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放光般若經卷第二十


    放光般若經卷第二十


        西晉于闐國三藏無羅叉奉 詔譯

    摩訶般若波羅蜜諸法等品第八十六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其審諦者不著不斷。不審諦者亦不著不斷。所有無所有無著無斷。審諦不審諦俱不著不斷。是事云何。
  佛報須菩提言。以諸法等故我言斷。
  世尊。是何謂。
  佛報言。有佛無佛如及爾法性真際法事。初不變異常住如故。是名為斷。但以俗為名號有言有教。俗之音聲雖有言教皆無所有。
  須菩提言。世尊。假令諸法如夢如響如鏡中像如野馬如幻如化者。菩薩云何於空無之法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言我當具足六波羅蜜。具足神通。具足慧度四禪四等及四空定三十七品及三脫門。具足八惟無九次第禪。言當具足十力佛十八法。言當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言當具足陀鄰尼門。云何言我當作光明普照窈冥之處。云何知眾生意如為說法耶。
  佛言。須菩提於意云何。如汝所問。為如幻如化不。
  須菩提言。假令諸法如夢如幻。菩薩云何行般若波羅蜜。世尊。夢以幻化非真實者。不真實法不能行六波羅蜜。乃至十八法亦不能行。
  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夢化不行六波羅蜜。不能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是法皆為是有為想法。有為想之法亦不可得薩云若。是法亦復是道亦復是泥洹。以是法無所生無有相。以是故。菩薩初發意以來習諸善法。六波羅蜜乃至十八法。知是法以如夢如化。不具足六波羅蜜十八法者。亦不能教化眾生。菩薩習諸善法。觀諸法如夢如化。菩薩觀般若波羅蜜。觀薩云若。觀眾生亦復如夢如化。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不於中受形。及幻化法不於中受形。言當逮薩云若。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無所取。於十八法亦無所取。菩薩知諸法無所取故。逮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何以故。諸法無形故。無所取不可持。無所取法而有所得。亦不見是法。是故菩薩為眾生故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從發意以來行六波羅蜜。但為一切不自為身。菩薩起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者。但為眾生故。以眾生無所有。以眾生有眾生想。不見有見想不知有知想。是故菩薩於顛倒中拔出眾生。於甘露地斷諸習想。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以漚和拘舍羅。於諸法無所入。建立眾生於無所入。但以俗數非第一義。
  須菩提言。世尊。如來所逮覺法。為以世俗數為以第一義。
  佛報言。如來者以俗數得逮覺。亦無有法有所得者。所以者何。若言我得道者是為大恥。若有二者亦無逮亦無覺。
  復問世尊。假令有二不逮覺者。為從一得逮覺耶。
  佛報言。亦不從二亦不從一。逮覺者亦不一亦不二。不一不二則是逮覺。所以者何。逮覺者為戲則為貢高。等覺者無戲亦無貢高。
  須菩提言。世尊。諸法所有皆無所有。云何是等正覺。
  佛報言。亦不有有亦不無無亦無言說。是則等覺。等覺法者亦無言說。亦無有法說等覺者。等覺者以過於諸法。凡夫愚人去等覺遠。
  復問。世尊。如來為離覺法遠耶。
  佛報言。等正覺者非眾聖賢聲聞辟支佛菩薩及佛之處。
  復問。世尊如來於諸法中得自在耶。
  佛報言。凡夫之等及聲聞辟支佛及如來皆共一等覺。一等覺者亦無有二。亦無凡夫亦無三耶三佛。乃至如來亦無若干。
  須菩提言。世尊。假令於等覺中無有分數者。凡夫聲聞辟支佛無有差別。
