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注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注

             姚秦 三藏法師 鳩摩羅什  譯
             姚秦 釋 僧肇  注

    注金剛經序

                金龍沙門 敬雄  撰

  曩昔慈覺大師之入于支那也,齎持晉肇公注金剛經而歸,祕諸名山,光明不照世也,殆九百年矣!頃祖芳禪人持來告曰:是乃祖請來之本,予偶得之,請師校而梓之,使見聞者,結般若種子焉。予受而讀,半乃掩卷歎曰:夫此經者,般若第九會,直承無住生心妙旨,故云為發最上乘者說。蓋一切菩薩,未有不學般若,成無上菩提者。故彌勒、天親、無著、功德施四大菩薩,造之偈論,讚揚弘通,法流乎支那。羅什初譯,肇公乃注,從時厥後,奉為日課者亦多矣。且黃梅印心,曹溪悟道,靈瑞之著,注疏之多,宜莫此經若也。而其注之舊,肇公為先,注來於大東,亦此注為先,而發諸注既行之殿者,豈非時節因緣乎?天台大師曾講此經,專依肇公,猶如說觀經,專依淨影也。故今每有疑誤,輒以天台疏以校讎焉。嗟乎!斯注者,天台所欽用,慈覺所請來,文古義幽,深得佛意,且投好略機,實苦海津梁,迷塗司南也。梓而行之,則其利益復如何哉!故隨喜以校,亦願後之讀此注者,因指得月,悟無住生心妙旨,則與黃梅曹溪,同一鼻孔出氣,不必紛紛更從事於後世異說,而哆以為博也。

                寶曆十二年壬午之夏

(編者註:本文中凡○後之文字,即是敬雄法師以天台智顗之《金剛般若經疏》所作校勘。)

  夫理歸中道,二諦為宗。何者?萬法之生,皆假因緣而有生滅流謝,浮偽不實,稱之為俗也;因緣諸法,皆無自性,自性既無,因緣都忘,本自不生,今則無滅,體即無改,目之為真。真俗為二,理審為諦。聖心正觀,鑒真照俗,此當中道法相之解,稱為般若。
  般若慧也。金剛者,堅利之譬也,堅則物莫能沮,利故無物不摧;以況斯慧,邪惡不能毀,堅之極也;本惑皆破,利之義也。波羅蜜者,到彼岸也。生死為此,涅槃為彼。大士乘無相慧,捨此生死,到彼涅槃矣。經由津通義也。言由理生,理經言顯,學者神悟,從理教而通矣。
  此經本體,空慧為主,略存始終,凡有三章,初訖尊重弟子,明境空也,意在語境,未言於慧;第二,正名辯慧,即明慧空,但語慧空,未及行人;第三,種問以下,明菩薩空也。三章之初,其文各現,前後相似,意不同矣。四時般若,此最為初,言約義豐,幽旨難見,敢以野陋,輒為注解,述其大略,非云曲盡詳析究密,請俟明識者矣。

【如是】

  佛臨泥洹時,侍者請曰:一切經首,皆致何等?佛敕阿難,應言如是,乃至時、眾也。如我所傳,如佛所說,稱如是也。

【我聞,】

  若從佗傳聞,不必如是,我親承金口而聞,事非謬矣。

【一】

  謂是自聞當理,以不自不當理,傳之何為?言則當理,理亦如言,言理不差,故言一也。

【時,】

  雖曰當理,容不得時,若不得時,何能悟人;明聖不虛說,言必會機,時哉之說也。

【佛在舍衛國】

  法王行運,應物而遊,一時降集,在舍衛大城,憍薩羅國之也。

【祇樹給孤獨園,】

  須達市園,祇陀施樹,共立精舍,故言祇樹給孤獨園也。○「市」疏作「布」字。

【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聖化無私,聽必有儔,俱聞如林,可信明矣。應有四眾,略而不載者耳。○「私」疏作「祕」。

