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註解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註解

          姚秦 三藏法師 鳩摩羅什 奉詔  譯
          大明 天界善世禪寺住持臣僧 宗泐
          演福講寺住持臣僧 如[王+己] 奉詔  同註

  此經以喻法為名,實相為體,無住為宗,斷疑為用,大乘為教相。
  初、釋喻法名者,金剛喻也,般若法也。金中精剛,至堅至利,能碎萬物;此經能斷眾生疑執,取以為喻。故大品般若十六分中,以此經名能斷分。波羅蜜是梵語,華言到彼岸。眾生在生死海中無有窮極,修此般若到涅槃彼岸。蓋大乘菩薩達生死即涅槃,則非度而度,非到而到也。經者,訓法訓常,梵語修多羅,此翻契經,謂契理契機故也。
  二、辯實相體者,即一實相理也。經云:若人得聞是經,即生實相。
  三、明無住為宗者,宗者要也。經云:應無所住。經中多以無住破著,故以無住為宗也。
  四、論斷疑為用者,由經力用能斷妄執,故以斷疑為用也。
  五、判大乘為教相者。經云:為發最上乘者說,故以大乘為教相也。
  此經乃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所譯,分三十二分者,相傳為梁昭明太子所立,元譯本無,又與本論科節不同,破碎經意,今不取焉。今註一本天親等論,取其意而不盡用其語,以其語深難,便初學故也。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結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如是」者,指一經所聞法體也。「我聞」者,阿難謂如是之法,我從佛而聞也。「一時」者,即如來說法機應和合時也。「佛」,者覺也,佛是教主,尊極名佛。「舍衛」者,國名也,華言豐德。「祇樹結孤獨園」者,祇陀太子施樹,給孤長者買園,共立精舍,請佛而住,此說法處也。「與大比丘眾」者,聞法之侶也。「比丘」者,梵語也,華言乞士。上乞法以資慧命,下乞食以資色身。「千二百五十人俱」者,此諸弟子,凡佛說法之處,常隨侍也。已上如是等六事,冠於諸經之首,謂之通序。如來臨滅度時,阿難問佛,一切經前,當安何語?佛言:當安如是我聞等語,非但我法如是,三世諸佛法皆如是。

【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

  此別序也,亦名發起序。以乞食為發起者,蓋佛欲說無住相施故,先乞食以表發之。然佛以禪悅法喜為食,而行乞者示同凡僧,欲令折己慢幢,生彼福德耳。「爾時」者,當是時也。「世尊」者,世間所尊十號之一也。「食時」者,辰時也。「著衣」者,服僧伽黎衣也。「持缽」者,持應量器也。「次第乞」者,佛心平等,不擇貧富也。「本處」者,給孤園也。「洗足」者,食訖而洗足也。「敷座而坐」者,敷坐具而加趺也。

【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

  長老須菩提乃此經發起之人。稱長老者,以其德長年老也。梵語須菩提!華言空生,亦名善現。從座起至恭敬,乃請法之敬儀。「希有」者,讚佛之辭也。「善護念」者,為護念現在根熟菩薩,與智慧力,令其成就自行;與教化力,令其攝受眾生也。「善付囑」者,為付囑未來根未熟菩薩,已得大乘者,令其不捨,未得大乘者,令其勝進也。護念、付矚即希有事也。佛德之大,無過度生,然雖注意於般若度生,必待請問。故善現睹相知意,即首稱歎希有,而後請問也。

【「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此發問之端也。「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華言無上正等正覺也。問意以如來護念、付囑現在未來菩薩,令成佛果,是菩薩雖發道心,誓度眾生,求成佛道,未知其心云何安住大乘?云何降伏妄心?使至佛果不退失耶?

【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善現既讚歎請問,妙稱佛心,故印可云:善哉,善哉,當為汝說也。而又誡約云: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善現即會佛意,故唯然應之,願聞是法。然一經之大要,不過善現所問安住大乘,降伏妄心;如來所答修行之法,亦不出乎理事二行,破執、斷疑而已。具見下文。

【佛告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

  善現雙問安住、降伏,如來但答降伏其心者,蓋降伏妄心,必安住大乘,舉降伏則攝安住矣。

【「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

  人與旁生具有四生,諸天、地獄、中陰惟是化生,鬼通胎化二生,皆屬欲界。

【「若有色,】

  色界天。

【「若無色,】

  無色界天。

【「若有想,】

  識處天。

【「若無想,】

  無所有處天。

【「若非有想非無想,】

  非想非非想處天。

【「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此一段是菩薩所修理觀,具乎四心:謂廣大心、勝心、常心、不顛倒心。慈氏頌云:「廣大第一常,其心不顛倒。」第一即勝心也。經云: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者,所懷之境廣,此大心也。云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者,此勝心也,無餘涅槃即如來究竟彼岸也。云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了生佛一如,此常心也。無我人眾生壽者,此不顛倒心也。若有四相,謂之四倒。若一眾生不令滅度,及見眾生實滅度者,則未能了達本源,遂有我人眾生壽者四相,不名菩薩。我者,於五蘊中妄計有我我所;人者,妄計我生人中異於餘趣;眾生者,妄計五蘊和合而生;壽者,妄計我受一期果報,一期果報即若長若短壽命也。此皆顛倒妄想,亦名四見。菩薩能用般若妙智,照了性空,本無四相,名降伏其心,否則非菩薩也。

