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 錄 下一頁

「四念處修行法要」問答

        「四念處修行法要」問答

                                空海法師  講述

  1.問: 為何要生?如果人生是苦,那為何要出生?這是不是造物主的造弄?

  我認為把人生定義為人生是苦,這是不正確、有失公平的。人生,它是個中性。你的出生本來也不是你的 錯;你的出生,是法界非常殊勝的因緣。問題在於如果我們沒有清醒明覺去覺察宇宙的真理實相,我們所做所為是背道而馳,所以就造成自討苦吃。所以,這個苦不 是本來就存在,不是人生本來就是苦。如果你能夠了悟真理實相,你可以過得很安祥、很快樂、很自在。苦是來自於眾生對真理實相的不了解,然後你所做所為跟真 理實相背道而馳,這就像逆流而游,你不斷的跟法界的運轉法則相違背,而自討苦吃。

  所以,我們要了解,不是生命本來就是苦,它是中性的、中性的,那為何要生?為何要生?這就是整個法 界的殊勝因緣,慢慢深入去了解,你就會珍惜我們這個生命,就像一個星球,它從零、從無,要慢慢的形成、慢慢的凝聚,轉換到一個太陽系出來,要經過好幾十億 年的醞釀,有了太陽系、有了地球之後,到達要有眾生在地球上能夠出生、能夠誕生,一樣要經過好幾億年的醞釀,來到要有人類在這個地球出現,那又是經過好幾 億年的醞釀,如果真的能夠好好、慢慢去深觀,佛陀所跟我們講的緣起法則、緣起甚深,你會很讚歎法界的奧妙、緣起甚深,緣起真的非常深,它會破除眾生的宿命 論,破除眾生錯誤的因果論。並不是沒有因果,是有因果,但是要深觀緣起,你才不會落入宿命論,才不會都認為生命是很苦。

  2.問: 是否有天命呢?為何出生即有差別?

  以世間人來講,都認為出生在清寒的家庭跟出生在富有人家的家庭,他們好像出生就不同,他們就有很大 的差別,就像很多人看前面這個花,或是你在歷緣對境看很多花的時候,你的大小眼就出來了!認為:這一朵小花那麼小,你還敢開?人家所開的花那麼大,這才漂 亮、才欣賞、價值才高……,要知道這種大小眼、大小高低不平的心態,這一種價值觀的差別,是來自於人類的虛妄分別,對法界大自然 而言,大花、小花都是平等,每一位眾生對大自然、對整個存在而言,都是完全平等,沒有地位的高低、貴賤。

  那種二元對立的區別,都是人類的虛妄分別,看到一個大官來,就覺得他好威風、好有權勢,那是人類的 錯誤想像,看到一個看不起眼的人、一個很樸實的人,就覺得他沒有什麼,就覺得:你怎麼這麼落魄?怎麼這麼可憐?如果看到人間真實的佛陀在你面前出現,你是 認不出他的。人間真實的佛陀,穿的是糞掃衣,他是拿著缽去托缽、去乞食啊!他國王不當,去行乞食、托缽的生活,弘法度眾,別人留著很漂亮的頭髮,而佛陀卻 把頭髮剃掉。如果你用人間的那一種衡量標準去看,你會覺得說他怎麼這麼可憐?怎麼這麼落魄?但其實他不是可憐、不是落魄,不是用一般眾生的眼光去衡量的那 一種價值觀。

  所以,希望大家內心的價值觀能夠重新洗牌、重新來過,不要用我們過去那種尊卑、高低、好壞、貴賤的 二元對立來區別,那都是人類貼上去虛妄的標籤,對大自然而言、對存在而言,眾生是平等的,這就是佛陀他們所體悟到的無上正等正覺,這個含意很深,大家要慢 慢去體會。

  3.問: 「出入息法」是先觀呼吸再心中默唸生滅變異,而經行是意念引導:提移落觸,為什麼「出入息法」與經行的使用方法好像剛好相反,是嗎?

  這兩個我們要有所分別,第一、「出入息法」是屬於自主神經在運轉,而我們內臟器官在發揮作用,都是 屬於自主神經在運轉。自主神經在運轉,一樣都是有指令,它受到某種指令,然後才動作,只是有些指令,它不是來自於我們的意念在掌控,但一樣都是有指令在下 達,有時候它是透過化學變化,就好像如果我們身體喝些酒精下去,這個酒精的成份就會激發我們的肝臟要去解毒,而這個解毒的過程,不是你在下達口令,但是它 一定有誘因,有指令出來、有信號出來,我們的肝臟才會進行解毒的這種作用。

  所以一樣,我們身體本身都是有意念、有指令在前引導,「出入息法」本來是屬於自主神經在運作,但因 為我們的心都跑東跑西,如果你又把你的意念擴大,然後意念在前引導的話,這個「出入息」會變成一種機械式的訓練。當我要吸氣,就下達口令吸氣,它才吸氣; 當下達口令呼氣,它才呼氣,這樣會變成你在喧賓奪主,要替代自主神經的運轉。而當你用你的意念要去引導它,結果沒多久你的呼吸會變成很混亂或是很悶。

  所以這時候,我們是保持一個客觀的覺察,覺察自主神經在運轉,一個自然的呼吸的進出。你是看到現象 的產生,然後再默唸,如果沒有默唸,觀出入息時,你的心念很容易就散失掉的、很容易就跑掉,與其讓它這樣跑東跑西,不如就像小孩子給它有個玩具可以玩,它 可以在那裡安定下來打坐,或是安定在禪堂,所以默唸就是給它一個方便法。

  有人所給予的方便法很多,但是我們用單純又有效果的方便法。我們是在現象發生之後,因為那是自主神 經在運轉,現象發生之後,我們的心緊盯著它、緊看著它,然後我們默唸:生滅變異,一方面可以攝心,一方面可以清楚覺察呼吸的進出,這裡有很深的見法基礎埋 伏在裡面。

  再來,為什麼經行要用意念去引導?經行是我們的肢體動作、我們的手腳四肢,這是屬於我們的隨意肌, 在我們講述的整個課程裡面有講到不隨意肌,就是屬於自主神經系統。隨意肌就是屬於可以隨著我們的意念而動作的,我們的手腳是可以隨著我們的意念而動作。好 像我現在想要握拳,我就可以握拳;要放開伸展,我就可以放開;要伸手、要屈手,我可以隨著我的意念來引導身體的這些動作。

  肢體語言是隨著我們的意念引導,它才動作,本來都是意念在前,只是因為你平常的動作太衝動、太快, 你看不到。那現在呢?讓你的動作跟意念能夠緩慢下來,讓它分解、分開,黏得太緊的,就把它稍微分開,讓你能夠清楚的看到,所以意念先下達口令,然後再動 作。慢慢的你不要下達口令,你只是動作,然後當你內心清楚明覺度夠的時候,就能夠看到你的身體在動作之前,都有意念在引導,那不是暗示出來的、不是訓練出 來的,我們只是訓練你的覺醒、明覺度而已。

  這個覺醒明覺度訓練出來之後,是要幫助你去清楚的看到那個已經存在的事實,如果本來是動作在前、意 念在後,因為我們透過空海這個人講一些方法訓練之後,然後我就改變過來,透過訓練而去改變事實,這樣是錯誤的,而且也不可能,頂多只是暫時的有效果而已, 終究你改變不了法界的運轉法則,所以我們是協助大家把這個明覺、覺醒、覺察力提升,把已經存在的事實放大、分解,讓你能夠看的清楚。慢慢的因為這個過程讓 你的心能夠定下來,而且覺性開發出來之後,你穩定活在當下,再來我們就可以進入更微細的覺察,你就能夠清楚的看到已經存在的事實,這時候你才能夠進入到 「名色分界智」的開發。

  4.問: 如何溶入一切境界?

  如果從究竟義來講,沒有所謂的溶入、不溶入,就好像說魚跟大海,沒有所謂的溶入大海、溶入不溶入。 但是當眾生的身見、我見,還沒有破除之前,是有這個溶入、不溶入的過程,要來到真正的溶入一切境界,是要來到真的是無我、無私,沒有身見、沒有我見。證到 初果是身見破除,但是那個「我」,還沒有消失,我見我慢還沒有消失,這些必須要不斷的深入、不斷的深入,才能夠真正把那個我見、我慢消失。當你有我慢的時 候,你就沒辦法跟境界溶為一體;當你有自卑的時候,也不會跟境界溶為一體,你的那一種溶入不是真正的溶入。

  所以究竟來講,你要真的溶入一切境界,是要來到沒有我慢、沒有自卑,身見與我見破除、消失,但是這 個標準太高了。要真正做到這樣,用這一種標準來要求,是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到,但是我們可以從「有為法」開始,怎麼從「有為法」開始呢?向初果、證初果、二 果、三果,就是「有為法」逐漸的深入。

  那怎樣溶入一切境界呢?除了要有深厚的聞思基礎,才能夠在一切歷緣對境之中,慢慢的去應用出來、處 處見法。當你見法之後,我們的身見、我見、我慢,都會逐漸的消失,那十個結縛就是十道的城牆,十道城牆把自己跟眾生、境界隔閡開來,不是境界跟我們對立, 是我們自己的我見、身見隔閡開。而修行就是要把這些城牆、身見、我見一一的去除,一一的淡化、淨化,把那些身見、我見、結縛,慢慢的拆除掉,當你見法越深 一分,你的我見、我慢就會越淡薄一分。當你淡薄一分,你跟境界的相容性就會增加一分。

  所以,要溶入一切境界,你要不斷的聞思的深入,在歷緣對境中都要去實修、去體悟,處處去見法。再 來,比較具體要溶入一切境界,現在大家就要學習著面對每一個境界,要真誠真心的去面對它,不要逃避,也不要刻意去攀緣。當面對境界的時候,我們真誠真心的 去面對、去處理;當面對眾生的時候,我們也是真誠真心的善待一切眾生,不要把自己跟眾生劃分出來,我們是男人、你們是女人,我們是出家眾、你們是在家眾……。你這樣的劃分,就很難跟眾生溶為一體,如果你再劃分出來:我是董事長、你是職員,我是什麼、你是什麼……,你那一種區別心、虛妄的分別心,虛妄的界線一劃分出來,就沒辦法跟眾生相溶。

  所以在歷緣對境中,我們處處就要學習著把二元對立的分別,慢慢的泯除掉,大小、是非、高低、好壞的 那一種大小眼的心態,慢慢的去除,用平等心來善待一切眾生。但是要做到平等心非常不容易,這個需要學習,而平等心善待一切眾生,也是大家平常歷緣對境之 中,你每天都要學習的功課,真正的修行也是在這方面。如果你修個一二十年,但是還沒有展現出平等心,那你的修行還是在練功夫,那一種平等心慢慢的深入、慢 慢的深入,真的以平等心善待一切眾生,而且體證到也真的做到,你就會體悟到佛陀無上正等正覺的那個法號,沒有大小眼、沒有尊卑貴賤之分。

  不錯!是有總統、有小職員,但是在你的內心中,他們都是平等的,「無上」就是眾生平等,「正等」是 完全平等,「正覺」是清楚明覺,而且清清楚楚徹底的了悟實相的存在就是這樣,對宇宙、對大自然存在而言,眾生都平等,我們跟佛陀完全平等,如果你真的能夠 體會到跟一切眾生平等,你跟諸佛菩薩都平等,你就會來到沒有所謂的溶入、不溶入,也就是來到真正一體的世界,那是涅槃解脫自在的境界,而這個境界是可修可 證可達。只要大家一步一腳印的深入,一定可以來到這樣的境界。

  5.問: 如何對治昏沈?

  如何對冶昏沈?這是很普遍,尤其是打坐的人很常遇到的問題,有的人他用某種法門,譬如說,持續的持 咒或是念佛,他可能會覺得比較不容易昏沈,不錯!是有這樣的一種情況,但是因為我們要進入禪定,要進入到比較微細的內心世界,我們要用更單純的方法、更簡 便的方法。觀出入息法,是在各種方法裡面來講,算是相當高級的階段,就好像說有些方法是適用初學者,有些方法是適用你要進入比較深層的、內心寧靜的時候所 用的。

  「出入息法」就是要幫助大家進入到微細的內心世界,來開發明心的階段,你心不明,你的內心是常常處 在凹凹凸凸、無明的世界裡面,你帶著凹凸鏡的心鏡在看世間,看的是幻相的世間都不知道,在你還沒有覺醒過來之前,跟你講所看的是幻相不是實相,你就是不知 不覺、也不以為然。你活在顛倒夢想的世界,都不容易覺察到,所以修行一定要有打坐的階段,透過打坐禪修,內心漸漸寧靜下來之後,你才會有能力來看到自己過 去真的是活在顛倒夢想的世界。

  所以,觀出入息而進入比較深的寧靜、比較深的禪定,這是很重要的,也是很高級的禪修方法,大家不要 小看這樣的因緣,因為我們所用的是很單純的出入息方法。如果以治病來講,我們是用比較單純又沒有副作用的藥物,我們不是用麻醉劑、不是用興奮劑、不是用安 慰劑。所以,在用這一種單純簡便的方法,當我們心漸漸寧靜下來的時候,有一個情況很容易會發生,就是很容易就進入昏沈。

  比如一個人平常靠抽煙在提神,現在要讓你把那個煙戒掉、放下煙,在這個戒煙的期間,沒有抽煙的時 候,你很快就會無精打采、會昏沈,因為那個興奮劑、麻醉劑、刺激劑漸漸減少,當沒有的時候,你一下子沒辦法適應,就好像有些吸毒的人,他要靠一些毒品才能 夠興奮、才很高興、很快樂,但是那個副作用很大。現在來戒毒的時候,他會有一段期間很痛苦、很不能夠適應,現在大家本來在欲界裡面打滾,欲界裡面有很多的 興奮劑、有很多的麻醉劑,現在要讓你放下那些興奮劑、麻醉劑,單純的坐在禪堂,用單純的方法來用功精進,你很自然、很容易進入昏沈的情況,所以這是修行過 程很自然的現象,你不要排斥昏沈的現象,因為這是必經的過程。

  請你用愛心、用耐心來包容它,有昏沈的現象是代表我們過去身心的疲憊,我們沒有讓心真的寧靜下來, 有昏沈的現象代表我們過去吃太多的興奮劑、麻醉劑,我們沒有讓心回到單純寧靜的情況。今天的禪修正是要透過這樣的殊勝因緣,而且透過大眾的加持力量,如果 你一個人在家裡禪修,那一種精進力道沒辦法這麼強的,大眾的精進用功、大眾的精進力量,會鼓勵我們提起精神振作起來,就像一個戒煙的人,一個人要單獨戒煙 不容易,但是如果大眾集體來奮鬥,那一種互相勉勵的力量會更大。

  所以,真正最大的加持來自於學員們的精進用功,你們的精進用功會讓其他的學員產生正面的效益,他們 會看齊、會學習,也比較會有信心、有毅力,來突破昏沈的階段、煩燥不安的階段,請大家也用愛心來包容其他學員呈現一些煩燥不安的時候,或是有干擾到我們的 時候,也請你用愛心來包容他們,彼此多體諒、相扶持,這是最好的加持。所以昏沈方面,你用愛心來接納它,用一段期間讓它慢慢的沈澱下來,沒多久,這個昏沈 就會消失。

  6.問: 容易昏沈打瞌睡,怎麼辦?

