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地藏菩薩本跡因緣


    地藏菩薩本跡因緣

    溫光熹

    A  七月三十夜,家家地藏香

  七月的秋天──這是說的舊歷──,三十夜,如果天不下雨,這一個秋夜常是黑沉沉地,帶來一種嚴肅的秋意,點點的星在天空閃灼著明亮的眼睛,篩下了清涼的光芒,給人們以多少安慰。或是有風雨的時候,又更顯現得一種森嚴、肅穆的境象,好像啟示人們許多正義感,正義的憤怒似的。這好神妙的大自然的秋啊!它就這樣點綴著這個人間的夜景。在這一夜,不論在中國何地,也不論在都市,或鄉村、山林;也不論貧苦的人家,或許有錢的家庭,到處看見人拜佛,甚至於在馬路傍邊,陰溝、屋簷下、一切背靜角落或當道地方,都燃起香來。千萬點香火的紅光,在夜的黑色堹S別反映的鮮明。這一個極有趣味極有神祕意義的夜景,萬家香火閃灼的秋夜,是一幅美麗的圖畫。小孩子們在這個時候,都跳躍起來,好玩得很,在這幅圖畫媯o出天真的歌聲,也有些念佛的名號。這里,將出現一個很有關係於世界眾生的佛法底道理,并且,這是永恆的非常普及而通俗的佛法底感應,都在這一夜可以透視出來。
  「這是什麼一回事?」
  「這是在敬地藏王菩薩呀。地藏王菩薩是七月三十夜生,(參看C章「地藏菩薩因緣」(5)金地藏一段)因為這一天夜娷I香在地面,就可以香氣熏入地獄,供菩薩,并使一切地獄受苦眾生都仗菩薩福力願力,苦痛減少一些。」
  「你這個說法,似乎不科學,有點迷信,太荒唐神怪了?」
  我們常常聽見有人如此問答的。結果,就不免以神怪、迷信抹煞了下去,而答覆的人又說不出一個理由,引不出經典,只是你說我也說,是不是?彼此都不負責。其實,問的人大錯了,他不知道這中間有人間世最高的意義,在現代文化來說也很大的合於革命哲學以及科學理論的精神安慰;一面,地藏菩薩底降世,是充有很大很大不可比擬的博愛性──不是人們想像得到的慈愛境界,──正是啟示人生有很遠大的境界哩!在答的人呢,也錯了;佛法不是迷信,也不是宗教,(詳最近大法輪書局印行覺有情半月刊──三十五年五六月份──我寫的《做什麼》)不能人云亦云,要跟據經典考證,更不可以亂附會。舉例說:有的人,有很多的人,他們都說地藏王菩薩就是目連,考佛經記載目連是佛弟子,是一位羅漢,決不是地藏菩薩。在四川川西地方更奇怪,傳有目連救母故事。在十多二十年前農村社會最風行的在清明節城隍廟必演劉十氏挨杈,這一幕劇相當可怕,有時真的要死人;因為杈是真的,有時不免真要釘在劉十氏身上。真危險!我小孩時在成都故鄉外北城隍廟看見過,非常恐懼,劉十氏往前跑,一個兇鬼手提五把真鋼杈隔一丈多遠同一下子打出去,打得好的剛釘在劉十氏身靠住的柱上下左右,這多可怕!看得汗都駭出來了。有時就不免把劉十氏真的杈死了,所以,扮演劉十氏的多半是無賴苦人,圖多得錢去冒險。相傳在郫縣地方有一個好善富人傅員外,從前大斗小稱,剝削人家發了財;生了二子,大的是來收債敗他家的。後來,傅員外回心改過,吃齋念佛,跨鶴生天,大的兒子也死了,小的是學佛後生的,出家了;劉十氏覺得行善反境遇不如從前好,丟下她一人在家,為什麼丈夫死了,大兒子也死了,小兒子又出家了?一氣就大開殺戒,死墮地獄,歷盡許多苦楚。小兒子名叫傅蘿蔔,修成目連,就是地藏王,便手拏禪杖打破地獄救母出來。這一個民間故事,只能說是可以證明我們底地藏王菩薩威德的偉大,所以,被人們牽引穿鑿,都離不了他老人家當初地獄救母的一大孝行和悲願。可是,如果就這樣附會下去的話,到簡直把佛法化裝得太小說化了。在中國,地藏王菩薩緣最多,你看,上面我們不是說過,七月三十,到處夜香,這就指出了地藏和觀音一樣,幾乎是家家人都信奉的。唉!我寫到這里,不免停筆起立先致最敬禮。佛、菩薩,是我們人世苦海的航渡,大病中的良醫,夜行的燈塔,……這茫茫的、黑沉沉的、鬼哭神號天昏地黯的世界呀!除了真心誠實信奉佛菩薩以外,沒有人生的究竟依靠了。生死事大,生死苦大,萬經萬論寫不完。人不肯真誠信奉,不怪他,這只是因為他還不懂,或沒有時間研究到生死二字來。果然真有眼睛的人,當下看得生死苦切,絲絲入扣,不愁他不粉身碎骨皈依了。地藏菩薩功德最偉大,我們能有緣遇著他底聖像名字,拜一下念一下,不但今生來世種下福田,就是了生死,求生西方淨土,也有很大力量。這不是我亂扯,有經可證。所以,我想到這里,覺得周身發燒,頭腦欲裂,因為感覺他老人家太慈悲,可是我們無法描寫出一點輪廓,更慚愧無力宣傳,這個身體散成了灰,靈魂碎了粉,也補不下這個缺陷呀!
