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放光般若經卷第十七


    放光般若經卷第十七


        西晉于闐國三藏無羅叉奉 詔譯

    摩訶般若波羅蜜教化眾生品第七十四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以薩云然念。從初發意不離薩云若念。行尸波羅蜜意初不墮婬怒癡。亦不念婬怒癡。亦不為所纏裹。諸不入道撿事。嫉妒惡戒恚意懈怠亂意愚癡項佷。自用著於吾我。及二地意悉無。何以故。皆知諸法相空皆知諸法無所有無所成。觀見諸法皆無轉還。皆解諸法相度諸世事。處於無為具足漚和拘舍羅增益功德。為行尸波羅蜜教化眾生淨佛國土。亦不於世受尸波羅蜜之報。至般若波羅蜜。但欲益於一切教化眾生。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四禪四等四無形禪。雖行諸禪不受禪福。何以故。以漚和拘舍羅。知諸禪相皆空。亦知動還者。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從初發意行漚和拘舍羅。行觀行淨亦不趣須陀洹。不取須陀洹果。至阿羅漢亦不取其果。何以故。知諸法相空及知不轉還法。亦行三十七品過於二地。須菩提。是為菩薩摩訶薩無所從生法忍。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行八惟無禪及九次第。亦不取須陀洹道。何以故。悉知諸法相空知不動還。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佛十力業及四無所畏四無礙慧佛十八法大慈大悲。淨佛國土教化眾生。然後乃逮薩云若。菩薩當作是行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其智甚廣大乃行是深法。然不受其報。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所以者何。菩薩於所有處不動不轉。
  世尊。何等為於所有處不動不轉。
  佛言。於無所有而不動轉。於五陰所有不轉。於六波羅蜜所有不動。於諸禪四等所有不轉。於三十七品所有不轉。於三脫門所有不轉。於大慈大悲所有不轉。於十力十八法所有不轉。所以者何。是諸法所有皆無所有故。須菩提。不可以無所有逮覺所有。
  須菩提言。世尊。寧可持所有逮覺所有不。
  佛言不也。
  須菩提言。世尊。寧可持無所有逮覺無所有不。
  佛言不也。
  如是世尊。將無所逮無所覺耶。
  佛言。有逮覺不以是四句。
  世尊。是逮覺當云何。
  佛言。諸逮覺者亦非所有亦非無所有。逮覺者亦非戲言亦非不戲言。
  須菩提言。世尊。何等是菩薩戲言。
  佛言。言五陰有常無常是菩薩戲言。五陰苦樂者是菩薩戲言。五陰是我所非我所是菩薩戲言。五陰淨不淨者是菩薩戲言。分別知五陰者是菩薩戲言。知四諦者是菩薩戲言。念四禪四等及四無形禪三十七品總三脫門八惟無九次第禪是菩薩戲言。我得須陀洹道至阿羅漢辟支佛道是菩薩戲言。我具足菩薩十住是菩薩戲言。我淨佛國土教化眾生是菩薩戲言。我具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慧佛十八法是菩薩戲言。我逮薩云若是菩薩戲言。我盡諸習緒是菩薩戲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五陰有常無常。亦不戲亦不不戲。乃至薩云若有常無常。亦不戲亦不不戲。所以者何。於所有亦不戲所有。於無所有亦不戲無所有。於所有無所有中亦不戲無不戲。是故須菩提。五陰及薩云若為非戲也。菩薩於般若波羅蜜行亦不以戲。
  須菩提言。云何五陰不戲乃至薩云若不戲。
  佛告須菩提。五陰無所有乃至薩云若亦無所有。諸可無所有者皆非戲。以是故五陰及薩云若皆無有戲。須菩提。菩薩作是學般若波羅蜜者。得上菩薩位。
  須菩提言。世尊。諸法所有尚不可得。云何得菩薩位。為用二地為用佛道乎。持何等得位。
  佛言。菩薩亦不以二道亦不以佛道也。遍學諸道乃上菩薩位。如第八賢聖遍學諸道。雖在乎地未受果證。菩薩亦如是。皆行諸道得菩薩位。未及薩云若。未得金剛三昧。得功德時乃具足逮薩云若。
  須菩提言。世尊。若菩薩遍學諸道爾乃上位者。菩薩為復在第八地取須陀洹道耶。在斯陀含地得斯陀含道。在阿那含地得阿那含道。在阿羅漢地得阿羅漢道。在辟支佛地得辟支佛道。在佛地得佛道耶。此諸道各自異。世尊。云何菩薩皆當遍學諸道上菩薩位耶。若菩薩於是八地受八道者。是終不然。在菩薩位便逮薩云然者亦復不然。若菩薩得聲聞辟支佛道至薩云然者。亦復不然。世尊。我當云何知菩薩遍入諸道上菩薩位。
  佛告須菩提。如汝所言。菩薩終不於八地得須陀洹及羅漢辟支佛道以逮薩云若。須菩提。菩薩從初發意常行六波羅蜜。以慧見八地。何等八。淨地性地四賢聖八地觀地薄地無垢地已辦地辟支佛地。以慧觀過於八地。以道慧過菩薩位。過位已以薩云若慧捨諸習緒。須菩提。第八地者是菩薩之忍。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慧及習緒除。亦是羅漢慧觀。亦是菩薩辟支佛慧。亦是菩薩忍。具足聲聞辟支佛道。以道慧上菩薩位。以薩云若慧除諸習緒。以是故須菩提。菩薩當遍具足諸道。爾乃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成阿惟三佛已為眾生作道地。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所說三乘聲聞辟支佛佛道。何等為道慧之道。
