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


    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

    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卷第一

    西天中印度摩伽陀國那爛陀寺
    傳教大師三藏賜紫沙門臣法天
    奉    詔譯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在王舍城鷲峰山中。與大比丘眾百千人俱。圓滿一切白法。大師子吼智慧無量得大善利。并諸菩薩摩訶薩眾。其名曰
  普賢菩薩摩訶薩。寶印手菩薩摩訶薩。常現菩薩摩訶薩。功德莊嚴菩薩摩訶薩。福德音菩薩摩訶薩。大慧菩薩摩訶薩。德嚴菩薩摩訶薩。金剛慧菩薩摩訶薩。金剛藏菩薩摩訶薩。金剛光菩薩摩訶薩。金剛器仗菩薩摩訶薩。妙金剛菩薩摩訶薩。持地菩薩摩訶薩現一切法菩薩摩訶薩。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得大勢至菩薩摩訶薩。堅牢慧菩薩摩訶薩。金剛吉祥菩薩摩訶薩。金剛手菩薩摩訶薩。妙吉祥菩薩摩訶薩。滅惡趣菩薩摩訶薩。除一切煩惱慧菩薩摩訶薩。安祥步菩薩摩訶薩。離取捨菩薩摩訶薩。栴檀香菩薩摩訶薩。海慧菩薩摩訶薩。難勝菩薩摩訶薩。寶勝菩薩摩訶薩。慧行菩薩摩訶薩。辯積菩薩摩訶薩。妙香菩薩摩訶薩。慈氏菩薩摩訶薩。如是等無量菩薩摩訶薩。皆住不可思議解脫勇猛三摩地門。亦得不空無量音聲故。觀一切音聲。諸佛剎土寂然憺怕。壽命無量得大名稱。三界無著亦無破壞。一切智者而為眷屬。出生無量諸三摩地三摩缽底。能滿眾願。皆悉到於般若波羅蜜多故。獲得不空身語意業。得住一切智智無量行願。了達空無相無願解脫法門。如是等諸大菩薩眾皆來會坐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於眾會中。從座而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法界應云何知。佛言。善男子。此法界無性無能知者。何以故。善男子。由如虛空。離諸戲論。非離戲論。非取非捨。非性非無性。亦無處所。善男子。是故法界應如是知
  爾時普賢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法界應云何住。佛言。善男子。處所尚無。況復有住。善男子。此法界不可思不可議無自性無能了知。善男子。彼法界性不可知不可見。普賢菩薩。復白佛言。世尊。菩提者為有幾何。佛言。善男子。菩提有無量相不可測量。普賢菩薩言。世尊。法界復云何分別。佛言。善男子。法界本無分別。普賢菩薩言。世尊。若法界不可分別者。云何凡夫眾生而能解了。佛言。善男子。有分別者即是一切愚迷眾生於無分別而生分別。普賢菩薩。白佛言。世尊。如來菩提如是甚深微妙難解。佛言。善男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說。佛復告言。善男子。菩提者即一切法也。離諸戲論。是故無有分別
  時彼眾中妙吉祥童子。亦在會坐。從座而起。頂禮佛足。白佛言。世尊。願為我等。說此寶光明總持法門。佛言。善男子。汝今問彼一切法海辯才菩薩摩訶薩。彼為汝說。於是妙吉祥童子。在如來前。合十指爪掌。白佛言。世尊。如來是一切智者。一切見者。云何不說。佛言。善男子。為有如是大菩薩摩訶薩。以是義故。如來不說妙吉祥言。唯然。世尊。如來何故不自說耶棄捨我等。佛言。善男子。吾非棄捨有情界故。善男子。為欲顯示彼菩薩摩訶薩所說校量不可思議故
  時妙吉祥童子。復白佛言。世尊。唯願如來大慈無量為我說是寶光明總持法門。佛言。善男子。汝今問此普賢菩薩摩訶薩必當為汝說此法門。善男子。當知此菩薩摩訶薩。智慧無量。妙吉祥言。如來若令我問彼普賢菩薩摩訶薩我今當問佛言。妙吉祥。汝自已得微塵等三摩地門。何故問於如來。妙吉祥言。世尊。我非但一佛所說之法。乃至一切如來所說真如實性。我能憶持不忘。由如今日。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善說。佛言。妙吉祥。汝當問此普賢菩薩摩訶薩總持法門。時妙吉祥童子。白佛言。世尊。此普賢菩薩摩訶薩。深達實相大乘法行。佛言。善男子。汝等皆是自在法王之子豈得異乎。善男子。汝福德無量了達空法。得不可思議解脫三摩地門。于時妙吉祥童子。承佛聖旨。在普賢菩薩摩訶薩前。合十指爪掌一心恭敬。白普賢菩薩摩訶薩言。佛子。願為我說二字法門
  時普賢菩薩言。善男子。汝今所問二字者何。是時妙吉祥童子。白普賢菩薩言。佛子。覺與覺者二字為何等相。普賢菩薩言。佛子。覺本無相無性不可思議無有等等。離諸戲論非離戲論非言議之所能及。善男子。是故諸佛覺性如是。妙吉祥言。佛子。若佛法非戲論者。云何佛法作如是說。普賢菩薩。告妙吉祥言。佛子。離言說故作如是說。妙吉祥言。佛子。云何離言說。普賢菩薩言。妙吉祥。智離言說。妙吉祥言。佛子。智云何知。普賢菩薩言。妙吉祥。謂智無性智非無性。妙吉祥言。佛子。云何智無性智非無性。應云何說三乘法。普賢菩薩言。妙吉祥。法界離染云何有說。妙吉祥言。云何一切法此亦無性云何說如來性無漏五蘊性不可得故。妙吉祥言。云何菩提有戲論耶。普賢菩薩言。佛子。菩提無有戲論非離戲論。此菩提有戲論非戲論者非言非說也。是時世尊。讚普賢菩薩摩訶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汝所說是不可思議法門幽邃深遠。是真實言天上人間無能解了。時妙吉祥童子。白佛言。世尊。一切法不可知不可見無法可說。佛言。善男子。如是如是。時普賢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今此清淨法門難解難知。佛言。善男子。如是如是
  是時海慧菩薩。白佛言。世尊。此普賢菩薩善說如是清淨法門。佛言。善男子。如是如是。復次善男子。一切諸法清淨若此[雨/注]大法雨
  是時平等寂靜婆羅大娑羅子。白佛言。世尊。此不可思議平等菩提。離文字相不可見離諸色相。佛言。善男子。如是如是。法界性離泯絕諸相。是時妙吉祥童子。白佛言。世尊。空云何相為聲為色為是相好。佛言。妙吉祥。空離聲色離諸言說非離言說。善男子法性如是。空離文字故說空又離言故說空。善男子。空者一切法法之自性故。是時長老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如來觀此得大變現不可思議解脫菩薩耶。佛告長老舍利弗言。此阿羅漢智慧與初發心菩薩智慧甚遠。何況此菩薩故。所以者何。初發心菩薩當得成佛。阿羅漢終不能得。是時一切法自在王菩薩。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我悉了知。此聲聞應不得聲聞法。佛言。善男子。此聲聞非不得聲聞法。復次善男子。若聲聞與菩薩對論智慧有殊是故所不能及。是時妙吉祥。白佛言。世尊。如來云何說此舍利弗得智慧第一。佛告妙吉祥。如我所說實無所得。是時妙吉祥童子。語長老舍利弗言。長老汝云何得聲聞法。舍利弗言。我所不任。妙吉祥言。汝豈非凡夫不。不也。善男子。妙吉祥言。舍利弗。汝應云何學。舍利弗言。我無所學。妙吉祥言。云何得智慧第一。舍利弗言。我亦不任。妙吉祥復語長老舍利弗言。汝既非凡夫。又非智慧第一。為是何人。舍利弗言。善男子。我亦不知。汝智慧無量由如巨海。是故我今非汝對論。妙吉祥言。長老舍利弗。莫作是說。汝自耆年宿德。何故謙讓。舍利弗言。善男子。我雖耆年。無德無證。復次善男子。譬如一切差別萬法由如巨嶽。金剛一擊殞碎如塵。善男子。汝亦如是。於一毛孔所有智慧量等微塵數。一切眾生皆悉如我亦所不及。善男子。況我一人乎。是故我今亦所不任。善男子。如大惡象其身偉大氣力便多。人用其鉤而能制伏。我亦如是。善男子。所以者何。汝有大智力。我力怯弱。善男子。汝等同於大龍。云何我力與仁者敵。長老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如生盲人。欲往他州在道路中。決定不能見彼城邑。云何而能周遍遊歷。善男子。此亦如是。我對仁者。如彼盲人。我今亦爾。佛道懸曠。由來甚遠。當云何知。佛告舍利弗。勿作是說。如來威德能令一切眾生。暫歷耳根尚得此法。舍利弗。況汝已得此不可思議三摩地故。是時世尊。說是法時。天上人間有九萬二千眾生皆得是法
  是時法慧菩薩。承佛威神。即入三昧。名菩薩無邊相應寶光明三摩地。于時法慧菩薩。即便入於十方十千佛剎微塵等世界。於一一方。各各有十千佛剎微塵等諸佛世尊。皆現在前。時彼諸佛世尊。語法慧菩薩言。一方如是十方亦然。彼佛世尊讚言。善哉善哉法慧。汝能入此菩薩無邊相應三摩地故。復次善男子。是時於一一方。有此一切十方十千佛剎微塵等如來位。彼如是等一切如來皆同一號。皆是世尊毘盧遮那如來最初威德本願力故。得大善利。乃至轉大法輪。彼如是等諸佛同說偈言
    佛智本清淨  普周於法界
    及觀眾生界  遍入無礙智
