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佛遺教經解

                            明古吳蕅益釋智旭述


歸命常住大悲尊 應病與藥權實法 亦禮天親造論主 為順初機重解釋

述曰。天親菩薩。以七分建立所修行法。釋此經義。推徵精密。開誘殷勤。萬古以下。無能更贊一辭。觀其言曰。為彼諸菩薩。令知方便道。以知彼道故。佛法得久住。滅除凡聖過。成就自他利。噫此經奧旨。菩薩誠盡之矣。末世鈍根。讀菩薩論。或解或不解。或昧或明。雖有源師節要。宏師補註。仍亦攝機未徧。今不揣庸愚。輒復為解。庶幾下里巴人。易為賡和而已。

  將釋此經。大分為二。初題目。二入文。初中二。初正釋題。二出譯人。今初

佛遺教經

佛遺教三字。是別名。經之一字。是通名。就別名中。佛為能說之人。遺教為所說之法。人法雙標。能所並舉也。佛翻為覺。眾生長劫在夢。佛斷無明。如從夢覺。既自覺已。又能覺他。覺一切法無不究竟。故名為佛。又在夢之心。心不可滅。名為本覺。從夢初醒。知夢本空。名為始覺。既從夢醒。惟一覺心。更無二心。名究竟覺。此之覺性。含靈本具。無始無終。釋迦牟尼。不過先得我等之所同然。所以示成佛道。為我等師。又因我等長迷不覺。故於無生無滅性中。示有生滅。譬如月輪在天。水清影現。水濁影亡。是故佛實常住。未嘗滅度。特為我等一輩濁惡凡夫。唱言入滅。令生悲戀。又以大悲無盡。曠濟無邊。故雖示滅。仍留遺教。接引後昆。遺者。貽留。教者。訓誡。猶儒書所稱顧命。亦人世所謂遺囑也。依而行之。則是法子。不依所囑。則是大逆不孝者矣。經者。訓法、訓常。具如餘處廣釋。

亦名佛垂涅槃略說教誡經

乘者。將入未入之時。涅槃者。離過絕非。不生不滅之義。而有四種。一自性清淨涅槃。即一切諸法本來常寂滅相。佛與眾生平等無二。不增不減。此則不論出入。二有餘依涅槃。謂三乘已斷見思子縛。而所依果縛。身心尚在。此約證果時入。三無餘依涅槃。謂三乘灰身泯智。復歸無名無物本體。今正約此論垂入也。四無住涅槃。謂諸佛菩薩。有智慧故。不住生死。有慈悲故。不住涅槃。不住生死。故能非滅示滅。不住涅槃。故能非生示生。佛久證此無住涅槃。今為有緣度盡。故示垂入無餘涅槃。實不同二乘之一滅永滅也。又涅槃有三義。一性淨涅槃。即法身理體。此則無出無入。二圓淨涅槃。即般若。斷惑究竟。冥合性真。此則一入永入。三方便淨涅槃。即解脫。方便示現。起諸應化。此則數出數入。若以三義對上四種者。性淨即自性清淨涅槃。亦即無住涅槃之體。圓淨。即無住涅槃之相。方便淨。即無住涅槃之用。其有餘依無餘依二種。若在二乘分中。則攝屬圓淨。以是圓淨之少分故。但顯偏真。未顯俗諦中 諦。但淨見思分段。未淨塵沙無明及變易也。若在如來分中。則攝屬方便淨。初成道時。示同二乘之有餘依。今滅度時。示同二乘之無餘依也。略說者。對平日廣說。此為要略。又對大機所見大般涅槃經。此為簡略故。

 二出譯人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姚興建國。亦稱為秦。故名姚秦。三藏者。經律論也。經詮一心。律規三業。論開慧辯。以茲三學自軌軌他。名為法師。鳩摩羅什。此云童壽。童年時便有耆德故。翻梵成華。名之曰譯。

