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大智度論卷第十五


    大智度論卷第十五
        龍樹菩薩造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釋初品中羼提波羅蜜之餘

  云何名法忍?忍諸恭敬、供養眾生,及諸瞋惱、婬欲之人,是名生忍。忍其供養、恭敬法,及瞋惱、婬欲法,是為法忍。
  復次,法忍者,於內六情不著,於外六塵不受,能於此二不作分別。何以故?內相如外,外相如內,二相俱不可得故;一相故,因緣合故,其實空故,一切法相常清淨故,如真際法性相故,不二入故,雖無二亦不一。如是觀諸法,心信不轉;是名法忍。如毗摩羅詰經中,法作菩薩說:生、滅為二;不生、不滅是不二入法門。乃至文殊師利說:無聞、無見,一切心滅,無說、無語,是不二入法門。毗摩羅詰默然無言,諸菩薩讚言:善哉!善哉!是真不二入法門。
  復次,一切法有二種:一者、眾生;二者、諸法。菩薩於眾生中忍,如先說;今說法中忍。法有二種:心法,非心法。非心法中有內、有外:外有寒熱、風雨等;內有飢渴、老病死等。如是等種種,名為非心法。心法中有二種:一者、瞋恚、憂愁、疑等;二者、婬欲、憍慢等。是二名為心法。菩薩於此二法,能忍不動,是名法忍。
  問曰:於眾生中若瞋惱害命得罪,憐愍得福;寒熱、風雨,無有增損,云何而忍?答曰:雖無增損,自生惱亂憂苦,害菩薩道,以是故應當忍。
  復次,非但殺惱眾生故得罪,為惡心作因緣故有罪。所以者何?雖殺眾生而無記心,是便無罪;慈念眾生,雖無所與而大得福;寒熱、風雨,雖無增損,然以能生惡意故得罪。以是故,應當忍。
  復次,菩薩自知宿罪因緣,生此苦處,此我自作,我應自受。如是思惟,是故能忍。
  復次,菩薩思惟國土有二種:有淨,有不淨。菩薩若生不淨國中,受此辛苦、飢寒眾惱,自發淨願:我成佛時,國中無此眾苦;此雖不淨,乃是我利。
  復次,菩薩思惟:世間八法,賢聖所不能免,何況於我?以是故,應當忍。
  復次,菩薩思惟:知此人身無牢無彊,為老、病、死所逐;雖復天身清淨,無老、無病,耽著天樂,譬如醉人,不得修行道福,出家離欲。以是故,於此人身自忍修福,利益眾生。
  復次,菩薩思惟:我受此四大、五眾身,應有種種苦分,無有受身而不苦者;富貴、貧賤,出家、在家,愚智、明暗,無得免者。何以故?富貴之人,常有怖畏,守護財物,譬如肥羊,早就屠机;如烏銜肉,眾烏逐之。貧賤之人,有飢、寒之苦。出家之人,今世雖苦;後世受福得道。在家之人,今世雖樂;後世受苦。愚人先求今世樂;無常對至,後則受苦。智人先思惟無常苦;後則受樂。如是等受身之人,無不有苦,是故菩薩應當行忍。
  復次,菩薩思惟:一切世間皆苦,我當云何於中而欲求樂?
  復次,菩薩思惟:我於無量劫中常受眾苦,無所利益,未曾為法;今日為眾生求佛道,雖受此苦,當得大利。是故外、內諸苦,悉當忍受。
  復次,菩薩大心誓願:若阿鼻泥犁苦,我當忍之,何況小苦而不能忍?若小苦不忍,何能忍大?如是種種外法中忍,名曰法忍。
  問曰:云何內心法中能忍?答曰:菩薩思惟:我雖未得道,諸結未斷,若當不忍,與凡人不異,非為菩薩。復自思惟:若我得道,斷諸結使,則無法可忍。
  復次,飢渴、寒熱,是外魔軍;結使、煩惱,是內魔賊,當破此二軍以成佛道;若不爾者,佛道不成。如說佛苦行六年,魔王來言:剎利貴人,汝千分生中正有一分活耳!速起還國,布施修福,可得今世、後世,人中、天上之樂;道不可得,汝唐勤苦;汝若不受軟言,守迷不起,我當將大軍眾來擊破汝!菩薩言:我今當破汝大力內軍,何況外軍?魔言:何等是我內軍?答曰:
  欲是汝初軍,憂愁為第二,飢渴第三軍,渴愛為第四,
  睡眠第五軍,怖畏為第六,疑悔第七軍,瞋恚為第八,
  利養虛稱九,自高憍慢十。如是等軍眾,厭沒出家人,
  我以禪智力,破汝此諸軍。得成佛道已,度脫一切人!
