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懸判疏鈔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懸判疏鈔

           敕建西天寺武林後學沙門 性起  述

﹝編者按:此本收入《續藏經》第九十二冊,目錄題為《金剛經法眼懸判疏科》。按一般體例,此文應是作者性起為《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懸判》一書所作的疏鈔。故凡本文中依以疏鈔的文字,我們都用〔〕括出,以便閱讀。﹞

    將釋此經判義分三:一、通序大意,二、歸敬請加,三、開章釋文。
    一、通序大意,文八:
    (一)通敘大意,分六:1、標題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者,〕

  鈔云:此題法喻雙彰。華梵為目,通別為名。法喻者:金剛是喻;般若等,是法。華梵者:金剛,是華言;般若波羅蜜,是梵語。若具梵語者,跋折羅般若波羅蜜,此云:金剛智慧到彼岸。通別者:經之一字,是通,以三乘十二分教,俱名為經故。金剛等七字為別,不受餘稱故。餘義等釋,後文中辯,恐煩不引。

    ﹝(一)通敘大意﹞2、除我法

〔卻眾生之我見,除遍計之異情。〕

  鈔云:四見中以我見為首故。我者,於五蘊中妄計我、我所故。人者,妄計我生人中,轉於餘趣故。眾生者,妄計五蘊和合而生故。壽者,妄計我受一期果報,若長若短故。斯皆顛倒妄想,亦名四見。
  今云卻眾生之我見者,下文云: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又云: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即不名菩薩。若菩薩,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
  云菩薩者,梵語。華言,是大道心,亦名覺眾生,故云卻眾生之我見也。遍計者,謂周遍計度我人眾生壽者四見。異情者,異見情執,法非法相,斷常二見,今云除者,謂除去我人眾生壽者,法、非法相。故下文云:「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以是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此除遍計之異情也。

    ﹝(一)通敘大意﹞3、示宗趣

〔以破相顯性為宗,以觀照實相為趣。〕

  鈔云:語之所尚曰宗;宗之所歸曰趣。又宗者,主也,唯以此法而為主故。今此經大意,專以段段破相。故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又云: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見如來。又云:如來所說身相,即非身相,此即破除我、法之相也。又云: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又云:離一切相,即名諸佛,此則顯依他無性,即圓成故。是頓彰般若性也。故云以破相顯性,而為宗故。
  觀照者,文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至應作如是觀者,即觀照般若也。實相者,則真實之相也。經云:不取於相,如如不動者,即實相般若也。由前因聽文字般若章句,一念淨信,方得破相顯性,見道了明,從解起行,即入觀照。念念反觀真際路,斷煩惱障,及所知障,而證實相般若,水天一色露圓明耳。故以觀照實相,而為其趣也。又以觀照為宗,實相為趣,故思之可知也。

    ﹝(一)通敘大意﹞4、法喻申明

〔示般若源,悟金剛性。〕

  鈔云:示文字般若,悟金剛性;示觀照般若,修金剛性;示實相般若,證金剛性。
  金剛有堅利明三義。謂堅喻實相,利似觀照,明如文字。此三般若,義雖有三,其性無殊。此金剛性,不可破壞,妙體常甯G。又此金剛性,體大,般若相大,波羅蜜用大。此體相用,一即三,三即一者,無二法故。所謂斷盡無明,朗然大覺,唯一金剛心故。

    ﹝(一)通敘大意﹞5、示真俗無礙

〔於妙有中,全露真空;於真空中,全彰妙有。〕

  鈔云:此顯不二之旨也。心經云: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等,斯乃即五蘊而全露真空,即真空而全彰五蘊。然五蘊性虛,本自空寂,全露真常,如波即水,無二法故。真空體實,隨緣應用,故有五蘊。如水成波,波因水現。
  楞嚴云:性色真空,性空真色,乃至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全是妙明真性中影像耳。故云:若能轉物,即同如來。此經云: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又云:如來者,即諸法如義,是以鬱鬱黃花,無非般若;青青翠竹,本是真如。故知事依理成,理依事顯。
  起信論云:一心中,有二門故;一心真如門,二心生滅門。以此二門,各攝一切法,不相捨離。又云:此真如體,無有可遣,以一切法,悉皆真故;亦無可立,以一切法,皆同如故。當知一切法,不可說,不可念,故名真如。此雖顯真如門,而全彰妙有,不離如故。此經云:不取於相,如如不動等,此總顯真俗圓融,二諦無礙,不二之旨也。

    ﹝(一)通敘大意﹞6、引經結歎

〔故云: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之法門也。〕

  鈔云:此即證成真俗圓融,不二之旨也。是法者,即妙有而真空,即真空而妙有之法也。即真空而妙有不增,即妙有而真空不減。故云平等。無高下者,在聖而不高,在凡而不下;在涅槃而不高,在生死而不下。良由迷悟不一,故有差殊。於法體中,本來平等,無高下,故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之法門也。
  阿耨等者,梵語。此云:無上正等正覺,即成佛果位之名耳。法門者,法即軌持義;門者,出入義。謂三賢十地等妙二覺,莫不由斯般若之法軌持出入門故。是以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菩提者,其斯之謂歟。
  以上通敘大意一科已竟。

    ﹝一、通序大意﹞(二)諸位取三般若,得一心常住,分四:1、五位妙果因何得就;2、因修三般若故,而得妙證;3、因妙證般若故,得一心所以;4、引偈證成妙體常住。
    1、五位妙果因何得就

〔故三賢十聖,等妙二覺,得無上菩提者。〕

  鈔云:十住十行十向為賢,十地為聖,等、妙二覺為超地之聖。又三賢為十地之因,十地為三賢之果;十地又為等、妙二覺之因,等、妙二覺又為十地之果。
  三賢為解行菩提,十地為分證菩提,等、妙二覺,為究竟菩提。雖賢聖信解行證不同,而究竟所得者,唯一無上菩提。故經云: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二)諸位取三般若,得一心常住﹞2、因修三般若故,而得妙證,分三:(1)依文字般若得見道分;(2)依觀照般若得修道分;(3)依實相般若得證道分。
    (1)依文字般若得見道分

〔必先從文字般若,一念生淨信者。〕

  鈔云:一念淨信者,即頓開圓解佛知見故。經云:是諸眾生,無復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無法相、亦無非法相。以頓忘人法,解真空故。皆從文字般若,而得見也。若約位次,正是十信位滿,得見道分;若約六即佛中,正是理即佛後,得名字即佛也。

    ﹝2、因修三般若故,而得妙證﹞(2)依觀照般若得修道分

〔然後而脩觀照般若。〕

  鈔云:見道分後,以般若智,圓照法界,超現量見,了達五蘊身心世界,蕩然清淨,惟一真如,無差別故。所謂念念照常理,心心息幻塵;遍觀諸法性,無假亦無真。從此空假中三觀,次第深入,方了一心不二之本。漸脩離相妙行,大智大悲,不住生死,及涅槃故。以隨順無住法性,廣大妙理故。若約位次,正三賢位滿,得脩道分。若約六即佛中,依教脩行,法眼圓明,始起觀行,則得觀行即佛;漸次深入,空假中妙行,還未得分證中道,只得相似即佛也。

    ﹝2、因修三般若故,而得妙證﹞(3)依實相般若得證道分

〔不取於相,如如不動,而證實相般若。〕

  鈔云:由前脩道分中,解行成就,方得分斷無明,分證真如,不取性相,忘緣等照,任放天心,以無功用行,得入薩婆若耳。若約位次,證十地位,乃至究竟斷盡生相無明,進超等、妙二覺諸地位故,是謂得證道分。若約六即佛中,得分證即佛,及究竟即佛也。

    ﹝(二)諸位取三般若,得一心常住﹞3、因妙證般若故,得一心所以

〔故得了六度而即一心,悟萬行而即一體。所以一切色無非佛色,一切相無非佛相。〕

  鈔云:三施該六度,六度該萬行。由前以證實相般若,窮徹圓明,大覺諸位;故能於菩提果上,見昔因位中,所脩六度萬行,皆攝一心常住本體。所以於妙果菩提之中,證一切色,無非佛色;證一切相,無非佛相。又佛者,覺也,覺一切色、一切相,無非妙果之色,妙果之相故。即以般若波羅蜜多之法,而為其本也。

    ﹝(二)諸位取三般若,得一心常住﹞4、引偈證成妙體常住

〔故云:如來色無盡,智慧亦復然;一切法常住,是故本圓明。〕

  鈔云:此偈證成上來一心常住所以。如來色者,即真如妙色也。隨緣應用,不變不異,根根塵塵,周遍法界。故爾全體解脫,具攝無邊廣大智慧,遍照諸法,本自圓明,本自常住。故華嚴云:如來成正覺時,入一相三昧,得一切眾生量等身,得一切剎量等身,得一切三世量等身,得一切法量等身,得如是無量無數清淨三輪等身,皆同一相,所謂無相等。故云一切法常住,是故本圓明。
  以上諸位脩三般若,而得妙證一心已竟。

    ﹝一、通序大意﹞(三)釋通妨難令生正見,分三:1、由遍計執故有根塵;2、若破遍計見圓成;3、依正如如本法界故。
    1、由遍計執故有根塵

〔應知根塵器界,全是遍計所執。〕

  鈔云:由難云:既法本常住,本自圓明,眾生日用何故而不覺知?何故而不見耶?故今釋曰:動靜理全是,行藏事盡非;冥冥隨物去,杳杳不知歸。真以根塵器界,全是妙明真性中所現之物,宛似空華。凡情不了,用遍計性,周遍計度,妄執以為實有,盡成虛妄者耳!如暗室之繩,踏之以為蛇者,即斯類故。

    ﹝(三)釋通妨難令生正見﹞2、若破遍計見圓成

〔故若除遍計,依他無性即圓成故。〕

  鈔云:唯識論云:此性是唯識實性。略有二種:一虛妄性,謂遍計所執;二真實際,謂圓成實性。為簡虛妄,說實性言,復有二性:一世俗,謂依他起;二勝義,為圓成性。為簡世俗,故說為實。又遍計性,情有理無;依他性,相有性無;圓成實性,理有情無。此約法相宗義。若約法性宗義,其實依他無性,即圓成故。由卻除遍計,故能轉物,即同如來。

    ﹝(三)釋通妨難令生正見﹞3、依正如如本法界故

〔故說生界不減,佛界不增,山河大地,全露真常。〕

  鈔云:由上依他無性,即圓成故,此圓成實性,遍流六道而未曾減,往成聖道而未曾增。唯一法界常住妙理,頭頭本是真如,法法無非般若。故古德云:聞聲見色,蓋是尋常。這邊那邊,應用不缺。所以山河大地,全露真常;綠水長天,彰法身故。
  以上妨難釋通已竟。

    ﹝一、通序大意﹞(四)依信解行證得成妙果

〔固能依此信而信之,依此解而解之,依此修而修之,依此證而證之。入法界之玄門,成諸佛之妙果。〕

  鈔云:依此信而信之者,大品云:一切法不信,唯信般若,名為真信,即開佛知見故。依此解而解之,依此修而修之者,依解起行,即示佛知見故。依此證而證之者,行起解絕,斷十障,證十如,即悟佛知見故。入法界之玄門,成諸佛之妙果者,斷盡生相無明,五住究竟,即入佛之知見故。
  又六句中,前一句是信成就發心;次二句是解行成就發心;後三句是證成就發心。起信論云:三發心也。問:前者已明信解修證斷惑之意。今者何又重明?答:前是明五位行人,因脩般若,已證菩提。今所明者,的指行人,自修之法,乃成妙果。故未重也。以上釋行人,得信解行證,妙果已竟。

    ﹝一、通序大意﹞(五)般若因種善根始得信受,分二:1、標讚法勝;2、因多善得入。
    1、標讚法勝

〔是知般若之法,諸法中王。〕

  鈔云:是知者,承前契後之辭。諸法中王者,彌勒偈云:「實智為了因,亦為餘生因」。了因者,是證菩提法身,妙果之根本也。餘生因者,為諸度妙行,及報化之根本也。故經云: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菩提法皆從此經出故。

    ﹝(五)般若因種善根始得信受﹞2、因多善得入

〔苟非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始能信而受之,捧而讀之也。〕

  鈔云:夫般若之法,如摩尼寶珠,能濟一切諸渴乏者。但無福人,決不得見,況能受持。故多生累劫,親覲無量諸佛,於一一佛前,常修戒定慧等,資糧助道妙行之力,始能信而受之,捧而讀之也。

    ﹝一、通序大意﹞(六)持法妙行福廣難量,分五:1、持行福勝;2、豎橫較量;3、天人供養;4、歷耳成種;5、彈指頓超。
    1、持行福勝

〔是以受持者,功超餘行;讀誦者,福過琩F。〕

  鈔云:深信曰受,受而領納曰持。閱本經文曰讀,離本朗念曰誦。夫以歷曠劫而修行,遍琩F剎而行捨。若不知般若無我之法,朗徹心源,終成費行。如蒸沙作飯,必無實果。是以釋迦如來,歷覲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若復有人,於後末世,能受持誦讀此經,於我所供養諸佛功德,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供佛之行,尚不能超,況餘行乎。是故總經琩F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皆成有漏之福,豈成無為妙果菩提,涅槃常樂我淨者哉!故持般若一行,福過琩F,未作奇也。

    ﹝(六)持法妙行福廣難量﹞2、豎橫較量

〔十虛較量,難以測其邊;三千施寶,無以探其際。〕

  鈔云:一橫較,二豎較。先橫較量者,謂十方虛空,尚不能較量,況比餘法之類,而能及哉!經云:一人發真歸元,十方虛空悉皆銷殞,斯皆般若性現之力也。次豎較量者,謂七寶佈施,皆落有為,增長生死,徒益煩多。永嘉云:住相布施生天福,猶如仰箭射虛空。勢力盡,箭還墮,招得來生不如意。爭似無為實相門,一超直入如來地。故三千施寶,無以喻之也。

    ﹝(六)持法妙行福廣難量﹞3、天人供養

〔在在則人天供養,時時則舍利分彰。〕

  鈔云:夫般若是三世諸佛之母,故一切如來,悉皆供養,最為尊重。故法華云:十方諸如來,并過現未來;亦見亦供養,亦令得歡喜。是人之功德,無邊無有窮;如十方虛空,不可得邊際。況世間一切天人阿修羅等,而不供養者乎!
  舍利者,梵語。此云:身骨,乃佛滅度後,荼毗身骨,有八萬四千大數。金光明云:若人得一舍利,如芥子許,能供養者,決定托生三十三天,受無量妙樂。此乃色身舍利,非法身舍利之體。經云:隨說四句偈等,所在之處,即為有佛。故云,時時則舍利分彰也。若人得一四句偈等,能奉供者,得證菩提,豈可思議福德而較量哉!

    ﹝(六)持法妙行福廣難量﹞4、歷耳成種

〔一歷耳根,永為道種。〕

  鈔云:若種餘善,即成人天小果,有漏之因。若熏般若妙善,一歷耳根,如人食少金剛種子,盡未來際,不可破壞,畢竟要穿一切有為煩惱身過,到于無為一切智地。所以金剛種入如來藏,瓜豆云何得錯根。此之謂也。

    ﹝(六)持法妙行福廣難量﹞5、彈指頓超

〔彈指合掌,頓超劫海。〕

  鈔云:夫以深信則讚,讚則歸依,以頓忘人法了真空故。是以超曠劫之無明,越琩F之生死。故我世尊,往昔一聞般若妙旨,則不隨生死流佈,而成十地妙果。故佛告須菩提言:當知是經義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法華云:聞法歡喜讚,乃至發一言,則為已供養,一切三世佛者,即斯類故。以上持行難量已竟。

    ﹝一、通序大意﹞(七)舊疏新章聞名周廣

〔稽古註疏,千百餘家,望今解釋,循方遍滿。聞名者,盡娑婆界;仰望者,普遍塵沙。〕

  鈔云:疏文分二,(一)註疏繁多,(二)聞名遍遠。(一)註疏繁多者,謂三十二大士,各說不二法門。五百比丘,各說身因解脫,但能令人一言之下,心地開通者,皆得以作龜鏡。苟非如來冥承付囑,何得註疏,千百餘家,而流通者乎!(二)聞名遍遠者,謂般若之法,非但盡娑婆界而聞名;乃至盡法界以普周,窮塵剎而宏遠,莫不以斯般若之法,利濟含生。故大經云:三世諸佛已說、今說、當說,我今亦如是說。佛子,我不見有一個國土如來,不說此十地法。何以故?此是三世諸佛,向菩提道,最上法故。起信論云:一切諸佛,本所乘故。一切菩薩,皆乘此法,到如來地故。此經云:涅槃三世諸佛,依般若法,而證阿耨菩提。是以經律論等,皆以般若而為其本,豈聞名者,以局一方之境,乃通方之妙道也。是以塵沙界而弘傳,則塵沙界而仰望,皆是如來護念此經,威德力故。豈虛謬哉!

