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法演禪師語錄


    法演禪師語錄

                宋 才良 等編

    法演禪師語錄卷上

    舒州白雲山海會演和尚初住四面山語錄

                參學才良編

  師開堂日。授疏示眾云。兵隨印轉。將逐符行。請對尊官。分明剖露。宣疏了指法座云。此大寶華王座。從朝至暮。與諸人同起同坐。諸人還見麼。若見。更不在陞。若不見。莫道今日謾你。便陞座拈香云。此一瓣香。先為今上皇帝。伏願。常居鳳扆永鎮龍樓。次拈香云。此一瓣香。奉為州縣官僚。伏願。乃忠乃孝惟清惟白。永作生民父母。長為外護紀綱。又拈香云此一瓣香。得來久矣。十有餘年海上雲遊。討一箇冤讎。未曾遭遇。一到龍舒。果遇其人。方契憤憤之心。今日對大眾雪屈。須至爇卻。為我見住白雲端和尚。從教熏天炙地。一任穿過蔡州。有鼻孔底辨取。龍門和尚白槌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云。若論第一義。西天二十八祖唐土六祖。立在下風。一大藏教白雲萬里。摩竭掩室毘耶杜口。正在夢中。千佛出世寐語未了。文殊普賢拗曲作直。所以道。設使言前薦得。猶是滯殼迷封。縱饒句下精通。未免觸途狂見。若也把定封疆。說什麼法堂前草深一丈。直得凡聖路絕鳥飛不度。天下衲僧無出氣處。眾中莫有不甘底麼。出來相見。時有僧問。優曇花現方便門開。朝宰臨筵如何舉唱。師云。今日好晴。學云。杲日當空清風匝地。師云。省得我多少。問如何是人中境。師云。寶閣凌空金鐸響。怪松隈險野猿啼。學云。如何是境中人。師云。鼻直眼橫。乃云。更有問話者麼。若無。雙泉今日向第二義門。放一線道。與諸人相見。和泥合水一上。且要釋迦彌勒動地雨花。文殊普賢觀音勢至。各踞一方助佛揚化。皆務本事器量堪任。雙泉不免也入一分。共說東家杓柄長西家杓柄短。任從春草青青炎光爍爍。秋樹葉零冬冰片薄。何故如是。且要諸人順時保愛(謝辭不錄)乃拈起拄杖云。古人道。拈起也天回地轉。放下也草偃風行。四面即不然。拈起也七穿八穴。放下也錦上鋪花。且道。還有為人處也無。良久云。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師在白雲授帖。拈起示眾云。大眾。只恁麼會得。埋沒宗風。過犯不小。幸有見成公案。請維那對眾宣讀。宣帖了授法衣提起云。既是大庾嶺頭提不起。為什麼卻在者堙C且道。者堜閉O。那堜閉O。乃云。攜瓶自汲清涼水。卻著袈裟作主人。便披指法座前云。象王回師子步。儂家看著雙眉聚。然雖如是。事到如斯難為辭讓但有路可上更高人也行。便陞座。僧問。禪非意想道絕功勳。轉身一句作麼生道。師云。大眾見你。學云也。知和尚有此機鋒。師云。獨出闍黎。學云。今日卻成造次。師云。捧上不成龍。問沙場久戰名遂今朝。不涉功勳作麼生道。師云。長蛇猶自可。偃月怎生當。學云。金鏃慣調曾百戰。鐵鞭多力恨無讎。師云。知君不是金牙作。爭解彎弓射尉遲。學云。眼親不如手親。師云。新長老敗闕。學云。口是禍門。師噓乃云。秋風颯颯玉露垂珠。水碧山青蛩吟蟬噪。圓通門大啟。文殊普賢穿過汝諸人鼻孔。自是汝諸人當面諱卻。復云。諸佛不出世。四十九年說。未審說箇什麼。少林有妙訣。殃及子孫。至今分疏不下。更說什麼妙訣。若人識祖佛當處便超越。超越與未超越則且置。你道。祖佛即今在什麼處。若無人道得。山僧不惜眉毛。與汝諸人拈出。拍禪床一下。
  小參。僧問。如何是佛。師云。肥從口入。乃舉。德山示眾云。今夜不答話。有問話。者三十棒。眾中舉者甚多。會者不少。且道向什麼處見德山。有不顧性命底漢。試出來道看。若無。山僧為大眾與德山老人相見去也。待德山道。今夜不答話問話者三十棒。但向伊道。某甲話也不問。棒也不喫。你道。還契他德山老人麼。到者媔楓O箇漢始得。況法演遊方十有餘年。海上參尋見數員尊宿。自謂了當。及到浮山圓鑑會下。直是開口不得。後到白雲門下。咬破一箇鐵酸餡。直得百味具足。且道餡子一句作麼生道。乃云。花發雞冠媚早秋誰人。能染紫絲頭有時。風動頻相倚似向階前鬥不休。
  入院日。上堂。僧問。攜筇領眾祖令當行。把斷封疆師意如何。師云。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學云。四面無門山岳秀。今朝且得主人歸。師云。你道路頭在什麼處。學云。為什麼對面不相識。師云。且喜到來。乃舉。祖師道。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達磨大師信腳來信口道。後代兒孫多成計校。要會開花結果處麼。鄭州梨青州棗。萬物無過出處好。
  上堂。舉古人道。若有一人發真歸源。十方虛空悉皆消殞。雙泉則不然。若有一人發真歸源。十方虛空築著磕著。
  到興化上堂僧問。和尚未離四面時如何。師云。在屋塈冗リ炕C離後如何。師云。走殺闍黎。乃舉法眼頌云。山水君居好城隍。我亦論靜聞鐘角響。閑對白雲屯。大眾。法眼雖不拏雲攫霧。爭柰遍地清風。四面今日試與法眼把手共行。靜聞鐘角響。且不是聲閑對白雲屯。且不是色。既非聲色。作麼生商量。乃云。洞媯L雲別有天。桃花似錦柳如煙。仙家不解論冬夏石欄松枯不記年。
  上堂云。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十字街頭立。被人喚作賊。便下座。
  上堂。僧問。四面無門山岳秀。箇中時節若為分。師云。東君須子細。遍地發萌芽。學云。春去秋來事宛然也。師云。纔方搓彈子。便要捏金剛。乃舉。古人云我若向你道。即禿卻我舌。若不向你道。即啞卻我口。且道還有為人處也無。四面有時擬為你吞卻只被當門齒礙。擬為你吐卻。又為咽喉小。且道還有為人處也無。乃云。四面從來柳下惠。
  歲旦上堂云。元正啟祚萬物咸新。揚盡大千沙界。都來只在一塵。乃展手云。是新是舊。有人出來道看。若無四面且世諦流布去也。遂叉手云。孟春猶寒。伏惟。首座大眾洎諸知事。尊體起居萬福。
  上堂。僧問。千峰寒色即不問。雨滴嵒花事若何。師云。今日也相似。學云。一句迥超千聖外。千山鎖斷萬重關。師云。一滴落在什麼處。學云錯。師云錯。學云錯錯。師便打。乃云。千峰列翠岸柳垂金。樵父謳歌漁人鼓棹。笙簧^地鳥語呢喃。紅粉佳人風流公子。一一為汝諸人。發上上機開正法眼。若向者娷丳o。金色頭陀無容身處。若也不會。喫粥喫飯。許你七穿八穴。
  白眾出隊上堂云。明日匹馬單鏘。為國出戰。得勝回戈之日。滿路歌謠。大眾。作麼生是歌謠一曲。乃云。囉邏哩囉邏哩。還有人和得麼。良久云。鴛鴦繡了從君看。莫把金針度與人。
  寒食夜小參。僧問。群迷久渴冒雨登山。向上之機請師方便。師云。不免入山一回。學云。恁麼則步步踏實去也。師云。空手卻回去。學云。若是那邊。還的當也無。師云。罕遇知音。學云。謝師證明。師云。知音底事作麼生。僧劃一劃。師云。又被風吹別調中。學云。往往隨他口頭走。師云。更是阿誰。乃云。李白桃紅山青水綠。雲橫洞口月皎長空。若只向者娷丳o。法眼道。月明幽室寒。星分拱辰異。便須瓦解冰消。韶國師道。通玄峰頂不是人間。心外無法滿目青山。亦須百雜碎。何也盡乾坤大地不消一捏。然雖如是。事無一向。今夜且放過一著。
  上堂舉。梁武帝問達磨。如何是聖諦第一義。磨云。廓然無聖。帝云。對朕者誰。磨云不識。又僧問六祖。黃梅意旨什麼人得。祖云。會佛法底人得。僧云。和尚還得麼。祖云不得。僧云。和尚為什麼不得。祖云。我不會佛法。師云。大小大祖師。問著底便是不識不會。為什麼卻兒孫遍地。乃云。一人傳虛。萬人傳實。
  小參。僧問。施主遠趨於丈室。請師一句利於人。師云。教天下人成佛去。學云。悠悠塵內客。不謾入山來。師云。中間猶有眾生在。僧便喝。師云。且道是佛是眾生。學云。四面眼難謾。師云。你向什麼處見四面。僧拂袖歸眾。師云作家。乃云。滿口道得底卻不知有。知有底又道不得。且道過在什麼處。將成九仞之山。莫惜一簣之土。
  上堂舉。雲門垂語云。古佛與露柱相交。是第幾機。自代云。南山起雲北山下雨。師云。大小大雲門大師。元來小膽。四面道。古佛與露柱相交。是第四機。良久卻云。者箇說話。面皮厚三寸。出語成不遜。好將臨濟棒一日打三頓。什麼人下得手。雖然罪過彌天新赦咸放。
  結夏上堂。僧問。五天結制分付蠟人。未審雙泉如何示眾。師云。足不履地。乃云。結夏無可供養大眾作一家宴管顧諸人。遂抬手云。囉邏招囉邏搖囉邏送。莫怪空疏。伏惟珍重。
  上堂云。於三七日中。思惟如是事。釋迦老子半夜逾城直往雪山。早是漏逗不少。更思惟箇什麼。便下座。
  上堂舉。藥山久不上堂。主事報云。大眾久思和尚示誨。山云。打鼓著。大眾方集。山便歸方丈。主事云。和尚許為眾說法。何故一言不措。山云。經有經師論有論師。爭怪得老僧。師云。雖然以己妨人。爭柰賊身已露。諸人要識藥山麼。閑持經卷倚松立。笑問客從何處來。
  上堂舉。僧問洞山。如何是善知識眼。山云。紙撚無油。師云。洞山老漢不是無只。是太儉。忽有人問四面。如何是善知識眼。只向伊道瞎。何故且要相稱。乃云。紙撚無油也大奇不堪拈掇有誰知。回身卻憶來時路。月下騰騰信腳歸。
  上堂舉。教中道。若謂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只如一大藏教。甚處得來。若言無說。五千四十八卷什麼處消遣。到者媔楓O箇人始得。還會麼莫謗四面好。
  上堂舉。僧問投子。如何是十身調御。投子下禪床立。或有人問四面。如何是十身調御。老僧亦下禪床立。為什麼卻依樣畫貓兒。待我計校成。即說向你。
  上堂舉。藥山問石頭。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粗知。承聞南方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某實未明。乞師指示。石頭云。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山僧在眾日。聞兄弟商量道。即心即佛亦不得。不即心即佛亦不得。若恁麼說話。敢稱禪客。何故殊不知石頭老人文武兼備韜略雙全。若是四面見處。也要諸人共知。只見波濤涌。不見海龍宮。
  上堂云。三世諸佛遙望頂禮。六代祖師開口不得。四面今日且權為指使。且道是箇什麼。一二三四。五雷門誇布鼓謾。說李將軍藍田射石虎。
  上堂云。真如凡聖。皆是夢言。佛及眾生。並為增語。或有人出來道。盤山老[口+爾]。但向伊道。不因紫陌花開早。爭得黃[賏/鳥]下柳條。若更問道四面老[口+爾]。自云。喏惺惺著。
  上堂云。仲冬嚴寒。伏惟。首座大眾。尊體起居萬福。兩彩一賽。便下座。
  上堂云。有一則語舉似諸人。第一不得錯舉。便下座。
  上堂云。昨宵年暮夜。今朝是歲旦。都大尋常日。世人生異見。不解逐根元。只管尋枝蔓。新舊只如今。子細分明看。若也更商量。秦時鐸鑠鑽。
  諸院長老入山。師上堂云。臨濟入門便喝。是甚碗鳴聲。德山入門便棒。拗曲作直雲門三句。曹洞五位。大開眼了作夢何故如此。國清才子貴。家富小兒嬌。
  到龍門上堂云。有舌胡利。無口非啞。七出八沒。風流儒雅。便下座。
  到海會上堂云。白雲山堨梮酗H。把定封疆無縫罅。無縫罅知幾價。莫有知價底麼。乃云。一二三四五。
  到興化上堂云。世事冗如麻。空門路轉賒。青松林下客。幾個得歸家。共唱胡笳曲。分開五葉花。幸逢諸道友。同上白牛車。大眾。車在者堙C牛在什麼處。芳草渡頭尋不見。夜來依舊宿蘆花下座。甘露資長老。把師住云。舒州管界。元來有箇草賊。師云和尚也須隄防。資擬議。師便拓開。
  上堂云。祖師道。葉落歸根來時無口。祖師恁麼道。猶欠悟在。便下座。
  上堂。僧問。祖意教意是同是別。師云。人貧智短馬瘦毛長。乃云。祖師說不著。佛眼看不見。四面老婆心。為君通一線。便下座。
  上堂云。春氣乍寒乍暖。春雲或卷或舒。引得韶陽老子。放出針眼堻翩C乃云錯。
  謝主事上堂。僧問。王索仙陀婆時如何。師云。七孔八竅。學云。如何是王索仙陀婆。師云。鸞駕未排齊號令。學云。如何是仙陀婆。師云。眼潤耳熱。僧禮拜。師云點。乃云。文殊張帆普賢把柁。勢至觀音共相唱和。贏得雙泉鬧中打坐。打坐即不無。且道下水船一曲作麼生唱。囉邏哩囉邏哩。俗氣不除。
  上堂云。今宵正月半。乾坤都一片。普賢門大開。相逢不相見。乃云。過在阿誰。
  上堂云。默默默。無上菩提。從此得賺殺人。便下座。
  上堂云。適來思量得一則因緣。而今早忘了也。卻是柱杖記得。乃拈起柱杖云。柱杖子也忘了。遂卓一下云。同坑無異土。咄。
  上堂舉。鏡清問玄沙。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箇入路。沙云。還聞偃溪水聲麼。清云聞。沙云。從者堣J。師云。果是得入。一任四方八面。若也未然。輒不得離卻者堙C
  謝典座上堂云。小繩錢貫大繩井索。日急要用笊籬木杓。雖然破家具。應用有處著著錯。南北東西水洒不著。
  冬至上堂云。少年天子此日拜郊林泉之士。遠望歌謠。萬歲萬歲。便下座。
  有一道姑。入山禮拜。請上堂云。道可道非常道。真可笑。姮娥一夜繡鴛鴦。解把金針呈巧妙。將並老黃梅兒孫一何拙。如今箇箇口吒呀。問著烏龜喚作鱉四面今日與君決。列怎生雪。冤家冤家。莫向背地埵R舌。