  因為我們平常身心就是靜不下來,就是一直衝動、一直的攀緣,你又靜不下來,背後就是要有更多的刺 激,為什麼很多人靜不下來?因為他內心沒辦法安祥,也不知道心要依歸何處?所以他就繼續不斷的在攀緣,因為平常心沒有寧靜下來,導致我們的身心疲憊,所以 現在來打坐的時候,就很容易會打瞌睡、很容易陷入昏沈,除了要用愛心、耐心來包容之外,再來,對治昏沈還有一招很有效果,就是如果真的要昏沈、想睡覺的時 候,你不用挫折,你用愛心、耐心來包容它、接受它。

  如果真的想睡的時候,你也正知明覺的進入睡覺,不是不可以睡,睡覺也是個臥禪,只是用打坐的方式來 進入臥禪的境界,如果你內心一直在跟昏沈拉扯,覺得今天要精進用功,我七天裡面一定要開悟,怎麼可以昏沈呢?我不可以睡覺啊!然後當昏沈一起來的時候,你 又在那裡責備:別人坐的好像佛陀一樣,一動也不動,而我卻拚命在那裡點頭……,你一直很自責,當你越拉扯、越自責的時候,你昏沈的時段會越拉長,想睡又不好意思睡,昏沈又不敢讓它 昏沈,然後就不斷的在那裡拉拉扯扯、拉拉扯扯,結果怎麼樣呢?提不起、也放不下,你不斷在那裡拉扯、拉扯,禪修經過了一半,人家已經漸漸的安祥下來了,你 還在那裡:糟糕!別人都進入情況了,我卻還沒有……,你又會越慌亂。

  所以,修行也要有大丈夫的氣勢,要能夠提得起、放得下,不要提不起、也放不下,包括對昏沈、對打瞌 睡也是一樣,我敢做敢當,我敢在禪堂裡面睡覺、敢做敢當,沒關係!你就好好的睡。對治昏沈最好的方法,就是你好好安心的讓它睡覺,本來我們安排的睡眠時間 都已經夠,但是因為在睡眠的時候,你又在那裡打妄想,又在那裡胡思亂想,沒有好好睡覺,結果到禪堂裡面又是在打妄想,又是在那裡昏沈,但是沒關係,這都是 很正常的過程,我敢做敢當啊!我精進用功,我也精進努力的睡覺,置心一處、無事不辦。

  真的昏沈的時候,你就用愛心來接納它,所以前面三天有昏沈、有昏睡、打瞌睡的這種情況,我不會提醒 你,也不會去搖醒你,但是到了第四天我就會,所以前面的三天是讓你把身心慢慢安定下來,消除疲勞的一個階段,如果沒有消除你的疲勞、你的昏沈,後面你沒辦 法進入的。昏沈是屬於五蓋之一,只要你有這五蓋其中的昏沈蓋還存在,你沒辦法進入後面的,所以前面的這幾天,一方面是一個很拉扯、浮動不安的過程,沒關 係!就是用耐心來接納它。

  再來就是要能提、能放,身心放輕鬆,讓這個昏沈能夠早點消失,它會自然的很快消失,只要你睡飽、睡 夠,自然它就不會昏沈,所以對冶昏沈最好的方法就是好好的睡覺,在禪堂內不是不可以睡覺,可以,但是只要你精進用功,我睡覺是為了不必睡覺,我睡覺是為了 對治昏沈,你就好好的去接納它,接納自己的醜陋、接納自己的不足,我就是為了將來能夠更好,所以這是對治昏沈的良方。

  7.問: 一打坐很容易打妄想,怎麼辦?如何對治呢?

  這是很普遍的現象,平常不覺察到內心怎麼會這麼多的妄想,一打坐的時候,就是妄想紛飛。師父告訴我 們「出入息法」觀出入息,很簡單、很單純,但是我們做起來沒多久就被妄想拉著走,常常是想到九霄雲外,當有所察覺之後,又已經是在西方極樂世界,然後很不 好意思,就趕快拉回來……,這都是在禪修過程中很正常的現象。

  很多錯誤的觀念就是想要設法要去打壓妄念,或是想要設法去排斥它,很多人在修行過程的前幾天,會修 得很煩躁、很煩惱,覺得這個昏沈怎麼比麥芽糖還更黏,甩都甩不掉,越甩黏得越多,所以會覺得修得很挫折,坐了好幾天,怎麼還是一樣,一坐下來就是妄想,怎 麼都去除不了?師父告訴我們的方法,我有用啊!但是沒多久,那個方法又被那些妄想打倒了。禪修的前幾天,尤其是到第三天是不容易克服,內心拉扯最大的時 候。

  第二天、第三天是內心拉扯最大的時候,如果你能夠過了第三天,到第四天就穩定下來了。妄想怎麼處理 呢?錯誤的方式是任你如何去對治它、壓抑它,但是這個妄想是法界的一個現象,它也是一個眾生,你要去除掉那些妄想,要用方法去對付那些妄想,就像說你不喜 歡虛空中、天空中飄著烏雲,當烏雲來了,就認為:奇怪!我只喜歡看到白雲,甚至晴朗的天空最好了,怎麼……,至少白雲過來就好了,烏雲怎麼可以烏雲過來?我喜歡的正面過來就好,怎麼可以有烏雲過來?……

  所以,你就會設法要持咒、要唸佛,要用什麼方法、就要搬出最高級的武器,甚至還拿出核子飛彈,要把 那烏雲射掉……。你要使出種種方法去對抗烏雲,去對抗妄想、妄念,就像你用種種方法要去對抗烏雲,你是白浪費體力、白 浪費生命。

  現在告訴大家一個非常好的方法,「虛空不礙白雲飛,虛空不礙烏雲聚」,虛空不會阻礙白雲飛,也不會 阻礙烏雲的聚集。如果你內心有無量的空,白雲過來也好,就欣賞它;烏雲過來也一樣包容它、接納它。不管是白雲、烏雲,在你的包容之下,在你無邊無際的虛空 裡面,它也會成為法界的裝飾品,也會成為莊嚴法界,這是從根本來治療。

  不要跟妄念對抗,只要你拉回來,回到當下,保持清醒明覺,用愛心、耐心接受過去的種種,活在當下, 清醒明覺就好。活在當下、清醒明覺,就是用無量的虛空來包容過去,不要在那裡跟它拉扯,不要在那裡跟它抗拒,保持一個不迎不拒的心,內心很清楚、很明覺, 回到當下、回到現在,繼續再用功就好,也不要把它貼上一個標籤:那個念頭不好,那個烏雲不好。

  就是因為把它貼上不好的標籤,你在抗拒它,後面的副作用、反彈力、拉扯力才更大、更久,如果不要去 對抗它,就只要回來、接受過去,接受過去的妄想、接受過去的種種,現在就回到當下。也不要認為把它貼上一個標籤,認為它不好,因為當你用不好的念頭去對付 它,貼上不好的標籤的時候,你內心裡面是含有微細的瞋心,而這個微細的瞋心,會引起現象的反彈力量,讓你對付不完,會讓你修個沒完沒了。

  所以,修行不是在對抗那些妄想、念頭,你只要保持清醒明覺。清醒明覺就像一個晴朗的天空,無邊無際 的虛空;清醒明覺就是一個無邊無際的虛空。然後虛空它可以不礙白雲飛、不礙烏雲聚,而這些都可以莊嚴法界,只要你的心胸無量、保持明覺,它們真的可以莊嚴 法界。

  8.問: 雖修行了一段期間,也有一些感觸,但總覺得仍有些框框,如何再有效的去除那些框框呢?

  這個框框每個人都有,除非你是解脫者,如果你的框框越多、越狹窄,你的煩惱就越大、你的苦海就越 大,修行就是要去除掉我們內心的框框,整個解脫道就是要協助大家把內心的框框清楚照見,然後很快的把那些框框去除掉,而這必須要有聞思的基礎,又再配合實 修實証。

  聞思基礎是給你一張地圖,實修實証就是按照地圖逐漸的深入,如果沒有實修、沒有禪修的基礎,你照見 不到內心裡面的框框。如果你沒辦法打坐,你的心寧靜不下來,你沒辦法看到自己內心有很多很多的框框,有很多的界線,你看不到的時候,只要當別人講出來的觸 犯到你內心框框,你就會很快的反彈,認為別人不對,而且會講出很多、很多的理由,來證明自己的觀點立論是正確的,你會否定別人,但你看不到。

  事實上是因為別人所講的,不符合你的內心的框框的標準,你內心裡面拿著一把劍:順我則是、逆我則 非,你不知道而已。真正煩惱、痛苦的原因,事實上是來自於自己,但你看不到,所以你會怪罪別人;你找很多的理由,都是別人不對;找很多的理由,來證明自己 是正確。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有沒有在顛倒夢想的世界,欺騙不了人的。

  因此,如實回來面對自己,透過聞思修証,我們才能夠看到我們內心很多的框框,當你能夠照見到,佛陀 就把這些從粗到微細整個過程,把它概略的講出來,就是十個結。要有禪定力,你才能夠看到,看到你才能夠淨化。所以,如何有效去除框框?如果講更深入的話, 就是必須要有聞思修証的深入,一定要有聞思基礎,而且要配合實修實証,你才能夠有效去除框框。

  以目前現在來講,就是大家要隨時歸零,身心柔軟回到當下。有時候空海這個人會講到一些觀念、方法, 或是講到一些知見不符合你原先內心所理解的時候,不符合你原先所要的答案的時候,也許這時候你馬上就會反彈:啊!這 個人講錯了,我以前在其他上師那裡學的,人家的方法是怎麼樣殊勝,他講的這些不夠啦!不夠高啦!不夠理想啦!這太簡單了、太簡便了啦!這沒什麼!人家那些 很虛、很玄、很神秘!而且那時候我要繳很多的錢,才能夠去參加禪修啊!我來這裡參加禪修沒有繳錢,他就讓我進來啊!這個法門好像不是很珍貴……,你內心會有很多跟過去在比較,會有很多你認為的那一種界定標準在衡量,你不知道。

  那都是我們自己的框框,今天就請大家把那些歸零、歸零、放下,每一天、每一個境界,如果遇到跟自己 內心有所阻礙、有所卡住、有所衝突的時候,記得不要馬上就找出答案,認為別人不對,這樣我們很容易落入自欺欺人的境界而不知道,能不能讓自己歸零?給自己 有無限的空間,讓自己大死一番,讓自己重新來過,每天都是一個新生命的開始,每天從是從零開始,每天都是用赤子之心來吸收、來學習,這樣你的進步會非常的 神速,這就是有效去除內心的框框。

  9.問: 打坐的時候有美好的境界發生,該如何處理?

  在打坐的時候,會產生一些美好的境界,也就是禪相,禪修中、禪坐中會產生一些相出來,有的人會看到 蓮花好漂亮、好大,或是會看到佛菩薩的相,或是會看到祥雲來會集、祥雲海會,這些都是屬於一些所謂美好的境界,很多人就一直沈醉或是早上第一支香,那個禪 相很好,然後再來第二支香要打坐的時候,就又再開始期待,結果你再期待那個相能夠再出現,你看不到你被那個相的境界抓走了,把你吸引住了,《金剛經》所講 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打坐裡面的那些惡相、不好的相,你會產生恐怖,所以你會抗拒、不希望它來,但是那些瑞相、美好的相 會吸引你,你內心就會產生期待的心,而這個期待裡面會讓你產生一種執取、一種抓取,所以有的人會跟我講說,他多久以前就開悟了,問他:你怎麼開悟啊?他說 打坐的時候,遇到什麼樣的境界……,問他多久以前?,幾年前啊!現在呢?現在沒有了!他以為那時候的禪相,就認為是開悟,不是這樣啦!你 被那個相把你捆綁了好幾年,你都還不知道啊!你還一直在沈醉在那裡、沈迷在那裡啊!你沒有活在當下。

  所以,我們要清醒明覺的活在每一個當下,你在打坐的時候有產生種種禪相,不管是惡相、良相、好的、 壞的,喜歡的、不喜歡的……。注意!要不迎不拒,而且當下拿出你覺知的寶劍出來,不是去砍它,要拿出覺知的力道出來。再來,好好的 去體悟三法印,不管任何相都一樣,你第一個要去體悟的就是無常法印,任何相都是一樣,再恐怖的相一樣,拿出覺察力看著它然後去體悟什麼叫無常法印?只要你 有正知正念,又能夠體悟到無常法印,那個相它自然的一定一直地變化、變化、變化。

  你不抓取它,它不會停留;你不排斥它,它不會反彈,它不會攻擊你。當你遇到一些猛獸,你不要落荒而 逃,如果你遇到猛獸,你落荒而逃,要知道那個猛獸牠就認為你是牠的食物,你是牠的獵物,牠就會追捕你。也不要遇到猛獸,你就攻擊牠,如果你攻擊牠,牠有可 能會反撲,能不能用愛心跟牠善待、和平相處呢?面對各種相都是一樣,不管是惡相也好,會恐怖的相也好,我們都保持一個正知正念、明覺的心,然後用愛心、耐 心來善待一切相,不迎不拒。再從中去體悟三法印,第一個就是去徹証無常法印,再好的相也是一樣,它還是緣生緣滅啊!所以,千萬不要去執取任何相。如果你在 打坐的時候,你執取任何相的話,很容易走偏差,很容易走火入魔,你被那個相吸引走,如果你有貪婪貪愛之心,很容易啊!你就會走偏差。

  10.問: 在經行的時候提移落觸,腳的幅度應該多大呢?我們腳步一步一步的幅度應該多大?

  這沒有固定的標準,不用太大、也不用很小,適中就好,你覺得走起來安穩、舒適,這樣就好,原則上來 講,一步二、三十公分就可以了,最主要是我們要看那個腳的提、移、落、觸,而不是要走快或是走多大,重要的過程是你要去看到那個有念頭之後,產生的動作, 當你慢慢在走,慢慢就可以變化了,腳可進、可退,可提、可落,有時候你往前走,有時候可以往後走,有時候你也可以命令你的腳,往左或是往右,你慢慢的去體 會,就可以覺察到,奇怪?這個腳的動作都是隨我的指令在走、在做啊!我要它右,下個指令它就往右,要它讓它向左,下個指令它就向左,你慢慢就會有心得、有 所體悟。

  這個幅度多大,看個人情況,你覺得走起來舒服、適中,這樣就好。再來,當你慢慢走到一個階段,當你 要轉身的時候,也不要慌忙,一樣要轉身的這整個過程,你也都保持清楚覺察。至於經行還有更深、更微細的過程,以及更微細的心行。

  11.問: 打坐時,點、線會了,而面、全身如何用功呢?

