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註華嚴經題法界觀門頌


    註華嚴經題法界觀門頌

    註華嚴經題法界觀門頌引

    徐呂取韻切忌道著
    歸德法雲洒掃比丘琮湛撰并集解

  竊以。觀門深旨厥號溥融。滿分幽宗摽乎法界。玄寂不動。塵塵而淨國純真。靈鑒隨緣。念念而佛心證覺。毛端雖隘。容多剎而彌寬。心數既玄。統群集而靡異。斯[廷-壬+西]曼殊示跡撮掇精微。密老闢關善施樞鑰。門有廣狹之祕。妙略方開。鑰投深淺之能。玄通可運。然則諸師章鈔已備。奈宗教而互虧。苟非奪席高流。孰能禪觀通曾。粵有夷門廣智大師。具無礙辯得總持門。宗說兼通。詞翰俱美。造通玄記。隄備摘葉尋枝。述妙伽陀。特示良駒鞭影。言中綱要。撮盡性海之波瀾。句內幽玄。閃出禪門之眼目。丹青拱手。那知花綻真容。露柱嫌伊。莫比棺舒妙足。行因智立。王老[卄/瓜]蔕苦心。甜月藉指窺駑駘馬。外癡內俏牛頭尾上。顛拈倒用而左右逢源。春日漸長。平常合道而縱橫得妙。疑根截斷。南泉謾指庭花。觀智孤明。諗老休言啜茗。逢場作戲。註雅頌而訓童蒙。更效顰眉自述引而添醜拙。箋文既就典示初機。同道賢余別通一線。賞夷門之風月。清徹自心。入法界之重玄。匪涉他境。混融明暗妙解迴途。拔溺乘舟俱游性海。時正大元年歲次甲申仲冬望日記

