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 玄奘譯


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

          唐 三藏法師 玄奘 奉詔  譯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在室羅筏,住誓多林給孤獨園,與大苾芻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世尊於日初分,整理裳服,執持衣鉢,入室羅筏大城乞食。時,薄伽梵於其城中行乞食已,出還本處。飯食訖,收衣鉢,洗足已,於食後時,敷如常座,結跏趺坐,端身正願,住對面念。

  時,諸苾芻來詣佛所,到已頂禮世尊雙足,右遶三匝,退坐一面。具壽善現亦於如是眾會中坐。

  爾時,眾中具壽善現從座而起,偏袒一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乃至如來、應、正等覺,能以最勝攝受,攝受諸菩薩摩訶薩;乃至如來、應、正等覺,能以最勝付囑,付囑諸菩薩摩訶薩。世尊!諸有發趣菩薩乘者,應云何住?云何修行?云何攝伏其心?」

  作是語已。爾時,世尊告具壽善現曰:「善哉!善哉!善現!如是,如是。如汝所說。乃至如來、應、正等覺,能以最勝攝受,攝受諸菩薩摩訶薩;乃至如來、應、正等覺,能以最勝付囑,付囑諸菩薩摩訶薩。是故,善現!汝應諦聽,極善作意,吾當為汝分別解說。諸有發趣菩薩乘者,應如是住,如是修行,如是攝伏其心。」

  具壽善現白佛言:「如是,世尊!願樂欲聞。」

  佛言:「善現!諸有發趣菩薩乘者,應當發起如是之心:『所有諸有情,有情攝所攝: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乃至有情界施設所施設,如是一切,我當皆令於無餘依妙涅槃界而般涅槃。雖度如是無量有情令滅度已,而無有情得滅度者。』何以故?善現!若諸菩薩摩訶薩有情想轉,不應說名菩薩摩訶薩。所以者何?善現!若諸菩薩摩訶薩不應說言有情想轉,如是命者想、士夫想、補特伽羅想、意生想、摩納婆想、作者想、受者想轉,當知亦爾。何以故?善現!無有少法名為發趣菩薩乘者。

  「復次,善現!菩薩摩訶薩不住於事應行布施,都無所住應行布施;不住於色應行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應行布施。善現!如是菩薩摩訶薩如不住相想應行布施。何以故?善現!若菩薩摩訶薩都無所住而行布施,其福德聚不可取量。」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東方虛空可取量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
  「善現!如是南西北方四維上下,周遍十方一切世界虛空可取量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

  佛言:「善現!如是,如是。若菩薩摩訶薩都無所住而行布施,其福德聚不可取量,亦復如是。善現!菩薩如是如不住相想應行布施。」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可以諸相具足觀如來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不應以諸相具足觀於如來。何以故?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諸相具足。」

  說是語已。佛復告具壽善現言:「善現!乃至諸相具足皆是虛妄,乃至非相具足,皆非虛妄,如是以相非相應觀如來。」

  說是語已。具壽善現復白佛言:「世尊!頗有有情於當來世,後時、後分、後五百歲,正法將滅時分轉時,聞說如是色經典句,生實想不?」

  佛告善現:「勿作是說:『頗有有情於當來世,後時、後分、後五百歲,正法將滅時分轉時,聞說如是色經典句生實想不?』然復,善現!有菩薩摩訶薩於當來世,後時、後分、後五百歲,正法將滅時分轉時,具足尸羅,具德、具慧。復次,善現!彼菩薩摩訶薩非於一佛所承事供養,非於一佛所種諸善根。然復,善現!彼菩薩摩訶薩於其非一、百、千佛所承事供養,於其非一、百、千佛所種諸善根,乃能聞說如是色經典句,當得一淨信心。善現!如來以其佛智悉已知彼,如來以其佛眼悉已見彼。善現!如來悉已覺彼一切有情,當生無量無數福聚,當攝無量無數福聚。何以故?善現!彼菩薩摩訶薩無我想轉,無有情想、無命者想、無士夫想、無補特伽羅想、無意生想、無摩納婆想、無作者想、無受者想轉。善現!彼菩薩摩訶薩無法想轉、無非法想轉,無想轉亦無非想轉。所以者何?

