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彌勒上生經宗要


    彌勒上生經宗要

    釋元曉撰

  將說此經。十門分別。初述大意。次辨宗致。三二藏是非。四三經同異。五生身處所。六出世時節。七二世有無。八三會增減。九發心久近。十證果前後
  第一述大意者。蓋聞彌勒菩薩之為人也。遠近莫量。深淺莫測。無始無終。非心非色。天地不能載其功。宇宙不能容其德。八聖未嘗窺其[這-言+(序-予+手)]。七辨無足談其極。窈窈冥冥。非言非默者乎。然不周之山之高其跡可跋。朝夕之池之深其疆可涉。是知至人之玄。猶有可尋之跡。玄德之遼非無可□之行。今隨跡疆之近蹤。誠論始終之遠趣。言其始也。感慈定之光熾。發廣度之道心。浴八解之清流。息□覺之苑林。四等之情。等閏四生。三明之慧。明導三界。論其終也。度苦海於法雲。發等覺於長夢。卻二障之重闇。照四智之明鏡。乘六通之實車。遊八極之曠野。千應萬化之術事啻百億□□□。今此經者。斯乃略歎至人垂天之妙跡。勸物修觀之真典也。彌勒菩薩者。此云慈氏覺士。賢劫千佛之內是其□□如來。弗沙佛時。無習慈定。熏修其心。遂成常性。從此已來。每稱慈氏。乃至成佛。猶立是名也。兜率陀者。譯言知足。欲界六天之中是其第四□□□□欲情重。上二浮逸心多。此第四天。欲輕逸少。非沈非浮。莫蕩於塵。故名知足。□受用具。不待營作。隨念自然。故名為天。菩薩從人昇天。故曰上生。行者靜慮思察名之為觀。聞金口。演玉句。澍法雨之沃閏。成佛種之華果。故言佛說。若人受持此經。觀察彼天。則能生妙樂之淨處。承慈氏之至人。登無退之聖階。謝有死之凡塵。舉是大意。以標題目。故言佛說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陀天經(云云)
  次第二明經宗致者。此經正以觀行因果而為其宗。令人生天。永無退轉。以為意致。所言觀者。有其二種。一觀彼天依報莊嚴。二觀菩薩正報殊勝。專念觀察故名三昧。而非修慧。唯在聞思。此但名為電光三昧。而無輕安。是欲界因也。所言行者。略有三種。一者聞大慈名。敬心悔前所作之罪。二者聞慈氏名。仰信此名所表之德。三者行於掃塔塗地香華供養等諸事業。如下文說。此觀此行。合為一根。所生之果。略有四種。一者牙莖離土之果。二者華葉蔭涼之果。三者妙華開敷之果。四者芳果成就之果。第一牙莖離土果者。伏滅前來所作眾罪。是因初行所得果也。第二華葉蔭涼果者。不墮三途邊地耶見。因第二行所得果也。第三妙華開敷果者。謂得兜率依正妙報。因第三行之所得也。第四芳果成就果者。於無上道得不退轉。依前二觀之所得也。所以然者。觀察菩薩依正報故。生彼天時。親承聖導。永不退於阿耨菩提。故依二觀。得第四果。由聞慈氏之名。信其仁賢之德。遠離不聞賢聖名處。睎H正見。成就眷屬。故依聞名。得第二果。餘二因果。相當可知。知是觀行因果成就。無上菩提自然而至。是謂上生之果之所致也