【爾時,世尊食時,】

  日營資膳,食熟之時,此時人家皆有,施心易生。

【著衣】

  著僧伽梨,福田衣也。佛觀良田L乘齊整,因命侍者,出家之人,一切福田,凡製僧那,唯此為之,欲令顧惟道無空信施之也。○「L乘」疏作「區塍」。

【持缽,】

  執應器也。

【入舍衛大城乞食,】

  法身無待,何須何欲?且人天妙供日盈,現行分衛,福物宜之也。○「現」疏作「自」。「福物宜之」作「福物之宜」。

【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

  不越貧與富,不捨賤從貴,大慈平等。次第至也。

【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

  將陳般若,遵拭自敷。

【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

  夫神鍾雖朗,非扣而不鳴;聖不孤應,影響唯仁,師尊道重,故剋敬盡恭也。○「神鍾」疏作「鉅鐘」。「剋」作「克」。

【而白佛言:「希有!世尊!】

  慈恩之重,豈可勝言。

【「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

  護念、付囑,即希有事也。慈善將衛,令其行令,護念也。行立道成,委授弘通,付囑也。

【「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菩提,一切智也;標意擬向,遠期正覺,故言發心之也。○「意」疏作「心」。

【「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菩提妙果,非行不就,萬行雖曠,解有明昧,故有位降之異。始則抑心就理,漸習自調,謂之降伏;終能契解會宗,心不移去,謂之為住耳。○「位」疑「住」字。

【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

  讚諸之儀,當理會機,盡善之甚,誠如所言。○「諸」疏作「請」。

【「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若聽不審,則漏言遺理;或令諦聽,言理弗虛也。○「或」疏作「誡」。

【「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慈戒許說,敬肅傾心。○「戒」疏作「誡」。

【佛告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

  虛心履道,謂之菩薩;曠濟萬物,摩訶薩也。應如下所說,則是降伏之方也。問降在後而答在前,何耶?住深降淺,故問者標深;於降淺易習,故答之於前。問答有指,非其謬也。

【「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

  正答降伏之行也。萬法雖曠,略為二科:(一)眾生法,(二)五陰法。法不自起,因緣故生;但是因緣,自性皆無。斯則順理為解,乖宗成惑。惑故生死流轉,解則累滅無為。身心為苦,苦盡為樂,盡苦之道,其唯大解。解極惑盡,身心俱忘,寂然永樂,謂之滅度。非我弘化,群生豈濟?凡解不自生,要由漸習,假名法麤,抑心則易,故始就眾生空,以明降伏也。○「皆無」作「皆空」。「惑故」作「惑即」解。「則」作「即」。

【「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解會中道,不有不無;無性故不有,假名則不無。非無假名,故瓻袉野矷F自性空故,實無滅者矣。

【「何以故?須菩提!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釋何故無滅者,若有我相,可言有滅;既無我人,其誰滅乎?但是假名,而橫計我,執我為非,忘我為是,是非既彰,得失明矣也。

【「復次,須菩提!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所謂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

  次答住行,即明法空。謂法彌曠,略舉內則六度,外為六塵,內外諸法,斯皆因緣無性;因緣無性,則心無停處,故應無住也。捨心無吝,謂之布施,無相可存,何吝之有?施為六度之首,塵為法生之基,二法皆空,于何不盡?既得法空,解明行立,無復退失,故言住。○「基」疏作「機」。

【「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於相。】

  結成住義也。施者、受者、財物皆不可得,不住相也。

【「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釋何故布施應不住相耶。正以虛心而施,則福不可量。故知不住為是,住相為非。又理既無量,心不應限,稱理行施,故其福彌曠者乎!

【「須菩提!於意云何?東方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菩薩無住相布施,福德亦復如是不可思量。】

  理極二空,降住已彰,理行既顯,時聽戢心,如說而行,其福為多,為多之況,齊乎太虛之矣!