    ﹝一、通序大意﹞(八)因利他切略述疏章

〔豈予膚見陋學,以管窺天,敢言測度者哉!無非利人心切,毛頭許智,投入佛心。余雖凡夫,亦無棄耳!〕

  難云:舊疏新章,廣多無數,何必要今重出?故今釋云:因利他切,略述疏章。
  豈者,承前之義。予者,自謂之辭。膚見者,淺見也。陋學者,學之至敝也。夫以法海無涯,豈虛空之可度,般若宏遠,較塵剎而難量。況以淺見陋學之人,其猶以管窺天,用蠡測海,敢以胸談臆見,而能度量者哉!無非利人心切,頓忘膚見之能,以毛頭許智,欲測佛心。故清涼云:我今欲以一毛智,測量無邊法界空。是以塵培華嶽,無增萬仞之高;露滴天池,喜合百川之水。予雖凡夫者,泛常之流也。經云:凡夫者,即非凡夫,是名凡夫。但能初心一念,即頓開知見;深信般若,研窮佛境耳。故大疏云:即凡心而見佛心,事理雙脩;依本智而求佛智,未能自度,先欲度人者,菩薩發心也。況夫如來,常以般若護念諸大菩薩。予雖凡夫,亦無棄耳!自然冥承護念,俾令行者,般若妙心,朗然悟徹,命筆所述,量投佛意耳!
  以上通序大意初科已竟。

    二、歸敬請加,分三:(一)歸敬;(二)請加;(三)回向。
    (一)歸敬

〔稽首法界海,十方調御師,般若諸大士,信解比丘僧,復禮須菩提,古今宏法者。〕

  鈔云:先明一體三寶,後顯別相三寶,若總若別,悉皆歸順。心冥道合,無二無不二故。先總明者,謂稽首二字,能歸行人。法界海者,即行者所緣境故。今初稽者,屈也,至也。首者,頭也。謂欲述疏意,先通三寶,特舉三業,虔恭敬仰,屈己頭頂以至于地。心冥佛境,口誦辭句,剖析心誠,乞求加護。問:何故最初歸敬三寶?答:別行鈔云:略有七意,(一)顯示三寶,俾令久遠流通,自他二利,吉祥故。(二)令人發生深信,不生疑惑故。(三)令知恩德由三寶力,方成慧解故。(四)儀式應然,如世臣子,凡所作為,先稟君故。(五)表有承稟,三寶證明,顯非胸臆故。(六)像季傳教,障難由多,先敬三寶,請加護故。(七)西天諸菩薩僧,造論釋經,皆先歸故。由斯七意,故祈請加,能皈三業,深入法界,遍體三寶。是以捨三業而攝歸一心,捨一心而歸三寶,故稽首而歸依也。
  云法界海者,謂一切三寶,不離法界,法界不離三寶。況一真法界,一切諸佛,斷無明盡而親證;一切諸法,從法界海流;一切菩薩,分斷無明,分證法界;一切僧眾,依法界海而修行。故經云:一切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無為者,即一真法界之妙理也。又一真法界,即具同體三寶義理,謂法界中,有大智光明遍照義故,即是佛寶。法界中能軌持琩F性功德故,即是法寶。又性相圓融,和合義故,即是僧寶。又佛即是法,法即是僧,故云:法界海耳!所云海者,謂法界中,既具一體三寶,即法界性中之德,猶若大海,普容無量諸珍寶故。以上同體三寶義已竟。
  次別相三寶者:(一)大乘三寶,(二)小乘三寶,(三)住持三寶。又佛不是法,法不是僧,自為差別相也。
  初大乘有三者:法報化三身,或具十身,是為佛寶;六度妙行,八萬四千無量法門,是為法寶;三賢十聖,等、妙二覺,是為僧寶。
  次小乘有三者:五分法身,是為佛寶;四諦十二因緣,是為法寶;四果四向,是為僧寶。
  後住持三寶亦三:金銀銅鐵七寶所成,或泥塑木刻,寫畫形像,是名佛寶;西方貝葉,此方竹帛,黃絹紙墨筆硯而成,是名法寶;剃髮染衣,受諸大戒,習行定慧,弘闡正法,是為僧寶。
  所云寶者,謂三寶琣磳@間,最為殊勝,良友福田,世出世間,最尊最貴,名之為寶。今此文中十方調御師,是為大乘佛寶;般若是為大乘法寶;諸大士者,是為大乘僧寶。
  問:為甚不舉釋迦師者,何也?答:以本師即諸佛之一數耳!又無量法門單舉般若者,以諸中中王故。
  次信解比丘僧,復禮須菩提者,即小乘三寶中僧寶也。問:小乘三寶中獨舉僧寶,而不舉佛、法者,何也?答:以大乘統攝故。今歸向者,以同在會上,回心向大,深信般若,故偏歸也。又比丘僧中,獨舉須菩提,而不舉餘者,何也?答:以須菩提是請法之首故。
  古今弘法者,即住持三寶中僧寶也。問:何得獨舉住持僧而不舉餘者?答:以住持中弘法僧寶,最為勝故。謂因僧弘闡,故知有法,知法即知佛有無量功德,故偏歸舉。

    ﹝二、歸敬請加﹞(二)請加

〔願以同體慈,冥承善護念,句句合玄宗,言言投佛意。〕

  鈔云:謂三寶有無量勝德,今略舉一二:(一)者大慈,(二)者大智。云慈者,四無量心之首故,又是諸善中王故。云智者,諸佛菩薩,具琩F妙行,以般若智母,而無其本。
  以慈行,不住涅槃故;以智行,不住生死故。是以不住生死、不住涅槃,即斯無住妙行中同體慈、同體悲、同體智、同體神力。以天眼遙觀、天耳遙聞,他心速鑑,無礙見聞,冥承護念之力;俾令行者,圓覺妙心,豁然開悟;所析妙義,句句得合玄宗之旨,言言投佛意故。

    ﹝二、歸敬請加﹞(三)回向

〔回施諸有情,共證無上果。〕

  鈔云:回向有三意:(一)回向真如,以修一切妙行理觀,冥同實際,無障礙故;(二)回向眾生,將此所述疏意,自利利他,施與眾生,了般若故;(三)回向菩提,願令我及有情,得無上菩提,證常樂我淨,無餘大涅槃故。以上行者三回向心,即起信論中,三心圓發之文:(一)直心,正念真如法故;(二)深心,樂修一切諸善法故;(三)大悲心,普救一切諸眾生故。以斯三心圓發之旨,即合三心回向之意。雖辭少有不同,而大意之旨,理實貫通,思之可得也。
  以上歸敬請加一科已竟。

    三、開章釋文,分二:(一)列名;(二)釋義列科。
    (一)列名

〔(一)教啟因緣,(二)藏教分攝,(三)會通餘部,(四)乘所被機,(五)教體淺深,(六)宗趣通局,(七)處會傳譯,(八)誦持感應。〕

    ﹝三、開章釋文﹞(二)釋義列科,為八:1、初科;2、藏教分攝;3、會通餘部;4、乘所被機;5、教體;6、宗趣通局;7、處會傳譯;8、誦持感應。
    1、初科中分二:(1)總標列;(2)轉釋。
    (1)總標列

〔(一)教啟因緣者二:一總因緣,二別因緣。〕

  鈔云:教者,聖人被下之辭。啟者,啟一經之總源。因者,眾生本有佛性為因。緣者,佛出世指示為緣,謂佛因此、由此、而為緣故。者者,牒定之辭,後之下文,而釋之也。

    ﹝1、初科﹞(2)轉釋又二:A、總因緣;B、別因。
    A、總因緣,分二:(A)標總題;(B)釋總緣。
    (A)標總題

〔言總因緣者。〕

    ﹝A、總因緣﹞(B)釋總緣,又三:a、喻申自利;b、證明利他;c、結大事因緣。
    a、喻申自利

〔夫王道坦坦,千古同歸;一乘玄門,諸佛齊證。〕

  鈔云:千王大道,坦坦平平,經千古而不易也。佛佛道同,垂永劫之常琚A豈有異哉!故法華經云: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儒云:莫不由斯道也。斯之謂歟!

    ﹝(B)釋總緣﹞b、證明利他

〔故一切諸佛,為一大事因緣故,出現于世。所謂開示悟入佛之知見故。佛知見者,即般若波羅蜜多智慧光明,普令一切眾生,盡入無餘大涅槃故。〕

  鈔云:法華經中,佛告舍利弗云: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舍利弗,云何唯以一大事因緣?所以,諸佛世尊,欲令眾生開佛知見,示佛知見,悟佛知見,使得清淨故,出現于世。由佛昔因願力,故感果得周圓,普令眾生開示悟入,盡得無餘大涅槃故。涅槃者,此示圓寂,亦云滅度。所謂以般若智慧光明,斷除煩惱障,及所知障,滅度而滅度之,斯為佛之本意本懷,豈有他哉!

    ﹝(B)釋總緣﹞c、結大事因緣

〔良以一切眾生,本具佛性,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豈同執柯伐柯,猶以為遠哉!〕

  鈔云:由上佛智,破除一切眾生迷闇,令入大滅度者,良由眾生本來具有天然自性,真知真見,不假修為,而成就也。只因眾生逐妄迷真,不見自性,故諸佛出世,指示悟入,而為緣也。故君子以人治人,下人皆可以為堯舜耳!

    ﹝(2)轉釋﹞B、別因,分三:(A)標數;(B)轉釋;(C)結別因之緣。
    (A)標數

〔別因有十。〕

    ﹝B、別因﹞(B)轉釋,分十:a、諸佛護念;b、教示降伏;c、示無住法;d、示般若是諸法本;e、直示真如離相;f、為被最上機;g、為示見性必修;h、示全修即性;i、示銷重障;j、斷疑生信。
    a、諸佛護念,分三:(a)標;(b)釋;(c)結。
    (a)標

〔為諸佛常以般若護念諸菩薩故。〕

    ﹝a、諸佛護念﹞(b)釋

〔夫以般若之法,佛佛道同,如王寶印,一同護念。是以諸佛證之、菩薩脩之、眾生仰之。仰之者,則頓超劫海。脩之者,則諸佛護念,乃至付之囑之,無非此一般若波羅蜜多之法也。〕

  鈔云:般若之法,是佛心印,如千王寶印一同護念,是謂永護憶念,此般若之法也。由是諸佛證之,以為果德;菩薩脩之,以為妙行。妙行者,即十波羅之妙行,而證諸佛之果德也。至於眾生一念淨信,圓覺妙心,豁然開悟,頓忘人法解真空故。是以彈指合掌頓超劫海。修習之者,果人護念,乃至付小菩薩,囑大菩薩,諄諄切切,饒舌叮嚀,無非皆為此般若心印之法也。

    ﹝a、諸佛護念﹞(c)結

〔是以世尊拈花,迦葉微笑。至於歷代諸祖轉展護念,轉展付囑者,無非惟此一事而已矣。〕

  鈔云:是以者,承前契後之詞。世尊在靈山會上,談經三百餘會,說法四十九年。至後涅槃會上,世尊拈花,百萬人天大眾,無不茫然。世尊告云:我以無相為相,無門為門,涅槃妙心,付囑摩訶迦葉。是後轉付阿難,以至達摩西來,而為此方初祖,轉囑神光。至于六祖會下,出於青原南嶽。青原流于曹洞,南嶽派于臨濟,及我本師天濤雲老人等,共為七十三世,無非以心印心,以法印法,惟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矣!

    ﹝(B)轉釋﹞b、教示降伏,分三:(a)標;(b)釋;(c)示顛倒。
    (a)標

〔為令大士降伏其心悟真空故。〕

    ﹝b、教示降伏﹞(b)釋

〔謂佛直示真元,掃除我法二執,了一切眾生,即涅槃相,無生可度。〕

  鈔云:八識規矩云:我執二種,法執二種。
  我執二者:一、俱生我執,謂於五陰等法中,強立主宰,妄立為我,與身俱生故;二、分別我執,謂於計我法中,分別我能行善,我能行惡而起執故。
  法執二者:一、俱生法執者,謂無始時來,虛妄熏習,於一切法妄生執著,睇P身俱故;二、分別法執者,謂於邪師及熏邪教,分別計度執為實故。
  分別二執,粗故易斷,細故難斷。今佛直示真知,頓令大根眾生開示悟入,了達一切異生即涅槃相,無生可度。故淨名訶慈氏云:彌勒如,眾生亦如,何有眾生而可化者?不起度生之見,即得破除俱生我執、俱生法執,頓斷諸障,頓證真如,圓滿菩提,歸無所得,是為降伏其心故。

    ﹝b、教示降伏﹞(c)示顛倒

〔若起度生之見,我人眾生壽者,即非菩薩故。〕

  鈔云:若有四相,非大士者,反顯不能降伏其心故。

    ﹝(B)轉釋﹞c、示無住法,分四:(a)標;(b)釋;(c)引證;(d)結歸無住。
    (a)標

〔為令了無住法,是菩薩故。〕

    ﹝c、示無住法﹞(b)釋

〔謂一切妙行,如空中鳥跡,不住此岸,不住彼岸,不住中流,運無住法而為其本。〕

  鈔云:一切妙行者,即十地所修十波羅密之妙行也。謂此諸妙行,若空中鳥跡,似空中風相,難說難可示,如是十地義,心意不能了。又云:非初非終後,非言詞所說;出過于三世,其相如虛空。寂滅佛所行,言說莫能及;地行亦如是,難說難可示。不住此岸下。
  法界品中,大願力精進救護一切眾生主夜神告善財云:菩薩法者,譬如船師,不住此岸,不住彼岸,不住中流,運無住法而為其本。
  維摩經中,文殊問淨名云:菩薩以何為本?答:以無住為本。又云:菩薩以從無住本,立一切法故。

    ﹝c、示無住法﹞(c)引證,分二:甲、證無住因行;乙、證無住果行。
    甲、證無住因行

〔故下文云:菩薩行六度等,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又云:若心有住,則為非住。〕

  鈔云:大士行施度等,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心故。古德云:見色非干色,聞聲不是聲;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由是不住有為,不住無為,亦不住非有為非無為,是故菩薩不住相想,而行施等諸度,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故又云:若心有住,則為非住佛道矣。

    ﹝(c)引證﹞乙、證無住果行

〔又云:菩薩知一切法無我,得成于忍。此菩薩勝前菩薩,所作功德,不可思議。〕

  鈔云:知一切法無我者,以般若智圓照自性,破除我法二執,了真空故。得成于忍者,坐斷能所現量,分斷俱生無明,分證十地真如,即得頓超伏忍、信忍、順忍,以至漸入無生法忍,寂滅忍故。此菩薩者,即超忍諸菩薩也,勝前菩薩所作功德。不可思議者,謂勝地前初心菩薩,不能忘取相有漏心而行施等諸度也。今此地上菩薩,超通達位時,乃至無有少法可得。故云凡所作功德皆無漏行,不取性相,任放天心,忘緣等照,而行施度等者。由斯妙行,故不可思議云耳。

    ﹝c、示無住法﹞(d)結歸無住

〔是以勸令一切大士,了無我法,得成于忍。能忍第一諦,證無住法故。〕

    ﹝(B)轉釋﹞d、示般若是諸法本,分三:(a)標;(b)釋;(c)引證。
    (a)標

〔為令知般若是諸法本故。〕

    ﹝d、示般若是諸法本﹞(b)釋

〔謂般若之法,乃諸法中王。是以六度四等塵沙妙行,皆以般若而為其本,若無般若朗徹心源,一切行門成有漏故。〕

  鈔云:般若法即實相心印之法也。是以施等諸度,慈悲喜捨,乃至無量塵沙行門,皆以般若心印實相而為其本。此般若法,或名真如,或名法性,或名本圓覺藏,或名常住真心,或名實際本來,是知百千之名,皆不出乎實相心印之法體也。故諸大乘經皆以實相為本,三藏十二分皆以實相為源。故下文云:若眾生信心清淨,即生實相。生實相者,即生十地真如實相故,由得真如實相般若,方修一切妙行得成真如無漏行故。若無下反顯之文,謂若無般若慧光朗徹自性,知一切法了無我者,即所修一切施等行門,成有漏也。

    ﹝d、示般若是諸法本﹞(c)引證

〔下文云: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從此經出故。〕

  鈔云:斯顯果、人及所證之法,皆從般若心印而流出故。圓覺經云:善男子,無上法王有大陀羅尼名為圓覺,流出一切清淨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羅密教授菩薩,一切如來本起因地,皆依圓照清淨覺相,永斷無明,方成佛道。故云是諸法中王故。

    ﹝(B)轉釋﹞e、直示真如離相,分三:(a)標;(b)釋;(c)引證。
    (a)標

〔為直示般若心印無迂曲故。〕

    ﹝e、直示真如離相﹞(b)釋

〔謂般若之法,直示真如無二法故,所以色空非有,妙性痤M。〕

  鈔云:般若法者,即真如心印法也。夫心印法者,非色非空,虛相本盡,真性本現。是故此真如法,從本以來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畢竟平等,無有變異,不可破壞,唯是一心,故名真如。

    ﹝e、直示真如離相﹞(c)引證

〔下文云:離一切相即名諸佛。又云:如來者,即諸法如義。惟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故。〕

    ﹝(B)轉釋﹞f、為被最上機,分三:(a)標;(b)釋;(c)引證。
    (a)標

〔為被最上一乘機故。〕

    ﹝f、為被最上機﹞(b)釋

〔謂般若之法,原非下劣根機可能承受。〕

  鈔云:根有三根,機有五性。今所被者,最上乘故,非圓頓機莫能入也。
  問:三根普潤,大小兼收,方為此法之圓妙耳。云何獨被大機而不被小機者耶?答:前不云乎?諸大乘經,及三乘之法,皆以實相為本。今不被小,而云被大者,有三義:一者,引未發大心者,令發大心故;二者,已發大心者,令永安住不退轉故;三者,令彼二乘,生大慚愧,入佛智故。故云如來為發大乘等說,由斯巧語,令彼小乘,深信大乘二空真如,更進窮樓,回心向大,非實棄不被耳。

    ﹝f、為被最上機﹞(c)引證,分二:甲、獨被上機;乙、激引小機。
    甲、獨被上機

〔故下文云: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

    ﹝(c)引證﹞乙、激引小機

〔又云:若樂小法者,著我人等,即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鈔云:樂小法者,只樂生空,不解二空,以不知心外無法,不達五蘊六入十二處十八界本來空寂,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未脫法執見故,是以不能聽聞,不能受持,不能讀誦,亦不能利他,為人分別解說,荷擔無上大菩提故。

    ﹝(B)轉釋﹞g、為示見性必脩,分三:(a)標;(b)釋;(c)引證。
    (a)標

〔為令見性必脩故。〕

    ﹝g、為示見性必脩﹞(b)釋

〔謂若不持戒脩福,於此章句,雖復受持讀誦,終無利益,如畫餅充饑之類。反此,必要持戒脩福,於此章句,能生信心,即生實相。〕

  鈔云:夫修證即不無,染污即不得。故大事未明,如喪考妣;大事已明,還要如喪考妣。是知見性已後,必假修而證之。若不修行,曠劫無明,云何能斷?
  故楞嚴云:雖復受持讀誦,若不斷除殺盜淫妄,如蒸沙作飯,必無實果。又蓮池老人云:畫餅何益於饑腸,燕石難瞞于賈價。是故必要因戒生定,因定發慧,是為如來三無漏學。決定清淨明誨,故曰必要持戒修福,於此章句能生信心,即生實相。持戒者,戒也。修福者,定也。生信心者,慧也,即諸位之階基耳!生實相,即生諸地之實相也,所謂斷十障證十如故。

    ﹝g、為示見性必脩﹞(c)引證

〔故下文云: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菩提。〕

  鈔云:以無我人下,即見道分也。修一切善法者,即修道分也。即得阿耨菩提者,證道分也。

    ﹝(B)轉釋﹞h、示全修即性,分三:(a)標;(b)釋;(c)引證。
    (a)標

〔為令知全修即性故。〕

    ﹝h、示全修即性﹞(b)釋

〔謂令一切菩薩,了達六度萬行,無非般若妙行,以一切行門,全修即性,無二行故。〕

  鈔云:全修即性者,即真如一行三昧法也。由真如一行三昧力故,得入無量諸三昧門,故得了六度而即一心,悟萬行而即一體。故云無二法故。

    ﹝h、示全修即性﹞(c)引證

〔下文云:若人發阿耨菩提心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通達無我、法行,如來說名真菩薩故。〕