    次住太平語錄

                參學清遠集

  師入院日。僧問。遠別雙泉來臨禪眾。入門一句願師舉揚。師云。也待一一覷過。學云。恁麼則清涼山遠人休去。只此焚香便見師。師喝云。話也不領。學云。今朝親見面。端的勝聞名。師云。猶自喃喃。問如何是太平境。師云。數層寶塔侵天起。萬本喬松匝地寒。學云。如何是境中人。師云。閑持經卷倚松立。笑問客從何處來。學云。人境已蒙師指示。向上宗乘事若何。師云。須信下方城郭近。果然鐘磬接笙歌。問如何是佛。師云。露胸跣足。學云。如何是法。師云。大赦不放。學云。如何是僧。師云。釣魚船上謝三郎。乃云。我本無心有所希求。今此寶藏自然而至。世間之寶。能變窮為富。此之一寶。能轉凡成聖。且道如今是凡是聖。太平道總不是。何故苦瓠連根苦。甜瓜徹蒂甜。
  上堂云。達磨無端少林面壁。二祖斷臂。一生受屈黃蘗樹頭討甚木蜜。太平今日兩眼如漆。李廣神箭是誰中的。
  上堂云。十方諸佛六代祖師天下善知識。皆同者箇舌頭。若識得者箇舌頭。始解大脫空。便道山河大地是佛。草木叢林是佛。若也未識得者箇舌頭。只成小脫空自謾去。明朝後日大有事在。太平恁麼說話。還有實頭處也無。自云有如何是實頭處。歸堂喫茶去。
  上堂。僧問。如何是賓中賓。師云。少喜多瞋。學云。如何是賓中主。師云。傳言送語。學云。如何是主中賓。師云。鍾馗小妹。學云。如何是主中主。師云。一言纔出口。地上繡絪開。乃云。近日太平院。禪和多聚散。參底老婆禪。喫底秈米飯。知事失照顧。主人少方便。雖然沒滋味。要且緩緩嚥。
  謝莊主上堂云。一不做二不休。不風流處也風流。若要公私濟辦。好看露地白牛。
  上堂云。此箇物上柱天下柱地。皖水作口皖山作鼻。太平退身三步。放你諸人出氣。
  上堂。僧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云。頭上戴纍垂。學云。見後如何。師云。青布遮前。學云。未見四祖時。為什麼百鳥銜花獻。師云。富與貴是人之所欲。學云。見後為什麼百鳥不銜花獻。師云。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乃云。西天二十八祖也 恁麼道。唐土六祖也恁麼道。天下老和尚也恁麼道。獨有太平不恁麼道何故寡不敵眾且道。畢竟如何妙舞更。須知遍拍。三臺須是大家催。
  上堂云。上是天下是地。南北東西依舊位。釋迦老子弄精魂。達磨西來多忌諱。忽有箇漢出來道。和尚低聲。但向伊道。秖要拋塼引玉。上堂云。山僧今日。將山河大地。盡作黃金□該有情無情。總令成佛去。然後太平不入者保社。何故爭之不足讓之有餘。
  上堂云。太平不會禪。一向外邊走。臘月三十日。贏得一張口。且道那箇是太平口。自云。兩片皮也不識。
  上堂舉。寶壽作街坊時。見兩人相諍。一人以手打一拳云。你得恁無面目。寶壽因而得入。若人於此知落處。可謂公辦私辦。大眾。聽取一頌。甚妙也甚妙。於此知性命。擗鼻與一拳。當時便打正。
  上堂云。太平淈湄漢事事盡經遍。如是三十年也。有人讚歎且。道讚歎箇什麼好。箇淈湄漢。
  上堂舉。教中道。假使滿世間。皆如舍利弗。盡思共度量。亦復不能知。尋常衲僧家。高揖釋迦不拜彌勒。是會佛智不會佛智。眾中有則有。只是藏牙伏爪。太平有箇見處。不惜眉毛舉向諸人。待有人問隨口便答。
  上堂。僧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云。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學云。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云。路上。逢人半是僧。學云。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云。少婦棹輕舟。歌聲逐流水。學云。如何是人境俱奪。師云。高空有月千門掩。大道無人獨自行。乃云。數日已來連綿大水。所到之處皆有損傷。曹源一滴彌滿人間。衲僧一吸鼻孔遼天。且道名字既同。為什麼損益有異。誰知遠煙浪。別有好思量。
  上堂云。一葉落天下秋一塵起大地收。收即不無。何人親手。月中仙桂和根拔。海底驪龍把角牽。
  上堂云。撮土為金猶容易。變金為土卻還難。轉凡成聖猶容易。轉聖成凡卻甚難。何故誰肯屈尊就卑。且道不凡不聖一句作麼生道。乃云。不得教壞人家男女。
  上堂舉。三祖見二祖禮拜。問曰。請師懺罪。二祖云。將罪來與汝懺。三祖云。求罪不可得。二祖云。與汝懺罪竟。因成一頌。舉似大眾。無孔笛子氈拍板。五音六律皆普遍。時人不識黃幡綽。笑道儂家登寶殿。
  上堂云。淺聞深悟深聞不悟。爭柰何爭柰何。獻佛不在香多。
  上堂云。開眼為晝合眼為夜。坐斷舌頭誰談般若。金色頭陀不入保社。
  上堂舉。風穴云。若立一塵。家國興盛野老嚬蹙。不立一塵。家國喪亡野老謳歌。太平即不然。若立一塵。法堂前草深一丈。不立一塵。錦上鋪花。何也不見道。九九八十一。窮漢受罪畢。纔擬展腳眠。蚊蟲獵蚤出。
  上堂因雪。舉僧問雲門。不起一念。還有過也無。門云。須彌山。師云。有時問著師僧。或豎一指。或進一步。或下一喝。或拂袖便去。上座未在。何故太平未曾向二三月間下一陣雪。向汝諸人在。如今有。箇漢出來道。老和尚莫七顛八倒。見今下也不是。乃展手云了。
  上堂僧。問蓮。花未出水時如何師。云在。泥媥ョC云出。水後如何師。云在。水上問。王子未登九五時如何師。云逢。人多問路。學云。正登九五時如何。師云。天下太平。學云。登九五後如何。師云。誰論好醜。乃云。末後最慇懃。儂家隨處新。大千沙界堙C不免箇中人且。道那箇是箇中人平。蕪盡處是青山行。人更在青山外。
  上堂舉。雲門道。平地上死人無數。出得荊棘林者是好手。時有僧云。恁麼則堂中第一座有長處。雲門云。蘇嚧蘇嚧。太平即不然。平地上箇箇丈夫。荊棘林塈仃o底是好手。何故乃云格。
  上堂云。將四大海水為一枚硯。須彌山作一管筆。有人向虛空堙C寫祖師西來意五字。太平下座大展坐具禮拜為師。若寫不得。佛法無靈驗。有麼有麼便下座。大眾散。師高聲云。侍者。侍者應喏。師云。收取坐具。復問侍者云。還收得坐具麼。侍者提起坐具。師云。我早知你恁麼也。
  上堂。僧問。佛未出世時如何。師云。大憨不如小憨。學云。出世後如何。師云。小憨不如大憨。乃云。入荒田不揀。信手拈來草。不認大哥妻。元來是嫂嫂。鄭州出鵝梨。青州出大棗。無事巾單下。箇箇從頭咬。
  上堂云。山僧昨日入城。見一棚傀儡。不免近前看。或見端嚴奇特。或見醜陋不堪動轉行坐。青黃赤白一一見了。子細看時。元來青布幔埵酗H。山僧忍俊不禁。乃問長史高姓。他道老和尚看便休。問什麼姓大眾。山僧被他一句。直得無言可對。無理可伸。還有人為山僧道得麼。昨日那婺邪`。今日者堜犍說C
  上堂云。有鹽曰鹹。無鹽曰澹。太平聞說。口似匾檐。便下座。
  上堂云。神通妙用不欠絲毫。通人分上何用忉忉。泥多佛大水長船高。
  上堂云。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攝。誠哉是言也。可謂塑不成畫不就。昨夜三更白如晝。
  謝典座上堂云。變生作熟雖然易。眾口調和轉見難。鹹澹若知真箇味。自然飢飽不相干。
  上堂。拈起柱杖云。昨夜三更夢見柱杖子。教我一片禪向我道。和尚明日早起上堂舉似大眾。昨日錦上鋪花。今日腳蹋實地。但看今日明朝說甚祖師來意。翻思黃面老人。謾道靈山授記。直饒大地山河。借我鼻孔出氣。不如放下身心。自然仁義禮智。為亡僧下火。舉起火把云。火風四大互相違背。當此時節隨緣自在。次日又為一僧舉起火把云。昨日也恁麼。今日也恁麼。且道昨日是今日是。說甚是不是你看是甚火色。
  上堂云。今朝正月半。與諸人相見。嫩麥長新苗。粒粒皆成麵。薦不薦全藉春風扇。