  次第三明二藏是非者。諸說不同。或有說者。此上生經是小乘教。聲聞藏攝。所以然者。說阿逸多具凡夫身未斷諸漏。又說彼果為十善報。以之故知非大乘教。或有說者。此經正是大乘之教。菩薩藏收。略以四文而證此義。一者智度論說。聲聞藏中。無菩薩眾。猶如川流不容大海。菩薩藏中。有菩薩眾及聲聞眾。猶如大海容於眾流。今此經中既有聲聞及菩薩眾。故知是大而非小也。金剛般若序中。雖無初菩薩眾。後流通分列菩薩眾。是故不應以彼作難。二者經下文中說牢度大神禮十方佛發弘誓願。故知是大而非小也。以小乘教中無十方佛故。三者下文說言。晝夜六時。常說不退轉地法輪之行。逕一時中。成就五百億天子令不退於阿耨菩提。此言實非小乘教所容。故知是大而非小也。四者聞說是經。他方來會十萬菩薩。得首楞嚴三昧。八萬億諸天發菩提心。准此得益菩薩行願。故知所聞是大乘教也。評曰。此教通被大小根性。如言愛敬無上菩提心者欲為彌勒作弟子者。乃至廣說。故但小不容大。大能含小。故隨所宗。菩薩藏攝。所以後師所說是也。問若如後說。初所引文云何和會。解云。所言具凡夫身等者。是舉小乘所執釋作問。而答文言身圓光中有首楞嚴三昧波若波羅蜜字義炳然者。是表菩薩位登十地。以此三昧在彼地故。又言十善報應者。欲明菩薩十善之報。實遍十方。非直在此。但應物機。局示彼天。以之故言十善報應。由是道理。彌合大教。如下文言。若我住世。一小劫中。應說一生補處菩薩報應及十善果者。不能窮盡。故知非直十善果義說名報應。亦示以淨報應於物機。依如是義。故言報應。非直實報名十善果。由是不違大乘道理也。問此中菩薩依正莊嚴。為是萬行所感實報。為是隨機所應化相。若如前者。非凡所見。是報非應。若如後者。不遍十方。是應非報。云何得言菩薩報應。解云。彼一一相。皆有分齊。不壞分齊。各遍十方。遍十方邊。非凡所見。其分齊邊。是凡所睹。然分齊即遍。遍即分齊。無障無礙。無二無別。如是功德。無非實報。隨分所見。無非應化。由是道理。故說報應。就實而言。因具萬行。果圓萬德。但今局說在天報應。故說其因直取十善也
  次第四明三經同異者。上生下生及或佛經。相望略有三種同異。一所為同異。二所詮同異。三所攝同異。言所為同異者。修觀行也。有其三品。上品之人。或修觀佛三昧。或因懺悔行法。即於現身。得見彌勒。隨心優劣。見形大小。此如觀佛三昧海經及大方等陀羅尼經說也。中品之人。或修觀佛三昧。或因作諸淨業捨此身後。生兜率天。得見彌勒。至不退轉。是故上生經所說也。不品之人。修施戒等種種善業。依此發願。願見彌勒。捨此身後。隨業受生。乃至彌勒成道之時。要見世尊三會得度。是如下生成佛經說。是即上生所為。為中品人。餘二經者。為下品人也。第二所詮有同異者。上生所詮。是天報應菩薩功德。餘二經者。詮於人報成佛等相。此後二經。互有廣略。其所詮理。大意同也。第三所攝有同異者。上生經者。菩薩藏攝。義如前說。餘二經者。聲聞藏收。所以然者。其成佛經。出長阿含。下生經文。深淺不異。又說成道。未明應現。依經得益。證小乘果。以之故知。非菩薩藏。然縫衣之時。短針為要。雖有長戟。而無所用。避雨之日。小蓋是用。普天雖覆。而無所救。是故不可以小為輕。隨其根性大小皆珍者也
  次第五明生身處所者。說處不同。華嚴經入法界品中。彌勒菩薩告善財童子言。我於此閻浮提南界摩離國內拘提聚落。婆羅門家種性中生。為欲滅彼憍慢心故。化度父母及親屬故。於此命終。生兜率天。為欲化度彼諸天故也。賢愚經第十二卷云。爾時波羅奈王。名波羅度達。王有輔相。生一男兒。三十二相。眾好備滿。輔相增悅。即召相師。令占相之。因為立字。相師問言。自從生來有何異事。輔相答言。其母素性。不能良善。懷妊已來。悲[矛*令]苦厄。慈潤黎元。相師喜曰。此是兒志。因為立字。號曰彌勒。其兒殊稱。令土宣聞。國王聞之。懷懼言曰。今此小兒。名相顯美。儻有高德。必奪我位。