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放光般若經卷第十三


    放光般若經卷第十三


        西晉于闐國三藏無羅叉奉 詔譯

    摩訶般若波羅蜜堅固品第五十七

  佛告須菩提。彼魔波旬至菩薩所言。薩云若者與虛空等。有無之事皆空。是法及形亦復空。於空無之法初無能得。已過去者亦不能得空無之法。甫當來者亦不能得。有無之相皆空。如空汝唐勤苦。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是皆魔事非三耶三佛所說。諸賢者當覺魔事。卿作是意者。卿將無長夜墮惡趣中。
  佛言。是善男子善女人若聞是所言。便當覺知是為魔事。魔欲壞我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是一切諸法有無之事雖與空等。一切眾生無能見者無能知者。我當以有無之空為僧那僧涅。逮薩云若為眾生說法使得度脫。當令眾生得須陀洹道得阿羅漢辟支佛道。令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菩薩摩訶薩從發意以來。當堅其意不動不轉。不信餘事意已堅固。便行六波羅蜜便上菩薩之位。
  須菩提言。云何世尊。菩薩不動還者為阿惟越致耶。動還者為阿惟越致耶。
  佛報言。不動轉者是阿惟越致。動轉者亦是阿惟越致。
  須菩提言。是事云何世尊。
  佛言。從阿羅漢辟支佛地動轉者。是則阿惟越致。從阿羅漢辟支佛地。雖不動轉者是菩薩則為動轉者。須菩提以是相行像貌具足是為阿惟越致。有如是相者。彼魔波旬。不能壞菩薩令不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須菩提。阿惟越致菩薩。欲得四禪則便能得。欲得滅脫禪亦復能得。欲得三十七品禪空無相無願禪皆悉能得。欲得五神通者悉能得之。雖受諸禪不取禪證。不取聲聞辟支佛證。自取所應以濟眾生。須菩提。以是相行像貌具足知是阿惟越致菩薩。
  復次須菩提。阿惟越致。常念於道不離於道。不貪形色。不貪身相。不貪巢窟不貪六波羅蜜。不貪四等亦不貪四空定。不貪神通不貪十力及十八法。不貪佛國亦不貪教授眾生。不貪見佛不貪善本。所以者何。於空無法不見空無。無相之法有可貪者。何以故。一切諸法有無之事相皆空故。須菩提。阿惟越致菩薩。已具足菩薩念。具足四事行步坐起臥覺出處。安諦詳審終不卒暴用意不忘。須菩提。以是相行像貌具足。是為阿惟越致菩薩。須菩提。阿惟越致菩薩為眾生故。以漚和拘舍羅。現在居家五欲之中。施諸窮厄衣被飲食。隨人所欲皆供給之。自行六波羅蜜勸彼使行六度。常稱歎六度功德。見有行者代其歡喜。阿惟越致處於居家。滿閻浮提珍寶。施於眾生及三千大千國土珍寶。布施眾生初不貪惜。無有婬欲之意。常等法行語言謙下不陵易於人。不使眾生起於恚意。須菩提。以是相行像貌具足。是為阿惟越致。
  復次須菩提。和夷羅洹閱叉常隨後護彼。閱叉等言。我常當護是菩薩。至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使意不亂終不遠離。復有五性和夷閱叉。亦復侍護阿惟越致菩薩摩訶薩。令餘小神及非人神無能得其便者。須菩提。阿惟越致菩薩。信根志根精進根三昧根智慧根。諸根具足人中勇猛不為怯弱。
  須菩提白佛言。云何為勇猛云何不為怯弱。
  佛語須菩提。於道意堅固不動還者。是則勇猛不為怯弱。當知是為阿惟越致相。
  復次須菩提。阿惟越致菩薩道念常具足。不學咒術符書不作蠱道。不作醫師合和諸藥。不學神仙外道卜相。知他男子及女人意。所以者何菩薩於空無法相不見是事。無有是相常願清淨。以是相行像貌具足知是阿惟越致。
  佛告須菩提。我今當說阿惟越致菩薩像貌相行。諦聽諦受。
  須菩提言。唯世尊受教。
  佛告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不離於道行。順應五陰順應諸性順應諸衰。所以者何。五陰空故性衰亦空。所行不逆國事。何以故。住於空法亦不見法有增有減者。不逆盜事。何以故。以住於空於空法中亦不見法有持來者亦不持去者。不逆兵事。何以故。住於空性於空法中亦不見法有多有少者。不逆鬥事。何以故。住於空法亦不見法有憎有愛者。所語常順。何以故。住於諸法空如亦不見有常無常故。須菩提。阿惟越致不說城郭事。何以故。住於虛空之空亦不見聚亦不見散。亦不見聚落之事。何以故。住於本際不見有得不見有失。亦不說吾我之事。亦不說種種俗事。但說般若波羅蜜不離薩云然事。行檀波羅蜜不為貪嫉。行尸波羅蜜不為惡戒。行羼波羅蜜不為瞋恚。行惟逮波羅蜜不為懈怠。行禪波羅蜜不為亂意。行般若波羅蜜不為愚癡。行諸法空為諸法主非為非法之主。行於法性讚歎不壞法者。與諸如來緣覺弟子。及諸菩薩及諸新發大道意者。族姓男女共為親友。常願欲得見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常願欲見十方諸佛。隨所見佛願往生彼。便得往生晝夜意常不離諸佛之念。何以故。諸阿惟越致菩薩。隨順入欲界。奉行十善得生十方佛前。起第一禪至四禪。從四禪至無形禪。便得生十方佛前。須菩提。以是像貌相行具足。知是阿惟越致菩薩。須菩提。行般若波羅蜜菩薩。住內空者住三十七品者住三脫門者。終不言我是阿惟越致。亦不言我非阿惟越致。自住其地終無有疑。何以故。初不見法有動轉不動轉者。譬如須陀洹自住其道亦不疑怪。阿惟越致亦譬如是。自住其地教化眾生淨佛國土。魔事適起即時覺知不隨魔教破壞魔事。譬如下愚之人意。欲懷逆惡至死不移。須菩提。