伴即觀音勢至依即初觀落日已去乃至變水成氷琉璃成地樹列七種池流八德光明化鳥水 聲說法空中天樂華座莊嚴等是也正即阿[-+(-+)]跋 致及三輩往生諸上善人等是也三種淨業時者觀經云欲生彼國者當修三福一者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二者受持三歸具足眾戒不犯威儀三者發菩提心深信因 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如此三事名為淨業仍復告云此三種業乃是過去未來現在三世諸佛淨業正因(云云)一 心不亂時者小彌陀經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乃至若七日一心不亂專稱名號以稱名故諸罪消滅等是也見思浩浩者見思法華玄義云又云 見修又云四住又云染污無知又云取相惑又云枝末無明又云通惑又云界內惑言浩浩者見有單四見複四見具足四見無言見絕言見一百八見等約五利五鈍言之歷三界四諦增 減不同則成八十八使思者亦云思惟亦云迷事思亦名正三毒三界分為九地每一地有九品則成八十一品故云浩浩也琩F煩惱者亦云塵沙出假菩薩見俗諦理開法眼成道種智 之所斷也四念處云十住斷界外上品塵沙十行斷中品塵沙十向斷下品塵沙(云 云)

   △次明事全是理。

   凡此有心皆由真如不變隨緣而作全體即是法界。

   凡此有心者牒前諸念即理既全理為事故全事即理故云全體即是法界也。

   △三證全理論事。

   故法智大師云法界圓融不思議體作我一念之心亦復舉體作生作佛作依作正。

   故法智下引文證成不出生佛作正既全法界而作有何一物而不具諸法耶。

   △次釋成此宗四初舉劣況勝。

   若然者餘心尚是況念佛心乎。

   若然者牒前即理之事餘心者指前見思浩浩之心尚是法界何況稱名作觀之心能念者乃具佛之心所念者乃即心之佛非法界而何。

   △次指事即理。

   是故行者念佛之時此心便是圓融清淨寶覺。

   是故等者又牒前念佛之心指歸行者當念即是故妙宗云須知本覺乃是諸佛法界之身以諸如來無別所證全證眾生本性故也。

   △三出其功能。

   以此妙心念彼阿彌則彼三身何身不念求彼四土何土不生。

   以此妙心者指前圓融寶覺之心此心本來具足身土諸法故稱為妙念彼阿彌等者彼佛乃實報身應同居土亦名尊特亦名勝應而云則彼三身何身不念者良以報應屬脩法身是性 法身一性舉體起脩故得全性成脩全脩在性三身融妙指一即三今以具佛之心而念即心之佛尚何三身之不念乎求彼四土何土不生者淨土由心心垢土垢心淨土淨以我具土之 心求生即心之土尚何四土之不生乎。

   △四約位釋妨。

   但隨功行淺深品位高下耳。

   但隨下釋妨恐疑者謂今明西方淨土者佛惟勝應土屬同居何得輒云三身四土耶故釋云今以法界為念則何理不臧品位有高下者特隨功行何如耳。

   △次一門明事事無礙二初標。

   六境觀相吞門。

   觀為能照境屬所觀若所若能俱全法界彼此互奪故曰相吞教家所謂諦觀名別體復同是故能所二非二正此意也。

   △次釋二初述偈立宗。

   十六等諸境事理兩種觀彼此互相吞如因陀羅網。

   十六境者觀經疏云初六觀觀其依果次七觀觀其正報後三明三輩九品往生是為十六境也事理二觀者如占察經云觀有二種一者唯識謂一切唯心二者實觀謂觀真如唯識歷事 真如觀理非此中的意今云事理兩觀者的指十六境為事觀以即空假中為理觀所謂以吾具佛之心而觀即心之佛乃至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等是也又事觀指三種淨業鈔云今三種 福是圓助道與正觀合皆如來行是也相吞之義恐人難解故舉帝網之譬以明。