寧其未長。當豫除滅。作是計已。即敕輔相。聞汝有子。容相有異。汝可將來。吾欲得見。其兒有舅。名婆婆梨。在波梨富羅國。為彼國師。於時輔相。憐哀其子。懼被其容。復作密計。密遣人乘。送與其舅。令彼長養乃至廣說。今此經言。波羅奈國劫波梨村波婆梨大婆羅門家本所生處。此三種說。云何相會。解云後二經文。文異意同。所以然者。賢愚經意。寄父表生。故言輔相生一男兒。此非的出其生之處。上生經文。的明生處。彼土之法。婦懷妊已。還本家產。本家在於劫波梨村。知此二經文不相違也。華嚴經意。別顯異處。大聖分身。隨機異見。處處異生。不足致怪。由是道理不相違背也
  次第六明出世時節者。欲顯彌勒世尊何劫何節幾時出世。言何劫者。在第十劫。如藏論云。二十住劫中。有五佛出世故。前五劫中無佛出世。第六劫中拘留孫陀佛出世。第七劫中拘那含牟尼佛出世。第八劫中迦葉佛出世。第九劫中釋迦牟尼佛出世。第十劫中彌勒佛出世。後十住劫中亦無佛出世。乃至廣說。言何節者。劫減時出。如論說云。為劫上時諸佛出世。為於劫下。偈曰。成佛於劫下。減八萬至百。云何不於劫上時出。此時眾生難教厭離。從百歲至十。厭離心重。最應易生。何故不出於此時中。五濁熾盛故。又云人壽無量時。乃至八萬歲。輪王出世。不減八萬時。何以故。減八萬時。非此吉祥福樂品故。問依此論文。輪王與佛出世時異。云何輪王與佛同世。解云。輪王生時。未減八萬。末及始減。故得相值。如賢劫經言。稍增至六萬歲時。有轉輪王。輪王相次。經第七王時。人壽八萬四千歲。彌勒出興。大彌勒成佛經亦云八萬四千。阿含經及賢愚經中。止論八萬。俱舍論云。長極八萬。短至十歲。案云。言八萬者。舉其大數。不至九萬。故言極八。又佛出時。始減數十。大數未闕。所以猶言八萬四千。若依此經。六萬歲時。亦有輪王。如何論說不減八萬者。經說增時。論說減時。由是道理。不相違也。言幾時者。經論不同。賢劫經言。人壽二萬歲時。第六迦葉佛出世。人壽增減至千二百歲時。釋迦始上兜率天。於天四千歲。人間得五十六億七千七萬歲。人壽百年時。下閻浮提。雜心論云。彌勒菩薩。滅後生第四天。壽四千歲。一日一夜。當人間四百年。即準人間。合五十七億六百萬歲。然後下閻浮提。成等正覺。賢愚經云。五十六億七千萬歲。菩薩處胎經亦同此說。一切智光仙人經云。五十六億萬歲。今上生經亦同此說。定意經云。彌勒五億七十六萬歲作佛。案云。彼天四千歲。準人間歲數。得五萬七千六百之萬年。此是以萬為首。而數至於五萬七千六百。此中若依千萬為億。即為五十七億六百之萬歲。當於雜心之文。若依萬萬為億之數。即為五億七千六百之萬歲。近於定意經說。而言七十六萬歲者。算位誤取之耳。七千為七十。六百為六也。其餘三經。皆云五十餘億等者。並依千萬為億之數。而隨翻譯之家。頗有增減之云耳。天人歲數。相配如是。而於其中。多有妨難。何者。俱舍論說。如是此壽長遠究竟極此八十千歲。是時諸人安坐受樂無所馳求。壽八十千歲。住阿僧祇年。乃至眾生未造十惡。從起十惡集道時節。壽命因此十十歲減。度一百年。即減十歲。乃至廣說。今於彼天四千歲數。不滿人間阿僧祇年。況從百歲稍減至十。從十稍增至於八萬。乃至減時。準此而言。不得相當。是一難也。又依彌勒。百歲時上。至於八萬。減時下生。此於中劫。纔過其半。若論釋迦。人壽千二百歲時上。稍減至十。增至八萬。還減至百。方乃下生。此過一劫。倍長於前。而於二處。齊言於天四千歲人間得五十餘億等。如是相違。