阿惟越致菩薩自住其地亦譬如是。諸天及人諸鬼神龍諸阿須倫諸魔波旬所不能移轉。所以者何。出諸世間諸天龍鬼神一切之上。自於其地具足五通。教化眾生淨佛國土。從一佛國至一佛國。於諸佛所殖諸善本。問諸佛受諸教。所住處有魔事即覺知。以漚和拘舍羅處魔事著本際。自於其地亦不疑厭。所以者何。於真際無狐疑。知真際亦不一亦不二。以過羅漢辟支佛地。須菩提。菩薩於是空無法相。亦不見生亦不見滅。亦不見斷亦不見著。亦不作念言。我當得阿惟三佛。亦不言我不得阿惟三佛。何以故。以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相自空故。是菩薩自住無所乏短之地。不復悕望餘事。無能壞是地者。何以故。須菩提。阿惟越致菩薩。所有慧不與他人共。彼魔波旬化作佛像。來至菩薩所言。來取羅漢亦無有授卿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記者。卿亦未得無所從生法忍。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不受卿記[卄/別]。卿亦未有是事。亦無是行亦無是相。亦無是像貌任受記[卄/別]者。須菩提。菩薩聞是不恐不怖不疑不厭。意無有二者。是菩薩當自知。我已從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受記[卄/別]已。所以者何。菩薩自知我有是事堪任受[卄/別]。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彼魔波旬復作佛形像來至菩薩所。便以魔事授與菩薩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記[卄/別]。是菩薩即覺知或能是魔或能為魔所使。作是像來非是佛。但欲使我墮於羅漢辟支佛耳。須菩提。若魔波旬復作佛像來至菩薩所。語菩薩言。汝所行者非佛所說。亦非弟子所說但魔事耳。須菩提。菩薩即知復是魔耳。或為魔所使是非佛也。欲壞我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我意終不可轉。是菩薩意不可轉者。以從過去諸佛受記[卄/別]已。以為住阿惟越致地。何以故。以是像貌相行具足堪任阿惟越致。以是當知阿惟越致相。
  復次須菩提。行般若波羅蜜菩薩者。欲護持諸法故不惜身命。若菩薩摩訶薩以漚和拘舍羅。乃能作是護法不惜身命者。則為護過去當來今現在諸佛法已。
  須菩提白佛言。菩薩不惜身命欲護法者。為欲護持何等法耶。
  佛言。我說空法。愚癡之人罵詈誹謗言。是非法亦非律行又非尊教。須菩提。為是法故菩薩摩訶薩護持正法。菩薩當作是念。諸當來佛所可說法。我亦在是數中受記。是法亦復是我法。以是法故不惜身命。須菩提。菩薩為是法故不惜身命。以是像貌相行具足知是阿惟越致。
  復次須菩提。阿惟越致聞說深法。亦不狐疑亦不驚怪。諸佛所說皆能受持終不遺忘。所以者何。用得陀鄰尼故。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得何等陀鄰尼。能受持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法而不遺忘。
  佛言。菩薩以得聞持等陀鄰尼。便能受持諸佛經法而不遺忘。
  世尊。如來所言非聲聞所說。亦非天龍鬼神所說。亦非阿須倫真陀羅摩休勒所說。
  佛告須菩提。諸所有音聲之名。是菩薩聞是初不驚怪意無狐疑。用得陀鄰尼故。以是像貌相行具足。是為阿惟越致菩薩摩訶薩。

    摩訶般若波羅蜜甚深品第五十八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阿惟越致菩薩大功德具足。不可稱量功德具足。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阿惟越致有大功德不可得稱量功德具足。所以者何。以得無礙無限之慧。非諸羅漢辟支佛所能及故。阿惟越致住是慧中便受神通。亦非諸天世間人民所能及者。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能以矞鋮F劫之壽。歎說阿惟越致菩薩摩訶薩功德。像貌相行具足。所入所住深奧之慧。行六波羅蜜具足三十七品及薩云然。可令人得知是阿惟越致菩薩摩訶薩功德者不。
  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汝乃能問阿惟越致深奧之處。說甚深空無相無願。說無所有說無所生滅。諸婬垢說泥洹淨。說如說寂真際法性。是諸深法皆是泥洹之像。
  須菩提言。世尊。如是說者但是甚深泥洹非諸法之教耶。
  佛言。須菩提。甚深亦是諸法之教也。須菩提。五陰甚深六衰甚深乃至于道亦復甚深。須菩提。五陰云何甚深。五陰如如以是甚深亦如道如。是故五陰甚深道亦甚深。云何如如。夫如者亦非五陰亦不離五陰。如亦非道亦不離道。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阿惟越致菩薩摩訶薩。甚奇甚特甚深微妙乃爾。除五陰處泥洹。若道若俗之所有法。所作無作有漏無漏。皆悉已除處於泥洹。
  佛告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應般若波羅蜜深妙之法若念若持自念所住當如般若波羅蜜教住。所學亦當如般若波羅蜜教。是菩薩盡具足如般若波羅蜜教。持是具足之念受無央數善本功德。捨無量劫生死之難何況至意守行與般若波羅蜜與道相應者。譬如士夫情多放逸。與彼端正女人剋期。其女人有事不得時往。未到之間於意云何。彼人為有幾意起想。
