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 錄 下一頁

西方確指

西方確指序

   丁未夏過雪山和尚方丈。和尚出一書授()曰。此寶筏也。且緣起甚奇。明末時。吳城八友同修[-]門。日請乩仙以談其術。於卒也。有仙至。所談與諸仙異。因日事之甚狎熟。久之。忽勸以念佛。眾問念佛可 乎。曰善。眾皆稱南無佛。曰不如是念也。眾問如何。曰汝須合掌至心。向西頂禮。念南無阿彌陀佛。眾從之。于是為之微細開示念佛法門。令捨偽歸真求生極樂。 始宣示夙昔因緣。菩薩名號。及現異香天花種種靈瑞。而八人者。皆反其邪修。歸于正信。無朽者。八人中之師也。菩薩令往三昧和尚處。受毗尼圓僧相。和尚始難 之。既而見菩薩月偈。遂敬禮西方為之剃度。葢菩薩始至時。眾以為仙。指月為題求句。因示以偈曰。一月光含千世界。分身無量照羣迷。當知本體原無二。不動莊 嚴變化機。始於明崇禎癸未五月二十八日。迄 清順治丁亥十月初二日。前後共二十四會。所說皆修行要妙。因偈中有確指正修路句。遂名之曰西方確指。余讀之。 身心踴躍。不啻醍醐之滴入焦腸也。因嘆奇不已。和尚曰。()始亦不之信。既而閱之。神采煥發。即欲不信而不能矣。()曰 菩薩往昔因中與八人具有大緣。悲念深故權巧接引。此豈同於應乩之流。且觀菩薩臨行。有曰鸞乩之設。本為神鬼依吾末如之何也矣。是書得之友人王貫三。向有刻 板。頃燬于火。吾黨諸賢將復刻以行世。子謹為訂其章句。次其先後。既成而為之敘如此。

   乾隆三十八年秋八月 東林後學彭紹升撰

No. 1191-B 西方確指後序

   古先聖人。去今遠矣。然讀其書知其言。決不可以偽為者。斷之於理而已矣。佛法入中國千五百年。其間豪傑明睿之士。得一經一偈。決定信入。了脫生死者。殆不 可悉數。而淺智之流。輒以私意窺之。謂其原出於老莊。乃其徒所偽作。即今老莊書具在。試取而與楞嚴圓覺諸經絜之。其淺深離合之故。略可見矣。老莊所不能 為。而謂學老莊者能為之乎。此不能察理。而自徇其私者之過也。近世飛鸞之化行。三教聖賢往往隨方應感。宏法度人。是皆出於不得已之心。讀其書。知其言。決 不可以偽為者。亦斷之於理而已矣。西方確指者。極樂界中。覺明妙行菩薩所說法也。其為教貶斥邪修。指歸淨土。闡一心之妙諦。窮向上之[-]關。 誠學佛者之指南也。予反覆讀之。作而嘆曰。嗟夫蓮華國土。不離當處。阿彌陀佛。全體眾生。奈此眾生日用不知。未曾發一念回向心。從迷入迷。漂流長劫。可不 哀哉。菩薩悲願深重。與此眾生世世隨逐。不相舍離。飛鸞之化。與現身說法何異。讀是書者。誠能信自本心。如說修行。心心回向。無諸異念。念極情空。脫然無 住。雖現居五濁惡世。已渾身坐在蓮華國堙C報緣一謝。彈指往生。是果是因。初無先後。如其不信自心。因而不信淨土。甚者或疑此書為偽作。則憑非大菩薩應化 常事。則是書也。豈可作乩書視也。()時即願刊布流通。廣利羣有。而因緣未和。迄今己酉春。僧俗道侶。無不踴躍歡喜願施貲助成。至有讀而哭。 哭而讀。頓舍所愛室宇衣服器具。入深山念佛者。豈非菩薩以無緣慈。攝化眾生。不可思議乎。遂與靈曦慧楫二老師。謀付諸梓。梓成道其始末如此。

   時康熙己酉九月既望古吳淨業弟子朗西金鍔撰

No. 1191

西方確指

覺明妙行菩薩說

菩薩戒弟子常攝集

   一時菩薩自極樂國來。降於娑婆震旦古勾吳地。在會弟子。以往昔因緣。得蒙化度。菩薩將顯淨土法門。而說偈言。

 諸佛之法要  微密不思議  以非思議故

 無能盡宣說  牟尼大慈父  悲憫眾生者

 說所不能說  導彼今後世  更以異方便

 顯示安樂剎  令發願往生  橫截諸惡趣

 繇佛阿彌陀  大願攝羣品  聞名能受持

 決定生無惑  若有大力人  專念心常一

 成就深三昧  現前亦見佛  今我如佛教

 將開化導門  念爾等迷倒  確指正修路

 是非弱小緣  應具難遭想  西方萬億程

   一念信即是。

   菩薩說偈已。令諸弟子朗宣一過。復言汝等向來學宗玄術。心溺邪修。我以夙緣慈念深故。來此化導。今已首標西方淨土。為正向正修一門。猶慮未能極信。次當說 我名號及我所證。令知說是法者。是大菩薩。善男子。我昔因中。以妙湛覺心。照明一切諸所有剎土。眾生所同具足。即以覺妙妙覺。覺明妙心。起無量妙行。度諸 眾生。是故阿彌陀佛印我名號。號曰覺明妙行。汝等從此皈依。更無疑二。時同會者八人。俱合掌至心。念南無覺明妙行菩薩。敬禮而起。菩薩曰。善哉。如是。

   或問持經呪之法。菩薩曰。所謂持經呪者。自持其心也。要在直明心地。若止云持得熟。誦得多。又念某經某呪某佛。謂我有大功德。而不能句句銷歸自性。又不能 深解如來妙諦。謂可以獲果證者。不見十字路口。若無眼。若無足。若乞婦。若乞男。終日不住口念到夜。計其所持。一歲何啻數十萬遍。究竟是殘疾者。求乞者。 並不曾證得一毫果在。此何以故。只無解無行故耳。故知持是經。即當依是經而修行。又發大願。或求生佛國。或求明心地。或發大智慧。或利濟眾生。俱仗如來廣 大弘通之力。以成就行人之願。如是。方為持經持呪念佛。