  菩薩於此諸軍雖未能破,著忍辱鎧,捉智慧劍,執禪定盾,遮諸煩惱箭,是名內忍。
  復次,菩薩於諸煩惱中,應當修忍,不應斷結。何以故?若斷結者,所失甚多,墮阿羅漢道中,與根敗無異。是故遮而不斷,以修忍辱,不隨結使。
  問曰:云何結使未斷而能不隨?答曰:正思惟故,雖有煩惱而能不隨。
  復次,思惟觀空、無常相故,雖有妙好五欲,不生諸結。譬如國王有一大臣,自覆藏罪,人所不知。王言:取無脂肥羊來,汝若不得者,當與汝罪。大臣有智,繫一大羊,以草榖好養;日以三狼而畏怖之,羊雖得養,肥而無脂。牽羊與王,王遣人殺之,肥而無脂。王問:云何得爾?答以上事。菩薩亦如是,見無常、苦、空狼,令諸結使脂消,諸功德肉肥。
  復次,菩薩功德福報無量故,其心柔軟,諸結使薄,易修忍辱。譬如師子王,在林中吼,有人見之,叩頭求請,則放令去;虎豹小物,不能爾也。何以故?師子王貴獸,有智分別故;虎豹賤蟲,不知分別故。又如壞軍,得值大將則活;遇小兵則死。
  復次,菩薩智慧力,觀瞋恚有種種諸惡,觀忍辱有種種功德,是故能忍結使。
  復次,菩薩心有智力,能斷結使,為眾生故久住世間;知結使是賊,是故忍而不隨。菩薩繫此結賊,不令縱逸而行功德;譬如有賊,以因緣故不殺,堅閉一處而自修事業。
  復次,菩薩實知諸法相故,不以諸結使為惡,不以功德為妙;是故於結不瞋,功德不愛。以此智力故,能修忍辱。如偈說:
  菩薩斷除諸不善,乃至極微滅無餘;大功德福無有量,所造事業無不辦。
  菩薩大智慧力故,於諸結使不能惱;是故能知諸法相,生死涅槃一無二。
  如是種種因緣,雖未得道,於諸煩惱法中能忍,是名法忍。
  復次,菩薩於一切法,知一相無二;一切法可識相法,故言一。眼識識色,乃至意識識法,是可識相法,故言一。
  復次,一切法可知相,故言一。苦法智、苦比智,知苦諦;集法智、集比智,知集諦;滅法智、滅比智,知滅諦;道法智、道比智,知道諦。及善世智,亦知苦、集、滅、道,虛空非智緣滅,是可知相法,故言一。
  復次,一切法可緣相,故言一。眼識及眼識相應法緣色;耳識、鼻識、舌識、身識亦如是;意識及意識相應法,亦緣眼、亦緣色、亦緣眼識,乃至緣意、緣法、緣意識。一切法可緣相,故言一。
  復次,一切法各皆一,一復有一名為二,三一名為三,如是乃至千萬,皆是一而假名為千萬。
  復次,一切法中有相,故言一;一相故,名為一。一切物名為法;法相故名為一。如是等無量一門,破異相,不著一,是名法忍。
  復次,菩薩觀一切法為二。何等二?二名內、外相。內、外相故,內非外相,外非內相。
  復次,一切法有、無相故為二。空、不空,常、非常,我、非我,色、非色,可見、不可見,有對、非有對,有漏、無漏,有為、無為,心法、非心法,心數法、非心數法,心相應法、非心相應法。如是無量二門,破一不著二,是名為法忍。
  復次,菩薩觀一切法為三,何等為三?下、中、上;善、不善、無記;有、無、非有非無;見諦斷、思惟斷、無斷;學、無學、非學非無學;報、有報、非報非有報。如是無量三門,破一不著異,是名為法忍。
  復次,菩薩雖未得無漏道,結使未斷,能信無漏聖法,及三種法印:一者、一切有為生法無常等印;二者、一切法無我印;三者、涅槃實法印。得道賢聖人,自得自知;菩薩雖未得道,能信能受,是名法忍。