   △次依宗釋義二初先明偈義二初牒三句以立理本二初出相吞之由。

   論曰境觀相吞者正由事事無礙也。

   事事無礙者賢首清凉立四種法界以釋華嚴一曰理二曰事三曰理事無礙四曰事事無礙今論中所引以明境觀之所以相吞者蓋得乎事事無礙也。

   △次出無礙之本二初略指。

   事事所以無礙者所謂有本者如是也。

   事事下又出無礙之由猶遡流而窮源本者也有本者如是出儒典今取其文不取其義徐子問於孟子曰仲尼亟稱于水曰水哉水哉何取于水也孟子曰源泉混混不舍晝夜盈科而後 進放乎四海有本者如是是之取爾今論引以明事事之所以無礙者蓋由法界圓融不思議體之本而然也。

   △次正釋。

   盖由法相圓融不思議體作我一念之心亦復舉體作生作佛作依作正既皆全體而作有何一法不即法界故曰一塵法界不小剎海法界不大多亦法界少亦法界。

   盖由等者亦妙宗中文良以觀經題名觀佛疏名心觀為宗故四明融會之曰今此觀法非但觀佛乃據心觀就下顯高不名為難是知今經心觀為宗意生見佛故得二說義匪殊塗又應 了知法界圓融(云云)彼 明心佛雙融今論明觀境一致也故曰一塵等者下亦妙宗文大師釋題作諸字互具釋鈔中問本以一字具教行理三今何得以無量壽三字方具於三耶答以題諸字對三德釋斯是妙 談貴在得意欲令行者知三德性徧一切處乃至云多亦三德少亦三德(云 云)彼云三德此云法界者變其文耳又彼中釋題故云三德此中論 具故云法界亦各有其致也。

   △次釋初諸句正明相吞三初釋一二句境觀有本。

   是以西方十六諸境吾心事理二觀一一無非法界全體。

   是以者承前有本而來惟其一塵法界不少剎海法界不大故若觀若境若理若事若依若正無非法界也。

   △次釋第四句譬喻圓融。

   如帝釋宮中因陀羅網雖彼此各是一珠而影入眾珠雖影入眾珠而東西照用有別。

   如帝釋下舉譬以明光體無殊以譬法界一理照用有別以喻境觀相吞雖彼此下明其互攝互合雖影入下明其無壞無雜。

   △三釋第三句事理互吞。

   境觀亦然以境為事則觀為理理能包事是為以觀吞境以觀為事則境為理現能包事是為以境吞觀或一為事餘為理或一為理餘為事彼此互各相吞故如因陀羅網。

   境為事觀為理者理外無事事在理中是為觀吞境也觀為事境為理者亦然或一為事餘為理等者且如十六諸境事理二觀隨舉一境為事餘皆為理理能包事彼此互包誠有如帝網 珠光之互吞互入也。

   △次釋成此宗二初正明。

   若然者當我作觀時則西方依正已在我觀之內我今身心已在依正之中。

   若然者牒前相吞之意當我等者有乎二義一者約性具說二者約脩成說約性具說者知我一心具諸佛土方我作觀之時而西方依正早已在我觀之內矣二約脩成說者當我觀功既 著之時而西方依正已在我觀中顯現矣然觀不離境境外無觀故云我今身心已在依正之中上句以觀吞境下句明境吞觀。

   △次引證。

   了此而求生安養可謂鴈過長空影沉寒水鴈絕遺蹤之意水無留影之心。

   了此等者猶言了此境觀相吞之意而求生樂土者可謂鴈過長空(云云)此本天衣懷禪師語師一日問學者云若言捨穢取淨厭此欣彼則是取捨之情眾生妄想若言無淨土則違佛語脩淨土者 當云何脩眾無語復自答云生則決定生去則實不去又云譬如鴈過長空(云 云)此語若用意求之卒難理會反而思之初非隱奧也猶云寒潭既 淨鴈影自臨以譬觀功既著妙境自彰自然而然原非勉強非水有留影之心鴈有遺踪之意也若鴈有遺踪之意則境不即心佛從外有若水有留影之心則行成有作濫乎別脩故云無 也言生則決定生是則不違佛語言去則實不去眾生取捨之情亦忘今但取其後文證成相吞之意不取前義若取生則決定生之言義雖有在于此恐難配合。