  佛言。如是如是。凡夫乃至三耶三佛無有差別。假令凡夫乃至三耶三佛無有差別者。何以故有三尊。
  佛言。於須菩提意云何。佛寶法寶比丘僧寶等覺異耶。
  對曰。如我從世尊所聞。三寶及等覺無有異。三寶及等覺亦不合亦不散。無有形亦不可見。一相無相為無相法。作數作處者則為有近有處。
  佛告須菩提。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時。為諸法作處。便知有三惡趣知有人道知有三十三天。便知三十七品乃至內外空及所有無所有空。知有十八法。是故須菩提。是為如來大士之所差特。不動於等覺法為諸法立處。
  須菩提言。世尊。如世尊於等覺不動耶。凡夫聲聞辟支佛於等正覺亦復不動。佛法凡夫法聲聞辟支佛法及如來法為一法耶。及無形法色法痛想法行法識法異耶。眼法耳法鼻法舌法身法意法有異耶。地水火風識空法有異耶。婬怒癡法有異耶。六十二見有異耶。四禪四等及四空定法有異耶。三十七品法三脫門法內外空及所有無所有空法。八惟無九次第禪四無畏四無礙慧十力。佛十八法有為無為法。是諸法皆有名。云何處不可得。若菩薩不住是處不分別諸法。菩薩終不能行般若波羅蜜。行般若波羅蜜菩薩遊諸十處。爾乃上菩薩位。便過二地。已過二地具足神通。於諸神通具足五波羅蜜。遊諸佛剎供事諸佛殖眾善本。持是功德教化眾生淨佛國土。
  佛告須菩提。汝所問。如來及凡夫法及二地法。云何作是問。於汝意云何。五陰空法及如來法為有異耶。
  須菩提言等空。
  佛言。於空可見無相法不。五陰相及佛相為可見不。
  須菩提言。世尊。不可見也。是故須菩提。諸法之法亦無有。凡夫亦不離凡夫。亦非如來法。亦不離如來法。
  復問。世尊。是法為是有為法為是無為法。
  佛言。亦不離無為而得有為法。亦不離有為法而得無為法。須菩提。有為法無為法一法無二。亦不合亦不散。無有形不可見一相。一相者無相。以俗數故有所作耳。非最第一義。最第一義非身口意所作。亦不離身口意。得第一義以諸法之等。是故第一義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得最第一義而行菩薩事。

    摩訶般若波羅蜜諸法妙化品第八十七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假令諸法等空於諸法無所作。云何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不得最第一義而行菩薩事。為眾生作四恩耶。
  佛告須菩提。如汝所言。空者亦無有作亦無不作。若眾生知空者無有如來及佛境界。不動於空度諸吾我有四大相。度諸五陰有知見相。度諸十二衰相。度諸有為相。建立不有為界。是不有為之性空。云何為空。
  佛報言。於諸相空。幻師所化作人空。不幻化及空不合不散以空空。空空及化人無能別者。何以故。俱空故。須菩提。五陰無不空者。以空故作是說言五陰空。
  復問。世尊。世俗之法如幻。道法亦復如幻耶。假令道法是幻者。從三十七品乃至佛十八法及三乘法亦復如幻。行三乘者亦復如幻。
  佛報言。是諸法化誰所化。為是聲聞辟支佛所化耶。是菩薩佛之所化耶。是諸習緒所化。是行所化。
  對曰。無有化者。
  佛言。是故諸法如化。
  復問。世尊。須陀洹至羅漢辟支佛所滅。及佛諸習緒滅。亦復如化耶。
  佛報言。諸有所生者滅者。皆悉如化。
  復問。世尊。何等法不如化者。
  佛報言。不起不滅是則非化。
  復問。世尊。何等不起何等不滅非是化耶。
  佛報言。泥洹非化。
  須菩提言。世尊。常說空不動轉。無有雙法無不空者。是故泥洹亦復如化。
  佛言。如是如是。一切皆空。亦非聲聞辟支佛所作。亦非菩薩佛之所作。審空者是泥洹。
  復問。世尊。於空過去人行。當云何入云何學云何說。
  佛報言。於須菩提意云何。但有過去世。無有當來世耶。

    摩訶般若波羅蜜薩陀波倫品第八十八

  佛告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欲求般若波羅蜜者。當如薩陀波倫菩薩。今現在在雷音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佛所。常修梵清淨之行。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薩陀波倫菩薩云何求般若波羅蜜。
