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如淨和尚語錄


    如淨和尚語錄

                宋 文素 編

    如淨禪師語錄序

  五家宗派中。曹洞則機關不露。臨濟則棒喝分明。苟得其由。門戶易入。雖取捨少異作用弗同。要之殊塗一致耳。惟天童淨禪師不流不倚兼而有之。自成一家八面受敵。始以竹篦子久知痛癢。後因一滴水漸至澎衝。斷塹懸崖斬釘截鐵。所謂用法得法外意。得魚忘筌。得忘蹄者也。觀其登寶華座。若猛虎踞。擊大法鼓作獅子吼。直使人天讚仰魔鬼歸降。至於一偈一頌一話一言。呼風吐雲轟雷掣電。千態萬貌不可窮盡。近世尊宿絕無僅有者。凡歷四大寶剎。孤雲野鶴去住自如。皆於是見焉。故勇猛精進者得之。猶入暗室遇大光明見種種色。退縮未諭者畏之。如子弟之對嚴父師。殊不知藥瞑眩而厥疾。瘳終有益矣。師之得力處。出生入死處。固難以形跡求作實法會。然觀水必觀瀾。涉大海從津涯。故舍其言。無以求其奧也。宗上人以師之法語。俾予序其篇首。予則安能。蓋予與師。為鄉國人。為道誼友。且心眼相照。不可無數語以述大概。因卒爾以附于帙尾。若夫發揚盛美。使燈燈相續師之名愈久而愈隆。則有當世之名公鉅儒在。

                紹定二祀歲在己丑。桐柏散吏呂瀟敬書

    如淨禪師語錄目次

上卷

  序
  清涼語錄
  淨慈語錄
  瑞岩語錄
  再住淨慈語錄

下卷

  天童語錄
  上堂
  小參
  普說
  法語
  頌古
  讚佛祖
  小佛事
  偈頌
  跋

    如淨和尚語錄卷上

    住建康府清涼寺語錄

                侍者文素編

  師於嘉定三年十月初五日。於華藏褒忠禪寺。受請入寺。
  指山門截斷程途驀直來。乾坤洞徹此門開。左邊拍兮右邊吹。倒翻關[木+戾]起風雷。
  指佛殿開殿見佛。眼中毒刺咄拔卻刺。禮拜燒香顛倒鈍置。
  踞方丈。抉出達磨眼睛。作泥彈子打人。高聲云。看海枯徹過底。波浪拍天高。
  師至法座前。拈帖。筆頭禿盡一毫通。至治寥寥。靜極中舉帖云。看點起風雲傳號令。雷霆潑墨振綱宗。莫有共相證據底麼。切忌側耳。
  拈請疏。瞿曇頂骨夫子眼睛。兩彩一賽玉振金聲。
  指法座。大地平沈。此座高廣。千變萬化無功受賞。
  斂衣就座(問答不錄)。乃云(提綱)露柱懷胎忽然爆裂。突出無孔鐵槌。歷劫都盧敗缺。直得金粟大士陞玉麟堂。親從毛錐子上。吹一陣業風。使其變作水牯牛徹顛徹狂。東撐西柱南倒北擂。未免犯太平水草。破清涼田地。深栽荊棘遍布蒺黎。以此斷臨濟命根。以此瞎衲僧眼目。以手拍膝云。叱叱。者畜生驢腮馬頷。相句引惱亂閻浮笑殺人。雖然與麼。畢竟功歸何處。總在吾皇聖化中。復舉(結座)三聖道。逢人則便出。出則不為人。興化道。我逢人則不出。出則便為人。此兩則公案驗盡衲僧。難為著眼。忽被我大檀越建康府主等閑覷破舉似清涼。可謂龍吟雲起。虎嘯風生。未免借尚書鼻孔。為叢林出氣。有箇口號舉似諸人。一舉首登龍虎榜。太平親到鳳凰池。全生全殺超言象。更透機先向上機。
  請首座上堂。拔斷毒陀尾巴。穿住黑牛鼻孔。虛空背上牽來。大地六番震動。甚惡毒兮甚仇讎。屎尿腥臊汗血流。擬將眼覷無蹤跡。箇是清涼第一頭。喝一喝。
  元宵上堂。過去然燈佛。相牽弄業識。現在漏燈盞光影瞞人眼。未來乾紙撚賊贓無處典。咄。髑髏前點破。鼻孔裡看見。衲僧門下黑漫漫。歷劫不分通一線。
  諸方道舊至。上堂。大道無門。諸方頂[寧+頁]上跳出。虛空絕路。清涼鼻孔裡入來。恁麼相見。瞿曇賊種。臨濟禍胎。咦。大家顛倒舞春風。驚落杏花飛亂紅。
  謝緣西堂上堂。梅花清曉香。爛熳而借功。柳線早春濃。日暄而轉位。非那邊去。從者裡來。哆哆和和兮。主賓妙[口+十]。跛跛挈挈兮。偏正全該。直得泥人舞袖。石女吹笙。自然清白傳家猶是兒孫邊事。且道。威音已前一句。又作麼生。千光不照空王殿。夜半烏雞帶雪飛。
  陳宣義生日陞堂。春風輕春日晴。柳眼青黃鶯鳴。鬱鬱蔥蔥生瑞氣。世上老人天上星。恁麼見得。釋迦讚歎。彌勒證明。蟠桃仙果笑中呈。雖然且道。林下衲僧將何酬獻。手中千古一枝藤。
  上堂。三分光陰二早過。遲日江山麗。靈臺一點不揩磨。春風花草香。貪生逐日區區去。泥融飛燕子。喚不回頭。爭奈何沙暖睡鴛鴦。大眾清涼夾頌念詩。還有綱宗眼目麼。啞。杜鵑啼不徹。血流山竹裂。
  四月八日上堂。雲開山嶽露。雨過色新鮮。瞿曇不出世。敗闕未生前。天上天下賊是小人。三拜起來澆惡水。謾將掩彩當慇懃。
  秋旱上堂。一葉落空索索。天下秋乾剝剝。大眾。若還坐在者裡。總是渴死底漢。且作麼生。討條活路。清涼有箇方便。卓柱杖一下霹靂。一聲滂沱大[雨/注]。笑看烏藤倒上樹。
  臘八上堂。六年落草。野狐精跳。出渾身是葛藤。打失眼睛無覓處。誑人剛道悟明星。清涼恁麼讚歎。喚作知恩報恩。其或不然。年年臘八一甌茶。禮拜燒香鈍置他。
  正旦上堂。今朝正月初一。一舉上上大吉。吉無不利。春風和氣。散入花梢。百草頭塵塵剎剎轉風流。
  元宵上堂髑髏前。腦蓋後一點洞明。光影裡走。畢竟如何。咄。然燈古佛轉淆訛。
  二月一日上堂。大眾無面目漢。面目全該日烘。楊柳眼煙抹杏花腮。其或不然。黃鶯啼不盡。特地下枝來涅槃上堂瞿曇。夜半翻筋斗。萬像平沈大地空。羸得波旬拍手笑。燈籠露柱暗搥胸。清涼當時若見。亦乃拍手大笑。何故。理長則就。既到今日。又作麼生。無限山花與流水。幾多啼鳥共春風。
  四月八日上堂。龍生龍鳳生鳳。指天指地獨稱尊。老鼠養兒巡屋棟。大眾勘破了也。共將惡水驀頭澆。萬兩黃金也合消。
  玉頑石住報恩陞座白圭無玷。頑石點頭轉關一拶。佛祖仇讎。咦。咬豬狗漢轉風流。
  中秋上堂。雲散秋空。即心見月。舉拂子云。看家家門前照明月。處處行人共明月。騎鯨捉月。撐船載月。忽然月落夜沈沈。笑殺胡僧齒門缺。
  請緣西堂。再充首座。上堂。當堂不露。主人翁元是舊時。借影全彰。第一座屈煩今日。雪夜金烏歷堂。炎天玉兔轉懷。妙[口+十]兒孫。全該祖父。木人執板雲中拍。石女含笙水底吸。雖然如是且道。垂手那邊一句。又作麼生。陋巷不騎金色馬。回途卻著破襴衫。
  請知事上堂。清涼大火聚。炎炎沒回互。衲僧赤骨律。通身是劍樹在裡許。相挨廝拶。在裡許放行把住。放行把住逞風流。總是冤家笑點頭。
  冬至上堂。昨日一線短。今朝一線長。針眼裡過。尺寸上量。短長驀劄斷。巧繡出鴛鴦。舉拂子云。看還見麼。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咄都不見。最親見。斬新慶賀。千化萬變。
  十月朔一書記至。上堂。天地一指。萬物一馬。二由一有。一亦放下。擊拂子一下云。然後向者裡拈起。謂之衲僧火柴頭。大海波心輕[扛-工+聿]動。須彌頂上汗通流。今朝以此開爐。無賓主話。勘破趙州雖然擬歸暖處。箭過髑髏。
  臘八上堂。瞿曇打失眼睛時。雪裡梅花只一枝。而今到處成荊棘。卻笑春風繚亂吹。諸方說禪。清涼念詩。還當得麼。其如不然。燒香點燭拜泥團。腦後遼天鷂子飛。
  祈晴上堂。一滴不息。兩滴三滴。滴滴瀝瀝。連朝至夕。變作滂沱勿奈何。山河大地襻風波。打噴嚏一下云。總不出衲僧噴嚏一激。直得雲開日出。舉拂子云。大眾向者裡看。朗朗晴空吞八極。若還依舊水漉漉。渾家飄墮羅剎國。稽首釋迦。南無彌勒。能救世間苦。觀音妙智力咄。
  建眾寮上堂。喝一喝。大地平沈側。布黃金虛。空透闊。高架栴檀。依稀馬廄。彷彿牛欄。鶻眼鷹睛不許看。所以立無功之功。受不賞之賞。鐵漢痛拔毛。金剛齊合掌。風吹雨打日頭曬。坐臥經行相慶快咄。
  煆髮上堂。活鏟群牛腦後毛。風吹日炙轉腥臊。不堪狼藉薰天地。罪惡重將業火燒。恁麼見得。切忌死灰尋舍利。臭煙蓬勃焰頭高。
  米船歸。上堂。船無底米無粒。積岳堆山。洪波直入。恁麼歸來得自由。清涼門下盡點頭。且道清涼說箇甚麼。大功不賞千古標榜。
  璨禪客至上堂。金剛寶劍入紅爐。煆出楊岐三腳驢。到處沙場鏖死戰。髑髏交襻血糢糊。
  四月一日上堂。糝徑楊花鋪白氈。點池荷葉疊青錢。兩彩一賽。其或未然。竹根稚子無人見。沙上鳧雛傍母眠。
  上堂。秋風涼岩桂香。未歸客思故鄉。吾無隱乎爾。捉賊須捉贓。會麼。舞蝶遊蜂過短牆。