    華嚴七字經題法界觀三十門頌卷上

    夷門山廣智大師本嵩述

  師本京人也。始聽華嚴大經深通玄奧。終歷諸祖禪林洞明宗旨。於神宗元豐六年甲子罷參隱嵩。少間無盡居士響師德。於元祐戊辰歲。謹率群賢邀師入京。請講此觀。被禪教二種學徒。造通玄記三卷。剖文析義映古奪今。述七字經題并三十觀門頌。紀綱經觀節要。顯出禪門眼目。天覺群賢皆展卷而時時聽之。大異其辯耳。乃輒出疏帖。強請出世住開封夷門大剎。又奏特賜廣智大師佳號。後住報本禪寺而終焉
【大方廣佛華嚴經】
旋塔之偈
【大】
從來無比並。滿口道不及謂。華嚴性海一字全收。法界義天亦從斯出。且道這箇字向甚麼處收攝。向甚麼處流出。若人明得。非但海墨書而不盡。亦乃識無住之本。苟或未然。豈免入海算沙也
【大】
嘆上體大。獨存。起下絕相包遍
【包含法界】
森羅萬象總在其中
【絕去來非中外】
三世十方何處可覓
【為三際師作四生宰】
三世信賢聖果稟之證真師摸也。十方胎卵濕化依之逐妄主宰也
【蕩然豈有無歷劫何成壞】
放蕩沙界不屬有無。歷塵劫來何曾成壞
【任是僧繇妙筆。那邊下手圖繪】
世間無限丹青手。到此都盧畫不成
【波斯失卻夜明珠走向江邊漉螃蟹】
拋卻甜桃樹。延山覓醋梨。波斯者別寶人也。如看大經不悟最初大字。一向尋行數墨。恰似失卻驪珠。返尋螃蟹之目。以當明珠。是深可傷也。敢問夷門。如何是大。下云
【咦】
石人冷笑。大音希聲
【方】
隨緣真德相。觸目盡昭彰
【方】
嘆上純真相大。起下依正萬差
【大矣汪洋】
性海沖虛大矣。隨緣波相汪洋
【耳鼻舌色聲香】
六根六塵。總十二處
【或肥或瘦若短若長】
肥瘦短長諸相。痤L異而差別
【中外大昭昭古今常堂堂】
十方三世萬像齊彰
【四聖六凡列派】
染淨正報。羅列分派
【刀山劍樹分光】
器界依報區分光像。依正二報攝一切法
【三幅曉風楊柳路一竿春色杏花牆】
會得唯心萬像空。頭頭盡露真消息
【看】
開眼合眼。真境無間
【廣】
繁興妙用。應物無私
【廣】
嘆上難思。用大起下。隨機有準
【靈然浩蕩】
靈機赴感。隨類昭然。浩浩蕩蕩。其量無涯
【悟心源開寶藏】
心源者。流注無窮。寶藏者。含藏眾妙。能悟能開。是善巧智用也
【隨高隨下無偏無黨】
道物智平。體絕憎愛
【海印發光輝】
海印者。定名也。猶海晏清萬像俱現。心光定光物無不見。如印印物文體皆現。大經賢首品云。或有剎土無有佛於彼示現成正覺。乃至云。眾生形相各不同。行業音聲亦無量。如是一切皆能現。海印三昧威神力。科云。圓明海印。正報大用所依也
【微塵含萬像】
善財讚喜目夜神曰。我於所經處悉見諸微塵。一一微塵中各見微塵剎。觀云。如一微塵其相不大而能容攝無邊法界。由剎等諸法不離法界。是故俱在一塵中現。依報體空用也。然依正相容義有六句。一依內現依。謂塵含世界。二正內現正。謂毛端含眾生念念等。三正內現依。謂毛端世界塵塵等。四依內現正。謂塵含佛及眾生。五依內現正依。謂塵中見佛菩薩及世界等。六正內現依正。謂毛孔中現剎土并四聖六凡等。然一塵毛為能含遍者。具有三義。一有力。二為主。三具非一非異義。謂一塵毛與理非一故。不壞一塵一毛之小相。為能含遍。與理即非異故。方能含遍也。世界等法無力為所含遍也。清涼云。圓至功於頃刻。觀佛境於塵毛
【倏忽雲起南山須臾雨傾北嶂】
賢首品云。大海龍王游戲時。普現諸處得自在。興雲充遍四天下。其雲種種莊嚴色。閻浮提雨清淨水。微細悅澤常應時。長養眾花及果藥。成熟一切諸苗稼。乃至龍王自在悉能作。而身不動無分別。清涼云。龍王大用不同德。又雲門垂語云。古佛與露柱相交。是第幾機。眾無語。自代云。南山起雲北山下雨。且道是何用也。大師下云
【王婆街塈佽U猻露柱卻嫌無伎倆】
竿頭絲線從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斯則無用之用。用不涉功
【吽】
泥牛吼月。齒冷牙寒
【佛】
滿分覺者。具足十身
【佛】
嘆上妙覺。果大起下。真應難分
【光含慧日】
謂佛說法先放身光。後展慧照破暗除疑。故慧如日
【朗重昏】
二十六根本隨惑障等。佛慧盡能除之。如破重昏
【開祕密】
祕者。非器不傳。密者。隨機有受。唯佛一人能開能示
【或則談經】
修多羅經藏也。隨三乘人契機合理。演說法也
【或時說律】
毘尼四分律藏等。謂調伏三業不合造惡等。不言論者。菩薩造也
【譬如優曇花時時乃一出】
此翻希有。佛將出世。此花先開。表瑞應也
【跋提槨示雙趺】
跋提者。此云泥連。或云金水。是河名也。謂佛示壽七十九歲。說法四十九年。度人無量。末後至拘尸城邊泥連河側娑羅雙樹下。右脅累足寂然而逝。人天聖眾莫不大慟。乃以白[疊*毛]香油塗之。纏塗已畢。內金銀鐵三重棺槨之中。諸天神等咸獻香薪。積若高山。將赴荼毘。是時大迦葉波在耆闍崛山大石窟中。見諸異相乃謂眾曰。佛今捨我入大涅槃。遂將五百弟子趨步而至。方禮足已。如來出示雙趺。而說偈言。我法最長子。是名大迦葉。阿難勤精進。能斷一切疑。偈畢收足。金棺自舉高七多羅樹。遶城數匝還至本處。諸天奉火皆不能然。自化火光三昧而自焚之。得舍利八斛四斗。遍周沙界起塔供養。斯則是入涅槃相也
【雪嶺蘆芽穿膝】
謂佛為太子時。年一十九歲。時淨居天人於窗隙前跪而報曰。出家時至。勿戀深宮。太子遂圖遊四門賞翫花果。因見生老病死而大厭惡。夜夢諸瑞。時方三更。淨居天王率八部等空中旋遶。時四天王各捧馬足踰城而出。初到檀特山。脫珍御衣。身披鹿皮。自除紺髮。乃師阿藍迦藍。習不用處非想之定。經三年知非究竟。次至鬱頭藍弗處。修非想非非想定。又經三年知非亦捨。後乃往詣雪山。假以苦行兼降魔外。現種種相調伏眾生。容鵲巢於頂上。掛蛛網於眉間。蘆芽長於膝中。白醭生於口畔。又經六載。二月八日。於夜後分明星現時。示成正覺。號天人師。時年三十。此成道相也。大經五十九說妙覺果有十種相。一住天相。二示沒相。三入胎相。四住胎相。五初生相。六在家相。七出家相。八成道相。九轉輪相。十入涅槃相。然諸教言八相成道此又言十。何者端的。下云
【要會老胡端的處】
西域記說蔥嶺東有胡國。至五印土數萬餘里。非佛生處。此方凡外相習。呼佛為西胡人也。然華嚴經如來名號品云。此娑婆世界有百億四天下。如來於彼有百億萬種種名號。令諸眾生各別知見而為說法。今大師順俗呼佛為老胡。有何不可
【一二三四五六七】
去一拈七。言端語的。恁麼會得絕爾情識。故佛言。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解。所以僧問洞山。如何是佛。山云。麻三斤。僧問法眼。如何是佛。眼云。汝是慧超。自餘答佛例皆如此。與大師此語好本多同何也。不見道。懷州牛膝青州棗。到底輸他出處精。夷門下云
【收】
收得龜毛。失卻兔角
【華】
普賢萬行。德若敷榮
【華】
嘆上真流行大。起下契果深因
【萬蕊千葩】
三千威儀。八萬細行
【香遠布天涯】
真流行滿三千界。實願香騰百萬州
【居文殊地向普賢家】
行因解生似地。能證極果如家
【昔日五莖施徒勞記釋迦】
案本行經說。佛於第二阿僧祇劫修行時。爾時有城。名曰蓮花。城中有王名降怨。彼國有大菩薩。名曰然燈。出家成佛時。降怨王虔心迎請供養然燈。王敕城外十二由旬禁斷諸花不令私賣。王皆自買以供如來。彼國雪山有一梵志仙人。名曰珍寶。有一弟子。名曰雲童。法號善慧。於彼眾中而為上首。所有仙法皆學已畢。童子辭師赴無遮會。得金錢五百欲送於師。至蓮花城見城嚴麗。因問於人。何故如斯。人乃報曰。王請然燈如來作大供養。童子聞已踴躍歡喜。遂捨金錢。於一女處買得優缽羅花五枝。供養然燈佛。時佛入城。散佛頂上。以願力故變成花蓋。隨佛行住。佛以神力化一方泥。童子見之布髮而掩。復作是念。願得如來踏我身過。若不蒙記我終不起。如來既至履之而過。止諸徒眾皆不令踏。佛與授記。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十號具足。與我無異矣。今夷門推之。從始發心合於本覺成究竟位。顯自功圓不從他得。故曰。徒勞記矣
【靈雲見處鹵莽玄沙特地週遮】
鹵莽者。輕薄不用心也。莊子云。君為正焉勿鹵莽。治民勿易滅裂矣。昔福州靈雲山志勒禪師。久依大溈祐禪師。一日因見桃花忽然悟道。以一偈呈於溈山曰。三十年來尋劍客。幾逢葉落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溈山曰。從緣悟入永無退失。汝善護持。時玄沙聞舉乃云。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故號週遮。是宛轉未許之義也
【會得南泉親的旨】
南泉願禪師。因與陸[一/旦]大夫坐次。大夫曰。肇法師也甚奇特。解道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南泉以手指庭前一株花云。大夫時人見此一株花如夢相似也
【東村王老賣甜瓜】
當行中買賣。不許外人知。噫時人皆道王老賣瓜。以因行花得佛滿果。或云。王老是南泉。常自呼為王老師。切莫錯會。何則。南泉叫大夫。鶯吟堤畔柳。以手指庭花。蝶舞樹頭春。恐人不領。又出王老賣瓜絕情之語。若更不明夷門亡
【合】
合取唇皮。卻較[此/夕]子
【嚴】
權實俱通。因果兩嚴
【嚴】
嘆上能嚴智大。起下更互通依
【因果相兼】
運普賢萬行因花。嚴遮那十身滿果。故曰相兼也
【智為鉤行作簾】
權實二智導物冥真。如廉得鉤收卷。有則理事二行妙合天真。如門得廉遮魔外。故斯乃明能嚴因。行下明所嚴果德也
【長空雲起】
雲喻如理智。空比法身也
【錦上花添】
