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放光般若經卷第三


    放光般若經卷第三

        西晉于闐國三藏無羅叉奉 詔譯

    摩訶般若波羅蜜空行品第十二

  須菩提白佛言。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無有漚和拘舍羅。於五陰為行相。若念五陰有常為行相。念五陰無常為行相。念五陰苦。言五陰是我所是為行相。念五陰寂靜為行相。世尊。菩薩摩訶薩不以漚和拘舍羅行般若波羅蜜。學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復為行相。世尊。若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自念言。我行般若波羅蜜。設欲有所得是亦為行相。若菩薩念言。有作是學者為學般若波羅蜜。是亦為行相。作是學者。當知菩薩未有漚和拘舍羅故。
  須菩提語舍利弗言。菩薩作是學般若波羅蜜。為住色為分別色坐。分別色便作行色求。已作是行不得離生老病死苦。菩薩復不以漚和拘舍羅行般若波羅蜜。處於眼耳鼻舌身意分別六情。復分別十八性。復住於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各分別計校作色求。亦復不能脫生老病死苦。是菩薩尚不能逮聲聞辟支佛地證。況欲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是事不然。以是故。當知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無漚和拘舍羅。
  舍利弗問須菩提。當云何知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而是漚和拘舍羅。
  須菩提報言。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於色痛想行識不作相行。亦不言五陰有常無常。於五陰亦不作苦樂行。亦不作是我所非我所行。於五陰不作空無相無願行。於五陰亦不作寂靜行。以是故。舍利弗。以五陰空為非五陰。五陰不離空。空不離五陰。五陰則是空。空則是五陰。六波羅蜜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皆空。假令空者亦不離十八法。十八法亦不離空。菩薩如是行般若波羅蜜。則為是漚和拘舍羅。菩薩作是行般若波羅蜜。便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見般若波羅蜜。亦不見行者亦不見不行者。
  舍利弗問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何以故。行般若波羅蜜亦不見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報言。以般若波羅蜜狀貌本實不可得見故。何以故。所有者無所有故。是故行般若波羅蜜無所見。所以者何。菩薩悉知諸法所有無所有。有三昧名於諸法無所生。是諸菩薩摩訶薩無量無限廣大之用。非聲聞辟支佛所知。菩薩摩訶薩不離是三昧便疾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舍利弗問須菩提。但是三昧使菩薩疾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耶。頗復有餘三昧。
  須菩提報言。亦復有餘三昧令菩薩疾成得佛。
  舍利弗問言。何者是。
  須菩提言。有三昧名首楞嚴菩薩行。是三昧亦疾得佛。復有寶印三昧。師子遊步三昧。月三昧。作月幢三昧。諸法印三昧。照頂三昧。真法性三昧。必造幢三昧。金剛三昧。諸法所入印三昧。三昧王所入三昧。王印三昧。力進三昧。寶器三昧。必入辯才三昧。如是等三昧。菩薩摩訶薩悉學已便疾得佛。舍利弗。復有無央數不可計三昧。菩薩所應學。亦復令菩薩疾得佛。
  須菩提承佛威神言。若有菩薩摩訶薩行是三昧者。已為過去佛所授決已。今現在諸佛亦授其決已。亦不見三昧亦不念三昧。亦不貢高念言我得是三昧。亦不念言我住是三昧。都無三昧想。
  舍利弗問須菩提言。諸有住是三昧者。為已從過去諸佛授記已耶。
  須菩提言。不也舍利弗。何以故。般若波羅蜜及三昧菩薩無有異。菩薩則是三昧。三昧則是菩薩。般若波羅蜜亦爾等無有異。而善男子不知諸法等三昧。何以故不知。菩薩以不見是三昧。是故不知。
  於是世尊讚歎須菩提言。善哉善哉。如我所歎譽。汝於諸空寂行者第一。菩薩摩訶薩當作是學六波羅蜜及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
  舍利弗白佛言。菩薩摩訶薩當作是學般若波羅蜜耶。
  佛言。當作是學六波羅蜜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亦不想有所得有所見。
  舍利弗白佛言。何等為無所得無所見。
  世尊報言。吾我及眾生不可得見。以內外空故。五陰十八性十二衰。不可得不可見。本淨故。十二因緣不可見。常淨故。苦習盡道不可見。常淨故。不可見欲性形性無形性。不可得見三十七品佛十八法。常淨故。不可得見六波羅蜜。從須陀洹乃至佛。常淨故不可見。
  舍利弗白佛言。何等為淨。
  世尊報言。不生不有不可見。無所為是為淨。
  舍利弗白佛言。菩薩摩訶薩作是學為學何法。
  世尊報言。菩薩作是學於諸法無所學。何以故。法不爾如凡人所入。
  舍利弗白佛言。法云何世尊。
  佛報言。法之所有如無所有作。是有故言無所有。
  舍利弗白佛言。何等為無所有而有。
  世尊報言。五陰無所有。內外所有無所有空故。三十七品佛十八法無所有。內外所有無所有空故。凡夫愚人隨癡入愛。於中作癡行為兩際所得而不知不見法所不癡者。而為入於名色入於六入入於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雖入其中法所無者及更念。亦復不知亦不見。不知不見何等。
  佛言。不知五陰不見五陰不見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以是法墮於凡夫愚人之數而不出於何。不出於欲形無形界。不出於聲聞辟支佛法。不出而復不信。不信何等。不信五陰空不信三十七品佛十八法空亦復不住。於何所不住。不住於六波羅蜜。不住於阿惟越致地。乃至佛十八法不住。以是故謂為凡夫愚人。便入於眼耳鼻舌身意。入於五陰六衰入於十八性入於婬怒癡入於諸見入於三十七品佛十八法入於道。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菩薩作是學為不學般若波羅蜜。不成薩云若慧耶。
  佛言。如是學為不學般若波羅蜜。不出薩云若。
  舍利弗白佛言。何以故。菩薩不學般若波羅蜜。不成薩云若慧。
  佛言。以菩薩摩訶薩無漚和拘舍羅。以想念入六波羅蜜及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以想念入薩云若。以是故菩薩摩訶薩不學般若波羅蜜不生薩云若慧。
  舍利弗白佛言。菩薩當云何學般若波羅蜜而令菩薩成薩云若慧。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不見般若波羅蜜。是為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者。學如成薩云若慧如應無所見無所得。
  舍利弗白佛言。何等為無所得無所見。
  佛言。不見一切法空故。

