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放光般若經卷第十


    放光般若經卷第十


        西晉于闐國三藏無羅叉奉 詔譯

    摩訶般若波羅蜜等品第四十五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是般若波羅蜜無有底。
  答言。虛空無有際故。
  世尊。波羅蜜等。
  答言。諸法等故。
  世尊。波羅蜜寂靜。
  佛言。常空故。
  世尊。波羅蜜無能伏者。
  佛言。諸法無所有故。
  世尊。種種波羅蜜空。
  答言。亦無字亦無身故。
  世尊。波羅蜜空。
  答言。呼吸出入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無有事行。
  答言。無所覺無所行故。
  世尊。波羅蜜無有字。
  答言。痛想念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無有去。
  答言。諸法無有來故。
  世尊。波羅蜜無有等。
  佛言。諸法無所取故。
  世尊。波羅蜜消。
  答言。以諸法常盡故。
  世尊。波羅蜜不生。
  答言。諸法無所生故。
  世尊。波羅蜜無所為。
  答言。無有作者故。
  世尊。波羅蜜無有智。
  佛言。智者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無所越。
  答言。索生死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無所敗。
  答言。諸法無有壞故。
  世尊。波羅蜜如夢。
  答言。夢中所有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如響。
  答言。無有聞聲故。
  世尊。波羅蜜如光影。
  答言。面像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如炎。
  答言。水流不可得故。
  世尊。波羅蜜如幻。
  答言。術事不可得故。
  世尊。波羅蜜無著。
  佛言。緒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不斷。
  答言。無有緒故。
  世尊。波羅蜜不出。
  答言。無有窟故。
  世尊。波羅蜜不戲。
  答言。諸戲已滅故。
  世尊。波羅蜜無貢高。
  答言。諸貢高已滅故。
  世尊。波羅蜜不動轉。
  答言。法性住故。
  世尊。波羅蜜無住。
  答言。諸法審爾等故。
  世尊。波羅蜜無所住立。
  答言。諸法無念故。
  世尊。波羅蜜寂。
  答言。諸法想行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無婬。
  答言。婬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無恚。
  答言。無有恚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不癡。
  答言。滅諸冥故。
  世尊。波羅蜜無有垢。
  答言。無有狐疑故。
  世尊。波羅蜜非眾生。
  答言。無有眾生故。
  世尊。波羅蜜無所除。
  答言。諸法無所處故。
  世尊。波羅蜜兩際不滅。
  答言。離於際故。
  世尊。波羅蜜不破。
  答言。諸法不受故。
  世尊。波羅蜜無所J。
  答言。度諸聲聞辟支佛地故。
  世尊。波羅蜜無所分別。
  答言。諸法無有擇故。
  世尊。波羅蜜無有限。
  答言。諸法不可平相故。
  世尊。波羅蜜虛空。
  答言。諸法不可計故。
  世尊。波羅蜜無常。
  佛言。諸法壞敗故。
  世尊。波羅蜜苦。
  答言。諸法無有黨與師子戰故。
  世尊。波羅蜜無有我。
  答言。諸法無所入故。
  世尊。波羅蜜空。
  答言。諸法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無有想。
  答言。諸法無所出生故。
  世尊。波羅蜜內空。
  答言。內空不可得故。
  世尊。波羅蜜外空。
  答言。外空法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內外空。
  答言。內外空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空空。
  答言。空空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大空。
  答言。諸法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至竟空。
  答言。無為法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有為空。
  答言。有為法空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常空。