    次住海會語錄

                參學景淳集

  師入院。開堂日。宣疏了乃云。疏帖一時讀了。若是具金剛眼睛底。何必重說偈言。雖然如是。事無一向。便陞座拈香罷。四面白槌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云。金鏃慣將平祖道。鐵鞭多在恨無讎。莫有不顧危亡底衲僧麼。出來相見。僧問。白雲山下祖令當行。如何是祖令。師云。一二三四五。學云。恁麼則昨日太平今朝海會。師云。高著師僧。問昔日為霖去。今朗領眾來。朝賢臨座下。願震一聲雷。師云。你還聞麼。學云。風送好雲歸碧洞。水潮滄海助波濤。師云。知心有幾人。學云。寒山常撫掌。拾得每慇懃。師云。將謂無人。學云。也不得壓良為賤。師云。且禮拜著。乃云。問話且止。夫第一義適來。若於四面搥下薦得。千聖不能近。祖師言不到。天下作者拱手歸降何也。況第一義本來清淨不受諸塵。如何說得同道方知。今日放過一著。向建化門中。別作箇解話會。是以紹先聖之遺蹤。稱提祖令。為後學之模範。建立宗風。若非當人。曷能傳授(謝詞不錄)乃云。陳謝既畢。不可空然。有一頌舉似大眾。日暖風和花正開。七重山鎖白雲來。翻思城市繁華處。又出松門步一回。
  師在太平受帖。拈起。示眾云。恁麼會去。早是鈍漢。何也若憑說五千四十八卷。豈不是說。若不憑說又如何辨白。請維那分明拈出。讀疏了。遂陞座乃云。祖令當行十方坐斷。其中莫有不惜性命者麼。出來與老僧相見。時有僧出云。日月易見好事難逢。師云。令人疑著。問公牋已至師今受。祖意西來願舉揚。師云。雲從龍風從虎。學云。人天既獲聞真諦。更有尖新事也無。師云有。學云。如何是尖新底事。師云。蹉過也不知。問白雲長老太平禪師。於其中間未審如何辨的。師云。你試定當看。學云。莫是月無來去影現千江。師云。一任鑽龜打瓦。遂云。法不孤起仗境方生。明鏡當臺好醜自現。久參上士言下知歸。晚學初機當須子細。是以古人道。法無去來無動轉者。輒成山頌舉似大眾。觸目光明處處新。其中那箇辨疏親。祇園枝上千花秀。一度芬芳一度春。
  上堂。僧問。如何是佛。師云。悉達多太子。學云。逾城時如何。師云。自有四天王在。學云。到雪山時如何。師云。蘆芽穿膝鵲巢頂上。學云。爭柰未是學人安身處。師喝云。禮拜了退。乃云。天地為洪爐。烹煉強與弱。大道本無元。卷舒由橐鑰。凡聖路坦然。各自看謀略。
  謝首座上堂云。槌破蟠桃核。得見其仁。捋斷驪龍鬚。得遇其寶。雖然如是。也未是好手。黃帝失玄珠於赤水。使智索之而不得。使離未索之而不得。使契詬索之而不得。乃使罔象。直饒罔象得之亦未是好手。爭似今日與大眾。同使一箇通事舍人。雖然如是。也只得一半。
  上堂云。永嘉道。取不得捨不得。不可得中只麼得。祖師道。不是心不是物不是佛。大眾且道。是箇什麼。乃云。到江吳地盡隔岸越山多。
  結夏上堂。僧問。如何是白雲境。師云。七重山鎖潺湲水。學云。如何是境中人。師云。來千去萬。學云。人境已蒙師指示。向上宗乘又若何。師云。面赤不如語直。乃云。此夏居白雲禪人偶聚會。三月九旬中。尊卑相倚賴。粥飯與茶湯。精粗隨忍耐。逐意習經書。任運行三昧。彼此出家兒。放教肚皮大。
  上堂云。昨日有一則因緣。擬舉似大眾。卻為老僧忘事都大。一時思量不出。乃沈吟多時云。忘卻也忘卻也。復云。教中有一道真言。號聰明王。有人念者。忘即記得。遂云。唵阿盧勒繼娑婆訶。乃拍手大笑云。記得也記得也。覓佛不見佛。討祖不見祖。甜瓜徹蒂甜。苦瓠連根苦。下座。
  解夏上堂云。一塵起大地收。一葉落天下秋。金風動處。警砌畔之蛩吟。玉露零時。引林間之蟬噪。遠煙別浦。行行之鷗鷺爭飛。絕壁危巒。處處之猿猱競嘯。又見漁人舉櫂樵子謳歌。數聲羌笛牧童戲。一片征帆孤客夢。可以發揮祖道建立宗風。九旬無虛棄之功。百劫在今時之用。如斯話會。衲子攢眉。不見道。一塵不立始歸家。若有纖毫非眷屬。
  上堂。僧問。見來不采時如何。師云。各自守疆界。進云。見來卻采時如何。師云。看築著你鼻孔。學云。謝師答話。師云。放。乃云。古人道。如何是不動尊。朝到西天暮歸唐土。大眾莫是動而不動。不動而動麼。只者便是白雲見處。
  郡中回上堂云。船上無散工。時時事不同。昨朝城郭堣竣擖梮酗丑C且道不動尊在什麼處。自云。氣似[韋+(備-人)]袋。令人可愛。
  自出緣化回。上堂云。白雲海會院。足水兼柴炭。唯少麻與麥。眾人皆盡見。親去化檀那疏卻阿羅漢且望大慈悲。一一看佛面。大眾。佛身充滿於法界。且作麼生看。我道不隔一條線。
  上堂云。幸然無一事。行腳要參禪。卻被禪相惱。不透祖師關。如何是祖師關。把火入牛欄。
  上堂云。我有一柄帚。掃盡雪山雪。我有一張口。臨事無可說我有一雙眼。和盲悖訴瞎。任意過平生。烏龜喚作鱉。處世學為人。喫水須防噎。仰山曾道底。兩口一無舌。四海五湖人。當陽瞥不瞥。
  上堂舉。靈雲悟桃花頌云。三十年來尋劍客。幾經葉落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玄沙云。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師云。說什麼諦當。更參三十年始得。
  上堂。僧問。如何是佛。師云。獨木橋子。學云。如何趣向。師云。緊峭草鞋。乃云。幸然可怜生。剛地學參。問既然參得了。未免肚奡e。悶即自家悶。困即自家困。祖佛生冤家。好與槌一頓。且道。佛祖過在什麼處。若人會得。許你具一隻眼。
  桐樹郭宅請陞座云。桐林郭評事家門幸。食祿性靜好。吾宗溫良如美玉。封疏請諸山。營齋殖洪福二人長老共談玄。正值陽和二月天。渴鹿飲溪冰作水。野猿啼樹霧成煙。黃梅路上多知己。今日同乘般若船。乘船即不無。且道。說箇什麼事。幸遇三春明媚。因行不妨掉臂。囉邏哩囉邏哩。乃拍手大笑云。是何曲調萬年歡。
  上堂云。二月春將半。相呼同賞翫。寒食近清明。百花開爛熳。或上白雲峰。 或遊赤水畔。野外標墳人。路傍酒醉漢。半笑半悲啼。真誠堪讚嘆。人人謂我洩天機。子細分明與批判。看看。五湖禪客莫輕詶。記取今朝者公案。
  上堂舉。趙州問婆子。什處去。婆云。偷趙州筍去。州云。或遇趙州又作麼生。婆連打兩掌。州便休去。師云。趙州休去。不知眾中作麼生商量。白雲也要露箇消息。貴要眾人共知。婆子雖行正令。一生不了。趙州被打兩掌。咬斷牙關。婆子可謂去路一身輕似葉。趙州高名千古重如山。
  上堂云。僧問雲門。如何是一代時教。門云。對一說。師云。對一說。卷盡五千四十八。風花雪月任流傳。金剛腦後添生鐵。
  施主請上堂云。道吾與漸源。往山下弔慰。源拊棺問曰。生耶死耶。吾云。生也不道。死也不道。源云。為什麼不道。吾云。不道不道。回至中路。源云。和尚須與某甲道。若不道。即打和尚去也。吾云。打即任打。道即不道。源便打。至院吾令潛去。白雲今日忿氣不甘。須要斷者公案道。吾第一不解與身作主。第二不能隨機入俗。當初待伊問道生耶死耶。但向伊道。等歸院埵V你道。當時若著得者語。靈利漢一蹋蹋著。大小大道吾和尚也。又免得一頓拳頭。有眼底子細看。
  解夏上堂云。九旬三箇月。彈指瞥然間。忙者直然忙。閑者直然閑。事事無窮盡。千古白雲山。
  上堂舉。雲門一日普請般柴次。乃拋下一片柴云。一大藏教。只說者箇。師云。大小雲門。錯下註腳。老僧當時若見向伊道。普請處不得狼藉。若點檢得出。免你普請。
  上堂。僧問。如何是先照後用。師云。王言如絲。學云。如何是先用後照。師云。其出如綸。學云。如何是照用同時。師云。舉起軒轅鑑。蚩尤頓失威。學云。如何是照用不同時。師云。金將火試。乃舉。僧問首山。如何是佛。首山云。新婦騎驢阿家牽。大眾。莫問新婦阿家。免煩路上波吒。遇飯即飯遇茶即茶。同門出入宿世冤家。
  上堂。僧問。如何是臨濟下事。師云。五逆聞雷學云。如何是雲門下事。師云。紅旗閃爍學云。如何是曹洞下事。師云。馳書不到家。學云。如何是溈仰下事。師云。斷碑橫古路。僧禮拜。師云。何不問法眼下事。學云。留與和尚。師云。巡人犯夜。乃云。會即事同一家。不會萬別千差。一半喫泥喫土。一半食麥食麻。或即降龍伏虎。或即摝蜆撈蝦。禾山唯解打鼓。祕魔一向擎扠。者箇一場戲笑。皆因微笑拈花。白雲隨隊骨董。順風撒土撒沙。若無者箇腸肚。如何衣錦還家。且道還家一句作麼生道。今日榮華人不識。十年前是。一書生。
  上堂云。但知喫果子。莫管樹曲彔。不識曲彔樹。爭解喫果子。不過祖師關。爭會敵生死。如何是祖師關。拈卻大案山。
  上堂云。一向恁麼去。路絕人稀。一向恁麼來。孤負先聖。去此二途。祖佛不能近。設使與白雲同。生同死。亦未稱平生。何也鳳凰不是凡間鳥。不得梧桐誓不棲。
  上堂舉。法眼道。識得橙子周匝有餘。雲門道。識得橙子天地懸殊。師云。這兩人。一人過船。一人渡水。若點檢得出。許你具正法眼。
  上堂云。望天祈好雪。祥瑞實難加。鵲噪青松上。變成白老鴉。紫騮牽出薄寒馬。金鐙萓酉鏤花。苦苦苦箇什麼。忽然變成雨。
  石臺師弟至。上堂。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云。鐵旗鐵鼓。學云。只有者箇。為復別有。師云。采石渡頭看。學云。忽遇客來如何祇待師云。龍肝鳳髓且待別時。學云。客是主人相師。師云。謝供養。乃云。昔日先師頌臨濟三頓棒云。一拳拳倒黃鶴樓。一趯趯翻鸚鵡洲。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大眾。若到白雲門下。須要眾人助拳。
  上堂。舉起拳頭云。若喚作拳頭。一似不曾行腳。若不喚作拳頭。對面相謾。除此之外。也少一拳不得。
  出隊歸上堂云。出隊半箇月。眼不見鼻孔。忘卻祖師禪。捨得箇骨董。且道向什麼處著。一分奉釋迦牟尼佛。一分奉多寶佛塔。
  謝首座上堂云。彌勒看不見釋迦說不得。恁麼尊貴生。日用無差忒。得不得識不識。三德六味味逾多。千古萬古為規則。
  上堂。僧問。如何是燃燈前。師云。令人疑著。學云。如何是正燃燈。師云。錯認定盤星。學云。如何是燃燈後。師云。一場[忏-千+麼][忏-千+羅]。乃云。每月有箇十五。無始劫來盡數數。到彌勒下生。未免有甜有苦。且道畢竟如何。南山白額大蟲元是西山猛虎。
  上堂云。日可冷月可熱。眾魔不能壞真說。大眾。作麼生是真說。潑狼潑賴。若信不及。白雲為你道。一要眾人會。二要龍神知。乃拈起法衣云。者箇真紅色。剛然道是緋。

