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大明度經卷第五


    大明度經卷第五

        南吳月支國居士支謙譯

    遠離品第十八

  佛告善業。夢中闓士大士不入應儀緣一覺地。亦不教人入中。諸法夢中視心志常在佛。當知是不退轉相。夢中與若干百千弟子共會坐說經。與除饉眾相隨最在前。如來說經悉見是不退轉闓士相。夢中在虛空中坐。為諸除饉說經。還自見七尺光。自在變化於餘處所作為如佛說經。夢中不恐不怖不畏難。若見郡縣其中兵起展轉相攻。水火之災。虎狼師子毒虫之害。見斬人首者。如是餘變勤苦困窮飢渴者。視諸厄難。悉作是見其心不恐寤即起坐念。如夢中所見睹。是三處我作佛時說經遍教。當知是不退轉相。從何知是闓士大士成作佛時其境內一切無惡。正是時夢中若見畜生相食人民疾疫。其心稍稍生念。使我界中一切無惡。用是故知。於夢中寤已。若見城郭火起時便作是念。可於邪中可見是相見之不怖。用是相行具足。是為不退轉闓士。今我審應是所向者當無是異變。火起當滅悉消去不復見。
  佛言。假令火即滅知已於往佛受尊決矣。假令火不滅知未受決。設火神燒一舍置一舍。復起燒一里置一里。知其家人前世時斷經所致。斯人之等所作悉自見宿所作惡於是悉除。從是來斷經餘殃悉盡。知是未得不退轉。用是視持是相。當為說令知之。或時男女為鬼神所取。作是念。或我受決。已過去如來授我無上正真道。所念悉淨卻應儀緣一覺心。會當作佛。十方現在諸佛無不知見證者。今如來悉知我所議念鬼神當用我故去。不去者未受決。
  佛言。其人審至誠者。弊邪往到前曰。若本作是住本字某以受決。欲以是語亂之。闓士言我真已受決者。鬼神即當去。邪神念曰。我當使鬼去。鬼即去。所以然者。天邪極尊有威靈力鬼不敢當。闓士反念。用我威神故去耳。便自貢高輕易賢人無所敬錄。言我於過去如來所受決。已自可貢高反起瞋恚。更生罪念當墮兩道。以不成為成。當覺邪為。捨善友去為邪所困。當覺是事。邪反覆往說昔受決事。并七世父母中外示家姓子。若在某國縣鄉生。今作是語前世亦作是軟語。隨其人性行。聰闇吉凶窮達貴賤貧富。因扶獎跗言。若前世亦爾。闓士心念想我將爾。邪復言。若已受決得不退轉。其人聞之心大歡喜。自謂審然。便行形調輕易同學。用是字故便失其本行墮邪網用受是。字故。不覺邪為。自謂得無上正真道。邪復言。若作佛時當字某聞是名心念言。我得無然。我生本有斯志。
  佛言。是闓士於智中少無變謀智慧。反作是念。若邪天共作是除饉為之所迷。
  佛言。我所署。闓士不教令作是念。遠離一切智。亡權德遠大明。釋賢友信凶愚。斯輩會墮兩道。若後久遠勤苦乃復求佛耳。用明度恩故。當自致作佛。
  佛言。是時發意受是字時不即覺悔。如是當墮兩道。若有除饉教重禁四事法。若復他事所犯毀是禁。不成沙門不為佛子。是闓士言。我於某國郡縣鄉生。作是生念時。於除饉四事法其罪最重。置是四事重法是為五逆。當意生念。受其字意信之其罪太重。當作是知。用是字故。為邪入深罪。邪復往作是語。遠離法正當爾。如來正覺所稱。
  佛語善業。我不作是說遠離教闓士大士於樹間閑處止。
  善業白言。云何天中天。何所復有異遠離。
  佛言。正使各有應儀隨是行念。緣一覺隨是行念。各有闓士大士於城外行遠離。一切惡不得犯。若當於獨處樹間閑止了行闓士大士法。我樂使作是行。不使遠行到絕無人處於中止。持是遠離當晝夜勤行。是故言行遠離。當於城傍。我所說法如是。爾時弊邪當往教行遠離法語之。若當於獨處樹間止。當作是行。隨邪教便亡遠離法。邪語之言。道等耳應儀緣一覺等無異。
  佛言。是闓士所願未得。反隨其行。於法中未了。反自用輕餘闓士。自貢高誰能過我者。輕城傍。明淨心所念。不入應儀緣。一覺法中住。所有惡不受。禪脫棄定。於定中還得。所願悉具足度。
  佛言。其無變謀明慧闓士。正使在空澤中禽獸羅剎所不至處。百千万歲復過是。不知遠離法會無所益。邪便飛在虛空中立言。善哉善哉。是真遠離法。如來所說。正當隨是遠離行。疾得無上正真道。是人聞喜。便起到城傍遠離成就。有德高行反輕言。若所行法非。
  佛言。如是諸行者中有正行呼非。反行呼是。不當敬者而敬之。當所敬者而恚慢之。邪語是闓士言。我行遠離。有飛人來語我言。善哉善哉。審是遠離法。正當隨是行。我故來相語。若在城傍行。誰當來語若。
  佛言。闓士有德人而反輕之。如是當作是知。如擔死人種無所中直。反呼是闓士有短。是為闓士怨家。厭闓士高行為天人大賊。正使如沙門被服處闓士之中。由亦是賊無與從事交接言笑。何以故。多瞋恚怒越敗人好心。當作是知。所當護法常自堅持。當淨其心立心。所[人+甲]習當諦持。常當正心。畏怖勤苦處無得入。彼壞器輩所在三處止。常當持慈心哀念令安隱。愍傷之自護所念。使吾無生穢濁惡心。我設有不善疾使棄之。是闓士大士所行極上。當作如是知。