  答言。常空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無有際空。
  答言。無有際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所作事空。
  答言。所作事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性空。
  答言。有為性法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諸法空。
  答言。內外空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自相空。
  答言。自相寂故。
  世尊。波羅蜜有無空空。
  答言。有無空不可得故。
  世尊。四意止波羅蜜。
  答言。身痛意法不可見故。
  世尊。四意斷波羅蜜。
  答言。善惡法不可見故。
  世尊。神通波羅蜜。
  答言。四神足不可見故。
  世尊。五根波羅蜜。
  答言。五根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力。
  答言。五力不可得見故。
  世尊。波羅蜜覺。
  答言。七覺意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道。
  答言。八字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無願。
  答言。願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空。
  答言。空事寂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無相。
  答言。靜事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脫。
  答言。八惟無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定。
  答言。九次第禪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檀。
  答言。妒嫉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戒。
  答言。惡戒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羼。
  答言。忍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惟逮。
  答言。精進懈怠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禪。
  答言。定以亂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慧。
  答言。惡智與慧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十力。
  答言。諸法無有可伏故。
  世尊。波羅蜜勇悍。
  答言。通事慧不可見故。
  世尊。波羅蜜分別智。
  答言。一切慧無礙故。
  世尊。佛法波羅蜜。
  答言。過諸法故。
  世尊。如來波羅蜜。
  答言。所說無有異故。
  世尊。波羅蜜自然。
  答言。般若波羅蜜自然諸法中得自在故。
  世尊。佛法波羅蜜。
  答言。諸法事阿惟三佛故。

    摩訶般若波羅蜜真知識品第四十六

  爾時釋提桓因意念。善男子善女人聞般若波羅蜜過耳者。皆是過去佛時作功德人。為已與真知識相得。何況受持諷誦讀說行中事者。是人已更供養若干諸佛。能為人問能為人解。今復受持般若波羅蜜如其中教。善男子善女人。聞般若波羅蜜不恐不怖者。其人已於若干百千劫中行六波羅蜜中事所致。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深般若波羅蜜不恐不怖不怯不懼。聞已便能受持諷誦行其中事。當視是輩菩薩。當如阿惟越致。何以故。般若波羅蜜甚深故。未能行六波羅蜜者終不能解。如是世尊。若復有善男子善女人。欲訾毀般若波羅蜜者。其人本以輕易般若波羅蜜已。所以者何。聞說深般若波羅蜜不信樂故。未曾從佛及弟子眾。聞行六波羅蜜所致。不聞內外空及有無空所致。不聞三十七品佛十種力及十八法所致。
  釋提桓因問舍利弗。般若波羅蜜有何等奇特。新學菩薩聞深般若波羅蜜。云何解六波羅蜜。云何解內外空及有無空。云何解三十七品十種力十八法。
  釋提桓因語舍利弗言。般若波羅蜜者有大名稱。諸不恭敬般若波羅蜜者。為不恭敬薩云若慧。
  佛告釋提桓因言。如是拘翼。不恭敬般若波羅蜜者。為不恭敬薩云若慧。何以故。諸佛如來薩云若慧皆於中生。拘翼。善男子善女人欲住薩云若者。當住般若波羅蜜。欲發道慧者當習行般若波羅蜜。善男子善女人欲離諸習緒。當習行般若波羅蜜。欲轉諸佛法輪者。當習行般若波羅蜜。善男子善女人。欲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羅漢辟支佛道三耶三菩佛道者。當習行般若波羅蜜。欲總持比丘僧者。當習行般若波羅蜜。