  善現!若菩薩摩訶薩有法想轉,彼即應有我執、有情執、命者執、補特伽羅等執。若有非法想轉,彼亦應有我執、有情執、命者執、補特伽羅等執。何以故?善現!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是故如來密意而說筏喻法門。諸有智者,法尚應斷,何況非法!」

  佛復告具壽善現言:「善現!於汝意云何?頗有少法,如來、應、正等覺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頗有少法,如來、應、正等覺是所說耶?」

  善現答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者,無有少法,如來、應、正等覺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少法,是如來、應、正等覺所說。何以故?世尊!如來、應、正等覺所證、所說、所思惟法皆不可取,不可宣說,非法,非非法。何以故?以諸賢聖補特伽羅皆是無為之所顯故。」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若善男子或善女人,以此三千大千世界盛滿七寶持用布施,是善男子或善女人,由此因緣所生福聚寧為多不?」

  善現答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是善男子或善女人,由此因緣所生福聚其量甚多。何以故?世尊!福德聚福德聚者,如來說為非福德聚,是故如來說名福德聚福德聚。」

  佛復告善現言:「善現!若善男子或善女人,以此三千大千世界盛滿七寶持用布施。若善男子或善女人,於此法門乃至四句伽陀,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及廣為他宣說、開示、如理作意,由是因緣所生福聚,甚多於前無量無數。何以故?一切如來、應、正等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從此經出,諸佛世尊皆從此經生。所以者何?善現!諸佛、法諸佛、法者,如來說為非諸佛、法,是故如來說名諸佛、法諸佛、法。」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諸預流者頗作是念:『我能證得預流果』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諸預流者不作是念:『我能證得預流之果。』何以故?世尊!諸預流者無少所預,故名預流;不預色、聲、香、味、觸、法,故名預流。世尊!若預流者作如是念:『我能證得預流之果。』即為執我、有情、命者、士夫、補特伽羅等。」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諸一來者頗作是念:『我能證得一來果』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諸一來者不作是念:『我能證得一來之果。』何以故?世尊!以無少法證一來性,故名一來。」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諸不還者頗作是念:『我能證得不還果』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諸不還者不作是念:『我能證得不還之果。』何以故?世尊!以無少法證不還性,故名不還。」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諸阿羅漢頗作是念:『我能證得阿羅漢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諸阿羅漢不作是念:『我能證得阿羅漢性。』何以故?世尊!以無少法名阿羅漢,由是因緣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如是念:『我能證得阿羅漢性。』即為執我、有情、命者、士夫、補特伽羅等。所以者何?世尊!如來、應、正等覺說我得無諍住最為第一,世尊!我雖是阿羅漢,永離貪欲,而我未曾作如是念:『我得阿羅漢永離貪欲。』世尊!我若作如是念:『我得阿羅漢永離貪欲』者,如來不應記說我言:『善現善男子得無諍住最為第一。』以都無所住,是故如來說名無諍住無諍住。」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如來昔在然燈如來、應、正等覺所,頗於少法有所取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如來昔在然燈如來、應、正等覺所,都無少法而有所取。」

  佛告善現:「若有菩薩作如是言:『我當成辦佛土功德莊嚴。』如是菩薩非真實語。何以故?善現!佛土功德莊嚴佛土功德莊嚴者,如來說非莊嚴,是故如來說名佛土功德莊嚴佛土功德莊嚴。是故,善現!菩薩如是都無所住應生其心,不住於色應生其心,不住非色應生其心;不住聲、香、味、觸、法應生其心,不住非聲、香、味、觸、法應生其心,都無所住應生其心。」

  佛告善現:「如有士夫具身大身,其色自體假使譬如妙高山王。善現!於汝意云何?彼之自體為廣大不?」

  善現答言:「彼之自體廣大!世尊!廣大!善逝!何以故?世尊!彼之自體,如來說非彼體故名自體,非以彼體故名自體。」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乃至殑伽河中所有沙數,假使有如是沙等殑伽河,是諸殑伽河沙寧為多不?」

  善現答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諸殑伽河尚多無數,何況其沙!」

  佛言:「善現!吾今告汝,開覺於汝:假使若善男子或善女人,以妙七寶盛滿爾所殑伽河沙等世界,奉施如來、應、正等覺。善現!於汝意云何?是善男子或善女人,由此因緣所生福聚寧為多不?」

  善現答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是善男子或善女人,由此因緣所生福聚其量甚多。」

  佛復告善現:「若以七寶盛滿爾所沙等世界,奉施如來、應、正等覺。若善男子或善女人,於此法門乃至四句伽陀,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及廣為他宣說、開示、如理作意,由此因緣所生福聚,甚多於前無量無數。

