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靈峰宗論>目錄頁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靈峰蕅益大師宗論卷第二之三

                            古歙門人成時編輯


【示新枝】
【示潘拱宸】
【示惺白】
【示宋養蓮】
【示陸喻蓮】
【示彚宗】
【示可生】
【示素風】
【示行恕】
【示吳而上】
【示淨堅優婆夷】
【示徐仲弢】
【示方爾階】
【示王思湖】
【示張子歲】
【示夏恕菴】
【示自若】
【示巨方名照南】
【示聞覺】
【示爾階】
【示世聞】
【示未學】
【示智可】
【示宇泊】
【示皕O】
【示七淨】
【示蘂幢】
【示達心】
【示劉今度】
【示穎生】
【示馬堯都】
【示玄著】
【示爾先】
【示清聞】
【示松石】
【示蒼牧】
【示聽月】
【示自天】
【示日唯】
【示開一】


【法語三】

 

【示新枝】

溫故知新。可以為師。所謂故者新者何物邪。天下莫故於現前一念之心。亦莫新於現前一念之心。惟故故隨緣而不變。惟新故不變而隨緣。若能頓達吾家故物。便可斬新條令。以菩提悲智為幹本。以六度萬行為新枝矣。


【示潘拱宸】

三教聖人。不昧本心而已。本心不昧。儒老釋皆可也。若昧此心。儒非真儒。老非真老。釋非真釋矣。且喚甚麼作本心。在內外中閒邪。過去現在未來邪。有無亦有亦無非有非無邪。果直知下落。百千三昧。琩F法門。不啻眾星拱月。如或不然。堅持三歸五戒。以為緣因。時節若到。其理自彰。


【示惺白】

佛法之衰也。名利熏心。簧鼓為事。求一真操實履者。殆不可得。有能持戒精進。讀誦大乘。不馳世務。縱道眼未開。亦三世諸佛所歎許也。况了必藉緣。非持戒讀誦。何處得有道眼。今講家多忽律行。禪門幷廢教典。門庭愈高。邪見益甚。開士旣精非時食戒。勤讀方等大乘。但於戒教二門。深造自得。鑿井不已。必得及泉。鑽水不息。必得出火。無勞更覓玄關也。觀經謂具諸戒行。讀誦大乘方等經典。皆上品上生。操此券以往。吾當攜手珍地華池。斯時憶及今日得悟不得悟之疑。當不勝破顏大笑矣。


【示宋養蓮】

自性彌陀。惟心淨土二語。世爭傳之。不知以何為心性也。夫性非道理無所不統。故十劫久成之導師。不在性外。心非緣影無所不具。故十萬億剎之極樂。實在心中。惟彌陀卽自性彌陀。所以不可不念。淨土卽惟心淨土。所以不可不生。今有譬焉。北京聖王。卽惟心之北京聖王也。然行道濟時者。必北上覲王。儻囂囂〔亩*犬〕畝。縱伊周可治天下乎。故無論已悟未悟。皆要求生淨土。求見彌陀。未悟如童蒙之求師。已悟如孔子之求仕。上自文殊普賢馬鳴龍樹。下至蜎飛蠕動羽族毛群。唯此一事。此事第一要信得及。二要時時發願。三要念佛工夫不閒。三事具。至愚亦生。三事缺一。雖聰明伶俐亦不生也。其有謗此者。卽謗三世諸佛菩薩。毗盧頂上。飜為阿鼻最下層矣。哀哉。


【示陸喻蓮】

超生脫死。捨淨土一門。決無直捷橫超方便。而生淨土。捨念佛一法。決無萬修萬去工夫。近世盲禪。妄謂彌陀不必念。淨土不必生。儱侗鶻突。墮壍落坑。夫夜臥之頃。枕席不安。猶必安置。以三界火宅。而不思出離可乎。若漫云悟心之士。此閒卽寂光。何不曰惡罵是稱讚。惡打卽供養。糞穢卽栴檀。塗炭是天宮寶殿乎。儻未能噉糞臥炭。則淨土決不可不生。設果能。亦豚豕雞犬耳。何若老實念佛。導之以信。要之以願。徑登九品蓮臺。與觀音勢至海眾為眷屬。迴視空頭惡見邪禪。博一時假祖師之虛名。墮萬劫拔舌犁耕之實苦。何啻雲泥也哉。莫論散心定心。只尅課程終身不缺。日勤日切。淨土華蘂。晝夜增榮矣。


