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龐居士語錄


    龐居士語錄

    龐居士語錄卷上。

            節度使  于情@ 編集。
            優婆塞  世燈  重梓。

  襄州居士龐蘊字道玄衡州衡陽縣人也世本儒業少悟塵勞志求真諦唐貞元初謁石頭禪師乃問不與萬法為侶者是甚麼人頭以手掩其口豁然有省一日石頭問曰子見老僧以來日用事作麼生士曰若問日用事即無開口處頭曰知子恁麼方始問子士乃呈偈曰日用事無別唯吾自偶諧頭頭非取捨處處沒張乖朱紫誰為號丘山絕點埃神通并妙用運水與搬柴頭然之曰子以緇耶素耶士曰願從所慕遂不剃染。
  居士後之江西參馬祖大師問曰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祖曰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士於言下頓領玄旨遂呈偈有心空及第之句乃留駐參承二載有偈曰有男不婚有女不嫁大家團圞頭共說無生話士一日又問祖曰不昧本來人請師高著眼祖直下覤士曰一等沒絃琴惟師彈得妙祖直上覤士禮拜祖歸方丈士隨後曰適來弄巧成拙士一日又問祖曰如水無筋骨能勝萬斛舟此理如何祖曰這裡無水亦無舟說什麼筋骨。
  居士到藥山禪師山問曰一乘中還著得這箇事麼士曰某甲祇管日求升合不知還著得麼山曰道居士不見石頭得麼士曰拈一放一未為好手山曰老僧住持事繁士珍重便出山曰拈一放一的是好手士曰好箇一乘問宗今日失卻也山曰是是居士因辭藥山山命十禪客相送至門首士乃指空中雪曰好雪片片不落別處有全禪客曰落在甚處士遂與一掌全曰也不得草草士曰恁麼稱禪客閻羅老子未放你在全曰居士作麼生士又掌曰眼見如盲口說如啞。
  居士到齊峰纔入院峰曰箇俗人頻頻入院討箇什麼士乃回顧兩邊曰誰恁麼道誰恁麼道峰便喝士曰在這裡峰曰莫是當陽道麼士曰背後底聾峰回首曰看看士曰草賊大敗草賊大敗峰一日與居士並行次士乃前行一步曰我強如師一步峰曰無背向老翁要爭先在士曰苦中苦未是此一句峰曰怕翁不甘士曰老翁若不堪齊峰堪作箇什麼峰曰若有棒在手打不解倦士便行一摑曰不多好峰始拈棒被居士把住曰這賊今日一場敗闕峰笑曰是我拙是公巧士乃撫掌曰平交平交居士一日又問峰曰此去峰頂有幾里峰曰是什麼處去來士曰可畏峻硬不得問著峰曰是多少士曰一二三峰曰四五六士曰何不道七峰曰纔道七便有八士曰住得也峰曰一任添取士喝便出峰隨後亦喝居士一日又問不得堂堂道峰曰還我恁麼時龐公主人翁來士曰少神作麼峰曰好箇問訊問不著人士曰好來好來。
  丹霞天然禪師一日來訪居士纔到門首見女子靈照攜一菜籃霞問曰居士在否照放下菜籃歛手而立霞又問居士在否照提籃便行霞遂去須臾居士歸照乃舉前話士曰丹霞在麼照曰去也士曰赤土塗牛嬭霞隨後入見居士士見來不起亦不言霞乃豎起拂子士豎起槌子霞曰只恁麼更別有士曰這回見師不似於前霞曰不妨減人聲價士曰比來拆你一下霞曰恁麼則啞卻天然口也士曰你啞繇本分累我亦啞霞便擲下拂子而去士召曰然闍黎然闍黎霞不顧士曰不惟患啞更兼患聾丹霞一日又訪居士至門首相見霞乃問居士在否士曰饑不擇食霞曰龐老在否士曰蒼天蒼天便入宅去霞曰蒼天蒼天便回霞一日問居士昨日相見何似今日士曰如法舉昨日事來作箇宗眼霞曰祇如宗眼還著得龐公麼士曰我在你眼裡霞曰某甲眼窄何處安身士曰是眼何窄是身何安霞休去士曰更道取一句便得此語圓霞亦不對士曰就中這一句無人道得居士一日向丹霞前叉手立少時卻出去霞不顧士卻來坐霞卻向士前叉手立少時便入方丈士曰汝入我出未有事在霞曰這老翁出出入入有甚了期士曰卻無些子慈悲心霞曰引得這漢到這田地士曰把什麼引霞乃拈起士襆頭曰卻似一箇老師僧士卻將襆頭安霞頭上曰一似少年俗人霞應喏三聲士曰猶有昔時氣息在霞乃拋下襆頭曰大似一箇烏紗巾士乃應喏三聲霞曰昔時氣息爭忘得士彈指三下曰動天動地丹霞一日見居士來便作走勢士曰猶是拋身勢怎生是嚬呻勢霞便坐士乃回前以拄杖劃地作七字霞於下面書箇一字士曰因七見一見一忘七霞曰這裡著語士乃哭三聲而去居士一日與丹霞行次見一泓水士以手指曰便與麼也還辦不出霞曰灼然是辦不出士乃戽水潑霞二掬霞曰莫與麼莫與麼士曰須與麼須與麼霞卻戽水潑士三掬曰正與麼時堪作什麼士曰無外物霞曰得便宜者少士曰誰是落便宜者。
  百靈和尚一日與居士路次相逢靈問曰昔日居士南嶽得力句還曾舉向人也無士曰曾舉來靈曰舉向什麼人士以手自指曰龐公靈曰直是妙德空生也讚嘆不及士卻問阿師得力句是誰得知師戴笠子便行士曰善為道路靈更不回首靈一日問居士道得道不得俱未免汝且道未免箇什麼士以目瞬之靈曰奇特更無此也士曰師錯許人靈曰誰不恁麼誰不恁麼士珍重而去靈一日在方丈內坐士入來靈把住曰今人道古人道居士作麼生道士打靈一掌靈曰不得不道士曰道即有過靈曰還我一掌來士近前曰試下手看靈便珍重居士一日問百靈曰是這箇眼目免得人口麼靈曰作麼免得士曰情知情知靈曰棒不打無事人士轉身曰打打靈方拈棒起士把住曰與我免看靈無對。
  居士一日見大同普濟禪師拈起手中笊籬曰大同師大同師濟不應士曰石頭一宗到師處冰消瓦解濟曰不得龐翁舉灼然如此士拋下笊籬曰寧知不直一文錢濟曰雖不直一文錢欠他又爭得士作舞而去濟提起笊籬曰居士士回首濟作舞而去士撫掌曰歸去來歸去來濟一日問居士是箇言語今古少人避得唇舌只如翁避得麼士應喏濟再舉前話士曰什麼處去來濟又舉前話士曰什麼處去來濟曰非但如今古人亦有此語句士作舞而去濟曰這風顛漢自過教誰點檢普濟一日訪居士士曰憶在母胎時有一則語舉似阿師切不得作道理主持濟曰猶是隔生也士曰向道不得作道理濟曰驚人之句爭得不怕士曰如師見解可謂驚人濟曰不作道理卻成作道理士曰不但隔一生兩生濟曰粥飯底僧一任點檢士彈指三下居士一日去看普濟濟見居士來便掩卻門曰多知老翁莫與相見士曰獨坐獨語過在阿誰濟便開門纔出被士把住曰師多知我多知濟曰多知且置閉門開門卷之與舒相較幾許士曰祇此一問氣急殺人濟嘿然士曰弄巧成拙。