    法演禪師語錄卷上
    法演禪師語錄卷中

    舒州白雲山海會演和尚語錄

  上堂云。風和日暖古佛家風。柳綠桃紅祖師巴鼻。眼親手辦未是惺惺。口辯舌端與道轉遠。從門入者不是家珍。且道畢竟如何相見。又云。無事不來還憶君。
  上堂。僧問。如何是白雲為人親切處。師云。愛捩轉人鼻孔。學云。便恁麼去時如何。師云。不知痛痒漢。乃云。四海五湖奇士。圍遶無狀村夫。只解拖犁拽耙。水草無底缽盂。高懸羊頭賣狗肉。時中那辨精與粗。恁麼續佛壽命。誠哉天地懸殊。誰有拔山之力。橫身擔荷也無。有麼有麼。有即家門富貴。無那辜負老盧。
  上堂舉。僧問巴陵鑒和尚。祖意教意是同是別。鑒云。雞寒上樹鴨寒下水。師云。大小大巴陵。只道得一半。白雲即不然。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
  上堂云。春風別有巧工夫。吹綻百花品類殊。唯有牡丹并芍藥。時人一見便歡娛。且道衲僧分上。成得什麼邊事。拈來嗅罷歸何處。透骨馨香付老盧。
  上堂。僧問。達磨面壁時如何。師云。計較未成。學云。二祖立雪時如何。師云。將錯就錯。學云。只如斷臂安心時又如何。師云。煬帝開汴河。學云。總不恁麼時如何。師云。卻問取二祖。乃舉達磨問二祖作什麼。二祖曰。請師安心。白雲當時若見。好與二十棒。何故他人覷見將謂。兩箇說安心法。畢竟如何。菩薩龍王行雨潤。遮身向上數重雲。
  上堂云。昨日鬧鬨鬨。今朝靜悄悄。子規枝上啼。蝦蟆鑽入草。好箇寒食天。辜負白雲老。為亡僧下火。提起火把云。大眾。三世諸佛向火焰娷鄋k輪。聞名不如見面。今日智悟上座。見面不如聞名。
  上堂舉。龐居士問馬大師。不與萬法為侶是什麼人。大師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師云。一口吸盡西江水。洛陽牡丹新吐蕊簸土颺塵勿處尋。抬頭撞著自家底。
  結夏上堂云。聖制已臨時當初夏。幽邃之巖巒蒼翠。畢缽無差。潺湲之溪谷清冷。曹溪髣彿。稱衲子安居之地。實吾家禁足之方。大敝禪關巨延儔侶。扶立宗旨高建法幢。上答君親下資含識。莫不栴檀林中栴檀林。師子王多師子眾。師子眾共躋攀。萬象森羅指掌間。大眾。灰頭土面從他笑。贏得白雲堆媔~。
  上堂。卓柱杖一下乃舉起云。柱杖子敢問你。還說得如來禪麼。自云。說不得。還說得祖師禪麼。自云。說不得。既說不得。白雲今日出自己意去也。出自己意小兒子戲。人天眾前討甚巴鼻。
  上堂。僧問。如何是白雲一滴水。師云。打碓打磨。學云。飲者如何。師云。教你無著麵處。乃云。恁麼恁麼。蝦跳不出斗。不恁麼不恁麼。弄巧成拙。軟似鐵硬如泥。金剛眼睛十二兩。衲僧手堹素Y低。有價數沒商量。無鼻孔庭將什麼聞香。邑中陞座云。白雲相送出山來。滿眼紅塵撥不開。莫謂城中無好事。一塵一剎一樓臺。
  上堂舉。馬大師不安。院主問云。和尚近日尊位如何。大師云。日面佛月面佛。師云會麼。如不會。白雲與你頌出。丫鬟女子畫娥眉。鸞鏡臺前語似癡。自說玉顏難比並。卻來架上著羅衣。
  炙茄會上堂云。六月三伏天。火雲布郊野。松間臨水坐。解帶同歡奲。毳侶弄荷花。賓朋傾玉斝。紅塵事繁華。碧洞何瀟洒。重會在明年。相期莫相捨。白雲曾有約。願結青蓮社。
  上堂云。佛祖生冤家。悟道染泥土。無為無事人。聲色如聾瞽。且道如何即是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忽有箇漢出來道。恁麼也得。不恁麼也得。恁麼不恁麼總得。則向伊道。我也知。你向鬼窟塈@活計。
  上堂云。先入白雲門。次過白雲浪。吞底栗蒲禪。喫底秈米飯。君子如到來。好好看方便。
  上堂。僧問。如何是道。師云。治平郡。學云。如何是道中人。師云。赤心為主。學云。未審道與道中人相去多少。師云。名傳天下。乃舉。僧問南泉。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又龐居士問馬大師。不與萬法為侶是什麼人。大師云。待爾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爾道。師云。為復是同是別。同則神出鬼沒。別則醉後添盃。畢竟如何。待爾念得熟。向爾道。
  上堂舉。古人云。釋迦彌勒猶是他奴。且道他是誰。便下座。
  上堂云。五千四十八卷。教理行果成見。祖師門下商量。須知一貴一賤。貴則珠玉難偕。賤則分文太遠。有人於此辨得。白雲與爾三十。忽有箇漢出來道。大丈夫賞罰分明。不知是那箇三十。良久云。三十年後。
  上堂云。三處移場定是非。頑心不改在家時。呼兄喚弟長如此。且作隈蒮老古錐。
  陳助教入山煎茶。上堂云。戒定慧相扶。堂堂大丈夫。吹毛光燦爛。佛祖不同途。
  謝典座上堂云。白雲嵌枯老漢要喫無皮酸餡。典座取巧安排。一任眾人咂噉。良久云。羊羹雖美眾口難調。
  上堂舉。僧問馬大師。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大師云。我今日勞倦。不能為汝說去。問取智藏。僧問智藏。藏云。我今日頭痛。不能為爾說去。問取海兄。僧問海兄。海云我到者堳o不會。僧卻舉似大師。大師云。藏頭白海頭黑。師云馬大師無著慚惶處。只道得箇藏頭白海頭黑。者僧將一擔矇瑾。換得箇不會。若也眼似流星。多少人失錢遭罪。
  上堂云。庭開金菊宿根生。來雁新聞一兩聲。昨夜七峰牽老興。千思萬想到天明。
  冬日上堂云。達磨西來事久多變。後代兒孫門風無限。攪擾身心一團麻線。白雲今日都通截斷。大眾。一百單五近清明。上元定是正月半。
  次日上堂云。一陽生後正嚴寒。皎潔蟾蜍挂碧天。冰鎖瀑泉聲細碎。風搖危木影攣拳。狂猿抱子藏深洞。羸鶴將鶵逐老仙。莫謂可師徒立雪。方知古德用心堅。
  上堂舉。德山問龍潭。久嚮龍潭。及乎到來潭又不見龍又不現。潭云。子親到龍潭。師云。龍潭老人。可謂騎賊馬趕賊。便下座。
  送諸郡化主上堂云。荷眾諸禪流。才能足機劃。逢人定有錢。見面寧無麥。已是吾家兒。久為物外客。溫柔一手抬。剛硬雙拳搦。牙爪一時全。勝南山白額。
  上堂云。一代時教。五千四十八卷。空有頓漸。豈不是有。永嘉道。亦無人亦無佛。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豈不是無。大眾若道是有。違他永嘉。若道是無。又違釋迦老子。作麼生商量得恰好。若知落處。朝見釋迦暮參彌勒。若也未明。白雲為你點破。道無不是無。道有不是有。東望西耶尼。面南看北斗。
  上堂云。說佛說法拈槌豎拂。白雲萬里。德山入門便棒。臨濟入門便喝。白雲萬里。然後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也。則白雲萬里。忽有箇出來道。長老爾恁麼道也。則白雲萬里。者箇說話。喚作矮子看戲。隨人上下。三十年後一場好笑。且道笑箇什麼笑。白雲萬里。
  上堂云。白雲門前路。往復行大步。中間有一片方塼。爾諸人為什麼卻蹋不著。
  王提刑入山上堂云。祖師門下如箭中的。手辦眼親無得無失。僧問朝蓋臨筵清風匝座。學人上來請師決破。師云殘臘一雨即漸迎春。學云。天垂寶蓋地布金蓮去也。師云。未為多在。學云。多底事作麼生。師云。人天眾前不欲造次。學云。覺海波瀾增浩渺。釋天日月轉光輝。師云。也不消得。乃舉。阿難問迦葉。世尊傳金襴外。別傳何物。迦葉召阿難。阿難應喏。迦葉云。倒卻門前剎竿著。又永嘉道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敕曹溪是。師云。迦葉教倒卻剎竿。永嘉又教立宗旨。且道倒底是立底是。到者媔楓O具擇法眼始得。畢竟如何。倒也七縱八橫。立也二三成六。七峰閣上共談玄。一句一言清耳目。
  歸新僧堂上堂云。十月今朝初一。新搆雲堂已畢。聖眾已得安居。雅麗全勝舊日。於中受用之時。凡百互相愛惜願存古佛家風。三有四恩獲益慶懺別有上聞具位題名立石。敢勸遠近諸檀越。記取摩訶般若波羅蜜。忽有箇出來道。長老不妨好丈章。乃云咄。白雲口媢D。誰敢道不好。
  提刑入寺上堂云。兵隨印轉將逐符行。大權菩薩覆護眾生。相順者善言誘諭。凶頑者枷棒縱橫。中間有箇沒量大漢。金鎖玄關留不住。聖凡位堬鰩鄏活C若柰何不得。佛法無靈驗。白雲有箇消息試說看。古人云。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納須彌於芥中。擲大千於方外。變大地為黃金。攪長河為酥酪到者埵X作麼生。國土動搖迎勢至。寶花彌滿送觀音。
  端午上堂。舉昔有秀才造無鬼論。論就纔放筆。有鬼現身。斫手謂秀才云爾爭柰我何。白雲當時若見。便以手作鶉鳩觜向伊道。谷谷孤。