  釋提桓因白佛言。菩薩云何住六波羅蜜。云何習六波羅蜜。云何行般若波羅蜜。習內外空及有無空。云何行三十七品四無所畏十八法。
  佛告釋提桓因言。善哉善哉。拘翼。承佛威神乃能作是問如來無所著等正覺。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不住於五陰。如五陰不住者為習五陰。不住於眼耳鼻舌身意。不住於色聲香味細滑法。不住十二衰者為習十二衰。不住六波羅蜜者為習六波羅蜜。不住內外空及有無空者為習內外有無空。不住三十七品四無所畏十力至十八法者為習十八法。何以故。不見五陰有可住可習者。乃至十八法亦不見可住可習者。
  復次拘翼。菩薩於五陰不合者為習五陰。乃至佛十八法不合者為習佛十八法。何以故。菩薩索過去五陰不可得見。當來五陰不可得見。現在五陰亦不可得見。乃至佛十八法亦如是。
  舍利弗白佛言。般若波羅蜜甚深。
  佛言。五陰如亦甚深。舍利弗。乃至十八法如亦甚深。
  世尊。般若波羅蜜甚深難持難受。
  佛言。五陰難持難受故。般若波羅蜜難持難受。乃至十八法難持難受故。般若波羅蜜難持難受。
  世尊。般若波羅蜜不可平相。
  佛言。五陰不可平相故。般若波羅蜜不可平相。乃至十八法不可平相故。般若波羅蜜不可平相。
  佛告舍利弗。若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不行深五陰。為行般若波羅蜜。乃至十八法深不行。為行般若波羅蜜。何以故。以五陰深為非五陰。乃至十八法甚深為非十八法。
  佛言。若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不行五陰難持難受。為行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若五陰難持難受者為非五陰。若十八法難持難受者為非十八法。舍利弗。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不行不可平相五陰。為行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若五陰不可平相者為非五陰。乃至佛十八法不可平相者為非十八法。
  舍利弗白佛言。般若波羅蜜甚深難解不可平相。不當於新學菩薩前說是深般若波羅蜜。聞者或恐或怖狐疑作礙不信不樂。當為阿惟越致菩薩摩訶薩說是深般若波羅蜜。聞是終不恐怖終不疑閡聞則信解。
  釋提桓因問舍利弗。正使於新學菩薩前。說深般若波羅蜜有何等過。
  舍利弗語釋提桓因言。若於新學菩薩前說者。便能恐怖便能誹謗。便不得度脫便受劇惡之罪。更倍久難乃能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釋提桓因問舍利弗。頗有未受記[卄/別]菩薩聞是深般若波羅蜜不恐不怖者不。
  舍利弗言。有聞是深般若波羅蜜不恐不怖者。今受記[卄/別]不久。不過更見一佛兩佛便受記[卄/別]。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如是如是。若有聞深般若波羅蜜不恐不怖者。當知是輩菩薩摩訶薩人發意。已久行六波羅蜜。已久供養諸佛。所行轉轉出於本所聞所行者上。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所說者。我已解所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發菩薩意者。若於夢中行六波羅蜜。若坐於佛座。當知是善男子善女人。不久近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悉於夢中所作如是。當近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久。何況行六波羅蜜。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而不疾成三耶三佛。善男子善女人。聞是深般若波羅蜜能奉行者。於善本功德為已成就。已曾供養過去無央數諸佛。為與真知識相得。受持諷誦般若波羅蜜。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記[卄/別]不久。當知是菩薩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復動轉。今現在信者亦當如是。甫當來信者亦復如是。世尊。譬如有人。若行百喻旬若二百喻旬至四百喻旬。所經過處飢饉賊寇梗澀劇難。遙見樹木若放牧之地。當知居家去是不遠。便自歡喜今我為得脫此諸難。不復恐畏不復飢餓。受持深般若波羅蜜者。當知是菩薩為已受記。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復久。是菩薩不畏當墮羅漢辟支佛地。是者則菩薩摩訶薩應成之兆。
