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 錄 下一頁

第卅一章 最後的五大關 卡

    第卅一章 最後的五大關卡

  「色界貪」就是對色界的貪愛,也就是對初禪到四禪的貪愛,因為初禪到四禪已經是離開欲界,依「色 界」的地、水、火、風而入定,故稱行者所入的境界為色界(觀出入息法就是依風界)。「無色界貪」就是五定到八定,意即「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 「無所有」、「非想非非想入定」,就是無色界貪。證到初果、二果、三果的人,有的是他還沒有經歷過,因此有否貪愛他還不知道;有的是他有經歷過四禪八定, 他知道自己有在貪愛,但是他還有可能不知道如何放下、如何超越。就像說你能夠知道「萬法歸一」,也知道自己還不足,還不知道「一」歸何處。所以,色界貪、 無色界貪,就是初果到三果都還有的問題、毛病,還沒有斷的結。

  沒有禪定力的修行人,往往仍然是在「欲界」裡面打滾。有禪定力的修行人,又很容易迷執在「色界」及 「無色界」的四禪八定裡。如果你的心態沒有正知正見,沒有正確的聞思基礎,你會在禪定裡面要求禪相、異相,或是要神通,你會被這些禪相、異相、神通,把你 引導、岔開,於是就會迷戀在禪定方面。所以,證到三果的行者,對此二界(色界、無色界)仍然還沒有超越,仍然會津津樂道於各種禪定、禪支、禪相及各種覺 受。以上【法義分享】,含意都很深、很深、也很微細,如果我們以後有因緣,再繼續開辦中級班,屆時再慢慢解開,因為這裡面有很多很深、很微細、迷人之處, 一般眾生不容易超越,陷在裡面、卡在裡面,不容易覺察。

  為什麼證到三界的人,對「色界貪」、「無色界」還沒辦法超越?四禪八定(色界、無色界)是經過行者 努力禪修而得,但仍然是由「自我」所努力修行而得,仍是屬於有為法。第九定的「滅盡定」,也是行者有為有修而契入,仍是屬於有為法、生滅法。所以,你從證 初果到三果,都是在有為法的階段,有修、有證、有得的階段;真正到後面證阿羅漢果,才會體證到無學、無修、無證、無得,意即《心經》所講的「無得亦無 失」,就是四果阿羅漢的世界。事實上,本來就沒有大、小乘之分,那是眾生在妄作分別,本來你在實修,只要按照次第步驟逐步上來,它本來就是空、涅槃,般若 方面都是一體的。在我們這一本書裡面,一樣有列到《心經》方面的,因為它是非常高、非常好的境界、一種詮述。

  第三關就是「掉舉」,什麼是「掉舉」呢?因為經文都比較簡單,因此我們沒有唸經文,大家自己看就可 以,現在把一些重要的法義跟大家分享、詮釋一下。「掉舉」就像是吊兒啷噹,但是證到三果的人,是比較不會吊兒啷噹,這堛滬威I是怎麼樣呢?「掉舉」的淺意 是靜不來、閒不下來。但「掉舉」所透露出的深義是「深層內心仍然是不安」--仍然是不知如何安其心。而深層內心的不安,主要是因為生死大事還沒有徹底解 決,或是雖然他認為自己知道、知道,但是還都停留在頭腦裡面的知見,沒有真正的體證,沒有真正的斷除。所以,三果聖者,雖能萬法歸一(也能入深定),但仍 然不知一歸何處,還沒有真正的大安心、大自在。

  當你還沒有真正大安心,你的心還是要去找依靠,於是那個「自我」,仍然抓得很緊、很緊,只要有「自 我」,你就會有無明、就會有我慢,裡面微細的不安就會展現出來,就是會有「掉舉」的情況,也就是靜不下來、閒不下來。一般人,如果修行還沒有進入很深的 人,或是有些修行人還是一樣,一直常常透過各種忙碌、成就感,然後掩飾內心的不安,這是眾生很常犯的毛病。我們常常說靜下來,然後要透過很多的忙碌,讓自 己忘掉內心的不安,當單獨面對自己,就是徬徨無措,不知道要把自己擺在哪裡,又不知道要如何安置自己,結果就要透過各種的忙碌,一方面忘掉自己,一方面麻 醉自己,一方面讓我忘了我是誰。

  內心的苦、內心的不安,不是因為你的忙碌,不是因為你的慈悲行善,整天一直忙,就認為說我今天都沒 有煩惱,但是你內心的根本問題解決了嗎?還是存在著啊!所以,「掉舉」都是在告訴我們:你靜不下來。一個人要能夠真正靜得下來,才能夠真正的動;你要真正 能夠放得下,才能夠真正提得起。至於你的提起,是你真正放下後的提起,還是放不下的一種自我掩飾,你可以欺騙得了別人,欺騙不了明眼人。因此,我們修行就 是要如實面對自己,只要發現我們內心的苦、內心的不安,生死大事還沒有真正的解決,就是要不斷的虛心學習,這樣才能夠真正把深層的問題解決掉,比如「五上 分結」,都是講到很深的問題。

