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放光般若經卷第一


    放光般若經卷第一

        西晉于闐國三藏無羅叉奉 詔譯

    摩訶般若波羅蜜放光品第一

  聞如是。一時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五千人俱。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意解無垢。眾智自在已了眾事。譬如大龍所作已辦。離於重擔逮得所願。三處已盡正解已解。復有五百比丘尼諸優婆塞優婆夷。諸菩薩摩訶薩。已得陀鄰尼空行三昧無相無願藏。已得等忍。得無罣礙陀鄰尼門。悉是五通。所言柔軟無復懈怠。已捨利養無所希望。逮深法忍得精進力。已過魔行度於死地。所教次第於阿僧祇劫順本所行。所作不忘顏色和悅。常先謙敬所語不麤。於大眾中所念具足。於無數劫堪任教化。所說如幻如夢如響如光如影如化。如水中泡如鏡中像。如熱時炎如水中月常以此法用悟一切。悉知眾生意所趣向。能以微妙慧。隨其本行而度脫之。意無罣礙具足持忍。所入審諦。願攝無數無量佛國。無量諸佛所行三昧皆現在前。能請諸佛為一切說法。種種諸見離於所著。已遊戲於百千三昧而自娛樂。諸菩薩者德皆如是。其名曰護諸繫菩薩。寶來菩薩。導師菩薩。龍施菩薩。所受則能說菩薩。雨天菩薩。天王菩薩。賢護菩薩。妙意菩薩。有持意菩薩。增益意菩薩。現無癡菩薩。善發菩薩。過步菩薩。常應菩薩。不置遠菩薩。懷日藏菩薩。意不缺減菩薩。現音聲菩薩。哀雅威菩薩。寶印手菩薩。常舉手菩薩。慈氏菩薩。及餘億那術百千菩薩俱。盡是補處應尊位者。復有異菩薩無央數億百千。及諸尊者子皆悉來會。
  爾時世尊自敷高座結跏趺坐。正受定意三昧。其三昧名三昧王。一切三昧悉入其中。作是三昧已持天眼觀視世界。爾時世尊。放足下千輻相輪光明。從鹿[月+耑]腸上至肉髻。身中支節處處各放六十億百千光明。悉照三千大千國土無不遍者。其光明復照東方西方南方北方四維上下。如矞鋮F諸佛國土眾生之類。其見光明者畢志堅固。悉發無上正真道意。爾時世尊復放身毛。一一諸毛孔皆放光明。復照三千大千國土。復照十方無數矞鋮F國土。一切眾生見光明者。畢志發無上正真道意。世尊。復以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法。放大光明悉遍三千大千國土。復照十方無數矞鋮F國土。一切眾生見光明者。亦畢志發無上正真道意。
  爾時世尊。出廣長舌遍三千大千國土。遍已從其舌根。復放無央數億百千光明。一一光明化為千葉寶華其色如金。一一華者上皆有坐佛。一一諸佛皆說六度無極。一切眾生聞說法者。皆發無上正真道意。其舌光明一一華像。復照十方矞鋮F國土。一切眾生見其光明聞說法者。亦發無上正真道意。
  是時世尊於師子座三昧。其三昧者名師子遊戲。身放神足感動三千大千國土六反震動。三昧威神令此三千大千國土地。皆柔軟跛[(蹄-帝)+(謫-言)]踊沒。諸有地獄餓鬼蠕動之類。及八難處皆悉解脫。得生天上人中齊第六天。適生天上人中已皆大歡喜。即識宿命來詣佛所。稽首受法。如是十方矞鋮F國土。諸三惡趣及八難處亦離對苦。生天上人中齊第六天。適生歡喜亦識宿命。各各自至其國佛所。稽首受法。
  爾時三千大千國土。諸盲者得視。聾者得聽啞者能言。傴者得申。拘躄者得手足。狂者得正。亂者得定。病者得愈。飢渴者得飽滿。羸者得力。老者得少。裸者得衣。一切眾生皆得同志。相視如父如母如兄如弟。等行十善淳修梵事。無有瑕穢澹然快樂。譬如比丘得第三禪。一切眾生皆逮於智。調已自守不嬈眾生。
  爾時世尊坐師子床。於此三千大千國土。其德特尊光明色像威德巍巍。譬如山王須彌。眾山無能及者。
  爾時世尊。如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法。以大普音遍三千大千國土。諸首陀會天及諸梵天。第六天王釋天四王天。其中諸天及諸眾生。悉見師子座聞佛所說。各持天上所有種種名香種種名華。來詣佛所。供養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於是三千大千國土。其中眾生各持世間所有名香水陸諸華。來詣佛所。供養世尊。
  是時諸天香華眾生香華。所可供養散如來上者。於空中合化成大臺。於其臺中垂諸幢幡。幢幡華蓋五色繽紛。華蓋光明悉遍照三千大千國土皆作金色。十方矞鋮F諸佛國土亦復如是。
  是時閻浮提人意自念言。今日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獨為我等說法不在餘處。諸三千大千國土中諸眾生亦各念言。今日如來在我前坐。獨為我等說法不在餘國。
