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天童山景德寺如淨禪師續語錄


    天童山景德寺如淨禪師續語錄

                住瑞巖嗣法小師義遠編

    天童遺落錄序

  夫佛祖道實際理地。本離言語相。然佛事門中為物垂慈。則雖非有為又非無語。洞山五位臨濟三玄。共是垂慈心。聲止啼黃葉。若就語中生實解者。求馬於唐肆待兔於枯株也。璨無文之無文印第五卷天地雪屋韶禪師塔銘序中云。嘉定間淨禪師。倡足菴之道于天童。懼洞宗玄學或為語言勝。以惡拳痛棒。陶冶學者。肆口縱談。擺落枝葉。無華滋旨味。如蒼松架壑風雨盤空。曹洞正宗為之一變。所謂懼洞宗玄學或為語言勝。等實得淨公意。抓著其癢處。永平正法眼藏中。有言云。有一般野貓兒。言洞山高祖有偏正五位。只須知洞山高祖有正法眼藏。是亦會淨公意。懼為語言勝也。但所謂曹洞正宗。為之一變者不爾。其似變者唯語言跡。而如正宗。冥合洞山本旨。莫過於淨公。譬如言能學柳下惠者不師其跡也。淨公有六會語錄二卷。所謂建康府清涼。台州瑞巖。臨安府淨慈。明州瑞巖。再住淨慈。寧波府天童之六會。而侍者文素妙宗唯敬如玉智湖祖日等所編次。桐柏吏呂瀟作序。靈隱高原泉天衣嘯巖蔚共作跋。淨公小師廣宗。以理宗紹定二年乙丑夏。所募刻。而永平廣錄第一卷。有天童和尚語錄到上堂云。箇是天童打勃跳。蹈翻東海龍魚驚。乃此二卷錄也。延寶八年庚申之秋。(予)在東武王子峰。挍讎鏤梓至今三十五年。而偶得見丹州德雲室中所祕。梵清和尚真筆瑞巖遠公所編天童如淨禪師語錄一卷。但是天童上堂法語二十則而已矣。於其卷末。高祖元和尚。記淨公法嗣六人機緣淨公略傳了云。日本仁治二年歲。次辛丑二月中旬。瑞巖遠公遙送此錄付吾。蓋仁治二年者。廣宗募刻後十三年也。而其六會中之天童錄者。祖日侍者所編。而其編中遺落二十則瑞巖搜出編集。寄元和尚者分明也。而今德雲寺主了山師。南陽寺主大鏡師。捨衣資圖災木。甚是好心可以嘉矣。(予)乃考其顛末。令其附前刻。併為三卷。前刻有跋云。昔瑞巖遠公。拔取永平廣錄為一卷。作之跋云。得百千之十一。抑此亦天童之十一歟。想必有廣錄在。只願後賢勤搜羅之。而今二師附此一卷。則實後賢搜羅之一數也。好事不乏。天必錫類。則正好摩眼待附之附矣。