  居士到長髭禪師值上堂大眾集定士便出云各請自檢好髭便示眾士卻於禪床右立時有僧問不觸主人公請師答話髭云識龐公麼僧云不識士便搊住其僧云苦哉苦哉僧無對士托開髭少間卻問士云適來這僧還喫棒否士云待伊甘始得髭云居士只見錐頭利不見鑿頭方士云恁麼說話某甲即得外人聞之要且不好髭云不好箇甚麼士云阿師只見鑿頭方不見錐頭利。
  居士同松山和尚喫茶次士舉橐子曰人人盡有分為什麼道不得山曰祇為人人盡有所以道不得士曰阿兄為什麼卻道得山曰不可無言也士曰灼然灼然山便喫茶士曰阿兄喫茶為什麼不揖客山曰誰士曰龐公山曰何須更揖後丹霞聞乃曰若不是松山幾被箇老翁惑亂一生士聞之乃令人傳語霞曰何不會取未舉橐子時居士一日與松山看耕牛次士指牛曰是伊時中更安樂只是未知有山曰若非龐公又爭識伊士曰阿師道渠未知有箇什麼山曰未見石頭不妨道不得士曰見後作麼生山撫掌三下居士一日到松山見山攜杖子便曰手中是箇什麼山曰老僧年邁闕伊一步不得士曰雖然如是壯力猶存山便打士曰放卻手中杖子致將一問來山拋下杖子士曰這老漢前言不付後語山便喝士曰蒼天中更有怨苦居士一日與松山行次見僧擇菜山曰黃葉即去青葉即留士曰不落黃葉又作麼生山曰道取士曰不為賓主大難山曰只為強作主宰士曰誰不恁麼山曰不是不是士曰青黃不留處就中難道山曰也解恁麼去士珍重大眾山曰大眾放你落機處士便行一日松山與居士話次山驀拈起案上尺子云還見這箇麼士曰見山曰見箇什麼士曰松山松山山曰不得不道士曰爭得山乃拋下尺子士曰有頭無尾得人憎山曰不是翁今日還道不及士曰不及箇什麼山曰有頭無尾士曰強中得弱即有弱中得強即無山抱住居士曰這個老子就中無話處居士問本谿和尚丹霞打侍者意在何所谿曰大老翁見人長短在士曰為我與師同參方敢借問谿曰若恁麼從頭舉來共你商量士曰大老翁不可共你說人是非谿曰念翁年老士曰罪過罪過本谿一日見居士來乃目視多時士乃將杖子畫一圓相谿便近前以腳踏士曰是什麼是什麼谿卻於居士前畫一圓相士亦以腳踏谿曰來時有去時無士抱拄杖而立谿曰來時有去時無士曰幸自圓成徒勞目視谿拍手曰奇特一無所得士拈杖子點點而去谿曰看路看路士曰是什麼是什麼。
  居士訪大梅禪師纔相見便問久嚮大梅未審梅子熟也未梅曰熟也你向什麼處下口士曰百雜碎梅伸子曰還我核子來士便去。
  居士到芙蓉山大毓禪師處毓行食與居士士擬接毓縮手曰生心受施淨名早訶去此一機居士還甘否士曰當時善現豈不作家毓曰非關他事士曰食到口邊被他奪卻毓乃下食士曰不消一句子士又問毓曰馬大師著實為人處還分付吾師否毓曰某甲尚未見他作麼生知他著實處士曰祇此見知也無討處毓曰居士也不得一向言說士曰一向言說師又失宗若作兩向三向師還開得口否毓曰直是開口不得可謂實也士撫掌而出。
  居士相看則川和尚次川曰還記得見石頭時道理否士曰猶得阿師重舉在川曰情知久參事慢士曰阿師老耄不啻龐公川曰二彼同時又爭幾許士曰龐公鮮健且勝阿師川曰不是勝我祇欠汝箇襆頭士拈下襆頭曰恰與師相似川大笑而已一日則川摘茶次士曰法界不容身師還見我否川曰不是老僧洎答公話士曰有問有答蓋是尋常川乃摘茶不聽士曰莫怪適來容易借問川亦不顧士喝曰這無禮儀老漢待我一一舉向明眼人川乃拋卻茶籃便歸方丈川一日在方丈內坐士見曰只知端坐方丈不覺僧到參時川垂下一足士便出三兩步卻回川卻收足士曰可謂自由自在川曰爭奈主人何士曰阿師只知有主不知有客川喚侍者點茶士乃作舞而出。
  居士到洛浦禪師拜起曰仲夏毒熱孟冬薄寒浦曰莫錯士曰龐公年老浦曰何不寒時道寒熱時道熱士曰患聾作麼浦曰放汝二十棒士曰啞卻我口塞卻汝眼。
  石林和尚見居士來乃豎起拂子曰不落丹霞機試道一旬子士奪卻拂子卻自豎起拳林曰正是丹霞機士曰與我不落看林曰丹霞患啞龐公患聾士曰恰是林無語士曰向道偶爾林一日問居士某甲有箇借問居士莫惜言語士曰便請舉來林曰元來惜言語士曰這箇問訊不覺落他便宜林乃掩耳士曰作家作家林一日自下茶與居士士纔接茶林乃抽身退後曰何似生士曰有口道不得林曰須是恁麼始得士拂袖而去曰也太無端林曰識得龐翁也士卻回林曰也太無端士無語林曰也解無語去。
  居士訪仰山禪師問久響仰山到來為甚麼卻覆山豎起拂子士曰恰是山曰是仰是覆士乃打露柱曰雖然無人也要露柱證明山擲拂子曰若到諸方一任舉似。
  居士訪谷隱道者隱問曰誰士豎起杖子隱曰莫是上上機麼士拋下杖子隱無語士曰只知上上機不覺上上事隱曰作麼生是上上事士拈起杖子隱曰不得草草士曰可憐強作主宰隱曰有一機人不要拈槌豎拂亦不用對答言辭居士若逢如何則是士曰何處逢隱把住士乃曰莫這便是否驀面便唾隱無語士與一頌曰焰水無魚下底鉤覓魚無處笑君愁可憐谷隱孜禪伯被唾如今見亦羞。
  居士因在床上臥看經有僧見曰居士看經須具威儀士翹起一足僧無語。
  居士一日在洪州市賣笊籬見一僧化緣乃將一文錢問曰不辜負信施道理還道得麼道得即捨僧無語士曰汝問我與汝道僧便問不辜負信施道理作麼生士曰少人聽又曰會麼僧曰不會士曰是誰不會。
  居士一日見牧童乃問路從什麼處去童曰路也不識士曰這看牛兒童曰這畜生士曰今日什麼時也童曰插田時也士大笑。
  居士嘗遊講肆隨喜金剛經至無我無人處致問曰座主既無我無人是誰講誰聽主無對士曰某甲雖是俗人粗知信向主曰祇如居士意作麼生士以偈答曰無我復無人作麼有疏親勸君休歷座不似直求真金剛般若性外絕一縐塵我聞并信受總是假名陳主聞偈欣然仰嘆居士所至之處老宿多往復酬問皆隨機應響非格量軌轍之可拘也。
  居士一日在茅廬裡坐驀忽云難難難十碩油麻樹上攤龐婆云易易易如下眠床腳踏地靈照云也不難也不易百草頭上祖師意。
  元和中居士北遊襄漢隨處而居有女靈照常鬻竹漉籬以供朝夕士有偈曰心如境亦如無實亦無虛有亦不管無亦不拘不是賢聖了事凡夫易復易即此五蘊有真智十方世界一乘同無相法身豈有二若捨煩惱入菩提不知何方有佛地護生須是殺殺盡始安居會得箇中意鐵船水上浮。
  居士一日坐次問靈照曰古人道明明百草頭明明祖師意如何會照曰老老大大作這箇語話士曰你作麼生照曰明明百草頭明明祖師意士乃笑。
  居士因賣漉籬下橋喫撲靈照見亦去爺邊倒士曰汝作什麼照曰見爺倒地某甲相扶。
  居士將入滅謂靈照曰視日早晚及午以報照遽報日已中矣而有蝕也士出戶觀次照即登父座合掌坐亡士笑曰我女鋒捷矣于是更延七日州牧于掠搵e士謂之曰但願空諸所有慎勿實諸所無好住世間皆如影響言訖枕于公膝而化遺命焚棄江緇白傷悼謂禪師龐居士即毗耶淨名矣有詩偈三百餘篇傳於世。