    無等相應門  善一切言語
    速得一切智  圓滿於諸法
    三世智皆圓  善說如是法
  善男子。汝今以佛威神力故。說此菩薩十住法門。是時彼佛世尊。各以無礙智往照法慧菩薩復得如是三摩地門。所謂無礙無斷不空法不空智無漏無際無盡無來無去無邊本性無著。得如是等三摩地門。是時彼佛世尊。各伸右手。摩法慧菩薩頂。彼佛世尊。摩菩薩頂已。即時法慧菩薩。從三摩地起。告諸菩薩言。佛子。菩薩族類廣大無量。周遍法界虛空界。佛子。菩薩摩訶薩。於過去如來族中已生。現在如來族中今生。未來如來族中當生。是時彼諸菩薩摩訶薩。告法慧菩薩言。佛子。如汝所說。彼菩薩摩訶薩。云何得過去現在未來諸如來族中生。復云何說彼菩薩。得菩薩住故。彼諸菩薩摩訶薩。告法慧菩薩言。佛子。善哉願為我等說此菩薩十住法門。彼過去佛已說。現在佛今說。未來佛當說。佛子。云何說菩薩十住法行。所謂一發心住。二治地住。三相應住。四生貴住。五方便具足住。六正心住。七不退住。八童真住。九王子住。十灌頂住。佛子是為菩薩十住法行。此過去未來現在三世諸佛世尊。已說今說當說。佛子。云何彼菩薩發心住。謂此菩薩得睹諸佛世尊色相巍巍殊特妙好廣大無比說法廣大化眾生廣大。見如是等廣大變現。又聞廣大法故。得未曾有。復見如是苦惱眾生。是故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為求如來一切智一切相智。是故名為初發心住。又學如是十力。何等為十。謂一處非處智力。二過現未來福業報智力。三禪定解脫三昧智力。四至一切處道智力。五無數種種界智力。六無數種種勝解智力。七根勝劣智力。八宿住憶念智力。九天眼智力。十無漏智力。佛子。此初發心菩薩。應學此十住力故。彼初發心菩薩。於一切時恭敬供養諸如來故。彼菩薩安住稱讚故。為世間最上第一世主故。求佛無量最上智慧故。為求寂靜相應三摩地故。遠離輪迴故。轉正法輪故。救度一切苦惱眾生故。何以故。為真實法發心故。聽受親近離諸散亂相續不斷故。佛子。是故名為菩薩初發心住。佛子。復云何名菩薩治地住。佛子。此治地住菩薩為諸眾生。先發十種心。何等為十。謂信心。念心。精進心。慧心。願心。戒心。護法心。捨心。定心。迴向心。佛子。此治地住菩薩。復發如是十種心故。佛子。此治地住菩薩。常念多聞相續不斷。常樂奉事善知識故。供承親近於一切時能覺察故。發言謙敬故。求堅固無畏智故。發趣菩提智故。志求寂靜勇猛智故。志求妙法離諸虛假故。心不迷惑。何以故。謂發如是誠實心。求一切佛法故。乃至隨方有聖法處躬自往彼聽受親近。離諸散亂相續不斷未曾暫捨。佛子。是故名菩薩治地住。佛子。復云何名菩薩相應住。佛子。此相應住菩薩。有十所觀求一切法。何等為十。謂求一切無上法故。遠離一切憂苦故。觀法無自性故。空無體相故。一切法無有常故。一切法不可度量故。離諸疑惑故。不可改變故。非有非無故。非取非捨故。佛子相應住菩薩。復觀一切眾生界平等法界平等世界平等地界平等水界火界風界虛空界欲界色界無色界如是諸界悉皆平等。何以故。謂如是一切法自性平等故。為求勝法往詣十方。於諸佛前親近聽受。離諸散亂念念相續無有間斷。佛子。是故名菩薩相應住。佛子。復云何名菩薩生貴住。得生十種圓滿淨業解聖言說故。何等為十。謂此菩薩有所說法眾必崇受。漸漸增長堅固不退。了達諸法觀諸世間無壞滅故。觀一切業性離妄想故。觀諸果報無取捨故。觀於輪迴無去來相故。觀於涅槃湛然寂靜故。佛子。此生貴住菩薩。得是十種圓滿淨業解聖言說故。復言佛子。生貴住菩薩。觀過去佛法平等畬刉虳嶼裗礞斷故。觀未來佛法平等願當學故。觀現在佛法平等勤修習故。觀諸佛法如是平等。是故。得過去際未來際現在際。於此三際皆得值遇。如是修習。憶持不忘一切佛法慇懃恭敬。復觀過去佛法學平等增長故。未來佛法亦如是學平等增長故。觀現佛法亦如是學平等增長故。佛子。此生貴住菩薩。如是觀察趣向一切佛法。普皆平等增長修習故。何以故。謂三世平等最勝真實住無虛假故。乃至聞彼他方有如是法。親自往詣勤求精進心不散亂念念相續無有間斷。佛子。是故此名菩薩生貴住。佛子。復云何名菩薩方便具足住。佛子。此方便具足住菩薩。觀於無量無邊無數阿僧祇不可思議無等等眾生界。由如虛空不生不滅自性清淨。同真際等法性。如是觀察一切眾生。是名菩薩方便具足住。佛子。此方便具足住菩薩。有十種事。所修善業皆為方便利樂一切眾生故。謂令一切眾生於無上道心不退轉故。愛樂一切眾生不捨離故。饒益安樂一切眾生故。悲愍一切眾生故。欲令一切眾生皆得不可思議解脫道故。洗滌一切眾生業垢故。攝伏一切眾生故。欲令一切眾生歡喜無厭故。以諸方便引導一切眾生故。欲令一切眾生究竟涅槃寂滅樂故。佛子。此方便具足住菩薩。如是乃至聞彼他方說如是法。親自往詣勤求修習心不散亂念念相續無有間斷。佛子。是名菩薩方便具足住。佛子。復云何名菩薩正心住。佛子。此正心住菩薩。有十種法。應當樂聞勤求志意於佛法中得正心住。佛子。何等為十。謂說佛有色無色於佛法中得正心住。說法有色無色於佛法中得正心住。說菩薩所行之行有色無色。於佛法中得正心住。如是乃至說此眾生界。大生眾生界。有煩惱眾生界。無煩惱眾生界。易化眾生界。難化眾生界。乃至大法界。出生法界。有色世界。無色世界。有法世界。無法世界。佛子。此正心住菩薩。如是乃至於佛法中聞此法故。是為菩薩得正心住。佛子。此正心住菩薩。復聞此十種法故。入理勤求乃至聞於一切無上法亦皆修學。何等為十。謂無相。無性。無實。無染。遠離。無著。無自性。如幻。如夢。離諸疑惑。聞如是一切法故。應勤修習。何以故。為此正心住菩薩入於真實法門故。如是乃至聞彼他方說如是法。親自往詣勤求修習心不散亂念念相續無有間斷。佛子。是名菩薩正心住。佛子。復云何名菩薩不退住。佛子。此不退住菩薩聞十無著法。於佛法中心不退轉故。何等為十。謂聞非有佛非無佛。此菩薩於佛法中心不退轉故。非有法非無法。於佛法中心不退轉故。非有菩薩非無菩薩。於佛法中心不退轉故。非取菩薩非不取菩薩。非離菩薩行非不離菩薩行。菩薩非出生非不出生。於佛法中心不退轉故。過去諸佛非去非不去。未來諸佛非來非不來。現在諸佛非住非不住。如是三世諸佛智慧平等一相無相。非盡非不盡離諸罣礙。此菩薩聞如是法故。非佛法中心不退轉故。佛子。如是名菩薩不退住。佛子。此不退住菩薩。復聞十種法。而能修習。何等為十。謂聞一多眾生於一切法精勤修習故。此勝義諦為一多緣起為勝義諦故。即性即無性即相即無相即有色即無色離諸相好心得決定慇懃修習。何以故。謂聞如是一切諸法因果該徹通達無礙真實法故。成熟解了。如是乃至聞彼他方說如是法。親自往詣勤求修習心不散亂。念念相續無有間斷。佛子。是故此名菩薩不退住。佛子。復云何名菩薩童真住。佛子。此童真住菩薩。得十種法。何等為十。謂得身業清淨。口業清淨。意業清淨。得察一切眾生起心動念。彼諸眾生凡所施為悉能了知。能知眾生如是解脫。能知種種眾生界種種法界種種世界及地界水界火界風界虛空界欲界色界無色界。如是諸界悉能了知。神通奮迅隨念而至。佛子。如是名菩薩童真住。佛子。此童真住菩薩復聞十種法。而能修習。何等為十。謂聞一佛剎智。震動一切佛剎。觀一切佛剎。訪尋一切佛剎。遊行一切佛剎。往詣阿僧祇世界。問阿僧祇義趣。遠離種種自性差別。發一念心而能周遍阿僧祇佛剎聽聞修習故。何以故。謂聞如是真實法故。成熟解了第一義故。如是乃至聞彼他方說如是法。親自往詣勤求修習心不散亂。念念相續無有間斷。佛子。是故此名菩薩童真住。佛子。復云何名菩薩法王子住。佛子。此法王子住菩薩。有十種法皆能了知。何等為十。謂能知一切眾生所生之處。能知一切眾生煩惱。能知一切眾生戀著。能知一切眾生方所。能知諸佛深妙法故。能知諸佛方便真實性故。能知世界種種差別法故。能知過去未來現在三世諸佛智慧故。能知一切世間廣大不堅牢法故。能知真性如如湛然寂靜故。佛子。是故此名菩薩法王子住。佛子。此法王子住菩薩。復有十種法。應勤修習。何等為十。謂善學一切王城種種作用故。善一切王城禮樂故。善一切王城安住故。善入一切王城故。善能自在遍遊歷一切王城故。住法王灌頂故。住法王觀察故。得法王自在力故。繼紹法王位故。得住法王辯說故。何以故。謂修習一切無礙真實法故。如是乃至聞彼他方說如是法。親自往詣勤求修習心不散亂念念相續無有間斷。佛子。是名菩薩法王子住。佛子。復云何名菩薩灌頂住。此菩薩得十種神通。何等為十。謂能令阿僧祇世界種種動搖故。能照曜種種阿僧祇世界故。能觀察種種阿僧祇世界故。能於種種阿僧祇世界同時一心修習故。能於阿僧祇世界成就種種善業故。能於阿僧祇世界種種眾生差別心同時能知故。能於阿僧祇世界一一眾生種種心行能一時行故。能於阿僧祇世界一一眾生有種種根器同時能解了故。能教化阿僧祇世界種種眾生故。能遍知阿僧祇一切眾生心所作用故。復次善男子。此灌頂住菩薩。潛行密用施為佛事無人能知。所以者何。謂身業不能知。口業不能知。意業不能知。變現不能知。觀察種種變化不能知。觀過去所行之行不能知。於剎那頃所行之行皆不能知。觀智慧不能知。心意不能知。一切智用不能知。佛子。此灌頂住地菩薩。乃至法王子位菩薩。終不能知故。佛子灌頂位菩薩。復聞佛世尊。十住。何等為十。謂聞三世智。佛智。法智。法界分別智。法界中邊智。一切世界量等法界智。照察一切世界智。圓滿一切眾生智。一切法智。無邊佛智。此菩薩住一切諸佛智故。何以故。謂聞如是一切實際理智故。佛子。是故此名菩薩灌頂住