  二入文為三。初序分。二正宗分。三流通分。今初

釋迦牟尼佛。初轉法輪。度阿若憍陳如。最後說法。度須跋陀羅。所應度者。皆已度訖。於娑羅雙樹間。將入涅槃。是時中夜。寂然無聲。為諸弟子略說法要。

釋迦此翻能仁。佛之姓也。牟尼。此翻寂默。佛之名也。約姓。則事相有異。故論中稱為別相。約名。則諸佛理同。故論中稱為總相。又能仁則具大慈悲。不住無為。此相與二乘全別。寂默則具大智慧。不住有為。此相與二乘略同。具此總別二相。名之為佛。義如前解。論判此句。是法師成就畢竟功德也。佛成道已。說法四十九年。度人無量。今舉初後。以括始終。初在鹿野苑中。三轉四諦法輪。憍陳如最先得度。乃至涅槃會上。須跋陀羅最後得度。言轉法輪者。佛以自心中所悟四諦之法。度入一切眾生之心。名之為轉。此法能摧眾生煩惱業苦三障。名之為輪。陳如聞此法故。見四諦理出生死海。名之為度。梵語阿若。此翻為解。亦翻無知。解者。明見四真諦理。無知者。根本智證見諦理。不存能所故也。憍陳如。此翻火器。乃尊者之姓。須跋陀羅。此翻好賢。或翻善賢。本是外道。住鳩尸那城。年一百二十。聞佛將涅槃。方往佛所。聞八聖道。遂得 初果。因即出家。嗣聞四諦。成阿羅漢。是中初轉法輪及最後說法二句。論名為開法門成就畢竟功德。度阿若憍陳如及度須跋陀羅二句。論名為弟子成就畢竟功德也。所應度者皆已度訖。明佛智鑒機。恆無忘失。得益之眾。算數莫窮。論名為大總相成就畢竟功德也。娑羅。此翻堅固。雙樹者。此樹四方各二。各各一榮一枯。上枝相合。下根相連。以表四德。破於八倒。或惟見一雙。即表破於斷常。繇大小機異。故異見耳。中夜。即表中道。大乘以非榮非枯為中道。小乘以離斷離常為中道也。寂然者。心行處滅。無聲者。言語道斷。論名此四句。為因果自相成就畢竟功德。謂雙樹間。是因自相。將入涅槃。是因共果自相。是時中夜。是總自相。寂然無聲。是果自相也。諸弟子者。上首眷屬人位差別。法要者。世出世間法位差別。論名此句。為分別總相成就畢竟功德也。夫垂入涅槃。則無復再會。已在中夜。則為時不多。故取要略說。以作最後警策。真不啻一字一血矣。讀者可弗思乎。

  二正宗分為二。初明共世間法要。二明不共世間法要。初中三。初對治邪業法要。二對治止苦法要。三對治滅煩惱法要。初又四。初明根本清淨戒。次明方便遠離清淨戒。三明戒能生諸功德。四說勸修戒利益。今初

汝等比丘。於我滅後。當尊重珍敬波羅提木叉。如闇遇明。貧人得寶。當知此則是汝等大師。若我住世無異此也。

比丘。此翻除饉。即福田之稱也。又含三義。一怖魔。二乞士。三破惡。然佛之遺教。通誡一切四眾弟子。而經中處處獨舉比丘者。亦有三義。一者示遠離相故。二者示摩訶衍方便道。與二乘共故。三者比丘為四眾之首。舉其首以該四眾。亦皆同遠離行故。言滅後者。即示現遺教義。波羅提木叉。此翻保解脫。亦翻別別解脫。亦云處處解脫。此即是不盡滅法。依此法身。度二種障。得度 煩惱暗障。故云如闇遇明。得度空無善根障。故云如貧得寶。佛在世時。以佛為師。佛滅度後。以戒為師。不能持戒。則同堂猶隔萬里。茍能持戒。則百世何異同時。金口誠言若此。柰何捨此別求。

  次明方便遠離清淨戒

持淨戒者。不得販賣貿易。安置田宅。畜養人民奴婢畜生。一切種植及諸財寶。皆當遠離。如避火阬。不得斬伐草木。墾土掘地。合和湯藥。占相吉凶。仰觀星宿。推步盈虛歷數算計。皆所不應。節身時食。清淨自活。不得參預世事。通致使命。咒術仙藥。結好貴人。親厚媟慢。皆不應作。當自端心正念求度。不得包藏瑕疵。顯異惑眾。於四供養。知量知足。趣得供事。不應畜積。

是中有二段文。從初至墾土掘地。是護戒令不同凡夫增過。從占相至不應畜積。是護戒令不同外道損智。初中凡十一事。一不得販。是方便求利增過。二不得賣。是現前求利增過。三不得貿易。是交易求利增過。若依世價。無求利心。不犯。賣買法式。如律廣說。四不得安置田宅。是所居業處求多安隱增過。五不得畜養人民。是眷屬增過。此示外眷屬。非同意者。六不得畜奴婢。是難生卑下心增過。以向此等人。易生我慢故。七不得畜畜生。是養生求利增過。八不得一切種植。是多事增過。九不得畜諸財寶。是積聚增過。十皆當遠離如避火阬。是不覺增過。十一不得斬伐草木墾土掘地。是不順威儀及損眾生增過。此十一種增過事。修行菩薩宜速遠離。不應親近。或有為眾許開者。具如律說。大須精審也。第二文中。先總遮五事。次明三處波羅提木叉。先五事者。一不得合和湯藥。二占相吉凶。三仰觀星宿。四推步盈虛。五歷數算計。凡此皆屬邪心求利。不達正因緣法。故遮止也。次身處波羅提木叉。有五 句。一節身。對治他求放逸障。二時食。對治內資無厭足障。三清淨自活。對治共相追求障。四不得參預世事。是自性止多事。五不得通致使命。是自性尊重不作輕賤事。次口處波羅提木叉。有二種邪語不應作。一者依邪法語。謂邪術惱眾生語。及依邪藥作世辯不正語。即咒術仙藥是也。二者依邪人語。謂與族姓同好。多作鄙媟語。及親近族姓。多作我慢語。即結好貴人親厚媟慢是也。次意處波羅提木叉。有六句。一當自端心。對治多見他過障。不犯自淨心故。二正念求度。對治邪思惟障。能自度下地故。三不得包藏瑕疵。不汙淨戒。不受持心垢故。四不得顯異惑眾。遠離無緣顯己勝行。令他不正解故。五於四供養知量知足。對治於受用眾具中無限無厭足障。若入三昧分。則知量。若入道分。則知足故。四供養。謂飲食、衣服、臥具。醫藥也。六趣得供事不應畜積。遠離貪覆心貯積眾具故。以上方便遠離凡夫外道過。則令戒身清淨。堪紹如來淨法身也。

