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佛說如來興顯經


    佛說如來興顯經

    佛說如來興顯經卷第一

    西晉月氏三藏竺法護譯

  聞如是。一時佛遊如來建立之土。號歎法身深奧悅豫普見棚閣。為大嚴淨顯曜威宮琉璃之藏如來所行。佛時興出無量之路。為法界宮。觀菩薩身。光明清淨。師子之座。咸受一切菩薩之體。為大法座。諮嗟法界。如來聖旨。緣虛空界。行無罣礙。曉了本際聖慧之界。普解佛慧。分別聖道。去來今佛。一切悉等。為一法身。一切諸佛行。皆平等神通之行。無所罣礙。法身慧體。究竟無相。法度無極。遊于法界。無有二行。玄曠無限。為最正覺。其等如稱。則超度行。無有陰蓋解脫之門。其法界者。普同虛空。常遊十方。諸佛國土無限之故。靡所不睹。億百千垓諸菩薩等。猶如塵數。一切悉已一生補處。各各在於異佛世界。志願無極。奉諸慧行。各各入於無所破壞平等法界。空界無限。無所獲致。無中間行。無有自然。亦無所生。曉了證明一切諸法。亦復如是。眾菩薩身。無所動捨。逮諸通慧。遍諸佛土。而無所念。遵如來慧。而於佛道。現在得致顯明之曜。遊大聖行。無所震動。慧以一身。示于無量所行之體。周于無限法界之堙C分別善人眾生之界。至不退轉。等獲本際。無本法界。除去自大。身常卑順。則無所畏。如來照明。一切德本。以為徒類其名曰普賢菩薩。普稱尊菩薩。如來族姓成首菩薩。金剛幢英菩薩。無蓋月淨菩薩。日光離垢藏菩薩。大神通變動菩薩。離垢光首十方精進王大師子娛樂神通菩薩。如是等類。猶如十方不可計數億百千垓諸佛之土滿中眾塵。眾會菩薩。其數如斯
  於是有光。號如來聖旨。世尊眉間。演出斯耀。無央數垓億百千明。照於無量無有邊際。無餘世界十方佛土。示現如來威神之變。告無央數億百千垓諸菩薩眾。威神。則令諸佛世界一切惡趣。悉為銷滅。覆蔽一切諸魔宮殿。又諸如來。成最正覺。寤諸未覺。示現諸佛眾會道場。所出光明嚴淨之座。顯曜法界第一空界在所周遍。達諸佛界。尋復來還。皆繞一切菩薩坐場。入如來族姓成首菩薩頂上不現。如是眾會。一切菩薩。怪未曾有。身心踊躍。今日當有無極之變。講說大法。如此光明。自然來現。光明適沒。如來族姓成首菩薩。即從坐起。於蓮花上。而下右膝。長跪叉手。思如來德。以偈頌曰
  寤諸不覺者超踰諸德王
  其行無罣礙所起度無極
  其大聖安住平等於三世
  恭敬今稽首明哲之慧上
  所行無形相則度于彼岸
  又復而示現善莊嚴身相
  光明離眾垢演顯百千曜
  降伏諸魔事以頂歸命禮
  震動諸國土宮殿之元首
  乃至於十方諸所有土地
  終不令一人而使獲恐懼
  佛道之威神所興如是比
  而平等建立於虛空之界
  其法界如是獲逮諸境土
  嚴淨於黎庶億垓之塵數
  蠲除諸眾生一切之罪釁
  志願甚堅強行于億千劫
  玩習積累德殊勝之佛道
  逮得於一行聖慧無罣礙
  以一之自然皆行諸佛道
  所演放光明導師為若茲
  普見於忍界一切靡不周
  普示現一切威神之變化
  吾身已得入於一自然行
  今以是之故興發如此念
  今為正應時稽首於法王
  無央數菩薩悉來集會斯
  而欲得聽省所分別法事
  今日諸會者清淨復清淨
  而於諸世界親近遵修行
  聖慧無限量境界無罣礙
  逮得於勇猛無極之威神
  斯等遊世誼所行逮神仙
  智慧不可計超越精進力
  而造奮光明悉照諸菩薩
  今鄙如應問殊勝最上法
  所堪任境界為之大聖通
  自恣其威曜而普悉示現
  導師最上尊頒宣諸佛土
  孰為人中聖至上之真子
  說此頌讚已。應時世尊從口演光。名不可計億數照明。照於一切無有邊際諸佛世界。繞諸佛土。具足十匝示現如來聖旨威變。請無央數諸菩薩億百千垓。悉見告敕。動諸佛土。至諸惡趣。悉滅災患。覆蔽一切諸魔宮殿。十方如來平等正覺。覺諸不覺。示現諸佛眾會道場。光明之耀度于法界。一切周遍虛空之界。達諸佛土。尋即復還。繞諸菩薩。入於普賢菩薩面門。普賢菩薩。適遇斯光。尋時如應。功德威顏。師子之座。倍加於前。超越佛身及師子座。又復絕踰諸菩薩體師子之座。普賢菩薩。儀觀美德。師子之座。高廣殊妙。而現特為顯麗。爾時如來族姓成首菩薩。問普賢曰。唯佛之子。仁之功德不可思議。一切世界悉遍知之。興大變化悅諸菩薩無極感動。今斯佛子。如來所現。變本瑞應。普賢菩薩。謂如來族姓成首菩薩。如吾所憶。又如往古諸平等覺之所睹現。如斯變化無極感動。當講如來興顯經典。今者大聖。欲演此義。故復示現如是變應。如來族姓成首菩薩。適聞於斯興顯典名。尋時即以佛之威神。地則大動。於是如來族姓成首菩薩。謂普賢曰。善哉佛子。堪任能樂為諸菩薩大士之等。讚揚如來至真等正覺。興顯成乎。今者十方悉皆嚴淨。無央數億百千垓眾。而來集會。往古善修清淨之行。心有所歸。懷抱道德顯發覺意。演大言辭。超度彼岸。建立一切諸如來行。威儀禮節。心念諸佛。未曾忘捨。興設大哀。普觀眾生。諸大菩薩。決了神通。分別一切如來精進。己身惔怕。聞一切佛所讚道音尊妙之法。如是儔倫。功德名稱。平等蠲除一切憎愛。而無適莫。今斯菩薩。皆來集會。仁為佛子。曾已供養無央數億百千垓佛。稽首諮受。悉已遵修諸菩薩行。獲大神足諸三昧門。娛樂神通。皆入如來祕密之藏。銷諸狐疑。入于如來無畏精進。探睹眾生一切諸根。皆以信於真諦解脫。而說經典。達如來動。聖性所歸。頒宣一切諸佛之法。最為第一得度無極。如是比類。不可稱計。眾德奇特。善哉佛子。願說如來興顯現身。暢演弘音。所可講說。諸心念行境界之處。所歎行者。成最正覺。轉于法輪。宣傳佛教。現大滅度。示於如來一切德本。諸所造行。爾時。如來族姓成首菩薩。重欲解義分別所歸。則為普賢菩薩。而說頌曰
  善歸無合會諦曉了悉覺
  其慧則無上平等離欲塵
  稱歎於最勝所行無限量
  其聞于音響一切悉踊躍
  菩薩之殊特云何興出勝
  所以得歸趣何因致真實
  如來之音響何謂為身心
  其行之境界斯大稱云何
  何謂為諸佛而因言如來
  何故為最勝而轉於法輪
  願講眾安住滅度之道地
  當悅可斯等無量諸佛子
  其在于十方安住大法王
  一切諸眾生功德之所歸
  斯等之福慶大聖願為說
  何緣見道意云何至安住
  云何得聽聞如來之名號
  未曾得睹見滅度諸大聖
  假使發踊躍恭敬於尊聖
  唯悅豫說之何因成大意
  今以問於此清淨之大人
  為說所奉行大德之巨海
  察斯諸菩薩一切悉叉手
  問佛并仁者及諮于鄙身
  當為斯等故宣說淨尊法
  為斷眾狐疑獲無量大慧
  因為引譬喻示現佛種姓
  設眾生聞者發清淨道心
  悉令諸佛土周遍勝無餘
  諸佛普示現若干種身形
  知法清淨者則演隨應時
  因其族譬喻而為示現說
  往至垓佛土於十方百千
  億百那術數無量不可計
  難可得值見如是等菩薩
  如今日聚會若茲自在勝
  是故願說之安住行清淨
  由斯廣宣闡如來之族姓
  斯等諸菩薩一切叉手立
  普悉志求法渴仰於經典
  普賢菩薩。緣如來族姓成首所問。普告一切諸菩薩眾。唯最勝子。諸如來處不可思議。至真等正覺。若興出者。演不可量。敘法次第。無能稱計。如來熙隆。巍巍如是。雖以一事。不以一事。而歸於道。所以者何。唯佛之號。又有十事。為無量法歸。不可計百千功德。修習所行。得至如來。何謂為十。道心無量。普護群黎一切之意。往宿積累善行之念。志性無限從本清淨。合集無極。大慈大哀。而以習趣。救濟眾生。願行無底。不斷遵修。福慧無極。習行無厭。而習歸趣。教化眾生。無邊佛藏。亦以習趣。善諦清淨。無量善權。智慧之路。奉無量德。無限之道。所習聖智。合集懷來無際法義經典之藏。是故佛子。十法之行。為法面首。已具足十不可計會。無量百千眷屬枝黨。得歸如來。譬如佛子其千世界。所因得號。不以一事。而合成也。以無數合會成。譬如大陰。不失時節。而以澍雨。有四因緣。諸風習習。飄颻流布。風名執御。其大風場。多有眾水。主導御雨。有枯竭風。其風燒水。有風名曰住立。住立一切所有宮殿。風名莊嚴。為諸三千受體眾生。罪福俱遊。計諸菩薩所成功德。亦復如是。無有限量。不可計會。亦如若干立三千界。乃得諸法。無有能為分別計數。稱量本末。無能睹見盡其原者。如是佛子。如來至真等正覺。不以一事不以一義。而興出也。又從往古諸如來所。先興弘陰法雨。其心奉教。而無厭惓。志性堅強。執持不忘。不有憒亂。觀察寂然。以慧道場。枯竭一切塵勞之欲。誘勸修殖。眾德之本。而善建進。鎖卻憍慢。分別決了清淨之行。講暢言教。德淨群生。如來功祚。道原無漏。懷來如是。至真正覺。獲致諸法。於彼無有興出之者。是為入于第一之門。菩薩所行。至於如來之所興顯。復次佛子。譬如喻於三千世界。自然興盛。起大陰雲。名不可壞。應時而雨。其餘地者。不能堪任。受於此水。唯有三千世界遭水變時。如是仁者。佛之法界。有弘法澤。名曰無壞。合集如來不斷佛種。及諸聖士。一切聲聞。及與緣覺。所不堪任受持奉行。唯有菩薩。承大勢力。心無恐懼。誓被德鎧。是為二事。於是頌曰
  明聽諸十方一切世間上
  求比無等倫譬之若虛空
  導師之所行無量無邊際
  則為無儔匹其德皆周遍
  假使思惟佛心念之所由
  斯諸十方者功德無限量
  眾人之口辭億百千劫歎
  雄師子無極世俗無有雙
  一切諸十方諸所有佛土
  皆破碎如塵如是塵數劫
  復如億百千諮嗟諸十方
  一毛之功德而不能盡極
  假令有丈夫欲稱量虛空
  第二人計然疾算諸受相
  不可計無量不能盡虛空
  當知諸十方如是行無限
  假令三世人諸在三界者
  設計此眾生心之所行念
  心一時須臾悉可知分數
  群萌諸思想神識之所念
  猶譬如法界悉無有邊際
  而不見一切法界之所趣
  十力亦如是所行無限量
  一切無一切法界為自然
  猶如大雨時名曰不可壞
  無能任受者水災乃能苞
  佛演無極澤小乘不堪受
  唯菩薩能奉遍布於一切
  無本如無本寂寞無二想
  永無有生者是曰為普等
  一切世間上境界亦如茲
  無本等自然已脫於增損
  猶如斯本際真本際無際
  三世為平等普解脫一切
  愍哀等如斯導師之所行
  咸周於三世一切無罣礙
  本際無所造無造能自然
  本淨如虛空無垢無塵勞
  最勝顯如是一切悉嚴淨
  已捨造無造棄於有無事
  釋放言聲辭及一切音響
  蠲除於去來滅度無所有
  諸十方如斯於法而自然
  一切言無聲亦不可受持
  如是淨寂然曉了一切法
  如空中鳥跡若石處虛空
  緣本所誓願而示現色身
  自觀諸十方最勝所變化
  假使欲入斯如是最勝界
  當志念遵道自淨其志性
  制捐諸思想於念亦無念
  猶空中鳥跡心所入如是
  是故安住子省諸導師行
  聽我之所說精舉諸譬喻
  計於諸十方名德不可極
  況復說其義諮嗟講聖尊
  如彼群萌類自然行致身
  不能思念計諸導師所行
  十方境界果佛道自在倫
  成就諸德本聽說一切德
  今現是世人思行令無餘
  未曾念堪任合聚依因緣
  百億土有辭音合億百千
  所以曰言世因立三千界
  人中上如是斯等自然悉
  不能計演德如其等所周
  常可數宣暢一切眾生念
  不可知人尊所行之自然
  復次佛子。猶如此雨無所從來。無所從去。而致斯潤。是群萌類。因罪福生。如是佛子。斯諸如來。興隆道化。無所從來無所從去。而致法雨。悉是菩薩。眾德本力。是為三事。於是頌曰
  如雨無從來去亦無所至佛化一切然無來亦無去
  復次佛子。譬如大雨三千世界。受體眾人無能計會。知其渧數。設一佛土。所興眾生。思念弘澤。心眼為惑。唯有主知。三千世界。雨尊天子。悉知諸數。不失一渧。悉是宿本德之所致。如是仁者。一切眾生。聲聞緣覺。不能曉了。思惟觀察。如來法澤。不能及念。懷來大心。假使聞之。斯大心者。則當迷惑。唯眾生尊菩薩大人。於過去佛。善修道業。得無上力。能知之耳。是為第四。於是頌曰