    龐居士語錄卷上。

    龐居士詩卷中。

  楞伽寶山高。四面無行路。惟有達道人。乘空到彼處。羅漢若悟空。擲錫騰空去。緣覺若悟空。醒見三生事。菩薩若悟空。十方同一處。諸佛若悟空。妙理空中住。空理真法身。法身即常住。佛身祇這是。迷人自不悟。一切若不空。苦厄從何度。

  大海闊三千。巨深五六萬。余特七尺軀。入裡飲一頓。當時枯竭盡。龍王自出現。大閱經藏門。請為說一遍。依如說無法。龍王悟知見。賣君髻中珠。隱在如來殿。戴將軍陣頭。賊降不敢戰。世上有仁人。得永離貧賤。不貪有為身。當見如來面。

  日輪漸漸短。光陰一何促。身如水上沫。命似當風燭。當須慎四蛇。持心捨三毒。相見論修道。更莫著婬慾。婬慾暫時情。長劫入地獄。縱令得出來。異形人不識。或時成四足。或是總無足。可惜好人身。變作醜頭畜。今日預報知。行行須努力。

  余家久住山。早已離城市。草屋有三間。一間長丈二。一間安葛五。一間塵六四。余家自內房。終日閑無事。昨因黑月二十五。初夜飲酒醉。兩人相渾雜。種種調言氣。余家不柰煩。放火燒屋積。葛五成灰燼。塵六無一二。有物蕩淨盡。惟餘空閑地。自身赤裸裸。體上無衣被。更莫憂盜賊。逍遙安樂睡。一等被火燒。同行不同利。

  出家捨煩惱。煩惱還同住。癡心覓福田。騃意承救度。十二因緣管。無繇免來去。依智不依識。依義不依語。佛心一子地。蠢動皆男女。平等如虛空。善惡俱無取。既不造天堂。誰受三塗苦。有法盡無餘。乘空能自度。神作如來身。智作如來庫。涌出波羅蜜。流通正道路。渾身總是佛。迷人自不悟。

  八十隨形好。相有三十二。四諦及三乘。同一無生智。名為一合相。非是人同類。凡夫共佛同。一體無有異。若論心與境。懸隔不相似。凡夫惟妄想。攀緣遍天地。常懷三毒心。損他將自利。佛心常慈悲。善惡無有二。蠢動諸眾生。心同一子地。六識空無生。六塵將布施。意根成妙覺。七識平等智。

  富兒空手行。貧兒把他物。被物牽入廛。買賣不得出。覺暮便歸舍。黃昏黑漆漆。所求不稱意。合家總啾唧。自無般若性。乏欠波羅密。把繩入草裡。自繫百年畢。實是可憐許。冥冥不見日。富兒雖空手。家中甚富溢。自有無盡藏。不假外緣物。周流用不窮。要者從理出。

  古時不異今。今時不異古。生事日日滅。有所不能作(音做)。世上乏錢財。守空無貨賂。理詩日日新。朽宅時時故。聞船未破漏。愛河須早渡。出過三江口。逍遙神自悟。損之又損之 俄成貝多樹。臨行途路難。無船可相渡。業老見閻公。沒你分疏處。若見優曇花。處處無疑慮。

  世上蠢蠢者。相見只論錢。張三五百貫。李四有幾千。趙大折卻本。王六大迍邅。口常談三業。心中欲火然。癡狼咬肚熱。貪鬼撮頭牽。有腳復有足。開眼常睡眠。羅剎同心腹。何日見青天。青天不可見。地獄結因緣。故宅守真妻。不好求外色。真妻生男女。長大同榮辱。外色有男女。長成愛作賊。有妻累我來。牽我入牢獄。我亦早識渠。誘引入吾室。內外總團圓。同餐一缽食。食飽斷虛妄。無相即無福。若論真寂理。同歸無所得。昔日在有時。常被有人欺。一相生分別。見聞多是非。已後入無時。又被無人欺。一向看心坐。冥冥無所知。有無俱是執。何處是無為。有無同一體。諸相盡皆離。心同虛空故。虛空是我師。若論無相理。惟我父王知。老來無氣力。房舍不能修。基頹柱根朽。椽梠脫差抽。泥塗零落盡。四壁空颼颼。舉頭看梁柱。星星見白頭。慧雲降法雨。智水沃心流。家中空豁豁。屋倒亦何憂。山莊草庵破。余歸大宅游。生生不揀處。隨類說無求。人有五般花。花蘭(一作爛)變成香。氤氳滿故宅。供養本爺娘。有人見不識。報道十月桑。外塵一念愛。合成五色囊。囊中起三柱。柱上有千梁。梁邊成地獄。地獄作天堂。緣箇一群賊。自作自消亡。縱令存草命。何時還故鄉。文字說定慧。定慧是爺娘。何不依理智。逐色在他鄉。早須歸大宅。孝順見爺娘。爺娘聞子來。端坐見咍咍。我所有寶藏。分付鑰匙開。非論窮子富。舉國免三災。如意用無盡。更不受胞胎。逍遙無障礙。終日見如來。如來愍諸子。平等無高下。諸子自愚癡。所以難教化。直心是道場。子心轉姦詐。遣子淨三業。轉愛論俗話。遣子內脩真。向外轉尋假。遣子學無相。捻他有相把。無諍最第一。論義成相罵。