  我停筆靜默下來,并且,請大家一同靜默下來,用盡生平最大誠懇的心力,肅敬自己底心,先要深深的、懇切的、沉痛的──沉痛得如一個大病得要死死不下,要活活不出,魂魄碎了,心肝痛如刀絞,痛得呼吸都趕不及,這時,對於一個良醫是如何沉痛的親切的需要呀!朋友,這不是形容的話,人人都有這一天──放下整個世界身心,一切平沉下去,現前展開我們底觀想:
  看!前面有金紅的電光在閃灼著,五彩雲光在洶湧著。在大大大的黑夜當中,湧出這些電光,雲光。光中分明顯出:一個英武白面,如蓮花一樣淨妙粉白色的臉,眉間白光射出非常神武威嚴的神彩,眉眼角稍稍上立;鼻樑如膽瓶的長和豐滿;紅潤的唇,長耳金環。兩肩披著黑絲一樣豐富的髮。頭上戴著五佛金冠,閃灼著白金的星,冠帶紅色隨風在飄舞;身上穿著僧衣,外披一件雲霞一樣鮮明的紅大披風,披風上閃灼著千萬顆白金色的明星,高翻在風中飄舞,赤足,一手持著很高很大的黑鐵禪杖,一手下拊似的。年齡看來像廿多歲的青年。花香,風雲香,遠滿周圍。下面,是黑沉沉的雲海,正響著狂波駭浪,隱隱中有鬼神的念佛歌聲,有下界眾生喧鬧聲、刀劍砍聲、鋼杈響聲、鞭笞聲、吶喊聲,有地獄呻吟哀叫聲、大叫慘叫短叫長叫聲……一陣大雲海又排山倒海把這些聲音排送到遠遠去,一陣又洶湧轉來。一陣有陰森森碧綠色的燐火在水上面飄過,一陣有大火燃著紅血的火燄在水面上猛起,……也隨風在足下飄來飄去。他,肅穆出現了,凡經過他下面四周的,正在大苦中掙扎游絲一線的生命們都得到一些安慰和解放了一些痛苦。香雲飄湧,從好遠好遠四面八方的雲奡擖X燈,湧出花,湧出寶,湧出許多多山一樣多一樣大的精美食物,湧出宮殿,湧出音樂和歌聲……都來供養他。聽!你靜下去,再靜下去,聽!雲海埵陬L量無邊的聲音一齊吶喊「南無地藏王菩薩」──他是誰?聰明的讀者,用不著我介紹:他就是我們這世界上緣最深、恩最大、慈愛心最切、悲願最廣,尤其是一個人在生死、苦惱、病災、種種大不如意之中以及現代這個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世界正水火刀兵苦難中的眾生,惟一救命的慈父──地藏王菩薩。苦難中的一顆星王呀!
  你要深深地,隨時地,很恭敬感恩地,非常難遇地想,照著上面(甚至比上面還詳細地)觀想在你底面前,正對著你;他眉間的白光正從你頂上注入你底身內,你周身的罪業苦惱都化為黑光從無量的毛孔出去,都化為白光,照著你面前的冤家仇人,身傍的六親眷屬,乃至充滿虛空的眾生,正在極恐怖中魂飛魄散的種種地獄眾生,他們都得了安息。這時候,你要為他們多念「南無地藏王菩薩」,切實、誠懇、悲痛地多念、念了然後注想他們都化為白光從你心中收入,菩薩化為白金光也從你頂門注入你底心中。如此常常想,多念,你便有很大的好處。也才能得到這本小冊子對於你底利益。如果,你生不起這個心,這本冊子隨便看過,太可惜了;頂好勸你送給有這個信心的人看,你也有功德。

    B  地藏王菩薩底本跡

  關於地藏菩薩底本跡應化,明載在大藏經中。很多很多經和論都提到:佛說的經,菩薩造的論,祖師底語錄,大德底記載,對於他──地藏菩薩,都常常讚歎。引證不完。不過,我們可以具體而簡單的指出的,有地藏三經:(一)地藏本願經,(二)地藏十輪經,(三)占察經。這三種是地藏菩薩法門底洪流,也是大本營。第一種是最契機簡括,第二種是博大,第三種是詳說行門。此外,還有金剛三昧經、大集須彌藏經等,也有說到的。我將敬依據三經來寫下去。至於靈感事跡,如藏經中的宋沙門常謹集靈驗記一卷,九華山志等等很多很多,明朝蕅益大師一生,不少文字弘揚。現代中國關於地藏菩薩著述也不少,如:地藏菩薩成道記,地藏菩薩行願記,地藏菩薩聖德大觀及坊間各人編記的本跡或靈感等冊子,都著得很好。我不是想同他們比賽來著書,我這本冊子只是為初學佛(而真發心為了生死、學佛)的好朋友們作一個契機的解說,只是敲門磚。
  先談本跡。
  什麼是本跡?就是說一個人有一個人底來歷、底細、根本。比如人、男人女人是他本人。但衣服好壞,是隨時可換,本人還總是本人。
  為什麼叫做地藏?這要分兩個標誌才能說明:
  (1)勝義諦的,(2)世俗諦的,(這個俗字,不是鄙俗、庸俗,是別於勝義的將就世間現象來說的話。)
  (1)勝義怎樣說呢?
  地是心地,但,你又莫要立刻誤會成什麼方寸之中、精神作用。這個心是包括世界一切的代名詞。(佛法底心是包納唯心唯物的心,不是與辨證的歷史的唯物論互相矛盾的心。現代世界科學哲學爭執不已的心物問題,一研究了佛法底心,便不須爭了。請詳看我寫的《做什麼》,在覺有情半月刊三十七年五六月份登出)非佛不能究竟。十地菩薩只能隨各人自己所知的證到一部分,也不全知。聲聞、辟支、更不用說了。藏字是指的大量和深度,能包藏一切。因此,可以指出兩個標誌:(一)當人此心即是藏,(這藏字是名詞)本來具足一切功德,如佛經中常看到的如來藏、正法眼藏等。(二)當人此心能藏(這個藏字是動詞)納一切,如佛法唯識學中所謂山河大地和三世間(即:器世間、有情世間、種子世間)通為阿賴耶識所變。這些不是這里的命題,用不著扯下去了。雖然,凡夫隔佛太遠,可是一樣有一地藏,不過如鏡子光明現在未顯現是由於灰塵底遮蔽沒有。一切勝義方面的佛理都是說的這個。
  (2)俗諦怎樣說呢?