  復次,於十四難不答法中,有常、無常等,觀察無礙,不失中道,是法能忍,是為法忍。如一比丘:於此十四難思惟觀察,不能通達,心不能忍。持衣缽至佛所,白佛言:佛能為我解十四難,使我意了者,當作弟子;若不能解,我當更求餘道!佛告:癡人!汝本共我要誓,若答十四難,汝作我弟子耶?比丘言:不也!佛言:汝癡人今何以言,若不答我,不作弟子?我為老、病,死人說法濟度;此十四難是鬥諍法,於法無益,但是戲論,何用問為?若為汝答,汝心不了,至死不解,不能得脫生、老、病、死。譬如有人身被毒箭,親屬呼醫,欲為出箭塗藥。便言未可出箭,我先當知汝姓字、親里,父母、年歲;次欲知箭出在何山,何木、何羽,作箭鏃者為是何人,是何等鐵;復欲知弓何山木,何蟲角;復欲知藥是何處生,是何種名;如是等事,盡了了知之,然後聽汝出箭塗藥。佛問比丘此人可得知此眾事,然後出箭不?比丘言:不可得知!若待盡知,此則已死。佛言:汝亦如是!為邪見箭愛毒塗,已入汝心,欲拔此箭作我弟子。而不欲出箭,方欲求盡世間常、無常,邊、無邊等,求之未得,則失慧命,與畜生同死,自投黑暗!比丘慚愧,深識佛語。即得阿羅漢道。
  復次,菩薩欲作一切智人,應推求一切法,知其實相;於十四難中不滯、不礙,知其是心重病,能出、能忍,是名法忍。
  復次,佛法甚深,清淨微妙,演暢種種無量法門,能一心信受,不疑、不悔,是名法忍。如佛所言:諸法雖空,亦不斷,亦不滅;諸法因緣相續生,亦非常;諸法雖無神,亦不失罪福。心一念頃,身諸法、諸根、諸慧,轉滅不停,不至後念;新新生滅,亦不失無量世中因緣業。諸眾、界、入中皆空無神,而眾生輪轉五道中受生死。如是等種種甚深微妙法,雖未得佛道,能信受不疑、不悔,是為法忍。
  復次,阿羅漢、辟支佛,畏惡生死,早求入涅槃;菩薩未得成佛,而欲求一切智,憐愍眾生,欲了了分別知諸法實相,是中能忍,是名法忍。
  問曰:云何觀諸法得實相?答曰:觀知諸法無有瑕隙,不可破、不可壞;是為實相。
  問曰:一切語,皆可答、可破、可壞,云何言不可破壞是為實相?答曰:以諸法不可破故,佛法中一切言語道過,心行處滅,常不生不滅,如涅槃相。何以故?若諸法相實有,後不應無;若諸法先有今無,即是斷滅。
  復次,諸法不應是常,何以故?若常即無罪、無福,無所傷殺,亦無施命,亦無修行利益,亦無縛、無解,世間則是涅槃。如是等因緣故,諸法不應常。若諸法無常,則是斷滅,亦無罪、無福,亦無增損功業,因緣果報亦失,如是等因緣故,諸法不應無常。
  問曰:汝言佛法中常亦不實,無常亦不實,是事不然!何以故?佛法中常亦實,無常亦實。常者,數緣盡、非數緣盡,虛空,不生、不住、不滅故,是常相;無常相者,五眾生、住、滅故,無常相。汝何以言:常、無常皆不實?答曰:聖人有二種語:一者、方便語;二者、直語。方便語者,為人、為因緣故。為人者,為眾生說是常、是無常,如對治悉檀中說。若說無常,欲拔眾生三界著樂;佛思惟以何令眾生得離欲,是故說無常法。如偈說:
  若觀無生法,於生法得離:若觀無為法,於有為得離。
  云何生?生名因緣和合,無常,不自在,屬因緣有者;有老、病、死相,欺誑相,破壞相,是名生;生則是有為法。如對治悉檀說:常、無常,非實相,二俱過故。若諸法非有常、非無常,是為愚癡論。所以者何?若非有則破無,若非無則破有,若破此二事,更有何法可說?