  佛言。當起諸道淨於諸道遍觀眾生。及相貌像盡覺盡知。皆遍知已當教一切分流廣化。遍採音聲令得大聲。遍三千大千剎土當如響相。以是故菩薩當遍具足諸道。當知道慧悉知眾生之意。亦當知泥犁復知泥犁之趣。亦當知眾生罪報。當斷泥犁緣作罪之報。薜荔畜生亦當知之。薜荔畜生緣作報應悉當斷之。當知真陀羅摩[目+侯]勒諸龍閱叉。當知人之因緣。人道果報。亦當知天從四天王上至三十三天。亦當知天人因緣天人果報。當知三十七品法三脫門法。亦當知十力。亦當知四禪四等及四空定大慈大悲佛十八法。盡知是已。立諸眾生於三乘之道。須菩提。是為菩薩具足道慧。菩薩學是已皆知眾生意之所願。已知所願如應說法初不斷絕。所以者何。普知眾生根生死之趣。菩薩當作是行般若波羅蜜。菩薩所可應行法。三十七品所行二地所行。盡入般若波羅蜜中故。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諸法及三十七品及道法。是諸法亦不合亦不散。亦無有形亦不見見一相。一相者則無相。云何能致道。是法亦不見亦無有形一相。一相者則無相。云何能致道。世尊。譬如虛空亦無所沒亦無所致。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是空法亦無所致亦無所趣。以眾生不知法相無所有故。佛為說三十七品。及諸法有所致有所辦。雖爾須菩提。所有五陰六波羅蜜內空外空及有無空。三十七品四禪四等及四空定。四無礙慧四無所畏。佛十力十八不共大慈大悲。至薩云若。於賢聖法律亦不合亦不散。亦無有形亦不可見。亦無有對一相無相。如來以是故欲度脫眾生。以世俗因緣而說是教。非第一最義。是故菩薩當遍學諸道。以慧觀隨習俗。於法中有應用者不應用者。何等是菩薩應用何等是菩薩所不應用。羅漢辟支佛道以慧觀學而所不用。以薩云若慧當用諸法。菩薩如是於賢聖法律。當學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所說賢聖律。賢聖律者為何謂。
  佛告須菩提。聲聞辟支佛菩薩摩訶薩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亦不與婬怒癡合亦不不合。是我所非我所亦不合亦不散。亦不狐疑亦不不狐疑。於戒行亦不合亦不散。於欲於色於無色界亦不合亦不散。於不黠及頑佷亦不合非不合。凶暴亦不合非不合。於四禪四等及四空定三十七品大慈大悲及有為無為性。亦不合亦不散。何以故。以諸法無有形不可見。無有對一相無相。無色不與無色合亦不散。不可見不與不可見合亦不散。無有對不與無對合亦不散。一相不與一相合亦不散。無相不與無相合亦不散。須菩提。是名為賢聖律。亦無形不可得見。亦無對一相無相。是菩薩無相度。菩薩當作是學。作是學已當得諸法無相。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為不學色聲香味細滑識法相耶。不學地水火風空識相耶。不學六波羅蜜相耶。不學有無空相耶。不學四禪四等及四空定三十七品三脫門相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慧佛十八法大慈大悲四諦相賢聖相。不學逆順十二因緣相耶。不學有為無為性相耶。於是諸法無相亦不學。所作相亦不學。菩薩當云何過於二地上菩薩位。上菩薩位已云何逮薩云若。逮薩云若已云何轉法輪。轉法輪已云何以三乘法度脫眾生。
  佛告須菩提。若諸法有相者。菩薩當學諸法相。諸法無形亦不可見。亦無有對一相。一相者則無相。是故菩薩亦不學相亦不學無相。云何作是問。
  佛言。若前有相後便有相。以前法無相故後亦無相。是故菩薩亦不學相亦不學無相。所以者何。有佛無佛一相性常住如故。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諸法非相非無相云何。為念般若波羅蜜。菩薩若不念般若波羅蜜者。不能過於二地。不過二地者不能過菩薩位。不能過菩薩位者不得無所從生。不得無所從生者不得菩薩神通。不得神通者不能淨佛土教化眾生。不淨佛土教化眾生者。不能逮薩云若。未逮薩云若者。不能轉法輪。不能轉法輪者不能安立眾生於三乘法。亦不能安立眾生於三福地。一者施。二者戒。三者念諸善法。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諸法亦非無相亦非一相。無相之法當云何念般若波羅蜜。須菩提。般若波羅蜜者非菩薩之念。菩薩以無念是為般若波羅蜜相。
  須菩提言。世尊。云何無念是般若波羅蜜相。
  佛言。於諸法無所念。是為般若波羅蜜相。云何於諸法無所念。
  佛言。不念五陰六情。是為般若波羅蜜念。不念色聲香味細滑識法。是般若波羅蜜念。不念不淨。是般若波羅蜜念。不念四禪四等及四空定。是般若波羅蜜念。不念三尊不念三福。是般若波羅蜜念。不念滅盡不念安般守意。是般若波羅蜜念。不念無常相苦相非我相。不念四顛倒十二因緣。不念吾我壽命及知見相。是般若波羅蜜念。不念三脫門。不念三十七品法。是般若波羅蜜念。不念八惟無九次第禪。不念四禪。是般若波羅蜜念。不念十慧不念六波羅蜜。不念內外空及有無空。是般若波羅蜜念。不念十力不念四無所畏四無礙慧佛十八法。不念大慈大悲。是般若波羅蜜念。不念須陀洹及羅漢辟支佛。是般若波羅蜜念。不念薩云若是般若波羅蜜念。不念斷諸習緒。是般若波羅蜜念。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不念五陰。乃至斷諸習緒復不念。是般若波羅蜜念。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念五陰無所有。何以故。須菩提。諸有相者無有般若波羅蜜念。不念婬怒癡所有。不念無道之處所有。何以故。諸有想者為無般若波羅蜜念。諸有相者為無六波羅蜜。何以故。諸有貪者亦無有六波羅蜜。是名為著諸有。縛著者無有度脫。須菩提。著有者。無有三十七道品念。亦無三脫門念。乃至薩云若亦無念。何以故。縛著於有故。
