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靈峰宗論>目錄頁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靈峰蕅益大師宗論卷第五之二

                            古歙門人成時編輯


【簡韓茂貽】
【復九華常住】
【與王季延】
【與忍草】
【復吳聿修】
【復閻淨土】
【與智龍】
【與體境】
【寄丁蓮侶】
【復轉依】
【復程用九】
【寄善超】
【寄王古學】
【與沈甫受甫敦】
【與聖可】
【與了因及一切緇素】
【與沈敬園】
【復韓朝集】
【復唐宜之】
【荅蓮勺】
【荅韓服遠】
【復張中柱】
【復陳旻昭】
【復導關】
【復達戒】
【復松溪法主】
【與唐宜之】
【荅唐宜之二書】
【寄達月法主】
【與見月律主】
【與劉純之】
【復張中柱(二)】
【寄錢牧齋】
【復錢牧齋】


【書二】

 

(簡韓茂貽】

紫柏集點完。此老以博地凡夫。力戰煩惱魔軍。一生取辦。真踞地獅子。透網金鱗也。今觀其法語。精悍決裂。猶足令頑夫廉。懦夫立。柔情媚骨。不覺冰消瓦解。幸細細畱心。必羹牆寤寐見之。


【復九華常住】

向年托迹寶山。於一切精律行者。作地藏大士想。卽一二不拘小節者。亦作志公濟顛等想。聖道場地。龍蛇混襍。凡聖交參。不敢以牛羊眼妄測。自招無閒重罪也。適聞山中。稍稍搆難。雖大菩薩示現作略。然經云。寕破千佛戒。莫與外人知。又世典云。胡越人相為讎敵。及乘舟遇風。則相救如左右手。九華實地藏慈尊現化地。山中大眾無非地藏真實子孫。不知歴幾劫修行。到此名山福地。乃為小小一朝之忿。遂使智不若胡越同舟。非所謂一芥翳天。一塵覆地者邪。不肖智旭。少時無知。毀謗三寶。罪滿虛空。仗地藏大士。深慈厚願。拔我邪見。令厠僧流。故今日稱地藏孤臣。山中大眾。皆吾幼主。臣無輕君之念。而有諫君之職。惟是誠惶誠恐。稽首。頓首。遙向寶山。披陳忠告。惟願眾師。各各捨是非人我之心。念法門山門之體。同修無諍三昧。永播大士道風。古人云。官不容鍼。私通車馬。又云。家無小人。不成君子。縱有實非大士真正眷屬。亦須慈恕。令其漸種善根可也。