 三明戒能生諸功德

此則略說持戒之相。戒是正順解脫之本。故名波羅提木叉。因依此戒。得生諸禪定。及滅苦智慧。

戒體惟一。所謂無作。戒相至多。所謂五篇七聚。今舉恆情最易犯者言之。故名略說。繇此戒故。能度身口意惡彼岸。成就三業解脫。是故行人若欲正順解脫。必以此戒為本。因戒生定。因定發慧。定慧無不從戒生也。

 四說勸修戒利益

是故比丘。當持淨戒。勿令毀缺。若人能持淨戒。是則能有善法。若無淨戒。諸善功德皆不得生。是以當知。戒為第一安隱功德住處。

是中凡有五勸。一當持淨戒。是勸不失自體。二勿令毀缺。是勸不捨方便。三 能有善法。是勸常集功德。四若無淨戒等。是勸知多過惡。五安隱功德住處。是勸住安隱處。勿住不安隱處也。初對治邪業法要竟。

  二對治止苦法要三。初根欲放逸苦對治。二多食苦對治。三懈怠睡眠苦對治。初中二。初根放逸苦對治。二欲放逸苦對治。今初

汝等比丘。已能住戒。當制五根。勿令放逸入於五欲。譬如牧牛之人。執杖視之。不令縱逸犯人苗稼。若縱五根。非唯五欲。將無涯畔。不可制也。亦如惡馬不以轡制。將當牽人墜於阬埳。如被劫賊。苦止一世。五根賊禍。殃及累世。為害甚重。不可不慎。是故智者制而不隨。持之如賊。不令縱逸。假令縱之。皆亦不久見其磨滅。

已能住戒。指前根本方便二種言之。以下正明護根法要。凡有三喻。初當制五根下。是牧牛喻。先法。後喻。五根。謂眼耳鼻舌身。五欲。謂色聲香味觸。牛喻五根。牧人。喻比丘。執杖。喻戒念。苗稼。喻諸善功德。即定慧等法也。次若縱五根下。是惡馬喻。亦先法。後喻。惡馬。亦喻五根。轡制。亦喻戒念。阬埳。喻三惡道。蓋縱五根。不惟妨善。又必墜惡。故云非唯五欲。將無涯畔也。三如被劫賊下。是劫賊喻。先喻。後法。殃及累世。其禍甚於劫賊。倘非制而不隨。豈得名為智者。又假令縱之。不久磨滅。如刀刃上蜜。不足一餐。小兒舐之。徒遭割舌之患耳。

 二欲放逸苦對治

此五根者。心為其主。是故汝等當好制心。心之可畏。甚於毒蛇、惡獸、怨賊。大火越逸。未足喻也。譬如有人。手執蜜器。動轉輕躁。但觀於蜜。不見深阬。譬如狂象無鉤。猿猴得樹。 騰躍踔躑。難可禁制。當急挫之。無令放逸。縱此心者。喪人善事。制之一處無事不辦。是故比丘。當勤精進。折伏汝心。

五根是色法。頑鈍無知。依心而轉。故皆以心為主。所以欲制五根。莫如制心。言好制心者。應知此心有三種三昧相。有三種障法。一者心性差別障。能障無二念三昧。二者輕動不調障。能障調柔不動三昧。三者失諸功德障。能障起多功德三昧。文中心之可畏等。先明心性差別障。貪分煩惱吸噬善根。過於毒蛇。瞋分煩惱吞害善根。過於惡獸。癡分煩惱損滅善根。過於怨賊。等分煩惱焚燒善根。過於大火越逸。故云未足喻也。次譬如有人下。明輕動不調障。蜜器。喻五根受五塵樂。動轉輕躁。喻轉識隨逐諸根。念念不定。但觀於蜜。喻六識唯緣現世六塵。不見深阬。喻不知未來障礙。障礙有二種。一生處障礙。二修一切行時困苦不能成就障礙。狂象無鉤。喻心無三昧法所制。猿猴得樹。喻心緣六塵境生染。故當急挫。令入調柔不動三昧也。次縱此心者喪人善事。明失諸功德障。次制之一處句。示無二念三昧相。無事不辦句。示起多功德三昧相。精進折伏汝心句。示調柔不動三昧相。

 二多食苦對治

汝等比丘。受諸飲食。當如服藥。於好於惡。勿生增減。趣得支身以除飢渴。如蜂採華。但取其味。不損色香。比丘亦爾。受人供養趣自除惱。無得多求。壞其善心。譬如智者。籌量牛力所堪多少。不令過分以竭其力。

