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楊岐方會和尚語錄


    楊岐方會和尚語錄

                袁州楊岐山普通禪院會和尚語錄
                江寧府保寧禪院嗣法小師仁勇編

  師在筠州九峰山。受疏了披法衣。乃拈起示眾云。會麼。若也不會。今日無端走入水牯牛隊堨h也。還知麼。筠陽九曲萍實楊岐。乃陞座。時有僧出眾。師云。漁翁未擲釣。躍鱗衝浪來。僧便喝。師云。不信道。僧撫掌歸眾。師云。消得龍王多少風。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云。有馬騎馬無馬步行。進云。少年長老足有機籌。師云。念爾年老。放爾三十棒。問如何是佛。師云。三腳驢子弄蹄行。進云。莫只者便是。師云。湖南長老。問人法俱遣。未是衲僧極則。佛祖雙亡。猶是學人疑處。未審和尚如何為人。師云。爾只要看破新長老。進云。與麼則旋斫生柴帶葉燒。師云。七九六十三。師云。更有問話者麼。試出眾相見。楊岐今日性命。在爾諸人手堙C一任橫拖倒拽。為什麼如此。大丈夫兒須是當眾決擇。莫背地埵水底捺葫蘆相似。當眾引驗莫便面赤。有麼有麼出來決擇看。如無。楊岐失利。師纔下座。九峰勤和尚把住云。今日喜遇同參。師云。同參底事作麼生。峰云。九峰牽犁楊岐拽杷。師云。正當與麼時。楊岐在前九峰在前。峰擬議。師托開云將謂同參。元來不是。
  師入院上堂。僧問。如何是楊岐境。師云。獨松巖畔秀。猿向下山啼。進云。如何是境中人。師云。貧家女子攜籃去。牧童橫笛望源歸。師乃云。霧鎖長空風生大野。百草樹木作大師子吼。演說摩訶大般若。三世諸佛在爾諸人腳跟下轉大法輪。若也會得。功不浪施。若也不會。莫道楊岐山勢嶮。前頭更有最高峰。
  上堂云。百丈把火開田說大義。是何言歟。楊岐兩日種禾。亦有箇奇特語。乃云。達磨大師無當門齒。
  上堂。楊岐一要。千聖同妙。布施大眾。拍禪床一下云。果然失照。
  上堂。楊岐一言。隨方就圓。若也擬議。十萬八千。下座。
  上堂。楊岐一語。呵佛叱祖。明眼人前。不得錯舉。下座。
  上堂。楊岐一句。急著眼覷。長連床上。拈匙把箸。下座。
  上堂。僧問。急水江頭須下釣。如何釣得巨鱉歸。師云。撒手長空外。時人總不知。進云。知底事作麼生。師云。雲生嶺上。進云。作家宗師天然猶在。師云。念言語漢。師乃云。不見一法是大過患。拈起柱杖云。穿卻釋迦老子鼻孔。作麼生道得脫身一句。向水不洗水處道將一句來。良久云。向道莫行山下路。果聞猿叫斷腸聲。
  上堂。拍禪床一下云。只箇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靈物。釋迦老子說夢。三世諸佛說夢。天下老和尚說夢。且問諸人。還曾作夢麼。若也作夢。向半夜媢D將一句來。良久云。人間縱有真消息。偷向楊岐說夢看。參。
  上堂。坐斷乾坤天地黯黑。放過一著雨順風調。然雖如是。俗氣未除在。僧問。欲免心中鬧。應須看古教。如何是古教。師云。乾坤月明碧海波澄。進云。未審作麼生看。師云。腳跟下。進云。忽遇洪波浩渺時如何。師云。放過一著十字縱橫。又作麼生。僧便喝。撫掌一下。師云。看者一員戰將。進云。打草蛇驚。師云。也要大家知。
  師拈起柱杖云。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劃一劃云。山河大地天下老和尚百雜碎。作麼生是諸人鼻孔。良久云。劍為不平離寶匣。藥因救病出金瓶。喝一喝卓一下。參。
  上堂。秋雨洗秋林。秋林咸翠色。傷嗟傅大士。何處尋彌勒。
  上堂。薄福住楊岐。年來氣力衰。寒風凋敗葉。猶喜故人歸。囉唻哩。拈上死柴頭。且向無煙火。
  上堂。楊岐無旨的。栽田博飯喫。說夢老瞿曇。何處覓蹤跡。喝一喝拍禪床一下。參。
  上堂。凡聖不存佛祖何立。大眾。清平世界不許人攙奪行市。
  上堂。楊岐乍住屋壁疏。滿床皆布雪真珠。縮卻項暗嗟吁。良久云。翻憶古人樹下居。