  猶如有大雨遍三千佛土
  唯尊天子知其餘無能別
  計一切聲聞及緣覺之乘
  不解佛法雨唯菩薩能知
  復次佛子。興大雲時。又有陰雨。名曰滅除。滅盡於火。有大雨。名曰憒亂壞於水災。又有大雨。名曰斷絕。斷除於風。又有大雨。名曰壞敗。毀壞大寶。又有大雨。名曰消爛。則以糜爛三千世界。如來如是。興顯于世。有大法雨。名曰滅除。而演法澤。消除一切塵勞之欲。又名積業。而演法澤。積累一切。眾德之本。又名蠲釋。而演法澤。斷除一切六十二見。又名壞敗。而演法澤。令成一切諸法之慧。又名消化。而演法澤。化滅一切心志所行。是為第五。於是頌曰
  如雨滅除火有雨壞水災
  有雨斷絕風毀落大寶山
  如來興顯世滅一切貪欲
  積累眾德本除六十二見
  法雨於十方成就一切慧
  化眾生志性使順從正道
  令不吝四大三界無根原
  自然無極慈三達無罣礙
  復次佛子。如雨一味。若滋無限。潤悉周遍。如來若斯。以一大哀。咸雨一切。令至無邊。法澤周普。懷致大聖。故曰如來分別顯現無量之法。是為六事。於是頌曰
  譬如雨一味而悉遍蒙潤
  如來亦如是行等無偏邪
  則以一大哀咸雨一切人
  法澤至無邊普懷來大道
  復次佛子。猶如三千世界還復之時。先成色界諸天子身所有宮殿。次成欲界世人所居。然後成就眾生之類。如來若斯。興顯現世。先成就於諸菩薩慧。然後次演緣覺慧行。次乃顯示聲聞德本所行之慧。然後示於餘眾生合集善本所當行慧。道法一味。隨眾生樂。所為德本。所居屋宅。宮殿之處。如現一類。或不用者。如來法味。亦復如是。從黎庶器。所殖德本。而顯慧行。自然為現。是為七事。於是頌曰
  猶始立天宮色界無色界
  然後乃興盛欲界之宮殿
  已後乃成地人民之處所
  一切諸萌類諸龍揵沓和
  十力亦如是本已應自然
  修行無邊際菩薩之風儀
  然後寂然寶因緣而得立
  次於得自在分乃及眾生
  雨諸渧墮已無青亦無黃
  水則入于地緣是生若干
  因其地欲就生樹山叢林
  其水不若干生地種之名
  諸導師住諦智慧悉聖達
  哀慧如虛空執持於善權
  如最勝之法則入斯供養
  智慧離眾垢其身無所住
  復次佛子。猶如水災興起之時。等在虛空。斯三千界。現有蓮華。名成德寶。為若干種。而自然生。皆悉覆蔽於水災變。普照世間。假使蓮華。自然出時。大尊天子。及淨居天。得見斯華。則便知之。於此劫中。當有若干平等覺興。彼有自然風。名顯曜。而起遊行。則已成就色界天子宮殿屋宅。又復有風。名淨顯明。安隱淨潔。而以成立欲行天子宮殿屋宅。又復有風。名曰一類。無所破壞。而成立於大鐵圍山金剛之山。又復有風。名曰特尊。而吹成立須彌山王。又復有風。名曰長立。而吹成就七大寶山王。一曰陰塗利。二曰懿此山其利。三曰除害[土*屋]。四曰除優陀羅。五曰脫化民隨羅。六曰目鄰大目鄰。七曰香山冰山。又復有風。名曰善住成立大地。又復有風。名曰嚴淨。成立遊地諸天。天龍揵沓和宮殿屋宅。又復有風。名無盡意。成立三千通流一切海之淵。又復有風。名照明藏。成立普世如意寶珠。又復有風。名堅固根。吹令成就衣服之樹。如是仁者。其大陰雨。則為一味。又其水者。無有想念。獲致諸法自然之數。而使眾生別知德本。如斯諸風。則以諸風。分別了知三千世界如來至真等正覺者。所以懷來一切德本。成就諸法積累無上無極之慧。為世面首而不斷絕。如來種性。顯耀無極威神光明。普暉世間。靡不周遍。其見光明。皆以至心。向於如來。又是大聖。無所罣礙。及諸菩薩。各自念言。今者如來。所以興顯化諸菩薩。是故現身於斯世矣。分別演說諸佛種性清淨離垢平等之慧。奮此光明。如來所可詠懷合集無漏之慧道光明。名曰普照。令致如來不可思議法界之慧正覺種性。又有光明。名曰總持。以故如來。力不可動。懷來興顯。無能勝者。有道光明。名曰超越。故諸如來。慧無所畏。懷來興顯。莫能及者。有道光明。名一切通。故諸如來。懷來合集。諸通之慧。靡不從教。有道光明。名壞憍慢。故諸如來。令眾聲聞。見功德本。不為虛妄。無所缺減。致無所著。有慧光明。名曰普德。一切眾生。若見佛者。悉令歸趣。無盡福慧身亦如是。有慧光明。名遠中間。如來以斯深妙之智。歸趣合集。至道三寶。而不斷絕。有慧光明。名若干種莊校嚴淨。如來以斯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懷來合集。一切普備。悅可眾人。有慧光明。名無等倫。如來以斯。度於法典。咸同空界。於佛之土。壽命無量。致無窮極。如是仁者。如來法雨。則為一味。如來慧場。無所想念。顯示菩薩。成致道法。見眾生根。而為說經。如來之慧。悉為一等。聖道光明。等無差特。以故如來。興出現耳。佛子。觀此如來致於一解脫味。分別顯現。無有限量不可思議清淨之德。令眾生類。悉睹知之。皆是大聖之所建立。又復欲令如來無所建立。而顯現法未之有也。若使勸立化於一人。至于無上。則為如來。俱顯德本。若能曉了如來之德。想念智慧。而逮及者未之有也。如來聖旨。超殊諸法。故為眾生。分別顯現。令入此義。使了亮法。不以厭足。如來無想。亦無所念。無所成就。亦不懷來。無所造作。亦無不作。彼無作者。無所從來。乃為興顯。是為八事。於是頌曰
  如蓮華出生覺佛興如斯
  諸天歡喜者曾見過去佛
  睹水之所在宮殿則清明
  今世不復久各當有國土
  佛真善光明斯為本瑞應
  菩薩之所念覺了靡不達
  其慧識清淨身鮮潔無垢
  十力濟蠕動念行諸佛法
  曉了世所有無量所造業
  猶在因地上地在於水表
  悉處於虛空此謂大宮殿
  兩足及四足眾生皆依仰
  人中尊如是已達為法王
  為一切無餘眾生皆戴賴
  睹見若聞者悉宗共侍之
  破壞愛欲塵群生所依業
  上至于梵天然及無邊際
  孰為眾生故而欲安黎庶
  不應光為迷而求於智慧
  無喻而為喻最勝以故見
  復次佛子。譬如空中而立四風。執持水種。何謂為四。住風起風御風堅周風。是為四。持虛空水。地在水上。不動不搖。是則名曰為地力矣。水在風上。風立於空。空無所住。以是之故。三千世界。而有處所。如是仁者。假使懷集。如來興顯。建立於世。無所罣礙。智慧之明。便有四部。無極慧場。執持一切眾生德本。何謂為四。一時順歡悅群黎慧場。二建立諸法因緣慧場。三護眾德本所御慧場具足諸業。四住無漏界而睹慧場。是為四慧場。以此將育一切黎庶。其大慈者。度脫群萌。其大哀者。執師子吼。以能立此大慈大哀。分別眾生諸所念趣。住權方便。建立慈行。是為綏懷如來興顯。又如來者。無所罣礙。聖達之明。悉無所住。是為九法。於是頌曰
  猶如虛空界而無有齊限
  受有色無色所苞無有量
  八維及上下佛土諸有身
  三界無有餘是為虛空界
  諸勝身如是則普而示現
  觀察諸法界有無之所處
  大聖之尊體一切無見者
  若睹諸導師隨律蒙開化
  復次佛子。猶如三千世界。彌廣無限。眾生之類。有若干行。若有方便。不離虛空。或在水中。或在地上。或分陀利。不可計量。各行權便。或在諸天宮殿之中。自在天宮。或在虛空。因空自恣。如是仁者。假使如來。綏集顯現。一切眾生。見皆戴仰。若有覲者。歡喜踊躍隨時自恣。則住覺力。繼習禁戒。娛樂弘業。度世賢聖。自由神通。智慧無身。說無罣礙。聖達之門。修行此業。演說顯耀。而自恣成。不失報應。講務光輝。導利諸法。依由大化。無所忘失。是者名曰。綏集如來顯現。一切眾生而悉戴仰。是為十力法。斯為佛子。如來至真等正覺為諸菩薩興顯示現懷來講法。有所歸趣。不可限量。無有放逸。亦不調戲。其心意識。有所興發。歸於無身。自然如空。了解眾生。則為自然。不計吾我。非有崖底。一切佛土。則無有土。諸土盡空。歸無退還而不斷絕。當來之際至無歡豫如來聖慧無有[番*去]黨。歸于無二。有形無形。有為無為。諸法平等。假使通達一切眾生遵修大猷自恣之業。乃是往古之所勸助。則能具足斯奇雅矣。是為佛子。無限言辭之徒類也。所言徒類。懷集如來興顯大道。於是頌曰
  一切諸眾生依怙於佛土
  悉因虛空界則順隨法教
  或水中平地若於諸天宮
  鬼神及龍王皆為依仰之
  空無有斯念今吾何所造
  已為何所失為誰現造義
  人中上如是身顯諸緣便
  隨一切十方而造若干行
  戒禁自娛樂弘業度世聖
  以神通慧明為益誰利義
  順示清白法了無有諸身
  未曾興想念為益誰利義
    佛說如來興顯經卷第一

    佛說如來興顯經卷第二

    西晉月氏三藏竺法護譯

  何謂佛子。諸菩薩眾。覲見如來。至無限量。菩薩設若親近如來。則為歸道。所以者何。無所見者。為見如來。見如來者。則為一法身。以一法身。若一慈心向於一人。則為普及一切群萌。多所將養。如虛空界。無所不苞。無所不入。或至一切有色無色。有形無形。有處無處。亦無所至。亦無有來。則無有身。以無身故。無所不周。佛身如是。普入一切。群萌之類。悉於諸法。一切佛土。靡所不遍。亦無所去。亦無所從來。所以者何。用無身故。如來身者。欲以開化眾生之故。因現身耳。是為佛子。菩薩入於第一之門歸趣興顯。則謂如來
  復次佛子。譬如虛空無色無見。無有形類。而不可睹。因分別知。眾生之類其所苞[果/衣]。廣普彌遠不以逼迫。空亦無想念。如是若見如來之身。普照世間。及度世事。因別罪福。如來不來。亦無所去。無所罣礙。亦不可得。所以者何。大聖光明。蠲除一切八十顛倒。是為第二所入之門。於是頌曰
  因發起馳逸則盡威光焰
  悉見於眾生增損諸因緣
  如空無形色如來亦如是
  以一等法身救脫眾生類
  最勝適出現化一切冥者
  漸漸觀察誼興盛遇佛道
  道德甚弘廣照曜三千界
  度脫生死難心悉無想念
  人尊無等倫示現於增損
  若有訓己者逮得于緣覺
  一切眾生知親近人中聖
  譬如大梵志自處清明宮
  復次佛子。日之光明。照閻浮提。眾生之類。蒙恩無限。而仰得活。輝耀無量。猶如流水出於山川。生長百穀。衣服之具。其有窈冥不明之處。亦復賴之。蜎蜚蠕動。牛馬騾驢。亦復由之。所欲讀說。谿谷樹木。及諸藥草。悉亦因之。諍訟虛無。悉得決了。空中遊行眾生之類。悉復怙之。江河浴池。泉源流水。亦復恃之。蓮華開披。郡國縣邑。州域大邦。悉得其明。展轉睹見若干形色。遊於田野草苗之中。陸地之人。水中品類。悉復仰之。各各修治生活之業。有所興造。便能究竟。所以者何。日之光明。宮殿所照不可限量。饒益眾生。道德如日。群萌若覲如來身。聞其音聲。致無央數不可稱限方便之緣。而依得安。迴惡就善功德之法。蠲除愚戇。滅眾冥事。興隆道慧。巍巍暉曜。其大慈者。普護眾生。其大哀者。救脫黎庶。歸趣諸法。長育成就三十七品道之力也。殖種信淨。猶如濁水。而致清澄。所睹不虛。不失報應有色無色生沒之事。悉見睹之無所傷害。道慧光明。令諸眾生。不失德本。為眾之首。菩薩大士。猶如蓮華。勸化布施一切諸行因緣之便。而為最上。所以者何。聖之道場而無涯底。如來奮震。無量慧光。無限聖場。亦復若斯。是為第三所入之門。於是頌曰
  譬如日宮殿悉照閻浮提
  於空而垂光除闇無蔽礙
  本無無處所因地生蓮華
  眾人而依怙若干之土地
  勝日亦如是眾生悉恃仰
  諸天世人民善修於德本
  降伏於無極逮致法光明
  得見人中聖因成於三乘