   天然老僧以久病不愈。欲入徑山待死。投骨普同塔中。菩薩曰。汝欲住山待死。是無事討事耳。汝愁幾根老骨頭沒處安頓耶。不知眼光落地。直伸兩脚。任他刀砍斧 斫。火燒水浸。與爾無干。乃為他作久遠計。亦太愚矣。且此身生時。尚是無益。何況死後。汝今宜簡省諸事。單持一句阿彌陀佛。念念不捨。阿彌陀佛便與汝為好 伴侶。大限到時。現身接引。得生極樂。豈不愈入山待死耶。又生老病死。是世間難免之苦。汝即久病。亦莫管他愈不愈。但一念一心。生也由他。死也由他便了。

   僧不二將投師受戒。菩薩曰。惜哉惜哉。堂堂相貌。表表儀形不知自反。計其所作與俗人無異。吾見汝身在此處。而神遊地獄矣。急宜痛加修省。斷惡遵善。上求佛 果。下化羣生。不可昏昏昧昧。失此有限光陰。自貽萬劫之累。至受戒一事。不受則已。若一受。更不得分毫毀犯。當守護清淨。如白璧明珠。了無瑕玷。斯成戒 品。蓋戒為三世諸佛入道根本。勿同兒戲。又若住靜參方。更宜親近善友。遠諸庸劣。親善則道業易成。近惡則戒行易失。此二語。終身學道之要。慎之記之。

   馬永錫兄弟夙世為獵戶。一日入山。共殺一鹿。當獲短命報。又甞見塔中佛像仆地。扶起安座。禮拜而出。以善因故。再得人身。菩薩先為永錫開示已。永錫懼求永 年之道。菩薩曰。昔北方妙覺寺。有童子沙彌。年十六時。有一相師。說人生死。不爽毫髮謂沙彌言。汝年十八季秋。當死沙彌恐甚。夜禱於佛。願於藏中賜經一 卷。終身受持。以祈長壽。言已。悉泣不勝。再拜而起。於大藏中。隨手取得金剛般若經。遂書寫受持。曉夜無懈。兼持戒精嚴。了悟玄理。年未四十。道風流播。 四眾歸仰。後至八十坐化。即洛陽微行禪師也。為唐玄宗開元六年事。我所親見。汝今既怖短命。欲求永命。當依此沙彌求金剛善本。發心書寫。勤行讀誦。復求解 義趣。此內功德也。從今日始。不得更殺物命。當愛如己身。又多積陰德。此外功德也。內外俱修。功德甚大。自能與天合體。而夭壽不二之理立矣。何慮年壽之不 永乎。然須慎終如始。如彼沙彌八十而不怠。方為合道。切莫有頭無尾。或行十日半月。一年兩歲便丟手了也。若果盡形遵奉。先後無間。不遂所求。諸佛及我。俱 墮妄語。

   菩薩示陳定耑曰。汝父子奉行我教。最為難得。但必持志久遠。不得便生感應希求之念。將修行二字。正如日用間穿衣喫飯之事方可。

   菩薩示查定宏母曰。汝夙有向道之念。而未遇正人。深為可憫。今當為汝分別開示。汝往昔為比邱時。力行精進。晝夜不怠。心猛烈故。於靜定中。忽起一見。云我 何故不能速得成佛。又一日聞諸佛無相。即心是佛之語。復益邪思。云既諸法空寂。我心是佛。何用修習。不知此為究竟空理。而非初入法界所易言者。比邱從此竟 墮邪見。不復進修。自謂已證大道。所以從迷入迷。沈淪長夜。悲哉眾生。求道不遇真善知識。未免陷於羅網。不可不慎。汝今當知。由昔以見邪故。報獲五漏。失 正知故。復遇邪師。毒螫親遭。豈得不生恐怖。今應速發正信。至心憶念阿彌陀佛。求生極樂國土。

   無朽為一友問。得壽幾何。菩薩示偈曰。

 人命如朝露  虗浮無定期  未能逃夢幻

 何必預求知

   復示曰。且莫為他問日期。到臘月三十日。管取手忙脚亂在。(是友果 以次年臘月三十日疾終)無朽聞說。遂求開示。菩薩曰。元柏 當知。學道而不明此心。譬如造屋無基。渡水無筏。欲明心者。當微細觀究。此身此心。從何而有。既四大虗幻。心將誰寄。身心既幻。世界微塵。了無差別。目前 萬法。從何處生。從何處滅。若無生滅。則照與能照。兩無所依。自見真如寂滅場地。

   勾曲孔生。持齋二十年矣。自念衰老。問死後云何。因泣下不已。菩薩曰。不須悲淚。但從我說。深信遵行。自有好處安身在。遂授偈曰。

 西方有淨土  人天皆所依  汝能修此門

 安隱無驚疑

   沈文州以傷寒名家。適至作禮。菩薩問曰。寒入心包。當作何病。答曰。名中寒。因喻諸人曰。汝等但知寒入心包。名曰中寒之疾。若邪入於心。即為殞命之病矣。 汝諸人但以身病為病。調之治之。至於心有大病。則不問明醫。不求妙藥。任其患苦而莫之覺。哀哉。

   陳大心奉教念佛。極其誠至。菩薩示偈曰。

 八德池中蓮已種  果然一念甚宏深

 滋培雖藉如來力  長養全憑決定心

   又喻諸人曰。此土有發願往生者。彼土即生蓮花。故作是語。汝等應生深信。

   孫中白好丹術。日久無效。因來會作禮。菩薩呵曰。老禿今日換這副嘴臉見我麼。且問爾金丹幾時可成。答曰。正爾求成。菩薩曰。若成了。千萬留卻幾顆。莫都喫 到肚子堨h。俟汝見閻羅老子時。好做些人事送送。痴老兒。此事決無你分。不如做你本等去。孫拜謝。有頃。菩薩又曰。痴老兒知得你自己本等麼。答曰。我求見 性是我本等。菩薩曰汝知此性。為大為小。為青為黃。答曰。性無如是等相。菩薩曰。然則汝欲向甚處求見。孫無語。乃發信皈依。願為弟子。求示法名。遂示以偈 曰。

 性無大小青黃相  那有聲名任汝呼

 不達此中玄妙處  一言半字總淆訛

   我今強為汝立名。可曰達本。汝此後光陰。不上七八年矣。莫負卻八百年前三十六載苦行也。孫因問此身如何結局。菩薩曰。結局便結局。又問如何結局耶。孫乃問 如何修持。菩薩曰。淨土一門。能廣攝羣品。汝問修持。當念阿彌陀佛。發願往生。便得一了百了。汝無再惑。