  爾時世尊於師子座復放光明。照於三千大千國土。其中眾生見光明者。盡見東方矞鋮F佛及弟子眾。悉見是間沙訶國土釋迦文佛及諸會眾。十方國土各各相見亦復如是。東方度如矞鋮F國有世界名寶跡。其佛號寶事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今現在以般若波羅蜜教化一切。有菩薩名普明。見釋迦文佛光明變化威神感動。便白寶事如來言。今日何緣。有是佛身光明變化感動如是。寶事如來告普明曰。西方極遠有世界名沙訶。其佛號釋迦文。今現在為諸菩薩說般若波羅蜜。是其瑞應。普明白佛言。唯然世尊。我欲詣彼見釋迦文佛禮事供養。彼國菩薩皆得總持得諸三昧超越三昧。
  佛告普明。欲往隨意。時寶事佛。便以千葉金色蓮華與普明言。持是供養釋迦文佛。重告普明。汝詣彼國。攝持威儀無失法度。所以者何。彼國菩薩奉持律行是以生彼。
  是時普明菩薩。與無央數百千菩薩無數比丘。諸善男子善女人眾。從東方來所經諸佛皆以香華供養禮事。來詣忍界。見釋迦文佛稽首作禮。普明菩薩白釋迦文佛言。寶事如來致問慇懃問訊世尊。坐起輕利氣力如常不。今奉此華供養世尊。佛即受之。釋迦文佛。便以此華散於東方矞鋮F佛國。其華遍至一一華者皆有坐佛。皆說般若波羅蜜教化眾生。聞是教者皆發無上正真道意。彼善男子善女人。隨普明菩薩來者。皆禮事釋迦文佛足。所齎香華供養世尊。南方度如矞鋮F國。有世界名度憂。其佛號無憂威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有菩薩名離憂。西方度如矞鋮F國有世界名滅惡。其佛號寶上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有菩薩名意行。北方度如矞鋮F有世界名勝。其佛號仁王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有菩薩名施勝。下方度如矞鋮F有世界名賢。其佛號賢威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有菩薩名妙華。上方度如矞鋮F有世界名思樂。其佛號思樂威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有菩薩名思樂施。如是六方菩薩各白其佛。此何變化而現於此。其佛各報諸菩薩言。去是極遠有忍世界。佛號釋迦文。為諸菩薩說般若波羅蜜。是其瑞應。彼諸菩薩各白其佛。欲詣忍界見釋迦文佛禮事供養。
  爾時諸佛各與寶華。及諸無數百千菩薩。諸比丘僧善男子善女人俱來詣此。所經諸國土。各以香華供養諸佛。次詣忍界見釋迦文佛。供養禮事問訊。皆如東方諸菩薩比。
  爾時一時之頃三千大千國界。其地所有皆成為寶。諸樹草木悉為香華。懸諸幢幡繒綵華蓋。譬如華跡世界普華如來國土。文殊師利。善住意王天子。及諸大威神菩薩所處國土。此忍世界所有珍妙亦如彼國。
  爾時眾會諸天魔梵諸龍鬼神。沙門婆羅門世界人民。諸菩薩摩訶薩。及新發意者皆悉來集。佛知眾會已定。告舍利弗言。菩薩摩訶薩當習行般若波羅蜜。
  舍利弗白佛言。欲逮知一切諸法。當云何行般若波羅蜜。
  佛告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者。未曾不布施有財有施有受者。為行檀波羅蜜。知罪知福為行尸波羅蜜。不起恚意為行羼提波羅蜜。身口常精進意不懈怠。為行惟逮波羅蜜。於六情無所味為行禪波羅蜜。
  佛告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定意不起。當具四意止四意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意賢聖八品道。當具足空三昧無相三昧無願三昧。具足四禪四等四無形三昧。具八解禪得九次第禪。當復知九相。新死相。筋纏束薪相。青瘀相。膿相。血相。食不消相。骨節分離相。久骨相。燒焦可惡相。已知諸相當念佛志法志比丘僧。志在施戒志在安般守意。志在無常苦空無我人想。無所樂想無生滅想。無道想無盡想。無所起想善想法想。豫知一切眾生之意。是謂為慧。便得覺意三昧無畏三昧。有想有畏無想無畏。亦無想亦無畏。所不知根當知已知。當知欲過八患卻十二衰。具足佛十力十八法四無所畏四無礙慧大慈大悲。覺知一切菩薩慧者。當習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具足薩云若。離於生死習緒者當學般若波羅蜜。如是舍利弗。是為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欲上菩薩位者。欲過聲聞辟支佛地。欲住阿惟越致地者。當學般若波羅蜜。欲住六通知一切人意所趣向者。當學般若波羅蜜。