  時
                正德五年龍舍乙未春二月吉旦
                永平遠孫卍山白嗣祖比丘稽首拜書。

    天童山景德寺如淨禪師續語錄

                住瑞巖嗣法小師義遠編

  師初到明州。上堂示眾云。受與不受。空谷橫雲。寒溪濯月。住與無住。虛舟駕浪。夜宿蘆花。這媮晹野X頭者麼。理理泯絕。事事和融。(良久云)。高處高平。低處低平。目前異草。千種萬般。不可受他授記去(卓拄杖一下)下座。
  蔣山夷和尚白槌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又白槌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便人事已畢。
  上堂云。靈靈而時時。昧不得月隨流水。歷歷而處處。混不得雨逐行雲。畢竟作麼生。聖人無己勿所不已。(良久云)。周遍十方心。不在一切處。還會麼。南岳嶺頭雲片片。天台峰下雨漓漓。
  上堂云。山披錦雲而爛成春意。水含碧月而淡存秋容。恁麼也恁麼。說似曾不中。黃頭并碧眼。消息子難通(卓拄杖一下云)。西天用梵語。此土使唐言。
  上堂云。是不是是。江光鋪練。非不是非。花岳疊錦。畢竟合成什麼邊事。三界無法。何處求心便下座(揖云)。嶮。
  上堂云。我為法王。於法自在。霽寒破夜。霜月行空。安穩眾生。故現於世。露沾衣袖。秋苦吟心。畢竟如何。履踐去(良久云)。多歲定眼夢未醒。一朝風月作清明。(又云)。放。
  上堂云。世尊有密語。寒潭月夜圓。迦葉不覆藏。枯木雲籠秀。若人死中得活。活中得死。以知有箇是消息。(展開兩手云)。花林馥郁芳春氣。一點靈光照世明。
  上堂云。真如實際一切了然。山雲冉冉而江水滔滔。跡包寒溪之流。聲送冷嶂之松。處處觀音入理之門。家家古佛堂前之心。若人欲知爭得知。還辨得麼。(一喝云)。山河不隔越。處處是光明。且道。何處是光明。阿嚕嚕繼。是什麼章句。
  上堂云。太白峰高。影沈四海之波濤。堂前雲湧。勢吞九天之皓月。區分杖拂。而烹煉爐鎚。至這塈@家。衲子如何下嘴(良久云)。還會麼。放行也瓦礫生光。而煒煒煌煌。把住也真金失色。而暗暗默默。畢竟如何。若不得流水。還應過別山。
  上堂云。月增寒影蘆花底。夜宿江村漁父歌。可謂絕學無為閒。道人不知清夢老。來事得坐披衣瑩徹麼。也是知趣能有幾人(良久云)。自此陽春應有腳。百花富貴草精神。
  上堂云。列坐昭鑒古今無間(豎起拂子云)。還見麼。德雲比丘從來不下山。善財童子於別峰相見。已是不下山。為什麼別山相見(良久云)。風鄰寒水波。月浸雲中鏡。
  上堂云。金牛弄得爛銀蹄。耕破劫空田地開。不帶泥痕今古路。牧童疏笛入雲來。一氣發生萬德作化。靈靈而運步。密密而轉身。德雲不下山。誰相見別山。經事長一智。善財隔關山。畢竟如何立命(良久云)。山虛風落石。樓靜月侵門。
  上堂云。善行者不移雙足。善入者不動雙扉。清秋夜冷波心月。誰問安禪友亦稀。出入從來曾不覺。所以騰騰和尚了。元歌曰。今日任運騰騰。明日騰騰任運。畢竟古佛堂前。無可不可學人。須恁麼體取。
  上堂云。不勞澄九鼎流動。百花新木雞前樹。報月磨蘿鏡輪。還會麼(掛拂子於禪床角而云)。用何豎拂拈杖。自是國有賢臣。民悉安寧。滿堂雲眾。如何商量去現成公案。大難大難。
  上堂云。青蘿倚喬松之勢。紅尾競禹門之浪。還有出頭人麼。(舉拂子云)。寶劍振來試霜刃。何用埃塵惹匣中。(一喝云)。超方者委。(又云)。吾王庫媯L如是刀。(良久云)。收。
  上堂云。念念勿生疑。碧波江上靜。觀世音淨聖。翠竹真如體。於苦惱死厄。曾錦紋添花。能為作依怙。山色春猶香。畢竟如何。世界無心塵不染。山河不盡意無巧。(乃擲下拂子云)。且低聲上堂云。一花開五家宗要。一葉綴九室訣機。朝朝暮暮只斯是。何用瓊林覓玉枝。畢竟如何。(良久云)。虛谷傳聲妙應手。塵塵剎剎達磨宗。(又云)。關。
  上堂云。一機織作錦衣裳。是可太平君子床。只許寶山堆這堙C細把玉鍼貞上方。畢竟如何(良久云)。須知佛國三千界。只在吾皇一化中。
