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大智度論卷第七


    大智度論卷第七
        龍樹菩薩造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釋初品中佛世界願

  ﹝經﹞願受無量諸佛世界。

  ﹝論﹞諸菩薩見諸佛世界無量嚴淨,發種種願。有佛世界都無眾苦,乃至無三惡之名者;菩薩見已,自發願言:我作佛時,世界無眾苦,乃至無三惡之名,亦當如是。有佛世界七寶莊嚴,晝夜常有清淨光明,無有日月;便發願言:我作佛時,世界常有嚴淨光明,亦當如是。有佛世界一切眾生皆行十善,有大智慧,衣被飲食,應念而至;便發願言:我作佛時,世界中眾生,衣被飲食,亦當如是。有佛世界純諸菩薩,如佛色身三十二相,光明徹照,乃至無有聲聞、辟支佛名,亦無女人;一切皆行深妙佛道,遊至十方,教化一切;便發願言:我作佛時,世界中眾生,亦當如是。如是等無量佛世界種種嚴淨,願皆得之;以是故,名願受無量諸佛世界。
  問曰:諸菩薩行業清淨,自得淨報,何以要須立願然後得之?譬如田家得榖,豈復待願?答曰:作福無願,無所標立,願為導御,能有所成。譬如銷金,隨師而作,金無定也。如佛所說:有人修少施福,修少戒福,不知禪法;聞人中有富樂人,心常念著,願樂不捨,命終之後,生富樂人中。復有人修少施福,修少戒福,不知禪法;聞有四天王天處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專念色欲,化來從已)、他化自在天(此天他化色欲,與之行欲,展轉如是,故名他化自在),心常願樂,命終之後,各生其中;此皆願力所得。菩薩亦如是、修淨世界願,然後得之。以是故知,因願受勝果。
  復次,莊嚴佛界事大,獨行功德不能成故,要須願力。譬如牛力雖能挽車,要須御者,能有所至;淨世界願,亦復如是,福德如牛,願如御者。
  問曰:若不作願,不得福耶?答曰:雖得不如有願,願能助福,常念所行,福德增長。
  問曰:若作願得報,如人作十惡,不願地獄,亦不應得地獄報?答曰:罪福雖有定報,但作願者修少福,有願力故得大果報。如先說罪中報苦,一切眾生皆願得樂,無願苦者,是故不願地獄。以是故,福有無量報,罪報有量。有人言:最大罪在阿鼻地獄,一劫受報:最大福在非有想非無想處,受八萬大劫報。諸菩薩淨世界願,亦無量劫,入道得涅槃,是為常樂。
  問曰:如泥梨品中,謗般若波羅蜜罪,此間劫盡,復至他方泥梨中。何以言最大罪受地獄中一劫報?答曰:佛法為眾生故,有二道教化:一者、佛道;二者、聲聞道。聲聞道中作五逆罪人,佛說受地獄一劫;菩薩道中破佛法人,說此間劫盡復至他方受無量罪。聲聞法最第一福,受八萬劫;菩薩道中大福,受無量阿僧祇劫。以是故福德須願,是名願受無量諸佛世界。