  (第四節)【法義分享】第四關就是「我慢」。「我慢」就是指由「我」、「我所」衍生出來的種種慢- -我是師父、我是大法師、我是大修行人、我是梵行清淨的聖者、我是開悟者、我是大法王、我是偉大的導師、我是…………,包括我是總經理、我是董事長、我是……,當我們在講「我是……」的背後,你有沒有去覺察到,這裡面有很多的我慢心在作祟,有沒有去看到?認為我是一家之主,你就要聽 我的,我是你老爸、我是你父親,兒子理所當然就要聽我的,我們現在是講的比較露骨,有時候雖然你是講得比較溫和、比較斯文,但是我們背後裡面的主宰欲、慢 心都有在貫穿,很多是很微細的,你能不能去覺察得到?如果覺察不到,我們會以為沒有,那是因為我們的心很粗。心粗、不夠微細,你就看到不到,你以為沒有, 事實上不是沒有,「我慢」處處都在作祟,尤其在歷緣對境的時候更容易展現。

  真正要檢視「我慢」,在禪修的時候,訓練讓我們的心靈進入到更微細的品質以及深觀,但是你要把這一 種品質應用,帶到平常的歷緣對境中,包括說我能消災、我能呼風喚雨、我能幫人灌頂加持、我能具神通異能、我能夠聚眾數千人、我能夠具足種種禪定,我能夠……,很多啊!我們常常都在我是、我能裡面。以前常常會講到:我是、我能、我慢,比較具體的講,「我能」講 的是什麼?「我是」的具體內容?一個人為什麼能夠破除我是、我能呢?所有的我是、我能,都是來自於我、我所的抓取,真正要破除,整個核心就是你要了悟、透 視這個「我」,它的實相是怎麼樣?當你能夠真正了悟這些,看到整個因緣的這些,以及你能夠做什麼,是要很多眾生的因緣來具足而成。

  當你這樣,你一樣會很珍惜,然後會很認真去做你該做的事情。但是當它有成就之後,你不會沾沾自喜 的,個人佔為己有的居功,然後炫耀說這是我個人的厲害,你會把這些跟眾生法界來分享,因為這真的是眾因緣形成。所謂「卑慢」是「我慢」的另外一面、是同一 體,注意這一句話,含意很深!以後大家要慢慢去檢視,記得!我慢與卑慢,都是來自於人類的二元對立,然後在那裡比大比小、比高比低……,比出來之後,不是落入我慢、就是卑慢。記得!只要你有我慢,你在展現我慢,都是在告訴人家:你的內心 裡面是自卑的,你外面展現出來是我慢,事實上你的內心是自卑心在作祟;如果你外面展現出來的是卑慢,事實上你內心是我慢在作祟。

  例如有一種人天生喜歡聽人家的指揮,反正人家跟我們怎麼講、我就怎麼做,當然他是一個卑慢,至於我 慢呢?事實上,他內心裡面是有的,只是今天沒有因緣讓他展現而已,因為他衡量各方面,我們都比別人差啊!衡量我們都不足呀!好嘛!我們就做個屬下,人家怎 麼講,我就怎麼做,這樣就好了。事實上,當他遇到各方面條件比他差的,他又會展現我慢,事實上這是很深,大家要慢慢去看,這是一體兩面的。當你有我慢,事 實上就是你內心還有卑慢,就是因為有卑慢,只是暫時被壓抑、壓制下來,等到有一天你鹹魚翻身,你就展現了。

  舉例來講,如果你現在認為公司董事長在耍他的權術,我今天是個小職員,反正各方面都不如你,我今天 需要生活,所以我在這裡工作,好吧!你再怎麼罵我,我就是、是、是!表面上好像很服從,但是你的內心裡面呢?卻是會想說有一天等我機緣成熟,我要當起董事 長,我要另起爐灶。當有一天,好像說「媳婦熬成婆」,當你當起董事長的時候,因為你以前認為是被欺壓的階級情況,於是又會以這種心來迴向你的員工。如果你 能夠面對當下,不管他是多高的董事長、多有錢的董事長,我在公司裡面雖然是一個職員,但是我沒有卑慢,也不去羨慕你,我是存著一種感恩的心,感恩公司給我 們一個很好的環境,在我今天的工作崗位上,我就好好工作崗位上該作的事做好,做我所應該做的,我也不去巴結,也沒有卑慢那些,該作的就作。等到也許有一天 因緣,當你成為董事長、老闆,那時候也不會以傲慢之心來對待你的員工,你一樣會以感恩的心來對待你的員工,因為你知道今天公司的成長與存在,是大家同心協 力。所以,我慢跟卑慢是一體兩面。