  上堂舉。肅宗帝問忠國師。百年後所須何物。國師云。與老僧造箇無縫塔。帝曰。請師塔樣。國師良久云。會麼。帝曰不會。國師云。吾有弟子耽源。卻諳此事。請詔問之。師云。眾中盡道。國師良久。殊不知。懸鼓待槌。當時肅宗若是作家君王。待伊道教詔耽源。但向道國師國師。何必肅宗後詔耽源。源呈頌。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黃金充一國。無影樹下合同船。琉璃殿上無知識。師代肅宗云。閑言語。雪竇頌道無縫塔見還難。澄潭不許蒼龍盤。層落落影團團。千古萬古與人看。師云。雪竇可使千古傳名。老僧秖愛他道澄潭不許蒼龍盤首尾一時貫串。秖如前來一絡索拈放一邊。且道畢竟如何。乃云。奼女已歸霄漢去。獃郎猶自守空房。
  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談。門云。糊餅。白雲即不然。忽有人問。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談。只向伊道。驢屎似馬糞。又云。破草鞋。又云。靈龜曳尾。且道是同是別試。辨看。
  上堂。僧問。如何是極則事。師云。何須特地。乃舉。僧請益瑯琊。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瑯琊云。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其僧有省。師云。金屑雖貴落眼成翳。
  上堂云。祖師遺下一隻履。千古萬古播人耳。空自肩擔跣足行。何曾踏著自家底。
  上堂云。行者不報來打。鼓曲彔木頭上不免將錯就錯參。
  上堂云。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終而復始。有厭有愛。畢竟如何但管熟念。
  上堂云。遍周沙界幾曾移步。深山白雲是何報土。若是真道人家。日洗缽盂兩度。
  新鞔法鼓上堂云。多載頑皮擊不響。新皮纔動震天雷。無滯莫言隨勢去。有聲誰謂不平來。何也。雙眼聽不聞。雙耳覷不見。一條平坦路。是誰沒方便。
  上堂云。本末須歸宗。尊卑用其語。利劍擲虛空。大棒打老鼠。
  上堂舉。世尊滅後。諸聖弟子於畢缽巖中結集法藏。阿難既陞座。形儀與佛無殊。大眾遂生三疑。一疑阿難成佛二疑佛再現身。三疑他方佛化。阿難唱云。如是我聞。眾疑皆息。當時若有箇漢出眾云。大眾。依而行之。各自散去。免見滿藏琅函攪人腸肚。然雖如是。猶未剿絕在何也。阿難道如是我聞。白雲也道如是我聞。若道當時是重古輕今。若道即今是重今輕古。要會麼。優曇花不開。跡絕無香氣。
  上堂云。六祖能大師。是箇大癡漢後代兒孫多。展轉生惑亂。子細好思量。白雲不著便。
  上堂。僧問。百尺竿頭如何進步。師云。快走始得。乃舉。雲門道。聞聲悟道見色明心。觀世音菩薩將錢來買糊餅。放下手元來卻是箇饅頭。雲門好則甚好。奇則甚奇。要且只說得老婆禪。若是白雲即不然。作麼生是聞聲悟道見色明心。遂舉手作打杖鼓勢云。朋八囉札。
  上堂云。四五百石麥。二三千石稻。好箇休糧藥。耆婆不得妙。
  上堂舉。龍牙云天下名山到因腳。年深辛苦與襪著。而今老大不能行。手塈漎`破木杓。白雲即不然。腳也不能著草鞋。手亦不能把木杓。端坐受供養。施主常安樂。
  上堂云。達磨西來事。今人謾揣量。天河爭起浪。月桂不聞。香何。也見成公案。
  安樂院主修齋上堂云。昨夜得一夢。夢見臻公在天宮與帝釋對坐。臻問帝釋曰。天上有五衰相是否。釋云。此是佛之所說。豈可妄言。於是帝釋卻問臻云。我聞閻浮提有不持戒者是否。臻云。此是佛之所說。豈可妄言。良久臻云。天宮雖樂不是久居。遂下十八重地獄乃見閻王居正殿與地藏菩薩耳語。臻便出門首。見一青衣童鞠躬云。東海龍王請伴諸羅漢齋。臻遂往赴齋。迴得數顆如意珠。一時分付諸門人。白雲被珠光一爍。忽然夢覺。以致今朝諸法乳為臻公設齋。請白雲陞座。大眾且道。昨夜夢底是。適來說底是。眾中盡是久參先德禪道之精。若人辨得試出來。露箇消息看。有麼有麼。若無白雲又有箇古話。釋迦老子在跋提河側般涅槃了。迦葉始至遶金棺而哭。於是世尊為現雙趺。大眾且道。般涅槃時是。現雙趺時是。乃云。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諸增上慢者。聞必不敬信。
  謝監收上堂云。人之性命事。第一須是○。欲得成此○。先須防於○。若是真○人。○○。
  上堂。僧問。不昧當機請師直道。師云。捏聚放開乃舉。僧辭趙州。州云。有佛處不得住。師云。換卻爾心肝五臟。無佛處急走過。師云。雁過留聲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錯舉。師云。出門便錯。僧云。恁麼則不去也。師云。種粟卻生豆州云。摘楊花摘楊花。師云。不覺日又夜。爭教人少年。
  小參云。達磨西來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忽有箇出來道。長老尋常室中愛問人如何是爾心。某甲即不會。卻問長老。如何是和尚心。老僧即向他道。卻來者寍貌篘翩C什麼心造次說向爾。他若又問。柏樹子話長老作麼生會。向伊道。我有箇方便有甚方便。卻須先問取首座。又問德山入門便棒。作麼生會。我聞便肉戰。臨濟入門便喝。作麼生會。是什麼破草鞋。直饒一時透過。也是七九六十八。
  中秋上堂云。中秋月中秋月。古今盡謂尋常別。別不別。皎皎清光遍大千。任從天下紜紜說。
  上堂。僧問。一代時教是箇切腳。未審切那箇字。師云。缽囉穰。學云學人秖問一字。為什麼卻答許多。師云。七字八字。學云。也是慣得其便。師云。許多時茶飯。元來也有人知滋味。乃云。祖師心印好消息處。無消息無消息。古篆分明。拈起也大千岌崿山。放下也凡聖同源。有時印卻諸人面門。自是諸人甘伏。不肯承當。帶累白雲受屈。且道過在什麼處。
  上堂。拈起柱杖子。者箇柱杖子。不從天台南岳得。亦不在此土西天。且道生在什麼處。若也知生處。同得受用。若也不知。遂靠卻。下座。
  上堂舉。妙湛總持不動尊。首楞嚴王世希有。銷我億劫顛倒想。不歷僧祇獲法身。大眾。若作禪會則謗經。若作經會則謗禪。若作一團則儱侗。有人跳得出。日銷萬兩黃金。若跳不出。有處著你在。
  上堂云。但知月圓月缺誰知月缺月圓。忙忙乘船過水。不知過水乘船。百年三萬六千日。等閑老卻朱顏。各自照鏡看。是什麼面孔。
  上堂舉。僧問洞山。如何是善知識眼。山云。紙撚無油。若問白雲。對道。無油不點燈。雖然如是。也較洞山三千里。秖是其間有箇好處。有甚好處。諸人黑地媦眶菕C露柱悟去也不定。歲朝上堂云。威音王已前也恁麼。威音王已後也。恁麼三世諸佛也恁麼。西天四七唐土二三也恁麼。前年去年也恁麼。明年後年更後年外後年也恁麼。忽有箇出來道。和尚和尚。和尚自云。若不被他喚。住便一百年。也只恁麼。復云。元正啟祚萬物咸新。去年乞火和煙得。今日擔泉帶月歸。晷運推移日南長至。當軒有直道。無人肯駐腳。孟春猶寒。伏惟。首座大眾。起居萬福蘇武牧羊海畔累日。忻然李陵望漢臺邊。終朝笑發落在甚處。仁義只從貧處斷。世情偏向富門多。
  上堂。僧問。如何是本分事。師云。結舌無言。乃云。每日起來。柱卻臨濟棒吹雲門曲應趙州拍。擔仰山鍬驅溈山牛耕白雲田。七八年來漸成家活。更告諸公。每人出一隻手。共相扶助。唱歸田樂。粗羹淡飯且恁麼過。何也。但願今年蠶麥熟羅[目+侯]羅兒與一文。
  上堂舉南泉云。文殊普賢昨夜三更起佛見法見。各與二十棒。貶向二鐵圍山。白雲則具大慈悲。遂拍手云。曼殊。室利普賢大士不審不審。今後更敢也。無自云。一度被蛇傷。怕見斷井索。
  上堂云。狗子還有佛性也無。也勝貓兒十萬倍。下座。
  上堂舉。雪峰問德山。從上諸聖以何法示人。山云。我宗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雪峰從此有省。後有僧問雪峰。和尚見德山。得箇什麼便休去。雪峰云。我空手去空手歸。白雲今日說。向透未過者。有兩箇人從東京來。問伊。什麼處來。他卻道。蘇州來。便問伊。蘇州事如何。伊道。一切尋常。雖然如是。謾白雲不過。何故只為語音各別。畢竟如何。蘇州菱邵伯藕。
  上堂云。二十五年坐這曲彔木頭上。舉古舉今則不無。秖是未曾道著第一句。眾中莫有具。大慈悲者。試出來道看。也要眾人共知。兼乃平生行腳。有麼有麼。莫道無。忽有箇出來卻問。如何是第一句。白雲不免向他道。放麼作麼。
  上堂云。難難幾何般。易易沒巴鼻。好好催人老。默默從此得。過這四重關了。泗洲人見大。聖參。
  上堂云。是法不可示。言詞相寂滅。這兩句猶較些子。忽遇羚羊掛角時如。何直上指。云天天久立。