欲勝羅漢辟支佛慧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悉欲得諸陀鄰尼三昧門諸眾智門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諸聲聞辟支佛家。所作布施持戒勸助種種功德。欲過其上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知聲聞辟支佛家諸所有戒三昧智慧解脫見解脫慧。欲過其上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少施少戒少忍少進少禪。所習行少而得大報功德無量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使親族身體如佛形像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具足大士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成諸菩薩種姓逮得鳩摩羅浮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常不欲離諸佛世尊供養諸佛。種種所行欲成功德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滿一切眾生之願。欲求飲食車乘象馬履屣衣裘香求華幔飾床臥之具。給眾所求能令具足。欲得是者當學般若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欲使矞鋮F佛國中人。悉具足行六波羅蜜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行功德使正至佛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使十方矞鋮F佛國土諸佛世尊。所讚歎功德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一發意。超越十方矞鋮F諸佛國土悉遍至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發一音都使十方盡聞其聲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護一切十方諸佛剎使不斷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住內空外空大空最空空空有為空無為空至竟空無限空所有空自性空一切諸法空。無所猗空無所有空。欲知是空事法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覺知一切諸佛諸法如者。當學般若波羅蜜。欲知一切諸法性者。當學般若波羅蜜。欲知一切諸法真際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舍利弗。菩薩摩訶薩。如是為行般若波羅蜜當作是住。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欲知三千大千國土其中塵數及諸樹木生草枝葉莖節。悉欲知是數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以一毛破為百分。以一分毛取三千大千國土。其中海水數知幾渧。悉知其數不嬈水性。欲得是者當學般若波羅蜜。三千大千國土其中火起譬如劫盡燒時。欲一時吹滅大火者。當學般若波羅蜜。三千大千國土其中大風起。吹須彌大山令如糠K。能以一指障其風力令不起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以結跏趺坐悉遍滿三千大千國土虛空。欲得是者當學般若波羅蜜。三千大千國土諸須彌山。能持一手舉著他方無數佛國。欲得是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能以一缽之飯。充飽十方矞鋮F佛及弟子眾。悉令滿足者。當學般若波羅蜜。又以珍寶服飾幢幡繒蓋香華。供養矞鋮F佛及弟子眾。欲得是者當學般若波羅蜜。欲使十方矞鋮F國其中眾生。悉具於戒三昧智慧解脫見解脫慧。沙門四道乃至無餘泥洹。欲得是者當學般若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者。若布施當作是念。使我得大果報。得生尊者家梵志大姓家迦羅越家。生四王天上乃至第六天中。因是布施得第一禪上至四禪空無形禪。作是布施得賢聖八品道得須陀洹。上至阿羅漢辟支佛者。當學般若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以慧方便具足六波羅蜜。
  舍利弗白佛言。菩薩摩訶薩云何布施具足六波羅蜜。