  鈔云:了悟自性,生佛一如,我及眾生本來寂滅,奚有我能度眾生,我能修行者乎!故云:通達無我行者,始知全修即性,如來說名真大士故。

    ﹝(B)轉釋﹞i、示銷重障,分三:(a)標;(b)釋;(c)引證。
    (a)標

〔為令多障菩薩銷重障故。〕

    ﹝i、示銷重障﹞(b)釋

〔謂設有菩薩,雖發大心,經多累劫,重障難除。故令持般若法,轉重障而成輕障,破煩惱障,及所知障故。〕

  鈔云:雖發大心下,凡情未斷,般若未餐,雖經累劫修行施度等行,未超三界分段生死,未得斷除現行煩惱,一切重障,故勸持誦般若大乘之力,方銷分段煩惱極重報障。
  故普賢章云:若欲懺悔者,端坐念實相;是故宜至心,懺悔六根情。即持誦大乘義,轉重障而成輕障故。重障者,即貪嗔癡等,煩惱障及報障也。輕障者,所知障也。由持般若力故,先破分別二執,現行煩惱;後破所知障,所謂般若止觀力強,俱生隨眠,無不斷也。

    ﹝i、示銷重障﹞(c)引證

〔下文云: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

  鈔云:先世罪業者,業兼煩惱障也。墮惡道者,報障也。由持般若性力,消生前之罪因,滅當來之報障。故受世人輕賤,免重業而成輕受,銷重報而成輕報也。故淨業障經云:若有菩薩先世造一切罪,因果未熟,恐受當報;或于現生,依教修行,持誦大乘,反受重疾,難堪難忍;或招顛沛,乃至一日一夜者,能消無間地獄,一切重罪,況多日乎!當得下,正是斷二障,證二果故。

    ﹝(B)轉釋﹞j、斷疑生信,分三:(a)標;(b)釋(c)結歎。
    (a)標

〔為令斷般若諸疑現行及種子故。〕

    ﹝j、斷疑生信﹞(b)釋,分三:甲、因信得入;乙、指聞本法斷疑;丙、斷疑章句所以。
    甲、因信得入

〔謂疑,為障萬善之門;不疑,為信成菩提之進步。故能從聞思修入三摩地,證般若波羅蜜等妙法門故。〕

  鈔云:華嚴云:信為無上菩提本,信能必到如來地。故佛法大海,信為能入。故知疑為大障聖道;不疑,脫煩惱怨無施多力。由是應知從聞思修,入於妙舍摩他三摩禪那,止觀二門。若一生疑永無絕分,設或修之半途退墮,故聞慧中,起步斷疑,淨信忍可,決擇分明,至果菩提,永不退轉;證入金剛心印,十地門故。由是弘法大士,總以斷疑生信,絕相超宗,八個字等,為此經之大綱也。

    ﹝(b)釋﹞乙、指聞本法斷疑

〔故下須菩提,節節詳明,細問於佛,令破諸疑種子,及現行故。若文中尊者未問於佛,佛即就遮未起之疑,名為種子。若尊者已問於佛,佛即破之,是為現行。〕

    ﹝(b)釋﹞丙、斷疑章句所以,分二:(甲)證古今謬;(乙)傍求未古。
    (甲)證古今謬

〔是以世親大士以分二十七段疑文,足為明鏡。後學析之為三十二分,非正意也。〕

  鈔云:彌勒偈云:「調伏彼事中,遠離取相心(遠離能取所取想心見故);及斷種種疑(種種疑者,即分二十七段疑也),亦防生成心。(謂尊者已問,佛即就遮破之為現行疑;若尊者未問,佛即就遮,發揮斷疑之旨,早破尊者疑,使令不起,故云亦防生成心耳!)」故世親依斯妙偈後文兩句之義,列于二十七段疑文,謂之金剛釋疑論,發揮本經略意之旨。其中還有微細斷疑之意,總該在內,俾令來學明如指掌,易通佛意。後之昭明太子,以將此經列成三十二分,用古正今,實為破碎斷疑文意。

    ﹝丙、斷疑章句所以﹞(乙)傍求未古

〔更復傍求異解,理現雖明,未遵古意。〕

  鈔云:或緇或素,或高士等,廣依三十二分科文解釋,時人謂之文直義明,了無迂曲。故今釋之曰,不然。斯諸文釋,理觀雖妙,實為傍求異解,而與彌勒、世親古釋之論,似有違也。
  問:既諸家古德依三十二分之文註釋,亦能發明理觀意旨,奚得局立斷疑之文,以為美哉?答:夫彌勒,是補處佛,位證圓覺,深通佛意,為法王嫡子。金口所宣,八十行偈,解釋斯經,授之無著。無著又將此偈轉授世親,世親又依斯妙偈列成二十七段斷疑論文,解釋斯經。後之高賢,凡欲銷釋,總依此論,方不謬佛意,乃萬古之規鏡也。若依三十二分之文註釋,總然玄妙,未遵古意云耳!

    ﹝j、斷疑生信﹞(c)結歎

〔良以古意諸疑,謂障道之首。生信,為入道之源,故知斷疑生信,乃得絕相超宗,令入般若波羅蜜等諸忍果故。〕

  鈔云:諸忍者,在無著文中前已釋故。

    ﹝B、別因﹞(C)結別因之緣,分二:a、結別因;b、總彰別緣。
    a、結別因

〔以上教啟十因已竟。〕

  鈔云:由上十種別因,乃宣此經之法,故下總結此經之緣,以避煩耳。

    ﹝(C)結別因之緣﹞b、總彰別緣

〔雖未若華嚴教啟之緣,其中時方說主,入城托缽,歸來趺坐,洗足收衣。眾成就等,聽法雲集,願樂欲聞者,即此經之緣也。〕

  鈔云:華嚴玄談,先明十因,次明十緣。然此經文略,未便廣引十緣之語,故大概宣說之。十緣者:一依時,二依處,三依主,四依三昧,五現相,六依說者,七依聽者,八依德本,九依請者,十依加者。文雖少而義周,思之可也。

    ﹝(二)釋義列科﹞2、藏教分攝,分三:(1)總標;(2)釋;(3)釋十二分。
    (1)總標

〔藏教分攝者。〕

    ﹝2、藏教分攝﹞(2)釋,分二:A、略釋;B、廣釋。
    A、略釋

〔藏即三藏二藏。教即五教。分即十二分。〕

    ﹝(2)釋﹞B、廣釋,分三:(A)釋三藏二藏;(B)釋五教;(C)釋十二分。
    (A)釋三藏二藏,分二:a、釋三藏;b、攝屬所歸。
    a、釋三藏,分二:(a)列名釋義;(b)攝屬所歸。
    (a)列名釋義,又二:甲、列名;乙、釋三藏義。
    甲、列名

〔言三藏者:(一)修多羅藏,(二)毗奈耶藏,(三)阿毗達摩藏。〕

    ﹝(a)列名釋義﹞乙、釋三藏義,分三:(甲)釋經藏名義;(乙)釋律藏名義;(丙)釋論藏名義。
    (甲)釋經藏名義,分三:子、標名;丑、釋名義;寅、引餘名證。
    子、標名

〔今初,修多羅藏者,梵語。〕

    ﹝(甲)釋經藏名義﹞丑、釋名義

〔此云契經,謂上契二諦三諦四諦之理,下合異類眾生之機,方名契經。即貫義、攝義、常義、法義,謂貫穿一切義理,攝持所化眾生。常,即古今不易。法,即十界同歸。〕

    ﹝(甲)釋經藏名義﹞寅、引餘名證

〔更有雜心五義:或曰涌泉,注而無竭故;或曰出生,則輾轉滋多義味故;或曰顯示,以佛聖教,顯示事理真俗故;或曰繩墨,楷定邪正無偏曲故;或曰結蔓,能貫能攝,如結蔓故。總上五義,不出貫攝常法,四義等故。餘義等名,恐煩不引。〕

  鈔云:餘義等名者,西域更稱云席經,或曰線,或曰聖教。古德見此儒墨,皆稱為經,遂借彼席經,以目聖教雙含二義,俱順兩方,借義助名,更加契字,揀異席經甚為允當,故曰恐煩不引。

    ﹝乙、釋三藏義﹞(乙)釋律藏名義,分三:子、標名;丑、釋名義;寅、引餘名證。
    子、標名

〔毗奈耶藏者,梵語。〕

    ﹝(乙)釋律藏名義﹞丑、釋名義

〔此名調伏。調練三業,通於止作、制伏,唯明于止。止,即三業七支各各防非;作,是三業七支各各俱善。是以不但永斷十惡而防非,轉更勤修十善而培德,即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之義也。〕

    ﹝(乙)釋律藏名義﹞寅、引餘名證

〔或曰毗尼,此翻滅義,從因至果有滅義故。或云尸羅,此翻清涼,除煩惱熱有清涼義故。或云波羅提木叉,此翻別解脫,離諸過惡,有解脫義故。雖梵音楚夏,而大旨無殊,悉調伏義故。〕

  鈔云:從因至果有滅義故。(一)滅業非,謂不殺盜等,故律中云毗尼。(二)滅煩惱,是發業之本,故律云為調伏貪等令盡,是故世尊制增戒學。(三)得滅果,即無為果。故戒經云:戒淨有智慧,便得第一道。故前二是因,後一是果。解脫者,梵語波羅木叉,此翻別解脫,此就因得名。然有二義:(一)揀定道,名之為別;(二)三業七支各各防非,故名為別,亦翻隨順解脫。此據果立,隨順有為無為,二種解脫果故;亦云性善,如十誦律;亦名守信,如昔所受實能持故。

    ﹝乙、釋三藏義﹞(丙)釋論藏名義,分三:子、標名;丑、釋名義;寅、引餘名證。
    子、標名

〔阿毗達摩藏者,梵語。〕

    ﹝(丙)釋論藏名義﹞丑、釋名義

〔此云對法,然法有二種:(一)勝義法,謂涅槃是善是常,故名勝義法;(二)法相法,通四聖諦。相者,性也,狀也。二俱名相。法既有二,對亦有二:一者對向,謂向前涅槃故;二者對觀,觀前四真諦理故。其能對者,皆無漏淨慧,及相應心所故。由對果對境,分二名故。故慧但是對,而非是法,非所對故。舊譯為無比法,以詮勝慧故。〕

  鈔云:慧者,是五別境中慧,相應心所,即五遍行心所,作意觸受想思,與八識心王相應故。由對果對境下,謂涅槃為果,四諦為境。涅槃四諦二種為所對,無漏淨慧為能對。故云:慧,但是能對屬心,而非是果法及四諦境法為所對故。由斯淨慧心,能對果境二法,而成論之義故。

    ﹝(丙)釋論藏名義﹞寅、引餘名證

〔或曰優波提舍,此翻論義,賓主問答有往復故;或云磨怛理迦,此翻本母,以教與義,為本母故;或曰磨夷,此翻行母,以依教義而成行之母故。雖梵音不同,皆屬對之義故。〕

  鈔云:教為能詮,義為所詮。為依教義而成諸乘行故。

    ﹝a、釋三藏﹞(b)攝屬所歸

〔今此經者,正屬修多羅藏,兼律論。故文云,如來滅後,後五百年,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豈非般若之法,總以持戒而為其本,兼律義故。前後上下之文,全以賓主問答,往復窮通,斷疑生信,兼論義故。〕

  鈔云:前五百年解脫堅固,第二五百年禪定堅固,第三五百年持戒堅固,第四五百年多聞堅固,第五五百年塔寺堅固。後五百歲者,近于鬥諍堅固。
  又前兩個五百年,正是正法一千年。次兩個五百年,乃像季一千年。次後兩個五百年,正是末法一萬年初季,尚有持戒修福者,言此經有大根機而受持者,總以多生劫來,即持戒定人為本基故,義兼律儀故。須菩提謁而問之,世尊答而斷之,斯為賓主往復問答,是為論義所攝故。以上三藏列名釋義竟。

    ﹝(A)釋三藏二藏﹞b、釋二藏,分二:(a)正釋二藏名義;(b)攝屬所歸。
    (a)正釋二藏名義,又二:甲、標立名;乙、釋義。
    甲、標立名

〔言二藏者。〕

    ﹝(a)正釋二藏名義﹞乙、釋義,又二:(甲)示名義:(乙)攝歸半滿。
    (甲)示名義

〔一聲聞藏,二菩薩藏,即前三藏之教。詮示聲聞理行果故,名聲聞藏。詮示菩薩理行果故,名菩薩藏。〕

  鈔云:聲聞者,因聞苦集滅道四諦法音,而依教奉行修自利法,名為聲聞。行六度萬行等,修二利法,名為菩薩。即前經律論三藏教典,詮示小乘生空理,詮示小乘戒定慧行,詮示小乘偏真涅槃果德,由斯詮示小乘教行理果四法,攝屬聲聞藏故。又前教是能詮,理行果等為所詮。又菩薩藏中,教,即十二分。理,即二空真如理。行,即六度妙行等。果,即是無餘大涅槃果德,由斯四法,攝屬菩薩藏故。

    ﹝乙、釋義﹞(乙)攝歸半滿

〔又由緣覺之人,多不習教,出無佛世時,攝屬聲聞故。但分為二,即大小半滿之不同耳。〕

  鈔云:緣覺有二:(一)聞十二因緣悟得果者,名為緣覺;(二)出無佛世時,如釋迦往昔,為忍辱仙人,獨自了明,名為獨覺。獨覺又二:(一)不發大乘者,自真獨覺;(二)已發大乘者,是假名獨覺。因由不籍教故,攝歸聲聞藏;若已發大乘者,攝歸菩薩藏。半滿之不同耳者:(一)九部法為半。法華云:我此九部法,隨順眾生說。(二)十二部法為滿字教,如華嚴等故。又古德判一代時教:一有相教,二無相教,三同歸教,四常住教。前有相教為半,後之三教為滿。又三教中,前無相教為半,以無相者,未純顯中道義故。後之二教為滿,以純顯常住中道了義故。是知半滿,未局聲聞,故曰不同耳。

    ﹝b、釋二藏﹞(b)攝屬所歸

〔今此經者,屬菩薩藏攝。文云:此經如來為發大乘等,即菩薩藏攝故。〕

  鈔云:此般若法,是諸佛母,三藏之骨髓,萬行之本源,菩薩之所歸,諸佛之所證,非菩薩藏攝而何?如來為大乘等,等者,等下文故。經云: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又云:樂小法者,不能聽受讀誦,為人分別解說等。故不屬聲聞藏,屬菩薩藏攝,以示大乘,二空真如,圓頓法故。
  以上釋三藏二藏,若名若義一科已竟。

    ﹝B、廣釋﹞(B)釋五教,分二:a、釋五教名義;b、攝屬所歸。
    a、釋五教名義,分三:(a)標;(b)釋名義;(c)結五教名義。
    (a)標

〔言五教者。〕

    ﹝a、釋五教名義﹞(b)釋名義,分五:甲、釋小乘;乙、釋始教;丙、終教;丁、頓教;戊、圓教。
    甲、釋小乘,又二:(甲)立名;(乙)釋。
    (甲)立名

〔一小乘者。〕

  鈔云:賢首大師,依華嚴經,判一代時教,立為五教。初小乘法,即天台藏教。以天台立藏教名,故受招難,以濫三藏名義。故賢首立小教名耳。

    ﹝甲、釋小乘﹞(乙)釋

〔所說唯是人空,縱少說法空,亦不明顯,以依六識三毒建立染淨根本,未盡法源故。〕

  鈔云:初小乘中四:(一)約法數多少,(二)約二空差別,(三)約所依根本,(四)結成有餘。
  今(一)言七十五法者,五類法中,有多少故。
  謂:一者、色法十一,俱舍頌云:色者,五根、五境、及無表色。
  二者、心法一,即是意識。
  三者、心所有法,共四十六。謂大地法有十,俱舍頌云:受想思觸欲,慧念與作意,勝解三摩地,遍於一切心。大善地法有十。頌云:信及不放逸,輕安捨慚愧,二根及不害,勤唯遍善心。大煩惱六,痴、逸、怠、不信、昏掉、痚葶V。大不善有二,謂無慚及無愧。小煩惱法有十,頌云:忿覆慳嫉惱,害恨諂誑驕。如是類名為煩惱地法。不定有八,謂悔、眠、尋、伺、貪、嗔、并慢、疑。上之六類,有四十六。
  四者、不相應行法十四:一得、二非得、三同分、四無想異熱、五無想定、六滅盡定、七命根、八生、九住、十異、十一滅、十二名、十三句、十四句文。故頌云:得非得同分,無想二定命;及生住異滅,并名句文身。
  五者、無為有三:一擇滅,二非擇滅,三虛空。
  總上五類之法,合七十五法。
  於此大乘欠二十五,次下當明。今文中雖不云數,義含在內,所說唯是人空下,二明二空差別,謂二乘人,以其根劣,未堪聞說二空真理故。故智論三十一云:小乘弟子,鈍根故,為眾說生空。起信論云:法我見者,依二乘根純故,如來但為說人無我等,縱說二空,少未明顯,以依六識三毒建立下,三明所依根本。
  然小乘計生死根本,雖有多種,略舉其三:
  一者、計識心,如正理論第八說經部師,以現在色心等,為染淨因,意云如大乘中,第八為所熏故。
  二者、三毒為因義,如大乘中,明前七識為能熏故。今引阿含,但證三毒耳。而云等者,謂以三毒為因緣故,起於三業;三業因緣故,起於三界。是故一切法中,論十二因緣品云:眾生痴所覆,為後起三行;以有此行故,識受六道身等,即其義也。
  三者、今取上二義,同有能所熏,熏方流轉故。若爾,焉異大乘?然則以參經意而不同者,但六識非第八為所熏縱說賴耶!但有名字,能熏又非七識,故全不同。
  四者、未盡法源故者,謂由無為法只有擇滅。非擇滅、虛空等三種,而未有真如等無為,明二空故,所以未盡法源故耳。

    ﹝(b)釋名義﹞乙、釋始教,文二:(甲)列名;(乙)釋文。
    (甲)列名

〔二大乘始教。〕

  鈔云:大者,簡小為義;乘者,運載為義。由前小乘教中,只能自利,今大乘中,而普運一切,故云為大。始者,因對後已盡之說。今此教中,未盡之說,故名為始耳。

    ﹝乙、釋始教﹞(乙)釋文,分二:子、釋名義;丑、釋教義。
    子、釋名義

〔由第二時,但明于空;第三時,說三乘,不許定性闡提成佛,未盡大乘至極之說,故名為始。有成佛,有不成佛,復名為分。〕

  鈔云:第二時但明於空者,依智光論師判一代時教,由前第一時小乘教中,明心境俱有。第二時為中根人說法相大乘,境空心有,顯唯識道理,以中根猶劣,未能全入平等真空。故今疏云:第二時,但明于空;第三時,為最上根說無相大乘,辨心境俱空,平等一味故。疏第三時說三乘不許下,非智光論師第三時義。即單取戒賢大師依深密經中意云:初小乘中說獨佛一人有大覺性,餘不說有,故皆不成。次一向成,是第二時中,唯說一乘,一切眾生皆得成佛,為一向成。若盡成,為太過;若盡不成,為太不及,故皆為方便,並為不了,以初未堪聞大,一向抑故。第二時勸令欣佛,一向揚故。第三時中,說三乘依理正說,有性皆成佛,無性不成佛,非太過也。故稱為了,以普發一切乘故。此依深密經中意,是權說也。何則?夫深密中指第二時,云許一切眾生成佛,是法華最上一乘之實說,焉可依深密中云,第二時暗指法華為不了義乎!故清涼云:誰判法華為不了義耶!又深密經中云:一切趣寂聲聞種性,雖蒙諸佛教化,終不能當得阿耨菩提,斯皆決定不許定性二乘,及無性闡提成佛,豈實說耶!故云未盡大乘至極之說。故今取智光論師,第二時判義:謂境空心有,法相大乘,及依深密經中第三時教義。今賢首大師,總合一教,乃大乘之初門,俱即不了,故立為始,復名為分,以有成佛,云有不成佛故,乃立分耳。