  「復次,善現!若地方所,於此法門乃至為他宣說,開示四句伽陀,此地方所尚為世間諸天及人、阿素洛等之所供養如佛靈廟,何況有能於此法門具足究竟、書寫、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及廣為他宣說、開示、如理作意!如是有情成就最勝希有功德。此地方所,大師所住,或隨一一尊重處所,若諸有智同梵行者。」

  說是語已。具壽善現復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法門?我當云何奉持?」

  作是語已。佛告善現言:「具壽!今此法門名為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如是名字汝當奉持。何以故?善現!如是般若波羅蜜多,如來說為非般若波羅蜜多,是故如來說名般若波羅蜜多。」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頗有少法如來可說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無有少法如來可說。」
  佛告善現:「乃至三千大千世界大地微塵寧為多不?」
  善現答言:「此地微塵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善現!大地微塵,如來說非微塵,是故如來說名大地微塵;諸世界,如來說非世界,是故如來說名世界。」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應以三十二大士夫相觀於如來、應、正等覺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不應以三十二大士夫相觀於如來、應、正等覺。何以故?世尊!三十二大士夫相,如來說為非相,是故如來說名三十二大士夫相。」

  佛復告善現言:「假使若有善男子或善女人,於日日分捨施殑伽河沙等自體,如是經殑伽河沙等劫數捨施自體。復有善男子或善女人,於此法門乃至四句伽陀,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及廣為他宣說、開示、如理作意,由是因緣所生福聚,甚多於前無量無數。」

  爾時,具壽善現聞法威力悲泣墮淚,俛仰捫淚而白佛言:「甚奇希有!世尊!最極希有!善逝!如來今者所說法門,普為發趣最上乘者作諸義利,普為發趣最勝乘者作諸義利。世尊!我昔生智以來,未曾得聞如是法門。世尊!若諸有情聞說如是甚深經典生真實想,當知成就最勝希有。何以故?世尊!諸真實想真實想者,如來說為非想,是故如來說名真實想真實想。世尊!我今聞說如是法門,領悟、信解未為希有。若諸有情於當來世,後時、後分、後五百歲,正法將滅時分轉時,當於如是甚深法門,領悟、信解、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及廣為他宣說、開示、如理作意,當知成就最勝希有。何以故?世尊!彼諸有情無我想轉,無有情想、無命者想、無士夫想、無補特伽羅想、無意生想、無摩納婆想、無作者想、無受者想轉。所以者何?世尊!諸我想即是非想,諸有情想、命者想、士夫想、補特伽羅想、意生想、摩納婆想、作者想、受者想即是非想。何以故?諸佛世尊離一切想。」

  作是語已。爾時,世尊告具壽善現言:「如是,如是。善現!若諸有情聞說如是甚深經典,不驚、不懼、無有怖畏,當知成就最勝希有。何以故?善現!如來說最勝波羅蜜多,謂般若波羅蜜多。善現!如來所說最勝波羅蜜多,無量諸佛世尊所共宣說,故名最勝波羅蜜多。如來說最勝波羅蜜多即非波羅蜜多,是故如來說名最勝波羅蜜多。

  「復次,善現!如來說忍辱波羅蜜多即非波羅蜜多,是故如來說名忍辱波羅蜜多。何以故?善現!我昔過去世曾為羯利王斷肢節肉,我於爾時都無我想、或有情想、或命者想、或士夫想、或補特伽羅想、或意生想、或摩納婆想、或作者想、或受者想,我於爾時都無有想亦非無想。何以故?善現!我於爾時若有我想,即於爾時應有恚想;我於爾時若有有情想、命者想、士夫想、補特伽羅想、意生想、摩納婆想、作者想、受者想,即於爾時應有恚想。何以故?善現!我憶過去五百生中,曾為自號忍辱仙人,我於爾時都無我想、無有情想、無命者想、無士夫想、無補特伽羅想、無意生想、無摩納婆想、無作者想、無受者想,我於爾時都無有想亦非無想。是故,善現!菩薩摩訶薩遠離一切想,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住於色應生其心,不住非色應生其心;不住聲、香、味、觸、法應生其心,不住非聲、香、味、觸、法應生其心,都無所住應生其心。何以故?善現!諸有所住則為非住。是故如來說諸菩薩應無所住而行布施,不應住色、聲、香、味、觸、法而行布施。

  「復次,善現!菩薩摩訶薩為諸有情作義利故,應當如是棄捨布施。何以故?善現!諸有情想即是非想;一切有情,如來即說為非有情。善現!如來是實語者、諦語者、如語者、不異語者。