【示彚宗】

世閒學問。義理淺。頭緒多。故似易反難。出世學問。義理深。線索一。故雖難仍易。線索非他。現前一念心性而已。古云。立一心為宗。照萬法如鏡。能觀心性。則具一切佛法。且如此心。不在內外中閒諸處。亦非過去現在未來。亦非自生他生共生無因緣生。豈非卽空。而十界十如。三千性相。炳然齊現。無欠無餘。豈非卽假。心外無法。法外無心。於其中閒。無是非是。豈非卽中。迷此一念卽空。則為六凡。迷卽假。則為二乘。迷卽中則為別教。惟悟現前一念。當下卽空假中。則十界無非卽空假中。不於九法界外別趨佛界。亦不於佛界外別有九界。是謂三千果成。咸稱常樂矣。向此薦取。方知千經萬論。咸非心外施設。勉之。


【示可生】

佛法不出唯心真如二觀。蓋一切色心依正假實諸法。無非仗因托緣而生。皆是依他起性。不了依他。妄計實我實法。卽名徧計執性。了其如幻。有卽非有。體惟一心。卽名圓成實性。今唯心識觀。於依他達其徧計本空。而真如實觀。秖二空所顯理性而已。大佛頂最初七處徵心。乃直破徧計。明其本空也。次十番辨見。廣歴陰入處界會理。乃就依他起上。破其徧計餘執也。次定耳根為所觀境。明其本圓通常。乃就依他起上。顯其圓成本具也。然設不向前文破執開解。則圓通常性甚易而甚難。故南嶽大乘止觀。誡初心不得卽觀圓成實性。惟以四性簡責。深達徧計本空。依他如幻。一念觀成。轉令餘念自然契實。實心繫實境。實緣次第生。是則前念為能觀。後念為所觀。故能坐斷妄源。無以波逐波之失耳。


【示素風】

學不難有才。難有志。不難有志。難有品。不難有品。難有眼。惟具超方眼目。不被時流籠罩者。堪立千古品格。品立則志成。志成才得其所用矣。末世競逐枝葉。罕達本源。誰知朝華易落。松柏難彫。才志之士。柰何甘捨大從小哉。莫大於現前一念。誠能直下觀察。知其無性。則決不妄認四大為自身相。六塵緣影為自心相。身心二妄旣消。不真何待。然後以此真解歴一切法。俾盡淨虛融。無塵影垢習可得。還淳復素。道風豎窮橫徧矣。但一念未瞥。使百年活計縈懷。眼下虛名惑志。吾恐天真日漓。負美才好志不淺也。


【示行恕】

儒以忠恕為一貫之傳。佛以直心為入道之本。直心者正念真如也。真如無虛偽相。亦名至誠心。真如生佛體同。亦名深心。真如徧一切事。亦名回向發願心。此三心者。卽一心也。一心泯絕內外謂之忠。一心等一切心謂之恕。故曰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果達三無差別。欲一念自欺自誑不可得。欲一念自私自利亦不可得。欲一念自分自局尤不可得矣。


【示吳而上】

性靈不可以有無求斷常取。由無始妄認四大為自身相。六塵緣影為自心相。所以耽著有常。及聞非有非常。又轉計斷無而生恐怖。不思恐怖斷無者。畢竟能斷無否。又恐怖者。念念生滅。無體無隅。畢竟可喚作常有否。由是觀之。終日在妄之性靈。卽終日痧u之性靈。一向迷己為物。認物為己。曾未覺耳。試思假借四大以為身。則身非實我。心本無生因境有。則心亦非我。無始妄計之身心旣俱非我。更有何物可為我者。此超常有邪見也。而知此無我者。畢竟不可斷滅。此超斷無邪見也。然但除常有我執。則不斷不無之性靈法爾現前。更不勞以心覓心。如以眼覓眼。設可見者。決非己眼。設可得者。決非己心。但盡凡情。別無聖解。有除翳法。無與明法也。


