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放光般若經卷第十六


    放光般若經卷第十六

        西晉于闐國三藏無羅叉奉 詔譯

    摩訶般若波羅蜜漚和品第七十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唯世尊。菩薩摩訶薩發意以來。為幾時能具足。行漚和拘舍羅乃如是。
  佛告須菩提。是菩薩摩訶薩發意以來。不可計阿僧祇劫。
  須菩提言。世尊。能行漚和拘舍羅菩薩摩訶薩者。為供事幾佛。
  佛告須菩提。是菩薩已供事如矞鋮F佛以來。乃能逮得是漚和拘舍羅。
  須菩提言。世尊。是菩薩作何等功德。乃能具足漚和拘舍羅。
  佛言。菩薩所作功德。常具足六波羅蜜。於施於戒於忍於進於禪於智。於六德中無有不具足者。以是故能行漚和拘舍羅。
  須菩提言。世尊。甚奇甚特。是菩薩所作功德不可計量。乃能逮是漚和拘舍羅。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甚可奇特。乃能具足漚和拘舍羅。譬如日月宮殿。周流四域能有所益。般若波羅蜜亦復如是。遍入五波羅蜜中多所饒益。五波羅蜜因般若波羅蜜而得名字。離般若波羅蜜者亦不得五波羅蜜之名字。譬如轉輪聖王。無七寶者亦不得為轉輪聖王之名。五波羅蜜離般若波羅蜜者亦無有名字。譬如無夫之婦無不陵易者。五波羅蜜離般若波羅蜜。魔及魔天無不欲嬈者。五波羅蜜不離般若波羅蜜者。魔及魔天無能得其便者。譬如郡國有勇健之士。參知五兵器仗具足常在其處者。鄰國怨敵不敢侵近。五波羅蜜不離般若波羅蜜者。諸魔魔天若旃陀羅人。旃陀羅者晉言獄侍主殺人者若頑佷之人抵突之人詐稱菩薩人。是輩之人無能得其便者。譬如轉輪聖王治於世間。諸粟散小王隨其教令無敢違者皆悉隨。從五波羅蜜得般若波羅蜜者便至薩云若。譬如百川千流皆入於琱w俱入大海。般若波羅蜜者攝取五波羅蜜。亦復如是。般若波羅蜜者。譬如人之右手無事不為。五波羅蜜者如人左手佐助右手。譬如眾流琱籉羲e。悉入大海合為一味。五波羅蜜與般若波羅蜜俱入薩云若合為一法。亦復如是。譬如轉輪聖王將四種兵。聖王出時紫金輪轉常在前導。若聖王意欲得寶時輪則為住。聖王取寶畢竟有所施與。其事訖竟輪爾乃去。若眾人未遍不足輪不為轉。般若波羅蜜導五波羅蜜至薩云若終不動轉。譬如轉輪聖王所有七寶。三寶常導在前。一者金輪。二者主兵臣。三者主藏臣。般若波羅蜜常導五波羅蜜至薩云若。住般若波羅蜜亦不念言五波羅蜜常隨從我。檀波羅蜜尸波羅蜜羼波羅蜜惟逮波羅蜜禪波羅蜜亦不作念。我當隨從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自空無所能作無所能為。如熱時之焰。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諸法空。云何菩薩行六波羅蜜逮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佛報言。菩薩行六波羅蜜意念言。以三界眾生皆著四顛倒。當以漚和拘舍羅而度脫之。我當為眾生故行六波羅蜜。為眾生故捨意所作。內外所有布施。布施時念言。我無所一施。何以故。所有財物及身會當壞故。菩薩作是觀者便具足檀波羅蜜。為眾生故不聽惡戒。我亦不應犯十惡事。我亦不應墮於二地。菩薩作是觀。便具足尸波羅蜜。為眾生故意常不恚亂。是為菩薩具足羼波羅蜜。為眾生故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終不懈怠。是為菩薩具足惟逮波羅蜜。為眾生故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終不亂意。是為菩薩具足禪波羅蜜。為眾生故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初不離於智慧。是為菩薩具足般若波羅蜜。何以故。不可以異法度脫眾生。唯當以智慧之事度脫眾生耳。以是故菩薩當習行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諸波羅蜜無有差特者。云何般若波羅蜜。於五波羅蜜中最尊最勝。
  佛言。如是如是。諸波羅蜜無有差別。雖無差別者要五波羅蜜從般若波羅蜜而得名字。因般若波羅蜜故五波羅蜜各得名字。須菩提。譬如須彌山若干種雜色。至須彌山者皆與須彌山同色無復別異。五波羅蜜因般若波羅蜜而得名字入薩云然。與般若波羅蜜合亦無差特。以入般若波羅蜜亦無若干字。亦無檀之名字。亦無尸羼惟逮禪亦無是名。何以故。諸波羅蜜亦無有形故。以是無有差別。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所逮至處無有差特云何般若波羅蜜於五波羅蜜中最尊最上。
  佛言。如是所逮至處無有差別。以世俗生死故。知有六波羅蜜為世俗施耳。而眾生不知亦不起滅亦不生死。眾生及諸法無有邊際亦無底。是故須菩提。般若波羅蜜於五波羅蜜而最上尊。譬如閻浮提眾母人中玉女寶最第一。般若波羅蜜於諸波羅蜜中最上。
  須菩提言。世尊。是誰之威神。令般若波羅蜜於五波羅蜜中為最尊上。
  佛告須菩提。以般若波羅蜜總持諸善功德之法。以無處所住於薩云若。
  須菩提言。世尊。般若波羅蜜。頗有所取有所捨耶。
  佛言。般若波羅蜜於諸法無所取亦無所放。何以故。諸法亦無所持亦無所放。