  「復次,善現!如來現前等所證法、或所說法、或所思法,即於其中非諦非妄。善現!譬如士夫入於暗室,都無所見,當知菩薩若墮於事,謂墮於事而行布施,亦復如是。善現!譬如明眼士夫,過夜曉已,日光出時,見種種色,當知菩薩不墮於事,謂不墮事而行布施,亦復如是。

  「復次,善現!若善男子或善女人於此法門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及廣為他宣說、開示、如理作意,則為如來以其佛智悉知是人,則為如來以其佛眼悉見是人,則為如來悉覺是人,如是有情一切當生無量福聚。

  「復次,善現!假使善男子或善女人,日初時分以殑伽河沙等自體布施,日中時分復以殑伽河沙等自體布施,日後時分亦以殑伽河沙等自體布施,由此法門,經於俱胝那庾多百千劫以自體布施。若有聞說如是法門,不生誹謗,由此因緣所生福聚,尚多於前無量無數,何況能於如是法門具足畢竟、書寫、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及廣為他宣說、開示、如理作意!

  「復次,善現!如是法門不可思議、不可稱量,應當希冀不可思議所感異熟。善現!如來宣說如是法門,為欲饒益趣最上乘諸有情故,為欲饒益趣最勝乘諸有情故。善現!若有於此法門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及廣為他宣說、開示、如理作意,即為如來以其佛智悉知是人,即為如來以其佛眼悉見是人,則為如來悉覺是人。如是有情一切成就無量福聚,皆當成就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邊福聚。善現!如是一切有情,其肩荷擔如來無上正等菩提。何以故?善現!如是法門非諸下劣信解有情所能聽聞,非諸我見、非諸有情見、非諸命者見、非諸士夫見、非諸補特伽羅見、非諸意生見、非諸摩納婆見、非諸作者見、非諸受者見所能聽聞。此等若能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及廣為他宣說、開示、如理作意,無有是處。

  「復次,善現!若地方所聞此經典,此地方所當為世間諸天及人、阿素洛等之所供養、禮敬、右遶如佛靈廟。

  「復次,善現!若善男子或善女人於此經典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及廣為他宣說、開示、如理作意,若遭輕毀、極遭輕毀。所以者何?善現!是諸有情宿生所造諸不淨業應感惡趣,以現法中遭輕毀故,宿生所造諸不淨業皆悉消盡,當得無上正等菩提。

  何以故?善現!我憶過去於無數劫復過無數,於然燈如來、應、正等覺先,復過先,曾值八十四俱胝那庾多百千諸佛,我皆承事。既承事已,皆無違犯。善現!我於如是諸佛世尊皆得承事,既承事已,皆無違犯;若諸有情,後時、後分、後五百歲,正法將滅時分轉時,於此經典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及廣為他宣說、開示、如理作意。善現!我先福聚於此福聚,百分計之所不能及,如是千分、若百千分、若俱胝百千分、若俱胝那庾多百千分、若數分、若計分、若算分、若喻分、若鄔波尼殺曇分亦不能及。

  「善現!我若具說當於爾時是善男子或善女人所生福聚,乃至是善男子或善女人所攝福聚,有諸有情則便迷悶,心或狂亂。是故,善現!如來宣說如是法門不可思議、不可稱量,應當希冀不可思議所感異熟。」

  爾時,具壽善現復白佛言:「世尊!諸有發趣菩薩乘者,應云何住?云何修行?云何攝伏其心?」

  佛告善現:「諸有發趣菩薩乘者,應當發起如是之心:『我當皆令一切有情,於無餘依妙涅槃界而般涅槃,雖度如是一切有情,令滅度已,而無有情得滅度者。』何以故?善現!若諸菩薩摩訶薩有情想轉,不應說名菩薩摩訶薩。所以者何?若諸菩薩摩訶薩不應說言有情想轉,如是命者想、士夫想、補特伽羅想、意生想、摩納婆想、作者想、受者想轉,當知亦爾。何以故?善現!無有少法名為發趣菩薩乘者。」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如來昔於然燈如來、應、正等覺所,頗有少法能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作是語已。具壽善現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者,如來昔於然燈如來、應、正等覺所,無有少法能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說是語已。佛告具壽善現言:「如是,如是。善現!如來昔於然燈如來、應、正等覺所,無有少法能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善現!如來昔於然燈如來、應、正等覺所,若有少法能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然燈如來、應、正等覺不應授我記言:『汝摩納婆於當來世,名釋迦牟尼如來、應、正等覺。』善現!以如來無有少法能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燈如來、應、正等覺授我記言:『汝摩納婆於當來世,名釋迦牟尼如來、應、正等覺。』所以者何?善現!言如來者,即是真實、真如增語;言如來者,即是無生、法性增語;言如來者,即是永斷道路增語;言如來者,即是畢竟不生增語。何以故?善現!若實無生,即最勝義。