花喻如量智。錦比報身也
【一輪晃秋夜千派落寒蟾】
月喻智也。秋夜比法身也。千派類報身善應群器。斯則現自他受用。是理量雙融智
【淨穢樓閣重疊】
二十重華藏世界。染淨區分。百萬億佛國莊嚴。樓閣無盡。二種依報更互通依種種相容。故曰重疊也
【聖凡影像交參】
四聖六凡。若燈影像交互相參同時包遍。此明二種正報也。李長者云。依正二報身土交參。上二句明混融無礙智也
【若人欲了箇中意苦者苦兮甜者甜】
會得舌根知味者。黃連甘草盡圓通
【知】
眾妙之門。於斯顯矣
【經】
體則聲名句文。義乃貫攝常法
【經】
嘆上一乘教大。起下圓別幽深
【萬古芳馨】
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萬年。盡末法數。故曰萬古。聲教流傳。如香遠騰也
【花得線免凋零】
西天佛教。呼之為線。取貫花作纓絡。不失墮義。此方儒典稱經。取經緯相織為義。其理頗同也
【塵中剖出】
華嚴五十一偈云。如有大經卷。量等三千界。在一微塵內。一切塵悉然。有一聰慧人。淨眼悉明見。破塵出經卷。普饒益眾生。佛智亦如是。遍在眾生心。妄想之所纏。不覺亦不知。諸佛大慈悲。令其除妄想。如是乃出現。饒益諸菩薩。清涼云剖微塵之經卷。念念果成
【言下惺惺】
且如憍陳那五比丘等。初聞佛於鹿野苑中說法。悟四諦人空。皆證阿羅漢果。圭峰云。一言之下心地開通。一軸之中義天朗耀。自餘聞經悟道之者。不可具引也
【四流波浪息】
十地品云。欲流有流無明流。見流。相續起心。漂流苦海。難得出離。今聞圓音頓悟心源。湛然凝寂不隨四流。是息生死之波浪矣
【六國得安寧】
謂迷時於六根境內各有一類心心所法。識於自境之內取捨無休。如國有賊不得安靜。今則因經證性達妄全真。根境不偶識魔自消。似國無賊故得安寧矣
【這迴朝看暮轉】
因指見月何妨時戲。指端悟教。通真豈礙。隨流看轉。如有僧問藥山云。和尚尋常誡人不令看經。何故卻自看耶。山云我要遮眼。是此意也
【休更拔楔抽釘】
二執二障於真理中。若釘楔在於木內。難以除之。今既聞經解悟。執障俱消。更說甚麼轉凡成聖。古德云。道泰不傳天子令。時清休唱太平歌
【昨夜長天吼霹靂金剛推倒望州亭】
泥牛哮吼誰是知音。然則大經圓音。若霹靂震於乾坤。無聲之聲。似泥人推倒華亭。這般穿鑿一場好笑。且道如何是此一卷經。大師云
【哂】
句塈e機。堪悲堪笑
【咄】
七字經題。一喝歷然
【咄】
嘆上現量機大。起下三根獲益
【無知枯杌】
不得大經。何異朽木
【臭形骸皮裹骨】
不妨道著。永嘉云。深嗟懵憧頑皮靼。大經云。譬如生盲不見日月光。亦為作饒益。頌下根人也
【精精冥冥】
半明半暗
【恍恍惚惚】
謂中根人。乍聞大經說。初發心時便攝五位而成正覺。暫爾聞熏。足不放光。三圓十地。語驚凡聽理出常情。恍惚驚疑。若存若忘。性莫能決定也
【金烏暘谷生玉兔咸池沒】
金烏急玉兔速。不可展事見夷門也。然雖如是。扶桑國有山。號曰暘谷。取日出貌也。咸者周易卦也。兌上艮下矣。象曰。山上有澤咸。今夷門意取日沒西山澤也。又日出結上二根獲益。起下上根頓證矣。經云。譬如日光出現時。先照山王次餘山。後照高源及大地。而日未始有分別。月沒者。比上根悟理難以傳受韜其光耳。故下云
【且恁遲駑遲駘。休話俊鷹俊鶻】
且恁者。不盡之辭也。駑駘者。蹇人鈍馬也。喻上智通明大經玄奧。又悟祖域幽宗。罕遇知音。不能傳授。故且混俗佯癡佯鈍說。甚麼如鷹似鶻之俊。到此一筆句下。清涼云。調高格寡。唱極應希。難得其人也
【大方廣佛華嚴經打破無明山鬼窟】
一丸療眾病。不假藥方多。若不得後語前話難圓然。而如是一法普益三機。其在茲焉。故感應傳云。聞七字之功德不墮修羅。念一偈之殊勳脫離地獄。又恁麼去也。畢竟合如何。夷門云
【斬】
利刀斬斷俱忘像。千古令人愛作家。山野云。儉
【修大方廣佛華嚴法界觀門有三重】
撮略本章精義。豈敢妄。如穿鑿義曰。修者。止觀熏習造詣也。止觀者。能入之法也。妙絕諸緣曰止。幽靈獨耀曰觀。因名止觀。果名定慧。止為觀體。觀為止用。以此兩法雙融照無盡之妙境也。熏習者。正明其修也。造詣者。修之趣也。用止觀二法熏習其心。成造入之妙行。大方廣佛華嚴者。所依經也。下七字。能依觀文也。大方廣所證法也。佛華嚴者。能證人也。大者。體也。諸佛眾生之心體也。方廣者。即體之相用也。佛者。果人也。華嚴。因人也。華喻普賢萬行。嚴即文殊大智。大智為主運於萬行。嚴大方廣而成佛果也。法界者。所觀三重妙境也。總該萬有統唯一真。更無別法但一心耳。謂一心有軌持故。名之為法。有性分故復立界名矣。真心不變自體曰持。隨緣成德曰軌。成事差別曰分。體空同一曰性。故知法界即心之義用也。觀者。能觀淨慧也。情盡見除也。情謂識情。通諸妄心。見謂推求。總目諸見。謂顛倒推求乖背正理。今都除之。方可契合三重妙境也。門者。即能詮之教。此八九紙之文也。兼所詮義。是觀智所遊履之門也。有三重者。除事法界也。謂事不獨立矣。故法界宗中無孤單法。離理無事。若獨觀之。即是情計之境。故今除之也。若以六相釋此題者。總者。舉體不分。別者分總成別。同者。別別帶總。異者。各談功能。成者。更互相資。壞者。各住自位。一一法上六相皆然。又修者。總貫一題。為悟入之先。大者。當體得名。常遍為義。方者。就法得名。軌持為義。廣者。從用得名。包博為義。佛者。就人得名。覺照為義。華者。從喻得名。惑果嚴身為義。嚴者。功用受稱。資莊為義。法界者。從軌持性分得名。交徹融攝為義。觀者。攝境從心得名。忘情了法為義。門者。從出入無擁得名。能生妙智為義。有三重者
  真空觀第一。於中略開四句十門。揀情妄以顯用也。理事無礙觀第二。於中十門分別。融事理以顯用也。周遍含容觀第三。於中十門分別。攝事事以顯玄也
【真空觀第一】
著語云。題目分明。好箇入路。義曰。揀非虛妄念慮曰真。揀非形礙色相曰空。依一心體義用立名矣。觀者。無分別如理妙智也。妄情了法攝境從心得名也。絕相離念不空之空。玄寂獨存端第一。此門行離相之行。運如理之智。除斷空實色之情。離能證所證之見。契實際之真空。具真常之妙德。有斯次第行布。略開四句十門。既然。垂手入纏不免科分多段
【一會色歸空觀】
鎔瓶盆釵釧為一金。變乳酪酥醍作一味。義曰。融會緣生幻色歸於真空矣。觀者。能觀智也。從所觀境得名。或可所歸空是體也。觀是智用。依主持業二種釋也。下皆同此。心通者。可會可歸。意閉者。須遣須除。妄情久執難除。故作四門分別矣
【一揀斷空】
切忌錯認故須拮卻。然有夷門所下之語。此不合著語。曲為初學更代一轉語。亦不妨也。義曰。揀者。通能所也。下五皆同。擇去妄執存真法也。斯揀外道小乘人著斷滅空病耳。觀云。一幻色不即斷空。是所揀也。以幻色即真空故。是能揀法也。下皆同此
【無物可斷本來寂滅】
此是夷門所下揀斷空空空語。意顯真空外無斷滅空。因妄計成。物本寂然。無非真空也。故法華云。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頌曰(下皆合有準此略之)
【真空不壞有】
就路還家。有何不可。此頌滅色。明空之病。疏云。如穿井除土。出空要須滅色。中論云。先有而後無。是為斷滅。今簡易此故云不壞有也。論肇云。豈待割宰以求通哉。白樂天云。不離妄有而得真空矣
【離色非真空】
切忌話作雨橛。棄有著空是錯。此頌離色明空之病。疏云。空在色外如牆。處不空牆外是空。永嘉云。棄有著空病亦然。還如避溺而投火矣
【驚覺(去聲呼之)聲聞夢】
涅槃床上夢。聞教忽然醒。此頌著空斷滅之病。謂此等人心外取法。滅色明空。執蘊界等實有自體。妄計未來諸根境滅以為涅槃。便乃厭苦欣寂灰身滅智。永同太虛取寂為樂也。故帝心禪師。集大經中真空不壞幻有之義。用驚趣寂聲聞迴心向大。若不迴心。如作長夜之大夢耳。何時而覺寤矣。疏二乘斷滅歸於涅槃
【豁開外道蒙】
撥去無明翳。閃出舊精明。此頌凡外撥無因果之病耳。心遊道外。故曰外道。謂彼凡夫不知三界唯心萬形由業。因果不斷生死相續。自計執云。諸無因自然而有。聚而為有。散而為無。神滅形離。根無來報。疏云。外道斷滅歸於太虛。此二種人既蒙法力。迴心決定兵隨印轉
【有星皆拱北無水不朝東】
畢竟水潮滄海去。到頭雲覓故山歸。此頌會色歸空。如拱北潮東無有不歸者也
【轉面觀諸法都來一照中】
瞥然心自醒。妄計悉歸真。此頌聲聞外道迴頭返覷。前執斷空盡歸真空智照之中。肇論云。真諦無兔馬之遺。般若無不窮之鑒也
【二揀實色】
不知蹈破茄子。一夜蝦蟆索命。義曰。謂凡夫執色實有自體。以青黃之相。非是真空之理。疏云。以聞經說色空不知色性空。便執色相以為真空。計色不忘。故須揀也。觀云。二實色不即真空。實色是所揀。以幻色即真空。故是能揀法也
【物本寂然因計成有】
依他境寂遍計執而似有。古德云。妄計因成執。迷繩謂是蛇
【鏡堣葭L影影虛顯鏡明水因有月方知淨。天為無雲始見高。】
此頌真空中無實色也。幻色無體。以顯真空也
【空中何有色】
本來無一物。何假拂塵埃。此頌青黃無體莫不皆空。故云。即空真理也。然疏中空有三義以破於色。謂無邊義無壞義無雜義。顯世間虛空中尚無色法可存。況真空理中而有實色於中可存焉
【有色為迷盲】
一翳在眼。空花亂墜。此頌以青黃之相。非是真空之理。故云。不即空也。揀凡夫執色實有體在空中包含矣。兼揀初心菩薩計色相。以為真空之病。不揀二乘人。彼無此執也
【了幻幻非幻】
糊餅[麥*丏]成人盡信。秤鎚是鐵我無疑。此頌色法緣會所成。如幻師術所成像。以智了知元無自體。即是真空。圓覺經云。幻滅滅故非幻不滅。非幻者即是真空也
【當生生不生】