    摩訶般若波羅蜜問幻品第十三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人問言。幻人布施持戒精進忍辱一心智慧學三十七品佛十八法學薩云若。當成薩云若不乎。我等當云何報。
  佛告須菩提。我自還問汝隨須菩提意報我。於須菩提意云何。五陰與幻有異無。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細滑法十八性與幻有異不。
  須菩提對曰。無有異世尊。
  佛言三十七品佛十八法空無相無願及道與幻有異不。
  須菩提答曰。無有異世尊。五陰則是幻幻則是五陰。十二衰及十八性皆是幻。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亦是幻。幻則十八法。
  佛告須菩提。幻人頗有著有縛有生有死不。
  對曰無。
  於須菩提意云何。幻人亦不生亦不滅。學般若波羅蜜當成薩云若不。
  須菩提白佛言。不能得。
  於須菩提意云何。著字名合法五陰數字為菩薩不。
  對曰如是如是。世尊。著字五陰生滅可得見不。
  須菩提對曰。不可得見。
  亦無起亦無滅亦無字亦無身行亦無意行亦無著亦無縛。學般若波羅蜜寧成薩云若不。
  須菩提對曰。不能成。
  佛言。菩薩學般若波羅蜜應無所得。
  須菩提白佛言。菩薩如是學般若波羅蜜。及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為如幻人學。所以者何。當知五陰如幻人。
  於須菩提意云何。五陰為學般若波羅蜜當成薩云若不。
  須菩提白佛言。不也世尊。何以故。五陰所有無所有。無所有者亦不可得見。
  於須菩提意云何。五陰如夢如響如影如熱時炎如化。當學般若波羅蜜耶。
  對曰非也。何以故。五陰六衰如夢如幻無所有不可得見。
  須菩提白佛言。新發大乘意菩薩。聞作是說。般若波羅蜜將無恐怖。
  佛言。新學大乘菩薩。未得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不與善知識相隨或恐或怖。
  須菩提白佛言。菩薩當行何等漚和拘舍羅。令菩薩不恐不怖。世尊。
  佛告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應薩云若行。觀五陰無常亦不猗五陰。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
  復次須菩提。菩薩意應薩云若行。觀五陰苦空非我。觀五陰空無相無願。觀五陰寂靜。應無所得無所猗。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菩薩當作念言。我當為一切眾生說無常苦空非我。為說空無相無願寂靜之法。應無所得無所猗。是為菩薩檀波羅蜜。
  復次須菩提。菩薩亦不以羅漢辟支佛意。觀五陰無常苦空非我。亦不以羅漢辟支佛意。觀空無相無願寂靜。是為菩薩不越戒。以是故菩薩不恐不怖。菩薩盡能奉行能忍。是為菩薩行羼提波羅蜜。
  復次須菩提。菩薩意行應薩云若。觀五陰無常應無所見無所著。不捨薩云若意。是為菩薩行惟逮波羅蜜。菩薩適作是行不起羅漢辟支佛意。羈他惡意亦不得生。是為菩薩摩訶薩行禪波羅蜜不恐不怖。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當作是觀。言不以五陰空。空則五陰。六情十八性三十七品亦復如是。是故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不恐不怖。
  須菩提白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當與何等善知識相得聞說般若波羅蜜不恐不怖。
  佛報言。菩薩說五陰無常苦空無我空無相無願寂靜而無所希望。持是無所希望之福。不作羅漢辟支佛地行。但求薩云若。是為菩薩善知識。為說六情十八性寂靜而無所希望。持是功德不願聲聞辟支佛地。是為菩薩善知識。
  復次須菩提。菩薩念三十七品佛十八法。念薩云若念道。以為一切說法無所希望。持無所希望福。不為聲聞辟支佛地。但為薩云若。是為菩薩善知識。
  須菩提白佛言。何等為菩薩學般若波羅蜜。無漚和拘舍羅為惡知識。聞說般若波羅蜜為恐怖。
  世尊報言。菩薩離薩云若意。猗般若波羅蜜而自貢高。行禪精進忍辱持戒行布施。以猗檀波羅蜜而自貢高。
  復次須菩提。菩薩離薩云若意。念五陰內外空以空貢高有所猗。念六情空念十八性空以是為貢高。念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空。猗十八法而自貢高。是為菩薩不行般若波羅蜜無漚和拘舍羅聞說般若波羅蜜為恐怖。
  須菩提白佛言。何等為菩薩惡知識。
  佛言。教令遠離六波羅蜜。語菩薩言。莫學是非佛所說。但合會作是不足聽聞不當受持不當諷誦讀。亦不當教他人。當知是菩薩惡知識。菩薩復有惡知識。與說魔所樂事。魔波旬作佛形像往到菩薩所。使菩薩遠離六波羅蜜。語菩薩言。善男子。用是六波羅蜜學。為當知是菩薩惡知識。魔復作佛形像往到菩薩所。分別廣說聲聞所應行經但為說是魔事。當知是菩薩惡知識。魔復作佛形像往到菩薩所。語菩薩言。善男子汝亦無菩薩意。亦非阿惟越致。汝亦不能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假令不教菩薩令覺魔事者。是菩薩惡知識。魔波旬復作佛形像往到菩薩所。語菩薩言。善男子。眼耳鼻舌身意空六衰十八性皆空。六波羅蜜三十七品佛十八法皆空。用是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學為有作是教者。是為菩薩惡知識。
  復次須菩提。魔復作辟支佛形像往至菩薩所。語菩薩言。善男子。十方皆空無有佛。亦無有菩薩亦無有聲聞。而為菩薩說是輩魔事。當知是則菩薩惡知識。魔復作聲聞形像被服往到菩薩所。斷菩薩薩云若意。為說聲聞辟支佛行。有作是教者。則是菩薩惡知識。魔復作菩薩師和上被服到菩薩所。教令離菩薩行教令離薩云若。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持空無相無願法授菩薩。汝當念是法受聲聞地證當用是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學。為是但魔事耳。
  復次須菩提。魔復作菩薩母形像來至菩薩所言。子汝當受是須陀洹證。習羅漢果證。當用是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為當受是無央數劫生死。當受是截手截腳之痛。向菩薩說是輩魔事是則魔所作。
  復次須菩提。魔復作比丘被服至菩薩所語菩薩言。眼耳鼻舌身意無常苦空非我空無相無願寂靜。為說三十七品佛十八法。皆為說相著事。當知是菩薩之惡知識。覺已當急遠離之。

