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佛說濡首菩薩無上清淨分衛經卷上


    佛說濡首菩薩無上清淨分衛經卷上

        宋沙門翔公於南海郡譯

  聞如是。一時世尊。遊舍衛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五百人俱。舍利弗。摩訶目揵連。摩訶迦葉。須菩提。阿難揵等。率自耆年素行修行。皆棄瑕疵垢除清淨。宿樹眾德所作已辦。了厭身弊解識因緣。睹彼五道受有苦器。漏腦諸患種種之穢。無樂三界常欲捨離。見諸流轉縮心畏惡。斷滅求空志畢泥洹。處往無還永彼靜安。悉斷生死結網索盡。都無諸漏已離重擔獲四神足致六通行。能住身命存亡從志。度於彼岸坦然為樂。
  又與菩薩千人俱。悉尊菩薩摩訶薩。皆一生補處被大德鎧顯有佛稱降現菩薩班宣道化布諸佛藏。神智異達已通聖慧。等住大乘志如虛空。以立廣法過度無極具足普智明曉權要。總持所覽統攝無限。積眾辯才不可測量隨俗順導為大橋梁。無上道德而無罣礙。散演深邃無極微妙。悉降魔怨都伏外道。獨步十方周流往還。遊於五道而無去來。如日月殿。若夢幻化影響野馬。等無進止。感動一切濟度生死。三寶之化使永不斷。道普興顯德皆具足。
  其諸菩薩。悉皆各有。名曰濡首童真菩薩。龍首菩薩。妙首菩薩。大首菩薩。普首菩薩。慧首菩薩。明首菩薩。甘首菩薩。英首菩薩。寶首菩薩。是等菩薩千人俱也。
  是時坐中英首菩薩。承佛神旨而從坐起。嚴齊法服肅恭已禮。偏袒其肩右膝著地。而跪白佛唯然世尊。濡首童真者。古今諸佛。無數如來及眾仙聖有道神通。所共稱讚。去來現在諸成大業菩薩之等。導進無由為一切師。了深睹遠。道度淵懿明踰日月智過江海。達越虛空慧辯無極。德顯無上四等普育。慈悲利安仁泰寬濟。弘雅汪洋德無崖邊。如無底泓憺怕曠定。如無像體。居于靜寂。儀容無量。於十方土現佛廣化。為諸菩薩所見戴奉。一切釋梵及四天王。咸率禮敬委仰尊重。諸天龍神阿須倫眾迦留羅輩。真陀羅摩[目+侯]勒等莫不供事。睹世帝王所共奉遵。聖相滿具光好湛然。吾瞻濡首眾德具備。諸善若。斯為難思議。願常歌詠顯讚無極諮嗟歎美流著十方於百千劫永無懈也。
  其時濡首謂英首曰。云何族姓子。法身有煩乎。
  曰其法身無處無像。又法身者都無煩勞。
  曰云何英首。仁了法身乎。
  曰法身者豈有處所言聲跡耶。又法身者無了不了。若響如影。寧所了乎。
  曰知法身如幻化影。無了不了亦無言說。而仁云何舉聲說耶。
  曰向所言如。響之聲。為諸文說著行者耳。
  曰如仁言。則其法身為有內外有其彼此處于中間。為有數觀。已在二數則有處所。又曰英首於法身者都無響應亦無影像。無心無意無念無識。無言無說無異無同。無二之趣亦無一歸。於一無一亦無所處。是者英首。本無法身。微妙印說極世所歸。無上無比道要之藏。
  於時佛歎濡首曰。善哉善哉。如濡首所言。乃應清淨法身說也。時座中五百比丘五百比丘尼。聞濡首所說。皆逮無所從生法樂忍又舍衛國清信士女二千人。本不發心於大乘行。聞此要說。即自堅固於無上正真道意。萬二千天子意筀\躍。發菩薩心。各在虛空而歌濡首。積德過劫功成無量。