   △三一門明三觀圓融二初標。

   七三觀法爾門。

   法爾者猶云自爾也言此三觀性之自爾故心要云然茲三惑三觀三智三德非各別也非異時也天然之理具諸法故故云法爾。

   △次釋二初述偈立宗。

   能觀為三觀所觀為三諦全性以起脩故稱為法爾。

   初句明脩次句明性三四句明性脩冥妙問前云法界為念境觀相吞其於觀門可謂足矣今復明三觀不太重煩耶答前明法界為念則諦智仍所不分次明境觀相吞則能所尚恐未泯 今明三觀法爾則顯脩性冥妙理智一如意泯前二之迹有以見論主立門之意矣。

   △次依宗釋義二初通明諦觀二初牒前諦觀。

   論曰三諦者真俗中也三觀者空假中也。

   論曰下先出諦觀之名上句明所觀妙境下句明能觀妙觀諦觀名別體德元同。

   △次別明諦觀二初明三諦三初明三諦功能。

   忘情絕解莫尚乎真隨緣應用莫尚乎俗融通空有莫尚乎中。

   忘情等者情即六凡情執解即二乘智解當其未證真諦之時而凡情聖解不能泯也緣即眾生機緣用即菩薩應用當其求證俗諦之時而機緣應用不能立也空即真空冥寂有即萬象 森羅當其未證中諦之時而空有二邊不能融也而言莫尚者誠欲遣情立法統乎中道者捨此三諦之理其他莫能為矣。

   △次明三諦相貌。

   虗靈不昧此吾心自空者也物來斯應此吾心自有者也空有相即此吾心自中者也。

   虗靈不昧者此約性體言之也故云自空物來斯應者此約性具言之也故云自有空有相即者此約性量言之也故云自中於真俗中三諦而一一言自者乃天然性德之理顯非脩成而 後得也。

   △三結諦非是觀。

   此性也非脩也三諦也非三觀也。

   此性下以性揀脩一家所立諦觀不唯體同亦乃名義相近仍恐迷者昧於脩性之旨故明諦已竟乃結云此所觀之諦境也非能觀之觀也。

   △次明三觀二初標本。

   脩之者稱性照了也。

   上句指能脩之人下句示所脩之法稱者如也性者真如性也以如如智照如如境故云稱性照了。

   △次釋成二初橫論二初釋二初次第。

   故體達此心空洞無物謂之空照了此性具足萬法謂之假融通二邊不一不異謂之中。

   空能蕩相者也心苟滯於有則用三止之功稱性而體達之勿使芥蒂萌於胸中使其復還實際故謂之空也假能立法者也心苟著於空則用三觀之功稱性而照了之勿使纖毫滯於偏 寂使其復還本具故謂之假也中能統法者也心苟執於二邊則用寂照不二之功稱性而融通之勿使斯須沉於空有使其復還性德故謂之中也此之三觀言雖次第脩在一時所以到 於初住位中三智一心中得矣。

   △次圓融三初重指三諦圓融。

   然則即虗靈而應物也即應物而虗靈也。

   此中但言二句者以中無別體但明空有相即中道自顯然則者牒前次第之意以顯圓融即虗而應者顯非頑空也空即妙有也即應而虗者顯非偏假也有即真空也既空有相即顯非 但中也即二邊而中也。