  如上所述,雖然人人是地藏,這是理,不是事。等於在憲法上講,每個公民都可以競選,都可以作總統;但如果你未經選舉手續,你自己就說「咱是大總統」,那末,法律便要制裁你了。把這個道理來說明地藏是恰到好處。
  因此,我們就在這個說明下面,可以知道:凡學佛的人,不管是老資格呀、小資格呀、初學呀、久學呀,必須知道理是當下即是,事要功行(即修行)積成;就在這個說明下面,我們可以知道,佛為什麼說三身三土?(一)法身,即上面所說勝義,(二)報身,功行感得,(三)化身,隨機現化。所居的土也是如此分別。就中,法身雖人人本具,個個現成,三世諸佛多你不得一點,可是報化二身,就須要一步一步來作了。沒有行持到福比諸佛,那末,還要謹慎用心,莫要誤解祖師底話,弄成狂慧了。就在這個說明下面,我們更可以說道,不論何宗派,不出此理。佛只一理,空劫以前還是這個,娘生以後沒有打失這個。所謂即身成佛是指的什麼?就是理、勝義、法性。
  我鄭重頂禮:好多朋友都輕易了俗諦。他正不知現在俗諦對我們很緊要哩!比如,你不修福,只有一點慧,有什用?況且,難免是狂慧!又如,我到發心求無上菩提了,忽地因為生活問題要把你拖入一個不容你片刻安息的罪惡環境內去,那時你怎麼樣?我很想看這一本殊勝的經,忽地大病或許天災人禍來了,書也不在了,那時你又怎樣?這樣推去,今生如此;來生呢,又怎樣?未能真了生死以前,不能說隨便,懂得一點空,一樣是苦惱,不濟事、無用。因此,(尤其在這個人人危險,處處災難的今天)學佛先要靠穩已成佛的佛,有了背景,才不怕波浪;自己空叫當下是,再說得玄妙,病來時一樣病,苦來時一樣苦!明白這個道理,便可以進一步來聽我說出現前實有地藏菩薩底來歷了。
  為什麼他──地藏菩薩──是專在地獄中度生呢?這句問話還欠周到。告訴你:地藏菩薩并不是只是在地獄內才度生,人類就不去度了。其實,他是到處去的。為什麼?因為他心如天上的日月,他本不走到你窗前,可是每個窗前都有他底光。原因,就是上面指出的人人本具地藏之心,不過是沒有開拓的礦藏;只要稱念、禮拜、供養,便如同無線電台呼字相應,不論萬山萬海,立刻感到。無線電就是好譬喻了。人中多稱念、禮拜、供養地藏菩薩,只要是合於正理的祈禱,求福、求壽、消災、解厄,同觀音菩薩一樣靈感。至於說到地藏救生,這是特別又特別,恩深又恩深,慈悲又慈悲,這是說明他底作風和意志是非常契機,尤其是一個極端隨著時代進化的大乘菩薩法門。我們知道,現代無論講什麼政治、文化、經濟、藝術、科學,無不以社會存在的客觀現實為條件,歷史怎樣進化,必然隨著進化。現代世界已進化到五個基本社會形勢((1)原始(2)奴隸(3)農奴(4)封建(5)資本),將要而且必要走到新的社會形態,如果還是拉倒車,只為在上的好環境說法,便不是佛法。佛法是最同情大多數苦難的眾生,他們在佛法叫做悲田。他要同大多數苦難的群眾合作、奮鬥、(但並不是造惡業)而隨類現身,到處幫忙,到處從實際去救正在苦難中的生命:這是他底作風和意志了。
  地獄好苦!在三界之中六道輪迴最苦的是地獄,最剛強難度的也是地獄,他不怕麻煩、痛苦、艱難、看見苦眾生,立下大願說:「地獄不空,我不成佛。」所以,他以地獄為道場。你看,火燄的燙毒、熱悶,寒冰的奇冷,刀山劍樹的血肉橫飛,夜叉鬼神底刀劍響,受罪的呻吟掙扎,他坐在那里,悲心一天一天更加深和加大,焉得不心中切、切、切,切切地發起悲來呀!地藏菩薩,用人間現代語來宣傳,可以說,他便是最關心苦難,解放大多數苦難人的實際服務社會的人。
  在經中,為什麼定要講許多地獄慘像?因此,不免有人懷疑到:是不是借這個恐怖心理好來愚弄大多數無知的人,使他們安於舊社會的罪惡,不敢變革呢?不,絕不。我可以這樣側重地指出:佛法不是迷信,也不是宗教,他底說因果和地獄慘像,你決不可以拉來同過去歐洲專為封建王朝、貴族們說教榨壓人民大眾的牧師、神父他們那一類說教作用一樣看。(要明白這點也請看拙著《做什麼》第二段中詳說了)這點,望大家要弄清楚。不然,引起許多無謂的可惜心神和筆墨的爭論。我很可惜許多現代前進份子不滲透佛法,而尤其是佛界中人自己也少弄明白,徐六擔板只曉得一邊,每每苦心說法,反弄得前進的時代的優秀份子都看成是在拉倒車、迷信、甚至是馬爾薩師(英國十九世紀初期布爾喬亞氾豢養的牧師),活活冤枉了諸佛菩薩!佛法真是這樣為供少數人利用的工具嗎?天曉得!所以,在這里特別提出,大家要另具慧眼來分析,一面,時代到了今天,分析地獄業果的說法,也應該和社會科學滲合出新的前途的變化。