  上堂。僧問如何是佛。師云。口是禍門。乃云。今日上元之節。處處燈光皎潔。不知天意如何。瑞雪翻為苦雪。貧窮變作殭蠶。烏龜凍得成鱉)。唯有四海禪流。箇箇眼中添屑。何故不說不說。下座。
  請化主上堂云。造化之功。祖宗門下。作天地發生之氣。春夏秋冬。決含靈顛倒之心。常樂我淨。若據衲僧用處。又且不然。變大地為黃金。攬長河為酥酪。猶未稱白雲在。忽有箇漢出來道。似恁說話。只是箇貪心不足漢。自云道著。參。
  上堂舉。達磨大師云誰得吾正宗。出來與汝證明。尼總持云。據某見處。如慶喜見阿[門@(人/(人+人))]佛國。一見更不再見。達磨云。汝得吾皮。道育云。據某見處。實無一法當情。磨云。汝得吾肉。二祖禮三拜依位而立。磨云。汝得吾髓。師云。當時若見他三人恁麼道。各人好與三十棒。只如白雲。今日也合喫二十九棒。留一棒與汝諸人。其間若有知痛痒者。不辜負先聖。亦乃得見白雲。其或未知。堂堻藒偃蘤滿C更須爛嚼多見。是渾圇吞卻。
  上堂舉。釋迦如來往忉利天為母說法。優填王思佛命匠人雕栴檀像。及至世尊下來。像亦出迎。諸人且道。下來底是。出迎底是。又教中道。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莫是法身無來去。化身有來去麼。若人於此見得。日銷萬兩黃金。其或未然。草鞋錢教什麼人還。
  上堂云。說禪被禪纏。不說卻成現。若真箇不說。真箇好方便。如馬前相撲。似霹靂閃電。會即大富貴。不會空對面。
  因齋上堂云。不寒不暖喜春遊。士女傾心結預修。自覺一生如幻夢。始知百歲類浮漚。子規啼處真消息。芍藥開時野興幽。此箇門風誰會得。等閑白卻少年頭。
  上堂云。前迴底今日使不著。今日底後次使不著。使不著說不著重遭撲。自古至如今。誰錯誰不錯。忽有箇出來道。白雲不是今日錯也。自云錯錯。下座。
  師一日持錫遶方丈行問僧。還有屬牛人問命麼。無對。遂云。孫臏今日開鋪。並無一人垂顧。可惜三尺龍鬚。喚作尋常破布。
  上堂云。有一則奇特因緣。舉似諸人。欲說又被說礙。不說又被不說礙。欲舉山河大地又被山河大地礙。從教頭上且安頭。真金不博[金+俞]。丈夫意如此。快樂百無憂。
  上堂舉。僧問曹山。佛未出世時如何。山云。曹山不如。出世後如何。山云。不如曹山。師云。若以世諦觀之。曹山合喫二十棒。若以祖道觀之。白雲合喫二十棒。然雖如是。棒頭有眼。兩人中一人全肯一人全不肯。若人點檢得出。許你具半隻眼。
  上堂云。爾等諸人。見老和尚鼓動唇吻豎起拂子。便作勝解。及乎山禽聚集牛動尾巴。卻將作等閒。殊不知。簷聲不斷前宵雨。電影還連後夜雷。
  上堂云。釋迦已滅彌勒未生。森羅萬象推向一邊。且作麼生是爾諸人常住法身。乃云。有功無功莫使腹空。
  請供頭修造上堂云。白雲今日權將大宋世界。作一面祧L。先將東嶽太山南嶽衡山西嶽華山北嶽琱s中嶽嵩山。定卻五方。次將五臺峨嵋支提羅浮。以為相助。左畔則斜飛雁陣。右邊則虎口雙關。遂舉手云。且道這一著落在什麼處。若知落處。便為敵手。若也未然。白雲試通箇消息。十九條平路。爭功勢未休。莫教一著錯。敗子卒難收。
  正旦上堂。元正啟祚。西天此土。萬物咸新。獬豸麒麟。應時納祐。誠言不謬。孟春猶寒。種種多般。伏惟首座大眾。普天齊用洎諸知事懷才抱。義并諸化主如龍似虎尊體起居萬。福直是如金如。玉歲歲三百六。十管取粥足飯足。
  因齋上堂云。二月中春物象鮮。盡塵沙界一般天。蒼莓雨洗去冬雪。野火風飄昨夜煙。危嶺乍聞猿嘯日。長江時見客乘船。人生幾度逢斯景。好是誠心種福田。
  端午上堂。僧問。今朝五月五。權罷[卄/好]芸鼓。雖是無事人。亦請燒一炷。師云。急急如律令。進云。也待小鬼做箇伎倆。師云。鍾馗嚇你。乃云。今日端午節。白雲有一道神符也。有些小靈驗。不敢隱藏。舉似諸人。一要今上皇帝太皇太后聖躬萬歲。二要合朝卿相文武百官州縣寀寮常居祿位。三要萬民樂業雨順風調。有箇符使卻來報白雲道。諸處盡去遍。只為神通小。不柰一件事何。遂問他是甚事。使云。禪和子鼻孔遼天。白雲向伊說。莫道你我尚不柰何。然雖如是。澤廣藏山理能伏豹。畢竟如何。一抽三二添四。黃牛角向天。八腳垂過鼻。急急。下座。
  上堂舉。尼問趙州。如何是密密意。州於尼腕上掐一掐。尼云。和尚猶有這箇在。州云。你猶有這箇在。師云。此尼若是箇人。但向他道。也放和尚不得。
  上堂。僧問。天下人舌頭。盡被白雲坐斷。秖如白雲舌頭。未審是什麼人坐斷。師云。東村王大翁。乃云。日用事無別。憑君為甄別。若於言上會。知君打不徹。不於言上會。心頭似火熱。先過趙州關。剪斷白雲舌。不負先聖恩。歸堂且憩歇。
  上堂云。若要天下橫行。見老和尚打鼓升堂。七十三八十四。將柱杖驀口便築然雖如是。拈卻門前上馬臺。剪斷五色索。方始得安樂。
  小參。僧問。德山不答話。千古把斷要津。白雲今夜小參。未審如何施設。師云。我不可承嗣端和尚不得也。學云作家宗師天然有在。師云。是何言歟。進云。只者箇又為甚人施設。師云。你還信得及麼。進云。教某甲作麼生信師云。你是會來問不會來問。進云。某甲卻是不會來問。師云。昨日也恁答一僧來。進云。今日為甚卻干戈相待師云。只為買賣不當價。進云。壓良為賤則得。爭柰有諸方在。師云。大眾看取者一員禪客。進云。放過一著。師云噓。乃舉。陸亙大夫問南泉。弟子家中有一片石。也曾坐也曾臥。擬欲鐫作佛得麼。泉云得。陸云。莫不得麼。泉云不得。大眾。夫為善知識。須明決擇。為什麼他人道得也道得。他人道不得也。道不得。還知南泉落處麼。白雲不惜眉毛。與你注破。得又是誰道來。不得又是誰道來。你若更不會。老僧今夜為你作箇樣子。乃舉手云。將三界二十八天作箇佛頭。金輪水際作箇佛腳。四大洲作箇佛身。雖然作此佛兒子了。你諸人又卻在那埵w身立命。大眾還會。也未老僧作第二箇樣子去也。將東弗于逮作一箇佛。南贍部洲作一箇佛。西瞿耶尼作一箇佛。北鬱單越作一箇佛。草木叢林是佛。蠢動含靈是佛既恁麼。又喚什麼作眾生。還會也未。不如東弗于逮還他東弗于逮。南贍部洲還他南贍部洲。西瞿耶尼還他西瞿耶尼。北鬱單越還他北鬱單越。草木叢林還他草木叢林。蠢動含靈還他蠢動含靈。所以道。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既恁麼。爾又喚什麼作佛。還會麼。忽有箇漢出來道。白雲休寐語。大眾記取這一轉。
  上堂雲。平生百了千當底正好喫棒。且道。過在什麼處。打你百了千當。
  上堂云。去聖時遙人多懈怠。逆則生嗔順則生愛。且道。作麼生是不嗔不愛東海剪刀西番皮袋。
  上堂。僧問。承師有言。山前一片閑田地。秖如威音王已前。未審什麼人為主。師云。問取寫契書人。學云。和尚為甚倩人來。答師云。秖為你教別人問。學云。與和尚平出去也。師云。大遠在。乃云。五目莫睹其容。二聽絕聞其響。有功者罰無功者賞。拈須彌山秤來二兩。忽有箇道。一方知識為什麼大秤秤人物事。自云。官不容針私通車馬。
  謝街坊上堂云。街坊昨日將一把沙到方丈前。一見老僧劈面便撒。賴遇老僧先見衫袖。一遮並不妨事。今朝舉似大眾。不敢隱藏。何故。賞伊膽大。下得者箇手腳。忽有人問白雲。為什麼只恁休去。不見道。老不以筋力為能。然雖如是。賓主歷然。
  上堂。僧問。如何是佛。師云。許多時向什麼處去來。乃云。達磨未來時。冬寒夏熱。達磨來後。夜暗晝明。諸人若下得一轉平實。語喫鹽聞鹹喫醋聞酸。若道不得。迦葉門前底。
  上堂云。若論此事。如人博戲相似。忽然贏得。身心歡喜。家業昌盛。覆陰兒孫。不覺輸他。自然迷悶。然雖有輸有贏。此事還在。白雲今日。有條攀條。無條攀例。不見陸亙大夫與南泉看雙陸次。大夫撮起骰子問南泉云。恁麼不恁麼。便恁麼信彩去時如何。南泉云。臭骨頭十八。大眾。此去縣城不遠。外人聞得便來捉賭時又且如何。乃云。白雲自有道理記得。龍牙道。學道先須有悟由。還如曾鬥快龍舟。雖然舊閣閑田地。一度贏來方始休。
  上堂云。目犍連雙足越坑。大迦葉聆箏起舞。畢陵迦訶罵河神。迦留陀夷埋身糞壤。此事教中一一有出處。總道是習氣。秖如祖師門下。達磨九年面壁。秘魔擎扠。禾山打鼓。石鞏彎弓。雪峰輥毬。國師水碗。歸宗拽石。德山入門便棒。臨濟入門便喝。無業纔有人問便道莫妄想。且道。是箇什麼。眾中還有久參先德天下橫行具頂門上眼底衲僧麼。出來為白雲證據。也要暢快平生。有麼有麼。若無。三十年後此話大行。且道。畢竟如何。朱夏火雲歸碧洞。清秋危露滴金盤。
  先師忌晨上堂云。去年正當恁麼時。多前年三件事。今年正當恁麼時。多去年七件事。這十件事。數不過者甚多。何也。云卻七三存一事。是去年說是今日。急如箭黑似漆。無言童子口吧吧。無足仙人擗胸趯。乃云。交下座與能表白起喪云。本是你送我。今朝我送你。生死是尋常。推倒又扶起。至墳所復謂眾云今朝正當三月八。送殯之人且聽說。君看陌上桃花紅。盡是離人眼中血。
  上堂云。仲春漸暖牡丹生卵。紫鷰攢身黃鶯開眼。共賞芳春三盃兩盞。唯有白雲一生擔板。