  復次佛子。譬如彼一日之宮殿。照大石帝須彌山王。次復照於諸餘大山。次照黑山。後乃照陵阜丘垤。及地處所。此閻浮提人所遊居。光明隨地。其日宮光。無有想念。言當先照於寶山王。又日演暉。等無差別。是其土地。處所高卑。非日光明而有殊特。不念先後。如來若此。等遊無量忠正法界巍巍道場。則演出於無損光暉。以斯慧明。普有所照。其前云大。帝石山須彌王者。而先遇光。則謂趣于諸大正士。以法光明而為示現。開化度之。然次乃示聲聞緣覺之所慕慧。眾生發志。建立德本。然後化於不善之黨。稍漸教於一切黎庶。長處邪見。悉皆遭蒙如來之光。已蒙光明。便得受決於當來世。得值如來日之慧暉。令無思想。成諸德本。如其志願。逮智慧耀。是為第四所入之門。於是頌曰
  如斯日之曜不離諸有形
  又及諸天眾亦皆得依倚
  猶如諸江河饒益於眾人
  安住光如是眾生悉戴仰
  其離篤信者不見佛日光
  何所佛差特斯等亦蒙賴
  若有聞名者遭遇勝光明
  緣是漸獲進至于成佛道
  復次佛子。如日宮殿。其生盲者。不見威光。雖無眼目不知晝夜。續因其明。得生活業飲食之具。如是眾生。亡失本淨。見佛不信無極道光。則謂生盲。雖不睹見。如來慧光。縱使如此。續當蒙於大聖日照。如是比類。微妙弘明。暉曜神通。照其身形。為設瑞應。於當來蠲除愛欲塵勞之行。是為第五所入之門。於是頌曰
  如日照天下生盲不能見
  雖不別晝夜續蒙其暉曜
  眾生失本淨不信如來慧
  佛恩慈廣大續當蒙得度
  復次佛子。譬如月殿造立現四未曾有法。何謂四。照諸窈冥。在於眾星。而常弘明。其亡道者。指示處所。普遊天下。有所容受。已見月光。眾生戴仰。立隨方面。有所遊出。不懷狐疑。是為四。如是如來之身。有四難及。自昔未有。示現叵逮。非人所見。何等四。普現一切學與不學。緣覺之乘。所誓願者。從其信樂。如示現之。限礙之事。壽命之節。其損耗者。為示長益。如來道場。不增不減。咸見一切諸佛世界。眾生之類。所可造念。隨力信樂。應為道器。因何光明。則為一切群萌品類。而見瞻戴。觀於佛身。皆蒙曜暉。又如來身。無有想念。便能逮得無所著心。是為第六所入之門。於是頌曰
  其月光明照神圍須彌山
  光乃至諸山然後至丘岸
  次照於高土乃至於平地
  漸曜諸卑下所有諸土地
  安住光先照諸菩薩身形
  然後奮暉曜緣覺之所行
  爾乃照自在次照學不學
  乃照眾無餘佛道無想念
  復次佛子。如大梵天。名曰三千。悉現身三千世界。靡不周遍。亦不分身。群生品類。敢有形者。隨其色貌。皆現其前無不見像。如來至真。亦復如是。未曾分身。無若干體。普諸世界。隨諸黎庶。志性形體。所可信樂。而示現之。大聖身心。亦無想念。是為第七所入之門。於是頌曰
  梵天名三千悉遍自現形
  於眾勢各尊自在無不睹
  又斯梵天者而不分其體
  諸法之導師自在亦如是
  佛身普示現在十方世界
  其像無限量亦不分別體
  一切人各念今現在我前
  悉睹佛面像聞所講說法復次佛子。如大醫王。皆知諸藥。分別好醜所入分部。曉練群籍經典術咒。其閻浮提一切眾藥。人不識知。謂不中用。醫藥本德及醫咒力。表示群黎。適見此醫。病皆除愈悉得安隱。又是其醫。非力所造。現在得立。心自念言。此諸民人。將失救護。若沒之後。得無孤煢。鄙寧可設權善方便。而為示現。採集眾藥。以自塗體。承己術力。已合諸藥。示如壽終。其身不壞。亦不枯朽。亦不毀碎。往來周旋。坐起經行。皆為變現。醫藥所當。而療除眾生之病。聞見其音。亦得安隱。終始無異。如來亦然。則為無上醫王。曉了療治一切眾生塵勞之病。億百千垓諸劫之數。造設醫藥。普歸一切智度無極。方便善學道術法藥。皆是往古為菩薩時。所建奉行。智慧善權術咒食藥。威勢之力。住當來際如是無限。處於眾生。為興救護。療治群萌諸疹疾也。斯則無身。無有事業。其身清淨。一切眾生適睹見之。愛欲勞病悉為除愈。雖不信者續而得安。一切佛事未曾斷絕。是為第八所入之門。於是頌曰
  猶如假有醫皆學諸方術
  其見此師者眾病悉消除
  如人病困厄齎藥欲往療
  則已塗己體現一切威儀
  人中尊如是醫王無限量
  顯揚於聖智善學慧醫術
  往本宿所行故現尊聖身
  眾人得睹見除欲病無餘
  復次佛子。如巨海中。有大寶珠琉璃之藏。名曰等演諸光。其有見此大寶珠曜。若遭斯珠。形像顏貌。皆變如琉璃藏。設人睹見大寶珠色。眼即清淨。普獲安隱。乃至大珠光明威神。宮殿咸照。群萌蒙光。而永無患。如大寶珠。名曰安眾。所處年歲。若放雨時。眾生即悉而得安隱。休息諸[病-丙+(止/(止*止))]。如來影曜亦復如是。為大珍寶一切福會無極慧藏。假使眾生。遭遇如來聖慧光明。皆獲一類。昇于正真道寶形像。若覲如來。則逮五眼。值大聖光。一切貧匱。則獲法珍。便得豐饒無極之財。乃至道安如來之安。佛子且觀正覺威容。無所演說。而普化益。開導群黎。是為第九所入之門。於是頌曰
  譬如無琦珍詣海深求寶
  致一切明珠其光照周普
  若人遭斯珠便得致自然
  其有目睹者尋獲清淨眼
  勝寶亦如是演出慧光明
  若人遭此暉則致佛容貌
  若觀察最勝即獲成五眼
  蠲去諸塵冥便住佛道地
  復次佛子。有大寶珠。名一切淨念藏王。其大寶珠。功德威神。非十非千。而合集致。又彼大珠。所可著處。斯處眾生。普無諸病。亦無眾患。設令群黎。從摩尼寶。所念誓願。悉令具足。如意皆獲。又彼寶珠。則不照及。無德本者。一切淨念藏王珠者。則謂如來。悅可一切眾生品類。至真正覺。所示現身。三昧定者。嗟歎稱譽。諸聲聞眾。一切眾生。在彼生死。於五苦中。得越殊特。而度終始。又彼佛子。如來之身。無前無後。一切世界。受形眾生。宿有福者。悉為一心。而無亂志。遵修正念。純淑諸行。精進至向。於如來尊。悉獲法願。而皆具足。其罪重者。無有德本。不能睹見如來光明。則建立之。使蒙勸化。示其德本。是為第十所入之門。為菩薩行。至真正覺。入近如來。而至無量心之所念。其罔普周一切十方。行無罣礙。又法界者。觀於諸界。不住本際。又如來者。無起無滅。咸等三世。於一切想而無所想。導利群萌。當來心際。入於此道。令無有餘。周滿一切諸佛世界。具足法身一切如來。悉為一淨。於是頌曰
  譬若如意珠能與一切願
  設有所求者則獲如所志
  其無功德者斯等不見寶
  又其尊妙珠永無吝惜想
  安住身如此惠施一切願
  若睹有所遊如志悉逮成
  其懷凶危心此人不見佛
  如來無吝想亦無有貪嫉
  佛告普賢菩薩。何謂佛子。菩薩順從如來之音。而等遊達宣正覺聲。不可限量眾響言辭。則從眾生心意所好。而為說法。至令眾會各得所樂。如其志操而現化之。從心所念隨時而入。不失三昧。不終不沒。不起不滅。又而察之猶若呼響。悉無有主。亦無有我。眾生罪福。所積行故。違失深妙。便有歸趣遐邈難濟。興不潔淨。分別法界。故隨無斷。不捨壞法故。無瞋無恚。無沒究竟。所緣住故。亦無有主。亦無不主。亦無教化。亦無不教。斯則為隨如來音響。所以者何。譬如世遭大災變時。即有自然四大音聲。乃得知法而無有主。則無貪業。何謂為四。世災變起。有一大音。自然而出。諸賢且聽。一禪為安。第一禪者。離愛恚患。度於欲界。已得超越而致自然。於是眾生。聞斯音聲。成第一禪。度於欲界。即生梵天。適逮法已。聞于二音。諸賢且聽。二禪安隱。則無想行。超度梵天而得自在。於時眾生。聞斯二聲。則行二禪無想無行。其內為寂。心無所著。成第二禪。即得生於光音天上。適逮法已。聞于三音。諸賢且聽。三禪最安。離喜所欲。於心寂定。內無所念。第三禪者。隨聖所教。度光音天。於時眾生。聞斯三聲。超光音天。生離果天。這生天上。這逮法已。聞于四音。諸賢且聽。四禪寂然。除苦去安。憂慼喜歡。無苦無樂。清淨具足。為第四禪。度離果天。於時眾生。聞斯四聲。捨離果天。超生清淨難及天上。是為佛子。世災變時。聞四大音。而致弘典自然之聲則無部主。大聖之德巍巍無量。自然音聲微妙柔軟。播越遠震。如是無主。亦無所造。無應不應。無舉無下。若有欲逮如來法者。則有自然四大音聲四大言教。何等四。一聲出曰不造德者。皆為苦患。地獄餓鬼畜生三趣。計吾我人。言是我所。貪著所有一切萬物。亦復為苦。設殖德本。生天人間。受賢聖教。棄八無閑。所生艱難。奉行十善。諸厄乃除。常值佛法。二聲出曰諸賢且聽。萬物皆苦。燒炙然熾。轉相逼迫。思想眾患。身則無常別離之法。無形寂滅。不志利養。便無然熾。尋離眾難。於時眾人。聞此聲已。奉持宣行。稍漸精進。得聲聞乘。以忍度岸。三聲出曰過于羅漢。則有微妙所樂之乘。名曰緣覺。無有師主。而自覺了。於是諸人。聞斯音已。信樂微進逮。緣覺乘。四聲出曰。過於聲聞緣覺之地。而有大乘菩薩所行。所苞含桴筏迴御洪舟。濟于彼岸。不斷道心。所度無極。將護終始眾生患厭。而現有聲聞緣覺。其大乘者。為最尊乘為極殊特乘。一切眾生。所戴仰乘。信樂超絕。正真乘者。聞此聲已。斯等諸根。明達往古宿殖德本。如來至真威神聖旨之所建立。令其志性。含弘光大。自在至誠則發道意。其音說曰。諸如來者。無身無心。亦無所演。無所開化。而令眾生。如得蒙安。是為佛子。第一緣事。為諸菩薩。而得順從如來之音。於是頌曰
  如四無量音普宣於世間
  眾生界清淨本出虛無際
  則有四智慧寂然安隱禪
  眾人聞斯響便棄捐欲界
  十力亦如是普周於法界
  為眾生之故暢演無量音
  其有致斯印則超有為相
  安住之音響未曾有疑想
  復次佛子。譬如深山巖石之間。因對有聲。世假如是。記是方俗。言而無有。身亦無有。見則因呼。對而有聲矣。一切音聲。言語所由。皆緣對耳。誠諦計之。永無想念。如是仁者。如來音聲。無有言教。亦無所處。眾生之類。心懷念道。因緣出意。究理音聲。亦無有響。亦不可得。是為佛子。第二緣事。為諸菩薩。而得順從如來之音。於是頌曰
  猶如深山中因緣而有響
  從眾人所呼尋報一切音
  佛勸化群萌以音令開達
  雖有言辭說未曾有疑想
  十力之音響法界無著念
  分別開導人制化諸根原
  諸微細眾生令其可意悅
  有諸十力者不懷忘想求
  復次佛子。如大雷震出音聲時。名曰諸天誠諦之法。假使諸天。遊行放逸。應時虛空。暢法雷震。一切愛欲。皆歸無常。苦惱誑惑。須臾間耳。愚騃所習。覺無放逸。勿務馳騁。若自放恣。當歸惡趣。無得迷謬。放逸諸天。聞斯言教。尋則愁慼。各各棄捨愛欲之樂。詣天王宮。樂於天王無盡之典。遵奉法行。且觀其法雷震之音。而可自然。亦無別異。為諸天人眾。而興因緣。欲建立眾生之故。而有此音。如來音聲。亦復如此。則不可得。隨人所行。而加演暢大法之音。亦無貪愛無業之音。無放逸音。無常苦空非身之音。皆告法界。悉逮無餘。普周眾生。隨其所樂。而勸化之。便得悅可。導以三乘。各令得所。已無有量自在之慧。菩薩所行。令咸遊入不可思議。又如來者。慧無財業。亦無處所。而以誘引。宣告一切。聞此聲已。不可計會。眾生品類。精進奉行。於是德本。或求聲聞緣覺之乘。或志無上無極大乘。又佛道音。普於一切。無所猗著。亦無言說。是為第三為諸菩薩而得順從如來之音。於是頌曰
   假使天放逸自然有雷震
  發明於諸法令樂于道義
  則於虛空中宣揚說法音
  諸天聞此聲便改不馳騁
  十力亦如是雷震演法雨
  流溢於十方導利諸眾生
  具足勝言說以開化他人
  聞此音響已黎庶成佛道
  復次佛子。喻有天子。名曰自在。又名善門。所向瞻望。則諸玉女。有百千品。而來集會。鼓作琴瑟。歌頌應弦。節奏若干。且觀伎樂。調發妙曲。如來若此。則以一音。隨群生心。依本志性情所慕樂。無量之行因其所信。各各現教。令得開解。是為第四為諸菩薩。而得順從如來之音。於是頌曰
  猶如魔自恣興造天伎樂
  玉女之姿顏節奏互相和
  一心而歌頌齊音發妙曲
  具足億百千種種之新聲
  諸十力若茲常演一聲詔
  則以權方便音氣暢群萌
  黎庶隨信樂若得聞言教
  這聽塵勞斷其音無想念
