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大明度經卷第三


    大明度經卷第三

        南吳月支國居士支謙譯

    地獄品第六

  秋露子白佛。明度道弘普入景慧。天中天。自歸明度無極。天中天。行寂無穢去冥示明。巍巍至尊無不成熟。天中天。無目惑者授道慧眼。無生無滅。苦者得安悉入無想。明度慧門大士之母。拔生死根大神已足。三合十二轉明度。天中天。闓士當云何於中立。天中天佛言。敬明度當如敬佛。於中立自歸當如自歸佛。釋心念。秋露子比丘何因發是問。則報之曰。是明度護於闓士。代歡喜功德施與無上正真道之恩也。若有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皆不若。譬人生墮地盲。若士眾之行無前導者。欲有所至不知行。夫五度。如盲者。闓士離明度欲入一切知中不知所行。明度將護五度與目與名。秋露子白佛言。云何入明度中守。
  佛言。觀五陰無從生滅。見五陰無生滅處。明度亦然。又白佛言。作是守者為逮何法。
  曰逮無所逮法。無所逮法名曰明度。釋白佛言。明度不逮一切知耶。
  佛言。不作是逮者無所著無名無識。釋問。復當云何逮。
  佛言。如無所逮故能逮。釋言。少有及者。天中天。無如明度諸法無生無滅。
  善業白佛言。闓士作是念者離明度。
  佛言。明度空無所有。是故不遠不近不成不壞。
  問曰。信此為信何法。
  佛言。為不信五陰不信溝港頻來不還應儀緣一覺。
  善業言。大明度是闓士法。佛問。何緣知大明為闓士明度乎。
  對曰。五陰不大不小不退不亂。如來一切智有十種力。不強不弱不退不亂。何以故。不退不亂。一切智不廣不狹。天中天。若有是念想為不求大明。非大明威神。欲度眾生是為著。何以故。人本無大明亦無人。不壞明度義。然人所出生力如來現力如是。秋露子白佛言。若有信是法者不疑者。其人從何來生。求道以來幾時乃得解中義教。
  佛言。從他方佛剎來生。已問其義。聞即恭敬。視師如佛。念曰吾已見佛矣。
  善業白言。明度可得聞見不。
  曰不可得見也。闓士求佛以來幾何時隨此法。
  佛言。非一輩學也。各有本行。或前供養若干千佛具持經戒。未時聞斯定棄而不敬。來世佛所聞當復棄去。
  佛言。其人自隨身意受愚癡心。自用以斯罪自弊。聞人說明度復止之。止此者為止一切知。為止往古來今將導明眼矣。以斯愚罪斷於經法。輕易應儀。受不信之道。死入無擇獄。其歲難算。勤苦毒痛不可具言。天地壞時當適他方大地獄中。展轉三塗劫數無量。秋露子白佛言。其罪等於五逆微喻之耳。
  佛言。其罪難為譬喻。是明度學誦時。若有心念。非如來所說止人學者。自壞復壞人自飲毒復飲人。是輩人自亡不曉明度。復誤他人。學士無見斯人坐起言笑通好飲食也。何以故。斷是經故。斯人自在冥中。復投人於冥中。其人自飲毒殺身無異也。斷經之愚人信其言罪苦等矣。誹謗明度為謗十二部經也。
  秋露子言。佛未說謗斷經罪入大山。其形類如受身大小。願哀釋之。佛言無問聞之必恐中熱沸血。由面七孔憂焦損命。由斬花著于盛日萎枯而喪。愚夫死然也其身長大醜惡臭處無不惡見。吾難說。彼毀尊法人處地獄中所受形類也。又白佛言。願說其罪。令來世人敬奉明法。畏慎不犯謗斷罪重痛如彼。
  佛言。以示人大明。後世聞者誹謗得罪。在地獄中苦痛無期其罪可知矣。
  善業白佛言。人常當護身口意行。夫謗明法乃致斯罪。
  佛言。癡人於我法中作沙門。誹謗明度。言非止斷者。為止一切知十二部經。為斷三世諸佛道。為斷比丘僧者。受琩F劫罪。
  善業問。謗誹斷經者凡用幾事。佛告。斯士女無戒。為邪所中故。不樂深經。以斯二事斷明度矣。又用四事。一者隨惡師言。二者不以順學。三者不承闓士法。四者主行謗斷經法好索人短以自高。是為四事。
  善業白佛言。不睹深歸少有信者。世尊曰然重問。何緣少信佛。
  佛言。往古來今五陰不著不縛不脫。所以然者。以其無形明度義。然故少信者矣。