   菩薩又喻諸人曰。從古大聖大賢。闡微立教。皆至精至簡。上士聞而悟。中下聞而修。皆歸大道。乃後之著述。務為繁言隱說。使凡流揣摩成見。遂至以訛傳訛。深 入邪僻。抱暗沒世。竟不自覺。如達本因讀參同悟真諸書。不知法要。曲信訛傳。謂為有得。執吝不捨。白首無成動諸煩惱。菩薩說為真可憫者。是故汝等既識前 非。當崇正信。

   一時菩薩將臨法會。弟子八人。無朽。常攝。常源。定茂。達本。查定宏。陳定耑。查定敏。恭謹顒竚。齊唱佛號。忽聞異香。從空中來。眾皆歡喜。得未曾有。菩 薩曰。善哉善哉。爾等知今日之會。有夙因否。昔梁武皇天監六年。我出家於北魏之東都淨因寺。為大比邱。因避亂南遊。住錫鷄鳴山麓。時爾八人。依我修學。不 久以兵亂各散。我越後二載。示寂於武林天竺。後復於唐僖宗朝。為清河獻王長子。亦棄位出家。今爾八人。同會念佛。亦由我發心。正如往昔無異。但爾等去我以 來。八百餘年矣。仍復飄流未反。真為可悲。真為可痛。今為汝等重加發明。所修行業。令速成辦。早登解脫。宜各諦聽。

   示無朽曰。汝向者雖從事玄門。而能恭敬諸佛。當知即是夙因。今宜速發深心精修淨業。為諸人唱導。無空擲後。此□十三年光景也。付汝偈言。

 八百年前有勝緣  今來相遇指青天

 已知本地中秋月  莫向長江覓渡船

   示常攝曰。汝常持大悲神呪。云何而持。答曰。所持之呪。歷歷分明。能持之心。了不可得。菩薩曰。能如是持。是名真持。有偈囑汝。

 汝持大悲呪  應識大悲心  離名亦離相

 以此度羣生

   示常源曰。汝既出家。要須謙下柔和。敬事師長。虗己請益。增長志氣。莫只坐雲霧中過日。源不達。復示曰。汝懜懜若此。可曉得自己的心麼。源無語。乃令誦準 提呪一徧。源隨誦之。菩薩曰。此不是你心。喚作甚麼。偈曰。

 見初無心  即汝本心  準提一徧  全體分明

   示定茂曰。汝持準提呪。平日須要細密用心。觀一切境。若喧若寂。若物非物。若欣若厭。無非此呪現體。即我妙心刻刻流露。如是奉持。必獲果證。我亦以神力助 汝成就。當誦我偈。

 兩行秘密  即汝本心  莫謂法少  是法甚深

   問達本曰。汝將云何。答曰。欲明心。菩薩曰。得無口頭話否。當勤念佛。其功十倍。亦示汝偈。

 心外無佛  佛即汝心  深信不惑  一念無生

   示查定宏曰。汝持金剛般若。當知有七不持。所謂心昏散不持。有過犯不持。入不淨處後不持。飲酒後不持。人擾不清淨不持。有事將作未作不持。心別有記憶不 持。若堅意受持。應離此七。誦至純熟。即於觀心中持之。果能如是。則功德不可思議。果報不可思議。佛有誠言。汝須保任。復與汝偈。

 般若一經  功德無盡  拔妄想根  脫生死病

   示陳定耑曰。小人之為惡也。惟恐人知。君子之為善也。亦惟恐人知。汝當以君子慎道之心。而作佛事。更有偈曰。

 勿貴人知  勿希天應  琱@其心  必堅必正

   示查定敏曰。汝未及弱冠。已知向 道。可 驗夙因。今為汝命名曰敏。敏有聰勤妙捷四義。聰以除汝暗。勤以勵汝怠。妙以開汝慧。捷以發汝廢。汝當顧名思義。莫謂菩薩徒與爾一箇字也。復示汝偈。

 汝年正幼  當學孝弟  以是持身  毋惰其志

   是日陳大心後至。菩薩問曰。汝云何修持。答云。惟修淨土。菩薩曰。捨此別無勝門矣。囑汝一偈。

 道無他說  唯心而已  蓮胎始成  專精勿二

   菩薩曰。所示淨土一門。真諸佛心宗。人天徑路。今汝等雖求往生。若發願不切。如入海而不獲寶珠。徒勞無益也。我昔於晉明帝時。受貧子身。為貧苦故。乃發大 願云。我以夙業。受此苦報。若我今日不得見阿彌陀佛。生極樂國。成就一切功德者。縱令喪身。終不退息。誓已。七日七夜。專精憶念。便得心開。見阿彌陀佛相 好光明。徧十方世界。我于佛前親蒙授記。後至七十五而坐脫。竟生極樂。後以度生願重。再來此土。隨方顯化。或為比邱。或為居士。或為國王。或為臣宰。或為 女人。或為屠匄。或隱或顯。或順或逆。皆隨順說法。導諸羣品。又以仙道多未悟真常。耽長壽樂。不思進修。我現仙身。救其迷墜。如唐僖宗朝一事也。今則又為 汝等發明邪正。闡揚淨土。汝等當一意一心。堅修此門。必不相誤。若心志一堅。又不待隔世而生。現前亦得見佛。如我昔年無異。有偈四句。

 少說一句話  多念一句佛  打得念頭死

 許汝法身活

   或問。學人云何得離塵欲。得無障礙。菩薩曰。我將由小而推之大。由外而推之內。汝等當善解其義。有人於此。無故而奪汝一錢。動嗔恨否。答以一錢雖微。見奪 則嗔。又無故而與汝一錢。生喜悅否。曰一錢雖微。見與則喜。有答以一錢甚微。與何足喜。奪無可嗔者。菩薩曰。汝能如是。心之清淨久矣。何至今日尚沉濁垢 耶。汝等當知。學人洗心不密。見有見無。處處是著。念念皆貪。所以業識紛馳。無暫停止。即念一句阿彌陀佛。心想依然外遊。未能頃刻歸一。良由汝等於無量劫 來。未甞發一時一日遠離塵欲之心。故此塵欲。亦從無始劫來。未甞一時一日肯離汝心。身纏心縛深入塵網。那得如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故知欲斷貪著。先從一錢之 與奪作棄捨觀。作非我有觀奪不起嗔。與不起悅。如是乃至百千萬錢乃至億億萬錢。乃至國城妻子。乃至身肉骨髓。乃至過現未來心意意識。乃至生死業報菩提涅 槃。一切皆如此。一錢之與奪無異。自然習漏消亡。障緣永滅。漸履清淨。成就道品。汝等當依此修行。勿更自虞窒礙。