    台州瑞岩禪寺語錄

                侍者 妙宗 編

  指山門。不曾動步上天台。金鎖玄關盡豁開。坐斷鞔峰第一句。萬機俱透起風雷。
  踞方丈。飢來喫飯。困來打眠。爐[革+(備-人)]亙天。莫有透鉗鎚底麼。咄倒退三千。
  指法座。平沈大地。高出虛空。機先坐斷。遊戲神通。須彌燈王立下風(索話提綱寫者遺落)。
  謝知事上堂。打破黑漆桶。十方空豁豁。爆雷一喝變通。掣電千機頓發。便可以東行撐架門庭。西班怒罵佛祖。收放絕來由。縱橫透今古。正當恁麼且道。不立功勳一句。如何大家頭上添灰土。
  上堂。韓信造浮橋。李廣入布袋。一箭透雙關。乾坤無罣礙。瑞巖門下。還有此人麼。設有斬為三段。何故老婆心切。
  冬至上堂。晷運推移。打圓相云。看日南長至。眼睛裡放光。鼻孔裡出氣。還知向上事麼。飽飯快活屙一堆。超過瞿曇親授記。
  上堂。斬鯨龍頭角。截虎豹爪牙。爛泥團受用不盡。踏著刺方見作家。其或未然。誰在畫樓沽酒處。相邀來喫趙州茶。
  上堂。今朝九月初一。打板普請坐禪。第一切忌瞎睡。直下猛烈為先。忽然爆破漆桶。豁如雲散秋天。劈脊棒迸胸拳。晝夜方纔不可眠。虛空消殞更消殞。透過威音未朕前。咦栗棘金圈恣交襻。凱歌高賀徹風顛。
  上堂。夜半烏雞抱鵠卵。天明生出箇老鶴。毛長嘴短鷺鶿形。飛起一天星斗亂。古人恁麼道。只今眾中。莫有眼明心悟底麼。出來與古人相見。其或未然。一拳拳倒黃鶴樓。一踢踢翻鸚鵡洲。咄籬邊燕雀空啾啾。
  歲旦。上堂。元正啟祚。萬物咸新。伏惟大眾。梅開早春還見麼。舉拂子云。一枝拈起眼中塵。
  退院赴淨慈。上堂。半年喫飯坐鞔峰。鎖斷煙雲千萬重。忽地一聲轟霹靂。帝鄉春色杏花紅。