  無貪勝布施。無癡勝坐禪。無瞋勝持戒。無念勝求緣。盡見凡夫事。夜來安樂眠。寒時向火坐。火本實無煙。不忌黑闇女。不求功德天。任運生方便。皆同般若船。若能如是學。功德實無邊。

  十方同一等。此是真如寺。裡有無量壽。本來無名字。凡夫不入理。心緣世上事。乞錢買瓦木。蓋他虛空地。卻被六賊驅。背卻真如智。終日受艱辛。亡想圖名利。如此學道人。累劫終不至。

  無有報龐大。空空無處坐。家內空空空。空空無有貨。日在空裡行。日沒空裡臥。空坐空吟詩。詩空空相和。莫怪純用空。空是諸佛座。世人不別寶。空即是實貨。若嫌無有空。自是諸佛過。

  有人有所知。有事有是非。聞道無相理。心執不生疑。五歲更不長。祇作阿孩兒。將拳口裡咬。百年不肯離。假花雖端正。究竟不充饑。都緣癡孩子。不識是權宜。如來無相理。有作盡皆非。

  合瞋不須瞋。合喜不須喜。喜即婬慾生。瞋即毒蛇起。毒蛇起猛火。婬慾成貪鬼。猛火和貪鬼。癡狼咈心底。妄想如恆沙。煩惱無遮止。無明黑漆漆。渴來飲鹹水。終日緣事走。不肯入空理。

  我見好畜生。知是嘍羅漢。枉法取人錢。誇道能計算。得即渾家用。受苦沒人伴。有力任他騎。棒鞭脊上楦。觜上著[革+龍]頭。口中銜鐵片。項領被磨穿。鼻孔芒繩絆。自種還自收。佛也不能斷。

  癡兒無智慧。自嫌阿爺醜。阿娘生得身。嫌娘無面首。拋卻親爺娘。外邊逐色走。六親相將作。尋常不閑口。恆遊十二月。月月飲欲酒。夜夜不曾醒。醉吐飼豬狗。如此惡男子。緣事不了手。

  余有一寶劍。非是世間鐵。成來更不磨。晶晶白如雪。氣衝浮雲散。光照三千徹。吼作師子聲。百獸皆腦裂。外國盡歸降。眾生悉磨滅。滅已復還生。還生作金鐍(古穴)。帶將處處行。樂者即為說。

  知余轉般若。見余轉金剛。合掌恭敬了。不動見空王。亦勝身命施。亦勝坐天堂。亦勝五臺供。亦勝求西方。於住而無住。其福不可量。有為如夢幻。無相契真常。

  如來大慈悲。廣演波羅蜜。了知三界苦。慇懃勸君出。得之不肯修。實是頑皮物。他是已成佛。汝是當成佛。當成自不成。是誰之過失。已後累劫苦。莫尤過去佛。

  誰家郎君子。開眼造地獄。枉法取人錢。養那一群賊。饒伊家戶大。業成出不得。除非輪迥滿。換形償他力。看君騎底驢。總是如此色。無事被鞭杖。有理說不得。
  愚人打瓮破。求人望錮護。惡法得錢財。布施擬補處。物色不相當。此事無煩做。縱然有少福。那將地獄去。罪福當頭行。何時相值遇。自本猶折卻。安得有利路。

  先須持五戒。方始得人身。有財將布施。身即不窮貧。若行十善業。聞道得天人。天人生滅福。來去如車輪。有為接梵世。不及一毫真。更欲談玄妙。慮恐法王瞋。

  一皮較一皮。孫子不如兒。坐禪勝讀經。讀經勝有為。尋文不識理。棄母養阿姨。阿姨是色身。阿娘是法體。色身是文字。法入無為理。文字有生滅。無相宛然爾。

  佛教本無妄。句句須論實。剋已饒益他。俗所謂陰騭。遮莫是天王。饒君宰相姪。世間有貴賤。業力還同一。語汝富貴人。貧兒莫欺屈。習重業力成。翻覆難得出。

  自恨已身癡。有事無人知。橫展兩腳睡。至曉不尋思。諸佛為我爺。我是世尊兒。兒今已長大。替父為導師。父子同宅住。寸步不相離。法身無相貌。世人那得知。

  此箇一群賊。生生欺主人。即今識汝也。不共汝相親。你若不伏我。我則處處說。教人總識汝。遣汝行路絕。你若能伏我。我亦不分別。共汝同一身。永離於生滅。

  世人重珍寶。我則不如然。名聞即知足。富貴心不緣。唯樂簞瓢飲。無求澡鏡銓。饑食西山稻。渴飲本源泉。寒披無相服。熱來松下眠。知身無究竟。任運了殘年。

  霧重日難出。雲厚月朧朧。有心求覓佛。晝夜用心功。見夢言將實。聞真耳卻聾。群賊當路坐。道理若為通。見性若玲瓏。多求說處通。取他凡聖語。到頭渾是空。

  云何為人演。離相說如如。心鏡俱空靜。無實亦無虛。心通常嘿用。出世入無餘。梵釋咸恭敬。菩薩亦同居。語是凡夫語。理合釋迦書。若能如是學。不枉用工夫。

  寅朝飲稀粥。飯後兩束薪。貨得二升米。支我有餘身。身無饑火逼。安余無相神。神安佛土淨。內外絕埃塵。無間說般若。豁達啟關津。火燒家計盡。全成無事人。

  圓鏡朗如日。湧出無礙智。梵語波羅蜜。唐言無量義。說者說無相。離者離文字。但說無上道。利他還自利。若能入理行。不動到如地。緣事常區區。不如展腳睡。

  我觀三界有。有人披草舍。蛇鼠同穴住。白日恆如夜。鳩鴿為親情。羅剎同心話。五狗常嗥吠。思之令人怕。我觀總是幻。虛空名亦假。放牛喫草庵。三身同一化。

  如來一真智。遍滿娑婆界。慇懃說方便。有人自不解。無處不生心。有處多貪愛。心王作黑業。教他口懺悔。口懺心不改。心口相違背。不服無心藥。病根終不差。著相求菩提。不免還他債。