  問曰:佛法常空相中,非有、非無;空以除有,空空遮無,是為非有、非無,何以言愚癡論?答曰:佛法實相,不受、不著。汝非有、非無受著故,是癡論。若言非有、非無,則可說、可破,是心生處,是鬥諍處。佛法則不然,雖因緣故說非有非無,不生著;不生著則不可壞、不可破。諸法若有邊,若無邊,若有無邊,若非有無邊;若死後有去,若死後無去,若死後有去無去,若死後非有去非無去;是身是神,身異神異,亦如是,皆不實。於六十二見中觀諸法,亦皆不實。如是一切除卻,信佛法清淨不壞相,心不悔、不轉,是名法忍。
  復次,有、無二邊,觀諸法生時、住時,則為有見相;觀諸法老時、壞時,則為無見相;三界眾生,多著此二見相。是二種法,虛誑不實。有相則不應無,何以故?今無先有,則墮斷中,若斷是則不然。
  復次,一切諸法,名字和合故,謂之為有;以是故,名字和合所生法不可得。
  問曰:名字所生法,雖不可得,則有名字和合!答曰:若無法,名字為誰而和合?是則無名字。
  復次,若諸法實有,不應以心識故知有;若以心識故有,是則非有。如地堅相,以身根、身識知故有,若無身根、身識知,則無堅相。
  問曰:身根,身識,若知、若不知,而地常是堅相?答曰:若先自知有堅相,若從他聞則知有堅相;若先不知、不聞,則無堅相。
  復次,地若常是堅相,不應捨其相,如凝酥、蠟蜜、樹膠,融則捨其堅相,墮溼相中;金、銀、銅、鐵等亦爾。如水為溼相,寒則轉為堅相。如是等種種,悉皆捨相。
  復次,諸論議師輩,有能令無,無能令有;諸賢聖人、坐禪人,能令地作水,水作地;如是等諸法皆可轉。如十一切入中說。
  復次,是有見,為貪欲、瞋恚、愚癡、結縛、鬥諍故生;若有生此欲、恚等處,是非佛法。何以故?佛法相善淨故,以是故非實。
  復次,一切有法二種:色法,無色法。色法分析乃至微塵,散滅無餘,如檀波羅蜜品破施物中說。無色法五情所不知故,意情生、住、滅時觀故,知心有分,有分故無常,無常故空,空故非有。彈指頃有六十時,一一時中,心有生、滅;相續生故,知是貪心,是瞋心,是癡心,是信心,清淨智慧禪定心。行者觀心生、滅,如流水、燈燄,此名入空智門。何以故?若一時生,餘時中滅者,此心應常。何以故?此極少時中無滅故;若一時中無滅者,應終始無滅。
  復次,佛說有為法,皆有三相。若極少時中生而無滅者,是為非有為法。若極少時中心生、住、滅者,何以但先生而後滅,不先滅而後生?