是二難也。若言釋迦逕多死生。彌勒於彼逕少死生。非但受彼四千一生。故不違於半劫一劫者。即違經說一生補處。亦違五十餘億等文。是三難也。如是相違。云何和會。此中。真諦三藏解云。補處菩薩生於彼天。雖無中夭。受多死生。所以然者。一由旬城所有芥子。百年去一。乃至盡時。是一兵刀劫量。是即人間四百年。為彼一日一夜。一日一夜中。除四芥子。一月除百二十芥子。乃至四千年中。除五十七億六萬芥子。不過二三升。然釋迦菩薩下生之時。一由旬城芥子已盡。彌勒菩薩下生之時。彼城芥子除其半餘。故知於彼逕多死生。而於剡浮。唯有一生。故說此為一生補處。三藏法師作如是通。若依此義。通餘經論者。諸說五十餘億等文。直理當於彼天一生之數。不說上下之間唯有爾許之年。由是道理。故不相違也。若準論文。於彼天中。逕多死生。其有道理。如瑜伽論第四卷云。四大王眾天滿足壽量。是等活大那落迦一日一夜。則以此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歲。彼壽五百歲。如是以三十三天壽量。成黑繩壽量。以時分天壽量。成眾合壽量。以知足天壽量。成號叫壽量。以樂化天壽量。成大號叫壽量。以他化自在天壽量。成燒熱壽量。應知亦爾。極燒熱大那落迦有情壽量半中劫。無間大那落迦壽一中劫。準此而言。彼知足天滿足壽量。是號叫大那落迦一日一夜。即以此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歲。彼壽四千歲。如是大號叫壽量。燒熱壽量。轉倍於前。極熱半劫。無間一劫。亦轉倍之。然今彌勒菩薩。在知足天。逕半劫餘。釋迦菩薩。在於彼天。逕一劫餘。且經號叫一壽量時已逕彼天無數死生。況逕半劫及一劫乎
  次第七明二世有無者。慈氏出世在於賢劫。賢劫千佛。諸經同說。過去未來二劫之中千佛有無。經說不同。如觀藥王藥上經中。釋迦佛言。我昔於妙光佛末法中出家。聞是五十三佛名。以心喜故。後轉教人。乃至三千人同音讚歎。一心敬禮。即時超越無數億劫生死之罪。其初千人者。華光佛為首。下至毘舍。於莊嚴劫成佛。過去千佛是也。中千人者。拘留孫佛為首。下至樓至。於賢劫中次第成佛。後千人者。日光如來為首。下至須彌相佛。於星宿劫當得成佛。依此經文。三世有千佛也。大智度論第九卷云。前九十劫有三佛。後一劫有千佛。九十劫初劫有毘婆尸佛。第三十劫中有二佛。一名尸棄。二名鞞怒婆附。第九十一劫初有四佛。一名迦羅鳩餐陀。二名迦那含牟尼佛。三名迦葉佛。四名釋迦牟尼。賢劫經言。從拘留秦佛。至九百九十九佛。共出前半劫。後有樓至佛。獨用半劫。樓至滅後。更六十二劫。空過無佛。過爾有一佛興。號曰淨光稱王。壽十小劫。過此佛後。復三百劫。亦空過無佛。依此經論。去來二劫應無千佛。云何和會。解云。有無二說。皆實不虛。所以然者。隨機見聞。有無不定。故說有無。皆不相妨。問。賢劫之量。以何為限。樓至如來獨用半劫。為一相續。故是一壽為多。過去故為多壽。解云。金剛力士經言。昔有轉輪聖王。千子發心。願求作佛。王欲試其誰先得佛。於是取千籌。以香湯洗之。令千子取。得第一者。最初成佛。如是至九百九十九佛。最後一子。為第千佛。諸兄譏言。我等成佛化人已盡。汝後作佛。何所度邪。於是小子聞此悲泣。後復思惟。世界無邊。眾生不盡。我今發願。願我後作佛時。壽命與諸兄等。所度眾生。其數亦同。於是地動。佛與其記。是因緣故。獨用半劫。以啼泣故。名啼泣佛。於是諸兄即願作金剛神護樓至佛。賢劫經中亦同此說。依此經文。一壽之量。等諸兄等。言一壽者。數多為一。一本所垂一名出故。賢劫量者。相傳說言。六十四劫為一大劫。名賢劫等。所以然者。火水風劫一周轉訖。合六十四。以此為限也