【「復次,須菩提!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所謂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於相。】

  此一段理觀兼事行也。不住是理觀,布施是事行。「於法」者,六塵諸法也。「布」者,普也;「施」者,捨也。菩薩所修六度萬行,以布施為初度,攝後五度。蓋施有三種:資生施,無畏施,法施也。資生施者,施以財物資他生也;無畏施者,持戒不惱無冤,忍辱不報有冤;法施者,精進不倦說法,禪定不差機說法,智慧不顛倒說法。然一切布施不過六塵,所謂六塵,如床敷臥具飲食湯藥之類是也。世人行施,心希果報,是為著相;菩薩行施,了達三輪體空,故能不住於相。三輪者,謂施者,受者,及所施物也。佛告善現,應如是不住於相而行施者,蓋欲菩薩降伏妄心也。

【「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須菩提!於意云何?東方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須菩提!菩薩無住相布施,福德亦復如是不可思量。須菩提!菩薩但應如所教住。】

  此段恐人疑云:既離相施,則無福報。故佛告離相之施其福轉多,良由不住相施,施契性空,性空無邊,施福無邊,故舉十方虛空以為喻也。論云:其義有三:一、遍一切處。二、寬廣高大。三、究竟不窮。已上答降伏安住問竟。

    一、斷求佛行施住相疑

  此疑從前文不住相布施而來。

【「須菩提!於意云何?可以身相見如來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何以故?如來所說身相,即非身相。」佛告須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前段說無住相施降伏其心,是成佛之因,恐善現疑佛果是有為身相,故佛問云:可以身相見如來不?善現悟佛問意,乃答不可以身相見。然有相者應身也;無相者法身也。法身是體,應身是用。若知用從體起,應即是法,所以無相。故論云:如來所說相即非相。若能了達此意,則一切世間之相,無非真如無為佛體。故佛印可善現云: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二、斷因果俱深無信疑

  此疑從前無住行施、非相見佛兩段經文而來。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得聞如是言說章句,生實信不?」】

  論云:無住行施因深也,無相見佛果深也。因果之法既深,疑末世在迷鈍根眾生,不如是能生信心。

【佛告須菩提:「莫作是說。如來滅後,後五百歲,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

  佛答末世自有具福慧人,聞此般若能生實信。言後五百歲者,大集經中云:有五箇五百歲,今乃最後五百歲時也。持戒,戒也;修福,定也;生信,慧也。三學俱備,能生實信矣。

【「當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聞是章句,乃至一念生淨信者。】

  若論實信之由,從多佛所以種善根,聞此大乘之法,則能生信。至於一念少時生信,亦從佛所種諸善根而然也。

【「須菩提!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福德。】

  信心生一念,諸佛盡皆知。凡有眾生聞是章句,乃至一念淨信,佛智佛眼無不知見,所以得福無量。

【「何以故?是諸眾生,無復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無法相,亦無非法相。】

  此順釋生信得福之故,該乎生、法二空。論云:有智慧者,了知生法二無我故。又云:生法各有四種想,想即相也。言無復我人眾生壽者四相,此生空也。言無法相亦無非法相者,他譯更有無相亦非無相,此法空也。疏云:初列生空有四相,次列法空但有兩句,法、非法也。蓋譯人略之耳。

【「何以故?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若取法相,則著我人眾生壽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則著我人眾生壽者。】

  此返顯違經非福,言若心取相等,此生執也;并取法相等,此法執也。

【「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以是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此結上文而證勸也。不應取法者,空能觀之智也。不應取非法者,空所觀之境也。論云:法有性相尚不應取,何況非法,本無性相。又云:善如法尚不取,況不善非法。疏云:今言法者,說五陰空為法,五陰相為非法,即以陰空為藥名法,陰有為病名非法。陰病既除,空藥亦遣,非法既謝,在法亦亡,與論意正相[(汁-十)+曶]合。言筏喻者,論云:如欲濟川,先應取筏,至彼岸已,捨之而去。又智論引筏喻經云:汝等若解我筏喻法,是時善法宜應棄捨,況不善法。斯乃無所得之要術,俾不凝滯於物矣。

    三、斷無相云何得說疑

  此疑從前第一疑中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而來。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

  向說不可以相見佛,佛非有為,恐有疑云:何故釋迦樹下得道,諸會說法耶?