  在打坐的時候,我如何從這個點線,然後擴大到面呢?這都是屬於實修方面的問題,在畫圖的時候,我們 先畫出一個點,然後這個點延伸,就可以畫出線,兩個點我們就可以連結出來一條線,然後再連接一個點,我們就可以畫出一個面出來,所以面是由點逐漸的擴大、 擴大,我們的覺察力最初就是放在人中、鼻頭這裡,因為放在這裡容易讓我們的心能夠聚集下來、安定下來,它有一個聚焦的目標。

  先慢慢聚集之後,再把明覺的心覺察範圍慢慢的擴大,這時候我們就轉移到丹田、腹部來,因為腹部起伏 的範圍比較大,所以你的覺察範圍就會比較大,慢慢的這個過程你也清楚覺察到了,這時候就把我們的全身想像為是氣球。當吸氣的時候,你的覺察力一樣放到全 身,去感受全身隨著氣的充進去,而全身稍微膨脹一點;呼氣的時候,你全身會像消氣的氣球,會稍為縮一點,這是很自然的在運作。

  如果沒辦法清楚覺察到的時候,你可以深深的吸氣,深呼吸、深深的吸氣,然後不要用力,你的覺察力還 是一樣放在全身,然後深深的吸氣,去感受我這時候的身體變化情況,然後再呼氣、吐氣,這個過程你去覺察身體是不是像氣球消氣?慢慢的縮進來,你深呼吸幾 次,就可以感受到我們身體會隨著呼吸的頻率,而在收縮膨脹,你的覺察力呢?如果一下子沒辦法擴大到全身的範圍,你可以從丹田,再腹部、胸部慢慢的擴大,覺 察的範圍慢慢擴大,然後再擴大到全身,如果你的全身不容易覺察,你就覺察在呼吸的時候,有比較明顯起伏的地方,就從那裡開始,不要挫折。不要想說,奇怪! 我看那麼久,怎麼都還看不到?沒關係!不要挫折,只要你有耐心,並且掌握放鬆的要領,你就容易看到。如果再看不到,就深呼吸幾次,不要快、不要急,保持明 覺,深呼吸幾次之後,然後慢慢的能夠覺察到之後,你再把它放鬆,就能夠覺察到那個自然在收縮膨脹,你能夠覺察到全身的這一種隨著呼吸在收縮膨脹,再來,你 內心又更寧靜、更微細的時候,你可以覺察到全身它的心有一種波動、波動,而這個波動是來自於心臟的節律、心臟的脈動,我們的呼吸一分鐘是十六、十八次左 右,而心跳是一分鐘七十二次,所以它是更微細的波動脈動,只要你心夠寧靜、覺察力夠,都可以清楚的覺察到。這方面,需要大家多練習,用愛心、用耐心來協助 它成長,你很快就可以體會到的。

  12.問: 看到自己心浮氣躁,如何安住當下?

  心浮氣躁是在修行過程很自然的現象,就像一個抽煙或是一個吸毒的人,讓他戒煙、戒毒的過程,他會心 浮氣躁,一樣的,眾生習慣在欲界裡面浮沈打滾,很多的刺激、很多的抓取,而今天要放下這些刺激、放下這些抓取,在這個過程會心浮氣躁是很自然、很正常,這 也是好的現象。你用喜悅的心來接納它,這是很好的淨化過程,你用喜悅的心來接納它,它會很快會消失,不要用責備,如果你用責備的話,你會更多的拉扯、更多 的痛苦、更多的煩惱,你用喜悅的心、用愛心來關懷它、接納它、包容它,這個心浮氣躁、調皮的小孩,它在你愛心、耐心、慈悲心的長養之下,會很快的安靜下 來,而且會很快的脫胎換骨、很快的改變。

  13.問: 我來學佛參禪、禪修,我參悟的目的是在於明心見性,這幾天所學的方法,師父你所講的身、受念處,有幫忙嗎?對我明心見性有益處嗎?

  這是學員提出來的問題,如果沒有益處的話,他就不想再修下去了,白浪費功夫啊!我目的是要明心見性……。我們一開始有稍微概略跟大家講過,你要來到明心之前,一定要開發出你的身念處跟受念處,身體的覺察如 果沒有開發出來的話,你的心念是很微細的,是不可能覺察得到,就像我們有跟大家講「名色分界智」,如果你的身心還很粗魯、還浮動燥動不安,你沒辦法看到微 細的起心動念。

  微細的起心動念看不到,你談明心,都只是空談,所以修行是要有次第、有步驟,明心見性不會困難,問 題在於你願不願意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的去修、去做呢,我們的身跟心比起來,身體的動作是比較粗的動作,你都沒有清醒明覺,微細的動作、微細的念頭,你怎 麼能夠看得到呢?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要從粗的身體動作開始覺察起,平常你這一顆心是到處東飄西飄、東奔西跑,沒有跟這個身對焦,你的心念處怎麼開發出 來呢?怎麼覺醒呢?如果你的身跟心沒有對焦,你就是活在夢幻世界裡面,你追逐的那個明心,不是真正的明心。真正的明心一定是身心對焦、活在當下。

  再來,身體的動作你都能夠清醒覺察,這是醒過來的第一個步驟,你身體的動作如果沒有覺察,你還是在 夢中啊!身體的動作清楚覺察之後,才是醒過來的第一步。再來比較微細的受念處,你也要清楚的去覺察到,因為我們的身體是這樣,由微細的意根起作用之後,然 後它慢慢擴大,身口意,意行發出來之後,然後會來到口行。口行之後,會來到身行,它那個動作是由最微細,然後漸漸微細,再來到比較粗的、比較明顯的,你要 覺察得到很深層的、很微細的,你必須粗的能夠先覺察得到。

  所以禪修的前幾天,著重在禪定出入息法、「身念處」的開發,都是要幫助大家進一步去開發「受念 處」。這個基礎功夫如果沒有做好,後面的「心念處」,你就不可能開發出來,你的觀察也都是很膚淺,你的震憾力不會強,見法力道不足,你的見法悟道就很薄 弱,你只是用頭腦的思惟在理解、在推理而已,你不是真的用心靈去直覺、去感受,所以身、受念處的開發,完全都是要幫助大家做明心的基礎,逐步上來,你很快 就能夠見性、就是見法,那是一種開悟。

  14.問: 在出入息法,吸氣入丹田,我可以憋在丹田嗎?

  意思就是說,把氣停留在丹田憋住這樣,那你能夠憋多久?你可不可以一直都憋著?不是說不可以憋,是 可以!但這是屬於一種以意念去導氣的一種練氣功,這可以練身,如果你應用得當,對身體的練法、對強身會有益助,但是這止於練身,而且那是屬於有為法,不是 說不可以這樣,而是這樣對你「心念處」的開發,對於你的身的安定,幫助不是很大,因為我們觀察出入息,最主要是讓我們這一顆心能夠寧靜下來,心靜下來之 後,我們還有下一步更有意義的目標要走,而不要停留在那個練氣、練身方面,當然這是一個過程,我們修行也要有健康的身體,身體不要糟蹋、不要蹂躪,但目標 不是在練身而已,不是在練氣而已。

  15.問: 打坐的時候,會出現舊傷、皮癢等,是否正常嗎?

  有人打坐到皮癢啊?如果是皮癢的話,老禪師就會拿著香板出來,幫你抓一抓,他這裡皮癢是在打坐的時 候,自然會出現皮膚痠、脹、痛、麻、癢,那一種癢是正常的現象,而且我們舊傷會感受比較敏銳,因為以前當我們身心沒有放鬆的時候,你的感覺遲鈍,那個地區 的氣血不容易通暢,就好像一個比較壞死或是被圍起來,一個封閉的地區。

  當你打坐慢慢用功,身心慢慢放鬆、柔軟下來之後,氣血原來比較僵化、有受損的地方,它慢慢的氣血會 暢通,在這個過程,你會感受到以前這個地方不會痠痛,現在有受傷過的地方,現在怎麼會痠痛起來?這也是氣血漸漸在暢通的一個現象,會麻、會癢,都是氣血在 打通、暢通的一個過程,所以這也是好的現象,你不用慌忙、不用害怕,你繼續保持放鬆。再來,一方面也去體會,它一樣不斷的在變化、變化,用愛心、用耐心來 幫它渡過痛苦危機,所以這算是正常的現象,你只要能夠身心寧靜、放輕鬆,對你這些舊傷疾病也都會有所益助、有所改善的。

  16.問: 丹田的膨脹收縮容易感受,但要進入全身的膨脹收縮就不簡單,請再說明?

  丹田的膨脹收縮比較容易感受到是不錯,再來,你從丹田要進到全身,把你的覺察範圍放大到全身,在這 個過程有個很重要的關鍵要領,就是你要越放鬆越好,要全然的放鬆,如果你能夠全然的放鬆,然後你的覺察力就是在你這個身體的範圍,很快你就可以覺察到。但 是如果你沒有參加過禪修,或是第一次、第二次參加禪修,你常常還是會說要放鬆,我很認真的放鬆、很努力的放鬆,怎麼還沒有放鬆?我很努力的放鬆,怎麼還沒 有覺察波動收縮?因為你的努力是有用力、有緊的情況,還是沒有全然的放鬆,你努力要放鬆,結果還是沒有放鬆,你是從一邊然後跑到另一端,但是這也是修行過 程中必須經歷過的過程,除非你的利根性,你能夠知道很快就可以放鬆,問題是你要來到能夠很快掌握到那個訣竅、要領,你也是要經歷過很多,也是要有相當的基 礎。

  所以不要氣餒,當你覺察不到收縮膨脹的時候,提醒自己放鬆,這個自然的放鬆跟用力的放鬆,大家可以 去體會。像我現在握拳,我可以鬆鬆的握拳,也可以很緊的握拳,再來,當我放開,我可以輕鬆的放開,也可以用力的撐開,你用力的放開用力的放鬆,跟自然的放 鬆,不一樣,你要去覺察出自然的放鬆跟有用力的放鬆有不一樣的地方,你要去覺察出來,這個你必須要實修,去校正、校正,你就可以來到中道上、自然的放鬆。

  這個一定要實際去做,就好像告訴你游泳,游泳最簡單的就是你懂得放鬆,你放鬆就不會嗆到水,問題是 你要學到說,真的游泳又能夠放鬆,你要喝過多少水知道嗎?如果你怕喝水,不敢跳下去或是怕被嗆到,你沒有實際去練習的話,放鬆歸放鬆,你講再久,還是不會 游泳,一下到水,還是嚇得要死,還是放不了鬆。

  所以打坐的要領,包括說我們觀呼吸要能夠放鬆,這個說起來都容易,很多人都認為說這個很簡單啊!就 是因為你沒有實際去做,你才說是簡單啦!你真的有認真去做就知道,不容易啦!所以你有沒有實際修?有沒有實際在做?那騙不了的啦!因為你有實際在做,你的 生命品質一定不一樣。

  17.問: 人生無常,如何面對死亡?

  如何面對死亡?請你深入整個《阿含解脫道次第》的聞思修証,因為這個問題不是單純三言兩語就可以釋 疑,我們整個學佛修行的過程,就是要來到大安心、大自在,但是要如何面對死亡?死亡之前,你要先學會如何快樂安祥的面對每一天?如何清醒明覺的活在每一個 當下?你如果能夠清醒明覺的活在每一個當下、安祥自在,每天都過得很快樂、很安祥、很自在,則何時死亡?那已經不是我的事。

  面對死亡,你一樣可以很瀟灑,能夠很安祥,看你能不能每一天都很快樂、很安祥?但是說起來容易,現 在是從果地來講,問題是我什麼時候、怎麼樣才能夠做到?我每一天都能過得很快樂、很安祥,如果沒有了悟生死大事,你是不可能做到的;如果你沒有開悟、沒有 見法,不可能每天都能夠安心自在,而修行的目的,就是要了悟生從哪裡來?死往何處去?修行要能夠來到安心自在,一定要了悟生死大事。所以禪宗也有講:生死 未明,如喪考妣。因為還不知道要死往何處去啊?當你不知道究竟歸依處在哪裡的時候,你的心一定沒辦法安心,沒辦法真正安祥的,頂多只能夠短暫啊!

  只要你還不知究竟歸依處在哪裡?潛伏的苦、潛伏的不安,就一定存在。而我們今天來走解脫道、聞思修 証,就是要揭開生死之謎,讓我們了悟生死大事,讓我們能夠開悟、見法,讓我們能夠來到大安心、大自在。如何面對死亡?如何能夠安祥自在、快快樂樂的過每一 天?就是整個解脫道所要做的。所以,請大家一步一腳印實實在在的去做,一定可以了悟生死大事,像佛陀一樣來到大安心大自在、解脫自在的境界。

  18.問: 「見法」是怎麼一回事?工作當中一樣能夠見法嗎?

  見法是怎麼一回事?這個「見」不是用眼睛看,而是心領神會,是用你的智慧眼去看。「見法」就是用你 的心靈去體悟宇宙的真理實相,用你的心靈真的去徹證大自然的運轉法則,用你的心靈去徹證「三法印」,這是佛陀所講的「見法」,也是那些真正的解脫者他們能 夠遠離顛倒夢想的核心。

  很多人對「見法」,有不同的解釋,但是我回到佛陀所講的「見法」,真的是能夠幫助我們了悟真理實 相、遠離顛倒夢想。「見法」會不會困難?只要大家依循著「四念處」的修行方法--身、受、心、法,逐步的深入明心階段,「心念處」能夠開發出來。第四個階 段的「法念處」,就是協助大家去「見法」,這一定要實修實証,你要親證喝到,那一種法喜就自然泉湧。如果沒有體證到的話,都只是一種空論、空談、知見;如 果你體悟到,你「見法」體悟到的那種喜悅,它是由心裡面泉湧出來,你壓抑也壓抑不了、騙也騙不了。如果你沒有「見法」,就算再怎麼裝,都裝不出來的;會皮 笑肉不笑,身在笑,心沒有在笑,心是苦的。所以,你有沒有見法?都寫在臉上、騙不了人。

  有關於「見法」,很多的解釋都不一樣,「見法」事實上也是一種開悟,整個修行的過程,是從不斷累積 很多的小悟、小的開悟,開悟、開悟,然後會來到大徹大悟。所以「見法」一樣有淺有深,這是佛陀所劃分出來的,證初果、二果、三果到四果。為什麼會有這樣的 果位區分?跟一個人所斷的結縛多少有關,以及「見法」的力道及深度有關。

  鼓勵大家不要得少為足,要一直的深入直達,非達究竟解脫絕不終止,要有這樣的魄力決心,「見法」到 大徹大悟是要累積很多的小悟,不斷的開悟。才能夠來到大徹大悟。

  工作當中一樣能夠見法嗎?肯定的告訴大家:可以!而且很多很深的「見法」,是要在歷緣對境中,開 悟、見法不只是在禪堂、禪修打坐,禪堂內的打坐跟禪修期間,是在最有利的情況之下把基礎打好。有了基礎之後,你見法容易;有了這樣的基礎,再來,你回到社 會、回到各位的工作崗位之中,處處歷緣對境的時候,正是你見法的好時機,會讓你的見法力道更深,而見法不只是「三法印」而已,你還要去看到深層的那些結 縛,看到我們自己的貪、瞋-癡、我慢當下在展現的時候,你馬上當下看到,那也是一種見法。

  如果你只是看到外面的這些「三法印」,而沒有看到我們內心的貪、瞋、癡、我慢,那還是只是一半而 已。所以「法念處」所講著重的重點,是在於看到我們自己內心的種種污垢、種種結縛,但是後面深層那些微細的結縛,你要看到、要斷除,一定要徹證「三法印」 的。而在工作當中、歷緣對境之中,你在單純的環境之下打坐,你的貪心跟瞋心展現,不會很明顯、不會很強烈,是會有,但是程度比較薄弱,你一樣可以看得到。 但是,你在工作中、歷緣對境中,貪、瞋、癡、我慢的展現,我是、我能的展現,都是在歷緣對境中更清楚啊!更明顯啊!

