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放光般若經卷第六


    放光般若經卷第六

        西晉于闐國三藏無羅叉奉 詔譯

    摩訶般若波羅蜜無住品第二十八

  爾時三千大千剎土諸四天王與無央數億百千諸天子皆來共會。諸釋提桓因與諸無數億百千諸天皆共來會。須炎天子上至首陀會天其中諸天各各與無數若干億百千天子皆來共會。從四天王至首陀會天。諸天功德光明巍巍。雖爾不如世尊最下光明。百千萬倍巨億萬倍。諸天光明及閻浮檀寶之光明悉不現也。諸天在佛邊其形體光明如燒炷。是故諸天光明即不復現。
  釋提桓因白尊者須菩提。今是三千大千剎土諸四天王諸首陀會天。欲聽須菩提說般若波羅蜜教菩薩。云何住般若波羅蜜。何等為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當云何行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報釋提桓因言。拘翼。今當承佛威神。為諸菩薩說般若波羅蜜。當為菩薩如所應住說。是諸天子未發意者今當應發菩薩心。已住於道撿者。力不堪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何以故。為生死界作障隔故。假令是輩能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者。我亦代其歡喜從上轉尊。我終不中道斷其功德。拘翼。何等為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當持應薩云若意。當念色無常苦空非身。老病憂患惱結裁聚轉變壞敗恐畏鬥訟不可恃怙。菩薩當念是亦無所倚。痛想行識六情六性。皆當念是苦。淨亦無所倚。當念五陰淨。當念六情六性淨寂。以薩云若意當知從癡有愛習。十二因緣亦無所倚。當復念滅癡愛十二因緣得滅。眾苦亦無所倚。
  復次拘翼。菩薩摩訶薩以薩云若意當念三十七品亦無所倚。亦當念乃至佛十八法亦無所倚。
  復次拘翼。菩薩摩訶薩以薩云若意。行檀波羅蜜尸波羅蜜羼波羅蜜惟逮波羅蜜禪波羅蜜亦無所倚。如是拘翼。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作是觀。使法法相續法法相得。皆使具足。菩薩於念亦無吾我。若作異念不應道念。拘翼。以不等念意。於道亦不可見亦不可得。道無意念意亦不可得亦不可見。拘翼。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當作是觀。於諸法無所得。
  釋提桓因言。耆年須菩提。云何念意不與道意同。云何道意不與念意同。云何道意念意俱不可得不可得見。
  須菩提言。拘翼。所念意不成意。道意亦非意亦不成意不持非意。念非意意則是非意。非意亦是意。是為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
  於是佛歎須菩提言。善哉善哉。如汝為諸菩薩說般若波羅蜜教勸助之意。
  須菩提白佛言。唯世尊。我當報恩不得不報恩。我當報過去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恩。及弟子勸助安立諸菩薩等。世尊。爾時亦學六波羅蜜得阿惟三佛。世尊。我等亦當復勸助安立諸菩薩。學六波羅蜜亦當使成得阿惟三佛。
  須菩提言。拘翼。聽我說菩薩摩訶薩住般若波羅蜜。如住亦不住。五陰五陰空。菩薩菩薩空。五陰空菩薩空一空無有二。拘翼。菩薩當作如是住般若波羅蜜。拘翼。六情六情空。菩薩菩薩空。六情空菩薩空等無有異。六性六性空。菩薩菩薩空。六性空菩薩空等無有異。菩薩摩訶薩當作如是於。般若波羅蜜當作是住。
  復次拘翼。十二因緣十二因緣空。滅十二因緣滅十二因緣空。菩薩菩薩空。十二因緣十二因緣滅空菩薩空一空無有二。拘翼。菩薩摩訶薩於般若波羅蜜當作是住。六波羅蜜六波羅蜜空。內外空及有無空。三十七品佛十八法諸三昧門陀鄰尼門。聲聞乘辟支佛乘亦爾。菩薩如來薩云若亦爾。菩薩空薩云若空一空無二。菩薩於般若波羅蜜當作是住。
  釋提桓因言。云何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不於般若波羅蜜中住。