【示淨堅優婆夷】

極聰明人。反被聰明誤。所以不能念佛求生西方。而愚人女子。反肎心厭娑婆苦。深求出離。當知彼是真愚癡。此乃大智慧。好惡易分。莫自昧也。每見儱侗瞞盰大言欺世之假善知識。遇著老實念佛的樵夫農婦。亦教參禪。推來拽去。自供撫掌。此輩老實人。認作誠實。破壞善根。究竟參又參不來。念又念不熟。腳跟不穩。心事徊徨。噫。亦可慘矣。吾勸汝咬釘嚼鐵。信得西方及。切切發願。持戒修福。以資助之。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此千古定案。汝不須疑。彼無恥邪師。敢誣先聖。輒肆飜案。秖益露其惡見耳。何嘗飜得古人定案哉。


【示徐仲弢】

居士習氣。不在名利。但心麤氣浮為累。果觸事十思。深入菩薩微細智網。不患不能出世也。


【示方爾階】

念佛法門。雖該羅八教。圓收無量百千三昧。而下手之方。又最直捷痛快。蓋凡念相好念法門念實相等。固先開真解。然後下手。萬無夾帶疑情之理。只今持名一法亦止驀直持去。不用三心兩意。深信淨土可生。發願決定往生。以持名為正行。以六度等為助行。萬修萬人去。斷斷可保任者。若一點好勝之心。涉入參究。謂為向上。則腳跟不穩。禪淨兩失之矣。智者不可不決定其所趨也。


【示王思湖】

菩提種子。人人有之。因自暴自棄自畫。使無量功德善根。枉作人天生死資糧。摩尼寶珠。貿一衣一食可惜也。吾人與三世諸佛同一心性。同具六根。何有分毫欠缺。但肎一念發菩提心。誓成佛道。則今所作所為。無非稱性功德。不必改弦易轍後謂修行。秖須恁麼信去。漸積功德。成佛無疑矣。


【示張子歲】

今人畢世咿唔於致知格物之旨。曾未究心。可謂好學邪。孔子亟稱顏回好學。唯以不遷怒不貳過兩語為之寫神。此了心外無境。深達唯心識觀者也。儻見心外有一物可當情。則物不格。知不至。而過之貳。怒之遷。必已甚矣。安有不遠之復。


【示夏恕菴】

諸法如夢。妄計為實。而生苦樂。所以歴劫自縛。然正憶時。不必强令不憶。秖返觀此憶念心。畢竟是箇甚麼。看來看去。看得一場懡C。無始恩愛。不知何處去矣。著眼。


【示自若】

佛法盛時。人爭務實。逮其衰也。眾咸競名。實故超生死證菩提。名必增人我長魔業。志士不可不熟審也。現前一念心性。在凡不減。在聖不增。然迷之則為凡夫。悟之則為聖人。其人迷。縱稱為聖。何救於迷。其人悟。縱貶為凡。何損於悟。虛名不足重輕明矣。善學道者。先觀毀譽紛然。而迷悟自若。則不以毀譽二其心。次觀迷悟條然。而心性自若。則不以迷悟惑其見。不被迷悟二字所惑。於本分事稍有相應分耳。


【示巨方名照南】

諸法無性。盡隨心轉。心為名利。一切趨名利。心為菩提。一切趨菩提。故曰地獄為法界。乃至佛為法界。是趨不過也。善財發菩提心。廣歴百城。隨其所向。方盡稱南。定盤星正。無往非南方耳。惡王婬女。苦行弄沙。世人觀之。何嘗不作惡法會。今未嘗無暴虐王。豔異女。炙身婆羅門。聚沙諸童子。若以善財眼視。非卽真善知識哉。所以真正發心人。觸境逢緣。待人接物。一切作佛色佛聲佛香佛味佛觸佛法想。則念念與薩婆若海相應。不必商量修證工夫。而妙在其中。若捨目前佛境界。別問蒲團上觀心法要。含元殿堙C更覓長安。身在海中反致渴死。由不達妙止妙觀。取諸左右逢源故也。請以此根本智光。照方盡南。始信一一微塵。各具大千經卷。塵塵皆巨方矣。