  香山有栴檀。寶山無伊蘭。金山照毛頭。毛頭百億寬。淨心空室坐。妙德四方安。空生知內外。相事付阿難。如能達此理。無處即泥洹。

  若能相用語。教君一箇訣。捻取三毒箭。一時總拗折。田地成四空。五狗牙總缺。色蘊自消亡。六賊俱磨滅。閻羅成法王。羅剎成菩薩。勿論已一身。舉國一時悅。

  達人知是幻。縱損心亦如。諸天不免難。況復此閻浮。須尋無上理。莫更苦踟躕。衣食纔方足。不用積盈餘。少欲有涅槃。知足非凡夫。當來無地獄。現在出三塗。

  外若絕攀緣。歡喜常現前。本來何所得。吉祥自現形。空生稱長老。燃燈常照明。彌勒是同學。釋迦是長兄。神通次第坐。無勞問姓名。名相有差別。法身同一形。

  大乘一等義。本自無遮閉。凡夫著相求。心生有執滯。無心為真空。空寂為本體。無問亦無說。常照勿使廢。佛子行道已。更莫愁來去。

  無念清涼寺。蘊空真五臺。對境心無垢。當情心死灰。妙理於中現。優曇空裡開。無求真法眼。離相見如來。若能如是學。不動出三災。

  常聞阿[門@(人/(人+人))]佛。擬向東方討。今日審思惟。不動自然到。語汝守門奴。何須苦煩燥。我奏父王知。與汝改名號。破卻有為功。顯示無為道。

  識樂眾生樂。緣繩妄走作。智樂菩薩樂。無繩亦無縛。若有發心者。直須學無作。莫道怕落空。得空亦不惡。見礦不別金。入礦方知錯。

  苦痛役身心。勞神覓官職。暫得色毛披。拍按作瞋色。口口打奴兵。聲聲遣拔肋。聞道送王老。曲亦變成直。縱令有理道。分疏亦不得。

  家長自飲酒。舉家一時醉。失火燒故宅。運水沃空地。水火當頭發。三災一時起。空中鳩鴿舞。騾來助放屁。因中無好花。結果亦天理。

  學道迷路人。實是可憐許。被賊妄牽纏。惡緣取次與。有法遍娑婆。開眼看佛語。洗舌讀經典。和經弄蛇鼠。動念三界成。迷失當時路。

  身現凡夫事。內照自分明。三千大千界。滿中諸眾生。剎那造有業。了了總知情。納安芥子裡。稱為無相經。常持人不識。念時無色聲。

  學佛作夢事。不須論地獄。天堂總越卻。六識為僮僕。心心無所住。處處塵不著。五道絕人行。無心是極樂。空裡見優曇。眾生作橋彴。

  欲得速成佛。祇學無生忍。非常省心力。當時煩惱盡。七寶藏門開。智慧無窮盡。廣演波羅蜜。無心可鄙吝。祇恐著有人。愚癡自不信。

  世人皮上黠。心裡沒頭癡。他貪目前利。焉知已後非。謾胡欺得漢。誇道手腳遲。走向見閻老。倒拖研米槌。恐君不覺悟。今日報君知。

  中人樂寂靜。下士好威儀。菩薩心無礙。同凡凡不知。佛是無相體。何須有相持。但令心了事。遮莫外人疑。如人渴飲水。冷煖心自知。

  識若不受塵。心亦不顛狂。妙智作心師。名為破有王。須臾證六度。動用五種香。此即真極樂。亦是真西方。釋迦無量壽。同居此道場。

  俗務不廢作。內秘貪心學。世人假名聞。超然總莫著。息念三界空。無求出五濁。法報皆圓滿。意根成正覺。若能如此修。輪王亦不博。

  五蘊若實有。則合有色形。五蘊若實無。則合無形聲。祇為假名字。所以妄來停。若了名相空。事盡總惺惺。心王無障礙。擺撥三界行。

  我是凡夫身。樂說真如理。為性不慳貪。常行平等施。凡夫事有為。佛智超生死。作佛作凡夫。一切自繇你。

  耳聞無相理。眼空不受色。鼻嗅無相香。舌嘗無相食。身著無相衣。意隨無相得。心靜越諸天。神清見彌勒。十方同一乘。無心記南北。

  慈悲說斯法。現疾為眾生。純陀獻後供。妙德亦同行。名相有差別。法身同一形。化身千萬億。方從立空名。不須執有法。圓通最大精。

  欲得真成佛。無心於萬物。心如境亦如。真智從如出。定慧等莊嚴。廣演波羅蜜。流通十方界。諸有不能疾。報汝學道人。祇麼便成佛。

  讀經須解義。解義始修行。若能依義學。即入涅樂城。讀經不解義。多見不如盲。緣文廣占地。心中不肯耕。田田總是草。稻從何處生。

  有人道不得。是伊心王黑。不能自了事。埋藏一群賊。群賊多貪癡。緣事說是非。心王被賊使。劫劫無出期。見花不識樹。果熟始應知。

  君家住聚落。余自居山谷。山空無有物。聚落百種有。有者喫飯食。無者空張口。口空肚亦空。還將空喫有。有盡物歸空。同體無前後。

  諸佛與眾生。元來同一家。不識親尊長。外面認假爺。優曇不肯摘。專採葫蘆花。葫蘆花未落。常被三五枷。如斯之等類。輪轉劫恆沙。

  余為田舍翁。世上最貧窮。家中無一物。啟口說空空。舊時惡知識。總度作師僧。和合一處坐。常教聽大乘。食時與持缽。唯我一人供。

  平等無有二。終日同宅住。世人不了妄。心生外緣取。取得外相佛。樂卻變成苦。苦即諸法生。大海從何渡。為報知音者。好好看道路。

  故宅有寶珠。卻向田野求。這箇一群賊。賺你徒悠悠。泥上搽菛說C壁上塗渾油。愚人見夢事。讚歎道能修。臘月三十日。元無一物收。

  山中失卻心。任運騰騰語。語即說空空。空中無蛇鼠。有心波浪起。無心是淨土。淨土生真佛。佛還傳佛語。佛能度眾生。眾生是佛母。

  心王不能了。何不依真智。一吼百獸伏。盡見無生理。無生理甚寬。無心無可看。非內外中間。非生死涅槃。諸法無住處。遨遊神自安。

  外求非是寶。無念自家珍。心外求佛法。總是倒行人。般若名尚假。豈可更依文。有相皆虛妄。無形實是真。

  日用事無別。唯吾自偶諧。頭頭非取捨。處處勿張乖。朱紫誰為號。青山絕塵埃。神通并妙用。運水及搬柴。

  意根無自性。萬法本來虛。外塵都不有。三界自然無。五蘊今何在。盡總入無餘。河沙過去佛。並在一毛如。

  名相本來無。迷人意欲須。須時權為說。迷過患須除。般若無是非。無實亦無虛。八萬四千卷。終歸同一如。