【與王季延】

淨業障經。的是佛說。毫無可疑。請試言之。佛廣度一切眾生。如大醫王。亦如大仙。能起必死之證。非循行數墨者可思議也。大般涅槃。為阿闍世王懺罪。與此經同。所謂實相懺。無生懺。直枯罪源。罪流自涸。如飜大地。樹何所依。大佛頂經云。卻來觀世閒。猶如夢中事。摩登伽在夢。誰能畱汝形。又云。尚無不殺不盜不婬。何况更有殺盜婬事。皆是此旨。良由阿闍世王與今無垢光比丘。及過去勇施比丘。此三人慙愧恐怖急切。悔過之心無異。故對治妙藥亦無異耳。良醫於無名腫毒。初炙不痛者。炙至極痛而止。初炙卽痛者。炙至不痛乃止。不如是。病不能療也。毗尼藏中。訶破戒為斷頭法。是不痛者炙令極痛。此經及大涅槃經。明罪性本空。是極痛者炙令不痛。如是妙法但為無知誤犯者作救命神丹。非為談空行有者。資牙慧口實。所云觀於犯卽是不犯等者。只此觀之一字。幾許慧解。幾許功夫。譬如鑽木出火。火出則木必盡。儻犯戒心分毫未盡。豈名觀於犯卽不犯哉。固知此經。真大乘圓頓無上法門。秖就路還家。不改絃易轍。與華嚴法華涅槃等經。同一線索。是故能令犯者聞之。罪根永拔。未犯聞之。永不復犯。譬如靈丹一粒。不論有病無病。但肎服之。可輕身遐舉。何止延年益壽而已。儻讀此經。不永離婬殺等事。與不讀一般。如遇靈丹不服。身嬰重病。豈靈丹卻致病邪。設無慙人。欲援為例。請語曰。汝犯戒。亦如二比丘出不得已乎。旣犯後。如二比丘恐怖發露。急切求哀乎。縱求哀如二比丘。遇佛菩薩為說法乎。縱聞此法。如二比丘隨文入觀。頓悟無生。婬心永斷乎。彼達法空已。婬習永除。一成佛於未來。一成佛於現在。然殺人之報。或因中卽償。或成佛方受。如金槍頭痛。理必有之。善夫古人曰如何是本來空。業障是。如何是業障。本來空是。故知大徹悟人。但可不墮地獄。決無不償夙債之理。師子尊者。神光大師。僧肇巖頭等。歴歴可據。非徧閱大藏。深明教眼宗眼。未可輕議也。至現在無垢光比丘。偶與過去無垢光佛同名。如觀世音菩薩。與古觀音佛同名。迦葉比丘。與古迦葉佛同名。柰何混而一之。所云開元附秦錄者。唐開元重敘藏目。偶失譯師之名。相傳姚秦時譯。仍附秦錄。藏經失譯名者頗多。未必皆偽。不當以此為責。嗚呼。末世狂禪。罕知教典。依文解義法師。又無真正手眼。鼠唧鳥空。徧於寰宇。居士能如此畱心。可謂優曇鉢華矣。然真正經王。須闡幽旨。以示未聞。方見維摩大士作略。儻麤浮涉獵。輒云可疑。魔王聞之。踴躍歡喜。關係亦不小也。


【與忍草】

身病易治。心病難遣。古云。克己須從性偏難克處克將去。慈雲大師亦云。行人各有無始惡習。速求捨離。當自觀察。何習偏重。訶棄調停。取令平復。勿使行法。唐喪其功。夫惡習豈惟殺盜婬妄而已。二六時中。四威儀內。苟可動人念頭者。最能折福損壽也。
 

【復吳聿修】

青龍鈔。豈可與妙蓮玄文同年而語。蓋未悟時。搜索擬議。決無當大道。故德山云。窮諸玄辯。似一毫置於太虛。竭世樞機。似一滴投於巨壑。丈夫出詞吐氣。真實不欺如此。可謂太煞明白。何反代為瞞昧。妄擬於如虛空如大海之玄文。且疑一燒一不燒邪。末世迷人看語錄。往往有此等惡習。不思比擬稍失當。金剛法華皆可燒矣。謗法之罪。亦大可畏哉。請燒卻德山手中陳腐枯藤。此一言之失。不難知也。


【復閻淨土】

文字性空。故淹貫三藏。元無一字。非以不識一丁為無字也。末世無聞比丘。借達磨不立文字。以掩其拙。亦可嗤矣。非知之艱。行之維艱。固然。又復應知非行之艱。知之更艱。不知而行。墮坑落壍。佛頂十卷。最勖修行。而以先開圓解為最初方便。圓覺經。文殊普賢二章。亦先開解。大乘止觀。摩訶止觀等書。無不皆然。參於學問思辨篤行之旨。若合符節矣。修行之法。如調琴絃。緩則不鳴。急則聲絕。勿忘勿助。庶循循進道也。正修行路。必以空觀為主。痛快直捷。莫若毗舍浮佛半偈。熟讀默思。使淪骨浹髓。紫柏全集。幸覓觀之。得此法印。可辨邪正。不被今時邪師所誤矣。


【與智龍】

顛沛患難。是煆煉佛祖英靈漢一大爐鞴。能受煆煉。便如松柏歴歲寒而逾堅。不受則如夏草春花。甫遇風霜頹靡無似矣。夫松柏花草。稟質不同。不可强也。現前一念靈明心性。豈有定質。只貴當念自立。將身心世界一眼覰破。平日晏安粥飯習氣一力放下。便向刀山劔樹遊戲出沒。有何艱險。縱身心世界情見放不下。而身心世界未嘗不是空花。縱晏安粥飯習氣除不得。而業運臨頭。何處保得晏安粥飯如意。千經萬論皆磨礲習氣之具。習氣不除。學問何益。不能親明師良友。受惡辣鉗錘。徒覓幾部好佛法。靜靜閑坐。燒香啜茗。而披閱之。此措大學問。尚不可為世閒聖賢。况佛祖哉。佛祖可如此悠悠而得。善財常啼。真千古極拙人矣。何為華嚴般若之榜樣也。