  上堂云。一片間田地荒草。曾不鋤誰把金鋤犁。方彰玉手段。無鼻之鍼穴細。無頭之線芒長。所以道。古鏡臺前荒草秀。未曾與人天相見。畢竟如何。將劫外之口。正辨那人之心。
  上堂云。時節因緣佛性義。共移靈棹渡頭舟。玉麟帶月離雲漢。金鳳銜花下彩樓。若能如是通自己心。又合萬象體。所以洞山大師道。盡底來徹底恁麼見。畢竟如何。內既不可得。外又不思議。還會麼。(掛拂子於禪床角云)。是什麼上堂云。靈鷲山頭無師句。少室峰下不傳妙。直下道得。堪報不報之恩。畢竟作麼生。高天日上煙猶冷。匝地月輝雨正晴。還會麼。(良久云)。梅花依舊綻紅墀。
  上堂云。帝力山岳重。君恩雨露深。丹霄步轉。清曉風迥。野菊銜金。山泉漱玉。正與麼時作麼生。是一念萬年。一氣契同。萬象生成。畢竟無位真人。在什麼處。(舉拂子云)。夜深水冷魚不餐。滿船虛載月明浮。
  上堂云。倚天長劍。明珠在掌。太虛有月。老兔含霜。大海無風。華鯨吐浪。有時萬年。松下擊金鐘。有時三昧門下握玉印。畢竟作麼生。委悉去。(良久云)。觀彼久遠猶如今日。
  上堂云。田地穩密言行玄妙。至這堛鴃C音路斷而無伴。獨行還發一步。作水牯牛。此眼可將來。若不將來。有什麼活處。諸人是活是死。言語道斷非去來今(拈拄杖云)。天台榔栗黑粼皴。
  上堂云。舉。仰山問溈山。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山云。大好燈籠。仰云。莫便是也無。山云。適來道什麼。仰云。大好燈籠。山云。果然不會。師云。無明暗室勿人近。暮日江山相映紅。處處煙塵收不得。早來晚去失真風。諸人畢竟如何。委悉去。(一喝云)。南山向海聳。北岳接雲高。參。
  上堂舉。僧問曹山。如何是布袋家風。山云。奇哉此老笑滿腮。僧云。有何忌諱。山云。朝入僧堂暮歸方丈。師云。雲形水意擁通身。德用不孤道正親。年少風流猶一段。花棚鋪錦蝶飛頻。且道。布袋即今在什麼處。曹山老子見之有分。山僧又如何。(以手指而前云)。看看百草頭上閑。和尚為露柱燈籠。說法參。
  上堂舉。古德云。道也須臾不可離。可離非道莫尋思。師云。且道。如何是道心田法。地有靈苗。不動金鋤。耕步休何事長松脩竹下風師雨客逐春秋諸禪德畢竟如何。覓即知君不可見。且道。如何即是。(舉拂子云)。即此用離此用乎。參。
  上堂舉。僧問曹山。如何是真實人體。山云。你是虛頭人體。僧云。家業解什麼活計。山云。無是非交結之憶。僧禮拜。山云。若真實如是。今日也不妨。師云。淨妙妙時解活計。露堂堂處有家風。須知脫體卓然道。廓落圓通是箇宗。諸禪德心跡俱泯。體上無瘡。真實人體也。若不與麼只是虛頭漢參。
  上堂舉。僧問曹山。如何是四稜蹈地處。山云。入摩訶三摩地異性湛然。僧云。還存分別智麼否。山云。是是。僧禮拜。山云。鳳穴雛皆好。龍門客又新。師云。如何是四稜蹈地。入三摩存分別智。若是有事而不通。知未知伊彼元氣。諸兄弟畢竟作麼生。照東方萬八千土。天上人間金色尊參。
  上堂舉。僧問曹山。如何是純無學處。山云。雲吐波中月。天橫雨外山。僧云。恁麼去時如何。山云。意氣天然別。神筆畫不成。僧禮拜。山云。他不受人禮道聾。師云。到純無學處。語路若何生。意氣天然別。神筆畫不成。諸人者且道。如何是純無學處。(良久云)。槐夏日長麥秋風參。
  上堂舉。曹山因慧霞參。問如何是佛袈裟。山云。汝披得始得。霞云。學人披得時如何。山云。非公境界。霞云。還和尚境界也無。山云。老僧又不得披得。霞云。與麼則無方便乎。山云。從無相田披得始得。霞云。從無相田披得時如何。山云。生下還有一句子。霞擬進語。山乃打。霞禮拜退山後。令侍者喚慧霞。霞乃來。山畫米字與之。霞受之捧云。大好大好。無相福田衣。山云。如是如是。師云。一粒曾生無相田。異苗繁茂試機先。莊嚴劫佛借他力。雙樹蔭涼本自然。諸大德是箇曹山。老子米袈裟後。曹山慧霞大師。已得披得。即今這婼眲飢痡o披。(便舉拂子云)。這箇又佛袈裟。那箇是米袈裟。人人正命食。佛佛正傳授。衲僧披得底眾類活眼睛。畢竟非米袈裟乎參。

