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大明度經卷第二


    大明度經卷第二

        南吳月支國居士支謙譯

    天帝釋問品第二

  爾時帝釋與四萬天子四天王。與二萬天子梵眾天。與萬天子梵輔天。與五千天子俱皆來會坐。諸天子宿命功德光耀巍巍。持佛神力明徹照。
  釋問善業言。是諸天子大會欲聽說智度無極。云何闓士大士於大明中立乎。
  善業曰。諸天子。樂聞者聽我說。因持佛力廣說智度。何天子。未求闓士道者。今皆當求。以得溝港道者不可復得闓士道士。何以故。閉生死道已。正使是輩求者。我代其喜不斷功德也。悉欲使取經中極尊法使上至佛。
  佛言。善哉善哉。勸樂闓士學乃爾乎。
  善業白佛言。我當報恩。終不敢違之。所以然者。往昔如來無所著正真道最正覺。皆與弟子為諸闓士說智度。如來時亦在中學斯經妙行。今自致作佛。用是故當報恩。我作是說法。闓士受之我勸樂。勸樂以大道疾令作佛。釋欲所聞者聽所問矣。
  問曰。闓士云何立智度中乎。
  答曰。持空法立如是。
  釋問。闓士大士以影弘誓大乘。所至奏五陰。不當於中住。溝港頻來不還應儀。緣一覺至於佛。不當於中住。五陰無常。不當於中住。於苦樂好醜是我所非我所。不當於中住。溝港道不動成就。不當於中住。何以故。七死七生便度去。頻來道不動成就。不當於中住。何以故。一死一生便度去。不還道不動成就。不當於中住。何以故。於上滅度。應儀道不動成就。不當於中住。何以故。應儀道成已便盡於滅度中而滅訖。緣一覺道不動成就。不當於中住。何以故。不能逮佛道便滅訖。是故不當於中住。如來無所著正真道最正覺用無量人故作功德。我皆當令滅訖正於佛中住。佛所作皆究竟已乃滅訖。亦不當於中住。
  秋露子問設使闓士大士不當住五陰溝港頻來不還應儀緣一覺上至佛。當云何住。
  善業言。如來無所著正真道最正覺有住處乎。
  答曰。不也。何以故。佛無所住。亦不在動搖不動搖處住。亦不不住。亦無無住。一切無是如如來住。當作是住。不當住不住。亦不當住無住。當作是住學無所住矣。
  爾時諸天子心念。諸鬼神所語悉可了知。今是尊者善業所說經道了不可知。善業知其心所念。語諸天子。是經難了難了。所以者何。我所道說所教起都為空矣。以斯故難聞。聞而難了。
  諸天子心復作是念。是語當解當解。今尊者善業深入於法身。即告諸天子。設使欲索溝港頻來不還應儀緣一覺無上正真道。若於其道中住。皆當學明度。當持守。諸天子心復念。所說乃爾。當復於何處更索經師。又告諸天子。欲知我所說法者。如幻人無所聞無所行。
  諸天問。今在是聞法者是人為非幻乎。
  善業言。人如幻幻如人。如求溝港頻來不還應儀緣一覺正真道。人如幻幻如佛道。
  諸天子復問。乃至佛亦復如幻如人乎。
  曰乃至滅度亦如幻如人。
  諸天子言。滅度亦復如幻如人乎。
  曰設使有法過於滅度者。亦復如幻如人矣。善業告諸天子。是幻是人泥洹皆空俱無所有。尊者秋露子滿祝子問說明無度如是者。誰能持奉行之。
  答曰。賢者不退轉闓士大士能持奉行之。其應儀等無能受持者。所以者何。我所說法為無所說亦無所處。法已無所處。法已無所囑累。法以是故亦無能受持者。釋心念。尊者善業雨法寶。我寧可化作花以散其上。便化作甘香花以散佛及善業諸比丘上花至其膝。善業即知言。是華不出於忉利天上釋所散花。出於幻耳。釋言。是花非從樹出。如賢者善業所可說。斯事本寂自幻樹出矣。釋言。是花從幻樹出也。不從樹出者為非是。非是者為非花。釋言。明度甚深微妙。
  答曰。然所以者何。無所逮得亦無所說。釋言。尊者處深微妙明度於法不諍處。無所有於法無所動。