   孟冬二日。為菩薩誕生之辰。眾設供稱壽。菩薩曰。汝等以何物壽我。皆曰。心以為供。菩薩曰。心是何物。可以持供。答曰。唯一至誠。本是無物。菩薩曰。既言 無物。誰知至誠。能知誠者。定有處所。可得舉示。云何無物。答曰。實無所得。菩薩曰。汝言無得。為是暫無。為決定無。眾擬議未對。菩薩曰。無則決定無。有 則決定有。一涉纖疑。毫釐千里。當知汝等言誠言妄。說有道無。皆是起滅計較推詳卜度之心。以是祝我。均無所益。聽我妙偈。

 至真無二心  至真無量心  心非一切心

 一切性非心  除妄心不實  依真心強名

 真妄兩不立  南無釋迦尊  了心無處所

 方便福羣生

   時諸弟子咸再拜願更聞法要。菩薩曰。善哉善哉。汝等願更聞法要。當誠解我語。善答我問。諸弟子。譬如有人謂一人言。燕京帝王所都。富貴無比。是人聞言有志 往否。咸曰願往。菩薩曰。汝不識路徑。當云何。咸曰有人指示。從之而行。菩薩曰不可。倘是人指以向南向東。若不明辨竟從其言。則燕都遠之又遠矣。眾曰。然 則如何。菩薩曰。畢竟得一走過燕都之人。教是人曰。汝須向北而往。便可直達帝所。諸弟子。此人所指。有錯謬否。咸稽首曰。無謬。菩薩曰。又譬如有人。欲登 萬仞之巔九層之頂。當如何教之。咸曰從卑至高。菩薩曰。然古云。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須是從第一級至第二級乃至最上一級。方為正說。若云一步便跨到最高 處。為浪語矣。又譬如有人。天子將命以官。詔是人曰。汝願為宰相耶。小吏耶。是人云何上答。咸曰必願為宰相。菩薩曰。然。又譬如有人。在於岐路。不知所 從。有憫之者。指曰。是邊極艱險。極曲折。不得便出頭。是邊極正大。極平坦。走去便得出頭。其人受指。於此兩邊當走何路。咸曰。走正大。走平坦。菩薩曰。 善哉。善哉。爾等酬我所問。俱合正理。然爾等能明解我所喻否。咸再拜曰。唯垂開示。菩薩曰。善聽。爾等向來雖有求道之心。而不識修行之要。趨向無據。如人 欲往燕都。而不知路徑者是。若遇邪師。教以邪法。如帝都在北。而反指以往東向南者是。則其人雖終日行。而茫無歸宿。何由覲至尊。何由成大道。今我所示彌陀 淨土。帝都也。信願行三。勤加精進。終至往生。是從第一級至最上一級也。期登上品。是願為宰相。不願為小吏也。依此而修。是走正大而不行邪曲也。我即走過 燕都之人也。若爾等不能深信。是捨帝都而趨邊地也。棄宰相之尊。而就小吏之賤也。背正大而求艱僻也。萬仞之山巔。九層之墖頂。非爾所及矣。可勝悲痛哉。

   眾欲積田為修行計。菩薩曰。汝等欲矢志同學。久聚不散。謝絕世故。於衣食所從。不復為求人計。故發此議。以我觀之。念頭雖好。然畢竟是貪戀塵勞。非清淨 法。何以故。街頭一飯。塚間一宿。先佛道範。若必藉田而修。倘一不就。則汝諸人終無修行之日矣。又若言自無其貲。將出自募化。更為不可。佛一代教。無此二 字。蓋自末世不識禮義。不懼因果。不知廉恥之徒所為。真修道人。生死念切。斷斷不作是想。然更有一言。汝諸人但執持正念。各各努力。是即不聚而聚。若身心 散逸。事無常琚C是雖聚而實散。苟明此意。止應隨分隨時。莫去閒思預計。

   菩薩又告眾曰。汝等慮身纏世網。念頭不得乾淨耶。我有一法。汝但發箇遠離求度之願。將牢牢歸向極樂世界。見阿彌陀佛之心。換卻奔走利名之心。便能即塵勞而 覺路矣。

   有問念佛不能一心。當作何方便。菩薩曰。汝但息想定慮。徐徐念去。要使聲合乎心。心隨乎聲。念久自得諸念澄清。心境絕照。證入念佛三昧。然平日必須多念。 從千至萬。心無間斷。則根器最易成熟。若強之使一。終不一也。時達本於座下。忽戄然念數聲。菩薩曰。如是。如是。

   諸弟子欲造像供養。請示法相。菩薩曰。諸弟子欲造相供養。積誠已久。合當顯示。但汝塵勞中。我妙明內。即今顯現。汝等不能見也。又我隨機感化。身相不一。 今但從本起修。可畫作大比邱相。面如滿月形體豐偉。著袈裟坐蓮花上。左手置膝。右手作說法相。眉間放白毫光。光中有阿彌陀佛結跏趺坐。要須莊嚴相好。不得 潦草。諸人聞已。皆拱立思維如是法相。菩薩乃言。諸弟子。人人有箇覺明妙行。不即不離。在汝諸人摸索不著處。時時出現即今明白。更不須設像供養。願見於他 日也。

   查定宏因喪子。欲棄家為僧。菩薩曰。汝且莫妄想是事。是事汝做不得。汝但正心以治心。正身以治身。斷無益之事。絕無益之友。皈心大覺。願出迷途。挹彼洪 波。滋我燥土。精求加被。驅諸障緣。汝向畏祈壽保身。當注力於此。勿多言也。定宏乃問奉教持金剛經。但諸字句有不同者。當從何本。得無差謬。菩薩曰。金剛 般若波羅密七字。並無差謬。