  佛報言。薩陀波倫菩薩求般若波羅蜜時。不惜身命不望供養不求名稱。常在寂處聞空中之聲。言住善男子莫起疲厭睡臥之意。莫念食飲莫念晝夜莫念寒熱。莫令意著於內外。莫左右顧視。行時當作是意。當如不行。於身五陰莫有起相。何以故。有起相者便於佛法有稽留礙。有留礙者便在生死苦。在生死苦者不能逮得般若波羅蜜。
  爾時薩陀波倫報空中聲言。我當從教。何以故。我欲為眾生而作大明廣宣佛法。我欲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作是語已便聞空中聲。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欲聞於空無相無願之法。當求索般若波羅蜜。當離相念。當離命見。當離人見。當遠離惡知識。當與善知識從事。當供養真知識。當為汝說空無相無願之法。當說無生不滅之法。當勸助人求薩云若。作是行者聞般若波羅蜜不久。或從經中聞。或從菩薩摩訶薩口聞。善男子所從。得聞般若波羅蜜處。當視其人如世多羅。汝於法師當修反復莫得背恩。所從聞般若波羅蜜處則是真知識。得聞經已便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復動轉。當自念言。我去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不遠。所生之處常值諸佛。常當遠離八不閑處。當得八樂之處。持是德行當敬法師如敬世尊。莫以世俗翼望之意。於法師所當起法想恭敬之想。冀望想者當知魔事。若魔波旬或持五樂。或以細滑色聲香味來貢法師。法師以漚和拘舍羅。欲度眾生能為受之。汝若見者莫起污意。但當念言。我未得是漚和拘舍羅。如法師所行。菩薩已逮漚和拘舍羅者無所罣礙。譬如金剛無所不入不受塵垢。當以一調法行而觀法師。何等為一調法行。謂諸法無著無斷。何以故。諸法皆空無我無人壽命。譬如幻化熱時之焰。當作是觀。法師導師作是觀者。令得般若波羅蜜不久。善男子當護魔事。善男子若至法師所不見法師莫起礙意。當以法故恭敬法師。
  爾時薩陀波倫聞空中聲已於是東行。東行不久意中念言。向者不問。我當於何去去是幾所當從誰聞。於是大哭。哭已念言。我今於是不復飲食不復動轉。從一日至七日。不聞般若波羅蜜終不起。
  佛告須菩提。譬如長者有一子其子而死。父母悲哀無復他念但念其子。須菩提。
  爾時薩陀波倫一無復餘念。但念般若波羅蜜亦復如是。作是哭時。於前便有如來之像。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其佛歎言。善哉善哉。善男子。過去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行菩薩時。索般若波羅蜜亦如是。持是勇進之意從是東行。去是二萬里。國名香氏。其城郭以七寶七重。遶城池水周流十重有七寶樹羅列重行。及七寶塹。其城縱廣四百八十里。其國豐樂人民熾盛。所有服飾珍寶異妙。其城中有五百欄楯。街巷市里行伍相當。以諸雜寶金銀錯塗懸繒幢幡。譬如天錦城上臺觀樓閣。陴倪皆七寶作。城上寶樹行列奇好。復以閻浮檀金為交露蓋。以七寶鈴懸其樓閣。風起之時吹其鈴聲。其音和雅譬如天樂。其有眾生聞鈴音者以自娛樂。遶城池水冷煖和適常滿不減。其池水中有七寶船。其人乘船遊戲池水中。其人宿命有福功德而得致是。其池水中有波曇花分陀利花拘文羅花優缽利花。復有餘花雜種異色數千百種。三千大千國土所有妙花無不在彼。順遶其城各有五百廬觀。亦七寶作姝好嚴事。一一廬觀有五百池水。其池縱廣各二十里。亦以七寶雜色妙花。其花大如車蓋。其花五色青黃赤白紅各自分明其池中有鳧鴈鴛鴦孔雀鵁鶄。異類奇鳥數千百種。其城廬觀所有寶物亦無有主亦無守者。以其國人宿福所致。常習行般若波羅蜜故。是以長夜受是福德。善男子。彼有菩薩名法上。在其國中央有宮殿舍。廣縱四十里皆以七寶。作宮牆七重。所有欄楯七寶之樹。園觀浴池亦復七重。其樓閣欄楯宮殿門閤。皆是七寶雕文刻鏤七重。法上宮埵野|廬觀。一名常樂二名除憂三名雜花四名雜香。一一廬觀有八池水。一名曰賢二名賢妙三名日樂四名妙樂五名吉祥六名吉上七名曰除八名不還。其池四邊邊各一寶。金銀琉璃水精。