  世尊。般若波羅蜜。不持何法不捨何法。
  佛言。般若波羅蜜亦不取五陰亦不捨五陰。及三十七品乃至于道。亦不取亦不捨。
  世尊。云何不取五陰亦不取道。
  佛言。不念五陰亦不念道。是故無所取。
  須菩提言。世尊。是事云何。不念五陰乃至于道。亦復不念。云何當得增益功德。若不增益功德。云何得具足諸波羅蜜。若不具足諸波羅蜜。云何逮薩云若。
  佛告須菩提。以不念五陰以不念薩云若故。便得增益功德逮得薩云然。何以故。以不念五陰以不念道。以是故便逮得道世尊。何以故。不念五陰不念道。
  佛言。以念故便著欲界形界無形界。以無所念故便得無所著。是故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無所近亦無所著。
  世尊。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如是為無所住。
  佛言。如是菩薩作如是行般若波羅蜜者。亦不住於五陰亦不住薩云若。
  世尊。何以故不住。
  佛言。以無所入故不住。何以故。亦不見法有所住有所入者。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無所入便應無所住。菩薩作是住作是行。則為行般若波羅蜜。則為住般若波羅蜜。若有言我行般若波羅蜜。我念般若波羅蜜者。則為遠離般若波羅蜜。已以遠離般若波羅蜜者。則為遠離五波羅蜜。則為遠離薩云若已。何以故。般若波羅蜜無所入。亦無有能入般若波羅蜜者。何以故。無有形可入處故。若菩薩於般若波羅蜜有知者則為已墮。於般若波羅蜜墮者。則為於諸法已墮。若復作念。般若波羅蜜。受持五波羅蜜。并使持薩云若者。則復為已墮。為不行般若波羅蜜。不能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若復生念言。於是般若波羅蜜中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記[卄/別]者。則復已墮。於般若波羅蜜墮者。不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若復作念。我當因般若波羅蜜行五波羅蜜。行於大慈則復為墮。墮者亦不能成五波羅蜜。亦不能成大慈。若復作念。如諸如來於諸法無受無所行。自然得逮覺。持是教授眾生則復為墮。所以者何。如來者於諸法無所逮覺。是故不處法。何況有法可逮覺者。是者不然。
  須菩提白佛言。菩薩當云何行般若波羅蜜而無是瑕隙。
  佛告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當念言。是諸法無所有。無所有法中法無所取亦無所逮覺。如是行者為行般若波羅蜜。若欲入無所有法者則離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般若波羅蜜無所入亦無有入者。
  須菩提言。世尊。若般若波羅蜜不離般若波羅蜜。檀波羅蜜不離檀波羅蜜。乃至薩云若不離薩云若。若不離云何入般若波羅蜜。乃至薩云若云何有入。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入五陰亦不J五陰。亦不非五陰。乃至薩云若亦復如是。亦不言五陰有常無常有苦有樂有我無我有空有寂。乃至薩云若亦復如是。有常無常苦樂吾我空寂。是法亦不入有形亦不入無形。須菩提。菩薩行六波羅蜜行薩云若。譬如轉輪聖王出時四種兵皆隨從。五波羅蜜皆隨從般若波羅蜜。至薩云若住。譬如善御駕駟初不失轍。般若波羅蜜御五波羅蜜。順至薩云若。
  須菩提白佛言。何等是菩薩道。何等是非道。
  佛報言。聲聞辟支佛道非菩薩道。薩云若者是菩薩道。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羅蜜者。為諸菩薩興大事也。乃能分別是道非道。
  佛言。如須菩提所說。般若波羅蜜者為不可計阿僧祇眾生興。雖讚歎行事。不受五陰亦不受二地。般若波羅蜜者眾生之御。御眾生令至薩云若。不與二地作御。是故般若波羅蜜。於諸法無所生無所滅。以法性等故。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般若波羅蜜不生諸法亦不滅諸法。菩薩云何行六波羅蜜。
  佛言。因薩云若故。念六波羅蜜。持是功德與眾生。共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菩薩持是功德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便具足六波羅蜜念菩薩所行慈。則為薩云然。菩薩有離六波羅蜜者。則為離薩云然。以是故菩薩欲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當學六波羅蜜具足諸善功德。乃逮薩云若。是故菩薩當行六波羅蜜。
  世尊。菩薩云何習六波羅蜜。
  佛言。菩薩當作是觀。五陰不習亦不不習。乃至薩云若亦復如是。菩薩當作是習六波羅蜜。