   沈天宇有疾。設供求示。菩薩曰。汝今有疾。尚未即死。當息諸牽累。安心端坐。念身無常。念世無常。所有妄緣。一切放下。徐徐念一句阿彌陀佛。自然六塵不 生。一心清淨。不唯愈汝今生之疾。即生死病根。亦從此拔出矣。汝今設供求示。不過望我有甚好方與汝。口訣傳汝。可愈汝疾。豈知。菩薩無是等虗偽之法。但此 實實數言教汝而已。汝若信而行之。真一服上品還丹妙藥也。付汝一偈。

 病從己作  還由己除  攝心清淨  得常安樂

 堅久不變  同無量壽

   菩薩示達本曰。汝欲究明心地。極為有志。但你一肚皮砂鉛水火。本來面目。真空真淨等話。實實塞卻。如何做得。你若要做。必須將此一絡索。拋向東洋大海始 得。不然。枉卻□心。誤卻工夫矣。不如的的確確念一句阿彌陀佛。明心在是生。極樂在是。一舉而兩得。極是便宜也。

   無朽問。云何仰酬祖父。菩薩曰。世間所謂孝者。以何為上。曰。能敬養。能為善。以無忘先德。菩薩曰。此雖孝而有限。惟能發大願。修出世法。若道成果滿。豈 但福及九祖。即歷劫冤親。俱蒙解脫。汝能專修淨土。是為大孝。

   定茂問。持呪云何明心。云何究竟。菩薩曰。心不離呪。呪不離心。是持之義。汝當於一切時觀此呪體。與我心體是一是二。若云二者。云何心能持呪。呪能顯心。 若云一者。云何忘則呪無。憶則呪有。則知此呪與心。離諸名相。畢竟空寂。是名究竟。若但持而不究竟。即無玅解。平等大慧云何顯發。平等大慧不現。何由照生 死之昏迷。達三界之實際乎。達本問出聲念佛。每易發火。得默念否。菩薩曰。汝一念佛。便云火發。何故汝終日向人說話。便沒一毫火起耶。當知此火。乃汝無量 劫來。無明煩惱之所積聚。由汝今日信之不真。故念隨火起。火逐妄生。以燒汝法身慧命耳。昔牟尼世尊為大法故。於無量劫。捨身求道。所以得成無上寶王。今汝 年力已衰。日夕勤行。猶嫌遲暮。尚乃戀著塵勞。希圖丹藥。以求延年益壽。汝不聞非非想天。尚有報盡。劫火洞燒。壞至三禪。況區區水火鉛汞假緣和合之法。而 求其永無變滅耶。汝今聞我所言。當如夢初覺。如醉初醒。精修淨土。正念往生。彼世界之壽命。無窮無盡。成就法身。到一切智。非淺淺長生久視之術。可同日而 論也。

   查定宏問。持呪時。多生恐怖。求示方便。菩薩曰。誰來怖汝。誰是受怖者。由汝夙生習氣不淨。故從微想中忽現此相耳。汝但精誠誦持。自當除滅。得如意意順。 善能護伏煩惱。而造入玄微。何恐怖之有。

   陳定育為母疾致禱。問作何功德。可獲全愈。菩薩示偈曰。

 孝首萬德  孝貫三才  大哉孝行  人倫之師

 汝以好心  求愈母疾  汝當安適  念母痛楚

 汝食美味  念母減食  汝衣輕軟  念母膿血

 污其衣襟  露其胸脅  如是思維  夙夜靡處

 歸命大聖  精誠不二  力行眾善  仰答四恩

 願母福益  願母壽增  願母病愈  願母體康

 覺明菩薩  為汝依怙  苟如其言  無願不果

   定茂欲捨持呪而念佛請問。菩薩曰。汝欲捨持呪而念佛。一志專修。最妙。但汝未知法要。只可名為持齋好善之人。不得名念佛之人。何以故。欲泛大海必具大舟。 欲馳千里。必擇良馬。故念佛人先須具大手段。割絕牽纏。打開塵網。直下即念是佛。即佛是心。乃至離即離非。頓入如來大光明藏。如是乃名正念念佛。得名為念 佛人也。汝應善解此義。

   有年少僧四人進謁。菩薩曰。諸年少。眾生無始時來。因於恩愛。故成眷屬。而眷屬中父母於子。又為恩之至重。愛之至切。難割難捨。今爾等出家離俗。得為比 邱。當知父母於爾。又有恩上之恩。非言所喻。故應趁此壯年盛力。勤辦道業。答父母最初割恩斷愛一片苦心。方不愧出家兩字。若復放逸懈怠。以致終身廢墜。是 不孝中之不孝。為天地間極重罪人矣。當因吾語。猛生痛念。

   菩薩又示眾曰。諸善男子。人之一身。父母所生。父母所育。現前爾等種種營謀。種種受用。即使父母。不曾與得一錢也。還是父母生卻你身。故有今日。萬事身為 大。身為本。從本而推。豈不是父母之恩。難言難盡。所以佛言。於父母邊出一高聲重語。尚獲罪無量。況今有甚於此者耶。若言父母或以不堪相加。不得不諍。則 是視父母如路人矣。只可歡然順受。父母自有感悟之日。決不得爭箇你非我是。做逆天背倫之人。

   菩薩曰。諸弟子當知。十方諸佛是眾生心。十方眾生是諸佛心。是故憶佛念佛。則十方諸佛現汝心內。然亦非諸佛之入於爾心。亦非汝心出於諸佛。皆是覺妙本明不 可思議。

   菩薩曰。心行處滅。是諸佛常住真心。心行處有。是眾生生死業心。其間不容絲髮。若汝等能綿密加工。使此心無些子空隙。方得幾分相應。莫略做半年十月。便謂 我能苦心修道。不知此正障道處。切宜慎之。又工夫雖加。若未到銅山鐵壁。推不倒。移不動處。猶未是探成一片。切莫見些影響。便即歇手。是為半塗之廢。必至 棄其前功。毫無所益。此又學道人大病。不可不知。要知佛法如大海。轉入轉深。斷非小小知見之所能盡。應盡形修習。造極為則。切莫作容易想。