  復次佛子。猶如大梵處於天宮。發意之頃。敕誡之音。揚溢于外。眾會之表。令諸梵天梵身天子。敬奉音詔。如是仁者。如來正覺演出無上微妙佛音。普告一切眾會。儀默于內。聲達十方。開度群萌。使至道場。如來等哀。無吝眾生。眾生諸根。不純不寂。見聞法化而不愛者。一切悉得。普集道場。各心念言。今者如來。而獨為我。演法音聲。又如來音聲。亦無所御。而造成立所當教化。是為第五為諸菩薩而得順從如來之音。於是頌曰
  假使逮尊處梵天之床座
  則以一言詔悅可梵天心
  其梵天之響不超逸於外
  悉知一切心及來眾會意
  謂十力之德淨處於佛坐
  則暢一音響普遍于法界
  不佹戾眾會亦不懷貪吝
  其不篤信者不聞佛音響
  復次佛子。猶計如水一切同等。以為一味。若隨器中。為若干變。又分別知。諸味各異。法教若斯。如來道教。為一味者。謂解脫味。眾生之心。志性各異。謂為正覺。所說不同。如來音聲。無有想念。是為第六為諸菩薩而得順從如來之音。於是頌曰
  猶如計諸水一切雨自然
  味等均清淨無穢八種甘
  諸佛子如是曉了眾生音
  若志念一味得佛自然道
  遭遇因緣故隨地各差別
  其器各各異令水永不同
  一切諸群類眾生行各異
  隨心聞佛音所聽故不同
  復次佛子。如阿耨達大龍王者。若欲雨時。陰雲普遍於閻浮提。然後降雨。長育百穀眾藥樹木。竹蘆叢林。皆得茂盛。華實充滿。諸河源流。悉從無焚龍王身出。令無數物難計眾類。致得滋益。如是仁者。如來普於一切世界。周遍無餘。大哀優渥。而澍甘露大法之雨。悅可眾生。長茂功德。具足備悉十方諸乘。如來之音不從內出。亦不從外。如是無量不可計人。群萌品類。而荷戴仰。是為第七為諸菩薩而得順從如來之音。於是頌曰
  如眾水流行周於閻浮提
  無所不通徹普潤于大地
  山陵草眾木五穀依因生
  有察其水者所至無想念
  世尊亦如是宣揚諸法界
  布演正法雨眾滿於眾生
  長育百千善滅除諸塵勞
  已曉了佛言於外不馳騁
  復次佛子。如摩奈斯大龍王。假使興大陰雨時。先貯集雲。遍諸天宮。靡不周接。或不演降雨之一渧。觀察眾人農業普備。然後乃雨。所以者何。不欲煩惱眾生之故。心念大龍。設而七日。徐詳而下。則放微渧咸周土田。多所滋茂。如是仁者。如來至真。為大法王。興法重陰。開化眾生。若有所道。雨甘露味。為純淑類。然後乃演無極道化。雨於法澤暢深奧典。不令眾生懷恐懼心。宣於無上諸通慧味。多所充滿。使得成就。是為第八為諸菩薩而得順從如來之音。於是頌曰
  猶如有賢龍名曰摩那斯
  則雨周七日徐澤無所傷
  斯龍所以來欲成眾生業
  然後設愍傷安隱降澍雨
  十力因黎庶雲集布法陰
  欲化眾生故顯示第一義
  從其人之器宣奧之法音
  聞詔不恐懅則入於佛慧
  復次佛子。譬巨海中。有大龍王。名大嚴淨。一念之頃。便能演出十品之雨。不可計限百千之類。莫不沾洽。雨無想念。又其龍王。無異想念雨之自然。百千眾品。而令差別。如是仁者。如來至真。假使欲演法音雨時。發念之頃。分別十法了其所歸。宣法光曜。出百種音。或復顯暢八萬四千眾生之行。現八萬四千所入之響。至于無量億百千垓言聲之說。悅於無限眾生之心。道教法音。亦無想念。而則裂解一切根原。如來之法。若慈無極若干種變。善妙清淨。巍巍如是也。是為第九為諸菩薩而得順從如來之音。於是頌曰
  猶如大嚴淨龍王之嫡子
  而先設雲集然後乃降雨
  佛道則自然而主有所度
  口出十種音二十或至百
  或復至百千法澤無限量
  所尊無所暢不毀壞法界
  自恣之龍王一切龍中尊
  蔭雨且普達周遍四方域
  潤一切有形墮雨若干品
  其海所有水無有若干種
  世尊亦如是道教等一品
  行者心各異所獲故不同
  復次佛子。海大龍王。欲興無極感動變時。必安眾生。令懷欣踊。雨四天下。周遍大地。上達自在清明天宮。雲布覆蔭若干品類。又眾雲同。現如是像。種種別異。或紫金色。或復黃色。或琉璃色。或白銀色。或水精色。或赤珠色。或馬瑙光。或車磲光。或首陀光。如是雜逮。大陰所覆。普遍四嵎及四天下。又其水者。無有別異。而雲霧布若干種像。變出電已。暢大雷音。從其群萌所欲樂雨。或出玉女倡樂之音。或天琴瑟眾伎簫和。或以若干龍妃樂音。或揵沓和妃樂音。或阿須倫偶樂音。或以土地所出音。或以海中雷震伎樂音。或以鹿王鳴呦音。或以無壞鳥樂音。或若干種萬舞之伎。其巨雲陰之所覆蓋。如是色像。時節大悅。自然龍風。普有所吹。假其風出。雲霧安詳。先放微渧。後散大雨。上達自在清明之天。下遍地上。虛空天宮。靡所不接。雨於大海。莫所破壞。又至自在諸天遊居。玉女伎。名歡樂。雨諸舞樂。至其不樂慢天。雨諸如意珠。於兜術天。雨珠瓔飾於鹽天上。雨若干種華。忉利天上。雨軟名香。四天王上。雨好衣服。於鬱單曰。雨微妙華。於大龍王宮。雨超等光赤明真珠。為阿須倫。雨於兵仗。名壞怨敵。如是比像。周于四方四天下域。諸天宮殿。所雨彌漫。不可計會。海大龍王。無所吝惜。亦無慳嫉。又諸眾生。所殖德本。各各別異。而不一等。自然變為差特之雨。如是佛子。如來至真。以無上慧。為大法王。常顯法樂。而以自娛。寂然無以普布法界。法身陰雲。靡不周遍。因其眾生所信樂者。而示現之。或為眾生。頒宣暢示最正覺身。而興法雨。現變化身。放法雲雨。現建立身。而降法雨。現色像身。若干品雨。現功德身。而演雲雨。或復示現慧身雲雨。或復隨俗。示現其身。有十種力。或復現身。四無所畏。自然為顯無所損乏。或現法界而無身形。是為大聖法身陰雨。普遍世界。隨其音聲之所信樂。而為眾生演其耀光。除諸垢濁。斯光名曰平等暉曜。或復名曰無量光明。或名普世。或名佛所建立祕奧之藏。或復名曰光照于世。或復名曰無盡之行入總持門。或復名曰其意不亂。或復名曰其心無侶。或復名曰遊步所入。或復光明。名曰悅可眾願。如是比像。法雨所聞。雷震之響。至于正覺。曉了佛道。若淨逮聞平等雷震。尋則暢達離垢之印。三昧雷震自然之聲。一切諸法自在三昧。金剛場三昧。須彌幢幡三昧。日定光三昧。巨海印三昧。可眾庶心三昧。無盡響解脫無瞋三昧。無所志樂三昧。常愍無失三昧。假使揚聲。各令聞此佛法之音。是如來身。而演甘露。出於無數法音雲雨。所聞講法。遊無等侶。悅可眾生是為正覺一切智門不可思議。悅群萌心。悉得其時。名曰曉了弘慧道場成就往古無垢方便。大慈大悲。究竟無逸。興隆道化。斯則所遵一切菩薩。定厥身心。然後乃演大法之雨。是為佛子。若茲色像顯大法雨愍哀之雨不可議雨平等之覺。導諸群生。開化身心。如來至真。暢不可暢。無極甘露。若詣佛樹道場之時。為諸菩薩。宣大法雨。名法界無所破壞。最究興成阿維顏地。又名如來祕藏菩薩所樂大法之雨。成諸菩薩。一生補處。有大法雨名嚴淨飾普令群生。無所違失。不廢菩薩。如來之地有大法雨。名曰莊校道自嚴飾。合逮法忍諸菩薩等。合集寶慧。有菩薩行。名善化。無所斷截。而闡法雨。行成菩薩。名無慢門。入深奧門。行不懈厭。又有法雨。令初發菩薩意者。遵無上道。名如來行。大慈大哀。將濟群生。興發法雨。化緣覺乘。信樂中行。為眾現說十二因緣之所。或超有解脫果。名入普至際諸見事。而演法雨。開聲聞乘。眾生信樂。以聖達刀。截割一切塵勞之垢。有智慧劍。而布法雨。名欣滅諸害。為眾邪見不可了者。積累德本。而雨諸法。聞音斯名十法暢顯法雨。悉得充滿。周於一切。隨其信樂。應得解脫。如來則為演大法雨。普遍法界。靡所不達。大聖未曾吝惜於法。從其眾生純熟之行。而因根源精進若干。現於法雨。是為佛子諸菩薩行第十之事
  猶如雲霧集四方而風起
  超過以時雨及水之所流
  菩薩分別說黎庶之德本
  故今現在世立此三千界
  諸十力如是善修慧為風
  因緣澍法雨志性甚清淨
  察眾生無等勸助以清淨
  所謂諸十力導師因開化
  上於虛空中雲集而降雨
  無有而堪任執持所雨水
  唯世遭災變乃能堪受耳
  言辭諦無著身界為廣普
  諸十力如是自然無所有
  大聖有所說法界之言辭
  而雨法教化所潤不可限
  無能堪任持唯有法淨志
  未曾有斯念去來之所由
  亦復無所造永無所遭遇
  猶如虛空中雲霧而致雨
  但假名法耳自然而無化
  諸十力如是法雨無所有
  亦無有來者未曾見往者
  盡菩薩威神而興造斯行
  覺了法幻變獲世而放雨
  眾生無所行則無有三界
  猶如自然蔭而降隨水渧
  唯有尊自在三千之教名
  造立得自由斯本福果報
  安行雨若斯遍佛土無餘
  思念及限量無能計數者
  其於眾生上一切世間尊
  斯而思惟雨道寶為手掌
  寂滅應澹泊自然得解達
  又斷除餘事所起諸陰蓋
  棄捐斯眾瑕長益道寶行
  品任三千界悉曉了一切
  十力之所由滅盡塵勞欲
  思惟念自然垓德不可量
  又復斷絕去一切諸邪見
  分別志性行最勝寶為富
  一味而真諦猶空中放雨
  所雨無有際散渧各有處
  又計其水者無應不應想
  眾人懷歡喜猶因生諸法
  又復其法者不起一不多
  其無本味等無應不應想
  至於無邊際成佛及聖眾
  斯等為受持如是之像法
  佛言。以十名德。於如來之音。入無限量。何謂十。遊入虛空。則無限量。普至諸法一切境界。而無限量。遊入無餘。分別曉了眾生之界。而無限量。遊入一切悅黎庶心。罪福所趣而無限量。遊入因緣報應萌類。去塵勞結。慧無限量。遊入究竟寂然澹泊無生之音。而無限量。隨眾所樂。而開化之。入於脫心。而無限量。順解脫味。遊入三界。無有邊際。而無限量。處於無底。得無境界。遊入慧行。而無限量。選諸法要。諸佛境界。不復迴還而無限量。入於如來。順法不奏。而無限量。如是。賢目菩薩。為不可計。群生言響。暢如來音。於是頌曰
  以十德之事入佛無量慧
  至一切諸法境界無齊限
  大道亦如是巍巍無能思
  而多所愍傷一切悉蒙度
  分別生死際萌類不可極
  化除眾罪福悅心令開解
  使不求報應道慧無崖底
  了佛之音聲忽入於寂然
    佛說如來興顯經卷第二

    佛說如來興顯經卷第三

    西晉月氏三藏竺法護譯

  佛言。何謂佛子。而諸菩薩。遊入如來至真等正覺心所念行。如來不為心有所念。不分別名。不曉了識。如來無心。乃能入遊無量之念。如倚虛空。造立一切。因其由趣。有所成就。又如虛空悉無所著。如是仁者。若欲求道。恃怙慧者。一切世俗及度世事。因佛聖慧而逮興顯。又如來慧而無所著。是為第一因緣之門。菩薩遊入如來行念。於是頌曰
  猶如虛空中而受一切形
  而著依怙之亦無空想念
  如來之妙慧如是無所著
  咸救於一切不想吾我人
  復次佛子。猶如法界不離一切諸聲聞度及諸緣覺。一切菩薩。所習遊至。又其法界。不增不減。大道如斯。如來慧。合集世間。度世之慧。分別了念。所造巧便。慧不增減。是為第二。於是頌曰
  譬如聲聞地及與緣覺乘
  菩薩之大士悉從虛空生
  大聖亦如是解空無極慧
  心等無增減救濟無適莫
  復次佛子。猶如大海與四大域八十億土。而相連接。地形所盡。至其境界。而普悉可獲得水矣。自然踊出。其大海者。亦無所念。如來之慧。亦復若斯。普至一切眾生心意。靡不達遍。從諸黎庶意之所念。所在逮致清淨法門。則以順之。令世人獲自然之慧。又如來世尊。所可演慧。悉為平等。從其志性。以奇特事而療治之。道德超世。是為第三。於是頌曰
  譬如四大海與八十億域
  而悉相連接地形所盡到
  水靡所不至而自然涌出
  海亦無想念如來慧如此
  至諸眾生心慧莫不通達
  從群黎所好則為開導之
  致於清淨明令獲自然明
  所演悉平等如來無想念