  須菩提白佛言。何等為有何等為無有。
  佛言。有二者為有。
  世尊。何等為二。
  佛言。五陰相者為二。十二衰相者為二。有佛相者為二。有道相有為無為相者是則為二。須菩提。一切相乃至無有相是皆為二。適有二便有已有便有世間眾生。不得離生老病死憂悲勤苦。以是故須菩提。當知有二者無有六波羅蜜。亦無有道亦無所逮亦無所覺。何況能捨五陰及薩云若者。
  佛告須菩提。尚無道念那得須陀洹至羅漢辟支佛道。那得離諸習緒。

    摩訶般若波羅蜜無堅要品第七十五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假令有相者不得順忍不得逮覺。若無相者當得順忍不。當及聲聞八地不。當及辟支佛地不。當及菩薩地不。可得度脫不。能得道念不。能令羅漢辟支佛習緒除不。能使菩薩得上菩薩位不。上菩薩位已能得薩云若不。得薩云若已能滅諸習緒不。世尊。若無意若不生意不起是法相。可逮薩云若不。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無有相者亦無有順忍。亦不能除諸習緒。
  復問世尊。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有相意耶。於五陰有相耶。乃至薩云若有相耶。有婬怒癡相無有婬怒癡相耶。有六衰有六衰盡相耶。有近有近盡相耶。有覺有覺盡相耶。有愛有愛盡相耶。有受有受盡相耶。有有有有盡相耶。有生有生盡相耶。有死有死盡相耶。有憂悲勤苦有憂悲勤苦盡相耶。有苦有苦盡相耶。有四諦有四諦盡相耶。有薩云若有薩云若盡相耶。有習緒有習緒盡相耶。
  佛言不也。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無有相亦無無相。須菩提。菩薩順忍者則無相。是菩薩無有相則為念道。無有有相無有無相。則是菩薩之果報。
  佛言。有相則是菩薩道。無相則逮覺。是故須菩提。當知諸法所有皆無所有。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無所有云何於無所有中得逮覺。而於諸法得自在。
  佛告須菩提。我本為菩薩行六波羅蜜。從第一禪至第四禪。觀禪性不念貢高。亦不倚禪亦不味禪。於四禪事寂淨無所悕望。已安足於禪便處於神通。天眼徹視天耳徹聽。意知他人宿命所從來。自識宿命便飛行。雖爾不以是神通貢高。不味不倚於六通無所分別。須菩提。我以應一合相智。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便覺四諦。具足如來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慧佛十八法。處眾生於三乘。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云何於無所有中起四禪。六通無所有。眾生為無所有。如來云何安立眾生於三乘。
  佛告須菩提。若婬怒癡及餘諸非法之事。若有所有無所有者。我為菩薩時不於有無中起四禪。是故須菩提。亦不有所有亦不無所有。是故我初發意行菩薩道時行四禪。
  佛告須菩提。若神通中當有所有無所有者。我終不於神通中覺所有無所有而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以於神通知所有無所有故。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須菩提白佛言。若菩薩於諸法所有無所有。於禪五通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云何菩薩於無所有法中。未曾所知能知未曾所學得學。從是中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佛告須菩提。菩薩已從過去諸佛所。供養若干佛菩薩。所從諸佛聞。無所有中無有佛無有辟支佛。無所有中無有羅漢。無所有中無有眾賢聖。從無所有中無有毛髮許所有。菩薩作是念言。無所有中亦無有須陀洹乃至佛皆無所有。以諸法無所有故。我或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我或不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假令我當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諸可有行相眾生我當立著無相地。須菩提。諸有菩薩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欲度脫眾生故。便習未曾習者。未曾學者未曾受者便學便受。於諸過去諸佛所學。先學六波羅蜜勸人令行六波羅蜜。見人行者代其歡喜。以布施無貪垢故便得大富。以布施故便守戒便得天上人中尊。以布施故便得三昧。以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故。便得智慧品解脫品見解脫慧品。持是諸品及六波羅蜜。得過二地上菩薩位。已上位已便淨佛土化眾生。便逮薩云若轉法輪。以三乘度眾生。須菩提。菩薩以是先當從檀波羅蜜起。次得諸慧是亦不可得。何以故。無有實故。