    善友品第十九

  復次善業。闓士大士盛志欲得無上正真道最正覺。當與善友從事。恭敬三尊。
  善業問。善友當何以知。
  佛言。有為人說明度無極者。教人入是定。是闓士大士善友。六度無極是善友是善德是護是將。是去如來最正覺。當來今現在十方無稱數佛剎如來。皆從明成一切智道。用四事護眾生。何等四。一者布施。二者勸樂三者饒益。四者等與。是為四德。為父母為舍為臺為度為自歸為導。是故六度為眾生之度。闓士大士學六度用眾生故。都欲斷其根學明度相。何所是明度相。無罣礙明度相。是相為得諸法。
  佛言。如是無有相得明度。是所相得諸法。何以故。諸法各空。是相亦空。是為明度。善業問佛。正使天中天。諸法各空。何緣人民欲生。無滅盡時空。無增時亦無休息。各虛空無形。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不從是中。各各虛空不得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云何天中天。是法當何以知決。
  佛言。爾群生勤苦望欲得是因致是作是求。爾見我得空不乎。善業言不。天中天。
  佛言。自作是得是是空不。
  對曰。如空。天中天。
  佛言。但用是故若無解時。
  對曰。如是天中天。極安隱人民欲得是因致是勤苦無休。
  佛言。人民所欲故便著。當作是知。人民所生本從是中無所取。無所取者不作是無。是無滅盡時。無生增益者。作是曉知。是闓士大士求明度。
  善業白佛言闓士為不求五陰。作是知曉。為求明度為悉等求。諸應儀緣一覺所不及。有德之人求巍巍之道。無能逮者。當作是行。晝夜疾近無上正真道最正覺。
  佛言。云何四天下群生都獲為人。當求無上正真。發意索佛道各盡壽布施與無上正真道。於善業意云何。其福寧多不。
  對曰。甚多天中天。
  佛言。得明度淨定守一日。如中教作是念行是福過彼何以故眾生行無能及是慈者。斯高士深入智中。曉了是智悉具足是世間勤苦即興普慈愍傷一切。道眼徹視見群生。成就具足高志。行無懈怠以其不懈得是。彼闓士弘慈普至。不以斯相住亦不用餘住其智大明。雖未住無上正真道。一切剎土皆共尊。舉正上真道終不還。若受供養衣服飯食床臥醫藥。是明度心其中立所受施除去近一切智所食無罪益於眾生。悉示道住。無邊極處悉照明之。諸在牢獄中者悉度脫之。示其道眼隨是行。莫念相。莫作異念持短。入明度中高行莫懈。譬如得明月珠已復亡之。大愁毒坐起憂念想如亡七寶。作是念。云何我亡是寶。欲索珍寶者常堅持心。無得失一切智。何以故。明度虛空亦不增減。
  善業言。虛空云何闓士大士成就其行。近無上正真道。
  佛言。闓士大士亦不增不減。經中說時聞之不恐不怖。當知是高士即為求明度矣。
  善業言。如是明度為空求乎。
  佛言不也。
  有離明度得耶。
  佛言不也。
  善業言。以五陰求。
  佛言不也。
  又問。離五陰頗有所求。
  佛言不也。
  善業言。云何求大明。
  佛言。若見是法何所法求明度。
  對曰。不見天中天。
  佛言。云何遍見是明度。何所闓士求之。
  對曰不見。
  佛言。設使遍見法有所生處不。
  對曰不見。
  佛言。是所闓士大士還得無所從生法樂。悉具足無所受決無上正真道最正覺。所至處無所復畏。悉作是護是求是行是力。為還佛慧極大慧自在慧一切智慧如來慧。設作是不得佛。佛言。為有異。
  善業言。設使諸法無所生受決無上正真道。
  佛言不。
  善業言。云何闓士大士得無上正真道。
  佛言。見所當受決者乎。
  對曰。不見法當作無上正真道。
  佛言。如是諸法無從中得。闓士不作是念。持是法當受決不受決。