    摩訶般若波羅蜜了本品第十四

  須菩提白佛言。菩薩號為菩薩。其句義云何。
  佛告須菩提。菩薩句義無所有。所以者何。道者無有句義亦無我。菩薩義者亦如是。須菩提。譬如鳥飛虛空無有足跡。菩薩義者亦如是。譬如夢幻熱時炎影。如來所化無所有。菩薩義者亦如是。譬如法性及如真際亦無所有。譬如幻士五陰不可得不可見。行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其義亦如是。譬如幻士行內外空亦無所有。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其義亦如是。須菩提。譬如幻士行六波羅蜜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無所有。菩薩義者亦如是。須菩提。譬如佛五陰不可得。何以故。無有五陰故。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不見菩薩之句義。須菩提。譬如怛薩阿竭阿羅訶三耶三佛六情無所有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其義亦如是。須菩提。譬如佛行內外空其際不可得見。行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不可得見。菩薩其義亦如是。有為無為性亦無有義。須菩提。譬如不生不滅無所有無作無著無斷。其義亦無所有。何等不生不滅不著不斷不有不作。報言。五陰不生不滅亦不著亦不斷亦不可見。十八性六情六衰五陰。無著三十七品佛十八法。無著無斷義不可得。行般若波羅蜜菩薩其義亦如是。須菩提。譬如三十七品佛十八法本淨無有義。菩薩義者亦如是。譬如吾我淨。以吾我無有邊際故。我人壽命淨不可得見。眾生無邊際故。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其義亦如是。譬如日出時諸冥跡不復現。菩薩亦如是。譬如天地劫盡火燒時。世間諸所有皆燒盡其跡不可見。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其義亦如是。須菩提。譬如世尊戒具。本時惡戒跡不復現。得三昧亂意跡不復現。得智慧無有愚癡跡。得解脫不復見未解脫跡。已見解脫慧不復見不解脫慧。譬如佛光出時日月忉利諸天王。阿迦膩吒天光明不復現。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其句義不可見。何以故。道及菩薩菩薩義。是亦不合亦不散。無有形不可見。無有對一相。一相者則為非相。須菩提。菩薩於諸法。當學無所著亦當覺知諸法。
  須菩提白佛言。何等為諸法。何等為菩薩於諸法學無所著。何等為菩薩覺知諸法。
  佛告須菩提。諸法者謂善法惡法。記法未記法。俗法道法。有漏法無漏法。有為法無為法。是為菩薩當於是諸法學。無所著亦當學。
  須菩提白佛言。何等為世俗善法。
  佛告須菩提。俗善法者。謂孝順父母供養沙門道人養育長老施諸福事。約身守節精勤念善意。崇方便修行十善。有俗內想腐敗想青瘀想血想食不消想亂想骨想半燋想。四禪四等四無形禪想。佛想法想比丘僧想戒想施想天想。精勤想安般想身想死想。須菩提。是謂世間善法。何等為世俗惡法。殺盜婬怒惡口妄言綺語嫉妒邪見是為世俗惡法。何等為記法。若善法若不善法是為記法。何等為未記法。未有身口意未有四大未有五陰十八性十二衰。是為未記法。何等為世俗法。五陰十二衰十八性十善四禪四等四無形禪。是謂世俗法。何等為道法。三十七品三解脫門三根三三昧解脫攝意八解脫門九次第禪十八空佛十力四無所畏佛十八法。是為道法。何等為漏法。五陰十二衰十八性十二因緣四禪四無形禪。是為漏法。何等為無漏法。三十七品佛十八法。是為無漏法。何等為有為法。欲界形界無形界三十七品乃至佛十八法。是為有為法。何等為無為法。無為法者不生亦不滅不終亦不始常住而不改。婬怒癡盡如無有異法性及真際。是謂無為法。菩薩摩訶薩當於是空相之法無所著而不傾動覺。諸法而不二。
  須菩提白佛言。何等為摩訶薩。
  佛告須菩提。於諸大眾必有上首。是故名為摩訶薩。
  須菩提白佛言。當為何等眾生而作上首。
  佛告須菩提。大眾者謂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初發意菩薩摩訶薩至阿惟越致地住者。是為大眾之聚。菩薩當於是中作上首。於中當發金剛意便為上首。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何等為金剛意。
  佛告須菩提。菩薩摩訶薩發意言。我當受無央數生死作精進行。我當為眾生故捨一切所有。我當等心於一切眾生。我當以三乘度脫眾生。當令般泥洹。亦不見眾生般泥洹。我當覺諸法無所從生。常當以薩云若慧意行六波羅蜜。我當學當救濟一切。須菩提。是為菩薩發金剛意。便為大眾最上首。菩薩復發意言。我當為泥犁薜荔中罪人所受苦痛。我當為眾生代受無央數劫苦痛。盡令眾生於無餘泥洹而般泥洹。然後我自為身作善本億百千劫乃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須菩提。是為菩薩發金剛意於大眾而為上首。菩薩當為妙意。以妙意故於眾生為上首。從初發意已來亦不當生婬怒癡意。亦不當嬈眾生。亦不起聲聞辟支佛意。是為菩薩摩訶薩妙意而為大眾作上首。亦不念貢高。菩薩當於薩云若意而不動亦不貢高。菩薩常當起護念於眾生亦不捨眾生。菩薩摩訶薩當為法行當為法樂。何等為法樂。隨其所知而諷誦受。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住於諸法空為大眾作導。亦無所倚亦無所得。菩薩住於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為大眾作上首無所倚而無所見。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住於行如金剛三昧。乃至盡虛空際無所染逮解脫三昧。便為大眾作上首。而無所得亦無所倚。須菩提。菩薩住於是法地故。便能為眾生而作上首。是故名為摩訶薩。