  「善現!若如是說如來、應、正等覺能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當知此言為不真實。所以者何?善現!由彼謗我起不實執。何以故?善現!無有少法,如來、應、正等覺能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善現!如來現前等所證法,或所說法,或所思法,即於其中非諦非妄,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善現!一切法一切法者,如來說非一切法,是故如來說名一切法一切法。」

  佛告善現:「譬如士夫具身大身。」

  具壽善現即白佛言:「世尊!如來所說士夫具身大身,如來說為非身,是故說名具身大身。」

  佛言:「善現!如是,如是。若諸菩薩作如是言:『我當滅度無量有情。』是則不應說名菩薩。何以故?善現!頗有少法名菩薩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無有少法名為菩薩。」

  佛告善現:「有情有情者,如來說非有情,故名有情,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無有有情、無有命者、無有士夫、無有補特伽羅等。善現!若諸菩薩作如是言:『我當成辦佛土功德莊嚴。』亦如是說。何以故?善現!佛土功德莊嚴佛土功德莊嚴者,如來說非莊嚴,是故如來說名佛土功德莊嚴佛土功德莊嚴。善現!若諸菩薩於無我、法無我、法深信解者,如來、應、正等覺說為菩薩菩薩。」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如來等現有肉眼不?」
  善現答言:「如是,世尊!如來等現有肉眼。」

  佛言:「善現!於汝意云何?如來等現有天眼不?」
  善現答言:「如是,世尊!如來等現有天眼。」

  佛言:「善現!於汝意云何?如來等現有慧眼不?」
  善現答言:「如是,世尊!如來等現有慧眼。」

  佛言:「善現!於汝意云何?如來等現有法眼不?」
  善現答言:「如是,世尊!如來等現有法眼。」

  佛言:「善現!於汝意云何?如來等現有佛眼不?」
  善現答言:「如是,世尊!如來等現有佛眼。」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乃至殑伽河中所有諸沙,如來說是沙不?」
  善現答言:「如是,世尊!如是,善逝!如來說是沙。」

  佛言:「善現!於汝意云何?乃至殑伽河中所有沙數,假使有如是等殑伽河,乃至是諸殑伽河中所有沙數,假使有如是等世界。是諸世界寧為多不?」

  善現答言:「如是!世尊!如是!善逝!是諸世界其數甚多。」

  佛言:「善現!乃至爾所諸世界中所有有情,彼諸有情各有種種,其心流注我悉能知。何以故?善現!心流注心流注者,如來說非流注,是故如來說名心流注心流注。所以者何?善現!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若善男子或善女人,以此三千大千世界盛滿七寶奉施如來、應、正等覺,是善男子或善女人,由是因緣所生福聚寧為多不?」

  善現答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善現!如是,如是。彼善男子或善女人,由此因緣所生福聚其量甚多。何以故?善現!若有福聚,如來不說福聚福聚。」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可以色身圓實觀如來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不可以色身圓實觀於如來。何以故?世尊!色身圓實色身圓實者,如來說非圓實,是故如來說名色身圓實色身圓實。」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可以諸相具足觀如來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不可以諸相具足觀於如來。何以故?世尊!諸相具足諸相具足者,如來說為非相具足,是故如來說名諸相具足諸相具足。」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如來頗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耶?善現!汝今勿當作如是觀。何以故?善現!若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我,為非善取。何以故?善現!說法說法者,無法可說,故名說法。」

  爾時,具壽善現白佛言:「世尊!於當來世後時、後分、後五百歲,正法將滅時分轉時,頗有有情聞說如是色類法已能深信不?」

  佛言:「善現!彼非有情、非不有情。何以故?善現!一切有情者,如來說非有情,故名一切有情。」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頗有少法,如來、應、正等覺現證無上正等菩提耶?」

  具壽善現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者,無有少法,如來、應、正等覺現證無上正等菩提。」

  佛言:「善現!如是!如是!於中少法無有無得,故名無上正等菩提。
  「復次,善現!是法平等,於其中間無不平等,故名無上正等菩提。以無我性、無有情性、無命者性、無士夫性、無補特伽羅等性平等,故名無上正等菩提。一切善法無不現證,一切善法無不妙覺。善現!善法善法者,如來一切說為非法,是故如來說名善法善法。