  復次須菩提。菩薩從初發意以來自持戒勸人持戒。見人持戒代其歡喜。以持戒得天上人中之豪。貧者以財施之。復以戒三昧智慧解脫見解脫慧而立之。以五品之德過出二地上菩薩位。度脫眾生。便逮未曾所知所學所習。皆學知習之。何以故。欲習無所有故。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忍勸人使行。見人行忍代其歡喜。飽足眾生以財安立。或以五品之德過於二地上菩薩位。何以故。所施與亦無有要故。
  復次須菩提。菩薩自行精進於善勸人精進。見人精進代其歡喜。復以財物給足眾生。以戒忍辱五品之德。過出二地上菩薩位。何以故。所施亦無有要故。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四禪四等四無形定勸人令行。見人行者代其歡喜。以位於禪布施窮乏。教令智慧解脫見慧過出二地上菩薩位。何以故。所有者無有要故。
  復次須菩提。菩薩從發意以來。行般若波羅蜜以財給足眾生。立以於戒三昧智慧解脫見慧。自行六度勸人令行。見人行者代其歡喜。以漚和拘舍羅過於二地上菩薩位。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何以故。無有形故須菩提。菩薩從是便得本所不學本所不知本所不應。皆學皆知皆得所應。
  復次須菩提。菩薩學諸未曾學者。從初發意以來。常有薩云若念解諸有無之事。便念三尊行。常念天行戒念施念。佛問須菩提。云何為念佛。念佛者不以色痛想行識念。何以故。五陰無有堅要故。無堅要者為無所有。佛念者為無念。
  復次須菩提。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不當以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念。不當以金色光明念。何以故。佛形無有堅要故。無堅要者為無所有。念佛者為無念。
  復次須菩提。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不當戒性智慧品三昧品解脫品見解脫品。不當以是五品念如來。何以故。以是無有堅實故。無有堅者為無所有。念佛者為無念。
  復次須菩提。念如來不以十力念。不以四無所畏念四等大慈大悲佛十八法四無礙慧。不以是念如來。何以故。無有堅實故。不堅實者無所有。念佛者為無念。
  復次須菩提。念如來者不以十二因緣念。何以故。無有堅要。無堅要者為無所有。念佛者為無念。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者。當作佛念。以是故。知次第學未曾學者習未曾應者具足悉應順。至諸道應作是學。具足三十七品及三三昧。便具足薩云若慧。便應所有無所有。覺不堅固要。便得所有無所有處。須菩提。云何為法念。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當念善惡法。亦不念當受[卄/別]不受[卄/別]。亦不當念俗法道法。亦不念有漏無漏法。亦不念賢法愚法。亦不念三界法。亦不念有為無為性法。何以故。諸法無有堅要無有堅要者為無所有。念法為無所念。學法念以應所有無所有。便逮薩云若。便逮所有無所有處。須菩提。菩薩當念法念。須菩提。菩薩當云何念僧。菩薩從初發意至薩云若。常念僧為無念。如是須菩提。菩薩當作僧念。須菩提。菩薩云何念戒。行般若波羅蜜。從初發意以來不缺於戒。不差於戒。善攝於戒當念有無。如是念者為順所應。便逮薩云若無有有無之處。須菩提。云何菩薩念施。所有無所有應施。所可物施及以法施。於中不起亂意。亦不念有所施無所施。雖持身命支節布施。於中。亦不起亂意。何以故。無有堅要故無堅要者則無所有。常念於施至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須菩提。菩薩云何當作天念。諸須陀洹。生四天上者至于六天。諸生天者無有堅要無堅要者為無所有。須菩提。當順是念至成薩云若。須菩提。諸阿那含生於色天及無色天亦無堅要。無堅要者為無所有。菩薩當順是念至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須菩提。菩薩常念六念順其所應。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欲學所順所習欲成諸功德。當學內外空及有無空。當學三十七品大慈大悲。當學菩薩道行。皆逮有無之要尚無毛髮之相。何況有薩云若相。須菩提。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得隨次第應。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諸法所有皆無所有。乃至五陰六衰無所有諸性無所有三十七品無所有薩云若慧亦當無所有。亦無佛無法無比丘僧。亦無有道亦無果報。亦無著斷亦無逮覺。諸法亦皆無所有。