  所以,不要以為只有在禪堂裡,才能夠見法、才能開悟,我們真的要邁向究竟解脫,動、靜要配合,要有 靜態充電、提煉、提升的階段,但是當你充電、訓練到一個階段之後,一定要回到滾滾紅塵接受世間的歷練、洗滌,唯有你能夠禁得起有血有淚的世間洗滌,才能夠 來到徹證。如果你隱閉在山中,或是一直在茅蓬裡面,或是到高山上去閉關修個幾年,那樣的見法都只是到達一種程度、一種清況而已。

  你要經歷有血有淚的世間、滾滾紅塵的洗滌,才能夠完全地斷除內心的貪、瞋、癡,才會完全沒有「我 慢」,沒有經過滾滾紅塵的洗滌,深層的我慢、深層的結縛是不可能斷除。但是你要在滾滾紅塵裡面,能夠處處見法,一定要有深厚的聞思修證基礎。如果沒有深厚 的聞思基礎,你就在滾滾紅塵裡面打滾、你展現你很行,處處在展現「我慢」,你都不知道啊!或是你的基礎沒打好,結果一上戰場,很快就陣亡了。不過,沒關係 啦!陣亡哦!請你再回到月眉山靈泉禪寺來充電。

  19.問: 打坐是否就是靜坐?就是安靜專心的坐在那裡。是否盤腳效果比較好?散盤可以嗎?

  打坐跟靜坐事實上是一樣,打坐就是靜坐,問題是外表一樣,但內心世界可不一樣。所以最初的階段,我 們不會強調要雙盤、單盤、還是散盤,只要你用輕鬆的方式能夠坐著,身體能夠靜止下來,然後我們進一步的深入用功。所以有的人他一樣在家裡都有練習靜坐,但 是如果他沒有整個解脫道的聞思基礎,坐個幾年還是一樣,都停留在只是靜坐這樣而已,靜下來這樣而已,還是沒辦法開悟、沒辦法見法。

  20.問: 開發明覺的方法,除打坐、經行之外,若隨意姿勢的靜坐是否也可以呢?

  開發明覺的方法,除了打坐、經行之外,若隨意姿勢的靜坐是否也可以?可以的,只你聞思觀念正確,我 端坐、隨意坐、吉祥臥一樣啊!我一樣可以開發明覺,可以開發覺性,也可以繼續觀呼吸,但是你要有聞思基礎。只要你有聞思基礎,你處處什麼姿勢、什麼動作, 都可以開發覺性的。只是在靜坐的時候,開發覺性的力道會最強、也會越深。

  21.問: 假設一個人真的明覺當下起心動念,身心穩定敏覺,天生敏銳而且沈穩,這樣的人是否一定必須要透過「有為法」的修行打坐,「熬腿」的過程呢?

  意思就是說,我是天生就很敏銳啦!老師你叫我來打坐「熬腿」,我受不了啦!難道我不經過這個過程, 我就不能夠「明心見性」嗎?我這麼有慧根、這麼聰明,慧根這麼強,難道這樣就不能夠「明心見性」嗎?對不起!我把他的問題……,這個問題問得也很好,因為很多人為什麼不願意學佛?因為認為他都懂、他都會,為什麼很多人他不願意來 打坐、來靜坐?他認為那些是在練功夫,那些沒有必要。

  認為自己觀察很敏銳、IQ180、 智慧很高,我很會講經說法、辯才無礙,我哪裡還需要打坐參禪?!哪裡還需要幾天的禪修?!你叫我在那裡打坐,我坐不下啦!我沒辦法在那裡打坐啦!但是我一 樣智慧很高啊!很聰明啊!我判斷力都很強啊!……這樣的人是不少。但是,跟各位勉勵的就是,我們是要學習佛陀能夠遠離顛倒夢想,而人最大的敵人是我們自 己,我們很多的判斷、很多的思維想像,跟真理實相的走向是背道而馳,我們不知道,就算你IQ180,你還是苦啊!不安啊!「我慢」還是存在啊!就算你聰明如愛因斯坦,你還是有很多的困惑啊!你還是沒辦 法了悟究竟歸依處在哪裡啊?世間的世智辯聰跟佛教所講的開智慧、妙智慧,是不一樣的。

  你從國小一年級到博士班畢業,每次考試都是一百分、都是第一名,但是你內心的「我慢」消失了嗎?你 的苦、你的不安消失了嗎?你是IQ180,但是你的EQ情 緒管理未必好,,而很多IQ很高的人展現出來是越冷酷,人 際關係反而越不和諧,因為他認為自己是高人一等,「我慢」無形中在長養。IQ是 屬於世間的世智辯聰,一般的那一種敏銳觀察力,都是屬於世間的覺察而已,是世間法的智慧、世智辯聰,但是跟你的EQ情緒管理,還差一大截。

  如果你IQ高, 但是只要你還有「我慢」,你會用你高的IQ要去吃別人, 「意思食」在展現、「識食」在展現,要吃別人,你知道嗎?你看得到嗎?所以,佛陀希望我們能夠大死一番,把過去的觀念知見放下,這個大死一番,說起來容 易,做起來卻不容易啊!因此,佛陀就告訴我們一條解脫之路,你一步一腳印的這樣上來,很快就能夠到達。

  所以這個盤腿,不是我們的目的,但卻是很重要的過程,打坐、靜坐不是我們的目的,但是是很重要的過 程、很重要的工具,就好像我們錯誤的觀念知見來修禪定,有的人又把修定當為目標,在炫燿他的定力有多深,那又是走偏差。走在解脫道上,禪定不是我們的目 的,但那是幫助你見法很重要的過程,這個「定」就是我們「心」的開發,「心念住」的這個心啊!心,本來就是浮動、躁動不安,你世間的世智辯聰再怎麼厲害, 如果你的心定不下來,你的心鏡就是一面凹凹凸凸的鏡子。

  如果你靜不下來,就沒辦法看清真理實相,很多的判斷都是從自我的意識,去投射、去解析、去論斷是 非、好壞,而你所論斷的是非、好壞,不是如實觀,你沒辦法來到「如來」的境界。如果你心靜不下來,沒辦法來到「明心」的階段,沒辦法見性,沒辦法大徹大 悟,沒辦法真的徹證真理實相、遠離顛倒夢想,所以不是空海刻意要讓你們來受苦、來這裡練腿功,來這裡這樣折磨啊!不是我要折磨你們,而是我們有提供一個良 好的環境,讓大家有這樣很好的因緣能夠在這裡,讓我們的身心穩定下來、沈澱下來,這樣知道嗎?

  當你身心沈澱、穩定下來之後,「明心」的過程開發出來了,一方面你身心會越來越柔軟,一方面你對事 情的看法,就能夠真的越來越客觀、越如實。當你有定力之後,對事情的看法,你會有空間出來,不會像以前這樣的盲目,隨著個人的好惡跟境界都黏著在一起,你 的判斷力都會不一樣。

  打坐、練腿功不是目的,但它是一個重要的過程,讓我們身穩定下來。為什麼需要打坐呢?因為打坐可以 讓我們身穩定,當你身穩定之後,才能夠開發微細的「心行」,才能夠看到微細的起心動念,這都是環環相扣逐漸的深入的,所以你這幾天的打坐,不會白浪費。那 都是協助你逐漸的邁向解脫。

  22.問: 打坐的時候單盤、雙盤,除開發明覺之外,是否對身體健康有益處呢?

  會的,應該是說靜坐,靜坐對身體的健康有沒有益處?有的,因為靜坐的時候,可以讓我們的身心得到充 分的休息,我們身體的這一匹牛,你一直把他當牛當馬,在蹂躪它、在折磨它,打坐可以讓它得到充分的休息,打坐也是一種關懷,讓我們的身體能夠消除疲勞,一 方面當你的身體的疲勞消除之後,你的心也比較容易明覺開發出來,所以打坐對我們的身心都會有益助。

  如果我們七情六慾不協調,很容易暴怒、很容易生氣、很容易衝動,你的身體就容易出毛病。如果我們身 心越能夠詳和,你的身體也會比較健康。

  23.問: 打坐的時候進入一種似乎是深沈的睡眠,但是又不是睡眠也不是昏沈,當下只有呼吸,除了呼吸之外,沒有其他的妄念,這是否正確?是否落入「世間定」?

  問得很好,這是很多修行人容易產生的問題。如果沒有正確的聞思觀念,再來你不知道要怎麼走下去?或 是會有出現一些禪相、異相,然後很容易走偏差而你不知道,所以現在有個很重要的關鍵就是,如果你有正確的聞思基礎,有正知正見、有見法的話,打坐就算你進 入剛才所?述的情況,那也無所謂。因為這是回到涅槃寂靜,能夠讓你休息、安心自在,但是前提是來自於你有深厚的聞 思基礎,以及見法、開悟,這時候的打坐,回到涅槃寂靜,是讓你充電、讓你休息,讓你能夠更祥和、更安詳。但是如果你沒有深厚的聞思基礎,沒有正知正見的 話,你打坐落入在這種情況,不錯!這就是「世間定」,而且很容易落入一直停留在「頑空」的世界裡面,世間的「定」,不管你定力多久,不管你能夠打坐維持幾 個小時,或是入定幾天,你還是開不了智慧,因為你不知道如何止觀雙運?

  打坐、禪定不是目的,如果你沒有見法、沒有來到安心自在,而你一直停留在禪定的世界裡面,你的心靈 會停滯不前,你沒有善用這個定力去「止觀雙運」,你的智慧就沒辦法開發出來,所以這都有很微細的區別,八正道的正定是排在最後一節第八個階段,而你要產生 到正定的這個階段,必須有前面的「正見」為首。你有正見,你再怎麼打坐、再怎麼禪定,那都可以。你可進可出、可淺可深,「三界」出入自在,但是如果你沒有 正見、沒有見法、沒有安心自在,就容易停留在「世間定」裡面,這個很微細,大家要深度的去覺察。

  24.問: 雖說眾生平等卻仍有強凌弱、眾欺寡的現象,或隱藏各種欺騙、詐拐之行為,修行之人只能夠修自己,卻改變不了環境,反擊、報復之心往往使受害者更加痛苦,如 何面對?

  這一位學員內心對這世間有很多的困惑,他也有慈悲之心,只是感覺自己的力量很薄弱;他也有正義之 心,只是怕用得不當的話,又會形成一種反擊報復,而引來更多的災禍。不錯,在現在的社會情況是存在著,但佛陀是希望我們解決事情,能夠從治本來著手,治標 方面當然是要兼顧,但是因為很多的原因、很多的現象,是來自於眾生的無明、顛倒夢想,如果我們能夠從這裡下手的話,這個世間才能夠有祥和,社會才能夠充滿 著慈悲,如果大家不知道從淨化我們的身心開始,都只是在看別人的臉黑,這世間就會衝突不斷。

  眾生就是因為沒有了悟真理實相,所以很多的觀念知見跟真理實相是背道而馳,一般人很少回來看自己的 臉黑,然後都是在看眾生的是是非非,所以世間的衝突不斷,眾生體會不到「無我」,所以用著很根深蒂固的身見,我見,一直在欲貪的世界不斷的在追求,不斷的 滿足自己的欲貪,然後不斷的啃蝕大地的資源,以強凌弱、大欺小的這一種姿態,在滿足自己的欲望、欲貪,這種現象是存在的。

  佛陀也深觀到世間眾生的顛倒夢想,所以發誓一定要找尋出一條出離苦海的解脫之路,治病一定要從根 本,所以佛陀本來他是王子、太子,可以是王位的繼承人,如果他當個國王的話,一樣可以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但是佛陀一樣覺得這一種治國的方式,還是只能夠 治標,而且世間的衝突還是不斷,人在政存、人去政亡啊!所以佛陀發現要解決世間的衝突、世間的苦難,唯有從根本去著手。所以,他就用生命去找尋一條究竟的 解脫之路、究竟的解決之路,當佛陀走過這一條解脫之路之後,倒駕慈航回來告訴眾生,怎樣才能夠來到真正的大同世界?怎樣才能夠來到真正的淨土、真正的極樂 世界?而這些的起點就是在我們當下的每一個人開始做起。

  你希望世界和平、希望世界祥和,唯有從我們本身開始做起,如果我們擺不平自己,我們如何讓社會祥 和?如何改革社會、改良社會呢?我們自己的內心衝突、痛苦、矛盾不斷,我們自己還有瞋心、還有嫉妒心、還有我慢,我們本身自己的內心是凹凹凸凸,我們又怎 麼有能力去要求別人是個解脫者呢?所以。真的要改變社會、促進社會祥和、世界和平,唯有從我們自己開始做起。

  如果你的心地平靜了,就會散發一股寧靜祥和的氣氛,來回饋這個世間、迴向這個世間,這裡問到修行人 只能夠修自己,卻改變不了環境,這是不正確的。從古至今,對人類的影響力之大,有哪一位國王能夠勝過佛陀?有哪一位國王能夠勝過耶穌?他們沒有一兵一卒, 他們有的就是只有慈悲善待一切眾生。但是兩千多年來,他們對人類的影響,有哪一位國王能夠比得上?這不正是一個人只要能夠真的淨化自己、開發智慧出來,遠 離顛倒夢想之後,你所展現出來的智慧之力、慈悲之力,是非常巨大的,你能夠淨化自己,就能夠淨化世間。苦海無邊的眾生,需要我們大慈大悲來救度他們,但是 一切都要從淨化我們自己開始。

  問:參禪的時候,不思善、不思惡,當下契入法流脈動並深觀之,請問如何覺知心行?不思善、不思惡溶 入法流並深觀?