  復次須菩提。菩薩不習住於五陰。乃至薩云若亦不習住。何以故。五陰及薩云若無所住故。菩薩欲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當習無所住。須菩提。譬如士夫欲得甘果便種果樹。深埋栽根隨時溉灌。令得潤澤萌牙得生。便有枝葉花實而得食之。菩薩欲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當學六波羅蜜。以六波羅蜜攝取眾生度脫眾生。是故須菩提。菩薩欲獨步於三界。欲淨佛土。欲坐道場者。欲轉法輪者。當學六波羅蜜。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當學般若波羅蜜耶。
  佛言。如是當學。
  佛言。欲於諸法中自在。當學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般若波羅蜜於諸法中獨步故。般若波羅蜜者諸法之面。譬如大海為萬川四流作面。諸欲學薩云若。當學般若波羅蜜。是故菩薩當學六波羅蜜。當學薩云若。譬如善射之人執持弓箭不畏怨敵。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不畏魔及魔天。是故菩薩欲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當學般若波羅蜜。有行般若波羅蜜者。過去當來今現在諸佛皆悉念之。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行六波羅蜜為諸佛所念。
  佛言。所念不有六波羅蜜故念。不有薩云若故念。作是住者為諸佛所念。
  復次須菩提。亦不以五陰故念。不以乃至薩云若故念。
  須菩提言。世尊。菩薩所學甚多如無所學。
  佛言。如是多有所學亦無所學。何以故。不見有法菩薩當可學者。
  須菩提言。世尊。所說法多少菩薩皆當受行。菩薩欲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六波羅蜜事若多若少皆當受行。當堅持常當觀念令意不轉。菩薩於六波羅蜜。皆當盡學。於諸法多者少者亦當盡學知。
  須菩提言。世尊。云何諸法多少盡當知諸法。
  佛言。五陰如薩云若如。以知五陰及薩云然如者。便知得諸法多少。
  世尊。云何得知五陰如薩云若如。亦不知生亦不知滅。亦不知耗常住不變。
  佛言。觀真際故。便知諸法多少。
  世尊。云何為觀真際。
  佛言。真際者非際。菩薩於非際學。便知諸法多少。以知法性便知諸法多少。知色性法性無有斷絕。便知諸法多少。
  須菩提言。世尊。云何知諸法多少。
  佛言。諸法不偶非不偶。
  世尊。何等法不偶非不偶。
  佛言。五陰不合亦不不合。乃至有為性無為性亦不合亦不不合。所以者何。是法亦無形可得合者非不合者。何以故。所有者皆無所有。亦不合亦不散。當作是知諸法。
  須菩提言。世尊。菩薩從初發意至于十住。皆當作是學。計校然後皆知諸法多少。菩薩利根者所入。非鈍根者所入。非中間者所入。非多少者所入。欲學入是御者。非懈怠者所入。非悕望者所入。是精進者所入。強識者所入。是阿惟越致逮薩云若者所入。受六波羅蜜所教便入薩云若。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若魔事起能覺能滅。欲得漚和拘舍羅者。當學般若波羅蜜。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時。若念若入時。十方現在諸佛皆念。是菩薩去來今諸佛。皆於般若波羅蜜中出生。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當作是念。去來今諸佛所逮法我亦當逮。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當作是習。如是習者疾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是故菩薩不當離薩云若念。大千剎土其中眾生。皆教令行六波羅蜜。盡令得須陀洹及羅漢。至辟支佛。不如是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如彈指頃。何以故。五波羅蜜須陀洹及羅漢辟支佛道。皆於中出生故。諸去來今諸佛皆亦於中出生。一矞鋮F其中眾生悉教令布施至聲聞辟支佛。不如菩薩念般若波羅蜜應薩云若。念般若波羅蜜應薩云若。念一日至百日。若至百劫。何以故。用諸如來皆於中出。立於檀教及羅漢辟支佛教故。若有菩薩如般若波羅蜜教住。當知是如來所念阿惟越致菩薩。當知是菩薩已行六波羅蜜。已逮漚和拘舍羅。已供事若干佛。已得真知識。已得具足十八空。已成四無礙慧。已得六通。已住童男清淨之行滿足諸願。當知是菩薩不離諸佛。不離諸善功德。不離諸佛之剎。不失辯才已得總持。諸根具足記[卄/別]成就。當知是菩薩三界八難諸處永絕。知是菩薩善入眾事。善入無字義。亦善於言亦善於默。亦善多言亦善一言。善誨於男。善誨於女。善於五陰。善於泥洹。善於法相。善於有為無為之性。善於有無。善於此彼。善於合散。善於不合不散。亦善於如。亦善於淨法。亦善於有緣無緣。善於五陰。善於六衰。善於十八性。善於四諦善於十二緣起。亦善於禪。亦善於四禪。亦善於四無形禪。亦善於六波羅蜜。善於三十七品。善於薩云若。善於有為無為性。亦善於身。亦善無身。亦善於五陰念乃至薩云若。亦善於念。善於五陰自空乃至于道。善於道空。善於信道空。善於不信道空。善於起滅。善於一定住。無復有變。亦善於婬怒癡。亦善無婬怒癡。善於正見。善於不正見。亦善於邪見。亦善於不邪見。亦善於諸見。善於名色。善於所作。善於尊事。亦善於相。亦善於苦。亦善於習。亦善於盡。亦善於道。善於泥犁。善於薜荔。善於畜生。亦善於三惡趣。亦善於人亦善於人趣。亦善於天趣。亦善於聲聞辟支佛。亦善於聲聞辟支佛道。亦善於薩云然。亦善於薩云若道。亦善於力。亦善於具足力。善於卒知。善於微知。善於厭知。善於大智。善於無涯底智。善於去來今三世之慧。亦善於權。善察眾生。亦善於義。亦善於解。善斷於三惡處。