多食能障三昧。故以五觀治之。一當如服藥。是受用對治觀。二勿生增減。是好惡平等觀。三支身除飢渴。是究竟對治觀。四如蜂採華等。先喻。後法。是不損自他觀。五譬如智者籌量牛力等。是知量知時觀也。藥以療病。食以療飢。 茍可療飢則已。柰何於好便貪心增噉。於惡便瞋心減受耶。趣者。裁取。支者。支持。蜂喻比丘。華喻供養。味喻借此修道除惱。色香喻自他善心。貪食多求。既損自三昧善。亦損檀越善心也。牛能負重。然所負過分。其力則竭。喻比丘雖為人世福田。然貪受多供。則其道自敗矣。

 三懈怠睡眠苦對治

汝等比丘。晝則勤心修習善法。無令失時。初夜後夜。亦勿有廢。中夜誦經。以自消息。無以睡眠因緣。令一生空過無所得也。當念無常之火。燒諸世間。早求自度。勿睡眠也。諸煩惱賊常伺殺人。甚於怨家。安可睡眠。不自警寤。煩惱毒蛇睡在汝心。譬如黑蚖在汝室睡。當以持戒之鉤早併除之。睡蛇既出。乃可安眠。不出而眠。是無慚人。慚恥之服。於諸莊嚴最為第一。慚如鐵鉤。能制人非法。是故常當慚恥。無得暫替。若離慚恥。則失諸功德。有愧之人。則有善法。若無愧者。與諸禽獸無相異也。

心懶惰故懈怠。身悶重故睡眠。此二相須。共成一苦。障於定慧。令不得生。然此睡眠。從三事起。一從食起。二從時節起。三從心起。經中勤修善法無令失時。是對治從食所起睡眠。初夜後夜亦勿有廢等。是對治從時所起睡眠。當念無常之火以下。皆對治從心所起睡眠。復有二意。初從當念無常至不自警寤。是觀察對治。二從煩惱毒蛇至無相異也。是淨戒對治。初觀察對治中。無常有二。一者一期生滅。為麤。二者念念生滅。為細。世間亦二。一者三界依報。是器世間。二者六道正報。是眾生世間。依正皆歸磨滅。無可停留。故如火燒。且愛見二種煩惱。約三界九地。則見有八十八使。愛有八十一品。無不足 以傷法身。戕慧命。故尤甚於怨家。如此觀察警寤。名觀察對治也。次淨戒對治中。謂煩惱雖不現行時。亦未嘗不眠伏在汝藏識心中。而此煩惱毒害可畏。猶如黑蚖。不起則已。起必殺人法身慧命。自非持戒之鉤。何能併除。言戒鉤者。木叉戒。能防身口。定共戒。能伏心惑。道共戒。能斷心惑。具此三戒。永滅八識田中煩惱種子。名為睡蛇既出。從此所作已辦。不受後有。名為乃可安眠。是故阿羅漢斷心眠已。不斷食起時節起眠。以彼眠不為葢故。今若煩惱種子未斷而輒安眠。則不知尊重己靈。名為無慚。不知羞己過惡。名為無愧。又不希聖賢。名為無慚。不恥卑下。名為無愧。慚愧二善心所。起必同時。人之所以異於禽獸。正在此耳。可弗勉乎。二對治止苦法要竟。

  三對治滅煩惱法要三。初瞋恚煩惱障對治。二貢高煩惱障對治。三諂曲煩惱障對治。今初

汝等比丘。若有人來節節支解。當自攝心。無令瞋恨。亦當護口。勿出惡言。若縱恚心。則自妨道。失功德利。忍之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能行忍者。乃可名為有力大人。若其不能歡喜忍受惡罵之毒如飲甘露者。不名入道智慧人也。所以者何。瞋恚之害。則破諸善法。壞好名聞。今世後世。人不喜見。當知瞋心。甚於猛火。常當防護。無令得入。劫功德賊。無過瞋恚。白衣受欲非行道人。無法自制。瞋猶可恕。出家行道無欲之人。而懷瞋恚。甚不可也。譬如清冷雲中。霹靂起火。非所應也。

文有六節。初若有人來節節支解。是舉所忍之境以重況輕。支解尚在所忍。餘諸逆鏡何足介懷。次當自攝心等。正示堪忍之相。無令瞋恨。則身意清淨。 勿出惡言。則口業清淨也。三若縱恚心等。明不忍之失。自妨道者。不能自利。失功德利者。不能利他。恚心一起。二利俱喪。甚明其不可縱也。四忍之為德等。深歎勝力以勸修行。蓋持戒者。未必能忍辱。忍辱者。決無不持戒。所以六度之中。戒居第二。忍居第三。以前不兼後。後必具前故也。以我心而持戒。則報僅在人天。以無我而行忍。便成出世大道。犯而不校。譬如海闊天空。一任鳶飛魚躍。故名有力大人。五若其不能等。重明不忍之過以誡行人。甘露。是不死之藥。因他惡罵。成我忍力。如豬揩金山。金則愈光。石磨良劍。劍則愈利。所以歌利調達。皆是釋迦真善知識。設不於惡罵作甘露想。不能歡喜忍受。便是愚癡。未聞道故。況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破諸善法。何能自利。壞好名聞。何能利他。今世無二利之因。後世無二利之果。誰當喜見之者。所以欲護自利善法。當防瞋火。欲護利他功德。當防瞋賊也。六白衣受欲等。結況不應。從人至六欲天未入道者。皆名白衣。彼有二過。一者受欲。欲與瞋相為表堙C二不行道。無善法以制心。故瞋猶可恕。所謂俗人造罪。是其分內。不足深責也。出家行道無欲。如清冷雲。豈容懷瞋恚心。如起霹靂火耶。