    清淨品第七

  善業白佛言。少曉明度無極未狎習者。
  佛言。五陰清淨道清淨。道清淨五陰亦清淨適等無異。五陰清淨一切智清淨一切智清淨五陰亦清淨等無異。今斷前亦斷。今不壞前亦不壞。今正等無異。秋露子白佛言。甚深清淨天中天。佛言清淨。秋露子極明虛無無瑕穢。無所有無不遍無生欲無色想。清淨天中天。
  佛言。清淨矣。又曰。五陰清淨天中天。
  佛言。不知不隨不想清淨矣。又曰。一切知明度不增不減。何以故。無所有經護清淨。
  佛言。清淨矣。
  善業白佛言。意清淨五陰清淨。五陰清淨意亦清淨。天中天。
  佛言。本清淨矣。一切知清淨道亦清淨。
  佛言。本清淨矣。五陰無邊意亦無邊。
  佛言。本清淨矣。大士明照其原。其故明度本清淨。不在彼不在此不中本清淨矣。
  善業白佛言。闓士有想便離明度遠。
  佛言。善哉如爾言。有名想便著。曰難及天中天。是明度如來安濟群生說是於著。秋露子問善業何所為著。
  答曰。念五陰空著。念往古來今皆著。釋問善業。何因著。
  答曰。心想念施與無上正真道心無當。何等施是善人歡樂。教人於本空。如是無過。如佛所教出於諸著中去。
  佛言。善哉。汝為闓士大士依空不著。復次若有深著想念如來隨所想便為著。往古來今佛無所著法。代歡喜以施。作無上正真道者。法無往古來今。一切不得有施想。無念無見無聞無心不念心。
  對曰。甚深天中天。
  佛言。明度本清淨矣。
  善業言。自歸明度。
  佛言。法無作者無作無上正真道者。
  善業言。如佛教無作者。
  佛言。不兩法本無一本無是本無無作。是本無者。如是一切疾過著去。
  對曰。難了天中天。
  佛言。如是無得佛者。
  對曰。明度不可計也。
  佛言。然心不自知心。
  善業言。無作明度者。天中天。
  佛言。無師作者。求明度不五陰求。不空五陰求為求明度。五陰不滿為非五陰。不求為求明度。
  對曰。難及天中天。著無著。天中天。著無著是者為不著。
  佛言。五陰不著不求為求明度。五陰著為不求明度。溝港頻來不還應儀緣一覺著為不求。何以故。著出一切知中。如是闓士著不著為出為守一切知。
  對曰。難逮天中天。甚深所說法。說之不減不說不增。
  佛言。如是不減不增。所以然者如來盡稱譽虛空亦不增減。譬如幻人譽毀不能使其有喜慼增減矣。吾經說眾生各學諷誦經亦不增減。謙苦求明度守者。不懈不恐不動不轉。隨是教不捨還。何以故。作是守者為守空諸天人鬼龍皆當為作禮。以其服大慈法鎧與虛空戰。濟眾生之禍現世景摸之故也。