  佛告須菩提。是為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念般若波羅蜜。入般若波羅蜜之德。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為行般若波羅蜜。云何念。云何入。
  佛言。當知五陰有常無常有堅固無堅固有真無真。當作是知。是為行般若波羅蜜。入般若波羅蜜。當如入空觀。諸所有皆無所有。當作是念。
  須菩提言。世尊。菩薩學般若波羅蜜當至久如。
  佛言。菩薩從初發意行般若波羅蜜至坐道場。當作是行。當作是念。當作是入。
  須菩提言。世尊。菩薩念般若波羅蜜當以一意念耶。
  佛言。菩薩常以一意至念般若波羅蜜。不得令他餘之意中得其便。行般若波羅蜜。作是入作是念。不離薩云然念。念般若波羅蜜。當如意法隨意不離。
  須菩提言。世尊。般若波羅蜜。持行持念持入逮薩云然。
  佛言不也。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持是不念得薩云然。
  佛言不也。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持念已不念得薩云然。
  佛言不也。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亦不念亦不不念得薩云然耶。
  佛言不也。
  須菩提言。當以云何得薩云然。
  佛言。如如。云何如如。
  佛言。如真際。云何如真際。
  佛言。如法性如眾生性如壽性如命性。
  世尊。云何如法性如眾生性如壽命性。
  佛言。於須菩提意云何。吾我壽命眾生為可得不。
  須菩提言。世尊。不可得。
  佛言。吾我壽命眾生不可得。云何有眾生名眾生。菩薩當作是知。不以有名入般若波羅蜜。不以有名入諸法得逮薩云然。
  須菩提言。世尊。是六波羅蜜不當以名耶。
  佛言。六波羅蜜及諸法。皆不以有為無為之法及三乘之法。
  須菩提言。世尊。若諸法不可名不可有名。云何有名。云何有五趣生死及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三耶三佛。
  佛言。於須菩提意云何。眾生名處為可得見不。
  世尊。不可得見。
  佛言。眾生處尚不可得。何況有五趣三乘之法。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當學無處所名諸法無處所。
  須菩提言。世尊。如世尊所說。為不當學五陰耶。乃至薩云若不當學耶。
  佛言。當學五陰。亦當學薩云然。雖學亦無所處。
  云何所學而無所處。
  佛言。學五陰薩云然亦無所生無所滅。
  復問。云何學無所生無所滅。
  佛言。當學所作無所有。
  云何當學所作無所有。
  佛言。觀法如自觀無所有相。是為學所作無所有。
  云何自觀無所有相。
  佛言。如觀五陰空如觀六情空。如觀內外空。如觀有無空。如觀禪空。如觀滅脫禪空。如觀三十七品空。如觀道空。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當作是觀。當自觀相法空。
  須菩提言。世尊。若五陰空乃至于道亦空。菩薩當云何行般若波羅蜜。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為不成之行。云何不成之行。
  佛言。般若波羅蜜不可得見故。菩薩亦不可得。行亦不可得。亦無有行者。亦無有當行者。亦無有已行者。是皆不可得。是菩薩般若波羅蜜無成之行。何以故。諸戲不可得見故。
  須菩提言。世尊。菩薩如是為不成行。新發意者當云何行般若波羅蜜。
  佛言。菩薩從發意當無所倚法。學行六波羅蜜皆當無所倚。乃至薩云然當念無所倚。云何為倚。云何為不倚。
  佛言。二者為倚。一者為不倚。云何為二。云何為一。
  佛言。眼色為二。六入念法為二。道與佛為二。是為二。云何世尊。從有倚中無倚。從無倚中有倚。
  佛言。亦不從有倚中有倚。亦不從無倚中有倚。倚與無倚而一等入者。是謂無倚。須菩提。菩薩於倚無倚等者是謂無倚。當作是學。菩薩如是學般若波羅蜜者。是為無有倚。
  須菩提言。世尊。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行倚亦不行不倚。云何行般若波羅蜜。具足諸地而逮薩云然。
  佛言。菩薩不住於倚具足諸地。何以故。般若波羅蜜亦不倚。道亦無所倚。行般若波羅蜜者亦不可得見。菩薩當作是行。
  世尊。般若波羅蜜不可得見。道亦不可得。行道者亦不可得。云何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分別諸法是五陰是為道耶。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倚五陰亦不倚道。