 二貢高煩惱障對治

汝等比丘。當自摩頭。已捨飾好。著壞色衣。執持應器。以乞自活。自見如是。若起憍慢。當疾滅之。增長憍慢。尚非世俗白衣所宜。何況出家入道之人。為解脫故。自降其身而行乞耶。

文有二節。初汝等比丘下。正設對治。二增長憍慢下。較量不應。初中有五句對治。一當自摩頭。則無冠冕以嚴首。二已捨飾好。則無佩劍以飾身。三著壞色衣。則無五彩以煥服。四執持應器。則無僮僕以供役。五以乞自活。則無帑藏以積財。故應用智慧常自觀察。設起憍慢。便應疾疾滅除之也。壞色衣。即 三種袈裟。及一切下裙坐具等。皆用青黑木蘭三種壞色。應器。即鉢多羅。體色量三。皆悉應法。體惟瓦鐵二物。色則熏如鳩鴿。量乃隨腹大小也。次文舉白衣較量。白衣尚不宜憍慢。況求解脫者耶。

 三諂曲煩惱障對治

汝等比丘。諂曲之心。與道相違。是故宜應質直其心。當知諂曲但為欺誑入道之人。則無是處。是故汝等宜當端心。以質直為本。

逢迎希合之言。名諂。隨境逶迤之念。名曲。諂則不質。曲則不直。祇為自欺誑。亦欺誑他人。決非入道者所有也。直心是道場。心言直故。永無諸委曲相。設非正念真如。豈得名端心哉。初明共世間法要竟。

  二明不共世間法要。謂成就出世間大人功德也。文分為八。初無求功德。二知足功德。三遠離功德。四不疲倦功德。五不忘念功德。六禪定功德。七智慧功德。八畢竟功德。今初

汝等比丘。當知多欲之人。多求利故。苦惱亦多。少欲之人。無求無欲。則無此患。直爾少欲。尚宜修習。何況少欲能生諸功德。少欲之人。則無諂曲以求人意。亦復不為諸根所牽。行少欲者。心則坦然。無所憂畏。觸事有餘。常無不足。有少欲者。則有涅槃。是名少欲。

文有五種所知覺相。一知覺障相。謂多欲是煩惱障。多求是業障。苦惱亦多。是報障也。二知覺治相。謂無求無欲。則無此患也。三知覺因果集起相。謂少欲無患。已應修習。況能生諸功德。成就無量聖善法耶。四知覺無諸障畢竟相。謂無諂曲。是無惑障。無求人意。是無業障。不為諸根所牽。是無苦障。蓋眼 根牽人受色。乃至身根牽人受觸。令人不得自在。是大苦故。五知覺果成就相。謂心則坦然。故法身成就。無所憂畏。是般若成就。觸事有餘常無不足。是解脫成就。三德具足。名大涅槃。是知少欲為因。涅槃為果也。

 二知足功德

汝等比丘。若欲脫諸苦惱。當觀知足。知足之法。即是富樂安隱之處。知足之人。雖臥地上。猶為安樂。不知足者。雖處天堂。亦不稱意。不知足者。雖富而貧。知足之人。雖貧而富。不知足者。常為五欲所牽。為知足者之所憐愍。是名知足。

前無求功德。是遠離他境界事。今知足功德。是於自事中遠離也。文中欲脫苦惱。是對治苦因果。富樂安隱。是復說清淨因果。次地上與天堂對辨。是約二處示現差別。又富與貧對辨。是約二事示現差別。又欲牽與憐愍對辨。是約二法無自利有自他利示現差別。一則常為五欲所牽。是無自利。一則五欲不牽。是有自利。又能憐愍不知足者。是有利他也。

 三遠離功德

汝等比丘。欲求寂靜無為安樂。當離憒鬧。獨處閒居。靜處之人。帝釋諸天所共敬重。是故當捨己眾他眾。空閒獨處。思滅苦本。若樂眾者。則受眾惱。譬如大樹。眾鳥集之。則有枯折之患。世間縛著。沒於眾苦。譬如老象溺泥。不能自出。是名遠離。

文有三門攝義。一自性遠離門。體出故。示現四種對治。謂寂靜無為安樂。對治我相執著障。寂靜。即法無我空。無為。即無相空。安樂。即無取捨願空也。當離憒鬧。對治我所障。五陰亂起。無有次第。名憒鬧也。獨處閒居。對治彼二無 相障。謂我及我所。本自無相。今修三三昧。顯無相理。彼障隨滅也。帝釋諸天所共敬重。對治無為首功德障。靜處是可重法。於諸善法最為首故也。二修習遠離門。方便出故。己眾。謂五陰心心所法。他眾。謂師徒同學。空閒獨處。如法而住。是方便慧成就。思滅苦本。遠離起因。是善擇智成就也。三受用諸見門。常縛故。謂樂眾者。則受眾惱。大樹。喻第六識。眾鳥。喻諸心所法。此約己眾言之。大樹。喻比丘。眾鳥。喻同學弟子等。此約他眾言之。從此諸見集生。喻招枯折之患。又因見成業。因業招苦。故喻如老象溺泥。不能自出。老。譬觀智衰微。即是惑障。象身重大。譬縛著情厚。即是業障。溺泥。譬沒於眾苦。即是報障。一不遠離。三障恆縛。奈何不深思出要乎。