    臨安府淨慈禪寺語錄

                參學 唯敬 編

  指山門。淨慈門下。牛欄馬廄。一拶透關。豁開宇宙。咦切忌追風捕影。
  至法座前。焚香謝恩。捧敕黃云。黃金殿上一轉語。烜赫紅輪照萬方。草木叢林成正覺。磚頭瓦礫放毫光。舉敕黃云。看恩大難酬。
  歛衣就座乃云。(問答不錄)截斷千差。單提一著。那邊放下龜毛。者裡拈起兔角。咦敲開歡喜妙樓閣。瑞靄祥雲充碧落。轉入梅花爛熳看。春風撼動玉欄干。所以人天普會。佛祖透關。發大機顯大用。鐵鎚混隊骨毛寒。正當恁麼衲僧鼻孔。切忌相瞞。畢竟如何。四海五湖皇化堙C太平無象有來端。
  復舉。僧問趙州。如何是大道。州云。大道透長安。今則大家到者裡。大眾且道。理事相應。著得甚麼語。還委悉麼。四五千條花柳巷二三萬座管絃樓。
  謝新舊知事。上堂。一言相契。萬古不移。柳眼發新條。梅花滿舊枝。舉拂子云。總在者裡。看看。機先箇箇英靈漢。
  上堂。今朝二月初一。拂子眼睛凸出。明似鏡黑如漆。驀然勃跳。吞卻乾坤一色。衲僧門下猶是撞牆。撞壁畢竟如何。盡情拈卻笑。呵呵一任春風。沒奈何。
  上堂。霖霪大雨。豁遠大晴。蝦蟆啼蚯蚓鳴。古佛不曾過去。發揮金剛眼睛。咄。葛藤葛藤。
  二月十五上堂。不曾生不曾死。洞裡桃花紅照水。可憐開眼被渠瞞。人間天上風波起。還有不被瞞底麼。一盞清茶一瓣香。分明天曉打三更。
  四月一日祈晴上堂。簷聲不斷前旬雨。電影還連後夜雷。麥怕水侵秧怕冷。蠶桑猶要暖來催。正當恁麼。眾生沒在苦。蒼天良可哀且道。如何是佛法。靈驗一句咄。杲日當空慧眼開。
  四月八日上堂。無憂樹下浴嬰孩。清曉薔薇帶露開。轉過衲僧相見處。後槽驢馬出胞胎。其或未然。同詣大佛殿。修法灌沐。
  端午上堂。將三世諸佛為頭。以六代祖師為體。天下衲僧為手為腳。以拂子打圓相云。看畫作一道神符。向鬼門上貼。且道如何。赤口白舌盡消除。勃跳楊岐三腳驢。
  中夏上堂。結夏已過了。解夏猶未來。中間一句子。蓮花照水開。因甚落草。止啼元只為嬰孩。
  解夏上堂。四月十五日結夏。老鼠入飯瓮。七月十五日解夏。烏龜上竹竿。諸方恁麼。淨慈不然。翻身透出竿頭路。開眼掀翻盆裡天。咄。兩段不同休寐語。機先鷂子隔驢年。
  中秋上堂。雲漫漫雨漫漫。中秋當此夜。漫漫黑漫漫。莫有衲僧麼。箇般真境界。贏得倚欄干。
  徽宗皇帝忌。上堂。風颯颯雨霖霖。聖人不曾滅度。演出清淨妙音。若將耳聽終難會。一句機先透古今。
  上堂。至人垂化無生死。示現閻浮有去來。剎剎塵塵成正覺。黃金寶殿玉樓臺。
  出鄉歸。上堂。把釣歸來得錦鱗。充天塞地笑忻忻。雖然也只尋常事。歷盡風波驗盡人。
  謝維那上堂。清淨法身盧舍那。衲僧隊裡乾蘿蔔。逐日呼來打一槌。萬像森羅轉轆轆。且道。功歸何處。知恩以此報深恩。大家贏得[口+童]齋粥。咄。
  上堂。綠竹半含籜。序品第一。新梢才出牆。正宗第二。雨洗娟娟淨。風吹細細香。流通第三。淨慈借詩說教。要與衲僧點眼。莫有眼開底麼。咄向者裡跳出草窠。其或未然。華亭舊有能言鴨。越國今無寫字鵝。
  清禪師歸水菴塔。上堂。壽皇頂[寧+頁]老冤魔。痛念先師舊草窠。聊借蒲團供打坐。大家拍手唱山歌。正當恁麼。湖海觀光。人天交慶。咦。滅盡綱宗行正令。
  大石鼓至。上堂。獨瞎頂門眼。大人具大見。掀翻瓮裡天。大智具大機。以大入小。萬化施普。且道。以何為驗。鶯遷喬木調新舌。梅吐清香發舊枝。
  上堂。涅槃堂裡死功夫。風袞葫蘆水上浮。恁麼點開參學眼。釋迦彌勒是他奴。忽有箇漢出來道。爭似春眠不覺曉。落花處處聞啼鳥。又且如何。拍禪床云。將謂無人。
  上堂。雨打虛空乾剝剝。日明大地黑漫漫。箇中開得金剛眼。生死何嘗有異端。須彌山大海水。衲僧頂上波濤起。
  歲朝上堂。天得一以清。元正啟祚。地得一以寧。萬物咸新。且道。衲僧得一。合作麼生。太平歌有道。和氣笑迎春。
  元宵上堂。燈點點月團團。遊人歌鼓鬧中看。且道如何是具眼一句。咫尺鳳樓開雉扇。玉皇仙仗紫雲端。
  重午。上堂。天蒼蒼地皇皇。還知麼。鍾馗元是鬼。咄。赤口併消亡。且道。如何衲僧八面無門戶。今古寥寥白晝長。
  解夏上堂。解卻禪和布袋頭。虛空豁達逞風流。去亦得住亦得。大用現前無軌則。諸方恁麼。淨慈不然。咦當機切忌錯流傳。
  中宮賜錢。建祝聖水陸會。陞座佛祖同根。寂然不動。乾坤合德。感而遂通。十方三世之寰。區億萬斯年之景運。巍巍乎自化。蕩蕩乎無為。當今雨順風祥。時清道泰。所以三軍歌笑。萬姓歡呼。乃至草木昆虫。塵沙瓦礫。盡開正慧。皆悉朝宗。且道。林下臣僧。如何舉唱。還相委悉麼。長將日月為天眼。指點須彌作壽山。
  復舉記得。僧問古德。如何是佛。答云。殿裡底大眾。還知麼。大海汪洋。須彌突兀。現在說法不思議。稽首光明最奇特。
  中秋上堂。十五日已前。湖光瀲灩晴方好。十五日已後。山色空濛雨益奇。正當十五日。若把西湖比西子。淡蛑@抹總相宜。還有祖師西來意麼。中秋月似鸞臺鏡。贏得多才一首詩咄。
  上堂。連雨初晴九月一。打圓相云。日頭依舊東邊出。照見五蘊皆空。衲僧參學事畢。忽然雨又落時如何。一尺水一丈波。謝郎船上唱山歌。
  謝典座上堂。坐斷老盧頂[寧+頁]。拈起無柄木杓。忽然舀出銅汁鐵丸。忽然舀出醍醐酥酪。佛祖大機難測度。猶是家常茶飯。且道。塞斷咽喉一句。又作麼生。爛煮虛空無麵餺飥。
  再留首座上堂。殺人刀活人劍。轉磨轉精。累試累驗。還知麼。乃上古之風規。亦今時之樞要。淨慈門下實相當。倚天照雪寒光耀。
  浴佛上堂。煙濛濛雨濛濛。芍藥花開濕嫩紅。我今灌沐諸如來。人間天上起清風。恁麼見得。不妨應時應節。其或未然。大家聊借雲門令。一杓香湯一棒血咄。
  十月旦上堂。開寒冰地獄。口是禍門。發猛火鐵床。身為苦具。淨慈以此。應箇時節。莫有冷灰豆爆。煖氣相接底麼。其或未然。齋時三枚乳餅。七枚菜餅。
  上堂。鐘樓上念讚。床腳下種菜。不會不自在。會得是障礙。且合作麼生。白狗喫生薑。胡人夜渡關。咄。若不得流水。還應過別山。
  上堂。人從平江來。卻得福州信。寒食拜新年。虛空突出柄。咦。打破虛空笑不休。大家徹底驗聱頭。
  謝掩室和尚。上堂。掩室摩竭國。老胡豁開頂門。杜口毘耶城。淨名敗缺話柄。提上古兩端公案。發今朝一段威光。所以賓主歷然。江湖有在。還知麼。不是詩人不獻詩。春風吹作鷓鴣詞。
  出隊上堂。大眾。竿木隨身。逢場作戲。釋迦老子毒花開。達磨大師王小二。吹笛打鼓攙行奪市。萬像森羅笑點頭。打圓相云。總在自家場子堙C且道。只今末後一場。如何喝彩。還相委悉麼。解佩行香下水船。回紋撥棹賀新年。
  元正上堂。元正啟祚。鼻孔發露。萬物咸新。笑面迎春。必竟如何。淨慈門下轉風流。飯滿缽盂茶滿甌。
  上堂。(時有講人相訪)春雨洗春雪。雪消湖上山。雨晴相對看。突兀髑髏寒。且道。是祖意是教意。咦。贏得風光遶畫欄。
  上堂。一番雨一番風。風雨湖山圖畫中。莫有全機領略底麼。風搖水色琉璃滑。雨潑山光翡翠濃。尚餘瞌睡。咄。杜鵑啼血滴花紅。
  煎筍上堂大眾。開淨慈玄門。現歡喜世界。時有寶蓮峰竹尊者。再三彈指。慇懃發聲。自念風月精神。冰霜骨相。和氣啟勾芒爐[革+(備-人)]。春風生頭角兒孫。盡大地領來。與作家相見。相見既了。而說偈言。禪禪猛火著油煎。通身赤骨律交輥。出人前。覷著則眼睛枯。嗅著則鼻頭裂。一任牙如劍樹口似血盆。塞斷咽喉。掁破漆桶。於是竹尊者。呵呵大笑辭退而歸。直得高拂雲霄。靜摩嵒壑。化龍應有日。鳴鳳在今時。正當恁麼。且道。南山主人如何批判。還委悉麼。依舊一堂風冷淡轉添。千古意馨香舉。古德云。石上迸出長長筍。今日將來剝了煎。海底泥牛[口+童]一頓。鑽天鷂子肚皮穿。
  上堂大眾。鐵酸豏金剛劍。吞了斬了。以活為驗。作家恁麼共提持。超過佛祖增光焰。