    摩訶般若波羅蜜摩訶薩品第十五

  是時舍利弗白佛言。我亦當復說所以為摩訶薩者何。
  佛告舍利弗便說。舍利弗言。菩薩於諸妄見悉斷是故名為摩訶薩。何謂諸見妄見。吾我見有人見及眾生見有斷見有常見有見無見五陰見十八性見十二衰見有諦見十二因緣見有三十七品佛十八法見有育養眾生見有淨佛土見有道見有佛見轉法輪見。一切諸見悉斷。作如是說法。是故名為摩訶薩。
  須菩提問舍利弗言。菩薩摩訶薩。何以故。有五陰十二衰十八性十二因緣見。何以故。有三十七品佛十八法見及有妄見。
  舍利弗對曰。菩薩摩訶薩不以漚和拘舍羅行般若波羅蜜。如務五陰六情十八性十二因緣。猗六波羅蜜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起諸見。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斷是諸見。為人說法而無所猗。
  須菩提白佛言。我亦當說。所以為摩訶薩者何。
  佛告須菩提。樂說者便說。
  須菩提言。道意無有與等者。非聲聞辟支佛所知。何以故。以薩云若意無漏故。意亦不著。是故為摩訶薩。
  舍利弗問須菩提。何等為菩薩意無有與等者。諸羅漢辟支佛所不能及者。
  須菩提報言。菩薩摩訶薩從初發意以來。不見法有生滅。亦不見有增減。亦不見著亦不見斷。舍利弗。諸法不生不滅。不增不減。不著不斷者。亦無羅漢辟支佛意。亦無道意亦無佛意。是為菩薩摩訶薩意無有與等者。非羅漢辟支佛所能及知者。
  舍利弗言。如須菩提意。不著羅漢辟支佛地。五陰亦不著。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不著。
  舍利弗語須菩提。假令薩云若意無漏者。凡人意亦當無漏性空故。羅漢辟支佛及諸佛世尊意亦當無漏。
  須菩提言。爾如所言。
  舍利弗言。五陰亦無漏其性本空故。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復無漏性空故。
  須菩提言。如舍利弗所言。
  舍利弗問須菩提言。無意為不與意合耶。無色痛想行識為不與識合耶。
  須菩提言。爾如所言。
  舍利弗復問。三十七品佛十八法與非十八法。為不著不合耶。
  須菩提報言。有無之事皆合。
  須菩提語舍利弗言。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般若波羅蜜。不持道意及羅漢辟支佛。所不能及知。意亦不貢高而有所猗於猗於法而無所入。