【示聞覺】

現前一念聞性。本圓通常。秖不自覺耳。誠向靜居。聞十方時。識取本圓。隔垣聽音響時。識取本通。聲生聲滅聞不生滅處。識取本常。則信吾人現行業識。卽諸佛不動智光。耳根旣爾。餘根亦然。六根旣爾。塵識亦然。塵塵法法。罔非圓通常。是謂耳門圓照三昧。豈離吾人現前一念。別有觀音所證法門哉。恁麼覺得。則三十二應。十四無畏。四不思議無作妙德。一皆性具力用。貧女寶藏。本自有之。非外得也。但諦思而深會。無邊法藏。列祖機緣。同條共貫。無岐指矣。
 

【示爾階】

四念處者。佛法之總綱。偏圓權實靡不由之。出生死要路。成菩提通塗也。一身念處。二受念處。三心念處。四法念處。身受心法。指果報五陰。卽苦諦也。不了虛幻。妄起常樂我淨等計。卽集諦也。了了觀察。知其不淨苦空。無常無我。亦如幻化。亦惟假名。亦卽法性。卽道諦也。不起常樂我淨四倒。不招分段生死。不起無常無樂無我不淨四倒。不滯偏真涅槃。不起亦常亦無常。亦樂亦苦。亦我亦無我。亦淨亦不淨。雙四倒。不招真常流注。不思議變易生死。卽滅諦也。故勤修四念處。則見四四諦矣。觀身不淨等。見生滅四諦。觀身如幻等。見無生四諦。觀身假名無性緣生徧造十界等。見無量四諦。觀身法性卽實相等。見無作四諦。故維摩云。觀身實相。觀佛亦然。毗舍浮佛云。假借四大以為身。心本無生因境有。前境若無心亦無。罪福如幻起亦滅。諦信審觀。不患不立地成佛也。


【示世聞】

禪教律三。同條共貫非但春蘭秋菊也。禪者佛心。教者佛語。律者佛行。世安有有心而無語無行。有語而無行無心者乎。今之學者。不惟分門別戶。縱發心徧學。曾不知其一以貫之。所以一入律堂。便將衣鉢錫杖為標榜。一入講席。便將消文貼句為要務。一入禪林。便將機鋒轉語為茶飯。迨行腳十廿年。築得三種習氣飽滿。便思開一叢林。高踞方丈。自謂通禪通教通律。橫拈豎弄。七古八怪。騙惑愚迷。牢籠世智。及以真正佛心佛語佛行覈之。鮮不公然背者。此無他。最初參學。旣不具正眼。又不具真正大菩提心。又不具真正為生死心故也。不為生死。決不能發起大心。不發大心。決不能開發正眼。欲真為生死。別無他術。須識三界無非是苦。現在身心便是苦具。不知苦故。重造苦因。今以四大觀身。四蘊觀心。了知無我我所。秖緣迷惑。枉受輪迴。深生慚愧。猛求解脫。此卽真實為生死心。而又了知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諸佛已悟。眾生尚迷。我今旣知此理。誓與眾生。同證正覺。此卽真正大菩提心。發此心已。又知設有一事不合佛行。一言不合佛語。一念不合佛心。則不足自利利他。三千威儀。八萬細行。皆磨礲真性之具。斷不在衣鉢錫杖閒。便應洞明作犯止持。及開遮方便。方成佛行。十二分教。三乘聖典。皆指點心性之詮。斷不在名句文身閒。便應痛究偏圓權實。及體宗力用。方解佛語。拈花豎拂。種種機緣。皆點鐵成金方便。斷不可落識情卜度邊。便應直下覓心。了不可得。不於心外商量古人公案。方契佛心。夫佛心己心。豈有二哉。觀現前一念心。了不可得。不復誤認緣影為心。方知一切諸法。無非卽心自性。旣知一切法皆卽自心。則佛心亦卽自心。旣知佛心卽是自心。則佛語佛行。何獨非自語自行乎。不於心外別覓禪教律。又豈於禪教律外別覓自心。如此則終日參禪看教學律。皆與大事大心正法眼藏。相應於一念閒矣。豈以枯禪默照為觀心哉。