  不錯,這是用功來到相當深入的清況,你的身心來到很和諧,而且要很柔軟,你才有辦法契入法流、脈 動,這時候你保持清醒明覺,如何覺知心行呢?一樣的,你這一種覺照、覺察力,它還是有很微細的心行,有時候你是晴空萬里,但是有時候還是一樣會有念頭浮現 出來,那個很微細的念頭,一樣要能夠覺察得到,而且我當下的心的狀態,是昏沈、是無明?有沒有明覺?當下的心的狀態,一樣都清清楚楚的覺察,有念頭,微細 的念頭清楚的覺察到,沒有念頭起來晴空萬里,這也是心的展現,。所以,一樣這時候,可以覺察到我們的心的狀態,以及心行,當然這是必須要相當寧靜,身心要 很穩定,你才能夠看到那些微細的念頭,以及是否晴空萬里,但不求無念,如果你求無念的話,你那個求、那個打壓裡面,它本身就有念頭,你是全然的來到一個很 客觀的如實觀,這就是來到不思善、不思惡的那種境界。

  25.問: 法流脈動好像就是身心脈相的放大,對嗎?

  從一個角度說,這是對的,如果我們從點、線、面、空,這樣逐步擴大來講是正確的,一個人你從丹田的 收縮膨脹,然後再慢慢地覺察到全身的隨著呼吸在收縮膨脹,慢慢再覺察到整個全身的波動、脈動,隨著心臟在跳動、脈動,慢慢地你會感覺到全身好像熔化掉了, 這時候也是進入法流,但是這只是一種進入法流的一種?述 之一,並不是說出了定、下了打坐,你就不在法流裡面。平常無所不在,不管你在哪裡,不管你到哪裡,你都是處在這法流裡面。

  就像海中的魚,不管什麼時候,牠都是跟大海一起在脈動,不是我這個身體脈動,海水才動,不是我這個 身體脈動,而溶入海水裡面海水才跟著我這個身體一起流動、一起脈動,不是這樣。而是海水它在流動、脈動,我們這個小宇宙跟著這個大宇宙一起在流動、脈動, 所以那一種流體流動脈動的清況,要逐漸的深入而且遍及一切,而且要不管是打坐或是平時,你就是浸泡在法流裡面。這是屬於實修的一種情況,必須要有相當的深 入用功。

  《阿含經》所有講的入流、入法流,含意都很深,如果你光只是停留在聞思的階段,沒有實修實證,是不 可能入流的,都只是頭腦的觀念知見,你一定要實修實證,身心全然的放鬆,安住在每一個當下,你才能夠入流,當你能夠入流,要見法就很快。

  26.問: 內心深層不安,一個人面對空的時候,那一種孤寂感很害怕,如何對治?

  這個問題很好,是很深入的問題。你要能夠來到面對「空」、孤寂感消失,你要深刻的去了解「空」的特 徵、特性,以及「空」對我們的重要。但是你要真正了解「空」之前,因為那是涅槃智,你必須先從「世俗諦」方面下手,先從「有為法」下手,如果能夠深入的去 體證世俗諦,你就能夠體證到第一義諦;如果能夠先知法住智,你就能夠知涅槃智。

  你真的能夠來到面對「空」,把你丟入到「空」裡面,你能夠很安詳自在,那是來到涅槃智的世界。但是 你要先知法住智,而你要能夠來到安詳自在、面對一切境界,一樣要有深厚的聞思跟實修實證,你一定要親證到,你內心的害怕才會消失。為什麼一個人面對「空」 的時候,他會有所孤寂感呢?因為眾生習慣抓取有,就好像一個習慣很熱鬧這一種環境的人,你叫他到山中來,住在一個很寧靜的地方,他覺得很孤單、很不安全、 很害怕。

  像前幾天我住的地方,為了安全,在旁邊屋頂上做一些欄杆,那個工人來做,他看我周遭的情況說:喔! 你這裡這麼安靜,叫我一個人住在這裡,我不敢住、不敢住。我們是覺得很難得寧靜的地方,覺得這是很殊勝,像天堂、像淨土,對空海來講是天堂、是淨土,但是 對不適應的眾生,他卻是不敢住。

  講到這裡,我們要引申出來一個問題,淨土是來自於心的清淨,心淨佛土淨,你真的了悟真理實相,你的 心清淨了,不管你到哪裡都是淨土啊!所以你要面對空,然後那一種孤獨感要能夠完全消失,你必須要了悟真理實相、了悟整個法界大自然,跟我們的密切關係。如 果你知道什麼叫做天地父母恩,如果你能夠體會到整個大自然,包括虛空,就像天地父母這樣的在養育我們、愛護我們,你還會害怕嗎?

  如果你了解這個虛空就是我們的家,我們無邊無際的家,我們的最廣大的舞台,任我們翱翔、任我們發 揮,你感恩都來不及了,你怎麼還會怕?所以那種孤寂感那種怕,是來自於我們不了解,不了解,就是因為無明。今天修行就是要把這些無明一一的破除,為什麼要 聞思?就是讓你去了解什麼叫做究竟歸依處?什麼叫做涅槃彼岸?所以大家逐漸的深入,你就可以來到大安心、大自在。如果你沒有深入的聞思修證,把你帶到淨土 的地方,你會很怕的。大家要一步一腳印的用功,你就可以體證到什麼叫做心淨佛土淨。

  問:如何讓身心安住,能夠覺知持續?

  一般人因為妄念紛飛,我們這一匹心猿意馬奔跑習慣了,安不下來、停不下來,所以在打坐的時候,人在 禪堂內但是這一匹心猿意馬,卻到處在外面遊蕩、遊晃,有時候跑到後山去,很不容易找回來,所以在尋尋覓覓的過程。但是,請你有愛心、有耐心的,一次一次的 用慈悲心把它呼喚回來,在這個過程一定是有進有出、有進有出,你只要有耐心一次一次的練習,從以前你的覺知力很少停留在當下,以前是很少停留在當下,我現 在用功的時候,能夠停留幾分鐘,停留幾分鐘之後它跑掉了,沒關係!又耐心的把它拉回來,再停個幾分鐘之後,它又跑掉了,沒關係!你要給自己鼓勵。以前它連 幾秒鐘都停不住,我現在能夠停幾分鐘,已經不錯了啦!當你給自己鼓勵的時候,你會對自己越有信心,不要訂太高的標準。當你訂太高標準的時候,你會修得很挫 折,我們把標準訂低一點,然後你能夠達到標準,又超過的時候,你就會越有信心。

  在你的愛心跟耐心的呼喚之下,慢慢你的覺察力就會越來越穩定,而且你那種覺知力,會越來越深、越穩 定,這沒有什麼快速的秘方,再什麼加持、灌頂那些,都是比不上我們一次一次的用愛心耐心呼喚回來,然後有毅力的、有恆心的做下去,不怕挫折、不怕失敗,失 敗了再從頭來。所以說隨時歸零,讓自己每次都重新開始,讓自己能夠每一天都是一個新的生命、新的開始。

  問:在觀呼吸久了之後,心胸會悶,甚至呼吸停止,請問如何化解?

  如果你呼吸停止、不呼吸、忘了呼吸的時候,你就提醒自己不要忘掉。觀呼吸的時候久了,心胸會悶,這 是初學者很正常的現象,也是在打坐的過程之中很常有的現象,為什麼會悶呢?打坐的姿勢不正確有關係,你彎腰駝背、胸部被壓著,這也會容易胸悶。因為你不是 自自然然的呼吸,你在呼吸的當下,本來是請你來當一位如實的觀察而已,但是你那個「自我」不甘寂寞,要當起導演來,他要去指揮。本來只是要請你來當觀眾, 本來別人導演是做得好好的,但是你看不慣。原來導演的作為,你要去干涉他、你要去指揮,本來呼吸是自主神經,很自然地隨著我們身體的需要量自然在調整,自 然在吸、自然在呼啊!你不看的時候,還會呼吸啊!但是一觀呼吸的時候,糟糕啦!就不會呼吸,呼吸得這樣不順暢,這是因為你本來是要如實觀、要很客觀啊!嘴 巴說客觀,但是你卻是變成很主觀的要去主宰,很無意中就會進入。

  連這個都是要讓大家去看到我們那個「自我」,常常是不甘寂寞,就是閒不下來,它不攪局,就不甘心 啦!不能夠保持客觀、不能夠保持如實觀,它就是要去干涉、要去引導,但是你這個引導又是外行來指揮內行,人家身體本來就是自然在呼吸,進行得很好,你這個 自我是外行,就是要操控它,所以導致呼吸不順暢,就會產生胸悶。這個胸悶就是告訴你,你那個「自我」哦!拜託!不要干涉我啦!這樣知道嗎?拜託你饒了我 啦!放了我!讓我自由自在的呼吸好了。所以胸悶的時候,也是眾生在告訴我們,這時候檢查一下坐姿,有沒有坐得放鬆?有沒有坐正?如果放鬆坐正,然後再檢查 我們自己有沒有在用力?有沒有在干擾?通常你檢查之後,胸部再稍微活動一下,再動一下,這現象就會消失。

  27.問: 經行的提、移、落、觸,有何意義呢?

  本來你每個腳步都是在提、移、落、觸,我們只是把這個過程分解動作進行,只是分解開來把它擴大,像 平常連貫這樣過來,你看不清楚。我們現在把它分片段片段這樣,讓大家可以看得清楚,如果你沒有把動作慢下來,你的行走都是無明行,是在衝動啊!你能夠這樣 從慢動作開始,清清楚楚的覺察、覺察,在慢動作覺察到之後,再把動作慢慢地加快、慢慢加快,你加快的速度要多快呢?只要在你能夠清楚覺察的範圍,你能夠漸 漸地加快,然後能夠多快都可以。

  當你慢慢地熟練、慢慢穩定之後,你平常在工作、歷緣對境之中,你的走路快速,一樣都可以保持清醒明 覺。有一次禪修的時候,一位學員很率直問我,老師你教我們走路要慢一點,但是我怎麼有一次看你走路很快呢?剛好那一次我是有些急事要去辦啦!有事要去辦, 難道我腳步就不可以快嗎?只要你能夠保持清醒明覺,可以快的,甚至你也可以跑步,你跑步的當下,我一樣很輕鬆、清醒明覺,但因為快動作,你不清楚,所以要 讓你從慢動作開始、從分解動作開始。就像要打太極拳,你從分解動作把要領、訣竅抓到之後,再來就可以行雲流水的打出來。

  28.問: 為什麼要打坐?

  為什麼要打坐?我要解脫難道不打坐不可以嗎?打坐就是幫助我們把躁動不安的身心,能夠讓漸漸地寧 靜、沈澱下來,你的身心能夠寧靜、沈澱下來,才能夠漸漸地來到止觀,才有觀察能力。你的心寧靜下來之後,才有反觀以及深觀的能力,這時候才能夠看到真理實 相,眾生是習慣一直衝動、一直衝動,你停不下來,然後忙忙碌碌的一直追、一直追尋,追尋一個崇高的理想目標,追尋一個遙遠的未來的理想。但是,佛陀呼喚我 們,請你停下來,停下來!停下來!因為你一直急急忙忙要找的最終目標就在當下、就在眼前、就在這裡。打坐,不只是讓身寧靜下來、穩定下來,是讓你這個一直 往前衝的心,能夠停下來。只要你能夠停得下來,就有深觀的能力,就能夠看清楚你以前一直在追的,原來是追個夢幻世界;你以前一直在逃跑、一直在抗拒的,原 來是夢幻泡影。這時候你認清了實相,就會遠離顛倒夢想,這樣請勞駕你來這裡打坐,可以嗎?

  29.問: 打坐的時候,上身保持挺直,這樣就必須用力、出力,以致於呼吸急促,無法覺知丹田的收縮、伸縮,對初學者如何修正呢?

  上身保持挺直,我講的是自然的正直,我們的脊椎是有自然的一個稍微曲線,並不是說像筆這樣一個筆 直,如果你要讓它筆直、很挺直的話,變成你是矯枉過正,脊椎是有一個自然稍微自然彎曲,但是坐得彎腰駝背,是不正確的;如果你這樣抬頭挺胸、腰都很直,這 樣也不正確的,這個不是自然的直,你要自己要去拿捏,要去找那個角度出來,很放鬆情況之下,身體不會向前傾,也不會向後仰。

  當你自己上坐的時候,可以前後左右自己稍微調整一下,等於說對焦、對一下角度,然後調一下,慢慢地 調到你覺得一個很適中、很舒服的一個角度,所以這個挺直不是用力,唯有你坐到自然的那一種直的情況之下,才能夠全然的放鬆。如果你沒有坐到自然那一種直的 清況,你的挺直裡面會用力,用力呢?你的肌肉就會容易僵化、會痠痛,而且呼吸也會不順暢。所以你打坐調整好姿勢,又掌握到放鬆的要領,當然你必須要自己琢 磨過好多次,才能夠拿捏到那個分寸,拿捏到放鬆的要領,當你能夠放鬆、姿勢又坐正,很快的你就可以覺察到丹田的起伏。

  所以,要覺察到全身的收縮膨脹跟全身的脈動,記得一個要訣就是要全然的放鬆,我們全身的脈動,是本 來就存在,只是我們因為平常身心繃得太緊,身心太粗糙,在緊的情況之下,肌肉都比較僵化、欠缺彈性,氣血的循環脈動不是很通暢,只要你放鬆,氣血就很自然 的在循環。當你一放鬆的時候,氣血它自然的暢通,呼吸收縮膨脹以及脈動,它都自然在運作,這時候你就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這不是修出來的,而你只是還原,回 到它本來該有的現象這樣而已。

  這個波動脈動不是我修煉出來的,而是它本來就有,只是因為你的身心太遲鈍,而沒有覺察到,只是因為 你的身體、心理太僵化,所以它不容易波動而已,只要放鬆,那個自主神經,那個「自我」不要去干擾它,不要去緊繃、不要去操控它,自然就會在波動、脈動、流 動,所以真正到後來最高級的修行方法是什麼方法?無為法。真正最高級的修行方法是「無為法」,這時候你才會來到「無修之修」。

  但是要來到這種情況、這種境界,必須經歷過「有為法」,如果你不經歷過「有為法」,你想直接契入 「無為」,只是空談、空論而已,或是在展現我慢而已。所以,從「有為」到「無為」、從「方便」到「究竟」,但不要錯把「方便」認為就是「究竟」。

  30.問: 當進入細的禪相時,這時候要進入起觀之際,往往觀不起來,或被腿的痠拉著走,不易起觀,怎麼辦呢?