    後住潭州雲蓋山海會寺語錄

                舒州白雲峰嗣法小師守端編

  師於興化寺開堂府主龍圖度疏與師。師纔接得。乃提起云。大眾。府主龍圖駕部諸官。盡為爾諸人說第一義諦了也。諸人還知麼。若知。家國安寧。事同一家。若不知。曲勞僧正度與表白宣讀。且要天下人知。表白宣疏了乃云。今之日。賢侯霧擁海眾臨筵。最上上乘。請師敷演。師云。若是最上上乘。千聖側立。佛祖潛蹤。何故如此。為諸人盡同古佛。還信得及麼。若信得及大家散去。若不散去。山僧謾爾諸人去也。遂陞座拈香云。此一瓣香。祝延今上皇帝聖壽無窮。又拈香云。此一瓣香。奉為知府龍圖駕部諸官。伏願。常居祿位。復拈香云。大眾。還知落處麼。若也不知。卻為注破。奉酹石霜山慈明禪師法乳之恩。山僧不免薰天炙地去也。便燒。淨行大師白槌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云。大眾。早是落二落三了也。諸人何不負丈夫之氣。若不然者。有疑請問。僧問。昔日梵王請佛。天雨四花。府主臨筵。有何祥瑞。師云。片雲收岳面。浪自靜瀟湘。進云。大眾霑恩。學人禮謝。師云。斷頭船子下揚州。僧問。埋兵掉鬥即不問。今日當場事若何。師云。楊岐入界來。未曾逢見者作家。僧以手劃一劃。師云。分身兩處看。師乃云。若有問話者請出來。諸供養中法供養最勝。若據祖宗令下。祖佛潛蹤天下黯黑。豈容諸人在者堨艀a。更待山僧開兩片皮。雖然如是。且向第二機中。說些葛藤繁興大用。舉步全真既立名。真非離真而立。立處即真。者媔毽|。當處發生隨處解脫。此喚作鬧市堣W竿子。是人總見。爾道金不博金一句作麼生道。還有人道得麼。試出來踣跳看。如無。山僧今日失利。但某此際榮幸。伏遇知府龍圖通判駕部洎諸官僚。請住雲蓋道場。可謂諸官願弘深廣為國忠臣。建立法幢上嚴帝祚。然願諸官壽齊山岳永佐明君。作大股肱為佛施主。諸院尊宿在會信心。世世生生共營大事。久立珍重。
  上堂。春雨普潤一滴滴不落別處。拈柱杖卓一下云。會麼。九年空面壁。年老轉心孤。
  歲旦上堂。僧問。舊歲已隨殘臘去。今日新春事若何。師云。缽盂媞〃情C進云。與麼則三年逢一閏。九月是重陽。師云。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進云。專為舉似諸方去也。師云。爾道雲蓋末後一句作麼道。進云。七九六十三。師云。念言語漢。師乃云。春風如刀春雨如膏。律令正行萬物情動。爾道腳踏實地一句作麼生道。出來向東涌西沒處道看。直饒道得。也是梁山頌子。
  上堂。寅朝清旦古今總見。更問如何。也是癡漢。
  上堂。一塵纔舉大地全收。拈起柱杖云。如今舉也。卓禪床一下云。山河大地塞卻諸人眼睛。有不受人謾底。出眾道看。良久云。玉笛橫吹動天地。未曾逢著箇知音。參。
  上堂。身心清淨諸境清淨。諸境清淨身心清淨。還知雲蓋老人落地處麼。乃云。河堨Ⅶ河嵎隉C下座。
  上堂。雲蓋是事不如說禪似吞栗蒲。若向此處會得。佛法天地懸殊。
  上堂。三春將杪。四海廓清。風恬浪靜。是人知有且道。將長就短一句作麼生道。良久云幾度黑風翻大海。未曾聞道釣舟傾。參。
  上堂。拈柱杖卓一下云。大眾。達磨縱有真消息。也落諸人第二機。參。
  上堂。景色乍晴物情舒泰。舉步也千身彌勒。動用也隨處釋迦。文殊普賢總在者堙C眾中有不受人瞞底。便道。雲蓋和麩糶麵。然雖如是。布袋堬推@子。
  上堂。有句無句如藤倚樹。文殊維摩撒手歸去。雲蓋與麼道。也是看錮路。更有後語。不得錯舉。下座。
  上堂。阿呵呵是什麼。僧堂堻藋虪h。下座。
  上堂。擲下柱杖云。釋迦老子著趺。偷笑雲蓋亂說。雖然世界坦平。也是將勤補拙。參。
  參駕部歸寺上堂。釋迦老子為先鋒。彌勒大士為殿後。眾中還有著力者麼。出眾來與雲蓋著力看。如無。雲蓋自逞神通也。三五日出入相看。首座大眾。爾且道。於者媮晹章j礙底道理麼。上座僧堂堮i缽時。與上座同展。睡時與上座同睡。立地時與上座同立地。長者長法身。短者短法身。彌勒運用與去來何處有間隔。雖然如是。爾且道。雲蓋在船頭在船尾。眾中還有靈利底衲僧。覷得見麼。良久云。人人盡道平地險。登樓方覺遠山。青參。
  上堂。雪雪處處光輝明皎潔。黃河凍鎖絕纖流。赫日光中須迸烈。須迸烈。那吒頂上喫蒺藜。金剛腳下流出血。參。