  我們是已信佛法的人,對於地獄要決對信下去,并且,要時常觀想。凡修菩薩行,晝夜六時要想起地獄苦。這不僅是為的警惕自己,免得放逸哩。并且,有很大很深的道理!佛法大機大用在此!因為六道眾生,無量世以來都是作過我父母的,都正在受苦;尤其正在地獄中掙扎著,慘!慘!慘!都在呼你名字,叫你救他,你今天到幸而聞法了,怡然不管,這點心安麼!所以,凡修菩薩願行必須起觀,觀諸最愛我之慈母在地獄中受苦(如西藏阿底峽尊者傳承修菩提心觀六種次第),便能長養悲心,起大功德,培大福報。同為了一個人,如同庸俗可鄙的投機商人斤斤地只曉得為自己眼前打算的人,是大大不可以同著批判的了。
  拏地獄來做道場,在生死苦惱中證法身,是我們現前地藏王菩薩底特別殊勝的地方。這有很重大和偉大的啟示,是說:他底願大,就是心願(如我們說,我將來立志做什麼)太寬廣,太慈愛,完全是為的眾生;尤其是為的大多數苦難中掙扎著的群眾阿!為什麼?悲,這是悲底功德。什麼是悲?「拔苦」是悲:比如頂慈愛的老母看見他頂痛心頂篤愛的兒女病了,死了,或出了意外橫禍了,他底心跳,血脈緊張,腦髓像要分裂,肝膽像要迸破……這種苦比他底兒女自身還要切,必須想盡任何方法去救,這叫做拔苦,即是悲。悲,同勝義心一樣人人本具,也有遮蔽和未遮蔽的分別。有禽獸之悲,如老牛舐犢;有愚夫婦之悲,有聖哲之悲,便大小不同了。聲聞、辟支有悲,菩薩有悲,到佛地則為大悲。苦有三苦、八苦、百一十苦、無量苦。有無量苦,便興起佛底無量大悲。如果,沒有悲心,不但人類及一切眾生冥頑了,麻木不仁了,不可教育了;一切佛法萬行功德沒有了,一切淨土沒有了,簡直沒有佛了。佛是從大悲生,故說,「悲是佛母,智是佛父。」「三世諸佛,從大悲生。」「諸佛以大悲為根本,菩提為方便。」你看,悲有好大道理!一切智慧、願力、通通從悲生。悲是觀苦興起,有切肯的大用,大悲中可以包括慈悲喜捨等。因此,可以知道悲在佛法中是轉動機的輪帶或起重的槓桿。有悲,則有智,如急於拔苦,腦筋多動起辦法來了;有悲則有力,如慈母救子,一切水火不顧了;有悲則勇猛,有悲則雄壯,有悲則膽大,有悲則生活不怕艱苦,有悲則有革命、打不平,有悲才有人類正義、正義的憤怒、正義的鬥爭;乃至佛菩薩底菩提願心和功行。在極苦的地獄道場,我們看到由大苦而起大悲心的地藏菩薩的這個輝煌的典範(所以,又稱他為幽冥教主)。
  以上是從俗諦來說明了地藏王菩薩底本跡。又,有的稱為地藏王菩薩,王是形容悲心大的意思。菩薩,大家都知道是菩提薩埵簡稱,意思是:覺悟、救拔一切眾生者。菩薩,有十地菩薩(每地即一階級之意),有凡夫菩薩(只是有菩提願心沒有功行)。地藏菩薩是本可成佛了的大菩薩(與文殊、普賢、觀音諸大菩薩一樣),為了大悲心切,度苦願大,不肯便成佛。其實,也就是佛一樣了。
  末了,我們還有一點要指出的:就是地獄問題將要并且決可能要引起不了解的人懷疑:科學世紀的今天,打開地藏三經看起地藏來,先就對有無這些地獄的問題自然地發露了出來。不必定要爭論,只可以誠懇地向他說,我們肉眼凡夫還看不到。我們連自己面前隔一張不透明紙的那面已經不看見了。造了什麼業,才到什麼地方;魚在水內可以生存、生育,人不能。頂好是不起分別的心來看,久久自然自己會辨證到比有無問題還高的好處。如果,這樣也做不來,就請你去看目前各地的難民,正在刀槍下,彈砲下,硫磺下分屍解體,慘絕悶絕的人們,監獄內的囚犯,馬路上的鬼一樣的齷齪不健康失了人形的游離分子(乞丐),到處是。這不明明是人間地獄麼?果真你能時刻深入去分析他們底生命意識,和這個現象的發生、發展的法則是從社會底不好,那末,量底積累將要到質底突變,能夠發慈悲心、挺身而出,把握這個質變。那末,我向你致地藏菩薩敬禮,因為你也是地藏菩薩化身似的。諸佛以八苦為師,眾生因苦可以消滅惡念(在大苦難中,放逸、作惡念頭每生不起了),地獄在佛法中作用很大。