  須菩提言。世尊。是想甚多甚多。
  佛告須菩提。菩薩奉行般若波羅蜜如其中教。至念一日意不轉者。卻若干劫生死之垢。是菩薩應般若波羅蜜行。一日所受善本功德。勝於菩薩但行布施如矞鋮F劫。
  復次須菩提。菩薩布施三尊如矞鋮F劫於意云何。其人殖福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世尊。甚多甚多不可稱計。
  佛言。不如是菩薩摩訶薩念般若波羅蜜。應行一日如般若波羅蜜中教。其功德不可計。何以故。菩薩因是乘疾得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故。須菩提。若有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以矞鋮F劫之壽。為須陀洹作功德。及羅漢辟支佛作功德。至三耶三佛作善本。於意云何。其人功德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世尊。甚多甚多。
  佛言。不如是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如中教。其功德不可計。何以故。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已過羅漢辟支佛地故。從菩薩位成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故。須菩提。若有菩薩壽如矞鋮F劫。行六波羅蜜。其人功德寧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甚多。
  佛言。不如是菩薩隨般若波羅蜜教。一日如中行六波羅蜜。其功德不可計。何以故。般若波羅蜜者。是菩薩摩訶薩之母。住是般若波羅蜜中。具足諸佛法故。須菩提。若有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如。矞鋮F劫之壽行法之施。於意云何。其人功德寧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甚多。
  佛言。不如是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如中教一日法施其功德不可計。何以故。菩薩不離般若波羅蜜者。則為不離薩云然。菩薩欲得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當離般若波羅蜜。須菩提。若有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如矞鋮F壽。行三十七品及空無相無願。其人功德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世尊甚多甚多。
  佛言。不如是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如其中教。一日如般若波羅蜜中教。行三十七品及十八法。其功德不可計。何以故。初不見有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從薩云然有還者。離般若波羅蜜者便有動還故。須菩提。是故菩薩不當離般若波羅蜜。
  佛告須菩提。若有菩薩以矞鋮F劫之壽。行六波羅蜜所有財物飲食布施以法布施及諸三昧事。欲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其人功德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世尊甚多甚多。
  佛言。不如是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如中教。所可布施及法施與諸三昧事。欲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其功德不可計。所以者何。如般若波羅蜜教者。於諸功德中為最第一。離般若波羅蜜念者。是為非念亦為非求。
  復次須菩提。菩薩欲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當善於智求。須菩提。若有菩薩習行六波羅蜜者。壽如矞鋮F劫。勸助過去當求現在諸佛及僧所作功德代其歡喜。持是歡喜持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其功德寧多不。
  須菩提言。世尊甚多甚多。
  佛言。不如是菩薩一日與般若波羅蜜教相應。持是功德當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須菩提。菩薩欲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當善於智求。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菩薩從無所作為為最第一。若無所作無所為者。云何而得正見須陀洹及羅漢辟支佛至薩云然。成阿惟三佛。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不可從有所作。得須陀洹至薩云然。成阿惟三佛。行般若波羅蜜布施亦不求。有所作亦不有是布施意。常念言是布施空亦無所有。何以故是菩薩學善於內外空及有無空故。須菩提。菩薩住是空已。觀諸所作作是空觀。則已不離般若波羅蜜。不離般若波羅蜜則受無有數無有限無有量諸福功德。