【示未學】

一切諸法。本自不有。不過自心所現。眾生迷惑。妄起計著。究其大病。秖因迷己為物。又復於中認物為己。所謂妄認四大為自身相。六塵緣影為自心相。此卽無始生死根本也。邇來稍解佛法者。縱知四大非身。全不知緣影非心。不思緣影便是一物。何能靈妙常知哉。然正認緣影時。緣影元非心。而妄認緣影者。元未嘗不靈妙常知。離諸戲論也。但覰破一切所知境界。無論真妄有無。皆自心相分。而能知之體。究竟了不可得。如眼決不自見其眼。亦決非無眼。心不知心。亦復如是。由眼故見一切物。由心故有一切法。一切法皆不是心。而離心無一法如微塵許可得。但恁麼體達去。無有一法是心。更無一法非心。久久純熟便到心法一如境界。亦無能到所到。思之思之。


【示智可】

生死大事。人皆有之。惟顛沛患難中歴過。倍應親切。乃有歴苦難而生死心仍未切者。虛妄我執。情計深厚。埋沒本有智光故也。然本有智光。豈可埋沒。日用動靜。嘗在我執情計中。躍躍欲露。人不肎冷眼一覰破耳。誠向虛妄我執中。努力冷覰。畢竟何物是我。何人計我。覓我於四大五蘊中。旣不可得。覓一能計我者。於四大五蘊外。又不可得。能計所計不亦當體空寂也與。唯其當體空寂。而橫生計著。所以背覺合塵。若知正橫計時。仍未始不當體空寂。豈不當下背塵合覺。鳴呼。迷則全覺成塵。悟則全塵歸覺。塵之與覺。其性不二。背無可背。合無可合。非背合而論背合。不深於教觀者不知也。然非念念反觀身心理性。亦決不能深入教觀。或有聞無慧。執火自燒。或有慧無聞。操刀反割。真為生死者。放下眼前活計。痛除無始惡習。以心印教。而不為虛言。以教印心。而不為暗證。雙超禪教兩弊。為智人所可已。


【示宇泊】

宇宙無非旅泊。而泊宇內者。畢竟是甚麼人。五蘊身心。邸中幻物。喚作自己不得。然離身心。又喚何物作己。謂無豈不斷滅。別有與神我何異。經云。見與見緣。幷所想相。如虛空花。本無所有。此見及緣。元是菩提妙淨明體。透此雙超斷常二見。便知現前一念。離過絕非。便知宇內外一切物。泊今一念妄想心中。猶浮雲之在太虛。是謂不被物轉。便能轉物。回視妄認四大為身。緣影為心。復生厭離。必出此三界。乃歸家者。何啻日劫相倍而已。偈曰。宇宙泊在吾心。吾心本無所泊。一任亂想昏沈。本有靈明如昨。彩雲端見仙人。豈被手扇遮卻。不遮卻。耆婆童子空摸索。咄。


【示皕O】

慈之名一。義有三。生緣慈。法緣慈。無緣慈也。慈之義三。體惟一。謂佛性也。佛性體琱變。生佛不殊。達此佛性。便成三慈。有人於此。起惑造業。破戒犯法。菩薩見之。了知善惡。從因緣生。如幻而有。旣造幻因。必招幻果。誓拔其幻因幻果之苦。與以幻滅之樂。是生緣慈。又知此善惡法。旣從緣生。便無實性。當體本空。不了本空。枉受輪轉。今自了本空。亦令他覺了本空。拔不了苦。與了空樂。是法緣慈。又知此善惡法。緣生無性。無性緣生。其體不二。卽是實相。不了實相。妄墮二邊。善了二邊。罔非實相。拔其非邊計邊之苦。與以卽邊卽中之樂。是無緣慈也。說雖次第。行在一時。常不輕菩薩所行法華三昧。乃皕O三昧也。


【示七淨】

大佛頂經云。眾生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試問妄想畢竟是箇甚麼。在內邪。在外在中閒。乃至一切無著邪。若七處徵窮。都無是處。非棱伽所謂妄想無性邪。妄想旣本無性。如何而可用邪。旣無妄想可用。又云何有流轉邪。果卽現前一念妄想。痛究其源。究至當下無性處。便知離真心。別無妄想可得。如水外無波。離妄想別無真心可覓。如波外無水。但破徧計。則依他起上。卽顯圓成。開口處討得清楚。十卷文義皆清楚矣。豈效群盲模象。展轉譌亂哉。