 四不疲倦功德

汝等比丘。若勤精進。則事無難者。是故汝等當勤精進。譬如小水長流。則能穿石。若行者之心數數懈廢。譬如鑽火。未熱而息。雖欲得火。火難可得。是名精進。

勤則不惰。精則不雜。進則不退。所以三乘聖果。剋獲無難。不同外道無益苦行也。次以小流穿石。喻恆不休息之功。鑽火數息。喻懈怠失念之過。如文可知。

 五不忘念功德

汝等比丘。求善知識。求善護助。無如不忘念。若有不忘念者。諸煩惱賊則不能入。是故汝等。常當攝念在心。若失念者。則失諸功德。若念力堅強。雖入五欲賊中。不為所害。譬如著鎧入陣。則無所畏。是名不忘念。

此不忘念。是一切行上首。言一切行者。略說三種。一聞法行。即求善知識。二內善思惟行。即求善護。三如法修行。即求善助。此三行亦名三慧。慧以照了 為義。行以進趣為義。照了進趣。悉繇不忘念也。無聞行。如覆器不能受水。無思行。如漏器雖受而失。無修行。如穢器雖不漏失。穢不可用。今有不忘念。則有三行。有三行者。能破無始煩惱怨賊。是故常當攝念在心。即著堅鎧入陣。則不被賊害。而能殺賊矣。

 六禪定功德

汝等比丘。若攝心者。心則在定。心在定故。能知世間生滅法相。是故汝等。常當精勤修習諸定。若得定者。心則不散。譬如惜水之家。善治隄塘。行者亦爾。為智慧水故。善修禪定令不漏失。是名為定。

攝心。謂善巧方便。訶棄下地心行。便能次第證入諸禪。乃至出生種種三昧也。心既在定。則如杲日當空。明照萬象。故即能知世間生滅法相。言精勤者。對治三種懈怠。一精勤修習節量食臥。調出入息。對治不安隱懈怠。二精勤修習覺知諸定。有通慧功德。能盡苦源。及能成就大希有事。對治無味懈怠。三精勤修習觀察生老病死苦。及四惡趣苦我未能離。對治不知恐怖懈怠。繇修習此三對治已。心則不散。無所對治。便能發無漏慧。斷惑證果也。舉喻合法。在文易知。

 七智慧功德

汝等比丘。若有智慧。則無貪著。常自省察。不令有失。是則於我法中。能得解脫。若不爾者。既非道人。又非白衣。無所名也。實智慧者。則是度老病死海堅牢船也。亦是無明黑暗大明燈也。一切病者之良藥也。伐煩惱樹之利斧也。是故汝等。當以聞思修慧而自增益。若人有智慧之照。雖是 肉眼。而是明見人也。是名智慧。

若有智慧則無貪著。是標實慧離障功德。謂遠離真實義處障。及世間事處障故。繇斷迷理無明。故六七二識。不貪著第八識之見分以為我法。是名遠離真實義處障。繇斷迷事無明。故前六識。不於六塵境界而生貪著。是名遠離世間事處障也。常自省察不令有失。是總勖增益聞思修慧。是則於我法中能得解脫。謂繇三慧。得證實智慧也。增益三慧以證實慧。乃名道人。未曾出家。乃名白衣。今既出家。又無四慧。進退咸失。故無所名也。次以四喻。喻實智慧。見苦諦智。如堅牢船。斷集諦智。如大明燈。證滅諦智。猶如良藥。修道諦智。猶如利斧。然實智難證。故必當以聞思修慧而自增益。名字位中。聞慧增益。得入停心別總相念。觀行位中。思慧增益。得入煖頂忍世第一法。相似位中。修慧增益。得見四聖諦理。發無漏實慧。證四道果。因中三慧。未具天眼。慧解脫人。亦無天眼。然皆四諦分明。不墮邪見。則是明見人矣。且約藏教義解如此。通教例知。以是三乘共方便故。

 八畢竟功德

汝等比丘。種種戲論。其心則亂。雖復出家。猶未得脫。是故比丘。當急捨離亂心戲論。若汝欲得寂滅樂者。唯當善滅戲論之患。是名不戲論。

上來七種功德。皆是長養方便功德。此示自性遠離。非對治法。故名畢竟功德也。真如涅槃。本性清淨。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本非戲論所行境界。繇戲論故。違寂滅樂。初果得實智慧。見四聖諦。分別煩惱雖已永斷。而三界九地八十一品思惑。皆是無始名言戲論熏習所成。令心擾亂。不契真常。是故當急捨離戲論。乃得涅槃寂滅之樂。言善滅者。即以所得四諦實慧。重慮緣真。數數觀察。淨除業識種現。令其究竟不生也。此亦且約三藏義解。若開顯者。真 居事外。仍是戲論。即事恆真。乃非戲論。又即空不具。仍是戲論。中道不空。乃非戲論。又離邊立中。仍是戲論。即邊即中。乃非戲論。又對權明實。仍帶戲論。開權顯實。無麤非妙。乃非戲論。又說權說實。說本說迹。亦皆戲論。觀心若起。本跡俱絕。乃非戲論。又唯貴默然。墮絕言見。仍屬戲論。知四句皆不可說。有因緣故亦可得說。說與不說。性自平等。不作二解。不作一解。不作亦一亦二解。不作非一非二解。乃非戲論也。已上正宗分竟。