    天帝釋品第二十

  釋於眾中白佛言。甚深明度無極。難了難知。天人德大值說斯定。聞之書持學者其福甚大。佛語釋。閻浮提人民皆持十戒。悉具足持。是功德百千萬億倍不如是善人聞明度書持學者。時座中有一除饉語釋。出卿上去已。報言。持心一念出我上。何況書持學隨是法教作是立者。明德喻三界群生之上。及至溝港頻來不還應儀緣一覺。復過是上。至闓士行布施戒忍精進禪度無極。若失明度及變謀明慧。亦復過其上。闓士大士求明度狎習中行。天人鬼龍含毒凶孽終不能勝。作是堅持疾近一切智。不離如來名佛坐不遠。懈怠不生為學佛。不學應儀緣一覺法。四天王當往問訊。疾學四部弟子。當於佛座作無上正真道。當作是學。四天王常自往問訊。何況餘天子。
  阿難作是念。是釋自持智說耶。持佛威神乎。釋知阿難心所念。語阿難言。持佛威神。佛言。是中阿難。或時闓士大士深念求學明度三千國土中邪一切皆悉愁毒。欲共壞亂使中道取證。

    貢高品第二十一

  佛告阿難。闓士隨時各學明度無極隨法行之。是時一佛界邪各驚念言。我使闓士中道得應儀。莫使得無上正真弊邪見闓士習行明度深為愁毒四面放火。怖諸闓士念心一轉。
  佛言。邪不身遍行亂。闓士若遠離善師。為邪所亂愁毒。以不深解明度。心狐疑念。有之無乎。昔所翫習而今惡聞。或結不知。將以何緣守明度乎。疑網自蔽邪得其便。教餘闓士言。若用是為寫學。我尚不了其事。若能了乎。自言所行是若所行非。所為顛倒。用是故其人在地獄禽獸餓鬼中其罪日增。如是邪大歡喜。若闓士與行應儀道諍。又與闓士共諍時邪言兩離佛遠矣。若未得不退轉闓士。與不退轉諍。隨念恚恨心一轉念轉卻一劫。雖有是惡不捨一切智。劫數無極始當從初發意起。阿難白佛言。心所念惡寧可悔不。乃當卻就爾所劫。
  佛言。我法廣大可得悔。若闓士念惡有恨。又喜以教彼。斯人不可使悔也。誤有恚罵即慚悔過。我當為十方人作橋梁令得泥洹。寧可有惡意與人諍耶。當如啞羊諸惡忍之。心不當起恚為應儀道者。
  阿難白佛言。闓士大士與相共止。法當云何佛言。相視當如視佛。心念當言。共一師一船一道。彼所學我亦當學。欲喜應儀緣一覺道者。不與同願。其有忍苦欲求佛者當與相隨。若此為一。法學也。