    ﹝(乙)釋文﹞丑、釋教義

〔所說則廣談法相,少及法性;其所云性,亦是相數,以依八識建立生死,及涅槃因,諸義類故。〕

  鈔云:所說則廣談法相下,云大乘法相,有一百數:
  謂色法十一,心法有八,心所有五十一,心不相應行有二十四,無為有六,故成百數。
  於前小乘七十五中,加二十五。謂心法加七,小乘唯一意識故;心所加五;不相應行加十;無為加三,並如彼說。
  疏少及法性者,法相法有九十四數,而無為屬性,只得六數,故少及法性云耳。其所云性,亦是相數,今無為法,是法性義,尚以決擇分明。而有六數者,則可知雖云其性,亦在名相數耳!疏以依八識下,謂小乘法以第六意識為染淨因,今始教中以依第八識而有涅槃。故云: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諸趣,及涅槃證得。界即因義,謂種子等。疏云:諸義類者,即總結始教中多義也,乃是疏中敝煩意耳!若欲廣知,具如唯識論及華嚴玄談中說。

    ﹝(b)釋名義文﹞丙、終教,文二:(甲)立名;(乙)釋文。
    (甲)立名

〔大乘終教。〕

  鈔云:前大乘始教中,未盡之說,故此教中已盡之說,故名為終。若依智光論師判義,正是第三無相大乘中義,雖後頓圓二教,亦在義中,少分攝耳。

    ﹝丙、終教﹞(乙)釋文,分二:子、釋名義;丑、釋教義。
    子、釋名義

〔由出中道妙有,定性闡提皆當作佛,方盡大乘至極之說,故名為終;稱實理故,復名實教。〕

  鈔云:由出中道妙有下,以實相離相,中道妙有,非色非空,故虛相本盡,真性本現,一切眾生本來是佛。豈以定性二乘及無性闡提,而無成佛者乎!前始教中,有成佛有不成佛故,今此教中許一切眾生悉當成佛,比前義勝。故云:方盡大乘至極之說,名為終耳!由純顯實相妙理,故復名為實教。

    ﹝(乙)釋文﹞丑、釋教義

〔所說則多談法性,少及法相,其所云相,亦會歸于性,以依如來藏,隨緣成立,諸義類故。〕

  鈔云:所說則多談法性下,以唯顯實相第一義故。其所云相,亦會歸于性者,如說五蘊,五蘊即空,空即法性。又華嚴云:三世五蘊法,說名為世間;彼滅非世間,如是但假名。又云:有諍說生死,無諍說涅槃;生死及涅槃,二俱不可得等。又如說心,心即離念,即如此經。雖云行施度等行,皆歸離相妙行,是般若性。故云其所云相,亦會歸于性耳。以依八識如來藏,隨緣成立諸義類故者。如來藏隨緣成立,有二義。起信論云:一者心真如門,二者心生滅門。是二種門,皆名總攝一切法。心生滅者,依如來藏,故有生滅心依,所謂依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非一非異,一切眾生平等一性,俱是真如隨緣成立,依他無性,即圓成故。一理齊平,故說生界不減,佛界不增,如是義類,廣多無盡故。

    ﹝(b)釋名義文﹞丁、頓教,文二:(甲)立名;(乙)釋文義。
    (甲)立名

〔四頓教者。〕

  鈔云:由前小始終三教,總名為漸。今此中離言絕待,對前漸教,故名為頓。以頓者,不立漸次義故。

    ﹝丁、頓教﹞(乙)釋文義,分二:子、釋名義;丑、釋教義。
    子、釋名義

〔總不出說法相,唯辨真性,一念不生,即名為佛,無漸次故,說名為頓。〕

  鈔云:一念不生,即名為佛。以觸處逢真,無漸次義故,立頓字名耳!

    ﹝(乙)釋文義﹞丑、釋教義

〔五法三自性俱無,八識二無我俱遣,訶教勸離,毀相泯心,諸義類故。〕

  鈔云:一名、二相、三妄想、四正智、五如如。三自性者,一遍計、二依他、三圓成,即三自性也。二無我,一者人無我,二者法無我。訶教勸離者,以達摩西來不立文字,以心印心,以法印法故。五法三自性,及八識二無我理,一切俱掃,以言語道斷故。如是義類,廣如楞伽、金剛等經諸妙義故。

    ﹝(b)釋名義文﹞戊、圓教,文二:(甲)立名;(乙)釋文。
    (甲)立名

〔五圓教者。〕

  鈔云:由前以漸而立頓名,以頓而立漸名。以漸而立頓名者,即小始終三教,以是法不可示,言辭相寂滅故,是名為頓也。以頓而立漸名者,一切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故名為漸也。是以頓不礙漸,即行布次第故;漸不礙頓,即觸處圓成故。由是頓漸無礙,得入圓宗,故今第五,立圓教名也。

    ﹝戊、圓教﹞(乙)釋文,分二:子、釋名義;丑、釋教義。
    子、釋名義

〔統該前四,圓滿具足,得名為圓也。〕

  鈔云:統該前四者,即小始終頓四義,攝歸圓故,如海百川,以普同一味,名圓滿具足也。是以圓信、圓解、圓修、圓行、圓證,以因該果海,果徹因圓,得名為圓義也。

    ﹝(乙)釋文﹞丑、釋教義

〔所說唯是無盡法界,性海圓融,緣起無礙,相即相入,帝網重重,主伴交參,無盡無盡故。〕

    ﹝a、釋五教名義﹞(c)結五教名義

〔以上五教之義,廣如華嚴玄談中辨,恐煩不引。〕

  鈔云:恐煩不引者,指略在廣,義有所陳。

    ﹝(B)釋五教文﹞b、攝屬所歸,文三:(a)正屬所歸;(b)引證;(c)釋通妨難。
    (a)正屬所歸

〔今此經者,正屬于終,兼通于頓,義該小始。〕

    ﹝b、攝屬所歸﹞(b)引證,分三:甲、證終教義;乙、證頓教義;丙、證始教示顯性義。
    甲、證終教義

〔文云如來者,即諸法如義。又云: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又云: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等。斯為事理圓融,二諦無礙,特顯中道。即法華諸法實相之妙義也。又云:信心清淨,即生實相,攝終教義也。〕

    ﹝(b)引證﹞乙、證頓教義

〔又云:離一切相,即名諸佛,即頓教毀相泯心之旨也。又云:以無我等四相,修一切善,即得阿耨菩提等,亦頓教義也。〕

    ﹝(b)引證﹞丙、證始教示顯性義

〔又云: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不者,斯借小乘心外有法,以探尊者,是該小教義也。尊者領意,即轉破云:不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破相顯性,即借始教之義也。然此經者,雖借小始二門之用,斷歸終頓之源,直指一乘無二法故。〕

    ﹝b、攝屬所歸﹞(c)釋通妨難

〔問:何得不攝歸圓教?答:但屬圓教少分,以不陳之,故賢首大師,判華嚴為圓教一乘,有二義故。一同教一乘,二別教一乘。同教一乘者,則同頓同終;別教一乘者,則不可思議。今此經者,即華嚴同教一乘所攝,非別教一乘攝也。〕

    ﹝2、藏教分攝﹞C、釋十二分,文三:(A)列名;(B)攝屬所歸;(C)總結。
    (A)列名

〔言十二分者:一契經、二應頌、三授記、四孤起、五因緣、六無問自說、七本事、八本生、九方廣、十未曾有、十一譬喻、十二論議。〕

    ﹝C、釋十二分﹞(B)攝屬所歸

〔今此經者,以屬八分所攝。此經既屬修多羅藏,豈非契經所攝故。尊者因請而說,即因緣所攝故。「若以色見我」及「一切有為法」等偈,即孤起所攝故。歌利王割截身體,即本事所攝故。如來為發大乘者說,即方廣所攝故。「我從昔來,所得慧眼,未曾得聞如是之經」,即未曾有所攝故。「如夢幻泡影」等,即譬喻所攝故。賓主往復問答,即論議所攝故。雖文中過去然燈授記及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俱屬本事所攝,非授記及本生所攝故。至於應頌文義全無,故非所攝。是以十二分中,惟屬八分之所攝故。〕

    ﹝C、釋十二分﹞(C)總結

〔以上第二藏教分攝一科已竟。〕

    ﹝(二)釋義列科﹞3、會通餘部,分三:(1)標;(2)釋文;(3)結。
    (1)標

〔會通餘部者。〕

    ﹝3、會通餘部﹞(2)釋文,分六:A、通括大意;B、引經證成;C、釋通妨難;D、示般若流入諸法;E、名別義同;F、賢聖同依。
    A、通括大意

  既委此經,已屬同教一乘。然同教一乘,乃諸經之綱領,三藏之本源,是以前後一貫,始終無別。應知教雖分五,率本無殊。從初華嚴,次說阿含,次說方等,次唱般若,玄宗而為其本。

    ﹝(2)釋文﹞B、引經證成,文六:(A)引小乘論明法空;(B)引智論明法空;(C)引淨名明法空;(D)引本經明法空;(E)引般若明法空;(F)引法華明法空。
    (A)引小乘論明法空

〔故阿含論云:無是老死,即法空也;無誰老死,即生空也。〕

    ﹝B、引經證成﹞(B)引智論明法空

〔又智論云:三藏中,明法空為大空;摩訶衍中,十方空為大空。皆顯小乘,已有二空。又智論中云:從初得道乃至涅槃,常說般若。〕

  鈔云:從始至終,皆以般若而為其本故。

    ﹝B、引經證成﹞(C)引淨名明法空

〔又淨名云:觀身實相,觀佛亦然。〕

  鈔云:淨名云:爾時世尊問維摩詰,汝欲見如來,為以何等觀如來耶?維摩詰言:「如自觀身實相,觀佛亦然。我觀如來,前際不來,後際不去,今則不住;不觀色、不觀色如,不觀色性;不觀受想行識,不觀識如,不觀識性」等文(斯取文義,指觀五蘊身而即實相真如般若之妙理故)。

    ﹝B、引經證成﹞(D)引本經明法空

〔此經云:信心清淨,即生實相等,是般若義故。仁王亦說佛性,名為般若。〕

    ﹝B、引經證成﹞(E)引般若明法空

〔大品云:欲得聲聞乘,當學般若波羅蜜;欲得緣覺乘,當學般若波羅蜜;欲得菩薩乘,當學般若波羅蜜。是以三獸度河,各說深淺,分河飲水,自有千差。故爾如來法隨機便,則教有乘殊,細推根源,惟一法耳。〕

  鈔云:大品云,欲得聲聞下,以般若智水而入三乘故。是故下智得聲聞菩提,中智得緣覺菩提,上智得無上菩提。是以三獸度河下,一兔、二鹿、三馬。以兔過河,云水太深;以鹿過河,云水卻好;以馬過河,云水太淺。故云各說深淺。分河飲水,自有千差者。云西竺有河名琲e,如此方秦淮河之類,謂各人門口飲水,清濁不等,味有差殊,斯則二喻,水喻般若。水性無二,機有深淺,諍惡不同。故爾如來法隨機便下,合上二喻,法及機宜。云細推根源,唯一法耳者,言般若性水無二別也。

    ﹝B、引經證成﹞(F)引法華明法空

〔經云:十方佛土中,惟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一乘法者即般若法也。〕

  鈔云:引法華一乘實相,而分別說二,今直示本法,無二亦無三故。若有三說,自隨他意語,方便說也。

    ﹝(2)釋文﹞C、釋通妨難,分二:(A)問難;(B)釋通答難。
    (A)問難

〔問,既惟般若一法,何用初說華嚴,終唱涅槃。〕

    ﹝C、釋通妨難﹞(B)釋通答難,分二:a、從本起末;b、攝末歸本。
    a、從本起末

〔答:華嚴為直示最上大根眾生,其奈中下未授,故于一佛乘,分別說三。〕

    ﹝(B)釋通答難﹞b、攝末歸本

〔循循善誘,引入般若大乘空慧,先所出納,是子所知。以至法華會上,仍將般若空慧,委付家財,三乘俱稟授記作佛,法王大寶,自然而至,攝末歸本,流入薩婆若故。是知法華若無般若之法,將何付耶!〕

  鈔云:「循循善誘」者,即阿含時,廣說天人因果小教,以循循善誘,引迷流而得入涅槃故。
  「引入般若大乘空慧」者,即方等會上,以談法相大乘故。
  「先所出納,是子所知」者,如來將般若空慧法財,命須菩提、迦葉、富樓那等化諸菩薩故。故曰是子所知。
  「以至法華會上,仍將般若空慧委付家財」下,雖法華授記作佛者,以般若法而付囑之,方能流入一切智故。
  「是知」下結歎云:是知若無般若以心印心,以法即法者,決不能授記作佛耳。

    ﹝(2)釋文﹞D、示般若流入諸法,文五:(A)指般若即法界義;(B)指般若即實相義;(C)指般若即金剛性;(D)指般若即覺藏義;(E)指般若即涅槃性。
    (A)指般若即法界義

〔是以般若之法,在華嚴為一真法界,眾藝修之,令入般若波羅蜜門。〕

  鈔云:善財先近,遍友一言不示(表法界遍一切處故)。指歸眾藝童子,唱四十二字陀羅尼門,先阿後荼,表示菩薩,入四十二位賢聖真菩提路,總依般若波羅蜜法門而修之故。

    ﹝D、示般若流入諸法﹞(B)指般若即實相義

〔在諸大乘經為實相般若。〕

  鈔云:如來一代時教,皆依實相為本,離此實相外,無法可酬故。

    ﹝D、示般若流入諸法﹞(C)指般若即金剛性

〔在此經為金剛般若。〕

  鈔云:經云,尊者問佛,此經我等云何奉持?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所以者何?佛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等。

    ﹝D、示般若流入諸法﹞(D)指般若即覺藏義

〔在法華為本源覺藏,覺藏者,即般若義也。〕

  鈔云:本源者,即真如自性也。覺藏者,即般若智也。是故起信論云:從本以來,自性滿足,一切功德,所謂自體有大智慧光明義故,遍照法界義故,真實知識義故,自性清淨心義故,常樂我淨義故,清涼不變自在義故。具足如是過於琩F,不離不斷不異不思議佛法乃至滿足無所少義,故名為如來,亦名如來法身。
  論又問曰:上說真如,其體平等,離一切相,云何復說體有差別,如是種種功德?答曰:雖實有此諸功德義,而無差別之相,等同一味,唯一真如。此義云何?以無分別,離分別相,是故無二。

    ﹝D、示般若流入諸法﹞(E)指般若即涅槃性,分二:a、正示名目;b、引經證成。
    a、正示名目

〔在涅槃為常住妙性,亦般若義也。〕

    ﹝(E)指般若即涅槃性﹞b、引經證成

〔故世尊將入潛輝云:我以摩訶般若之力,遍觀三界,諸山大海大地含生,如是三界,根本離性,畢竟寂滅,同虛空相等。〕

  鈔云:大覺世尊將入涅槃時,頓示三摩禪那,三摩缽底,反復三次,出定告眾云:我以摩訶般若之力至同虛空相等者,以示諸佛如來成道轉法輪入涅槃等,皆以般若之力,而成就故。若無般若自性,將何為本耶!

    ﹝(2)釋文﹞E、名別義同

〔是知名雖有異,而妙旨無殊。豈非般若而為諸法之本哉!〕

    ﹝(2)釋文﹞F、賢聖同依

〔故三賢之所依,十地之所證,十方三世諸佛,皆依般若。故得阿耨菩提者,以一體同觀無二法故。〕

  鈔云:般若既為三世諸佛之母,豈以三賢十地而不依此法之所修哉!故三賢為解行般若,十地為修證般若,諸佛為究竟般若,是以從因至果,無非般若性力而已矣。

    ﹝3、會通餘部﹞(3)結

〔以上第三會通諸部文義一科已竟。〕

    ﹝(二)釋義列科﹞4、乘所被機,分三:(1)標;(2)開列章文;(3)結。
    (1)標

〔乘所被機者。〕

    ﹝4、乘所被機﹞(2)開列章文,文二:A、通括大意;B、正釋。
    A、通括大意,分五:(A)生佛均體;(B)迷悟有殊;(C)見聞成種;(D)徵何機得入;(E)被機列數文。
    (A)生佛均體

〔夫以物我無虧,人人本具,是以般若空慧,上至聖人,下至凡流,均本同源,照體獨立。〕

  鈔云:古德云:天地與我同庚,萬物與吾同體,故一切聖、凡皆以般若空慧而為其本。故曰:均本同源,照體獨立,以從本以來不變易故。

    ﹝A、通括大意﹞(B)迷悟有殊

〔迷之者永劫沉淪;悟之者剎那而得。〕

  鈔云:迷者即是眾生,悟者即是諸佛。固能達本同源,了妄即真,奚有生佛之可異哉!