    摩訶般若波羅蜜問僧那品第十六

  是時邠耨文陀尼子白佛言。世尊。我當說所以為摩訶薩者。
  佛言。汝樂欲說者便說之。
  邠耨言。菩薩為大功德所纏絡乘於大乘。以是故謂為摩訶薩。
  舍利弗問邠耨言。何等為菩薩摩訶薩以大功德所纏絡而為摩訶薩。
  邠耨報言。菩薩摩訶薩不為齊限於人故。住檀波羅蜜而為布施。普為一切眾生故。行檀波羅蜜尸羼惟逮禪般若波羅蜜。普為眾生故。作謙苦行。菩薩成僧那僧涅不限眾生。亦不言我當限度若干人不能度餘人。亦不言我當教若干人至道。亦不言我不能教餘人。菩薩為眾生故起大誓願言。我自當具足六波羅蜜。亦當教他人使具足六波羅蜜。菩薩行檀波羅蜜所布施應薩云若。意願言。持是功德與一切眾生俱共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舍利弗。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而習布施。
  復次舍利弗。菩薩布施應薩云若。不求羅漢辟支佛地。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布施習於尸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布施時作薩云若念法所應行。是為習羼波羅蜜。如精進所應行。是為習惟逮波羅蜜。一心布施應薩云若。念終不起聲聞辟支佛意。是為習禪波羅蜜。所可布施如幻相。不見施者亦不見所施亦不見受者。是為菩薩布施而習般若波羅蜜。菩薩以薩云若意。不想諸波羅蜜亦不猗。舍利弗。是故當知菩薩為僧那僧涅。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尸波羅蜜意應薩云若布施。持布施功德與眾生。共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是為菩薩行尸波羅蜜而具檀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行尸波羅蜜盡能奉行能忍辱。是為菩薩行尸波羅蜜具足羼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行尸波羅蜜具足惟逮波羅蜜。是為菩薩習精進。菩薩行尸波羅蜜不受羅漢辟支佛意。菩薩行尸波羅蜜。於諸波羅蜜如幻相不貢高亦無所倚。舍利弗。是為菩薩行尸波羅蜜如習般若波羅蜜。是為菩薩行尸波羅蜜總持諸波羅蜜。是故名為僧那僧涅。菩薩行羼提波羅蜜應薩云若布施。菩薩入無形禪亦不處其中。是為菩薩行漚和拘舍羅而為般若波羅蜜。
  復次舍利弗。菩薩行禪分別空無相無願。是為菩薩行僧那僧涅而為般若波羅蜜。以是故。名為僧那僧涅。舍利弗。菩薩作是僧那僧涅者。十方諸佛世尊。皆以大音聲讚歎是菩薩言。某國土菩薩具諸功德為僧那僧涅。當育養眾生淨佛國土。
  於是舍利弗問邠耨文陀尼子。何等為菩薩摩訶薩摩訶衍三拔致。摩訶衍三拔致者。晉言發趣大乘。云何為發起大乘。
  邠耨報言。行六波羅蜜隨諸禪所應行盡奉行。持求薩云若。菩薩以薩云若意。於八禪觀其無常。觀其苦空非我無願。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為摩訶衍。菩薩念三十七品佛十八法是為菩薩摩訶衍。菩薩意不近羅漢辟支佛地。志但崇薩云若。是為菩薩行四等而為羼波羅蜜。菩薩行薩云若意無懈時。是為菩薩惟逮波羅蜜。菩薩雖行四禪慈悲喜護八禪。亦不能動搖菩薩。所以者何。以漚和拘舍羅故。菩薩行四等為眾生消諸漏。是為菩薩行四等而為檀波羅蜜。諸法所作禪不持求羅漢辟支佛。何以故。常求薩云若故。是為菩薩行四等而不J尸波羅蜜。菩薩復有摩訶衍。於內外空其慧不轉。無所倚無所得無所見。是為菩薩摩訶衍。復有摩訶衍。不於諸法。慧不在亂亦不在定。慧亦不在有常亦不在無常。慧亦不在苦樂亦不在有我無我。是為菩薩摩訶衍而應無所倚。復有摩訶衍。慧不在當來過去今現在。慧亦不離三世。是為摩訶衍應無所倚。摩訶衍者。慧不在三界亦不離三界。復有摩訶衍。慧不在俗法亦不在道法。亦不在有為亦不在無為。亦不在有漏亦不在無漏。是為無所倚。舍利弗。是為菩薩摩訶薩摩訶衍。