  答曰。然法非動法。當作是學。如是學不學溝港頻來不還應儀緣一覺道。作是學者為學一切智出於諸法。為不生五陰。學受身行不學受餘法。秋露子問。如是為不學受一切智乎。不學亡失。不學受他法乎。
  答曰。然是為學一切智出於諸法。釋聞法便問秋露子。當云何於其中求。
  報言。於善業明度品中求。釋問。善業持何威神恩當學知。
  報言。持如來威神恩知。釋所問。明度闓士大士當云何求不可從五陰求。不可離之求。何以故。明度非五陰。亦不離之不起之。為無所著無出無倚。無倚是明度矣。釋言。大士為大明無邊無底。
  報言。五陰皆無邊。以是故當知。法無邊人無底。當知法無底。身與作復作用。是故當知之。與大明等無異。無中邊亦無本端。不可限量。一切不可得。以是故。明度無邊無底不可計計為多。釋問。人云何無底。
  善業言。云何於釋意。何所法中名為人。於法中不見有名為人者。何以故不。見有所從來處。所以者何。人本未皆空無所有故。設使有來者有住止者但名耳。何以故。於名字中學有所有不。
  曰不也。
  善業曰。用名字無所有故。無作我者。是故人無底。正使如來無所著正真道最正覺壽如琩F劫。口說名人人。復人寧有生滅者不。釋言。一切無生滅者。
  善業言。所以者何。用一切人淨故。無所起名非名不可得。是故人無底。明度無極名無底。當作是知。

    持品第三爾時諸天無央數同時三歎曰。鳴經乎。鳴經乎。是尊者善業所說道深矣。斯大明弘義。如如來所由出矣。有聞者學之誦之。我敬視之如如來。佛告諸天子。誠然。昔錠光如來無所著正真道最正覺時有宮。宮中有是經。我時持之。錠光佛受我決言。若後當為人中持悉逮佛智。作佛名能儒如來無所著正真道最正覺。三界最尊。安定於法中極明。號曰天中天。諸天子白佛言。少有及者。天中天。有持大明者。為受一切智矣。時佛在眾中央坐。佛告除饉眾除饉女清信士清信女。今是四部為證。愛欲天梵天無結愛天皆知。佛告釋言。高士學斯定持誦其文。眾邪不得其便令橫死也。忉利諸天子求佛道者。未學誦獲其奧者。是輩天子皆往到是學持誦者所。若於空閑避隈處亦不恐不怖也四天王釋梵及諸天子等各白佛言。我當護是學持誦者。釋復白佛言。難及天中天。是明度學者心無動搖。悉受六度已。
  佛言。然善聽我說。上中下言皆善。釋言。受教。
  佛言。我經中有欲害亂者起惡意往。未至道亡。後所作終不成。何以故。用是高士學是經故。譬若有藥其名神丹有蛇索食道逢虫物。蛇欲噉虫。即到神丹藥所。蛇聞藥香即還去。何以故。是藥力所卻。如是是輩高士其欲害者便自止還。是明度威神力所厭伏也。
  佛言。設有亂者便於彼間自壞不成四天王皆護入經如行者。自在所為所語如甘露。言重成道。瞋恚貢高諸惡不生。四天王護之。所以然者。學明度故。心自生念。有諍起者不可近。我求索佛道義。不可隨是瞋恚語。使我疾逮好心。斯高士所作悉見善像。釋白佛言。難勝天中天。乃過諸惡無與等者。佛言釋。是輩人或當過劇難之中終不恐。無能害者。善士當誦惟斯定。政使死至。若怨在中欲共害者。如佛所語終兵刃向者不中其身。所以然者。斯定諸佛神咒咒中之王矣。學是咒者不自念惡。不念人惡。都無惡念。是為人中之雄。自致作佛為護眾生。夫學斯行者疾成佛道。是經書已雖不學。誦者當持其卷。人鬼凶毒不能害矣。宿命重殃唯斯不除。譬如得佛處。若人若鬼神禽獸從一面入無能害者。何以故。用得佛處故。其威神護過去現在當來索佛道者。皆當於中得佛道。人入其處不恐無畏。明度所止天人鬼龍皆為作禮恭敬護視。用經德尊故。釋白佛言。若有書持經卷承事供養天寶名華栴檀珍琦香繒蓋幡。若有持如來無所著正真道最正覺舍利。起塔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天寶花香具足如上。其福孰多。