    法演禪師語錄卷中
    法演禪師語錄卷下

    黃梅東山演和尚語錄

                門人惟慶編

  師在海會受請。拈香示眾云。八十翁翁輥繡毬遂付維那宣疏畢。陞座云。三處住持只這滋味。這回冤家難為迴避。白蓮峰鼻孔。海會山出氣。
  當晚小參云。一則三三則七。牧羊隄畔女貞花。拒馬河邊望夫石。石擊尺赤土畫簸箕。從教眼搭癡。復云。淮甸三十載。今作老黃梅。好是明明說。從教鴨聽雷。入院祖師塔燒香以手指云。當時與麼全身去。今日重來記得無。復云。以何為驗。以此為驗。遂禮拜。
  開堂黃梅。宰公度疏。師拈起示眾云。見麼。差珍異寶盡在其中。若也不見。請表白對眾拈出。宣疏畢乃云。便與麼散去。早是多事了也。若也不信。遂指法座云。少間向上頭撒沙撒土去也。便陞座拈香祝聖罷。復拈香云。此一炷香。在舒郡二十七年。三處住院。諸人總知。遂欲燒次復云。不得也須說破。某十五年行腳。初參遷和尚得其毛。次於四海參見尊宿得其皮。又到浮山圜鑑老處得其骨。後在白雲端和尚處得其髓。方敢承受與人為師。今日爇向爐中。從教熏天炙地。有耳朵者辨取。四祖和尚白槌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云。當觀第一義。寶劍霜鋒利掣電隔三千。最勝無倫譬。眼辨手能親。出來相比試。僧問。舊店新開列寶珍。一回拈著一回新。師今已據盧能位。端的如何拂鏡塵。師云。朝到西天暮歸唐土。進云。已得軒轅辨端的。靈光從此照琩F。師云。最初一句作麼生。進云。不辭山路遠。踏雪也須過。師云。你猶醉在。僧問。靈山一會迦葉親聞。未審今日一會。什麼人得聞。師云。與靈山無異。進云。古之今之盡是知音。師云。知音一句又作麼生。進云。點頭不吐舌。師云。無人孟浪過你。進云。忽遇拏雲攫霧來時又作麼生。師云。老僧打退鼓。乃云。適來四祖師叔白槌云。當觀第一義。只如第一義。且作麼生觀。要會麼。三世諸佛。若無第一義。將什麼化度有情。西天四七唐土二三乃至天下老和尚。若無第一義。將什麼建立宗風。只如當今聖帝。若無第一義。將什麼統御天下。知郡學士知縣宣德合座尊官。若無第一義。將什麼為民父母。乃至在會施主。若無第一義。將什麼崇敬三寶。然雖如是。也須各各自悟始得。
  上堂舉。古人道。夫為善知識。須是驅耕夫之牛。奪飢人之食。驅耕夫之牛。令他苗稼滋盛奪飢人之食。令他永絕飢虛。眾中聞舉者。多是如風過耳相似。既驅其牛為什麼卻得苗稼滋盛。既奪其食因什麼永絕飢虛。到者媔楓O有驅耕夫之牛奪飢人之食底腳手。便與拶一拶逼一逼。趕教走到結角處便好。向伊道。福不重受禍不單行。
  上堂云。二月春中漸暖。咍歌頻打拍板。烏雞走入鵝群。鴨兒凍得觜匾。水上或浮或沈。何時解成瑚璉。子細好好思量。天地去此不遠。復云頻婆娑羅王。
  上堂。今朝二月初五。行者先來打鼓。長老肚堹穔M。思量說佛說祖。大地雪深三尺。禽獸喫泥喫土。今年必定豐熟。自然五風十雨。者埵竟蝳n處。且道。有什麼好處。遂作雷聲云。是什麼。復云。雷乃發聲。
  上堂云。夫為禪客。如出塞將軍。你將得雲門半片餬餅來。我便與半箇須彌山。若不如是。焉敢稱禪客。
  上堂云夫為出家之人。須有出家之見。具擇法眼。方為出家。如何是擇法眼。破燈盞。畢竟如何。擔板擔板。
  結夏日上堂云。孟夏漸熱。伏惟首座大眾。尊候萬福。卻似夾竹桃花錦上鋪花。遍地花莫眼花。每年事例不用張查。下座人事。巡寮喫茶。
  上堂舉。永嘉道亦無人亦無佛。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大眾。這堶Y不具金剛眼睛。便見髑髏遍野。如何即是。劍閣路雖險。夜行人更多。
  上堂云。立雪斷臂指喻後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這箇是什麼語。江城子。
  上堂云。時人住處我不住。時人行處我不行。畢竟作麼生。牛角長三寸。兔角長八尺。四溟東海流。般若波羅蜜。
  上堂云。門外有大路。不肯大開口。臘月三十日。胡亂外邊走。好大哥。
  上堂云。無法可說是名說法。夜月嚴凝霜天凜冽。池堹Q龜凍得成鱉。更說兩句舌頭成鐵。
  聖節上堂云。十二月初八日。今上皇帝降誕之辰。不得說別事。乃高聲云。皇帝萬歲皇帝萬歲。
  上堂云。無邊身菩薩將竹杖量世尊頂。丈六了又丈六。量到梵天不見世尊頂相。乃擲下竹杖。合掌說偈云。虛空無有邊。佛功德亦然。若有能量者。窮劫不可盡。大眾。無邊身菩薩說偈且止。諸人還解自量也無若教老僧自量。直是無下手處。不見古人道。斗充佛座功德難量。盞子燒香紫雲靉靆何故如是。別是一家春。
  上堂云。一年只餘此月。天道未嘗降雪。奉告三界龍神。各自遞相報說。普天普地鋪銀。且要應時應節。更望大眾慈悲。為念普賢菩薩。畢竟作麼生。摩訶薩。
  郭朝奉祥正請上堂。朝奉於法座前燒香云。此一瓣香。爇向爐中。為光明雲遍滿法界。供養我堂頭師兄禪師。伏願。於此雲中方廣座上。擘開面門。放出先師形相。與諸人描貌何以如此。白雲岩畔舊相逢。往日今朝事不同。夜靜水寒魚不食。一爐香散白蓮風。師遂云。曩謨薩怛哆缽囉野。恁麼恁麼。幾度白雲溪上望。黃梅花向雪中開。不恁麼不恁麼。嫩柳條金線。且要應時來。不見龐居士問馬大師。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馬大師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你道。大眾。一口吸盡西江水。萬丈深潭窮到底。掠彴不是趙州橋。明月清風安可比。
  上堂云。春雨洒無涯。乾坤已具知。東君行正令。梅柳一枝枝。祖師門下客。相見在今時。相見即不無。說什麼事。便下座。
  上堂舉。肅宗帝問忠國師云。和尚百年後所須何物。國師云。與老僧造箇無縫塔。帝云。請師塔樣。國師良久云。會麼。帝云不會。國師云。吾有付法弟子耽源。卻諳此事。請詔問之師云。前面是真珠瑪瑙。後面是瑪瑙真珠。東邊是觀音勢至。西邊是普賢文殊。中間有一首幡。被風吹著。道胡盧胡盧。
  上堂。顧視禪床左右。遂拈柱杖在手中云。只長一尺。下座。
  上堂云。世有一物。亦不屬凡亦不屬聖。亦不屬邪亦不屬正。萬事臨時自然號令。抵死要知換卻性命。
  上堂云。擔水河頭賣。諸人盡笑怪。滯貨沒人猜。一似欠他債。昨夜三更半。石人鬥禮拜。這箇說話。莫道你理會不得。我也理會不得。
  上堂云。古人道。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師云。是即是。只是太舊。雪峰示眾道。盡大地撮來。如粟米粒大。拋向面前漆桶不會。打鼓普請看。大眾。雪峰對面熱瞞諸人不少也。然雖如是。還有與雪峰同步底麼。試出來與五祖相見。有麼。若無。遂拈柱杖卓一下舉起云。五祖今日與雪峰。同乘槎泛四大海。穿八大龍王髑髏。經過百千箇須彌山。卻回來法座上坐。又送雪峰歸雪峰山。只是不曾動著一步。諸人還信得及麼。若信不及。遂舉柱杖云。豈不見先師翁道。放在臥床頭急要打老鼠。
  上堂云。凡心聖意露堂堂。念念無差即道場。向去莫言今日事。觀音自在放毫光。良久云。莫瞞老僧好。
  上堂云。三月安居今已滿。九旬禁足事如何。西天蠟驗聞聲久。此土鵝珠說者多。季運二千年遠意。混流水乳積成河。林泉開士齊弘護。莫使隳頹著眾魔。
  上堂云。時候季秋霜冷。皎潔銀河耿耿。松窗一炷爐煙。頗釋吾家好景。
  上堂舉。僧問投子。大藏教中還有奇特事也無。投子云。演出大藏教。師云。投子被人一問。直得料掉沒交涉。若是五祖即不然。或有人問。大藏教中還有奇特事也無。老僧即向伊道。作禮而去信受奉行。然雖如是。與他投子白雲萬里。畢竟如何。要你諸方眼作麼。
  上堂云。悟了同未悟。歸家尋舊路。一字是一字。一句是一句。自小不脫空。兩歲學移步。湛水生蓮花。一年生一度。
  上堂云。頻頻。喚汝不歸家。貪向門前弄土沙。每到年年三月堙C滿城開盡牡丹花。
  上堂云。青蘿夤緣。直上寒松之頂。白雲淡泞。出沒太虛之中。自十九至二十三日。萬餘人來此赴會鬨鬨地。如今只見老漢。獨自口吧吧地。若道多人是鬧一人是靜。直是白雲萬里。畢竟如何。一人鬧浩浩。多人靜悄悄。不如歸堂喫茶好。
  上堂云。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雲門道。觀世音菩薩將錢買餬餅。放下手云。卻是箇饅頭。如此則隨他腳跟轉也。五祖有箇隨流認得性。快樂永無憂底因緣。舉似大眾。忽然於此省去也不定。良久喚侍者。侍者應諾。師云。我害癡。
  上堂云。仲冬嚴寒普遍世間。富貴即易貧窮。即難。唯我林泉之人無易無難。為什麼如此。良久云。無人處向你說。
  上堂舉。普化道。明頭來明頭打。暗頭來暗頭打。虛空堥茧磢羈堨插C四方八面來連枷打。臨濟聞得。遣僧問云。總不恁麼來時如何。化云。明日大悲院埵麻N。若是五祖即不然。有人問總不恁麼來時如何。和聲便打。是他須道。五祖盲枷瞎棒。我只要你恁麼道。何故。一任舉似諸方。
  上堂云。應接無方唯是此。一毛端上廊心田。生枝延蔓魔家族。點點舒光曜祖天。
  上堂云。風和日暖喬樹鶯啼。桃李妍而爛錦成行。芳草濃而鋪茵作陣。花落一片兩片。浮碎玉以雰雰。柳舞三回五回。曳長絲而冉冉。當是時也古人道。幽鳥語如簧。柳垂金線長。煙收山谷靜。風送杏花香。永日潚然坐。澄心萬慮忘。欲言言不及。林下好商量。良久云。你且商量看。
  上堂舉。僧問雪峰云。古澗寒泉時如何。峰云。瞪目不見底。僧云。飲者如何。峰云。不從口入。趙州聞得云。不可從鼻孔堣J也。僧卻問趙州。古澗寒泉時如何。州云苦。僧云。飲者如何。州云死。師云。若有人問五祖古澗寒泉時如何。即向伊道。水飲者如何。但云當下止渴。或有箇人出來問道。與曹溪水是一是二。我即向伊道。分枝列泒縱橫自在。低處澆田高處潑菜。
  上堂云。趙州道。箇柏樹子。廬陵隨後雪。白米中間有箇白蓮峰。一口吸盡西江水。喜美囉邏哩囉邏哩。我自我你自你。深村有箇白額蟲。吒腮鬣頷九條尾。良久云。咦好怕人。
  小參舉。藥山初參石頭。問云。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粗知。訪聞南方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實未明了。石頭云。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藥山罔措。一日坐次。石頭遂問云。汝在此作什麼。山云。一物也不為。頭云。恁麼則閑坐也。山云。閑坐則為也。頭云。你道不為。不為箇什麼。山云。千聖亦不識。石頭遂有頌云。從來共住不知名。任運相將只麼行。自古上賢猶不識。造次凡流豈易明。師云。大眾須是過得祖師關會鳥道玄路始會此般說話。石頭恁麼垂示。便類趙州庭前柏樹子。洞山麻三斤。雲門超佛越祖之談。五祖亦有一頌。任運不知名。輕輕著眼聽。水上青青綠。元來是浮萍。
  四面專使文詳。持法嗣書到。師於法座前授書。拈起問專使云。這箇是四面底。闍梨底在什麼處。使云。驗在目前。師云。幾不問過。遂陞座云。好事難逢。何不出來大家唱和。時有僧出問云。石頭馳書猶是鈍漢。玄沙白紙謾說同風。四面齎來有何祥瑞。師云。春氣發來無硬地。進云。與麼則衝開千頃浪。透過祖師關。師云。真箇也無。進云。可謂是黃梅熟後無人識。獨許東山一老師。師云。更有人在。進云。和尚也不要疑著。師云。也落在闍梨後。進云。只如四面無門。老和尚向甚處得這消息來。師云。爾向甚麼處去來。僧指東畔云。這箇直歲得恁麼黑。又指西畔云。這箇知客得恁麼肥。師云。不得指東劃西。僧以坐具一劃云。者箇不可喚作東西也。師云。看爾亂走。進云。和尚低聲。恐人聞得。師云。爾適來也郎當不少。僧以手摑口云。是我招得。師乃云。大眾。四面長老有書。對大眾前。須當說過。四面大漆桶。詳師分半桶。白蓮峰下開。薰卻我鼻孔且道。為什麼如此。無爾出氣處。
  太平專使至。上堂云。萬里無雲點太清。祖天日月自分明。太平不許將軍見。卻許將軍建太平。
  上堂云。舉則公案。事事成辦。向外馳求。癡漢癡漢。
  上堂云。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遂四時彫。古人恁麼道。可謂錦上鋪花。不妨奇特。諸人且作麼生會。白蓮今日曲順後機。不惜眉毛。亦為頌出。有中有。無中無。細中細。粗中粗。
  上堂云。今朝三月初五。老漢亦無所補。無字指路堂堂。枉見衲僧受苦。畢竟如何。如人學射。
  上堂云。媚景中春暖色暄。盡塵沙界一般天。林巒蓊鬱爭蒼翠。花柳芬芳鬥色鮮。蝶弄牡丹飛勢緊。蜂遊芍藥謾遲延。人生幾度逢春景。何不於中種福田。
  上堂舉。興化云。我逢人則不出。出則便為人。三聖道。我逢人則出。出則不為人。師云。此二古德。一人文章浩渺。一人武藝全施。若道興化是。文亦不得。若道三聖是。武亦不得。還於此辨得出麼。若辨得出。許爾通身是命。若辨不出。爾自相度。
  上堂云。如何是禪。閻浮樹在海南邊。近則不離方寸。遠則十萬八千。畢竟如何。禪禪。
  上堂云。賤賣擔板漢。貼稱麻三斤。百千年滯貨。何處著渾身。
  上堂云。今朝八月二十。佛法兩字難入。深村大小老翁。達磨祖師不及。
  上堂云。未透祖師關。莫問大雪山。一步一萬里。千難與萬難。
  上堂舉。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僧云。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狗子為什麼卻無。州云。為伊有業識在。師云。大眾爾諸人。尋常作麼生會。老僧尋常只舉無字便休。爾若透得這一箇字。天下人不柰爾何。爾諸人作麼生透。還有透得徹底麼。有則出來道看。我也不要爾道有。也不要爾道無。也不要爾道不有不無。爾作麼生道。珍重。
  品寶文嘉問入山上堂。僧問。世尊拈花迦葉微笑。台旆光臨於法席。願師方便為宣揚。師云。六耳不同謀。進云。不於花上覓。烜赫自圓明。師云好。進云。何謂獨露無私對揚有準。師云是。進云。覿面知機又作麼生。師云。不得與別人說。進云。和尚只知其一。且不知其二。師云。爾作麼生。進云。祖師卻道知來也。歸作鹽梅正是時。師云。被爾道著。進云。已得真人好消息。人間天上更無疑。師乃云。記得昔日僧問六祖。黃梅衣缽什麼人得。祖云。會佛法底人得。僧云。和尚還得也無。祖云不得。僧云。為什麼和尚卻不得。祖云。我不會佛法。又舉。僧問雪峰。和尚見德山後。得箇什麼道理便休去。峰云。我當時空手去空手迴。師云。大眾。此二尊宿一人是祖師。一人是禪師。及乎問著便道。我不會佛法。又道。我空手去空手迴。爾諸人還會伊恁麼說話也無。若要會他恁麼說話。須是透祖師關始得。若不透祖師關。輒不得正眼覷著。
  唐提舉耜到院上堂。舉三聖問雪峰。透網金鱗以何為食。峰云。待汝出網來即向汝道。聖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識。話頭也不識。峰云。老僧住持事煩。眾中或謂。雪峰與三聖宗派不同。故言不相契。或謂。三聖作家。雪峰不能達其意。如斯話會有何交涉。忽有人問五祖。透網金鱗以何為食。老僧向伊道。好箇問頭。復云大眾且道。與雪峰是同是別。不能為爾說得。聽取一頌。洞媯L雲別有天。桃花似錦柳如煙。仙家不會論春夏。石爛松枯是一年。
  資福專使。持法嗣書至。師於法堂上受書。拈起問專使云。本無名字。什麼處得這箇來。專使擬議。師云。因誰致得。遂陞座。舉石頭問長髭。什麼處來。髭云。嶺南來石頭云。大庾嶺頭一鋪功德成就也未。髭云。成就久矣。只欠點眼在。石頭云。莫要點眼麼。髭云便請。石頭垂下一足。髭便禮拜。石頭云。爾見箇什麼道理便禮拜。髭云。如紅爐上一點雪。師云。紅爐一點雪。知音瞥不瞥。龜毛扇子扇。泥牛一點血。