    學品第二十二

  善業白佛言。闓士學無常為學一切智。學無所生學去婬劮學滅度為學一切智。
  佛告善業。若所問學無常為學一切智者。云何是如來本無隨因緣得。如來本無字寧有盡時不。
  對曰。不也。
  如此為學一切智明度無極。如來地十種力四無所畏。為悉學諸佛法。闓士大士作是學。邪及官屬不能中壞。疾得不退轉。為近佛樹下坐。為學佛道。為學習法。慈悲喜護普濟群生。學三合十二法輪。為轉學滅度十方人。為稍稍上至佛道學入甘露法門。不懈怠之人乃能學是。作是學者為學十方人導死不入地獄禽獸餓鬼。終不生邊地愚癡貧窮中。不受眾痛之疾。不毀十戒。不從流俗婬祠。遠不持十戒人。不願生不想天上。從明度中出變謀明慧威神。入禪不隨禪不隨禪法。闓士學如是。為得淨力無所畏力佛法淨力。
  善業白佛言。諸法本皆淨。何等闓士為得法淨。
  佛言。闓士學如斯為學無所得淨法諸法淨。如是闓士行明度時不悔不厭是為行。未得道者愚癡不曉是法不見其事。闓士用人故常精進。人當效我。用是得力精進無所畏。作是學一切智者。若出金之地其地少耳。又如索轉輪聖王之人少耳。小王者多。從是中多索應儀緣一覺者。既有初發意者。闓士少有隨明度。教得不退轉者。闓士當力學及不退轉。闓士行明度不以恚意向人。不求人短。心無慳貪。不毀戒懷恨懈怠迷亂。心無癡冥學明度。為照明諸度悉入其門。道德備足。如人言是我所。便外著十二品。悉供養一佛界中人盡壽命。不如守明度淨定彈指頃。何以故。從是疾得無上正真道。能給視十方窮孤。求佛之境界佛之智慧。如師子獨步。欲得佛處當學明度。學明度者為學諸法。
  善業言。闓士復學應儀法耶。
  佛言。闓士學一切智應儀功德。不於中住。闓士學十方人無能過者。於一切智中不壞不滅。若念持是明度當得一切智。為不行。明度無極無相之行也。