    ﹝A、通括大意﹞(C)見聞成種

〔奈生迷而不覺,故聞說無生之義,或驚或疑,或信或不信者,皆成般若之緣種也。何況信受奉持,如說修行等,自然直至道場,無迂曲故。〕

    ﹝A、通括大意﹞(D)徵何機得入

〔然此經者,既惟一代時教,始終一味,未知被何等機而能可入?〕

    ﹝A、通括大意﹞(E)被機列數文

〔然法雖一味,機分有十。前五揀非器,後五彰所為。〕

    ﹝(2)開列章文﹞B、正釋,文二:(A)科揀五非器文;(B)五彰所為。
    (A)科揀五非器文,分五:a、揀無信非器;b、揀違真非器;c、揀乖實非器;d、狹劣非器;e、守權非器。
    a、揀無信非器,分二:(a)正揀;(b)引經證義。
    (a)正揀

〔無信非器,以聞般若空義不解,反生誹謗。〕

  鈔云:佛能度一切眾,不能度不信人及無緣人,是以陳東老母與佛同生,尚不受化,況餘者乎!故曰:無信非器,不堪領聞般若,設或聞者不生信解,反生誹謗。法華云:破法不信故,墮於三惡道;我寧不說法,疾入于涅槃。

    ﹝a、揀無信非器﹞(b)引經證義

〔經云:「我若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即狂亂,狐疑不信。」墮惡道故。〕

  鈔云:我若具說下,證成不信之義。

    ﹝(A)科揀五非器文﹞b、揀違真非器,分二:(a)正揀;(b)引經證義。
    (a)正揀

〔違真非器,依傍此經,以求名利;不淨說法,集邪善故。〕

  鈔云:違真下,心地不朗,單依語言文字,而不求於真實第一義諦,唯尚希求名聞利養恭敬而說法故,所以心不淨也。故爾心清淨故,不為利養,乃至沙彌,以求真實。第一義諦,是佛說也。倘有絲毫為利說法,是魔說也。故云集邪善故。

    ﹝b、揀違真非器﹞(b)引經證義

〔經云:若心取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相故。〕

    ﹝(A)科揀五非器文﹞c、揀乖實非器,分二:(a)正揀:(b)引經論證。
    (a)正揀

〔乖實非器,謂如言取文,超情至理,不入心者。〕

  鈔云:乖實非器下,乖違真實第一義諦故。所以違實義者,謂此人專依語言文字,執取見解,墮落筌蹄,故不能超情量、脫見解。謂于至極玄妙理趣,未得入于心故。

    ﹝c、揀乖實非器﹞(b)引經論證,分三:甲、先引論證;乙、引經證義;丙、結上三機。
    甲、先引論證

〔故論云:隨聲取義,有五種過。〕

  鈔云:隨聲取義者,古德云:隨文生解,三世佛冤,離經一字,即是魔說。有五種過者:一不正解、二退勇猛、三誑他、四者謗佛、五者輕法。

    ﹝(b)引經論證﹞乙、引經證義

〔下文云:「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相故。」〕

    ﹝(b)引經論證﹞丙、結上三機

〔凡愚非其器故。〕

    ﹝(A)科揀五非器文﹞d、狹劣非器,分二:(a)揀機;(b)引經證義。
    (a)揀機

〔狹劣非器,謂一切二乘墮無為坑者,皆不入故。〕

  鈔云:狹劣非器下,華嚴經云:如來智慧大藥樹,唯除二處,不能為作生長利益,所謂一切二乘,墮於無為廣大深坑;及壞善根非器眾生,溺大邪見貪愛之水。然亦於彼,曾無厭捨。

    ﹝d、狹劣非器﹞(b)引經證義

〔下文云:若樂小法者,著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於此經,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故。〕

    ﹝(A)科揀五非器文﹞e、守權非器,分二:(a)正揀守權;(b)非器假名。
    (a)正揀守權

〔守權非器,謂有權教大士,經無量劫,每日三時行施捨身命故,以及七寶滿大千界。〕

  鈔云:法華經中,智積菩薩云:我見釋迦如來于三千世界,乃至無有如芥子許,非是菩薩捨身命處,斯則內施無盡;以及七寶下外施不竭,由是內外弘施無量,所謂檀度之勝無可比也。

    ﹝e、守權非器﹞(b)非器假名

〔若未聞般若無我之法,或時聞已,不信不解不順不入者,是等猶為假名諸菩薩故。〕

  鈔云:雖廣行施,亦在大士之數。若未有二種善根,是為假名菩薩:一者未聞般若,由未聞故,云何了知無我、法也。二者已聞般若,雖聞般若,不信,由不信故不解;由不解故,不順不入,是為朦修狹劣之輩,豈超十地五忍之果哉!

    ﹝B、正釋﹞(B)後五彰所為,分五:a、正為機;b、兼為;c、引為機;d、權為機;e、遠為。
    a、正為機,分三:(a)正揀;(b)引經證義;(c)結歎。
    (a)正揀

〔正為,謂一乘頓妙之法,原非下劣機宜可能承受。〕

  鈔云:法大機小,不能契合;機大法小,亦不能契合。是以圓頓機契合圓頓法,而承受之。

    ﹝a、正為機﹞(b)引經證義,分三:甲、為發大心機;乙、次證由具法器;丙、證久種善因。
    甲、為發大心機

〔故經云:「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

    ﹝(b)引經證義﹞乙、次證由具法器

〔又云:如來悉知是人,具大法器,成就無量不可思議功德,如是人等,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

    ﹝(b)引經證義﹞丙、證久種善因

〔又云:若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當知是人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

    ﹝a、正為機﹞(c)結歎

〔良以多生入正定聚,故聽文字般若,即入觀照,生信了悟真常。苟非廣多供佛具善根者,何能成就者乎!〕

  鈔云:一十信未滿,名為未入定聚,于六塵中,心不空寂,故聞般若妙旨而不解故。專信十善因果,親覲大乘知識,種諸善根熏習之力,故未入定聚。二者已入信位,頓發大心,故聞般若之法,一言之下,心地開通,于六塵境,廓徹清淨,了達自性,本來即佛,無用外求,名為入正定聚。故聽文字般若,即入觀照生信,了悟真常。苟非廣多下,由多生佛前,勤修戒定慧等,具諸善根般若種力,未得心地開悟,今復重聞,自然於聲色境,觸處圓明,照體獨立耳!

    ﹝(B)後五彰所為﹞b、兼為,分三:(a)正揀;(b)引經證義;(c)結歎。
    (a)正揀

〔兼為,謂或有人敬信此法,聽聞受持讀誦,雖未悟入,而能信向成種,如人食少金剛等。〕

  鈔云:問:經得意旨,心領神會,方能信向成種。今既單信語言文字,奚能信向成種乎?答:雖聞語言文字,般若信向成種者,即無漏妙法,熏入第八識有漏心中,或敬、或信、或受持、或讀誦、或供養,皆斯親厚般若之法力也。由今生有漏心中熏入,至于因圓果熟,即成無漏之種子也。如人食少金剛等,等者等餘文,故普賢大士告如來性啟菩薩云:如人食少金剛,必竟要穿於身,出在其外,何以故?金剛不與肉身而同住故。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若聽聞諸佛妙法,必竟要穿一切有為身過,到於無為一切智地,故曰金剛種入如來藏等(云云)。

    ﹝b、兼為﹞(b)引經證義

〔故經云:乃至一念生淨信者,如來悉知悉見等,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諸福德故。雖今未解,後必得入。〕

  鈔云:淨信有二,一者宿生多修施戒,少聽大乘般若,今生雖聽唯信大乘,未得深悟,亦名淨信;二者宿生已信大乘,深解般若,今又重聞,得法眼淨,名為淨信。今此淨信,簡非久熏,即以凡夫有漏心中,新熏無漏文句之法。雖未明悟,即熏成文字般若,而漸成無漏之福德耳!故云:如來悉知悉見得如是無量諸福德故。所以然者,以無漏福德,即達摩所云淨智妙圓,體自空寂,如是功德,不向外求,則為自性中,常有受用之福德。法華經云:佛子住此地,是則佛受用;常在于其中,經行及坐臥。故云:雖今未解,後必得入。

    ﹝b、兼為﹞(c)結歎

〔當知是人聞熏種子,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

  鈔云:唯識論云:種子有三:一聞熏種子,二修習種子,三果德種子。今此三種種子義中,復有其二:一者有漏種子,二者無漏種子。夫熏有漏種子,即是人天十善因果之法;若熏無漏種子,即是文字般若無漏妙法。是知欲入道者,先得聞熏般若無漏種子,後得修習及果德種子而成就也。故云:聞熏種子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矣!又聞熏種子,即是因不可思議,以熏無漏法故。果報,即果德種子,以成菩提涅槃常樂我淨諸果德故,即果德不可思議也。雖不云修習,而聞熏及果德二種種子,義含在其內,故不云耳。

    ﹝(B)後五彰所為﹞c、引為機,分二:(a)正揀;(b)引經證義。
    (a)正揀

〔引為,謂即前權教,取相菩薩未能入者。故借大權示現在小乘位者,啟請般若妙門,重重詳究,令破諸疑,深契無生,豁然頓悟,感傷悲泣。俾令權教大士,自生慚愧。小乘尚以聞悟,況大乘乎。〕

    ﹝c、引為機﹞(b)引經證義

〔故下文中尊者涕淚悲泣而白佛言:我從昔來所得慧眼,未曾得聞如是之經故。〕

    ﹝(B)後五彰所為﹞d、權為機,分二:(a)正揀;(b)引經證義。
    (a)正揀

〔權為,即一乘取相凡夫,謂既不聞,況能受持,故諸菩薩權示聲聞,或在法會,如聾若啞,五百之徒,彰其絕分。〕

  鈔云:即一乘取相凡夫者,即人天小教及聲聞機眾之類。謂既不聞下,由是取相凡夫可知,總在心外有法,並不知諸法,從本以來常自寂滅相。故諸菩薩下,謂諸大士等權示聲聞,影響大化,利濟小乘,諸群類眾,令彼聲聞回心向大。故法華經中佛讚富樓那等云:諸比丘諦聽,佛子所行道,善學方便故,不可得思議。知眾樂小法,而畏於大智。是故諸菩薩,作聲聞緣覺。以無數方便,化諸眾生類。自說是聲聞,去佛道甚遠。度脫無量眾,皆悉得成就等,其文非一。或在法會下,即華嚴會上有富樓那、須菩提及大迦葉等五百之眾,在佛法座,如聾若啞,有眼不見,有耳不聞,故曰:五百之徒,彰其絕分,非實在法會而不聞也。

    ﹝d、權為機﹞(b)引經證義

〔或示在道而啟悟者,如須菩提等即斯類故。〕

  鈔云:謂須菩提等,本自現住小乘位中,單明偏真生空之法,未達二空真如妙理。然斯尊者久證無生,善通佛慧,因見小乘羅漢等未達大乘妙理,故須菩提等權示聲聞,未解二空,啟請如來般若妙門,重重詳究,自破諸疑,引令悟入。
  奇哉!觀彼須菩提等向我同類,亦是小乘,尚已聞悟,而我等輩,豈無仰攀,焉不悟入!若如斯者,入大乘位,豈不快哉!故古德云:彼既丈夫,我亦爾,何得自生而退怯?誠哉斯語也。

    ﹝(B)後五彰所為﹞e、遠為,分三:(a)正揀;(b)引經證義;(c)釋通妨難。
    (a)正揀

〔遠為,諸凡夫、外道、闡提,悉有佛性。邪知傍見,自稱教法,或混亂佛宗,法說非法,非法說法,求其利養,雖今不解,後必得入。〕

  鈔云:遠為機者,現遇正法未解,反以錯謬,亦作未來利益因緣,名為遠為,由種般若力故。謂諸凡夫、外道、闡提下,西天有九十五種外道,永斷善根,不信正法,名為外道闡提。疏云:「邪知傍見,自稱教法」者,或計冥諦為宗,或想梵天為本,或謂時方微塵虛空等,而為世間及涅槃本,廣如華嚴玄談中說。
  或「混亂佛宗」下,即此方攻乎異見之類也,或計無為為宗,或想天主為本,或稱彌勒為因,或說無生老母,遠在靈山,妄立三乘二乘大乘教法,或說圓明妙道為本,如斯等種種因緣,混亂佛宗,法說非法,非法說法。
  所謂「非法說法」者,或立虛空斷滅之性,而作常住無生之法;「法說非法」者,反以妄剝施等六度,是為有漏之因。唯以一念無生,即是涅槃本際,奚得徒勞苦行,反修無益之因!故取諸祖語錄,極易解者,以作憑據,及取金剛大乘妙典之文,亦謂自云辟邪顯正。又恐世人未解深語,故拈取佛典妙句,編作粗陋之言,而令世人種種易解,引入他宗。
  又復採取玄門修身鍊氣之法,以為每日自修工夫。還有種種異說,難以盡舉。更引儒門無極而太極等語,發明各人本來面目。并引歷代祖師妙句等語,皆係參詳在內,混亂佛宗,穿作一處,謂之三教同源,可以廣化迷流,共成正覺。
  廣如此方外道,似佛弟子,非佛弟子等,或以無為為宗,及三乘等教,五部六冊書內等說。又復彼教雖談空理,的指目前虛空以為無生大道,故爾妄闢施戒等事,則為無益之行。貶斥小乘羅漢,實非大道,而有令人獨坐,妄思修學,醍醐灌頂,腦後拔門,眼為明珠寶,乃至身為現世寶等,是為七寶。在人身中,若是識得,立地成佛,無施多力,毒哉!真魔說也。
  夫既深信因果,求出苦輪,故爾等妄求一念無生,到歸元處,永無生滅,云何而有令人醍醐灌頂,身中七寶等說?若如斯者,豈非乃犯自語相違之過!又云無生,焉得有生!爾既又念生死苦惱,痛恨貪嗔癡等,而為根本,云何執定,不用出家以修道果,乃至妻子五欲不礙菩提。既云妻子五欲不礙菩提,云何專又教人戒殺,永斷葷酒?夫五欲者,是生死之毒蛇。出五欲者,離煩惱之火宅。若不出家,云何能裂斷愛網?絕諸五欲?設不出家,共同妻子五欲眷屬,縱然修行得證道果者,無有是處。
  如非久證無生,即若龐公、王日休之類者,百中無一二。若我等果如龐公、日休高士之類,縱然塵境修行,亦何有礙?故文殊飛簡于裴國相云:大士入俗,小士出塵,苟無此力。
  故古德云:毫釐繫念,三塗業因。故須要永斷淫殺盜妄飲酒食肉之戒,方有出塵消息。如不然者,若不投禮明師,廣通經論,即若蒸沙作飯,必無實果。故云:寧之千生不悟,不可一生著邪。然雖如是,亦能遠作菩提,故曰雖今未解,後必得入。

    ﹝e、遠為﹞(b)引經證義

〔故經云:或有人聞,心即狂亂,不生正解,起斷滅見。或執邪見,狐疑不解,竟謗毀者,必墮惡道。罪報若竟,一經於耳,果報緣種,亦不可思議耶!〕

    ﹝e、遠為﹞(c)釋通妨難,分四:甲、問;乙、答難;丙、引證義;丁、結歎。
    甲、問

〔既聞妙旨,不解生謗,何得還成果報之不思議耶?〕

    ﹝(c)釋通妨難﹞乙、答難

〔先聞妙旨,不解生謗,是以罪報盡而福報生,由此而增信入者也。〕

    ﹝(c)釋通妨難﹞丙、引證義

〔故法華經中,四眾聞常不輕語,謗墮苦處,罪報得出,還遇不輕教化,豈非般若緣種深妙也哉!〕

    ﹝(c)釋通妨難﹞丁、結歎

〔況一切眾生,本具如來智慧德相,感應道交不可思議,無一眾生而非不可被也。〕

  鈔云:華嚴云:如來成正覺時作如是念,奇哉怪哉!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若離妄想,一切智、自然智、無礙智,即得現前。故曰:無一眾生而不可被也。

    ﹝4、乘所被機﹞(3)結

〔以上(四)教所被機一科已竟。〕

    ﹝(二)釋義列科﹞5、教體文,分二:(1)標舉;(2)開列章文。
    (1)標舉

〔教體淺深者。〕

    ﹝5、教體文﹞(2)開列章文,分五:A、結前生後;B、通括大意;C、標立彰數;D、科揀優劣;E、別立名釋。
    A、結前生後,分二:(A)是結前;(B)生後義。
    (A)是結前

〔已知此經,優劣之機,普皆攝故。〕

    ﹝A、結前生後﹞(B)生後義

〔未知何法,而為教體。〕

    ﹝(2)開列章文﹞B、通括大意,分二:(A)明道非言象;(B)示法離名相。
    (A)明道非言象

〔夫道本忘言,非言象而莫入;法本無說,非名句而奚窮。〕

    ﹝B、通括大意﹞(B)示法離名相

〔是以無言之言,以顯絕言之理;無相之相,以彰離言離相之源。〕

  鈔云:法華經云:是法不可示,言辭相寂滅。又云: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佛子行道已,來世得作佛。此總顯無言之言,無相之相,以彰離言離相之源故。

    ﹝(2)開列章文﹞C、標列彰數

〔今依遵古所判,略分有十:(一)音聲語言體,(二)名句文身體,(三)通取四法體,(四)通攝所詮體,(五)諸法顯義體,(六)攝境唯心體,(七)會緣入實體,(八)事理無礙體,(九)事事無礙體,(十)海印炳現體。〕

    ﹝(2)開列章文﹞D、科揀優劣

〔前四通小,後六唯大。又前七通三乘,後三唯一乘。〕

    ﹝(2)開列章文﹞E、別列名釋,分二:(A)合釋前三;﹝編者註:原文疑缺(B)﹞
    (A)合釋前三,又二:a、雙標假實;b、雙釋諸乘。
    a、雙標假實

〔就前大小乘中,通用四法:一聲、二名、三句、四文,取捨不同,各有三說。〕

    ﹝(A)合釋前三﹞b、雙釋諸乘,分三:(a)先釋小乘;(b)次釋大乘;(c)雙結定量。
    (a)先釋小乘,分三:甲、簡實非假;乙、揀假非實;丙、會通四法。
    甲、簡實非假

〔應作如是說,語言為體,其名句文者,但顯佛教作用,不能開示佛教自體。〕

  鈔云:名詮自性,句詮差別。文者,為名句二種所依,故名句文等,但顯佛教作用。故說語言聲音,為佛教體。謂若無其聲,云何能知名句文身,作用差別之義?故則定聲為體。

    ﹝(a)先釋小乘﹞乙、揀假非實

〔云名等為體,謂名句文身,次第行列,次第安布,次第連合。故聲但依于展轉因故。謂語起名,名能顯義,定名為體,舉名以攝句文。〕

    ﹝(a)先釋小乘﹞丙、會通四法

〔然俱舍意,情無去取,若取其雙存,即合四法,以為教體,以上小乘中論。〕

  鈔云:「情無去取」者,謂前論師,以聲為體;後論師,以名等為體,俱有偏僻。今俱舍論師,以情無去取,亦不單取其聲,而去其名等,故雙存兩用,即合四法,以為教體。以上小乘中論者,云結四法,義在小乘。

    ﹝b、雙釋諸乘﹞(b)次釋大乘假實,文四:甲、釋雙標意同;乙、攝假從實;丙、攝實從假;丁、釋假實雙用。
    甲、釋雙標意同

〔今大乘中三意,亦同前故。〕

    ﹝(b)次釋大乘假實﹞乙、攝假從實

〔攝假從實,以聲為體,離聲,無別名句等故。〕

    ﹝(b)次釋大乘假實﹞丙、攝實從假

〔以體從用,名等為體,能詮諸法。謂名詮自性,句詮差別,文即是字,二所依故。〕

    ﹝(b)次釋大乘假實﹞丁、釋假實雙用,分二:(甲)釋雙用;(乙)引教義證成。
    (甲)釋雙用

〔聲名句文,合為其體,由前二說,皆有理教,為定量故。〕

  鈔云:聲,乃名等體。名,乃聲之用。離聲,名等不顯;離名等,聲要何用?況又體不離用,用不離體,故體用雙彰,以為教之定量故。

    ﹝丁、釋假實雙用﹞(乙)引教義證成

〔深密第四云:不可捨于語言文字,而能宣說。淨名云:以有聲音語言文字,而作佛事。此經云:聞是章句,乃至一念生淨信者。既云聞者,非聲豈能知章句乎!〕

    ﹝b、雙釋諸乘﹞(c)雙結定量

〔良以因聲故有缺曲,唇喉齒舌,風息為緣,故有名句語言文字,由斯文字流傳後代,方生意解,生淨信故。若缺其一,何能成就?是以定量四法,皆為教體。〕

  鈔云:良以因聲故有缺曲下,謂佛之教體,由假因緣而得生故,由是故有語言文字,流傳刊梓竹板,記存永載,令諸眾生見聞意解,入佛智故。若缺其一下,謂缺其一法,不能為佛教體,奚得成就者乎!是以定量四法下,以大小三乘,局定聲名句文,通用四法而為教體。
  第二向下七科,次第列釋,故名通攝所詮,仍歸第四名耳。

﹝編者註:按理,此處應是「E、別列名釋」項下之(B),但科分至此中斷。下文上接「﹝(2)開列章文﹞C、標列彰數」之(四)通攝所詮體。﹞

    ﹝C、標列彰數﹞(D)攝所詮體,文三:a、標;b、釋文引證;c、結前義。
    a、標

〔通攝所詮體者。〕

  鈔云:由前局定聲名句文四法為教體者,單屬能詮,非屬所詮義。所云詮者,表也。以表詮佛性妙理,故聲名句文四法為能詮,以能詮出諸妙義作用,故諸佛妙義為所詮。所詮真俗二諦,令人心地開悟作用故。以斯二法,缺一不可也。故若無所詮作用,能詮文字則無用矣!故第四有通攝所詮文義說也。

    ﹝(D)攝所詮體﹞b、釋文引證

〔瑜伽八十一云:謂契經體,略有二種:一文、二義。文是所依,義是能依。如是二種總名一切所知境界,此明文義相成,若不詮義,教文何用。〕

  鈔云:瑜伽下,明文義二種,缺一不可,展轉互相依故。大經云:一即是多多即一,文隨于義義隨文,如是一切展轉成,此不退人應為說。此明教義相成下,釋上缺一不可,所以由無所詮妙義,而斯語言文字則無用矣!