  善業言。被鎧譽虛空舉三處人至大精進上勇猛。天中天。法如虛空故。索無上正真道。欲得平等最正覺。有異比丘心念。自歸明度者為無生滅法。釋語善業。作是求隨是教何因隨是教。
  善業言。明度隨是教者。為隨空教。釋白佛言。學明度者當說幾聞。善業。云何釋。見法不當所護者。隨是教者眾生不能得其便也。行明度護為護虛空。云何釋。有力者能護響不。
  曰不能也。如響亦無想念。為求明度持佛威神。三千大千諸釋梵四天王諸尊天王。一切皆來為佛作禮。繞三匝卻住一面。念千佛號字形容被服所出國土皆如釋迦文。其弟子字皆如善業。問明度者皆如釋。其本教授時皆同一處。闓士大士皆被大鎧學明度。
  佛告善業。慈氏闓士作無上正真平等覺時。亦當於是說明度。
  曰云何說五陰。不受說不空說不著說不脫五陰說。歎曰。清淨天中天。
  佛言。五陰清淨明度清淨如空也。
  對曰。五陰無穢天中天。
  佛言。無穢矣。
  善業言。學是者不橫死也。諸尊天常隨之。經師月八日十四日十五日說經時。諸闓士常來大會。
  佛言。是善士女得功德甚多難計。所以然者。明度無所近法無所取經。無有無得無瑕無玷無求無想。是為求明度。無所觀見法。諸天子心大歡喜同聲而歎曰。斯天下乃再見經輪轉。
  佛告善業。不兩經輪轉。無所從生法不來不去如是。
  善業言。求安闓士諸法皆無所罣礙。作無上正真道平等正覺。
  佛言。無經輪轉無經還何所為經輪轉。無見經還何所為經輪轉。無見經無觀法。何以故。諸經所生如虛空無轉無去。作是說便為說經。無說經者無聞者無證。是說經者為滅度。是說經為無人。
  善業白佛。如虛空無極悉明度。平觀諸法無不明了。天中天。本空無上諸法不可逮。無著無身無去無來。無有無持無盡無根。無所從生無滅無作。無師不知無想無所罣礙無適無壞無本。如幻無見如夢無我。清淨無穢不可見無處。定不動搖。無念平等。不動法不移。無欲法無異無所生。向無想去垢盡恚恨。無人人本無不觀法無所起。不至邊無所止。不腐無敗無不入。諸應儀緣一覺所不能及。不亂無誤不可量。無小法無形。無所生起無苦諸法。不相侵無我無所著空。諸法無所出。力無能勝者。不可計出計去。無所畏心不懈。如來諸法本無無師。無為寂寞明度無極。天中天。