  須菩提言。拘翼。菩薩不住五陰有所倚。亦不住六情有所倚。不住於六情有所倚。從三十七品至薩云若皆不住有所倚。從須陀洹至阿羅漢辟支佛上至佛皆不住有所倚。從五陰至薩云若。是為不住亦無所倚。從須陀洹至佛亦不住有所倚。五陰無常不當於中住。五陰有常不當於中住。五陰苦樂不當於中住。淨不淨不當於中住。我非我不當於中住。空不空不當於中住。滅不滅不當於中住。寂不寂不當於中住有所倚。須陀洹不具足故不當於中住。至佛不具足故不當於中住。須陀洹成就德能福一切不當於中住。上至佛成就德能福一切不當於中住。
  復次拘翼。菩薩初地不當於中住。至第十地不當於中住有所倚也。從初地言我當具足檀波羅蜜不當於中住。於尸波羅蜜羼波羅蜜惟逮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不當於中住有所倚。我當具足成就三十七品不當於中住有所倚。菩薩道不當於中住。我從菩薩道至阿惟越致地住不當於中住。菩薩具足五通不當於中住有所倚住菩薩神通已言我當遊無量阿僧祇佛國。見諸佛如來聽受法教已。轉復教授一切眾生。亦不當於中住有所倚。言我亦當變化作如諸佛如來世界所有亦不當於中住有所倚也。般若波羅蜜不當於中住有所倚也。我當教授眾生至道亦不當於中住。我當供養無央數阿僧祇諸佛時。諸幢幡香華繒蓋無央數億百千張疊不當於中住。我當成就無央數阿僧祇眾生。令得阿耨多羅三耶三佛亦不當於中住。我當具足五眼肉眼天眼法眼慧眼佛眼亦不當於中住。我皆當起諸三昧亦不當於中住。亦不當願言。我得是三昧時當於中遊戲亦不當於中住。具足陀鄰尼門不當於中住。我當具足四無礙慧四無所畏佛十種力佛十八法亦不當於中住。我當具足四等心大慈大悲亦不當於中住我當具足三十二大士之相八十種好不當於中住有所倚也。住八輩事成就信要法要不當於中住。須陀洹至第七不當於中住。斯陀含一種不當於中住。道等不當於中住。命終垢盡不當於中住。須陀洹中道般泥洹不當於中住。斯陀含未斷諸苦本不當於中住。得阿那含道意不當於中住。於阿那含中中道般泥洹不當於中住。得阿羅漢證成阿羅漢。從是間於無餘泥洹而般泥洹不當於中住。辟支佛不當於中住。過羅漢辟支佛至菩薩地不當於中住。道事慧不當於中住有所倚也。以眾事成阿惟三佛不當於中住。從次諸垢消盡不當於中住。成如來等正覺無所著當轉法輪不當於中住。我當為佛事度不可計一切眾生不當於中住。以四神足於三昧住命矞鋮F劫不當於中住。令我壽命無有數不當於中住。於三十二大士之相一相成百福功德不當於中住。使我一佛國大如十方矞鋮F佛國不當於中住。使我三千大千剎土盡作金剛不當於中住。使我佛樹中出香。一切眾生聞其香者無有三毒。不起聲聞辟支佛意。有聞是香者身病意病皆悉除愈令我佛土不聞五陰色痛想行識六波羅蜜之聲不當於中住。令我佛國不聞三十七品及十八法。不聞須陀洹上至佛之聲不當於中住。何以故。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成阿惟三佛。於諸法亦無所得。如是拘翼。菩薩於般若波羅蜜無所倚住。
  爾時尊者舍利弗意念。菩薩摩訶薩當云何住。須菩提知舍利弗意所念。便問舍利弗。於意云何。諸佛為住何所。
  舍利弗報言。諸佛無所住。不住意有所止。亦不於五陰住。亦不住於成就。亦不住於不成就。亦不住於有為無為。不於十八法薩云若有所住。
  須菩提言。菩薩摩訶薩住般若波羅蜜中。當如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住如不住。菩薩當作是住。住無處所住。於是會中有天子作是念。諸閱叉所語所說悉皆可知。尊者須菩提所說般若波羅蜜教了不可知。須菩提。知諸天子意所念。語諸天子言。不解不知耶。諸天子言爾須菩提。實不解不知也。
  須菩提語諸天子言。我所說者常不見一字教亦無聽者。何以故。般若波羅蜜者非文字亦無聽聞。何以故。諸天子。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道亦無文字。諸天子。譬如如來化作佛作四輩弟子。作是化已。為說化諸法。於諸天子意云何。是頗有教有說寧有受者不。諸天子言。唯須菩提。是無所有。
  須菩提言。諸法譬如化。亦無所說者。亦無受者。亦無知者。譬如士夫夢中見佛。佛為說法。於意云何。有說有受者不。諸天子言。無說無受。