【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真如法體離有無相,離言說相,豈可以耳聞心得耶?當知樹下得道,諸會說法,但應身耳,其報身、法身,無得無說,然應即法、報,說即無說,是故不可以有取,不可以無取也。善現解佛問意,即答以無道可證,無法可說。「何以故」下,又自徵釋,由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言非法者,不可以有取;言非非法者,不可以無取。由不可取,故不可說。然如來垂應有證有說者,蓋得非有非無之體也。一切賢聖者,三世十方,佛菩薩也。以,用也。無為,乃自證之理,真諦也。差別,乃化他之用,俗諦也。諸佛說法,不離二諦,吾佛亦然。

【「須菩提!於意云何?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若復有人,於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何以故?須菩提!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須菩提!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

  此乃較量持說功德。佛問:假如人以大千世界七寶為施,其福多不?善現會意,答云甚多。蓋此福德,離福德自性,故言多也。佛又言:離性布施,福報雖多,而受持此經,為人演說,能趣菩提,其福勝彼。言乃至四句偈者,舉少以況多耳。然持經福勝者,蓋諸佛之身及所證之法,無不從是般若而生。般若稱為佛母者,良有以也。然猶恐其於此取著,故復告云: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

    四、斷聲聞得果是取疑

  此疑從上無為法不可取說而來。

【「須菩提!於意云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須陀洹名為入流,而無所入,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名須陀洹。」】

  梵語須陀洹,華言入流,此聲聞所證初果也。已斷見惑,離四趣生,預入聖人之流,故云入流。言無所入者,是不著於所入之流,又不著於六塵境界,故言不入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來,而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

  梵語斯陀含,華言一來,此聲聞第二果也。蓋欲界有九品思惑,前六品巳斷,後三品未斷,更須欲界一度受生,故云一來。言實無往來者,謂不著於往來之相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為不來,而實無不來,是故名阿那含。」】

  梵語阿那含,華言不來,此聲聞第三果也。斷欲界思惑盡,不來欲界受生,故曰不來。言實無不來者,謂不著於不來之相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即為著我人眾生壽者。】

  梵語阿羅漢,華言無學,此聲聞第四果也。此位斷三界煩惱俱盡,究竟真理無法可學,故名無學。言「實無有法名阿羅漢」者,謂無無學所證之相也。若言有證,即著四相也。此一段名四果離著,論云:向說無佛果可成,無佛法可說,云何四果各取所證而說?恐起此疑,故佛約此而問,善現皆答以離著,深會佛之意也。

【「世尊!佛說我得無諍三昧,人中最為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我不作是念:我是離欲阿羅漢。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世尊則不說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者。以須菩提實無所行,而名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

  此乃善現引自己所證離著,令人生信也。然善現所證之果不過無學,而世尊特稱其為第一者,以無諍故也。梵語阿蘭那,華言無諍。無諍者,謂離二障,一者惑障,二者智障。離惑則不著有相,離智則不著無相,故無諍也。無所所行者,謂不著於所行之行也。

    五、斷釋迦然燈取說疑

  此疑亦從第三疑中不可取不可說而來。

【佛告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昔在然燈佛所,於法有所得不?」「不也,世尊!如來在然燈佛所,於法實無所得。」】

  此斷釋迦然燈授受之疑。謂善現迷己所證離著固已得矣。而如來又恐善現疑佛昔受然燈之記,於法實有所得,故興此問。善現答以實無所得,是無疑矣。然燈者,大論云:然燈生時,身光如燈,以至成佛,亦名然燈。

    六、斷嚴土違於不取疑

  此疑亦從第三疑中不可取而來。

【「須菩提!於意云何?菩薩莊嚴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問意以菩薩修六度萬行,莊嚴淨土,現身說法,是有所取,云何不取?答意以菩薩雖修行嚴土,行乃無作,土亦非嚴,非嚴而嚴,故曰:即非莊嚴,是名莊嚴。既而如來又告善現云:為菩薩者,應如是生清淨心,乃非取而取。如維摩經云:隨其心淨,則佛土淨,斯之謂也。若於六塵生著,不名清淨。故又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七、斷受得報身有取疑

  此疑亦從第三疑中不可取而來。

【「須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須彌山王,於意云何?是身為大不?」須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說非身,是名大身。」】

  須彌山者,梵語須彌盧,華言妙高。此山四寶所成,高出眾山之上,故稱山王。佛之報身,遠離諸漏,名之為非。尊崇奇特名之為大。佛之問意,以聖人之法,既無為無取,所得報身,豈非有取?恐有此疑,故設喻為問。而善現即知須彌自無分別我是山王,故得為大。報身離著,亦復如是。故曰:佛說非身,是名大身。

【「須菩提!如琲e中所有沙數,如是沙等琲e,於意云何?是諸琲e沙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諸琲e尚多無數,何況其沙!」「須菩提!我今實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滿爾所恆河沙數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而此福德,勝前福德。】

  琲e,天竺之河,周四十里,佛多近此說法,故取為喻。前說一大千世界七寶布施,以喻持說福勝。今以無量大千世界七寶布施,不如持說此經四句,其福轉勝於彼。此則增勝而論,格量持說之功。

【「復次,須菩提!隨說是經,乃至四句偈等,當知此處,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皆應供養,如佛塔廟,何況有人盡能受持讀誦。須菩提!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則為有佛,若尊重弟子。」】