  當你一個人漸漸了悟真理實相之後,就會超脫二元對立,來到一個叫做「無上」。很多人錯誤解釋「無 上」,認為我修行修到最後,「我境界最高,沒有人比我高、比我大,所以我是無上師,你們都要來頂禮、都要來跪拜……」都是錯誤的解讀。所謂「無上」,不是說修行到最後「我最高、我最厲害」,當你認為你的修行境界最高、 最厲害,事實上有沒有我慢?這裡面你還是有比高、比大、比小。佛陀所講的「無上正等正覺」,就是超越二元對立,超越我慢、卑慢,然後來到「無上」。「無 上」就是沒有比大比小、比高比低,沒有我慢、沒有卑慢,看到跟一切眾生是平等。

  『我慢』這一關是很難突破,因為這是『自我』能夠繼續存在的動力。證到初果,我慢可以斷除一半(屬 於比較粗淺的)。證到三果,我慢斷四分之三。但剩下的四分之一是最深、最微細、最不易覺察到的死角。這方面,希望大家能夠繼續的不斷用功,就可以斷除。三 果聖者,不管他是多麼有名的大法師、大住持、大禪師,但是因為五上分結還沒有斷,所以他深層的我慢與不安,在明眼人的眼中是很清楚的。但是如果因緣不成 熟,那是絲毫幫不上忙。所以三果行者的我慢,大多數只能留待最後由「死神一黑洞」來將其我慢完全粉碎掉。因此三果的阿那含是在臨命終之際,才完全放開而達 究竟解脫。

  (第五節)這一節滿精采的,「世尊告諸比丘:諸比丘!我此信根集、信根沒、信根味、信根患、信根離 不如實知者,我不得於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眾中,為解脫,為出為離,心離顛倒,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是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亦如是說。諸比 丘!我於信根、信根集、信根沒、信根味、信根患、信根離如實知故,於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眾中,為解脫,為出為離,心離顛倒,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

  經文裡面講出一個重要的關鍵字眼,「五根」--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五根」的集、 沒、味、患、離,又是重要的關鍵。「五根」本來是幫助我們解脫的善法--相當重要方法,但是我對這「五根」一樣要去看到它的集、沒、味、患,然後離,這裡 就是要透露出《金剛經》所講的哪一句話?「法尚應捨,何況非法」,初果到三果是在有為、有修、有證的階段,你要透過三十七道品,「五根」事實上跟三十七道 品是結合一起的,初果到三果,一定要透過這些方法--有為、有修、有證。當你聞思之後,實修實證這樣上來,這些方法就像是助你渡過這一條河的竹筏,助你渡 河的一艘船。如果你來到岸邊,然後還一直抓著竹筏不放,事實上法門、這個法,中國字剛好是竹筏的「筏」,這是幫助我們渡河。

  事實上,三十七道品就是幫助我們渡河的法、法門,如果你來到了岸邊(意即證到三果了),如果不知道 如何把這個法放下,就無法上到彼岸。如果還一直迷戀這艘船,就形成法執,沒有辦法上到無為、無學、無修、無證的彼岸。所以,包括「五根」,也是幫助我們解 脫的法,要去看到它的集、沒、味、患。它有「味」,可以幫助我們解脫。再好的法,一樣有它的「患」,法門就是一個治病的藥物,再好的藥都有它的負作用。用 得當,可以幫助你治病;用不當或是說你上藥癮,你的「患」就會出來。我們要去看到整體,而幫助我們解脫、渡河的這些竹筏,在適當的時機也要能夠看到、要能 夠「離」。但是,要有證到三果以上的證量,三果向四果阿羅漢果,也就是向阿羅漢果,這時候才能夠怎麼樣去離,即是『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法義分享】第五關是十個結的最後一個結--『無明』,也是很難突破的最後一關。眾生就像一群「先 天眼盲」的瞎子,雖有雙眼,但絕大多數人的「智慧眼」(法眼、第三眼)都沒有打開,同樣在看一件事情,看不到那個法。如果你有法眼、智慧眼,就能夠從中看 到「三法印」,因此就在於有沒有智慧眼。如果你的智慧眼沒有打開,沒有見到法,雖然你有兩隻眼睛、有雙眼,以「出世間法」來講,還是一個瞎子啊!還在顛倒 夢想的世界裡面。所以,至道、真理、緣起、體空,明明在眼前,但是就是看不到或是只看到少部分。因為你的智慧眼沒有打開,法本來就在大家的眼前,如果你沒 有看到,就一直祈求到他方世界去找法。如果你的心不淨,到哪裡去找淨土呢?你在這個地方見不到法,你到哪裡去找法呢?