  復問。若菩薩不倚五陰亦不倚道。云何具足六波羅蜜過菩薩位。云何淨佛土化眾生。云何逮薩云然。云何轉法輪。云何當作佛事。云何脫眾生生死。
  佛言。菩薩亦不為五陰故行般若波羅蜜。亦不為道故行般若波羅蜜。
  復問為何誰故行般若波羅蜜。
  佛言。適無所為故行般若波羅蜜。何以故。諸法無有作者。般若波羅蜜亦無有作者。亦無成者。道亦無作者亦無成者。菩薩亦無有作者。亦無有成者。菩薩當作是行。般若波羅蜜。應無所作應無所成者。
  須菩提言。世尊。若諸法無作無成者。亦無有三乘之處。
  佛言。無作無成之法處不可得。何以故。以凡愚癡之士入五陰。倚五陰自貢高。倚道貢高。便念言。我當得道度脫眾生。何以故。須菩提。佛以五眼尚不能得五陰及道。況於凡夫愚癡無目。而入五陰欲度眾生。
  須菩提言。世尊。以五眼不得眾生不見可度者。云何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而云何處眾生於三際。
  佛言。我亦不見得阿惟三佛。我亦不得眾生我亦不見。三際亦不得亦不見。以眾生無身。及有身想但以是戒之耳。所說教但以世俗故有是言教。非是最第一義無言之教。
  須菩提言。世尊。不住最第一要義。成阿惟三佛耶。
  佛言不也。
  須菩提言。從四顛倒。成阿惟三佛耶。
  佛言不也。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不從第一要義得。亦不從四顛倒得。將無世尊不逮正覺。
  佛言不也。
  佛言。如來逮正覺耳。亦不住有為性。亦不住無為性。譬如如來化作如來。亦無所住亦來亦去亦住亦坐。亦復行六波羅蜜。亦能行禪。亦行四等四無形禪。能行五通三十七品。能行三脫門。行內外空及有無空。亦行八解脫九次第禪十力四無所畏佛十八法。亦能轉法輪。此化佛復化作無央數人。化佛語人言。有度有眾生有三際。佛問須菩提。是化佛所化頗有三際眾生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須菩提。是故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知諸法如化無所度脫。菩薩於般若波羅蜜當作是行。當作是知。
  須菩提言。如世尊言。諸法如化。如來所化身與如來身。有何等異。有何等差別。
  佛言。亦無有異亦無有差別。何以故。如來亦有所作化亦有所作。
  復問。無有如來化獨能有所作耶。
  佛言。能有所作。云何世尊。
  佛告須菩提。過去有佛名須扇頭。須扇頭者晉言極淨如來彼佛世時。人無有行菩薩道者。則佛現般泥洹作化佛留住一劫。行佛事一劫已。後彼化佛授應菩薩行者[卄/別]。復般泥洹。人皆呼般泥洹不知是化。
  佛言。化亦無生亦無泥洹。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當解諸法如化。
  須菩提言。世尊。若化所作如來所作無有差別者。所作功德云何畢施之恩。若供養化佛供養如來。彼供養者至般泥洹其福盡滅不。
  佛言。如來為一切天及人作福田。化如來亦復是一切之福田等無有異。
  佛言。置是供養如來化如來所作功德。若有人慈意常念佛其福至畢苦乃盡。
  佛言。置是慈意之福。若人但以一把之花散虛空中。須臾念佛。其福亦復至于畢苦。
  佛言。置是散花之福。但有人能稱南無佛者。其功德福亦至于畢苦。須菩提。施如來之福甚大弘普。須菩提當作是知。諸法皆等化佛及佛無有差別。菩薩當作是行般若波羅蜜。當解諸法之法亦不當滅亦不當捨。是般若波羅蜜法亦不當別。乃至諸法亦當如是。
  須菩提言。世尊。若諸法不當別。如來云何言。是色是痛是想是行是識。云何說。是內法是外法是善是惡是漏是非漏是道是俗是生是死是有為法是無為法。世尊。如是諸法將無分別。
  佛言不也。但以名字數示眾生。欲使解耳。亦無所分別。
  世尊。是無名號之法。云何以名相教授眾生欲令得解。
  佛言。行亦無名亦無相亦無入。行亦無苦亦無相亦無入。諸佛及弟子亦不入相。若名有入名。相亦當入相。空亦當入空。無相亦當入無相。無願亦當入無願。真際亦當入真際。法性亦當入法性。無為法者亦當入無為法。是諸法但以字耳。字亦不入字。菩薩住於以名相行般若波羅蜜。亦不當入名相中。
  須菩提言。世尊。若諸有為法但以名相住者。菩薩為誰而發道意。為誰受若干勤苦行六波羅蜜。為誰行禪及無形禪。及行四等三十七品。總三脫門具足大慈皆為誰行。
  佛言。以名相數相。諸有為亦不以名相空。是故菩薩行菩薩道逮薩云若。及轉法輪。以三乘法度脫眾生。是名字及相亦不生滅。如所住無有異。
  須菩提言。世尊。說薩云然耶。
  佛言爾。我所說薩云然薩云然事。說道慧事。
  世尊。是者有何差別。
  佛言。薩云若者是諸聲聞辟支佛事。道慧事是諸菩薩摩訶薩事。薩云若事者是諸佛如來事。
  復問。云何薩云若是聲聞辟支佛事。
  佛言。諸內外法羅漢辟支佛悉知。雖知不住眾道事。何等為菩薩道慧事。
  佛言。菩薩者一切諸道皆當說皆當知。及三乘道亦當具足知。亦當作三道之事。亦不受真際覺。
  復問。菩薩云何具足佛事不覺真際。
  佛言。未具足佛土未化眾生不當受真際覺。
  復問。菩薩當住於道中受真際證耶。
  佛言不也。
  云何可從無道耶。
  佛言不也。
  世尊。可從道非道耶。
  佛言不也。
  亦不道亦非非道耶。
  佛言不也。
  須菩提言。世尊。當云何。
  佛言。於須菩提意云何。汝本住於道滅盡諸漏耶。