【示蘂幢】

人知種種光明蘂香幢。安住無邊香水海中。亦知香海住太虛。太虛住吾人一念妄想心中乎。妄想不生。虛空何有。虛空消殞。香海安存。香海本空。喚甚麼作蘂幢。咄咄。切莫作斷滅會。切莫作海印炳現會。待汝真打失鼻孔時。再來蕅益道人手婸漟h棒。


【示達心】

經云。三界無別法。惟是一心作。畢竟心是何物。能作三界諸法邪。若是一物。旣成一物。何能徧作諸物。若畢竟非有。自旣無體。又何能徧作諸物哉。如無水決無波。然水旣舉體作波矣。捨波別覓水體可乎。於波中分別何波是水。何波非水。又可乎。亦如幻事。無巾則無兔馬。然巾旣舉體作兔馬矣。捨兔馬別覓巾體可乎。卽謂兔馬為巾。又可乎。更謂兔馬本無幷巾亦無。又可乎。心法不一不異。亦復如是。自其不變隨緣者言之。心旣舉體為依正。為名色。為凡聖矣。依正名色凡聖法外。別覓心性如毛頭許。胡可得也。依正名色凡聖法中。別認如毛頭許以為心性。亦胡可得也。指諸法為卽是心。胡可得也。諸法為非是心。亦胡可得也。說依正名色凡聖諸法無量差別。心亦無量差別。胡可得也。心無差別。諸法亦無差別。又胡可得也。說依正名色凡聖諸差別法。不卽無差別心。無差別心。不具諸差別法。胡可得也。說心外實有依正名色凡聖諸法。胡可得也。諸法俱非實有。心亦非有。又胡可得也。此皆不變隨緣之理。當下離過絕非者也。自其隨緣不變者言之。旣舉心性全體幻成依正名色凡聖諸法。於中隨舉一法。無不仍是心性全體大用。如舉水作波。無一一波。非水之溼性。舉金作器。無一一器。非金之堅性貴性。又如舉日輪全體。光射一隙。無一一隙中不具見日之全體大用者也。由此言之。事事無礙法界。原在吾人日用閒頭頭爾。法法爾。豈必高推聖境。謂凡夫絕分哉。只此妄謂凡夫絕分之情見。亦仍不可思議。亦是法界全體大用。以不在內。不在外。不屬過去現在未來。不可謂有。不可謂無故。如燒糞埽火。卽燒栴檀火。亦卽徧燒大地之火。故知凡夫情見。卽出世智慧之體。亦卽諸佛根本不動智體。設無此情見。亦無出世智不動智矣。情卽智體。業卽解脫。苦卽法身。亦復何疑。如拳卽手。冰卽水。華卽空。蛇卽繩。繩卽麻。如是了達。方名達心。亦名達一切法。亦名無達無不達。雙照達與不達。如是達得。便能特立千古。決不被眼前活計所區局矣。


【示劉今度】

上品上生三種人。首云慈心不殺具諸戒行。蓋戒為萬行總都。而慈心不殺。又為戒行先務。以此圓發三心。何土不淨哉。三心者。直心正念真如。名至誠心。顯法身德。樂集一切功德。名深心。顯般若德。弘誓無盡。名回向發願心。顯解脫德。戒亦有三。攝律儀戒。無惡不斷。卽成法身。攝善法戒。無善不滿。卽成般若。饒益有情戒。無生不度。卽成解脫。慈亦有三。生緣慈。不殺生緣。觀一切眾生。皆我父母兄弟六親眷屬也。法緣慈。不殺法緣。觀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風。是我本體也。無緣慈。不著我緣。觀現前一念佛性。無所不徧。十方三世有情無情。同一覺體。無二無別也。念念修此三慈。卽淨三聚。三聚戒淨。三心卽具。上品上生無疑矣。又觀行三心。能生上品凡聖同居淨土。相似三心。生上品方便有餘淨土。分證三心。生上品實報莊嚴淨土。究竟三心。生上品寂光淨土。永嘉誰無念。誰無生。若實無生無不生。金剛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此之謂也。


【示穎生】

大慧禪師禮觀音文。最有靈驗。妙在行之密而且琚C若不密不琚C雖至聖亦何由無感輒應也。凡頂禮之法。靜夜時。先於像前燒香供養。精持大悲神呪三五徧。以淨壇。次合掌對像讀讚觀音文一徧。次至誠頂禮千手千眼大慈大悲觀世音自在菩薩摩訶薩。三十二拜。乃跪誦觀音文回向。如此行去。勿與人知。三年不輟。必得靈應。隨其根行。所發戒定慧三品。各各有上中下不同。將藏中法華三昧修證之相。細自簡察。庶不墮魔事。