  ﹝經﹞念無量佛土,諸佛三昧,常現在前。

  ﹝論﹞無量佛土,名十方諸佛土。念佛三昧,名十方三世諸佛,常以心眼見,如現在前。
  問曰:云何為念佛三昧?答曰:念佛三昧有二種:一者、聲聞法中,於一佛身,心眼見滿十方。二者、菩薩道,於無量佛土中,念三世十方諸佛。以是故言,念無量佛土,諸佛三昧,常現在前。
  問曰:如菩薩三昧種種無量,何以故讚是菩薩念佛三昧常現在前?答曰:是菩薩念佛故,得入佛道中,以是故,念佛三昧常現在前。
  復次,念佛三昧能除種種煩惱及先世罪;餘諸三昧,有能除淫不能除瞋,有能除瞋不能除淫,有能除癡不能除淫、恚,有能除三毒不能除先世罪。是念佛三昧,能除種種煩惱、種種罪。
  復次,念佛三昧有大福德,能度眾生;是諸菩薩欲度眾生,諸餘三昧無如此念佛三昧福德,能速滅諸罪者。如說昔有五百估客,入海採寶;值摩伽羅魚王開口,海水入中,船去駛疾。船師問樓上人:汝見何等?答言:見三日出,白山羅列,水流奔趣,如入大坑。船師言:是摩伽羅魚王開口,一是實日,兩日是魚眼,白山是魚齒,水流奔趣是入其口。我曹了矣!各各求諸天神以自救濟!是時諸人各各求其所事,都無所益。中有五戒優婆塞,語眾人言:吾等當共稱南無佛,佛為無上,能救苦厄!眾人一心同聲,稱南無佛。是魚先世是佛破戒弟子,得宿命智,聞稱佛聲,心自悔悟,即便合口,船人得脫。以念佛故,能除重罪,濟諸苦厄,何況念佛三昧。
  復次,佛為法王,菩薩為法將,所尊所重,唯佛世尊,是故應常念佛。
  復次,常念佛,得種種功德利。譬如大臣,特蒙恩寵,常念其主;菩薩亦如是,知種種功德、無量智慧,皆從佛得,知恩重故,常念佛。汝言云何常念佛,不行餘三昧者,今言常念,亦不言不行餘三昧,行念佛三昧多故言常念。
  復次,先雖說空、無相、無作三昧,未說念佛三昧,是故今說。

  ﹝經﹞能請無量諸佛。

  ﹝論﹞請有二種:一者、佛初成道,菩薩夜三、晝三,六時禮請;遍袒右肩,合掌言:十方佛土無量諸佛初成道時,未轉法輪;我某甲請一切諸佛,為眾生轉法輪,度脫一切。二者、諸佛欲捨無量壽命入涅槃時,菩薩亦夜三時、晝三時、遍袒右肩,合掌言:十方佛土無量諸佛;我某甲請令久住世間,無央數劫,度脫一切,利益眾生。是名能請無量諸佛。
  問曰:諸佛之法,必應說法廣度眾生,其法自應爾,何以須請?若於目前面請諸佛則可,今十方無量佛土諸佛,亦不目見,云何可請?答曰:諸佛雖必應說法,不待人請,請者亦應得福。如大國王雖多美膳,有人請者,必得恩福,錄其心故。又如慈心,念諸眾生,令得快樂,眾生雖無所得,念者大得其福。請佛說法,亦復如是。
  復次,有諸佛無人請者,便入涅槃而不說法。如法華經中多寶世尊,無人請故,便入涅槃。後化佛身及七寶塔,證說法華經故,一時出現。亦如須扇多佛,弟子本行未熟,便捨入涅槃,留化佛一劫以度眾生。今是釋迦文尼佛,得道後五十七日,寂不說法;自言:我法甚深,難解難知!一切眾生縛著世法,無能解者;不如默然入涅槃樂。是時,諸菩薩及釋提桓因、梵天王諸天,合掌敬禮,請佛為諸眾生初轉法輪。佛時默然受請,後到波羅柰鹿林中轉法輪。如是,云何言請無所益!
  復次,佛法等視眾生,無貴無賤,無輕無重;有人請者,為其請故便為說法。雖眾生不見佛,佛常見其心,亦聞彼請;假令諸佛不聞不見,請佛亦有福德,何況佛悉聞見而無所益?
  問曰:既知請佛有益,何以正以二事請?答曰:餘不須請,此二事要必須請;若不請而說,有外道輩言:體道常定,何以著法,多言多事?以是故,須請而說。若有人言:若知諸法相,不應貪壽,久住世間而不早入涅槃,以是故須請。若不請而說,人當謂佛愛著於法,欲令人知。以是故,要待人請而轉法輪。諸外道輩自著於法,若請若不請而自為人說。佛於諸法不著不愛,為憐愍眾生故,有請佛說者,佛便為說,諸佛不以無請而初轉法輪。如偈說:
  諸佛說何實,何者是不實,實之與不實,二事不可得。
  如是真實相,不戲於諸法,憐愍眾生故,方便轉法輪。
  復次,佛若無請而自說法者,是為自顯自執法,應必答十四難。今諸天請佛說法,但為斷老、病、死無戲論處,是故不答十四難無咎。以是因緣,須請而轉法輪。
  復次,佛在人中生,用大人法故,雖有大悲,不請不說;若不請而說,外道所譏。以是故,初要須請。又復外道宗事梵天,梵天自請,則外道心伏。
  復次,菩薩法,晝三時,夜三時,常行三事:一者、清旦遍袒右肩,合掌禮十方佛;言我某甲若今世,若過世無量劫,身、口、意惡業罪,於十方現在佛前懺悔,願令滅除,不復更作。中、暮,夜三亦如是。二者、念十方三世諸佛所行功德,及弟子眾所有功德,隨喜勸助。三者、勸請現在十方諸佛初轉法輪,及請諸佛久住世間無量劫,度脫一切。菩薩行此三事,功德無量,轉近得佛,以是故須請。