  須菩提白佛言。無有數無有限無有量有何等異。
  佛言。阿僧祇者為無有數。有數身亦不可得。無有數身亦不可得。無有量者。當來過去今現在不可限不可量亦不可思議。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可使五陰不可量不可數不可限不。
  佛言有是。
  須菩提言。世尊。何因五陰不可量不可數不可限。
  佛言。五陰空不可數不可量。
  云何世尊。但五陰空諸法為不空耶。
  佛言。我初不說諸法空耶。
  世尊。亦說諸法空耳。世尊。空者為是不可盡。為是不可數。為是不可量。空者不可數不可量亦不可平相。世尊。是法義解亦不可得若干。
  佛言。如須菩提所說無異。以諸法不可得故。佛說若干不可得。是法空無相無願無所有無所生。是為滅是為泥洹。是為如來無盡至於泥洹。
  須菩提白佛言。未曾有世尊。甚奇甚特。如世尊所說無所得法我聽。世尊所說諸法亦不可得。以諸法不可得。空亦不可得。不可得義為有增減不。
  佛言。無有增減。
  須菩提言。六波羅蜜亦無增減。三十七品亦不增減。八惟無禪四無礙慧四等。佛十八法及十種力四無所畏。亦無增亦無減。
  須菩提言。世尊。若是法從六波羅蜜至四無所畏。若有增有減者便不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須菩提如是如是。不可得之法亦無增亦無減。若行般若波羅蜜。若念般若波羅蜜。若習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亦不念言我增六波羅蜜。亦不念我減六波羅蜜。當作是念。但有名故有六波羅蜜。持是所念持是發意持是善本。施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如諸法如。
  須菩提白佛言。云何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如諸法如。世尊。何等為諸法之如。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佛言。五陰之如泥洹之如。是故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是亦不增亦不減。是故菩薩不離般若波羅蜜。倍復精進行般若波羅蜜。亦不見諸法有增有減者。是故不可得法亦無增減。須菩提。是故六波羅蜜亦不增減。至四無礙。亦不增減。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當作是不增不減之意。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為用初時意得成。為用後頭意得成。前意後意各各不俱。云何善本得聚。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世尊。是不俱不同之意。云何有所成功德。不成不聚不得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佛告須菩提。我當為汝說譬喻。諸有智之士以譬喻得解。於意云何。譬如燈炷。始然之時。為用初明得然。為用後明得然。炷燋之時為用初時明燋。為用後時明燋。
  須菩提言世尊。亦不用初頭焰得然。亦不離初焰因緣得然。亦不用後焰得然。亦不離後焰因緣。須菩提。菩薩亦不用初意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亦不離初意因緣。亦不用後意得。亦不離後意因緣得。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從初發意至十住地。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世尊。云何從十住地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佛言。先從智地觀地。具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從八輩觀地薄地離婬地已辦地辟支佛地菩薩地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地佛地。具足佛地已。便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菩薩於是十地學。亦不從初發意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亦不離初發意得。亦不以後意得亦不離後意得。
  須菩提言。世尊。十二因緣起甚深。不以初發意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亦不離初發意因緣。亦不用後意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亦不離後意而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須菩提於意云何。意已滅可復使更生不。世尊。已滅不復生。須菩提。意已生為是滅法不。世尊。是實滅法。