  復次佛子。猶如巨海。自有四大如意寶珠。演集積累無量之德。所以致此如意珠者。不以龍神有德故有此大珠生。諸琦珍悉大海恩也。生一切寶。黎庶戴仰。莫不濟之。何謂為四。一名曰等集眾寶。二曰無盡音。三曰歸趣。四曰等集眾辭。又計於此大如意珠。則非凡類。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休勒。諸龍鬼神及餘水居。含血之類。能致光耀。所以者何。寶固在於海王龍王藏。又其大海諸摩尼珠。而有四角。在於四方海龍王宮。各自別立。如來至真等正覺。亦復如是。道德暉赫。有四大寶無極之慧。則以於此四大慧寶。勸化開導一切眾生諸學不學。及至緣覺菩薩慧寶。緣此致之。靡不濟度。何謂為四。興隆法樂。至無所猗。善權之慧。有數無數。有為無為。法寶藏慧。於諸法界。而無所壞。隨時演慧。以得超度。於時不時擾動之慧。是為四。則復以此四大之慧。求如來藏。入道府庫。不與眾生。而同塵垢。在于世間。逮開士慧。令諸菩薩。遊詣四方。所可玩習。無上正真而令堅住立不退轉。是為第四。於是頌曰
  四珍之尊義逮致安妙藏
  所以巨海中自然生諸寶
  其如意明珠不離清淨妙
  分別在四面所處有光明
  如來四品慧無量不可限
  安住聖巍巍開道於五趣
  斯無極至慧無有異想念
  唯察諸十方所說無不達
  復次佛子。有彼巨海。而復現於四大之寶如意之珠。威神巍巍。光明無極。斯如意寶。功德之耀。消於大海所積聚水。而令厥水不復遊逸。斯以大海不增不減。以是之故。如意大珠。至使大海常自停貯。何謂四。日之耀藏大如意寶。師子之步大如意寶。照燿光明大如意寶。無餘究竟大如意寶。是四大寶。假使大海。若無有此如意珠者。水當流溢。四大域界。盪合漭瀁。至圍神山大圍神山。悉當沒溺。其日耀藏如意寶珠。則以二事。變大海水。其光照之。消伏其水而令色變化成像乳。師子之步如意寶光。照變乳色。成如蘇揣照耀光明。如意寶珠。暉[火*僉]照之。除去蘇像。猶劫燒時。火[火*僉]盛赫。皆焚天地。大如意光。照於巨海。令其無餘。忽然滅盡。不知所歸。如是仁者。如來正覺。為眾生故。則以四慧。照燿一切。因斯明照。於諸菩薩。至令逮成如來三昧。何謂為四。除滅眾罪。則以法河。究盡恩愛。令成道化。皆以智明。照于世間。如來之慧。無冥無明。為平等聖。是為如來四大之慧。為諸菩薩。忍眾恐懼。殖不可議功德之本至於一品諸天人民及阿須倫濁俗之眾。不堪諸患無量苦痛。若值如來寂寞之地。慧明所照。降伏諸著。立于三昧。能聞法頌。消生死海。遭遇如來。所開化慧。篤樂三昧。因得興於大聖神通。微妙行音。大慧照世。消化眾穢。致神足行。能自成立。為世大明。開道盲蔽。無冥無明。以能蒙此如來慧聖則能降伏世之邪智。大人之地。無三昧定。滅除一切財業賄賂。身無所有。而逮得此大道之慧。若無於斯如來四慧道德光明。假使欲令諸菩薩眾。逮得如來至真正覺三昧正定。未之有也。亦不能除生老病死四。無所畏。無本際行。是為五事。於是頌曰
  海水無限際而有四品寶
  大力無極威次有微妙尊
  四方域眾流自然有萬川
  常入於大海大海無增減
  慧處在法座決斷諸所著
  以法廣布施歡喜無所說
  安住有四慧咸為諸開士
  最勝及菩薩未曾有眾患
  復次佛子。猶如假喻。其下方水。及至上界想無想天。一切三千大千世界。悉處虛空。如是計之。一切三界群生有形。不離虛空。而想吾我。虛無所計。則無所猗。空無所著。亦不迫迮。生死亦然。察於十方所周虛空。含受一切諸佛世界。亦無所受。如是仁者。諸聲聞乘。緣覺之慧。有為行慧。無為行慧。皆以依猗如來之慧。如來智慧之所開化。大道通達。普入一切。無不周接。無所想念。亦無罣礙。輒以聖智。多所濟導。是為第六。於是頌曰
  旨極從下方起至於上界
  一切三千國欲色及無色
  所住無所住諸界無吾我
  亦不計有常不念於斷絕
  安住慧如是一切慧之本
  諸學及不學并諸緣覺乘
  眾菩薩明達而志懷愍哀
  若建立道門佛智慧最上
  復次佛子。猶如下方。而生大藥。達山王頂。號無根原。又大藥者。根通地下。過於金剛。六萬八百千由旬。住於水界。安隱而立。無能拔者。其原分布。悉遍周匝閻浮提土。萬物萌芽。繞集一切樹木根株。近莖生莖近枝生枝。近節生節。近葉生葉。近華生華。近實生實。其有天下。樹木華果。皆因之生。又大藥者。其根轉體。體令根轉。以用二事。不生萬物。近於地獄。依水純陰故。雖在於彼而不迴轉。是以於法而不得生。又其餘處。大地之場。所布根原。藥之所生。盡極其地。法應當然也。如來道慧。亦復如是。從本清淨。則以大哀。生堅固元。平等覺種。乃為真諦。微妙達要。而不可動。斯謂根也。善權方便。則謂莖也。慧則枝也。法界節也。一心脫門三昧正受無所破壞。葉也。覺意莊嚴。華也。究暢樹形。諸通慧也。解度知見實也。辯才之議。靡不通達。則謂地也。其如來慧。無有根著。用何等故。而無根著。永無所信。是則名曰為究暢矣。則無根著。所可興發。悉無所行。斷菩薩行。則為無本故。謂如來也。演菩薩行。斯則名曰無所依猗。若有菩薩。親近如來無極慧原。則不違捨一切眾生。因其道根。而生大哀。近於莖者。堅精進也。因其莖。次生其枝。度無極也而長成就。近枝生葉。學于禁戒。靜寂知時也。近於華者。謂諸相好。若干德本也。節謂隨時。次生果者。則謂究暢。不起法忍。至無麤辭。柔仁和雅。又其實者。為諸通慧。則為道果也。以是之故。如來之慧。不由二事而有所生也。何等為二。謂無為及與有為之大曠谷。若墮於谿澗。而遊無極無為之事。於諸聲聞緣覺之乘。又其志性。不與俱合。亦無所畏。遊於三愛三流之原。於如來慧。亦無所生。亦不退還。若有所生。已達聖性。修平等心。於諸菩薩。無有彼此。且觀正覺。大道暉赫。巍巍無底。而為真諦。慧不增減。其根堅住。令諸眾生。究竟通達。了無篤信。是為佛子第七之事。於是頌曰
  於雪山岡嶺藥名無根著
  其藥有大神威曜無等倫
  普長育一切叢林諸樹木
  而根莖葉枝枝因諸根無
  一切諸佛種自然成道慧
  德旨亦如是遵修一切智
  曉了行佛道奉宣於聖路
  等習於慈哀生長覺明哲
  復次佛子。譬劫災變。大火熙赫。燒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樹木。藥草萬物。及至圍神大圍神山。大金剛山。莫不焚冶。假使有人。取枯茭草肥松重閣。以投盛火。於意云何。寧有一葉得不燒乎。答曰不得不燒。欲令不燒。未之有也。報曰如是。尚可使火不燒樹木大積薪草。有欲限節。如來聖慧三達神智。眾生之數。國土多少。諸法之底。去來現在無央數劫。令不普見。而有微礙。不悉及者。未之有也。所以者何。正覺道慧。無有限量。不可計會。靡不通徹。故號如來至真等正覺。是為第八。於是頌曰
  若劫之遭患天地被陶冶
  一時悉焦然男女樹木果
  佛子且憶察於斯諸遊居
  金剛尚消融何況枯草木
  山陵諸所有豈可脫不燒
  安住之智慧皆能分別知
  當來眾生類若干劫佛土
  諸佛悉明達如是無限量
  復次佛子。猶如災變風起之時。而有大風。名曰毀明。則發且興。毀壞圍神。大圍神山及金剛山。一切三千大千世界。吹令破散。使無有餘。又復有風名因緣蓋。吹于三千大千世界。飄舉擎接。越置他佛國。假使於彼因緣蓋風。獨值自恣。無毀明風。便當摧破十方。不可限量諸佛境界。如是仁者。如來則有無極大慧。名曰毀壞一切塵欲。正覺以斯無極大慧。吹除一切諸菩薩眾塵勞罣礙。如來次有無量聖達。名曰總攝大權方便。則能消滅愛結之患。至妙道場。因復開化新發菩薩。一切諸根。未純熟者。設諸如來。不總攝斯大權方便。成大道場。令無央數不可計會諸菩薩眾。修於聲聞緣覺之乘。世尊。順從善權方便。令諸菩薩大士之等。超越聲聞緣覺之地。由斯自在。而無所住。是為第九。於是頌曰
  劫中若恐懅諸天亂不安
  神圍須彌山咸悉為毀壞
  風即時興起無能制止者
  無量諸佛土糜碎無有餘
  有諸十方者聖慈得自在
  則以毀破碎諸菩薩塵勞
  彼復有道風遵修於善權
  尋便以救護聲聞行者安
  復次佛子。如來之慧。遊入一切聖智巍巍。靡不周遍一切黎庶。終始之界。所以者何。若有欲想。世尊之慧。欲及達者。未之有也。又如來慧。悉離諸相。自在之慧。則遊自然無所罣礙。如書一經。其卷大如三千世界。或有大經。而未書成猶如三千世界之海。或如神圍山。如大神圍。或如普地。舉要言之。如千世界。或如四域。天下之界。或如閻土。或如大海。如須彌山。如大神宮。欲行天館。如色行天。如無色天。假集大經。廣長上下。猶如三千大千世界。而有一塵在大經卷。又諸經上。各各有塵。悉各周遍。在大經堙C當爾之時。有一丈夫。自然出現。聰明智慧。身試入中。又有天眼。其眼清淨。普有所見。則以天眼。而觀察之。今斯經卷。如是比像廣大無極。其上則有少少塵耳。於諸眾生。無所加益。我身寧可以無極力大精進勢。裂壞此經。解散大卷。當以饒益一切黎庶。適念此已。則時興隆無極之力精進之勢。輒如所願。取大經卷。各自散解。以給黎庶。如一經卷。眾經之數。亦復如是。若此仁者。如來至真以無量慧。不可計明。悉入一切眾生江海心之所行。而普曉了群萌志操。如來之慧。不可限量。靡不周達。不可窮極。正覺之智。不可計會。觀察一切萌類境界。怪未曾有。斯眾生類。愚騃乃爾。不能分別如來聖慧。世尊普入。而自念曰。吾寧可宣顯示大道。使諸想縛。自然蠲除。如佛法身聖塗力勢。當令捨離一切著念。設使曉了正真之慧誼所歸趣。獲致無極三昧之定。暢說正道去一切想。誨令使念無上道慧。化諸黎庶在五趣者。令達無極。是為佛子第十之事。如來至真。勸諸菩薩。心入道義。如是比像。濟無央數諸菩薩等。蒙如來慧開化其心。使入大道也。於是頌曰
  猶如有經卷大如三千界
  自然有微塵悉散於其上
  有一慧士夫明眼壞經卷
  悉分別布散施於五趣人
  世尊亦如是智慧如大海
  見眾生心意悉惑諸想念
  佛以愍哀人為解除眾想
  諸菩薩戴仰諦蠲棄著次
  復次佛子。何謂菩薩遊入如來之境界。於斯菩薩慧入無礙。知一切界。為如來界。一切佛土諸所有境。眾生之界。則悉無本。靡所部分。不有所壞。其法界者。無陰蓋際。又本際者。無際彊畔。猶如虛空。無有邊崖。亦無有界。亦不不有。悉以遊入如來境界。猶眾生種。不可限量。無有邊崖。如來之界。亦復若斯。不可限量。無有邊際。所以者何。如其眾生心之所念不可計會。如來尋則以無量慧。而開化之。如龍王尊。而得自在。攝無量水。因時放雨。不可計渧。不從內出。亦不從外。如來境界。亦復如是。從意所欲。有所興造。即自然成。彼無所諮。亦無有師。如大海中水不可量。悉從龍王心所念生。亦復如是。一切所有無量聖達。至諸通慧。行如法海。咸斯菩薩往古發心之所造願。因從厥行。而生差別。問曰。何謂無量。為巨海者。何謂無限。諸通慧海。曰無思議。多所解說。至於大海。今粗舉要。分別說之。諦聽諦聽。善思念之。閻浮提有五百江河。而入大海。拘耶尼域。亦五百江入大海中。弗于逮域。四千江河。而入大海。鬱單曰域。具足萬江。流入大海。於意云何。此水合會。流入大海。寧增多不。答曰甚多。報曰。十光龍王。所雨之水。則多於彼諸江之流。又四大域所有諸水。十光龍王所雨之水。入大海者。其水不如百光龍王之所雨水。墮於海者。為最多矣。又四大域水。十光龍王百光龍王。所雨大水。入巨海者。不如大遊龍王。身中所出。入於大海。其水倍多。舉要言之。如摩奈斯龍王。雷吼所雨。則復加倍。難頭和難。所出之雨。無量之光。妙群龍王。大[火*僉]龍王。大頻申龍王。雨亦如茲。斯十大龍王。立億龍王。各各降雨。不可稱限。其四大域。巨海之水。及十龍所雨之水。并八十億種龍王。悉歸巨海。不如閻浮提海。龍王長子。諸大江河。所有眾水。及諸洪雨。不如十光大龍王宮所出水。計四大域。一切江河。及前所說。諸龍王雨。十光龍王。百光大龍王。宮所出水。咸悉不如大嚴淨龍王宮所出水。舉要言之。摩奈斯。雷震。難頭。和難。無量光明。及大妙若群。大明[火*僉]龍。皆悉不如斯十龍王。及八十億龍王宮所出水則悉不如海龍王長子宮所出水。如是。諸龍王等水歸大海。咸為不如海大龍王。雨無所壞。水為最多。其閻浮提水。及拘耶尼。弗于逮。鬱單曰。十光龍王。宮殿所雨。百光龍王。大琉璃龍王。宮殿所雨。摩奈斯龍王雷震。難頭。和難。無量光明。妙君龍王。大明[火*僉]龍王。及大頻申龍王。宮殿所出雨者。及八十億。種姓龍王所出。諸是有水。及四大域海之龍王長子所雨有海龍王。無所壞雨。眾大雨水。咸悉不如海大龍王。清琉璃中所出諸水。而悉周遍。充於大海。大海之水。如是無限。又如海水。無有量者。其寶品界。亦復無量。眾生之界。亦復無限。觀於大身。亦不可計。大海水。不可限量。諸寶品種。亦復無限。於佛子意所趣云何。其大海水。寧無限乎。報曰無限。如大海德。無能計量。如來若斯。慧無限量。百倍千萬億倍。巨億萬倍。無以為喻。不依言辭。隨人所解。而以牽引大海譬喻。佛之大道。聖過於茲。因假三昧。其明無邊。則如來慧。所達巍巍。猶如大海。其意無限。從初發意。乃至菩薩一切智行。而不斷絕。道寶無量。一切道品。三寶之法。不可盡極。勸化眾生。當造斯觀。諸學不學。其緣覺乘。悉見濟度。以無極諦。志無所在。悉睹無量。住於第一欣然之地。始從菩薩。便能至於無罣礙地。化諸菩薩。令不廢退。是為佛子諸菩薩眾則能遊於諸佛境界。亦能普周一切所有。亦無限量。於是頌曰