   菩薩曰。念佛三昧。是汝心大勢力之所成。非由他致。今爾等念佛。晝夜不能如一。亂想猶復問真。皆是用心不得力處。

   顧定成求教。菩薩曰。汝來此菴。欲依淨業。可知道云何得生極樂。答曰。念佛往生。菩薩曰。汝知云何念佛。即得往生。曰。執持名號。一心不亂。菩薩曰。如何 是一心不亂。定成不能對。菩薩曰。吾知汝第能言之。未必能如法行之也。汝諦聽我語。善男子。心本無念。念逐想生。此想虗妄流轉生死。汝今當知此一句阿彌陀 佛。不從想生。不從念有。不住內外。無有相貌。即是盡諸妄想。諸佛如來。清淨微妙真實之身。非一非二。不可分別。如是念者。煩惱塵勞。無斷無縛。止是一 心。必得一心。方得名為執持名號。方得名為一心不亂。淨業功成。直趨上品。定成再拜曰。濁世凡夫。心智淺劣。未能深達至理。更求詳示。菩薩曰。汝今當發大 願。願生極樂。然後至誠懇惻。稱於阿彌陀佛。必使聲緣於心。心緣於聲。聲心相依。如猫捕鼠。久久不失。則入正憶念三昧。更欲上進。當廣參知識。博詢高明。 自悟即心是佛妙諦。汝今當具深信。慎毋學彼庸流。聞而不受。更莫學彼半真半假。半疑半信之徒。名雖受而無誠心奉行也。

   菩薩謂查母曰。汝何不勤勤念佛。答曰。因添兒孫。時常抱持。恐有不淨。菩薩曰。汝謂不淨念佛。恐怕有罪。不知不念佛則獲罪無量。莫計淨與不淨。只管念去可 也。

   陳永壽問結局。菩薩示偈曰。

 節慾戒嗔  是保身法  收斂安靜  是作家法

 隨力婚嫁  是省事法  行善念佛  是出世法

 守此四法  結局通達

   顧善記問終身及行善之方。菩薩曰。汝若存正心。行正事。得箇正終身。你若存邪心。行邪事。還你箇邪終身。至於善之一字。隨時隨地可行。大事小事皆是。又兼 戒殺放生。隨力捨貧施苦。持念阿彌陀佛。回向極樂。日日不間。如是三年不改。方許你好心行善四字。

   菩薩示無朽曰。大抵修淨業人。行住坐臥起居飲食。俱宜西向。則機感易成。根境易熟。室中止供一佛一經。一爐一卓。一牀一椅。不得放一多餘物件。庭中亦掃除 潔淨。使經行無礙。要使此心一絲不掛。萬慮俱忘。空洞洞地。不知有身。不知有世。并不知我今日所作是修行之事。如是則與道日親。與世日隔。可以趨向淨業。 蓋汝生時撇得乾淨。拋得乾淨。念頭上不存一些子根節。大限到來。洒洒落落。不作兒女子顧戀身家子孫之態。豈不是大丈夫舉動。所以要汝一意修行。別無沾滯。 正為此一大關目也。至於修淨之法。不出專勤二字。專則不別為一事。勤則不虗棄一時。汝今晨起。即誦彌陀經一卷。持阿彌陀佛一千聲。向佛前回向。念一心歸命 文。以此文言簡而意備也。此為一時之課。若初起或身心未寧。日止四時。稍寧。漸增至六時。又漸增至十二時。合經十二卷。佛名一萬二千聲。更於回向時禮佛百 拜。亦可分作四時。此為每日常課。餘工不必計數。或默或聲。但攝心諦念而已。又持名之法。必要字字句句聲心相依。不雜分毫世念。久久成熟。決定得生極樂。 坐寶蓮華。登不退地。若餘年未盡。猶得以其所證。為四眾向導。報佛深恩。汝若於我所說。一一遵依。方不負覺明菩薩示汝正道。令汝出家。方不負三昧和尚為汝 剃度。授汝大戒。此非小小因緣。汝莫自生輕慢。慎之。慎之。

   菩薩示常攝曰。汝向持大悲神呪。祈觀音冥加。速得入道甚好。但不得一向延緩使志事不立要須并日而作。兼程而進。自今當刻定期限。約准數時。杜絕人事。安止 一室。每呪百卷作一時。兼禮四明所立懺法一卷。懺諸業障。助發勝功。為一時。晝夜分為六時。以五時持呪。一時禮懺。餘時安坐修禪。深入不思議慧。何言乎不 思議慧。了知心外無法。法法無名。直下纖塵不立。一念圓融。不可以思思。不可以議議。故名不思議慧。依此妙慧則心攝於微。攝無攝相。所謂攝無所攝而不碍於 攝。名善攝心也。由心攝故。無事不辦。總而言之。無時無在而不心心流入。為持呪攝心之本。自然夙障冰消。定心朗現或得三昧開發。契本妙心。庶無虗縻歲月。 可以刻期進道。不然。今日明朝。來年後月。若作不作。欲前不前。保汝百年後。仍自目前行止。斷不能移易寸步也。慎之。勉之。

   菩薩又示常攝曰。只強順人情勉就世故八箇字。誤卻你一生大事。在今日決不是牽郎拽弟打哄過日之時矣。道業未成。無常至速。急宜斂迹韜光。一心向道。不得再 誤。

   達本奉教出家。菩薩示曰。汝老年出家。不得泛學餘事。但誦彌陀經。日課佛名一萬二千。自少至多。真真切切。求生極樂。此事一了百當之法。莫學世俗愚流。高 談濶論。說牲說心。見人念佛。便一概抹去。及叩其所行。不及三家村堣@箇不識字的漢子。十字街頭一箇念三官經的乞兒。枉使擲卻光陰。誤卻大事因汝平日喜說 禪而不達要妙。又未必能深信淨土。老實念佛。故發此論。

   菩薩又示無朽曰。彌陀經十二卷。佛名一萬二千。不要增不要減。只依着我行去。但經要勻勻淨淨。不緩不急。不疾不徐。佛要聲聲心心。不澁不掉。不浮不沉。念 去。至千回向。不是但誦舊文一過。須從自己心中。發出真正大菩提願。至誠懇切。普願一切眾生。同生極樂。而我心無所著。如虗空等。是名回向。又靜坐時當反 觀深究。佛即我心。是心是佛。不假外求。如心而住。無能無所。如是諦觀。更無二念。是名修行三昧。慎勿忘形死心。又落外魔知見。如是坐一時。便起經行。又 更持誦有箇次序。若忙忙促促。一氣趕去。謂可完卻一日課誦。便有苟且了局之念。非真正修行矣。大抵學道人不遵知識明誨決定勞而無益。未久必敗。慎之。慎 之。又諸經中所談淨土依正莊嚴。須講誦明白。倘坐中或經行或禮誦時。淨土現前。便可覺了。不為異境所惑。