純以紫磨黃金為底。以金羅網為蓋。其一一池中金為梯陛。種種雜色車磲瑪瑙眾寶雜成。其梯陛兩邊。復以紫金為芭蕉樹。其花柔軟隨風委靡。其池水中亦有雜花如上所有。順池水邊又有花樹。風吹諸花墮池水中便如根生。其池水香如天栴檀。法上宮中有六萬八千夫人婇女圍繞娛樂。香氏城中男女皆來會。於常樂池觀共相娛樂。其化佛言。善男子。是法上菩薩與其眷屬共相娛樂。以三時說法。香氏城中眾人。為法上菩薩施設法座。於城中央金銀水精琉璃為座。細軟劫波育以為其蓐。以天雜香而著其蓐。其座高十里。當其座上有諸男女把持垂珠。又散名花燒諸名香。何以故。敬於法故。法上菩薩坐其座上。以般若波羅蜜為眾生說法。化佛復言。善男子。香氏國人恭敬奉事法上菩薩其像如是。有若干百千諸天。來會聽受般若波羅蜜。中有書者中有諷者中有口受者中有念者中有寂然念行之者。國中眾生皆是阿惟越致。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復動還。善男子。汝從是東去到法上菩薩所。可得聞般若波羅蜜。是法上者是汝前世真知識也。常勸助汝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法上菩薩本求般若波羅蜜時亦如汝。今往善男子。晝夜莫斷於念。得聞般若波羅蜜不久。
  爾時薩陀波倫。聞是語已踊躍歡喜言。我何時當得見法師從受聞般若波羅蜜。
  佛告須菩提。譬如有人被重毒箭無有餘念。但念言。我何時當得良師拔我毒箭令其處愈。薩陀波倫無復餘念。但欲得見法師從聞般若波羅蜜。聞般若波羅蜜已滅諸倚著。
  爾時薩陀波倫菩薩。即見諸法無罣礙慧。得無量三昧門。其三昧名曰見諸法所有三昧。於諸法無所得三昧。降伏諸無智三昧。得諸法無差別三昧。得於諸法無變異三昧。諸法無所有無所聚三昧。滅諸冥三昧。於諸法次第無異三昧。於諸法無所見三昧。散花三昧。得如是比無量種種三昧門。住是三昧已見諸十方無央數佛。以般若波羅蜜為諸菩薩說法。
  爾時十方諸佛皆讚歎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我等本為菩薩時。索般若波羅蜜。亦復住是三昧所得如是。得是三昧已入於般若波羅蜜亦復如是。便成就漚和拘舍羅立於阿惟越致法。我等得是三昧時。亦不見有法行三昧者離三昧者。亦不見行道者。亦不見逮阿惟三佛者。般若波羅蜜者無有貢高。善男子。吾等住於不貢高故。得金色身三十二相無限之光。得不思議慧最無上覺三昧佛智。具足逮諸功德。諸佛所不能平量不能盡說。何況聲聞辟支佛。是故善男子。於是法中當倍加敬。善男子。有志有進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亦無有難。善男子。於真知識當起恭敬愛樂之意如視世尊。菩薩得真知識者。疾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爾時薩陀波倫菩薩白諸佛言。我常所敬真知識者為是何誰。諸佛報言。法上菩薩世世常以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用教授汝。法上菩薩常以般若波羅蜜。具足漚和拘舍羅。是者則是汝之尊師是真知識。卿善男子。取法上菩薩以頂戴之。從劫至劫若至百劫。以三千大千剎土所有以用供養。尚未能報須臾之恩。聞是尊法其福難報。使汝得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之利故。是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說是已忽然不現。
  爾時薩陀波倫於三昧起。四向顧望意自念言。是諸如來從何所來去至何所。作是念已惆悵不樂。復更念言。法上菩薩常行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總持諸陀鄰尼門。於諸法得自在。已從過去佛而作功德。是我真師我當以問法上菩薩。是諸如來從何所來去至何所。於是薩陀波倫菩薩。念法上菩薩恭敬愛樂豫加謙恪。今我又貧無有珍寶香花奇異貢尊之具。以般若波羅蜜故供養法上菩薩者。不可空往至法上所。我有恭敬而無所有。不如賣身供養般若波羅蜜及師。前後以來壞身不少。今故不滅。前後壞身坐婬怒癡。更諸苦痛亦不為法亦不為師。但為貪欲五陰六衰。