  佛言。我問若隨所樂報。云何是如來一切智。成是身出現於世。從何義得。
  對曰。從明度義得。
  佛言。不用是身舍利得佛也。乃從一切智生得佛身。我滅度後舍利供養如故。若善人書是經學持諷誦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具足如前則為供養一切智。已從是經中得功德無比。復白佛言。閻浮提人民不供養者。為不知是福尊無比耶。
  佛言。有幾所人信佛信經信比丘僧。釋言。信者少耳。及求溝港頻來不還應儀緣一覺至求佛者復少矣。
  佛言。無量人行求佛道。至於在不退轉地立者。若一若兩耳。學是法會成佛。當為作禮承事恭敬。何以故。用曉佛法世少有故。過去如來求佛道者皆從是成。我時亦在中。如來滅度後取舍利起七寶塔。盡形壽自歸作禮承事供養。天寶花香具悉如前滿四天下。若三千大千國土眾生悉得人道。各作七寶塔。以妓樂樂之。復過是如矞鋮F佛剎人。人起七寶塔供養劫復劫。都是欲界中諸妓樂花香繒蓋皆具如上。所說其福德益多不。
  對曰。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書持經卷自歸護定福多無量。何以故。從中出如來一切智故。
  佛言。百倍矞鋮F佛剎人皆起七寶塔。不在計中如是千萬億無數倍。不在明度淨定計中爾時四萬天子與釋俱來大會。諸天子啟釋言。尊者。當取誦是經。
  佛言。當學當持當誦。釋若質諒神興兵欲與忉利天戰。其念誦是經。質諒神眾即去。釋言。大尊咒天中天。佛言然天輩過去當來今現在十方諸佛。皆起是咒自致作佛。出十誠功德。開士大士從中生佛未出於世時。闓士悉出說照明四棄四拔苦四事空五通。譬如月盛滿時從空中出照明於星。闓士求功德盛滿如是。皆從權德大明中出。當作是知學持誦是經。為至德悉具足佛言。其人終不為邪毒水火兵刃王法所橫死。何以故。是明度所擁護。若復有餘事起。若至王所及太子傍臣所。與之相見輒歡喜言笑。所以然者。以其普慈等濟恕惠群生潤功無量用。是故見者悉起立。爾時有異道人。遙見佛大會欲壞亂坐眾。疾至佛所。釋作是念。當云何盡我壽在佛邊受誦是法。即從佛聞受誦。彼異道人遙遠繞天中天一匝。從彼間道徑去。秋露子念。是中云何異道人從彼間道徑去。心念是佛即知。秋露子釋念明度。異道人無善意來故弊邪念。佛與四部弟子共坐。愛欲天梵天諸天子悉復在中會無異人。闓士大士受決者會。當為人中之將自致作佛。我當往亂之。是弊邪乘一轅之車駕馬四匹稍至佛所。釋作是念。弊邪所乘非國王瓶沙。非波斯匿。非釋種。非維耶利。四馬車皆不類之。正是弊邪所作也。邪常晝夜索佛短亂世人。能常持心究竟明度。邪便道還。忉利迦翼天子持天花在空中立便散佛上。四面散而尊嘆曰。究竟道原明度之謂也。閻浮提人民乃得聞見。復持雜華四散佛上曰。其有求者守者。終不為邪眾所害也。是輩人民福德弘大。何況乃學持諷誦用是法住。其人前世已得見佛淨心供養。欲一切知得一切智寶。當從明度索之。佛言然。阿難白佛言。無舉名布施重戒忍辱精進棄定。但舉明度名。何以故。天中天。
  佛言。明度於度中最尊。云何阿難。不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者。當緣為六度無極一切知乎。阿難言。唯然天中天。不行六行不為六度。誠非大明度無極一切知之明矣。
  佛言。然大明最尊。譬如地種。散。其中同時出生眾生得命。如是阿難。明度如地。五度如種。從中生成。釋白佛言。如來所說善士學持誦明度者功德未竟。佛語釋。我不說是功德未竟。我自說書持經卷承事作禮花香名寶雜繒蓋幡功德者耳。釋白言。我身護視是人。佛語釋。誦明度者有若干千天到是經師。聽經不解義者欲問所疑。用慈於經中即自曉了。是人作功德悉自見知。若於四部弟子中說經時。其心無所難。若形試者終不畏。何以故。明度所護凶試者去。