    ﹝(D)攝所詮體﹞c、結前義

〔故知通所詮,成契經體。〕

    ﹝C、標列彰數﹞(E)諸法顯義,文二:a、釋名;b、釋文。
    a、釋名

〔諸法顯義體者。〕

  鈔云:前中一文、二義,以為教體。今此諸法顯義體中,謂觸處成真,得意忘所,廓然無寄。假如不得得意忘所之旨,而諸文妙義,盡屬知解宗徒,反成障礙。故知觸處明真而成教體者,方得入法界矣!況一切眾生機悟不同,或得語言文字義,而省悟者;或以擊竹聞聲,而省悟者;或以觸身痛癢,而省悟者。是故楞嚴經中:二十五圓通,及古之聖賢,莫不皆然也。故第五門有諸法顯義體等說。

    ﹝(E)諸法顯義﹞b、釋文,分三:(a)釋根塵為體;(b)出諸法顯義所以;(c)總顯實相心法為詮。
    (a)釋根塵為體

〔謂一切諸法,遍于根塵,皆為教體。〕

  鈔云:一切諸法者,即六根、六塵、六識,本是全體,大法界心。是以全體大法界心,所以根根塵塵周遍法界,觸處成真,照體獨立,而為教體。故清涼云:遇三毒而三德圓,入一塵而心淨。又華嚴云: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等,其文非一。問:楞嚴云:此方真教主,清淨在音聞。何得諸法以為教體?答:非語言文字,未為教體。此名句等者,乃局一方之境耳!若諸法顯義體者,而通方大用,普攝群機,乃為妙也。

    ﹝b、釋文﹞(b)出諸法顯義所以,分三:甲、示正義;乙、引諸教證義;丙、結示前義。
    甲、示正義

〔故知見色聞聲無非般若,觸心了境本是真如。〕

  鈔云:圭峰師云:鏡心本淨,像色原空,由像色本來空故,所以心本淨也。故靈源禪師見桃花悟道云:「三十年來尋劍客,幾回葉落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始信從前更不疑。」故曰:觸心了境,本是真如,以為教體。

    ﹝(b)出諸法顯義所以﹞乙、引諸教證義,分四:(甲)淨土經證;(乙)引大經證;(丙)引古德意證;(丁)引本經義證。
    (甲)淨土經證

〔極樂國土,水鳥樹林,皆演妙法。〕

  鈔云:引彌陀經證者,有二:一有情說法,二無情說法。初有情說法者,即極樂國土,眾鳥和鳴,及諸天人民,羅漢菩薩而說法也;次無情說法者,即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眾樂同時具足,是諸眾生聞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等。乃至樓臺殿閣,光明遍照十方,塵劫無不皆演妙法,斯顯情與無情,同圓種智。

    ﹝乙、引諸教證義﹞(乙)引大經證

〔華嚴雲臺寶網,共轉法輪。〕

  鈔云:華嚴性海,雲臺寶網,同演妙音,毛孔光明,皆能說法。又云:塵說剎說,熾然說、無間說、三世說、眾生說等。又偈云:剎說眾生說,三世一切說。故清涼老人云:花香雲樹,即法界之法門;剎土眾生,本十身之正體。是故動念無非法界,觸目本是菩提。故淨名云:或有世界以光明而作佛事,或有世界以飲食乃至語默動靜而作佛事等,但能得法入心,觸處逢如,無非皆法輪耳!

    ﹝乙、引諸教證義﹞(丙)引古德意證

〔是以撲落非他,縱橫非物,山河大地全露真常。目擊道存,吹毛大悟,崖中端坐天帝散花。何用文義,而詮教體。〕

  鈔云:古有一僧,因掮柴薪,路中忽然墮地,作聲有省。偈云:撲落非他物等語云云。目擊道存者,出莊子文中。因仲尼終日,久慕溫伯,直至見之,夫子以目擊瞬視,一言不發,拱手而歸。門人問之曰:夫子終日欲見,直至今日見之,一言不語者,何也?孔子曰:彼人者,以目擊而道存,何以語之也。吹毛大悟者,昔有鳥窠禪師,侍者終日久事,禪師一言不示。侍者欲辭而去。師問曰:為甚去之?侍者曰:學人立事多年,和尚一言不示,故往別處再求佛法。師曰:我這裡濫賤的佛法,汝何不求?者曰:何處?願求指示。師以身上拈取布毛,一吹,者忽然大悟。即曰:學人會也,更不別求參學矣!崖中端坐,天帝散花者,一日須菩提,岩中端坐,即有釋提桓因天主而來散花。須菩提問曰:散花者誰?主曰:是我。因尊者善說般若,故來散花。者曰:我乃無說。主曰:我乃無聞。汝以無說而說,我乃無聞而聞。是故無說無聞,以談實相,何用文義,而詮教體。

    ﹝乙、引諸教證義﹞(丁)引本經義證

〔應知如來入城示眾,托缽回歸,祇桓敷座,善現擎拳,無非直示家珍,何容囑語叮嚀,重宣饒舌者哉!故下文云:如來者,即諸法如義。〕

  鈔云:應知如來下,即是如來行住坐臥,穿衣吃飯,語默動靜四威儀中。師弟禮節等意,無非尋常日用之事,豈越人間分外之相,有奇特也?苟能觸處明如,一卷離言般若宗旨,早已為諸人註破了也!何必要歸來趺座,囑示叮嚀,重宣饒舌者哉!故孔子曰:吾無隱乎爾。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又中庸云:鳶飛戾天,魚躍於淵,言其上下察也。斯則以無言為言,無示為示。古德所謂任性逍遙,隨緣放曠,但盡凡心,別無聖解耳。

    ﹝(b)出諸法顯義所以﹞丙、結示前義

〔是以語默動靜皆說,則見聞覺知靜聽。苟能得法契神,何必要因言說,乃至八萬四千諸塵勞門?眾生以此而為疲勞,諸佛以此而作佛事。〕

  鈔云:是以下,若語言、若默然、若動若靜、如瞬目揚眉等,無非皆宣說耳!則見聞下,若見色、若聞聲、若覺若知、通身六根,無非皆聽聞耳!古德云:若將耳聽終難會,眼裡聞聲始得如。故曰:苟能得法契神,何必要因言說耶!斯則總明法非定法,應無所住,而省其心也。乃至八萬四千下,言眾生本自觸處無生,蕩然清淨,良以無始無明熏習力故。故舉心即錯,動念即乖。故淨土懺云:毗盧遮那,遍一切處,其佛所住,名常寂光。是故當知一切諸法無非佛法,而我不了,隨無明流,是則于菩提中見不清淨,於解脫中而起纏縛等。故曰:八萬四千諸塵勞門,眾生以此而為疲勞,諸佛以此而作佛事。又淨名云:諸佛菩提,在六十二見中求。

    ﹝b、釋文﹞(c)總顯實相心法為詮

〔此之一門義通三藏,理遍諸門。祖印相傳者,惟此一事而已矣!〕

    ﹝C、標列彰數﹞(F)攝境唯心,文二:a、釋名義;b、釋文。
    a、釋名義,分二:(a)正標釋名;(b)略引唯識義證。
    (a)正標釋名

〔攝境唯心體者,總收前五,並不離識。〕

  鈔云:謂前之五體,皆心所變,以心外無法故。如聲是色,即二所現影,況聲上缺曲,假立名句文身色法,是以聲色二法,能詮之體及所詮之義,并諸法顯義等,離心外無體可得。

    ﹝a、釋名義﹞(b)略引唯識義證

〔一切所有,唯心現故。〕

  鈔云:一切所有下,引唯識義證,以遮外境。識表內心,離識之外,更無別法。彼引多教義證,成立唯識義旨。所以證者,以不籠統真如,顢頇佛性。故起信論云:依一心法,有二種門:一心真如門,二心生滅門。然此二門,皆各總攝一切法,以此二門不相離故。梵行品云: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故唯心現。

    ﹝(F)攝境唯心﹞b、釋文,分二:(a)立數;(b)釋義。
    (a)立數

〔然有四門。〕

    ﹝b、釋文﹞(b)釋義,分四:甲、釋唯本無影;乙、亦本亦影;丙、唯影無本;丁、非本非影。
    甲、釋唯本無影

〔唯本無影,謂即小乘,不知惟識故。〕

  鈔云:惟本無影者,謂只知有聲名句文,四法本質,不知聲色如像故。若知聲色如影像者,以心外無法,像色原空,即了惟識故。

    ﹝(b)釋義﹞乙、亦本亦影,分三:(甲)正明本影;(乙)引證(丙)結彰本影互現。
    (甲)正明本影

〔亦本亦影,謂大乘初教,佛自宣說,若文若義,皆是如來,妙觀察智。淨識所現,名本質教。〕

  鈔云:若謂如來實有說法,故名本質;因位說聽,由於意識,故果位中亦惟意識。故云:妙觀察智相應淨識,以果位中智強識劣,故說此識與智相應。此智能於大眾會中,雨大法雨,故能說法智所依王,即是第六。故云淨識之所顯現,而言淨者,純無漏故。唯識疏云:既云無漏心現,即真無漏,文義為體。是故世尊實有說法,言不說者,是密意說。

    ﹝乙、亦本亦影﹞(乙)引證,分二:子、佛地論證;丑、指本經義證。
    子、佛地論證,分二:(子)機感文義自生;(丑)文義生佛自現。
    (子)機感文義自生

〔佛地論云:有義聞者,善根本願,增上緣力,如來識上,文義相生。此文義相,是佛利他善根所起,名為佛說。〕

  鈔云:眾生今生,有義聞者,亦係眾生往昔修習善根,發愿親覲諸佛菩薩,及大善知識念,故得今世增上緣力,得覲於佛。由是如來識上,文義相生,此文義相是佛利他善根所說名為佛說者。法華經中云:舍利弗當知,我本立誓愿;欲令一切眾,如我等無異。是佛利他善根,同行起也。今如來淨識上,文義相生,契機而說者,是滿佛果德中愿也。

    ﹝子、佛地論證﹞(丑)文義生佛自現

〔若聞者,識上所變文義,名為影相。此文義相,雖親依眾生,自善根力起,而就強緣,名為是佛說者,展轉增上緣力,生佛二識,自然頓現。〕

  鈔云:若聞者下,單指眾生分上,第六意識中所變文義,名為影相,非心外有法故。此文義相雖親依下,指佛自分中力也。謂雖是眾生善根熏習之力,到底而就佛強緣,自誓願力而宣演之。名佛說者,展轉增上緣力,生佛二識自然頓現者,由眾生昔自善力及佛本自願力,故感二互相應,如鏡互照,煥然齊現,無前後際故。

    ﹝(乙)引證﹞丑、指本經義證,分二:(子)機感生;(丑)佛自願力應。
    (子)機感生

〔是知善現啟請,佛宣章句,皆由尊者及諸法會眾善根力,始聞般若,文義影相,自識方現。〕

    ﹝丑、指本經義證﹞(丑)佛自願力應

〔如來昔誓願力,熏習淨識,而宣演之。〕

  鈔云:法華經云:如我昔所願,今者已滿足;化一切眾生,皆令入佛道等。其文非一。

    ﹝乙、亦本亦影﹞(丙)結彰本影互現

〔彼此無非增上緣力,皆繫唯識現故。文義相生,是為亦本亦影耳!〕

    ﹝(b)釋義﹞丙、唯影無本,分三:(甲)正釋無本義;(乙)引證經義;(丙)結歎唯影無本。
    (甲)正釋無本義

〔唯影無本,謂大乘實教,離眾生心,佛果無有聲色功德,唯有如如及如如智獨存。大智大悲增上緣力,令彼所化根熟眾生,心中見佛說法,是故聖教,唯是眾生心中影相。〕

    ﹝丙、唯影無本﹞(乙)引經證義

〔大經云:諸佛無有法,佛于何有說;但隨其自心,謂說法如是。此經云:若謂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又云:若以聲色見聞于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等。〕

  鈔云:初引華嚴證離眾生心,佛果無有聲色功德,唯有如如智等獨存;次引本經證,非但離眾生心而佛無有聲色功德,然佛證自受用際中,亦本來無有聲色。故誡之曰:若謂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以是法不可示,言辭相寂滅故。下偈重又誡之曰:若以聲色聞我者,是人乃墮有為坑中,落邪見故。以心外有法不能見如來法身也。無非眾生機感有見,而實如來無所見也。

    ﹝丙、唯影無本﹞(丙)結歎唯影無本

〔是以離眾生心,佛本無聲色可得,但隨眾生往昔自善根力,心中見佛聲色者,俱影相耳。〕

    ﹝(b)釋義﹞丁、非本非影,分三:(甲)正釋;(乙)引本經義證;(丙)指略在廣。
    (甲)正釋

〔非本非影,如頓教說:一切法界本無聲色影相,言亡絕慮,性本離故。〕

  鈔云:疏引頓教,義明非本非影,一切法界本無聲色影相等者。起信論云:以一切法,唯同如故。當知一切法不可說、不可念、不可立。是故此法從本以來,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畢竟平等,無有變異,不可破壞,唯是一心。故曰:言亡絕慮,性本離故。

    ﹝丁、非本非影﹞(乙)引本經證義

〔故下文云:應離一切相,是阿耨菩提。故云非本非影。〕

    ﹝丁、非本非影﹞(丙)指略在廣

〔龍樹等宗,多立此義。〕

  鈔云:龍樹等宗下,等宗者,等餘宗故。謂龍樹依智度論,總判離相以為宗要,故此經破相顯性,為此經之要義。故下文云:離一切相即名諸佛等。又此四門,前是小教,以不了名等,四法聲色,是影像故。二是始教,故雖知是,而未脫盡聲色意解,還存法相見故。三是終教,以一聲色無本唯影故。四頓教,由離言絕待,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識識。是故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故非本非影耳!

    ﹝C、標列彰數﹞(G)會緣入實,分四:a、釋名義;b、列數標名;c、釋文;D、結諸法如義。
    a、釋名義

〔會緣入實者,前來六門,同入一實故。〕

  鈔云:夫唯心頓現一切法者,緣會而生,緣謝而滅。前來六門,同契真如實際法故。法華云:唯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又云:無量眾所尊,為說實相印等。

    ﹝(G)會緣入實﹞b、列數標名

〔亦有二義:一以本收末,二會相顯性。〕

    ﹝(G)會緣入實﹞c、釋文,分二:(a)以本收末;(b)會相顯性。
    (a)以本收末,分二:甲、正釋;乙、引證本經如義。
    甲、正釋

〔前中,以聖教從真如流,故不異於真。攝論云:此真如所流教法,最為勝故。此經破相顯性,惟示真如。金剛般若所流分教,最勝殊妙,超餘法故。〕

    ﹝(a)以本收末﹞乙、引證本經如義

〔下文云:云何為人演說,不取於相,如如不動等?斯即以本收末,一一文字,攝歸如故。〕

    ﹝c、釋文﹞(b)會相顯性,分二:甲、正釋;乙、引證。
    甲、正釋

〔會相顯性者,謂差別十二分教,從緣無性,即本真如,故虛相本盡,真性本現。〕

  鈔云:如來言說皆順於如,故金剛三昧經云:如我說者義語非文,眾生說者文語非義。任王二諦品云:大王,法輪者,法本如,應頌如,乃至論義如等,此經明教即是如,不說如皆是教。若取諸法顯義,皆為教體,一切法皆本如也,則無如非教。故云:虛相本盡,真性本現。

    ﹝(b)會相顯性﹞乙、引證

〔下文云:如來所說一切法,即非一切法。解曰:既所說教從緣無性,即非一切法也。〕

    ﹝(G)會緣入實﹞d、結諸法如義

〔斯乃從緣入實,會相顯性,即諸法如義,而為教體。〕

  鈔云:法華云:諸佛兩足尊,知法常無性;佛種從緣起,是故說一乘。斯則總以諸法如如之義,而為教體。

    ﹝C、標列彰數﹞(H)事理無礙體,分二:a、列名;b、釋文。
    a、列名

〔事理無礙者。〕

  鈔云:由前因緣生滅之法,從緣成立,各無自性,眾生不了。由遍計性,執取我法,以為實有。若除遍計,依他無性即圓成故。故前有會緣入實義,所謂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四相同時,體性即滅,唯一真如,無二法故。今此門中,以真如妙理,不礙隨緣,成立一切法故。即理不礙事義,而一切法,又不礙凝然真如,一味平等。即事不礙理義。如水成波,波即水故。由事不礙理,理不礙事,為之事理無礙法界,而為教之體故。

    ﹝(H)事理無礙體﹞b、釋文,分三:(a)理不礙事義;(b)事不礙理義;(c)雙證二義無礙。
    (a)理不礙事義

〔謂一切教法舉體真如,即不礙十二分教,事相燦然。故云:如來說一切法,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鈔云:以真如體,雖非生滅,而隨緣自性,成立一切法故。法華云: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於道場知已,導師方便說。即舉體真如,不礙十二分教,事相燦然,若有礙者,焉能說之!又云:於一佛乘,分別說三。一佛乘者,即真如義也。分別說三者,由真如故,成立一切法也。是故諸大乘經,總依真如實相而為根本。又云: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故云:如來說一切法下,引經證成可知。