  ﹝經﹞能斷種種見、纏及諸煩惱。

  ﹝論﹞見有二種:一者常;二者斷。常見者,見五眾常,心忍樂;斷見者,見五眾滅,心忍樂。一切眾生,多墮此二見中。菩薩自斷此二,亦能除一切眾生二見,令處中道。復有二種見:有見、無見。復有三種見:一切法忍,一切法不忍,一切法亦忍亦不忍。復有四種見:世間常,世間無常,世間亦常亦無常,世間亦非常亦非無常。我及世間有邊、無邊,亦如是。有死後如去,有死後不如去,有死後如去不如去,有死後亦不如去亦不不如去。復有五種見:身見、邊見、邪見、見取、戒取。如是等種種諸見,乃至六十二見斷。如是諸見,種種因緣生,種種智門觀,種種師邊聞;如是種種相,能為種種結使作因,能與眾生種種苦,是名種種見。見義,後當廣說。纏者,十纏:瞋纏,覆罪纏、睡纏、眠纏、戲纏、掉纏、無慚纏、無愧纏、慳纏、嫉纏。
  復次,一切煩惱結繞心故,盡名為纏。煩惱者,能令心煩,能作惱故,名為煩惱。煩惱有二種:內著,外著。內著者,五見、疑、慢等;外著者,淫、瞋等;無明內外共。復有二種結:一、屬愛;二、屬見。復有三種:屬淫,屬瞋,屬癡。是名煩惱。纏者,有人言十纏,有人言五百纏。煩惱名一切結使:結有九,使有七,合為九十八結。如迦旃延子阿毗曇義中說:十纏,九十八結,為百八煩惱。犢子兒阿毗曇中,結使亦同:纏有五百。如是諸煩惱,菩薩能種種方便自斷,亦能巧方便斷他人諸煩惱。如佛在時,三人為伯、仲、季;聞毗耶離國淫女人,名菴羅婆利;舍婆提有淫女人,名須蔓那;王舍城淫女人,名優缽羅槃那。有三人各各聞人讚三女人端正無比,晝夜專念,心著不捨,便於夢中夢與從事。覺已心念:彼女不來,我亦不往,而淫事得辦。因是而悟:一切諸法皆如是耶?於是往到[風+(拔-手)]陀婆羅菩薩所,問是事。[風+(拔-手)]陀婆羅答言:諸法實爾,皆從念生。如是種種為此三人方便巧說諸法空,是時三人即得阿鞞跋致。是諸菩薩亦復如是,為諸眾生種種巧說法,斷諸見、纏、煩惱。是名能斷種種見、纏及諸煩惱。