  佛言。我不見人當明度者。人亦不見明度明度所厭也。無有輕者。心不恐怖無所畏。父母重之。沙門哀之。諸親賢友愛之。或惡事來持忠正法為解之。是善士所作功德悉自見心。當作是知。十方無數佛國諸天人鬼龍。質諒神執樂神胸臆行神似人形神。皆至經師所問訊聽受作禮致敬繞畢各去。斯行德使然。四天大王忉利天鹽天兜術天不驕樂天化應聲天。梵天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水行天水微天無量水天。水音天約淨天遍淨天淨明天守妙天玄妙天福德天德純天近際天快見天。無結愛天上諸天子皆往問訊聽受作禮繞竟各去。諸無結愛天尚悉來下在諸天中。何況是三千大千國土諸愛欲無色天子耶。彼所處常完堅無嬈者。除宿不請餘不能動。其功德悉受。是時諸天來當知之。釋言。云何知天中天。
  佛言。是善士女歡喜時知來已當避去。聞鬼神香。或龍鬼神蛇軀神。來到聞鬼神香。以為曾知已當避去。當淨身體用清淨故鬼神皆大歡喜。小天見大天來便避去。尊天威神巍巍其光重明。稍安徐往尊天入至經所。是善士女則踊躍喜所。止處悉當淨住是。人病終不著身。所止處常安隱未常有惡夢。夢中但見佛見塔聞明度。但見諸弟子。見極過度。見佛坐。見自然經輪。見粗欲成佛時。見諸佛得佛。見自然新經輪。見若干闓士。見六度種種解說是當作佛。見餘佛剎。見佛及尊經無與等者。某方剎如來無所著正真道最正覺弟子眾。如來在其中說經。是輩善士夢如是已安隱。覺身體淨潔且輕。不復思食身軟美飽。若比丘得定自定覺心軟不思食身軟美飽如是。何以故。鬼神不敢近是欲取佛者。

    功德品第四

  復次帝釋。是天下如來舍利滿中施與。有持智度無極書施與。爾取何所。釋言。我取智度。何以故。我不敢不敬舍利。天中天舍利由斯明度出。天人所尊矣。如我與諸天共坐坐持異床。我未至諸天子為坐作禮繞以去。是坐尊故。吾於斯受經。諸天於彼為禮。如是天中天。明度出如來無所著正真道最正覺之舍利。一切智從中生身。用是故兩分中取明度。正使三千復大千國土滿中舍利為一分。明度書為二分取書。何以故。從中出舍利供養所致。譬如負債人與國王參正。無復問者亦無所畏。何以故。在王邊有力故也。譬如無價明月珠。有是寶者其德無等所著處鬼神不得其便不為所中。若士女持明月珠所著。鬼神即去。若中熱風寒。持明月珠著身。熱風寒皆除去。夜著冥中即明。熱涼寒溫。眾毒向已持珠示之諸毒即滅。如是天中天。明月珠尊。若人目痛冥近之即愈。其德巍巍。在著何所便隨珠色。正使持若干種繒裹珠著水中。水故如珠色。水濁即為清。是珠德無比。阿難問釋。云何獨彼有珠耶。斯土亦有乎。釋言。亦有不足言。如我所說者。異天下寶輕。不如彼德尊十百千萬億倍。若以著篋函中其明徹出。正使出去處明如故。天中天。一切知德至如來滅度後。是一切知舍利遍布供養如故。置是三千大千國土滿中如來舍利。正使矞鋮F佛剎滿中舍利為一分。是經為二分。我於兩分取是經。佛語釋。過去如來皆從中出自致成佛。甫當來及十方無數佛剎現在諸佛亦從中出。為人中將自致成。釋言。一切眾生心所求。如來從明度悉了知。
  佛言。用是故闓士大士晝夜求明度。釋言。惟求大明不求餘度乎。
  佛言。六度無極。皆求闓士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分諸經。不及求明度。譬如是天下種樹。若干色種種葉花實各異。其影無異影影相類。如是五度從明度出。一切知種種相成無異。釋白佛言。景明德尊其為難等矣。天中天。若有書是經承事供養花香繒蓋幡。若復授與人。其福孰多。釋言。自供養復分人其福太多。