    ﹝b、釋文﹞(b)事不礙理義

〔雖真如舉體為一切,不礙一味平等。故云如來說一切相,即非一切相。〕

  鈔云:由真如法體,雖是隨緣一切法等,而一切法等相又不礙真如平等一味。故法華云: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依他無性,即圓成故。

    ﹝b、釋文﹞(c)雙證二義無礙

〔又云: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菩提。解曰:無高下者,性相融鎔真俗一貫,是為一味平等,無高下故。〕

  鈔云:起信論云:一心中有二門:一生滅門,二不生滅門,以此二門不相離故。又云:心真如者,即是法界大總相法門體,所謂心性不生不滅。一切諸法,惟依妄念而有差別。若離心念,則無一切境界之相,乃至云畢竟平等,無有變異,不可破壞,唯是一心,故名真如。故曰:性相圓融,真俗一貫,乃為一味平等,無二法故。

    ﹝C、標列彰數﹞(I)事事無礙義,分二:a、釋名;b、釋文。
    a、釋名

〔事事無礙體者,謂前八門俱收此經,以為教體。雖後二門,未收此經,其少分義,亦兼攝耳。〕

  鈔云:釋名來意可知,更不繁釋。

    ﹝(I)事事無礙義﹞b、釋文,分二:(a)正釋;(b)引證。
    (a)正釋

〔何則,夫談真則違俗,舉俗則違真。今既真俗圓融,事理無礙義,故亦有事事無礙體也。〕

  鈔云:談真,則真顯俗隱,而違之也。談俗,則俗顯真隱,而違之也。今既真俗下,謂由真非俗外而俗不違也,俗非真外而真不違也。是故即俗而真,即真而俗;用不離體,體不離用也。故大經云:菩薩以有為界,而不滅壞無為之體;以無為體,而不滅壞有為之相。又無為體即有為故,一即一切;以有為相,即無為故,一切即一。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故即事事無礙體也。

    ﹝b、釋文﹞(b)引證,分二:甲、引大疏義證;乙、引心經義證。
    甲、引大疏義證

〔清涼云:理隨事變,則一多緣起之無邊;事得理融,則千差涉入而無礙。今夫一般若法,理貫十門,義通三藏,八萬行門。百界千如,以一貫之,豈非一法即多法,多法即一法。〕

    ﹝(b)引證﹞乙、引心經義證

〔是故心經,以般若空義,貫通五蘊六入十二處十八界,世出世間,聲聞法、緣覺法、菩薩法、乃至涅槃三世諸佛,皆依般若法故,而證阿耨菩提。若百川歸海,普同一味,雖以一滴,迥異百川,以一味義,具多味故。〕

  鈔云:大疏云:一切諸法真心所現,如大海水,舉體成波;以一切法,無非一心,故大小等,隨心迴轉,即入無礙。

    ﹝C、標列彰數﹞(J)海印炳現體,文三:a、釋名;b、釋文;c、總結十義。
    a、釋名

〔海印炳現體者。〕

  鈔云:華嚴大疏云:譬如大海,普印四天下一切森羅萬象無不炳現,如來海印定光三昧亦復如是,而能普印一切色身三昧。故下偈云:或現童男童女身,天龍及以阿修羅,乃至摩[目+侯]羅伽等,海印三昧威神力等,即以海印炳現,而為教體也。

    ﹝(J)海印炳現體﹞b、釋文,分三:(a)正釋;(b)釋文;(c)總結十義。
    (a)正釋

〔如前差別無盡妙義,皆是如來海印定中同時炳現。雖此經義未曾唱明,然默契心源,海印定光亦含此義。是知舍衛托缽,洗足跏趺,一動一靜,一語一默,皆如來性識浪渟,湛如巨海,月落澄潭,本非來去。〕

    ﹝b、釋文﹞(b)引證

〔故經云:如來,若來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何以故?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b、釋文﹞(c)結歎

〔是知二門,義屬兼通,未若華嚴博唱,帝網重重,無盡無盡。故慎勿局定,以說無耳。〕

    ﹝(J)海印炳現體﹞c、總結十義

〔以上第五教體淺深一科已竟。〕

    ﹝(二)釋義列科﹞6、宗趣通局,文三:(1)標列;(2)開列章文;(3)總結。
    (1)標列

〔宗趣通局者,夫語之所尚曰宗,宗之所歸曰趣。〕

  鈔云:宗者,崇也。故云所尚,亦云尊也。尊者,主也。宗歸曰趣,趣者趨也,以吾人之所趨向故。清涼云:亡軀得其死所,竭思有其所歸。故曰:不論是何等法門,乃我之所崇,即我之所尊,而為歸向趣故。故佛一代時教,總以因緣為宗趣耳!故舍利弗習外道時,路遇馬勝比丘,問曰:汝師以何為宗?答曰:以因緣為宗。又復問之,尊者即答偈曰:諸法從緣生,諸法從緣滅;我佛大沙門,常作如是說。又中論云:空假中三觀,總以因緣而為宗,主趣向義故。故論云: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名為假名,亦名中道義。即以因緣為宗,以空假中三觀為趣,所謂一空一切空,一假一切假,一中一切中故。

    ﹝6、宗趣通局﹞(2)開列章文,分四:A、標列名教;B、轉釋名義;C、料揀;D、攝其所歸。
    A、標列名教

〔先明其通,後明其別。〕

    ﹝(2)開列章文﹞B、轉釋名義,分十:(A)我法俱有宗;(C)法有我無宗;(B)法無來去宗;(D)現通假實宗;(E)俗妄真實宗;(F)諸法但名宗;(G)三性空有宗;(H)真空絕相宗;(I)空有無礙宗;(J)圓融具德宗。
    (A)我法俱有宗,分二:a、列名;b、立我法俱有宗所以。
    a、列名

〔第一我法俱有宗,謂犢子等部,或少一分。〕

  鈔云:夫論一代聖教,不出十宗。大意其中前四,俱屬小乘;次五六二宗,通大小乘;後四宗,惟一乘。又前六宗,通十八部,并上座部,及大眾部。今初,上座部中,如來涅槃三百年後,轉名說一切有部;又三百年後,從一切有部流出犢子部;次又三百年後,從犢子部,流出四部:一名法上部、二名賢胄部、三名正量部、四密林山部;後次第三百年後,還從一切有部,流出化地部;又一百年後,從化地部出二部:一名本末經部,一名法藏部;次又三百年後,出飲光部;次又四年後,出雪山部。今上座部,轉名說一切有部為本,分二類各五為末。本末合成十一部,因上座部,轉名一切有部,流出十部,皆從如來滅度,一千四百零四年中,而流出故。
  二大眾部中分八部:次如來二百年出第一名一說部;次又二百年出第二名說出世部;次又二百年後第三名雞胤部;四名多聞部;五說假部;六名多山部;七名西山部;八名北山部。又大眾部為本,八部為末,是為兩次本末,合成名義,為二十部。
  今我清涼祖意,將本末十八部及二部中義旨,判分六宗,屬大小乘故。故文殊大士問經云:十八及本二,皆從大乘出;無是亦無非,我說未來起。故佛住世時,文殊即記當來之事,疏或少一分者,謂犢子部等五部,俱計我法而立宗故。向下第二科中詳釋。今云等者,等取根本經部,不等取末經部。根本經部者,原從說一切有部流出,又從化地部中,一百年後流出末經部,又將根本經部并末經部合成一部,名本末經部。故單等取本經部義,即本末經部中一半耳!故疏云或少一分。

    ﹝(A)我法俱有宗﹞b、立我法俱有宗所以,分三:(a)正彼計立;(b)立我所以;(c)出彼宗過。
    (a)正彼計立,分二:甲、立三聚;乙、立五法藏。
    甲、立三聚

〔彼立三聚:一有為,二無為,三非二聚,非二即我。〕

  鈔云:一有為聚,二無為聚,三非有為非無為聚。大意掃除二邊,非有非無處,計立為我。

    ﹝(a)正彼計立﹞乙、立五法藏

〔又立五法藏,謂三世(過去現在未來)為三,無為為四,第五不可說藏我在其中,以不可說有為及無為故,是為三聚五法藏者。〕

  鈔云:初標、次釋、後結,謂有、無二為遍三世故。又此有、無二為,在三世中不可得故。彼宗以不可得中,計立為我。

    ﹝b、立我法俱有宗所以﹞(b)立我所以

〔大意為雙遣有為及無為,故云不可說等。離二邊故,立為我意。〕

  鈔云:大意下立我所以,因雙遣有、無,離二邊故不可說也,以不可說中而有我意。

    ﹝b、立我法俱有宗所以﹞(c)出彼宗過

〔然此一部,諸部論師共推不受,呼為附佛法外道。所計雖殊,皆立我故。〕

  鈔云:然此一部下破也,謂西天九十五種十一師等,因計有我,故成外道。而佛法中,佛說一代聖教皆破有我,故計立我者,是生死根本,云何今佛法中而立我者?豈非是附佛法中之外道乎!疏所計雖殊,皆立我故者,正出彼過意,皆遍犢子等五部義故。

    ﹝B、轉釋名義﹞(B)法有我無宗,分二:a、出部名;b、立法有我無宗所以。
    a、出部名

〔法有我無宗,謂薩多部等。〕

  鈔云:薩多婆等者,即說一切有部。雪山部,即是上座本部宗輪出。論中義,又多同說一切有部,故亦等取上座部也。多聞部宗輪出,其中餘義,多同一切有部,並不立我計法實有,故是三全部而言等者,等取化地部,末計少分耳。

    ﹝(B)法有我無宗﹞b、立法有我無宗所以,分三:(a)正彼立宗;(b)出無我除過;(c)結破。
    (a)正彼立宗

〔彼立諸法不離色心,或立三世無為,或分五類,皆無有我,以無我故,異外道計。〕

  鈔云:彼立諸法,即五蘊六入十二處十八界等,不離色心二法。於色心等法,各各推求誰為我者,誰為主者,即忽然而得生空觀也。及無為自性尚不可得,何處而立我者?故云實無有法也。或立三世無為者,即化地中少分義。云過去未來,並皆實有,亦有中一切法,所知所識,各無自性,故名一切法無我。疏或分五類,即上三世及無為法不可說藏,前立有我,今不計我,了無我故。故疏云:以無我故,異外道計,所以勝前宗部,不立我也。

    ﹝b、立法有我無宗所以﹞(b)出無我除過,分三:甲、立因緣正破;乙、計邪無二因為本;丙、引疏正破。
    甲、立因緣正破

〔又於有為之中,立正因緣,以破外道邪因及無因故。〕

  鈔云:於有為中立正因緣者,佛於大小乘教,不離因緣。言因緣者,即一切有為色心等法也。故圭峰大師云:夫因緣者有二:一內、二外。外因緣者,謂水土人時,而芽得生。泥團輪繩水火陶師,而器得成。內因緣者,外由內變,本末相收,為一緣起。故佛教從淺至深說一切法,不出因緣二字。然有四重:(一)因緣故,故生死成壞,涅槃云:我觀諸行無常,云何知耶?以因緣故。(二)因緣故即空,謂不自生(若自生者,種子不因他力而成故);不他生(若他生者,何待種子而生);不共生(若共生者,即自他多果過之生);不無因生(若無因云何成立一切果也)。(三)因緣故即假,如鏡像水月之流,緣會不得不現。(四)因緣故即中,若言不從因緣生,即是定有定無,墮斷、常見。故中論云: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名為假名,亦名中道義。是以立正因緣,以破外道。邪因無因,所謂自然為因,能生萬物,即是邪因。謂此五榖不因他力而成就故,又人不修而自成故。所謂無因者,即謂萬物自然初生,如鶴之白,如烏之黑,即是無因。故妄計虛空微塵性等,而以無因為生,無因為果,若計自然及無因生,乃成大過。豈人不教,而自善也!

    ﹝(b)出無我除過﹞乙、計邪無二因為本

〔然西域九十五種外道,或是邪因,或是無因等,而為世間即涅槃體。〕

  鈔云:西域九十五種不出十一論師,所云外道者,心遊道外,以不了自性妄計自然無因,而為世出世間本,故名外道。今出其名,令學者不可不知。
  (一)數論師,計冥初生(即二十五諦法數,從冥諦而生,名數論師,如華嚴玄談中說)。
  (二)衛世師,計六句和合(六句者:一實、二德、三業、四大有、五同異、六和合,為六句義耳)。
  (三)塗灰師,計自在天生萬物。
  (四)圍陀師,計那羅延天生四姓。
  (五)荼論師,計本際生。
  (六)時敬師,計物從時生。
  (七)方論師,計方生人,人生天地。
  (八)路伽師,計色心二法皆極微作。
  (九)目力師,計虛空為萬物因。
  (十)宿作論師,計苦樂隨業生。
  (十一)兼因師,計自在天生。

    ﹝(b)出無我除過﹞丙、引疏正破

〔清涼云:以不知三界由吾自心,從癡有愛,流轉無窮,迷正因緣,故異計紛然。安知因緣,性空妙有,中百等論,亦廣破之。〕

  鈔云:以不知三界下,引清涼大疏,破無因及邪因故。謂不知欲界、色界及無色界,皆從自心中,流出動業(即欲界有漏善惡而成就故也);不動業(即修有漏禪定而成就不動業);現行熏入第八識心中,成種為因,而招當報有漏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異熟之果。故唯識頌云: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諸趣,及涅槃證得。解曰:界者因也,謂無始時來,一類相續種子,而生現行,成一切法等。由此而有三善三惡趣道,異熟果故及修戒定慧等,而證得涅槃,世出世間果也。豈同外道,或以邪因及無因等,迷正因緣異計紛然者乎!故云不知云云耳。

    ﹝b、立法有我無宗所以﹞(c)結破

〔是知佛法之淺淺,已破外道之深深。〕

  鈔云:小乘論中,立生滅因緣之旨,尚以破之,況終頓圓,三教之旨,而不破哉!

    ﹝B、轉釋名義﹞(C)法無來去宗,分二:a、出部名;b、立彼宗義所以。
    a、出部名

〔法無來去宗,謂大眾部等。〕

  鈔云:出部名者:一大眾部、(編者註:此處疑漏「二說出世部」)三雞胤部、四制多山部、五西山部、六北山部、七法藏部、八飲光部。今云大眾部等者,等下六部半義故。所云半者,又等取化地部中,一少分耳。

    ﹝(C)法無來去宗﹞b、立彼宗義所以

〔說有現在及無為耳,其過未之法,體用俱無。〕

    ﹝B、轉釋名義﹞(D)現通假實宗,分二:a、出部名;b、立彼宗意。
    a、出部名

〔現通假實宗,謂說假部等。〕

  鈔云:一全分,一少分。一全即說假部,一少分即末經部。其成實論師,先是數論弟子,以所造為能造,後出家時入佛法中,即經部攝故。

    ﹝(D)現通假實宗﹞b、立彼宗意

〔謂就前現在之中法,在蘊為實,在界為假,其成實論經師,即斯類故。〕

  鈔云:現在法者,即真俗二諦,不離假實,蘊門明義是實,實者積聚故;界處門者明義是假,假者體假積聚故。其成實論者,即少分末經部義。

    ﹝B、轉釋名義﹞(E)俗妄真實宗,分二:a、出部名;b、立彼宗意。
    a、出部名

〔俗妄真實宗,即出世部等。〕

    ﹝(E)俗妄真實宗﹞b、立彼宗意

〔謂世俗是假,以虛妄故;出世是真,非虛妄故。〕

    ﹝B、轉釋名義﹞(F)諸法但名宗,分二:a、出部名;b、立彼宗意。
    a、出部名

〔諸法但名宗,謂一說部等。〕

    ﹝(F)諸法但名宗﹞b、立彼宗意

〔云一切我法,但有假名,無有實體故。〕

  鈔云:中論云:若有世間,即有出世間,既無世間,何用出世間等,故出世間,亦假名耳,無實體故。以上六宗通大小乘故。

    ﹝B、轉釋名義﹞(G)三性空有宗

〔三性空有宗,謂遍計是空;依他圓成是有。〕

  鈔云:三性空有下,遍計虛妄,是空觀;依他是假觀;圓成是中觀。又遍計情有理無,依他,相有性無;圓成,理有情無。又遍計純相,圓成純性,斯即法相宗義,若約法性宗義,了妄即真,以相即性故。

    ﹝B、轉釋名義﹞(H)真空絕相宗

〔真空絕相宗,謂心境兩忘,直顯體故。〕

  鈔云:法無相想,思則亂生,故不隨智見,離心境故;坐斷有無,超現量故;觸處逢真,照體獨立故。

    ﹝B、轉釋名義﹞(I)空有無礙宗

〔空有無礙宗,謂互融雙絕而不礙兩存,真如隨緣,具琩F德故。〕

  鈔云:九空有無礙宗下,立雙遮雙照方成德性宗義。互融者,謂有即是即空之有;空即是即有之空。語空,必攝於有;語有,必攝於空。故曰互融。言雙絕者,有即空,故有絕;空即有,故空絕。言不礙兩存者,不壞空有相,故有即空而不泯,空即有而不忘。真如隨緣具琩F德者,由有不礙於空,空不礙於有,空有無礙,離即離非,雙照雙遮,是為真俗圓融,性相如如,不二而二,二而不二,名不可思議德也。故香林大祖和尚云:一色無邊際,紅蓮到處開。分明離取捨,那更有安排。端的無餘事,香風時送來。又溈山師云:聞聲見色,蓋是尋常,這邊那邊,應用不缺。即空有無礙圓宗之旨耳。

    ﹝B、轉釋名義﹞(J)圓融具德宗

〔圓融具德宗,謂事事無礙,主伴具足無盡,無盡自在故。以後後之旨深於前前故。〕

  鈔云:圓融具德者,謂一為無量,無量為一。一地即攝一切諸地功德。此有四句:(一)一即一切;(二)一切即一;(三)一即一;(四)一切即一切。又則一句中,容有四句義旨,如一切諸地,如是乃至無量。依正凡聖心境法門,莫不皆然耳!故名圓融具德,自在宗義。

    ﹝(2)開列章文﹞C、料揀

〔前四唯小乘,五六通大小,後四唯大,七即法相宗,八即無相宗,後二宗即法性宗。又七即始教,八即頓教,九即終教,十即是圓教。〕

    ﹝(2)開列章文﹞D、攝其所歸,分二:(A)攝屬諸宗;(B)本宗。
    (A)攝屬諸宗,分二:a、有該無屬;b、正屬所該。
    a、有該無屬

〔今此經者,謂前六宗,但有所該,無其所屬。即如破相顯性,破相即妄,顯性即真,一切法等,但有假名,即該前故。〕

  鈔云:經云:佛問須菩提云: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否?不也,世尊!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見如來等文,非一。斯諸文義,皆以一切法等,但有假名,破相顯性,故該前六宗文旨。