【與體境】

出家大丈夫事。非王侯將相所能。然不難有始。難於有終。故因果之邪正。必四句料簡。應日慎一日。臨深履薄。期到真實受用處。萬勿大膽麤心。中塗狂惑。從袈裟下失人身也。切囑切囑。


【寄丁蓮侶】

淨土一門。有名無義久矣。居士躬行實踐。為緇素標榜。此阿彌願光所映發也。但末世往往視作曲為中下。不知其至圓至頓。普被三根。須將妙宗鈔。及西方合論二書。深玩熟思。庶可破邪計耳。


【復轉依】

指戒生來。具見接引。然納是岳武穆。非淮陰侯也。用九一向麤浮。墮時文惡窠臼堙C大乘性相。都作語言文字會去。待被禪宗菲薄。方思結制觀心。觀心之法。甚不易言。近代宗門。多發足問津。唯台衡知津發足。修證塗轍。不啻什伯相倍。只恐不是教下真種草。真種豈被禪宗菲薄。亦豈畏菲薄者。若是台宗真種。世語外籍。皆不相違。豈有輕唯識而不屑學者。可憐眾生情見封迷。絕無超方手眼。才入台宗。便染台宗重病。才入禪門。便染禪門重病。未得清。先得隘。未得和。先得不恭。求不沒於時流者幾何人。大丈夫出家。不拌二三生埋頭徹底。輒希十年二十年後弘教揚宗。修天爵以邀人爵。終必亡而已矣。


【復程用九】

圓頓行人。春夏秋冬。無非觀心之期。晝夜六時。無非觀心之會。行住坐臥。無非觀心之事。說法聽法。無非觀心之緣。若必待冬期結制。而後觀心。則三時講演。仍說食數寶矣。講聽時不與心觀相應。觀心時亦決不與教理相應。若是。縱百春夏秋講經。百冬觀心。到底是兩橛事。書生麤浮領略。無超方出格知見。出言鄙陋。從來可歎。經云。人命在呼吸閒。儒云。才說姑待明日。便不可也。唯居士一向不肎當下隨文入觀。妄謂一切人皆不能當下隨文入觀耳。當痛思力改。莫作矮子看戲文句當也。


【寄善超】

世出世法。孝慈第一。以慈心而修孝行。可順父母。格鬼神。况出世師長乎。勉旃。無任情率意也。


【寄王古學】

丈夫不難高明。難於精細。苟精細則儒理釋理。可分剖同異之致。宗眼教眼。可坐證合一之源矣。


【與沈甫受甫敦】

占察行法。蒙昆玉梓梵冊。而不肖屢結壇。俱不獲清淨輪相。此可信天下後世邪。今誓作背水陣。掩死關禮之。十二頭陀經。竢後或敢著筆。今沈船破釜時。未暇作空頭話也。


【與聖可】

不肖三業罪過不少。襍亂垢心。豈致清淨輪相。爰發慙愧。退作但三歸人。誓不為師作範。誓不受人禮拜。誓不出山。誓得清淨輪相。不論百日千日。六年九年。畢死為期。辭嘉興事竟。嗣當辭畱都事也。