  至道、真理,緣起、體空,明明都在眼前,但是就是看不到或只是看到少部分。眾生就在無明遮障下,彼 此互相催眠、互相纏縛,就這樣「以病態為常態」。而這個遮住眼睛的翳膜--就是『自我』,就是『我、我慢、我是、我能』。只要『自我』不肯死、『我慢』不 肯斷,那層翳膜就撕不掉。如此,眾生就會繼續在黑暗中摸索→東撞西撞。常因撞得鼻青臉腫、頭破血流,所以常覺得這個世間好苦好苦,因為 處處都是障礙、處處不順已意。事實上,那是一個『自我』在那裡選擇,選擇他的「要」,選擇他的「不要」,在那裡追呀!追他所要;在那裡逃呀!逃他所不要 的,於是就這樣苦呀!一直苦呀!

  因為『無明』遮障,導致對於身心、內外,宇宙、人生的實相,不能如實了知而產生種種顛倒夢想。但是 不知道、不醒也不覺。如果有反觀到,那就好辦了。所謂『無明遮障』,大家不要以為說好像很容易,也不要以為說很困難,其實「無明」簡單講就是你對身心、內 外、宇宙、人生的實相不了解,對大自然的運行法則--「無常」、「無我」的真理實相不了解,不了解就是「無明」。當你不了解之時,你所做出來的,就會跟大 自然的法則背道而馳,這樣就會產生苦呀!所以,不要把『無明』想得很抽象,很遙不可及,而是你的心靜下來,如實面對自己的身心、了解自己的身心,如實去觀 察大自然跟我們展現的法印、真理實相。當你真正求真求證、了解之後,你的無明結就會破除,就是把「無明」轉為「明」,它不是抽象啊!

  『我慢、自我』是生死輪迥相續之因。佛陀不管從哪個角度切入,都是要引導眾生去體證『無我』。但是 很狡猾的『自我』就把『無我』當做一門學問、一個名相、或腦海中的一個概念,就在那裡不斷的宣說、諍論、或指責別人。把『無我』當做一個很好的擋箭牌, 『自我』就可以很狡猾的躲在後面,很會講、很會教,但是都是教別人去做,尤其是弘法的人,尤其是宗教師,更是要如實回來面對自己,不是講給別人聽,只是教 別人去做,教別人不要執著金銀、不要執著錢,但是自己卻都放不下。『自我』(深層的我慢)與『無明』它們是同時存在、相依為命、互相滋長。佛陀設計出一套 解脫道--三十七道品,包括種種法門,都是要引導眾生把心澄靜下來→如實深觀身心內外、宇宙人生的實相→反觀諸結縛 而一一斷除→再深入看到深層的我慢與無明→突破最後五大關卡而大徹大悟,遠離顛倒夢想而解脫自在。

  『法尚應捨,何況非法。』事實上就是前面那一節的重點核心,就算能渡你到彼岸的三十七道品、種種法 門,最後仍然是要捨離、要放下,才能上到涅槃的彼岸。涅槃彼岸是「無為、無學、無修、無證、無所得」。這是唯證乃知,對三果以下的行者,都只是腦海中的一 個概念。如同對瞎子而言,『陽光』永遠只是他腦海中的一個概念,除非他的眼疾好了。假設眾生是慧眼沒有打開、沒有看到法,換一個名詞來講,就像患先天眼盲 的瞎子,沒有看到這外面的事物,因此你常常會東撞西撞。世間不如意之事,佔十之八九,我們都認為是境界阻礙我們,不順心的事很多,常常在娑婆世界裡面東撞 西撞,不順已意的很多,因此就覺得苦呀!很苦呀!苦呀!苦呀!很多人都撞得鼻青臉腫。

  後來,有的人就說我們要來修行,怎麼樣修行才能夠出離苦?聽說只要能夠找到陽光,有陽光來照射,這 樣我們就不會撞到東西,於是大家就拼命要修行,要拼命去找陽光。到處去找、到處去找陽光,認為透過我的聞思知見,聽人家講說陽光是長得怎麼樣,陽光是什麼 顏色……,但是你沒有看過陽光,我再怎麼樣詮述陽光,你內心裡面會認為說我懂了、我知道了,但是你真的懂嗎?因 為我經典讀過很多,我也聽過很多,現在知道陽光是什麼了,但是你不知道你還是瞎子,你不知道你還沒有真正看過陽光,你的頭腦裡面裝填很多對陽光的理論、知 見、知識,跟實際的陽光都還是不相干,眾生不知道。一些世間的宗教師,就會講說我們要好好努力去修,然後就可以找到光。