  積清淨諸品無數不可量
  眾念之境界一切無邊際
  如意之齊限其心無所周
  一切諸十力當求斯境界
  猶如龍所處未曾有捨離應其心所念而放於雨渧
  設使心有來乃可得還反
  其龍不有念吾當有所雨
  諸十力如是未曾有來至
  亦無有還反能仁不可得
  永無所興造況遣心有念
  法界無限量猶如江河沙
  其海無邊際水及寶亦然
  諸含血所居一切無限量
  其水悉一味生者咸仰之
  若處於此中不飲餘水業
  大聖亦如是妙慧無崖底
  三寶無限礙道要不可計
  諸學及不學人民無央數
  不可計群萌志願佛道慧
  何謂佛子。菩薩遊入如來聖慧無罣礙行。威儀禮節。猶若如來。往本無生。於當來世。亦無所造。隨時緣故。而忽成矣。斯如來行。不起無滅。不有不無。亦不遊入。有為無為。譬如法界。無有限量。亦無不限。所以者何。無有自然。亦無有身。故曰法界。大聖若斯斯名如來。行無限量。亦不無限。遊入無身。亦無自然。猶如飛鳥行虛空中。於百千歲。而飛行者。如有所度。亦無所度。觀前察後。其虛空者。無有邊際。如來之行。亦復如是。於億百千劫。所講無極。若歎有極。設無所說。其如來行。故無邊際。如來已住無罣礙行。亦無所住。而為眾生。暢現如是如是比行。僉度一切罣礙之跡。如金翅鳥王遊在虛空。以清淨眼。觀龍宮殿。變易本形。知應終者。騫翥奮翩。搏揚海水。波盪披竭。攫食諸龍及龍妻妾。如來若斯。慧無罣礙住無底行。咸於法界。普觀眾生諸根純淑因隨宿本。殖眾德原。尋以無極如來十力。而示形像。入終始海。披生死淵。開導眾庶。能為應器。挑出群黎。於終始海。則建立志。於佛道法。而悉斷除一切言行。獲致如來無所想念。以無想念。慧無罣礙。則為住立。住無所住也。如日月光照于天下。獨己遊步。而無有侶。則無所立。行虛空路。人民瞻望。日月不念。吾有所奏。若復迴還。世尊如是。遊於泥洹。入清淨法。亦無想念。於諸法界。示現超度一切諸行。五趣群萌。亦無懈息。無所專信。而則暢達。宣布佛事。亦無往反。是為佛子。諸菩薩等遊入如來之慧行也。則無限量。亦無不限。代諸緣事也。於是頌曰
  無本不可盡未曾有起滅
  有計無本者無處不可見
  諸愍哀如斯其行無有量
  無本者自然則無有二事
  猶如此諸種法界無處所
  亦復無限量亦無不限量
  道行亦如斯聖達無崖底
  所分別無極斯則無有身
  如有鳥遊步億劫在虛空
  前後亦如是虛無界適等
  最勝百千劫講論所當行
  如方便隨成不失於善德
  金翅鳥在空遙望察水中
  知龍命所終舉食龍妃后
  十力智自在燒盡諸塵勞
  善造眾德本拔出生死原
  譬若如日月遊行虛空中
  黎庶蒙安隱光亦無想念
  世尊亦如是由法眾無礙
  開化無數眾不興諸想念
  何謂佛子。菩薩遊入如來開道。於斯菩薩僉度一切。諸所著行。而不猶豫。平等法味。了不二入。如來所闡則復遊入於無想覺。無行之覺。無處所覺。無限中覺。無邊際覺。棄不成就。猗著中間。則觀一切文字音響。而無處所。於諸言聲。而無言教。究竟盡極眾生之行。奉平等覺。志性諸根。塵勞愛欲。悉為清淨。如來道眼。一切普等一切三世。猶如大海。天下人民。悉戴仰之皆苞眾生。見諸有身。故曰大海。如來之道。亦復如是。睹群萌心。志性所歸。雖有所照。亦無照想。則為自然。是故名曰如來之道。所開導之也。彼便以化所可開導。既講文字。亦無所說。於一切響。無所宣暢。雖有辭教本無所言。縱有所仰。亦無所仰。又復勸化於群生類。今當演說。舉其大較。如來之道。所開化者。成最正覺不限眾生。如號如來也。如身住數。眾國土數。一切三世之所有數。諸身住數。亦復若茲。而無差別。如道教數。一切言數。如諸如來法界之數。如虛空數。無罣礙界。如諸御行之所開導。言教之界。如泥洹限。眾生身形。所處住數亦復如是。口之言限。亦復若茲。如身口數。無罣礙心。所住限數。等無差特。彼以遊入。如此無數。則淨三場。致于道德。由是之故。等御己身。及諸眾生。睹見如是一切寂然。而察等導於泥洹界。已睹若斯之自然者。咸入一切則無自然無盡自然。不起不滅。則亦自然。於我非我。亦復自然。於人不人。亦復自然。佛無所想。亦復自然。法界自然。虛空自然。亦無自然。已曉了此。成最正覺。逮致正法無餘之慧。得睹如來無極大哀。多所開化。諸群萌類。猶如虛空。含受世界。一切方俗。志性自然。成於世間如是比類。無盡無長。亦無所生。所生澹泊。亦復如是。成最正覺。亦無所覺。又其相者。亦無所相。亦復是相。而無若干。譬若士夫。興化變人。如江河沙等。為諸如來也。令無比類。亦無形容。適化現此。則復宣舉江河沙等皆為劫數。於意云何。其人所化。以奚等化。而令發心。成如來乎。白世尊曰。如吾所知。當為顯義。化如來數。如無所化。化數亦然。答曰善哉善哉。誠如所云。如是佛子。一切群萌。斯須之間。皆逮無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覺。成菩薩數。亦復若茲。其不成者。亦復若此。無所增損。所以者何。又省于道。則無有相。其無相者。無成正覺。無所長益。雖得正覺。亦無所逮。是諸菩薩。當以若茲入于如來乃成正覺。若欲覺了。當作斯覺。如來一相。而同品類。則無品相。斯則號曰。慧成道覺三昧正受通定意已。一一所覺。法身無餘。超於一切眾生立身。猶如一人。成最正覺。至道門者。一切眾生。若成佛道。至於法門。亦復若茲。等無差別。使無量人。逮成正覺門。遊入住於無限諸身如來之界。無有涯底。眾生之界。不可計數。是諸菩薩。遊入如來成最正覺。一一得致。如眾生本。入如來身。所以者何。若得普入如來至真最正覺門。其身所行。亦無所生。亦無所失。如獲一事。其餘亦然。一切法界。作是遊入。不離處所。不捨言辭。信此如來法身者也。所以者何。若能普入。乃成正覺。至無極慧。弘茲寂然。詣佛道樹師子之座。復次菩薩。普了己心。能成正覺。則入法身也。所以者何。如來至真。不捨心本。乃致大道。如己心者。其餘若斯。則以開導一切諸心。當造斯入。是為佛子。諸菩薩眾為諸大聖。以此推入。成最正覺。廣遠周普。普無不入。而不違捨。無所繼著。則無休懈。無所篤信。入不思議法品之門。於是頌曰
  已脫二無二曉了一切法
  等猶如虛空普解諸經典
  等已無吾我是為解諸法
  已分別聖覺一切無所覺
  猶如四方域受諸有形體
  等苞於川流是故字曰海
  十力亦如是眾生之海印
  曉了其志性是故號分別
  心意悉如化諸佛如化現
  奉自然平等如化之所化
  佛道皆辭說一切群萌類
  本自然平等不增無所損
  最勝有三昧名曰善覺道
  住於佛樹間得成斯定意
  則演出暉曜照無限黎庶
  開道如蓮華教誨於眾生
  若於當來劫眾生國自然
  思法亦如茲諸根及志性
  一切平等觀無吾我以所
  以故無崖底覺了道之覆
  行菩薩之道弘慈慧寂然
  處樹師子座逮成無上覺
  道力無等倫法身聖巍巍
  普入無不周不捨於眾生
  何謂佛子。菩薩遊入如來音響。所導法輪其菩薩者。善立如來弘所思念一切黎庶。悉無本末。無所成就。當入諸法永無所住。斷于一場遊于真諦。諸所有法。離諸見際。捨欲之際則無有際。便皆遊入一切諸法。如虛空際。無所行念。則為遊入一切諸法。不可逮致。本末永寂。一切諸法。泥洹自然。其諸文字音聲之說。悉以自然。斯乃遊入。至于法輪。咸悉遍暢如來之音。如呼聲響。乃曰自然。則入法輪法門自然。一切諸音。悉為一響。乃入法輪。本末無主。文字無盡。乃入法輪。於內於外。無所積聚。猶如一切文字所演。諸所言辭。縱有言辭。不捨真諦。講說往古。歎敘本末。無央數劫。一切文字。而不可盡。如是仁者。如來至真。所轉法輪。一切假號。悉文字矣。暢說無盡則無篤信。悉無所有。亦無所思。而無有響。亦無所施。彼則所可轉法輪者。普入一切。亦無所入。如假文字。言曰無矣。若曰鐙明。一切所造。皆託言耳。悉入諸數一切世俗。所說度世。遊入於斯。永無住者。是如來音。普入一切眾生之界。諸法身界報應之事。永無所住。其諸群萌。說若干種言辭之響。悉為宣暢一切如來法輪之音。所以者何。如來至真所轉法輪。悉出一切諸所音響而無進退。是菩薩者。遊入如來所轉法輪。菩薩大士。當造立斯。入於如來陶演言辭不可限量。何謂如來所入言辭。如來至真。轉法輪時。所演音聲。暢眾生行志操所好。所以者何。佛有三昧。名無罣礙究竟無畏。轉於法輪。以此定意正受之時。眾生一切。咸隨其音。而轉法輪一一正覺音從口出。一一言辭。興顯群萌譬喻之響。悉各從志。假使以是三昧正受。悅可眾心。是為遊入。如來至真所轉法輪。以斯柔順道法所說。亦無所入。如此所遊。則乃入斯。聞如來法聖教言辭。是為佛子。諸菩薩眾遊入如來所轉法輪至無限量於是頌曰
  其輪無限量成就究竟界
  亦無所長益一切無二護
  所說諸文字一切不可盡
  十力亦如是法輪常無窮
  講說於律教入一切有為
  亦復無所入佛輪亦如是
  悉入諸言辭自然無所入
  普宣於眾生一切行無餘
  超有為三昧究竟諸定意
  欲求妙法故是為佛定意
  蒙佛恩所致達一切群黎
  最勝所演音而暢柔軟辭
  以一言聲教宣布諸眾生
  分為若干響講詠無有餘
  佛為一切尊解了眾生心
  如有所說者黎庶聞其音
  文字不處內亦無由於外
  計斯悉滅盡真誠無所有
  若轉法輪者悉為眾生故
  且觀諸十力變化所感動
    如來興顯經卷第三

    佛說如來興顯經卷第四

    西晉月氏三藏竺法護譯

  何謂佛子。諸菩薩遊入如來至真現大滅度。於斯菩薩。欲入滅度。曉了一切。本淨自然。則為佛矣。猶如無本。而歸滅度。如來滅度。亦復如是。又如本際。法界若斯。猶如虛空無極之界。又如本淨。如真本際。而離欲際。如無相際。無自然際。猶如一切諸法本淨。如真本際。取於滅度。如來滅度。亦復如是。所以者何。應與不應。斯諸所有。等無差特。無生不起。設使諸法無生不起。計於彼法。無往不往無離不離。又如來者。不為興發諸菩薩眾。諮嗟歎說。令取滅度永寂無餘。所以者何。一切如來。悉立目前。若如現在過去亦然。及復當來。一時悉逮。速疾成慧斯須得道。睹諸如來。皆當宣暢。色像音響。不興二想。亦不無二。棄諸思想。應菩薩行。捐捨諸猗。如來不念。悅可眾心。是為如來之滅度也。愍哀群生眾想之患。故興出矣。亦不滅度。所以者何。如來所住。處在法界。悅可眾生。所以現身而有滅度。用之所由。法界無邊。如日宮殿出于水中。則便普照一切天下。日之宮殿。無所想念。亦不轉移。而咸悉照。靡所不遍。諸水眾器。悉睹其影。舉器無水。又日殿光。則不復見。於意云何。豈可謂是日之咎也。而令其影。不現器乎。答曰不也。無水器咎。非日之咎。答曰如是。如來慧日。往本所行。至諸法界。皆為眾生。常演清淨。興自然事。逮致道念。顯曜其心。而常睹見。如來之身。破壞器人。心懷穢濁。不見威光。佛子。應當化度眾類渴仰。無如來故。為現滅度也。亦無有生。亦無不生。亦不滅度。於是頌曰