  上堂。踏著秤鎚硬似鐵。啞子得夢向誰說。須彌頂上浪滔天。大洋海底遭火爇。參。
  上堂。拍禪床一下云。休戀江湖五六月。收取絲綸歸去來。
  上堂。雲蓋不會禪。只是愛[口+童]眠。打動震天雷。不直半分錢。
  上堂。舉古人一轉公案。布施大眾。良久云。口只好喫飯。
  楊岐詮老來。師上堂。拈花付囑有屈當人。面壁九年胡言漢語。當人分上把斷乾坤。且道。作麼生是把斷乾坤底句。還有人道得麼。如無。雲蓋失利。楊畋提刑山下過。師出接。提刑乃問。和尚法嗣何人云慈明大師。楊云。見箇什麼道理便法嗣他。云共缽盂喫飯。楊云。與麼則不見也。師捺膝云。什麼處是不見。楊大笑師云。須是提刑始得。師云。請入院燒香。楊云。卻待回來。師乃獻茶信楊云。者箇卻不消得。有甚乾嚗嚗底禪。希見示些子。師指茶信云。者箇尚自不要。豈況乾嚗嚗底禪。楊擬議。師乃有頌。示作王臣。佛祖罔措。為指迷源。殺人無數。楊云。和尚。為什麼就身打劫。師云。元來卻是我家堣H。楊大笑。師云。山僧罪過。萬壽先馳。馳書至。師問。萬壽峰前師子吼。當人返擲事如何。僧云。踣跳上三十三天。師云。與麼則雲蓋直下覷也。僧云。草賊大敗。師云。更不再勘。且坐喫茶。龍興孜老遷化。僧馳書至。師問。世尊入滅槨示雙趺。和尚歸真有何相示。僧無語。師槌胸云。蒼天蒼天慈明遷化僧馳書至。師集眾挂真舉哀。師至真前提起坐具云。大眾會麼。遂指真云。我昔日行腳時。被者老和尚將一百二十斤擔子。放在我身上。如今且得天下太平。卻顧視大眾云會麼。眾無語。師搥胸云。嗚呼哀哉。伏惟尚饗慈明忌晨設齋。眾集。師至真前。以兩手捏拳安頭上。以坐具劃一劃。打一圓相便燒香。退身三步作女人拜。首座云。休捏怪。師云。首座作麼生。首座云。和尚休捏怪。師云兔子喫牛嬭。第二座近前。打一圓相便燒香。亦退身三步作女人拜。師近前作聽勢。第二座擬議。師打一掌云。者漆桶也亂做。送武泉常老。出門乃問。出門便作還鄉計。到家一句作麼生道。泉云。和尚善為住持。師云。與麼則身隨寒影去。腳大草鞋寬。泉云。和尚善為開田。師云。兔子何曾離得窟。一日三人新到。師問。三人同行必有一智。提起坐具云。參頭上座。喚者箇作什麼。僧云坐具。師云。真箇那。僧云是。師云。喚作什麼。僧云坐具。師顧視左右云。參頭卻具眼。又問第二座。欲行千里。一步為初。如何是最初一句。僧云。到和尚者堙C爭敢出手。師以手劃一劃。僧云了。師展兩手。僧擬議。師云了。又問第三座上座。近離什麼處僧云南源。師云楊岐今日被上座勘破。且坐喫茶。一日七人新到。師問陣勢既圓。作家戰將何不出陣與楊岐相見。僧以坐具便打。師云。作家。僧又打。師云。一坐具兩坐具又作麼生。僧擬議。師背面立。僧又打。師云。爾道楊岐話頭落在什麼處。僧指面前云。在這堙C師云。三十年後遇明眼人不得錯舉。且坐喫茶。一日道吾供養主駐書至。師問。春雨霖霖無暫息。不觸波瀾試道看。主云。適來已通信了。師云。者箇是道吾底。那箇是化主底。主指云。春雨霖霖。師撫掌大笑云。不直半分錢主便喝。師云。者瞎漢向道不直半分錢。又惡發作什麼。主撫掌一下。師云。且坐喫茶。一日石霜供養主至。師問。征行戰將假道經過。劄寨既圓。何不與楊岐草戰。主云。昔時謬向途中覓。今日親逢老作家。師云。楊岐且輸小捷去也。主便喝。師云。亂做作什麼。主將坐具劃一劃。師云齋後鐘。主云噓。師云。只者箇別更有在。主無語。師云。敗將不斬。且坐喫茶。師問僧。楊岐路僻高步何來。僧云。和尚幸是大人。師云嗄。僧云。和尚幸是大人師。師云。楊岐近日耳聾。且坐喫茶。師問僧。秋色依依朝離何處。僧云。去夏在上藍。師云。不涉程途一句作麼生道。僧云。兩重公案。師云。謝上座答話。僧便喝。師云。那媥Дo者虛頭來。僧云。明眼尊宿難謾。師云。與麼則楊岐隨上座去也。僧擬議。師云。念爾鄉人在此。放爾三十棒。師問僧。雲深路僻高步何來。僧云。天無四壁。師云。踏彼多少草鞋。僧便喝。師云。一喝兩喝又作麼生。僧云。爾看者老和尚。師云柱杖不在。且坐喫茶。師問僧。敗葉堆雲朝離何處。僧云觀音。師云。觀音腳跟下一句作麼生道。僧云。適來已相見了也。師云。相見底事作麼生。僧無語。師云。第二上座代參頭道看。僧亦無語。師云。彼此相鈍置。一日八人新到。師問。一字陣圓。作家戰將何不出陣與楊岐相見。僧云。和尚照顧話頭。師云。楊岐今日抱馬拖旗去也。僧云。新戒打退鼓。師云道。僧擬議。師云道。僧撫掌一下。師云。謝上座答話。僧無語。師云。將頭不猛。累及三軍。且坐喫茶。