  佛言。已滅法者是為滅不。
  世尊不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為正爾住不。
  世尊住如如住。
  佛告須菩提。若如住者。真際住當住如如耶。
  不也世尊。
  佛言。於須菩提意云何。如者為甚深不。
  世尊甚深甚深。
  須菩提。如者為是意耶。
  不也世尊。如非意。
  須菩提。意為離如耶。
  不也世尊。
  須菩提。如以如為相見不。
  不也世尊。如如不相見。
  須菩提。如是行者為行深般若波羅蜜不。
  須菩提言。世尊。如是行者為行深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言。作如是行為行何法世尊。
  佛言。作是行者為無所行。何以故。行般若波羅蜜者無若干行。
  世尊。夫如者亦無若干亦無作若干行。
  佛告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為行何等。
  對曰。為行畢竟無有二處。
  佛言。行畢竟者為有若干行為有相。行耶。
  無有世尊。
  佛言。無相為有相念耶。
  無有世尊。
  佛言。云何有相念。
  須菩提言。世尊。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作是念有相無相。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不具佛十種力及十八法。不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菩薩漚和拘舍羅於諸法無所念亦不不念。何以故。菩薩知一切諸法相皆空故。住空法為眾生故行三三昧。持是三昧教化眾生。世尊。菩薩摩訶薩何等三三昧。
  佛言。住是三昧者。與空無相無願相應。一切眾生皆著於空著於相願。菩薩摩訶薩。安處眾生以空無相無願之法。行般若波羅蜜。菩薩以是三事教化眾生。

    摩訶般若波羅蜜夢中行品第五十九

  爾時舍利弗語須菩提。菩薩於夢中行三事三昧空無相無願。於夢中行是寧有益於般若波羅蜜不。
  須菩提報舍利弗言。若於晝日有益於般若波羅蜜者。夜夢中亦當復有益。所以者何。晝夜夢中等無異。舍利弗。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若有般若波羅蜜者。於夢中便當念般若波羅蜜。
  舍利弗語須菩提。若菩薩於夢中有所作寧有所成受不。如佛所言。諸法如夢是故無所成無所受。何以故。夢中初不見有法有所成者。有所受者亦無所得。若夢覺已寧有所得不。
  須菩提言。若於夢中有所害殺。言我殺是快耶。覺已念夢中所作是云何。
  舍利弗言。皆有因緣。無因緣終不起。
  須菩提言。如是如是。事有因緣。有緣有念。有念有事。事從聞見。便有覺意。便有著斷。不從不聞不見而有緣起。是故舍利弗。以因緣故有事起有念生。
  舍利弗言。云何須菩提所念所作。
  佛言皆寂。云何所作有緣有起有所成受。
  須菩提言。起想便有因緣。有緣便有事。有事便有念。
  舍利弗言。若菩薩於夢中行六波羅蜜。持是功德念欲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是為有所施作不。
  須菩提言。今彌勒菩薩摩訶薩。為世尊所記在是可問。彌勒能解當從其問。
  舍利弗白彌勒言。我所問者。
  須菩提言彌勒能解。今仁者當為我等解。
  是時彌勒語舍利弗言。卿等欲使我當以名以色以痛想行識而發遣耶。當以何事而解說乎。當以色空而發遣耶。當以痛想行識空而發遣乎。色空亦無能發遣。痛想行識空亦無所發遣。我初不見法有能發遣法者。亦無有受記[卄/別]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亦無受[卄/別]處者。是法都無有二。
  舍利弗言。如仁者所說為得證也。彌勒答言。雖作是說我亦不得證。舍利弗意念。彌勒菩薩辯才深入於六波羅蜜中。種種發遣而無所倚。
  佛告舍利弗。汝頗見是法得羅漢證者不。
  舍利弗言。世尊。不見是法有得證者。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念言是法已受[卄/別]。是法當受[卄/別]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菩薩作是行。為行般若波羅蜜亦不有疑。我當得阿惟三佛亦不疑不得。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檀波羅蜜時。若見眾生有飢渴者衣不蓋形孤貧窮厄不能自存者。當起大哀願。我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時。使我境界無有是輩困苦之類。使我佛土所有衣服飲食之具。如四天上如忉利天第六天王。所有飲食衣服自然。須菩提。菩薩作是行者。便為具足檀波羅蜜。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尸波羅蜜。若見眾生有不慈意殘殺眾命。邪見疑網犯十惡者。見有短命多病。少威醜無顏色。形殘羸劣極下賤者。起大悲意。使我奉行尸波羅蜜。我得佛時使我境內無有是輩。菩薩如是為具足戒。疾得阿惟三佛不久。須菩提。菩薩行羼波羅蜜時。若見眾生有瞋恚意。捶杖刀矛瓦石相加。相傷殺者起大願言。我當行忍至得佛時。令我境內無有是輩諸惡事者。我作佛時令我國土中一切眾生。皆同慈意和志相視。