  藏佛舍利之處謂之塔,奉佛形像之處謂之廟。隨說此經四句偈處,天人固當敬之如佛塔廟,況能具足持誦者耶?「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者,成無上佛果菩提也。若是經典等者,經典所在即佛之所在,持說之人即佛弟子,可不崇敬乎哉!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經?我等云何奉持?」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所以者何?須菩提!佛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所說法不?」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

  善現既聞持經成就希有之法,故問此經何名?云何受持?佛答此經名金剛般若,能斷一切疑執故,當奉持也。斷執雖用般若之智,然法性本空,不可取著,故云即非般若波羅蜜也。如來又慮善現未達般若性空,謂有言說,故又誥云:如來有所說法不?而善現了知說即無說,乃答云:如來無所說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是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須菩提!諸微塵,如來說非微塵,是名微塵;如來說,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此即文意由前施寶得福而來,前以無量大千世界七寶布施,得福雖多,然非離性,則是貪等煩惱染因,有為福報故。此遂以世界微塵為喻,塵界乃無情之物,不生貪等。煩惱染因,是則有為,福報不及塵界之無情,況持說此經,是遠離煩惱之因,能取菩提而不勝耶?非微塵、非世界者,非煩惱染因微塵世界也,是名微塵、是名世界者,乃是無記微塵世界也。無記猶無情,謂不起善惡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不?」「不也,世尊!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見如來。何以故?如來說: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三十二相者,應身相也。非相者,法身相也。是名三十二相者,應既即法,法全是應,不妨說三十二相也。言施寶本福,縱能成佛身相,但是應身;不及持說功德,能成法身也。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琲e沙等身命布施;若復有人,於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甚多。」】

  七寶布施外財也,身命布施內財也。身施者,如尸毘王代鴿是也。命施者,如薩埵飼虎是也。以輕重較之,則外財輕而易,內財重而難。然此二施,皆有為有漏因果,總不如持說四句,能取菩提之妙果也。

【爾時,須菩提聞說是經,深解義趣,涕淚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說如是甚深經典,我從昔來所得慧眼,未曾得聞如是之經。世尊!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淨,則生實相,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實相者,則是非相,是故如來說名實相。世尊!我今得聞如是經典,信解受持不足為難。若當來世,後五百歲,其有眾生,得聞是經,信解受持,是人則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離一切諸相,即名諸佛。」】

  善現知捨身命所感之福,不如持說之勝。得聞此法,感佛恩深,遂悲泣流涕,讚言希有。自謂從昔已來,未曾聞是經典。若人聞經信心清淨,則能生乎實相。又謂我今直佛,獲聞是經,不以為難;而未來眾生,得聞是法,始為希有。所以希有者,以依此經修行,不起我人眾生壽者四相,即是非相,非相即實相也。離此諸相,即成正覺,故曰:即名諸佛也。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當知是人甚為希有。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

  如是,如是者,然之之辭也。大乘之法,本是難信難解,然非大乘根器,卒聞是法,未免驚愕疑怖畏懼。能聞是法而不驚畏者,實為希有。此希有法,無與等者,故名第一。然法本無說,慮其於法取著,故云非第一波羅蜜;有因緣故,亦可得說,故云是名第一波羅蜜也。

    八、斷持說未脫苦果疑

  此疑從上捨身布施而來。

【「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於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忍辱者,六度之一也。安受曰忍,毀害曰辱。前云捨身命之福報,是生死苦因,不及持說之福。此之行忍,亦捨身命,不成苦因者何耶?蓋能達法無我,到於彼岸也。說非忍辱波羅蜜者,即遣著也。如是忍行,佛昔曾行,故引歌利王之事以證之。梵語歌利,華言極惡。佛於宿世,曾作仙人山中修道。王因畋獵,見而不喜,遂割其耳鼻,截其手足。時仙人略無瞋恨,以慈忍力,身復如故。蓋能了達我人眾生壽者四相皆空,非惟無苦,亦乃有樂也。又引過去五百世中,作忍辱仙以證之者,明行忍行,非止一世也。

【「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若心有住,則為非住。是故佛說:菩薩心不應住色布施。須菩提!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應如是布施。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

  佛累世行忍,以無我故得成菩提。故發菩提之心,應須離一切相,離相即不住色等六塵也。應生無所住心,心無所住即能住菩提;若心有住,則非住佛道矣。菩薩所行六度皆應離相。色為六塵之首,施為六度之初,故云不應住色布施。如是行施,為利群生。若存施受之心,則非無住。下復遣著,故曰:非相、眾生也。

    九、斷能證無體非因疑

  此疑從上為利生行施而來。

【「須菩提!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須菩提!如來所得法,此法無實無虛。】

  如來所得菩提妙果,如理而證,離於言說,何故累稱持說功德,勝餘布施等福耶?然佛無所證而證,無所說而說,所證所說,無不當理,恐善現未達此意,故又告云:是真實等語。真語者,說佛菩提也。實語者,說小乘法也。如語者,說大乘法也。不異語者,說授記事也。不誑語者,不誑眾生也。解譯無此一句。「無實無虛」者,如來所證之法。本離言說,故曰無實;對機有說,故曰無虛也。