  爾時菩薩道逕一城大喚呼言。我欲自賣誰欲買我者。時魔波旬意自念言。今是菩薩用般若波羅蜜故。自賣其身欲以供養法上菩薩。欲得聞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菩薩云何行般若波羅蜜疾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聞已必當恭敬稽受。我不敗壞者。當教無數百千菩薩及諸眾生過我境界。今我當往壞之。波旬即使舉國男女不見其形不聞其聲。
  爾時薩陀波倫賣身不售愁憂啼哭言。我甚為劇欲自賣身供養於師而不能售。時釋提桓因意念言。今是菩薩以般若波羅蜜故欲供養法上菩薩。我今試往看視其人。為用法故頗有諛諂。時釋提桓因化作年少梵志。至菩薩所問薩陀波倫言。善男子。何以不樂愁憂啼哭。
  報言。年少我用法故。欲自賣身供養尊師而永不售。無問我者是以哭耳。自念薄德無財寶物可供師者。
  爾時年少謂菩薩言。我不用人。我今祠祀。欲得人血。欲得人髓。欲得人心。能與我者益與卿寶。
  是時菩薩歡喜報言。我得善利。年少。買我心髓及血。與我財寶得供養師。使我得聞般若波羅蜜及漚和拘舍羅真得我願。年少重問言。卿賣髓血及心為索幾許。菩薩報言。隨年少意與我多少。薩陀波倫便以右手自刺左臂出血與之。復欲破骨出髓時。城中有一長者女。過於魔行魔不能屈。時長者女。於樓觀上遙見菩薩乃爾自刑。我今當下問其意故。時長者女即下來到菩薩所。
  問言。男子。何為乃爾酷毒自割用是血為復欲破骨。薩陀波倫報長者女言。欲與少年賣得財寶供養於師。欲聞尊經般若波羅蜜。時長者女語菩薩言。供養於師當得何等奇特功德。菩薩報言。師當教我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語我菩薩所行法。則我當得學為諸眾生廣作橋梁。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我身當得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無上之光。得四等意四無所畏佛十種力及十八法。逮六神通不思議淨戒。成作佛已得無礙之慧。當得無上之寶除一切貧。我當得是如此之法。時長者女聞是語已。踊躍歡喜語菩薩言。善哉善哉賢者。甚奇甚特。乃說如是微妙之法。重言。賢者以是一法。當索無數矞鋮F法。所以者何。是法甚深用微妙故。卿善男子。所欲得者莫自疑難。欲得琉璃摩尼雜寶真珠金銀琥珀栴檀名香繒幡花蓋。恣意所得今當與仁。可持供養法之尊師。莫爾自割毀壞其身。今我亦欲往至彼所與卿相隨共殖善本。如卿屬所可說者我悉欲得。時釋提桓因即滅年少梵志形還復釋身。住薩陀波倫菩薩前。讚歎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如卿建志。過去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行菩薩道求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成阿惟三佛亦如賢者。今日我亦不用人心髓及血。我欲相試故來到是。欲得何願。
  薩陀波倫報言。我不用餘。與我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願。
  釋提桓因報言。善男子。是佛之境界非我所辦。更索餘願多少福我。菩薩報言。假令大願非卿境界者。復我身體使無瘡瘢 。以是相福。適作是語。薩陀波倫身復如故。於是帝釋忽然不現。時長者女語菩薩言。隨我共歸見我父母。并報父母隨卿所欲。供養之具當相給與。我亦當去侍從左右至法上所。