  復次,若先有心後有生,則心不待生;何以故?先以有心故。若先有生,則生無所生。又生、滅性相違,生則不應有滅,滅時不應有生。以是故,一時不可得,異亦不可得,是即無生。若無生,則無住、滅。若無生、住、滅,則無心數法。無心數法,則無心不相應諸行;色、無色法、無故,無為法亦無。何以故?因有為故有無為;若無有為,則亦無無為。
  復次,見作法無常故;知不作法常。若然者,今見作法是有法;不作法應是無法。以是故,常法不可得。
  復次,外道及佛弟子,說常法法有同、有異:同者,虛空、涅槃;外道言有神、時、方、微塵、冥初,如是等名為異。有佛弟子說;非數緣滅常。又言:因緣法常;因緣生法無常。摩訶衍中常法,法性、如、真際,如是種種,名為常法;虛空、涅槃,如先讚菩薩品中說。神及時、方、微塵,亦如上說。以是故,不應言諸法有。若諸法無者,有二種:一者、常無;二者斷滅故無。若先有今無,若今有後無,是則斷滅。若然者,則無因緣;無因緣者,應一物中出一切物,亦應一物中都無所出。後世中亦如是,若斷罪、福因緣,則不應有貧富、貴賤之異,及墮惡道、畜生中。若言常無,則無苦、集、盡、道。若無四諦,則無法寶,則無八賢聖道;若無法寶、僧寶,則無佛寶。若如是者,則破三寶。
  復次,若一切法實空者,則無罪福,亦無父母,亦無世間禮法,亦無善無惡。然則善、惡同門,是、非一貫,一切物盡無,如夢中所見。若言實無,有如是失,此言誰當信者!若言顛倒故見有者,當見一人時,何以不見二三?以其實無而顛倒見故。若不墮此有、無見,得中道實相。云何知實?如過去琲e沙等諸佛菩薩所知所說,未來琲e沙等諸佛菩薩所知所說,現在琲e沙等諸佛菩薩所知所說。信心大故,不疑、不悔;信力大故,能持、能受;是名法忍。
  復次,禪定力故,心柔軟清淨,聞諸法實相,應心與會,信著深入,無疑、無悔。所以者何?疑悔是欲界繫法,麤惡故不入柔軟心中,是名法忍。
  復次,智慧力故,於一切諸法中種種觀,無有一法可得者;是法能忍、能受,不疑、不悔,是名法忍。
  復次,菩薩思惟:凡夫人以無明毒故,於一切諸法中作轉相:非常作常想,苦作樂想,無我有我想,空謂有實,非有為有,有為非有;如是等種種法中作轉相。得聖實智慧,破無明毒,知諸法實相,得無常、苦、空、無我智慧,棄捨不著,是法能忍,是名法忍。
  復次,觀一切諸法,從本已來常空,今世亦空,是法能信、能受,是為法忍。
  問曰:若從本已來常空,今世亦空,是為惡邪,云何言法忍?答曰:若觀諸法畢竟空,取相心著,是為惡邪見;若觀空不著,不生邪見,是為法忍。如偈說:
  諸法性常空,心亦不著空;如是法能忍,是佛道初相。
  如是等種種入智慧門,觀諸法實相,心不退、不悔,不隨諸觀;亦無所憂,能得自利、利他,是名法忍。是法忍有三種行清淨:不見忍辱法,不見己身,不見罵辱人;不戲諸法,是時名清淨法忍。以是事故,說菩薩住般若波羅蜜中,能具足羼提波羅蜜,不動、不退故。云何名不動、不退?瞋恚不生,不出惡言,身不加惡,心無所疑。菩薩知般若波羅蜜實相,不見諸法,心無所著故;若人來罵,若加楚毒、殺害,一切能忍。以是故說住般若波羅蜜中,能具足羼提波羅蜜。

    釋初品中毗梨耶波羅蜜

  ﹝經﹞「身心精進不懈怠故,應具足毗梨耶波羅蜜。」

  ﹝論﹞問曰:如精進是一切善法本,應最在初,今何以故第四?答曰:布施、持戒、忍辱,世間常有。如客主之義,法應供給,乃至畜生亦知布施;或有人種種因緣故能布施,若為今世,若為後世,若為道故布施,不須精進。如持戒者,見為惡之人,王法治罪,便自畏懼,不敢為非;或有性善,不作諸惡;有人聞今世作惡,後世受罪,而以怖畏,故能持戒;有人聞持戒因緣故,得離生、老、病、死,是中心生、口言:我從今日,不復殺生。如是等即是戒,豈須精進波羅蜜而能行耶?如忍辱中,若罵、若打、若殺,或畏故不報;或少力,或畏罪,或修善人法,或為求道故,默然不報;皆不必須精進波羅蜜乃能忍也。今欲得知諸法實相,行般若波羅蜜故,修行禪定;禪定是實智慧之門,是中應勤修精進,一心行禪。