  人有一卷經。無相亦無名。無人能轉讀。有我不能聽。如能轉讀得。入理契無生。非論菩薩道。佛亦不勞成。

  阿爺當殿坐。子向前頭立。父子同宅住。小魔不敢入。時開無盡藏。貧者相供給。得之永不窮。免得生憂悒。

  欲得真醍醐。三毒須去除。嗅無酥酪氣。自見如意珠。劫火燒不然。泛海浪中浮。昔日強索者。今日作他奴。

  報汝尋真理。偷生佯不聞。及其身命卒。心口便紛紜。我命不能與。將錢別僱人。為讀如來教。救護我精神。

  城內數萬戶。不柰我恆一。時時師子吼。禽獸俱皆卒。教作羅[目+侯]羅。無蹤持戒律。但知入理坐。日頭骨咄出。

    龐居士詩卷中。

    龐居士詩卷下。

  眾生多品類。諸佛祇一般。庶人見天子。知隔幾重關。若有過人策。欲見亦不難。策中契聖理。坐取國家官。

  智度本來如。眾生病盡除。又度作護法。一切入無餘。過去恆沙佛。皆同此一途。如能達此理。凡夫非凡夫。

  四大本無情。清虛無色聲。達人悟空理。知法本無生。諸佛常現前。妙德亦同行。無無無障礙。心牛不肯耕。

  塵六門前喚。無情呼不入。二彼總空空。自然唇不濕。從此絕因緣。葛五隨緣出。惟有空寂舍。圓八同金七。

  入理如箭射。尋文轉相背。直道不肯行。識路成迷退。心王不了事。公臣生執礙。為此一群賊。生死如踏碓。

  覺他欲打你。著腳即須抽。已後再相見。他羞我不羞。忍辱第一道。歷劫無冤讎。此是無生縣。不屬涅槃洲。

  罵他無便宜。不應卻得穩。無瞋神自安。罵他還自損。忍得有法利。罵他還折本。瞋喜同一如。遁世不悶悶。

  識業人稀少。迷途者眾多。苦中生樂想。無喜強絃歌。不飲尋常醉。昏昏溺愛河。含笑造殃咎。後苦莫繇他。

  耳聞他罵詈。心知口莫對。惡亦不須嫌。好亦不須愛。豁達無關津。虛空無罣礙。此真不動佛。亦名觀自在。

  仰手是天堂。覆手是地獄。地獄與天堂。我心都不屬。化城猶不止。豈況諸天福。一切都不求。曠然無所得。

  佛有一等慈。有人心不知。一切皆平等。貧富總憐伊。富者你莫貪。貧者你莫癡。無貪心自靜。無癡意莫思。

  白衣不執相。真理從空生。祇為心無礙。智慧出縱橫。唯論師子吼。不許野干鳴。菩提稱最妙。猶呵是假名。

  從根誅則絕。從根修則滅。若能雙株斷。三乘盡超越。此非凡夫言。妙吉分明說。如來所療治。一差不復發。

  久種善根深。同塵塵不侵。非關塵不染。自是我無心。無心心不起。超三越十地。究竟真如果。到頭祇箇是。

  凡夫智量狹。妄說有難易。離相如虛空。盡契諸佛智。戒相如虛空。迷人自作持。病根不肯拔。執是弄花枝。

  牽牛駕空車。共入無為宅。無為宅甚寬。眾生卻嫌窄。十方同一室。何曾有間隔。有法人不得。無心自度厄。

  世間最上事。唯有修道強。若悟無生理。三界自消亡。蘊空妙德現。無念是清涼。此即彌陀土。何處覓西方。

  寶珠內衣裡。繫來無量時。遇六惡知識。又常假慈悲。牽我飲欲酒。醉臥都不知。情盡酒復醒。自見本道師。

  世人重珍寶。我貴剎那靜。金多亂人心。靜見真如性。性空法亦空。十八絕行蹤。但自心無礙。何愁神不通。

  端坐求如法。如法轉相違。拋法無心取。始自卻來歸。無求出三界。有念則成癡。求佛覓解脫。不是丈夫兒。

  惡心滿三界。口即念彌陀。心口相違背。群賊轉轉多。一塵起萬境。倏忽遍娑婆。色聲求佛道。結果盡成魔。

  萬法從心起。心生萬法生。法生有日了。來去枉虛行。寄語修道人。空生有莫生。如能達此理。不動出深坑。

  佛亦不離心。心亦不離佛。心寂即菩提。心然即有物。物即變成魔。無即無諸佛。若能如是用。十八從何出。

  羊車誘下愚。鹿車載中夫。大乘為上士。鵬巢鶴不居。鷦鷯住蚊睫。居士咄盲驢。若論質利帝。畢竟一乘無。

  有人嫌龐老。龐老不嫌他。開門待知識。知識不來過。心如具三學。塵識不相和。一丹療萬病。不假藥方多。

  淼淼長江水。周而還復始。昏昏三界人。輪迥亦如此。輪迥改形貌。長江色不異。改貌勞神識。終須到佛地。

  睡來展腳睡。悟理起題詩。詩中無別意。唯勸破貪癡。貪瞋癡若盡。便是世尊兒。無煩問師匠。心王應自知。

  世人重名利。余心總不然。束薪貨升米。清水鐵鐺煎。覺熟捻鐺下。將身近畔邊。時時拋入口。腹飽肚無言。

  行學非真道。徒勞神與軀。千里尋月影。終是枉工夫。不悟緣聲色。當今學者疏。但看起滅處。此箇是真如。

  教君殺賊法。不用苦多方。慧劍當心剌。心亡法亦亡。心亡極樂國。法亡即西方。賊為象馬用。神自作空王。

  不用苦多聞。看他彼上人。百憶及日月。元在一毛塵。心但寂無相。即出無明津。若能如是學。幾許省精神。

  慚愧好心王。生在蓮華堂。恆持般若劍。終日帶浮囊。常懷第一義。外國賴恩光。五百長者子。相隨歸故鄉。

  慚愧好意根。無自亦無他。無自身無垢。無他塵不加。常居清淨地。知有不能過。舊時惡知識。總見阿彌陀。

  慚愧好舌根。常開大道門。世間三有事。實是不能論。相逢唯說道。更莫敘寒溫。了知世相假。俗禮也徒煩。

  慚愧一雙耳。常思解脫聲。若論俗語話。實是不能聽。聞財耳不納。聞色心不生。不受有無語。何慮不惺惺。

  慚愧一雙眼。曾見數般人。端正亦不愛。醜陋亦不瞋。當頭異國色。何須妄起塵。低頭自形相。都無一處真。身心如幻化。滿眼沒怨親。

  慚愧一軀身。梵號波羅柰。被賊一群使。尋常不自在。亦名為枯井。亦名為韝袋。亦名朽故宅。亦名幻三昧。佛罵作死屍。乘屍渡大海。大海元無水。死屍非是船。熟看世上事。總是假因緣。若了身心相。空裡任橫眠。具此六慚愧。實是不求天。