   菩薩示陳大心曰。爾道念增矣。世念亦不減。凡世間一切人我相。名利相。嗔喜相等不但在身上行出來。始為牽連塵網。但心上略帶些子。即屬障道因緣。爾須要明 白。爾但身禮阿彌陀。口誦阿彌陀。心念阿彌陀。不涉分毫別想。便得洗滌乾淨。打破塵網。生極樂國。爾須要明白。

   或問終身。菩薩曰。汝問終身耶。我這堥S有斷終身的法為因菩薩歷劫修行。不曾學得這事。然汝亦太愚痴。終身便不過如此。問他何益。汝何不問頭兒白了。面兒 皺了。身子軟了。無常將次到了。閻羅大王面前。如何抵對他一言半句。免得披枷帶鎖去。這事汝何不問問。

   僧法緣將結期禮彌陀懺。先來求示。菩薩曰。彌陀懺是近代慈雲懺主所集。亦具事理一心。事一心。專於一事。若四相不生。湛若虗空。名理一心。此一心難到外則 勤修懺法。以除夙障。內則依理修觀。馴致一心。既得一心。何患不能入道。汝今在期。莫管為自己。為施主。亦莫管長久不長久。只要掃除習氣。打蕩身心。不成 三昧。誓不休息。便了。又汝在彼雖然次第但不是箇修行地面若真正要修行。將萬緣放下。一鉢依於十方。一身依於大地。真真切切。求度生死。乃為正修行法。若 區區三載懺期。又夾雜世故。而欲成淨業。出生死。譬如吸風吞霧而求飽足。世上必無之事。汝莫作此大愚痴想。以至凍餒而死也。

   王師初下三吳湖寇突發。闔城奔竄。久之事定稍稍復集菩薩示曰。後六月十三之變。得無驚恐耶。汝等當知此皆無始劫來。不能修善。廣造惡業所以生生世世。不離 此旤如梁武皇時。八人以兵亂各散。今日又遭兵變逃竄無地。可見眾生不能超三有獲無生。畢竟因緣業報。分寸難免。汝等幸而不死。亦大險矣。三世業果。可驚可 怖。汝等尚不一心辦道早出苦輪。隔世他生。正未了在。奈何。奈何。

   菩薩示沈元輝曰。大凡修淨土人。最忌是夾雜。何謂夾雜。即是又諷經。又持呪。又做會。又好說些沒要緊的禪。又要談些吉凶禍福見神見鬼的話。卻是夾雜也。既 夾雜則心不專一。心不專一。則見佛往生難矣。卻不空費了一生的事。你如今一概莫做。只緊緊持一句阿彌陀佛。期生極樂。日久功成。方不錯卻。當授汝一偈。依 而行之。

 阿彌陀一句  萬法之總持  聲與心相依

 念茲復在茲  感應不思議  蓮開七寶池

   菩薩示定愷曰。汝既遭大難幸而得免。自今當痛思前過。斷其後愆。更無躁心競氣逞志使能。貽厥身灾。今為汝立名曰愷。愷者何慈也。仁也慈以立身。仁以及物。 功名得不足喜。失不足憂。惟務培育善心。堅固善行。以仰答四恩而已。

   一時菩薩降臨法會。士庶三十餘人。未決心疑。咸來咨請菩薩憫茲眾等。雖同稟誠心而不識修行正路乃垂示曰今日之會。可謂有緣但若與爾等說佛法。非所習開。恐 難信人。不若舉一則世典儒書。與眾等一話。或能信得一句。兩句。中庸說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強而行之。今日看來。安與利且莫說起。即勉強而行者。 亦不可得。即如爾等自遇我之後亦曾發心勉強為善。乃有一旦棄捐。或漸至懈廢者。其故何在。只是將善之一字。看得太緩。謂行善無功。不如為惡之有效耳。不知 為善若果無功。何以古來聖賢之徒斷不作些微小惡善則盡力盡心。必要做到十二分滿足。若果為惡有效。又何故古來仁人君子。不惟有效是求。反作無功之事。且現 見為惡之人。眼前雖得便宜。到頭幾箇有好結局。好斷送。好名聲好子孫以延其世代。又如世間數歲小兒。見說箇好人便知讚美。豈不是為善有大利處。見說箇惡人 便要嗔怪。豈不是為惡無大利處。此事極易曉。非是爾等不聰明。真不知得。但是不能實心向善。故一時不細察耳。所以平日間捨一錢。也要向人說一遍。有句好 話。也要向人說一遍。都是從外邊做手脚全不體會大聖大賢用心切己處。覺得沒滋味。便拋棄了。汝等今日若果將真真實實的心。行真真實實的事。無一毫妄想覬覦 於其間。坦坦然樂天知命。守其在我不見有終身可祈。結局可問五行八字之窮通可卜。吉凶得失之可得而趨避。自然無禍不消。無福不至道與時增。德與歲積。成聖 成賢無難矣。此爾將來一定的實事。所以說及其成功一也反此則生為無忌憚之小人死為腐爛之草木。可不痛哉。菩薩說是語已默然而住時眾猶顒顒有待。更有再拜而 致禱者。菩薩曰。甚哉爾眾之愚也聞。如是言竟不生希取之心。反顧之念。只要將胸中兒女身家之事。一問而後已。苦哉苦哉。然菩薩大慈無已。當更說些古話。醒 豁爾等痴夢。一者學道之士情不正。性則離。心不堅德乃闕。往往慎於斯須而變於頃刻。若是者謂之造就無地之流。難以入道非聖人之誨人或倦。而故絕之也。眾中 有識者思之。一者天下又儘有聰明向上之士。卻為自是之見所障不成大器。蓋人一自是決不肯虗心就正有道。其平日所交所接。定是一等庸下之徒互相稱譽凡有所為 不能面聞其過而德業殆矣眾中有識者思之。一者世人貪得。都務強求。不知一錢之獲。尚有命焉而況功名富貴之大。曰吾智力可求若然則蒼蒼者天。赫赫者神將無用 乎。即使強求而得。亦是命數合有不因爾用卻許多齷齪心機天憫而與之也。然則勉強而求者有辱無榮。有失無得有僇身之禍。無利物之功。有損德之災。無進善之福 天厭之神棄之矣。眾中有識者思之。一者天下大恩莫過父母。父母而在。堂前活佛也。父母而沒。猶可追報也。試思此身從何而來。何由而長。乃不能反本尋源。盡 心盡力。敬事承順。而至有結怨於父母而不顧。自利其妻子而不養。更甚至有病而不知。死而不葬。或一言亦報復如平人者。是皆禽獸所不若也。嗚呼人而禽獸不若 耶。可畏哉。眾中有識者思之。