  須菩提言。諸法如幻無說無受亦無所有。譬如有二人於彼深澗各住一面。俱發音聲讚歎佛法及比丘僧。其聲音響寧展轉相知不。諸天子言。響無所知。譬如絕工幻師於四衢道化作如來及四輩眾而說於法。諸天子。於意云何寧有說有教有受者不。諸天子報言。實無所有。諸天子復念。今須菩提敷演般若波羅蜜。其事甚深。所教轉深。所說轉妙。
  須菩提語諸天子言。色亦不深亦不微妙。不以五陰故微妙也。六情從內外空及有無空。乃至六波羅蜜佛十八法皆如是。諸三昧門陀鄰尼門至薩云若。亦不深亦不妙。不以薩云若故深妙。諸天子意念。是中所說亦不說五陰六情。亦不說六波羅蜜。亦不說內外空及有無空。亦不說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不說須陀洹道。亦不說阿羅漢辟支佛道。亦不說文字。是事云何。
  須菩提報言。如是如是。諸天子諸如來道者皆無所得亦無所說。是故諸法亦無說者亦無聞者。亦無受者亦無得者。
  須菩提言。諸天子。欲住須陀洹道者。取須陀洹證者。若住羅漢辟支佛上至佛欲取證者。作是住者。終不得是忍。菩薩從初發意以來。無所說無所聞當作是住。

    摩訶般若波羅蜜如幻品第二十九

  爾時諸天子意念。我等當云何從須菩提聽受其教。
  尊者須菩提知諸天子意所念。語諸天子言。今諸會者觀聽我所說當如幻化人。所聽受亦無所受。亦無所見亦不作證。諸天子言。云何須菩提眾生為如幻化耶。來會者亦如幻化耶。
  須菩提言。如是如是。眾生如幻。會者亦如幻。吾我亦復如幻如夢。五陰如幻如化。六情識栽如幻如化。內外空及有無空如幻如夢。三十七品佛十八法如幻如化。須陀洹道上至於佛三耶三佛亦復如幻。
  爾時諸天子問須菩提。云何乃至佛亦復如幻如夢。
  須菩提言。我說至佛亦復如幻。若復有法勝於泥洹者我亦復言如幻。諸天子夢幻化是一取無有二。
  是時舍利弗。大目揵連。摩訶拘絺羅。摩訶迦旃延。邠耨文陀尼子。大迦葉等。與無央數菩薩。是諸大眾。俱問須菩提言。般若波羅蜜甚深甚廣。難曉難了難見難解。誰能遏絕是者。
  是時阿難語眾弟子諸菩薩言。般若波羅蜜者是深妙法。甚廣難見難解難了不可思議。唯有阿惟越致菩薩摩訶薩。具足見諦阿羅漢。前世於無央數諸佛所而作功德與善知識相隨者。善男子善女人有大智慧。如是輩人聞深般若波羅蜜乃能信樂終不能遏絕。不以空分別五陰。不以五陰分別空。亦不以五陰分別無相無願。不以無相無願分別五陰。亦不以無所生無所滅分別五陰。不以五陰分別無所生無所滅。亦不以寂淨分別五陰。亦不以五陰分別寂淨。乃至六情及諸緣起亦復如是。從檀波羅蜜至般若波羅蜜亦復如是。從內外空至有無空亦復如是。從三十七品至佛十八法亦復如是。諸三昧門陀鄰尼門不以分別五陰。不以五陰分別三昧門陀鄰尼門。從須陀洹至羅漢辟支佛乃至薩云若亦不以分別空。不以空分別薩云若。亦不以無相無願分別薩云若。亦不以薩云若分別無相無願。不以具足不具足性分別空。不以空分別具足不具足性。至無相無願亦復如是。不以無所生無所滅分別寂淨。不以寂淨分別五陰。
  須菩提語諸天子言。是甚深般若波羅蜜。極有智者不能遏絕。何以故法無有憂者亦無有慼者。若無憂無慼眾生亦無能遏絕者。
  舍利弗語須菩提言。般若波羅蜜為廣說三乘之教及菩薩總持之教。從初發意至十住道地教。至六波羅蜜三十七品佛十八法。菩薩摩訶薩悉總持之教。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化生也。不耗於神通遊諸佛國。隨其所欲所作善本供養諸佛即得如願。從諸世尊所聽受法。至薩云若初不斷絕。未曾離三昧時當為無所罣礙辯。不可斷絕辯。如所應辯利辯義辯一切最辯。
  須菩提言。如是如是。如舍利弗言。廣說三乘及菩薩乘。大乘菩薩摩訶薩所得最辯。亦無所倚亦不倚。吾我知見壽命五陰亦無所倚。從檀波羅蜜至般若波羅蜜亦無所倚。從內外空及有無空亦無所倚。從三十七品佛十八法至薩云若慧亦無所倚。
  舍利弗言。何以故。於般若波羅蜜說三乘之教而無所倚。何以故。說菩薩總持。何以故。得最妙之辯而無所倚。
  須菩提言。從內空乃至三乘。皆從般若波羅蜜教出亦無所倚。從外空至有無空。廣說三乘之教亦無所倚。從內外空所說教及菩薩。總說一切世間最妙之辯亦無所倚。從有無空至菩薩。護一切世間最第一之辯而無所倚也。

    摩訶般若波羅蜜雨法雨品第三十

  於是釋提桓因意念言。尊者須菩提所說法為雨法雨三千大千剎土。從四天王上至阿迦膩吒天各各念言。今須菩提所說法雨。我等寧可作花散佛世尊及諸菩薩大弟子眾。及散須菩提上。