    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卷第一

    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卷第二

    西天中印度摩伽陀國那爛陀寺
    傳教大師三藏賜紫沙門臣法天
    奉    詔譯

  爾時法慧菩薩摩訶薩。為諸菩薩說是菩薩十住法已。于時十方以佛神力。於一一方。各有十千佛剎微塵等世界。一一佛剎微塵等世界。地皆六種震動。所謂。動遍動。等遍動。震遍震。等遍震。擊遍擊。等遍擊。涌遍涌。等遍涌。吼遍吼。等遍吼。起遍起等遍起。是時以佛神力。復雨種種天華雲種種天香雲。種種天塗香雲。種種天鬘雲。種種天粖香雲。種種天衣雲。種種天傘蓋雲。種種天寶雲。種種天妙蓮華雲。種種天諸瓔珞雲。種種天莊嚴雲。如是等種種供養雲。周匝遍雨。復有種種天妙音樂。於虛空中。不鼓自鳴。出大音聲。光明晃曜遍四大洲。妙高鐵圍周遍十方普皆供養。是時法慧菩薩。說是法時。一切十方世界同時亦說此十住法故。乃至文字句義不增不減皆悉同等。復以佛威神力故。於一一十千佛剎微塵等世界。各各有十千佛剎微塵等菩薩。從於十方雲集。而來告法慧菩薩言。佛子。善哉善哉。佛子。如汝所說菩薩十住法。佛子。與我名同說法亦同。如是等一切同名法慧菩薩。從彼十方一切如來所而來至此。彼法雲世界以佛威德於一切處同時轉此法輪。如是。種種性相文字句義不增不減。佛子。于時眾會以佛威德皆見彼眾而來詣此。如我到此世界。亦復如是於一切十方世界一切四大洲妙高山頂帝釋宮中。十千佛剎微塵等菩薩亦同來集。是時法慧菩薩。承佛威力。觀察十方法界眾會。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見諸如來清淨智  巍巍變化力如是  十力功德眾莊嚴  是故發此菩提心
    見此種種神通力  說法利益諸群生
    復見輪迴諸苦惱  是故發此菩提心
    於此普賢如來前  得聞一切功德海
    由如虛空無有相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一切住處及所生  一一性行皆明了
    各各差別性智求  是故發此菩提心
    是時過去及現在  乃至未來眾善惡
    為求此智善修習  是故發此菩提心
    禪定解脫及三昧  等持清淨悉皆然
    為求此智恭敬彼  是故發此菩提心
    能遍世間諸根力  如如湛淨皆同等
    為求此智彼義學  是故發此菩提心
    菩提解脫遍世間  其中各有種種意
    為求此智無數論  是故發此菩提心
    種種無數三界中  於中復有種種界
    界之自性智應求  是故發此菩提心
    遍詣一切求此法  如是依止得安樂
    自性真實解了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一切剎中而出生  由如眾生依地有
    無數智眼同此求  是故發此菩提心
    過去現在及未來  若干眾生何性相
    如是過去事皆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積聚眾生滿世間  乃至一一遍親近
    如是煩惱盡能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三界智慧彼皆知  無盡法門能解了
    為求如是真實智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一切諸法無依倚  本性如空亦無著
    為求勝義真實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能動佛剎微塵數  亦令江海涌沸騰
    為求如來如是智  是故發此菩提心
    普放光明照十方  一一光明從口出
    為求彼智一光明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不可思議種種剎  飲食供給珍玩具
    我願亦具如彼智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一切眾生及佛剎  能令遠離傷殺生
    為求此法壽延長  是故發此菩提心
    假使大海所有水  一毛滴數盡能知
    如是此智願當求  是故發此菩提心
    十方所有一切剎  一一剎中微塵數
    如是此智要盡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過去及與未來劫  現在一切諸世間
    如是劫數要盡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三世一切諸如來  及以聲聞辟支佛
    法之自性悉皆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無量無數諸世界  一毛端中盡稱量
    性之自性悉能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不可思議輪圍界  一毛端量盡能秤
    為此廣大微妙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無量無數諸世間  一剎那間聲周遍
    為求此智清淨聲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一切世間諸語言  一字演說盡無餘
    為此自性真實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無數化導三界中  一切眾生悉皆衛
    為求辯說廣大舌  是故發此菩提心
    如說一切諸佛剎  一剎那中悉能見
    為求說法無礙智  是故發此菩提心
    如來所有一切剎  一剎那中皆周遍
    如此佛法真實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無數微塵等世界  皆從自性而出生
    為求如是種種智  是故發此菩提心
    過去及與未來佛  乃至現在諸世間
    一剎那中心盡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一句所說不思議  如是劫盡彼無盡
    為求如是語言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八方一切諸世間  如是相續不斷絕
    為此自性心了知  是故發此菩提心
    所有身口意三業  作彼十方一切行
    因此能解三世空  是故發此菩提心
    菩提心發應如是  慇懃最上奉諸佛
    十方無數劫盡行  是故尊重心不退
    乃至世間一切尊  八方各各皆周遍
    如是彼佛皆說法  一一尊重心不退
    若一菩薩獲安樂  行彼行故免輪迴
    能作世間圓滿相  是故此尊心不退
    最上妙法最殊特  甚深難解離言說
    彼諸菩薩妙敷揚  為敬彼尊心不退
    世間不動及住所  如是難得甚希有
    演說清淨妙法音  是故此尊心不退
    得生一切如來中  無我無人離憍慢
    為求此法常在前  是故慇懃心不退
    無數無等阿僧祇  得諸如來三摩地
    行彼菩薩如是行  是故慇懃心不退
    乃至究竟三摩地  超生彼岸解了知
    如是說彼諸佛法  是故此尊心不退
    遠離輪迴三界中  轉於如是妙法輪
    於諸世間常無間  菩薩應當如是說  一切世間諸苦惱  如是濁惡災難中
    憐愍一切諸有情  是故菩薩應當說
    菩薩最初說此法  因茲發起菩提心
    持戒說法無有時  是故名為發心住
    是時菩薩治地住  最初降伏如是心
    安樂利益於世間  如佛遠離老病死
    信心念心及精進  慧心願心并持戒
    護法捨離無去來  決定迴向諸含識
    若以住彼如是心  讀誦受持大乘典
    遠離喧囂居閑靜  訪尋一切親善友
    善言親近善知識  勤求如是真實智
    了達一切諸語言  勝義諦理亦如是
    曉了如來勝義已  離諸顛倒無疑惑
    如是平等湛然安  是名說法真佛子
    治地住中如是得  善能觀察諸菩薩
    演說妙法奉諸佛  是故佛子應當學
    復次菩薩第三住  法王教中求佛行
    苦空無常悉了知  一切自性無來去
    諸法本寂離自性  明了通達決定心
    住此一切無有惑  佛子應當如是說
    為知一切眾生界  及闡一切諸法界
    如是世界悉盡知  是故名為相應行
    地界水界及火界  如是風界虛空界
    欲界色界無色界  是諸世界悉盡知
    乃至差別諸世界  悉見法界自性體
    如是廣大智慧尊  勇猛精進求佛智
    是時菩薩生貴住  出家生諸如來中
    有性無性心決定  所生之處常正見
    此地菩薩無退轉  為求佛道心無厭
    於一切法畯袉腄@ 觀諸眾生如自性
    世間眾罪如塵剎  遠離輪迴諸果報
    佛子善能分別生  菩薩悉令離衰老
    過去現在及未來  一切法智皆明了
    宿殖善友悉同生  如佛出世亦復爾
    一切如來殊妙好  入彼三世平等意
    能作如是上妙生  超越三世種種行
    此名第四菩薩住  彼能稱讚此妙色
    是法悉能解了知  覺彼菩薩如是生
    此後菩薩稱第五  說名方便具足住
    種種方便化群生  樂求福業遍往詣
    所作如是廣大福  令諸眾生皆解脫
    盡心迴向悉獲安  憐愍有情令離繫
    世間患難皆救濟  攝伏令彼生歡喜
    各各引導諸眾生  得大涅槃心寂靜
    無邊一切諸世間  如是無量無有數
    過諸稱量無等倫  非性非相非究竟
    此為菩薩第五住  具足方便化群生
    彼佛如是妙圓明  示現一切諸功德
    無邊一切諸眾生  觀法自性無迷惑
    疑網有無智了知  天上人間能堅固
    於佛於法菩薩中  常行妙行離諸色
    於是廣大諸眾生  聽聞演說方便法
    煩惱眾生使清淨  易化難化悉調伏
    法界或廣略敷揚  非來非去絕諸相
    法界體性非有無  菩薩三世樂聽受
    觀察一切心無動  如是專注於佛法
    泯絕性相孰有無  本性離染我亦爾
    曉了劫性如幻夢  為聞如是上妙法
    不退菩薩應如是  於佛於法菩薩中