  爾時薩陀波倫。隨長者女往到其家在門外住。長者女入白父母言。今當與我金銀珍寶琉璃摩尼。名香栴檀花蓋幢幡。雜色異衣供養之具。及諸奇異及五百侍女。欲以法故隨薩陀波倫菩薩。行至香氏國法上菩薩所。欲聞尊經佛所有諸法。我當得之度脫眾生。父母問女言。薩陀波倫今為是誰。女重白言。是人今在門外住。發堅誓之願欲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欲為眾生故救無極之苦。有大妙法名般若波羅蜜。是諸菩薩所應學者。是善男子但為是法故。自賣其身不惜軀命。而自割截欲以供養大師法上。是人至誠感致帝釋。我見是變就往問之。有何奇特惡自割刺。便報我言。賣與年少欲得財物供養我師。我當得佛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當轉法輪度脫眾生。我聞是已甚大歡喜。誰聞是法而不樂者。我便許之當與珍寶供養之具隨侍左右。是故父母當給與我珍寶所有及諸侍女。父母謂女。如汝所言。是人甚奇精進。乃爾不惜身命欲求不思議之法。如汝所言。是善男子必能辦無上之法安隱眾生建立大誓僧那僧涅。我當云何違汝是願。欲得往見供養法上菩薩者。隨汝意願我代汝喜。自否年老不能得行。恣汝所欲珍琦寶物。我終不斷一切之願。
  爾時女取五百乘車以七寶校飾。及五百侍女莊嚴自副。種種諸花雜色寶衣如上所有載。以自重薩陀波倫別載一車。與五百女人圍繞相隨。於是東行稍稍引道。遙見香氏城郭。七寶玄黃珍琦眾妙。未曾所有如上所說。復遙見其城中央法上菩薩。與諸大眾數百千萬圍遶說法。遙見是已甚大歡喜。其身安隱譬如比丘得第四禪。又自念言。我今不可於車上載當下步耳。即與長者女及五百女人圍遶。而前入城門堥ㄓC寶臺。以赤栴檀而校飾之真珠交露。其臺四角有四寶甖盛摩尼珠晝夜常明。有寶香鑪常燒名香晝夜常香。當臺中央有七寶塔。又以四色之寶作函。以紫磨金薄為素書般若波羅蜜。作經在其函中。又以七寶為織成幡互相參校。其色上妙隨風繽紛。薩陀波倫及五百女人。見是七寶交露之臺。見釋提桓因與諸天子。持天曼陀羅花及天雜色栴檀名香。擣以為末其細如塵。於虛空中供養散其臺上。又鼓天樂而供養之。
  爾時薩陀波倫。遙問釋提桓因。汝何為供養以花散是臺為。
  於是釋提桓因報薩陀波倫言。卿善男子。為不知耶。是般若波羅蜜者生諸菩薩。一切菩薩當於是學。當成諸波羅蜜功德具足諸佛法逮薩云若。以是故我等而供養之。薩陀波倫聞是倍喜。
  復問釋提桓因言。般若波羅蜜為在何所。
  釋提桓因報言。在臺中央七寶函中。法上菩薩以七寶印印之。汝等及我不得妄見。
  爾時薩陀波倫長者女及五百女人。各各取諸名花名香栴檀雜寶琉璃摩尼。供養般若波羅蜜已。別留一分持至法上菩薩高座所。復以法故供養法上大師。所散諸花當法上菩薩上。化作七寶臺止於虛空。所散名花皆雨於法上菩薩。所散雜色寶衣在其臺上。有化天人以手把持天幡而垂之。薩陀波倫及五百女人見是變化各念言。是法上菩薩摩訶薩所化。乃爾是未曾有。何況當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時長者女及五百女人見。法上菩薩歡喜踊躍。皆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同時歎言。持是功德得於法利亦當如是。令我曹得供養般若波羅蜜。如法上菩薩。我等亦當廣宣般若波羅蜜以度眾生。亦如法上菩薩。願我等得般若波羅蜜。成就漚和拘舍羅。所作變化逮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於諸法得自在當如法上大師。
  爾時薩陀波倫及長者女五百女人供養已訖。前以頭面著地。為法上作禮卻住一面。以恭敬意叉手白法上菩薩言。我昔於寂靜之處。聞空中聲言。善男子。從是東行可得聞般若波羅蜜。我即東去中道念。我當從誰得。聞般若波羅蜜。愁憂啼哭默住一處。七日不念飲食。但念何時當得般若波羅蜜。
  爾時便有化佛在我前住。即告我言。善男子。持是精進勇意。從是東行二萬里有國名香氏。有菩薩名法上。常說般若波羅蜜。汝可從聞是汝真師。我從化佛聞是教已。即便東行遙見大師。意中歡喜踊躍安隱。譬如比丘得第四禪。以念般若波羅蜜故。便得無量三昧。即見十方諸佛。讚歎我言。善哉善哉。汝所得三昧者皆從般若波羅蜜生。我本行菩薩時索般若波羅蜜時亦復如是。讚歎我已便不復現。我三昧覺已自念。諸佛從何所來去至何所。復大愁憂我復念言。法上大師以般若波羅漚和拘舍羅。於諸法得自在。我當往問師。十方諸佛何所從來去至何所。今日大師為我解說。是諸如來所從來往願欲知之。我等聞已常見諸佛不離世尊。

    摩訶般若波羅蜜法上品第八十九