  復次,布施、持戒、忍辱,是大福德,安隱快樂,有好名譽,所欲者得;既得知此福利之味,今欲增進,更得妙勝禪定、智慧。譬如穿井已見溼泥,轉加增進,必望得水;又如鑽火,已得見煙,倍復力勵,必望得火。欲成佛道,凡有二門:一者、福德;二者、智慧。行施、戒、忍,是為福德門;知一切諸法實相,摩訶般若波羅蜜,是為智慧門。菩薩入福德門,除一切罪,所願皆得;若不得願者,以罪垢遮故。入智慧門,則不厭生死,不樂涅槃,二事一故。今欲出生摩訶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要因禪定門,禪定門必須大精進力。何以故?欲界亂心,不能得見諸法實相。譬如風中然燈,不能照物;燈在密室,明必能照。是禪定、智慧,不可以福願求,亦非麤觀能得,要須身、心精勤,急著不懈,爾乃成辦。如佛所說:血、肉、脂、髓,皆使竭盡,但令皮、骨、筋在,不捨精進;如是乃能得禪定、智慧,得是二事,則眾事皆辦。以是故,精進第四,名為禪定,實智慧之根。上三中雖有精進,少故不說。
  問曰:有人言:但行布施、持戒、忍辱故,得大福德,福德力故,所願皆得;禪定、智慧自然而至,復何用精進波羅蜜?答曰:佛道甚深難得,雖有布施、持戒、忍辱力;要須精進,得甚深禪定、實智慧,及無量諸佛法。若不行精進,則不生禪定;禪定不生,則不得生梵天王處,何況欲求佛道?
  復次,有人如民大居士等,欲得無量寶物,則應意皆得,如頂生王王四天下,天雨七寶及所須之物。釋提婆那民分座與坐,雖有是福,然不能得道。如羅頻珠比丘,雖得阿羅漢道,乞食七日不得,空缽而還;後以禪定火,自燒其身而般涅槃。以是故知,非但福德力故得道;欲成佛道,要須勤大精進。
  問曰:菩薩觀精進,有何利益而勤修不懈?答曰:一切今世、後世,道德利益,皆由精進得。
  復次,若人欲自度身,尚當勤急精進,何況菩薩誓願欲度一切!如讚精進偈中說:
  人有不惜身,智慧心決定,如法行精進,所求事無難!
  如農夫勤修,所收必豐實;亦如涉遠路,勤行必能達。
  若得生天上,及得涅槃樂,如是之因緣,皆由精進力。
  非天非無因,自作故自得,誰有智慧人,而不自勉勵?
  三界火熾然,譬如大火燄,有智決斷人,乃能得免離!
  以是故佛告:阿難正精進:如是不懈怠,直至於佛道。
  勉彊而勤修,穿地能通泉;精進亦如是,無求而不得。
  能如行道法,精進不懈者,無量果必得,此報終不失!
  復次,精進法,是一切諸善之根本,能出生一切諸道法,乃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況小利?如毗尼中說:一切諸善法,乃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從精進不放逸生。
  復次,精進能動發先世福德,如雨潤種,能令必生;此亦如是,雖有先世福德因緣,若無精進則不能生;乃至今世利,尚不能得;何況佛道?
  復次,諸大菩薩荷負眾生,受一切苦,乃至阿鼻泥犁中苦,心亦不懈,是為精進。
  復次,一切眾事,若無精進,則不能成。譬如下藥,以巴豆為主,若除巴豆,則無下力。如是意止、神足,根、力、覺、道,必待精進,若無精進,則眾事不辦,如戒唯在八道,不在餘處;信在根、力,餘處則無。如精進者,無處不有;既總眾法而別自有門。譬如無明使,遍在一切諸使中,而別有不共無明。
  問曰:菩薩欲得一切佛法,欲度一切眾生,欲滅一切煩惱,皆得如意,云何增益精進而能得佛?譬如小火不能燒大林,火勢增益,能燒一切。答曰:菩薩從初發心,作誓願,當令一切眾生得歡樂,常為一切,不自惜身;若惜身者,於諸善法不能成辦,以是故增益精進。
  復次,菩薩種種因緣,呵懈怠心,令樂著精進。懈怠黑雲,覆諸明慧,吞滅功德,增長不善;懈怠之人,初雖小樂,後則大苦。譬如毒食,初雖香美,久則殺人。懈怠之心,燒諸功德,譬如大火燒諸林野。懈怠之人失諸功德,譬如被賊,無復遺餘。如偈說:
  應得而不得,已得而復失,既自輕其身,眾人亦不敬。
  常處大暗中,無有諸威德,尊貴智慧法,此事永以失。
  聞諸妙道法,不能以益身,如是之過失,皆由懈怠心。
  雖聞增益法,不能得上及,如是之過罪,皆由懈怠心。
  生業不修理,不入於道法,如是之過罪,皆由懈怠心。
  上智所棄遠,中人時復近,下愚為之沒,如豬樂在溷。
  若為世中人,三事皆廢失:欲樂及財利,福德亦復沒。
  若為出家人,則不得二事:生天及涅槃,名譽二俱失。
  如是諸廢失,欲知其所由,一切諸賊中,無過懈怠賊!