  是時濡首童真菩薩。以其平旦欲入城分衛。整聖無上清淨道服。執御應器持法錫杖。粗順如佛。機檢典制度量儼然。庠行安步進止端嚴。迴旋顧眄光色無量。諸根靜寂常應道定。威儀述敘禮法肅齊。眾德悉備靡不雅然。如猛師子。如大龍王。景福之祚[火+霍]出樹園。威相無量德好卓異。暉顏煒曄光曜炳然。
  濡首童真方出祇門。即自念言。今入舍衛必有十方諸土菩薩普來之眾。應承聖旨所感動者。便當如佛尋以其像不移所住。己身一一毛孔之相。出化菩薩。其諸化者。睹於十方悉現其化。一一國土化所化者。各稱言曰。濡首菩薩稽首世尊。恭問遊居。佛祚康彊景福無量乎。
  又諸如來所侍弟子悅目遑喜。各問其佛。斯從何方乃來現此諸土。世尊。各告侍曰。有土名忍。佛號能仁如來至真等正覺。彼有菩薩名曰濡首。道慧難測權辯無量。悉於諸國博現佛事。今於彼土。興顯大道。故身毛相而現其化。唱此感動。進諸疑惑。
  普土菩薩及諸眾生。見所變化。各聞佛語。億垓菩薩悉得無所從生法樂忍。萬億之眾在生死流。聞濡首名又睹化應。皆發無上正真道意。十方菩薩莫不樂喜。願見濡首。聽稟清異上聞之說微妙法像。得睹其佛及彼菩薩。諸士尋隨無數菩薩。各啟世尊。欲之忍界睹能仁佛禮事供養。又見濡首觀聽變說。諸佛默然。即應受教。各承聖力。遷飛彼土忽升忍界。到濡首所。諸來菩薩咸懷敬仰。或持天華或擎明寶或執垂珠。或直叉手或作天樂。或列虛空散華末香吹噭鳴。珂或復歌頌濡首童真。道顯普祐無上之德。或欲賓導侍衛濡首。肅恭而行瞻睹無厭。
  是時釋梵及四鎮王日月天子。諸龍鬼神各與所輔亦尋忽至。釋與四王俱同有念。今濡首童真。與無數菩薩諸尊天人。當入舍衛顯大感動。宜應盡化向舍衛城道。令其坦平而無高下。俠道兩邊列七寶樹。一樹之間有七玉女。各現半身而作倡伎。女容委靡姿媚面照華色目若明珠。端正妙異清聲美辭。以歌濡首大吉祥福清純。道品菩薩眾德。步置熏爐燒天蜜香。處有雜華以為供養。登于爾時。道之左側。舍毒螫蟲蟒蝮蛇蚖蜂蝎眾類。應時咸然消縮毒氣。吉獸瑞鳥進集嬉翔。彼時濡首。為無數百千菩薩眾及諸天人。而所圍衛。特獨堂堂光色無量。譬日始出高山之嶽。若月盛滿在眾星中。又若須彌異於眾山。如猛師子出于深林。暉顏灼然遂而進焉。適側城門尋足躡閫。盡境震動。登爾之時莫不驚愕。所在伎器率自鼓鳴。咸曰此何吉祥大變瑞應之異。乃未曾有。將佛入城所感然乎。舉國大小靡不驚喜。心豫忻忻肅恭無量或上樓閣或攀垣晼C或窺窗牖或出門戶。競有悅懌。向佛冀睹神異。時王波斯匿。與宮正后美妃婇女八千人俱。諸子群臣眷屬萬人圍衛從行。各懷忻悅惶喜出迎。斯須之頃濡首忽至。為諸菩薩及尊眾天而所衛從。大人相具眾好普備。金顏聖容見皆喜悅莫不前禮。諸來之眾中有散華或燒妙香或散衣寶。檢心恭向瞻睹無量。於是濡首遂前入城。諸尊菩薩有勢天神僉然恭肅。追隨所旋觀見神變。又欲稟受道誨故也。
  爾時於是龍首菩薩。見其濡首童真菩薩為無數眾而所圍繞堂堂祥儀並共入城。曰族姓子。為所之耶。
  濡首菩薩答龍首曰。吾適此城欲行分衛。多所愍念廣其慧利。為拯世眾一切天人度義故。現行分衛耳。普為諸眾成大導故。
  龍首問曰。云何濡首。仁尊于今分衛想未斷耶。