  在二十五年前,筆者研究瑜伽,俱舍,很奇怪,為什麼法相、唯識合乎科學,也在說地獄,并且很詳,同地藏三經一樣開出八寒八熱等名目及情況。又看到俱舍內說燄摩法王,(髣彿普光述記已指明即閻羅王)不免懷疑到這或許因為佛學尚未全部進化,所以還夾了一些舊的渣滓吧。後來,才曉得自己底批判不是。地獄執行者是用一種摧惡的形式在宣傳佛法,燄摩法王即是在說無常法。原諒我不多引證,簡單舉兩個例,都在地藏菩薩本願經上面;(1)忉利天宮神通品第一,無毒鬼王是財首菩薩底前身;(2)閻羅王眾讚歎品第八,主命鬼王將過一百劫,還要成佛,名叫無相如來,劫名安樂,世界名淨住,其佛壽命不可計劫。你說怪不怪?我說不怪。為什麼?經中已明白指出,他們這些大鬼王「於生死中,擁護眾生,是大士慈悲願故,現大鬼身,實非鬼也。」現代這個社會就須要多這些內祕菩薩心腸外現魔毒的大鬼王來拔一切苦,才有辦法。在西洋盛稱有名的權威文學作品也有專形容到地獄的,如:但丁底神曲,歌德底浮士德等。我們可以說,任何天才的作家們也不會懷疑到他們所寫是否現實的問題,而只是欣賞其文藝價值和意義。那末,對於佛法地獄不明白,便先去信口批評迷信、荒唐,這未免武斷一點。我們上面已說過,今天弘揚地藏菩薩法門最為契機,同時要與社會現實生活有機地互相滲透融和新的前途發展,自然不去強求與人一樣地來依樣畫胡蘆,所以,我底解法也取接近時代文化方面來說了。(也不能專以為除了朝九華山,或其他形式,便不是修地藏法;到正是在現階段及時發下悲願,從實際在社會現實中打救苦難的人,我認為他們是最可敬、最好的地藏菩薩底法眷)。

    C  地藏王菩薩底因緣

  上面從地藏王菩薩底本跡上已經發揮了菩薩底悲願和在近代社會的一個有力的契機,也可以說是指出地藏法門。這里就不能不,並且不得不提出問題:關於地藏王菩薩底本跡誠然很殊勝,可是上面談到的還只是理論,而他本人底史跡呢?它是表現在什麼地方呢?它是怎樣地顯露出來呢?這,便不能不請從經中來引出說明了。
  地藏菩薩因緣最顯著的,有下面五個極有趣味,極有代表佛法的理趣底因緣:(1)大長者子,(2)婆羅門孝女,(3)小國王,(4)光目聖女,(5)金地藏。
  (1)大長者子
  在過去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底時候,大長者子見佛相好,千福莊嚴,心生歡喜恭敬,問佛:「為什麼你有這好相?」佛說:「只要久遠度脫一切受苦眾生便可證得了。」他因此發下專在苦難中超拔眾生的大願,要罪苦六道眾生都得了解脫,自己才肯成佛。因此久劫拔苦,尚為菩薩。
  這一個因緣給我們指明了兩個佛法底真理:(一)觀相。佛菩薩像,對於世界眾生關係很大,培福培慧,都在此。所以淨土法門有十六觀經,詳說西方三聖像。密宗觀相更多。俱舍論內曾經寫道,釋迦佛為什麼未滿百劫便得了三十二相呢?因為他在底沙佛入火光定時,在大光紅亮的光明中看見底沙佛入定的金像偉大慈祥莊嚴,他心中說不出地歡喜恭敬、悲仰、七日七夜不閉眼,因為如此精進,所以,便超一劫先成佛了。這樣例證很多,都是見佛相好發心,佛底相是萬福莊嚴的表示,不是凡夫底色相,故愛佛相好不是貪,正是入道之門。所以,印造佛像,功德甚大,培的福也大,因為關係佛法和眾生慧命。現在有些人不誤會是迷信偶像,便又只看成美術底心理作用,都錯了。(二)至今尚為菩薩。這是地藏王菩薩之偉大的地方,也就是地藏王菩薩之所以為地藏王菩薩了。其實,一般講來,大乘悲願豈僅如地藏王大菩薩呢?其次的,如「十地菩薩留煩惱障助願受生」(成唯識論)。
  (2)婆羅門孝女
  在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底時候,婆羅門女底母親名叫悅帝利,輕毀三寶,命終,魂神墮無間地獄了。孝女有善根,很信佛,怕母親墮入惡道,晝夜悲哭,賣了家宅去換很多香花、供具,到先佛塔寺,大興供養。因此,感佛加被,看見佛相,同廟內塑畫的一樣。心媟Q,「我母到何處去,佛應曉得吧?」忽然空中有聲說:「你莫要太悲哀了!我因為你很誠心,孝你底母,所以特來告訴你的。你回去吧,端坐思念我底名號,自然曉得了。」果然,她回家念佛,坐一日一夜,忽見到了海邊,波浪涌沸,很多惡獸,很多鐵身在海上面飛走,東抓人西逐人。男子女人在海內出沒,被許多惡獸爭取食噉。那些夜叉,各種怪相,有多手多眼的,有多足多頭的,口牙露著,鋒銳如劍,把那些造惡的人驅去挨近惡獸。又來搏攖,頭足縮住一團滾起來。各種怪形慘狀,啊呀!她不敢再久看了。好在心中念著佛,不生恐怖。有一個鬼王名叫無毒,很客氣迎著她,說:「你這聖女為什來此?」她告訴是為找母親而來,并說母親名字和生前行為。鬼王便告訴她:「這里是大鐵圍山西面第一重海。因為閻浮(就是這世界)眾生造惡的經四十九天後,沒有人為他作功德救度,在生作惡太多,應入地獄,先要渡過這海的。這里過去還有兩海,這三海是三業惡因所感,共名業海。三海內有大地獄百千,苦毒無量。你母親已入地獄,因你孝心為她設供修福,布施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塔寺;她仗佛力加被,已經超生天界三天了。聖女,請安心,回去吧。」鬼王說完,合掌後,去了。婆羅門女如夢醒來,在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塔像之前,立大誓願,「願我盡未來劫,應有罪苦眾生,廣設方便,使令解脫。」