  只要有光,你就可以出離苦海,就不會去撞到東西,於是你就努力好好修、好好修,修到最後就會有光出 來。有的人就會一直修,但是不管他怎麼修,還是看不到光。有的人在修、在打坐時,認為他可以看到光了,「哇!我看到光了,我這個光是……,我們要把這個光放大,要把這個光持久……哇!我終於找到光、看到光了……」這叫做禪相,就是被一些禪相所吸引住。禪相裡面的光與外面的光有沒有相同?還是不同啊!因此大家繼續 再找,佛陀就是不斷用生命去找光、找涅槃、解脫的人,佛陀也是一樣跟著人家去找,結果到最後用生命去找、也是找不到,拜過的師父也是不能真正解答這方面的 問題,於是他繼續再找,到最後就是用生命去修、去找,後來因緣成熟,佛陀這樣撞到了,撞得頭破血流之後,結果醒過來才發現,是眼睛的翳膜,把我們的眼睛遮 住,讓我們看不到外面的光,結果我們一直到外面去找光,翳膜就是『自我』,是你自己『自我』遮障,讓你看不到涅槃。

  現在就是一直在找,結果佛陀一直在找,找到後來就撞得頭破血流,到後來當他醒過來,他的翳膜撞掉 了,發現:啊!陽光本來就是普照呀!是眾生被翳膜遮住、看不到東西,然後常常在那裡撞得頭破血流。所以,重點不是懂得知見很多,對於陽光的理論知識,也不 是一直要修練出很厲害、神通廣大,然後你可以修出陽光,這樣都是夢幻世界。真正的陽光本來就存在,一個真正醒過來的人,才體悟到什麼叫做無為,什麼叫做無 學,什麼叫做無修。個陽光本來就存在,只是你的翳膜遮障、自我遮障而已,你看不到。如果修行目標放錯,一直在世間有為法方面修,或是說想逃到他方世界去找 陽光,都還是找不到。

  所以,修行要扣住重點核心,整個十個結、核心都是在「我」、「自我」在作祟,如果你那個翳膜去除 掉,就能夠看到陽光本來就存在,本來眾生就在極樂世界裡面,本來眾生就在涅槃界裡面,當你看到這些,才發現前三十年是「枉作風塵客」,因為陽光本來就存 在,因此這時候你才體會到「無為」,不必去努力工作,或是努力去求那些知見,陽光才會跑出來,不必去做那些,所謂「無學」,陽光的存在也不是你用學問去解 讀、解析,然後陽光就會跑出來,它本來就存在;太陽的存在也不是你努力修行、神通廣大之後,太陽才跑出來;太陽的存在不是你努力修行之後,太陽才跑出來。

  證到四果的人,體會到無學、無修、無證,發現到真理實相,眾生因為無明「自我」的翳膜遮障,然後不 悟實相,自己撞得東倒西歪,卻又責怪境界,有一句話:不會駛船卻責怪溪道狹窄,沒有真正去了悟實相,結果認為境界處處在阻礙你,於是就會想透過怎樣的修 行,希望能夠把這些消除掉,把那些境界、障礙剷除掉。我們內心裡面會有很多不想要的一種不可意境存在,你會想透過修行或是透過一些法術,或是透過一些法 會,想要把那些消除,這樣都是在剷除外面,走到哪裡踼到什麼,就是想要把這些剷除。事實上,都是在捨本逐末,重點是「自我」要斷除,「自我」要消失,把翳 膜去除掉之後,才能夠看到真正的實相,看到涅槃界,看到極樂淨土,就是「心淨佛土淨」。淨土宗的真正思想,是強調「心淨佛土淨」,重點是在這裡,你真的把 翳膜去除掉,到哪裡都是淨土。

  現在有一個攸關生死大事的習題、功課,希望大家能夠去解析,你覺得每一個人的生活要過得舒適、舒 服,需要哪些條件?我的生命要很有成就,需要哪些成就?需要哪些條件?就能夠達到你的慾望,達到你的理想目標。再來,我們再進一步去探討,我的生命要能夠 存活,需要哪些條件?每一個人都要問自己,都要如實面對自己,我們的生命要存活,需要哪些條件呢?你都一一的把它寫出來。你認為:我需要房子、需要汽車、 需要幾千萬……,反正你想到的,就把它寫出來。你認為幾千萬還不夠過舒適安全的生活,我要幾億……,沒關係!你也一一列出,再後面就要開始篩選。前面所列的這些條件、要件之中,哪些是一年以上,沒有那 些條件,你的生命仍然可以存活著?前面你所列的條件、要件之中,你認為很重要、需要的這些,再把它過濾一下,如實回來面對自己,自己做一個評審者,哪些我 認為很重要,但是事實上如果我這一年沒有這些條件、要素,我的生命還可以活著?