如父如母若兄若弟相向無害。菩薩作是行者。為具足忍疾得阿惟三佛不久。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惟逮波羅蜜時。若見眾生於三乘法起相懈怠無精進者。復起大願。我當自勉精進不懈。我得佛時令我國中眾生精進於三乘法各得度脫。菩薩如是為具足精進疾得阿惟三佛不久。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禪波羅蜜時。若見眾生行五蓋事。一者婬劮二者瞋恚三者睡臥四者調戲五者疑網。離於四禪離四空定者。起大意願。令我常當行禪波羅蜜教化眾生淨佛國土。我得佛時令我國土一切眾生無亂志者。菩薩如是為具足禪疾得阿惟三佛不久。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時。若見眾生有犯惡者。若俗若道離正見者。行無道之事者。言無報者。言便斷者。言有眾生者。作是見已起大願言。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淨佛國土教化眾生。我作佛時令我國中無有是輩邪見之事。菩薩如是為具足般若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眾生在於三際。一者直見際二者邪見際三者亦不在邪亦不在正見際。是以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教化眾生淨佛國土。我作佛時令我國人。不見邪見不聞邪見之聲。菩薩如是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泥犁薜荔畜生蠕動之類。當發大慈。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我作佛時令我國中。不聞有三惡道之名。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大地山陵溝坑。荊棘草木不淨穢惡。發普願言。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我得佛時令我國土皆平如掌。令我國人不見諸穢。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大地無有金寶但淳以土發意願言。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我得佛時令我土地從下際以上淳以黃金為地。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眾生有所戀著者發是願言。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我作佛時令我國人莫有所戀著。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四姓剎利梵志。田家工師長吏將師發意願言。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教化眾生淨佛國土。我作佛時令我國中無有四姓淳以一姓。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眾生有上中下家者復發願言。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教化眾生淨佛國土。我作佛時令我國中一切眾生。無是優劣有上中下。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眾生有種種色發意願言。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教化眾生淨佛國土。我作佛時令我國人無若干色。皆悉端正得第一色。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國主發意願言。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教化眾生淨佛國土。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無有王者之號。但以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以為法王。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五趣之行發意願言。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教化眾生淨佛國土。我作佛時使我國人。皆令無有五趣之行。等以三十七品為行。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見四種生卵生濕生胎生化生發意願言。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教化眾生淨佛國土。我作佛時令我國中。無有三生等一化生。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見諸眾生無有五通無有光明。復發願言。我作佛時令我國中盡得五通。皆有光明遠有所照。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眾生有大小便利。