  佛告須菩提。諸法有所有無所有可得見不。
  須菩提言。不可得世尊。須菩提。云何言諸法所有皆無所有五陰及逮覺耶。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我於是法無有狐疑。但為當來之世三乘道家。恐或言若諸法所有無所有。何誰著者何誰斷者。不知著斷之事。便能敗戒毀戒不知所趣如是敗戒行者各各趣三惡處。世尊。我不敢有狐疑。我畏當來之世。是故問如來耳。

    摩訶般若波羅蜜無倚相品第七十六

  於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若諸所有者皆無所有。菩薩為見何等。為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佛告須菩提。菩薩以所有皆無所有故。能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何以故。諸有倚著者難得解脫。有倚相者不得逮覺。亦不能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無倚相者為有逮覺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耶。
  佛言。逮覺已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則是無所倚。以不別法性故。欲得無所倚逮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則為欲示一切法性。
  世尊。若無所倚者無有逮覺則無有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何緣菩薩從第一住至十住耶。何因緣得無所從生法忍。何因有五通及六波羅蜜之德。而受諸法之德。攝取佛國教化眾生供養諸佛。一切有至般泥洹。
  佛言。無所倚者與五通之報等。與十住等。與六波羅蜜等。及供養諸佛功德等。以是故至般泥洹供養不斷。
  須菩提言。世尊。無所倚及五通六波羅蜜有何差別。
  佛言。無有差別說有差別。
  世尊。云何三事有差別。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倚所施。亦不自倚亦不倚受者。至般若波羅蜜亦無所倚。行神通亦無所倚。行三十七品亦無所倚。行三三昧亦無所倚。教化眾生淨佛國土亦無所倚。逮覺諸佛法亦無所倚。須菩提。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為無所倚。菩薩摩訶薩如是行者。諸魔魔天無能壞者。
  須菩提言。世尊。云何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一意受持六波羅蜜。受四禪四等大慈大悲。及四空定四無礙慧。四無所畏三十七品。總三脫門。佛十種力佛十八法。云何受持八十種好。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所作施戒忍辱精進及諸禪事。皆以般若波羅蜜行。及三脫門四等大慈及三十七品。所作所念皆不離般若波羅蜜。及三三昧佛十種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慧。佛十八法八十種好。皆不離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言。世尊。云何菩薩一意行般若波羅蜜受持六波羅蜜。乃至八十種好。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行六波羅蜜初無二相。乃至八十種好亦無二相。世尊。云何行六波羅蜜至八十種好。不以二相。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皆悉具足總持諸波羅蜜及三十七品而行布施。
  須菩提言。世尊。是事云何。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時。不以漏意行檀波羅蜜。於無漏作念言。我為是誰所施何物受者為誰。於是三事無相受念。爾時亦不見意及所施受者。至十八法亦復如是。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乃至般若波羅蜜亦無有相亦不見六波羅蜜。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乃至八十種好亦無有相亦無所見。
  須菩提言。世尊。以無相無所作法。云何得具足六波羅蜜云何具足三十七品云何具足三空及十種力。云何具足四無所畏佛十八法。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以無相施隨眾生所欲。或索肌肉妻子國城珍寶。所有財穀皆不逆人。作是施時或有人來問菩薩言。用是無相布施為作雖有是言我續。布施不可斷絕。持是布施與眾生共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亦無相念亦無施意亦無物意亦無受者意。亦不見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何以故。所見一切皆悉空故。如是誰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如是作為則是真作。則能淨佛國土教化眾生。則為行六波羅蜜。則為具足三十七品及三脫門。則為具足佛十八法。如是行者則為不受布施之報譬如第六天王有所欲者但念即至。菩薩如是。但意念諸法皆具足至。以布施之德能供養諸佛悉能飽滿諸天及人。以漚和拘舍羅行檀波羅蜜。安立眾生於三乘法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具足檀波羅蜜。