   △次正釋三觀相即。

   空即假中也假即空中也中即空假也。

   全諦發觀觀還照諦空即假中者以其即虗而應也假即空中者以其即應而虗也中即空假者以其非虗非應而虗而應也。

   △三讚美三觀微妙。

   是稱性而脩也絕待而照也不思議之三觀也首楞大定之司南也。

   稱性而脩絕待而照者讚美一心三觀之功用也如妙宗云諦既即一而三觀豈前後而照故於妙境以立觀門即於一心而脩三觀此觀觀法能所雙絕故云絕待而照也不思議之三觀 者亦妙宗語四明云若論作是之義者即不思議三觀也何者以明心作佛故顯非性德自然有佛以明心是佛故顯非脩德因緣成佛乃至云於一念妙觀作是能泯性過即是而作故全 性成脩則泯一切自然之性即作而是故全脩即性則泯一切因緣之性若其然者何思不絕何議不忘故云不思議之三觀也首楞大定之司南者阿難啟請十方如來得成菩提者請此 三觀也天如釋之曰奢摩他此云寂靜三摩此云觀照禪那此云寂照不二義立三名體惟一法三一[-(-)+?]融故謂之妙如是妙脩方曰楞嚴大定此乃一經之要旨趣理之玄門故云首楞大定之司南也。

   △次結。

   此橫論也如此。

   △次竪論二初次第。

   若竪論者或以吾心虗靈者為空以所觀萬物者為假以心境不二者為中。

   以先空次假後中次第而明故云次第此中本言圓融必先言次第者盖非次第無足以彰圓融之妙耳猶止觀十乘皆以思議顯乎不思議境也。

   △次圓融。

   物吾心之物也何假而不空心萬物之心也何空而不假即心即物即物即心何中而不空假。

   初句以空奪有妙在即有而空也次句以有奪空妙在即空而有也三句空有互奪妙在對待雙忘也。

   △次釋成此宗二初明橫竪自在。

   是以觀極樂依正者以吾心一心之三觀照彼一境之三諦無不可者以吾心三觀之一心照彼三諦之一境亦無不可者。

   是以下標所觀之境以吾下顯能觀之心一心之三觀者約竪論也三觀之一心者約橫論也秪是一心宛有三用雖有三用元是一心諦觀圓融縱橫自在故云無不可者。

   △次證三觀圓融。

   虎溪大師云境為妙假觀為空境觀雙忘即是中忘照何甞有先後一心融絕了無踪尚何三觀之不法爾乎。

   虎溪下引文證初二句約竪論可知次二句以橫融竪忘者雙遮二邊之謂也照者雙照二邊之謂也即忘而照即照而忘何甞有其先後次第哉以一心融之待對絕矣了無蹤三字雖是 助語亦絕待之異稱也尚何下結歸宗偈。

   △次三門約果論妙二初一門明生佛道交二初標。

   八感應任運門。

   感屬眾生應惟屬佛任運者猶云自然也以生佛體同故云感應任運。

   △次釋二初述偈立宗。

   我心感諸佛彌陀即懸應天性自相關如磁石吸針。

   初句明妙感次句明妙應三句明感應所以四句約喻以明生佛相懸有十萬億剎之遙而云即應者如玅宗云所謂眾生淨心依於業識熏佛法身故能見勝應妙色相也如磁石吸針者 磁石與針氣分相同故能任運而吸盖以石喻佛針喻眾生也。

   △次依宗釋義二初通明生佛二初明天性二初明生佛同源二初正明。

   論曰諸佛眾生同一覺源迷悟雖殊理常平等。

   同一覺源者同一本覺之源也迷悟雖殊等者所謂五即得之何足為高理即失之未始暫下猶言生佛迷悟得失雖殊而其覺性之理未甞有乎增損故云理常平等。

   △次引證。

   故曰諸佛是眾生心內諸佛眾生是諸佛心內眾生。

   具如前釋。

   △次明心精通淴。

   迹此而言則諸佛眾生心精無時而不通淴。

   迹者依也據也猶云據其理常平等言之則生佛心精無時而不淴合如楞嚴所謂心精通淴當處湛然是也。

   △次明感應二初反明無感不應二初釋疑感。

   但諸佛無時不欲度生而眾生念念與之迷背。

   但諸下釋疑恐疑者謂若其然者則我等睇P佛俱而不蒙度脫者何耶故今釋之諸佛度生之心如明鏡然有形斯像未甞而不欲度奈眾生念念與之迷背故無由契合譬猶背鏡而立 安能求其像乎。

   △次引譬證。

   故勢至菩薩云一人專憶一人專忘若逢不逢或見非見。

   一人專憶者譬佛慈念眾生之心無時不在一人專忘者譬眾生背覺合塵茫然而不思返所以無由感佛故不肖有偈云佛視眾生如一子眾生視佛若為親可憐覿面仍逃遁止宿甘為 門外人故雖逢見而不逢見也悲夫。