  佛言。菩薩摩訶薩行檀波羅蜜者。當習無所猗法其所布施及受者。令具足諸波羅蜜。是為具足檀波羅蜜。於善於惡不與罪福。是為尸波羅蜜。無瞋無喜是為羼提波羅蜜。意無懈怠是為惟逮波羅蜜。於無所著不起狐疑是為禪波羅蜜。離於諸法是為般若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欲知過去當來今現在諸佛世尊之法者。當學般若波羅蜜。欲度有為無為之法。當學般若波羅蜜。欲覺過去當來今現在諸佛諸法如者。法相所起欲逮覺滅際者。欲過聲聞辟支佛前。欲為一切諸佛給所當者。欲為諸佛世尊內眷屬者。圖大眷屬者欲得菩薩眷屬者。報大施者欲行無相施者。欲不起惡意者。欲不起恚恨意者。欲不起懈怠意者。欲不起亂意者。欲不起惡智者。當學般若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欲使一切立於布施戒念。作務勸助功德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立五眼者。當學般若波羅蜜。何等為五眼。肉眼天眼智眼法眼佛眼。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欲得天眼見十方諸佛者。天耳聽十方諸佛所說法者。欲悉知諸佛意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聞十方諸佛所說不斷乃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當學般若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欲見過去諸佛現在諸佛世尊剎土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聞十方諸佛所說。十二部經欲諷誦者。及諸聲聞所未曾聞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聞十方諸佛。所可說法甫當所說。悉欲識知遍教眾生者。當學般若波羅蜜。過去當來今現在諸佛所說諸法。欲盡聞知聞已遍教一切讀者。當學般若波羅蜜。十方矞鋮F諸佛世界。有窈冥之處日月所不照。欲持光明悉遍照者。當學般若波羅蜜。十方琩F諸佛世界。有初不聞佛音法音僧音者。能立眾生皆使正見聞三寶音者。當學般若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願欲令十方琩F世界眾生。盲者得視。聾者得聽。狂者得志。裸者得衣。飢渴者得飽滿。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令十方琩F國其中眾生。諸在罪地三惡趣者。欲令解脫皆得人身者。當學般若波羅蜜。欲使琩F世界皆令眾生。具足戒行三昧智慧解脫見解脫慧。從須陀洹至阿羅漢辟支佛。乃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及諸佛威儀者。當學般若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欲悉知道事俗事者。當學般若波羅蜜。欲使行時足離地四寸而輪跡現。諸四天王及阿迦膩吒天。與無央數諸天眷屬圍繞共至佛樹。當使諸天以天上疊為座。使我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所遊行處所住處坐處悉為金剛。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欲使出家之日即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即出家日便轉法輪。使無央數阿僧祇人。遠塵離垢諸法法眼淨。無央數阿僧祇人漏盡意解。無央數阿僧祇人得阿惟越致。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如是菩薩摩訶薩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願作佛時。為無央數弟子眾一時說法。便於座上得阿羅漢。發菩薩意者得阿惟越致。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無央數菩薩為增其壽命無量。其光明隨其壽不增減。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時。欲令國土無婬怒癡之名。眾生智慧悉皆得等。常念布施常念淨戒自調自檢不嬈眾生。般泥洹後欲使法無滅盡之名。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自願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時。其有聞我聲者。必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欲得如是者。當學般若波羅蜜。