  須菩提言。世尊。云何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具足尸波羅蜜。
  佛言。菩薩悉知賢聖無漏道法之戒。不毀不亂奉賢聖戒。於諸法無所J亦不J五陰。亦不J三十二相亦不J四性。亦不J四天王至三十三天。不J須陀洹至羅漢辟支佛。亦不J轉輪聖王。所作功德但欲與眾生共為薩云若。不相不倚亦不以二。但為世事非最要義具足戒已以漚和拘舍羅起四禪。不以貪受天眼。以天眼觀十方諸佛。至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初不離天眼。以天耳淨盡聞諸佛所說經法不失所聞。至得自辯悉知諸佛之意。知諸佛意已便能饒益一切眾生。持識宿命之慧。覺諸所作不失本行。以無漏之法立眾生於三乘。隨眾生所欲而悉授之。須菩提。是為無相具足尸波羅蜜。
  佛言。菩薩云何具足於忍。從發意至坐道場。若眾生來以刀杖捶加於菩薩。菩薩終不起意當起二忍。一者忍辱二者無所從生法忍。起意念言。以刀捶杖加我者為誰。受者為誰。當觀法相。觀法相者亦無所有亦無所觀。無所觀者便得無所從生法忍。住二忍已便具足四禪四等及四空定。便具足三十七品及三脫門。便具足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慧。菩薩已住是法便得神通。非是二地所能及者。具足神通已便具足六波羅蜜。以天眼慧見十方佛。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忘佛念。復以天耳慧聞十方佛所說教法悉知諸佛。諸佛所念悉復逮。知眾生之意如應說法。自知宿命以慧皆識眾生功德。持諸善本功德勸勉眾生。以漏盡之慧立眾生於三乘。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以漚和拘舍羅行。教化眾生淨佛國土。具足薩云若慧逮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轉於法輪。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具足羼波羅蜜。
  佛言。云何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具足惟逮波羅蜜。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身意精進具足四禪。於四禪起便得無數神通。變化來往手捫摸日月。持是精進遍至十方無數剎土。供養諸佛一切所有供養之具。至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諸天世人皆當恭敬。是菩薩至般泥洹。以神足到十方聽受諸佛法言。所聞法至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終不忘淨佛國土教化眾生。具足薩云若。是為行般若波羅蜜具足惟逮波羅蜜。
  復次須菩提。以無漏道法。具足意精進。口不言惡。身不行惡。意不念惡。亦不J苦樂有常無常。不J有我無我。不J有為無為。不J三界。不J四禪及四空定四等三脫門三十七品。至十八法亦無所J。亦不J聲聞辟支佛。不J聲聞辟支佛道。亦不J菩薩。亦不J菩薩地。亦不J五趣。亦不分別是天是人是畜生是泥犁是薜荔。亦不分別是須陀洹道是羅漢道是辟支佛道。亦不分別。是菩薩道。亦不分別是薩云若。亦不J諸法諸道亦不分別。所以者何。是諸法者。皆無有要無可J者亦無可分別者。以具足意精進。便救一切魔怨眾生。救眾生已亦不見眾生。具足精進已亦不見精進。具足佛法已亦不見佛法。淨佛國土亦不見不得。具足精進便受諸善法。亦不於是善法中生念。遍遊諸國救益眾生。所作變化自恣無礙。或雨諸華或散諸香。或以伎樂鼓樂絃歌事。或震動事或以光明。或以國土七寶示現或以搏弈。或現水火隨道而入。盡為因緣使行十善。或以施戒而攝取之。或以支解身體妻子國土。或以自身隨眾生意而攝取之。須菩提。菩薩以漚和拘舍羅無相。行惟逮波羅蜜。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住於無相之法行禪。菩薩行般若波羅蜜除如來三昧。一切餘三昧皆當具足。具足四禪具足四等及四空定。皆當逆順行八惟無及九次第禪。行空無相無願三昧電光三昧金剛三昧直治三昧。住是禪波羅蜜便得三十七品。住於三昧具足道慧。諸三昧門皆來入是。具足道慧具足十住地作行。至薩云若終不中道取證。於三昧中住遊諸佛剎供養諸佛。於諸佛所殖諸德本。淨佛國土遊諸四域教化眾生。廣立眾生於六波羅蜜。或立於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隨其所欲而滿其願。於是禪波羅蜜者。悉總持諸陀鄰尼門。便得四無礙慧便受神通。終不墮女人胞胎。不受色欲無生不生。雖生不著於生。何以故。善觀於幻法知所有如幻。救濟眾生便得無眾生之相。以無所得法立眾生於無所得法。以世俗數不以最上要。以禪波羅蜜遍入諸禪及解脫禪。不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終不捨禪波羅蜜。行道慧入薩云若慧。便盡習緒為以自救當復救餘。救他人已為諸天及人及阿須倫而作福田。如是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是為具足無相三昧。云何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於無相法具足般若波羅蜜念。