    十、斷真如有得無得疑

  此疑從前不住相而來。

【「須菩提!若菩薩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則無所見;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見種種色。】

  聖人以無為真如得名,然真如之體,遍一切時,遍一切處,何故眾生有得者,有不得者?蓋心有住法、不住法之異耳。住者,住著也。如行布施,不達三輪體空,名為住法。心既住法,不成檀波羅蜜,如入暗中則無所見;若達三輪體空,則心無所住,即成檀波羅蜜,如人有目,在日光中,見諸色相也。

【「須菩提!當來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於此經受持讀誦,則為如來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

  言未來世中,若有受持讀誦者,佛眼佛智悉能知見。既行勝因,必成妙果,故曰成就無量無邊功德也。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琲e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復以琲e沙等身布施,後日分亦以琲e沙等身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劫以身布施;若復有人,聞此經典,信心不逆,其福勝彼,何況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

  初日分者,寅卯辰時也。中日分者,巳午未時也。後日分者,申酉戌時也。如是一日三時捨無量身,歷無量劫而行布施。世間固無此事,然佛設此喻者,以況聞經生信福德之勝,何況書持誦說者耶?信力曰受,念力曰持,對文曰讀,背文曰誦。所謂書寫受持讀誦者,自行也;為人解說者,化他也。

【「須菩提!以要言之,是經有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邊功德,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若有人能受持讀誦,廣為人說,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稱、無有邊、不可思議功德。如是人等,則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須菩提!若樂小法者,著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則於此經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

  此般若之體本絕言思,其功德廣大,不可得而稱量,非樂小乘者所可得聞,故曰: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發大乘者,通指衍門三教之人也;發最上乘者,的指圓頓之人,能生信解者也。如是之人,修行此法,則成就不可思議功德,故能荷擔如來無上菩提;彼小乘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為著四見故也。

【「須菩提!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則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

  塔為藏舍利之處,若天人修羅固當敬事;此般若經卷所在之處,是真法身舍利寶塔,可不敬乎?

【「復次,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持誦此經者人當恭敬,而反被人輕賤者,以宿罪業合招惡報。由經力故,但被輕賤,被輕賤故,其罪消滅,當得無上佛果。持經功德可謂大矣!

【「須菩提!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於然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若復有人,於後末世,能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於我所供養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阿僧祇,翻無數時。那由他者,十億為洛叉,十洛叉為俱胝,十俱胝為那由他。如來於過去然燈佛前,供養無數諸佛,其功德可謂深且大矣!乃言不及末世持經功德者,蓋持經能生理解,得證菩提。供佛雖感福報,但是事相故,持經功德百千萬億分中不及一分也。又言算數譬喻所不能及者,蓋事相之福,是可思議之法,而般若妙智,忘能所,絕待對,不可得而思議者也。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後末世,有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我若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則狂亂,狐疑不信。須菩提!當知是經義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

  此經非大乘根器不能持誦,而持誦所感功德,豈常人可聞?聞必狐疑不信,故不具說。蓋此經之義趣,與其果報,不可思議故也。

    十一、斷安住降伏存我疑

  此疑從前諸文無我人等相而來。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

  善現初問此義,至是復問者,何耶?問辭雖同,其意則別,蓋所問不過住大乘、降妄心而已。初之問意,但問能住、能降之法;此之問意,若謂我能住、我能降。存此分別,障於真證無住之道,故又興此問也。

【佛告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則非菩薩。所以者何?須菩提!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

  此一節文意亦與前同,但前是破情顯智。所破之情即我人等四相粗執,所顯之智即般若真智。自此而下。忘智顯理,破我人等四相細執,由此賢位漸入聖階矣。

    十二、斷佛因是有菩薩疑

  此疑從上實無有法發菩提心者而來。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於然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由前云:實無有法發菩提心者。意謂無發心者,則無菩薩。若無菩薩,云何釋迦於然燈佛所,名曰善慧,布髮掩泥,行菩薩行,得受記耶?佛恐善現潛有此疑,故舉以問。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佛於然燈佛所,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善現答意云:善慧彼時都無所得,離諸分別,由悟無法,故得受記。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實無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若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然燈佛則不與我受記:『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以實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燈佛與我受記,作是言:『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

  善現既會法無所得,佛然其說,乃言如是,如是。既而又反覆告之者,要令善現知法無所得,深契至理,故得受記。蓋如來所證妙果,乃心地本具法門,離諸名相,無授受中而論授受也。

    十三、斷無因則無佛法疑

  此疑從上釋迦於然燈行因實無有得而來。

【「何以故?如來者,即諸法如義。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實無有法,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何以故者,徵起之辭也。由前云:實無有法得菩提果,故受然燈之記。遂疑:既無佛果,豈有佛法耶?釋云:如來者即諸法如義,如者真如也。不偽曰真,不異曰如。此真如體貫徹三世,綿琱Q方,非空非有,不變不遷,名如來性。若有所得,即非佛菩提也。