  曰族姓子。吾斷矣。於有見分衛想行者。至於無見無斷不斷。斯謂菩薩清淨分衛。所以者何。若此龍首。一切諸法無斷不斷。譬如虛空無斷不斷。以是言之為不可斷。普悉是世盡魔梵界。一切眾寂及諸梵志王與庶民。亦無能斷也。何則龍首以其諸法若如虛空本無所有。無起無動無持無獲。空本無獲亦無所持亦不可得。以要言之。一切眾類及世餘法。外邪雜術悉無所有。無持無得亦無能獲。諸法如此皆不可得亦不可持。以本空故故不可斷。
  云何濡首。菩薩摩訶薩當與諸魔為敵耶。
  答曰龍首。法本無諍。不見菩薩當與諸魔而有戰者。若其菩薩與魔為敵。起見法想而有所諍。是菩薩便為恐怯。何則然者。以彼菩薩自興恐弱也。譬如龍首幻師現化而幻所化了無恐怯。如是龍首。此菩薩解本空法無著之行則無恐怖。若有菩薩有恐怖者。是菩薩便不為極世福田也。是菩薩不了空法故。自起恐怯之心耳。
  于時龍首問濡首曰。菩薩為可得道乎。
  答曰菩薩可得道也龍首又問。
  云何濡首。其誰可得至于道耶。
  曰其無名無性亦無號字亦無處所。永無所為亦無得者。斯可至道。
  曰云何菩薩當得道乎。
  答曰龍首。若有菩薩欲得道者。當以無發心。亦無念道不想道場不念人界。心亦無處無念無得亦無識著以無見心。是行菩薩可得至道。
  曰仁以何心而發道意。
  答曰龍首。吾無數心亦無當發。又無甫發無發不發。又吾亦復不至道矣。不念道場不坐佛樹。亦不得道不轉法輪。亦不化過生死之類所以者何。若此龍首。以諸法無所有故。無動無搖無出無入亦無所持。以本空故。吾以斯法可得至道。
  曰濡首。是為正要無上無比之至說也。其諸於斯解如是法彼則長脫一切塵勞。其已脫于塵勞數者。乃至應永脫於魔波旬。
  曰非可脫於魔波旬也。何則然者。以其諸魔亦道之數。所以者何。魔及魔天皆悉本無。無取無得無想無念。以故言之魔亦道也。
  曰何謂為道。
  濡首答曰。道乎龍首。在乎一切一切亦道。道像虛空道體廣蕩。痤M恢廓普大含容。靡不周至亦無限礙。如是龍首。道至一切一切亦道斯謂無上真本無道也。曰仁龍首。欲得道乎。
  曰吾欲得不可獲道。
  曰欲得道寧非戲行耶。所以者何。如龍首言。欲得不可獲道。道何可得乎。若道可得道為有處。譬如有人興念此言吾使幻化坐於道樹然致正覺。如是言者豈非響聲耶。其幻化人亦不可得。亦不與諸法有合有離。亦無所著。以本空故。若龍首。一切諸法如幻如化。而起有想念欲得道耶又如來說諸法本無無念無想無所著。其解是者斯乃得道。諸法無所入亦無能毀。法不與法有合有離。況法與法當有毀乎。法無附合亦不離散。所以者何。若此龍首。諸法無合以其本無都亦無我。又若虛空亦無所有。無像無念無動無搖亦無戲行。諸法本無寂寞如空。如幻如夢無喻無比。諸法若此都無等倫亦無像也。
  諸來之眾聽濡首所說微妙。踊躍欣喜各懷無倦。渴仰悚恭專心思受。說是如化深妙法時。八萬菩薩逮得無退轉。無量天人發無上意。
  是時龍首答濡首曰。善哉善哉。童真菩薩快說是像深邃妙法。為未曾有。如吾從仁逮聞此要。始今日明為已得道。-曰族姓子。法無言說亦無見聞。吾不說深又無淺說。仁亦不得道無得不得。何則然者。如卿龍首。念欲得道為想戲行處乎。受者墮有望見。使其云有深淺法耳。吾無所說法無言說。亦無宣暢亦無所行。亦無能說諸法本者。又龍首。譬如有人而言曰吾為幻化廣說識法。其化無識言當說識耶。彼則緣此起勞諍想。何則然者。以化無識不可為所說。如是龍首。諸法本無無所有亦無處所。是族姓子。當了如此解。謂具足法行者也。