  如果生命只有一年,哪些你可以放得下?換另一個角度講,等於過濾篩選掉一年以上可以沒有的,你就把 它篩選下來。哪些是你一年以內,不能沒有這些條件、要素?如果沒有、一定死掉的。再來,前面問題的延伸,在所列的要件之中,本來是說一年,現在把它縮短為 一個月,再來一星期、一天,你所列出來的那些條件、要件之中,哪些在一天裡面,我不能沒有這些?如果沒有這些,我的生命不可能存活著,是有哪些?能夠想到 就它列出來,每一個人答案都不一樣,不要去參考別人的答案。現在已經來到一天了,你又繼續再縮短到一個小時,再來縮短到五分鐘,在五分鐘內,哪些要素你不 能沒有?如果沒有這些,你的生命不可存活著,有哪些?再來五分鐘之後,還要再縮短到一分鐘,再來還要縮短到一秒鐘,看你能不能找得出來,是什麼條件、要 素?你在一秒裡面都不能沒有?你要如實去了解這些,你的生命的存在,你要有成就感,包括說你要生活過得舒服美滿,你要有哪些條件?

  以及生命到後來,你要來到生命存在的基本要素,如果生命不存在,都免談了!所以,再來回到面對生命 的存在的基本要素,要把那些範圍、時間愈來愈縮短、愈縮短,然後才能做一個篩選,讓你慢慢去體會到很多你所疏忽的條件、要素,你平常你都沒有在意,都沒有 去覺知到,今天跟大家講的這些問題,是很深的人生、生命哲學的探討、解析,每一個人都去解析,因為有助於大家去看到過去的顛倒夢想,有助於讓大家去看到法 界、去看到實相,有助於協助大家去體悟生命與整個法界的關係,以及無為、無學、無修這方面。

    【幻燈片】

  今天的幻燈片是上次的下集,有關於大地震的啟示,我們要去看到所謂「人定勝天」,事實上是人類的一 種我慢在作祟,大地只要它抖一抖幾秒鐘,本來是一個很平的操場,就變成一樓高的落差,這是日本阪神大地震之後,整段的高速公路全部都震垮,這也是阪神大地 震之後的一些災難景象,都在讓我們去看到法界、大自然的法,大自然的力量。包括這一次納莉颱風的啟示,也都是可以讓我們去見法,去看到大自然、法界,大地 震生死一瞬間,這是地震時,整條高速公路垮下去了,大概至少有兩層樓高垮下去,這輛公車剛好就卡在這裡。這是我們的集集大地震,鐵軌這麼硬,再修行怎麼神 通廣大,你能不能彎這個鐵軌讓我看?如果強調怎麼神通廣大、法力廣大的人,不必講那麼玄,你彎一條鐵軌讓我看看?大自然的力量就可以把它變成S型, 而且這只是輕輕的一動而已。

  大地震的這些啟示,整個把人類的這些重創,一個地震的啟示,不但房子成為廢墟,驕車也是像一個玩 具,一剎那的時間就被捏成歪七扭八、一團廢鐵般。一個大樓只要搖一搖、晃一晃,哇!霹靂啪啦垮下來啊!這一面都垮下來、又傾斜,這是台北市的東星大樓倒 塌,這是東勢王朝倒塌,這些都是告訴我們大自然會展現出白臉的一面,也會展現黑臉的一面。宇宙中有白洞、也有黑洞,有黑洞、有白洞,有生、有死,有黑、有 白,大自然的白的一面是養育眾生,涵養一切眾生。黑的一面,除了它是一種轉變、轉化以外,另外也是在破除眾生的我慢。

  如果以一般眾生來講,大地震就是災害、災禍,算是黑的這一面的一種展現,但是事實上也是破除眾生我 慢的好機緣、好機會。所謂破除眾生的我慢,因為眾生有很多的要與不要,一直在排斥你所不要的,然後又一直要追你所要的。事實上,大自然是一個中性的展現, 它一樣會告訴你那些我慢,你在排斥你所不要的,大家慢慢去看,地震也是中性的。整個大樓搖一搖,全部都變成一堆廢墟,兩台車子就壓在下面,一夕之間一家五 口同赴黃泉,這是中寮國小,事實上這是下面的一樓,全部垮掉了,整個都塌下來,整排的全部都垮下來、都塌下。當你的「我慢」在展現,就這樣做個法會、做個 法術,就這樣唸一唸、作法,看它能不能再恢復起來?我問自己是不能,我還是要請水泥工。

  我能夠做到,我就跟你講我能;不能做到,我就是如實。修行就要如實、實實在在,這也是日本的大地 震,地震引起海嘯,整個海邊就是這樣殘破不堪。這是九二一大地震,南投山區九十九峰,整個山區因為表皮比較鬆軟,結果一強震之後,整個表皮層全部都滑掉、 震到脫皮,聽說要恢復到自然景觀,好像要四十年以上,才會漸漸有自然景觀。一震之後,表皮層那些鬆土,全部都垮掉、垮下,前面這些都在告訴我們大自然的力 量,慢慢去看這些,都可以幫助我們去降服我是、我能、我慢。「自我」翳膜就是遮障著我們看不到真理實相,這一系列的幻燈片,都是協助大家怎麼樣回來照見膨 脹很大的「自我」,怎麼樣如實了知真理實相之後,「自我」消失就很快,因此修行要擒賊、擒王,我們不要一直在枝流末節上面下工夫、、在那裡繞啊!你要針對 核心,要掌握到核心。