    并觀行相為有無  不退非有亦非無
    如來非去非有住  亦無來與非不來
    生與不生盡不盡  有相無相非一異
    種種眾多彼如一  勝義諦理離有無
    各各差別眾寶嚴  菩薩於彼心不退
    真如妙相非有無  以無相智能解了
    如是差別往集會  一一天上悉聽聞
    復次菩薩童真住  身口意業悉清淨
    施作佛事無有著  是故隨意所生得
    皆從眾生行法生  遊行見彼諸剎土
    智慧速疾隨意得  十方慇懃恭敬禮
    菩薩於此無異心  聞佛演暢微妙法
    能知剎土悉動搖  如是盡知無有餘
    演說遊行於佛剎  剎那遍詣阿僧祇
    隨問演說無數義  自性差別性亦然
    方便音聲能照察  無數佛剎一念中
    復說菩薩王子住  密行眾生非測量
    煩惱障閉妄想除  事理相應方便說
    種種妙行悉能行  分別世間過未來
    真俗二諦能了知  諦求如是微妙法
    善能方便入王城  如是遍遊悉周匝
    於彼往還能自在  所有王城能照察
    由如灌頂王妙法  如是威德力亦然
    入彼王城善演說  是故此為王子住
    此能隨順諸眾生  如佛所化亦如是
    調御出興悉同然  得佛安隱住王子
    佛子菩薩灌頂住  處長最上能利他
    一毛滴水為校量  思惟校計莫能測  如是行於諸佛法  由若一切微塵剎
    眾生莫測塵可知  是故無數應是說
    一切如來及菩薩  并與過去未來佛
    若以現在十方中  乃至聲聞辟支佛
    從種發生菩提心  如是此數莫能測
    功德數量莫能知  最初一念菩提心
    如是世界化群生  無能超越過於彼
  是時普賢菩薩摩訶薩。告法慧菩薩言。善男子。善哉善哉。汝今善說此寶光總持法門。復次善男子。彼諸眾生。當得愛樂不可思議諸佛功德一切智慧。善男子。若有眾生。但聞此寶光總持正法名號不須受持讀誦。一心恭敬究竟決定得證佛果。時法慧菩薩言。佛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說。普賢菩薩言。佛子。彼等已得如來灌頂甚深智慧。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至此會中。得聞如是法者。或有眾生手持是經者。是諸眾生於佛法中皆得授記
  是時長老舍利弗。從座而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如生盲人。從昔已來未曾見聞如是正法。世尊非但我故。若諸眾生不聞此法。彼如是等一切眾生亦如生盲。佛言。長老。如是如是如汝所說。舍利弗。即白佛言。唯願說此不可思議甚深法故。佛言。舍利弗。汝當往詣命彼梵王帝釋護世諸天同來此會。如來敕語舍利弗。此最勝法印寶光總持之法。於彼道場眾會而說。是時尊者舍利弗。受佛教敕為問此寶光總持法門。承佛聖旨。往彼梵王帝釋護世諸天。到已作如是言。寶光道場佛待汝來。同時聽受此如是法。今正是時。如來將說此寶光總持不可思議法故。汝等速集勿過此時。甚難得值後必追悔。如是最勝法寶。世間難得。甚為希有。時彼諸天聞是說已即運神通。於剎那頃。梵王帝釋護世諸天皆來集會。到世尊所。右遶三匝。合掌恭敬。住立佛前。勸請世尊。唯願如來。哀愍我等及末法眾生說此寶光總持法門。于時世尊。默然不答。時諸天眾梵王帝釋護世諸天。如是三白。慇懃勸請。世尊默然。是時尊者舍利弗。白世尊言。唯願如來。說此寶光明總持法故。復言善逝。唯願說之。是時世尊。即於舌根從口而出種種音聲。遍於三千大千世界。同時得聞。若有善男子。為此寶光總持法故。請於如來。是諸眾生。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是時世尊。復語尊者舍利弗言。尊者舍利弗。汝當往詣請妙吉祥童子。說如是法時。妙吉祥童子。在於異處缽[打-丁+羅](二合)叉娑羅樹下。端身正念結跏趺坐。過於百千萬俱胝那庾多日月光明。住大寶莊嚴樓閣中。梵王帝釋護世諸天圍遶恭敬。身皆金色。吉祥莊嚴。光明照耀。是時尊者舍利弗奉佛教命。往詣妙吉祥童子所。到已即白妙吉祥言。善男子。如來請汝為於我等說此寶光總持法故。于時妙吉祥童子。語尊者舍利弗言。此如來者。為何等義。舍利弗言。善男子。汝智慧深遠。我非汝曹。是故不任與汝論議。妙吉祥言。止舍利弗。汝甚愚癡。汝若樂聞。我當為說。舍利弗言。善男子。我今樂聞。惟願仁者。廣為我說。是時妙吉祥童子。說是語時。即時三千大千世界。乃至清淨天宮。及諸天眾。上至阿迦膩吒天眾。下至四大天王并諸眷屬無數俱胝大藥叉。將諸梵天王及天帝釋護世諸天并諸天女。各各樂聞如是大法皆來集會。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并餘三十三天夜摩天。睹史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大梵天王阿迦膩吒天。如是諸天眾等。皆來集會。復有諸大聲聞眾。其名曰尊者須菩提。尊者摩訶迦葉。尊者大目乾連。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訶迦旃延。尊者阿[寧*頁]嚕馱。尊者[言*我]耶迦葉。尊者摩賀俱絺羅。尊者祖拏判[女*宅]迦。尊者梨[口*縛]多。尊者曩禰迦葉。尊者。烏嚕尾螺迦葉。尊者布囉拏梅怛囉二合尼子。尊者羅護羅。尊者鈸捺囉二合波羅。尊者麼澀波。二合尊者阿難陀。如是等諸大聲聞眾。及耶輸陀羅五百比丘尼等皆悉來集。復有轉輪王及諸小王。剎帝利婆羅門。長者居士。皆來集會
  是時尊者舍利弗。遶佛三匝。而作是言。世尊。何因何緣。即於今日。如是大眾皆悉雲集。云何當知。佛言尊者舍利弗。是寶光總持法威德力故。舍利弗言。世尊。此寶光總持法門我今樂聞。佛言。尊者舍利弗。汝當往詣請彼妙吉祥童子普賢菩薩。此二大士必為汝說。是時尊者舍利弗。白妙吉祥童子言。善男子。汝今當說此寶光三摩地微妙法寶。妙吉祥言。尊者舍利弗。汝等今者為欲聞此寶光總持法故。舍利弗言。今此四眾梵王帝釋護世諸天。為聽是法故來至此。于時妙吉祥。即告長老舍利弗作如是言。舍利弗。此法祕要不可視聽如幻如化。云何當說說聽是誰。舍利弗言。善男子。汝今當說我欲樂聞。妙吉祥問尊者舍利弗此說當云何言。答言。妙吉祥。空作是說。妙吉祥又問舍利弗空云何說。答言。妙吉祥。空離言說。妙吉祥言。尊者舍利弗。此空若離言說。我云何說。尊者舍利弗。既一切諸法皆離言說。若作是說誰能聽受。長老舍利弗言。善男子。彼一切法皆離文字語言故。作如是說。是故說空無相無願。非取非捨。非異非不。異非離戲論非不離戲論。是時妙吉祥童子。尊者舍利弗。說是法時。彼諸菩薩及於梵王帝釋護世諸天。心大歡喜同聲讚言。善哉善男子。善說此寶光總持法故
  是時尊者須菩提。白妙吉祥童子言。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云何受持讀誦。為他解說此寶光總持法故。妙吉祥言。須菩提。此總持法無生清淨如理受持離性離相非離言說非取非捨。此法應如是受持為他解說。妙吉祥童子。說是法時。有九十二菩薩。皆得勇猛三摩地。復有人天六十二眾生。得無生法忍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云何為菩薩摩訶薩大悲。佛言。善男子。此菩薩摩訶薩大悲者。若菩薩摩訶薩。不捨三界名為大悲。若令一切眾生得見諸佛淨妙剎土名為大悲。若諸破戒眾生悉能憐愍護持名為大悲。若能令一切眾生志求般若波羅蜜多親近修習名為大悲。若為一切眾生不惜身命名為大悲。乃至頭目髓腦難捨能捨難行能行為諸眾生名為大悲。復告。善男子。菩薩摩訶薩為諸眾生無有異心等以安樂離諸邪見悉令解脫。善男子。是為菩薩摩訶薩大悲。應如是解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唯願如來大慈無量為諸眾生安樂世間說此寶光總持法故。并此大會諸天及人皆得安樂利益。即時世尊。愍諸眾生以梵音聲。普告諸菩薩摩訶薩言。汝等今者於未來世後五百歲。法欲滅時誰能受持廣宣流布此寶光總持法故是時普賢菩薩。離一切憂暗菩薩。藥王菩薩。辯積菩薩。出生一切法王菩薩。無盡意菩薩。海慧菩薩。寶師子菩薩。寶賢菩薩。寶光菩薩。寶髻菩薩。觀自在菩薩。等觀菩薩。常觀菩薩。寶手菩薩。寶積菩薩。寶莊嚴菩薩。吉祥幢菩薩。法吉祥菩薩。財吉祥菩薩。福德吉祥菩薩。栴檀吉祥菩薩。法慧菩薩。甘露慧菩薩。不思議菩薩。福德莊嚴菩薩。功德莊嚴菩薩。相嚴菩薩。常歡喜根菩薩。眾智山峰王菩薩。辯說菩薩。常舉手菩薩。持地菩薩。辯意菩薩。虛空藏菩薩。月藏菩薩。清淨月藏菩薩。日藏菩薩。出生王菩薩。摩訶彌盧菩薩。堅牢慧菩薩。彌勒菩薩摩訶薩。如是等六十二百千俱胝那庾多菩薩摩訶薩。以一音聲同時告言。世尊。我等今者能於未來世後五百歲法欲滅時。常當受持廣宣流布為諸眾生說此寶光總持法門。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希有希有。善男子。汝等為諸眾生能發如是清淨大願。爾時世尊告普賢菩薩摩訶薩言。諦聽諦聽。善男子。此寶光總持微妙正法。為欲利益安樂一切眾生。爾時世尊說是語已。即昇大寶莊嚴師子之座。結跏趺坐即說寶光明總持陀羅尼曰
  《梵文》
  曩莫入三滿多跋捺囉(二合引))野冒
  《梵文》(引)
  地薩怛[口*縛](二合引))野麼賀(引))薩怛[口*縛](二合引)
  《梵文》
  野麼賀(引))迦(引))嚕抳迦(引)野怛
  《梵文》
  [仁-二+爾]也(二合引))他(引))唵(引))婆(引))囉胝(引婆囉
  《梵文》
  胝(引))婆囉婆冷帝薩[口*縛](二合引)賀(引)
  是時世尊。如是三說此寶光總持祕密微妙最上甚深廣大法寶。是時普賢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法與法者是義云何。佛言。善男子。無法即法即一切義即無性義一切法義即等虛空義一切法即無數義無數義即一切義無數義即一切法義。普賢菩薩。白佛言。世尊。云何說此一切法。佛言。善男子。吾說此一切法者。謂眼耳鼻舌身意。如是此六識及十二緣行。善男子。是故我今作此說故。一切諸法亦復如是。復次善男子。一切諸法本無生滅。是時妙吉祥童子。白普賢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言。佛子。此寶光總持法門菩薩云何受持。普賢菩薩摩訶薩。告妙吉祥如是說言。善男子。此寶光總持如法而說如理受持。何故。本性不生不滅故。非相非空故。無性即自性故。自性即無性故。善男子。此寶光總持如是不應執著受持觀察故。智慧決了應如是住分別解說。善男子。此寶光總持觀法自性義故