    悉持品第八

  帝釋作是念。今見佛聞明度無極者。過去佛時人也。何況學持諷用是教住。其人前世供養若干佛從問事已。是善士為更見過去正真正覺。從是深法聞說時。不疑不恐不畏不難。秋露子白佛言。是深明度闓士大士信受者。視當如不退轉。何以故。本精進故。釋語秋露子。是法甚深。從斯定難乃爾乎。聞其義而不信者。彼求道未久。以斯為難矣。自歸明度為自歸一切智矣。夫一切智者。是明度所照明當作是住解慧。釋白佛言。云何於明度中住解慧。
  佛言。善哉釋。若今作是問。持佛威神使若發此問耳。闓士求明度五陰中不住為應行。五陰不究竟。爾故不於中住。秋露子白佛言。甚深天中天。是法難見無邊。
  佛言。五陰甚不住不隨。不入五陰中。
  秋露子言。有不退轉闓士。當於前說之聞是慧法不疑不厭。釋問秋露子。未受決闓士若於前說將有何異。
  曰未受決者。聞之或恐退。若大士聞斯義得淨定者。疾近受決不久或見一佛若兩便受決。或自於斯中受決。得無上正真道。
  佛言。如是求佛乃從久來當作是知。未受決者當聞見是法。秋露子白佛言。我樂是語樂人中之安。
  佛言。樂者當於佛前說之。
  秋露子言。譬如闓士至德。自於夢中昇佛座坐。當知斯闓士但欲成佛。如是天中天。是明度若有得者。其功德欲成滿近佛。
  佛言。善哉是語。乃作是樂如佛威神。復白佛。譬若欲行萬里若二萬里。到大深澤中遙想見牧牛羊者境界居舍叢樹。心中作是念想。郡縣聚落將聞見之稍稍前行。但欲近郡縣不復畏盜賊。如是天中天。闓士大士得是法。今近受決不久。不復恐墮應儀緣一覺道中。何以故。上正想見已。欲見大海者便稍稍往想見其山林明慮諦見海尚遠。即不想見矣。若但欲至。無復山樹之想矣。得此法者雖不見佛從受決。今作佛不久。譬若春時樹葉稍欲生出。當知此不久花葉若實當成熟。何以故。上想見葉花實當知成熟。斯土有眼者大歡喜用見葉花實故。當知成熟。如是闓士大士上想受決。不久今受決。作無上正真道。
  佛言。善哉善哉。秋露子。持佛威神使若說明度。
  善業白佛言。難及天中天。悉豫了署闓士大士作如來無所著正真道最正覺。
  佛言。用是故。闓士大士晝夜愍傷群生。欲使其安。自致無上正真道。成作佛時悉為說經。
  善業言。云何求得成就作佛。
  佛言。經中作是觀。五陰不過為求明度。不觀見法為求明度。
  對曰。不可計天中天所說。
  佛言。如是五陰不可計不可求。
  對曰。誰當信是者。從是求闓士大士。
  佛言。何所為求。正使求者但為名耳。是中闓士大士明度力四事佛法一切知無所近。何以故。力不可計。四事佛法一切知皆不可計。五陰諸法亦然也。正使作是求為無所求。為求明度。正使作是求但為名耳。
  善業言。甚深天中天。斯乃寶將中王與虛空戰勇。德難勝。令佛行業傳之無窮。佛言然。爾故闓士欲疾書是經至死。何以故。於寶中多有斷起。
  善業言。弊邪存想欲使經斷。
  佛言。邪欲斷經會不能勝。秋露子問。持誰恩不能勝中斷。佛言十方現在諸佛威神。悉共擁護是闓士大士。佛所授定邪不能斷也。又白佛言。是明度若念誦持學書者。諸佛威神皆共擁護之。
  佛言。我眼視是學持誦者。最後書持卷者。當知是輩如來眼所見。是至德受持是經者。疾近佛坐得大功德。如來去後是法當在釋氏國。彼賢學已轉至會多尼國。在中學已復到鬱單曰國。在中學已卻後我經但欲斷時。我斯知已。爾時持是明度最後有書者。佛悉豫見其人已。佛所稱譽也。秋露子問佛。鬱單曰國當有幾闓士大士學斯定。
  佛言。少耳。是經說時聞不恐不難。為疾近如來。其人前世聞如來已學。闓士至德持戒完具多所度脫。是輩索佛道者。我知是高士近一切知。其所生處志尚所歸當學斯義。欲求無上正真道。是人行尊。邪終不能動使捨佛志也。聞明度已得極歡樂尊。得大乘德逮近無上正真道。雖不見我後世得是法為面見佛。佛說斯語如矣。儻有求道者。當共教勸令學佛道。我悉代歡喜。有作是教者。心復心轉。轉相明自在願生何方佛剎。所生異方面見佛說經時。當復於後教人求佛。秋露子白佛言。難及天中天云何乃有是如來往古來今斯高士何法不知何求不得。云何乃有是決。甫當求佛者。是輩為精進逮入六度中學。
  佛言。是輩人有求經不求者。會值經法願不離經。索無止時不索自得六度。秋露子問。有睹斯明度定眾經由之出乎。
  佛言。有解明度者。諸經出之。所以然者。是佛教法當教一切人勸令取佛。亦復自學斯經深義。彼諸高士所生逢佛獲六度無極矣。