  佛言。如是書經供養華香眾寶名繒蓋幡。若有書經供養復分與人。其福無量。經師所處轉說本淨。其福甚多。復次一天下人皆令持十戒。置是四天下。復置小國中國二千三千大國土。如琩F佛剎人民皆令持十戒。其福寧多不。
  對曰。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書持是經分與人使書學之。其福倍多。置上十戒。皆令作四棄四拔苦四事空及五通皆成得。云何其福寧轉倍多不。
  對曰。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是書經卷與人使書若為讀。其福倍多。復次學解中慧其福甚多。釋白佛言。云何學明度解中慧。
  佛言。有當來善士。欲得無上正真道最正覺。樂學明度。惡友教學末智。何等為末智。
  佛言。來世比丘得經。欲學惡友教之五陰無常。學五陰無常。求作斯學失大明獲末智。
  佛言。求者不壞五陰無常視。何以故。本無故。如斯當為景明之學。其福無度。復次一天下人皆令得溝港頻來不還應儀緣一覺道。皆令成就。又如琩F佛剎人民皆求無上正真道福。不如淨定廣說義。所以然者。皆由斯定得一切知十二經德。皆由斯學成佛。無蓋佛出。即生溝港頻來不還應儀緣一覺。并發意求佛獲斯定者。福最尊矣。若有善願欲疾作佛。以經施之令成大士。得斯定者其福難盡。釋白佛言。如是天中天。極安隱。是闓士大士疾近佛。用是故。受其福轉倍多。何以故。其得是法疾近佛坐。善業語釋言。善哉善哉。當作是解。闓士受淨定疾得作佛所作行。當如淨不得景定不得作佛在所問。

    變謀明慧品第五

  爾時慈氏闓士語善業。有闓士大士代歡喜最尊分德法。雖或布施持戒。所守分德法尊無蓋德被無表。
  善業言。當從是代歡喜分德之法。何以故。十方無量佛剎一一剎土不可計數數滅度。以是本所起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及自致滅度處。其功德極度所致之德。諸弟子所作布施持戒守法分德彼德最尊。過無所著功德。都天中天持戒身定身慧身無所罣礙身度知見身。安隱大慈不可具計。經中所學諸功德都計合積之。代歡喜德福尊無蓋。以斯喜行用求無上正真道。心念言持是施與我作無上正真道。當作是行。求心以來悉還得之。慈氏語善業。作是求以來者不還得作是施者。
  善業言。有不施者當從何得亦無所守從何出生。若意悔還為墮四顛倒。所施與。無常謂常。苦謂樂。空謂實。無身謂有身。意悔還所信還持是心求佛。作是施與作無上正真道。慈氏語善業。新學士女不當於前解慧也。何以故。其所信樂所造德本恐亡。還當為不退轉說之。若在善友邊久者解說之。是人不懼者也。如是代歡喜極尊。持是施與作一切知。持是心作是施與。代歡喜。是心盡滅無處不可見。何心作是施與得無上正真道。何心是心。心無兩對心。無身當作何施與乎。釋言。恐新學士或怖而志還。云何作功德施與最尊代歡喜。云何以作施與得無上正真道。
  善業言。斯土闓士大士悉具足供養諸佛破壞眾惡。以等行如一。降伏邪黨棄捐重擔。所有福德罪垢都寂。戒定慧解脫度知見所願已獲。十方無數剎土有滅訖者。所作分德其尊無上。何因闓士不悔心想。云何不悔心無所想。持是施與作上行者。正使是心念自了知之。作是曹想不悔心想。如悔所喜悔。正使心念復了知是心作。是為想悔心悔喜悔。正使闓士持其心了知作。是為想覺。持何等施與持何所心。了知作是覺。持何等施與持何所心。了知是心諸法。何所法持是施與為等與。不及作是施。諸過去當來今現在佛所有功德。及弟子未得道者。