    潭州道吾真禪師語要

  開堂日。表白宣疏罷。乃云。請和尚不勞謙讓。為眾舉揚。師云。直饒與麼道。也落第三綣。便陞座。上首白槌了。師乃云。便與麼觀得一時著便若論玄微。見與不見一時戳瞎。時有僧問。承師有言。明暗兩字截斷眾流。請師便道。師云。作麼生道。僧云作家。師便喝。僧撫掌。師云恰是。問三千劍客無施用。便卷珠簾賀太平時如何。師云。逼塞虛空內。開張日月前。進云。恁麼則千花巖畔澄孤月。五鳳樓前舞纛旗去。師云。白雲千里萬里。僧拂袖歸眾。師云瞎。問匹馬單鏘。請師布陣。師云。分為兩段。僧撫掌。師云。爾又作麼生。僧無語。師喝云。瞎漢。乃云。一問一答未有休期。直饒爾問到未來際。我也答到未來際。所以古人喚作無盡法藏。亦喚作無礙辯門。且道。如今喚作無盡法藏是。無礙辯門是。還有道得底麼試出來道看。如無。柱杖子為爾諸人道去也。以柱杖劃一劃云。一時領過。下座。
  師在北禪。上堂云。青山峭峻白日如梭。龍門無客鬧市人多。諸人且道。即今下菜行頭。有幾人納稅百姓。時有僧出禮拜。師云。北禪寺堳o有一箇。僧問。不落二三。請師速道。師云。前三點後三點。僧便喝。師亦喝。僧禮拜。師云。有恁麼瞎漢。
  師上堂。舉洞山云。五臺山上雲蒸飯。佛殿階前狗尿天。幡竿頭上煎鎚子。三箇猢猻夜播錢。師云。老僧即不然。三面狸奴腳踏月。兩頭白牯手拏煙。戴冠碧兔立庭柏。脫殼烏龜飛上天。老僧葛藤盡被汝諸人覷破了也。洞山老人甚是奇特。雖然如是。只行得三步四步。且不過七跳八跳。且道。譊訛在什麼處。老僧今日不惜眉毛。一時布施。良久云。叮嚀損君德。無言真有功。任從滄海變。終不為君通。
  上堂云。拗折秤衡。將什麼定斤兩。拈卻缽盂匙箸。將什麼喫粥飯。不如向三家村堛F卜西卜。忽然卜著脫卻鼻孔。
  上堂。拈柱杖卓一卓喝一喝云。爾還肯麼。爾若肯。心肝五臟頭目髓腦一時屬老僧。爾若不肯。心肝五臟頭目髓腦一時分付。擲下柱杖。便下座。
  上堂。一切智智清淨。無二無二分。又道。無法可說是名說法。且道。龍宮海藏甚處得來。良久云。三要點開天地眼。一曲無私豁古今。
  上堂舉。僧問首山。如何是佛。山云。新婦騎驢阿家牽。師乃有頌。手提巴鼻腳踏尾。仰面看天聽流水。天明送出路傍邊。夜靜還歸茅屋堙C
  上堂。直上直下如何指南。十字縱橫作麼生提綱。良久云。風散亂雲長空靜。夜深明月照窗前。
  上堂。師子兒哮吼。龍馬駒勃跳。古佛鏡中明。三山孤月皎。乃作舞下座。
  上堂。乃喚維那。令昨日四人新到人事。新到纔出。師乃云。雖是小過。令人大怒。新到纔展坐具。師云。當為空王如來作禮。便歸方丈。
  上堂云。遍界元正又逢令節。問諸禪人。是生是滅。紅日長輝。玉輪圓缺。疾焰過鋒。眼中電掣。髑髏常吟。是決不決。汝等諸人。還拜父母墳靈也無。良久云。人行荒草堙C鬼哭密林間。
  上堂。僧問。凝然便會時如何。師云。老鼠尾上帶研槌。問王老夜燒錢。意旨如何。師云。白日看星月。僧擬議。師云會麼。僧云不會。師乃云。王老夜燒錢。白日看星月。磕額禮慈尊。手把冥香爇。
  上堂。拈柱杖卓一卓喝一喝。乃云。一喝一卓。眼生八角。鼻孔吒沙。眉毛卓朔。若也會得。西山月落。若也不會。胡餅餺飥。下座。
  上堂。僧問。如何是第一句。師云。直下衝雲際。東山絕往來。問如何是第二句。師云。面前渠不見。背後稱冤苦。問如何是第三句。師云。頭上一堆塵。腳下三尺土。問如何是佛。師云。洞庭無蓋。問古人道。來時不將絲頭來。去時不將絲頭去。意旨如何。師云。三生六十劫未是長期。僧無語。師云會麼。僧云不會。師云。洞庭八百里未是闊。問如何是真如體。師云。夜叉屈膝眼睛黑。問如何是真如用。師云。金剛杵打鐵山摧。問如何是透出乾坤句。師云。棒下最分明。僧無語。師乃云。透出乾坤句。未語先剖陳。屈躬來更問。棒下取分明。
  上堂。眾集。師以柱杖擲下來。隨後跳下。眾擬散。師乃召大眾。眾回首。師乃云。為老僧收取柱杖。便歸方丈。
  上堂云。開心碗子盛將來。無縫合盤合取去。擬思量何劫悟。看取眉毛有幾許。去。
  上堂云。夜來雷聲震地。今朝細雨霏霏。乾枯滋潤萬物萌芽。且道。嘉州大象髭鬚長得多少。還有道得者麼。若也道得。陜府鐵牛。是常不輕菩薩。若道不得。土宿拽脫爾鼻孔。
  上堂。若據祖令。到這媮`須茫然。放老僧一線。且向眉睫堛F覷西覷。
  上堂。僧問。如何是第一玄。師云。釋尊光射阿難肩。如何是第二玄。師云。孤輪眾象攢。如何是第三玄。師云。泣向枯桑淚漣漣。如何是第一要。師云。最好精粗 照。如何是第二要。師云。閃爍乾坤光晃耀。如何是第三要。師云。夾路青松老。問如何是先照後用。師云。語路分明說。投針不迴避。如何是先用後照。師云。金剛覿面親分付。話道分明好好陳。如何是照用同時。師云。祖佛道中行路異。森羅影堣ㄞd身。如何是照用不同時。師云。清涼金色光先照。峨嵋銀界一時鋪。乃云。參須實參。學須實學。又須要明古人血脈。且道。作麼生是古人血脈。良久云。智不到處切忌道著。
  上堂云。寒風浩浩無時節。浪打懸崖石頭裂。洞庭湖堻迆貕伈溢籉璊H山路絕。清風月白透幽關。畢竟以何為妙訣。下座。
  上堂。向上一路千聖不傳。學者勞形如猿捉影。爾等諸人。還明得這時節麼。若明得去。天上人間堪受供養。若明不得。閻羅老子眼目分明。
  上堂。汝等諸人。盡學佛法。非即便言非。是即便言是。直須緇素分明。不得錯認定盤星好。珍重。
  上堂。有僧問。如何是常照。師云。針鋒上須彌。云如何是寂照。師云。眉毛堮水。云如何是本來照。師云。草鞋崱蘢鶠C師乃云。常照寂照本來照。草鞋底下常踣跳。要會鋒針上須彌。眉中海水常渺渺。
  上堂云。如天普蓋似地普擎。三世諸佛總在爾鼻孔堙C三十年後不得辜負老僧。
  上堂。普化明打暗打。布袋橫撒豎撒。石室行者踏碓。因甚忘卻下腳。
  上堂。舉僧問大隨。劫火洞然大千俱壞。未審這箇壞不壞。隨云壞。僧云。與麼則隨他去。隨云。隨他去。又問龍濟。劫火洞然大千俱壞。未審這箇壞不壞。濟云。不壞。僧云。為什麼不壞。濟云。為同大千。此二老宿。一人道壞一人道不壞。且道壞底是不壞底是。會麼。壞與不壞。俱非內外。不隔纖毫。尋常面對。
  上堂。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云。庵中閒打坐。白雲起峰頂。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云。閃爍紅霞散。天童指路親。如何是人境兩俱奪。師云。剛骨盡隨紅影沒。苕苗總逐白雲消。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云。久旱逢初雨。他鄉遇舊知。問如何是賓中賓。師云。誰說有疏親。如何是賓中主。師云。磕額無回互。對面與誰陳。如何是主中賓。師云。瑞雲空堨玳R靂震乾坤。如何是主中主。師云。古皇令高舉。巧辨徒申吐。問如何是正中來。曰皎潔乾坤震地雷。如何是正中偏。曰諸子投來見大仙。如何是偏中正。曰萬水千山明似鏡。如何是兼中至。曰施設縱橫無所畏。如何是兼中到。曰黑白未分已前過。師乃云。古人道。主賓元不異。問答理俱全。同安又云。賓主睦時全是妄。君臣合處正中邪。一等是出世尊宿。接物利生言教有異。為復見處偏枯。為復利生不普。明眼底人通箇消息。
  上堂云。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且道。是什麼物。還識得麼。若識得。乾坤大地森羅洞明。若也不識。被物拶著轉身不得。
  上堂云。古人道。認著依前還不是實難會。土宿頷下髭鬚多。波斯眼深鼻孔大。甚奇怪。欻然透過新羅界。
  上堂云。古今日月依舊山河。若明得去。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若也不明。謗斯經故獲罪如是。
  上堂云。鋒刃上踣跳。微塵堥城芋C勞勞去復來。箇是知音者。
  上堂云。昨日三人新到。出來人事。僧纔出禮拜。師云。不落平常卦筮。直述來情。僧云。和尚休得也。師云。此猶是落平常。僧云。恰是歸眾。師云。龍蛇易辨衲子難瞞。下座。