    守行品第二十三

  是時天帝釋在會中坐。作是念。闓士行十方人無能過者。豈況佛乎。人身難得壽安又難。有一發意求佛者甚難。何況至心求佛道。欲為十方作明度導者乎。是時釋化作甘香華以散佛上。作是說。行闓士道者乃及於佛所願悉成。為護成佛諸經一切智。如來經法悉具足。不退轉法示人。有至心索佛於是法一。存念終不還。我欲使人於法中益念。不厭生死之苦。以一切眾生苦故。當忍勤苦之行。心作是念。諸未度者吾當度之。恐怖者吾當安隱之。諸未滅度者吾當滅度之。復問佛。新發意闓士隨次第上至不退轉。至一生補處。人勸助其喜得何等福。
  佛言。須彌山尚可稱知。阿闍浮闓士行人勸助歡喜其福無極。一佛界中海水。取一髮破為百分。從中取一分以取水。水盡可知幾渧。不退轉闓士行勸助歡喜。其福不可量稱數。一佛剎虛空持一斛半斛一斗半斗一升半升可量知幾所。此勸助福不可極。
  釋白佛言。邪及官屬從邪天來。聞斯定不助勸將有緣乎。
  佛言。發意索佛者為壞邪界。心不離佛法。除饉眾如是其助喜者為近佛。用是功德世世所生為人所敬養。未嘗有惡聲。不恐入三惡道。當生天上在十方常尊。何以故。此勸助之德為等施群生矣。何以故。初發意人稍稍增多。自致作佛滅度群生故。
  善業白佛言。心譬如幻。何因得佛。
  佛言。云何若學見幻不。
  對曰。不見化幻亦不見幻心也。
  佛言。不見化幻幻心。見有異法當得佛道不。
  對曰。離化幻心不離幻心。不見當來佛。無法無見。當說何等法得耶不得也。是法本無遠離。亦無若得不得也。本無所生亦無作佛者。設不有是法。亦不得作佛。
  善業白佛言。說爾明度離本無。
  對曰。法本無對無證無守無行。無法當有所得。何以故。離明度本無形故。本無遠離。何因當於明度中得佛。佛者離本無所有。何所離本無無所有當得佛者。
  佛言。如爾所言。離本明度離本一切智。俱無所有雖離本。本亦無所從生。闓士當作是惟深入守定。是故離本無所有得作佛。雖知離本明度無所有。是為不守明度。不具足行者不得作佛。如善業所言。不用明故得佛。雖爾不可離明度得作佛。闓士所行勤苦深奧之法。不可取泥洹。如是所說事。闓士不為勤苦行。何以故。無作證者。無明度得證者。亦無經法得證者。闓士聞是不恐不殆。是為行明度。雖作是行亦不見行。是為行明度近作佛。遠離應儀緣一覺不見不念。譬如虛空中無念有近遠者也。何以故明度無形類。譬如幻所作人。不作是念。師離近觀人離我遠。譬如影現於水中。或近或遠不念近遠。何以故。影無形。明度如是無是念。應儀緣一覺道為遠佛道。為近適無憎愛無著無生。譬如匠工黠師刻作機關人。若作雜畜不能自起居。因對搖木人本不念言。我當動搖屈申低仰。令觀者喜。如海中大船作者欲度賈客。船不念言當度人。如曠野之地萬物百穀草木皆生。其中地不念言我當生不生也。如明珠悉出諸寶。如日照於四天下。其明不言我當悉照。如水如風無所不至。不念當有所至。如須彌山上忉利天為莊嚴山。不念我以忉利天為莊嚴。若大海悉出諸寶琦物。海不念當從中出珍寶。明度無極出生諸經法。如是雖爾無形無念。譬如佛出生諸功德。慈悲喜護加諸群生。明度成諸淨法其義亦然。