    摩訶般若波羅蜜無見品第二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發是念時。四天王皆歡喜意念言。我曹亦當復以四缽奉上菩薩。如前王法奉諸佛缽。忉利天王及第六天王。皆歡喜意念言。是菩薩成佛時我曹亦當奉侍給使。減損阿須倫種增益諸天眾。三千大千國土中諸阿迦膩吒天。各各歡喜亦復念言。是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成作佛時。我曹亦當勸助請佛使轉法輪。如是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於六波羅蜜轉增益具足。善男子善女人。各各歡喜意自念言。我當為是菩薩作父母兄弟妻子眷屬朋友知識。
  爾時四天王及諸阿迦膩吒天各各念言。當使是菩薩常修梵行。從初發意至成作佛。莫使與色欲共會。犯欲者失梵行況行道者。是菩薩常修梵行者必成至佛。不從犯欲而得成道。
  舍利弗白佛言。菩薩要當有父母妻子眷屬耶。
  佛告舍利弗。菩薩或有父母無妻子。或有菩薩從初發意作童男行。至成作佛不娶妻色。或有菩薩以漚和拘舍羅。於五欲中示現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出家。舍利弗。譬如幻師善於幻法。化作五樂色欲。於中自恣共相娛樂。於意云何。是幻師所作。寧有所服食者不。
  舍利弗言。不也世尊。幻無所有。
  如是舍利弗。菩薩以漚和拘舍羅示現有欲。於色欲中育養一切無所沾污。觀欲如火譬如怨家。說欲之惡志常穢之。菩薩雖在欲中示現常作是念。行權菩薩尚作是意。何況新學發意者乎。
  舍利弗白佛言。菩薩當云何行般若波羅蜜。
  佛告舍利弗。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不見有菩薩亦不見字。亦不見般若波羅蜜。悉無所見亦不見不行者。何以故。菩薩空字亦空空無有五陰。何謂五陰。色陰痛陰想陰行陰識陰。五陰則是空空則是五陰。何以故。但字耳。以字故名為道。以字故名為菩薩。以字故名為空。以字故名為五陰。其實亦不生亦不滅。亦無著亦無斷。菩薩作如是行者。亦不見生亦不見滅。亦不見著亦不見斷。何以故。但以空為法立名假號為字耳。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不見諸法之字。以無所見故無所入。

    摩訶般若波羅蜜假號品第三

  復次舍利弗。行般若波羅蜜菩薩當作是觀。菩薩者但字耳。佛亦字耳。般若波羅蜜亦字耳。五陰者亦字耳。舍利弗。一切有言吾我者亦皆字耳。索吾我亦無有吾我。亦無眾生亦無所生。亦無生者亦無自生。無人無生無作無造。亦無成者亦無受者亦無授者無見無得。何以故。一切諸法無所有用空故。是故菩薩於一切字法都無所見。於無所見中復不有見。菩薩作是行般若波羅蜜。除諸佛過一切諸聲聞辟支佛上。用無所有空故。何以故。一切不見所入處故。舍利弗。菩薩如是者。為行般若波羅蜜。譬如一閻浮提內。其中所有樹木生草稻麻竽蔗叢林竹葦。悉如舍利弗目揵連等。其數如是智慧神足其德無量。欲比行般若波羅蜜菩薩。終不可得比無數億百千倍。不可以譬喻為比。何以故。舍利弗。菩薩持智慧。度脫一切眾生故。
  復次舍利弗。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所念智慧。一日之中過諸聲聞辟支佛上。舍利弗。置閻浮提。其中草木三千大千國土。如舍利弗目揵連等其數滿中。復置是事。十方矞鋮F悉如舍利弗目揵連等盡滿其中。其數如是不可計量。欲比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百分千分巨億萬分不得為比。行般若波羅蜜菩薩持是智慧。比諸聲聞辟支佛之智慧。百千萬倍不以為比。
  舍利弗白佛言。唯世尊。弟子所有智慧。從須陀洹至聲聞辟支佛。上至菩薩諸佛世尊。是諸眾智不相違背。無所出生其實皆空。無有差別不出不生。其實空者無有差特優劣。云何世尊。言行般若波羅蜜菩薩一日之念。出過聲聞辟支佛上乎。
  佛告舍利弗。所以出彼上者。是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一日之念言。我當以道法因緣。當為眾生覺一切法度脫眾生。云何舍利弗。諸聲聞辟支佛。頗有是念不耶。
  舍利弗言唯世尊。諸聲聞辟支佛初無是念。
  是故舍利弗。當作是知當作是念。諸聲聞辟支佛所有之智。欲比菩薩之智。百分千分巨億萬倍不可為比。