    勘辨

  師問僧。先行不到末後。太過。僧擬提起坐具。師指云離卻坐具。作麼生道。僧云。和尚那堭o這消息來。師便打。僧擬提坐具。師又打云。瞎漢。僧擬議。師又打云且坐喫茶。僧便坐師云。什麼處來。師云石霜。師云怪得師問僧。有一事借問上座。只是不得打老僧。僧云。著甚來由。師提起坐具云。爭柰這箇何。僧云。莫亂做。師便打僧云。莫亂做莫亂做。師又打云。且坐喫茶。僧云。適來道著甚來由。和尚為什麼卻打某甲。師云。爾適來去什麼處來。僧無語。師乃搥胸一下。師問僧。昨日莊上已相見了也。今日人事又作麼生。僧云。合取狗口。師云。也是。僧便打。師云。老僧過在什麼處。僧云再犯不容。師卻云將謂是箇漢。師便打云。參堂去。數人新到禮拜。師云。總是浙堮v僧。僧云。猢猻向火師云踣跳作麼僧云今日得見和尚。師云。伏惟尚饗。僧無語。師便打。師在慈明會堙C一日提螺螄一籃遶院云賣螺螄。令眾下語。皆不契。有一老宿揭簾見。以目顧視師。放身便臥。師放籃子便行。師問僧。什麼處來。僧云。堂中來。師云。聖僧道什麼。僧近前不審。師云。東家作驢西家作馬。僧云。過在什麼處。師云。萬里崖州。師問僧。甚處來。僧云。殿寮堥荂C師云。釋迦老子作何面孔。僧便喝。師云作麼僧又喝。師云恰是。僧云。一任踣跳。師便打。一日新到人事。乃云。請和尚相看。師云。不易道得。且坐喫茶。泐潭專使禮拜乃云。德華禮拜。師云。是箇浙堮v。僧云。不消如是。師云。猶是舊時氣息。僧云喏。師云喏。即且致別作麼。僧良久云。一任踣跳。師撫掌一下。師一日不安。僧問訊次乃云。和尚近日尊位如何。師云。粥飯頭不了事。僧無語。師鳴指一下。王提刑問璉三生云。某甲四十年為官。作麼脫得此塵去生無對。師代云。一任踣跳。又看上峰路。璉云。這箇是上峰路。提刑云。寺在上頭那。璉云是。提刑云。恁麼則不去也。璉無語。師代云今日勘破。