  佛言。菩薩不見法有實成者。亦不見五陰實成者。亦不見五陰生。亦不見五陰來生處。乃至須陀洹道亦不見所生。亦不見來住處。以虛空故其實不可得。亦不見須陀洹漏盡法。行般若波羅蜜以解有要無要之法。如是解者便解內外及有無空。於諸法無所入。亦不入於五陰。乃至于道亦無所入。學無所有。般若波羅蜜便具足菩薩道。何等為菩薩道。則六波羅蜜是。三十七品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慧佛十八法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於無所有成佛道。具足六波羅蜜。具足三十七品及五神通。隨眾生所欲。於六度中有貪嫉者以檀波羅蜜授之。有惡戒者以道戒授之。有瞋恚者以忍授之。有懈怠者以精進勸之。有亂意者以禪救之。有愚癡者以慧授之。至解脫品解脫見品皆以授之。有聲聞道意者隨其本應。以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道。隨本授之。有大乘者以佛道授之。以是方便能作無央數變化。乃至矞鋮F諸佛國土。隨人所欲則能變其剎土之好。滿諸眾生之願。從一佛國至一佛國。所欲取國土隨其願。譬如第六天人所有衣食伎樂隨意即至。菩薩以六波羅蜜行菩薩道。隨意所願盡皆具足。逮薩云若。於五陰無所受。於一切諸法道法俗法善法惡法。皆悉具足無所受。後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時。國土所有皆悉隨意即得。無有持來者亦無有持往者。亦如第六天上。何以故。諸法無所恃亦無所倚。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以無所有相。是為具足般若波羅蜜。

    摩訶般若波羅蜜無有相品第七十七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云何於無所破壞法無相法無所有法中。能具足六波羅蜜念。云何於是無形法而知差別入般若波羅蜜中。云何於無相法以一相而逮正覺。
  佛告須菩提言。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五陰如幻如響如夢如影如熱時焰如化。持是五陰行六波羅蜜。五陰無相如幻如響如夢如影如熱時焰。何以故。夢幻之法無所有故。無所有者則一相。一相者則無有相以是故。須菩提。當知檀波羅蜜無有相。所布。施及主受者皆無有相。作是知者則為具足檀波羅蜜。作是具足檀波羅蜜已。終不於六波羅蜜轉還。便於六波羅蜜中具足四禪四等四空定。悉具足三十七品。具足內外空及有無空。便具足三脫門。具足八惟無九次第禪。具足五通。具足諸陀鄰尼門。具足四無礙慧四無所畏十種力。悉具足佛十八法。
  佛語須菩提。菩薩以住於賢聖無漏法。便能飛行供養諸佛。隨其所安救濟眾生。或以布施攝取眾生。或以戒或以忍或以精進攝取眾生。或以禪或以智慧攝取眾生。隨其所善而教之。為眾生故受生死法。不與同歸。亦不受生死勤苦。為眾生故種天上人中之福。欲以攝取眾生故。知諸法無有相。便學須陀洹道法亦不於中住。及學羅漢辟支佛道法亦不於中住。何以故。悉知諸法已當逮薩云若慧故。非羅漢辟支佛之所知。
  佛語須菩提。如是如是諸法無有相。知六波羅蜜無有相。乃至諸佛法亦知無有相。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於五陰如夢如幻如響如影如熱時焰如化。行尸波羅蜜知五陰如夢如幻化。便以無相具足尸波羅蜜。持戒不犯不毀。善持戒不犯不毀。善持不亂。習智慧賢聖業。遍護諸戒以法義。戒身口意以等於諸戒。不以戒J四性及遮迦越王。亦不言我持是戒當生四天及第六天上。亦不念言持是戒得須陀洹道乃至羅漢辟支佛道。何以故。諸法一相為無有相故。無相之法終不逮無相法。有相之法亦不逮有相法。有相之法亦不逮無相之法。須菩提。是為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以無相法具足尸波羅蜜上菩薩位。已上菩薩位便逮得無所從生法忍。便行道慧具足神通。住於諸陀鄰尼門。便得四無礙慧。從一佛國遊一佛國供養諸佛如來。攝取眾生淨佛國土教化眾生。生五趣之世不著於生死行。譬如彌遮加越王坐起行來無有知者。育養眾生不仰臣下不嬈人民。譬如須延頭須延頭者晉言甚淨如來轉法輪。於三乘無有菩薩可教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便般泥洹後令化佛教授眾生一劫。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具足尸波羅蜜。諸法便隨從之。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於五陰如幻如夢如響。以無相法具足羼波羅蜜。須菩提。菩薩以二忍事具足羼波羅蜜。何等為二。從初發意至于道場。於其中間若有眾生。持刀杖捶來撾打割刺。菩薩欲具足羼波羅蜜者意不起亂。當計念言。誰有罵者誰有割者誰有撾者。何以故。以諸法無有相。如是觀者便具足羼波羅蜜。以具足是忍便得無所從生法忍。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無所從生法忍為是滅為是智耶。