【「須菩提?菩薩但應如所教住。】

  聖言無謬,理不可越,但當如佛所教而安心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可以身相見如來不?」】

  菩薩發心,義兼三端:一化眾生,二修萬行,三向菩提。降伏已明化物之儀,辨住則示修行之軌。此章明趣菩提之方。如來身相,即菩提之體;若識法身,則菩提可登。若計實菩提,乖之遠矣!故問法身,明菩提空者乎。○「之體」疏作「果體」。「計實菩提」作「計性實」菩提二字無。「故問」作「故舉」。

【「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

  須菩提深識法身,故言不可以實身相而見也。○「實」字疏「無」。

【「何以故?如來所說身相,即非身相。」】

  即引佛語而釋也。法身者,萬善之極體,含萬善妙,集成身緣,構無性故,即非身。

【佛告須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即述成須菩提之言也。又則虛妄,理非相也。又假名故虛,實計為妄乎。

【「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行合解通,則為見佛。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得聞如是言說章句,生實信不?」】

  理空無相,奇心無所,時聽昧然,未即於心,示同未悟,諮問云爾。訖法尚應捨,何況非法,以信驗理身。○「奇」疏作「寄」。

【佛言:「須菩提!莫作是說。】

  聖不空言,稟悟如流,方問有是何言也。

【「如來滅後,後五百歲,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

  後五百歲,像法之中,人衰道喪,尚有信者;況今大聖感興,英慧雲集,從化如林,何謂無信乎?後世能信,要具戒德,今之未悟,無福愚闇,自為疑滯,非理不實之也。

【「當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

  見佛聞法,積德已久,然後能信,明法之深妙也。

【「聞是章句,乃至一念生淨信者。須菩提!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福德。】

  即以如來知見,明理非虛,一念淨信,其福無量,推功測理,豈不信之乎。

【「何以故?是諸眾生,無復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

  釋一念至促,而福德無量,何耶?政以無或我人,理解為弘。

【「無法相,亦無非法相。】

  無因緣法相,亦無無因緣之非法相。

【「何以故?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

  我人橫計,理故宜忘。諸法是理,何故復無耶?正以心緣四大,假名諸法,而計我人,見假名空,我人息矣,故應無也。

【「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

  若取色聲香等實法相者,亦起我人等見,故應無之耳。

【「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

  釋何故復無非法耶?緣空故有有,由有故空空,若無有相雲起;起相計我,萬惑茲生矣。

【「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

  並結無法相、無非法相也。空有兩忘,心無所取,解會平等,結盡道成。

【「以是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即引昔說以證今理也。譬欲濟河,搆筏自運,既登彼岸,棄筏而去。將度生死,假乘萬行,既到涅槃,萬善俱捨;道法尚捨,而況非法之空也。○「之空」二字疏無。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

  竟尊重弟子,引眾聖同解,以證理之必然。

【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

  如我於佛所說義中而作解,窮相盡,謂之菩提;無相故不有,假名則不無,不有不無,何實可得,何定可說也。○「窮相」之上,疑脫「解」字。

【「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

  菩提無相可取,諸法空不可說,故無定實。

【「非法非非法。】

  非法則不有,非非法故不無,有無並無,理之極也。○「有無」之上疏有「故不可說」四字。

【「所以者何?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理無生滅,謂之無為。無為之理,眾聖同解,解會無為,為結盡道成,所謂一解脫義,同入法性者也。然無為雖一,解有明昧,明深昧淺,優劣差者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

  又格功德,即以明理,功德既多,故宜弘也。

【「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

  福德無性,可以因緣增多,多則易差,故即遣之耳。

【「若復有人,於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

  積寶多而功薄,四句約而福厚。

【「何以故?須菩提!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

  「何以故」四句約而功勝耶?金玉三千,正以養身,四句雖約,妙極資神,豈可同日而等彼者也。○「正」疏作「止」。

【「須菩提!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

  愛佛功德,七住未忘,妙著難覺,宜應虛心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

  例訪眾聖,求之諸心,優劣雖異,忘懷必同。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須陀洹名為入流,】

  海為眾流之川,菩提神極之淵,始會無生,終必盡源。

【「而無所入,】

  理無乖順,何入之有?