    偈頌

    溈山水牯牛

  水牯溈山峭峻機。分明人類顯幽奇。兩途語出分明處。夜鳥投林曉復飛。

    杖林山下竹筋鞭

  杖林山下竹筋鞭。搭索拏鉤火堬o。拽近不能推放後。回旋卻到使君前。

    北斗藏身

  雲門透法身。從此覓疏親。盡道和風煖。三春寒更新。

    百丈野狐

  語路分明在。憑君子細看。和雨西風急近火轉加寒。

    庭前柏

  趙州庭前柏。眼媢q光掣。雲水往來多。村翁行步劣。

    靈雲桃花

  雲雲桃花見親切。英俊超越古今哲。星蔟孤輪明皎潔。利刃精輝用無絕。玄沙敢保君未徹。雲水休話箇生滅。新羅打鐵燒腳熱。磨礱還用三尺雪。

    麻三斤

  同袍參學問通津。來扣宗師正佛因為說三斤麻最好。三斤天下說尖新。幾多匠者頻拈掇。柰緣緇侶有疏親。余今更為重秤過。那吒太子析全身。

    興化問雲居何必話

  何必不必。一七二七。龍樹馬鳴。焰光透出。

    前三三後三三

  前三後三是多少。大事光輝明皎皎。回頭不見解空人。滿目白雲臥荒草。

    僧請益三妙三訣師以頌示之

  第一妙。古老門風甚奇要。縱去收來總不傷。此箇縱由堪繼紹。
  第二妙。浩浩途中有多少。子細推來對月華。未了須明衲僧竅。
  第三妙。高高峰頂猿時嘯。孤輪穿透碧潭心。翛然自入清平道。
  第一訣。門風盡施設。分明萬象分。徒勞更立雪。
  第二訣。過去現在說。疾焰要須分。評量還斷舌。
  第三訣。巧拙定生殺。頭頭總鋒鋩。休論箇生滅。

    潭州雲蓋山會和尚語錄序

  李唐朝有禪之傑者。馬大師據江西泐潭。出門弟子八十有四人。其角立者。唯百丈海。得其大機。海出黃檗運。得其大用。自餘唱導而已。運出顒。顒出沼。沼出念。念出昭。昭出圓。圓出會。會初住袁州楊岐。後止長沙雲蓋當時謂海得其大機。運得其大用。兼而得者獨會師歟。師二居法席。凡越一紀。振領提綱。應機接誘。富有言句。不許抄錄。衡陽守端上人。默而記諸。編成一軸。愚仰惠師之名久矣。因就端求其編軸。焚香啟讀。大矣哉師之機辯也。若巨靈神劈開太華首陽。河流迅急曾無凝滯。匪上上大乘根器。曷能湊之乎。端命愚為序。貴師之道流傳天下。且會師之名與道深。於識者悉聞之。故不可辭飾。但實序其由。師袁州宜春人。姓冷氏。落髮於潭州瀏陽道吾山。俗齡五十四。卒於雲蓋山。塔存焉。皇祐二年。仲春既望日。湘中苾芻。文政述。

    題楊岐會老語錄

  楊岐會老。跨三腳驢。入水牯牛隊中。拽把牽犁。種田博飯。橫吹玉笛。飽吞栗蒲。四十年來。叢林以為奇特。豈不聞。三世諸佛說夢。諸方老宿說夢。是楊岐當日語。不知楊岐自作夢後。還覺也未。若要清風再振舊令重行。明眼底人試將此錄看。元祐三年立春日。無為子楊傑。書於望海樓。