石牛吞華岳。木女產嬰兒。此頌幻色仗緣而生。緣無自性。生無生相。雖生不生也。然幻生幻滅。他豈然哉。或有外疑云。幻而非幻。生而不生。如何是非幻不生之的旨。故下云
【終南的的旨日午打三更】
半夜日頭明。不識大疲極。此頌不犯無生玄旨妙會非幻幽宗。帝心密顯雙融。夷門傍通一線。真可謂語帶玄而無路。舌頭談而不談。終南者。長安南壽山名也。帝心生居於此。今舉起辨人。故曰終南也
【三雙揀斷實】
兩岸蘆花色正[糸*羊]一陣金風暗除掃。義曰。前雖己揀約偏執而除之。今則雙遣以顯同時。此以幻色即不即法。揀去斷空實色之情計訖。觀云。二實色不即真空。實色是所揀。以幻色即真空故。不即斷空。斷空是所揀也
【有無不計是非香絕】
二執既遣。那有能遣為是所遣為非。故曰冥絕也
【休厭黑暗女莫憐功德天】
一念無私照。憂喜悉皆除。此頌喻顯雙遣也。涅槃經說。有一女。名曰功德天。常在前行問人求宿。人問之。汝何能也。彼女答曰。我所至處。人民和合悉皆歡喜。人遂留矣。說住未久。又見一女在門外立。主人問曰。汝何人也。答曰。我名黑暗。亦來求止。主人曰。汝何能也。彼女答曰。我所至處。令人憂怖全家不樂。人曰。爾去。吾不用汝。女曰。汝太愚也。吾之妹在爾家。我何不往。自從無始已來常相隨逐。未常離也。作是語已即入室矣。是時宅主見女人入。果然全家哀哭憂苦也。經意功德天喻人之愛生也。黑暗女喻人之怖死也。有智之者。不憐不厭悉免憂喜。此舉雙揀之妙況也。三祖云。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
【無心一亦棄有智二俱捐】
兩頭撒開。中間放下。此頌法合雙揀也。無心者二乘人。入灰心定。并斷滅外道著空病也。有智者。計常凡夫。并初心菩薩著有病也。既是二執俱捨。方達三界唯心。苟且不然。看取。夷門向下注腳耳
【風送和煙雨池開菡萏蓮】
雨滴千峰翠。花無一點塵。此頌塵惑俱遣物物唯心。純是真空更無他法耳。法燈云。岸柳含煙翠。溪花帶露鮮。誰人知此意。令我憶南泉
【到頭只這是休要問南泉】
人有古今異。道無前後殊。此頌達唯心之旨。何必只在於前人哉。法燈云。令我憶南泉。目前實際。同道方知。夷門云。休要問南泉。截斷葛藤自肯親切。然二師舉南泉因緣。花字頌中具引。且如夷門道只這是旨意如何為當。是指上風送池蓮之詞。為復是奪人聲價也。若定當得出。便見句塈e機劈面來。爍迦羅眼絕纖埃。苟或未明只這之機。顯理頌中全然漏豆也
【四顯理】
塵垢盡時光始現。心法雙亡性即真。義曰。前斷實情境俱盡顯出一真之理。觀云。凡是色法必不異真空。以諸法必無性故。是故幻色即真空。故依他無性即圓成矣
【頭頭物物獨曜無私】
萬像光中獨露身。唯人自肯乃方親
【雲散家家月】
昨夜浮雲風掃盡。一輪明月滿山川。此頌雲喻。依他相虛前已除之。今顯理如月。即家家人人心地明白矣
【情蠲處處彰】
情忘開正眼。觸處見全真。此頌遍計情除。處處物物一真獨露。下云
【曉風楊柳路春色杏花牆暑雨琴祤罿頤颱-台+焱]枕簞涼】
唯心的的旨。物物露真機。此頌一真之理。處處昭彰也。法燈云。誰信天真佛。興悲幾萬般。蓼花開古岸。白鷺立沙[土*難]。露滴庭莎長。雲收溪月寒。頭頭垂示處。仔細好生看。肇論云。物我同根是非一氣潛微幽隱。殆非群情之所盡耳
【無依無用處便是法中王】
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此頌無依者。揀去斷實依他境也。無用者。亡二執遍計情用也。法王者。三界依正所歸之主也。今正結顯緣幻色會歸真空之理也。明證此理是法空之王矣。若明空即色觀中獨王三界。故曰法王。次當辨矣
【二明空即色觀】
密移一步。大地逢春。義曰。此辨真空不異幻色也。一一反上以成中道。更無別義也。然妙解者。迴光返照不守虛凝。擔板者。只見一邊。墮坑落塹。曲為擔板流。重宣四句偈也
【一揀斷空】
前來雖點破。疑情恐未消。義曰。前門約境。此約心揀之。然文勢相翻成後二門之義。觀云。一斷空不即幻色。斷空是所揀也。以真空即幻色。是能揀法也
【境空心寂言不頓彰】
色歸空已聞命。空即色而願聞
【色空空色難】
會色歸空猶易。明空即色尤難。此頌色空者。前門以三義破色似易領解。此門即空為色難可比況。亦難解會。故曰明空即色難也
【子細思量看】
事不厭細。再思可矣。此頌誡會色歸空之人。不令守空而住。住則成斷空之病。與外道無異也。故曰子細看耳
【外道計冥諦】
莫將堤岸柳。喚作古巖松。此頌楞伽經云。大慧。或有外道。有覺二十五真實作涅槃想。謂彼教中立二十五種諦理。最初一諦號為冥性諦。計以為常。皆二十五名神我。亦計為常。我思勝境冥性變即。二十三諦為我受用。我既受用。為境纏縛不得解脫。我若不思冥諦不變。既無纏縛我即解脫。名為涅槃。又楞嚴經云。分別都無非色非空。拘舍離等昧為冥諦也
【聲聞趣涅槃】
只見錐頭利。不見鑿頭方。此頌涅槃者。此翻滅度無為圓寂三義。為二乘人厭生死之苦受。欣涅槃之寂樂。捨有餘而趣無餘。昧本覺而成空病矣。檐寂情深。故成不迴病耳
【只知雲冉冉不覺水漫漫】
徐六擔板。只見一邊。此頌冉冉者。雲行貌也。漫漫者。大水行貌也。謂小乘外道認小為大。以妄為真。只知其一也
【月落蒹葭岸何人把釣竿】
身閑臨葦岸。心靜樂煙波。此頌上句約境明空。下句約人即色也。如把釣竿人。心心只在釣竿頭。何落空之有也。肇論云。諸家通第一義諦。皆言。廓然空寂。無有聖人。乃至若無聖人。知無者誰。誰與道遊明空即色。妙解潛彰於斯顯然
【二揀實色】
已除鼻上泥痕。更遣心頭妄計。義曰。謂彼凡夫妄計色法實有自體情執難忘。故再揀耳。觀云。二真空不即實色。實色是所揀。以真空即幻色故。是能揀法也
【空既即色何色之有】
真既成渠。實渠何立
【水凍結成冰心迷境界縈】
法喻雙彰。二妄顯然。此頌冰仗朔風緣成。心因妄境迷執。二俱無體。是所揀也
【水消元舊水心悟本無生】
法喻齊舉。心境全真。此頌妄冰消而清水現。真心悟而本無生
【礦穢仍須鍊】
埋塵大寶。須設治方。此頌除實色之情。必假觀智之力。去礦內之石。須重重而鍊過可矣
【真金豈用烹】
一成真金體。不復重為礦。此頌喻聖人悟真空之後。不復再同凡夫見妄色也。然而如是我有試金石也。須重驗過。若見十分色。不設餘門矣。理事門中要成器用。數數入火。又且何妨
【一輪秋夜月何處不分明】
此夜一輪滿。清光何處無。此頌實色妄情雲盡圓明。心月全彰也。處處分明。皎然獨露
【三雙揀斷實】
心境既雙遣。斷實一齊休。義曰。前雖單揀遍計之情。今顯同時。故曰雙揀。此以真空即不即法。揀去斷空實色之情計訖。觀云。三斷空不即幻色。斷空是所揀。以真空即幻色故。真空不即實色。實色是所揀也
【彼此俱亡湛然寂靜。二病既瘥。一體輕安。說有何曾有】
須知遠煙浪。別有好思量。此頌法相宗。佛言。一切法無我。一切法者。略有五種。細而分之有一百名數。一一有法於賴耶腳下。自有親生名言種子。至如賴耶識等亦從種生。多談法相少談法性。所談法性亦法相數。如六無為等乃至成佛。皆從修因斷障。歷三僧祇轉識成智。智為能證。二空真理為所證也。從此而學者。多分計一切法實有。自體成計常病者多矣。佛說相教為始空病。空病既除有亦不真。意顯中道。故云何曾有
【言無未便無】
眼觀東南。意在西北。此頌破相宗。且如大般若經八十餘科名數。皆是遣執蕩相遮境明空。說三性三無性。至於佛德言大空真如。金剛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又云。離一切諸相即名諸佛。又般若心經中所離文中。無世間三科謂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及出世三科。謂四諦十二緣能證所證。亦不可得也。從此而學者。多分計一切法空。成斷滅病者多矣。佛雖說空法謂遣執有之計。有執既除空藥亦遣。意顯中道。故云未便無也。賢首國師判上二種教法。未盡大乘至極之說。為大乘始教
【有無俱不計】
二邊純莫立。中道不須安。此頌法性宗。謂佛說終頓經等。圓覺云。有無俱遣。是則名為淨覺隨順。又法華涅槃會上。呵小讚大會權歸實。三乘同會一佛乘。五性皆歸一佛性。方盡大乘終實至極之說也。然前來隨機設教。為破斷常之執。今則二執既遣。中道雙融。解真空是不空之空。達妙有是不有之有。故能有無不計妙解雙通。既成無功之功。決定功不虛棄
【賞汝髻中珠】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此頌。法華云。譬如強力。轉輪聖王。兵戰有功。賞賜諸物。唯髻中珠。不以與之。如有勇健能為難事。王解髻中明珠賜之。舉斯妙況用明契中道之深旨耳。賢首判為終教。方盡大乘至極之說
【覆庇貧和病提攜獨與孤】
煩惱海中為雨露。無明山上作雲雷。此頌。無法財曰貧。有惑障曰病。凡外病也。專自利曰獨。闕明導曰孤。小乘病也。是故至聖契中道妙理。空有齊觀。運悲智心設權實教。慈廕貧病。智拔孤獨。如得輪王髻珠。普資一切也
【迴光歸去來始覺廢功夫】
當時不憚穿雲路。過後思量愁殺人。此頌至聖出世為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為眾生緣熟而來。眾生緣盡而去。非但如今。歷劫已來為斷常之流難可化度。曲設種種方便引導眾生。令離諸著。能事畢矣。後入涅槃。始覺利生廢其功夫耳。或可多是來賢人通徹性相二宗。妙達圓頓一乘。見權實方便多門。仰歎先聖云。廢卻多少功夫耶
【四顯解】
功夫不到不方圓。言語不通非眷屬。義曰。前門約境。境相無實歸於真空。故云顯理也。此門約心。心非斷滅不異幻色。故云顯解也。觀云。四真空即幻色故。凡是真空必不異色。非斷滅故