【「須菩提!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是中無實無虛。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須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所得」者,忘情而證也;無實者,非有為相也;無虛者,是真如體也。然此真如非別有法,即一切色等諸法,離性、離相,名真如體,唯佛與佛乃能證此,故一切法皆是佛法。真如之體,雖不離於諸法,然亦不可取著,故云:即非一切法,是名一切法。

【「須菩提!譬如人身長大。須菩提言:「世尊!如來說人身長大,則為非大身,是名大身。」】

  上說如來所證真如之體遍一切處,可謂長大矣,又恐善現起長大之見,故佛又設喻徵之曰:譬如人身長大。善現因喻有悟,即曰:非大身,是名大身。論云:大身有二義:一者,遍一切處,即法身;二者,功德大,即報身。此之二身,皆離諸相,故名為非。

    十四、斷無人度生嚴土疑

  此疑同十二疑,皆從第十一疑中實無有法發心者而來。

【「須菩提!菩薩亦如是。若作是言: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則不名菩薩。何以故?須菩提!實無有法名為菩薩。是故佛說:一切法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我當莊嚴佛土,是不名菩薩。何以故?如來說: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須菩提!若菩薩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

  法界混然,身土平等,尚無佛道可成,安有眾生可度。是則起度生之心,修行嚴土,即凡夫見,不名菩薩者。畢竟起何等心,名為菩薩?故云:能通達無我、法者,真菩薩也。

    十五、斷諸佛不見諸法疑

  此疑從上菩薩不見眾生可度、佛士可淨而來。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肉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肉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天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天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慧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慧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法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法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佛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佛眼。」「須菩提!於意云何?如琲e中所有沙,佛說是沙不?」「如是,世尊!如來說是沙。」「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一琲e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琲e,是諸琲e所有沙數,佛世界如是寧為多不?」「甚多,世尊!」佛告須菩提:「爾所國土中,所有眾生,若干種心,如來悉知。何以故?如來說: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所以者何?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前說不見彼是眾生,不見我為菩薩,不見淨佛國土,如是則不見諸法,名為諸佛如來。然而如來具足五眼,豈都無所見耶?五眼者,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也。古德偈云:天眼通非礙,肉眼礙非通,法眼惟觀俗,慧眼了知空,佛眼如千日,照異體還同。此之五眼,通該十界,而優劣有殊。如經所說,五眼皆如來所具者,無非佛眼也。琩F世界一切眾生之心,如來無不知見。然眾生之心,種種顛倒,而言非心者,妄識本空也。是名為心者,真如不滅也。「所以者何」下,徵釋非心之所以也。蓋三世之心,過去巳滅,未來未至,現在不住,皆是虛妄生滅故,求之不可得也。

    十六、斷福德例心顛倒疑

  此疑從上心住顛倒而來。

【「須菩提!於意云何?若有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緣,得福多不?」「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緣,得福甚多。」「須菩提!若福德有實,如來不說得福德多,以福德無故,如來說得福德多。】

  前說眾生心有住著,是為顛倒。然福由心造,豈亦是顛倒?若是,何名善法耶?恐潛此疑,故佛斷之。福德有實者,住相布施成有漏因,其福則寡;福德無者,離相布施成無漏因,其福乃多。是則不住於相,心離顛倒,所作之福,無非善法也。

    十七、斷無為何有相好疑

  此疑從前如來者即諸法如義而來。

【「須菩提!於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色身見。何以故?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何以故?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

  上說諸佛所證乃無為之法,云何佛身有八十種好、三十二相而可見耶?為斷此疑,故有此問。善現乃會:如來法身固非色相可見,而未嘗離於色相,而不可見,故云: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諸相,是名具足諸相。良由全法身無為之體,起應身相好之用,是故應身即是法身,乃無相而相,相而無相,無見而見,見而無見者也。

    十八、斷無身何以說法疑

  此疑從上身相不可得見而來。

【「須菩提!汝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則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須菩提!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既云如來色身相好不可得見,如何為人演說法耶?然如來悲願深重,隨感而應,無說而說,說即無說,不達此意,是為謗佛。言無法可說,是名說法者,離性執已,不妨稱性而說也。

【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於未來世聞說是法,生信心不?」】

  善現解空第一,與般若空慧相應,以慧為命,故稱慧命。前云身乃非身之身,法乃非說而說,身、說俱妙,難信難解,所以有此疑問。

【佛言:「須菩提!彼非眾生,非不眾生。】

  眾生有聖有凡,而凡夫眾生於此般若不能生信,聖體眾生乃能信解。言彼非眾生者,非凡夫眾生也。非不眾生者,非不是聖體眾生也。聖體眾生即大乘根器人也,豈可視為凡夫眾生,不能生信。尚恐善現未悟,下文又徵釋之。