    明州瑞岩語錄

                侍者 如玉 編

  指三門。回避無門。此門大開。且道。如何進步。家私都脫盡。平白起風雷。
  指佛殿。黃金妙相。著衣喫飯。因我禮爾。早眠晏起。咦。談玄說妙太無端。切忌拈花自熱瞞。
  據法座。舞衫歌扇。花鼓拍板。總是者箇戲棚賣弄。許多伎倆。咦。任他千聖出頭來。立在下風高著眼。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敕曹溪是。舉拂子云。法幢已建。宗旨已立。且道。如何是曹溪佛敕。還相委悉麼。太平歌有道。萬化樂無為。舉庭前柏樹子話了云。西來祖意庭前柏。鼻孔寥寥對眼睛。落地枯枝纔勃跳。松蘿亮鬲笑掀騰。
  上堂卓柱杖云。此是瑞岩境界。又卓云。深固幽遠無人能到。又卓云。既到者裡。合作麼生。咦。老僧笑指猿啼處。更有靈蹤在上方。舉。僧問古德。深山嵒崖中。還有佛法也無。古德云。石頭大底大。小底小。頌曰。深山岩崖問。石頭大小答。崖崩石迸裂。虛空鬧聒聒。
  上堂。一言相契即住。笑面花開玉樹。諸方恁麼點頭。瑞岩鏟地惡辣。咦。拳頭無私絕後看。瞿曇頂上活鱍鱍。
  謝兩班上堂。十二峰前上戲棚。那吒赤脫點天強。屈煩鼓笛低頭舞。弄醜真堪笑一場。
  上堂。秋風清秋月明。大地山河露眼睛。瑞岩點瞎重相見。棒喝交馳驗衲僧。
  冬至上堂。今朝日南長至。黑豆生芽。大眾。恭惟歡慶。鐵樹開花。如何結果。龍馳虎驟。撒土拋沙。
  退院上堂。瑞岩一隻破木靴。幾箇攙來盡要拖。唯有老僧能踢脫。出門赤腳笑呵呵。

    再住淨慈禪寺語錄

                侍者 智湖 編

  指山門。淨慈屋裡門。淨慈屋裡開。昔日淨慈曾此去。淨慈從此又還來。且道。如何進步。咦。淨慈關[木+戾]袞風雷。
  指佛殿。大開此殿。親面一見。合作麼生。眼裡抽釘。腦後拔箭。本來無象通機變。
  踞方丈。坐斷維摩方丈。發露閻羅地獄。莫有相見底麼。千古萬古黑漫漫。劍樹刀山轉轆轆。
  至法座前。焚香謝恩。捧敕黃云。當天一句萬機顯露。呈起云。看。衲僧頂戴奉行。鼻孔機先證據。
  指法座。淨慈法座。木頭一棚。橫撐豎撐。黑漆光生。
  歛衣就座。乃以拂子。擊禪床左邊云。者箇是主。擊右邊云。者箇是賓。大眾昔日。從主中去以為賓。今日從賓中來而為主。還知麼。去來無間笑忻忻。元是南山舊主人。以拂子打圓相云。面目分明。復舉拂子云。向者裡變去也。牛頭戴角。馬腳踏蹄。雲從龍風從虎。萬像軒騰。森羅作舞。所謂瞎人天眼目。眼目開明。破佛祖門庭。門庭振耀。毘贊皇都花錦。發揮大古風光。普應群機。聊隨時節。若約衲僧向上。未曾親近。早隔大千。耕破太虛。不消一钁。直饒恁麼。猶落草窠。向下文長。不如且置。只如知恩報恩一句。又作麼生。四海五湖明似鏡。太平無象賀堯天。
  復舉記得。古來有兩人尊宿。一人云。我逢人則不出。出則便為人。一人云。我逢人則便出。出則不為人。淨慈借兩人尊宿。作箇擔子。擔在肩上。要令四海五湖衲子遞代相傳也。恁麼擔謂之荷擔佛祖。且道。淨慈只今作麼生。擔來擔去又擔來。撼動風光透九垓。
  望日。上堂。雲無心而出岫。四年前昨日是今日。水有時而迴淵。四年後今日是昨日。以拂子打圓相云。若向者裡薦得。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且道。以何為驗。水雲相會笑呵呵。笑滿風光沒奈何。
  聖節上堂。視須彌山之高高。而出須彌。比大海水之深深。則逾大海。所以聖人慶誕。臣僧舉揚。且道。如何為堯為舜。萬壽無疆。
  水鄉歸上堂。漫天大水雲翻墨。捲地狂風浪袞山。掣斷絲綸歸喝彩。鯨鰲只在此山間。莫有頭角軒昂者麼。出來透關。其或未然。操舟又入洪波裡。愁殺漁翁兩鬢斑。
  元宵上堂。打殺然燈佛。墮落黑暗獄。永劫無出期。衲僧歌一曲。其或未然。滿天星斗輝華屋。
  上堂。楊柳蛝y帶。梅花絡臂韝。黃鶯偷眼覷。舞得最風流。且道。是何人境界。淨慈門下蘿蔔頭。
  謝進退兩班上堂。舉拂子云。者箇是百尺竿頭。進一步則有象。退一步則無蹤。進退全機變。從衡振祖風。復舉拂子云。且道。如何都在南山掌握中。
  上堂。今朝五月正清和。榴花詩句入禪那。且作麼生舉。舉拂子云。看濃綠萬枝紅一點。動人春色不須多。
  佛生日。上堂。莫謗瞿曇今日生。插天山嶽勢崢嶸。一番雨洗添狼藉。萬古風煙恨不平。
  派和尚遺書至。上堂。萬派朝宗一派收。揚清激濁幾經秋。忽然到底都乾卻。露柱燈籠笑不休。且道。笑箇甚麼。下座同詣靈凡。羞法供養。
  徽宗皇帝忌。上堂。古佛不曾過去。現在法如是。還相委悉麼。一聲婆餅焦。啼在竹林裡。
  上堂。惆悵杜鵑鳥。哀哀晝夜啼。落花飛絮怨流水。芳草懊恨迷東西。嗚呼春光浩蕩。可吊而不可送。醉倒愁人爛似泥。且道。是何人境界。若匪丹山鳳。徒勞語楚雞。
  上堂。六月連三伏。人間似焰爐。且道。如何是衲僧行履處。依稀寒水玉。彷彿冷秋菰。脩竹芭蕉入畫圖。
  上堂。以拂子打圓相云。上大人丘乙已。西湖南山圖畫裡。還知麼。孔門弟子無人識。空有三千七十士。且道。如何。忽然一陣秋風吹。吹作秋雲送流水。
  退淨慈赴天童上堂。拈柱杖云。衲僧柱杖子漫漫。黑似煙。西湖九箇月。可惡亦堪憐。卓柱杖云。忽然飛過鄞江去。攪動滄溟浪拍天。