  爾時於是妙心菩薩神徹視聽。睹聞濡首在異別處講上要菩薩之談。忽到其所見大會場。喜而歎曰。善哉善哉。諸上正士大士之等普眾會。此為何談講乎。
  濡首答曰族姓子於諸如來深要法中。獲無正士大士之名。又菩薩者。不自名言我是菩薩正士大士。其有想著住戲行眾自稱菩薩。復言大士。又云吾為法之大講。又復妙心。其響者寧有言聲出不。響復有耳識所著不。於響法為有所受持不乎。
  龍首答曰。都無也。-如是龍首。諸法若響無名無像。其取著者則有戲行。緣戲行故便有流轉。長不解諸法。如本無響也。則於生死而行諍想。已起諍行便墮躁動。已在躁動即無生死流於五道。便由不解其無故也。-於是濡首謂龍首曰。又族姓子如世尊告。諸比丘曰。是比丘。汝等無著戲樂想行。為汝輩說寂寞之行。念釋師子說法如是。專心一意聽受隨法。入要行忍當無所著。若此族姓子。其菩薩解順是說曉本空淨。於本寂寞明了如是。此乃長脫五道之趣。-時龍首曰。誰於生死而有脫者。
  濡首答曰。族姓子。何謂如來所化生死為脫者乎。寧復有去來今耶。若是龍首。聖師十力。以此要言。化度生死。-曰如世尊常所說教。諸法如化。又仁亦說諸法無所有。以是言之。一切眾生為當皆成無上覺道耶。-答曰龍首。若一切解如是者。此乃至道要行之言。故吾不說法。法無說念無受無持。無得無失無言無語。何則然者。以諸法為無所持。亦無所有無念無識。以無處所故。又若一切解諸法如幻如化無所有者。則眾生類皆至覺道。譬如龍首幻師所化然幻者自了化之本末。為化化耳。於諸法亦無所化亦無住置。普悉是世天龍鬼神魔。及梵天沙門梵志。至於極世無能令幻者於其所化有堅固想。何則然者。以彼幻士自達。所化化本自耳。無幻無化都無所有。而幻者明知一切為化所惑。於無所有而起有想無常想常無我想我著有想念求無想法。望念無色住無所有。由不解本不了無故。續流生死。若有明曉諸法本者。彼眾一切則於佛法即無還轉而成正覺。所以者何。若此龍首。以彼眾生皆在覺道法之數故。故諸一切於佛法而無罣礙。是故眾生悉住佛法也。然眾生等心亦不寤本空清法。無名無識亦無所住。無戲行無倚無著寂如虛空亦不巢窟無上寂定亦無所生又無身法。其有忍於深空法者。此則不離於佛法矣。所以者何。若此龍首。諸佛之法終不可以想行而至。其有想著有言有說有宣有廣。殊不可以得佛道法也。
  於是龍首謂濡首曰。善哉善哉。仁乃快說無思議法。誰當信此一切眾生不離佛法。
  濡首答曰。族姓子。其世尊子堅住信法。八等之地及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菩薩阿惟越致無動轉者。斯諸菩薩已住清淨行空法者。是等當信耳。所以者何。此龍首。其諸菩薩行如是者。便自誓願。必紹大業吾升趺定坐終不動轉。至于得成無上平等覺必將來一切諸天龍鬼神極世之前。成其大導當師子吼。所以者何。若是龍首。菩薩了空無想行法。住如門閫。堅喻須彌無能動者。如是龍首其菩薩住空無想願法。一切眾生無能動者。又是菩薩處于佛樹。乃至道場無能動搖。