  這是在打坐方面下比較多的功夫之後,所產生的一些問題,每當進入比較細的禪相,你的打坐漸漸的比較 深入了,然後要起觀之際,往往觀不起來,這有一種情況,如果你沒有正確的聞思基礎,你的打坐有時候很容易變成是一種枯木禪,你只是定在那裡、靜在那裡、停 在那裡,你的身心未必能夠柔軟。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你打坐比較偏好禪定,在比較喜好禪定的情況之下,你沒有善用當下止觀雙運,所以 你會比較容易進入深的那一種定,在深的定的情況之下,你要起觀就變成比較困難。如果以初禪、二禪、三禪、四禪來講,當初禪的五禪支具足的時候,能夠有覺、 觀、喜、樂、一心,在初禪的情況之下,這是對於止觀雙運、開智慧最有益助的階段。如果你到第二禪,覺觀停止、尋伺停止,這時候要你起觀,有時候會覺得不容 易起來,如果在你見法力道還沒有很深之前,禪定有適當的經歷過就好,但是不要一直在禪定。

  喜好禪定或是偏好禪定,當下我們要維持止觀雙運,這樣你才能夠不斷的見法、處處見法。再來,要想起 觀的時候,有時候觀不起來或是被腿痠拉著走,腿的痠、痛、脹、麻,讓你不容易進入深觀,這也是打坐常有的現象,但是你這時候一樣,如果腿、痠、痛、脹、 麻,這時候痠,你也可以去觀察那個痠,一方面去體會那個覺受。痠,你不要光是說:痠ㄙㄨㄢ,我知道啊!問題是,什麼叫做真正的痠?你要用你的心靈去感受, 這樣知道嗎?不是光懂一些名相啊!痛,你也一樣啊!不是光會寫一個名相,光知道一個名相啊!你要用心靈去品嚐、去感受痛,到底是怎麼樣?它有時候抽痛,這 個抽痛它從哪裡來?往哪裡去?你把它看清楚,一樣啊!痠、脹、痛、麻,都是你可以觀的對象,你這個不觀,不然你要觀什麼?那也是「受念住」的開發,而且裡 面一樣有「法念住」,裡面一樣在告訴你什麼叫做無常?什麼叫做無我?什麼叫做緣起?所以只要你有深厚的聞思基礎,你當下都可以止觀雙運進行的。

  31.問: 四禪八定是否在打坐、禪坐中才能夠進入呢?

  不錯,深的定是需要用坐姿來進入,如果你的身體浮動,不容易進入深定,但是「四禪八定」原則上是這 樣,如果有因緣的人,你可以經歷過了解什麼叫做「色界定」?什麼叫做「無色界定」?但目標不要放在入深定,我們修行的主要目標不是在入深定,而是你要早日 開智慧。但是四禪八定有經歷過,你要斷諸結縛更容易,因為有這些深定的基礎,你懂得止觀的時候,你的觀察能力就會更深入,所以我們沒有排斥深定,但是不鼓 勵大家停留在深定下功夫。

  一個人要真的啟開智慧、要見法,只要你具有未到地定或是初禪,你具有這一種禪定力的話,你就能夠進 行止觀雙運,如果你沒有正確的理解什麼叫做「正定」?你是在深定上面下功夫的話,一方面你偏落在「世間定」裡面,而這些「世間定」不容易開發智慧,所以我 們打坐的目的,禪定不是目標,是過程、是工具,我們要善用禪定的力量、定力,善用這種力量來止觀雙運、開發智慧,有智慧,你就能夠遠離顛倒夢想、出離苦 海。

  (今天有個小朋友他要問一個很特殊的問題,等一下我們請他跟我們來問出他的問題,但是在他發問之 前,有前面的個因緣要先跟大家來分享、?述一下,第一就是今年的一月十號,當我們解脫道學員團圓聚餐的時候,有兩位六歲的小男孩都來參加團圓聚 餐,他們都還沒有讀國小,都還在幼稚園大班,當時兩位都很親切的跟我打招呼、問好,其中一位小朋友說他都有在聽空海師父的錄音帶,另外一位小朋友說他有在 看空海師父的VCD光碟。那一位聽錄音帶的小朋友說,他每 天都要聽著空海師父開示的錄音帶才會睡得著、才能夠入睡,問他為什麼呢?他說:因為你講得很好聽。他回答的很直接。

  事實上是他媽媽在家裡先聞思一段期間,結果小孩子加減聽,後來竟然希望媽媽能夠在他睡覺之前,播放 錄音帶讓他聽,他很喜歡聽我們禪修開示錄音帶,這樣他才會入睡,不然的話他會吵、不高興,他希望能夠聽禪修開示的錄音帶。

  再來,當那一次的聚餐結束,回去之後,我們這位學員寫一封信講述最近的心得,然後信中提到一段:有 一次她在家裡觀看空海在講解脫道VCD的時候,空海在上課影片裡面有問到大家:你知道解脫道上最大的敵人是誰?你知道嗎?這位學員她是坐在家 裡沙發自己看,沒想到從後面傳出一個聲音:自己!她嚇了一跳,轉回去看小蘿蔔頭也在後面看,她很驚訝想說:奇怪!你怎麼知道這問題?所以問他:你怎麼知 道?因為我們裡面問說:你知道解脫道上最大敵人是誰?你知道嗎?那個小孩子他馬上回答:自己!媽媽很驚訝就問他:你怎麼知道?那個小孩子回答說:我早就聽 過了,我早就聽好幾遍了,我早就知道了。媽媽很震撼,以為是小孩子只是把它當做催眠曲而已,結果沒想到小孩子竟然是真的聽進去。

  故事的第三章,在這次禪修的前一個禮拜,我們這位學員打電話來講,因為她需要照顧這位六歲的小男 孩,她問我:能不能帶著小男孩到山上來一起參加禪修?那時候我是跟她講:因為我們打坐時間比較久,然後又禁語,小孩子他可以嗎?怕他不能夠接受的話,會影 響到其他學員,所以以大體的考量,我是希望如果她能夠找到有人幫忙照顧小孩子,她可以全程參加,如果不行的話,那我們就必須要慎重評估這樣,這位學員她聽 了,當然也知道說,如果小孩子沒有帶上來,她要全程參加就很困難,除非先生放假、上班之餘,假日帶小孩子的時候,她才可以上來參加,不然做父母親的總是要 照顧小孩,我知道她是有點失望,但是為了照顧整個全體,所以我還是跟她講說考量看看、評估看看。電話講完十幾分鐘後,我這邊的電話鈴聲響了,響了之後我接 起來,一個小男孩跟我講話,他說:師父我很想參加禪修,拜託你讓我參加禪修,求求你讓我參加禪修……,他講話很真誠,我滿驚訝的,我想說是不是因為這位學員不能夠參加禪修,然後跟他講說去跟師父求情,我 想是不是這樣?所以我就直接問他,小孩子不會欺騙,我問他:是你自己要參加禪修?還是媽媽叫你參加?他說:我自己要啊!這個電話是你自己打?還是媽媽叫你 打?我自己打的,我有點驚訝就是說:你怎麼知道師父的電話?他說:我按重撥,事實上在家裡媽媽是跟他講說,師父不允許,因為怕你會沒辦法禁語、怕你沒辦法 打坐,所以師父不允許我們去參加禪修,結果他自己力爭,他自己跟媽媽溝通之後說:那我直接跟師父講我要參加禪修,這樣。你看小孩子這麼的真誠,而且還拜託 你、求求你,所以後來我就……好, 那你就過來參加禪修,但是有跟他約法三章,跟他講說:你知道我們禪修幾天嗎?他說八天,因為我想說他大概以為一、二天,以為像上次團圓聚餐一、二天,所以 就問他幾天?他說八天、他知道,我跟他講說:那我們要打坐,你可以嗎?可以,我們要禁語,前面好幾天都不能講話,你能夠做得到嗎?他說:我盡量啦!所以我 就說:好,那你就跟媽媽講你們一起過來參加禪修,他好高興!

  所以我們這一次有兩位六歲的小男孩,來一起參加禪修,他們不是跟班,而是真的自己都想要過來參加禪 修,因為他們在家裡都有在看、都有在聽,我們解脫道的課程,你看小孩子的認真、積極用功,今天因為禪修已經經過五天,這幾天因為我比較忙碌都沒有跟他談 話,早上我開完示之後出去,想說跟他打個招呼,問他一下這幾天來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問題?結果他一聽到我問他有沒有什麼問題,他跟我問了一個問題,這個問 題的內容是怎麼樣?我們現在就請小朋友來跟我們問你早上怎麼樣跟師父問的問題?請你講一下。)

  32.問: 要怎麼樣才能讓自我消失不見?要怎樣才能夠大死一番呢?要怎樣才能夠把「自我」交出來?

  這個問題一問,讓我很震撼,一個六歲的小男孩竟然問出這樣的問題,如何才能大死一番?如何把這個 「自我」交出來?真的很讓我們讚嘆,他是真的有在聽、有在消化、有在理解,這個問題,改天再來跟大家解答。本來下午請他把這個問題再講一遍的時候,最初是 透過他媽媽來跟他轉達,他怎麼講呢?他說我不要問,因為我已經問過了,師父已經有幫我解答,小孩子很純真,後來再跟他商量請他就是:你慈悲啊!幫這些阿 姨、幫這些叔叔他們問問題,後來他才答應說:好!但是他有一個條件就是:不要叫我站到前面,我們尊重他、尊重小孩子,真的,我們尊重每一個人。

  他的問題希望也能夠讓各位有所體悟,有所震撼,這個剛才是讓他自己問出來,不要以為說我在傳述。小 孩子會注意到如何大死一番?他不是問「大死一番什麼意思」?不是問「把『自我』交出來是什麼意思」?他不是問意思,而是問如何去做?我想這個各位也要去參 悟,如何才能夠真的大死一番?怎樣才能夠把這個「自我」交出來?這個問題希望大家去參悟,如果不了解的,以後可以問這個小弟弟。

  33.問: 學解脫道有成就以後,是否可以冥陽兩利?如何度三惡道的眾生?

  只要你有成就,後面的我就不用回答,你就知道了。我現在關心的是你怎麼樣能夠早日見法、開智慧?一 人得道,九族生天;有的是回答:一人得道,雞犬生天。事實上也真的是這樣,當一個人真的得道之後,你用慈悲心善待一切眾生,以前你用不平等的心來對待你家 裡的雞或是家裡的狗,你把牠們認為是畜生道,所以牠們是處在不平等的地位,處在次等的地位,但是當你真的得道之後,當你用平等心善待一切眾生的時候,那些 雞犬牠們也解脫了,知道嗎?而且真的你用慈悲心善待這些動物,牠們展現出來的那一種靈性,也是會讓你很驚訝的,動物一樣有靈性,你慈悲善待牠們,牠們一樣 很慈悲的回饋我們。

  以前在上課的時候,有跟大家介紹法國那位TIPPY這 位小女孩,我的野生動物朋友這個故事,都是真實的,在她的心目中,那些野生動物跟她都是平等,跟她都是好朋友,跟她都一起玩,那些動物是不是過得很快樂 呢?所以說「雞犬生天」也不為過,而且你真的開悟得道之後,你會用智慧,而且那一種慈悲力跟智慧力,無形中會散發出來,那一種氣氛、那一種磁場會自然的散 播在這個世間,你週遭的人、親戚朋友跟你有緣的這些世間眾生,他們都會獲益的,而不要只是界定說,這樣陰界的眾生他們有獲益嗎?只要你散發出慈悲的磁場, 會的。

  就好像以前在中鼎菩提社的時候,我們講經說法一樣啊!不是說光眼前的這一群學員而已,我們面對的是 全世界,雖然他們沒有在場聽聞,但是他們一樣可以獲益,就像各位這幾天收到從大陸傳來的學員,他們真誠的心得分享,他們的脫胎換骨改變多麼地感人、多麼地 真實,所以我講經說法並沒有針對某個特定的對象,但是它會對法界眾生起正面的效用,只要你能夠修行有成之後,不用擔心,真的很多眾生都會因為你的開悟解脫 而獲益。

  問:學解脫道禪修後,回家該如何用功呢?

  現在你就好好的珍惜當下,有這麼好的因緣,你好好的練習、好好的用功,繼續把這一種力道、把這一種 寧靜的心、把這一種清凈的心,帶回到我們的工作崗位、帶回到我們的家庭,用這一種明覺的心來辦事情,用這一種寧靜的心來辦事情,效果會更好,用這一種柔軟 心、用這一種慈悲心來善待家人,你的家庭會更好,你跟同事關係會更好,辦事效果會更好。我們打坐、禪修,目的不光只是在禪堂裡面的開悟,真正的開悟、真正 的見法,是要帶回到歷緣對境中應用出來,你真的學到活生生的法,就能夠把它應用到任何的歷緣對境之中,如果你的學佛、你的打坐都只是在禪堂內,出了禪堂外 或是出了你的茅棚,就用不出來,表示你學的不是真正的解脫道,解脫道它是要能夠出世間也能夠入滾滾的紅塵。

  真正的修行有成,你真正的開悟、真正的檢驗,是在滾滾紅塵裡面,你能不能真的應用得出來?能不能真 的慈悲善待每一位眾生?學佛絕對不是一種知見,更不是一種見諍。

  34.問: 當環境吵雜的時候,如何能夠禪修?我內心很不安、怕大聲吵、容易受驚嚇,我該如何安住呢?

  運用「觀音法門」,對你如何去溶入聲塵,你就會更清楚。當然這只是對聲塵,我們內心的害怕以及對環 境的抗拒,當你能夠透過深度的聞思修證,當你的心量逐漸打開之後,你就會有更大的包容量來包容世間的不圓滿,你能夠多體諒別人,當你能夠如實面對自己的時 候,你會真的多體諒別人。就算如果鄰居的一些機器聲吵雜聲,有干擾到我們、影響到我們的時候,如果能夠包容我們就包容,因為我們居住的環境需要安靜,我們 並不是一種縱容,當需要溝通的時候,我們一樣用慈悲心來溝通,當你用慈悲心來溝通,跟用那一種抱怨、瞋恨的去溝通,效果不一樣的。

  所以一方面我們要有慈悲心善待一切境界,而這個慈悲是有智慧的,慈悲並不是一昧的縱容,縱容裡面是 有忍,一直忍、忍……,你的內面積蓄的壓力就會很大,我們要有智慧去溝通,悲智雙運。

  35.問: 觀身不淨、觀受是苦……, 不淨跟苦之結果,似乎先有預設立場,事實上也有清淨,也有樂的……樂的覺受,如何才是正確的觀照知見呢?

  在北傳大乘佛教地區,對於「四念處」的說法,就是標出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這 是北傳在講「四念處」,都是直接從這裡解析,但是以前我在聽聞這些的時候,我就覺得這裡面有正確的一面,但是也覺得有不妥當的地方,後來看到南傳原始佛 法,《阿含經》所講的「四念處」,那是有所出入的。

  《阿含經》它是「觀身如身念處,觀受如受念處,觀心如心念處,觀法如法念處」,這兩者有什麼不一樣 的地方?如果你「四念處」馬上就是標出一個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法無我,這樣你的觀跟答案都已經出來,不錯!所以這個學員也有所疑惑啊!你這樣不是已經 有預設立場、預設的答案在那裡了嗎?那還須要觀嗎?我們不是要去求證一個已經預設好的答案,而是說,原始佛法是這樣,你就觀身、觀察你的身,如實的來觀 察、如實的來了解,這是如實觀。所以這位學員的問題,他裡面也覺得身是有不淨的地方,但是也有清淨的;受,有苦也有樂的啊!不能把一切的受都認為是苦啊!