  爾時三千大千剎土諸釋提桓因及諸四天王各化作花。散佛菩薩及比丘僧。及散須菩提上。持是供養般若波羅蜜。諸天散花。應時普遍三千大千國土地無空缺處。譬如敷坐也。虛空中花未墮地者。應時化成花交露臺殊妙嚴事。時須菩提意念我數至天上初未曾所見如是花比。是諸天子所散花者。不從樹生化花耳。
  釋提桓因語須菩提。是花非生花亦非意樹花。
  須菩提言。如拘翼所言。是花亦非生花亦非意樹花。拘翼。若不生者是為非花。
  釋提桓因語須菩提。但是花不生耶。五陰亦不復生耶。
  須菩提言。是花及五陰俱亦無所生。若使不生為非五陰。六情亦無所生。若使不生為非六情。六波羅蜜亦無所生。若使不生為非六波羅蜜。從內外空至有無空亦不生。若不生者為非有無空。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不生。若不生者為非十八法。至薩云若亦不生。若不生者為非薩云若。
  釋提桓因意念言。今須菩提辯才深妙乃如是耶。隨其所應如為說法而無違背。
  佛告釋提桓因。如是如是。拘翼。須菩提實為深入辯才第一。隨所應而為說法無有違錯。
  釋提桓因白佛言。唯世尊。云何須菩提隨其所應而為說法而不違錯。
  佛告拘翼。五陰六情但有數耳。以五陰六情但有數故。是故須菩提所說無錯。何以故。如法者亦不違錯亦不和合。以無和無錯。是故須菩提所說無錯。至六波羅蜜及內外空至有無空。三十七品佛十八法皆如是。從須陀洹道至辟支佛道至薩云若薩云若事亦如是。從須陀洹羅漢辟支佛上至佛三耶三佛。拘翼。亦復是法數所施耳。須菩提所說亦復如法數所施。是故所說無有違背。何以故。拘翼。如法者亦不和亦不錯。以不和以不錯故。須菩提作是說法。隨其所應無有違錯。
  須菩提言。如是如是。拘翼。如佛世尊施諸法教。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當知諸法亦復但是法數所施。拘翼。菩薩作是學者為不學色痛想行識。亦不見五陰當所學者。如是學者為不學六波羅蜜。何以故。不見六波羅蜜當所學者。如是學者不學內外空及有無空。何以故。不見空法有所學者。如是學者為不學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不學須陀洹道。不學羅漢辟支佛道。不學薩云若道。何以故。不見薩云若當所學者。
  釋提桓因白須菩提言。何以故。不見五陰。至薩云若亦不見耶。
  須菩提言。是故拘翼。五陰五陰自空。薩云若薩云若自空。何以故。不可空色而學色空。不可以薩云若空學空薩云若。不作空學為學空。不以二學如是學。不以二事學五陰空。亦不以二事學薩云若空。拘翼。不以二事學空五陰者為學六波羅蜜。不以二事學薩云若空者為學六波羅蜜。為學內外空至有無空。為學三十七品。為學佛十八法。不以二事學為學須陀洹至羅漢辟支佛。不以二事學為學三耶三佛。亦不以二事學為學薩云若學佛。學薩云若者為學不可計阿僧祇諸佛法。學諸佛法者不學增五陰不學減五陰。亦不增薩云若學亦不減薩云若學。如是不增不減學者。亦不受五陰亦不中道滅五陰。學至薩云若亦不受學。亦不中道滅薩云若。
  舍利弗語須菩提。菩薩作是學亦不受薩云若學。亦不中道滅薩云若學耶。
  須菩提報言。如是如是。
  舍利弗復問。何以故。從五陰至薩云若亦不受學。亦不中道滅薩云若學報言。色自無受。亦無有受色者。薩云若亦自無受。亦無受薩云若者。從內外空至有無空亦自不受。亦無受空者。如是舍利弗。菩薩摩訶薩於諸法無所受。是故於薩云若中出生。
  舍利弗言。菩薩學般若波羅蜜。於諸法無所受。為出生薩云若耶。
  須菩提言。如是如是。
  舍利弗復問。菩薩作如是學。於諸法無所受。亦不學受亦不學滅。云何出生薩云若。
  須菩提報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見色生亦不見色滅。亦不受亦不不受。亦不著亦不斷。亦不增亦不減。何以故。舍利弗。不以五陰故有。亦不見生亦不見滅。亦不見受亦不見不受。亦不見著亦不見斷。亦不見增亦不見減。何以故。舍利弗。不見五陰有乃至薩云若。亦不見生滅亦不見受。亦不見著斷。亦不見增減。何以故。薩云若空故無所得。是故菩薩於諸法無所生無所滅。無所受無著無斷無增無減。學般若波羅蜜出薩云若。當作是念。亦無所學亦無所出。