  ﹝經﹞遊戲出生百千三昧。

  ﹝論﹞諸菩薩禪定心調,清淨智慧方便力故,能生種種諸三昧。何等為三昧?善心一處住不動,是名三昧。復有三種三昧:有覺有觀,無覺有觀,無覺無觀三昧。復有四種三昧:欲界繫三昧,色界繫三昧,無色界繫三昧,不繫三昧。是中所用菩薩三昧,如先說於佛三昧中未滿,勤行勤修故,言能出生。
  問曰:諸菩薩何以故,出生遊戲是百千種三昧?答曰:眾生無量,心行不同,有利有鈍;於諸結使,有厚有薄;是故菩薩行百千種三昧,斷其塵勞。譬如為諸貧人欲令大富,當備種種財物,一切備具,然後乃能濟諸貧者。又復如人欲廣治諸病,當備種種眾藥,然後能治。菩薩亦如是,欲廣度眾生故,行種種百千三昧。
  問曰:但當出生此三昧,何以故復遊戲其中?答曰:菩薩心生諸三昧,欣樂出入自在,名之為戲,非結愛戲也。戲名自在,如師子在鹿中,自在無畏故,名為戲。是諸菩薩於諸三昧有自在力,能出能入,亦復如是。餘人於三昧中,能自在入,不能自在住,自在出;有自在住,不能自在入、自在出;有自在出,不能自在住、自在入;有自在入、自在住,不能自在出;有自在住、自在出,不能自在入。是諸菩薩能三種自在故,言遊戲出生百千三昧。

  ﹝經﹞諸菩薩如是等種種無量功德成就。

  ﹝論﹞諸菩薩如是等無量功德成就者,是諸菩薩共佛住,欲讚其功德,無量億劫不可得盡。以是故,言無量功德成就。

  ﹝經﹞其名曰:[風+(拔-手)]陀婆羅菩薩(秦言善守),剌那那伽羅菩薩(秦言寶積),導師菩薩,那羅達菩薩,星得菩薩,水天菩薩,主天菩薩,大意菩薩,益意菩薩,增意菩薩,不虛見菩薩,善進菩薩,勢勝菩薩,常勤菩薩,不捨精進菩薩,日藏菩薩,不缺意菩薩,觀世音菩薩,文殊尸利菩薩(秦言妙德),執寶印菩薩,常舉手菩薩,彌勒菩薩。如是等無量百千萬億那由他諸菩薩摩訶薩,皆是補處紹尊位者。

  ﹝論﹞如是等諸菩薩,共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
  問曰:如是菩薩眾多,何以獨說二十二菩薩名?答曰:諸菩薩無量千萬億,說不可盡,若都說者,文字所不能載。
  復次,是中二種菩薩:居家、出家。善守等十六菩薩,是居家菩薩;[風+(拔-手)]陀婆羅居士菩薩,是王舍城舊人;寶積王子菩薩,是毗耶離國人;星得長者子菩薩,是瞻波國人;導師居士菩薩,是舍婆提國人;那羅達婆羅門菩薩,是彌梯羅國人;水天優婆塞菩薩。慈氏,妙德菩薩等,是出家菩薩。觀世音菩薩等,從他方佛土來。若說居家,攝一切居家菩薩;出家、他方亦如是。
  問曰:善守菩薩有何殊勝,最在前說?若最大在前,應說遍吉、觀世音、得大勢菩薩等;若最小在前,應說肉身初發意菩薩等。答曰:不以大,不以小,以善守菩薩是王舍城舊人,白衣菩薩中最大。佛在王舍城欲說般若波羅蜜,以是故最在前說。
  復次,是善守菩薩,無量種種功德,如般舟三昧中,佛自現前讚其功德。
  問曰:若彌勒菩薩應稱補處,諸餘菩薩何以復言紹尊位者?答曰:是諸菩薩,於十方佛土,皆補佛處。