   △次正明有感即應二初譬母子相憶二初譬。

   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

   子若等者若設若也如同也子設憶母亦同母之憶時二憶相冥雖歷生亦不相違遠下文合法自見若先約譬以明者子譬始覺母譬本覺眾生念佛始覺有功分同本覺故云如母憶時 始本相冥智如一淴故云歷生不相違遠。

   △次合。

   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

   若眾生等者吳興曰以證驗脩則念佛之心不可單約事相而解念存三觀佛具三身心破三惑無生忍位方可入焉此本大勢至菩薩所證圓通之文今論中所引以合前母子相憶之喻 文有五句先二句合上文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次三句合上文母子歷生不相違遠已上二科皆明有感即應可謂深切著明矣。

   △次結功由天性。

   正由一理平等天性相關故得任運拔苦與樂。

   正由下出其不遠之由既曰一理平等天性相關則生亦法界佛亦法界舉生攝佛舉佛該生眾生感心中諸佛諸佛應心內眾生以同體權拔其九界之苦與其佛界之樂故云任運也。

   △次釋成此宗四初明彌陀妙應已成。

   況無量壽佛因中所發四十八願誓取極樂攝受有情今道果久成僧那久滿。

   況無量等者無量壽佛因中為法藏比丘於世自在王佛所所發四十八願具如本經(云云)要而言之不出四弘誓願攝受有情即眾生無邊誓願度也道果久成即佛道無上誓願成也夫度生必學法門成佛必斷煩 惱即攝得餘二四弘備矣梵語僧那此云願肇論云發僧那於始心終大悲於赴難亦此意也況者非比況之況乃以通況別之況猶言生佛天性相關既其如此況彼佛乘昔本願願度眾 生者乎。

   △次勸眾生玅感當立二初勸勿疑。

   故凡百眾生弗憂佛不來應。

   故凡下承上文而來猶言生佛天性相關既如此而彌陀本願攝受有情又如此故凡百念佛之人當責己念之不專功之不著弗憂佛之不應所謂但辦肯心必不相賺也。

   △次勸立宗。

   但當深信憶念發願願生西方。

   眾生本來具足有西方依正之理而不能自信者猶人之有田而不思耕耨也雖信有淨土彌陀而不能時時憶念者猶雖耕耨而不思種植也雖能憶念而不能發願決定求生者猶雖種 植而不思穫刈也故勸云但當深信等。

   △三譬生佛感應任運。

   如磁石與針任運吸取。

   磁石等者觀音疏中約十法明普一曰慈悲普生法兩緣慈體既偏被緣不廣不得稱普無緣與實相體同其理既圓慈靡不徧如磁石吸銕任運相應今引彼文之喻以明感應任運盖以 磁石喻佛妙應以針喻眾生妙感故云任運吸取也。

   △四明生佛感應難易三初借譬感應合石。

   然磁能吸銕而不能吸銅針能合磁而不能合玉。

   然者亦承上譬喻而來雖云任運能吸又不可一槩而論而云磁但能吸鐵而不能吸銅等者此中有銅有鉄有磁有玉以合喻乎妙感以吸喻乎妙應盖以磁喻乎彌陀鉄喻求生之者銅 喻無緣眾生玉喻十方諸佛猶云彌陀但能接引求生之人而不能度無緣眾生而求生之人但能感乎彌陀而不能感乎諸佛文互見耳。