  佛語舍利弗。汝所說辯才者皆是佛事。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譬如有人欲見大海。便發往趣大海不懈止。亦不見樹亦不見山。便作念言。今近大海不久。雖不見大海於中生想言。如我所見相知我今至海不久。世尊。菩薩摩訶薩當作是知。聞受持般若波羅蜜諷誦讀者。雖不面於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前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劫數之記。然自知成三耶三佛不久。何以故。已得見般若波羅蜜受持諷誦故。世尊。譬如人見春天諸樹痱癗含氣。當知是樹枝葉花實將生不久。何以故。是樹先有瑞應故。閻浮提人見瑞應莫不歡喜者。世尊。菩薩得見聞般若波羅蜜。聞已受持諷誦念習行中事。當知是菩薩功德已成滿。已供養若干百千諸佛。逮前功德之所扶接。便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天上諸天曾見諸佛皆歡喜言。前過去諸菩薩皆受記[卄/別]瑞應亦如是。世尊。譬如母人懷妊稍稍長大。坐起不安行步無便。氣力轉微食飲損少。臥起不寧稍稍覺痛。厭本所習皆受諸惱。異母人觀見瑞應。知是婦人今產不久。菩薩摩訶薩已作善本。供養若干百千諸佛從久遠作行。常與真知識相得功德成就。菩薩摩訶薩行諸功德故。便得般若波羅蜜已。便受持諷誦習行中事如法住者。世尊。當知是菩薩摩訶薩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記[卄/別]終不復久。
  佛言。善哉善哉。舍利弗。汝乃作是問者皆是佛事。
  須菩提白佛言。甚奇甚特。世尊。悉豫知菩薩所應。
  佛語須菩提。菩薩摩訶薩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欲益眾生安隱一切及天與人。欲以四事受行菩薩道者。何等為四。一者施與二者仁愛三者利人四者同義。勸彼令行十善。自行四禪及四空定。勸彼使行四禪及四空定。自行六波羅蜜。勸彼令行六波羅蜜。以般若波羅蜜勸令人得須陀洹道。自於內不為勸人行羅漢辟支佛道。自於內不為不受羅漢辟支佛證。勸助無央數億百千菩薩令行六波羅蜜。自過於阿惟越致地勸彼住阿惟越致地。自淨佛國土勸彼淨佛國土。自具神通勸彼修神通。自淨陀鄰尼門勸彼令淨陀鄰尼。門自行具足辯才勸彼令行辯才。自成就身相勸彼令成身相。自成童真地勸彼令修淨潔行地。自得佛十力勸彼使行十力。自建薩云若勸彼令建薩云若。自離諸習緒勸彼令離習緒。自轉法輪勸彼令轉法輪。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甚奇甚特。菩薩摩訶薩為眾生普具足作功德。行般若波羅蜜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世尊。菩薩摩訶薩念般若波羅蜜。云何當得具足。
  佛言。行般若波羅蜜。亦不見五陰有增有減。是故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得具足念。乃至薩云若亦不見有增有減。是為菩薩得具足念。
  復次須菩提。行般若波羅蜜菩薩亦不見是法亦不見非法。亦不見過去當來今現在惡法善法。亦不見受記[卄/別]亦不見不受。亦不見有為法亦不見無為法。亦不見三界。亦不見六波羅蜜。乃至薩云若亦無所見。是故菩薩般若波羅蜜得具足念。何以故。諸法法之相法不壞空。無堅固侵誑之貌。法亦無生無壽無命故。
  須菩提言。世尊所說不可思議。
  佛語須菩提。以五陰不可思議故。所說不可思議。六波羅蜜乃至薩云若不可思議故。所說不可思議。須菩提。若有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知五陰不可思議。則知具足般若波羅蜜乃至薩云若。知不可思議則具足知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深般若波羅蜜誰當信解者。
  佛言。菩薩久行六波羅蜜多。作諸善本已供養過去無央數諸佛。已與真知識相隨者。是輩菩薩乃信解深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是菩薩行六波羅蜜。作諸善本以來。幾時供養若干佛與真知識相得。
  佛告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不有名五陰不分別五陰。亦不以想有名分別五陰。亦不有名分別五陰有實及諸六情三界。六波羅蜜內外空及有無空。三十七品佛十八法道慧及薩云若。亦不有名分別。亦不以想有名分別有虛有實。何以故。須菩提。以五陰不可思議。乃至薩云若亦不可思議。以是故。菩薩摩訶薩久行六波羅蜜多作諸善本與真知識相得。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羅蜜者甚深。以五陰甚深故般若波羅蜜甚深。以薩云若甚深故般若波羅蜜甚深。世尊。般若波羅蜜者珍寶之積聚。是須陀洹及羅漢辟支佛寶之積聚。亦是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寶之積聚。亦是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慧。四等四空定五神通。三十七品佛十八法及薩云若。乃至諸法寶之積聚。世尊。般若波羅蜜者是清淨之積聚。以五陰清淨乃至薩云若清淨故。世尊。深般若波羅蜜甚可奇怪。於是中云何而有留難。