    ﹝(A)攝屬諸宗﹞b、正屬所該,分四:(a)屬法相宗;(b)屬法性宗;(c)屬頓教宗;(d)攝屬圓宗。
    (a)屬法相宗

〔又此經除遍計性,我法二執,依他不有,圓成不無,即含法相宗義。〕

  鈔云: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即掃遍計性也。又云:若見諸相非相,即依他性也。即見如來等,即圓成實性也。其文非一故。

    ﹝b、正屬所該﹞(b)屬法性宗

〔又示三性(遍計、依他、圓成三性)三無性等,即色即空,即空即色。故云: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菩提,即終教宗。如法華經中,平等大慧教菩薩法故。〕

    ﹝b、正屬所該﹞(c)屬頓教宗

〔又即俗非真,即真非俗,非真非俗,離性離相,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乃至無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菩提,即頓教宗義。〕

  鈔云:即俗非真者,真不可得故。即真非俗者,俗不可得故。是故真俗皆不可得,則廓然無寄,一念不生,即名為佛。是故不說法相,惟辨真性等,即頓教中義耳。

    ﹝b、正屬所該﹞(d)攝屬圓宗

〔後十圓融具德宗者,雖未全攝,亦少分攝故。如前第五教體淺深中辨,恐煩不引。〕

    ﹝D、攝其所歸﹞(B)本宗,分四:a、二師所立;b、和會二宗;c、自評恐謬;d、證後師不謬前旨。
    a、二師所立

〔若依圭峰大師所判者,以文字般若為宗,以觀照實相為趣;或以無住為宗,以斷疑生信為趣。〕

  鈔云:前是圭峰師立,後宗泐大師立。

    ﹝(B)本宗﹞b、和會二宗

〔評曰:以無住為宗,即前圭峰義故;謂住而不住,即實相般若,妙體常寂故;不住而住,即文字觀照般若,不彰而自彰故。〕

    ﹝(B)本宗﹞c、自評恐謬

〔以予之意,以破相顯性為宗,以觀照實相為趣。文中有段段非相遮義,故云破相。又云即見如來等,是顯性義。又應作如是觀,不取于相,如如不動;如來者,即諸法如義,是觀照實相,而為其趣也。〕

    ﹝(B)本宗﹞d、證後師不謬前旨

〔今三宗評論無住之宗亦為正義。經云:以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乃諸經之綱領,三藏之本源。故六祖聞之,豁然大悟,諸佛心印,菩薩依止。是以一即三,三即一者,無二法故。〕

    ﹝6、宗趣通局﹞(3)總結

〔以上第六宗趣通局一科已竟。〕

    ﹝(二)釋義列科﹞7、處會傳譯,分三:(1)標;(2)釋文;(3)結。
    (1)標

〔處會傳譯者。〕

    ﹝7、處會傳譯﹞(2)釋文,分二:A、明佛說;B、結歎釋論二土。
    A、明佛說,分二:(A);(B)明傳譯何時。
    (A)中又三:a、標處會;b、詳處會;c、指本經處會。
    a、標處會

〔初總明佛說者,大部六百卷文,四處十六會。〕

    ﹝(A)﹞b、詳處會

〔王舍城鷲峰山七會,山中三會,山頂四會;給孤獨園七會;他化自在天摩尼寶藏殿一會;王舍城白鷺池邊一會。〕

    ﹝(A)﹞c、指本經處會

〔此經則給孤獨處第九會,乃第五百七十七卷之本。〕

  鈔云:以上明佛說已竟。

    ﹝A、明佛說﹞(B)明傳譯何時,分二:a、指諸佛傳譯;b、指本經傳譯譯主。
    a、指諸佛傳譯

〔後別明傳譯此經卷者,時主前後六譯。一後秦羅什。〕

  鈔云:鳩摩羅什者,梵語,此云童壽。祖印度人,文以聰敏見稱,母是龜茲王妹,母孕什時,增益慧辨。七歲出家,日誦千偈義旨。通至九歲,與外道論議,辯挫邪風,咸皆愧伏。年十二歲,有羅漢奇之,謂母曰:常守護之,若年三十五歲,不破戒律,當大興佛法,度無數人。師又習五明論,四韋馱典,陰陽星算,必窮其妙。後轉習大乘,數破外道,遠近諸國,咸謂神異。母生什後,亦即出家,聰拔眾尼,得第三果。什既受具,母謂什曰:方等深教,應闡秦都,於汝無益,何如?什曰:菩薩之行,利物亡軀,大化必行,鑪鑊無恨。母即告曰:汝立誓宏,吾不與止。什自是已後,廣習大乘,必洞其奧。西域諸王請什講說,必長跪座側,命什蹋登。苻堅建元九年,太史奏云:有德星現於外國,當有大德智人,入輔中國。堅曰:朕聞西域有羅什,襄陽有道安,將非此耶!後遣呂光統領七萬雄兵,西伐龜茲,王不能捨。什曰:為我一人,傷害眾多,吾不能忍。王只得含淚而送。什雖同呂光進國,呂見師幼少,生慢,因什善卜數類應,呂又用之。呂立創西涼為主,亦請什留。至姚秦宏始三年,興滅西呂,方入長安。秦主興加厚禮之敬,入西明閣及逍遙園,別館安置數僧[(契-大)/石]等八百沙門,諮受什旨。又于草堂寺,共三千僧眾,手執舊經本而參定之,莫不精究洞明深旨。時有僧叡覲什,故什所譯經,叡並參正。

〔二後魏菩提流支。〕

  鈔云:此云覺希,北印度人。遍通三藏,妙入總持,志在宏法,廣流視聽。魏宣武帝,洛陽翻譯,此經在內。

〔三陳朝真諦。〕

  鈔云:梵語波羅末陀,此云真諦,西印度優禪尼國人。景行澄明,器宇清寧,藝術異解,編素諳練。梁武泰清,於寶雲殿,屬侯景紛紀,乃適豫章,始興南康等,雖復恓惶,譚叢無輟,即汎泊西歸,業風賦命,飄還康州,住制止寺,翻譯訖,陳恭建譯五十部,今經亦在其數。

〔四陳朝達摩笈多。〕

  鈔云:隋言法密,南賢豆國人。開皇十年來屆見文帝,請入京寺。義理允正,稱經微旨。然而慈恕立身,恭和成性,心非道外,行在說前。戒地夷而淨,定水幽而潔,經洞字原,論探聲意。至煬帝定鼎東都,置翻譯館,而有金剛文義在耳。

〔五唐初玄奘。〕

  鈔云:師是河南洛陽人,俗姓陳氏,穎川仲弓之後。出家遍探諸藏,皆有錯[忏-千+吳],常慨教缺傳匠,理翳譯人,遂使如意之寶不全,雪山之偈猶半。於是裸足涉履險若平夷。既戾梵境,等諮無倦,五明四含之典,三十二之筌,盡搜其微,究其妙法。師討經論一十七周,遊覽百有餘國。貞觀十九年回歸上京,敕宏福寺翻譯。已上多出靜邁法師譯經圖記

〔六大周義淨。〕

  未曾詳出,另閱別章

〔已上六人皆三藏。〕

  鈔云:三藏表德,法師舉名。由德而顯,故彰其名。所以莊生云:名者寔之賓,德者名之主。若無其德,苟有其名!故夫為人師者,不可以無德而虛當其名。若虛當者,則損其福耳,況未通經旨者乎!今云三藏者,即通習經律論三藏,達無相法,住於佛住,兼修自利利他,而為三乘人則,以法為師也。即前之六師耳!又六師各有其諱,而為之別。三藏等四字,而為之通,是為通別德而彰顯也。

    ﹝(B)明傳譯何時﹞b、指本經傳譯釋主,分二:(a)傳譯主;(b)釋論主。
    (a)傳譯主

〔今所傳者,即羅什宏始四年,於長安草堂寺所譯。〕

    ﹝b、指本經傳譯釋主﹞(b)釋論主,文二:甲、補主傳釋;乙、論主轉授。
    甲、補主傳釋

〔天竺有無著大士入光定,上昇兜率,親見彌勒,稟受八十行偈。〕

  鈔云:梵語彌勒,此云慈氏。以多生劫來,畯袚O行,而得慈心三昧之定,故云慈氏。佛世時,降生西天婆羅門種,輔揚大化,影彰佛會,現為釋迦法王之子,處補當來之記,已入賢劫千佛中,第五尊龍華教主,度無量眾,廣如下生經說。
  今現在兜率天宮內院,教化諸天及菩薩眾。因無著大士欲習大乘真理,未諳深求的旨,悲嘆本師涅槃,心意思惟,幸喜彌勒補處大師,而在天宮,即入日光定力,上昇見彌勒大士,親傳八十行偈,金口解釋,通卷要旨,可知此經乃佛心印耳。

    ﹝(b)釋論主﹞乙、論主轉授

〔又將此偈轉授世親,世親又將偈作長行解,釋成三卷,論約斷疑執以釋。無著又造兩卷之論,約行位以釋。〕

  鈔云:世親、無著,本係親仲。因世親專習小乘,無著專習大乘。無著未證果時,習學大乘,根鈍未悟,欲尋短見,因有他方羅漢,而化度之。雖入小乘果證,心本大乘之種,還求大乘二空真知,因見彌勒後,方悟入。無著因見親弟不好大乘,專習小者,毀剝大乘,故無著見弟來見。告云:吾之病也,為爾所害,爾專讚小乘,毀說大乘,必墮苦處,是吾憂也。今吾所未閱之大乘餘典,吾未觀者,爾代吾閱。親即生大慚愧,速閱華嚴大乘等教,又觀彌勒金剛偈頌畢,即向兄求懺曰:可將利劍割吾舌根,吾不欲命矣!兄即止曰:汝不可為也,如人從地跌倒,還從地起。先言毀說大乘之錯,今可將舌根轉讚大乘,即懺過愆,而復其功也。故世親依斯妙偈,裂成二十七段疑文,窮幽妙旨,無不明矣。無著謂此經發揮諸地位中,真如意旨,故約十八行位而釋之也。

    ﹝(2)釋文﹞B、結歎釋論二主

〔是知古今解釋者,若不遵無著、世親二大士者,俱是傍求異解,未合聖意耳。〕

  鈔云:決不可易古就今,縱然玄妙,無非後撰之己見耳!故云未合聖意也。

    ﹝7、處會傳譯﹞(3)結

〔以上處會傳譯一科已竟。〕

    ﹝(二)釋義列科﹞8、誦持感應,文三:(1)總標;(2)釋文;(3)結大科。
    (1)總標

〔誦持感應者。〕

    ﹝8、誦持感應﹞(2)釋文,分二:A、列名;B、轉釋文。
    A、列名

〔其利有十:(一)諸佛護念,(二)眾聖弘讚,(三)功超餘行,(四)內施不及,(五)外施無比,(六)銷極重障,(七)開佛知見,(八)福利無邊,(九)感應多端,(十)常被天人供養。〕

    ﹝(2)釋文﹞B、轉釋文,分十:(A)諸佛護念;(B)眾聖弘讚;(C)功趕餘行;(D)內施不及;(E)外施無比;(F)銷極重障;(G)開佛知見;(H)福利無邊;(I)感應多端;(J)常被供養。
    (A)諸佛護念

〔諸佛護念者,經云: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然斯護念有二:一如來住世四十九年,雖說八萬四千法藏,以一般若之法,常自護念;二如來滅度後,乃至見者聞者,廣生敬信,受持讀誦,分別解說,無不歡喜,普利無邊,皆是如來護念此經,感德力故。〕

    ﹝B、轉釋文﹞(B)眾聖弘讚,分二:a、西竺讚傳;b、此土弘闡。
    a、西竺讚傳

〔眾聖弘讚者,謂無著大士將登地位,上昇見彌勒菩薩,傳授金剛般若宗旨,八十行偈,親口解釋。二十八祖,龍樹馬鳴,諸大士等,亦弘般若,以為修福之本。〕

    ﹝(B)眾聖弘讚﹞b、此土弘闡

〔此土五祖,廣勸人持誦此經,即能見性成佛。故六祖聞之,豁然省悟。諸佛宗匠,盡入此門,弘闡敷揚,讚莫能盡。夫彌勒是補處之佛,尚以宏傳,況餘者乎!〕

    ﹝B、轉釋文﹞(C)功超餘行,分二:a、得法超勝;b、供行不及。
    a、得法超勝

〔功超餘行者,設有大士經無量劫,行諸度行,如捨身命布施等。若菩薩知一切法無我,得成于忍,此菩薩勝前菩薩,所得功德,不可思議。〕

    ﹝(C)功超餘行﹞b、供行不及

〔經云: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於燃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若復有人,受持般若一行,於我所供養諸佛功德,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解曰:供佛之行尚不及,況餘行乎!〕

    ﹝B、轉釋文﹞(D)內施不及,分二:a、每日施行劣;b、持般若行勝。
    a、每日施行劣

〔內施不及者,經云:若有人,初日分以琲e沙等身布施;中分後日以琲e沙等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劫,以身布施。〕

    ﹝(D)內施不及﹞b、持般若行勝

〔若復有人,聞此經典,信心不逆,其福勝彼,何況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豈可思議福德較量者哉!〕

    ﹝B、轉釋文﹞(E)外施無比,分二:a、外施無及;b、持行福勝。
    a、外施無及

〔外施無比者,經云:如琲e中所有沙數,如是沙等琲e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

    ﹝(E)外施無比﹞b、持行福勝

〔若復有人,於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而此福德勝前福德。〕

    ﹝B、轉釋文﹞(F)銷極重障

〔銷極重障者,若人多生累劫,罪障深重。故能於現生中,他緣迫逼,障於道法,不得熏修,異熟報障,實難除滅(今持般若盡淨無餘),如教啟十因中辨。〕

    ﹝B、轉釋文﹞(G)開佛知見,分三:a、聞信得法;b、諸堲莫測;c、結歸本經。
    a、聞信得法

〔開佛知見者,經云: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淨,即生實相。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夫實相者,是諸佛心印,惟佛與佛,乃能究竟。〕

    ﹝(G)開佛知見﹞b、諸聖莫測

〔法華云:不退諸菩薩,其數如琩F,一心共思求,亦復不能知。除諸菩薩眾,信力堅固者。〕

    ﹝(G)開佛知見﹞c、結歸本經

〔是知法華以實相,為開示悟入之本。今此經者,以一念淨信,即生實相,豈非開佛知見者乎!〕

    ﹝B、轉釋文﹞(H)福利無邊,分二:a、無住行勝;b、結歸本旨。
    a、無住行勝

〔福利無邊者,經云:由菩薩知般若,以無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議。十方虛空,尚不能喻,況比餘法之類而能及哉!〕

    ﹝(H)福利無邊﹞b、結歸本旨

〔解曰:若不受持此經,何能了無住相布施者乎!〕

    ﹝B、轉釋文﹞(I)感應多端,分二:a、總讚普益;b、別讚弘濟。
    a、總讚普益

〔感應多端者,夫以般若之法,如摩尼寶珠,能滿一切諸所求者,故利濟無邊,益施無盡。〕

    ﹝(I)感應多端﹞b、別讚弘濟

〔或以解冤而釋結;(唐武德年間,長安蘇仁恃富,不知罪福,過分宰殺,及餘重過,忽染疾,見二使押見閻羅。汝生前修福,以至今富;汝今恣意殺生,減算絕祿。令獄卒驅至刀山,仁即憚怖,云:仁生前,曾請書金剛經一卷,送安國寺。神敬僧受持,此僧遷化,豈無報應?言未竟見神敬,手持金剛經,即作證驗,願王放赦。王即允從,回陽增壽,印施此經千卷,修水陸大齋,施田百畝,敬供三寶。)或以脫苦而超昇;(隋沙門名法藏,稟性精嚴,于洛州縣募眾建寺,又寫經八百卷。(編者註:此處疑有缺文)謂法藏曰:汝造寺寫經,有互用之罪。我今勸汝誦金剛經,可消此罪。俄而疾愈,馨賣衣缽,書寫此經,令人受持,壽至九十,端坐而化,云生西矣。)或以讀誦而延命;(如琰法師,聞相師云:難過十九歲。大驚,即回誦金剛經,後壽至九十歲而終。)或以了道而無生;(宋時有王氏女,常念金剛經,懷孕二十八月,憂產之患。偶見僧勸,印施金剛經千卷。王氏遂依,即生二男,壽至六十。無疾而終。見二使引,閻羅命坐,誦經畢,王曰:何不誦補缺真言?曰:世聞無本。王即示咒曰:唵呼嚧呼嚧社曳穆契莎訶,一回向真如實際,心心契合;二回向佛果菩提,念念圓滿;三回向法界一切眾生,同生淨土。王誦畢,即使送回,汝再壽終,即得生淨土,此間不復來矣!故云了道而無生也。)或以講念而消毒;(昔南嶽思大師,深達般若,善通佛慧,所得妙旨無不窮源。是以廣化者多,當時諸大論師,生忌妒,即將毒藥暗藏食內供養。師飲後,乃有痛患,因念般若法力解化,未罹其患。)或以稱名而退敵;(昔帝釋天尊,被修羅爭權,天帝即昇善法堂,念般若力,而即退散。)感應萬殊,止非一二。現載典章,俱有名舉,良以無為妙果菩提,尚以成就,況人天小果之應者哉!〕

    ﹝B、轉釋文﹞(J)常被供養,文三:a、指諸果同本;b、指全身舍利;c、問答斷疑。
    a、指諸果同本

〔常被天人供養者,夫一切佛者,以法為師,若無其法,何能成就六度妙行及法報化三身者乎!故一切佛及諸佛阿耨菩提,皆從此經出故。是以有法即有佛,有佛即有僧,法身無二,一體同觀。佛雖去世,法身常住,若無般若經卷,何能知法身常住乎?故信受弟子,即信受佛真法身,今持般若之行,即修諸佛之妙行。既修諸佛之妙行,必證妙行之果,應知始終一貫,因果無二者,無非般若法也。〕

    ﹝(J)常被供養﹞b、指全身舍利

〔故在在則天人供養,時時則舍利分彰。經云:若有隨說此經,乃至四句偈等,當知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皆應供養,如佛塔廟,何況有人盡能受持讀誦,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即有佛故。〕

    ﹝(J)常被供養﹞c、問答斷疑,分二:(a)問答;(b)結歎諸法中王。
    (a)問答

〔問:法華是諸法中王,此經亦是諸法中王,何得此經更為尊妙?答:法華為開權顯實,會三歸一,俾令三乘俱稟受記作佛。若無般若之法,佛道何修?妙果何證?是以法華,委付家財,皆以般若玄宗,而為其本。〕

    ﹝c、問答斷疑﹞(b)結歎諸法中王

〔應知法華,既為諸法中王,此經亦為諸經中王。佛親證之,菩薩修之,佛佛道同,惟此一法者耳!〕

    ﹝8、誦持感應﹞(3)結大科

〔以上第八諸持感應一科已竟。〕
75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