    摩訶般若波羅蜜摩訶衍品第十七

  爾時舍利弗。問邠耨文陀尼子言。何等為菩薩摩訶薩乘於大乘。
  邠耨報舍利弗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乘於檀尸羼惟逮禪波羅蜜。乘是六波羅蜜不見六波羅蜜。亦不倚菩薩而無所倚。是為乘於大乘。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一心學薩云若。具足三十七品佛十八法。雖念欲成不有所倚。是為菩薩乘於大乘。
  復次舍利弗。菩薩作是念言。菩薩者但是字耳。五陰者但有字耳不倚五陰故。六情者但有字耳不倚六情故。三十七品者但有字耳不倚三十七品故。內外空者但有字耳不倚內外空故。佛十八法者但有字耳不倚佛十八法故。如來法者但有字耳不見法性故真際者但有字耳真際不可見故。佛及道者但有字耳不倚佛故。是為菩薩摩訶薩乘於大乘。
  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從初發意以來具足菩薩之神通。具足已欲育養群生。從一佛國遊至一佛國。供養禮拜事諸佛世尊。從諸佛聽受法教。何謂法教。
  報言。菩薩大乘是菩薩乘是大乘。遊諸佛剎淨佛國土育養眾生。初無佛國想亦無眾生想亦不住二地。菩薩為眾生故。隨其所應而變其形像不得一切智。終不離菩薩乘逮一切智已便能轉法輪。非羅漢辟支佛及諸天龍閱叉阿須倫及世間人所能轉。
  是時聞十方矞鋮F諸佛世尊。讚歎聲。言某國某菩薩摩訶薩。乘於大乘逮薩云若轉於法輪。舍利弗。是為菩薩摩訶薩乘於大乘。