  如果我們預設一個立場,則這個答案是對?還是錯?而是說我們在求真求證的過程,這樣有時會有失客 觀,如果我們能夠從一個很客觀的角度,來如實觀,你現在這樣的覺受,到底是苦受呢?還是樂受呢?你如實的觀察。所以「四念處」裡面的「受念處」是這樣:苦 受,如果有苦受的時候,你就如實的知當下正在苦受,苦受的情況是怎麼樣?你如實的去觀察。如果是樂受,一樣我如實的去觀察,樂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樂的波 浪是怎麼樣?樂的形狀是怎麼樣?你一樣清楚如實的去觀察,當你被灌一些迷魂湯,樂在其中的時候,你當下一樣清楚的去覺察。

  當下處在某種情況,你是保持一個客觀如實覺察,也就是你進入裡面去如實了解。原始佛法裡面,它是觀 察你的身,如同你現在當下的情況,如實的去觀察,包括說我們有講到說你的心,如果是北傳的「四念處」,是說觀心無常,但是心不只是無常,還有其它的啊!你 心量是大是小?有沒有我慢?是高是下?有沒有貪?有沒有瞋?那都是當下要去了解。所以是要如實的來了解,我們當下我們的心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這叫做觀心 如心念處。你的心正處在怎麼樣的狀態下?當下你如實的了解。

  所以我也感恩以前協助我在《阿含解脫道》深入的一位楊郁文老師,他把這個處就讀為ㄔㄨˇ,觀心如心 念處,你觀察你的心要如同你的心,當下正處在怎麼樣的情況下,我們如實觀。你的身、你的身體當下,正處在怎麼樣的情況下?處在怎麼樣的情況下,你如實觀。

  36.問: 如何深觀無常?修「四念處」可以消業障嗎?

  修四念處可以消業障嗎?我認為消業障只是一個附帶的,只要認真的走在正確的解脫道上,好好的地去開 發「四念處」,不錯!你的業障一定可以大大消除,為什麼呢?因為「四念處」正是不斷的開發我們的覺性,讓我們的無明漸漸地減少,我們以前處在無明的情況, 在起瞋心、在起貪心、在起嫉妒心、在造惡業、種惡因,我們都不知道,不知不覺也不以為然,這是最嚴重,這就是佛教所講的惑、業、苦。「惑」就是無明,你不 清楚當下你的心態,你在起瞋、在嫉妒別人,你在種惡因、結惡緣,但是你不知道,這就是處在無明,處在迷惑的世界裡面,你造了惡業,但是你不以為然。

  因為種惡因就會有惡果,這個惡果就是苦嘛!苦的現象產生,你又不以為然,你又在怨天尤人、又在怪東 怪西,又在怪自己的業障深重,所以修「四念處」正是讓我們開發身、心的明覺,包括深入到「心念處」的時候,讓我們的起心動念都能夠清楚覺察。不只是表面意 識我們可以覺察到,連潛意識裡面潛伏很幽微的心態,你也可以覺察到,只要「心念處」有開發出來的時候,都是可以覺察到的。

  當經過「四念處」的禪修之後,你能夠處在明覺的情況之下,當下我起瞋、起嫉妒心,一句話本來要衝出 去,但是因為我馬上有覺察到自己又在起瞋,自己又起那種嫉妒之心了,對不起!不應該這樣!我要慈悲善待眾生,當下你有看到的時候,會把原來的這一種惡因、 惡種子,你會把它拿掉、不會播種下去。代之而起的是播種下的是善因、善種子,播種這個善因、善種子之後,點點滴滴的累積,你以後的善果是不是會越來越多? 這樣你原來不好的那些業障是不是很明顯的減少?

  真正要消業障,請你好好的開發「四念處」,一定可以,而且這是最有效的,從根本來解決。我們講說 「菩薩畏因」種子啊!「凡夫畏果」啊!菩薩講的就是有智慧的人,開智慧的人、有智慧的人,他是怕種下那個因,從在因地、種子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覺察到,所 以說「菩薩畏因」。眾生呢?因為那個因你看不到,「四念處」沒有開發的話,你不知道你在種惡因,你是等到果,結果生出來之後、結惡果出來之後,你才看到那 個現象,後知後覺、不知不覺,所以你害怕那些果報現前,這就是「凡夫畏果」。

  但是你不知道你以前種了很多的惡因,所以今天修行就是要讓你徹底的醒過來,讓你在每一天的當下,都 是多種善因,而那些惡因、惡種子呢?你會一直的減少、減少、減少,因為你會知道,只要我種下惡因,以後就會有惡果,這樣你還會自討苦吃嗎?如果我去嫉妒眾 生,這個是種下惡因,以後的惡果就會回報到我身上來。如果你清楚了解,你就會知道我當下要跟眾生廣結善緣,你當下都是善的念頭出發,慈悲心迴向這個世間。 同樣的,這個世間會迴向給你善的種子。所以,修行就是要深入到那個因,根本原因從那裡就開始著手。

  如何才能深觀無常?你要深觀無常就是必需要能夠來到止觀雙運,你前面「止」的功夫必需要有,所以我 們禪修的前幾天,是著重在「定」的開發,「身念處」的開發,這都是讓我們能夠開發寧靜、明凈的心,當你的心越清醒,越明覺、越寧靜,你在看事情的時候就更 有力道。所以我們講說定,它是有力的叫做定力,你有這個定力的時候,它會產生力量出來,你懂得止觀雙運,當下你看事情就能夠看穿、看透,別人不知不覺,你 可以來到先知先覺,至少也可以後知後覺,所以你要如何才能夠深觀?就是要不斷的開發我們的覺性,這個覺性的開發,不是光在禪修期間而已,禪修只是塑造一個 良好的氣氛,讓大家方便的開發,而且透過集體共修的力量,讓大家相輔相成,這種開發的力道會很強,但是不是在禪堂裡面才這樣而已,不是出了禪修或是禪修結 束之後,就沒有了,不是這樣,而是要把這個品質繼續延伸下去,你回到家裡一樣,繼續開發你的覺性,你能夠這樣的話,只要你清醒明覺的這個力道越開發,你處 處就可以去體悟到什麼叫做無常?

  要體悟無常,你可以從比較小的範圍慢慢去觀察起,包括一朵花的花開、花落,樹葉從綠而轉黃而掉落, 從你所能夠看得到的這些慢慢去體會,從大的範圍慢慢去縮小,從比較粗的那些慢慢去看,慢慢越來越縮小越微細,像去年我們到大陸,在森林中帶他們禪修,有個 學員就講:師父你一直說要當下看到無常法印,我怎麼都還看不到無常法印?我就跟他講:你腳底有沒有踩到很多的枯葉?他說:有啊!那你能不能從腳底下所踩的 枯葉裡面去體會,這個樹葉的無常變化?他說:喔!真的無常是遍一切處,而且是活生生的法,不是在經典文字堆裡面,在那裡解析、在那裡鑽研,「三法印」是遍 一切的存在,任何的地點處處每一個當下,都是「三法印」具足。

  所以我們所有的聞思,都是要你看到活生生的佛法,當你真的能夠看懂這一部大地風雲經,看到活生生的 佛法時候,所有的經典都在印證你的體會,知道嗎?你要深觀無常,就是心要寧靜下來。

  37.問: 開悟、證悟、悟後起修……等 種種,有何關係呢?這個途徑是怎麼樣呢?

  開悟也可以說就是證悟,但是在開悟的過程,我們可以分為體道、悟道、行道、與道合一。一個人你體會 道、悟道,它是逐漸的深入,是有層次、有深度的,體道、悟道之後,真的體會道,你要做的出來才算。行道、開悟絕對不是抽像的,你真的見法、真的學到活生生 的佛法,你真的體悟到活生生的佛法,你是處處見法,而且處處都是可以展現出來,處處都可以見法。

  你如果真的體悟無常法印,就會展現出跟無常法印相符合的實相出來;你如果真的體悟到「無我」法印, 你就真的能夠處處展現出無我、無私的精神特色出來。我們要求的是,你要真的做到才算,很多人都是「錯把知見當證量」,很多人會理解無常、知道無常、知道無 我,以為說知道就算了,也很會講、很會宣說,但問題是,你只是停留在知見而已,你有做到嗎?如果我沒有做到,要跟人家講說:你要「無我」、要展現「無 我」,我會覺得很慚愧。如果我們本身都在跟無常對抗,你要勸人家體會無常,我們會起慚愧,所以真的是要做到才算,而且你要做到才講。體道、悟道,你要能夠 行的出來、做的出來,這樣才算真的得道,得道絕對不是一個空談,不是一個光是懂一些知見,所以千萬不要「錯把知見當證量」。

  「悟後起修」就是當你體悟道之後,從此開始你不會再背道而馳,一步一腳印的符合「三法印」的這種原 理、原則去做,然後不斷的去努力淨化,也散發出慈悲回來回饋這個世間,點點滴滴的用功,你就可以邁向究竟解脫。

  問:自我、本尊、中陰身,有什麼不同呢?看到本尊進出,是不是開悟呢?

  「自我」就是一個人很深沈的那個身見、我見,因此「自我」是形容一個人很深沈、根深蒂固的那種我 見,做什麼事情總從「我」開始考量,都是為我,也就是你「自我」越強的話,那種私心就越強。

  「本尊」是一種形容,如果空海現在人在這堙A就是本尊在此,有的學員他想說,他可能會看到空海,那 是分身,我意思就是說,空海現在的分身有一千多尊,知道嗎?為什麼?因為法身遍一切處,我們現在不只是千手千眼,現在是千尊法身、千尊分身,我們《阿含解 脫道次第》的課程VCD這些光碟,已經一千多套在世界在台灣各處、大陸,以及世界好幾個地方在流通,每一套《解脫道次第》的光 碟,就有一個課程在上,所以就像一個分身在那邊上課,這樣知道嗎?我想把本尊跟分身這樣來解析,比較合乎科學,大家不要用幻象的那些,然後在迷惑眾生。

  再來「中陰身」,如果以《西藏度亡經》來講,就是一個人在死亡這時候,到他投胎轉世之前,這一段的 過程叫作「中陰身」,但這是名詞、名相而已,因為每一個階段有每一個階段生命的存在形態,好像花開花落的時候,會結下那個種子,種子就好像個中陰身這樣, 但是那個種子,他是以這樣一個完整的生命存在,所以我們了解這樣的區別。

  看到本尊進出,是不是開悟呢?不是,那不叫作開悟,有的人叫作陽神出竅,看到靈魂出竅,但是這不叫 作開悟,那只是一種特殊的一些現象、能力,真正佛法所要講的各種通裡面,最重要的是漏盡通,其他的神通,人類未必比其他的動物高,但是解脫者跟六道眾生所 不同的,就在於漏盡通。所以,其他天界的天人如果有神通,但是欠缺漏盡通的話,那還是一樣。佛經堶惟畛羲滿A還是會在福盡還墮,還是會在六道裡面浮浮沈 沈,所以漏盡通是最重要,而不是說在禪修的時候,或是有一些靈異現象,然後靈魂會出竅,看到這些就是開悟,不是的。

  38.問: 觀音法門,觀聲音,耳根圓通、入流亡所,今天到後山有體會,不知對不對?是不是整個溶入法界,沒有能聽、所聽?

  不錯,當你溶入法流、聲塵裡面,然後來到「能所雙泯」的時候,這就是入流亡所。進入那個法流,你那 個「能所」就消失了,叫作「入流亡所」,心跟境的對立消失了、是一起的。欣賞花的時候,我跟花是一體的,不是用一個「我」在看,如果你用一個「我」在看, 你就會帶著很多主觀的色彩來論斷他,帶著過去的觀念知見在看,你就是能、所對立。

  「入流亡所」就是你要溶入法流,當我聽鳥叫聲的時候,我跟鳥就是一體、欣賞,一方面體會無常法印。 我要體會無常法印,我要正思惟,都一樣都可以,那是進入直覺,一方面也體悟緣起。

  39.問: 如果長時間一直浸泡在聲塵裡面,觀緣起、觀無常可以嗎?

  長時間浸泡在聲塵堶情A不是說不可以,因為浸泡沒多久,有時候還是會覺得枯燥,還是會想要換換口 味。我們是講說耳根圓通,那是從這堣薑J,你一樣要切換頻道,用其他的根,或是用眼根來看,有的人錯誤的解釋耳根圓通,認為耳根圓通開發出來之後,你可以 用耳朵去聽,用耳朵去看。看,還是用眼睛去看,只是從耳根徹證無常法印之後,其它眼根跟聲塵,其它的根一樣,一一去檢驗、去體悟,從這塈A可以去體會,原 來六根真的也是無常生滅變化,六塵也是無常生滅變化,而我們的心呢?從生滅變化的主體,跟生滅變化的客體,這兩個主客都是不斷的在生滅變化,結合起來的那 個「六識」,我們的心堳蝏繴|不變呢?我們的「心識」怎麼會不變呢?你如果有正確深入聞思《阿含經》,你不會再執著去找一個痡`不變的真我、真如,不會 的。

  佛陀處處都告訴我們最深沈的那些識,一樣都是緣起,而且都是剎那生滅變異,只是它變異的太快,眾生 不容易看到,就像日光燈每一秒鐘閃爍60次,除非它有病變了,不然它正常閃爍的時候,一般眾生不容易覺察出來,但當你有足夠的定力,你可以看得 到、就可以清楚,不因為你不知道,然後事實真理就被你推翻,不會的。

  40.問: 有時會突然對人起不恭敬、沒有禮貌,就是無禮的那一種念頭,要如何對治呢?譬如說,我對一個特別恭敬的人,看到他向他恭敬合掌,突然內心裡面就起了不恭敬 的念頭,要罵他或是其他不禮貌的念頭就會冒出來,以前沒有這個現象,但是當我閉關出來才出現這種情形,有幾位同修也會有類似這種困擾,請問該如何對治?

  最重要的,我們的聞思基礎要深入,當你的聞思基礎不深厚,千萬不要隨便閉關,因為閉關是來到積極精 進、用功實修的階段,你沒有深厚的基礎,沒有真正明眼善知識在協助、在指導,你閉關很容易出問題、很容易走偏差,而且內心、心靈逐漸的僵化,或是產生一些 不好的副作用,這都會變成不容易處理、對治,所以我不會輕易鼓勵別人閉關。你沒有深厚的聞思基礎,不要隨便閉關,如果以正常的標準來講,如果你沒有見法、 沒有證到初果,至少要向初果,如果你沒有向初果,比較理想是來到證初果,你再閉關,效果才會出來。

  從根本來對治的一個方法,我們要真誠真心的善待自己,也真誠真心的善待每一個人,為什麼對某一個人 本來是很恭敬,但是沒多久,突然內心會起瞋,或是起不恭敬的念頭?為什麼前後表裡會不一?那是因為我們的潛意識跟表面意識沒有相同,也就是我們本身就表 不一,我們內心是衝突的、矛盾的,如果我們內心表堣@致、言行一致,我們不會有這種情況。這個人就算是國際很有名的大師,但是我知道他的知見正不正確,該 恭敬幾分,我會如實的恭敬幾分。不會說,我一開始非常的恭敬,但是我明知道他不是這樣,然後沒多久又起瞋,覺得這個人事實上是很虛假,不會這樣。所以我們 一樣要學習真誠真實的面對自己、善待自己,也真誠真實的面對眾生,不要言過其實,我們要學習表堣@致

  第三,慈悲善待一切眾生,慈悲善待一切眾生,如果你不斷的長養慈悲心,我們的瞋心會自然漸漸的減 少,慈悲跟瞋心是一個對比,慈悲越增加,瞋心就自然漸漸的減少,這是有從根本、治標治本,都提供讓大家作參考。

  41.問: 有生與死嗎?有生跟死嗎?有沒有生跟死這回事?若是有,是不是都是因緣和合?那天地又如何形成?