    偈頌

    投機

  山前一片閑田地。叉手叮嚀問祖翁。幾度賣來還自買。為憐松竹引清風。

    山居

  床是柴棚蓆是茅。枕頭葛怛半中凹。霜天索寞人投宿。睡到平明手腳交。

    自貽

  白雲堆堨j家風。萬里霜天月色同。林下水邊人罕到。方知吾道樂無窮。

    遣興

  冉冉白雲間。拂拂微風起。至哉造化功。孰為究終始。究之既不能。徒然自憂喜。

    聞角

  幽幽寒角發孤城。十里山頭漸杳冥。一種是聲無限意。有堪聽有不堪聽。

    病起

  病來又病皮黏骨。抖擻起來無一物。行不成步語聲低。鼻孔依前空突兀。

    山中四威儀

  山中行攜籃。採蕨稱幽情。牧童唱罷胡家曲。子規枝上一聲聲。
  山中住萬疊。千重誰伴侶。縱使知音特地來。雲深必定無尋處。
  山中坐月夜。霜天寒雁過。爐灰撥盡未成眠。報曉靈禽清耳朵。
  山中臥一片。清光高鑑我。但得身心到處閑。多年布衲從教破。

    讚白雲先師真

  一月在天影含眾水。師真之真非月非水。青黃碧綠亂荼糊。看來半嗔半喜。

    贊四祖演和尚

  桂花包埵捅彌騿C不向陰陽地上開。蜂蝶豈知香遠拆。難尋蹤跡去還來。

    自贊

  眼暗耳聾。行步龍鍾。人前強笑。叉手當胸。

    自述真贊二首

  以相取相都成幻妄。以真求真轉見不親。見成公案無事不辦。百年三萬六千日。翻覆元來是這漢。
  我真我贊。唯己自知。面面相覷。有甚了期。

    師室中。常舉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僧請問。師為頌之。

  趙州露刃劍。寒霜光焰焰。更擬問如何。分身作兩段。

    示禪者二首

  學道先須得指歸。聞聲見色不思議。長天夜夜家家月。影落澄潭幾箇知。
  祖道何殊世路平。時人行處不須驚。擬心未到先移步。直似玄沙問鏡清。

    示學徒四首

  學道之人得者稀。是非長短幾時虧。若憑言語論高下。恰似從前未悟時。
  空門有路人皆到。到者方知滋味長。心地不生閑草木。自然身放白毫光。
  一片秋光對草堂。籬邊金菊預聞香。蟬聲未息涼風起勝似征人歸故鄉。
  終日談玄第一宗。枯河道堻V魚蹤。直饒祖佛無階級。須向奇人棒下通。

    送己德二禪者之長安緣幹

  二人同心其義斷金。古今有此吾道堪任。山之厚重海之淵深。白雲留不住。祖佛莫能禁。極目少林峭峙。傍觀華岳崟岑。分得維摩按指法。且彈一曲訪知音。

    悼四祖演和尚

  此病彼圜寂。吾門何得失。生死若空花。去來如鳥跡。東涌忽西沒。影挂寒堂壁。三十三天撲帝鐘。普念般若波羅蜜。

    悼投子青禪師

  寂住峰頭雲。灑落曹溪水。高張浮渡帆。直入大洋堙C運載既緣終。昨夜狂風起。鬢角女子戴瓊花。八十翁翁穿繡履。

    悼淨渡圓鑑禪師

  浮渡巖前青瘦柏。叢林聳出標風格。夜來寒影落西衢。誰唱胡笳十八柏。

    吊崇勝大師

  苦霧罩庭軒。悲雲鎖暮天。師歸真淨界。影挂月孤圓。去不去兮若之夢。來不來兮誰後先。誰後先。閻浮樹在海南邊。

    悼陳吉先

  子既卜遷居。禪家第一機。有帆不挂樹。無住坦然途。世態那堪戀。恩情盡屬愚。祖師門下客。到此辨錙銖。

    訪信和尚

  維摩之後室長開。立雪求心悟善財。木老花彫兮白雲亂卷。波澄霜夜兮皎月徘徊。不二門高遠相訪。又騎羸馬入塵埃。

    送白首座回鄉

  歸心休問路多端。四海為家未足觀。隻履清名思達磨。諸侯九合笑齊桓。

    次韻詶甘露顒長老

  本自居山不厭山。水聲山色異人間。知音若會儂家意。任是危層亦共攀。

    送仁禪者

  白雲巖上月。太平松下影。深夜秋風生。都成一片境。

    送文禪人寧親

  今生父母當親覲。從本爺娘子細看。動轉施為全得力。一回舉著骨毛寒。

    送蜀僧

  相聚淮南四十年。而今歸去路三千。有人若問西來意。水在江湖月在天。

    寄信上人

  一瓶一缽且隨緣。此事時時強為宣。知己不來春漸老。孤峰皎月對寒泉。

    次韻詶黃龍圖

  海會雲山疊亂青。龍潭瀉碧聲冷冷。使君乞與安閒地。時共禪徒終夜聽。

    次韻詶高臺師兄

  每覽嘉隱篇。清風益可愛。有時說向人。時人都不會。回首望衡岳。岳山千里外。獨步立斜陽。颯颯聞秋籟。

    擬雲送信禪者作丐

  春晴觸石欲高飛。皖伯臺前度翠微。本自無心為雨露。何曾有意泄天機。風雷倚勢聲光遠。草木乘陰色澤肥。莫謂功成空聚散。巖房潛約幾時歸。

    送化主三首

  巖縫迸開雲片片。半籠幽石半從龍。為霖普潤焦枯後。卻入煙蘿第一重。
  莫論人情與道情。大都物理自分明。皖公山下長流水。今古滔滔徹底清。
  庭無立雪人。路有塵埃客。傾盡此時心。松間贈行色。

    與瑰禪化麥

  水中撈得麥。恐悚瑰禪客。往復偃溪邊。聞聲隔不隔。

    寄太平燈長老

  遍遊五祖山。語笑令人愛。極目情量寬。禮貌多自在。思鄉便欲回。不慮他人怪。再見是明年。往來無罣礙。

    寄高臺本禪師法兄

  春山望極幾千里。獨憑危欄誰與同。夜靜子規知我意。一聲聲在翠微中。

    遷住白雲入院後示二三執事

  登山須柱杖。渡水要行船。有客開顏笑。無愁展腳眠。萬般存此道。一味信前緣。試比紅塵堙C清虛直幾錢。

    寄諸郡丐者

  坐一須走七。古聖留縱跡。此土與西天。箇箇明格尺。點鐵化為金。喝石變成壁。大力那羅延。是誰親中的。

    寄舊知二首

  隔闊多時未是疏。結交豈在頻相見。從教山下路崎嶇。萬里蟾光都一片。
  朔風掃盡千岩雪。枝上紅梅包欲裂。縹緲寒雲天外來。吾家此境憑誰說。

    送化士四首

  何事秋風入夜涼。稻花時復送餘香。要知此箇真消息。末後殷勤味最長。
  皖伯臺前送別時。桃花似錦柳如眉。明年此日憑欄望。依舊青青一兩枝。
  透出龍門未是難。幾人得過趙州關。白雲片片青山外。為雨為霖去復還。
  出自白雲山。攜筇步煙渚。心中幾萬端。唯我能相許。

    寄舊三首

  木落高秋玉露垂。窗前黃菊漸離披。白雲片片迎新雁。不是知音說向誰。
  寄書未到他先望。傳語不來我未知。度日林泉無世慮。歛眉偷看白猿兒。
  梅花欲謝不謝。桃花欲開不開。思君共聽猿啼處。一片白雲天外來。

    偶作

  多時欲寫天邊雁。毛色觀來苦未全。號叫不妨知節令。養成飛去有何難。雁雁雁塔當初占。古縱禪禪入理深淵。無形無狀千難萬難。後生晚長心堅石穿。

    賦祖花次李提刑韻三首

  此花迥與人間別。結果開花當處生。要會祖師端的旨。未萌天地已先成。
  此土西天祖佛名。雙峰頂上鐵花生。世間無限丹青手。只恐吟成畫不成。
  造化之功品物情。正當生處不言生。尋枝摘葉空勞力。一朵開時一佛成。

    次韻酬彭運使留題七峰閣

  山腰營小閣。聊且寄生平。三四危峰頂。啼猿分外清。

    次韻寄彭運使吏部

  縱使千回眼見。爭如手親一遍。透得此箇重關。乃是平生方便。

    次韻詶吳都曹

  山家旨趣最幽微。路轉峰回到者稀。一缽黃菁消永日。滿頭白髮已玄機。遶巖瀑布窗前落。哭月狂猿嶺上飛。自得平生觀不足。那知浮世是兼非。

    次韻詶蘄倅李朝奉

  諦當之言不在多。文殊不二問維摩。趙州眼爍四天下。賴有同參凌行婆。

    題東穎西湖簡太守李秘監

  脩竹喬松積翠陰。綠楊紅蕊遍園林。到頭須讓西湖水。淡靜還如君子心。

    東穎途中

  一宿成家步。孤雲萬里遊。吾門隨處靜。世路幾時休。舉首問明月。憑心寄斗牛。歸期何太晚。猶尚往他州。

    聚遠亭

  眼觀不足。耳聽不盡。水碧山青。誰遠誰近。

    答憑希道

  老病疏慵不記心。應無狂夢到瓊林。水聲山色長為伴。利害從教似海深。
  徘徊兩澗齊瀉碧。垂雙帶長沙。波浪深。湍流轉雱霈。

    詶石秀才

  昨夜西風激怒濤。驚翻舊事沒絲毫。恁欄笑罷思量著。望斷長天月色高。

    送朱大卿

  但得心閑到處閑。莫拘城市與溪山。是非名利渾如夢。正眼觀時一瞬間。

    送呂公輔

  送客別金沙。行行去路賒。淡煙籠碧漢。薄霧綴紅霞。百舌吟新樹。千株長嫩芽。翻思分袂處。舉首見桃花。

    送黃景純

  秋雲秋水兩依依。寒雁聲聲度翠微。多向洞庭青草岸。楚天空闊不知歸。

    重會郭功甫

  淨空居士久相知。三十年來只片時。今日白蓮花下見。維摩元是舊容儀。

    寄李元中

  寄盡千張紙。徒煩心手勞。人情如太華。爭以道情高。

    嘉隱堂

  一松一竹一溪雲。時有清風伴月輪。窗外泉聲長似雨。迥然居者不知春。

    黃梅東山演和尚語終

    附錄序文(三首)

  蓋聞。言語道斷。而未始無言。心法雙亡。而率相傳法。有得兔忘蹄之妙。無執指為月之迷。故宗師起而稱揚。若尺棰取之不竭。學者從而領悟。如連環解之無窮。教外別傳道斯為美演師和尚。游方寢久。詢請無私。周旋黃蘗之庭。踐履白雲之室。常心是道。信手成金。紅粉佳人。發最上之機。金色頭陀。無容身之處。念聰明咒。唱太平歌。皆諸方之所未聞。後人之所警策。其他妙語不可殫論。廣于簡編。庶為龜鑑云耳。知台州黃巖縣事。張景脩序。
  粵自靈山拈出。蔥嶺傳來。天下叢林。分枝布葉。石霜古月。海會重圓。介在祖山。隱若敵國。誰主茲地。演公其人。演公系本蜀川令行淮甸。三提宗印二紀于茲。仁義道中空華結果。荊棘林內石筍抽條。莫疑優缽現前翻作葛藤會去。克勤上人錄其語要。俾之贊揚。兔角龜毛敢言有實。狐裘羔袖終愧非宜。
  紹聖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河間劉跋謹序。海會演師。昔行腳至白雲峰頂。逢一善知識。據師子座。現比丘身。為無所為。說無所說。有時拏雲擭浪游戲自如。有時截鐵斬釘紀干不可。諸方輻湊。四眾景從罔測其由。舉皆自失。師獨熟視而笑。莫逆於心。曾未踰時。遂蒙受記。天人葉贊。自四面而住太平。父子相承。由太平而來海會。隨機答問。因事舉揚。不假尖新。自然奇特。其徒纂集。請余為之序。欲傳於世云。紹聖二年十一月初十日吳郡朱元祔序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