  復次舍利弗。聲聞辟支佛頗作是念言。我當行六波羅蜜。教授眾生淨佛國土。具足佛十種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慧。具足佛十八法。當成阿惟三佛。使不可計阿僧祇人令得泥洹。頗有是念不。
  舍利弗言唯世尊。無有是念。
  佛言。菩薩能爾。菩薩行六波羅蜜。具足十八法。成阿惟三佛。當度脫一切眾生。舍利弗。譬如螢火蟲不作是念言。我光明照閻浮提普令大明。如是舍利弗。諸聲聞辟支佛亦無是念言。我當行六波羅蜜。具足十八法。成阿惟三佛度脫眾生。舍利弗。譬如日出遍照閻浮提莫不蒙明者。如是菩薩行六波羅蜜具足十八法。成阿惟三佛。度不可計一切眾生。
  舍利弗白佛言。云何菩薩過羅漢辟支佛地。逮得阿惟越致地。嚴治佛道地。
  佛告舍利弗。菩薩從初發意以來。常行六波羅蜜。住空無相無願之法。過阿羅漢辟支佛地。逮阿惟越致地。
  舍利弗白佛言。菩薩住何所地。為聲聞辟支佛而作福田。
  佛告舍利弗。菩薩從初發意以來。常行六波羅蜜乃至道場。於其中間常為聲聞辟支佛作護。何以故。舍利弗。世有菩薩。便知有五戒十善八齋。四禪四等意四無形定。乃至三十七品法盡現於世。便具足十八事佛十種力四無所畏。世間適有是法。便知有王者種梵志種長者種迦羅越種。便知有第一四天王上至三十三天。便知有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上至佛皆現於世。
  舍利弗白佛言。云何菩薩畢報施恩。
  佛告舍利弗。菩薩不報施福。何以故。本已報故。菩薩常施。持何等施施諸善法。何等善法。十善之法。從十善之法上至諸佛世尊之法。十力四無所畏具佛十八法。以是為施與。
  舍利弗白佛言。菩薩云何與般若波羅蜜相應。
  佛告舍利弗。菩薩當知色與空合。是為應般若波羅蜜。當知痛想行識與空合。是為應般若波羅蜜。當知眼耳鼻舌身意與空合。當知色聲香味細滑識法與空合。眼色識耳聲識鼻香識舌味識身細滑識法性識亦爾。是為應。當知苦習盡道四諦之法亦與空合。當知十二因緣。何等十二。一者癡二者所作行三者識四者名色五者六入六者栽七者痛八者愛九者受十者有十一者生十二者死。此十二因緣亦與空合。當知一切諸法有為法無為法亦與空合。當知本性亦與空合。是為應般若波羅蜜。如是舍利弗。菩薩摩訶薩知七空合。何謂七。上七事是也。知此七事與般若波羅蜜相應者。亦不見五陰合亦不見不合。亦不見生五陰法。亦不見滅五陰法。亦不見著五陰法。亦不見斷五陰法。亦不見色與痛合。亦不見痛與想合。亦不見想與識合。亦不見識與行合。所以者何。初不見有法與法合者。性本空故。舍利弗。用色空故為非色。用痛想行識空故為非識。色空故無所見。痛空故無所覺。想空故無所念。行空故無所行。識空故不見識。何以故。色與空等無異。所以者何。色則是空空則是色。痛想行識則亦是空。空則是識。亦不見生亦不見滅。亦不見著亦不見斷。亦不見增亦不見減。亦不過去當來今現在。亦無五陰亦無色聲香味細滑法。亦無眼耳鼻舌身意。亦無十二因緣亦無四諦。亦無所逮得。亦無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亦無佛亦無道。如是舍利弗。菩薩摩訶薩以般若波羅蜜。當作是念。當作是知。當作是應。作是行者。亦不見應亦不見不應。於六波羅蜜亦不見合於五陰法乃至身法。亦不見合與不合。三十七品佛十種力四無所畏及佛十八法乃至薩云若法。亦不見應與不應。是故舍利弗。當知菩薩與般若波羅蜜相應。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不與空合。不與無相無願合。無相無願不與空合。所以者何。空亦不見合亦不不合。無相無願亦復如是。是為應般若波羅蜜。舍利弗。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度空法相已亦不與五陰合亦不不合。過去色亦不與過去色合。亦不見過去色。當來色亦不與當來色合。亦不見當來色。現在色亦不與現在色合。亦不見現在色。痛想行識亦復如是。所以者何。去來今三世名皆空故。作是合者為應般若波羅蜜。舍利弗。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薩云若法。亦不見與過去當來今現在合。亦不見過去當來今現在。菩薩當作是念。當作是應。