    強弱品第二十四

  秋露子問善業。闓士大士行明度無極為高行耶。
  報言。我從佛聞。行明度為無高行。諸愛欲天念。當為十方發意為闓士道者作禮。何以故。行深明度闓士誓忍眾苦究竟佛業。不中取證寂滅度矣。善業語諸天。雖不墮落中道取證。是不為難也。為十方眾生被法鎧令得滅度。斯乃為難。斯人本無索不可得。作是念。為欲度十方欲度空。何以故。虛空無近無遠。人本亦爾。欲度人為度空。為被法鎧。如佛所說。人本無其知人本無所有。是為度人。闓士聞斯不恐怖。斯為行明度。離人本無人。離五陰離諸法。本無五陰及諸經法。闓士聞是不恐不懈。
  佛言。何因不恐不懈。
  對曰。本無故不恐。本淨故不懈。何以故。索懈怠本本無有也。所因懈怠亦復無有也。諸天釋梵皆為作禮。
  佛言。不但諸釋梵。上至約淨天遍淨天無結愛諸天皆為作禮十方。不可計現在諸佛悉念擁護知是行明度闓士不退轉。琩F佛剎中人悉使為邪。一邪者化作如琩F官屬欲共害。不能中道壞得其便。有二事法行明度。邪不能中道得其便何謂二事。一者視諸法皆空不失本願。二者不捨十方人諸佛悉護視。諸天往至闓士所問深經讚歎善之。今作佛不久。常隨是教法立諸困苦者皆得護未得自歸者為得自歸。為人故作法舍。無目者得慧眼。佛語善業。譬如我讚說羅蘭那枝頭佛。十方諸佛亦讚歎行明度闓士如是。
  佛言。有行闓士道未得不退轉者亦復讚歎。
  善業白佛。行闓士何道為佛所歎。
  佛言。闓士隨無怒佛前世為闓士時。及羅蘭那枝頭佛前世為闓士時所行隨是教。用是故十方諸佛讚歎之。闓士大士行明度諸經法。信本無所從生。尚未得無所從生法樂。於中立信。諸法本空如滅度。尚未獲不退轉。隨是法教立者疾得不退轉。有應是行者諸佛讚歎之。是闓士為度應儀道正向佛道地。闓士聞深明度信不狐疑。念如佛說諦無異也。劫後當於無怒佛所聞是法。為在不退轉地立。若聞者其德甚大。何況隨法教立者為疾入一切智。
  善業白佛言。設離本本無法無所得。亦何所法有作佛者有說經者。
  佛言。如是設離本無法無所得何所法有作佛者亦無說法者。是本無無本。何所有於本無中立者。
  釋白佛言。明度甚深。闓士勤苦行乃自致成作佛。何以故。無字法無所得。在本無中立者。亦無作佛者無說經者。聞是不恐怖不疑不厭。
  善業言。如是帝釋。闓士勤苦聞是深法不疑不厭。諸經法皆空。何所有疑厭者。釋言如所說一切為談空事為無著。譬如射空也。善業所說經猶亦然矣。
  釋白佛。如我所說為隨佛法教耶。有增減也。
  佛言。與佛說無異。如善業所說但說空事。善業。亦不見明度不見行者。行不見佛不見得佛者。一切智如來無所從生法。十種力四無所畏。上尊諸淨法。都不睹有索得之者。所以然者。諸法本淨故為無得。斯為行明度也。眾應儀緣一覺地所不及。欲為十方人特尊。當隨佛法教立。
  是時忉利天上數千萬天。化作甘香花散佛上。作是說言。我曹亦隨法教。時座中百六十比丘起正衣服。為佛作禮已。手中各有化甘香花持散佛上言。我曹亦當隨法教立。時佛笑。口中出若干色。其明至十方佛國悉為其明。還遶佛三匝從頂上入。阿難從坐起正衣服。為佛作禮長跪問佛。佛不妄笑。願說笑意。
  佛言。是百六十比丘及諸天甫當來世。有劫名導。是比丘及諸天當於導劫作佛。皆同一字字優那拘泥摩。作佛時比丘僧數各等。其壽二萬歲。隨次作佛壽各等。盡世雨五色花如是。

    累教品第二十五

  佛告阿難。作是立者為如佛立。欲如一切智立。當隨明度教。應是行者當知從人道。或從兜術天上來。久聞明度或行。所以然者。佛滅度後法於世間現。或於兜術天上現。有行若書者復轉教人。歡樂合福知供養若干佛以來。不於應儀緣一覺品中作功德。有受明度學之若解中惠是闓士如面見佛無異。其有斯德用求應儀緣一覺會必得佛矣。行法常當遠離此二道。
  佛語阿難。持是明度囑累若。我所說餘經若所受。悉捨忘之其過少耳。所從佛受明度。若忘捨之其過甚多。諦學悉具足受書字莫令缺減。往古來今佛經等無異。若有慈心於佛者。當受此法敬禮供養。為供養三世佛。報佛恩備矣。若慈孝於佛。不如恭敬明度慎莫忘失一句。囑累若麤捔說耳。若有不欲離於經法比丘僧三世佛者。不當遠此法。三世諸佛皆由斯生所以然。夫六度者乃諸闓士大士之母。佛不可盡經法之藏。若曰教人盡佛界中令得應儀道。雖有是教尚未報佛恩。不如具足為闓士說明度。雖不能多一日可。不能一日食時可。若頃間其福勝度爾所應儀。闓士大士思惟中慧得功德。出應儀緣一覺上。會當復不退轉。不中道墮落。
  說是明度時四部弟子及諸天至誠鬼神王。一佛界中持釋迦文威神。一切悉見無怒佛及比丘應儀諸闓士亦無央數。忽不復現。佛語阿難。譬如見國中人已不復見。無怒佛及諸闓士應儀士。諸經索不見亦如是。法不見法。法不念法。何以故。諸經法無念無見亦無所益。佛語阿難。諸經法皆空無所持不可念。譬如幻師化作人。諸經法亦然無念無痛。何以故。無形故。闓士作是行作是學。為行學明度。在學中最尊百千萬倍。是為安十方群生困厄者。為隨佛法學也。有應是學者。以手舉一佛剎。又復著故處。人無覺者。從是學成無礙惠法。十方三世無數諸佛悉從明度成佛。亦不增不減。是故不可盡。虛空亦不可盡。

