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 錄 下一頁

往生西方淨土瑞應傳


    往生西方淨土瑞應傳

  夫以諸佛興慈多諸方便。唯往生一路易契機緣。詳往古之志誠。並感通於瑞典。則有沙門文諗釋子少康。於往生論中高僧傳內。標揚真實。序錄希奇。證丹誠感 化之緣。顯佛力難思之用。致使古今不墜道俗歸心。再續玄風。重興盛事。使以發心之士堅固無疑。未起信之人依捉有路。聊申序耳

    慧遠法師第一

  東晉朝僧慧遠法師雁門人也。卜居廬山。三十餘載。影不出山。跡不入俗。送客以虎溪為界。雖博群典。偏弘西方。嵒下建淨土堂。晨夕禮懺。有朝士謝靈運高 人劉遺民等。並棄世榮。同修淨土。信士都有一百二十三人。於無量壽像前。建齋立誓。遺民著文讚頌。感一仙人乘雲聽說。或奏清唄聲御長風。法師以義熙十二年 八月六日。聖眾遙迎。臨終付屬。右脅而化。年八十三矣

    曇鸞法師第二

  齊朝曇鸞法師家近五臺。洞明諸教。因得此土仙經十卷。欲訪陶隱居學仙術。後逢三藏菩薩問曰。佛法中有長生不死法勝此土仙經否。三藏唾地驚曰。此方何處 有長生不死法。縱得延壽。年盡須墮。即將無量壽觀經授與鸞曰。此大仙方。依而行之。長得解脫。永離生死。鸞便須火遂焚仙經。忽於半夜見一梵僧入房。語鸞 曰。我是龍樹菩薩。便說偈。已落葉不可更附枝。未來粟不可倉中求。白駒過隙不可暫駐。已去者叵反未來未可追。在今何在白駒難可迴。法師乃知壽終。集弟子三 百餘人。自執香爐面西。教誡門徒勸崇西方。以日初出時。齊聲念佛。即便壽終。寺西五里有一尼寺。聞空中音樂西來東去。須臾又聞東來西去

    道珍禪師第三

  梁朝道珍禪師於廬山念佛。因作水觀。夢見水。百人乘船欲往西方。乃求附載。船上人不聽。珍曰。貧道一生修西方業。何故不聽。船上人曰。師業未圓。未誦 彌陀經。并營浴室。於是船人一時俱發。珍既不得去。啼泣睡覺。乃誦經浴僧。多時又夢。一人乘白銀樓臺。舉手言曰。珍禪師。汝業已圓。好用其心。故來相報。 定生西方。臨終夜。山頂如列數千炬火。異香滿寺。已後於經函中收得存生遺記。未終前並不說於人

    僧崖第四

  後周朝僧崖住益州多寶寺。性少語言。不雜嬉戲。每遊山林。以終日。人問何故。答曰。人是可惡。我思之耳。於城西燒左手五指。道俗千萬擁之而哭。師曰。 但守菩薩心。我無哭也。人問痛否。答曰。心既無痛。指何痛也。火燒手掌。骨髓沸湧。人問其故。答曰。緣諸眾生不能行忍。今觀不忍者忍不燒者燒。又告眾曰。 末劫輕慢嚚薄。見佛像故木頭。聞經如風過馬耳。燒手滅身。欲令信重佛法。謂弟子曰。我滅度後。好供養病人及醜陋者并畜生。凡斯之徒多是諸佛菩薩權化。自非 大心平等。何能一切恭敬。或見天花及僧崖。披班衲錫杖。與六百僧。乘空西沒

    慧命禪師第五

  後周朝慧命禪師太原人。與南岳思禪師為道友。行方等懺。松下相看哭曰。即此兩處便可終焉。不經旬日逼疾。跏趺面西。唱佛來也。合掌而終。俱年八十三。 時人夢見。天人幢幡。唱言善哉。來迎二師去