   △次合法誓願相關。

   譬猶佛能度有緣而不能度無緣眾生易感彌陀而不易感諸佛豈非生佛誓願相關者乎。

   初二句泛明生佛合前銅玉不相為謀之喻次二句的明彌陀眾生合前磁鐵氣分相同之喻良以彌陀廣發六八大願以度眾生眾生數數發願而求往彼故云豈非等也。

   △三結顯當具三要。

   是以求生淨土者信行願三缺一不可。

   是以者猶云所以也前勸云但當深信憶念發願憶念即行也故此中結顯亦承前誓願相關而來所以求生淨土者此三缺一不可。

   △次二門明時處不隔二初一門約處論妙二初標。

   九彼此琱@門。

   彼者指西方樂土為言此者約所居堪忍而說雖苦樂彼此相懸同具吾人一念故云琱@也。

   △次釋二初述偈立宗。

   若人臨終時能不失正念或見光見華已受寶池生。

   不失正念有二意一者平居淨念熏脩二者臨終善友策發性具之法轉變由心念佛淨心故云正念華光妙色應念而成不涉程途已生蓮沼。

   △次依宗釋義二初約現事驗以立根本。

   論曰往生傳云張抗仕石晉為翰林學士課大悲呪十萬徧願生西方一日寢疾唯念佛號忽謂家人曰西方淨土秪在堂屋西邊阿彌陀佛坐蓮華上見翁兒在蓮華池金沙地上禮拜嬉 戲良久念佛而化翁兒抗之孫也。

   張抗下引人以證成宗義課大悲下明其見土之因一日下正明臨終正念西方下正明見土之相所謂臨終西方境分明在目前是也蓮華池金沙地皆淨土境抗公見於堂屋西邊者以 其平昔有課呪之功垂終有正念之力是以任運而見益顯唯心淨土之不我誣也。

   △次約心性釋以泯能所二初明土居心內。

   所以爾者盖西方極樂世界乃吾心中之一土耳娑婆世界亦吾心中之一土耳。

   所以下出其見土所以爾者猶云如此也所以如此者良以依正同居一心且約依報言之土凡有四所謂常寂光淨土實報莊嚴土方便有餘土凡聖同居土今云娑婆極樂者俱屬同居 特淨穢之殊耳故云乃吾心中之一土也惟其同具一心以我念佛淨心熏乎業識故能隨念而見初非有彼此能所之異也。

   △次明心無遠近。

   約土而言有十萬億彼此之異約心而觀原無遠近。

   土既唯心心非遠近而云有十萬億彼此之異者對凡夫肉眼生死心量言之耳圓家行人理性圓具名字圓聞觀行圓脩以至果上圓證無非約心而論尚何遠近之足云乎。

   △三約果報示以絕去來二初釋妨。

   但眾生自受生已來為五陰區局真性不契心源。

   但眾生下釋妨恐疑者謂既曰淨土唯心且此即心之土誰人不有何不令我如今即見而待臨終方能見耶故釋之曰但眾生自受生以來為五陰區局真性不契心源之故也受生通乎 遠近一者無始受生二者即生受生五陰區局真性者楞嚴註云陰以覆蔽為義區局性真故名區宇真性猶如太空五陰猶如區宇不契心源者如前一真法界所明心源何等廣大眾生 以區小而局限之所以莫能契合也。

   △次正明。

   念佛之人果報成熟將捨現陰趣生陰時淨土蓮華忽然在前唯心境界非有去來彼此之相。

   念佛之人果報成熟者觀念已成也將捨現陰者現陰即始因父母己三妄倫交結之者但云生陰不云中陰者成論明極善極惡俱不經中陰如[*]矛 離手是也淨土下正明已是彼國生陰境界唯心下泯其去來之迹。

   △三引證二初楞嚴。

   故首楞嚴經云臨命終時未捨暖觸一生善惡俱時頓現純想即飛必生天上若飛心中兼福兼慧及與淨願自然心開見十方佛一切淨土隨願往生。

   未捨暖觸者即現陰之末生陰之初也善惡頓現者一生所作善則淨境現前如慧遠以下諸師是也惡則惡相現前如張善和張鍾馗等是也純想等者吳興曰若單脩善禪則惟生上界 若兼諸福慧則隨往十方于飛心中旁論福慧故云兼也今謂兼福故能見佛兼慧故能心開淨願故能隨往。