【與了因及一切緇素】

宋儒云。才過德者不祥。名過實者有殃。文過質者莫之與長。旭一人。犯此三病。無怪久滯凡地。不登聖階也。旭十二三時。因任道學而謗三寶。此應墮無閒獄。彌陀四十八願所不收。善根未殞。密承觀音地藏二大士力。轉疑得信。轉邪歸正。二十年來。力弘正法。冀消謗法之罪。柰煩惱深厚。於諸戒品。說不能行。癸酉中元拈鬮。退作菩薩沙彌。蓋以為今比丘則有餘。為古沙彌則不足。寕捨有餘企不足也。夙障深重。病魔相纏。從此為九華之隱。以為可終身矣。半年餘。又漸流布。浸假而新安。而閩地。而苕城。檇李畱都。虛名益盛。實德益荒。今夏感兩番奇疾。求死不得。平日慧解雖了了。實不曾得大受用。且如占察行法一書。細玩精思。方敢遵古式述成仔細簡點。並無違背經宗。乃西湖禮四七。不得清淨輪相。去年禮二七不得。今入山禮一七。又一日仍不得。禮懺時煩惱習氣現起。更覺異常。故發決定心。盡捨菩薩沙彌所有淨戒。作一但三歸弟子。待了因進山。作千日關房。邀佛菩薩慈悲拔濟。不然者。寕粉此骨於關中矣。


【與沈敬園】

聞楊乘乘與笑禪師齟齬。夫參知識。須領其所長。不責其所短。法門深遠。等覺未盡。况今時知識邪。法中起過。福反成罪。幸同往釋此芥蔕。法門幸甚。


【復韓朝集】

境苦生厭。此苦諦慧也。厭苦則不敢造業。此集諦慧也。因不生則果不生。此滅諦慧也。殷勤知悔。卽道諦慧也。須陀洹所見。見此而已。阿羅漢所證。證此而已。捨戒不如法。不必疑。已捨矣。但有世閒性罪。安更有犯法罪。受戒不如法。舉世皆然。亦不必疑。但如法行一日。便有一日功德。瑜伽師地論。言之甚詳。時當末世。不可以正法為例故也。夫犯戒造惡。固有罪矣。念佛書經。獨無福乎。均是佛言。何一信一不信。甘墮憂疑坑中邪。悔得當。則名勝行。過其宜。則成悔蓋。千經萬論。只要人直下安心。安心無術。只知法無性而已。般若謂過現未來心。不可得。華嚴云。心不妄取過去法。亦不貪著未來事。不於現在有所住。了達三世悉空寂。仁者聞之熟矣。胡不時時觀察乎。淨土痛快直捷。廣大圓融。至頓至易。無機不收。無罪不滅。仁初發心。便知歸向。胡三十餘年。猶半半疑。特錄往生公案二則。以助信力。萬勿更躊躕也。但觀察現前一念緣起無生。罪源自涸。此事甚不難。人看得難耳。


【復唐宜之】

妙宗鈔一書。不可動一字。葢大小彌陀經。普被三根。註須通淺深。此經專被韋提希等圓頓大根。令現悟無生忍。儻作是一心之旨未徹。斷無依事修觀之理。雲棲謂心粗境細。妙觀難成。本諸善導等諸大祖師。信非臆說。旭謂宋時根性稍利。四明發揮猶略。若今大師復作。只可詳釋。何容節要。大匠不為拙工。改廢繩墨。羿不為拙射。變其彀率。此係不小。儻圓解不十二分透徹。便欲作觀。未有不招魔事者。唯持名一法。千穩百當。而圖經及妙宗鈔。姑與人結圓頓種。或眾生根性不可妄測。亦自有能解者。若解決不嫌多。若未解刪之於彼何益。且刪淺存深。初機益不能解。若刪深存淺。大違經宗。進退思之。萬勿萌此念也。


【荅蓮勺】

翁出家。當紹蓮大師法脈。往者雪公。不耐鉗錘。甘心小就。楊生志大才美。因地欠真。皆作古人。良可歎悼。旭福尠障深。聊作村學究句當。賴二三童蒙。未染近時惡態。僅種金剛種子。儻先有成見者。任掉頭不顧而已。自愧百煉千磨。終未斷惑證果。而具縛凡夫。以肉眼作佛眼用。若教若宗。得無纖毫疑滯。故著述甚多。皆可考諸佛祖而俟百世。此真自信。非天下能瞞盰也。承示心經口義。別具見學富才華。儻欲壽梓。不妨再酌。法門至誼。無容獻諛。知不見罪耳。