  處處都在跟我們講法,天崩地裂,一夕之間整個平平的河床,就變成一個瀑布出來,河床落差這麼大,而 且橋也斷了,落差就在告訴我們一夕之間,只有幾秒而已,大里又形成人間煉獄,我們要慢慢去體會,這是石崗水霸垮下,這一條橋就這樣斷掉,中縣惡夜耗劫,死 屍橫陳驚心,如果你真的好好仔細去看,當然你會看到世間眾生的悲哀、這種苦。事實上,如果修行來到一個相當情怳,這些對你會有相當相當的震撼,要去看到法 界、大自然的法,處處都在告訴我們法--無常、無我,還有法界的奧妙、法界的力量。人類在法界、地球上面,就好像一隻螞蟻,我們心目中的螞蟻,跟整個地球 中的人類一個人比起來,就好像我們心目中看螞蟻這樣。

  這一震,整棟大樓全部都挫斷、挫開,整個一樓全部都垮下來,它們在見證滄海桑田,告訴我們無常法印 的見證者,它們都是見證者,告訴我們無常法印,告訴我們大自然的力量,這裡有提到「人定勝天」,這種對科技之迷信,在防震對策上應切記的。如果你認為「人 定勝天」,你往往會有一種我慢、還會疏忽,因此我們要有無常的體會,這樣才會加強安全的措施,包括我們的品管,還有公共工程安全的這些,有這一種無常的觀 念、了解,你就不會疏忽,就會加強安全的保養,以及安全的設計。如果人類的我慢,認為一定沒有問題、一定怎麼樣啦!保證啦!你在保證的背後,很多就是自打 嘴巴,像這方面就是我們愈能夠了悟自然無常法印、實相,我們一方面該珍惜、該做的,我們就去做、去配合,也就是順道而行。

  弧陸碰撞下的台灣地形,包括地震,除了從九二一大地震裡面,獲得很多的體悟以外,後來又去體悟到連 地震它都是中性的。所謂中性,它有破壞的一面,也有建設的一面,台灣板塊的形成,就是弧陸兩大板塊的擠壓碰撞,才慢慢把台灣擠出來,地震對整體台灣來講, 它是建設多,如果站在一個片斷的立場來看,它是天災。所以,我們要去看到片段,也要能夠超越片段的整體來看,才能夠看到中性,就是連地震它都是中性的。

  無常本身也是中性,它就是一個變化、變化、變化,沒有無常的變化,這些樹都總是維持這樣,樹葉的無 常就告訴你,樹葉有嫩葉的時候,有成熟的時候,有發黃的時候,有掉落的時候,但是一樣當它有掉落的時候,新葉、嫩葉、嫩枝又出來了,它的生命不斷在替換、 不斷在更新,這個力量不是它本身在決定,無常法則是大自然法則在變化,包括你的成長,包括無常的這種運轉,都不是它在決定,都是法界啊!所以,當你了悟無 常是中性,才不會去對抗無常。當你真正能夠了悟「無我」是實相,才不會去對抗「無我」,很重要!修行就是去體悟無常與體證無我,菩提樹葉有舊的葉掉落,有 新的葉又會不斷的生長出來,它就會愈來愈高、愈大、愈壯。

  我們眾生習以為常在二元對立的世界裡面,當我出生在這裡,我就要這個、然後不要那個,或是當我喜歡 這一面,我就排斥另外一面;我站在支持另一邊,我就排斥另外一邊。所以,包括這一次九一一的紐約事件,都值得我們去深思,我們怎麼樣跳脫出二元對立,這樣 才能夠真正進入到中道,有智慧來面對世間的實相,然後怎麼樣讓人類的痛苦、災禍能夠減少,而不是說一昧的要報復、報復。以色列要生存的空間,能不能尊重巴 勒斯坦人?他們也想要有生存的空間,大家能不能退讓一步互相的尊重?這很重要。所以,我們學習著包容異己,學習的包容眾生,這是一個過程而已。到後來真正 有正知正見、有體悟,你會體悟到你跟所有的一切眾生都是一體的,你不會有排他、排斥。