  於是法上菩薩摩訶薩。報薩陀波倫菩薩言。善男子。諸如來常不動搖。亦不去亦不來。如來者如如無所起滅。不起者亦不來亦不去。不生者是如來。善男子真際者。亦不知來時亦不知去時。真際者則如來。虛空者亦無來亦無去。空者則如來。真諦者亦不知來時亦不知去時。真諦者則如來。無為者亦不來亦不去。無為者則如來。滅盡者亦無來亦無去。滅盡者則如來。善男子。如來者不離是法。此諸法者則是如來之如。善男子。如者一無有二。亦不三亦無若干之數。以法空故。善男子。譬如春節已過夏盛熱時熱有猛焰。愚夫逐之謂為是水。追之不息呼當得水。於賢者意云何。是人所逐水者。為從何所來。從東海西海南海北海從何海來。薩陀波倫菩薩對曰。熱時焰者尚非是水。何況從海而有來往。法上復言。善男子。彼凡夫為熱渴所迫而起水想。追逐疲勞竟不得水。諸有起想。謂諸如來有往來者。亦是凡夫與彼無異。所以者何。莫以色身而觀如來。如來者法性。法性者亦不來亦不去。諸如來亦如是無來無去。善男子。譬如幻師化作象馬車乘。謂呼是幻有來往者皆是愚夫。謂諸如來有來往者亦是凡夫。所以者何。法性者亦無來亦無去。薩陀波倫白法上言。夢幻所見悉空無實皆無所有。法上報言。善男子。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說言。諸法皆亦如夢有。於夢幻法有實相者。不知如來但入如來名色身耳。便作如來來往之相。是輩皆是無智凡夫。是輩凡夫於生死道當有反數。離般若波羅蜜大遠。於諸佛法亦遠。於諸夢幻法。知諸法如夢幻者為識如來。於諸法不求有來往之相。亦不求諸如來有生有滅。諸有知如來無來無往不生不滅者。為近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久。是為行般若波羅蜜。是則為佛之弟子。是輩人應食國中施為世間之福田。善男子。譬如大海所有名寶。不從十方國土而來。以人福故海生此寶不為無緣。因緣故生是寶。滅時亦復不至十方。從因緣起從因緣滅。亦不從十方有來有往者。善男子。諸佛身者有行因緣便得合成。本行所致亦不用行往至十方。若使無行無因緣合者。若無因緣亦無有身也。善男子。譬如箜篌以因緣故有絃有柱。有人鼓之音聲來往。聲音斷時亦無來往。是聲出時亦無從來。滅亦無所至。欲知佛身亦復如是。有無量之德不以一事成皆有因緣而共合成。不離因緣而有去來。善男子。當知諸佛亦無來往。一切諸法皆復如是亦不生滅。汝知是已必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必究竟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
  爾時釋提桓因以天曼陀羅花。與薩陀波倫。持是供養法上菩薩當福於我。所以者何。一切眾生當蒙仁者之恩。當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仁者上士世間少有甚難得值。乃為眾生執勞。無央數劫都不以為勞。時薩陀波倫受釋提桓因曼陀羅花。用散法上菩薩。散已白言。從今以去持身奉上於師供給所當。叉手卻住一面。爾時長者女及五百侍女白薩陀波倫菩薩言。願得以身奉上大師給所當得持是功德令得法利如今大師。當與大師常共供養諸佛世尊。
  爾時薩陀波倫告長者女及五百侍女。汝等隨我教者我當受汝。諸女報言。身命自師不敢違教。薩陀波倫菩薩白法上菩薩言。願持身自上。及五百女人及五百乘車。一切所有以上大師。哀我曹等願當受之。
  爾時釋提桓因歎言。善哉善哉。發菩薩意者。當持所有如賢者所為。菩薩如是施者疾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作是恭敬承事師者。疾可得聞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過去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皆悉如是。捨意布施得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成阿惟三佛。
  爾時法上菩薩即受薩陀波倫及長者女五百侍女。及五百乘車所有珍寶盡為受之。欲使薩陀波倫成其功德。雖受之還持與薩陀波倫菩薩。時日已冥。法上菩薩從高座起還入宮中。