    釋初品中三昧

  ﹝經﹞爾時,世尊自敷師子座,結跏趺坐,直身繫念在前,入三昧王三昧,一切三昧悉入其中。

  ﹝論﹞問曰:佛有侍者及諸菩薩,何以故自敷師子座?答曰:此是佛所化成,欲以可適大眾,以是故,阿難不能得敷。
  復次,佛心化作,故言自敷。
  問曰:何以名師子座?為佛化作師子,為實師子來,為金銀木石作師子耶?又師子非善獸故,佛所不須,亦無因緣,故不應來!答曰:是號名師子,非實師子也。佛為人中師子,佛所坐處,若床若地,皆名師子座。譬如今者國王坐處,亦名師子座。
  復次,王呼健人,亦名人師子;人稱國王,亦名人師子。又如師子,四足獸中,獨步無畏,能伏一切。佛亦如是,於九十六種道中,一切降伏無畏故,名人師子。
  問曰:多有坐法,佛何以故唯用結跏趺坐?答曰:諸坐法中,結跏趺坐最安隱,不疲極;此是坐禪人坐法,攝持手足,心亦不散。又於一切四種身儀中,最安隱。此是禪坐,取道法坐,魔王見之,其心憂怖。如此坐者,出家人法,在林樹下結跏趺坐,眾人見之皆大歡喜,知此道人必當取道。如偈說:
  若結跏趺坐,身安入三昧;威德人敬仰,如日照天下。
  除睡懶覆心,身輕不疲懈;覺悟亦輕便,安坐如龍蟠。
  見畫跏趺坐,魔王亦愁怖,何況入道人,安坐不傾動。
  以是故,結跏趺坐。
  復次,佛教弟子應如是坐,有外道輩,或常翹足求道,或常立,或荷足,如是狂狷,心沒邪海,形不安隱;以是故,佛教弟子結跏趺直身坐。何以故直身?心易正故,其身直坐,則心不懶;端心正意,繫念在前,若心馳散,攝之令還。欲入三昧故,種種馳念皆亦攝之;如此繫念,入三昧王三昧。云何名三昧王三昧?是三昧於諸三昧中最第一自在,能緣無量諸法;如諸人中王第一,王中轉輪聖王第一;一切天上天下佛第一。此三昧亦如是,於諸三昧中最第一。
  問曰:若以佛力故,一切三昧皆應第一,何以故獨稱三昧王為第一?答曰:雖應以佛神力故,佛所行諸三昧皆第一,然諸法中應有差降。如轉輪聖王眾寶,雖勝一切諸王寶,然此珍寶中自有差別,貴賤懸殊。是三昧王三昧,何定攝?何等相?有人言:三昧王三昧名為自在相,善五眾攝,在第四禪中。何以故?一切諸佛於第四禪中行見諦道,得阿那含,即時十八心中得佛道;在第四禪中捨壽,於第四禪中起,入無餘涅槃。第四禪中有八生住處,背捨,勝處,一切入,多在第四禪中;第四禪名不動,無遮禪定法。欲界中諸欲遮禪定心,初禪中覺觀心動,二禪中大喜動,三禪中大樂動,四禪中無動。
  復次,初禪火所燒,二禪水所及,三禪風所至,四禪無此三患;無出入息,捨念清淨。以是故,王三昧應在第四禪中,如好寶物,置之好藏。更有人言:佛三昧誰能知其相?一切諸佛法,一相無相,無量無數,不可思議。諸餘三昧尚不可量,不可數,不可思議,何況三昧王三昧!如此三昧,唯佛能知。如佛神足、持戒,尚不可知,何況三昧王三昧!
  復次,三昧王三昧,一切諸三昧皆入其中故,名三昧王三昧。譬如閻浮提,眾川萬流皆入大海;亦如一切人民皆屬國王。
  問曰:佛一切智無所不知,何以故入此三昧王三昧,然後能知?答曰:欲明智慧從因緣生故,止外道六師輩言:我等智慧一切時常有常知故。以是故,言佛入王三昧故知,不入則不知。
  問曰:若如是者,佛力減劣!答曰:入是三昧王三昧時,不以為難,應念即得;非如聲聞、辟支佛、諸小菩薩,方便求入。
  復次,入是三昧王三昧中,令六神通通徹十方,無限無量。
  復次,佛入三昧王三昧,種種變化,現大神力。若不入三昧王三昧而現神力者,有人心念:佛用幻力、咒術力,或是大力龍神,或是天,非是人。何以故?一身出無量身,種種光明變化故,謂為非人。斷此疑故,佛入三昧王三昧。
  復次,佛若入餘三昧中,諸天、聲聞、辟支佛或能測知;雖言佛神力大而猶可知,敬心不重。以是故,入三昧王三昧中,一切諸眾聖,乃至十住菩薩不能測知;不知佛心何所依,何所緣。以是故,佛入三昧王三昧。
  復次,佛有時放大光明,現大神力;如生時,得道時,初轉法輪時,諸天聖人大集和合時,若破外道時,皆放大光明。今欲現其殊特故,放大光明,令十方一切天人眾生,及諸阿羅漢、辟支佛、菩薩皆得見知。以是故,入三昧王三昧。
  復次,光明神力,有下、中、上;咒術、幻術能作光明變化,下也;諸天龍神報得光明神力,中也;入諸三昧,以今世功德心力,放大光明,現大神力,上也。以是故,佛入三昧王三昧。
  問曰:如諸三昧各各相,云何一切三昧悉入其中?答曰:得是三昧王三昧時,一切三昧悉得故,言悉入其中。是三昧力故。一切諸三昧皆得,無量無數,不可思議。以是故,名為入。
  復次,入是三昧王三昧中,一切三昧欲入即入。
  復次,入是三昧王三昧,能觀一切三昧相,如山上觀下。
  復次,佛入是三昧王三昧中,能觀一切十方世界,亦能觀一切眾生。以是故,入三昧王三昧。