   或欲求官問可得否。菩薩曰。做官一事。你更莫想。你須知得通經史之謂文。練韜略之謂武。膂力過人之謂勇。智能出眾之謂才。汝自思量有一於此否。若四中不具 其一。要做官。不過圖僥倖而已。要圖僥倖。念頭先已不正。一做了官。便去假威仗勢。一味虐疲民而飽我腹。決不思為國為民做些好事。以至積惡日深。不知改 悔。來世定作牛馬駝騾有力報人等畜。如目前兵戈戰陣中。一類畜生。皆夙世冒祿貪功。無一毫功德於天下之徒也。且報應之理。遠近無期。或致禍於現世。或殃及 於子孫。如目前一等罪犯囹圄。身受屠戮。繼嗣不肖。或絕滅無傳者是也。又損害良民而取其財貨。謂之不仁不義之物。以之祀祖先。而祖先益愆。事神明而神明加 怒。供諸佛聖賢必為之墮泪。奉仁人有道。反為之生慚。即罪惡不極。而冤結相酬。後世定作一類羊猪雞犬。無力報人之畜。及世間一等。貧窮下賤劇苦之人。又此 圖僥倖一輩。在官即做些好事。亦未免公中有私。善中有惡。罪福影響不漏絲毫。貪有限之榮名。受累生之惡果。僥倖做官。溺心利欲。如上所談勢所心至。可不畏 哉。

   王定佑求子。菩薩曰。汝自今莫殺生命。勿食異物。勿多慾逞忿。何以故。殺生傷天地之慈。乖長養之道。食異物。必增淫穢。或致惡疾。多慾逞忿。則戕損壽命。 暴折元和。又多犯陰陽之忌。汝當永戒此三。一意奉養老母。推惠行慈。濟貧拔苦。廣行陰德。積累不廢。天必錫汝佳胤也。

   菩薩示陸定息偈曰。

 親近老成  莫狎惡少  君子上達  汝曹當效

 勸母修行  是為大孝  必誠必敬  遵菩薩教

   復示曰。回去向爾母親。諄諄切切。勸他至心念佛。求生極樂。即不能素食。莫勉強他。但不可殺生。他若肯歸向彌陀。自斷血肉。此是世間第一等孝行。汝宜勉 之。

   爾時菩薩化緣已終。因徧召諸弟子。各授以訓。示定勉曰。汝名定勉。當號自開。勉力修行。自得開悟無上菩提。作善知識。續佛慧命。汝毋自棄。

   定開問一心三觀之旨。菩薩曰。台宗三觀妙在圓心。圓心若知。其道盡矣。令與定勉並立。付偈曰。

 一開二開  今日重來  菩提有種  妙手雙栽

   示上德曰。

 頭既禿  當知足  念無常  斷愛欲

 南無阿彌陀  念念甯裗

   示耳之曰。

 勤則不病  不勤則病  勿謂夙業  其報甚近

 慈父彌陀  數數親覲  可以永年  況乃却病

   示陳大心曰。

 老不撇脫  死定兜搭  兒女債完  可以怡悅

 極樂非遙  勿自隔絕

   示沈元輝曰。

 深潛不露  是名持戒  若浮而外  未久必敗

 念既不真  不得自在  禍福吉凶  汝自作怪

   示杜義見曰。

 善則為義  不善不義  義善無二  所見唯義

 以義為見  不見非義  見非義時  見無見義

   示女弟子意安曰。汝因病不念佛耶。 噫病愈甚。念 愈勤乃好也。若病到念不得的時節。却是錯了也。

   示無朽曰。

 尺璧豈寶  寸陰當惜  正念彌陀  信光赫奕

 莫貪舊遊  前途永失

   示常攝曰。

 有口若啞  有耳若聾  絕羣離俗  其道乃崇

   示常源曰。

 汝行勿怠  怠非比邱  彼自廢者  多身後憂

   示定茂曰。

 汝是道人  當淨其心  能淨心者  可以超羣

   示定隨曰。

 老實是寶  又有不好  若只如此  止堪溫飽

 何用出家  願離痴惱  當發道意  莫空過了

   示查定宏曰。

 菩薩說偈  家常茶飯  歸告汝母  己事早辦

   示陳定耑曰。

 惟天最高  無所不見  護汝初心  慎勿少變

   示達本曰。

 達本無本  萬緣應息  胡不寧處  猶是汲汲

 一朝撒手  男耕女織  回想生前  汝自哭泣

   時菩薩一一示已。復告諸人曰。我自降此以來。凡所言說。皆修行要妙。汝等能時時體會極力遵行。決生上品。菩薩從此。不復再來矣。諸弟子宜各努力。勿虗此 會。時諸弟子聞菩薩語。皆涕泣悲戀。不能仰視。菩薩謂曰。諸弟子。汝等謂菩薩。不復再降。恐生懈怠。從此失足。然實不爾。何以故。從是以後。汝等精進。只 是自己精進。捨塵塗而登聖域。大智大賢之所為也。若懈怠。亦是自己懈怠背大道。而入淤泥。無知下愚之所為也。諸弟子但須前進莫生係戀。但急著力。無事悲 哀。頃之復諭曰。汝等不得更作菩薩再降想。所以者何。鸞乩之設本為神鬼所依憑。非大菩薩應化當事。汝等若奉教無失。於菩薩生恭敬之心難遭之想。即是大報恩 處。時諸弟子雖聞法諭。猶故圍繞不忍散去。菩薩又諭曰。諸弟子。菩薩往昔因中。與汝等具有大緣。從此雖不再降。然不得作遠離想。當知覺明妙行。時時在汝等 眼前相逐不捨。汝等慎無一日廢弛。自捨却覺明妙行也。少頃又諭曰。諸弟子。法會既終。宜各散去。菩薩來無所從。去無所至。莫只呆呆守著菩薩。定不在一幅紙 兒上也。各□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至誠作禮頂戴奉行可矣。

西方確指()

 

上一頁 目 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