  「復次,善現!若善男子或善女人集七寶聚,量等三千大千世界其中所有妙高山王,持用布施。若善男子或善女人,於此般若波羅蜜多經中乃至四句伽陀,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及廣為他宣說、開示、如理作意。善現!前說福聚於此福聚,百分計之所不能及,如是千分、若百千分、若俱胝百千分、若俱胝那庾多百千分、若數分、若計分、若算分、若喻分、若鄔波尼殺曇分亦不能及。」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如來頗作是念:我當度脫諸有情耶?善現!汝今勿當作如是觀。何以故?善現!無少有情如來度者。善現!若有有情如來度者,如來即應有其我執、有有情執、有命者執、有士夫執、有補特伽羅等執。善現!我等執者,如來說為非執,故名我等執,而諸愚夫異生強有此執。善現!愚夫異生者,如來說為非生,故名愚夫異生。」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可以諸相具足觀如來不?」
  善現答言:「如我解佛所說義者,不應以諸相具足觀於如來。」

  佛言:「善現!善哉!善哉!如是,如是。如汝所說。不應以諸相具足觀於如來。善現!若以諸相具足觀如來者,轉輪聖王應是如來,是故不應以諸相具足觀於如來,如是應以諸相非相觀於如來。」

  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諸以色觀我,以音聲尋我,
     彼生履邪斷,不能當見我。
     應觀佛法性,即導師法身;
     法性非所識,故彼不能了。」

  佛告善現:「於汝意云何?如來、應、正等覺以諸相具足現證無上正等覺耶?善現!汝今勿當作如是觀。何以故?善現!如來、應、正等覺不以諸相具足現證無上正等菩提。

  「復次,善現!如是發趣菩薩乘者,頗施設少法若壞若斷耶?善現!汝今勿當作如是觀。諸有發趣菩薩乘者,終不施設少法若壞若斷。

  「復次,善現!若善男子或善女人,以殑伽河沙等世界盛滿七寶,奉施如來、應、正等覺,若有菩薩於諸無我,無生法中獲得堪忍,由是因緣所生福聚甚多於彼。

  「復次,善現!菩薩不應攝受福聚。」

  具壽善現即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不應攝受福聚?」

  佛言:「善現!所應攝受,不應攝受,是故說名所應攝受。

  「復次,善現!若有說言如來若去、若來、若住、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何以故?善現!言如來者即是真實、真如增語,都無所去、無所從來,故名如來、應、正等覺。

  「復次,善現!若善男子或善女人,乃至三千大千世界大地極微塵量等世界,即以如是無數世界色像為量如極微聚。善現!於汝意云何?是極微聚寧為多不?」

  善現答言:「是極微聚甚多,世尊!甚多,善逝!何以故?世尊!若極微聚是實有者,佛不應說為極微聚。所以者何?如來說極微聚即為非聚,故名極微聚。如來說三千大千世界即非世界,故名三千大千世界。何以故?世尊!若世界是實有者,即為一合執,如來說一合執即為非執,故名一合執。」

  佛言:「善現!此一合執不可言說,不可戲論,然彼一切愚夫異生強執是法。何以故?善現!若作是言:『如來宣說我見、有情見、命者見、士夫見、補特伽羅見、意生見、摩納婆見、作者見、受者見。』於汝意云何?如是所說為正語不?」

  善現答言:「不也,世尊!不也,善逝!如是所說非為正語。所以者何?如來所說我見、有情見、命者見、士夫見、補特伽羅見、意生見、摩納婆見、作者見、受者見,即為非見,故名我見乃至受者見。」

  佛告善現:「諸有發趣菩薩乘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應如是見,應如是信解,如是不住法想。何以故?善現!法想法想者,如來說為非想,是故如來說名法想法想。

  「復次,善現!若菩薩摩訶薩以無量無數世界盛滿七寶,奉施如來、應、正等覺。若善男子或善女人,於此般若波羅蜜多經中乃至四句伽陀,受持、讀誦、究竟通利、如理作意,及廣為他宣說、開示,由此因緣所生福聚,甚多於前無量無數。云何為他宣說、開示?如不為他宣說、開示,故名為他宣說、開示。」

  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諸和合所為,如星翳燈幻,
     露泡夢電雲,應作如是觀。」

  時,薄伽梵說是經已,尊者善現及諸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波斯迦,並諸世間天、人、阿素洛、健達縛等,聞薄伽梵所說經已,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1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