  復次舍利弗。薩云若。亦不見與五陰合。五陰亦不見與薩云若合。薩云若亦不與六情合。六情亦不與薩云若合。色聲香味細滑法亦不與薩云若合。薩云若亦不與色聲香味細滑法合。亦不不合。是為應般若波羅蜜。舍利弗。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於檀波羅蜜亦不見與薩云若合。尸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惟逮波羅蜜禪波羅蜜乃至般若波羅蜜亦不見與薩云若合。亦不見薩云若與六波羅蜜合。亦不見薩云若與三十七品十力合。三十七品十力亦不見與薩云若合。亦不見薩云若。是為應般若波羅蜜。舍利弗。行般若波羅蜜菩薩。佛亦不與薩云若合。薩云若亦不與佛合。道亦不與薩云若合。薩云若亦不與道合。所以者何。薩云若則是佛佛則是薩云若。道則是薩云若薩云若則是道。是為與般若波羅蜜合。
  復次舍利弗。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知五陰不與有合有亦不與五陰合。五陰亦不與苦樂有我無我合。六情法亦復如是。五陰亦不與空無相無願合。亦不不合。亦不見行亦不見不行。菩薩當作是行當作是應。
  復次舍利弗。菩薩亦不以般若波羅蜜故。行檀行尸行羼行惟逮行禪波羅蜜。亦不以五波羅蜜故。行般若波羅蜜。亦不以阿惟越致故。教授眾生。亦不以淨佛國土故。行般若波羅蜜。亦不以四無所畏四無礙慧佛十種力十八法不共故。行般若波羅蜜。亦不以內空外空。所有無所有空空空大空畢竟空故。行般若波羅蜜。亦不以有為空無為空無底空諸法相空。一切諸法空。亦不以生空。亦不無生空。亦不真空。亦不偽空。亦不如亦不法性。亦不真際故。行般若波羅蜜行。所以者何。不見法有所破壞者。
  復次舍利弗。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以神足徹視徹聽知他人意。自知宿命故行般若波羅蜜。所以者何。行般若波羅蜜者。尚不見般若波羅蜜。何況見有菩薩神通眾事。是為應般若波羅蜜。舍利弗。行般若波羅蜜菩薩。心不自念。我當以神足到十方見諸佛世尊。亦不念言。十方諸佛有所說法我當聽受。亦不念言。我當盡知十方眾生心中所念。亦不自念。我當自知不可計劫所從生之事。亦復不念見。十方眾生生死所趣善惡之趣。是菩薩為應般若波羅蜜。舍利弗。菩薩自念。我當度不可計阿僧祇人令般泥洹。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菩薩作是行者。眾魔不能得其便。諸世間之事皆為降伏。十方琩F諸佛皆共擁護是菩薩。令不墮聲聞辟支佛地。四天王上至阿迦膩吒天。是諸天皆共護是菩薩。不令中道有礙。是菩薩身中所有眾病現世為愈。所以者何。用有普慈加眾生故。當知是為應般若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疾得陀鄰尼諸三昧門皆現在前。在所生處常見諸佛乃至道場常不離佛。是為應般若波羅蜜。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亦不念有法合與不合等與不等。所以者何。以不見法合亦不見法等。是為應般若波羅蜜。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亦不念。我當疾逮覺法性亦不不逮覺。何以故。法性者無所逮覺是為合。
  復次舍利弗。行般若波羅蜜菩薩。不見有法與法性別者亦不見合。亦不念言法性作若干差別。是為菩薩一切皆合。亦不作念言是法於法性現亦不不現。何以故。初不見於法性現者。當知是則為合。
  復次舍利弗。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於法性不與空合。空亦不與法性合。是為合。六情十八性亦不與空合。空亦不與六情十八性合。乃至法性不與空合。空亦不與法性合。舍利弗。如是空合最為第一。行空菩薩不墮聲聞辟支佛地。淨佛國土教授眾生疾成至佛。舍利弗。諸所有應般若波羅蜜無過。是應最尊第一應無上。所以者何。為是空無相無願無上正真應故。舍利弗。如是行者。當知是菩薩已受[卄/別]近於道場。如是行者。為不可計阿僧祇人而作益厚。菩薩亦不念言。我與般若波羅蜜相應。亦復不念。諸佛世尊當授我[卄/別]。亦不念。我受[卄/別]不久當淨佛國土。亦不念。我當成至佛而轉法輪。所以者何。與法性一體無有別。亦不見有法。行般若波羅蜜者。亦不見諸佛有所說。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何以故。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初不見有生眾生相。亦不見滅眾生相。何以故。一切眾生初不見起滅故。一切眾生不見有生。尚不見有生滅。云何行般若波羅蜜。菩薩作是行者。為行般若波羅蜜。不起眾生相。不空眾生相。不見眾生行不別眾生行。是為菩薩行第一空行。菩薩住是中者。為都合集。眾合於其中住。菩薩如是住者。為處大慈大悲。無嫉慢意無亂怠意。無恚恨意無起惡意。不起惡智意也。

    放光般若經卷第一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