  佛言。於忍不起毛髮惡意者是為智。以是智得無所從生法忍。
  須菩提言。世尊。聲聞辟支佛無所從生法忍。及菩薩摩訶薩無所從生法忍有何差別。
  佛言。須陀洹智及滅至羅漢辟支佛智及滅。是菩薩摩訶薩之忍。須菩提。是為聲聞辟支佛之差別。菩薩摩訶薩有是忍者過出二地上。以住無所從生法忍者。便行菩薩道便具足道慧。不離三十七品。不離三脫門。不離神通。教化眾生淨佛國土逮薩云若。須菩提。菩薩以無相法具足羼波羅蜜。
  復次須菩提。菩薩住於五陰。如幻如夢如響如野馬如熱時之焰。於是無相法便行身意精進便辦神通。遊諸佛剎供養諸佛。以身精進教授眾生。立眾生於三乘。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以無相法具足惟逮波羅蜜。意精進者。以意精進於聖賢無漏之法。具足諸善本法三十七品法。具足三脫門。具足四禪四等及四空定。具足十力四無所畏佛十八法。菩薩於中學已當具足薩云若慧。消諸習緒具足成相。得普遍光明三倒十二法輪轉。能令三千大千剎土六反震動。能以光明照遍三千大千剎土。能出音聲遍三千大千剎土。諸眾生聞音者必至三乘之道。須菩提。菩薩精進所有饒益弘大如是。菩薩住精進。盡具足諸佛法逮薩云若慧。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於五陰如夢如幻。具足於禪波羅蜜。行四禪四等四無形禪及三脫門電光三昧金剛三昧真禪三昧除佛三昧。諸餘無央數三昧意皆遍至。亦不味諸三昧。亦不受其果報。何以故。以菩薩盡知諸三昧相法空。所有者皆無所有。無相不味無相。無所有不味無所有。以不味故不隨禪生至形無形處。何以故。不見其形故。亦不見三昧亦不見三昧相。亦無所見故便具足無相三昧。持是三昧過出二地上。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云何以禪波羅蜜出過羅漢辟支佛道上。
  佛告須菩提。菩薩以禪學內外空及有無空。於空法不見有住處。聲聞辟支佛法及薩云若法皆空。以是空故上菩薩位。
  世尊。云何是菩薩位。云何非菩薩位。
  佛言。諸有倚著非菩薩位。無所倚著是菩薩位。
  世尊。云何為倚云何不倚。
  佛言。五陰十二衰是菩薩倚。乃至薩云若亦是菩薩倚位者須菩提。都不見諸法亦無有名字。盡無所倚是菩薩位。何以故。五陰所有事薩云若所有事。亦非行亦非說亦非見。須菩提。是為菩薩受是為菩薩位。菩薩以是上位便具足諸三昧尚不隨禪生。何況隨婬怒癡生而有所作。是事不然。但以幻法饒益眾生。不見眾生亦不見幻。於無所得法中攝取佛土教授眾生。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具足禪波羅蜜轉無倚法輪。
  復次須菩提。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知諸法如幻如夢諸法如響如化如光影如熱時焰。
  須菩提言。世尊。云何菩薩知諸法如幻如焰。
  佛言。菩薩行般若波羅蜜。亦不見持夢幻示人。亦不見響亦不見持響示人。亦不見光影幻化熱時焰。亦不見持此示人。何以故。諸凡愚夫於夢幻諸法皆著顛倒。諸羅漢辟支佛諸菩薩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於夢幻法亦不見。有亦不見可持示人者。所以者何。諸法所有者皆無所有。亦無所成亦無所有。菩薩行般若波羅蜜終無貪相。亦不成就相亦不生相。是事不然。何以故。般若波羅蜜亦不念法有生者有成者。菩薩如是行者。亦不生五陰。亦不生三界。亦不生諸禪。亦不生於解脫禪。亦不生三十七品。亦不生三脫門。亦不生六波羅蜜。當具足於第一地。至十住不於中生欲。何以故。是處不可得亦不可見。況當於中生欲意。雖行般若波羅蜜亦不見般若波羅蜜。於不見中盡見諸法。皆來入般若波羅蜜亦不見諸法。何以故。諸法及般若波羅蜜一無有二亦非二事。何以故。為如如教如法性教如真際教。是諸法無有別。
  須菩提白佛言。假令諸法無有別無有散。云何有善惡之教言。有漏無漏教言。道法俗法有為無為之法教。
  佛言。於須菩提意云何。如諸法之法。頗有善惡有漏無漏。若道若俗有為法無為法不。頗見有須陀洹及羅漢辟支佛法不。頗見有佛道不。
  須菩提言。不見也世尊。是故須菩提。諸法無有別無有相無所生無所有。須菩提。我本為菩薩初不見諸法有要者。亦不見五陰。亦不見有為無為。從須陀洹至佛道亦無所見亦無所得。須菩提。菩薩欲學般若波羅蜜。從初發意至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當善於所有無所有。菩薩善於無所有者。則能具足道慧教授眾生攝取佛國。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降諸眾生不見於三界。須菩提。菩薩摩訶薩當作是行般若波羅蜜。應無所有。

    放光般若經卷第十七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