    靜靄禪師第六

  後周朝靜靄禪師在俗時。入寺見地獄變相。謂同輩曰。審業如之。誰免斯苦。遂白母出家。常居林野。僧眾問曰。師應處世接化。乃喪德林泉。靄曰。道貴行 用。不即在人餘。觀時進退。且隱居耳。屬周武帝滅佛法。靄恨無力護法。告弟子曰。吾無益於世。當捨自身。跏趺盤石。駐納衣。乃自割衣。手足段布於石上。引 腸胃掛於樹枝。仍以刀割心。捧之而卒。遺書曰。諸有緣者。於佛法中。莫生退轉。必扶善利。五以三緣捨此身命。一者自見多過。二者不能護法。三者欲速見佛。 乃述偈曰。願諸眾生。聞我捨身。天耳成就。菩提究竟。此身不淨底。下屎囊。九孔出。如滿堤塘。捨身穢形。願生淨土。一念花開。彌陀佛所

    顗禪師第七

  隋朝天台顗禪師穎川人。陳代講淨名經次。忽見三道寶階從空而下。數十梵僧執爐。入堂遶顗三匝。顗遂告曰。吾從生已來。坐向西方。念阿彌陀佛摩訶般若觀 音勢至。威神之力不過此也。吾多請觀音懺悔。從染疾來。西方之念彌切。吾應隨去。有送藥者。答曰。病不與身合。年不與心合。藥豈能遣病乎。吾生勞毒器。死 脫休歸。觀音勢至今來迎我。令唱法花經題。讚曰。法門父母。慧解由生。微妙難測。絕於今日。又唱無量壽經。讚曰。四十八願。莊嚴淨土。花池寶樹。易往無 人。又命維那曰。臨終聞鐘。增其正念。且各默然。吾將去矣。言訖而終。年六十。開皇十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遷化。造寺四十五所。度僧四千人。寫經十五藏。造 金銀旃檀像十萬餘體。即智者法空大師也

    僧道喻第八

  隋朝僧道喻於開覺寺念阿彌陀佛。造栴檀像長三寸。後道喻忽死。經七日卻穌曰。初見一賢者往生至寶池邊。賢者遶花三匝。花便開敷。遂入而坐。喻遶花三 匝。花不為開。以手撥花。花隨萎落。阿彌陀佛告言。汝且還彼國。懺悔眾罪。香湯沐浴。明星出時。我來迎汝。汝造我像。因何太小。喻白言。心大即大。心小即 小。言訖像遍於虛空。即依香湯沐浴。一心懺悔。白眾人曰。為喻念佛。明星出時。化佛來迎。光明眾皆聞見。即便命終。時開皇八年矣

    登法師第九

  隋朝登法師於并州興國寺講涅槃經。道俗來聽。若長若幼。口授阿彌陀佛名。勸共往生。至開皇十二年。異香迎接。殯送之日。香雲遍一切聚落

    洪法師第十

  隋朝洪法師并州人。一生精進不執錢寶。常念西方。期彌陀佛。臨終時。見兜率天童男童女來迎。法師曰。我期西方。不生天上。令徒眾念佛。口曰西方佛來迎 也。言訖命終。當仁壽四年矣

    道綽禪師第十一

  唐朝綽禪師并州人。玄忠寺講觀經二百遍。三昧七歲並解念佛。自穿樓珠。勸人念佛。語常含笑。不曾面背西語善導曰。道綽恐不往生。願師入定為佛得否。善 導入定。見佛百餘尺曰。道綽現修念佛三昧。不知捨此報身得往生否。又問。何年月得生。答曰。伐樹連下斧。無緣莫共語。還家莫辭苦。又令綽懺悔。一者安居經 像於淺處。自居安穩房中。二者作功德使出家人。對十方僧懺悔。三者因修建傷損含生。對眾生懺悔。又問。終時有何瑞相令人見聞。答曰。亡日我放白毫。遠照東 方。此光現時。來生我國。果至亡日。三道光白毫照於房內。又見曇鸞法師光。七寶池中語曰。淨土已成。餘報未盡。紫雲境上三度現

    善導禪師第十二

  唐朝善導禪師姓朱。泗州人也。少出家。時見西方變相嘆曰。何當託質蓮臺棲神淨土。及受具戒。妙開律師共看觀經。喜交嘆乃曰。修餘行業匝僻難成。唯此觀 門定超生死。遂至綽禪師所問曰。念佛實得往生否。師曰。各辯一蓮花。行道七日。不萎者即得往生。又東都英法師講華嚴經四十遍。入綽禪師道場。遊三昧而嘆 曰。自恨多年空尋文疏勞身心耳。何期念佛不可思議。禪師曰。經有誠言。佛豈妄語。禪師平生常樂乞食。每自責曰。釋迦尚乃分衛。善導何人端居索供。乃至沙彌 並不受禮。寫彌陀經十萬卷。畫淨土變相二百鋪。所見塔廟無不修葺。佛法東行。未有禪師之盛矣