    華嚴七字經題法界觀三十門頌卷上

    華嚴七字經題法界觀三十門頌卷下

    夷門山廣智大師本嵩述

【空即一切總莫動著】
動著頭角生。落在第二念。今不動著。妙解前生
【阿誰無作用】
便是死了底漢。猶棺槨中瞠眼。此頌人人分上活潑潑地皆有作用。是顯解也
【作用復由誰】
看他家事忙。且道承誰力。此頌人人無不承恩力。指前顯理也。今推解不離理也
【當處和根拔】
移花兼蝶至。買石得雲饒。此頌即理而生解。理為解本。今顯即理。故曰和根拔得也
【渠儂由未知】
君子若似我。一切法無差。此頌渠[仁-二+爾]也。儂我也。南方時語也。今嘆理智不相離。人人總不知。目前空即色。遍界野雲飛
【虛空雲片片曠野草離離】
野花開似錦。澗水湛如藍。此頌真空即幻色而物物明矣。法燈云。今古應無墜。分明在目前。片雲生晚谷。孤鶴下遙天。是此義也
【早諳燈是火飯熟已多時】
早知今日事。悔不慎當初。此頌前會色歸空。是影揀斷實之情。唯言顯理。未云顯解也。今此正揀情執遍計。影揀依他境空。悟此解心不離前理大似。不知燈元是火。空忍飢腸耳
【三空色無礙觀】
大海從魚躍。長空任鳥飛。義曰。空是真空。不礙幻色。色是幻色。不礙真空。故曰無礙。此則約能觀之智有無雙照。約所觀之境真俗雙融。不二而二。以顯色空。二而不二。明其無礙。以此為門。出生觀智成立趣行之解
【東涌西沒元無二法】
繁興大用。起必全真。賢首品云。或於東方入正定。而於西方從定出。乃至如是入出遍十方。是名菩薩三昧力。清涼云。菩薩寂用無涯三昧門。於器世界業用自在也。既曰三昧。豈有二法也
【去住都無我。縱橫豈有他】
入浪穿雲都無罣礙。此頌去住者。三際出入無礙也。縱橫者。十方往來自在也。由前八門我法二執都遣。到此空色同如。豈有他法於其間哉。由是豎窮三際橫遍十方。為一味之圓通。顯二法之無我。非情識之所測。唯同道乃方知。下云
【寒山子撫掌拾德笑呵呵】
因何二老呵呵笑。不是同風人不知。此頌斯二散聖。不住那邊混跡今時。或笑或歌左右逢源。別有深意
【嶺上木人叫溪邊石女歌】
故國消息斷。石虎叫連宵。此頌前八門情盡見除。似木人石女。到此趣行解興如能叫能歌。豈有情解於其間哉
【色空同一味笑殺杜禪和】
當局者迷。傍觀者哂。此頌空色無礙蹤跡未亡。無寄人前堪悲堪笑。達士可耳。只如杜撰禪和笑箇甚麼。乃云。我衲僧門下。佛魔並掃光影齊亡。纔有少分相應。況更說色說空說一說異。是好笑也
【四泯絕無寄觀】
混然寂照寒宵永。明暗圓融未兆前。義曰。泯謂遮泯。泯前八門情執。絕謂止絕。絕九門趣行之解也。然則前門有空可色有色可空。今此門中二俱不立情執兩亡。令心絕待都無所寄。以此為門出生觀智矣。然初句當般若心經中色即是空。二句當空即是色。三句當色不異空空不異色。此句當是諸法空相至無智亦無得。顯法體離一切相。與此真空理同。齊大乘始教
【心若死灰口宜掛壁】
欲言言不及。林下好商量。心者無寄觀心也。到此聖凡情盡境智俱冥。如死灰遇煩惱薪而不能然。豈可言思而能到也。觀中拂跡文云。非言所及。非解所到。令解心如灰。不可以心思也。非言所及。使辨口似壁。不可以口議也
【境空智亦寂】
不居明暗室。懶坐正偏床。此頌妙絕能所對待。正顯無寄也
【照體露堂堂】
照體獨立。物我冥一。此訟觀智孤朗般若獨存。既曰獨存。心外無法。法法皆心。下云
【熱即普天熱涼時匝地涼】
靈光獨露處。純一更無雜。此頌心境重重本覺性一。可謂一香一花稱性而遍周沙界。一瞻一禮離相而盚鵀簬e。所以僧問洞山。寒暑到來如何迴避。山云。何不向無寒暑處去。僧云。如何是無寒暑處。山云。寒時寒殺闍梨。熱時熱殺闍梨。雪竇云。垂手還同萬仞崖。正偏何必要安排。既不安排信手拈來。都明此意也
【無心未徹在有意轉乖張】
無心尚隔一重關。有意固應難趣向。此頌不可。亦不可展轉。拂跡之語也。此語亦不受。於觀心上都無纖毫。心念猶隔玄津。況乃將前解心欲專此境耶。唯妙契者即物神會。且道有無不可及底句。合作麼生會
【要會終南旨春來日漸長】
將謂別有奇特。元來天陰地潤。此頌泯絕玄趣言象莫測。於無言象中立絕言象之妙。是以終日言而未嘗言者也
【理事無礙觀第二】
山高不礙雲舒卷。天靜何妨鶴往來。義曰。理者是前真空不變。理事者此門隨緣成底事也。然前門但是揀情顯理。如金出礦未為器用。今明真理隨緣成其事耳。無礙者理事相望體用互收。若不變即隨緣理不礙事也。成事即體空事不礙理也。觀者權實雙融無礙智也。只為此門隨緣。所以落在第二。此門行理量雙融之行。運權實互融之智。超理事大小之情。離體用一異之見。證理事無礙雙融之中道。此門法義已當大乘。同教之極致也。但理事鎔融存(九十)亡(七八)逆(五六)順(三四)通有十門。同一緣起矣。然成五對。一相遍。二相成。三相害。四相即。五相非。且初第一對者
【一理遍於事門】
功盡忘依處。轉身覺路玄。義曰。一者數之始也。謂一真不變之理。妙能隨緣遍於千差事法。觀云。一一事中理皆全遍。非是分遍。何以故。彼真理不可分故。以此為門出生觀智。行人於此當了法身自性有隨緣妙用。正明理不礙事也
【獨曜無私對揚有準】
應物現形。如水中月
【寂爾本非多隨緣處處和】
密移一步六門曉。無限風光大地春。此頌玄寂不變體一妙絕群數。故曰非多也。靈鑒隨緣用廣數而應之。故曰處處和也。正明理遍於事者也
【鎔金金作器動水水為波】
截瓊枝寸寸是寶。析栴檀片片皆香。此頌真理隨緣成事顯事。事全真矣
【染淨元無自聖凡豈有他】
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此頌一一依正俱無自性盡。是真隨理緣而成。豈有他法而別有體也。故經曰。真如淨境界。一泯未常存。能隨染淨緣。遂分十法界也
【東西南北看那畔不彌陀】
佛身充滿於法界。普現一切群生前。此頌觀智精明法眼通徹。見一一塵皆淨土。一一心盡彌陀。大經解脫長者云。我欲要見安樂世界阿彌陀佛及十方佛。隨意即見
【二事遍於理門】
影現建化門頭。身遊實際理地。義曰。以千差事法各各全遍一真之理。觀云。以有分之事於無分之理全同非分同。何以故。此事無別體還如理故。此全遍門。超情離見非世喻能。況如全一大海在一波中。而海非小。如一小波匝於大海。而波非大。此相遍二門。文雖前後法乃同時。此二為總。下八為別。別不離總。為生發義。本正明事不礙理
【由同作異異乃全同】
翻手覆手。只是這手
【只由金作器所以器皆金】
一點水墨。兩處分明。此頌理遍事而金作器。事遍理而器皆金。二門喻顯也
【況事唯心現塵塵盡是心】
隨緣成底事。物物盡全真。此頌三界唯心更無別法
【性空人易信法住聖難任】
體空全遍人皆委。法別有體聖難容。此頌緣生事法性空人易信矣。法別有體實住聖難任持。何則聖人證一切法空而成果海。豈別有一法不空者。故古德云。若有一法毘盧墮在凡夫矣。有作性難任者。恐非智者。詳之
【緣徹無緣處緣緣實甚深】
法眼通明。方能徹證。此頌能徹觀智所徹性空。緣性既空即不變理。故曰甚深也。肇論云緣覺覺緣離以即真矣
【三依理成事門】
隨緣成妙有。大用獨全彰。義曰。事無別體依真理而成。如波因水方得成立。此門唯隨緣義也
【明明底事處處施張】
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
【澄湛絕纖塵能為染淨因】
絕點純清水。能隨風起波。此頌是一心之妙體杳。絕纖塵十。法界之親因。隨緣成矣
【聖凡無異路迷悟有疏親】
染淨體一。愚智妄分。此頌四聖六凡所依性一。迷者從識而似疏。悟者就智而全親。迷悟在於人矣。何關法性者哉
【不變時時隔】
無為無事人。猶遭金鎖難。此頌隔者。塞而不通也。時時者。長遠也。若真如無隨緣之用。則真妄長塞而不通也。有僧問法眼云。情生智隔。情未生時如何。師云。隔。是此意也