  須菩提言不也。
  佛言。汝從非道滅諸漏耶。
  世尊不也。
  佛言。汝以道非道滅諸漏耶。
  世尊不也。
  佛言。汝以道亦非道亦非非道滅諸漏耶。
  世尊不也。我無所住而滅諸漏。雖滅諸漏而無所住。
  佛告須菩提。菩薩亦復如是。雖為真際作證亦無所住。雖言薩云若薩云若事者。亦一事耳。
  世尊。何等為一事。
  佛言。寂靜者是也。
  佛告須菩提。諸所言所有形貌之像。起滅之事佛悉覺之。是故名薩云若。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薩云若薩云若事道慧事。是三句緒際寧有差別不。緒有盡有餘者不。
  佛言。緒盡無有差別也。但為佛諸習緒盡耳。聲聞習緒不悉盡。
  世尊。爾為緒不盡得泥洹耶。
  佛言不也。世尊。泥洹者為有差別耶。
  佛言不也。若無差別。
  世尊。云何說諸習緒不盡。
  佛言。諸習者非習緒也。雖有婬怒癡為凡夫身作耗非為是緒。如來者無緒。
  須菩提言。世尊。道亦無所有泥洹亦無所有。云何說言是須陀洹是阿羅漢是辟支佛是三耶三佛乎。
  佛言。是皆因無為而有名。是須陀洹是阿羅漢是辟支佛是三耶三佛耳。
  世尊。從無為而有名耶。
  佛言不也。但以言說。有是言耳。不從最要第一之義也。所以者何。第一要中無若干行也。亦不施若干。為愛斷者故施後際。
  世尊。諸法相各自空真際不可知。云何知有後際。
  佛言。如是諸法相空真際不可知。何況有後際。不知諸法相空者。我為是輩說前後際耳。諸法相者亦無前後。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當知諸法相空。如是諸法行空於諸法無所入。亦不入內法亦不入外法。亦不入有為無為法。亦不入三乘法。
  復問。世尊。所言般若波羅蜜者。何以故。言般若波羅蜜。
  佛言得度第一諸法之度。最第一度三乘之道。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乘。皆乘般若波羅蜜得到彼岸。是故言般若波羅蜜。又復超越諸法之塵不得堅要。是故復言般若波羅蜜。真際法性及如皆入般若波羅蜜中。是故言般若波羅蜜。須菩提。般若波羅蜜。於是諸法亦不合亦不散。有見無見有礙無礙。於是諸法亦不合散。以般若波羅蜜無形不可見。亦無有對。一相則無相。所以者何。生諸法諸辯故。諸天及世間魔怨異學及聲聞辟支佛家。一切無能斷截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者。所以者何。一切魔怨及諸二地皆不可得故。須菩提。菩薩於般若波羅蜜義中。當作是知當作是行。
  復次須菩提。菩薩於般若波羅蜜義中。行無常義苦非我義。知苦習義知盡道義。知消滅義知不起義知法義。見一遍知義自知義知他人意義。行如所言。須菩提。菩薩於般若波羅蜜。當知是義當作是行。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是深般若波羅蜜中義。以非義皆不可得。云何菩薩於般若波羅蜜當習諸義。
  佛言。菩薩深義者般若波羅蜜是當作是行。菩薩於婬怒癡有耗故。不當行邪見之義。亦不當行於六十二見。知其無義亦不當行。所以者何。婬怒癡如於法亦無所益亦無所耗。諸見之義如亦無所益亦無所耗。言五陰有所益無所益亦不當行。乃至道言有所益無所益亦不當行。何以故。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時。亦不見有所益無所益。有佛無佛諸法湛然。亦無所益亦無所耗。須菩提。菩薩當除有益無益。當作是行般若波羅蜜。
  世尊。云何般若波羅蜜亦無所益亦無所損。
  佛言。諸有為法常閑亦無所作。是故般若波羅蜜亦無所益亦無所損。
  世尊。諸有為義。非是諸佛及佛弟子耶。
  佛言諸有為法皆是諸佛及佛弟子也。亦不以益亦不以耗。譬如虛空如不為所作興亦不為無所作興。般若波羅蜜亦如是。亦不為有所益興亦不為有所耗興。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不從不有為。般若波羅蜜學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耶。
  佛言如是菩薩從不有為。深般若波羅蜜學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以二應。
  世尊。云何一法為逮一法耶。
  佛言不也。
  世尊。不一者為從二法耶。
  佛言不也。
  世尊。云何亦不從一亦不從二。云何有逮。
  佛言。逮無所得亦不以得。故逮故得。