    摩訶般若波羅蜜僧那僧涅品第十八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何等為菩薩摩訶薩僧那僧涅。
  佛告須菩提。六波羅蜜三十七品內外空及有無空佛十八法及一切智。被諸功德之鎧成佛身。光徹三千大千剎土。復以光普遍十方矞鋮F佛國土。便為六反震動。三千大千剎土復六反震動。十方矞鋮F佛國土菩薩。已受是光明住於檀波羅蜜。以大乘之鎧便能變化三千大千剎土化為琉璃。自變其形為遮迦越王。布施一切隨其所欲。飢渴與飲食欲得衣者與衣欲得香華醫藥布施。種種隨眾人身所便樂盡給與之。作是布施已便為眾生說六波羅蜜行。眾生聞菩薩教已。至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離六波羅蜜行。是為菩薩被大乘之鎧。須菩提。譬如工幻師在四要道頭。於大眾人前布施隨人所欲。飲食衣被錢財。隨人意所索幻人盡與。於須菩提意云何。是幻師頗有所布施於人不。
  須菩提白佛言。無所施亦無得者。
  佛告須菩提。菩薩自化身作遮迦越王布施。隨人所樂而在所與。恣人所欲而施與。雖施而無所與亦無得者。何以故。須菩提。法之幻法應爾。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住於尸波羅蜜。示現作遮迦越羅。於中使人持十善法。教人使為四禪四等四無形禪。立於三十七品至佛十八法。眾生聞是法教至得道終不離是法教。須菩提。譬如幻師化作大眾人。教幻人持十善。立以三十七品至佛十八法。於須菩提意云何。頗有人立於十善四禪四無形禪。頗有人立於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者不。
  須菩提對曰。無有立者也世尊。
  佛告須菩提。菩薩立諸眾生於十善地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不見有人住是法者。所以者何。法幻之法自應當爾。以是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為被大乘之鎧。
  復次須菩提。菩薩住羼波羅蜜。亦立眾生於羼波羅蜜。菩薩從初發意以來作誓言。假令眾生持刀杖害。我悉受終不起惡意如彈指之頃。當復立眾生於忍辱地亦復如是。雖立眾生於羼波羅蜜。亦復如幻師亦無眾生想。須菩提。是為菩薩大乘之鎧。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住於惟逮波羅蜜。立眾生精進意應薩云若。亦復如幻師。是為菩薩大乘之鎧。菩薩住於禪波羅蜜。亦復教一切人行一心。菩薩住於等法。不見法有亂者有一心者。須菩提。是為菩薩住於禪波羅蜜。亦復教一心人行禪。乃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終不離是一心。亦復如幻師。是故名為僧那僧涅。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住於般若波羅蜜。亦復勸助教一切人。使立於般若波羅蜜。須菩提。是為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於諸法不見有彼此岸。是為菩薩住於般若波羅蜜。亦復勸助眾生化立人於般若波羅蜜。教化眾生亦復如幻。不見有學者不見有受者。以是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僧那僧涅。