【隨緣日日新】
草木精神換。江山氣象新。此頌正顯此門義也。謂真如能隨緣。新新不住成。諸事法若法。有住不名妙用也。且道是何人分上
【披毛戴角者方是箇中人】
斫倒那邊無影樹。卻來火堣S抽枝。此頌隨緣人也。謂自古賢聖了證真理。由悲故迴入塵勞。由智故方便利物。宗門中喚作異類中人也。丹霞云。戴角披毛異類身。是此意也
【四事能顯理門】
乾坤盡是黃金骨。萬有全彰淨妙身。義曰。事法體空為能顯也。真理為所顯也。觀云。以事虛故全事中之理挺然露現。猶如波相虛令水體露現。此門唯體空義也
【青嶂白雲誰人分上】
然宗門中以青山為體。白雲為用。即此體用阿誰分上。要會麼。萬里江山無異路。一天風月盡吾家
【從緣緣本虛虛則道方孤】
若了依他起。無別有圓成。此頌緣無自性事法體空。唯願一道真空。孤標而獨立也
【空谷無音響實由外叫呼】
驀地喚一聲。猶如鏡中現。此頌空谷者。事法體空因也。外叫者。疏助緣也。顯喻因緣無性。是事家用也
【見聞性自離知覺寂然逋】
見聞覺知非一一。山河不在鏡中觀。此頌離者。捨去也。逋者。懸遠也。謂所顯真理離一切相。不可以見聞覺知。六情所測也。若以見聞覺知趣求者。捨去此理懸遠久矣。維摩經云。法離見聞覺知。若行見聞覺知。則是見聞覺知。非不法也。直須放下情塵迴光可耳
【暫爾迴頭看衣穿露寶】
珠水穿瘦骨露。屋破看星眠。此頌衣穿者。事法體空也。寶珠者。理實也。如瞥然放下見聞情念知覺妄心。以觀智慧眼覷破。一一事中理皆全露。又如貧子還家。遇長者指示衣珠忽自迴頭。見破衣內果有明珠。隨其心而驟富也
【五以理奪事門】
實際理地不受一塵。義曰。理為能奪。事為所奪。以一真不變之理。奪盡千差事法也。觀云。以離真理外無片事可得。如以水奪波波無不盡。此則水存以壞波令盡。由四門所顯之理。到此便為能奪。此門唯不變義也
【摩竭掩室毘耶杜口】
摩竭者。唐翻無毒害。以彼國汝無形戮故。佛於茲成道。三七日內不說法也。表名言路絕。狀若掩室也。毘耶離。唐翻廣嚴。以城中平廣嚴麗故。淨名居士示疾。於此會諸菩薩各說不二法門竟。時文殊問言。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淨名默然無言。名為杜口也。且如二聖人。豈可無辨才也。蓋辨所不能言也。要會麼。欲明空劫未生前。從來佛祖豈能宣
【物際獨巍巍】
從來卓爾獨存。不與萬法為侶。此頌不變理體獨露堂堂。奪盡物之邊涯際畔也
【冥真息萬機】
萬機休罷處。一曲韻無私。此頌奪盡千差念慮也
【境閑情淡淡心止思微微】
境智冥寂。情忘慮息。此頌所觀境既空閑。能緣情慮則淡薄。微細隱也
【差路終迂曲一源絕是非】
直截根源佛所印。摘葉尋枝我不能。此頌隨相行多岐委曲長劫行之離相行。一路直截是非俱泯。泯無能泯。奪無所奪。一道靈光有何間斷也
【纖毫情不掛何處不光輝】
皮膚脫落盡。獨露一真實。此頌奪盡心境千差顯一純真之智鑒無方而不顯現也
【六事能隱理門】
佛事門中不捨一法。義曰。事為能隱。理為所隱。由第三成事即理隱也。觀云。真理隨緣成諸事法。遂令事顯理不顯也。如水成波動顯靜隱也。法身流轉五道。名曰眾生。眾生現時法身不現。此門唯顯成事義也
【浩浩波瀾當處澄湛】
數峰青翠處。孰委是雲根。波瀾者。千差事法也。澄湛者。純清一理也。唯顯成事之波。不顯湛然理矣
【物物既緣成緣成翳本明】
只為隨他法。喪卻本來真。此頌因隨緣而成事。唯顯成事而隱理也
【但觀波浪起不見水澄清】
貪觀白浪。失卻手篙。此頌約境則唯顯俗諦而隱真諦。約人則迷於理而滯於事
【遠境危峰小平湖野艇橫】
莫隨境轉落今時。恐失本來光彩去。此頌要見即俗之真。信取境唯心耳。野人云。看
【皎然直下事不動卻須行】
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此頌雖達俗諦更須明即俗之真。物物目際皎然明白。不應滯事而迷理。全無變動之見。故曰卻須行也
【七真理即事門】
隨流雖得妙。入海水波潛。義曰。真理者。是五門不變理也。即事者。是三門隨緣事也。故成此門不變即隨緣義也。則廢己同他泯其理也。即真該妄末雖空而非斷也。觀云。是故此理舉體皆事。方為真理。如水即波無動而非濕。故即水是波也
【口中喫飯鼻堨X氣】
眼在眉毛下。鼻子大頭垂。明日用平常也
【明明百草頭歷歷復何求】
明明開正眼。物物盡圓成。此頌既真理即在事中。更有何物而不具足耶
【求得外邊事絕求道自周】
有求皆錯。無意自親。此頌心外求法與道懸遠。心不求心法法心耳。下云
【花開小砌畔雲起遠峰頭】
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此頌真理即事物物圓成。但能信手拈來。自然縱橫得妙
【好箇安身處他人未肯休】
含元殿塈丑C休更覓長安。此頌好箇隨緣放曠即事。明真安身立命之處。奈何不肯承當。故未休也
【八事法即理門】
元從恁麼來。卻須恁麼去。義曰。事法者。是六門成事體也。理者。是四門體空用也。故成此門成事即體空義。顯廢己同他泯其事也。即妄徹真源。雖有而非常也。觀云。故說眾生即如。不待滅也。如波動相舉體即水。無異相也
【差即無差波波皆濕】
萬像紛然。參而無雜物物到空處全空物自閑。事空方徹理。物體兩閑閑。此頌全空者。真理也。閑者。無用也。物物到此體空而全理。是廢是體用也
【絲毫情不盡如隔萬重山】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此頌萬像雖然即真。不可情識會。若帶微細情解而會。豈止萬重山矣。如將螢火燒須彌山。終不能著也
【但了波中濕何煩鏡媄C】
但得本莫愁末。此頌波中濕者。事法體空而即理也。鏡媄C者。體空也。既以觀智了物即真理。何更煩勞推問體空之義也
【曠然平坦路不在白雲間】
目前無異路。迷者自東西。此頌事法虛曠一際齊平。觸目皆真。何勞遠求於雲外哉
【九真理非事門】
水底金烏天上日。眼中童子面前人。義曰。於非異處辨非一也。隨緣非有之法身。琱ㄡ夾あ茈理。顯示自他俱存理事雙全矣。觀云。所依非能依。故如即波之水非波。以動濕異故。此門隨緣即不變義也
【物物全真一道清淨】
純一無雜。非干事也
【露柱木頭做時人未敢當】
只因分明極。翻令所得遲。此頌露柱者。簷下柱也。隨緣義。木頭者。不變義也。雖隨緣而成露柱。瓻D事也。此理難明。未敢承當。故約人嘆深也。或可多是無味之談塞斷人口。真理既非其事。誰敢道著。不敢承當也
【寂然非有地[門@貝]爾杳無方】
祖父田園無寸土。東西南北絕邊方。此頌不變自體一塵不立寂靜純真。那有方所者哉
【事絕神何慮理全境不彰】
心境俱亡。復是何物。此頌雙遮心境。顯真理而非事
【釣魚船上客元是謝三郎】
出身猶可易。脫體道應難。此頌由事絕情亡唯一全理。於非異處辨非一也。要須玄會。不可事跡而求。故出此有句中無句。妙在體前之義也。謝三郎者。福州玄沙備禪師。少而敏黠。家以捕魚為業。常隨其父泛小舟於江濱。一日因見月影有省。乃遺舟罷釣。出家入道矣。師法嗣雪峰存禪師。為法門之昆季耳。師一日示眾云。我與釋迦同參。時有僧便問。承聞和尚有言曰。我與釋迦同參。未審參見何人。師云。釣魚船上謝三郎。此是出情見離窩窟。傍通密旨妙會玄宗底句矣。後人亦呼師為謝三郎
【十事法非理門】
月篩松影高低樹。日照池心上下天。義曰。舉體全理。即事相宛然。此則寂滅非有之眾生。琱ㄡ妓z而全事。明非孤單。故曰全矣。如全水之波非水。以動義非濕故。此上十義約理望事。則有成|(三也)有壞(五也)有即(七也)有離(九也)事望於理。有顯(四也)有隱(六也)有一(八也)有異(十也)逆(五六九十)順(三四七八)自在無障無礙同一緣起矣。此上四門存泯無礙也。七八於解常自一。由此二門相即故。得解心現前。觀之以成雙遮中道矣。九十於諦常自二。由此二門性相異故。即真俗雙存。以成雙照中道矣。此門體空。即成事