    摩訶般若波羅蜜種樹品第七十一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羅蜜為甚深無眾生。而菩薩摩訶薩為眾生謙苦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譬如士夫欲於空中種樹。菩薩為眾生故欲逮薩云若。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欲為眾生逮薩云若。以想為眾生而度脫之。須菩提。譬如有人欲種樹者。而不知樹根亦不知莖節枝葉花實。取其栽而種之。隨時溉灌而長養之稍稍莖節枝葉花實各各具足。便取枝葉莖節。其中用者各取用之。又取其果而食之。須菩提。菩薩用一切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次行六波羅蜜逮薩云若。枝節莖葉花實益於眾生。以葉度三惡趣。以有花故便有四性。尊者及諸四天乃至無思想無思想慧天。實者如菩薩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逮薩云然。便有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辟支佛道。有菩薩便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益眾生果。以是果處眾生。於三乘雖成阿惟三佛。亦不見眾生處。從想度眾生。亦不見得眾生。亦無有處可為成阿惟三佛者。須菩提。菩薩當作是學行般若波羅蜜。當作是念。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當知是菩薩亦如如來。所以者何。有菩薩來往故。便斷於三惡趣。八難處皆斷。諸貧窮下賤處皆斷。三界處皆斷。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當知是菩薩如如來無有異。菩薩若厭懈怠者。終不逮過去當來今現在諸佛之道。世間亦無有聲聞辟支佛也。三惡之趣三界無有斷時。
  佛言。當知是菩薩如如來如汝所言。何以故。以如如知有如來知有辟支佛知有眾賢聖。以如知有五陰知有有為無為性。是諸如亦是如。是故名曰如。菩薩學是如逮薩云若。從是中來。是故名曰如來。以如等故。當知是菩薩便為是佛。須菩提。菩薩當學般若波羅蜜如。學般若波羅蜜如已。當學一切諸法如。學諸法如已。當學具足一切法如。具足如已逮於諸如得自在。逮如自在已善於諸法根。善諸根已便見眾生隨行之趣。知諸趣已便具足慧願。具足慧願已便淨三世慧。淨三世慧已便行菩薩道。行菩薩道已便饒益眾生。饒益眾生已便淨佛土。淨佛土已便逮薩云若。逮薩云若已便轉法輪。轉法輪已安立眾生於三乘法。立眾生已於無餘泥洹而般泥洹。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自觀諸善之德及他人德。當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須菩提白佛言。唯世尊。諸天阿須倫及世間人民。皆當為應行般若波羅蜜菩薩作禮。
  佛言。如是如是。諸天世人皆當為之作禮。
  世尊。初發意菩薩為眾生故。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得幾所福。
  佛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教三千大千剎土中眾生。皆立於羅漢辟支佛道。於意云何。得福寧多不。
  須菩提言。世尊。甚多甚多。
  佛言。不如是菩薩為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其福倍多百倍千倍巨億萬倍。
  佛言。復置是三千大千剎土。若復有人教三千大千剎土中眾生。令立黠地信地八地見地薄地淨地已辦地辟支佛地。其福不如發意菩薩為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其福甚多。百倍千倍巨億萬倍。須菩提。三千大千剎土中眾生皆初發意。其福不如以正定菩薩功德。出彼上百千億萬倍。復令三千大千剎土滿中成就菩薩。其福不如如來百千巨億萬倍。
  須菩提白佛言。新發意菩薩當念何等。
  佛言。當念薩云若。
  世尊。薩云若者。為何等務為何等尊相像。
  佛言。薩云若者無所有亦無有想。亦無無想。亦不生亦不現。
  須菩提言。世尊。但薩云若無所有。五陰內外空及有無空。四禪四等四無形禪。三十七品及三三昧。八惟無九次第十種力四無所畏。大慈大悲四無礙慧。佛十八法及六神通。諸有為無為性。復無所有耶。
  佛告須菩提。薩云若者自無所有。自無所有者空。
  世尊。何以故無所有。
  佛言。無所作者為無所有。以是故諸法所有無所有皆空。又須菩提。諸法空無相無願。諸法如如諸法如真際諸法如法性。是故諸法所有皆無所有皆空。
  世尊。若諸法所有皆無所有者。何等是初發意菩薩漚和拘舍羅。行六波羅蜜行四禪四等四無形禪。行三十七品行內外空及有無空。行十八法行薩云若。淨佛國土教化眾生。
  佛言。於諸空法有所作者。則是其漚和拘舍羅。能淨佛土教化眾生。知佛國土及眾生所有皆無所有。菩薩行六波羅蜜為佛道作因緣。乃至薩云若亦為佛道作因緣。知道事所有皆無所有。菩薩行六波羅蜜與道場作因緣。至佛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慧四等佛十八法。為薩云若慧具足道事。一時一意。以智慧一時合。應便逮薩云若。
  爾時所作諸習之緒悉滅已。無所從生故。持佛眼觀三千大千剎土。尚不見無所有。何況所有。須菩提。如是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於諸法不見所有亦不見無所有。是為菩薩摩訶薩漚和。拘舍羅。尚不見無所有何況所有。又復菩薩行檀波羅蜜。布施無所有亦不知。受者無所有亦不知。道意無所有亦不知。乃至薩云若無所有亦不知。逮覺者當逮覺者已逮覺者無所有亦不知。何以故。一切諸法無所有非佛所作非弟子辟支佛所作。諸法無所作離諸所作故。