  三流通分為四。初勸修流通。二證決流通。三斷疑流通。四囑付流通。今初

汝等比丘。於諸功德。常當一心。捨諸放逸。如離怨賊。大悲世尊所說利益。皆已究竟。汝等但當勤而行之。若於山間。若空澤中。若在樹下。閒處靜室。念所受法。勿令忘失。常當自勉。精進修之。無為空死。後致有悔。我如良醫。知病說藥。服與不服。非醫咎也。又如善導。導人善道。聞之不行。非導過也。

諸功德。指正宗分中共世間法要三種對治功德。及不共世間法要八種大人功德也。常當一心者。依第一義心而修也。捨諸放逸如離怨賊者。遠離一心相違行也。所說利益皆已究竟者。無限劑大悲於法無遺吝也。此中云何修。謂宜勤而行之也。何處修。謂山間空澤樹下閒處靜室也。何所修。謂念所受法也。何故修。謂勿令忘失也。以何方便修。謂常當自勉精進修之也。若未入真實。皆名空死。若得少為足。後必有悔。悔何及哉。約滅惡拔苦。喻如良醫。約生善與樂。喻如善導。佛不負眾生。眾生多負佛耳。可不悲夫。

 二證決流通

汝等若於苦等四諦有所疑者。可疾問之。毋得懷疑不求決也。爾時世尊如是三唱。人無問者。所以者何。眾無疑故。時阿〔少/兔〕樓馱。觀察眾心。而白佛言。世尊。月可令熱。日可令冷。佛說四諦不可令異。佛說苦諦實苦。不可令樂。集真是因。更無異因。苦若滅者。即是因滅。因滅故果滅。滅苦之道。實是真道。更無餘道。世尊。是諸比丘。於四諦中。決定無疑。

如來一代教法。義理雖多。四諦攝盡。以苦集二諦。攝盡世間因果。滅道二諦。攝盡出世因果。故於四諦懷疑。則一切法咸皆有疑。茍於四諦無疑。則一切法皆得無疑。所以垂滅殷勤三唱。深顯除四諦外。更無餘法也。文中有三門攝義。示現決定無疑。從初至不求決也。是第一方便顯發門。以此四諦。乃修行者常所觀察。及依之起行故。從爾時世尊至眾無疑故。是第二滿足成就門。於中如是三唱句。示現法輪滿足成就。人無問者句。示現證法滿足成就。眾無疑故句。示現斷功德滿足成就也。從阿〔少/兔〕樓馱至決定無疑。是第三分別說門。阿〔少/兔〕樓馱。亦云阿那律。亦云阿泥樓豆。亦云阿難律陀。皆梵音楚夏耳。此翻無貧。亦翻無滅。亦翻如意。昔於饑世。施辟支佛一食。獲九十一劫中往來人天。常受福樂。至今不滅。所求如意。故得此名。天眼第一。故能觀察眾心。決定分別說也。月是太陰精。故冷。日是太陽精。故熱。然此依報器世間法。皆是吾人唯識所現。即是識之相分。本無實法。故有得神通者。便可令月熱日冷。至於佛所說之四諦。乃是眾生心性法爾道理。理無變異。如苦諦者。三界二十五有。下自阿鼻地獄。上至非非想天。雖升沈迥異。然無不為四相所遷。八苦所逼。安可令樂。如集諦者。見思二惑。善惡不動三有漏業。的的是牽生三界之因。豈有異因。如滅諦者。因滅則苦果隨滅。豈非寂靜無為安樂。如道諦者。戒定慧三。能斷苦因苦果。至無苦處。安有餘道。此四皆審實不虛。故名為諦。佛如實說。比丘亦如實解。所以決定無疑也。

  三斷疑流通又三。初顯示餘疑。二為斷彼彼疑。三重說有為無常相勸修。今初

於此眾中所作未辦者。見佛滅度。當有悲感。若有初入法者。聞佛所說。即皆得度。譬如夜見電光。即得見道。若所作已辦。已度苦海者。但作是念。世尊滅度一何疾哉。

此仍是阿〔少/兔〕樓馱分別語也。於中有三種分別。一所作未辦者。指初果二果三果。以思惑未盡斷故。當有悲感。如阿難愁憂等是也。二初入法者。指內外凡。繇觀行力深。故今一聞佛法。速疾見道。如夜見電光。更非延緩。以見道一十六心。不出一剎那故也。三所作已辦者。指阿羅漢。見思斷盡。永超三界苦海。故無復情愛悲感。但未知佛實不滅。故謂滅度何疾也。