【示馬堯都】

世衰道微。由聖學不明。聖學不明。由功利惑志。不有豪傑振其頹。吾恐孔顏真脈不墜地者。幾希也。豪傑。不過念念以聖賢自待。見賢思齊。知過必改。訥於言而敏於行。友直友諒友多聞。樂節禮樂。樂道人之善。樂多賢友。發憤忘食。樂以忘憂。如此用心。而不優入聖域。吾不信矣。下手直捷方便。莫如致良知。夫知善知惡。猶眼知色。鼻知臭。非不學而知哉。知善而不能如好好色。知惡而不能如惡惡臭。非不致其良知哉。有良知而不肎致。則為自欺。自欺卽自暴自棄。若能如惡惡臭。如好好色以致之。卽是自慊。自慊卽意無不誠。意無不誠。欲不謂之大聖大賢不可得矣。故曰。欲誠其意。先致其知。誰謂致良知外。別有誠意功夫也。然致知又在格物。故陽明云。為善去惡是格物功夫。至於如惡惡臭。如好好色。則可謂格物而物格。物格而知至意誠矣。昔張子韶未悟物格之旨。大慧師曲示之迺悟。蓋三界因果。一切惟心。心外無物。故名物格。非大慧不能曲垂方便。暗擊旁敲。非子韶不能因指見月。頓領深旨。儻向此薦取。則不負靈山親囑。亦如孔之於春秋。孟子之於戰國。不必得君行道。而萬世聖學絕而復續。豈非豪傑本分中事哉。堯都堯都。勿以予言為河漢也。


【示玄著】

佛知佛見無他。眾生現前一念心性而已。現前一念心性。本不在內外中閒。非三世所攝。非四句可得。只不肎諦審諦觀。妄認六塵緣影為自心相。便成眾生知見。若仔細觀此眾生知見。仍不在內外中閒諸處。不屬三世。不墮四句。則眾生知見。當體元卽佛知佛見矣。儻不能直下信入。亦不必別起疑情。更不必錯下承當。只深心持戒念佛。果持得清淨。念得親切。自然驀地信去。所謂更以異方便。助顯第一義也。此棒打石人頭。嚗嚗論實事。若要之乎者也。有諸方狐涎在。非吾所知也。偈曰。眾生知見佛知見。如水結冰冰還泮。戒力春風佛日暉。黃河坼聲震兩岸。切莫癡狂向外求。悟徹依然擔板漢。


【示爾先】

仁者先難而後獲。夫欲明明德於天下。最先格物。格物非事之最難者邪。乃大慧示子韶。但知格物不知物格。舉斬像落頭事。子韶乃悟。噫。古人但知格物之難。而不知物格之易也。今人但知物格之易而不知物格之難也。請更以一事證之。臯亭永慶寺有化主明澈。往海岸一菴。與彼主人共榻。主夢賊至。大呼撲賊。明澈被打。驚呼助撲。鄰聞急來救。則二人名謂打賊。結手不放。旣見火光。大笑而臥。此格物邪。物格邪。知此義者。則知大慧所點。子韶所悟。物格而後知至。乃至天下平不難矣。


【示清聞】

尅除習氣。莫若三業行慈。三業行慈。則無十過。十過旣除。十善斯在。而五乘之本立矣。然後以實相印之。法法皆歸佛道。古有行之。常不輕菩薩是也。初隨喜品。便淨六根。何俟誦說。方名深觀。果能以慈修業。自能善入佛慧。不然。學問愈多。我慢愈熾。習氣愈長。去道愈遠。惟益多聞。增長我見。可懼也。


【示松石】

佛種若有。何勞從緣方起。若本無。緣又何能起之。設謂亦有無。豈不相違。縱謂非有無。終成戲論。假使離卻四句。又墮第五不可說句中。作麼生是入道之機。不見道。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雖然如是。不得一向。茍知不可說句之非。則知有因緣故亦可得說。謂有可。如鏡有像性故。無可。鏡中元無像故。亦有無可。鏡像緣至則現。緣去則無故。非有無可。鏡像現而無實。無而能現故。識佛種圓離四句。而圓照四句。從緣起處。不辨自明矣。古有熟讀三千部之勤。後收曹溪一句亡之效。迷時法華轉。卽悟時轉法華之緣也。苟懲依文解義之迷。便離文字別求解脫。加於迷一等矣。