  釋提桓因問舍利弗。菩薩當從何所求般若波羅蜜。
  舍利弗報言。拘翼。菩薩摩訶薩當從須菩提所轉品中求。
  釋提桓因言。以須菩提因緣恩力。使舍利弗言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當於須菩提所轉品中求。
  須菩提報言。拘翼。非我因緣恩力。
  釋提桓因言。是誰之恩力所處。
  須菩提言。是佛威神恩力所處。
  釋提桓因言。諸法皆無處所。云何言是佛之威神所處乎。如來亦不於異無處所法中見佛。亦不於異如中見。
  須菩提言。如是拘翼。如來亦不於餘處中見。亦不於異處如中見。亦不以如來為如亦不以如為如來。亦不以五陰如為如來。亦不以如來為五陰如。亦不以五陰法為如來。亦不以如來為五陰法。亦不以薩云若如為如來。亦不以如來為薩云若如。亦不以薩云若法為如來。亦不以如來為薩云若法。拘翼。若佛與五陰法不合亦非不合者。亦不離五陰法有合不合。亦不離五陰如有合不合。乃至薩云若薩云若法。如亦不合亦不不合。亦不離薩云若薩云若法如亦不合亦不不合。拘翼。以是諸法不合不散神力之所處。是為無處所行。如拘翼向之所問。當於何所求般若波羅蜜。亦不於五陰中求亦不離五陰中求。何以故。拘翼。般若波羅蜜五陰是法亦不同亦不異。亦無有形亦不可見。亦無有礙一相。一相者則無相。
  復次拘翼。菩薩摩訶薩求般若波羅蜜。亦不離薩云若求。亦不於薩云若求。何以故。般若波羅蜜薩云若及所求者。亦不同亦不異亦無形亦不見。亦不礙一相。一相所謂無相。何以故。般若波羅蜜亦非五陰亦不離五陰。般若波羅蜜亦非薩云若亦不離薩云若。五陰如亦非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亦不離五陰如。般若波羅蜜亦非五陰法亦不離五陰法。般若波羅蜜亦非薩云若法亦不離薩云若法。何以故。拘翼。是諸法亦不有亦不可得。以諸法不可得故。五陰非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亦不離五陰。般若波羅蜜亦非五陰法亦不離五陰法。般若波羅蜜亦非五陰如亦不離五陰如。般若波羅蜜亦非薩云若亦不離薩云若。亦非薩云若如亦不離薩云若如。亦非薩云若法亦不離薩云若法。
  釋提桓因言。摩訶波羅蜜是菩薩摩訶薩之大度。波羅蜜者。是諸菩薩無量無限之大度。於是中學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於中學成菩薩淨佛國土教化眾生。成得阿耨多羅三耶三佛。
  須菩提言。拘翼。如是如是。如釋提桓因所言無異。已得者甫當得者。皆當從般若波羅蜜中成阿惟三佛。以五陰大故。般若波羅蜜亦廣大。拘翼。五陰亦無前亦無後。亦無中亦無邊際。至薩云若亦如是。拘翼。是為菩薩摩訶薩之大度。以五陰無有量。是故菩薩摩訶薩無量之度。何以故。五陰不可量故。譬如虛空不可度量。五陰亦不可度量。如空不可度量。五陰亦不可度量。以五陰不可度量。般若波羅蜜亦不可量。乃至薩云若不可量故。菩薩之度般若波羅蜜亦不可量。何以故。拘翼。薩云若亦不可量。如虛空不可平量。以薩云若不可平量。虛空不可平量。以虛空不可平量。般若波羅蜜亦不可平量。以是故。拘翼。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不可平量。空亦不可平量。以五陰無底菩薩般若波羅蜜亦無底。何以故。五陰底邊際不可得見故。乃至薩云若亦無有底。菩薩般若波羅蜜亦無有底。何以故。拘翼。薩云若亦不可得底亦不可得邊際故。是故菩薩般若波羅蜜無有底。從五陰無有底。至薩云若亦無有底。
  復次拘翼。以因緣無有底故。菩薩般若波羅蜜亦無有底。
  釋提桓因言。唯須菩提。云何因緣無底菩薩般若波羅蜜無底。
  報言。以薩云若因緣無底故。菩薩般若波羅蜜無底。法因緣無底。是故菩薩般若波羅蜜無底。又問。云何法因緣無底。菩薩般若波羅蜜無底。
  報言。拘翼。法性無底故菩薩般若波羅蜜無底。如因緣無底菩薩般若波羅蜜無底。
  復問。云何如因緣無底菩薩般若波羅蜜無底。
  答言。如如無底如因緣無底。以如因緣無底。菩薩般若波羅蜜無底。眾生無底菩薩般若波羅蜜無底。
  復問云何眾生無底菩薩般若波羅蜜無底。