  ﹝經﹞爾時,世尊從三昧安詳而起,以天眼觀視世界,舉身微笑。

  ﹝論﹞問曰:云何世尊入三昧王三昧,無所施作,而從定起,觀視世界?答曰:佛入是三昧王三昧,一切佛法寶藏,悉開悉看。是三昧王三昧中觀已,自念:我此法藏無量無數,不可思議;然後從三昧安詳而起,以天眼觀眾生,知眾生貧苦。此法藏者從因緣得,一切眾生皆亦可得,但坐癡冥,不求不索。以是故,舉身微笑。
  問曰:佛有佛眼、慧眼、法眼,勝於天眼,何以用天眼觀視世界?答曰:肉眼所見不遍故;慧眼知諸法實相;法眼見是人以何方便,行何法得道;佛眼名一切法現前了了知。今天眼緣世界及眾生,無障無礙,餘眼不爾。慧眼、法眼、佛眼雖勝,非見眾生法;欲見眾生,唯以二眼:肉眼、天眼。以肉眼不遍,有所障故,用天眼觀。
  問曰:今是眼在佛,何以名為天眼?答曰:此眼多在天中,天眼所見,不礙山壁樹木。若人精進、持戒、禪定行力得,非是生分。以是故,名為天眼。
  復次,人多貴天,以天為主,佛隨人心,以是故名為天眼。
  復次,天有三種:名天、生天、淨天。名天,天王、天子是也。生天,釋、梵諸天是也。淨天,佛、辟支佛、阿羅漢是也。淨天中尊者,是佛;今言天眼,亦無咎也。天眼觀視世界者,以世界眾生,常求安樂而更得苦;心著吾我,是中實無吾我。眾生常畏苦而常行苦,如盲人求好道,反墮深坑。如是等種種觀已,舉身微笑。
  問曰:笑從口出,或時眼笑,今云何言一切身笑?答曰:佛,世界中尊得自在,能令一切身如口、如眼,故皆能笑。
  復次,一切毛孔皆開,故名為笑;由口笑歡喜故,一切毛孔皆開。
  問曰:佛至尊重,何以故笑?答曰:如大地,不以無事及小因緣而動;佛亦如是,若無事及小因緣,則不笑,今大因緣故,一切身笑。云何為大?佛欲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無央數眾生當續佛種,是為大因緣。
  復次,佛言:我世世曾作小蟲、惡人,漸漸集諸善本,得大智慧;今自致作佛,神力無量,最上最大。一切眾生亦可得爾,云何空受勤苦而墮小處,以是故笑。
  復次,有小因大果,小緣大報。如求佛道,讚一偈,一稱南無佛,燒一捻香,必得作佛;何況聞知諸法實:不生不滅、不不生不不滅,而行因緣業亦不失!以是事故笑。
  復次,般若波羅蜜相,清淨如虛空,不可與,不可取。佛種種方便,光明神德,欲教化一切眾生,令心調柔,然後能信受般若波羅蜜。以是故,因笑放光。笑有種種因緣;有人歡喜而笑,有人瞋恚而笑,有輕人而笑,有見異事而笑,有見可羞恥事而笑,有見殊方異俗而笑,有見希有難事而笑。今是第一希有難事:諸法相不生不滅,真空無字無名,無言無說;而欲作名立字,為眾生說,令得解脫,是第一難事。譬如百由旬大火聚,有人負乾草,入火中過,不燒一葉,是為甚難。佛亦如是,持八萬法眾名字草,入諸法實相中,不為染著火所燒,直過無礙,是為甚難,以是難事故笑。如是種種希有難事,故舉身微笑。