    如淨和尚語錄卷上

    如淨和尚語錄卷下

    明州天童景德寺語錄

                侍者 祖日 編

  山門天童大解脫門。豁開衲僧自己。透乾坤無表裡。雖然萬古清風八面來。前樓後閣玲瓏起。
  佛殿。黃金妙相。驢腮馬嘴。咦。賊是小人智過君子。
  方丈。橫一丈豎一丈。文殊維摩隔壁抓痒。卓柱杖云。盡大地人不釣自上。
  至法座前。焚香謝恩。捧敕黃示眾云。雲開九天。呈起云。看彩鳳御出。且道。如何委悉。急急如律令敕。
  指法座。爐炭為床。鑊湯為座。口吐黑煙。彌天罪過。
  歛衣就座乃云。有問有答。屎尿狼藉。無問無答。雷霆霹靂。於是眉毛慶快。鼻孔軒昂。直得大地平沈。虛空迸裂。正當恁麼。且與宏智古佛相見。舉拂子云。相見已了。合談何事。從前汗馬無人識。只要重論蓋代功。雖然知恩報恩一句如何。四海浪平龍睡穩。九天雲淨鶴摩空。
  復舉記得。僧問百丈。如何是奇特事。百丈云。獨坐大雄峰。大眾不得動著。且教坐殺者漢。今日忽有人問淨上座。如何是奇特事。只向它道。有甚奇特。畢竟如何。淨慈缽盂。移過天童喫飯。
  上堂。外不放入。內不放出。痛下一槌。萬事了畢。且道。如何大白峰前令斬新。內外紀綱俱委悉。
  道舊至上堂。冤有頭債有主。一劍當鋒。豁開門戶。拽隊成群恁麼來。放火殺人相合聚。且道。如何老胡頂[寧+頁]跨龍虎。
  上堂。心念分飛。如何措手。趙州狗子佛性無。只箇無字鐵掃帚。掃處紛飛多。紛飛多處掃。轉掃轉多。掃不得處拼命掃。晝夜豎起脊梁。勇猛切莫放倒。忽然掃破太虛空。萬別千差盡豁通。
  開爐上堂。只箇柴頭煨火種。諸方聿起競開爐。天童直截超宗處。爐與柴頭盡底無。恁麼卻有煖氣。正好猛做工夫。且道。如何驀忽雷霆轟烈焰。從教深夜雪糢糊。
  謝新舊兩班上堂。開無間地獄。現閻羅大王。聚夜叉一部。列牛頭兩行。與其進者。劍樹上猛火進用。與其退者。刀山裡寒冰退藏。且道。理會甚事叵耐。飯飽弄箸判斷。屎急尿床。其或未然。花柳春風入戲場。
  上堂。天童鐵臭老拳頭。打殺江湖水牯牛。夜深忽然生箇卵。天明推出大日頭。且道。如何晒晾諸人烝濕處。免教行步滑如油。
  上堂。靈雲見處桃花開。天童見處桃花落。桃花開春風催。桃花落春風惡。靈雲且置。莫有與天童相見底麼。春風惡桃花。躍浪生頭角。
  壽慶節上堂。至哉坤元誕佛國摩耶之瑞。大矣貝典祝仙桃王母之春。正當恁麼且道。以何為驗。觀音瓔珞妙莊嚴。勢至花鬘長自在。
  結夏上堂。結卻衲僧布袋頭。天童拈來作氣毬。腳尖趯出佛無數。付與叢林作馬牛。
  謝知事齋首座秉拂。上堂。鐵酸豏金剛圈。塞斷咽喉。拽脫鼻孔。天童立地有分。衲僧乞命無門。且道。如何堪與瞿曇作子孫。
  新起妙嚴慶懺陞座。推倒多年老鼠窠。掃空平地笑呵呵。從空架起生頭角。蓋覆驢牛不厭多。今朝成就大緣。千古發揮大事。且道。如何斫額任他門外客。到家還我箇中人。
  復舉。文殊問無著。近離甚麼處。著云。南方。殊云。南方佛法如何住持。著云。末法比丘少奉戒律。殊云。多少眾。著云。或三百或五百。師云。春風勾引鷓鴣啼。著問文殊。此間佛法如何住持。殊云。凡聖同居。龍蛇混雜。著云。多少眾。殊云。前三三後三三。師云。平地波瀾釣鐵船。者兩轉語。要與諸方眉毛廝結。更有兩轉語。要與諸方點眼。或三百或五百。銅錢鐵錢。省數足陌。前三三後三三。蘿蔔芋嬭。淺貯滿擔。諸方忽然眼開。決定拍手大笑。笑箇甚麼。不笑巴人。便笑杜撰。雖然笑者還稀。忽有人問天童多少眾。但向他道。新起妙嚴誇第一。一齊都在畫圖中。
  請監收上堂。竇八布衫穿。大家出隻手。橫須彌為概。量大海為斗。所以生殺在前。收放在後。歸功塞破虛空口。還知麼。天童不敢相辜。甘作啼雞吠狗。
  上堂。螟蛉之子。殪而逢螺蠃。祝之曰類我類我。天童門下。莫有類我底麼。萬里不掛片雲。天地一團猛火。
  謝監收。上堂。金剛王寶劍在匣。有望風不犯之威。天童喝下飛出。變作無孔鐵鎚。輥入荒田亂草。任教日炙風吹。因甚如此。拈匙把箸知多少。不是知音不易知。
  謝造橋上堂。去那邊去。來者裡來。中間絕壑斷崖。且道。如何相接。以拂子作彎橋勢云。看。依稀金磴闊。彷彿彩虹彎。人從橋上過。又作麼生。松蘿影裡開天巧。汗黑光中入畫看。
  上堂。眼見黃葉落。耳聞孤雁鳴。且道。是什麼物得與麼靈。咦。溪上秋光分外清。
  浙翁遺書至。上堂。八月十八錢塘潮。淛翁聲價潑天高。盡教四海弄潮手。徹底窮淵輥一遭。重揀擇不辭勞。要透龍門繼鳳毛。忽然收卷還源去。萬古曹溪風怒號。
  上堂。陸脩靜陶淵明。文殊普賢。打圓相云。咦。一款具呈。且道。憑誰批判。若是孔夫子。吾無隱乎爾。
  開爐。上堂。召大眾打圓相云。箇是天童。火爐。近前則燒殺。退後則凍殺。忽有箇漢。出來道合作麼生。[囗@力]火爐動也。
  上堂。天童仲冬第一句槎槎牙牙。老梅樹忽開花。一花兩花。三四五花。無數花。清不可誇。香不可誇。散作春容吹草木。衲僧箇箇頂門禿。驀劄變怪。狂風暴雨。乃至交袞大地雪漫漫。老梅樹太無端。寒凍摩挲鼻孔酸。
  上堂。古今大雪滿長安。天童賣卻這心肝。無神通菩薩。猛劈一椎。千手眼大悲。捏怪多端。還會麼。獅子教兒迷子訣。老婆心切不相瞞。
  上堂。世尊道。一人發真歸源。十方虛空悉皆消殞。師拈云。既是世尊所說。未免盡作奇特商量。天童則不然。一人發真歸源。乞兒打破飯碗。
  上堂舉。五祖演和尚云。有人向虛空裡。寫得祖師西來意五箇字。老僧大展坐具拜他。師拈云。當時天童若見。只對他道。款出囚口。今則莫有同款者麼。既無。依稀斜去雁。驚破海門秋。
  上堂。霜風號肅殺。霜葉墮蕭颾。舉拂子云。看。唯有玲瓏岩。崔嵬望轉高。所謂天童滯貨。今朝短販一遭。莫有酬價底麼。下座巡堂。
  佛成道上堂。瞿曇臘月八。夜半走出山賊。路羊腸曲。偷心虎背斑。鈍置人天者一番。天童恁麼撿舉。且道。該當也無。落賺兒孫頭盡禿。葫蘆藤種纏葫蘆。
  退院上堂。進院得住便住。退院要行便行。還相委悉麼。箇條烏柱杖。莫怪太生獰。擲柱杖下座。