【「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名須陀洹。」】

  違理故入色聲,背色聲則會於理。理會無入,非入色聲也。自下眾果類可知。

【「須菩提!於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來,而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須菩提!於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為不來,而無不來,是故名阿那含。」「須菩提!於意云何?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即為著我人眾生壽者。】

  阿羅漢者,無生也。相滅生盡,謂之無生。若計念,則見我人,起相受生,非謂羅漢,諸果類亦應爾,但隨義異明耳。

【「世尊!佛說我得無諍三昧,人中最為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

  以己所解,驗理非虛,心宣睎R,諍從何起?○「宣」疏作「空」。

【「我不作是念,我是離欲阿羅漢。世尊!若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世尊則不說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者。】

  阿蘭那行者,寂靜行也。相盡於外,心息於內,內外俱寂,何時不靜也。

【「以須菩提實無所行,而名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

  得名不虛,必積實也。○「積」疏「稱」。

【佛告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昔於然燈佛所,於法有所得不?」「不也,世尊!如來在然燈佛所,於法實無所得。」】

  次明菩薩,其解亦同。

【「須菩提!於意云何?菩薩莊嚴佛土不?」】

  菩薩自行,嚴土化人,嚴國之義,亦在虛心。

【「不也,世尊!何以故?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

  相惑必土穢,虛明則國淨。

【「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

  理極於此,結勸修明。

【「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不封六塵,相滅解生。

【「須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須彌山王,於意云何?是身為大不?」須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說非身,是名大身。」】

  解洹虛通,猶身假能大也。○「洹」疑「琚v字。

【「須菩提!如琲e中所有沙數,如是沙等琲e,於意云何?是諸琲e沙,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諸琲e,尚多無數,何況其沙?」「須菩提!我今實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滿爾所琲e沙數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而此福德,勝前福德。】

  第二廣格。

【「復次,須菩提!隨說是經,乃至四句偈等,當知此處,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皆應供養,如佛塔廟。】

  封賓法身,謂之為塔;樹像靈堂,稱之為廟。聖體神儀,全在四句,獻供致敬,宜盡厥心矣。○「賓」疑「殯」字。

【「何況有人,盡能受持讀誦。】

  四句已爾,況乎始終。

【「須菩提!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

  法妙人勝,理故宜然。

【「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即為有佛,若尊重弟子。」】

  人能弘法,則人有法,以法成人,則法有人,人法所處,理令弘矣。初章訖之也。○「令弘」疏作「當貴」。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經?】

  夫脩散難究,本一易尋,會宗領旨,宜正其名也。○「脩」疏作「條」。

【「我等云何奉持?」】

  尊脩為奉,任弘為持,在三成範,請聞其軌。○「尊」疏作「遵」。

【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

  名貫首題,義已備矣。然境慧相從,通名般若,取要宜歸乎聖心。○「貫首題」疏作「冠題首」。

【「以是名字,汝當奉持。】

  契經舉目,苓合義從,名正理顯,宜應脩弘。○「經」疏作「綱」。「苓」作「詮」。「弘」作「習」。

【「所以者何?須菩提!佛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

  釋所以此名字而奉持者何?夫名不虛設,必當其實。金剛所擬,物莫不碎;此慧所照,法無不空。則非般若即慧空也。境滅慧忘,何相不盡?弘持之旨,宜存於此乎。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所說法不?」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

  境慧都空,復何所說?