    衒法師第十三

  唐朝衒法師并州人。逢綽禪師講觀經。方始迴心。五年專念佛。一日一夜禮千拜。念佛七萬遍。恐壽終倍加精進。夢見釋迦佛文殊讚法華經。又夢見三道向西 去。第一道總是俗人。第二道上道俗相兼。第三道上唯有僧。口曰總是往生人

    岸禪師第十四

  唐朝岸禪師并州人。修往生業。每行方等懺。臨終時。觀音勢至二菩薩於空中現。召內畫工人。無能畫者。忽感二人曰。西京來。欲往臺山。便與圖寫訖。一去 無蹤。師謂弟子曰。誰能逐我往西去。最少童子曰。願隨去。便入道場端坐而終。春秋八十矣。垂拱元年正月七日遷化

    大行禪師第十五

  大行禪師齊州人也。入太山草衣木食。求法華三昧。感普賢菩薩現身。教師念阿彌陀佛。經三七日。夜將半時。忽見琉璃地。心眼洞明十方佛。後疾右脅而終。 葬後棺槨異香數日不散。儀貌如生都不異也

    藏禪師第十六

  藏禪師汾州人也。出門遍禮塔廟。不受俗道拜先起制心止於六賊。一念覺而無失。每為僧事。代於奴僕。見垢衣潛收洗補。盛夏脫衣入草餧之蚊[虫*罔]。命 終之日。諸天次第來請不去。及至淨土化佛來迎。方始而往

    感法師第十七

  感法師居長安千福寺。博通經典。不信念佛。問善導和尚曰。念佛之事如何門。答曰。君能專念佛。當自有證。又問。頗見佛否。師曰。佛語何可疑哉。遂三七 日入道場未有其應。自恨罪深故絕食畢命。師止而不許。三年專志。遂得見佛金色玉毫。證得三昧。乃自造往生決疑論七卷。臨終佛迎。合掌西來或向西卒

    懷玉禪師第十八

  懷玉禪師姓高。台州湧泉寺居。一食不噉家種。不衣絲蠶。常自業懺悔萬萬餘反。誦彌陀觀經三十萬遍。日課佛名五萬口。蚤蝨放生。長坐不臥。天寶六年六月 九日。見西方聖眾數若琩F。見一人擎白銀臺當窗而入。禪師曰。我之功課得金臺。便加功念佛。空中告言。頂上圓光。光明遍空。語門徒曰。退後莫交觸光。至臨 終時。光色轉盛。乃說偈曰
 清淨皎潔無塵垢  蓮華化生為父母
 我修行來經十劫  出示閻浮受眾罪
 一生苦行超十劫  永離娑婆歸淨土
  說偈已見紫金臺含笑而終。肉身現在台州湧泉寺

    僧法智第十九

  僧法智住在天台。念佛為業。性多麤率。不拘律儀。人每謂曰。犯吉羅罪。九百歲入地獄。即信聞經一稱阿彌陀佛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便於國清寺兜率臺晝夜 念佛。時人不信。忽遍辭道俗。我欲往生。令親識設一日齋。至日中夜。無疾而終。金色光明照數百里。野雉驚鳴。江上船人謂言天曉

    僧道昂第二十

  僧道昂於相州講法華經。忽見眾音樂從空中來。告此兜率天故下相迎。昂曰。天道生死根本。由來不願。所念西方耳。言訖見西方伎樂旋轉來迎。信至不得久 駐。言畢香爐隨手。於高座上端然奄化

    僧雄俊第二十一

  僧雄俊姓周。城都人。善講說無戒行。所得施利非法而用。又還俗入軍營殺戮。逃難卻入僧中。大曆年中。見閻羅王判入地獄。俊高聲曰。雄俊若入地獄。三世 諸佛即妄語。王曰。佛不曾妄語。俊曰。觀經下品下生。造五逆罪臨終十念尚得往生。俊雖造罪。不作五逆。若論念佛。不知其數。言訖往生西方。乘臺而去