    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卷第二

    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卷第三

    西天中印度摩伽陀國那爛陀寺
    傳教大師三藏賜紫沙門臣法天
    奉    詔譯

  是時尊者舍利弗。白妙吉祥童子言。善男子。如此妙法住世幾何。妙吉祥言。舍利弗。如此三毒貪瞋癡故。舍利弗言。善男子。此貪瞋癡住當幾何。妙吉祥言。舍利弗。此三毒住由如地界故。舍利弗言。善男子。此地界復住幾何。妙吉祥言。舍利弗。此三毒地界如無明界故。舍利弗言。善男子。此無明三毒住當幾何。妙吉祥言。舍利弗。如虛空界故。舍利弗言。善男子。此三毒虛空界住當幾何。妙吉祥言。舍利弗。如無性自性法故。是時尊者舍利弗。白妙吉祥作如是言。善男子。汝等智辯若此。云何我有如是智力與汝詶對。復次善男子。譬如一切貓狸踐須彌山終不能盡。如是如是。善男子。我等亦復如是。如彼貓狸何以故。如一切聲聞與一菩薩共同論義。畢竟不能屈彼菩薩。況復此妙吉祥童子故。是時普賢菩薩摩訶薩。告妙吉祥童子言。善男子。汝於今者請問如來。白言世尊。於當來世後五百歲。彼寶光總持法王云何護持。持經法師云何憐愍令得堅固。于時妙吉祥童子。從自法座安祥而起。即白佛言。世尊。若有法師受持讀誦為他解說此正法者。得何功德。佛言。妙吉祥。若有比丘。持此法王者。當得生於清淨法身故。當得究竟佛菩提故。如是中間常得住於諸佛法中心不退轉。一切天魔及諸眷屬不能嬈惱。若有善男子。於彼法師。暫起慈心。一彈指頃。是人即得遠離輪迴。究竟亦得佛菩提故。復次妙吉祥。持此寶光法王者。若起輕慢誣謗之心。是人世世得牙齒疏缺平鼻無舌手腳攣躄身常重病癡騃盲聾。生於下賤懈怠懶惰。佛告妙吉祥。如是愚迷眾生我今略說。善男子。彼諸眾生命終之後。受無數地獄。如一一孔毛。種種苦惱從地獄出。若生人中。常得生盲瘖啞。復次妙吉祥。若有見此正法眾經之王輕毀之者。是人當得身穿為竅醜脣褰縮身皆破裂裸形黑瘦皮膚麤澀由如餓鬼。妙吉祥重白佛言。我知如來智慧無量不可思議。世尊。彼如是等愚迷眾生得生何處。妙吉祥言。唯願說之唯願說之。佛言。妙吉祥止。汝不應問。我若說彼愚迷眾生謗法之者所生之處。天上人間若聞是說。皆悉恐怖皆悉悶絕宛轉躄地。妙吉祥言。唯願世尊。大慈大悲廣演分別。彼諸眾生若聞是說。於此不生不滅微妙正法不起慢心。佛告妙吉祥。於此地下。有諸地獄名號不同。所謂炎熱地獄。極炎熱地獄。黑繩地獄。熾然地獄。極熾然地獄。極惡地獄。鉗口地獄。鐵丸地獄。鐵棒地獄。崩埋地獄。懸頭地獄。倒懸地獄。猴面地獄。焰睊K地獄。膿血地獄。常臭地獄。拖撲地獄。常殺地獄。生極大疼痛地獄。佛告妙吉祥。彼如是等地獄。即彼謗法眾生所生之處
  是時普賢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彼持經法師命終之後生何國土。復次普賢菩薩。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及諸法師持此經者。於此命終即得往生寶莊嚴世界。世尊。彼世界中有佛剎不可思議樂大辯說如來。復有無數諸菩薩眾。身色巍巍殊特妙好。善男子。是諸眾生臨命終時。彼世界中有六十二俱胝佛同時現前。善男子。我今略說。若廣說者。功德無量無數經百千劫不能窮盡。普賢菩薩。重白佛言。世尊。云何於未來世時。若諸眾生聞此正法不生誹謗。佛告普賢菩薩。若四輩弟子得聞是經。言非正法作如是說是邪說非如來說應自說故。非真經典或言我先已聞此非正法作是輕慢誹謗之者。永不聞法遠離三寶名字。彼如是等愚癡眾生命終之後當墮黑暗地獄。其獄之中有大鐵輪刃如鋒鋩常拂其頭拂已還生。如是經無量百千劫。從此獄出設得人身。復經無量百千萬劫常無兩目。是時復經過百千劫。不復人身縱生人中。於一切處亦復生盲。又無舌根頭面顛倒腰脊傴僂腳癵狗聲常困饑渴羸瘦憔悴面色乾枯口氣常臭人皆惡賤。一切眾生見者生瞋人皆棄捨。是時彼一切眾會。異口同音作是唱言。如來今者為我等故。已說是法如是正法我等已聞。快說世尊快說善逝我等於未來世。見有受持是經典者。不生誹謗輕慢之心。我等愚迷由如稚子。不覺不知無有智慧。世尊。佛說是時彼大聲聞及天帝釋大梵天王護世諸天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各作是言。世尊。我等聞說謗此法者有如是罪身皆悚慄恐怖無量。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說。非但汝等吾今已得一切聖智上由恐怖。況復汝等我諸弟子。時諸善男子。於彼法師深生敬仰不能自勝。若諸天龍藥叉乾達[口*縛]等人及非人無能破壞。善男子。若沙門婆羅門見此法王如佛塔廟此經亦爾天上人間如敬寶篋是時妙吉祥童子。重白佛言。世尊。若諸四輩弟子於此經王深信受持者得幾所福。佛告妙吉祥。若人於此妙法及彼法師受持之者乃至名字。或於一日一彈指頃。發起慈心我悉知之或時發心飲食供給。或施園林淨地用作僧房種種供養。是時尊者舍利弗。白世尊言。如是等人於五無間罪為滅為不滅。佛告長老舍利弗。止勿作是說。所以者何。若諸眾生受持正法者。即得消除五無間業。佛言。舍利弗。五無間者為聞此經威德力故。此五無間業速疾消除還復人身。數數得生佛法之中。永不復墮於三惡趣故。是時尊者舍利弗。悲泣雨淚。白佛言。世尊。如向所說謗此經者。乃有如是廣大業報。昔所未見。如是罪報乃至夢中亦未曾見。是時世尊告長老舍利弗言。止舍利弗勿作是念。復次舍利弗。我說此無礙妙法。數告汝等。舍利弗。彼諸眾生。以自業力作種種罪。自作自受非彼他人。各各眾生自業力故。受是痛苦非如來過。舍利弗。我常說言是諸眾生汝等訪諸善友。樂求安樂離諸怖畏。樂求涅槃樂甘露味。我常開示菩提正路。是時復說彼諸眾生。恣縱貪瞋自作身業口業意業。心生邪見不自正知。造作眾罪各各邪視。於身分別造眾惡業。因墮地獄受種種苦。眾生自過非如來咎。復次舍利弗。我常如是興於大悲為諸眾生乃至一一眾生盡於一劫我皆代受地獄之苦終不棄捨一眾生故。舍利弗。如來大悲痡`如是。譬如天上人間父母唯生一子。端嚴殊特色妙無比福相圓滿。彼於一日忽然命終。時彼父母為此子故。心生懊惱情地慞惶悲號痛切苦惱。如是舍利弗。如來應正等覺亦復如是。悲愍眾生如見一子。如來煩惱終不能著悉已遠離。何以故。舍利弗。譬如大海不宿死屍。舍利弗。如來亦爾煩惱不著。又謂舍利弗。身如幻夢。亦如影嚮。四大合成假名為人中無有實。見諸行相非行非住。非處非無處。無滯無礙自他不著。舍利弗。如來亦復如是。觀諸行相化導群生不貪說行。雖作一切種種行相。不可指不可示。等虛空界。離諸疑惑無有戲論。如來亦爾無有疑惑離於戲論。是時眾生一向迷惑無有迴轉。如來大悲而能隨順。如有眾生欲來佛亦隨來去亦隨去。何以故。是諸如來本願力故。復次舍利弗。如來應正等覺無有錯謬。如來無有無明。如來智慧亦無迷惑。舍利弗。吾今於天上人間。最尊最貴最上第一。不可稱量無有等等。舍利弗。是不誑語者。不異語者。佛言。若有眾生在家出家於此正法而生誹謗者。如前所說一切惡相。種種地獄眾苦所受。是時尊者須菩提。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此法微妙甚難得聞。世尊彼諸眾生於此正法而生誹謗者當得何報。佛告須菩提。謗斯法者。得生大舌縱廣百千由旬。上有五百俱胝鐵犁長時耕舌。復從口出極熱猛火。聳焰上騰炎熾輝赫合成一聚。經百千劫受大極苦。云何而得須菩提如是業報。彼愚癡眾生。皆因口業所作。須菩提彼愚癡眾生。謗此法者受如是報。是時一切眾會以佛威力。同作是言。如來說此極大惡報甚為希有。是時帝釋天主白佛言。世尊。我當於彼比丘持經法師。於未來世。常生尊重。以諸華香飲食衣藥塗香末香種種供養。晝夜三時恭敬禮拜尊重讚歎。志心護持。世尊。是善男子已生如來法身中。與諸如來同一名號。何以故。如灌頂剎帝利王所生之子。端嚴巍巍具足王相。見者歡喜。彼諸人民皆悉尊重拜跪問訊。見彼法師。亦應如是禮拜尊重。爾時世尊告普賢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此帝釋天主善能說之。為彼比丘持經法師。憐愍饒益潛加護持。普賢菩薩言。世尊我亦如是。於未來世彼善男子善女人。亦復護持憐愍饒益。息諸災患令得安樂。周遍百由旬外不令嬈惱。爾時世尊讚普賢菩薩摩訶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善說。爾時世尊以梵音聲。重說偈言