【全真物物萬行沸騰】
大用全彰。非其理也
【理全事亦全何處不方圓】
人人皆具足。物物盡圓成。此頌理事俱全真俗雙照。以明中道處處方圓。下云
【縱目極天際榰頤小檻邊蔽空雲靉靉匝地草芊芊】
籬頭落底千千藥。不是神農人不知。此頌物物全真信手拈來。縱橫得妙苟不仙陀。如何領會。下云
【更欲論玄妙金剛拏起拳】
赤心片片。重重相為。此頌上四句中不明玄旨。又問。夷門意趣如何。師云。金剛拏起拳。是同坑無異土。若又不領。假使普慧雲興二百問。普賢瓶瀉二千答。不遇知音也。是徒勞話會。然則忽遇箇中人。如何別通一線。要會麼。不解金剛拏起拳。領取泥牛耕水月
【周遍含容觀第三】
幢網珠光無向背。自他光影一時周。義曰。一一事法如理融通。包遍自在。約差別事法論其體用而顯玄也。豎無不窮曰周。橫無不極曰遍。外無不包曰含。內無不攝曰容。觀者混融無障礙智也。第三者前已標矣。要知次第無階級。前三三是後三三。此門行無盡之行。運混融之智。超定一定多之情。離先後同時之見。證事事無礙法界出生觀智。號晉融無障礙智矣。此門法義迥異諸詮。是毘盧性海之圓宗。實一乘別教之玄旨。事如理融遍攝無礙。交參自在各辨十門。一為法義體用之本也。二是周遍義也。三是含容義也。此三備矣。四釋二也。五釋三也。六七皆收四五也。八九融攝六七也。十收八九也
【一理如事門】
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義曰。此因前九十二門全理全事。到此遂令一味純真全同差別法也。此是總句。為法義體用生發之本
【一切唯心兵隨印轉】
魚母憶而魚子長。蜂王起而蜂眾隨
【並安千種器千月落其中】
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孤舟萬里身。此頌所如千差事法
【一道澄江淨唯餘一月通】
一念心清淨。一佛出世間。此頌所如一法
【同為異復異】
放去彌綸沙界。森羅萬象齊彰。此頌分同作異異乃全別。顯上四句法合一多之法。全同為全異也
【異作同還同】
收來蹤跡全無。誰是能同之者。此頌攝異為同。同無同相。強稱為同也。同者玄寂體也。異者靈鑒用也。肇論云。是以般若之與真諦。言用即同而異。言寂即異而同。同故無心於彼此。異故不失於照功
【誰得圓通妙終南箇老翁】
箭穿江月影。須是射鵰人。此頌理雖如事而異明異而全同。是雙照而雙遮。故號圓通。夷門推此玄道。唯我帝心禪師無得而得之者也
【二事如理門】
法依圓成。還同圓遍。義曰。謂諸事法與理非異。故能隨理而圓遍也。與前門為相如一對矣。此門周遍義。三門是含容義。與後門為周遍含容一對。結歸觀題也
【君既無涯我亦隨爾】
恩來義往。今古如然
【理遍一多法一多同理然】
水起千波異。千波一濕同。此頌相如二門一多法義
【意無往來相誰後復誰先】
不動而變。二際俱亡。此頌一多之法同時相如。各不離本位互相如遍。終無往來先後之相。則知十方三世湛然常住矣
【舉措皆儒首縱橫盡普賢】
頭頭妙行。物物無虧。此頌儒首者。是般若會上儒首菩薩。達俗即真不遺細行也。普賢者。曲濟無遺曰普。鄰極亞聖曰賢。此二菩薩。運同體之悲智。化異見之眾生。真即俗而事相存。俗雖存而不異真
【日中迷路者掘地覓青天】
將南作北情猶恕。掘地尋天更可悲。此頌著相凡夫不達相即無相。廣設相而相外求真何異迷人將南作北迷情難遣。又如掘地尋天何日相應。遠之遠矣。故佛言。迷中倍人誠可憐愍耳
【三事合理事門】
網珠千影相。盡在一珠中。義曰。前所遍之一事。到此便為能含。由上一事體空能含中。餘一切事皆體空不離法界。是故俱在一塵中現不壞相而廣容也。然上三門法義備矣。下之七門自此而生也
【一毛稱性攝法無遺】
雖分理事異。一法普包容。法者理事法也。遺者失也。一毛正報與法性相具非一非異。故能攝而無失也
【塵中無數剎剎有佛難思】
十方依正一塵中。無限遮那轉法輪。此頌依中現依正也。然依正二報一一如理在一事中分明顯現。非因依人情識所解也
【眼耳絕聞見身心何覺知】
栴檀林塈丑C鼻孔不知香。此頌上二句依正融通。是大菩薩遮那智境。聲聞尚杜視聽於嘉會。況凡夫迷妄身心。何能覺知矣。佛果云。現定見聞覺知是法。此法離見聞覺知。若著見聞覺知。即是見聞覺知。大凡達法之士。超出見聞覺知不住見聞覺知。卻來受用見聞覺知。然則且道受用底一句。作麼生道
【閑堂行道夜靜室坐禪時】
經行坐臥中。受用法王法。此頌達法之士。四威儀中閑堂靜室之內。或行道坐禪之時。受用融通包容理事之法樂也
【日用自家底何煩尋路跂】
閑堂行道全由我。靜室安禪更在誰。此頌一身之事變融理事在自己。日用之中何必煩勞別尋玄道哉
【四通局無礙門】
法界華嚴大道場。纖毫不動一齊彰。義曰。通者事法體空也。局者不壞成事相也。一一事法互不相妨。故曰無礙。由前二門與理非異。故唯通也。今加非一義顯成事體。故兼局也。故經云。隨緣赴感靡不周。是通義也。而痝B此菩提座。是局義也。不動一位而遍在一切位中也。釋第二門周遍義也
【無在不在十方目前】
遍住一致。遠近齊彰。無在者。體空而遍十方遠也。不在者。無所不在也。不壞相而住在目前近也。李長者云。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矣。又維摩經云。天女問舍利弗言。女身色相今何所在。舍利弗言。無在無不在。天女曰。一切亦復如是。夫無在無不在者。佛所說也
【不動步而遍縱橫孰是渠】
一月在天。影分眾水。此頌上句局不礙通。下句通不礙局也。故十方自在。無非達士之妙用也
【塵塵非一異剎剎豈親疏】
當堂不正坐。誰赴兩頭機。此頌事非一則成事。義非異則體空義也。理非異則不變義非一則隨緣義也。約悟者轉物同己則似親矣。迷者心隨物轉則疏遠矣。今則通局無礙泯一異絕親疏。物物明矣
【柳帳長橋掛花裀小砌鋪】
頭頭盡露真消息。物物全彰古佛心。此頌目前實際性相圓融。信手拈來不勞心力
【若明法爾力何用費功夫】
本自圓成。不勞心力。此頌真如不守自性。從來法爾隨緣。成柳帳而作花裀。全彰妙有。現天文而明地理。盡顯真空。何勞妙辨以宣揚。豈假神通而顯示。達者可爾。不用功夫。若乃情關固閉識鎖難開。未明法爾全真。須假終南觀智而冥會矣
【五廣狹無礙門】
華藏世界所有塵。一一塵中見法界。義曰。由非異故一塵體空。悉能廣容無邊剎海。故名廣也。由非一故不壞一塵。微細小相成事之體。故名狹也。廣狹互融。故曰無礙。三門唯廣。此兼狹義釋。第三含容也
【不動一毛包容無盡】
芥納須彌。上狹下廣
【毛端容剎海。剎海入毛端】
正容依依入正。此頌上狹不礙廣。下廣不礙狹
【剎海元非小。毛端本不寬】
各住自位。都無往來。此頌一多事法不壞相而更互容攝。唯智照可明。非識情所造
【迴眸覓即易。進步討還難】
肯來兩手相分付。擬去千尋不可攀。此頌忘情反照卻易相應以識十度進求誠難會矣。且如玄會終南觀旨一句。作麼生道
【要會終南旨牛頭尾上安】
空手把鋤頭。步行騎水牛。此頌帝心禪師廣狹相參之妙句。下無私應須玄會耳
【六遍容無礙門】
唯一堅密身。一切塵中見。義曰。二四唯遍義。五唯容義。今合之同時具此二義也。一法望多時。雖普遍而即廣容也。多法望一法時。攝一法在多法中。雖廣容而即普遍也。遍即容容即遍。故曰無礙
【一法望多同時遍攝】
遍攝雖同時。說時多在後
【一鏡入多鏡多身入一身】
一身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攝。此頌上句一法望多法。以喻顯法也。下句多法望一法。即後門法。義在同時
【時窮唯一念處極但纖塵】
一念入多劫。一塵遍十方。此頌約時一念豎窮三際。約處一塵橫遍十方。一法望多同時之義。在斯爾