 二為斷彼彼疑

阿〔少/兔〕樓馱雖說此語。眾中皆悉了達四聖諦義。世尊欲令此諸大眾皆得堅固。以大悲心。復為眾說。汝等比丘。勿懷悲惱。若我住世一劫。會亦當滅。會而不離。終不可得。自利利他。法皆具足。若我久住。更無所益。應可度者。若天上人間。皆悉已度。其未度者。皆亦已作得度因緣。自今以後。我諸弟子展轉行之。則是如來法身常在而不滅也。

四聖諦者。證此四諦。得成聖果。故名聖諦。又理雖固然。唯聖諦了。故名聖諦也。時眾雖悉了達。而如來悲心湻至。普為未來永斷餘疑。所以復為眾說。是中文亦分三。初從勿懷悲惱至更無所益。即斷所作未辦見滅悲感之疑。既自利利他法皆具足。便可依之修道。至於會必有離。自是世法應爾。且我久 住。於汝無益。何用悲感為哉。二從應可度者至得度因緣。即斷電光見道之疑。謂有疑曰。佛住世時。聞說即皆得度。佛滅度後。見道無繇。故今釋曰。所應度者。我已度訖。縱未度者。皆已為作得度因緣。因緣若到。勿愁不見道也。三自今以後至而不滅也。即斷滅度何疾之疑。既弟子展轉行之。則因分住持不壞。既法身常在不滅。因果分住持不壞。因果俱常。何云疾滅。然此仍對權機。故且說五分法身為常住耳。若入實者。應化亦常。靈山一會儼然未散。非欺我也。

  三重說有為無常相勸修

是故當知世皆無常。會必有離。勿懷憂惱。世相如是。當勤精進。早求解脫。以智慧明。滅諸癡暗。世實危脆。無堅牢者。我今得滅。如除惡病。此是應捨之身。罪惡之物。假名為身。沒在老病生死大海。何有智者得除滅之。如殺怨賊而不歡喜。

文有二意。從初至無堅牢者。正明無常觀門。以勸勤修。從我今得滅以下。是引己作證也。佛妙色身。等真法性。無量功德莊嚴顯現。而云是罪惡物。喻以惡病怨賊者。示同凡夫。令警省耳。三斷疑流通竟。

 四囑付流通

汝等比丘。常當一心勤求出道。一切世間動不動法。皆是敗壞不安之相。汝等且止。勿得復語。時將欲過。我欲滅度。是我最後之所教誨。

常當一心。是囑令住於實慧。勤求出道。是囑令方便修習。以實慧難得。故勸令精進以修之也。欲界為動法。色無色界為不動法。雖有動靜之殊。總屬無 常無我。不可不思出離也。勿得復語。是勸止三業。成就寂滅無我法器。時將欲過。是示當歸滅。不離中道以為究竟。最後教誨。是正顯遺訓。住持法中最勝最要。嗚呼。末後殷勤。悲心極矣。為弟子者。宜何如鏤骨銘肝也。

佛遺教經解


跋語

    旭未出家時。讀此遺教。便知字字血淚。既獲剃染。靡敢或忘。所恨慧淺障深。悠悠虛度。二十餘年。空無剋獲。既非道人。又非白衣。方撫心自愧。對鏡生慚。而虛名所誤。謬膺恭敬。承甫敦沈居士。固請解釋此經。嗟夫。予不能臻修世出世間功德。徒以語言文字而作法施。何異諸天說法鳥耶。然一隙之明。弗忍自吝。藉此功德。回向西方。仍作迦陵頻伽代彌陀廣宣法要可矣。甲申九月二十日記。

 

唐太宗文皇帝施行遺教經勑

    法者。如來滅後。以末代澆浮。付囑國王大臣。護持佛法。然僧尼出家。戒行須備。若縱情淫佚。觸塗煩惱關涉人間。動違經律。既失如來玄妙之旨。又虧國王受付之義。遺教經。是佛臨涅槃所說。誡勒弟子。甚為詳要。末俗緇素。並不崇奉。大道將隱。微言且絕。永懷聖教。用思弘闡。宜令所司。差書手十人。多寫經本。務盡施行。所須紙筆墨等。有司準給。其官宦五品已上。及諸州刺史。各付一卷。若見僧尼行業。與經文不同。宜公私勸勉。必使遵行。(出文館辭林第六百九十三卷)

宋真宗皇帝刊遺教經

    夫道非遠人。教本無類。雖蠢動之形各異。而常樂之性斯同。由愛欲之紛綸。致輪迴之增長。是以迦維之聖。出世而流慈。舍衛之區。隨機而演法。既含靈而悉度。將順俗以歸真。猶於雙樹之間。普告大乘之眾。示五根之可戒。問四諦之所疑。期法奧之宣揚。俾眾心而堅固。大悲之念。斯謂至乎。朕祇嗣慶基。顧慚涼德。常遵先訓。庶導祕詮。因覽斯經。每懷欽奉。冀流通而有益。仍俾鏤於方板。所期貽厥庶邦。凡在群倫。勉同歸向云爾。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