   △次妙宗。

   法智大師云須知垂終自見坐金蓮身已是彼國生陰亦此意也。

   法智等者觀經疏云及其瞑目告終上珍臺而高踊文成印壞坐金蓮而化生法智大師鈔云此喻本出大經今借此文以喻往生菩薩此土陰滅彼國陰生須知垂終(云云)今論中所引以證淨土唯心觀功既著之時非有彼此去來之相也。

   △次一門約時論玅二初標。

   十現未互在門。

   現即現在念佛之心未即未來受生之時以十世古今不離當念故云互在也。

   △次釋二初述偈立宗。

   行者今念佛功德不唐捐因中已有果如蓮華開敷。

   初二句釋疑三一句明功不唐捐所以四一句引喻以明初二句釋疑者如十疑中所引具縛凡夫惡業厚重西方淨土出過三界具縛凡夫云何得生又云眾生罪業無惡不造云何臨終 十念成就即得往生出過三界結業之事云何可通又往生論云女人及根缺二乘種不生既有此教當知女人根缺者必定不得往生又云凡夫俗人皆有妻子未知不斷婬欲得生彼否 彼論中一一決答今總釋之曰行者念佛功不唐捐則上來諸疑一答俱消更無餘惑矣所以然者以吾人當來所證之果無非證此念佛之心故取譬如蓮華開敷。

   △次依宗釋義二初明由因感果。

   論曰圓頓教人頓悟心性無脩而脩脩彼樂邦性中所具極樂由脩顯發。

   圓頓下明能脩之人即圓家名字觀行位中人也無脩下明能脩之因性中下明所克之果在因既云無脩而脩則知在果亦是無證而證盖圓家行人不同緣理斷九謂之脩證也。

   △次明因果相即二初約性具明即三初立本。

   而此心性竪貫三際橫褁十虗佛法生法正法依法因法果法一念圓成。

   而此下約性具以為脩證之本竪窮橫褁明性量也生佛依正因果明性具也既言具量性體在其中矣竪貫三際則過未同源橫褁十虗則染淨一際是則生佛依正因果等法皆吾一念 圓具也。

   △次釋成。

   是以念佛之人名為全性起脩全脩在性全性起脩雖名為因全脩在性因中有果以所具因法與所具果法同居一性心性融通無法不攝。

   是以下牒前一念圓具故能脩性宴妙因果互融因果既融那分現未脩性既妙孰辯己他。

   △三譬顯。

   故如蓮華開敷華中有果。

   法華取譬權實同體本迹雙融此中以譬因果同時現未互在所顯雖異能譬不殊。

   △次約性體明即三初正明。

   況此心常住無生滅去來即今念佛之心便是當來華池受生之時。

   況此下承前譬喻而來非惟心性融通無法不攝亦乃性非生滅體絕去來今者對當而言即今念佛為因當來受生為果而云便是者如十疑論云但使眾生淨土業成者臨終在定之心 即是淨土受生之心動念即是生淨土時亦此意也。

   △次證驗。

   故說初發心人極樂寶池已萌蓮種若精進不退日益生長華漸開敷隨其功德大小煒燁其或懈退悔雜日漸憔顇若能自新華復鮮麗其或未然芽焦種敗。

   故說下引文證成若精進下明功德不虗其或下反覆釋明昔圓照本禪師參天衣懷禪師念佛有省後遷淨慈平居密脩淨業雷峰才法師神遊淨土見一華殊麗問之曰待淨慈本禪師 耳又資福曦公曰吾定中見金蓮華人言以待本公又蓮華無數云以俟受度者或有萎者云是退墮人即此可為驗矣。

   △三結成。

   且此蓮華人誰種植現未互在斯言有歸也。

   彼土既非人植豈非性中所具之者由脩而顯發乎現未互在命門之言斯有歸矣 偈曰。

   彈指掀開法藏門無生妙理燦然存拈來字字通玄奧徹去言言洞本根萬億金身纖芥納微塵剎土一毛吞等閑兩手相分付用答吾

師罔極恩。

淨土生無生論註()

 

上一頁 目 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