    釋初品中放光

  ﹝經﹞從足下千輻相輪中,放六百萬億光明。

  ﹝論﹞問曰:佛何以故先放身光?答曰:上笑因緣中已答,今當更說:有人見佛無量身,放大光明,心信清淨恭敬故,知非常人。
  復次,佛欲現智慧光明初相故,先出身光,眾生知佛身光既現,智慧光明亦應當出。
  復次,一切眾生常著欲樂,五欲中第一者色;見此妙光,心必愛著,捨本所樂;令其心漸離欲,然後為說智慧。
  問曰:其餘天人亦能放光,佛放光明,有何等異?答曰:諸天人雖能放光,有限有量;日月所照,唯四天下;佛放光明,滿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中出,遍至下方。餘人光明,唯能令人歡喜而已;佛放光明,能令一切聞法得度,以是為異。
  問曰:如一身中,頭為最上,何以故先從足下放光?答曰:身得住處,皆由於足。
  復次,一身中雖頭貴而足賤,佛不自貴光,不為利養,以是故於賤處放光。
  復次,諸龍、大蛇、鬼神,從口中出光,毒害前物,若佛口放光明,眾生怖畏,是何大光!復恐被害,是故從足下放光。
  問曰:足下六百萬億光明,乃至肉髻,是皆可數;三千大千世界尚不可滿,何況十方?答曰:此身光是諸光之本,從本枝流無量無數。譬如迦羅求羅蟲,其身微細,得風轉大,乃至能吞食一切。光明亦如是,得可度眾生,轉增無限。

  ﹝經﹞足十指、兩踝、兩●、兩膝、兩髀、腰、脊、腹、背、臍、心、胸德字、肩、臂、手十指、項、口、四十齒、鼻兩孔、兩眼、兩耳、白毫相、肉髻。各各放六百萬億光明。

  ﹝論﹞問曰:足下光明能照三千大千及十方世界,何用身分各各放六百萬億光明?答曰:我先言足下光明照下方,餘方不滿,是故更放身分光明。有人言:一切身分,足為立處故最大,餘不爾;是故佛初放足下六百萬億光明以示眾生。如三十二相中,初種足下安住相;一切身分皆有神力。
  問曰:依何三昧,依何神通,依何禪定中放此光明?答曰:三昧王三昧中放此光明;六通中如意通,四禪中第四禪,放此光明。第四禪中火勝處,火一切入,此中放光明。
  復次,佛初生時,初成佛時,初轉法輪時,皆放無量光明滿十方;何況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時而不放光?譬如轉輪聖王珠寶,常有光明照王軍眾,四邊各一由旬。佛亦如是,眾生緣故,若不入三昧,琠騉`光。何以故?佛眾法寶成故。經從是諸光,出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從三千大千世界,遍照東方如琲e沙等諸世界,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若有眾生遇斯光者,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論﹞問曰:如火相上燄,水相下潤,風相旁行;是光明火氣應當上去,云何遍滿三千大千世界及十方世界?答曰:光明有二種:一者、火氣,二者、水氣。日珠火氣,月珠水氣;火相雖燄上,而人身中火,上下遍到。日火亦爾,是故夏月地水盡熱。以是故,知火不皆上。
  復次,是光明佛力故,遍至十方。譬如強弓遣箭,隨所向至。
  問曰:何以先照東方,南、西、北後?答曰:以日出東方為上故,佛隨眾生意,先照東方。
  復次,俱有一難,若先照南方,當言何以不先照東、西、北方?若先照西方、北方,亦爾。
  問曰:光明幾時當滅?答曰:佛用神力,欲住便住,捨神力便滅。佛光如燈,神力如脂,若佛不捨神力,光不滅也。

  ﹝經﹞光明出過東方如恆河沙等世界,乃至十方,亦復如是。(依論意此經文應接前段。)