    不盡品第二十六

  是時善業念佛所說明度無極義甚深不可盡。譬如虛空。闓士當何緣思惟之。
  佛言。五陰十二因緣不可盡。當作是惟。十二因緣適得其中。闓士初坐樹下時以不共法惟十二因緣。是時一切智智慧具足。闓士行明度時惟十二因緣不盡者。出應儀緣一覺道。正住佛道。不作是惟者便中道得應儀緣一覺道。不中還者用惟行明度變謀明慧故。視十二因緣不可盡。所視法生滅者皆有因緣。法無作者作是思惟十二因緣。不見五陰不見佛界。無所因法當見佛界。是為闓士行明度。當爾時邪大愁毒。譬如喪親矣。
  善業白佛言。一邪愁餘邪復然乎。
  佛言。一佛界邪各於所止不安。闓士隨教時應行。如是者諸天世凶群生猛毒不能害之。欲求佛者當行明度。行明度者為具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變謀明慧。若邪事起覺滅之。悉欲得變謀明慧諸度無極者。當守明度思惟。十方現在諸佛悉從明度出生。闓士作是念。如諸佛悉得經法。作是念如彈指頃。若有布施具足如琩F劫。不如是行者。為住不退轉地。為諸佛所念。終不還餘道。會當得佛。不歸三惡道。闓士未嘗離佛時行當如揵陀呵盡闓士。揵陀呵盡闓士在無怒佛國為第一。

    隨品第二十七

  善業白佛言。闓士何因隨明度無極教。
  佛言。諸經法無能壞者。闓士隨教當然。虛空不可盡。五陰四大無形。沙羅伊擅六事本空無形。闓士隨教當然。發心求佛願濟群生。其願弘普莫與為倫。佛有四事不護。各自異端德尊無極。闓士隨教當然。為眾生作慈護。是我所非我所悉斷之。虛空之中音響無形。隨教當然。譬如大海不可斛量。如須彌巔琦寶各異。如釋梵各自有教。如月滿。如日明遍至。人本無形但字耳。本無所生與滅度等。闓士隨明度。當如幻化及野馬。有名無形。如地水火風是四事無極。佛身相本無色。佛界本無界。佛諸經法本無。無說無教。譬如眾鳥飛行空中無足跡矣五根五力七覺意棄脫定悉度諸欲臨作佛時乃得行是。闓士隨教當然。經法無極量。無從生無因出。臨作佛時諸經法悉具足成滅度。虛空無所有。諸經法淨適無所因。佛所作為變化無極。一切無索闓士者。無得佛者。爾乃能度無央數人。闓士隨明度教當然。去離諛諂貢高強梁非法自用財富僥倖世事眾穢。棄身不惜壽命適無所募。但念佛業安慰群生。闓士行能然者得佛不久。悉得一切智功德。當字為佛。何以故。今得佛不久。若有闓士以是教。甫當來世為得佛字。佛在世若滅度後。亦當隨明度無極如是。

    明度經卷第五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