【「須菩提!於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是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須菩提!諸微塵,如來說非微塵,是名微塵;如來說,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散為微塵,合成世界,無性故非,假名則是。○「則是」疏作「即有」。

【「須菩提!於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不?」「不也,世尊!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見如來。何以故?如來說,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世界宅也,如來主也。如來出世,道王三千,主宅皆空,其誰說法乎?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琲e沙等身命布施。若復有人,於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甚多。」】

  身命布施,不免有生;弘持四句,累滅道成。

【爾時,須菩提聞說是經,深解義趣,】

  餐名服旨,妙悟解衿。

【涕淚悲泣,】

  嗟我晚悟,兼悲未聞。

【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說如是甚深經典,我從昔來所得慧眼,未曾得聞如是之經。】

  資神之寶,曠代難聞。深慶自幸,加歎及人。

【「世尊!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淨,則生實相,】

  聞妙不疑,生解必真。

【「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解生累滅,人德之高也。

【「世尊!是實相者,則是非相,是故如來說名實相。】

  虛盡實忘,理之極也。

【「世尊!我今得聞如是經典,信解受持,不足為難。】

  遇佛成聖,方信何難!

【「若當來世,後五百歲,其有眾生,得聞是經,信解受持,是人則為第一希有。】

  道敗時信,此最可稱。

【「何以故?此人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

  上士虛心,故為希有。

【「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是非相。】

  有封為惑,無封為解;解為第一,所以希有也。

【「何以故?離一切諸相,則名為佛?」】

  相盡解極,則是為佛?故知惑見我人,解則無矣。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當知是人,甚為希有。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即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

  述成須菩提之言。如汝所說,是而非虛也。

【「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

  即以忍辱,明無我人。安耐為忍,加毀為辱;無我人,誰加誰忍?故非忍之也。○「無」上疏有「既」字。

【「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何故忍即非忍耶?即引忍事以為證也。有人受割,可名為忍;既無我人,割忍何生也?

【「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

  何故爾時無我人相耶?若有我人,必生忿恚;而能怡然,無我人明矣。○「怡」疏「恬」。

【「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僊人。於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事理非虛,重引益明。

【「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菩提以相盡為極,故宜以忘懷而期心也。

【「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

  離一切相者,不住色聲等也。

【「應生無所住心。】

  無相可緣,心何所住?

【「若心有住,則為非住。】

  住相則心動,故非住。

【「是故佛說:菩薩心不應住色布施。】

  還舉前宗會以成義,政以理無所住,故應忘心而布施也。施不住色,無財物也。

【「須菩提!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應如是布施。】

  施不望報,利益必深。

【「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

  諸相皆無,不見施者。

【「又說一切眾生,則非眾生。】

  既非眾生,受者亦無。

【須菩提!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

  真不偽,實無虛,如必當理,不誑則非妄語,不異則始終琱@。聖言不謬,故宜修行也。

【「須菩提!如來所得法,此法無實無虛。】

  寄實以非虛,何實之可得?

【「須菩提!若菩薩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闍,則無所見;】

  住相非曉則實若夜遊。○「實」疏作「冥」。

【「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見種種色。】

  無或三事,則不住相也。慧見為目,理鏡為日,萬行顯別,為種種色。○「鏡」疏作「境」。

【「須菩提!當來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於此經受持讀誦,則為如來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

  如來所見,理周非謬,明勸將來,宜加修懃也。○「周」疏作「用」。「修懃」作「勤修」。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琲e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復以琲e沙等身布施,後日分亦以琲e沙等身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劫,以身布施。】

  分一日為三分,故言初中後分也。施重又多,功德彌曠矣。

【「若復有人,聞此經典,信心不逆,其福勝彼;】

  施則有限,信心無極。

【「何況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

  但言已信,況復持弘者也。○「已」疏作「以」。「持弘」作「弘持」。

【「須菩提!以要言之,是經有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邊功德,】

  理圓道極,言不盡美,提宗表實,約言之耳。物莫能測,不思議也;算數不該,不稱量也;蕩然無崖,無邊也。取要言之,備此三句。

【「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

  廣運無崖,謂之大乘;三乘之勝,謂之最上,自非其人,不謬說也。

【「若有人能受持讀誦,廣為人說。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稱、無有邊、不可思議功德。】