  這個因緣給我們指明了:「大孝釋迦尊,累劫報親恩。」世間底孝不澈底,有時甚至孝反不孝。因為如順從親的,甚至有順從去為非作歹的,這樣順是孝嗎?父母有不懂事的父母,因為畢竟眾生中品類複雜,教育性情也多分別。照佛法講來,世間孝并不澈底。佛法是以救拔無量世來曾為我作過父母之眾生,一同出苦,并使其不但物質上不感痛苦,并且精神永恆快樂解放,得成佛為止,這才是大孝。所以,冤家仇人,水陸虛空生物,都一片心慈護。每修法都為四恩三有、法界眾生迴向。所以,佛法是真孝道。又,如果人人明白得佛法這個道理的話,那末,我想:現社會那些剝削人的,正在吃人的舊社會制度中的妖魔,也應該痛徹悔悟了吧!在佛法為悲,應用在世法上叫孝,孝社會,孝民族,都是孝。一般講來,社會上人底生存,無一不靠社會大眾底力量。(甚至如卡爾還以為一個資本還是集許多勞力生產而來的)我們因為社會分工之後,大家才可以憑一個有價交換東西,去取得日用生活品,乃至不織而衣,不勞而食。又想想看,在目前這個饑餓、匱乏、種種苦難的世界上,好多人一口飯也得不著吃。我們如尚勉強有衣穿飯吃,更應該生好大的慚愧,要發好大的孝心來救度他們才是!即是:先要從現實生活解決而最後引入佛法。如果不是這樣做的話,自己仍然大剷地皮,剝削人,榨壓人,作一個封建餘孽尾巴、布爾喬亞投機走狗去殘害大眾:這樣,縱然天天好衣好食供父母,不是孝;父母死了,天天百個和尚千個萬個和尚鋪張也超度不到,也不是孝。佛法是從實地發出,如果我隨便殺人搶人發了洋財之後,也學佛起來,不真懺悔,只圖免受報之苦,這樣佛菩薩也保護,那就太勢利太受賄賂,不成為佛菩薩了。因此,奉勸同志們,但能實心實行,為社會忠實,為大眾服務,也是孝。因為自己作了一個好人,社會減少一人底擾亂,得到一人不擾亂的安甯秩序;一人不剝削人,社會就可能減少一個被剝削者底痛苦。不是你父母底功德嗎?所以,學佛不在富貴中,甚至有時要在貧苦中求得。從來許多大祖師都是非常清苦淡泊的。不正當和剝削的社會生產關係性得來的富貴,不足以榮父母,是恥辱。更買不到佛法。佛法要與世上庸俗看法決對分別清楚。話說回來吧,婆羅門孝女便是顯示這個佛法孝底真理,她是從以感信佛好施等真地做起,不是冒牌和投機的佛弟子,所應立現。從此悲願救苦,不厭入地獄去,正是地藏菩薩偉大的表現。所以,大乘修發菩提願心必觀諸母正在三惡道中受種種苦,婆羅門聖女底本事正顯示這個理。(庸俗誤傳傅蘿蔔、目連、救母以為是地藏菩薩底事,大概因為這個原故吧)?
  (3)小國王
  在一切智如來未出家以前底時候,曾經作過小國國王,同鄰國國王是好朋友。同行十善,利益眾生。但附近又一國內所有人民都在造惡。二王商議如何辦法,那時一切智,發願早成佛,好來度他們。那鄰國小王不這樣,他說:「若不先度罪苦,令是安樂,得至菩提,我終未願成佛。」他,這位永度罪苦眾生的國王是誰?現前地藏王菩薩。
  這個因緣給我們指明了:佛法不是離開社會人事而只為少數人消閒自在的東西。是要滲透到世界每個角落,尤其與苦難的大多數人的契機,也必然要使人人能契機接受,(比如向一個貧民宣傳佛法,你便非叫他大燒護摩──即密宗底供天,把許多衣食寶物用火燒了──不可,他底錢從哪里來呢?如果是大財力的舊統治者和剝削者軍閥、官僚、奸商,倒可大興供養;我到要問:原來佛法是可以錢和勢力買得來的嗎?笑話)決不可以高高乎於上,仍然是土番、教皇那一套樣子。我們這里指的需要的佛法,是恰好引導社會,改革現實,不違反歷史進化法則而合乎佛法慈悲喜捨的道路。如果不在根器上說,只在階級上說,要動輒非大官僚大買辦才做得到的法事,我們認為是佛法底妖怪,須要革命!在佛菩薩經論中很多指出要從政治上、社會上、如理作意,因勢利導去做。所以,這二國王是好樣子。永度罪苦眾生這一位國王,不待說大家猜也猜得到是誰了。罪苦眾生要度他,意義太多太大,單拈一片面來舉例說吧:比如這個社會好多苦人,我們平心靜氣不能完全說是他們不對;人人也知道是劫運所致。為什麼有這樣不好的現象呢?當然出於社會自身制度上的矛盾,要追求根源,要從根柢上來解救才是辦法:這一種變格的推動工作,便值得我們去作。同伊里奇告鄉村貧民書說的一樣,「這是一種偉大的事業,這種偉大事業終身來幹也是不可惜的。」這樣發起同情心來,悲心來,便是地藏王菩薩所以要不揚棄尤其現代的罪苦眾生的理由。