  佛言。有是有留難。善男子善女人欲書是般若波羅蜜者當疾疾書之。若欲受持若欲諷誦若欲守行者亦當疾疾為之。所以者何或未受書行之頃能有留難。善男子善女人若能一月書成者。若二若三若四若五若一歲成者。要當書持受之諷誦學習。若一月書成持學受者亦當竟之。若至一歲亦當竟之。所以者何。多於珍寶中起諸因緣有留難故。
  須菩提言。世尊。是深般若波羅蜜。有書持學諷誦守行念中事者。諸魔波旬常念欲斷絕之。
  佛語須菩提。正使波旬欲斷絕者。會不能斷絕令不守行書持學者。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是何誰恩。令魔波旬不能斷絕學深般若波羅蜜者。
  佛告舍利弗。是佛之事。令魔波旬不能斷絕。亦復是十方諸佛之恩擁護是菩薩。受持般若波羅蜜者。令魔波旬不能斷絕。所以者何。舍利弗。菩薩受持般若波羅蜜為佛所護持者。天魔波旬終不能斷絕為作留難。何以故。舍利弗。諸有菩薩書持受學般若波羅蜜念諷誦者。諸佛之法當應擁護。令魔波旬不能中道令有留難者。舍利弗。是善男子善女人當作是念。我今書持受學般若波羅蜜者。皆是諸佛事。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書持受學般若波羅蜜者。皆為佛恩之所護持。
  佛言。如是如是。
  舍利弗言。世尊。十方現在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頗知是善男子善女人。書持受學般若波羅蜜念諷誦者不。頗持佛眼頗知頗見不。
  佛告舍利弗。諸有書持受學般若波羅蜜諷誦行者。十方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已見已知。諸善男子善女人行菩薩道者。書持受學般若波羅蜜諷誦行者。當知是人今近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久。舍利弗。若復善男子善女人行菩薩道者。書持受學般若波羅蜜。諷誦守習行如中事。愛樂供養般若波羅蜜。名花擣香澤香雜香繒綵花蓋幡幢所有作是供養者。諸佛以天眼悉見是善男子善女人已。是善男子善女人。有書持般若波羅蜜奉行學者。得最大福得大功德為得最行。善男子善女人。持善本功德終不墮惡趣至阿惟越致。終無有離諸佛。六波羅蜜時。終不離內外空及有無空時。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終不離三十七品佛十八法時。舍利弗。如來去之後。是般若波羅蜜當在南方。南方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亦當受學書持是深般若波羅蜜。持是功德終不至惡趣。受天上人中之福。以奉行六波羅蜜。明六波羅蜜已。當復供養承事諸佛。承事之後當以三乘而得度脫。舍利弗。般若波羅蜜所在方面所至到處。四輩學士亦當受持是深般若波羅蜜書持諷誦。持是功德不至惡趣。受天上人中之福。亦當復奉行六波羅蜜。明六波羅蜜已。當復供養承事諸佛。承事之後以三乘法而得度脫。舍利弗。是般若波羅蜜當轉北去。北方四輩亦當復受書持諷誦行深般若波羅蜜。持是功德不生三惡趣。受二道之福。亦當奉行六波羅蜜。亦當承事諸佛世尊。復以三乘而得度脫。舍利弗。深般若波羅蜜是時當行佛事。所以者何。舍利弗。我泥曰後法欲盡時。我已豫知是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是深般若波羅蜜者。我復知是善男子善女人。盡意供養般若波羅蜜。所有名香繒綵華蓋。持是功德不墮三惡趣。受二地之善福。行六波羅蜜供養諸佛。以三乘法而得度脫。何以故。舍利弗。如來已見是輩人已稱譽是人。我已署是人所在。十方現在諸佛亦復稱譽。亦見是人亦署是人已。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是般若波羅蜜後當普在北方耶。
  佛言。如汝所說。乃後世時善男子善女人受學書持行般若波羅蜜者。當知是人久發大乘意已。更供養若干諸佛作諸善本。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後北方面當有幾所善男子善女人。行菩薩道受持般若波羅蜜諷誦解者。