  爾時薩陀波倫意念言。我為法來不宜坐臥。當以二事須師來出。一者經行二者住立。時法上菩薩入宮中正坐。以般若波羅蜜漚和拘舍羅。行無央數諸三昧至于七歲。薩陀波倫亦七歲不坐不臥常經行住立。不起三垢無諸欲味。但念法上菩薩何時當出為我說般若波羅蜜。七歲已後薩陀波倫意中念言。我當為師莊嚴高座。種種名花燒諸名香以待法師。當為大眾說般若波羅蜜。薩陀波倫及五百女人各各布坐。身上好衣諸名綩綖柔軟細疊以布坐上。薩陀波倫即行索水欲以灑地了不能得。是魔波旬之所蔽隱令水不現。欲壞菩薩令起亂意。不欲使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薩陀波倫意復念言。我當自刺其身出血以用灑地。所以者何。恐地有塵來坌師故。我不當惜是危脆之身。所以者何。前後以來無央數劫。棄是身體不可復計。初未值是無上之法。於是薩陀波倫菩薩即取利刀刺身血出持用灑地。五百女人各各亦爾。爾時波旬不能得其便。
  爾時釋提桓因念言。是薩陀波倫菩薩及五百女人甚可奇特。貪德乃爾不惜身命恭敬法師。是魔波旬雖欲壞之不能得便。乃爾堅固誓於僧那不惜身命。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欲度眾生無限之苦。
  是時帝釋讚言。善哉善哉。賢者精進不可思議為無上之願。過去諸佛本所行時精進如是。薩陀波倫意中念言。我今為師布坐已訖。當於何所得好名花。法師出時當散其上。
  爾時帝釋知其所念。便以天上曼陀羅花千石與菩薩言。持是供養師并可散地。即取其花分布散地分留一分。七歲已後法上菩薩從宮中出往詣高座。薩陀波倫及五百女人。即持天花逆散法上。頭面作禮卻坐一面。法上菩薩告薩陀波倫菩薩。卿善男子諦聽諦受善思念之。於是薩陀波倫菩薩受教而聽。諸法等如金剛等諸法寂。諸法等寂不動故。般若波羅蜜等寂不動亦如金剛。諸法無倚諸法不恐諸法一味故。般若波羅蜜亦無所倚。諸法一味不恐諸法不生諸法不滅。諸法如空故。般若波羅蜜不生不滅亦如虛空。五陰無底無邊際。諸法無底四大無底故。般若波羅蜜亦無有底。空無有邊際大海無有邊。諸法無邊際故。般若波羅蜜亦無邊際。譬如須彌山種種嚴好。般若波羅蜜亦復如是。諸法無所破壞。諸法不可得見。諸法無所受。諸法無所有。諸法不可思議故。般若波羅蜜無所破壞。亦不可得亦無所受。亦無所有。不可思議亦復如是。
  爾時薩陀波倫菩薩便於座上得諸法等三昧。諸法寂三昧。不動三昧。無倚三昧。無畏三昧。一味三昧。無生三昧。無滅三昧。虛空三昧。五陰無底三昧。諸法無底三昧。四大無邊三昧。虛空性三昧。如海三昧。如須彌山三昧。金剛三昧。無所破壞三昧。無所得三昧。無所受三昧。無所有三昧。不可思議三昧。如是等三昧。得六萬三昧門。

    摩訶般若波羅蜜囑累品第九十

  佛告須菩提。爾時薩陀波倫菩薩得六萬三昧已。便見十方如矞鋮F三千大千國土。見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及比丘僧。大眾圍遶說般若波羅蜜。如我今日為汝等說般若波羅蜜。十方諸佛亦復如我字釋迦文。薩陀波倫菩薩多聞具足其智如海。不離諸佛所生之處。在諸佛前。若於夢中未曾離佛。諸難已斷已得自在。是故須菩提。當知般若波羅蜜。為諸菩薩摩訶薩致薩云若。菩薩欲學六波羅蜜者。欲得諸佛境界一切智者。當學行般若波羅蜜。當受當持當諷誦讀。廣為人說解其中事。亦當供養所有名花名香繒綵華蓋。若干方便當供養之。所以者何。般若波羅蜜者。是諸佛所尊是尊道之御。
  佛告阿難。於汝意云何。汝為尊重愛敬如來不。
  阿難對曰。唯然世尊。愛敬如來。如來自知。
  佛語阿難。汝實愛敬於如來。阿難。汝前後侍我以來。汝身口意常有善慈。今吾年以老矣。弟子所應供養者。汝以為畢不為不畢。從今以往當恭敬承事般若波羅蜜。世尊。於是從一至三。如是囑累於般若波羅蜜。所以慇懃鄭重者何。欲令不斷故若般若波羅蜜斷者。一切眾生永為盲冥。若般若波羅蜜在世不斷絕者。諸佛如來亦不斷絕。若般若波羅蜜有斷絕者。諸佛如來亦當斷絕。阿難。般若波羅蜜住於世者。當知如來常在說法。一切眾生不離佛會不離說法。阿難。是般若波羅蜜。若有書持諷誦念守習行解說其義供養經卷。復教他人書持諷誦廣為說者。當知是人常與佛俱不離諸佛。佛說是時。彌勒菩薩。耆年須菩提。尊者舍利弗大目犍連。分耨文陀尼子。摩訶拘絺羅。摩訶迦旃延。賢者阿難。一切會者諸天阿須倫。聞佛說已皆大歡喜。前為佛作禮。

    放光般若經卷第二十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