天童山如淨禪師續語錄(終)

  觀音導利興聖寶林寺入宋傳法沙門道元記師初自芙蓉山。到明州雪竇山鑑禪師處。鑑問云。什麼處來。師云。芙蓉來。鑑云。來事為什麼事。師云。吾聞和尚。有一夜三千里語。是也無。鑑云是。師云。如何是世尊有密語。鑑乃打。師云。如何是迦葉不覆藏。鑑又打。師擬分疏。鑑又打。師於此大悟。燒香禮拜。鑑云。燒香事如何。師云。賜師三頓。而遍體汗流。鑑乃休。師云。咄咄咄咄。乃出去。自此相侍一十五年。有時鑑授于師洞上玄奧云。汝善保護。師受之。密好山居。不望出世。後從皇帝受詔。二度辭之。至第三度。乃住持天童山景德禪寺。問答提唱無有怖畏。再興陽廣山頭宗風。法嗣出世者六人。即六處盛化。承天孤蟾如瑩。瑞巖無外義遠。華嚴田翁頃公。自菴師楷。嶽林癡翁師瑩。及日本吾。而六箇也皆受師印記出世。今日本仁治二年歲。次辛丑二月中旬。瑞巖遠公遙送此錄付吾。頂戴奉獻五體投地。重集所記得問答機緣。書其末以酬法乳之恩者也。
  師因請益。次承天瑩公致問云。佛是幻化身。祖是老比丘。和尚還免得乎。師乃打。瑩禮拜。師云。正是幻化底者。
  師因普請。次瑞巖遠公致問。云如何是無盡藏。師云。當途者昇清霄。失路者下水底。遠云。出頭人又作麼生。師云。非你境界。遠云。學人如何得會。師良久。遠云。非和尚境界。師云。如是如是。遠禮拜。
  師因華嚴頃公致問云。如何是洞門宗風。師云。須彌立太虛。日月輔而轉。頃云。一般兩般乎。師云。群峰漸倚他。白雲正改變。頃乃禮拜。師云。金鳳宿龍巢。宸苔豈車碾。
  師因自菴楷公致問云。世尊云。吾不見時何不見吾不見處。意旨如何。師云。老僧若答汝喪兒孫。楷云。幸有回互底時節。師云。如何是學人分上事。楷乃禮拜。師云。是回互不回互乎。楷云。不見道和之。以禮不禮親切。師云。如是如是。
  師因嶽林瑩公致問云。新豐雪曲如何得和。師云。無孔笛撞著版上。莫道更無音響曲。瑩云。是什麼曲調。師云。一任他雪曲。始得瑩禮拜。
  師因入室。次予致問云。青天無片雲時如何。師云。猶是半提。予云。全提時節作麼生。師云。青天功盡後。一步更一步。予云。秋疏山瘦月落潭空。師云。尚帶凝然。予禮拜。師云。且去也。
  師因歲旦上堂。予致問云。如何是心中寶珠。師云。汝心外有何嫌底。予乃禮拜。師云。瞻之仰之。予收坐具而立。師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予乃歸眾。
  師因入堂。懲衲子坐睡云。夫參禪者身心脫落只管打睡作麼。予聞此語豁然大悟。徑上方丈燒香禮拜。師云。禮拜事作麼生予云。身心脫落來。師云。身心脫落脫落身心。予云。這箇是暫時伎倆。和尚莫亂印。師云。我不亂印你。予云。如何是不亂印底事。師云。脫落脫落。予乃休。
  師因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古德問答來。多僧擬議。師云。問什麼。僧云。西來意。師乃打。僧於此大悟。
  師因示云。老僧見今時師僧。皆是無鼻孔。而誇名誇利。未曾休歇。勸諸兄弟。一一如如而一一玄玄。若不如是。悉不免生死之緣。且道。作麼生。離卻生死底一句子。良久云。一鑒透骨人人意。三世難諳箇箇真。
  師諱如淨。明州葦江人也。俗姓俞氏。子也振法柄於太白峰麓。顯密語於流水香。白鷺立雪明月庭。青山直聳蘆花外。於是曹洞宗要。再紹大陽本宗。青鷂飛九天。老鶴棲梧桐。時人皆推望玄風。依之問答提唱。興一代宗風。受芙蓉曩祖衲法衣。而祕在屋堙C收真歇老子竹杖子。而靠卻室中。其餘家訓訣。無一不領略。見此集者一見證無數勝果焉。

                時日本仁治辛丑之春。
                書道場釋宅觀音導利興聖寶林寺。

天童如淨禪師續語錄跋(終)

  天童淨和尚。門風高古。當世無雙。超凡越聖。十方坐斷。或時孤峰頂上白浪滔天。或時干戈叢堹奕q遊戲。宜哉永平高祖。入宋之日。僧覺璡者語曰。人天導師一代宗匠者。長翁淨公其人也。元朝以來所編之僧史。載其法嗣不詳。而今此續錄。無外義遠和尚所編。永平高祖作跋。其所記之略傳。宛如雨中見杲日也。五百年之後。此錄行於世。高祖之所謂留在人天光照夜者也。然誰是知貴知價人乎哉。咦。

            正德乙未歲仲春穀旦。
            洛北鷹峰寶樹林下心聞 (海音)焚香九拜撰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