    覺邪品第九

  善業問佛。高士種類欲學。當何以覺其難。天尊曰。欲學明度無極。心不喜者當覺邪為心妄。疾起心欲學卒鬥亂起。若書是經雷震畏怖。闓士轉相調戲左右顧視。書是經邪念不著經。從坐起去自念。我不受決法。不在明度中。便亂心起內不得靖。自念我鄉土郡國縣邑不聞是經。意悔捨去。其人卻後若干劫。聞餘道經喜。不能任明度。而隨異經。便墮應儀緣一覺道中。是為枝葉。譬若男子得象觀其腳。云何點不。
  曰不也天中天。
  佛言。如是求闓士道棄明度去反修學餘經。得應儀緣一覺道。曰點不。
  曰不也天中天。天尊曰。譬若欲見大海而睹陂水曰斯巨海矣。點不。
  曰不也。天尊曰。闓士棄深明度取餘經。墮應儀緣一覺道中。有智無。
  對曰不也。天尊曰。譬若作絕妙殿舍。匠師意欲齊日月宮殿。於善業意能作不。
  對曰。終不能也。斯匠點不。
  對曰。不也。天尊曰。求闓士道間明度已。復棄去學應儀緣一覺道法。欲於中求佛。是人點不。
  曰不也天中天。
  佛言。譬若欲見飛行皇帝。反見小王形容被服。諦熟觀之曰。斯但是飛行皇帝也是人點不。
  對曰。不也天中天。
  佛言。甫當來闓士得深法已。復棄去入應儀法中欲求佛。云何有智無。
  對曰。不也。譬若大飢得百味飯不食也。欲得六十味飯。商人得無價明月珠。持水精塗明月珠欲令合同。是人點不。
  對曰。不也。
  佛言。甫當來闓士得明度經。反比應儀道。棄去入應儀法中欲得作佛。復次當書時。邪使財利從他方來。聞利便棄法往不能書成也。當覺邪為。書是經時莫言我書。莫作是語也。當從經中聞決作是言者。邪得其便矣。不爾者邪界空。書時意或著世兵賊鬥亂親屬財利飯食病瘦醫藥。念父母兄弟及眾餘念。闓士當明覺斯為邪使。復次我有名深經。邪從次讀之。便行亂學明度者意。令釋本崇末。便不得變謀明慧。
  佛言。闓士大士欲說變謀明慧。從明度索之而今逮得。復棄去。於應儀道中。索變謀明慧。是闓士點不。
  曰不也天中天。
  佛言。受經人欲聞法。師便不安。正使安欲與明度。受經人捨去。師徒不和書不成也。學人來受。師欲至他方。兩不和矣。或念在衣食財利。受經人亦無用施本不得明度。如是當覺邪為。受經人正使無所愛惜不逆師。師有斯經。弟子問事。師不肯解之。受經人齎痚h。或時師欲說。受者不悅也。師若身疲不能起說經。學士志銳而不得學者。當覺邪為。復次是法說時書時。儻有來者說地獄餓鬼禽獸大勤苦。當早斷之作應儀。無荷重患矣。若復於眾譽天上樂云。於彼五所欲自恣所存。亦可一心念空。然雖獲所念會當別離受彼眾苦。不如於斯索溝港頻來不還應儀道。莫與壞敗虛空從事。復次師尊貴心自念。有敬歸我者我與明度不者則止。學人自歸不避劇難。師不肯授。欲到四劇怖中。又告之曰。穀貴之處虎狼賊中五空澤間我樂往彼。爾諦思議。能隨我行忍此勤苦不得後悔。弟子憂曰。師具解奧不肯相授。吾奈之何乎。師徒志乖。明度書學誦經經行之時。弟子慍厭不復受學稍捨就俗。令經法義雍。當覺邪為。復次師健乞丐多方便。欲懈惰去便諂語學者。我當到某處有所問訊。如是不知當學誦經行時遇此。當覺邪為。復次弊邪常索其便。如斯之惱無得受深法者善業。問何因。如茲佛言。弊邪主行誹謗明度言。我有深經其義玄妙。餘皆非法也。是故新學闓士心疑恐非明度無極。終始不學。邪事一起時。有闓士深守禪行。便得溝港道。是為證。