   令他安樂心悲愍  悉能隨順諸眾生
   三業清淨善稱揚  無等功德真實寶
  是時普賢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云何當得此寶光總持法故。佛言。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於寶光總持當行一法。云何為一法謂於一切眾生。不起殺意。令得安樂。普賢菩薩。復有二法。云何為二。謂離於瞋恚。善言誘喻。普賢菩薩。此為二法。若能如是。即得寶光總持法故。復次普賢菩薩摩訶薩。為一切眾生意根不亂無時暫捨。是時復告善男子。菩薩摩訶薩。為諸眾生皆離一切憎愛故。是時菩薩。說此寶光總持功德時。復以稱揚讚歎此最勝功德。于時天上人間有無量無數眾生。皆得此法。復出寶光總持最勝功德。稱讚法師
  爾時尊者阿難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住立佛前。白佛言。世尊。此寶光總持微妙正法。如是深邃。佛告阿難。如是如是。此色相甚深。受想行識甚深。如空甚深。如虛空甚深。阿難白言。我於如來前。得聞八萬四千法藏未曾得聞如是妙法。佛告阿難。此寶光正法難遇難聞。阿難言。佛說如是微妙正法。於未來世後五百歲中法欲滅時。有諸眾生欲作佛事。當依何法。佛告阿難。依我釋迦牟尼如來說此正法。及彼法師。若有書寫受持供養恭敬此正法者。眼常無病。鼻亦無病。舌亦無病。齒亦無病。手亦無病。腳亦無病。頭亦無病。耳亦無病。諸根具足。身不臭穢。亦無中夭。壽命延長。彼一切諸天人及非人。常時衛護。時彼法師。於此命終。復得生於善逝世界。天中而生。離諸喧雜一切戲論。阿難白言。世尊。是何因緣說此正法。魔王毒害不能障蔽。佛告阿難。一切魔王。於此正法。終不能作障難之者。爾時世尊。作是語已。時彼魔王。生毒害心。作是念言。若有說此寶光總持法。時我當往彼作其障難。是時魔王以自業力。自見猛火來燒其身。恐怖無量退散而走。阿難此法如是深妙難測不可思議。若此正法。隨所住處如佛塔廟。阿難白言。若如來在彼正法住處。我於是處。得見如來。往到佛所。先禮如來。後禮此法。為有何過。佛告阿難。汝有過失。何以故。汝既如是輕慢正法。云何我得天上人間最尊最貴最上第一。復次阿難。我於過去先聞此法後證菩提。阿難白言世尊。於何如來恭敬供養。復於何處聞彼如來說此寶光三摩地法。佛告阿難。我非於天上人間乾達[口*縛]處。恭敬供養求此法故。我於往昔為菩薩時。有佛世尊號不空積聚開妙眾寶光明藏如來。前得聞此法。佛告阿難。彼如來即不與我授記。我從是來。過百千俱胝那庾多劫。難行苦行。為聞此法。阿難。是故汝應先禮此法後禮如來。是時一切梵王帝釋護世諸天。以一音聲。同作是言。歎此法故。是無上法。是最勝法。是無等等法。神變如是。若有聞此微妙正法乃至名字。應隨向禮。何以故。若有受持讀誦為他解說者。如見如來等無有異。爾時世尊。讚彼梵王帝釋護世諸天言。善哉善哉。聖眾善說。爾時世尊。從口而出廣長舌相遍照三千大千世界已。告普賢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汝今諦聽。我今請汝為諸眾生說此法故。云何眾生於此寶聚。不自守護。展轉息利。如生盲人不見日光。又如商賈無有方便不自貿易。亦如貧人。不自精勤。常奉他顏。見諸眾生。不聞此法。亦復如是。為諸眾生。譬喻言說。於是普賢菩薩摩訶薩。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住立佛前。即時普賢菩薩摩訶薩。從自法座安詳起已。即時三千大千世界。諸天宮殿。六種震動。所謂動。遍動。等遍動。震遍震。等遍震。擊。遍擊。等遍擊。吼。遍吼。等遍吼。涌。遍涌。等遍涌。起。遍起。等遍起。大光晃耀一切世間。於是普賢菩薩摩訶薩。白言世尊。云何問我世尊。云何問我善逝世尊。是具足一切智者。何不為諸眾生大悲憐愍。我名如來之子。云何我有如來智。云何我有如來力。我於是時。常依佛言。依如來言。我常依止。由如甘露。不敢違背。畬劦H順。於時世尊。讚普賢菩薩摩訶薩言。善哉善哉。佛子。汝即如來長子最勝最上。我為眾生說此正法。善男子。汝當依我如法護持痡`尊敬。由如寶篋。盛以珍玩。勿生捨離。未來世時。有破戒比丘。不生敬信。善男子。彼不依此。普賢菩薩言。世尊於意云何。彼出家者。有何行故。佛言。善男子止勿應問此。普賢菩薩言。世尊唯願說之。唯願說之。若不說者。云何而能為諸眾生佛言。普賢菩薩。汝今諦聽。我說此法由如眾海。文殊師利觀世音。無量無數無有邊際。菩薩摩訶薩等一心諦聽。於未來世。彼出家者。修何行業。爾時世尊。告普賢菩薩摩訶薩言。佛子。彼出家者。於此正法多生輕慢。樂求舍宅貪著利養。畜積財寶精舍房堂衣服臥具飲食醫藥。造惡業因自破自壞為是愚迷眾生。我說是經。廣令流布久住不滅度脫眾生。是時十方一切天龍藥叉乾達[口*縛]等。來白佛言。世尊。我等天人八部并諸眷屬。盡生畬犰u護是經并彼法師一切比丘及諸法藏不令嬈惱。我常隨侍尊重恭敬。香華衣服種種珍寶一切所須。我皆供給令法久住。爾時世尊。為普賢等九十二俱胝菩薩。而說偈言
   諦聽一切妙語言  最聖功德超彼岸
   欺誑兇險皆棄捨  一心專意樂諦聽
   聞佛摩竭提國中  菩提大樹仁師子
   住大解脫三摩地  當處如是大樹王
   盡彼十方微塵剎  佛子周遊無所畏
   此名如來三昧族  是諸三昧彼當得
   畬阞儔慾砟行  得見文殊真境界
   盡彼十方微塵剎  汝觀如來真色相
   十方無數此佛剎  佛子悉皆名吉祥
   一切十方微塵剎  佛子善能遍遊歷
   為彼世間得值遇  文殊師利無邊智
   問大眾生賢吉祥  佛子功德云何得
   是時實際廣功德  無邊眾生能解了
   問大眾生賢吉祥  文殊功德妙菩提
   佛子若說此法已  得解清淨佛功德
   復次佛子應云何  當得如是功德行
   佛子諦聽賢吉祥  無邊最勝彼功德
   我今略說於少分  如添大海一滴水
   乃至得證佛菩提  若有眾生初發心
   無邊功德莫能測  一一功德盡讚揚
   波羅蜜多功德地  如有經行於多劫
   不能說盡彼功德  如是十方一切佛
   彼於是時說少分  出生無邊勝功德
   如鳥飛空不可量  大地一塵無能比
   非無因故從何生  菩提功德隨心意
   發信一念生佛法  如是和合生心已
   彼非愛樂王福樂  非自求安非名利
   除滅世間諸苦惱  為眾心故生世間
   彼意甯偷挐野矷@ 清淨佛剎興供養
   修習此法證菩提  從心發生清淨智
   彼常恭敬求解脫  尊重一切生佛想
   一切諸法功德同  生心如是畬扑q
   發心歸向於佛法  佛子興心行此行
   無邊菩提發是時  生大丈夫猛利意
   發心力如人中主  廣興供養不思議
   眾法無壞莫能量  生心供養應如是
   發心能免胞胎苦  養育劬勞一切行
   隨樂快樂悉從心  是故見於安樂處
   發起無邊恭敬心  我人憍慢皆棄捨
   發心即妙珍伏藏  如手攝持獲安樂
   發心能為歡喜捨  發心踊躍作佛事
   發心求勝功德林  得佛所說皆往詣
   勇猛利根光明照  發心堅固無能壞
   種種煩惱頓皆除  發心能說佛功德
   發心和合不和合  一剎那中悉皆離
   發心能越魔王界  見彼最勝妙解脫
   功德種子不朽因  發心種大菩提樹
   最上勝智皆增長  發心見諸一切佛
   彼說過去行大行  解脫妙行發心求
   此法世間甚難遇  由如大海眾寶王
   若常發心恭敬佛  無戒無行彼皆離
   離諸過患眾僭尤  復能稱讚彼功德
   持戒見獲菩提心  方便修學功德地
   能依戒法善修習  彼常依佛所教敕
   若常發心恭敬佛  彼佛廣大興供養
   於佛廣大供養已  復能慇重不思議
   若常發心供養法  聞彼佛法心無厭
   若於佛法心無厭  不思議法妙解脫
   若常發心恭敬僧  彼於僧中心不退
   如是發心僧不退  當得發心不退力
   若得發心不退力  彼以根利現光明
   若得根利現光明  彼常遠離惡知識
   若已遠離惡知識  應當求法訪善友
   若法善友尋求已  彼獲廣大妙安樂
   若獲廣大妙安樂  因力自大皆棄捨
   若已棄捨我慢因  即得廣大勝解脫
   如是廣大解脫已  即得諸佛常照察
   若以諸佛常照察  彼即生大菩提心
   若得生大菩提心  即獲解脫大功德
   若得解脫大功德  即得生於如來家
   既得生於如來家  即得解脫妙相應
   若常解脫妙相應  彼發心意皆清淨