  復次須菩提。菩薩被大乘鎧。以安處十方矞鋮F佛國眾生。立於六波羅蜜。為眾生說六波羅蜜法使眾生聞之。聞已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離是法。亦復如幻亦不見受法者亦不見受是教者。以是故菩薩為大乘之鎧。菩薩復被大乘之鎧意應薩云若。菩薩不言我當教若干人立於六波羅蜜。亦不言我當教若干人行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復不言我不能教若干人。亦復不言我教若干人得須陀洹乃至阿羅漢辟支佛。不言我不教若干人至阿羅漢。亦不言我立若干人至薩云若。不言我不悉教爾所人。何以故。菩薩所度無有限礙亦無適莫。菩薩所度亦無有數亦無有量。須菩提。菩薩譬如幻師教幻人。不見有所教亦不見有受者。是為菩薩摩訶薩僧那僧涅。
  須菩提白佛言。如我從佛所聞義。當知菩薩非為僧那僧涅。何以故。諸法空故色痛想行識空。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細滑法十八性各隨其相各自空檀波羅蜜至般若波羅蜜亦自空。內外空皆自空。從三十七品至佛十八法皆空。菩薩亦空僧那僧涅亦自空。以是故世尊。當知菩薩為非僧那僧涅。
  佛告須菩提。如所言無有異。須菩提。薩云若非為非作。菩薩為眾生作摩訶僧那僧涅者。是眾生亦非為非作。
  須菩提白佛言。何以故。薩云若及眾生非為非作。
  佛言。不見有人故。是故薩云若無為無作。何以故。須菩提。五陰亦不有所作亦非不作。六情六衰亦無所為亦無所作。我人壽命亦無所為亦無所作。何以故。邊際不可得故。須菩提。夢響影幻熱時炎化無所作亦無所為。內外空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無所為亦無所作。何以故。其本際不可得見故。如及法性真際亦無所作亦無所為。菩薩薩云若亦無所作亦無所為。何以故。無有本際故。以是故須菩提。薩云若及眾生無所有無所作。以是當知菩薩非為摩訶僧那僧涅。
  須菩提白佛言。如觀世尊所說義。五陰亦無縛無脫。
  邠耨文陀尼子問須菩提。何等五陰無縛無脫。
  須菩提報言。五陰如夢如響如影如幻如化如熱時炎。當來過去今現在五陰無縛無脫。五陰無端緒無縛無脫。五陰寂無所生無縛無脫。五陰善不善俗五陰道五陰有漏無漏亦無縛無脫。一切諸法無縛無脫。無際寂淨無縛無脫。六波羅蜜無縛無脫。無際寂靜內外空無縛無脫。三十七品無縛無脫。佛十八法無縛無脫無際寂靜故。道及菩薩薩云若一切智事。無際寂靜無所生亦不縛亦不脫。如法性真際無為亦無縛無脫。無際寂靜不生無縛無脫。如是邠耨。菩薩摩訶薩。於無縛無脫六波羅蜜中。住無縛無脫薩云若。於無縛無脫育養眾生。無著無縛無脫淨佛國土。無著無縛無脫見諸世尊。以無縛無脫聞法終不離。無縛無脫諸佛世尊終不離。無縛無脫諸神通終不離。無縛無脫五眼終不離。無縛無脫轉無縛無脫法輪。無縛無脫安立眾生於三乘。如是邠耨。菩薩摩訶薩。於無縛無脫六波羅蜜。於諸法得逮覺。無際寂靜無所生故。邠耨當知。是為菩薩摩訶薩無縛無脫之僧那僧涅。

    放光般若經卷第三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