  ﹝論﹞問曰:云何為三千大千世界?答曰:佛雜阿含中分別說:千日,千月,千閻浮提,千瞿陀尼,千鬱怛羅越,千弗婆提;千須彌山,千四天王天處,千三十三天,千夜摩天,千兜率陀天,千化自在天,千他化自在天,千梵世天,千大梵天,是名小千世界;名周利。以周利千世界為一,一數至千,名二千中世界。以二千中世界為一,一數至千,名三千大千世界。初千小,二千中,第三名大千。千千重數,故名大千;二過復千,故言三千;是合集名。百億日月乃至百億大梵天,是名三千大千世界一時生、一時滅。有人言:住時一劫,滅時一劫,還生時一劫。是三千大千世界,大劫亦三種破:水、火、風;小劫亦三種破:刀、病、飢。此三千大千世界在虛空中:風上水,水上地,地上人。須彌山有二天處:四天處,三十三天處。餘殘夜摩天等,福德因緣七寶地,風舉空中;乃至大梵天,皆七寶地,皆在風上。是三千大千世界光明遍照,照竟,餘光過出,照東方如琲e沙等諸世界;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
  問曰:是光遠照,云何不滅?答曰:光明以佛神力為本,本在故不滅。譬如龍泉,龍力故水不竭。是諸光明,以佛心力故,遍照十方,中間不滅。
  問曰:如閻浮提中種種大河,亦有過琲e者,何以常言琲e沙等?答曰:琲e沙多,餘河不爾。
  復次,是琲e,是佛生處,遊行處,弟子眼見,故以為喻。
  復次,佛出閻浮提,閻浮提四大河,北邊出,入四方大海中。北邊雪山中,有阿那婆達多池;是池中有金色七寶蓮華,大如車蓋。阿那婆達多龍王,是七住大菩薩。是池四邊有四水流:東方象頭,南方牛頭,西方馬頭,北方師子頭。東方象頭出琲e,底有金沙;南方牛頭出辛頭河,底亦有金沙;西方馬頭出婆叉河,底亦有金沙;北方師子頭出私陀河,底亦有金沙。是四河皆出北山:琲e出北山入東海,辛頭河出北山入南海,婆叉河出北山入西海,私陀河出北山入北海。是四河中,琲e最大;四遠諸人經書,皆以琲e為福德吉河,若入中洗者,諸罪垢惡皆悉除盡。以人敬事此河,皆共識知故,以琲e沙為喻。
  復次,餘河名字喜轉,此琲e世世不轉。以是故,以琲e沙為喻,不取餘河。
  問曰:琲e中沙,為有幾許?答曰:一切算數所不能知,唯有佛及法身菩薩能知其數。佛及法身菩薩,一切閻浮提中微塵生滅多少,皆能數知,何況琲e沙?如佛在祇桓外林中樹下坐,有一婆羅門來到佛所問佛:此樹林有幾葉?佛即時便答:有若干數。婆羅門心疑,誰證知者?婆羅門去至一樹邊,取一樹上少葉藏還,問佛:此樹林定有幾葉?即答:今少若干葉;如其所取語之。婆羅門知已,心大敬信,求佛出家,後得阿羅漢道。以是故,知佛能知琲e沙數。
  問曰:有幾許人值佛光明,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若值光明便得道者,佛有大慈,何以不常放光明,令一切得道?何須持戒、禪定、智慧,然後得道?答曰:眾生種種因緣得度不同:有禪定得度者,有持戒說法得度者,有光明觸身而得度者。譬如城有多門入處,各各至處不異。有人光明觸身而得度者,有若見光明,若觸身不得度者。

  ﹝經﹞爾時,世尊舉身毛孔,皆亦微笑而放諸光,遍照三千大千世界,復至十方如琲e沙等世界。若有眾生遇斯光者,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論﹞問曰:上已舉身微笑,今何以故復一切毛孔皆笑?答曰:舉身微笑是麤分,今一切毛孔皆笑是細分。
  復次,先舉身微笑,光明有數,今一切毛孔皆笑,有光明而無數。
  復次,先舉身光明所未度者,今值毛孔光明,即便得度。譬如搖樹取果,熟者前墮;若未熟者,更復後搖。又如捕魚,前網不盡,後網乃得。笑因緣,如上說。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