    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卷第三

    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卷第四

    西天中印度摩伽陀國那爛陀寺
    傳教大師三藏賜紫沙門臣法天
    奉    詔譯

   若得發心淨覺意  彼說最上最殊勝
   若得最上殊勝已  常行波羅蜜多行
   若行波羅蜜多行  則能隨順此大乘
   若能隨順此大乘  則能隨順供養佛
   若得隨順供養佛  則得智慧志堅固
   若能智慧志堅固  常見彼佛不思議
   若常見佛不思議  見佛無去無有住
   若得見佛無去住  此法住世琱ㄦ
   若見此法琱ㄦ嚏@ 遠離積集諸煩惱
   若得遠離煩惱因  則能說法無邊際
   若得說法無邊際  彼為興慈住世間
   若為慈心住世間  則是大悲堅牢本
   若得大悲堅牢本  即是為他法喜樂
   若得喜樂法根本  彼捨造作種種罪
   若捨造作眾罪已  無我無人離眾非
   若得無我離眾非  彼常自利及利他
   若常自利及利他  永免輪迴諸苦惱
   若離輪迴諸苦惱  彼得大力最為勝
   若得大力最殊勝  則得出生清淨智
   若生清淨智慧已  彼入世間修行網
   若能入此修行網  成熟世間甚希有
   若得成熟於世間  積集世間妙智慧
   若得世間妙智慧  則能隨順於四攝
   若能隨順於四攝  則於世間廣施設
   若於世間廣施設  則住方便智慧力
   若得方便智慧力  則住勇猛無上道
   若住勇猛無上道  永不見彼魔軍眾
   若得不見魔軍眾  則能遠離四魔道
   若得遠離四魔道  則能到於不退地
   若得到於不退地  即得名為無生忍
   若得如是無生忍  得佛授記號世燈
   若得授記號世燈  則住一切如來前
   若得住於如來前  得佛祕密變化智
   若得如來變化智  一切如來皆授記
   若得諸佛授記已  一切功德眾莊嚴
   若得功德眾莊嚴  得妙福德清淨身
   若得如是清淨身  由若金山光照耀
   若得如是金山光  即得具相三十二
   若得具相三十二  即得相好莊嚴身
   若得相好莊嚴已  身放光明普皆照
   若得光明普照已  不思議光眾嚴飾
   若得如是眾嚴飾  光明足步蓮花生
   若得光明蓮花行  得佛境界蓮花座
   若得如來花座已  則能照見十方界
   若得照見十方界  教化眾生不空行
   若得教化不空行  即得智辯無邊際
   若得智辯無邊際  說此不可思議法
   若得說法不思議  令彼無量眾忻慶
   若得無量眾忻慶  積行不可思議剎
   若得如是廣大行  各各智力盡能知
   若得如是智慧力  世間隨類化群生
   若得隨化群生已  宿命住智彼皆得
   若得如是宿命智  三業清淨痤L間
   若得三業痤L間  以自願力隨念至
   若得願力隨念至  隨諸眾生現眾類
   若得隨現眾生類  得不思議妙音聲
   若得如是妙音聲  能出種種眾語言
   所出如是妙言辭  則能周遍諸世界
   如是周遍諸世界  一剎那中盡能知
   若得如是了眾心  不生不滅無退轉
   若離生滅無退轉  一切障惱不復生
   若得障惱不復生  法身功德智慧圓
   若得法身智慧圓  法行光明照世間
   若得法光照世間  則得十地十種身
   若得十地十種身  則得般若解脫道
   若得般若解脫道  灌頂莊嚴為最上
   若得如是灌頂已  三摩地道悉皆成
   如是三摩地得已  各見十方一切佛
   若見如是諸佛已  如是諸佛念灌頂
   作是思惟是事已  十方諸佛同灌頂
   諸佛同時灌頂已  各伸右手摩其頂
   既得諸佛摩頂已  則能變現等虛空
   如是變現等虛空  隨所住處能堅固
   若得隨所能堅固  天上人間莫能測
   既以人天無能測  如是所作離稱量
   過諸稱量離語言  是為一切不空力
   以是一切不空力  聞名見身獲大辯
   既以大辯力如是  能作世間大施主
   復名不空大丈夫  以住本性丈夫故
   不捨大慈演妙法  於諸惡道化群生
   演說寶光最上乘  由如金剛寶雲聚 彼之自性如海寶  不增不減無有損
   無邊功德亦復然  有剎無佛不聞法
   於彼現作佛菩提  見彼由如大法藏
   彼常說法離眾惑  十方世界無罣礙
   亦如月光普照耀  教化眾生千方便
   剎那剎那佛菩提  即見十方諸世界
   常轉法輪安世間  勇猛遍轉十方界
   彼諸聲聞辟支地  無邊變化佛莊嚴
   復經不可思議劫  化諸眾生親往詣
   若男若女童男女  天人修羅龍王類
   藥叉乃至摩護羅  以解脫智皆悉見
   若諸世間眾形類  隨眾語言悉皆同
   一切勇猛皆盡見  如是勇猛盡觀察
   海印三昧從口生  得是海印眾三昧
   能嚴不可思議剎  嚴飾不思議剎已
   供養十方諸如來  如是種種供養已
   復得光明眾嚴飾  若得光嚴不思議
   則得無邊解脫智  若得無邊解脫智
   得不思議身變化  若得如是身變化
   口辯智辯亦如是  若得口智無礙辯
   布施變化不思議  若得布施不思議
   持戒忍進亦復然  若得持戒忍進通
   禪定神變莫能測  若得禪定神通變
   出生方便神變智  得是方便神變智
   出生無邊諸功德  從佛口生三摩地
   三摩地入一微塵  一切微塵皆盡入
   一微塵中難思剎  一一微塵皆悉見
   如是佛剎微塵數  其中佛剎盡皆睹
   種種微細清淨眾  無上貴重微妙剎
   如實遠離出興世  其中祕密妙昇騰
   有以除暗放光明  帝網重重復無盡
   由如見一大光明  如是一切微塵盡
   此大仙行三摩地  即是無邊勝解脫
   三摩地力供養佛  一切如來供養已
   復於手中變千萬  作大丈夫興廣供
   乃至十方妙華鬘  塗香發越珍奇寶
   一一手中親施與  菩提大樹詣佛所
   價直千萬妙香衣  種種幢幡及傘蓋
   閻浮檀金莊嚴具  彼自手中親施與
   無邊一切所受用  清淨供養於大仙
   手中奉上皆捨施  住佛菩提大樹王
   乃至一切眾妓樂  擊鼓出眾妙音聲
   種種雅樂琴箜篌  一一手中親撫擊
   種種讚唄妙伽陀  種種稱讚真實德
   無邊一切十方界  一一皆自手中作
   或以光明興佛事  皆從右旋而動作
   香水普灑諸佛剎  供養一切世間燈
   光明嚴麗適意香  蓮華瓔珞不思議
   蓮華妙色無央數  一一自作供諸佛
   放大光明嚴飾華  種種微妙華雲海
   如是妙華普周遍  廣大供養作佛事
   放大光明嚴飾香  種種微妙香雲海
   如是妙香普周遍  廣大供養作佛事
   放大光明塗香獻  種種塗香妙雲海
   如是塗香普周遍  廣大供養作佛事
   放大光明鬘嚴飾  種種微妙鬘雲海
   如是妙鬘普周遍  廣大供養作佛事
   放大光明粖香嚴  種種粖香妙雲海
   如是妙香普周遍  廣大供養作佛事
   放大光明嚴飾衣  種種微妙衣雲海
   如是妙衣普周遍  廣大供養作佛事
   放大光明嚴飾蓋  種種微妙蓋雲海
   如是妙蓋普周遍  廣大供養作佛事
   放大光明寶嚴飾  種種微妙寶雲海
   如是妙寶普周遍  廣大供養作佛事
   放大光明蓮華嚴  種種蓮花妙雲海
   如是妙花普周遍  廣大供養作佛事
   放大光明瓔珞嚴  種種瓔珞妙雲海
   如是瓔珞普周遍  廣大供養作佛事
   放大光明幢莊嚴  彼幢青黃具赤白
   無數妙寶眾莊嚴  眾幢嚴飾彼佛剎
   種種嚴飾摩尼網  懸繒幡蓋妙花鬘
   垂珠瓔珞演佛音  持蓋常在如來上
   假使供養一如來  手自供給不可數
   如是盡諸一切佛  此仙變化三摩地
   攝諸世間神通智  是為最上三摩地
   善行一切眾方便  如是化導諸群生
   或有供養諸如來  種種行施不思議
   尸羅清淨頭陀行  無盡忍辱非動搖
   或有勇猛勤精進  寂然禪定善修習
   智慧了達諸義趣  能行一切善方便
   或行慈悲喜捨願  同事愛語利他力
   以智積集眾福業  解脫四諦十二緣
   或有根力覺道行  聲聞乘中得解脫
   觀緣清淨緣覺乘  神通變化最上乘
   或見無常諸苦惱  非命非身卒暴眾
   非橫煩惱障所纏  三摩地力能蠲除 於諸世間行精進  演暢妙法化群生
   普願一切皆解脫  誘諸眾生隨世間
   彼諸形類莫能測  神通密演三摩地
   嚴持欲樂妙變化  隨意引導諸世間
   悉令歡喜獲安樂  思念眾生無暫捨
   若逢饑饉眾難中  種種安樂世所有
   一切愛樂悉從心  為諸世間廣施設
   常以珍味之飲食  種種麗服及庫藏
   王物我所愛樂捨  一切世間隨意施
   殊特妙好相嚴身  巍巍上行無傾動
   塗香花鬘悅眾心  現是色相化群有
   見者愛樂生歡喜  上妙智慧種種色
   見諸最上微妙色  隨意化導於世間
   迦陵頻伽出妙音  白鵠計羅俱拏聲
   緊那羅鼓出梵音  睆t如來解脫法
   八萬四千如來藏  一切勝義盡能行
   差別萬法妙能宣  隨意化導諸眾生
   眾生苦惱悉同行  非惡非善亦復爾
   造作一切諸行業  隨意化導諸眾生
   若逢災難苦惱中  見彼如是難堪忍
   代諸眾生受眾苦  安樂一切諸世間
   若法或有或不至  無智無福無解脫
   與王於彼同敷暢  拔濟眾生超彼岸
   能離貪愛眾結縛  名為世間解脫主
   一切欲樂盡能超  出離解脫光明照
   彼放光明十種行  能行調御眾方便
   一切仙行悉了知  觀見世間隨所作
   眾生等同無量壽  坦然安隱而快樂
   生老病苦不能侵  決定自見無常趣
   如有眾生樂燈明  世間癡暗然大炬
   老病死苦睊K然  世間引導諸眾生
   十力精進四無畏  如來十八不共法
   我意思惟廣大功  於諸世間作佛事
   譬如世間諸幻術  能現種種眾色相
   見諸如來化亦然  如是神變導諸有
   彼以種種方便行  善言誘喻諸眾生
   譬如蓮華不著水  隨意造作差別行
   華辭捷利眾語言  妓舞戲玩相扠撲
   瓔珞莊嚴舞旋轉  如幻現相各不同
   或作村營商主尊  長者賈客市中主
   輔相大臣主給使  醫方大辯眾論師
   或於曠野作大樹  珍寶妙藥無盡藏
   如意摩尼給所須  失路迷人為導引
   盡知未來生世間  眾生不知自作業
   經營農務眾方便  世間工巧種種行
   或現怨親無憎愛  安樂一切諸眾生
   洞明方論種種法  彼仙開決光明道
   若行最上大仙行  天上人間皆解脫
   若諸出家苦行輩  開彼最上一切智
   若諸外道出家眾  常持不語憍答摩
   裸形不動沙門相  亦自依稟本師教
   或有常持捨身法  或即執有執本無
   長髮[髟/酉]髻童子相  亦自依稟於本師
   或有事日五炙身  狗戒牛戒鹿皮衣
   巡訪三時行供養  亦自依稟於本師
   或有常樂天中智  無善無惡撥無因
   尋求根果水為食  執為上味難思法
   或有蹲坐紅色衣  或有塗灰或臥草
   持捧題名搭肩行  亦自依稟於本師
   乃至一一諸外道  皆悉令彼離結縛
   彼行利智惡苦行  如是外道皆接引
   世間同類皆教化  邪見棲託本靈跡
   於彼方便演妙法  說此正法令他作
   或演大乘真言行  正法祕要妙言辭
   或於正直演實言  其中或演天妙句
   或以文字得解脫  法集妙義金剛句
   智慧破壞外論句  論說種種解脫言
   或於人中演神咒  宣揚一切妙章句
   其中或有天語言  龍王語言藥叉句
   或於羅剎步多言  藥叉畢舍乾達[口*縛]
   緊那羅女[言*我]嚕拏  演斯妙法解脫義
   彼以智慧如法說  若佛若法如是盡
   智道不可思議法  說此三摩地變化
   解了世間三摩地  行於一切諸世間
   或放光明難思議  光明引接諸眾生
   或放光明名妙觀  乃至眾生因光信
   彼得不空妙觀察  無上智及無上因
   得見諸佛并聞法  及見僧徒諸功德
   見塔讚佛甚希有  及見清淨光明照
   或放光明名普照  遍照一切諸世間
   一一微塵彼盡知  為欲安樂世間說
   彼光普照諸眾生  常持燈明供養佛
   持燈供養諸佛已  世間所有眾燈明
   或以酥燈及油燈  松脂草竹及葦燈
   眾香美味珍寶燈  盡持光明施諸佛
   又放光明名遍照  悉能觀察諸眾生
   貪愛輪迴生死海  為欲拔濟諸群生 光照輪迴貪愛海  悉令利樂諸有情
   皆得遠離於四魔  苦惱逼迫令安樂
   作諸橋梁無有數  或於河路作船筏
   吒呵假偽讚息災  彼放光明皆盡照
   光明警悟渴乏者  彼能覺悟諸眾生
   遠離貪欲獲善利  得為說法之導師
   若離欲貪獲善利  說法化導亦復爾
   得佛降[雨/注]甘露水  濟拔世間飢渴者
   或作池河及井潭  穿鑿造作為菩提
   呵毀愛欲稱讚定  呵責貪愛彼悉除
   憐愍眾生放光明  彼光遍警諸群有
   樂他變化住菩提  念念生心我當得
   莊嚴相好蓮華座  大悲憐愍諸眾生
   畬仴t說佛功德  放光令彼生忻慶
   又放光明名適意  是光能覺諸有情
   於佛於法生愛敬  及樂畬禸ぎ章
   既得佛法生忻慶  及以給侍於眾僧
   即禮如來聖功德  是故得佛無上行
   遇諸如來并妙法  得最無上忍辱行
   覺此眾多諸有情  念佛念法聖功德
   一一功德心覺悟  彼放光明令趣求
   又放光明集福德  此光能覺諸有情
   捨施無數種種行  勸請無上大菩提
   所求如意皆滿足  如是種種物能施
   一切隨意施設已  積集福德放光明
   如是智者放光明  彼光照察諸眾生
   一法口宣無有盡  剎那宣暢能觀察
   法慧攝諸眾生義  智智悉能盡了知
   妙法勝義已宣揚  即智放彼大光明
   若以智燈放光明  彼光照察諸眾生
   眾生不空無生滅  諸法自性即無性
   如幻如霧水月等  如夢亦如鏡中像
   法無主宰依於空  善說出生智慧燈
   法力變化放光明  彼光警悟諸眾生
   無盡總持誰易得  持諸如來妙法藏
   總持妙法修習已  大仙之法常護持
   宣暢是法為世間  是為法化放光明
   或以好捨放光明  彼光能覺諸眾生
   無常不久知快樂  如是捨離彼皆得
   若諸眾生我難伏  了知自性如浮雲
   知已好慧善安和  是為好施放光明
   又放光明名懺悔  照察毀禁諸眾生
   戒法清淨懺悔已  心生遠望當得佛
   若諸眾生因持戒  現業毀禁獲清淨
   彼同發此菩提心  放此光明彼盡懺
   忍辱放光眾嚴飾  彼光照察諸眾生
   瞋心極惡意難調  先以忍辱彼即除
   自業難行忍辱行  於心不動菩提道
   畬仴棐g忍辱行  是為忍辱眾嚴飾
   又放光明光熠燿  照察懈怠諸眾生
   三寶上妙諸方便  相續長時而供養
   三寶種種諸方便  相續方便供養已
   即能遠離於四魔  疾得無上大菩提
   化諸眾生行精進  如是供養三寶已
   瓻蠽悚k無盡時  熠燿光明彼即得
   又放光明作忍辱  普周覺察諸眾生
   菩提遠離貪瞋癡  得心畬伂L間斷
   所有業行悉皆除  遠離一切諸不善
   稱揚息災讚禪定  忍辱清淨放光明
   智慧嚴飾放光明  能覺癡暗諸眾生
   若說正法得解脫  遍能證入諸智根
   若聞正法得解脫  遍能往詣根源已
   即得日燈三摩地  得佛智慧妙光明
   王之所有我能施  為求妙法住菩提
   即得常時演是法  智慧光明莊嚴得
   若佛放此大光明  彼光照察諸眾生
   無數難思千如來  現座妙好蓮花上
   大覺如來解脫我  無邊變化演佛音
   作諸如來照察力  即得放此佛光明
   又放光明施無畏  部多恐怖諸眾生
   救諸患難羈鎖縛  如是恐怖災難者
   令諸眾生得安隱  悉能遠離於殺生
   救諸業道患難者  得大無畏放光明
   又放光明名安樂  安諸得病纏綿者
   一切疾疫盡療治  安樂禪定三摩地
   種種醫藥花果實  塗香末香珍寶味
   香水乳蜜及酥油  飲食供養皆充足
   見諸如來放光明  照察眾生命終時
   教令念佛即見佛  命終決定生佛剎
   臨命終時若念佛  見於佛像生愛敬
   佛為往彼而救度  得見諸佛為說法
   又放光明名法光  此光能覺諸眾生
   聞法書寫讀誦持  常得愛樂於諸法
   開敷妙法甚難值  勤求妙法圓滿意
   以諸方便獲斯法  是故說法光明得
   又放光明名語言  佛子覺悟彼眾生
   本願聲振三千界  聞諸如來眾言音 高聲稱讚於大仙  大聲響亮鐘鈴施
   為諸世間佛語言  是故得此語言光
   又放光明施甘露  彼光能覺諸眾生
   了知眾生起心時  一切功德相應行
   無數苦惱災難中  睇△穈眶L安隱
   若常止息災難除  說施甘露悉皆得
   又放光明名最勝  此光能覺諸眾生
   勝戒三摩地亦然  聞佛最勝大智慧
   無等淨戒三摩地  智慧第一大能仁
   稱揚讚歎施菩提  彼當得此勝光明
   為施無盡妙珍寶  此寶供養於大仙
   施寶供佛及佛塔  眾生求寶而不獲
   施諸珍寶得為佛  是故放光如寶嚴
   又放光明往照耀  是光覺悟諸眾生
   適意塗香人不嗅  彼行如來功德行
   天上人間所出香  用為供養諸如來
   眾多佛塔我盡塗  是故放此塗香光