發意願言。我作佛時令我國人等如天身無復便利之患。菩薩行六波羅蜜時發大願言。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無有一日一月一歲十歲都無此數。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眾生短命發大願言。我作佛時令我國中人壽命極長無有限數。菩薩如是便具足六波羅蜜。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眾生無有相者發大願言。我當勤力行六波羅蜜。我作佛時令我國人普得具足三十二大人之相。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若見眾生無有善本。我成阿惟三佛時。令我國人具足善本。等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作是念者具足六度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言我當勤力疾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令我國中無有三垢四病。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時。言我當勤力疾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我作佛時使我國中無有二道之名。普等至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成阿惟三佛。使我國土中不聞項佷之名。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當作是念。我未便成阿惟三佛。先當知我壽命光明比丘僧數。然後乃成阿惟三佛。一切無有能知我年壽劫數比丘數者。菩薩如是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作如是念言。我作佛時令我一國大如矞鋮F佛國。菩薩如是為具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疾近薩云然。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當作是願。生死道長眾生甚多。虛空無邊。眾生之性亦無有邊。於中亦無生者亦無泥洹者。如是念者。為具足六波羅蜜疾近薩云然。

    摩訶般若波羅蜜琤[調品第六十

  爾時坐中有一女人名琤[調。從坐起整衣服。為佛作禮長跪叉手白佛言。我亦當奉行六波羅蜜攝取佛國。如世尊說般若波羅蜜事。是女人歎佛已。以金銀花及水陸花著身瓔珞金色之氈。而以散佛。當頭上化成四柱寶交露臺。嚴事淨如是未曾有。是女人言。持是功德施與眾生。皆共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爾時世尊知女人意便笑。如諸佛法。若干色光從口中出。遍照諸十方無央數佛剎。遶身三匝還從頂入。時阿難從坐起整衣服長跪叉手白佛。佛何因笑。願聞笑意。
  佛告阿難。是琤[調弟。當來之世當作佛。號名金華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畢女人身受男子形。後當生於妙樂佛國。於彼國修梵行。是菩薩摩訶薩。在所生國常有金華名號。於彼剎盡其壽普遊諸國。從一佛至一佛不離諸佛。阿難。譬如轉輪聖王。從一觀至一觀。從生至竟足不蹈地。是金華菩薩亦復如是。至成阿惟三佛未曾不見佛。時阿難意念。是金華菩薩後作佛時。諸會菩薩為是佛會。佛知阿難意之所念。告阿難言。如是如是。當知彼時菩薩會者是為佛會。彼比丘僧甚多不可計。不可以千數萬數億數。無有限量。阿難。是金華菩薩成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時。其國土所有一切眾惡諸不善事悉皆無有。如向所說般若波羅蜜淨妙國土。等無有異。
  阿難白佛言。世尊。是弟從何佛以來殖功德本。
  佛告阿難。是弟乃從提和竭羅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所始發尊意。亦復以金花散提和竭佛。散彼佛時意亦願言。持是功德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如我以五華散提和竭羅佛上。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於時彼佛知我功德具足。便記我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卄/別]。是金華菩薩爾時見我受記便發願言。我亦當受[卄/別]如是菩薩受[卄/別]。阿難。是金華菩薩乃從提和竭羅初始發意。
  阿難白佛言。世尊。是女人以辦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佛告阿難。如是如是。是弟以為成辦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

    放光般若經卷第十三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