  答言。於拘翼意云何。何所法言有菩薩者。亦不以法言亦不非法言。但假名舉字耳。是名所舉亦無有形所舉名字亦無因緣。所舉字及眾生亦無因緣。於拘翼意云何。般若波羅蜜頗說有作眾生者不。唯須菩提無有也。拘翼。若無有說作眾生者何所眾生有底。拘翼。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住壽如矞鋮F劫。言眾生有生眾生有滅。於拘翼意云何。頗有眾生有生者有滅者不。
  答言。不也。須菩提。何以故。眾生淨故無所有淨故。以是故。拘翼。當知眾生無底。般若波羅蜜亦無有底。亦無有邊際。

    摩訶般若波羅蜜歎品第三十一

  爾時諸梵王與諸梵天俱在會中。釋提桓因與釋眷屬及婇女眾亦在會中。釋梵諸天子各各歎言。須菩提所說法快哉快哉。皆是佛之威神因緣能演布是教。若有不遠離是般若波羅蜜行者。我等當視是輩菩薩摩訶薩當如如來。亦無有能得見是法者。亦無有能見色痛想行識者。至薩云若三乘教處羅漢辟支佛。及佛亦不可得。
  佛告諸天子。如是如是。如諸天子所言。法無可得者亦不可見。從色痛想行識至薩云若。皆不可得亦不可見。但有三乘之教耳。三乘之教亦不可得亦不可見。有行是般若波羅蜜無所猗者。當視如如來。何以故。於般若波羅蜜中廣說三乘之教故。亦不離六波羅蜜而得佛者。亦不離內外空及有無空。亦不離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不離薩云若而得佛者。諸天子。菩薩盡當學知諸法。從檀波羅蜜至薩云若。以是故。當知是菩薩為如如來。
  佛告諸天子。昔者我於花嚴國從提和竭佛以來。初不離六波羅蜜。內外空至有無空。三十七品四禪四等。及四空淨諸三昧門陀鄰尼門。佛十種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慧大慈大悲佛十八法。餘無央數諸佛上法。初不離此諸法亦無所倚。
  是時提和竭佛使記我言。後阿僧祇劫當來之世。汝當作佛號釋迦文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
  於是諸天子白佛言。唯世尊。甚奇甚特。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於薩云若無取無捨。於五陰法亦無所取亦無所捨。時佛於四輩弟子中。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諸菩薩摩訶薩。諸四天王上至阿迦膩吒諸天等。見諸眾已定。
  佛告釋提桓因。拘翼。若有菩薩摩訶薩。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諸天天女。受持般若波羅蜜者諷誦讀者。復布現與人使諷誦習念。不離薩云若意者。魔及魔天子不能得其便。何以故。是善男子善女人。住五陰空無相無願行故。無有能得空無相無願便者。乃至薩云若空行。亦無能得薩云若空便者。不見是事可得便者。拘翼。是善男子善女人非人不能得其便。何以故。是善男子善女人有大慈大悲。以四等心加眾生故。拘翼。是善男子善女人。隨其壽命終不中錯。何以故爾。用是善男子善女人行檀波羅蜜時。等為一切眾生故。以是故。壽命不錯。拘翼。是三千大千國土。諸四天王忉利天炎天兜術天尼摩羅天波羅尼蜜天梵天阿波會天首訶既那天惟于頗羅天。是諸天人發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者。是諸天子所未聞般若波羅蜜者。未諷誦讀持者。是諸天子皆當習行般若波羅蜜諷誦讀持。意常不離於薩云若者。拘翼。是善男子善女人行般若波羅蜜。若有受持諷誦讀說。習念守行不離薩云若意者。是善男子善女人。若遠出空寂處若露坐若在家。終不恐終不怖。何以故爾。用是善男子善女人明於內外空及有無空故亦無所倚。
  爾時三千大千國土。諸四天王上至首陀會天俱白佛言。唯世尊。我等當護是善男子善女人行般若波羅蜜諷誦讀說習守持者。我當擁護使不離薩云若。何以故。以菩薩來往因緣斷三惡趣斷天人貧。斷人中貧斷是輩災變。斷諸飢餓穀貴。以菩薩摩訶薩來往因緣故。以十善之事現於世間。便知有四禪四等四空定六波羅蜜。從內外空至有無空。便知有三十七品佛十八法至薩云若。以菩薩來往因緣故。世間便知有剎利長者種。便知有婆羅門大姓種。便知有轉輪聖王。便知有四天王上至阿迦膩吒天。菩薩來往因緣故。便知有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道。便知有教授眾生。便知有淨佛國土。以菩薩來往因緣故。便知有佛世尊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便知有轉法輪。便知有三寶。以是故。諸天阿須倫諸世間人。皆擁護是菩薩摩訶薩。