    小參

                侍者 義遠 編

  除夜小參。年盡月盡日盡時盡。以拂子劃一劃云。盡情劃斷。舉拂子云。者箇無盡。還見麼。喚作清涼拂子。受用無盡。今夜共諸人分歲。說法無盡。所以春水滿四澤無盡。夏雲多奇峰無盡。秋月揚明輝無盡。冬嶺秀孤松無盡。一年如是。過去無盡。一年如是。到來無盡。若恁麼見得。日日眼睛定動。時時鼻孔軒昂。依舊年月日時悉皆無盡。雖然盡與無盡。與者拂子。總不相干。正當恁麼。忽有箇漢。出來對眾。奪卻免見葛藤無盡。大家慶快無盡。其或未然。伏聽處分。擊拂子云。斬新曆日明朝看。大歲騎牛倒上天。舉。僧問香林。如何是衲衣下事。香林云。臘月火燒山。師頌云。衲衣下事火燒山。臘月家貧徹骨寒。堪笑連延曾未息。眉毛焦赤面皮斑。
  結夏小參。打破黑漆桶。十方空索索。不受靈山記。安居大圓覺。早晨喫粥齋時。喫飯入夜打眠。早朝又起。歷劫見前。終而復始。生死悠悠無定止。恁麼徹去。過去諸如來。斯門已敗缺。現在諸菩薩。今各無折合。未來修學人。切忌顛倒走。可中若有箇漢。出來道未在。猶是繫縛盲驢。守他鬼窟。[囗@力]九旬垂釣。正要上鉤。還知麼。麻三斤乾屎橛。拳頭腳尖更。須悟去始得。且道。有什麼長處。毘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不得妙。
  瑞岩解夏小參。十方聚會魚游網。三月安居鳥入籠。生殺盡時蠶作繭。心空及第黑山中。大眾直饒。句外透關。機先驗臘。鞔峰棒頭有刺。喝下爆雷。酌然未肯。何故釋迦元不出世。達磨斷不西來。天生豈受差排。誰肯輒從抑屈。況復威音那畔。空劫已前早成掩彩。今日既到者裡。合作麼生。咦。放過一著三千里外。咬豬咬狗。荒草葛藤。還有借路底麼。卓柱杖云。摘楊花摘楊花。舉。僧問洞山。秋初夏末。向什麼處去。洞山云。向萬里無寸草處去。大眾洞山恁麼答話。雖則老婆心切。未免平地陷人。今夜忽有人。問淨上座。只向他道。隨行蹈斷流水聲。縱觀寫出飛禽跡。
  冬夜小參。鑽冰取火憑誰信。拚命工夫入死門。脫體一交翻得活。金剛正焰透乾坤。瑞岩門下。以此見一陽來復萬物咸新。露柱燈籠歡喜說偈。五臺山上雲蒸飯。佛殿階前狗尿天。剎竿頭上煎握l。三箇胡孫夜簸錢。咄。落草之談。應時納祐。只今眾中。莫有句外透關底麼。出來點眼。慶快平生。其或未然。黃梅石女繡鴛鴦。一日新添一線長。
  淨慈入院。小參大眾。西湖湖裡水。南山山上雲。卓柱杖云。天台柱杖子。相見笑忻忻。時節因緣合談何事。卓柱杖云。喚作柱杖則觸。不喚作柱杖則背。不得有語。不得無語。卓柱杖云。霹靂聲前破款。電光影上發機。這邊那邊逢場作戲。咄。露布葛藤。切忌b沸。還知麼。未曾親近。早隔大千。向上全提。轉無交涉。向者裡。莫有脫窠臼透離微底麼。出來與柱杖子證據。不妨攪動西湖水。撥起南山雲。柱杖子勃跳。上三十三天。卓柱杖云。築著帝釋鼻孔。與天下衲僧。出氣慶快叢林。正當恁麼。所謂柱杖子相見底時節因緣。只如未相見已前。又作麼生。卓柱杖云。今夜小參不答話。惱亂春風柱杖頭。
  結夏小參。平地起骨堆。虛空剜窟籠。驀透兩重關。拈卻黑漆桶。打圓相云。圓覺伽藍。十方聚會。咄。淨慈門下。切忌b沸。其或尚留觀聽。癩馬繫樁。所謂搖扇取風涼。喫飯伸腳睡。更有甚事。雖然照顧蚊虫虱蚤住。向下文長。早先珍重。正當恁麼。須知有不入者保社底。又且如何。花陰輕舞蝶。山影靜穿雲。
  解夏小參。毀於佛毀於法。不入眾數。墮三惡道。淨慈門下。甚生標表。還知麼。九旬結款。今日放行。驢三千馬八百。吹笛打鼓。唱歌促拍。直得清風不敢清。白雲不敢白。驀過瞿曇者一著。雖然逢人切忌錯舉。咄。巢父飲牛許由洗耳。
  皇后殿秋會小參。妙音觀世音。具足神通力。十方諸國土。無剎不現身。於是莊嚴天妙仙衣。端坐坤寧寶殿。贊一人皇化。作萬國母儀。道德淳熙。雨賜嘉泰。直得光齊日月。春風永茂於金枝。壽等山河。瑞氣長。新於玉葉。圍繞毘盧真境。發輝菩提妙花。茲者慶遇清秋。忻承佳運。特頒大施。崇建小參。點開佛祖眼睛。普會人天鼻孔。一敲一唱。盡林下之愚誠。載喜載瞻。滿天中之心願。廣大如法界。究竟若虛空。正當恁麼。以拂子打一圓相云。妙音觀世音。說法故如是。且道。四眾合掌信受奉行一句。又作麼生。天上有星皆拱北。人間無水不朝東。
  天童入院小參。跳出淨慈牛欄。撞入太白馬廄。一團罪業黑漫漫。風吹日炙薰天臭。恁麼見得。今夜小參不答話。引賊入界。莫有入界底麼。牙如劍樹。口似血盆。霹靂雷霆。尤難紹續。且道。如何紹續。佛殿掘東司。歡喜入地獄。其或未然。疥狗不願生天。卻笑雲中白鶴。舉。僧問當山啟禪師。學人卓卓上來。請師的的啟云。我者裡一屙便了。有甚麼卓卓的的。大眾好箇一屙便了。只是雷聲浩大。雨點全無。且合作麼生。一棒打翻連底脫。太平無象唱山歌。
  冬夜小參。長至迎新。如何話會。記得黃面比丘道。如破鏡鳥以毒樹果抱為其子。子成父母皆遭其食。好箇消息。今夜天童。乞食見小利。未免拚身捨命。將現前大眾。作枚毒樹果。念一道真言。抱捕去也。類我類我。出來出來。舉拂子云。看。出來了也。有能食其父母者麼。可謂知恩報恩。方堪傳授。其或未然。第二頭相見。異種靈苗火裡栽。鐵花無影樹頭開。驀然結箇團圞果。舉似時人收得來。於是轉作龍眼荔枝甘蔗蒲桃。元屬自己家園。普請自家咬嚼。吞也得吐也得。剔團圞也得。百雜碎也得。有也得無也得。恁麼也得。不恁麼也得。恁麼不恁麼總得。總不得也得。咄。狼藉滿地。笑殺傍觀。且道。如何收拾得。誰在畫樓沽酒處。相邀來喫趙州茶。