  須菩提言。世尊。將無法離法。
  佛言。雖言法為離法。
  須菩提言。世尊。若法法相離。云何知法離法。諸法所有無所有。無所有法不知無所有。有法亦不知有法。有法不知無所有法。無所有法不知有法。菩薩於無所知法。云何當知所有無所有法。
  佛言。菩薩以世事習故。現有所有現無所有。非第一最要義。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世事及最要義為有異耶。
  佛言。無有異。世事如最要義如。眾生不知是如。以是故現世事有所有無所有。又須菩提。眾生於五陰有相不知無所有。以是故作是分別說法。欲使眾生知無所有。菩薩欲行般若波羅蜜者當作是學。

    摩訶般若波羅蜜菩薩行品第七十二

  於是須菩提白佛言。唯世尊。菩薩行菩薩行者為何事。
  佛告須菩提。菩薩行者道行也。是故名為菩薩行。
  須菩提言世尊。菩薩行者為在何處行。
  佛言。於五陰行空。於內外法於六波羅蜜行。於內外空及有無空作四禪行。於四無形禪行於四等行。於三十七品行。於三三昧行。於佛十力行。於四無所畏行。於四無礙行。於十八法行。淨佛國土行。教化眾生行。入於文字行。不入文字行。於陀鄰尼行。於有為無為性行。作行不令道有二。是則為道行。是則為菩薩摩訶薩空行。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為佛。
  佛言。以道覺故言佛。又須菩提。逮審諦法。法覺故言佛。超越審諦法故。故名為佛。又須菩提。真覺諸法故名為佛。
  須菩提言。世尊覺者為何謂。
  佛言以空法覺以如覺以法覺。但以字為名。須菩提。覺之義是不可斷義。如及爾一住無有變易。是故名為覺。又須菩提。但以名相故名為佛。諸佛如來之道故。是故名覺。諸佛世尊皆共覺故。故名為覺。
  須菩提言。世尊。菩薩行道為行六波羅蜜不。為行薩云若不。為成何等善增益何功德。有生有滅有著有斷耶。
  佛言。菩薩行道行六波羅蜜至薩云若者。於諸法亦無所成亦無所敗。亦無所增亦無所減。亦無所著亦無所斷。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道者。不於諸法有所墮。於諸法亦不有所成敗。有增有減。亦不生亦不滅。亦不著亦不斷。
  須菩提言。世尊。若菩薩於諸法無所墮無所觀。云何受持六波羅蜜。而自於相行空。云何行四禪。云何行四等四空定。云何行三十七品及三脫門。云何行十種力佛十八法。云何行大慈大悲。云何行菩薩十住。云何過二地。云何過於菩薩位。
  佛告須菩提。菩薩不以二事行六波羅蜜。亦不以二事行薩云若。
  須菩提言。世尊。若菩薩不以二事行六波羅蜜。行薩云若者。云何從初發意至後發意。云何得增益功德。
  佛言。諸有以二行者。是輩無所增益。何以故。二事行者。於凡愚人有所增益。菩薩從初發意至後發意。不以二事增益功德。以是故諸天及人不能壞菩薩令墮二地。其餘眾惡不能制菩薩令不行六波羅蜜及薩云若。
  須菩提言世尊。菩薩為功德故行般若波羅蜜耶。
  佛言。亦不以功德故行。亦不以無功德故行般若波羅蜜。菩薩要當供養諸佛。要當具足諸善功德。要當與真知識相得。爾乃得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世尊云何菩薩供養諸佛具足功德得真知識乃逮薩云若。
  佛言。菩薩從初發菩薩意常供養諸佛。諸佛所說十二部經常當受持。堅持守念便得陀鄰尼起諸無礙。起無礙已在所生處至薩云若。終不忘失所知所持所可供養諸佛功德。終不生惡趣八不閑之處。便受淨意。已得淨意已淨佛土教化眾生。以是功德終不離真知識。終不離諸佛諸菩薩諸真人及讚歎佛者。如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欲行般若波羅蜜。當供養諸佛當具足諸法受諸功德。當與真知識相隨。

    摩訶般若波羅蜜當得真知識品第七十三

  於是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有菩薩摩訶薩。不供養諸佛。不具足諸功德不遇真知識。將無不能逮薩云若。
  佛告須菩提。菩薩摩訶薩無不供養諸如來者。無不具足諸功德者。無不得真知識者。何以故。雖供養諸佛。雖作功德。雖得真知識。尚未逮薩云若。何況不供養佛。不作功德。不得真知識。而欲逮得薩云若。是事不然。是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欲學般若波羅蜜者。當供養佛。當作功德當得真知識。
  須菩提言。世尊。菩薩何以故當供養佛作諸功德得真知識乃逮薩云若。
  佛言。以無有漚和拘舍羅故。不從諸佛聞漚和拘舍羅事。功德未具足未逮真知識故。
  世尊。菩薩當具足何等漚和拘舍羅。乃當逮得薩云若。
  佛言。菩薩從初發意已來。持薩云若意行檀波羅蜜。施於三乘亦施人及非人。皆具足薩云若念。亦無施想亦無受者想。亦無行檀波羅蜜想。何以故。諸想法者。亦無所有亦無所生亦無所滅。觀見諸法亦無轉還者。皆度諸法之相。不見諸法有所作。以具足漚和拘舍羅者便增益諸功德。已增益功德者便行檀波羅蜜。教化眾生淨佛國土。亦不自受其報。但欲益於眾生所作不受其報。行檀波羅蜜但欲度脫一切眾生。

    放光般若經卷第十六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