  (4)光目聖女
  在清淨蓮華目如來底時候,有一羅漢名福度眾生。沿途教化人。遇著一聖女名叫光目的,設齋供養;羅漢問她欲求什麼。光目女說:「因我底媽媽死了,所以修福想救拔她,不知她生到何地去了?請你告訴我吧。」羅漢感愍光目底孝心,便入定去看,看見光目底母親已墮在惡道,正在受大苦哩,他說:「你底媽媽在生常造什麼事?」光目說:「唉!她老人家總為貪口腹,最愛殺生,好吃魚鱉之屬,所吃的魚鱉,真罪過!還吃許多多的子(未成的蛋子),或炒或煮,恣情食噉,傷的性命千千萬萬說不完。怪可憐,擋又擋不住她呀。尊者,請你哀愍救她吧!」羅漢為愍光目孝心,勸她多念清淨蓮華目如來,并塑畫形像,可以使母超生,自己更培福。說了便去了。光目從此便照著做了起來,畫佛供養。每每悲泣瞻禮不止。忽然在一個晚上,夢見佛身金光燦燦,大山一樣放大光明,光明中說道:「光目,你底媽媽不久生在你家,纔覺饑寒,便能說話。」果然,後來家內一個女僕生了一個孩子,未滿三天便哭道:「我自同你別後,墮了幾次大地獄了,蒙你底福力,受生人中,作最苦賤的,但十三歲便短命,又要墮惡道了。光目呀,我底好女,痛心的女兒呀!你有什麼辦法?快救我救我!」光目女,聽了哭得多麼傷心,向這孩子說:「你既是我媽,你自己知道是為了什麼罪業,又生為婢子還要短命呢?」這孩子答道:「因常常殺害打罵人家,刻薄成家,所以當受這樣果報。」因此,光目聖女向空哭泣訴願、求佛加被她母親永脫地獄、下賤。願從此發下大悲菩提心:「所有世界所有地獄及三惡道,諸罪惡眾生,誓願一一救度,等他們成了佛,我然後才肯成佛。」她這樣在清淨蓮華目如來前發了大願之後,她那母親後來十三歲死了,改生為梵志,年百歲。過此以後,生「無憂國土」,後成佛果,都由於孝女底力量所轉移。
  這個因緣同第一個因緣──婆羅門孝女──是一個說明。因為,這種救母的悲願去學佛,無有不成。佛法就是要觀一切眾生──乃至冤家仇人──都要作自己累劫慈愛恩深的母想,正是這個道理的法則性。其實,都是菩薩底悲心擴大和加深,所以到處示現。就如這里所謂罪惡大的光目母,也是示現──她是解脫菩薩哩!所以,平心講來,一切惡人示現造惡受苦,便是對我說法,對我有恩。佛法真是最高度的平等哲學了!至於光目母生前好食魚鱉,這是很好的殺生的示現,就是告訴我們要護生戒殺吃素的道理,要養成一個護生藏愛的心,才培起福田。至於因刻薄成家,虐待人的原故,所以光目母生為極苦賤的婢子并且還要短命。我們可以知道:人生如不向厚道上做,刻薄待人的終歸不好。
  (5)金地藏
  以上四個因緣,都不在中國。這里,很有樂趣地敘述到,菩薩到了中國來了!
  唐朝永徽四年,朝鮮之東新羅國,就是現在的高麗國。太子喬覺,因為是新羅王氏近屬,人稱為「金喬覺。」後來人家知道他是菩薩應化,故又名金地藏。二十四歲帶了一隻白犬出家(白犬名叫善聽),後來航海到了中國安徽省底九華山,在那里九子山頭坐定七十五年。唐玄宗開元十六年七月三十夜成道──這便是七月三十夜地藏香的來源了──。山下有一閣老閔公,好善──信佛多年,菩薩曾經下山去向閔公募緣說:「我不募你什麼,只募一件袈娑寬的地好了。」閔公說:「這全山都是我的,就隨你要多少吧!」地藏菩薩便把袈裟一展,袈裟飛在天上有光,把九華山都蓋籠著了。閔公大喜,因此全山送作道場。閔公兒子先出了家,名道明和尚;後來閔公也放下一切專辦道去,因為以出家先後分別,所以拜兒子為師。現在各地塑畫的地藏王菩薩像,左邊站的青年僧是道明和尚,右邊老頭子便是閔公了。
  這個因緣給我們說明了:他對中國底緣深,所以至今威德并不稍減,到處有靈感事跡哩。上面我們已說過大菩薩是隨時、隨地、隨緣化度,如天上的日月一樣的。倒並不止九華才有他,如果沒有力量(財力)或時間去九華朝山的,便與菩薩無緣了嗎?不,但常念「南無地藏王菩薩」,也可以說到處是九華了。如南京底清涼山,從前也就應化過,有「小九華」的稱呼。只可惜這些年來,許多莊嚴聖蹟都被人為的摧殘,弄成殘敗和荒涼不堪的廢墟了!