天龍鬼神諸聞經初發心學者。都合積累代喜最尊矣。持是功德復知是法盡滅無處亦無法。作是施與無想悔無心悔無喜悔。作是眾所不還是為無上正真道施與他有分德。不諦明之不作是施與。何故所致無所有。代喜分德亦空闓士作此明之。諸佛所滅度者。持所施與功德使我悉得之。如一作是知所行。作無上正真道。是所作不在想過去所知盡滅想無處想作念得。作是想非施與也。不作是想為施與。當作是學。闓士大士權德當於是中索之。未得明度不得入是法中。所持分德中無得。作是聽身識是有德之人。有想便著反欲苦住。如來無所著正真道最正覺不樂持施與。持施與見虛空。何以故。極大得滅訖視佛有想者為礙施是與大。還不當作是還如來施與當諦。何以故。雜毒病故。作是施。譬作美飯雜毒著中。色好甚香無不喜者。不知飯中有毒。愚人食之歡喜飽滿。其食欲消時必危身命矣。夫不知取施之義者。不曉將護兩礙之難。必如毒飯之說也。若高士欲施。常如往古來今諸佛。持戒身定身慧身解脫身度知見所見慧身。及諸弟子於中所作功德。是所佛緣一覺施與。持是功德都代歡喜施與。以作無上正真道。持是想施與時悔。謂之有用。是故譬若雜毒飯。如是有德之人當作是覺知。過去當來今現在佛。云何施與。何因成就出無上正真道。隨如來教持是施與。知所作功德生時身相。經所得了知。成時我作是代歡喜。自致佛道無過也。終不離如來法。不雜毒也。當作是施與。如戒如定如慧如解脫如度知見。慧所現身無欲處無色處無空處。亦無往古來今從中來者。譬若無所有。是所施與諸法亦無所有。是為成施與中無毒也。若作異施為行反施。唯闓士所施是法若佛。皆更知作是施自致作佛。今我施已作無上正真道。佛言善哉善哉。善業。所作如佛。又三千大國土人皆使念四等心。不如上施其尊無蓋也。復次三千大國人皆作無上正真道。使如琩F佛剎人共供養之。震越衣服飲食床臥病瘦醫藥。事事具足如琩F劫隨恣所樂。云何其福寧多不。
  善業言。甚多天中天。
  佛言。代喜功德福過其上。
  善業言。功德如琩F佛剎不能受也。
  佛言。善哉善哉。持明度者是所施與。乃從本來福出其上。爾時四天王與二萬天子。以頭面著佛足。卻白佛言。弘慈普施明度德化巍巍無蓋。乃至於斯乎。何以故。學明度闓士大士所歡樂故。忉利天鹽天兜術天不驕樂天化應聲天諸天子。各以寶樹名華雜香以散佛上。繒蓋天幡妓眾樂歡心貢佛而歎曰。極大施與天中天。大士權德乃作是施。學明度德大士所歡樂。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水行天水微天無量水天水音天。約淨天遍淨天淨明天守妙天玄妙天福德天德純天近際天快見天無結愛天諸天子。皆以頭面著佛足作是言。闓士學明三界希有。佛告諸天子。置是三千大國土中人皆作無上正真道者。更復異琩F佛剎人都共供養。是輩闓士大士其隨所喜復過是者。不及代歡喜施與。三世佛天中天持戒身定身慧身解脫身度知見身。及諸弟子在中作功德者。都積累合會雖爾代喜過上。善業問言。從中何得。
  佛言。求闓士道有德人。當知往古來今法無取無放無想無見。從是法中無所出生法無盡法心往來法。我作是代喜施疾得無上正真道。復次於三世佛所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明慧代歡喜。無所罣礙法未來未成。亦無所罣礙十方無數佛剎現在者。諸法不著不縛不脫。以是法作無上正真道。是代喜施無能過者。無能壞之。如琩F佛剎闓士壽劫亦然。使彼人供養爾所闓士大士。具足如彼多劫。如戒忍辱精進棄定法。乃作是布施代歡喜。德尊出其上無量之計。

    明度經卷第二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