  以是眾罪故,懶心不應作,馬井二比丘,懈怠墜惡道;
  雖見佛聞法,猶亦不自免!
  如是等種種觀懈怠之罪,精進增長。
  復次,觀精進之益,今世、後世,佛道、涅槃之利,皆由精進。
  復次,菩薩知一切諸法,皆空無所有,而不證涅槃;憐愍眾生,集諸善法,是精進波羅蜜力。
  復次,菩薩一人獨無等侶,以精進福德力故,能破魔軍及結使賊,得成佛道。既得佛道,於一切諸法,一相無相,其實皆空;而為眾生說諸法種種名字,種種方便,度脫眾生生、老、病、死苦。將滅度時,以法身與彌勒菩薩、摩訶迦葉、阿難等;然後入金剛三昧,自碎身骨,令如芥子,以度眾生而不捨精進力。
  復次,如阿難為諸比丘,說七覺意,至精進覺意。佛問阿難:汝說精進覺意耶?阿難言:說精進覺意。如是三問、三答。佛即從座起,告阿難:人能愛樂修行精進,無事不得;得至佛道,終不虛也。如是種種因緣,觀精進利而得增益。如是精進,佛有時說為欲;或時說精進;有時說不放逸。譬如人欲遠行,初欲去時,是名為欲;發行不住,是為精進;能自勸勵,不令行事稽留,是為不放逸。以是故,知欲生精進,精進生故不放逸,不放逸故能生諸法,乃至得成佛道。
  復次,菩薩欲脫生、老、病、死,欲度脫眾生,常應精進一心不放逸。如人擎油缽行大眾中,現前一心不放逸故,大得名利。又如偏閣嶮道,若懸繩,若乘(石本作垂)山崖;此諸惡道,以一心不放逸故,身得安隱,今世大得名利。求道精進,亦復如是;若一心不放逸,所願皆得。
  復次,譬如水流,能決大石;不放逸心,亦復如是。專修方便,常行不廢,能破煩惱諸結使山。
  復次,菩薩有三種思惟:若我不作,不得果報;若我不自作,不從他來;若我作者,終不失。如是思惟,當必精進,為佛道故,勤修專精而不放逸。如一小阿蘭若,獨在林中坐禪而生懈怠。林中有神是佛弟子,入一死屍骨中,歌舞而來,說此偈言:
  林中小比丘,何以生懈廢?晝來若不畏,夜復如是來!
  是比丘驚怖起坐,內自思惟:中夜復睡。是神復現十頭,口中出火,牙爪如劍,眼赤如燄。顧語將從,捉此懈怠比丘;此處不應懈怠,何以故爾!時比丘大怖,即起思惟,專精念法,得阿羅漢道。是名自彊精進不放逸力,能得道果。
  復次,是精進不自惜身而惜果報;於身四儀:坐、臥、行、立,常勤精進,寧自失身,不廢道業。譬如失火,以瓶水救之,唯存滅火而不惜瓶。如仙人師教弟子說偈言:
  決定心悅豫,如獲大果報,如願事得時,乃知此最妙!
  如是種種因緣,觀精進之利,能令精進增益。
  復次,菩薩修諸苦行,若有人來求索頭目、髓腦,盡能與之。而自念言:我有忍辱、精進、智慧,方便之力,受之尚苦,何況愚騃三塗眾生?我當為此眾生故,勤修精進,早成佛道而度脫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