【「何以故?須菩提!眾生、眾生者,如來說非眾生,是名眾生。」】

  眾生、眾生者,牒上文非眾生、非不眾生也。如來說非眾生,是名眾生者,言非是凡夫眾生,是聖體眾生,能生信解者也。

    十九、斷無法如何修證疑

  此疑從前十二、十三疑中無法得阿耨菩提而來。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無所得耶?」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無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前既云實無有法得無上正覺,如何卻有修證?故疑而問之。佛答有三:一答無法可得為正覺,二答平等為正覺,三答正助修善成正覺。初答如文可見。

【「復次,須菩提!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二答平等為正覺也。

【「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所言善法者,如來說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三答正助修善,成正覺也。正助者,「正」謂正觀,空四相也。「助」謂緣助,修一切善法也。初答以無法可得為正覺者,達妄即真也。二以平等為正覺者,法無高下也。三以正助成正覺者,離相修善也。由離相故,名為善法。

    二十、斷所說無記非因疑

  此疑從上修善法而來。

【「須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他人說,於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前既云從修善法得菩提,則佛所說法是無記法,不能得菩提耶?恐有此疑,故佛舉大千世界中施七寶聚如須彌山之多且大,較之持說四句功德,百千萬億分中乃不及其一。所說法,蓋佛離言說相,以離相,故能作菩提之因。故慈氏偈云:雖言無記法,而說是彼因。彼即菩提也。

    二十一、斷平等云何度生疑

  此疑從第十九疑中是法平等而來。

【「須菩提!於意云何?汝等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度眾生。須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若有眾生如來度者,如來則有我人眾生壽者。須菩提!如來說:有我者,則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為有我。須菩提!凡夫者,如來說則非凡夫。】

  既云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云何如來卻度眾生?故偈云:平等真法界,佛不度眾生,以名共彼陰,不離於法界。「名」即眾生假名也。「陰」即五陰實法也。此假名、實法、皆即法界,故云不離於法界。既即法界,凡聖一如,豈有眾生可度!故云佛不度眾生。如來若謂我為能度,眾生為所度,此則著於四相;由離四相,則非度而度,度而非度,則是「如來說有我者」,真我也;「則非有我」者,非妄我也。而凡夫之我,是我執也。「非凡夫」者,論云非生,謂不生聖人法,即毛道凡夫也。

    二十二、斷以相比知真佛疑

  此疑從第十七疑中如來不應以色身諸相見而來。

【「須菩提!於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不?」須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佛言:「須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轉輪聖王則是如來。」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以色見我  以音聲求我
   是人行邪道  不能見如來。】

  「三十二相」者,應身相也。「觀如來」者,觀法身如來也。問意謂可於應身相好中觀見法身不?善現乃知應身相好,從法身流出,若見相好,即見法身,故答云:如是如是。佛又恐善現於應身取著,不達法體,故又以輪王即如來為難。而善現解佛難意,故云不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也。既而佛乃說偈以證之,法身之體固不離於聲色,但凡夫墮於聞見,是行邪道,不能見於如來也。

    二十三、斷佛果非關福相疑

  此疑從上不應以相觀佛而來。

【「須菩提!汝若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莫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汝若作是念: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說諸法斷滅。莫作是念,何以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說斷滅相。】

  上明如來所證菩提不從福德而致,是則菩薩所修福德,不成菩提之因,亦不克果報耶?為斷此疑,故告之曰:莫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而得菩提。具足相,即福德相也。蓋大乘所修福德之因,所得福德之果,但離取著之相,不同小乘斷滅之見。故曰:於法不說斷滅相也。下又設喻以告。

【「須菩提!若菩薩以滿琲e沙等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復有人知一切法無我,得成於忍,此菩薩勝前菩薩所得福德。須菩提!以諸菩薩不受福德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不受福德?」「須菩提!菩薩所作福德,不應貪著,是故說不受福德。】

  假使有人,以無量世界七寶行施,心有所著,所感之福,則成有漏;心若離著,即成無漏。故云:若有人知一切法無我,得成於忍。無我者,無人、法二執也。忍即無生法忍,初住菩薩所證也。既得無生法忍,則與彼住相行施者不同,故云勝前菩薩所得福德。言不受福德者,不受有漏福報也。善現又疑,既不受福報,云何能獲無生法忍?須知有漏果報則不應受,無漏果報則受而不取。取謂取著,故云:菩薩所作福德,不應貪著也。

    二十四、斷化身出現受福疑

  此疑從上不受福德而來。

【「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若來若去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何以故?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有來去坐臥者,乃如來應身也。無來無去者,法身也。然如來昔行菩薩道時,不受福報,云何至果,有去來坐臥之相,使諸眾生供養獲福?恐有此疑,故告以釋之,謂如來應用,示有動作,而法身之體,如如不動也。

    二十五、斷法身化身一異疑

  此疑從上應有去來,法無去來而來。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為微塵,於意云何?是微塵眾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

  上明應身去來是異,法身無去來是一。佛恐善現有一異之見,故設喻以釋之。釋中初舉世界微塵一異斷疑,次舉言說我法離見。初釋中,文有三科:一、標界塵一異以顯無性。言世界者,喻法身也;微塵者,喻應身也。世界一也,微塵異也。碎界作塵,塵無異性;合塵為界,界無一性。喻全法起應,應無異性;全應即法,法無一性。故偈云:「去來化身佛,法身常不動,於是法界處,非一亦非異。」然如來體用互融,所以能一能異,非一非異,自在無礙者矣。

【「何以故?若是微塵眾實有者,佛則不說是微塵眾。所以者何?佛說:微塵眾,則非微塵眾,是名微塵眾。】

  此釋微塵。喻應身無異性,若知碎世界作微塵,微塵全是世界,則塵無實性,故曰則非微塵。以離性計而說微塵,故曰:是名微塵也。此喻全法起應,應即是法,何異性之有哉!