【荅韓服遠】

尊恙鬱痰所致。鬱又從勘境不破所致也。種種逆境。可動心忍性。增益不能。皆所以成就自己而已。世道交喪。儒門久已無人。願足下矢志為君子儒。近世學佛人。才聽講只思做法師。才不思做法師。便不肎究心佛法。學儒人。才讀書只思中進士。才不思中進士。便不讀書。殊不知讀書。是為聖賢正路。研究佛法。是成菩提。生西方正路也。哀哉。然佛門猶有一二知成佛者。儒門絕無一人思為聖賢。世安得不亂。亂安得復治邪。足下果發起決定為聖賢心。而釋迦不暗中摩頂。孔子不晝夜擁護。無有是處。


【復張中柱】

儒釋二學。到家雖別。入門大同。若云尊德性而道問學。卽全性起修之謂也。若云下學而上達。卽全修顯姓之謂也。未有不圓悟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可言修證工夫者。亦未有不深修十乘妙觀。可階究竟極果者。是故近世苟簡法門。最易湊泊。最難到家。佛祖無上心印。最難入手。最易成辦。溈山云。此宗難得其妙。切須仔細用心。可中頓悟正因。便是出塵階漸。生生若能不退。佛階決定可期。上古宗匠之言。類皆斟酌穩重若此。豈以一棒一喝。一句一偈。謬作極則者邪。承問諸書。大乘止觀。性相總持。實與佛頂玄文。唯識心要二書。相為表堙C苟畱心旣久。得其血脈。一代時教。思過半矣。小止觀。可依行持。摩訶止觀。淵深宏博。須輔行並觀。禪波羅密門。所詮禪法。工夫稍得力。卽取看之可也。六妙門。維摩疏二書。久錮海東。儻仗鼎力。復照此地。乃千古奇事。日夜祝之。


【復陳旻昭】

力疾草法華會義。七旬告成。然每一念及佛道深遠。未嘗不涕淚交流。昔溈山三作國王。遂忘宿命。戒老一念偶誤。復為坡仙。證斷之難。固不待言矣。又憶經中阿難白佛。十二因緣。特易解耳。佛語阿難。莫作是說。除佛一人。餘不能盡因緣性海也。遂舉往事以訶之。昔有阿修羅子。語其父曰。大海特淺淺耳。父曰。我身長七千由旬。以幻術故。變為十六萬八千由旬。乃窮其底。汝年幼。身僅七百由旬。又未有幻術。何藐視此海邪。子不信。投身入海。沒溺洪波。幾至喪命。父以幻力接出。喘息僅存。佛語阿難。往昔阿修羅王。卽我身是。阿修羅子。卽汝身是。汝昔輕視大海。而受疲苦。今復於我法中。輕視十二因緣甚深法海。當招惡報。於是阿難慙愧改悔。誓不於法起輕易想。至如來滅後。方辦大事。傳佛心宗。此解悟之難。又豈容藐忽哉。念此二難。方切悲痛。謬辱獎譽。以為義句兼到。解行雙圓。不益令我置顏無地邪。


【復導關】

吾人本分中事。如飲水冷煖自知。然有先飲水知冷煖者。分毫瞞他不得。所以十乘觀法。須知次位。儻有觀無教。未有不墮增上慢者。旣四棱塌地。不同迷時法華轉。便可恆轉是經。隨文入證。方名不襍用心。儻不看一字。則此一字仍是礙心之物。豈虛空已碎。一字尚未碎。大地已沉。一字尚未沉。看則便被他襍。不成一片邪。幸細思之。當噴飯滿案也。


【復達戒】

勤心作福。不可但貪清閑。少年清閑。是不祥事。非折壽則損福。於清閑二字作毒藥想。方有少分出生死路。背經雖好。非出家正務。周利不誦半偈。深證二種解脫。提婆在家。通十二韋陀。出家通八萬法藏。無救阿鼻地獄。三大劫苦。牛飲水成乳。蛇飲水成毒。智學成見提。愚學成生死。不可不深思也。