    照明十方品第十

  善業白佛言。佛說明度無極照明於世。何謂照明。天尊曰。如來持五陰示於世。
  又問。云何視現壞五陰現世耶。不壞現世乎。天尊曰。五陰本無壞不壞。何以故。空相願無壞不壞。無所生無壞無所識。無壞不壞五陰本空相願。無所生無所識。明度示現於世。無量人心如來得明度悉知其原。何等為知其原。人本心本心本人本等無異。如是明度出如來示現於世。復次善業。疾心如來從明度悉知。何等為疾心。亂心即知。經本出入於心中。本無入經亦無出經。心故為經本。經故為心本。本經不疾不亂即知。何等為疾心即知。隨其疾盡盡為無所有為心如無所有不疾亂。是為疾心即知。如是明度出如來示現於世。愛欲心本即知。瞋恚心本即知。愚癡心本即知。何等愛欲瞋恚愚癡心本即知。愛欲心本非愛欲心。瞋恚心本非瞋恚心。愚癡心本非愚癡心。何以故。心本不現無想。無想是無愛欲瞋恚愚癡。是為本無。如本經無本。如是明度出如來。愛欲瞋恚愚癡心斷即知。何等心斷即知。心斷非愛欲也。非瞋恚也。非愚癡也。何以故。愛欲心斷本。瞋恚心斷本。愚癡心斷本。皆無所從出。無有本。無所從生。諸法無所從出。無愛欲愛欲斷。無瞋恚瞋恚斷。無愚癡愚癡斷。不可得見。如是明度出如來示現世間。為有德為人故。曠大心即知。無大小無益心無去心。何以故。心本斷如是出如來。用有德用人故。無邊幅心即知。是心不去不來不住。何以故。本空無所出。本無不來不去不住。如是不可量心即知。不增心身中心知。如虛空不可計如是心知。明度出如來不可計人未見心即知。何以故。無想一切見經諸法如心等心。如諸法想非諸法。諸法非心想。何等想非諸法。何等非想心。諸法無想心。亦無想不見。如是明度出如來。欲得是致是。用有德用人故。何等欲得是致是。一切欲得致。在五陰中住。欲得從是便致是善業。如來云何欲得是因致是。從死致死是為色。從死致不死是為色。從不死致不死是為色。不有死不無死是為色。五陰如是。有世無我是為色。無世有我是為色。有世有我無世無我是為色。不有世不有我不無世不無我是為色。如是得世本原得我本原是為色。不得世本原不得我本原是為色。有本原無本原是為色。不有本原不無本原是為色。有本原無本原是為色。不有本原不無本原是為色。是命是身是為色。非命非身是為色。五陰亦爾。是為欲得是因致是。從我身起如來用。人所著所縛。所欲故即知為。知過去如來知時知今如來知時知色。何等知色如來知。如本無五陰亦爾。如來五陰何等為知。如本無五陰本無。如來本無。作是見本無。五陰本無。世本無。諸法亦本無。溝港頻來不還應儀緣一覺本無。如來亦本無。一本無無異無所往無所止無想無盡。如是本無無異如來。從明度中出悉知之。是故名佛矣。
  善業白佛言。甚深天中天。誰當信是者。獨得應儀及不退轉乃信耳。
  佛言。本無無盡時。如來所說無極。釋與萬天子俱。梵眾天與二萬天子俱。到至佛所頭面著佛足卻住一面。愛欲天子梵天子俱白佛言。天中天。所說法甚深。云何其想。佛告諸天子。虛空著無相無願無所住。如虛空無所罣礙。諸天龍鬼神不能動也。何以故。是相無作者。五陰不能作想。人非人所不能作。佛告諸天子。若言有作虛空者。寧信不。
  對曰。不信也天中天。無作虛空者。何以故。虛空無色。天尊曰。是相常住。有佛無佛是想住如故。如來悉知。是諸天子白佛言。是想甚深如來悉知無所罣礙。明度是如來自在道。是佛所居處也。
  佛告善業。如來恭敬於經承事自歸。何謂是經明度。是經如來從是得無上正真道。用是故。我恭敬經。當報經恩。諸法無作悉知無持來。是為報經恩。
  善業白佛言。諸法不知不見。何等為明度出如來示現於世。天尊曰。諸法無所住。如是悉知見出如來示現於世。五陰不見作是示現於世。何等不見者。五陰無因緣不見。不見是為明度出如來示現於世。如虛空示現於世。示現於世。難了清淨。是為示現於世。

    明度經卷第三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