【示蒼牧】

二死大海。戒為舟楫。欲受戒品。尤以發菩提心為本。蓋菩提心。正出世戒體。大小律儀。則菩提心之相也。發出生死心。降伏愛見。是聲聞戒體。發上求下化心。自調調他。是大乘戒體。發生佛體同平等普度心。是最上乘戒體。旣發心已。專精護戒。微細無虧。卽三乘正行也。持戒不發心。止得世閒樂果。發心不持戒。難免三塗苦輪。故須本末兼舉。始終一致。方能保任解脫。名波羅提木叉。不然。有目無足。有足無目。何能速到清涼池哉。


【示聽月】

學問之道。求其放心。心是何物。求者何人。覓心了不可得。祖許云。汝安心竟。卽能推者為心。佛咄云。此非汝心。宗教釋儒。一邪異邪。同邪別邪。於此瞥然會去。正好向山僧座下讀上大人。如或不然。不免再下註腳。中論偈云。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諸法者。廣言之百界千如。略言之佛法。眾生法。心法也。雖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但佛法太高。生法太廣。初機之人。觀心為易。但諦觀現前一念介爾之心。若自生何藉境。若他生何關自。各旣不生。合云何有。合尚叵得。離何能生。仔細簡責。心之生相安在。心旣無生。豈非覓不可得。心不可得。豈可喚作一物。心旣非物求豈有人。無物無人。何收何放。盡大地是箇自己。心外更無別法。方知萬物皆僃於我。十方虛空悉消殞。皆不得已而有言。言所不能盡也。


【示自天】

真為生死。固不得遠師友妄自師心。亦不得單恃夾持不深自操履。必有善財之志趣力量。方能收百城知識之益。有常啼之堅固勇猛。方能受法上菩薩之經。苟無出格超方手段。但欲如葛依松。蠅附驥。正法時或可濟事。丁茲末運。鮮不空過一生者。况葛可依松。松不能俯就於葛。蠅可附驥。驥不能停待於蠅。進退深思。宜如何努力。以無負此為生死心也。儻必謂力弱膽怯。不堪致遠。更聽一偈。晝夜彌陀十萬聲。畢生莫起宗教想。直送心歸極樂邦。蓮蘂珍池立地長。任他笑我是愚夫。行尺從來勝說丈。他年驀上願王舟。善財常啼同撫掌。


【示日唯】

世出世法。皆解行相須。解如奕棋眼。行如奕棋子。有子無眼。著著皆死棋。有眼無子。喚棋盤作眼可乎。孔子曰。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此指活棋勢也。曾子忠恕二字。此於一局活棋中。指點做眼之高著也。金剛般若。指活棋勢云。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又於一局活棋中指點高著。一則云。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一則云。以無我人眾生壽者。修一切善法。此忠恕之旨。而學般若者。於心枰中下手方便也。當知五度如子。般若如眼。有五度無般若。恕而不忠棋死矣。錯認般若而廢五度。則不忠不恕。破壞心枰。無處下手。安問般若智眼哉。


【示開一】

儒云吾道一以貫之。又云執一賊道。舉一廢百。內典云。達得一。萬事畢。又云。是一非餘。是為魔業。嗟乎。一豈有定法哉。得鳥者網之一目。不以一目廢眾目。收功者棋之一著。不以一著廢眾著。一切法莫如法華妙。而法華能妙一切法。不離一切法別為妙也。一切法莫與般若等。而般若能等一切法。不離一切法獨無等也。末世秖圖鼻孔撩天。不顧腳跟著地。秖喜說妙說玄。高提向上。全無真操實履。下學工夫。言居佛祖先。行落凡愚後。旣未知為實施權。權是實家之權。又烏知開權顯實。實是權家之實。法友鑒此。向一實地中。廣開三學萬行。所開雖廣。無一非實也。


靈峰蕅益大師宗論卷第二之三

回<靈峰宗論>目錄頁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