  佛告舍利弗。後北方世雖多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般若波羅蜜者。少有成大乘者耳。舍利弗。是善男子善女人行菩薩道者。聞說深般若波羅蜜。不難不厭而不恐怖。所以者何。善男子善女人。已為見佛已從諸佛聞深法已。所以者何。是善男子善女人已為具足六波羅蜜。為已具足內空外空及有無空。已為具足佛十八法三十七品。是善男子善女人多作諸功德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為一切眾生故。舍利弗。我為是善男子善女人說薩云若慧。過去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亦復說應薩云若慧。諸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皆為生老病死故亦復為彼說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諸慧之事。是善男子善女人。從小至竟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魔及魔天終不能壞。何況其餘有惡行者。而欲誹謗深般若波羅蜜。舍利弗。是善男子善女人聞深般若波羅蜜者。便得最妙歡喜。立多所人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佛言。我為菩薩時亦復作是誓。我等亦當立無央數眾生勸令行菩薩道。我等亦當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動轉記。若有菩薩發意者我代歡喜。諸有勸人使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我亦代歡喜。善男子善女人行般若波羅蜜者。為已於過去諸佛前作是誓已。今復於我前誓願眾生。我當饒益安隱眾生。我當勸助一切眾生。立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使不動轉。所以者何。過去諸佛亦復代諸發意菩薩作是誓者代其歡喜。舍利弗。我代歡喜者。善男子善女人亦為復欲安隱一切。勸助眾生使立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離於六衰得淨妙行。已自清淨復以淨施。淨妙施已便受淨妙功德之福。受淨妙福已。復為眾生故分別內外所有。令眾生得淨妙福。持是功德遍至十方諸佛國土說般若波羅蜜處而得聽受。聞受已亦復於彼勸發眾生。令立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
  舍利弗白佛言。甚奇世尊。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所說。過去當來今現在之法。無所不知眾生之行無事不知。乃復知諸當來過去現在佛事眾僧之事。或有善男子善女人得六波羅蜜欲諷誦受。或意進退便不能得學六波羅蜜。若善男子善女人求六波羅蜜意不進退。精進不懈便能一時具足六波羅蜜。
  舍利弗白佛言。善男子善女人如是行者便得深經。為應般若波羅蜜耶。
  佛言。如是深經者為應般若波羅蜜。何以故。用能勸助安立眾生。令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故。舍利弗。是善男子善女人於六波羅蜜不捨生老病死。精進不怠如般若波羅蜜教。淨佛國土教化眾生。令立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志終不懈怠。

    摩訶般若波羅蜜覺魔品第四十七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歎說是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行六波羅蜜者。攝取佛國教化眾生其德乃爾。是善男子善女人云何而趣斷絕留難。
  佛告須菩提言。辯不即者當知魔事。
  須菩提言。世尊。云何菩薩辯不即發知是魔事。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具足六波羅蜜久久乃成。以是故菩薩辯不即生當知魔事也。須菩提。菩薩辯才卒起亦是魔事。
  世尊。何以故。辯才卒起復是魔事。
  佛言。是菩薩行六波羅蜜卒起辯事。所以者何。學無本末。辯起[口+他]卒不能究竟。是故當知魔事。菩薩書是經時轉相形笑。志亂不定眾意不和。如是菩薩則為魔事。書是經時意自念言。我不得是經中慈味便捨而去。當復知是魔事。須菩提。說是經時若受持之。貢高綺語隱置他人者復是魔事。受持諷誦學是經時。各自貢高轉相形笑。菩薩當覺是為魔事。須菩提。受是經時各各志亂意不和同者。當知是為菩薩魔事。
  須菩提言。世尊。云何不得經中滋味便棄捨去當覺魔事。
  佛言。是輩菩薩未曾習行六波羅蜜。不聞般若波羅蜜自生意念言。我無有記[卄/別]於六波羅蜜。以是故。聞般若波羅蜜。不喜樂悅便棄捨去。當知是為菩薩魔事。
  世尊。云何菩薩言我無記[卄/別]不樂便去。
  佛言。未得菩薩道者。終不記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卄/別]。是故言我無有[卄/別]於六波羅蜜。便棄捨去。當知是為菩薩魔事。若有菩薩意念言。我鄉里不聞般若波羅蜜。及所生處亦不聞是。復棄捨去不復欲學般若波羅蜜。意轉一念輒卻一劫。隨其轉意多少之數。當更乃爾所劫。甫當復更學餘經。不住薩云若亦不至薩云若。是輩菩薩為棄其根而攀枝條。當知是為菩薩魔事。