    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卷第四

    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卷第五

    西天中印度摩伽陀國那爛陀寺
    傳教大師三藏賜紫沙門臣法天
    奉    詔譯

   又放光明種種嚴  種種幢幡及傘蓋
   作諸妓樂及眾香  嚴持上妙雜花香
   如是種種供養佛  花香燒香及粖香
   幢幡妙蓋垂寶帳  能出種種妙莊嚴
   又放光明發淨心  手持眾寶而住立
   清淨大仙佛塔處  得此清淨妙光明
   又放廣大光明雲  復雨種種妙塗香
   塗香水洒塔界地  是故得此光明雲
   又放光明種種嚴  裸者得衣而莊飾
   種種瓔珞種種衣  是故出生莊嚴施
   又放光明名眾味  施諸上味飢渴者
   種種上味之飲食  施已獲得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勝義  庫藏珍寶施貧窮
   及施三寶無有盡  是故檀行勝義成
   又放光明眼清淨  盲者得視眾色相
   以燈供佛及佛塔  獲得放光清淨眼
   又放光明耳清淨  聾者各得聞眾聲
   施佛音樂及佛塔  獲得清淨光明耳
   又放光明清淨鼻  鼻根不具聞妙香
   施妙塗香佛及塔  獲得清淨光明鼻
   又放光明清淨舌  得佛柔軟慈意語
   遠離麤獷雜穢言  獲得光明舌相好
   又放光明身清淨  身根不具復圓滿
   捨身量等佛及塔  是故得此清淨身
   又放光明意清淨  一切妙意彼皆得
   因心意作三摩地  得此清淨意光明
   又放光明色清淨  思見仁王眾色相
   種種妙色靡不周  得獲莊嚴光明塔
   又放光明聲清淨  非聲空聲悉盡知
   生信由如於谷嚮  放此清淨聲光明
   又放清淨香光明  一切臭氣為妙香
   妙香水灑佛塔廟  放光住此菩提樹
   又放清淨味光明  有毒無毒變上味
   供佛聲聞及父母  施諸上味得光明
   又放光明觸清淨  澀滑軟觸悉安樂
   劍戟箭槍如雲雨  變為柔軟妙花鬘
   無數軟衣觸獲安  渡生往詣於佛所
   妙花塗香清淨衣  得施鬘蓋放光明
   又放清淨法光明  一切毛端難思法
   為諸世間而出現  得佛演說一切法
   信法自性本不生  法身報身亦復爾
   法常寂住等虛空  是故得獲清淨法
   光明現前應是作  於大仙面一毛端
   出生殑伽沙等光  一切各各隨業因
   亦如現前一毛塵  出現殑伽微塵等
   如是一切毛皆盡  此三摩地大仙現
   若放光明如本行  是光所作過去同
   彼若不現此光明  云何神變等大仙
   彼得福德既同因  隨喜勸請亦如是
   若有得見悉獲安  是光自他俱解了
   若作福業善安和  相續不斷供養佛
   如來功德應忻求  睹此光明如是作
   由如盲人不睹日  不分晝夜及世間
   云何眼等能了色  各各法義而得解
   調御放光亦如是  分明示彼不自見
   未離顛倒妄想言  畢竟不得廓徹意
   乘寶宮殿眾嚴持  種種資具妙香華
   大眾無有能知者  彼之疾病甚難袪
   調御光明亦如是  此光自障不能知
   處誑妄語未能除  畢竟不能心廣大
   睹此光明能了別  常得樂說而安樂
   彼身無疑妄想除  離我即大功德幢 變化主伴而莊嚴  依此無上三摩地
   無邊一切諸十方  顯示佛子并主伴
   種種三千微塵剎  光明嚴飾蓮花座
   一切身同跏趺坐  變化示此三摩地
   自他十剎微塵等  蓮花坐彼諸眷屬
   各各佛子眾圍遶  安住遍入三摩地
   彼以大仙化導力  眾生從佛功德出
   互相圍遶大蓮華  同時合掌而恭敬
   此法是大調御師  若入寂靜三摩地
   得諸弟子眾圍遶  由如眾星中朗月
   如彼入於一方中  顯示佛子并眷屬
   一切方中此皆盡  變化示此三摩地
   彼方覆閉悉蠲除  最上三摩地行入
   或有從於三昧起  自身顯示於十方
   或有東方三昧中  西方不起能搖動
   或有西方三昧中  東方現起大人相
   悉能入此十方中  異方復現諸三昧
   廣能現此功德智  大仙神變三摩地
   若盡異方一切剎  無數如來皆往詣
   一一足下而致敬  現住安樂三摩地
   或以三昧視眾生  西方盡剎而湛然
   一切如來悉現前  現作無數諸供養
   如是西方盡見已  復往阿僧祇佛剎
   於彼足下而致敬  得住安樂三摩地
   彼以等持而正見  盡於東方諸剎土 
   一切如來悉現前  又睹無數諸供養
   入此十方佛剎已  一一方盡無動搖
   於中現起諸三昧  種種供養世間燈
   彼於眼塵三昧中  能現大色諸境界
   見此不可思議色  天上人間悉愕然
   既睹色塵三昧已  作是思惟眼塵境
   眼之自性非生滅  是故開闡無相空
   或有耳塵三昧中  能現大聲諸境界
   入於一切語言音  天上人間悉愕然
   既睹聲塵三昧已  審諦思惟耳塵境
   耳之自性非生滅  是故開闡無相空
   或有鼻塵三昧中  能現大香諸境界
   如是妙香悉遍入  天上人間悉愕然
   既睹香塵三昧已  復諦思惟鼻塵境
   鼻之自性非生滅  是故開闡無相空
   或有舌塵三昧中  能現大舌塵境界
   如是上味普周遍  天上人間悉愕然
   既得上味三昧已  審諦思惟舌塵境
   舌之自性非生滅  是故開闡無相空
   或有身塵三昧中  能現大觸塵境界
   世間觸塵普遍入  天上人間悉愕然
   既睹觸塵三昧已  身塵遍起諦思惟
   身之自性非生滅  是故開闡無相空
   或有心塵三昧中  能現大法塵境界
   既睹法塵三昧已  復諦思惟心塵境
   心之自性非生滅  是故開闡無相空
   彼以三昧嬰孩身  出現盛年壯色住 
   彼現盛年三昧已  復住衰老朽痼身
   住此衰老身三昧  復發心作優婆塞
   住此優婆塞三昧  改質現作比丘身
   住此比丘身三昧  即得多聞比丘身
   住此多聞身三昧  即得有學無學身
   既住如是身三昧  即得住於如來身
   住是如來身三昧  得佛最上妙色身
   住此最上身三昧  化身現作天人形
   從此天形身三昧  出生眾多大龍身
   從此大龍身三昧  出生諸大藥叉身
   從此藥叉身三昧  出生一切步多身
   從此步多身三昧  現前出生一毛端
   從此一毛端三昧  出生一切眾毛端
   從此一切毛端中  出生一髮毛端塵
   從此一髮塵三昧  出現一切髮塵境
   一一髮塵三昧中  復能出現微塵數
   若見一塵三昧已  出生一切微塵盡
   若見一一塵三昧  出生大海金剛際
   從此金剛際三昧  出生摩尼樹花果
   從此摩尼樹三昧  出現如來大光明
   從此如來光三昧  出現一切江海水
   從此江海三昧中  復現大火塵境界
   從此火塵三昧中  出生風塵之思念
   從此風塵之三昧  出生大地塵境界
   從此地塵三昧中  出生一切天宮殿
   於此宮殿三昧中  思念等彼虛空界
   三昧解脫不思議  悉得無邊諸功德
   復能照耀無邊劫  一切如來盡難量
   一切如來同說此  世間業果難思議
   龍化雲水佛入定  定中變化不思議
   見彼出生說少分  於中彼眾悉驚怪
   法師方便智令知  所說敏速能解了
   即得住於八解脫  聲聞得一即為多
   或是得多由如一  觀彼虛空光熾焰
   炎赫熾盛俱洞然  周匝俱為熾火城 火城下徹於水輪  於輪坐臥而安住
   剎那身變不思議  彼眾無有大悲心
   菩提行遠棄世間  身雖變化不思議
   不能利他為世間  譬如日月遊虛空
   悉能照見十方界  陂湖池沼及淵泉
   方圓大小寶海河  悉現不思議色相
   如日照見於十方  如智解脫諸三昧
   若見如來佛亦然  澄湛池邊四兵眾
   各各於中而現形  利劍弓刀箭甲冑
   兜鍪覆膊絛鐵札  亦如眾色而莊嚴
   見彼如來光明網  不分憎愛離疑惑
   解脫功德三摩地  天中海內說彼名
   乃至眾生出生海  聞彼所說盡能知
   自身語言皆歡喜  愛樂貪恚雜語言
   一切隨類能了知  得妙總持法之力
   人間天上過有無  名為睹嚕婆惹娑
   婆羅門女稱讚彼  志願無有愛恚心
   為無嫉妒得超身  雖有辯才愛恚存
   不能成就大檀行  名稱遠聞於世間
   無人不喜智功德  譬如明智作幻術
   能現種種無邊色  或於晝夜月一念
   百年由如於風燭  云何幻化有愛恚
   世間變化如幻夢  定知遠離於解脫
   如智善修人皆喜  天與修羅共鬥戰
   天得修羅自退散  以蓋覆上乘車輦
   兵甲自退而散走  修羅於彼生愛恚
   自說身變不思議  富貴勇猛無能敵
   現身變化能如是  能持大龍及金剛
   帝釋眷屬乘大象  此象頭現三十三
   一一復現於六牙  一一牙上現七池
   池中現水皆盈滿  一一池現七蓮花
   蓮花種種而莊嚴  一一華中復現七
   天女一切悉能知  能解歌舞眾妓樂
   帝釋天眾同娛樂  知彼自身復龍形
   得同一切而變化  種種造作等莊嚴
   或時現龍為最上  彼現有愛有恚癡
   隨自福業現神變  智力方便相應行
   非三摩地不能作  由如羅[目*侯]身變現
   變為金剛縛足下  現身海中水至臍
   頭與妙高而同等  彼有愛恚貪瞋癡
   羅[目*侯]神變力如是  魔王破壞世間燈
   若現神變無有邊  帝釋化現不思議
   天與修羅共戰時  制伏修羅不能變
   彼現自身於帝釋  能知修羅勇猛力
   同時自往帝釋前  各各執持於金剛
   修羅執持而戰慄  變現千眼能怖畏
   光明熾盛執金剛  身披甲冑有大力
   修羅既睹而退走  彼以薄福力不任
   帝釋為天現神變  一切世間盡能救
   說此神變福無盡  空中天鼓勸諸天
   說於彼眾業果報  知天耽著於欲樂
   天鼓出聲而救度  觀身無常不久停
   此等自性不能了  如幻如雲翳星月
   萬物自性如夢覺  一切煩惱怨家因
   除得甘露離無常  其中若有樂耽著
   無常迅速如摩竭  一切眷屬悉遭苦
   聖者增長於一切  樂著欲樂如盲人
   若有聞法免無常  鼓為帝釋常誡勸
   及諸天眾說妙法  畬仴t暢妙語言
   無邊煩惱能廣說  彼能現此無色相
   天鼓出於大音聲  隨諸天意現眾色
   廣為無作諸眾生  天與修羅相持時
   以天福力勝於彼  天鼓空中勸天人
   出眾音聲悉同彼  天鼓勸令生忻喜
   得生遠離兵怖畏  修羅王眾自退散
   剎那恐懼盡消除  鼓施甘露經劫數
   救度一切諸世間  彼離煩惱魔王眾
   不受煩惱說安樂  帝釋天女九十二
   化身令他悉歡喜  一一幻身與彼同
   一切天女各同示  諸女同時貪慾樂
   若住自性妙法中  而為開示演妙法
   帝釋神變一剎那  帝釋有愛有恚癡
   唯自娛樂諸眷屬  無人於世琱隢K
   世間變化離愛欲  魔王鬥諍住世間
   攝伏一切眾生類  煩惱業力索普縛
   愚迷眾生不能脫  彼等有愛有恚癡
   一切世間魔王攝  住於十種業道中
   一切世間自破壞  梵王宮殿三千主
   乃至梵王三千宮  普現其身於中住
   梵天王出妙音聲  梵王於彼世間中
   定知梵王能變化  彼經劫數如剎那
   不能一念生悲智  過於三災壞劫已
   不思議心諸世間  眾生業報心生風
   風能成就器世間  四海眾山天宮殿
   廣大種子光明寶  風能生雲而降雨
   雨止風卷雲自收  風能成熟世所有
   安樂眾多諸世間  彼不學於波羅蜜 亦復不學佛功德  能現世間不思議
   雖能如是人莫睹  乃至飛禽走戰聲
   女聲童男童女聲  雲雷震吼海潮聲
   眾生各各悉聞知  各各聞於自性聲
   以廣大辯無礙知  江河各出廣大聲
   世間娛樂妙音聲  如來法海甚希有
   能攝一切諸眾海  海得妙寶水無盡
   江河競澍復不增  由如一切世間海
   定慧解脫福無盡  智智出生諸功德
   得福功德亦不增  娑[言*我]羅龍能自在
   從下往詣化樂天  廣布慈雲四大洲
   無數種種而莊嚴  化樂天中閻浮名
   現雲普遍眾妙色  或變紅珠光晃耀
   睹史多天金雪色  焰摩天中吠琉璃
   忉利天中琉璃藏  四大王天水精色
   金剛堅固海雲色  緊那羅宮香發越
   龍王宮中蓮花色  堅守大力烏黑色
   阿脩羅宮山石色  上妙金光陽焰色
   異域他州種種嚴  贍部洲中青碧色
   雲色各各隨洲變  化樂天中現金雲
   由如閃電日光色  妙色等同清淨月
   睹史多天紫金色  焰摩天中金雪同
   忉利天中琉璃色  四大王天水精色
   金剛堅固海雲色  緊那羅宮香充滿
   龍王宮中蓮花色  堅守大力烏黑色
   阿修羅宮鐵山色  上妙清淨摩尼照
   種種差別而莊嚴  贍部洲中月摩尼
   電光所至亦如雲  化樂天與梵王天
   同現鼓聲悉周遍  睹史多天雅樂聲
   焰摩宮中天女聲  四大王天乾達[口*縛]
   山相擊聲海潮聲  緊那羅笛俱拏聲
   龍宮迦陵頻伽聲  堅守宮中龍女聲
   修羅宮中琴瑟聲  人聲海聲笙簧聲
   化樂天中天妙香  雨花種種而莊嚴
   妙摩尼月妙月中  曼陀花鬘及塗香
   睹史多天摩尼色  種種妙寶眾嚴飾
   如月光明摩尼髻  繽紛亂雨金色衣
   種種幢幡及寶蓋  嚴持塗香妙華鬘
   金色真珠紅色衣  焰摩天中畬伎B
   忉利天中如意珠  塗香栴檀及沈水
   功姑摩蕊天妙鬘  香水及雨眾妙花
   珍異飲食增長力  得香美味貌熙怡
   殊特妙寶不思議  雨四天王及龍宮
   雨於大海能堅牢  如是無量無有盡
   庫藏無盡甚廣大  瓻B無邊勝妙寶
   妙衣莊嚴彼充滿  又雨粖香末利香
   或作雅妙琴瑟聲  緊那羅女雨瓔珞
   龍宮瓻B紅色珠  堅守光明摩尼寶
   破壞冤家弓敏捷  修羅宮中雨劍戟
   無價瓔珞令彼安  雨鬘末利瞻波迦
   雨於清淨俱闌拏  更雨種種妙燈光
   閻浮提人皆歡喜  復能忻樂妙法雨
   花樹果樹及香樹  天妙眾物安世間
   如是難思雲莊嚴  霹靂雷聲雨莊嚴
   如是龍變難思議  彼琣磼韝j海水
   龍現變化上難思  若入法海功德中
   無邊變化非測量  此義譬喻說少分
   如是說彼調御師  此勇猛智離譬喻
   若此現住解脫門  說此解脫為最上
   廣大微妙無上意  得未曾有真實意
   如是勝上甚深意  是法難行希希有
   世間所有行行人  若聞最上解脫已
   世間恭敬而稱讚  眾生身道難得聞
   如是此法能尊重  若能作福獲安樂
   自他因力而恭敬  彼於人間離疑惑
   聲聞乘中不生疑  辟支佛乘亦復然
   彼復不疑眾多乘  住彼大乘未為難
   恭敬此經甚難得  云何讀誦而受持
   若住此法云何行  假使三千山及海
   盡未來劫而頂戴  如是勤苦未為難
   恭敬此經甚為難  三千微塵等眾生
   一一於前經劫住  如是勝福未為難
   信此經者甚為難  假使十剎山及海
   如此而能掌中持  如是勤苦未為難
   恭敬此經甚難得  十剎微塵等眾生
   一一面前經劫住  最勝福報未為難
   信此經者甚難得  十剎微塵等如來
   一一經劫面前住  若於此法讀誦持
   勝前功德阿庾多  如來開此解脫門
   若於十方一切剎  悉能降伏魔王宮
   導引無罪悉安隱  若諸十方仁師子
   彼從口中現一切  舒手安於頭頂上
   無邊功德普吉祥  一切如來口中出
   如來以手摩其頂  解脫法門應善說
   汝等應當廣流布  勿令此法而斷絕
   世尊佛說此伽他  說已默然而寂住
  爾時三千大千世界。一切諸天及諸人民海會聖眾同作是言。此是如來第二會轉此法輪。讚言善哉善說世尊希有希有。我等過去未曾聞說如是正法。若有眾生。聞此正法。甚為希有。即得不生貧窮下賤之家。心得平等。由如供養恭敬眾多如來。是諸眾生展轉相教。如佛塔廟。彼諸眾生。天上人間。魔王眷屬。彼不能害。若諸人天在家出家。是諸國王及諸大臣長者宰官亦不能害
  是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希有如來云何得此。如是寶光明經正法行於世間。此眾經中寶。皆是如來威神力故。出現世間。復次是諸眾生。得聞是法。亦是如來威神力故
  爾時世尊復開金口。告尊者阿難言。汝當受持。阿難。如是正法。勤心精進受持讀誦。是時尊者阿難。遶佛三匝而作是言。世尊。我當受持如是正法永不忘失。佛說此經已。一切聖眾菩薩。普賢菩薩。妙吉祥童子。尊者舍利弗等。諸大聲聞。天人阿修羅乾達[口*縛]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頂禮而去

    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卷第五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