  事實上,整個實相的存在是兩方面都有,對整個存在來講,它又都是中性的,眾生不了解,於是就一直站 在這邊,然後就排斥這邊,就是你不了悟實相,就在顛倒夢想的背道而馳,苦就這樣產生。所以,就是透過這些,希望能夠讓大家了悟這些實相,如果你的心胸視野 沒有拉開、沒有放大,你就站在小小的世界裡面,在那裡我慢、我是、我能。如果你能夠把心胸視野拉開,你只是這海岸邊的一個小凸點而已。所以,我們修行一定 要從點、線、面、空間,逐步把它從點、線、面拉開到整個空間,看到整個法界,「自我」才會斷,不然你就會像這一隻螳螂,你的視野很狹小,就會認為這是你的 障礙,你要設法把它搬走、剷除掉,人類的我慢,常常就是在這樣展現,於是你有很多的苦、很多的逆境。

  都是我們在跟境界對抗,認為不順合我意、不合我意,就要把它去除掉,我們要去看大地風雲經,打開我 們的心胸,打開我們的視野,止觀雙運、心靜下來看我們身心的實相,然後去看大自然法界所展現的實相,所謂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天堂,都是從一花一葉裡面去看 到法,大自然一樣展現出花枝招展的這一面讓你看。這是在懇丁公園拍的板根葉、銀葉板根,它的根是一片一片的,整片整片的一大片,有多高知道嗎?如果你是五 尺半站過去,它差不多這樣高,這有一個人的高,大自然的構造,它為什麼會在此地形成板根,是因為有什麼條件?簡短的講,就是緣起,因為它在熱帶地區,又有 雨林地區,它必須要適應環境,結果就會形成板根出來,不是它要啊!而是因緣形成具足之後,它就自然生成。

  這是新品種的月桃葉,我以前也沒有看過,以前看到的都是單色的深綠色,這一次在宜蘭、羅東冬山那 邊,又看到彩色的月桃葉,你看大自然那一種精細的彩繪。你看有開罐器的螃蟹,一般螃蟹的螯會像鉗子夾,但是牠這個不是用夾的,牠是用一片的,這個開罐器要 開什麼?牠是要開蚌殼、開蛤蜊,因為牠遇到蚌殼,或是遇到蛤蜊,牠就是把牠挖呀!挖呀!所以我們來看大自然的巧妙,一物剋一物,尤其在中醫會講到說相生相 剋,萬事萬物就是這麼奇妙,木、火、土、金、水,裡面它就有相生、也會有相剋,因此牠們就有巧妙的構造,然後圍起來又像個小饅頭。

  我雖然是一朵小花,小小的花,但是當下因緣是這樣,我就是感恩啊!,然後全然的活在當下,沒有自 卑。這是新娘花,如果說這個小花自卑,跟人家在那裡比較,人我比較,它就不敢開。事實上,它們是全然的活在每一個當下,珍惜、感恩,然後又能夠莊嚴法界。 所以,這些也都是在跟我們啟示,我雖然是個小花,但是我一樣可以莊嚴整個法界,你能夠把生命意義發揮出來,就能夠莊嚴法界;如果沒有把生命意義發揮出來, 是在貪、瞋、癡展現。所以,把你的生命意義發揮出來,樂觀積極,全然的活在每一個當下,做所該做的,把生命回饋世間,這樣可以莊嚴法界。

  在最平凡的鄉村,一樣可以看到淨土、極樂世界,這是在宜蘭冬山那邊拍攝的,整個法界、整個大自然, 一方面讓這些花也會開放。這是稻米,又孕育出很多的稻米,來讓眾生食用、養育眾生,有地、有水、有火、有風、有空,然後能夠孕育千變萬化,所以我們要慢慢 去看到我們的身心,事實上就是跟整個大自然完全息息相關的,然後我們怎麼去看到我們身心的實相,跟大自然這些實相,這樣我們修行之路、解脫之路就會很快。 我們的課程內容,不要以為說我聽過了、我懂了、我會了,後面這個很深,光是前面這些,有因緣應該至少要聽、要看兩次、三次以上,每看一次又加上實修,你再 回來看,體悟就不一樣,何況後面的涅槃、無為、空,那是甚深極甚深,沒有看個三、四遍以上,再加上禪修,你沒辦法體會涅槃、無為、空的,沒辦法體會什麼叫 做超越二元對立。

  因為在中鼎這邊上課的內容,以及上課的氣氛,在外面是很難、很少有,因為我們上課一方面是沒有山 頭、沒有背景的種種拘束,大家能夠真正撤下一切的框框限制,大家真的就是回到「法」、「真理、實相」上面,讓我能夠沒有顧慮的講出真理實相,加上我們在座 的,水準、素質都相當好、相當高,在我們中鼎上課,事實上是比一般研究所,還上得更深入的課程,包括說彼此之間的一種互動、迴向,整個上課這些都是在研究 所的水準,也許你們人在福中不知福,也許你們不覺得因緣很殊勝,以後你們就會知道要現場聽講這些,尤其全程是不容易,要有這樣的開放空間、氣氛,「空間」 不是講說外面的空間,就是思想方面沒有一個拘束、沒有一個限制,不容易啊!在國內這樣的環境很少、很少。

 

上一頁 目 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