  須菩提言。世尊。何等經不從薩云若中出。而欲學誦餘經。
  佛告須菩提。聲聞所應三十七品法及三脫門。善男子善女人住是中。求取須陀洹道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道。不取薩云若然自作礙。須菩提。是為捨本攀枝者。所以者何。是菩薩亦復出生於般若波羅蜜中。般若波羅蜜者亦出道法俗法。菩薩學般若波羅蜜者。亦當學道法亦當學俗法。譬若有狗得大家所食不肯食之。得使人之食而更食之。須菩提。當來有學菩薩道者。得深般若波羅蜜更棄捨去反攀枝條。須菩提。當知是為菩薩魔事。
  復次須菩提。譬如有人欲得見象。得象捨去反求象跡。於意云何。是人為黠不。
  須菩提言。為不黠。當來之世有行菩薩道者。得深般若波羅蜜。反棄捨去更學聲聞辟支佛經法。於意云何。是菩薩為黠不。
  須菩提言。為不黠。
  佛言。是菩薩當覺魔事。須菩提。譬如有人欲見大海已見捨去。反觀牛跡之水。便言海之大小孰愈於此。於意云何。是人為黠不。
  須菩提言。世尊為不黠。
  佛言。當來有學菩薩道者得深般若波羅蜜亦棄捨去。反學聲聞辟支佛經法。於中受學諷誦。須菩提。是輩菩薩當覺魔事。須菩提。譬如工匠。欲以揆則日月殿舍之模。豎立安造作釋之殿。於意云何。彼匠雖巧寧能作不。
  須菩提言。世尊。此事甚難。非是凡夫世愚之士所能作者。
  佛言。當來之世有行菩薩道者得學深般若波羅蜜。中道而棄捨去。更於聲聞辟支佛經法中。欲以具足薩云若薩云若事。於意云何。是人寧能成薩云若不。
  須菩提言。所不能成。
  佛言。是菩薩當覺魔事。須菩提。譬如有人欲見轉輪聖王。見已反觀小王諦熟視之。便言聖王之體與此何異。是人為黠不。
  須菩提言。世尊為不黠。
  佛言。當來有少德之人學菩薩道者。得聞深般若波羅蜜學持守行中道捨棄。更受羅漢辟支佛經法。復言。我當於中具薩云若。於意云何。是菩薩為黠不。
  須菩提言。世尊。為不黠。
  佛言。是為菩薩魔事。譬如飢人得百味食。更念欲得六十味食。捨百味去食六十味。於意云何。是為黠不。
  須菩提言。世尊。為不黠。
  佛言。當來有學菩薩道者。得深般若波羅蜜棄捨去已。更於聲聞辟支佛經法中求薩云若。是菩薩為黠不。
  須菩提言。為不黠。
  佛言。是為菩薩魔事。譬如士夫得無價摩尼寶已反比水精。於意云何。是為黠不。
  須菩提言。世尊。為不黠。
  佛言。當來有學菩薩道者。得深般若波羅蜜已更棄捨去。反持比聲聞辟支佛經法。於聲聞辟支佛經法中欲得薩云若寧為黠不。
  須菩提言。為不黠。
  佛言。是為菩薩魔事。
  復次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書般若波羅蜜已。於中他因緣起便不得書。或復有色聲香味細滑法之留難。或復有檀波羅蜜留難尸波羅蜜留難羼波羅蜜留難惟逮波羅蜜留難。禪波羅蜜留難。乃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皆為作留難。何以故。須菩提。般若波羅蜜者非是留難。不可思議亦非選擇。不生不滅不著不斷。無礙非見非行非猗。所以者何。須菩提。般若波羅蜜無是象法。若有菩薩書是經時。若有是輩留難事者當知是為魔事。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是般若波羅蜜可得書耶。
  佛言不也。何以故。般若波羅蜜者其實不可見。至檀波羅蜜實不可見。乃至薩云若亦不可見。諸所有者皆不可見。何以故。無所有故。無所有者不可書也。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行菩薩道者。作是念言。是深般若波羅蜜無所有者。是為菩薩魔事。
  須菩提言。世尊。諸行菩薩道者。書是深般若波羅蜜經字已入是字中。便言我書般若波羅蜜。世尊。是六波羅蜜無有字法。所以者何。六波羅蜜無有文字。五陰亦無有文字。乃至薩云若亦無文字。世尊。善男子善女人行菩薩道者。從六波羅蜜。乃至薩云若。作無文字入般若波羅蜜者。亦是菩薩魔事。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行菩薩道者。書般若波羅蜜時。若起想念郡國縣邑丘聚村落。若聞父母所尊之聲意念父母。若念兄弟姊妹。若念兵賊婬欲之事作是念已復生餘念。魔波旬復益其念作是留難。欲令中斷使不書持。須菩提。是為菩薩魔事。若善男子善女人行菩薩道者。書持般若波羅蜜時。若供養事起衣被財利飲食床臥病瘦醫藥。言我書般若波羅蜜故得是供養。於是樂者當覺魔事須菩提。書是經時魔波旬於菩薩前。說種種異深經之事。菩薩有漚和拘舍羅者不受魔所說。何以故。是經不能令人至薩云若故。須菩提。若是菩薩無漚和拘舍羅意者。聞深般若波羅蜜便欲捨去。
  佛言。我廣為諸菩薩說漚和拘舍羅事。欲得漚和拘舍羅事者。當從深般若波羅蜜中索之。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求菩薩乘者。捨深般若波羅蜜。欲從聲聞辟支佛經法中求漚和拘舍羅。須菩提。當知是為菩薩魔事。

    放光般若經卷第十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