  佛告釋提桓因。如是拘翼。用菩薩來往因緣故。三惡趣斷佛三寶興。以是故。諸天世人皆當共恭敬承事是菩薩摩訶薩。給其所當常擁護之。拘翼。供養承事是菩薩摩訶薩。當如恭敬承事供養我。當作是知。如供養如來無異。是故拘翼。諸天世間人當作是恭敬之。拘翼使。三千大千國土滿中甘蔗竹葦稻麻叢林。皆為聲聞辟支佛。其數如是。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悉供養承事給其所當。不如是善男子善女人供養承事。發意行六波羅蜜菩薩者。何以故。拘翼。不以有羅漢辟支佛故。知有菩薩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以有菩薩因緣故。乃知有羅漢辟支佛三耶三佛。是故拘翼。諸天世人當恭敬承事是菩薩摩訶薩。當擁護之。

    摩訶般若波羅蜜降眾生品第三十二

  爾時釋提桓因白佛言。唯世尊。甚奇甚特。受持般若波羅蜜諷誦習讀守行念者。為得現世功德教授眾生。淨諸佛國從一佛剎至一佛剎。見諸佛已意欲供養。隨其所願輒得供養。具足善本所從諸佛聞經法者。至得三耶三佛初不中忘。便得家成就。得父母成就得生成就。得眷屬成就。得相成就得光明成就。得眼成就得耳成就。得三昧成就得陀羅尼成就。以漚和拘舍羅變身。如佛從一國至一國。至無佛處到已便稱歎六波羅蜜之功德。稱歎內外空及有無空。四禪四等及四空淨。皆稱歎是之功德。又復稱歎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之功德。以漚和拘舍羅為眾生說法。以三乘降眾生。
  釋提桓因白佛言。快哉世尊。甚奇甚特。云何持般若波羅蜜總持五波羅蜜。亦復總持三十七品至佛十八法。亦復總持至聲聞辟支佛法。亦復總持薩云若薩云若事。
  佛告釋提桓因。如是拘翼。持般若波羅蜜者。為已總持諸波羅蜜已。為已總持三十七品佛十八法。聲聞辟支佛法薩云若事悉總持已。
  復次拘翼。持般若波羅蜜者執者讀者念者。諸所可得功德之應。且聽諦聽。是善男子善女人。所得功德今為汝說之。
  釋提桓因言。唯世尊。願樂欲聞。
  佛言。若有異學外道若魔及其部界項佷之人。念欲破壞者念欲乖錯者。諸持惡意欲來壞者。皆不從願便中道滅去。何以故。拘翼。是菩薩摩訶薩長夜行六波羅蜜。以眾生貪諍於財故。菩薩悉棄捨內外所有法。安立眾生故行檀波羅蜜。以諸眾生行惡戒者故。菩薩棄捨內外法。安立眾生於尸波羅蜜。以眾生長夜有鬥訟怨恚故。菩薩棄捨內外法。安立眾生於羼波羅蜜。以眾生懈怠故。菩薩棄捨內外法。安立眾生行於惟逮波羅蜜。以眾生常亂意故。菩薩棄捨內外法。安立眾生使行禪波羅蜜。以眾生耽於惡智故。菩薩棄捨內外法。安立眾生使行般若波羅蜜。以眾生住於生死恩愛故。是故菩薩波羅蜜漚和拘舍羅。於恩愛中拔擢於生死。安立於四禪四等四空定三十七品空無相無願。勸助安立勸立眾生。得須陀洹至阿羅漢。勸立眾生得辟支佛。勸立眾生使行菩薩得佛。拘翼。行菩薩之行。是為得現世奇特之德。後世便使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便轉法輪隨眾生所應而度脫之。是為菩薩後世奇異之德。
  復次拘翼。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般若波羅蜜者。若諷誦讀習守行般若波羅蜜者。其地處魔及魔天異學外道項佷之人。若欲壞亂者若欲中道斷者。若有鬥訟持惡意向者。終不得發是意。是菩薩其行功德。轉更高顯殊異無能逮者。以般若波羅蜜音聲故。出生三乘而得度脫。譬如拘翼有藥名摩祇。有蛇蚖飢行求索蟲欲食之。蟲遙見蛇蚖走趣藥所。蛇欲得往。以藥氣故不能得前。何以故。以藥威德故。使蛇中道還拘翼。是摩祇藥威德乃爾。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行般若波羅蜜。若諷誦讀習持守者。有欲亂者若欲斷壞鬥諍向者。以般若波羅蜜威德之力故。隨其所趣處令於彼間便自滅去。何以故爾。般若波羅蜜者是諸法之定也。非諸法之諍。何等諸法。