  假如日遍照其界及邊崖
  難畏所見影適見不復見
  人中尊如此普現於世間
  眾生離篤信誨示以無為
  普觀諸佛國等由若如幻
  狎習眾因緣而計于吾我
  假使有造行究竟佛所作
  或不見大聖所睹而不同
  最勝有定意名曰解無常
  佛以是造業然後現等生
  以分別身形為無量無限
  須臾遍十方佛猶如蓮花
  猶如火者。普為世間。成所當熟。或於異時一聚落縣。而火忽滅。於意云何。將無一切諸世界火悉滅盡乎。答曰不也。報曰如是。如來皆入一切法界。悉遍無餘。興于佛事。則於異時復他佛土。顯發道意。便見滅度。而不滅度。當以如斯入於如來之般泥洹。復次佛子。假喻幻師。善學幻術。曉了方便。悉通神咒。則住精進。皆化三千大千世界。悉變為水。自現其身。在郡國邑。幻術。停住一切。而建立威。欲得詣於他異郡國。縣邑州城。便化沒已。於意云何。將無幻術皆滅盡乎。答曰不也。報曰如是。如來善覺無量慧幻。示現善權聖術之咒。普入一切。現諸法界。亦無所入。猶如幻化。現如來身。處在法界。究虛空界。則隨眾生之所信樂。各為化示諸佛之土。而現滅度。不獨一國示般泥洹。如來悉於一切法界。靡不開達。是為佛子。為菩薩者。當知遊入諸如來至真等正覺。現大滅度。
  復次佛子。如來至真等正覺。又有三昧名無所著定意正受現大滅度。適以斯定。而正受時。如來儀體。一一毛孔。演出難計億百千垓光明暉曜。一一光明。變出蓮花不可計會。一一蓮華。化作英妙無數自然師子床座。有化如來。各坐諸座。如來則隨眾生疇數。而自化立。形貌具足。真諦之德。嚴淨周備。悉是往古所志之願。其有黎庶諸根純熟。則尋了見如來從容。便隨律教。建立嚴淨。當來本際。順從群萌志純熟者。因律而度其如來像。亦無有處。亦無不處。亦無所說。亦無不說。亦無有常。亦無不常。又復悉是諸如來等。宿世本願之所誓行。開示群萌。演達諸根。悉是威神。所化聖至。斯為佛子。諸菩薩眾遊入如來大般泥洹。所入無限無所罣礙。究竟法界無邊中間虛空之界。又如來者。則為自然無起無滅。處真本際。若欲現時。使諸黎庶。悉得休息。普以威神。有所建立。皆示一切眾生法界順化其性。而演法要。雖有緣覺。唯菩薩了。於是頌曰
  佛定王無著一切眾生尊
  大哀力無極周遍於身陰
  處在正真道分別演法雨
  光潤無想念普世各各異
  欲慕如斯慧諸十力之心
  觀察最勝聖 以何等為道
  普於諸十方黎庶諸有形
  念一切悉空無自然無身
  菩薩善權慧變師子蓮花
  安隱若干處眾生之法界
  一切安住聖自然成智謀
  以此無極慧超越諸有身
  已猶等解脫法界無人物
  其在於十方緣覺所由居
  唯有佛子斯達法界無餘
  又察諸法界不增無所損
  親近最勝聖一切慧自在
  習學若不學有為及無為
  諸安住自在不損無所增
  不盡無所起佛慧不可限
  猶如水流行漸漸如次遍
  柔潤於土地其水無諛諂
  地亦無想念令水不周遍
  遵修精進力一切廣分別
  十力無邊際解諸眾生界
  斯等群萌類思惟安住慧
  則隨遵修行興立精進事
  知是不復久當建功德慧
  何謂佛子。菩薩而聞如來所現。當入一切眾德之本。菩薩以斯無盡真行。不以虛妄觀於如來。又聞所說殖眾德本。入於無量貪欲之行。威神究竟。以等御之。生有為中。普具眾願。而不可盡。遊入無為。有所興發。當來之際。而無邊限。究竟色欲逮自在地。如有一人。以小小風。欲壞金剛。其人雖爾。不能譖增。當思其體。不淨之器。解散五藏。悉無所有。又其風者。自然之法。有所毀落。如是佛子。從於佛法。隨如來教。殖德雖薄。皆以破壞一切有為。所住塵勞。如來慧者。則應無為。悉無所有。除諸罣礙。如來所殖眾德之本。而無所滅。猶如有人。積聚薪草。如須彌山。如芥子火。投於薪上。即時悉然。令無所餘。所以者何。其火之誼。主有所燒。行者如是。雖於如來種福德少。悉燒塵勞。令無有餘。速得親近歸於滅度。所以者何。則永究盡諸所蔽礙。已於如來。種德本故。滅眾瑕穢。如有大藥。名曰善見。設睹其色。聞聲嗅香。服食佩形。眼耳鼻舌身意。自然得淨若終入地。變為醫藥。則復療病。如是仁者。如來至真。為大藥王。具以聖慧。饒益眾生。多所療治。若覲如來色身。眼即清淨。耳聞三昧。則得徹聽。若嗅戒香。鼻自然淨。服嘗法味。充飽眾行。其有得聞如來所講。舌自然淨。辯才無量。若有遭遇如來光明。便得法身。其有思念於如來者。其心等淨。其有供養如來至真。則成德本。除勞塵病。今屬佛子。勸喻顯示。其有見聞於如來者。則能淨除陰蓋罪患。若見聞說。無歡喜信。佛令斯等。殖成德本。不為虛妄。至得滅度。是見如來若聞聲者。而得遊入眾德之本。因得除斷諸不善之法。則普證明眾道之元。靡所乏短。悉以脫了。引諸譬喻。如來興顯。一切咸備。不可引譬為假喻也。佛之功德。不可思議。起度諸心。欲以開化群萌志性。令得悅豫。以故如來。為諸菩薩。引諸譬喻。欲令解達。斯非正要。如是洪範。則是如來祕奧之藏。斯則名曰一切世間所不及知。乃入如來之妙印也。如來大慧無極聖明之種性也。名曰懷來一切菩薩一切眾生所不能及。名曰遊入如來境界平等之土。名曰淨群黎界悉令無餘。名曰普說一切根原諸所罣礙。又復至真不為餘人說斯弘典。唯為志求大乘行者無思議乘。講菩薩道。又斯經典。終不歸餘趣諸菩薩。猶如佛子。轉輪聖王。金輪白象。紺馬明珠。玉女藏臣兵臣。自然七寶。有斯化來。不歸餘人。唯當趣王適太子也。所以者何。因其聖后懷胎而生。則為具足轉輪聖王。設使正后生是太子。則為具足。為聖王相。若壽終者。轉輪聖王。所有七寶。七日之後悉沒不現則無有餘。如是比像經典之本。終不歸趣於他人也。唯當至於正覺長子如來族姓道所生者。殖種如來之德本者。假至法身。遵修正士。則當蒙恩。勢不得久。亦當逮成。如是色像。如來祕藏。經典之要。不斷三寶。法若沒盡。便無見者。所以者何。一切聲聞及緣覺乘。不能堪任。逮是經典。亦不聞音。何況受持。諷誦讀者。唯歸大人諸菩薩乎。書在經卷。靖著屋宇。是故佛子。若有菩薩。得聞斯講。志性恂恂。敬侍法師。供奉所安。當受斯典。所以者何。設有菩薩。篤信景摸。當成無上正真之道。菩薩大士。無央數億百千垓劫。奉行積累六度無極。而復懷來道品之法。遵修悲哀。亦不入斯如來無極不可思議。不聞不進。斯非名曰為菩薩也。於菩薩法。為不長益。則不順從如來胄緒。設有菩薩。講諸如來無罣礙慧。篤信入道。而不狐疑。斯乃名曰為真菩薩。則不違失諸通慧彊。普能究竟一切世法大聖之行。隨如來教。於諸佛界。而無所著。皆得建立諸菩薩法。便得通達諸佛正典。而無沈吟。道品境界多所變動。由得自在立成諸法。於眾菩薩。威神巍巍。尋入如來。無罣礙界。是以菩薩。若聞斯法。普至安住。道意無限。又其志性。力勢至真。皆棄眾想。應與不應。入在聖明。一切如來。悉在目前。所可念者。了虛空界。遵奉三昧。開心發寤。其有行入無量法界。為諸菩薩。志所造立。成就眾德。而得自在。暢達通慧。除世眾垢。發心無餘。其國普周一切十方入菩薩道。去來今佛。合為一塗。等趣德本。勸助聖道。導利群生。使興道心。開化未聞。當入斯法。入無所入。無能得便。皆令諸法歸無因緣。常造斯念。順一切智及一切法。悉為無限。菩薩已能遊入若茲。所思念者。則為少事。所入難及。其慧自在。威神巍巍。普賢菩薩。承佛聖旨。說是法時。十方不可稱計億百千垓塵數諸佛國土。六反震動。十八部變而現感應。如來威神。顯暢法施。則雨天華。箜篌樂器。不鼓自鳴。散衣服飾。諸蓋幢幡。所雨眾香。超於天上。諸名芬熏。雜香擣香。天上瓔珞。又復雨降大如意珠。又其光明。越天所珍。讚曰善哉。菩薩之道。過於諸天。永永無形。而不可獲。又諸菩薩。承己宿德。遍雨瑰琦。不可思議。清淨嚴莊。諸佛國土。成最正覺。而悉雲集。雨無量法。講雅誦音。亦歎如來所講言詔。猶如菩薩於四大域。初成正覺。建立發起。成就菩薩。而令欣喜。如是一切諸佛世界。悉無有餘。周接十方。都不可計八十億垓百千佛土。滿其中塵。各越如是諸佛國數。現在諸佛。見普賢菩薩。聞所言講。而遙讚曰。善哉善哉。卿族姓子。是為如來所分別說不可思議。所以者何。建立真諦。遊入法界。又是十方八十不可稱計億百千垓佛之世界。滿其中塵。一切諸佛。自然有音。而說經法。吾等於此。而現告詔。猶如余黨。被蒙開化。亦如一切諸佛講法。等無差特。又若百千國中塵數一切菩薩。皆得神通。入諸三昧。因見十方佛當授決。一切悉獲一生補處。歸於無上正真之道。千佛國土滿中塵數眾生之類。志發無上正真道意。皆為聖尊所見授決。盡於將來無數佛土滿塵之劫。當得為佛。號曰佛界之乎如來至真等正覺。而常建立於斯法講。當來菩薩。聞所未聞。宣暢奉行。于此四域一切世界眾生悉知。猶若此界群萌被蒙。開化道教。而順律者。十方佛國亦復如是。億百千垓。不可限量。不可稱計。不可思議。無有邊際。道所化度。盡虛空界。諸佛境土。諸所黎庶咸被開化。十方諸佛。威神照明。如來宿本。建立所致。逮得諸法。遵修德本。如來聖慧。無能喻者。佛教隨時。導利遍御。諸菩薩眾。所獲從宜。諸根調定。宿世所行。無所亡失。普賢菩薩。威神恢廣。為諸通慧。威聖愷悌。悉見十方不可計量億百千垓佛土。滿塵諸菩薩等品數如是。悉來集會。充於十方諸法境界。示現無極嚴淨菩薩。奮演大光。感動一切諸佛世界。驚駭天宮。降伏魔眾。滅除一切眾惡諸趣。宣暢如來無量威尊。不可稱計諸法之樂。讚如來德。弦出無量。而雨一切。無有崖底。眾寶奇特。種種供具。示現無極。各各異身。一切咸為如來法門。己身之器。所受無量。承佛聖旨。悉共同音。演一等聲。善哉善哉。卿佛之子。乃能頒宣如來無等倫法。又所翫習。皆順普賢。達無量稱。入音聲號。親從如來。辭來至此。其佛世界。名曰普光。其法亦然。如今於此。等無有異。咸說斯法。承佛聖旨。逮如來典。是為佛子。證明現在佛所建立。詣此眾會。又如於今。至此會者。十方法界。所教無限。亦復如是。咸同虛空。諸佛國土。一一界土。四方之域。顯示如來之所建立。佛之國土不可限量。百千佛土滿其中塵諸菩薩來。皆是如來威神之德。修無等倫。以此章句。於是嚴飾。審諦無損。無能過者。於斯普賢菩薩。悉觀一切諸菩薩德。察法際已。宣暢大聖之姓族也。理釋諸佛無極之道如來之法。而無有侶。即便諮嗟。廣達無邊。悉宿德本。剖判光動。一切無形。演說佛典。普解眾生志性所趣。靡不遍睹。令諸群黎逮得。應時不捨法句。使諸菩薩念不可量。道法光明。綜了縷練。世尊無極。建立無慢。現言歌詠。一切如來。悉為一身。合一法體。又復宣暢往本大行。精進力勢。無所藏匿。吉祥之力。等際所有。承佛威神道之所感。無可為喻。無言乃達。爾時普賢。重告之曰。菩薩大士。逮得法忍。有十事。以能具足於法忍者。則無陰蓋。便致一切法忍之地。於諸佛法。而無罣礙。何謂為十。一達音響。二柔順行。三不起法忍。四曰喻幻。五曰野馬。六曰若夢。七曰呼響。八曰若影。九曰如化。十曰如空。是為菩薩逮十法忍。彼則何謂為音響忍。諸所聞音。不懷恐怖。不畏不懅。喜樂思順。諸所遵行無所違失。是音響忍。何謂柔順法忍。菩薩隨順應遊法生。而觀察法。造立行等。不為逆亂設使諸法。應柔順者。當度度之。志性清淨。遵修平等。勤加精進。順入成就。是柔順法忍。何謂菩薩不起法忍。菩薩設睹諸法有所生者。都無處所。不計滅盡。亦無所見。其不生者則無所滅。其無滅者則無所盡。其無盡者則無所壞。其無壞者則無崖底。其無底者則寂然地。其寂然地者則澹泊也。