    尼法藏第二十二

  宋朝尼法藏金陵建福寺住。禪業高遠。謂同學曇敬。吾立身行道。志在西方。後忽染患。初見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省問法藏疾。光明照耀一寺。眾咸見。因爾而終 也

    尼淨真第二十三

  尼淨真住長安積善寺。納衣乞食一生無瞋。讀金剛經萬八千遍。專精念佛。顯慶五年七月染患。語弟子曰。五月內十度見阿彌陀佛。又兩度見極樂世界寶蓮華童 子遊戲。又有聖僧。五度授記曰。我當作佛。又曰。吾得上品往生。趺趺而終。經宿卻醒語弟子曰。吾得菩薩位也。遍歷十方供養諸佛。言訖而終。光照於寺

    尼法勝第二十四

  尼法勝吳縣人。進修禪寂。念佛為業。訓誘道俗。皆勸往生。得病自知不差。臥見一僧。報曰。此病不差。須專念佛。又見。二僧偏袒。執花立在床前。光明照 我身。言訖而終

    尼悟性第二十五

  尼悟性洛陽人。於衡州遇照闍梨。發願念佛萬遍。大曆六年。入臺山。忽染患。聞空中音樂。尼曰。我聞。得中品上生。見同念佛人。西方盡有蓮華也。身金色 光明。時年二十四矣

    尼大明第二十六

  尼大明沿州人也。遇綽禪師講無量壽經。教念佛業。尼念時。先著淨衣。口含沈香。靜室課誦。三四年間相續不斷。臨終之時。眾睹光明。內聞沈水。香氣來 迎。於此而終

    沙彌二人第二十七

  沙彌二人并州開化寺居。其少沙彌語大沙彌曰。兄作淨土業。何如沙彌。忻然而同志。經十五年。大者先亡。到西方見阿彌陀佛白言。我有少弟。得生此否。佛 言。汝因他發心。汝尚得生。彼何疑哉。且還閻浮。勤念我名。三年之後俱來見我。還更卻穌。具說上事。後年二沙彌心開眼淨。同見菩薩來迎。地即震動。天花散 空。一時俱逝。隨願往生

    童子阿曇遠第二十八

  童子宋朝時人也。年十八持菩薩戒。事含禪師。修淨土業。琣V師主懺悔。夜四更忽自念誦。師驚問。答曰。見佛黃金色。幡花滿空。自西而來。俄然而卒。異 香不散數日

    童子魏師讚第二十九

  童子魏師讚年十四雍州人也。事靜禪師。發心念佛日夜相續。永徽三年。遇疾命終。還穌啟母曰。阿彌陀佛今見在此。兒隨往生。言訖而終。東西鄰人見亡家屋 上。五色光明西上騰雲

    烏場國王第三十

  烏場國王萬機之暇。謂左右曰。朕為國主。不免無常。聞西方可以棲神。日夜六時念佛行道。并奏樂。每日請百僧。王與夫人親手行食。三十餘年精專無替。臨 終神色怡和。西方聖眾來迎。祥瑞不一

    隋朝皇后第三十一

  隋文帝皇后雖居宮室。深厭女身。日誦西方。至臨終時。異香滿宮。從空而至。文帝問闍提斯那。是何祥瑞。西方有佛。號阿彌陀。皇后業高。神生彼國。故有 斯瑞

    晉朝劉遺民第三十二

  晉朝劉遺民柴桑二縣令。依遠大師修道。修念佛三昧。時始涉半年。於三昧中見佛毫光伸手引接。請佛求僧願。速捨壽而生淨土。居山一十五年。自知亡日。與 眾辭端坐而化。當義熙十五年。年五十七矣

    唐朝觀察使韋之晉第三十三

  唐朝韋之晉立行慈深。建西方道場。念阿彌陀佛。懺悔願生西方。行菩薩道。守護佛法。轉正法輪。度脫含識。至六月內。面西跏趺合掌。念阿彌陀佛六十聲。 忽爾化世。異香滿宅。內外皆聞。祥瑞不可稱說