謂婬怒癡從無黠十二因緣。意有所著有我見有人見。有眾生見有盡見。有常見無垢見。無有見眾邪見。嫉惡戒見瞋恚見。懈怠亂意惡智常見。有樂想淨想我想恩愛行。受色痛想行識。受六波羅蜜。受內外空。受有無空。受三十七品。受十八法。受薩云若。受於泥洹增益五根。是為諸法之空。三千大千剎土。諸四天王諸釋提桓因及諸梵天。乃至阿迦膩吒天。是諸天人皆擁護是善男子善女人。行般若波羅蜜者。諷誦讀說習持守者。十方諸現在佛皆共擁護是善男子善女人行般若波羅蜜者諷誦讀說習持守者。諸惡悉消諸善增益。於六波羅蜜轉復增益亦無所倚。於內外空亦復增益而無所倚。於三十七品佛十八法諸三昧門陀鄰尼門薩云若慧悉轉增益而無所倚。所言說者人皆信用。與諸眾生共作朋友所語無失。終無瞋恚終不自用。亦不嫉妒。自不殺生教人行慈。為眾生稱歎不殺之德。常復讚歎諸不殺者。常自遠離於不與取。教人不盜。常復稱歎不盜之德。自行清淨教人不婬。亦復稱歎不婬之德。身自遠離妄語麤言惡口綺語。亦常遠離嫉恚邪見。教人正見。亦復讚歎正見之德。自行六波羅蜜。常勸助人行六波羅蜜。常復稱說行六波羅蜜之大功德。自行內外空。勸人行空。亦復讚歎行空之德。有無空亦復如是。自行陀鄰尼諸三昧門。教人行持學諸三昧。歎說總持三昧之德。自行四禪教人行禪。稱說行禪定意之德。自行四等。教人行四等。亦復稱說慈悲功德。自行四無形定。教人行之。稱譽無形定功德。自行根力三十七品。教人使行。亦復稱譽道品功德。自行三三昧八惟無禪九次第禪。如來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慧。大慈大悲佛十八法薩云若慧。教人行薩云若。讚歎稱譽薩云若之功德。常行六波羅蜜。所可布施皆與眾生。共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亦無所倚。所作布施持戒精進忍辱一心智慧。但為一切眾生之類。令得度脫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亦無所倚。善男子善女人。作如是行於六波羅蜜生念言。若我不布施者或生貧賤家。便不能得教授眾生。亦不能得淨佛國土。亦復不能得薩云若。我若不持戒者或生三惡趣不得人身。便不得教授眾生淨佛國土。亦不得薩云若。我若不行忍辱者。便毀壞諸根。亦不能得覆面舌相。形不成就。不得菩薩具足行身。教授眾生淨佛國土。亦不能得成薩云若。我不精進有懈怠者。或生惡處身不明了。亦復不能教授眾生淨佛國土成薩云若。若我不行禪意不定者。亦不能得諸三昧慧。教授眾生淨佛國土成薩云若。若我行惡智者。便不能得漚和拘舍羅。度羅漢辟支佛地。亦不能教授眾生及淨佛土成薩云若。善男子善女人當作是念。我不可隨貪嫉之心而不具足行檀波羅蜜。我不可隨惡戒故。而不具足行尸波羅蜜。我不可以瞋恚故。不具足行羼波羅蜜。我不可以懈怠故。不具足行惟逮波羅蜜。我不可以亂意故。不具足行禪波羅蜜。我不可從惡智故。不具足行般若波羅蜜。我不具足行六波羅蜜者終不生薩云若。是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諷誦守行般若波羅蜜者。當得現世後世功德意。終不離薩云若意。
  釋提桓因白佛言。唯世尊。甚奇甚特。快哉般若波羅蜜者。是菩薩摩訶薩之所施為將導乃爾。
  佛言。拘翼。云何般若波羅蜜為菩薩摩訶薩作施為將導。
  釋提桓因白佛言。諸所世俗布施。不以漚和拘舍羅。若與佛及聲聞辟支佛及與貧窮乞丐者。無漚和拘舍羅者便墮貢高。言我具足行檀尸波羅蜜羼惟波羅蜜禪波羅蜜。言我具足。逮行般若波羅蜜。於世俗波羅蜜中便墮貢高。言我具足三十七品行三三昧。言我具足行陀鄰尼諸三昧門。言我具足於十種力佛十八法。我當教授眾生淨佛國土。言我當得薩云若慧。以入吾我貢高者是為世俗般若波羅蜜。菩薩行是世俗法者。便入吾我貢高。菩薩摩訶薩行道檀波羅蜜者。亦無吾我想亦無施想亦無物想亦無受施者想。是為行般若波羅蜜菩薩摩訶薩之施為將導。菩薩行戒不有尸波羅蜜。行於忍辱亦不有羼。行於精進亦不有惟逮。行於定意亦不有禪波羅蜜。行大智者不有般若波羅蜜。行三十七品乃至佛十八法亦無所有亦無所倚。行大慈大悲行薩云若者。亦無所有亦無所猗。世尊。是為行般若波羅蜜菩薩之施為將導。

    放光般若經卷第六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