  人高道曠,唯佛見之。

【「如是人等,則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千載不墜,由於人弘;住持運行,荷擔義也。○「住」疏作「任」。

【「何以故?須菩提!若樂小法者,著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則於此經,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

  何故人能荷擔耶?心虛解曠,道軍必強也。

【「須菩提!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則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

  地是無知,法處故貴。道在於人,而不尊乎。

【「復次,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

  罪起由惑,福生於解,福解既積,宿殃滅矣。

【「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累滅解生,菩提可登也。

【「須菩提!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於然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若復有人,於後末世,能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於我所供養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心限則福,曠則功多。○「福」下疏有「少意」二字。「功」下亦有「德」字。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後末世,有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我若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則狂亂,狐疑不信。】

  解通人曠,德必無崖,狂亂不信,不足以明道。

【「須菩提!當知是經義不可思議,】

  萬行淵深,義能難測。○「難」疏作「誰」。

【「果報亦不可思議。」】

  菩提妙果,豈有心之所議。第二章訖。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

  此第三章,明菩薩空也。夫解不頓生,教亦有漸,何者?始開眾生空、法空,明境空也;次辯般若,即慧空也。此下云:實無有法,發菩提者,即行人空也。又更料辯二行始終之義,始習眾生空為降伏,終得法空為住。然此二空,十地未窮,唯佛乃盡。是為十地通有始終降住之義。故眾生空,以自有降住,法空亦爾。是為初地之住,則是二地之降;降亦住也,住亦降也。重問之旨,義兼於此。何以知之?舉二行為兩問,混一空而併答,一空始終,降住備矣,事以逍遙而非重出,雖幽關難啟,善拂易開,豈敢獨悟,實希共曉。

【佛告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則非菩薩。】

  何故無滅者?以失明,得理可知矣。見我則非,忘我為是,既無我人,豈得有滅也。

【「所以者何?須菩提!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

  所以有我相則非菩薩者何?我法則我能發心,無發心者,故知無我,計我為惑,故非菩薩也。無發心者,即行人空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於然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即引自昔得記之解,以證今記。○「今記」作「前說」。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佛於然燈佛所,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聖心難測,義推可圖,得記由於無相,無相之中,則無所得也。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實無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若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然燈佛則不與我授記,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

  若見有法,則乖菩提,何容得記?

【「以實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燈佛與我授記,作是言,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

  無法則會理,會理則向極,故得記也。

【「何以故?如來者,即諸法如義。】

  何以故無法便得記耶?諸法性空,理無乖異,謂之為如;會如解極,故名如來。有相則違,無相則順,順必之極,故宜得記之也。

【「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若說有如來得菩提者,此俗間人語,非理中言也。

【「須菩提!實無有法,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人也,菩提道也,既無人法,誰得菩提乎?

【「須菩提,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是中無實無虛。】

  向來辯有得為非,無得為是。寄是以明非,非謂有是。尋言著是,故復遣之。是非既盡,則會菩提。菩提之中,不見是非。非實則無是,非虛無非也。

【「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

  凡夫以違一切法理為邪,聖人以順一切法理為正。正則覺悟,故皆佛法者矣。

【「須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一切法以何為理,而言皆佛法耶?諸法緣假,自性皆無,會而解者,名得一切法理,為悟佛法矣。

【「須菩提!譬如人身長大。」須菩提言:「世尊!如來說人身長大,則為非大身,是名大身。」】

  直舉人身,類上諸法,緣假故長大,無性則非身。又況下菩薩觀眾生,如身假名,則可度;無自性,故無滅者;若見實眾生,而欲化者,則非菩薩者矣。

【「須菩提!菩薩亦如是,若作是言,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則不名菩薩。】

  合譬也,元無眾生,而橫見眾生,猶無身而見身耳!見則乖道,非菩薩者也。

【「何以故?須菩提!無有法名為菩薩。】

  菩薩自無,何有眾生?