    唐朝元子平第三十四

  唐朝元子平大曆九年。於潤州觀音寺發心。念阿彌陀佛一萬遍。經三月。日忽染患。夜聞空中異香音樂。病人歡喜動地。空中有人告曰。麤樂已過。細樂續來。 經日念佛而終。的生淨土。數日異香

    宋朝魏世子第三十五

  宋朝魏世子父子三人修西方。唯妻不信。女年十四死。七日卻迴。啟母曰。兒見西方。父兄三人已有蓮華。後當化生。唯孃獨無。兒今暫歸相報。至後孃依兒教 日念西方。四人盡得往生

    張元祥第三十六

  唐朝張元祥上都人。稟性純直。日念西方。開皇二年六月三日辰時。索飯齋曰。賢聖相待。食畢焚香對西方。正念而終。送至墓所。異香光明蓋覆墓所

    隋朝琣{人第三十七

  隋朝琣{人無姓名。念佛以小豆為數。滿三十六石。齋後慶讚行豆。散與齋人。觀音勢至二人。形容憔悴自曰。乞食。答曰。弟子願生西方。更無相礙。師來乞 食。深起本心。食後唯聞異香。乘空一時而去。開皇八年九月耳

    張鐘馗第三十八

  張鍾馗同州人。販雞為業。永徽九年臨終。見宅南群雞集。忽見一人著緋皂衣。驅雞唱言啄啄。其雞四度上啄兩眼。出血在床。酉時值善光寺念佛僧弘道。令鋪 聖像。念阿彌陀佛。忽然異香。奄然而逝

    汾州人第三十九

  汾州人不得姓。殺牛為業。臨重病。見數頭牛逼其身。告妻子曰。請僧救我。請僧至。病人曰。師誦佛經。如弟子重罪還救得否。師曰。觀經中說臨終十念尚得 往生。佛豈妄言。忽爾異香滿室便終。眾人皆見異香瑞色祥雲遶其宅上矣

    房翥第四十

  代州房翥曾勸一老人念佛。其老人得生西方。入冥見閻魔王。王乃再放還世。汝當生淨土。翥有一萬遍金剛經願。兼敬禮五臺。此心未遂。未欲往生

    溫文靖妻第四十一

  溫文靖妻并州人。患在床。夫告曰。汝念阿彌陀佛。念佛口不絕。便見佛國。後告夫。為設齋。要往西方去。齋畢曰。努力念佛

    隋州約山村翁婆二人第四十二

  翁婆等識達苦空。每月二十九日。請山僧二人行道念佛。設齋婆自營飯。翁曰。何不使人。婆曰。能得幾時自作。若教他作。但是他福。臨終時光明滿宅。半夜 謂如白日

    女弟子梁氏第四十三

  梁氏浩州人。兩目俱盲。因僧勸念阿彌陀佛。一受教後三年不絕。雙眼俱開。村人盡見。至捨壽時。見佛并菩薩來迎。命終之後。菩薩共為起塔廟。來往皆敬。 一郡男女悉迴心念佛

    女弟子裴第四十四

  裴氏貞觀年中。因僧教念佛。用小豆為數。念滿三石。自知生處。遍辭親知。後如法裝飾念佛終。往生極樂

    女弟子姚婆第四十五

  姚婆上都人。貞觀年中。蒙范婆勸。取念阿彌陀佛。臨終見佛。菩薩來迎。為曰未與。范婆別請佛暫駐相待。佛處虛空俟。范婆來至。手執香爐。奄然而逝

    張文熾妻荀氏第四十六

  荀氏發心念佛。至滿二年。有僧見七寶池中蓮花。白佛言。折一枝將與女子。莫有罪否。言訖。所見之境並皆散失。捨壽之日。異香來迎而往生淨土

    汾陽縣老人第四十七

  老人貞觀五年并州汾陽縣住。常誦西方。遂取糧。於法忍山借一空房。止宿念佛。臨終時。大光遍照。面西而終。似登蓮臺遂而去

    邵願保第四十八

  邵願保雍州人。發心念佛聲聲不絕。自業懺悔。夜夢。寶蓮臺被牛牽來。觸損牛曰殺。我遂念彌陀經三卷。念佛百聲。牛乃歡喜。後遇金臺。乘空而去往

    往生西方淨土瑞應傳

上一頁 目 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