  次第八三會增減者。然通論一化說法之會。有無數會。何得唯云而說三會。度爾許者準度前佛所遺弟子。通論諸佛度先所遺。此亦未必唯在三會。或一二會。度先所遺。或有四五乃至十會。然今釋迦彌勒二佛。齊有三會度先弟子。但其所度有多小耳。如菩薩處胎經。佛語彌勒言。汝生快樂國。不如我累苦。汝說法甚易。我說法甚難。初說九十六億。二說九十四億。三說九十二億。我初說十二。二說二十四。三說三十六。汝所說三人。是吾先所化。九十六億人。受持五戒者。九十四億人。受持三歸者。九十二億人。一稱南無佛者。汝父梵摩淨將八萬四千。非我先所化。是汝所開度。乃至廣說。案云。三會唯度小乘弟子。以皆證得阿羅漢果故。若論大乘根性之人。令得無生忍等果者。無非先佛之所化度。故無限於三四會等。於中委悉文處當說也
  次第九明發心久近者。佛本行經第一卷云。昔有如來。號曰善恩。彌勒菩薩。於彼佛所。最初發心。彌勒菩薩。在於我前。四十餘劫。發菩提心。然後我發道心。昔有佛名示海幢如來。我於彼佛國。作轉輪王。名曰牢□。弓初發道心。智度論第二十四卷云。釋迦牟尼佛。與彌勒等諸菩薩。同時發心。精進力故。超越九劫。案云。釋迦彌勒各有眾多。同時前後。皆無妨也。問論說釋迦所超九劫。為是大劫。為是小劫。若是大劫。同劫成佛。何得言超。若是小劫。在前一劫。云何超九。若言釋迦應在彌勒之後九劫成佛。而今同在一劫成道。所以得言超九劫者。云何而言同時發心。解云。此中所超。準是大劫所以然者。言超劫者。非就實行。但依獲準。示其超耳。謂三僧祇已滿之後。脩相好業。應逕百劫。而於九十一劫。修滿故。言超九也。論說第九十一劫中千佛出世故知其九亦是大劫。然此二菩薩同時所發。是不定心。若論決定發心之時。彌勒發心九劫已後。釋迦乃發決定之心。故應在後九劫成道。而今超九。同在一劫。此論約彼最初發心。故言同時發心之耳。由是道理不相違背也。餘處所說超十二劫。準此應知也
  次第十明證果前後者。如十住結結經云。彌勒菩薩方習菩薩行乎。莫造斯觀。所以者何。慈氏積行琩F數劫。先以誓願成等正覺。吾方習行而在其後。案此而言。彌勒之本在先證果。然釋迦證果經說不同。如因果經言。善慧菩薩。功行成滿。位登十地。在一生補處。生兜率天。名聖善白。梵網經言。我今盧舍那。方坐蓮華臺。周匝千華上。復現千釋迦。一華百億國。一國一釋迦。各坐菩提樹。一時成佛道。乃至廣說。案此而言。寄跡表本。善慧菩薩生兜率本在十地。釋迦如來坐樹下時。本方證果。又法華經壽量品云。我實成佛已來。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那由他劫。乃至廣說。案此而言。釋迦證果。有久有近。彌勒成道。例亦應爾。良由多本共垂一跡。所以異言。莫不皆實。由是道理。不相違也

    彌勒上生經宗要(終)

  波羅捺(此云江遶)劫波利(此云捉髑髏鬼)波波利(此云守護)祇陀(此云戰勝)須達(此云善溫)

    元慶二年七月十日定心院政所交了
    釋圓敏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