    普說

  喝一喝云。大眾者一喝。威音王未現已前。早是蹉過了也。況復今日更來者裡。胡喝亂喝。是甚麼b沸碗鳴聲。眾中若有人。勇猛出來。劈屎口椎落牙齒。築向屎坑裡去。免見狼藉取次欺人。直饒恁麼。也是背後捏拳。揚聲止響。然曲設多門。放開一路。莫有人出來麼。良久云。既無。暫借一喝。重疊狼藉。欺人去也。喝一喝。有主有賓。有照有用。還知落處麼。若知得落處。便知得起處。若知得起處。便知得滅處。若知得滅處。便知得起滅俱滅寂滅現前。於日用中。六處發現。在眼曰見。直須抉卻眼睛迥無所見。然後無所不見。方可謂之見。在耳曰聞。直須塞斷耳根迥無所聞。然後無所不聞。方可謂之聞。在鼻曰嗅。直須敲落鼻孔香臭不分。然後無所不分。方可謂之嗅。在舌談論。直須拔卻舌頭天地緘默。然後熾然無間。方可謂之談論。在身曰人。直須四大脫除了無依倚。然後隨類現形。方可謂之人。在心曰識。直須永絕攀緣三祇劫空。然後起滅不停。方可謂之識。如上六處發現。無所間斷。前來所謂有主有賓。有照有用。直得賓主互換照用交參。上至三世諸佛六代祖師。下及傍生異類草木昆虫。皆此一喝。無有遺者。便見。威音王未現已前。只是如今。如今只是威音王未現已前。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斷故。若約山僧所論。喝箇甚麼。論箇甚麼。本無許多般。總須喫棒。有甚蹉過。有甚不蹉過。更有臨濟四喝。因行不妨掉臂。亦與一一穿卻鼻孔。咄一喝。如金剛王寶劍。屎廁籌一喝。如踞地獅子。窟埵揤咫@喝。如探竿影草。釣蝦蟆漢一喝。不作一喝用。髑髏前魍魎。今夜清涼。恁麼喚作醫死馬。縱然活去者一喝。爭免箇b沸碗鳴聲。雖然且道。威音王未現已前。從什麼處得來。還定當得出麼。若也定當得出。胡喝亂喝。有甚麼過。免向繩床角頭叉手覓。其或未然。拳頭腳尖。切忌惡發咄。

    法語

示祖清禪人

  老僧少年。臥牛背上吹烏鹽角。調入梅花引。忽然轉嗚噎。不知所以。乃其角破而氣絕。天地豁空吾心忘矣。久而返。吾心即天地之太祖。嗚呼岩花開松風鳴。至於萬像無作而作。皆吾心之用。而初未嘗用也。於是騎牛還家。尚記其彷彿。祖清上座求語參禪。禪固不知。因筆聊塞來意。

    頌古

青原白家三盞酒

  清貧三盞便輕酬。萬里曹門出鄭州。盡情斫卻月中桂。惱亂春風卒未休。

阿難問迦葉。世尊傳金襴。外別傳何物。迦葉召阿難。阿難應諾。迦葉云。倒卻門前剎竿著。

  喚一聲兮應一聲。兩箇分明好弟兄。倒卻門前剎竿著。芳草漫天荊棘生。

雲門云。世界恁麼廣闊。因甚鐘聲裡披起七條。

  鐘聲披起鬱多羅。妙用靈通變化多。賊是家親須掃跡。太平無象始安和。

黑老婆

  萬物朝元不較他。拈來直截辨淆訛。游春浪子風流甚。賣弄三文黑老婆。

金剛圈栗棘蓬

  肘後驀生閑絡索。風前忽布鬧叉撐。那吒八臂空惆悵。夜半三更白晝行。

空假中三觀

  張來張打油。李來李打油。通身骨轆轉。打得最風流。

靈雲見桃花悟道。玄沙云。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

  一箇烏梅似本形。蜘蛛結網打蜻蜓。蜻蜓落了兩片翼。堪笑烏梅咬鐵釘。

波斯匿王問賓頭盧尊者。承聞。尊者親見佛來。是也不。尊者以手策起眉毛示之。

  策起眉毛答問端。親曾見佛不相瞞。至今應供四天下。春在梅梢帶雪寒。

    讚佛祖

                侍者 德霑 編

觀音

  端坐圓通微妙相。眾生眼裡堆青嶂。曉來窗外聽啼禽。春風不在花枝上。
  頭上寶冠牛戴角。腳下蓮華馬踏蹄。通身瓔珞皮毛債。歷劫風流輥水泥。
  心塵脫落開岩洞。自性圓通儼紺容。天之敬龍之恭不以為喜。安然中咦更薦海濤翻黑風。

出山相

  凍不死餓不死。深山走出這面觜。咦。人間天上風波起。
  摩耶落賺屙出來。撞入草窠打一回。誰知有屈叫不得。殃害兒孫作罪魁。

維摩

  大病現前。乾坤一默。老而不死。是謂之賊。賊賊春風啼鳥花狼藉。

達磨

  豁然無聖自作自敗。面壁釘樁猶敢捏怪。叵耐神光屙一堆。引他臭穢遭他壞。咦。葛藤荒草遍乾坤。年年賸欠春風債。
  金烏飛上玉闌干。黑漆崑崙背面看。畢竟者些傳不得。落花流水太無端。
  腳下莖蘆到岸也未。直指人心驢屁狗屁。狗。千古叢林遭鈍置。

聽松風布袋

  松風鳴側耳聽。捫腹而笑。賊精賊精。咦。千古萬古得人憎。
  靠箇布袋。瞌睡平地。突出毒刺。有人一踢。踢翻天下。腳跟出氣。

四睡圖

  拾得寒山老虎豐干。睡到驢年。也太無端。咦。驀地起來開活眼。許多妖怪自相瞞。

圓覺圖

  一隊豬狗漢。圍繞業識幢。只管要說傍人罪過。不知敗缺自己賊贓。[囗@力]。太平無象打一椎。驚破虛空閃電飛。

善財

  捏住乾坤粉一團。大人剛被小人瞞。機先若具機先眼。走殺從教起釁端。

普化

  者漢走從何處來。鼓合臨濟白拈賊。鐸聲搖撼動風雷。至今大地俱狼藉。

泉大道

  棒頭挑起葫蘆。手裡伸出缽盂。[口+童]酒[口+童]肉破落戶。天上人間大丈夫。

端獅子

  咄哉捏怪老狐狸。披起金毛獅子皮。弄盡任從天外去。尾巴敗露已多時。

言法華

  腳下長拖破木履。口內不知道甚底。惱亂風光沒奈何。南北東西無定止。

南山律師(道宣)

  優波離後身。韋將軍捧足。布衣真童男。瓦缽天廚食。咦歷劫戒光秋月明。南山靜照煙霜色。

臨濟

  捏箇空拳嚇殺天下。這般祖師。畜生驢馬。

濟顛

  天台山裡五百牛。跳出顛狂者一頭。賽盡煙花瞞盡眼。尾巴狼藉轉風流。

無用頂相

  打殺宣州花木瓜。爆出越州翁木大。血滴滴風袞劍輪。黑漫漫彌天罪過。咦。描邈者箇賊頭。三千里外誰耐。面熱而汗迸流。

自贊

  烏龜殼空索索。打一鑽響剝剝。也是張拳嚇野狐。描邈出來增醜惡。雖然三十年後。只管有人卜度。
  突出娑婆世界。一枚真箇村頭。行腳都無用處。推倒只好做牛。釘雙角插條尾。綠楊芳草春風裡。可殺有力會耕田。賣與閻王還飯錢。不然掣電機先喫痛拳。
  無明業識幢。豎起漫天黑。一句不相當。拳頭飛霹靂咦。老婆心切血滴滴。

源山主求贊頂相

  箇是淨慈毛和尚。口言禍福有定當。逐日隨緣去赴齋。是謂兩腳功德藏。彫裝十佛布砌兩廊。判斷一切魍魎鬼。主管五百羅漢堂。至於修橋造路與夫浴主街坊。聞一切善事。如蠅見血。聞一切惡事。似蟹落湯。有時隨摟搜。若萬回老子歡喜。有時放歇蹶。若布袋和尚顛狂。得一文錢不曾落地。合十爪掌常乃謝天。只一味朴直。無些子壒塵。所以打動好事檀那。畫出這般面觜。且道如何比擬。八月十五中夜涼。一輪月照西湖水。