    楊岐方會和尚後錄

  師。入院開堂。宣疏了。師云。大眾。大家散去。早落二頭三首。如不散去。今日熱瞞諸人去也。宜陽秀水。萍實楚江。遂陞座。拈香云。此一瓣香。奉為今上皇帝。聖壽千秋。永昌佛日。次一瓣香。奉為州縣官僚。檀那十信。此一瓣香。諸人還知落處麼。若也知得落處。更不須開兩片皮。若也不知。為先住南源。次住石霜。今住潭州興化禪寺。諸人還識興化麼。如不識。不免帶累上祖。遂趺座。維那白槌訖。師云。早落第二義。大眾散去。猶較些子。既不散去。有疑請問。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云。隔江打鼓不聞聲。僧云。興化的子。臨濟兒孫。師云。今日因齋慶讚。師乃云。更有問話者麼。所以道。諸供養中。法供養最為勝。良久云。百千諸佛。天下老和尚出世。皆以直指人心。見性成佛。若向者堜得去。盡與百千諸佛同參。若向者堨摩鄔得。楊岐未免惹帶口業。況諸人盡是靈山會上。受佛付囑底人。何須自家退屈。還有記得底人麼。爾且道。靈山末後一句。作麼生道。如無。楊岐今日敗闕。以方會。俾欲深雲隱拙。隨眾延時。豈謂郡縣官僚。洎諸檀信。共崇三寶。續佛壽命。令法久住。俾令山僧住持此剎。亦非小緣。所有一毫之善。上祝皇帝萬歲。家宰千秋。大眾且道。今日事作麼生。良久云。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上堂。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擔頭不負書。師云。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拈起柱杖。卓一下云。大千世界百雜碎。捧缽盂向香積世界。喫飯去也。
  上堂。僧問。如何是不動尊。師云。大眾齊著力。僧云。與麼則香燈不絕去也。師云。且喜勿交涉師乃云。一切法皆是佛法。佛殿對三門。僧堂對廚庫。若也會得。擔取缽盂柱杖。一任天下橫行。若也不會。更且面壁。
  上堂。僧問。如何是佛。師云。賊是人做。師乃云。萬法是心光。諸緣惟性曉。本無迷悟人。只要今日了。山河大地。有什麼過。山河大地。目前諸法。總在諸人腳跟下。自是諸人不信。可謂古釋迦不前。今彌勒不後。楊岐與麼。可謂買帽相頭。
  上堂。心是根。法是塵。兩種猶如鏡上痕。痕垢盡時光始現。心法雙忘性即真。遂拍禪床一下云。山河大地何處有也。且作麼生道得不受人瞞底句。若也道得。向十字路頭。道將一句來。如無。楊岐今日失利。
  上堂。一塵纔起。大地全收。遂拈起柱杖云。須彌山上走馬。大洋海堳k跳。鬧市中忽撞著者箇。是人知有。且道。黑地堿黻w一句。作麼生道。良久云。尋常不欲頻開口。為是渾身著衲衣。
  上堂。云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隨流認得性。無喜復無憂。復云。天堂地獄。罩卻汝頭。釋迦老子。在爾腳跟下。當明對暗。時人知有。鬧市塈漹N鼻孔來。還有道得麼。試出來。與楊岐出氣。如無。楊岐今日失利。
  上堂。僧問。祖師面壁。意旨如何。師云。西天人不會唐言。僧云。昨日雨落。今日天晴。是人道得。請和尚出格道一句。師以兩手捺膝坐。僧云。大殺盡力道。只道得一半。師云。分身兩處看。僧指侍者云。和尚為什麼不著鞋。師云。者漆桶。僧便禮拜歸眾。
  師。乃舉外道問佛。不問有言。不問無言。世尊良久。外道讚嘆。世尊大慈大悲。開我迷雲。令我得入。外道去後。阿難問世尊云。外道見箇什麼。便道令我得入。世尊云。如世良馬。見鞭影而行。師云。道吾師兄云。世尊隻眼通三世。外道雙眸貫五天。道吾師兄。善則善矣。甚與古人出氣。楊岐道。金[金+俞]不辨。玉石不分。大眾要會麼。世尊輟已從人。外道因齋慶讚。遂以柱杖卓一下。喝一喝。
  上堂。妙湛總持不動尊。首楞嚴王世希有。銷我億劫顛倒想。不歷僧祇獲法身。乃拈柱杖云。柱杖子。豈不是法身。爾諸人還知麼。楊岐今日向水堶邞d悹部C蓋為諸人頭抵麵袋堙C三十年後。明眼人前。不得錯舉。以柱杖卓一下。喝一喝。
  上堂。云一切智通無障礙。遂拈起柱杖云。柱杖子。向諸人面前。逞大神通去也。遂擲下云。直得乾坤震裂。地搖六動。不見道。一切智智清淨。又拍禪床一下云。三十年後。明眼人前。莫道楊岐龍頭蛇尾。
  上堂。云雷驚雨勢。萬物發生。拈起柱杖云。大眾且道。者箇作麼生。良久云。漁翁盡日空垂釣。收取絲綸歸去來。以柱杖卓禪床一下云。參。
  上堂。僧問。師登寶座。四眾臨筵。的的西來。請師舉唱。師云。雲開山嶽秀。水到四溟寬。進云。一句已蒙師指示。今日得聞於未聞。師云。腳跟下一句。作麼生道。僧云。若不伸三拜。爭顯我師機。師云。更有什麼事。僧禮拜。師云。記取者僧話頭。問。先聖有八萬四千法門。門門見諦。學人為什麼。觸途成滯。師云。休得自家退屈。僧云。急切處。請師舉。師云。露柱勃跳。上三十三天。僧云。拈卻佛殿。去卻案山。腳跟下。去西天有多少。師云。楊岐被爾問倒。僧云。將謂無鼻孔。師云。三十年後。自家面赤。師乃云。風不鳴條。雨不破塊。此是俗漢時節。作麼生是衲僧應時應節底句。遂拍禪床一下云。直待彌勒下生時。
  上堂。僧問。虎符金印師親握。家國興亡事若何。師云。將軍不舉令。僧云。坐籌幃幄。非師者誰。師云。金州客。僧云。幸對人天。願觀盛作。師云。楊岐鼻孔。在闍梨手堙C僧云。學人性命。在和尚手中。師云。爾乾勃跳作什麼。僧云。下坡不走。快便難逢。撫掌一下。便禮拜。師云。看者一員戰將。師乃云。風霜刮地。寒葉飄空。不涉春緣。拈將鼻吼來。遂拍禪床一下云。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上堂。云楊岐一訣。凡聖路絕。無端維摩。特地饒舌。
  上堂。供養主問。雪路漫漫。如何化導。師云。霧鎖千山秀。迤邐問行人。僧問。忽有人問楊岐意旨。未審如何舉似。師云。大野分春色。巖前凍未消。僧畫一圓相云。忽遇與麼人來。又作麼生。師乃捩轉面。僧擬議。師便喝云。甚麼處去也。僧作女人拜。師云。歸來與爾三十棒。師乃云。楊岐令下。已在言前。作麼生是正令。喝一喝。便下座。
  上堂。云落鵰之箭。斬蛟之劍。主將自敗。抱馬拖旗。有人向安家立國處。道將一句來。良久云。太平本是將軍致。不許將軍見太平。喝一喝。
  上堂。俗士問。人王與法王相見。合談何事。師云。釣魚船上謝三郎。進云。此事已蒙師指示。雲蓋家風事若何。師云。襆)頭衫帽脫當酒錢。士云。忽遇客來。如何祇待。師云。三盞兩盞猶閑事。醉後郎當笑殺人。師乃云。一切法皆是佛法。遂拍禪床一下云。山河大地百雜碎。還我佛法來。良久云。何似生遼天鶻。萬里雲只一突。
  上堂拍禪床云。大眾。釣竿斫盡重栽竹。不計功程得便休。
  上堂。云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遂拍禪床一下云。釋迦老子年多少。還知麼。若也知得。人間天上。出入自由。若也不知。雲蓋自道。睌譯F竭二千年。
  上堂。云把定乾坤幾萬般。文殊普賢豈能觀。今日為君重注破。鱉鼻南山子細看。以柱杖卓一下。
  上堂。云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拈起柱杖云。吞卻山河大地了也。過去諸佛。未來諸佛。天下老和尚。總在柱杖頭上。遂以柱杖劃一劃云。不消一喝。
  上堂。云雲蓋傳箭令下。釋迦老子為先鋒。菩提達磨為殿後。陣勢既圓。天下太平。且道。不動步一句。作麼生道。良久云。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參。
  上堂。云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君王得一。以治天下。衲僧得一。且作麼生。良久云。缽盂口向天。
  上堂。云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拍禪床一下云。釋迦老子。被蟭螟虫吞卻了也。且喜天下太平。喝一喝上堂。云時雨霖霖。悅耕人心頭頭顯煥。金不博金。參。
  上堂。云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釋迦老子。鼻孔遼天。樓至如來。兩腳踏地。爾且道。者兩箇漢。還有過也無。良久云。犬子便吠。牛子牽犁。衲僧與麼未摸著皮。
  上堂。顧視大眾。喝一喝。卓柱杖一下云。清平世界。不許人攙奪行市。
  上堂。云釋迦老子初生時。周行七步。目顧四方。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今時衲僧。盡皆打模畫樣。便道。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雲蓋不惜性命。亦為諸人打箇樣子。良久云。陽氣發時無礙地。
  上堂。云彌勒真彌勒。分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時人皆不識。師乃擲下柱杖。便歸方丈。
  上堂。舉盤山道。向上一路。千聖不傳。師云。口上著。又云。學者勞形。如猿捉影。師云。盤山與麼道。以已妨人。
  上堂。彌勒真彌勒。分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時人皆不識。師遂拈起柱杖云。柱杖子。豈不是彌勒。諸人還見麼。柱杖子橫也。是彌勒放光動地。柱杖子豎也。是彌勒放光照曜三十三天。柱杖子不橫不豎。彌勒向諸人腳跟下。助爾諸人說般若。若也知得。去拈鼻孔。向缽盂堙C道將一句來。如無。山僧失利。
  上堂。云山僧一語。凡聖同舉。罷釣收綸。不如歸去。
  上堂。云今朝三月二。瞿曇未瞥地。拈花說多端。迦葉猶尚醉。更有末後語。且不得錯舉。
  上堂。云朝睛夜雨。民歡卒土。瞿曇老人。未有後語。雲蓋今日為大眾舉。良久云。太平本是將軍致。不許將軍見太平。