  問曰濡首。何謂佛樹道場之處。
  濡首答曰。何謂龍首如來化處化所依坐。何謂如來化之覺法及現神變化度說法。誰為如來。其誰化者。
  龍首答曰。吾尚不見如來之化及法身像處。何況所化復現威神。又所說法及所變化乎。一切如化本無亦化。其化亦化亦如化耳。
  濡首曰。善哉善哉。龍首菩薩。為吾發遣應慎之法。為如彼諸深妙無著法忍說者。是為無上無比之說也。
  彼時龍首謂濡首曰於斯妙像要法之說。亦無起行又無入忍者。所以者何若此濡首。以諸法本淨。其相本空亦無處所。亦無巢窟無色無像。諸法悉等如虛空。若此濡首。其有法當起法忍者。則如來化亦逮法忍。影響夢幻野馬泡沫芭蕉之屬。亦悉當復成其法忍。所以者何。以其忍處悉空如空。都無起法忍之者。又忍者亦無其起。亦不已起又無當起亦無甫起。又其忍者。亦無是處亦非彼處亦無中處。此乃無上無比要忍。若此菩薩於是慧心不恐不怖亦無畏懼。是則菩薩摩訶薩。便應無上法忍之行。十方諸來神通菩薩其聞濡首所說深妙。咸悉踊躍皆逮此定。-是時濡首謂龍首曰。云何族姓子。其菩薩者以無著行得入法忍乎。
  答曰濡首。若有菩薩想念所向則為著行。言吾解深。云我深忍明達曉了吾已至道。其語此言。皆亦著行。-濡首又問。菩薩何行修應得道。
  答曰。於諸法都無所入。不念諸法了諸法無。其諸法者依著因緣。於本為空獲無所有。是行菩薩便應道忍。設如此行為無所行。譬人寢寐於夢所行。-龍首又曰。然其夢者。不行方隅亦無所行。亦無去來無住無坐。其寐寤已則達而信。所夢空身無持無捨都無執持。無像無相亦無處所。亦無所有其若虛空。如是濡首。菩薩之行當無所著亦無所入。如空本無亦無戲行。此則極世無上福田。斯乃應受一切供養為無量導。是最福地。為應最上法忍之行。普來眾會率懷喜敬。各所齎華寶以散濡首。瞻睹欣踊悅豫無量。
  於是龍首謂濡首曰。宜可俱進入城分衛。-曰仁去矣。行分衛時無念。舉足下足躇步無念。動搖亦當無處無住無遊。無屈無申無心無念。無所發行行無所想。亦無城想遊無路想。又無城郭縣邑丘聚想。亦無里巷無家居想無門戶念。無想男女無想幼弱。都無心想行當無念。所以者何。以其法行當如是故。亦無所著無色無像。無起無滅都無諸想。如此行者。乃應菩薩無上分衛。清淨寂寞要道行也。-爾時龍首菩薩摩訶薩忽然於處以如海定三昧正受。其定之德。譬如大海湛然無移憺怕清澄更無異味。其底深邃不可測度。琦珍英寶普無不有。而海汪洋包羅弘廣。含受萬物淵懿博泰。無邊無崖大水澹滿。諸德神龍而皆居之。眾生巨體所依長育。若此龍首。其諸菩薩以如海定正受之處。所住要旨無能動搖者。如是龍首。其斯菩薩以法身海。含容一切道寶智慧三十七品。十方依之莫不長育。應無上微妙之法。為無動搖無言說要行。當知。是應如是者得無退轉定行之地也。-爾時於是。妙心菩薩欲動龍首大士所坐如海慧定正受之處。盡其神力永不能動。時此三千大千世界。普悉六反乃大震動。而龍首身及所坐處都不動搖。何則然者。以其龍首住無動搖。住地處所。住無所有。住無想念。住無戲行。住無勞靜。住無言辭。住無所住。斯謂道住。-時龍首菩薩摩訶薩尋從定寤。敬向如來無所著平等正覺。雨拘文華趣散世尊而歎讚曰。自歸於佛天中之天。