  後面的問題比較複雜,如果要了解天地如何形成?請看《阿含解脫道次第》提到的,整個大自然、整個太 陽系、整個銀河系是如何形成?堶惘酗雯苤A簡單講都是因緣聚合它就會產生。生與死,簡單講是有生與死,但是光要講這個問題,可以講好幾個小時,因為它還有 很深的含意。如果以究竟智來講,沒有生、沒有死,包括生跟死,從眾生世俗諦的立場來講,那是眾生把它截然劃分開來的,我們在解脫道課程堶惘麥縑A冰、水、 雲的這個過程,大家好好去體會,從某個角度看它好像是死亡,但是,當下你從另一個角度看,它卻是生。如果站在比較超然立場來看,到底是生?還是死呢?

  舉個例子來講,這一塊冰它本身要慢慢的溶解,在溶解的過程,對這一塊冰來講,它是漸漸邁向死亡,對 不對?冰的消失就是冰的死亡,但是我們看另外臉盆的這個水,它卻是越來越多。對你所要的水而言,你的水卻是不斷的在生起來,不斷的在愈來愈多,所以對水而 言,它當下卻是生。冰溶解為水的這個過程,你說是生還是死?如果你只是站在片段冰的立場來講,你就認為這是死亡,這你要理解、推論到其他,這只是用大家比 較容易理解的來解釋而已。你要推論到其他,包括美麗的蓮花,開花漂亮,然後它慢慢的凋謝,花瓣脫落下來,你說這個現象是生還是死?對花瓣來講,掉落是死 亡,一朵花來講,這個花瓣掉落好像是死亡,但是對蓮藕來講呢?對蓮子來講呢?是生,對不對?

  所以有關於生跟死方面,眾生都從片段的角度來看,包括人的一生,一期的生命的這個生死,人也都是從 片段的角度來看,所以你才在那裡貪生怕死。如果以法界的立場、以大自然的立場、以實相的立場來說,沒有所謂的生死,只有不斷的變化、變化、變化,就這樣。 無常、生滅變異,如果你能夠好好去瞭解,會透視生死大事。

  前幾天報紙也有刊出來,現在的天文學家他們又發現到、觀察到,有一個太陽的整個太陽系、整個星球被 黑洞吸進去,然後在粉碎的過程,你從單面、片面來講,是一個太陽、一個星球的消失死亡。但是從另個角度來看,它卻又再提供新的能源出來。

  所以我們看事情,不要從片段、片面來看,對事情的看法,不要很武斷的從某個角度來論斷,包括對一個 人所作所為,到底是:是非好壞對錯?真的,我們要站在比較客觀、超然的立場來看,眾生都習慣只是站在片面的角度,然後就下論斷,那都是有失客觀、有失公 平,一個人有百分之七十的優點,你不看;你卻一直在看他百分之三十的缺點。為什麼人家的優點那麼多,我們不願意去虛心的學習,而人家的缺點比我們還少,但 是我們卻只看別人的缺點。所以說,學佛、走在解脫道上,真的會把你的視野打開、把你的世界打開,你整個對人生的看法,那種深度廣度都不一樣,學佛真的是非 常實用,是開智慧的。

  42.問: 打坐的時候,感受到腳或是身體不見,或是心情很平靜的時候,這時候可否張開眼睛,看看四周當下的周遭,可不可以呢?或可否特定去思考一件待辦的事情呢?或 仍然將念頭拉回,純粹感受脈動?

  可以的,如果你打坐到覺得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已經都找不到我,那請你打開眼睛看看因為我們打坐目 的,不是為了打坐,修定目的不是為了定,打坐、修定是為了有個寧靜的心靈品質,產生定力,這個定力是用來止觀雙運。如果我們當下用這種寧靜的定力,然後去 思考一件事情,會更靈活而且更深入,所思考的那種事情能夠更深入,所以當下你可以正思維,去體悟法、去見法,對自己的解析,也會更細膩、更深入,不要在那 堿\坐。

  當在感受波動脈動的時候,能不能思考呢?或是只是繼續浸泡在脈動堶情A這個問題跟前面是有連帶關係 的。我們有時候,就算你浸泡脈動堶情A一樣去體會那個剎那生滅變異,修定不是為了定,修定是為了止觀雙運,每一個當下你都處處去見法,修定是希望能夠幫助 我們來到止觀雙運、正思維,你這樣子才能夠開悟、見法。

  禪修的時候就是要放下理論知見,然後一步一腳印的去做,一步一腳印的去修,是要來到把理解跟實修結 合起來。在這個過程,你身心要相當的寧靜、穩定、深入之後,然後來到止觀雙運,而不是一直用頭腦的思維,去理解一些佛學名相,這樣你沒有來到覺性的開發, 你沒有活在當下,這樣就很可惜,所以希望大家學佛的這個方向,不要錯了,用錯功,我們會浪費很多時間。禪修的時候,你還是在想很多的佛學知見,或是一些哲 學名相,這樣就浪費,然後禪修結束了,你又在那裡懊惱這一期禪修,怎麼好像沒有什麼突破,沒有什麼具體的收獲,常常就是提不起、放不下,這樣就很可惜。

  43.問: 每當走過或是踏過墳墓的時候,或是吃祭拜過陰的食品,總覺得不舒服,應如何處理?

  這是很多人會遇到的問題,以前我在鄉下的時候,老一輩的人都會跟我們講這些的觀念,看到有人要出 殯,你們小孩子不可以看、趕快躲起來,但是我們還是會躲在門後偷偷看,也沒有去沖到、沒有煞到。所以,真的很多是因為別人灌輸我們錯誤的觀念、錯誤的知 見,我們心裡已經有不正確的成見在裡面,所以當遇到一些現象產生的時候,我們毛毛的心態就產生出來。那一種不舒服,絕大多數都是來自於我們自己對這種情 景,不可意的投射、畏懼的投射,因為你已經被灌輸不正確的觀念、訊息。

  佛陀希望我們處處要見法,佛陀是去看到老、病、死亡,他才覺悟到真的要好好用生命去修行。像我們前 幾次禪修,一樣都有帶大家到墳墓區去禪修,就是要讓大家去了解實相,我們到墳墓區去打坐,一樣是用感恩的心、用學習的心,來向這些老師們學習,一具一具的 墳墓屍體,都是大體老師,他們都是在跟我們講經說法,你如果把他們當作是我們學習的善知識、我們學習的老師,你怎麼會畏懼他們呢?

  在出殯的時候,一具棺材抬過去,你能不能用一種見法的心、感恩的心來看?這樣怎麼會有畏懼?怎麼會 沖到呢?怎麼會煞到呢?真的要如實去面對生老病死,如果你用學習的心,你到墳墓區打坐、去見法,去體悟什麼叫作無常法印?什麼叫作無我?擺在眼前的亂葬 崗,就是荒塚一堆草沒了,那些英雄們、那些古人,他們都在跟我們講經說法,所以大家用學習的心去看、去體會,你真的會處處見法,而且不會畏懼的。

  像以前我在完成中醫師的整個過程之中,一樣要到中國醫藥學院去進修,到解剖室裡面去研究。在解剖室 裡面,有十幾具的屍體,有的是完整的,有的已經解剖不同的程度,有的是內臟全部都用出來,一個一個的這樣呈現,有的人進去會很害怕,但是我們是以學習的心 來學習,所以那些屍體,我們都把它當作大體老師,他們都是以身作則在教、在示現,告訴我們什麼叫作真理?什麼叫作實相?什麼叫作無我?

  一個人一直抓、一直抓,抓到最後面,你手上所抓的是什麼?所以都是在告訴我們,一方面解剖成不同程 度的這些屍體,讓我們了解身體堶悸熔梒揪洩p,我們去觸摸那些內臟一樣,我們都是一種感恩的心。我想主要的是,我們心堶戚n有正確的心理建設,也就是要有 正知正見。如果你有正知正見,你以前會產生的那些問題,它就會消失、就會迎刃而解,所以我們要有慈悲心,虛心的學習,這樣那些會沖煞的那些問題,就沒有。 因為我們處處見法、處處懷著感恩的心。

  44.問: 學佛是否仍應祭拜祖先?

  一般佛教徒是沒有反對你祭拜祖先,但如果是出家眾,一般是沒有祭拜祖先,但是一些超度一樣都還是有 在祭拜祖先。以空海個人而言,我是覺得重點不是在於有沒有祭拜的儀式,重點不是在這堙A而是我們對我們的祖先,有沒有懷著感恩的心?還有,我們能不能爭氣 一些,好好的努力,精進奮鬥早日成佛?能夠做到,一人得道、九族生天,是對祖先更深、更大的回饋,所以重點不是在能不能拜,那是隨個人因緣、隨個人的需 要,隨個人的情況而論,重點不是在那裡,而是我們要有感恩的心,以及我們早日解脫自在來回饋,不只回饋我們的祖先,也回饋眾生恩、世間恩佛恩、父母恩。

  45.問: 解脫者如何面對「世間法」?

  解脫者如何面對「世間法」?這好像解脫者他們就不在世間。解脫者他肚子餓的時候,還是要吃飯,如果 他喝水喝比較多,上課的時候需要尿尿,他還是要停課下來,趕快以世間法先去解決,宣說無上甚深微妙法、無我,所以我們說佛法不離世間法,但並不是說「出世 間法」跟「出世間法」是完全一樣,不要混為一談。而是說,你要在「世間法」裡面去釐清出來,你要清清楚楚的了解什麼叫「世間法」?什麼叫「出世間法」?

  而要真正的了悟什麼叫「出世間法」?你一定要深觀世間法,這就是龍樹所講的,如果你不知世俗諦,就 沒辦法了悟第一義諦,這樣知道嗎?如果你忽略「世間法」,該盡的責任義務你不去做的話,你的內心會不安。你內心不安,就沒辦法安心的來禪修,你的身心沒辦 法靜下來,你還懷有那一種愧疚之心,就沒辦法身心安定,也沒辦法來到「所作已作」的階段。

  「所作已作」就是告訴我們,你「世間法」該做的,我們會去做,該承擔的我們會去承擔。所以各位先 生,如果你回去之後,該彌補的要去彌補,同樣的,各位女眾、各位菩薩,我們這幾天能夠在這媮I修,家人他們的承擔、他們的付出很多,我們能夠回饋的、能夠 彌補的,我們去彌補,把我們學佛之後柔軟的身心,以及慈悲的心,迴向給我們的家人、迴向親戚朋友、迴向世間。所以,並不是說解脫者就是變得很冷酷,他們就 是不食人間煙火,不是這樣的啦!掌握了「出世間法」,但是他一樣,能夠出三界又能夠入三界。

  所以,欠人債務該還的,他一樣會還;該承擔該做的,他會去做;該盡的責任義務,他不會逃避。但是不 必攀的緣,他不會去攀那些緣,不會靜不下來,然後去攀更多的緣,展現我的人際關係很好,不會這樣。或是說心靜不下來,然後去攀更多的緣,然後掩飾自己內心 的不安,不會這樣。他會有所過濾,不必攀的緣放下,該承擔的我們去承擔。

  再來,如果這個之外,我有能力能夠回饋世間的,哪裡有需要?我們就回饋世間,解脫者他一樣不離「世 間法」,但是他不會被「世間法」所捆綁,而且他還深明因果,所以他不會在世間跟眾生糾纏,也不會追名逐利,他也清楚知道說,哪些他該作?那些他值得去做? 哪些他會超越放下?但是這個要有智慧,你如果真的能夠成為解脫者,他一定是悲智雙運的,要有智慧才能成為解脫者,不是說我打坐入深定,我境界很高,然後我 開悟了。但是卻看不到我慢,以為自己就解脫、高高在上,對世間的種種不屑一顧,這樣是不正確的。,真正的解脫者,他是悲智雙運,他會用智慧去處理世間事 情。

  46.問: 記得兩次因緣夢見自己赤裸裸的身體在街上走,為何會有如此夢境呢?

  夢見自己赤裸裸的在街上走,我想這堶情A如果要解析夢境的話,我們可以請佛洛伊德來幫大家夢的解 析,不過我們解析的就是潛伏的心態,在我們潛意識堶情A第一個是一個人想解脫的一種潛伏慾望,他希望能夠解脫,不希望各種的束縛。再來,他希望能夠回歸大 自然、回歸自然,這是對這樣的夢境一個解析。

  47.問: 眾因緣和合之下成果實,以及發芽、綠葉、紅葉、黑葉、腐爛這個過程,是否生住異滅的覺知?是否在展現生老病死呢?如果是,那真是一葉一如來呀!

  這位學員禪修之後,然後去體會從一個種子發芽成長、綠葉、紅葉、黃葉、黑葉、枯萎,不過還沒有見到 黑的葉子,有啦!在水裡面腐臭的那些,就是他去解析那個葉子都在變化,這是不是在宣說生、住、異、滅?他以前懂很多的名相,但是生、住、異、滅,我以前看 不到,我現在看的這些,是不是真的在證明生、住、異、滅呢?是否連這這個葉子,都在展現生、老、病、死的情況呢?如果是的話,那真是一葉一如來。不錯!這 就是從一片葉子怎麼樣生長出來的,它怎麼樣成為綠色、黃色,然後枯萎、掉落、腐爛,這都是在跟我們講經說法,告訴我們什麼叫作無常法印?告訴我們什麼叫做 緣起?告訴我們什麼叫作無我?所以你真的可以處處見法,一葉一如來啊!一花一世界啊!一朵花的形成,真的是要有很多很多的因緣具足才會形成,你能不能去體 會到什麼叫作緣起甚深?大家心靜下來去看一花一草一木,你都可以處處見法,所以「若見緣起則見如來」。

  48.問: 觀呼吸穩定之後,進入身體不見了,心念也停了,這時候如何是好呢?

  像這樣的情況,表示說你有不錯的定力,但不是說,一直停留在這樣的境界,而是我們打坐修定,目的不 是為了定,我們的目是要進一步止觀雙運。所以,你要用這樣穩定的身心來見法,這時候用你的心靈去體悟無常法音、無常法流;用你的心靈去體悟什麼叫做緣起? 什麼叫做無我?那是進入直覺。

  當然,在還不穩定、還不熟練的情況之下,你必須要退回到正思惟,你有了正定之後,一樣要再退回到正 思惟,深度的去止觀雙運、去靜慮,當你不斷的用你的心靈去體悟之後,見法的力道就會越來越深,而且法喜會泉湧,所以,定力是為了讓我們止觀雙運、開智慧。

上一頁 目 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