【「是故佛說:一切法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

  收結上義也。以無菩薩,亦無眾生,一切法都無我人也。

【「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我當莊嚴佛土,是不名菩薩。】

  虛矜進道,嚴土濟物,濟物之行,方便慧也,解空無相,謂之為慧,緣假不著,謂之方便,若言我能莊嚴國土,眾生可化,見惑違道,何名菩薩之耳!○「矜」疏作「襟」。

【「何以故?如來說: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

  無存於化而土自嚴。

【「須菩提!若菩薩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

  解通非偽,真菩薩也。○「解通」疏作「通達」。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肉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肉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天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天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慧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慧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法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法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佛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佛眼。」】

  相盡照極,五眼淨矣。道成由乎行立,淨國本於化物。國淨則化周,五眼必淨,道極化周,本願備矣。如來一念照達三世,何用五眼之異乎,於化境別為立耳。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琲e中所有沙,佛說是沙不?」「如是,世尊!如來說是沙。」「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一琲e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琲e,是諸琲e所有沙數,佛世界如是,寧為多不?」「甚多,世尊!」佛告須菩提:「爾所國土中,所有眾生,若干種心,如來悉知,】

  五眼照極,理無不周;略舉色心,於境盡矣。心從緣起,識了多端,故若干種也。○「於」疏作「收」。

【「何以故?如來說: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

  言必當理,故解無不周也。

【「所以者何?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所以說非心名心者何?以三世心無性可得,故可從緣而生心。

【「須菩提!於意云何?若有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緣,得福多不?」「世尊!此人以是因緣,得福甚多。」「須菩提!若福得有實,如來不說得福德多,以福德無故,如來說得福德多。】

  金玉無性,故可積滿三千大千;福德無實,則可曠施而多。心之無性,惑滅解生矣。○「大千」二字疏無。

【「須菩提!於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色身見。何以故?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何以故?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

  慧為萬善之主,施為眾行之首。因備道成,理之必然。總為丈六金容,別則眾相之姿,妙集非有,故身感構隨現則為相,豈可一方而盡極乎!

【「須菩提!汝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莫作是念,】

  道成應出,說法化人也。

【「何以故?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

  謬傳毀聖,名為謗佛。

【「須菩提!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教傳者,說法之意也。向言無說,非杜嘿而不語也,但無存而說,則說滿天下,無乖法理之過矣。

【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於未來世,聞說是法,生信心不?」佛言須菩提:「彼非眾生,非不眾生,何以故?須菩提!眾生眾生者,如來說非眾生,是名眾生。」】

  此六十二字,肇本無之;天台疏亦無科判。然諸本皆有此文,故且存之。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無所得耶?」】

  佛,人也;菩提,道也。佛得道,故說示人;而言無法可說,未審佛得道不也?。○「示」上疏有「以」字。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無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相盡虛通,謂之菩提,菩提無相,有何可得?寂滅無得,道之至也。

【「復次,須菩提!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結成菩提義也。人無貴賤,法無好醜,蕩然平等,菩提義也。

【「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夫形端故影直,聲和則嚮順,忘我人而修因,必剋無相之菩提也。

【「須菩提!所言善法者,如來說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人既不有,善何得實?

【「須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他人說,於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聚寶有盡,妙解無窮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汝等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度眾生。須菩提!莫作是念。】

  菩提以無得為果,教以忘言而說。時聽唯疑,理未悟心,故呵之,勿謂如來見眾生作念,而欲化之耳。

【「何以故?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

  何故勿謂作念耶?以如來不見有眾生可度也。

【「若有眾生,如來度者,如來則有我人眾生壽者。】

  若見有眾生,則為我見,何謂如來耶?