其澹泊者則無所行。其無所行者則無所願。是為不起第三法忍。何謂菩薩喻幻法忍。曉了諸法一切如幻因緣而成。篤信一法。濟度若干無央數法。以無數法。等入一法。入於吾我。入無所入。諸所建立。導利眾行。悉無所著。猶如巨象眾乘之上。若幻不與眾象車騎步人遊居。不與男女童子童女。大小遊居。不與樹木枝葉華實。而俱遊居。菩薩曉了一切諸法。若如幻者。不合不散不與地水火風。而俱遊居。不與晝夜十五日。一月一歲。而俱遊居。不計百年千年。不與日月劫數。而俱遊居。不與影響諸所見眾。而俱遊居。不與若干。亦不若干而俱遊居。不以若干入于一事。而俱遊居。不與微妙及劣下極。柔軟麤獷。而俱遊居。不與尟少弘多遊居。不與有限無限遊居。不與若干各異眾會并處色者。而俱遊居。其眾會者。不與幻變。而俱遊居。其所幻變。不與眾會。而俱遊居。無居不居。無所不居。而等濟度。一切諸見。及若干幻。各各異見。於斯諸見。永無所見。乃見一切諸趣根原。是為佛子。名曰菩薩遊入如幻而度於世。世所行塵勞世。國土俗遊法世。吾我世。痛痒世。有為世。離有世。合會世。無合會世。分別世。所造行世。是為菩薩濟度世名。則為幻化普入諸世。不受眾生。不壞眾生。不受國土。不敗國土。不受于法。亦不壞法。不念過事。於過去事。亦無所想。亦不離想。亦無當來。亦無造行。不墮未然。不住現在。不毀所存。則於佛道。而不馳騁。不想念道。亦不與佛。亦不勸佛而取滅度。不住諸願。不捨所誓。遵修平等。亦不嚴淨。無所罣礙開導國土。勸使進入。無所破壞。住于法本而不動轉。等入吾我。亦不違毀吾我之想陰種諸入。訓誨眾行。蠲除所著。度脫黎庶。於斯諸行。無所依猗。曉了諸法。而悉平等。永不可得。分別諸法但假字耳。聖達明慧。無能逝者。度脫眾生。痗雅肊y。亦不依猗群萌因緣。住于大哀。暢宿世行不可計會報應之事。皆令信了。是為幻喻第四法忍
  何謂佛子。菩薩大士野馬法忍。菩薩曉世一切所有悉為慌惚。猶如野馬。人遙睹之。如江河流而有波起。達士了之炎氣無水。菩薩如是。分別諸法有無眾事。無內無外。不有不無。亦無斷滅。不計有常。不入教誨輕慢之內。觀睹如有。而無惡趣。心不歸外。亦不處內。為一像貌若干之像。知無像貌。一切諸法。具足微妙。皆悉無本。是為野馬第五法忍
  何謂佛子。菩薩大士。喻夢法忍。菩薩觀世。猶如夢想。如人之夢。不處于世。不從世興。不從世生。又夢者夢無有欲界。亦無色界。無無色界。所以謂夢。則無所生。悉無所有。夢無塵勞。則無結恨。又計夢者。既無所生。亦無清淨。夢不見夢。菩薩大士。觀一切世。曉了如夢。亦無明達。亦無闇冥。夢者自然。夢無所著。夢者恍惚。夢者本淨。有所建立。而有此夢。夢無所壞。因所念想故。而有斯夢。設能曉了一切諸法若如夢者。開導世間。是為若夢第六法忍
  何謂佛子。菩薩大士如響法忍。菩薩學法。所入諸音。設有所學。度於未度。學法開化。了於一切。猶若呼響。非不有聲。然本悉寂。亦無所度。菩薩大士。如是色像。察於如來內外諸響。亦不別見內外諸事。亦不知外。亦不以內而了外事。不見所託。曉知言辭進退之宜。是為解知。若干章句。因緣如響。有所啟導。於諸法施。靡所不達。亦無所礙。有所學者。分別曉了一切諸聲。悉無所有。猶如天上殊妙玉女。屬天帝釋。而以一口。身同時鼓出百千妓樂之音。又其妓樂。無所想念。口亦無念。吾今演出百千妙響。菩薩大士。度諸境界。亦無想念。亦無言辭。曉了權宜。成無量音。方便無限。度於世法。亦不退還。常轉諸界。入群黎眾。為諸會者。分別說之。多所開導。則建立之。口暢演現無罣礙音。遍諸佛土。令其信樂。班宣經典。訓導蒸庶。為奮光明。散照未悟。悉使覺了一切諸音。縱有所說。皆無所生。遊若干音。都無想念。益加開導。解無所生。宣諸覺場。逮至聖塗。菩薩大士。已住於此等無所獲。令普聽者入於一切諸佛所興。面見諸佛轉於無限。所度法輪。順無想念。是為如響第七法忍
  何謂佛子。菩薩大士。若影法忍。菩薩。不沒於世。不生於世。不遊於世。不出於世表。不行於世。不信法界。不壞習俗。又於世界。亦無不壞。不至於世。不貪樂世。不御於世。不長於世。又彼菩薩。不處於世。亦不度世。亦不奉行菩薩之行。無所篤信。於大誓願。不實不虛。不有不無。無虛妄行。則趣一切諸佛之法。普周世間。靡所不遍。於世俗法。亦無所住。不隨俗教。猶若如影。假如日殿。亦如月照男女樹木。山陵屋宅。諸神宮殿。諸江河流。若干種形。無量因緣。不可盡極。諸所方面。因日光明。悉睹眾像。知其所趣。如清淨水。又如船師。若夜光珠。因其所見。而得自恣。於斯所好。當所施者。其不清淨。無光耀者。悉蒙其明。而蒙暉照。亦無所造。又其光明。亦無所有。無有音響。亦無所生。因其光明。而有所別。然其光明。無所遊居。雖為清顯。亦復不與。清顯同處。於光明地。亦謂光明。照若干流。亦無所照。則無所周。影亦不入江河泉源大海淵池。又計其影。亦無所處。亦無所著。其影所現。亦無鮮潔。不有瑕疵。斯影不現。則於彼間。不猗得本。其影廣現。無遠無近。菩薩如是。所開化者。已及彼性。志行所趣。而得自在。所觀眾生道慧之場。有所勸化。他志所行。等無差特。分別己身所遊道場。而普審察己界他界。悉無二品。如種樹者。從始生芽。展轉滋茂。稍漸成長。而生莖節。枝葉華實。菩薩如是。於己法界。及與他界。分別諸相。法無有二。則得超入無礙本際。彼菩薩身。則得越過不可思議諸佛國土。見諸佛土。亦無所著。於諸世界。亦不轉移。至諸佛界。亦無所至。法身所至。如日殿影。在所具矣。其身普入。現一切界。有所現生。行無罣礙。亦不分身。亦無所行。無是世間世俗之想。蠲除方土虛無之辭。亦不散身。逮不終始無所不覆。如來之種本際所行。亦不復淨身口意行。便得遊入諮嗟無量。淨一切身靡不周達。是為如影第八法忍
  何謂佛子。菩薩大士如化法忍。菩薩普入世俗。若有所至。觀了眾生。一切如化。然不適識。念如化事。所謂化者。則謂一切諸有世界。因所造行。思想所化。皆是一切苦樂顛倒。斯化等類。一切世間。悉緣無明。或以思想。便成塵勞眾想之念。因緣化生。由是建立宣暢諮嗟音響法律。以無想教。而開化之。堅固不退。導令平等。悟諸不覺。立志誓願行如化者。觀察如來大哀之行。黎庶化生。曉了於斯。謂修法輪善權方便。以慧無畏四分別辯。聖達自在如是菩薩。化度于世。超世功德辯才自由。恢弘無際。入於無量億千之眾。處於其中。而得自恣。悉能曉了。人行天動。睹無聖路。示以大道。如其所行。無所違失。譬如化人。則無所念。亦無所造。不興心事。亦不於法而有所住。不從業起。亦不望報。無所遊至。不出于世。亦不於世而成正覺亦不念法。不習諸法。亦不久住。亦不須臾。亦無所處。不行習俗。不長世間。無方面辭。不近諸限。亦無不限。不增不損。無有篤信。亦無不信。無有賢聖。亦不凡夫。無有塵勞。亦不結恨。不沒不生。亦無有慧。亦無不慧。亦無所有。亦無微妙。不依猗世。亦不導御。於諸法界。不智不愚。亦無所受。亦無不受。無有五陰。亦不無陰。無有生死。亦不滅度。不有不無。如是菩薩遊行於世。修菩薩行。曉了辯才。不建憍慢。睹見世間。無有自大。遵所修行不為己身。不為世俗。無放逸者。而無吾我。離著貢高。亦不倚此。亦不依俗。捨其慢恣。無所想念。不處於世。不斷於世。亦不於法而溢自在。不於人界有所猗著。無所開導。亦不處於眾生之界。無有所願。亦無想念。亦無所淨。又於諸法。無所莊嚴。諸佛之法。悉無所有。具足成就。乃至大道。又斯諸法。不有不無。猶如彼化。不有不無。達化菩薩住於法忍。而等曉了一切佛道。已得成就。造立誠諦。斯則菩薩。周攬佛法。如化無處。普於佛道。而無所獲。眾生之行。無諸陰蓋。不起有身。入一切身。而開導之。有所建立。而無所著。若見色者。於色如化。悉無所著。而等具足。真諦本際。自然之明。有所照耀。於解脫法。而無所猗。於一切法。現有所生。而無所生。如彼化人無所識念。本性清淨。有所受言。如所諮講。順一切律。亦無想念。如化感動。變異所造。現來詣此一切如來至聖道場。無諸退緣。亦無所生。興無罣礙。成一切力。悉無所想。如彼化人。其心咸達。而不蔽礙圍神之山。是為如化第九法忍
  何謂佛子。菩薩大士如空法忍。菩薩觀入眾生之界。猶如虛空無有緣相。一切法眾亦復如茲。入諸佛土。而無有誠。諸法虛空。無有二事。菩薩如斯入無所誓。猶如虛空苞諸佛土。亦復如斯。無所縛著。興於如來所入之力。而俱遊同。猶如虛空所入無二。道亦如斯。無去來今。慧亦如之。皆分別說一切諸法。所入如是。菩薩大士。逮得法忍。猶如虛空所致聖慧。亦復如茲。於斯諸乘。有所致獲。悉如虛空。身口意所獲自在。猶如虛空。所逮諸法。因意所念。而有所成。猶如虛空。於一切法。而無所種。不沒不生。菩薩如是。於一切法。而得自在。不終不始。猶如虛空無有處所無能毀者。於諸通慧。無有處所。亦無所壞。於諸佛力。猶如虛空自然而住。於一切世而無所住。則為自然之境界也。菩薩如是。建立眾生。亦無所立。一切如化。猶如虛空。不起不滅。亦無所生。合受一切世界所有。菩薩大士。如是亦無所住。無所成就。有所嚴淨也。因其普顯一切世界。猶如虛空。無有處所。亦無方面無有邊際。亦無崖底。暢達深廣。靡不周至。菩薩如是。無有處所。亦無方面而有所至也。於一切法。宣達恢弘。等御諸行。靡不周遍。猶如虛空。有住依立。則無所生。而現眾庶含[果/衣]眾形。菩薩如是。不行不住。遊隨眾行。而有所現。亦無所生。猶如虛空無有形像。亦無不像。無清淨行。亦無穢濁。因有道御。菩薩如是。無世形像。無度世像。無無量像。因有所現。猶如虛空。無有久固。無須臾立。菩薩如是。不久存立。不須臾住。猶如現影。而無有影。為菩薩行。若曉了此。乃得究竟。行如虛空。現諸塵勞。而無穢疵。現諸結恨而無怨憎。菩薩如是。則以道力。降伏眾魔。一切清淨。其心鮮潔。寂寞恬怕。等苞一切世間所有。又如虛空所[果/衣]世間。等無差特菩薩如是。於一切法。而悉平均。菩薩大士。又於諸法。亦無所礙。無所亡失。猶如虛空等[果/衣]一切。欲限虛空無有邊際。菩薩如是。於一切法。志性俱遊。又其道心。無有邊際。所以者何。其虛空者。所周平等菩薩於己。而遵修行。成就清淨。造於平等。為一周業。則以一事。轉為無量。普遊諸剎。若如虛空。於諸佛土。無所究竟而得具足。於諸方面。而無所住。遊入諸方。成就神通。一切諸德。不可限量。殊特之事。自然具足。悉獲諸法至度無極。得堅固術。志如虛空。若如金剛於一切響。無所想念。開導諸音。則不違捨。法輪之轉。假使菩薩行能具足成斯忍者。則得自在。亦無所至。無往無來。悉無所趣。乃得自在。而無所滅。便於無為。而得由己。無所亡失。除無實身。成就真體。順如律教。心無所望。則為一相。其身自在。入於無相。則以無相。無有限量。佛力無限。身普自恣。靡不周達。則護己行。身無所壞。而得由己。堅固平等。有所降伏。一切普入。其因咸睹。眼則清淨。已無陰蓋離欲之行。亦無不行。猶如虛空寂默無限。所入之處。則以無忍。無所不忍。是所謂功德也。己普辯大。至于澹泊。猶如虛空無有危厄。一切菩薩。曉了所行。入于清淨。心等如空。無所毀失。一切佛法。若巨海殊特無限。有所遊入。無有斷絕。入諸佛土。建立誘導無限國界眾生之黨。虛空無底。離諸色像。無眾音響。察長見諸普隨示現。尋開化之。具足成就。志固如空。無能沮敗其心堅強。悉得究竟。普等世界。亦如虛空。悉無所有。其堅固者。無趣諸世。除諸恩愛。能具大道。其劫悉燒天地然盡。不燒虛空。虛空總攬含受一切諸佛世界。菩薩如是。入於諸力。建立無上正真之慧。是為佛子。菩薩大士了諸法如空第十法忍。普賢菩薩。說是經時。諸菩薩眾。諸天龍神。阿須倫世人。莫不歡喜

    佛說如來興顯經卷第四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