  一時復一時。步步向前移。無常有限分。早晚即不知。古人一交語。預辦沒貧兒。聞少須修道。莫待衰老時。邂逅符到來。賺你更無疑。勸君不肯聽。三塗真可悲。

  一日復一日。百年漸漸畢。急急除妄想。無念成真佛。更莫苦攀緣。窺他世上物。忽然無常至。累劫出不得。

  一宿復一宿。光陰漸漸促。報你心王道。依智莫依識。依智見真佛。依識入地獄。若淪六趣中。受苦無時足。

  一年復一年。務在且遷延。皮皺緣肉減。髮白髓枯乾。毛孔通風過。骨消椽梠寬。水微不耐熱。火少不耐寒。幻身如聚沫。四大亦非堅。更被癡狼使。無明曉夜煎。惟知念水草。心神被物纏。云何不懺悔。便道捨財錢。外頭遮曲語。望得免前愆。地獄應無事。準擬得生天。世間有這屬。冥道不如然。除非不作業。當拔罪根源。根空塵不實。內外絕因緣。積罪如山岳。慧火一時燃。須臾變灰燼。永劫更無煙。

  迷時三界有。悟即出囂纏。心無六入跡。清淨達本源。地獄成淨土。招手別諸天。報語三塗宅。共你更無緣。非論早與晚。悟理即無邊。

  心如即是坐。境如即是禪。如如都不動。大道無中邊。若能如是達。所謂火中蓮。

  無求乃法眼。有念卻成魔。無求復無念。即是阿彌陀。真如共菩薩。總祇較無多。

  鍊盡三山鐵。鎔銷五岳銅。林枯鳥自散。海竭絕魚龍。無師破戒行。有法盡皆空。

  菩薩無煩惱。眾生愛皺眉。無惱緣無賊。皺眉被賊欺。不須問師匠。心王應自知。

  智者觀財色。了知是幻虛。衣食支身命。相勸學如如。時至移庵去。無物可盈餘。

  凡夫貪著事。不免三界輪。與說無生理。閉耳佯不聞。如斯之等類。何日出囂塵。

  壁畫枉用色。不如脫空佛。住法比無住。陰中對白日。不信有無言。看取波羅蜜。

  見時如不見。聞時如不聞。喜時如不喜。瞋時如不瞋。一切盡歸如。自然無我人。

  齋須實相齋。戒須實相戒。有相持齋戒。到頭歸敗壞。敗壞屬無常。從何免三界。

  心王不了事。遮莫向名山。縱令見佛像。實以不相關。猿猴見水月。捉月始知難。

  緣事求解脫。累劫無出期。直須入理性。成佛更無疑。雖然不受記。見是世尊兒。

  佛遣滅生滅。生滅長相隨。不學大人相。卻作小孫兒。持心更覓佛。豈不是愚癡。

  無事被他罵。佯佯耳不聞。舌亦不須動。心亦不須瞋。關津無障礙。即是出纏人。

  真如本無相。所得是凡流。昔時為父子。長大出外遊。今日相遇見。父少子白頭。

  一生解縛鈍。渾身納裡眠。心中無意識。耳無繩索牽。心本無繫縛。同塵亦無喧。

  欲得真解脫。持刀且殺牛。牛死人亦亡。佛亦不須求。全身空裡坐。即度死生流。

  極目觀前境。寂寥無一人。迴頭看後底。影亦不隨身。

  貪瞋不肯捨。徒勞讀釋經。看方不服樂。病從何處輕。

  取空是取色。取色色無常。色空非我有。端坐見家鄉。

  經體本無名。受持無色聲。心依無相理。真是金剛經。

  孫兒正啼哭。母言來與金。捻他黃葉把。便即正聲音。

  別淚成河海。骨如毗富山。祇緣塵識法。所以遣心然。

  前人若有事。我猶佯不知。何況他無問。讒舌強卑卑。

  勸君師子吼。莫學野干鳴。若能香象起。感得鳳凰迎。

  一種學事業。亦來登選場。祇緣口義錯。落第在他鄉。

  心王不了事。卻被六賤使。共賊作火下。無繇出生死。

  別人終不賤。別寶終不貧。祇今擔鐵漢。不肯博金銀。

  十方同一會。各自學無為。此是選怫處。心空及第歸。

  有男不肯婚。有女不肯嫁。父子自團欒。共說無生話。

  四性同一舍。三身同一室。一切惡知識。總見彌陀佛。

  教君一箇法。有事無處避。若能如理修。存本卻有利。

  道是無為道。修人自有為。假即無頭數。真中實是稀。

  無求勝禮佛。知足勝持齋。本自無薪火。何勞更拾柴。

  說事滿天下。入理實無多。常被有為縛。何日見彌陀。

  起時惟法起。行時共佛行。騰騰三界內。諸法自無生。

  大海淼無涯。眾生自著枷。無求出妙德。心生勞算沙。

  一念心清淨。處處蓮花開。一華一淨土。一土一如來。

    七言。

  大唐三百六十州。我暫放閑乘興遊。瞬息之間知事盡。若論入理更深幽。共外知識呷清水。總是妄想無骨頭。卻歸東西山道去。不捨因緣騎牯牛。後望青山平似掌。前瞻漢水水東流。試問西域那提子。遺法慇懃無所求。自入大海歸火宅。不覺乘空失卻牛。有人見我歸東土。我本元居西海頭。來去自然無障礙。出入生死有何憂。