【見月休觀指歸家罷問津】
得兔忘[竺-二+帝]。得魚忘筌。此頌一念既悟見一一塵中同時遍攝互無障礙。如見月而不觀指端。似到家而罷問關津矣
【李陵居北塞元是漢朝臣】
英雄不服蠻夷死。更築高臺望故鄉。此頌李陵者。李廣之子。名陵字少卿。前漢武帝時。將五千兵卒北征單于。因力不及遂陷番不迴。特築高臺而望故鄉。取一法望多法。不可以情所到也
【七攝入無礙門】
十方所有佛。盡入一毛孔。義曰。多法望一名攝入者。謂無多可遍無多可容。故曰攝入矣。正攝即入正入即攝。故曰無礙也。多法者是前所遍所容一切事法也。到此卻為能攝能入矣。一法者是前能遍能容一事也。到此卻為所攝所入也。言有前後法在同時耳
【多法望一更無前後】
攝入無前後。立義一在先
【此能即彼所今所是前能】
改頭換面只是舊人。此頌一多互望無定能定所。雖能所而非能所。法在同時耳
【遍攝無前後為門立異名】
歸源性無二。方便有多門。此頌體絕對待圓融無前後。用隨得彰行布有異名也
【鏡多有準則燈一無虧盈】
一燈光互照。千鏡影相承。此頌多鏡喻多法。一燈喻觀智也。若然一燈在十鏡中心見燈燈互照鏡鏡相容。準則成事分齊虧盈智無增減。可謂正互容而不礙互遍。正互攝而不礙互入矣
【斫額乘槎望黃河徹底清】
天眼龍睛徹底覷破。此頌引博物志云。天河與海通。海濱年年八月有靈槎木來往不失期信。有博望侯張騫。邃積糧乘槎而去。匆匆不覺晝夜。忽至一處所見室中多有織女唯有一夫牽牛臨渚不飲。驚而問曰。公何由至此。騫乃問曰。此是何處。夫曰。君可往蜀問嚴君平。騫乃如其言。君平曰。某年月日有客星犯於斗牛。正是至今也。既犯斗牛必奇人也。分取觀智法精明方能徹矣。故出無味之談。不可以識情妄測
【八交涉無礙門】
諸佛法身入我性。我性還共如來合。義曰。交謂交互。涉謂關涉。以六中一望多關涉七中多望一也。七中多望一交互六中一望多也。交互關涉無有罣礙。成一多兩重主法
【遍容攝入有主無伴】
主者自在義。交涉又何妨
【羅紋結角中孰辨主人公】
有客須遵主。無賓獨等尊。此頌羅紋結角四義。意取天涯海角。四方八面。一多之主法既不立伴。其誰是辨別識主之者
【道異何曾異】
文有一多異。主無彼此殊。此頌行步一多稱異。圓融妙體無殊。今顯主法圓融拂其異跡。故曰何曾異也
【言同甚處同】
說同因異立。無異同何同。此頌同因異立異因同彰。今此門中異伴不立獨顯主法。拂其對異之同。故曰甚處同也
【三門對佛殿露柱掛燈籠】
臂長衫袖短。腳瘦草鞋寬。此頌牒上同異俱遣。唯主獨存物物純真。信手拈來縱橫得妙。夷門曲為諸仁不免重宣此義
【涼觸林鍾夜北來一陣風】
捲箔秋光冷。開窗暑氣清。此頌林鍾者。六月律令。故取北風為涼也。此與三門佛殿露柱燈籠一狀領過矣。既論主中之主。誰敢道著名字。須是迴互密旨不犯當頭。洞山云。但能不觸當今諱也。勝前朝斷舌才
【九相在無礙門】
一聲遍入諸人耳。諸人耳在一聲中。義曰。前八門中雖已收六七二門。能遍能容能攝能入。一多兩重主法也。今此門中收所遍所容所攝所入。兩重伴法也。兼攝餘法入他法中。故得凡聖混融因果交徹。全主為伴。互各相在矣
【所攝所入有伴無主】
伴者客寄義。萍跡混他鄉
【圓明處處真孰辨主中賓】
九宮不肯戀。獨自入方衢。此頌圓明者。揀異凡夫無明。二乘似明。菩薩分明。佛號圓明。表全為主全伴。謂彼聖智證真之後。功成不宰。迴入塵勞混同凡跡處處圓明而不昧也。既無賓外之主。誰是辨別全主為賓之者。意顯獨立。故曰誰辨也
【昔作堂中主今為門下人】
不顧家園風景好。卻隨柳絮路頭忙。此頌前全為主法。今為門外階下之人。顯全為伴法也
【故新新復故】
舊佛新成。新成舊佛。此頌去新曰故。明主法也。去故曰新。明伴法也。新復故者。是全賓為主也。牒前八門一多之主法也
【新故故還新】
隨緣即不變。不變卻隨緣。此頌故還新者。是全主為伴。正顯此門一多之伴法也。如豐千萬回寒山拾得散聖人等。了卻那邊實際理地。卻來建化門頭示現形儀。接物利生弘揚聖道。隨緣日新全為其伴。故曰還新也
【風起長安道波斯入大秦】
境勝多英傑。性海風波起。此頌華嚴教風起於長安。漢高祖所都。謂群僚曰。願朕子孫長安於此。故號長安。大秦者。始皇國號。先居長安。曰大秦也。因呼川曰秦川。後唐改為華嚴川也。譯講之人播揚宣述不知其數。且如佛陀跋陀羅實叉難陀三藏等。盡是異國聖僧。特將大教詣譯場中。弘宣翻譯祖述經義。如彼波斯入大秦之長安也。又杜順和尚雲華嚴尊者賢首國師清涼圭峰等。制造章疏開演流通。亦如波斯善能別寶
【十溥融無礙門】
混然無內外。和融上下平。義曰。溥也廣也。大也。廣收前九門一多差別之法。義并大包三乘權實頓漸之性相也。融者和也。謂融前二門一多重重。主伴同時無有罣礙。然一是義本。為生發後門之初基。十是總門。是收攝前法庫藏。又十是圓數。攝事事而皆圓。故曰溥融。大經幽趣罄竭斯門。照法界無盡之重關。容純真差別之群像
【主伴同時請高著眼】
不因師指。幾乎蹉過
【主伴兩無差聖凡共一家】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此頌主伴難分凡聖體一。唯顯混融無礙玄寂獨存
【虛空用有際】
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此頌事法體空用也。普賢云。虛空可量風可繫
【纖芥體無涯】
一塵稱理。豈有邊涯。此頌芥納須彌體無邊畔。經云。毛孔容受彼諸剎。諸剎不能遍毛孔。清涼云。觀佛境於塵毛。此正結顯溥融無礙。是佛不可思議無盡功德矣
【窮得根源妙隨流任算沙】
隨流方得妙。住岸卻迷人。此頌窮究觀門。精妙解達理事圓通。似枝枝而得本。如派派而逢源。何妨演教度生。豈礙分別名相。或逢上士。直指圓融之心。遇中下流。曲示行布之教。隨流得妙。從他入海算沙。徹法深根。就彼尋枝摘葉。運三觀無礙之智。盡罩群機。與同體一極之悲。皆歸溥融之玄道
【深明杜順旨何必趙州茶】
通明妙觀玄網。何必參禪問道。此頌帝心禪師集斯觀旨。撮華嚴之玄要。束為三重。設法界之妙門。通為一觀。諸經詮量不到。禪宗提唱莫及。雖言諗老直截。難比溥融無礙也。噫嘗聞有語云。若人會得法界觀。參禪了一半。宗湛以此評之。應云。深明杜順旨。好喫趙州茶。何則昔有僧到趙州。州云。曾到此間麼。僧云。曾到。州云。喫茶去。後又有僧到。亦云。曾到此間麼。僧云。不曾到。州云。喫茶去。院主問州云。曾到底也教喫茶去。不曾到也教喫茶去。尊意何如。州喚院主。院主應喏。州云。喫茶去。諸仁者看他趙州古佛雖是用此一機慣得其便。不妨於一碗茶上普接三根。遂使諸方點頭。相許唯有夷門。為甚麼道。何必趙州茶。若也點檢得出。便見掃除玄妙塵埃吐盡佛法氣味。苟或未究玄宗。應須仔細淘汰參教。宗說俱通。方是溥融無礙智矣

    釋夷門絕筆讚曰

   法爾不爾   教恁麼不恁麼
   不爾法爾   不恁麼卻恁麼
   普賢慚惶   道非行得一場麼[怡-台+羅]
   文殊失利   體絕群像能知智亡

    釋古德頌曰

   法界華嚴大道場   兼身在內讚歎不及
   纖毫不動一齊彰   依正同現水月道場
   古今殊異無來往   三世不遷目前可驗
   延促何曾有短長   一念萬年體絕增減
   主伴互參猶帝網   一多交涉卷舒自在
   聖凡交徹類燈光   染淨融通殊無障礙
   毘盧本絕多端相   光照無弘玄寂體一
   青即青兮黃即黃   隨緣成德應物現形

    謬釋慶終戲筆書偈

    露滴天地冷   夷門水月清
    終南幽隱處   石虎嘯風生

    註法界觀門頌
    華嚴七字經題法界觀三十門頌卷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