【「須菩提!如來說:有我者,則非有我。】

  但說假名我耳,非實我也。

【「而凡夫之人,以為有我。】

  聞說假名,不達言旨,以為實我。

【「須菩提!凡夫者,如來說則非凡夫。】

  凡夫不實,故可化而成聖。

【「須菩提!於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不?」】

  疑者謂眾生是有,可化而成聖;法身不無,可以妙相而期,故問之云爾也。

【須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

  聽者實爾,用三十二相是如來,而觀求也。

【佛言:「須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轉輪聖王則是如來。」】

  即以近事質之,令其自解。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

  時情謂然,我解不爾。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金容煥眼而非形,八音盈耳而非聲;偏謬為邪,愚隔不見也。○「金容」疏作「五色」。

【「須菩提!汝若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莫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不偏在色聲,故向言非;非不身相,故復言是之也。

【「須菩提!汝若作是念,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說諸法斷滅;莫作是念,何以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說斷滅相。】

  相盡寂滅故不有,道王十方非謂無,應畢而謝則不常,惑至隨現故不斷。體令中軌物之拭也,而限之一方,豈不謬哉!○「令中」作「合中道」三字。「拭」作「式」。

【「須菩提!若菩薩以滿琲e沙等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復有人,知一切法無我,得成於忍,此菩薩勝前菩薩所得功德。何以故?須菩提!以諸菩薩不受福德故。」】

  忘我則忍成,超出故勝也。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不受福德?」「須菩提!菩薩所作福德,不應貪著,是故說不受福德。】

  期報鍾已名貪著,無存我人,取染何生?

【「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若來若去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

  一時般若,文理粗周,然上來所說,事分言散,故更略始結終,領會大宗也。如來道蔭之主,世界權應之宅,眾生慈育之子,舉此三事,大旨彰矣。若計有實人,履行而至為來,運盡之滅故去,處現優化則坐臥,此但睹形滯跡,不及道也。

【「何以故?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何故見去來坐臥不解義耶?解極會如,體無方所,緣至物見,來無所從,感畢為隱,亦何所去。而云來去,亦不乖乎!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為微塵,於意云何?是微塵眾,寧為多不?」「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塵眾實有者,佛則不說是微塵眾,所以者何?佛說微塵眾,則非微塵眾,是名微塵眾。世尊!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則非世界,是名世界。】

  微塵非實,故可碎而為多;世界非有,則可假借而成也。

【「何以故?若世界實有者,則是一合相。】

  何故非世界名世界耶?若是實有,應一性合而不可分也。

【「如來說:一合相,則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假眾為一,無合可得耳。

【「須菩提!一合相者,則是不可說,】

  假名無體,不可定說。

【「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癡惑則凡夫,貪著故計實。○「癡」疏作「疑」。

【「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於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說義不?」「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

  此辯無實眾生可化。如來但稱諸見為邪,不言見體是實。若人報言佛說諸見是實者,謬取佛意,非謂解也。

【「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諸見非實,可改為正。眾生虛假,凡至聖也。○「凡」上疏有「從」字。

【「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

  始終既畢,故旨宗以勸人也。凡欲發心成佛,淨國土,化眾生,當如上所說理而生知見之也。○「旨」疏作「指」。

【「如是信解,】

  理深未明,政應推信為解。

【「不生法相。】

  但是虛假,非實法也。

【「須菩提!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窮理盡明,其唯如來;說言非實,故應從信矣。

【「須菩提!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者,持於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

  七寶有竭,四句無窮。

【「云何為人演說?不取於相,如如不動。】

  末示弘宣之義也。夫道不正,不足授人,中心疑者其辭枝。說當於如,故言如如,始終不易,不可動也。

【「何以故?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浮偽不實,理之皆空,空無異易,故如如不動也。

【佛說是經已,長老須菩提,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道蘊聖心,待孚則彰,宿感冥構,不謀而集,同聽齊悟,法喜蕩心,服翫遵式,永崇不朽也。
13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