【「世尊!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則非世界,是名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實有者,則是一合相。如來說:一合相則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須菩提!一合相者,則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此釋世界,喻法身無一性。若知合微塵為世界,世界全是微塵,則世界無實性,故曰則非世界;以離性計而說世界,故曰是名世界也。一合相者,言眾塵和合為一世界。非一合相者,非性執之一合,是名一合相者,乃離性之一合也。此一合相不可思說,而凡夫不了自生貪著耳,此喻全應是法,法不離應,何一性之有哉。

【「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於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說義不?」「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則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此下明離我、法二見。初離我見。夫我見者,有真我之見,有妄我之見。妄我見者,虛妄分別,眾生見也;真我見者,遠離執著,如來見也。既離執著,示有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此不見而見也。在迷眾生,以為如來實有四見,故云不解如來所說義也。善現既解如來所說之義,即知四見,皆非虛妄分別,是真我之見,故云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也。

【「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須菩提!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次離法見。夫如來說法,要令眾生發菩提心,修行契理故。聞如來所說,當如是知見信解,不生法相。言不生法相者,不於法取著也。法本離相,如來稱性而說,故云:即非法相,是名法相。此一段文,雖證釋離於法執,亦是總結降住正行。由經初善現請問,若人發無上菩提心者,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如來答云: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故今結云:發菩提心者,於一切法如是知見信解,此結如是住也;不生法相,此結降伏妄心也。

    二十六、斷化身說法無福疑

  此疑從上塵喻化身是異而來。

【「須菩提!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薩心者,持於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云何為人演說,不取於相,如如不動。】

  此段文有三節,初以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布施,是假喻格量也。自「若有善男子」下,明持說福勝。自「云何為人演說」下,是釋福勝所以。據經文但明持說功德,而論乃謂化佛說法有無量功德者。蓋化佛是說經教主,持說是弘經之人,所弘之經是佛所說,佛之所說離言說相,故功德無量。弘經之人若能離著,則其福能勝彼也。「如如」者,法身之理也。化身既即法身,則無去無來故不動也。

    二十七、斷入寂如何說法疑

  此疑從上演說與不動而來。

【「何以故?】

  上言如如不動,則佛常住世間,為眾生說法,何故言如來入涅槃耶?恐有此疑,故說偈以釋云:

【「一切有為法  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應作如是觀。」】

  「一切有為法」者,一切世間生滅之法也。佛生人中,示同生滅,亦屬有為無常之法,無常之法,虛假不實,故以夢幻泡影露電六種為喻。「應作如是觀」者,觀即般若妙智。以此妙智觀有為法,如夢幻等。能觀既是妙智,所觀無非妙境。妙境者,一境三諦也;妙智者,一心三觀也。三觀者,空假中也;三諦者,真俗中也。即觀有為之法,離性離相之謂空,無法不具之謂假,非空非假之謂中。諦者審實不虛之謂,全諦發觀,以觀照諦,諦既即一而三,觀豈前後而照,故云如是觀也。能如是觀,乃了化身即法身,無常即常也;雖即法身,不礙涅槃,常即無常也。良以如來究竟非常非無常之法故,所以能常,能無常也。是則終日涅槃,終日說法,不住有為,不住無為,不可得而思議者也。一經始末皆稱如是:始云如是住,如是降心;中間節節云如是;至此又云如是觀。論乃釋云:妙智正觀,故知妙智實一經之宗也。正宗竟。

【佛說是經已,長老須菩提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洪武十年十一月二十有二日皇帝有詔,令天下僧徒習通心經、金剛、楞伽三經,晝則講說,夜則禪定。復詔,取諸郡禪教僧,會于天界善世禪寺,校讎三經古註,一定其說,頒行天下,以廣傳持,洪惟皇上以金輪統御,乘夙願力,親受靈山付囑,流通教法,以壽慧命,不勝幸甚。於是臣僧宗泐等,才雖愚鈍,敢竭丹衷,述平昔所聞,輒為註釋。註成,以十一年正月二十有八日,詣闕進呈上御華蓋殿覽畢,乃可其說,敕刊板行世。然此三經,皆是究心之要,其功在乎破情顯性;而流通之功,良亦不細,上以陰翊王度,下以資益群生,非惟吾徒一時之幸,實天下萬世之至幸也。臣僧宗泐謹識。
3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