    勘辯

  一日。璉三生至。師云。寒風凜烈。紅葉飄空。祖室高流。朝離何處。璉云。齋後離南源。師云。腳跟下一句。作麼生道。璉以坐具摵一摵。師云。只者箇。別有在。璉作抽身勢。師云。且坐喫茶。
  二人新到。師云。春雨乍歇。泥水未乾。行腳高人。如何話道。僧云。昔時離古寺。今日睹師顏。師云。甚處念得者虛頭來。僧云。和尚幸是大人。師云。腳跟下一句。作麼生道。僧以坐具摵一摵。師云。與麼則楊岐燒香供養去也。僧云。明眼人難瞞。師拈起坐具云。第二行腳僧。喚者箇作什麼。僧云。乍入叢林不會。師云。實頭人難得。且坐喫茶。
  問僧。落葉飄飄。朝離何處。僧云。齋後離南源。師云。腳跟下一句。作麼生道。僧云。愁人莫向愁人說。師云。楊岐專為舉揚諸方去也。僧云。是什麼心行。師云。不得楊岐讚嘆。僧擬議。師云。且坐喫茶。
  一日。數人新到相看。師云。陣勢既圓。作家戰將。何不出來與雲蓋相見。僧打一坐具。師云。作家師僧。僧又打一坐具。師云。一坐具兩坐具。又作麼生。僧擬議。師乃背面立。僧又打一坐具。師云。爾道。雲蓋話頭在甚處。僧云。在者堙C師云。三十年後自悟去在。雲蓋在上座手堙C且坐喫茶。師又問。夏在甚處。僧云神鼎。師云。早知上座神鼎來。更不敢借問。
  師。次日參云。昨日數人新到。打雲蓋三下坐具。恰似有箇悟處。遂舉前話了。乃云。雲蓋敗闕處。諸人總知。新到得勝處。諸人還知麼。若也知得。出來與雲蓋出氣。若也不知。明眼人前。不得錯舉。
  上堂。云萬法本閑。唯人自鬧。以柱杖卓一下云。大眾。好看火燭。明眼人前。不得錯舉。
  師訪孫比部。值判公事次。部云。下官為王事所牽。無由免離。師云。此是比部願弘深廣利濟群生。比部云。未審如何。師云。應現宰官身。廣弘悲願深。為人重指處。棒下血霖霖。比部因頌有省。乃歸小廳。坐次卻問。下官每日持齋喫菜。還合諸聖也無。師以頌贈之。孫比部孫比部。不將酒肉污腸肚。侍僕妻兒渾不顧。釋迦老子是誰做。孫比部孫比部。

    自術真讚

  口似乞兒席袋。鼻似園頭屎杓。勞君神筆寫成。一任天下卜度。
  似驢非驢似馬非馬。咄哉楊岐。牽犁拽杷。
  指驢又無尾。喚牛又無角。進前不移步。退後豈收腳。無言不同佛。有語誰斟酌。巧拙常現前。勞君安寫邈。

楊岐方會和尚後錄(終)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