乃使一切諸會菩薩十方來眾諸大士等眾尊大天及龍鬼神咸悉逮聞如是之法。無上要旨深妙慧說。為無倚著無巢窟說。為應本空寂寞故也。-是時妙心謂龍首曰。仁為覺地六反震動乎。曰族姓子。其有動者當覺地動地。復為之上下四震。唯由其覺動不動故耳。又如十方諸佛世尊。普大菩薩不退轉等極世都動。豈能動搖此上尊處。觀諸聲聞緣覺之眾。彼雖離動。未曉本空在動之地。自謂無動了本無者。於此諸法永無動搖無念無著。如是妙心。其菩薩以空無想不願之行清淨法要逮無動搖。彼乃永靜安無動搖。又曰龍首。可行分衛。
  答曰濡首。吾今已解無上最要分衛之慧。何則然者。緣其逮致如海大定正受之處。始乃自明。為以得無上平等正真覺道。以於生死興顯佛事。為轉法輪以度眾生。為濟因緣離垢根本。唯然濡首。如吾遇仁。乃為逮值無上善友。遭蒙矜念心懷悅豫。成立大德喜自光慰。濡首。於吾為覆載首。大無量過度之首。無垢廣普微妙吉首。亦應最上不可議首。願布五體稽首恭禮無上仙聖甘露之首。
  濡首答曰。善哉善哉。如仁龍首。已為果達野馬夢幻影響之行。無名無像無所有法。仁今乃應無上大道不可思議來法之祠。以得如海定正受行。共應如此。當知是輩在一生補處。斯者乃為菩薩辯慧。其致是像深妙定法如海定等則離諸想也。曰仁可行從分衛。-龍首答曰思齊其德當與仁行。二聖龍遊不亦宜乎。
  濡首曰。吾無所行亦無去來。又無進止亦無侶遊。不住不坐亦復不行。行無所至來無所由。住無所處。坐無所據。行無所趣。譬若龍首。如來現化。寧有去來坐起行遊臥寢寐寤不耶。曰化者都無去來坐寢之處矣。吾於諸法亦復如是。無住不住無起不起。亦無已起又無中起。亦無當起亦無甫起。
  龍首答曰。如仁所言。此為極世難信之說。誰當信仁此盡要慧耶。
  答曰龍首。仁者且聽。豈為無目設舉錠燭乎。夫然炬燎唯為明目耳。如此是像深妙之法。正為向達徹遠菩薩摩訶薩乃能信受是道要耳。其了如此至要之慧。斯則曉解本無行者。此等菩薩為應清淨無上久修梵行之徒。是曹正士深住於法。信法受法持法說法之輩也。為在鹿聚已轉法輪。為應賢聖亦大導師。施惠明眼。為應無量雄猛之者。此則無上最妙法者。濡首童真發說是時。普大眾中八萬菩薩悉得無所從生法樂忍也。
  於是正士妙心菩薩居大眾前廣然踊躍。掬滿手寶。以恭肅心向散世尊。又散濡首童真菩薩。散訖忻喜重歎詠曰。自歸諸佛。為慧聖達擿霧寤寐。碎散癡本解眾顛倒。釋疑除網順入道明。致無上覺者。自歸於法。法之最法。法治多濟療撈霧龍。援雪生死[卄/好]莇眾穢。盪除心垢通導迷惑。法為無上。修蒙永度。其諸菩薩久履梵行。無上清淨仙聖明類。大神通等弘顯德者。無上之徒。於此乃逮信向是像深妙法眾。今普自歸之。
  濡首答曰。若此妙心。其無脫者。斯當果致無上等覺。-曰云何濡首。其誰無脫耶。-曰其有執持。斯當求脫。如是妙心。法無執持亦無繫著。又族姓子。法都無脫亦無執持。當誰有脫。無縛無脫。諸法無持無取無捨。譬如人語幻者言。善男子。為深入人解之脫之所可執持。幻答人曰。吾亦非男亦非凡人吾無所持。當何所脫。是者妙心。道無執脫當觀其無無本空淨矣。

    佛說濡首菩薩無上清淨分衛經卷上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