  無思無念是真空。妙德法身自見中。應機接物契真智。十方世界總流通。通達無我無人法。人法不見有行蹤。神識自然無罣礙。廓周沙界等虛空。不假坐禪持戒律。超然解脫豈勞功。

  菩提般若名相假。涅槃真如亦是虛。欲得心神真解脫。一切名相本來無。十方世界風塵淨。州州縣縣絕艱虞。王道蕩蕩無偏黨。舉國眾生同一如。不動干戈安萬姓。法王合掌髻中珠。

  空中自見清涼月。一光普照娑婆徹。此光湛然無去來。不增不減無生滅。爾是妙德現真身。剎那不起恆沙劫。無邊無盡如虛空。虛空無邊不可說。

  但自無心於萬物。何妨萬物常圍遶。鐵牛不怕師子吼。恰似木人見花鳥。木人本體自無情。花鳥逢人亦不驚。心境如如祇箇是。何慮菩提道不成。

  清淨無為無識塵。不捨肉身妙法身。祇為眾生有漏習。權止草庵轉法輪。法輪常轉無人見。優曇時時一出現。無相真空妙法身。歷劫恆沙不遷變。

  莫求佛兮莫求人。但自心裡莫貪瞋。貪瞋癡病前頓盡。便是如來的的親。內無垢兮外無塵。中間豁達無關津。神無障礙居三界。恰似琉璃處日輪。

  心王若解依真智。一切有無俱遣棄。身隨世流心不流。夜來眼睡心不睡。天堂地獄總無情。任運幽玄到此地。

  報汝世人莫癡憨。暫時權住此草庵。無想衣食飽暖後。世間有物不須貪。此身幻化如燈燄。須臾不覺即頭南。

  一切有求枉用功。想念真成著色空。差之毫釐失千里。有生劫劫道難通。癡心望出三界外。不知元在鐵圍中。

  十二部經兼戒律。執相依文常受持。生生獲得有為果。隨在三界無出期。若能離相直入理。理中無念亦無思。

  貝多葉裡優曇華。萬象皆如同一家。歡喜摘華不見果。吉祥採果不觀華。緣之本來元不識。法王呵之如稻麻。

  田舍老翁入聚落。眼耳鼻舌俱失卻。內外尋訪覓無蹤。舊時住處空寂寞。卻歸堂上問空王。總在此間學無作。

  黃葉飄零化作塵。本來非妄亦非真。有情故宅含秋色。無名君子湛然春。

  未識龍宮莫說珠。從來言說與君殊。空拳祇是嬰兒信。豈得將來誑老夫。

  迷時愛欲心如火。心開悟理火成灰。灰火本來同一體。當知妄盡即如來。

  真為家貧無一物。此語總是空裡出。出語還須歸本源。不敢違他過去佛。

  父子相守空山坐。無相如如寄有間。世人見靜元無靜。看似閑時亦不閑。

  八萬四千同一理。事相差別立異名。十二圍陀及疏論。慇懃三六不須生。

  十方國土皆吾宅。長者大門常日開。有識名人守院外。無心入理見如來。

  世人愛假不愛真。世人憐富卻憎貧。唯敬三塗八不淨。背卻如來妙色身。

  更無別路超生死。前佛後佛同一般。舒即周流十方剎。歛時還在一毛端。

  惟有一門無鑰匙。伸縮低昂說是非。但能宣得無生理。善巧方便亦從伊。

  二乘皆曰不堪任。上士之人智慧深。欲得神通等居士。無過於物總無心。

    雜句。

  行路易。行路易。內外中間依本智。本智無情法不生。無生即是入正理。非色非心放一光。空裡優曇顯心地。名為智。智為尊。心智通同達本源。萬物同歸不二門。有非有兮理常存。無非無兮無有根。未來諸佛亦如是。現在還同古世尊。三世俱皆無別道。佛佛相授至今傳。
  外無他兮內無自。不動干戈契佛智。通達佛道行非道。不捨凡夫有為事。有為名相盡空華。無名無相出生死。
  余有一大衣。非是世間絹。眾色染不著。晶晶如素練。裁時不用刀。縫時不用線。常持不離身。有人自不見。三千世界遮寒暑。無情有情悉覆遍。如能持得此大衣。披了直入空王殿。思思低思思。自歎一雙眉。向他勝地坐。萬事總不知。六識若似眉。即得不思議。六識若嫌眉。論時沒腦癡。伊若去卻眉。即被世人欺。饒你六識嘍囉漢成乞索兒。
  出一屋。入一屋。來來去去教他哭。來去祇為貪瞋癡。于今悟罷須知足。知足常須達本源。去卻昔時惡知識。惡知識。將伊作手力。法施無前後。共護無生國。
  無事失卻心。走向門前覓。借問舊知識。寂絕無蹤跡。卻歸堂上審思看。改卻眾生稱心安。不能出外求知識。自向家中入涅槃。大丈夫。昔日有。今日無。家計破除盡。贖得一群奴。奴婢有六人。一人有六口。六六三十六。常隨我前後。我亦不拘伊。伊亦不敢走。若道菩提難。菩提亦不難。少欲知足毛頭寬。遠離財色神自安。分明了見三塗苦。世上名聞不相關。
  難復難。持心離欲貪涅槃。一向他方求淨土。若論實行不相關。枉用工夫來去苦。畢竟到頭空色還。
  易復易。即此五陰成真智。十方世界一乘同。無相法身豈有二。若捨煩惱覓菩提。不知何方有佛地。
  正中正。心王如如六根瑩。六塵空。六識淨。六六三十六。同歸大圓鏡。
  阿難貝多葉。持來數千劫。七寶藏中付迦葉。分為十二部。析作三乘法。
  非故亦非新。應化隨緣百億身。若有真如一合相。一億還同一聚塵。
  珠從藏中現。顯赫呈光輝。昔日逃走為窮子。今日還家作富兒。
  心依真智。理逐心行。理智無礙。心亦無生。迷即有我。悟即無情。通達大智。諸法不成。五神無主。六國安寧。七死弗受。八鏡圓明。隨宜善化。總合佛經。過即已過。更莫再尋。現在不住。念念勿侵。未來未至。亦莫預斟。既無三世。心同佛心。依空默用。即是行深。無有少法。觸目平任。無戒可持。無垢可淨。洞達虛心。法無壽命。若能如是。圓通究竟。

    居士見僧講金剛經至無我無人居士問云既無我無人是誰講誰聽座主無語居士乃與頌曰。

  無我復無人  作麼有疏親  勸師休歷座  不似直求真  金剛般若性  外絕一縐塵  我聞并信受  總是假名陳

    歷代讚文(并諸方拈古附)。

    大丞相張天覺。

  寧可饑寒死路邊  不勞土地強哀憐  滿船家計沉湘水  豈羡芒繩十百錢。

    徑山佛日大慧禪師。

  無生本無說  說著即話墮  骨肉團欒頭  大虫看水磨。

  【舉】居士問馬大師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大師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卻向汝道。

    東林珪老。

  大海波濤淺  小人方寸深  海枯終見底  人死不知心。

    雲門杲公禪師。

  一口吸盡西江水  甲乙丙丁庚戊己。
  咄咄咄  囉囉哩。

    白雲端和尚。

  一口吸盡西江水  萬古千今無一滴。  要須黨理不黨親  馬祖可惜口門窄。

  【舉】居士問仰山久嚮仰山到來為什麼卻覆仰山豎起拂子居士云恰是仰山云是仰是覆居士拍露柱一下云雖無人見露柱與我證明仰山擲下拂子云一任舉似諸方。

  兩箇八文為十六  從頭數過猶不足  拏來亂撒向階前  滿地團團春蘚綠。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