    小佛事

                侍者 清茂 編

一上座下火

  萬法歸一。生也猶如著衫。一歸何處。死也還同脫褲。生死脫著不相干。一道神光常獨露。咦疾焰過風發大機。塵塵剎剎沒回互。

醫者下火

  人間死病君能活。君死憑誰救得甦。我有單方一把火。為君燒卻藥葫蘆。某人諾活也甦也。且道以何為驗。以火打圓相云。咦。本來面目無生死。春在梅花入畫圖。

祖典座下火

  佛祖眼睛無柄木杓。東舀西舀雷奔電爍。放下忽地轉關。透過跳灶(一著。咦。餧驢餧馬有來由。驗盡生薑不改辣。淨慈背後掉柴頭。惱亂春風鬧聒聒。

真正上座下火

  真正參禪不存佛祖。踏翻圓覺伽藍。說甚七月十五。恁麼去真快樂。[囗@力]。異類中行披毛戴角。南山點首笑呵呵。燒卻娘生破直裰。

祖師堂主下火
  影戲棚頭箇老驢。忽然勃跳入紅爐。為伊點出真驢面。雪霽千山展畫圖。

知覺上座下火

  大智大愚大覺大迷。愚迷具大闡提。遊戲無間泥犁。某人淨慈句下。恁麼會得。不曾生不曾死。咦。亙天烈焰紅飆起。

宗太上座下火

  心地開通太虛齋照。照極忽忘死生談笑。咦。燒卻娘生鶻臭衫。切忌斫額新羅鷂。

新知庫下火

  脫下舊襴衫。舞起新秋曲。秋水舞清光。秋山舞蒼綠。舞罷秋風歸去來。萬古秋蟾寒泚玉。某人且道。脫下舊襴衫。向甚處安著。咦。丙丁童子趁風流。借作送行歌一曲。慧印堂主下火

  秉智慧火燒無文印。烈焰發光風頭峭峻。且道因甚如此。高超佛祖無生死。

為淛翁入祖堂

  昔從太白凌霄去。今自凌霄太白來。不墮去來生死路。展真云。看堂堂面目笑咍咍。且道。笑向阿誰。以真指祖云。大家元是主中主。慣入驢胎與馬胎。

    偈頌

                侍者 德祥 編

幹藏

  瞿曇老賊口親屙。驢屎相兼馬屎多。打作一團都撥轉。潑天臭惡惱娑婆。

化炭

  一刀兩段沒商量。透出無明大火坑。再入死灰烹得活。歲寒聲價轉崢嶸。

起淨慈方丈

  方方一丈牯牛欄。佛祖驅來要透關。聊借眉毛相架搆。遮天蓋地黑漫漫。

牧翁

  自家鼻孔自家穿。自家繩索自家牽。自家忽地都忘卻。一笛清風送楚天。

講人更衣

  老胡教網漫天闊。當甚多年碗脫丘。勘破轉關千聖外。別行條貫結冤讎。

風鈴

  通身是口掛虛空。不管東西南北風。一等與渠談般若。滴丁東了滴丁東。

柱杖頌寄松源和尚

  七尺烏藤掛東壁。春風忽來生兩翼。鞭起飛龍趁不得。洞庭攪碎琉璃碧。去兮去兮明歷歷。梅花影裡休相覓。為雨為雲自古今。古今寥寥有何極。

敬溪翁

  揭翻古剡岸雲開。峻發清機劈箭來。裂轉面皮乾剝剝。萬山奔浪笑咍咍。

送亮藏主謁碧雲

  咬狗豬漢爛泥團。撮著參天劍刃寒。轉入春風開笑眼。桃花紅照碧琅玕。

送僧見明極和尚

  機絲抽盡萬緣平。休倚寒岩轉路程。千聖不攜無影像。那邊借伴月華明。

送僧

  生逼猢猻坐鐵砧。一槌天地盡崩沈。橫來豎去呵呵笑。喫飯[口+童]眠邁古今。

送覺兄歸洞庭

  覺盡還源見本心。洞庭無蓋碧沈沈。衲僧不作這伎倆。浪急風高意轉深。

提舉太尉張求頌

  平生道德邁前賢。著漢衣冠拜漢天。自是名高閑不得。阿難依舊世尊前。

觀使太尉張求頌

  居士眼睛吞佛祖。衲僧鼻孔透乾坤。眼睛鼻孔初無間。萬古宗門結痛冤。

相士

  月落滄溟夜渺漫。衲僧面目太寒酸。擬將禍福輕偷眼。惡浪狂風袞亂山。

牛圖

  柳堤煙斂春風靜。鼻孔遼天一牯牛。拽轉通身依舊黑。野花芳草轉風流。

贈僧

  喝聲霹靂震晴空。白棒飛星化活龍。不入這般兒女隊。亂花翻袖舞春風。

塗田

  劄斷潮頭大海枯。十方公界佃官租。寥寥萬古平如掌。不許傍人揚契書。

送蜀僧得母書歸鄉

  雁落秋空剝萬金。寥寥一片老婆心。先天後地難回互。風急恩深冤亦深。

接待

  飯籮無底乾坤窄。舀出炎炎熱鐵丸。爛斷飢腸重瞥地。佛魔無處辨來端。

禮真歇塔

  歇盡真空透活機。兒孫相接命如絲。今無倒指空腸斷。杜宇血啼花上枝。

師六坐道場未稟承眾或是請師云待我涅槃堂裡拈出果臨終拈香云。

  如淨行腳四十餘年。首到乳峰。失腳墮於陷阱。此香今不免。拈出鈍置我前住雪竇足庵大和尚。并書辭世頌云。
  六十六年罪犯。彌天打箇勃跳。活陷黃泉。咦。從來生死不相干。

    如淨和尚語錄卷下終

                歲次己丑六月初伏日。小師廣宗募刻板。
                臨安府靈隱景德禪寺住持祖泉挍勘焉。

    後序

  淨禪師得無師句。用逸格機。婁至德已前。青葉髺之後。突出無面目底。糙暴生獰。通身是眼。要看是錄。予保。渠未夢見此老腳跟下汗臭氣在。

                紹定改元開爐日 靈隱高原祖泉敬跋

  獅子吼無畏說。百獸聞之皆腦裂。天衣舉似箇中人。邁古超今離途轍。

                紹定戊子中秋 天衣住山比丘文蔚謹跋

  余嚮較正永平語錄并其正法眼藏。二書之中。斑斑有稱先師天童云者。蓋如淨禪師之語也。溫然如天球。樸然似生鐵。只應寶愛。不堪咬嚼。因欲見全錄也尚矣。今茲之夏。禪山上座。攜其錄兩本來。先出一本云。是某師父。雲龍義林。老人久所貯也。又出一本云。是某同參所持。而渠自云。其師遍歷之日。親以唐本寫之。今偶得兩本。實較讎時到。願師合正梓流之。余欣然接取。拜而誦之。鏗鏗法曲。殷殷雅音。洋洋乎悅心聞。譬如乾闥婆王彈琉璃琴。須彌勃跳。大海洶涌。草木叢林。盡發絃聲。金色頭陀。不覺起作舞。再展兩本。沈思點對。寫手不同。互有得失。不可不正。乃分水乳於結角羅紋之處。揀金沙於刀刁參差之際。加倭點著旁訓。間考事跡。細書其上。意在為初學也。兩次涉月始得脫手。禪山歡喜。不止自辨紙筆。辛苦繕寫。直付印生。以令刊行。其為法用心。可謂勤矣。於是重撿永平所稱者。十而得四五。方知錄外猶多而未全收也。昔瑞岩遠公。拔取永平廣錄。輯為一卷。作之跋云。得百千之十一。抑此亦天童之十一歟。想必有廣錄在。只願後賢勤搜羅之。
                時延寶八年龍次庚申中元後一日。
                後學沙門白卍山涉筆于東海王子峰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