    D  修法和功德

  知道了地藏菩薩本跡和因緣了,又知道他是我們這世界這時代最契機的救主、燈塔,不由自己不心中生下難得的歡喜,從此,好好地學起來。不過要問修行的方法,那是很多;如密宗也有專修地藏底法。筆者既非善知識,(簡直就不懂佛法)不過是拉雜經典湊成白話小冊,以引起大家信心而已。論理,不應該寫修法這一命題(因為自己就不知修法),但坦白地可說,我們這里并無妖神鬼怪的捏造,全根據經論;因此,本著經典來說大致。
  修法:(1)專修的,(2)簡修的,(3)契機方便修的。
  (1)專修的──除了密宗不宜摘引公開外,還有比丘戒定慧集《地藏菩薩本願懺儀》(以前佛學書局印行《地藏菩薩行願記》後面附載著)等,可以隨自己喜悅去參考。三經中更可以隨時採用。如或誦經,或照此觀想求菩薩加被,都可以培福慧,消災苦。并且,與淨土法門並不違背。凡多弘揚地藏菩薩的多得一大力幫助,命終以後,往生更容易有把握。所以,宜好好香花、燈、水等六種八種乃至多種供養,并禮拜。
  (2)簡修的,──就是念一句「南無地藏王菩薩」(南無二字讀如曩謨,即皈依、依靠的意思),這很方便,人人、時時,都做得到。但,念得久了,念好了,才知這一句用大。要懇懇切切,專心致志,放下一切念頭去念;不緩不急,字字分明,耳根字字聽清;不能出聲的地方心堜嚏A髣彿有聲,用耳聽著,這叫無聲念,名叫「金剛持法」,如在任何地方大小便一切不淨,心中都可如此念去。(因為不淨處所,出聲念是不恭敬,如在睡眠時出聲念傷氣也不好)如果在大痛苦當前,不拘什麼不淨便可大聲叫念;如像子女在苦中呼母去打救,倒不在恭敬不恭敬上,所以沒有罪過。人人能常念,利益真太大,同念觀音菩薩有求必應是一樣的。
  (3)契機方便修的──這是說:我們作事,要隨處體驗他,學習他。不是只提著佛珠,能在佛堂內念誦才是修行。在一切處、一切時、都好修行。既信地藏菩薩,要學習他永恆救度苦難眾生的精神。這個世界上如果大多數人能這樣做去,何至有這樣劫難?願借他老人家底鐵禪杖降盡一切魔,救一切苦!
  「修了地藏法有些什麼好處呢?(好處就是說功德,即是利益的意義)」有人將要這樣問。
  那末,我們可以告訴他說:太多了;只有請你去看地藏三經好了。如禳病苦,求福,尤其薦亡利益很多。簡單可以舉個例:
  十種利益──(1)土地豐穰,(2)家宅永安,(3)先亡生天,(4)現存益壽,(5)所求遂意,(6)無水火災,(7)虛耗辟除,(8)杜絕惡夢,(9)出入神護,(10)多遇聖因。
  這是說:「若人以土石竹木作其龕室,是中能塑畫,乃至金銀銅鐵,作地藏形像,燒香供養,瞻禮讚歎,是人居處,──」便有上面那些利益;此外同在本願經內說的二十八種利益,和十輪經農田豐收利益等等,還多哩。

    E  附題的話

  ──兩位居士──
  現代世界上好些地方的人,還過著古代奴隸及中世紀農奴一樣的生活。在黑暗而無光明的冷冰冰的或火燄刀山的社會角落媦蟡騊菕A掙扎著;在地獄一樣的環境,喘息著延宕著像游絲一樣的生命:這種艱苦與悽慘,業已達到一個大文學家所無法描寫的地步。我們只有由衷地,自發地,為大家念地藏王菩薩底萬德洪名。
  我已十七年別了上海,這是我從前參學的地方之一。當時有好多朋友,都為佛法努力;以至二十年左右,我們用了多少精神團結在做。不料,時代底變,好些心力不堅的朋友都向著不好的方向變了。我抗戰勝利復員到京,戎馬之便常到上海,順便再訪訪他們,結果使我非常失望而悵惘!
  陳無我、蘇慧純兩居士是這次在上海認識的。無我居士六十開外的人,他底態度如同春風在柔暖的陽光下悄悄地掠過那山坡小草之尖的一樣,使人得到一種佛法所謂調柔的心緒。昨天,他同我閑談到地藏王菩薩正是目前苦劫中的救主,他鼓動我說:
  「今天浩劫當前,未來吉凶誰可免,誰敢自保?正是弘揚地藏王菩薩底時機了。」
  「是的。」我也同情他,「地藏王菩薩是非常神勇、雄壯、英武的大悲者,他底神威,正是浩劫苦難中的眾生底救主呵!」
  「你既然六年前在成都昭覺寺寫有觀世音菩薩本跡因緣,很通俗、感動人、契機。地藏與觀音兩大菩薩同是一樣,當此浩劫,應該請你照那樣子再寫一本地藏王菩薩本跡因緣出來,我們流通它。」(觀音本跡因緣現排至第五版,又由大法輪書局印出流通了。)
  「好倒好,只是,我學識不夠,又多久未寫佛法文字,自己又多俗事,恐怕寫不好。」
  「好的,一定好。這是弘法大事,再公事忙,也要寫出。」
  「也看一些時吧?等我心情靈感到了試寫。」
  「這時你已動了靈感,地藏王菩薩已加被你了。就可以作,作出我們就印。」
  無我居士同我這樣一對話,倒使我不好意思推辭了。慚愧我近年濫竽將壇,虛受國家一點點名位;實際是一個什麼都說不上的庸俗、苦惱、罪重的人,佛法世法兩都不懂。他兩位到立刻鼓動我寫,并說立刻要付印的。慧純居士熱誠令我感動,立刻就檢出精美莊嚴的名畫地藏聖像來給我瞻仰。小屋中,空氣是那樣靜穆的,上海底煩囂吹不到那里──一個另一世界。我們三人靜坐在夜色中,江南暮春三月的柔風帶來了靜穆的溫暖。我,當時好似觸了電似的,莊嚴的地藏聖像深深映在我底腦海了。回到家去──本在南京戎幕;為了家眷在上海,故常到上海底家──一大半夜睡眠不成。天亮了,匆匆收拾,關起寢室門來,有人來會也不應聲,一天便寫成了。髣彿做了一件應該服務的工作一樣;身心很輕安。至於文字不好,引證不好,以及連根就幼稚,那我可不管它;因為我是坦白地以服務的心在寫它。為什麼好像有什麼不期然而使然的力量,在推著我要這一天忙不了的樣子,又為什麼我本在病中,寫完了身心不倦反很輕安呢?我很珍重這一個靈感。
  此致──
  地藏王菩薩法門敬禮。

    啟倫病中寫。
    一九四八年四月二十三日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