【復松溪法主】

癸亥春。拜見幽溪尊者時。正墮禪病。未領片益。戊辰冬。遇歸一兄。方悔向日當面錯過。曾剌血書一然香供師伯文。寄至台嶺。屈指二十二年矣。台宗一脈。我兄勇猛仔肩。次達月管公。亦復半壁。觀彼會合玄籤。一字弗敢稍易。知不墜家風也。如劣弟者。少年誤中宗門惡毒。放恣之習。淪骨浹髓。今雖痛革。餘習難除。故私淑台宗。不敢冒認法派。誠恐著述。偶有出入。反招山外背宗之誚。近述法華會義。因畱都久染知音大窾酸臭氣味。絕不知權實本迹綱宗。況得觀心悉檀四益。語以三大五小。甫展卷。無不望洋而退。不得已。竊取文句妙樂之旨。別抒平易顯豁之文。聊作引誘童蒙方便耳。消文分句。不無小殊。教部時味。敢有他議哉。然置弟門外。不妨稱為功臣。收弟室中。則不免為逆子。知我罪我。聽之而已。


【與唐宜之】

讀修行會義序。知有卓見。但曰修行須修般若。般若以實相為體。觀照為宗。無住生心為因。究竟種智為果。經云。於法實無所得。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見如來。無有法得菩提。故然燈授記。皆指示初下手時。以無所得為方便之觀門。所謂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者也。居士反判作第一義諦。一可商也。論云。不離佛世住。供給如來住。求佛教授住。皆點明菩薩位中。分得真實受用。所謂漸住究竟種智者也。居士反判作忠恕之語。二可商也。請以喻明。黃帝失珠。罔象得之。今於法實無所得等。皆罔象之求也。可竟喚作第一義諦乎。不離佛世。供給如來。求佛教授。皆玄珠之異名也。可喚作切實功夫乎。雖王文成云。喚戒慎恐懼作本體亦得。喚不睹不聞作工夫亦得。然戒慎恐懼畢竟是達本體之工夫。猶所謂於法實無所得等。不覩不聞畢竟是工夫所顯之本體。猶所謂不離佛世住等。若直以實無所得等。為第一義諦。何異偏空。不離佛世等為工夫。何異著相。以著相工夫。求偏空義諦。是背般若。豈修行般若哉。此等關係。迷悟攸分。儻肎細細理會一番。不唯更有一番真實受用。卽古人鼻孔。亦決不向文字同異中卜度矣。納近重閱大般若六百卷。見其義趣愈博愈約。無法不從此出。無法不歸於此。六祖所謂法法皆通。法法皆僃。而無一法可得者。正以無一法可得。故法法皆通。法法皆僃也。無一法可得。最上乘下手工夫。法法皆通。法法皆僃。最上乘圓滿本體也。設有一法可得。則被此一法所礙。不能法法皆通。法法皆僃矣。如唐太宗。設不拌喪家亡身。何得富有天下。直至富有天下。卽以天下為家。天下為身。亡身家者。為莫大身家。是故於法實無所得。則恆不離佛世。不以相見如來。則恆供給如來。無有法得菩提。則能求佛教授。如此方名修行般若。方可降伏其心。方為住所應住。不然依文解義。三世佛冤。縱行六波羅密。百千萬劫。以有所得為方便。終名遠離甚深般若而已。向謬述破空論。破今人之得空故也。若無所得。則不得有。亦不得空。亦不得無所得。何所可破哉。


【荅唐宜之二書】

問意。請直言之。紫柏之問。為要問。切問。妙問。坐斷咽喉問。立斷命根問。向彼問處著眼。十個有五雙悟道。居士之問。為呆問。迂問。戲問。不達理路問。佛所不荅問。若向此胡思亂想。十個有五雙發邪。經明不應思而思。不應問而問。反成毒智也。夫六百卷般若。心經該之。心經二三百言。照見五蘊一語該之。照見一語。色心二字該之。凡所照者。無非色攝。凡能照者。無非心攝。而能所無性。由妄念立故。瞥爾一念。則為色心本源。究此一念瞥起。起處無從。全依真性。然真非妄因。何因起妄。真非有外。妄豈外來。展轉簡責。畢竟此妄。從何瞥起。此銀牆鐵壁真疑情。真話頭也。不論年月時劫。只有此個疑團。眉毛與大地廝結。會須討個分曉。老鼠入牛角尖。定有倒斷處。又如鼠咬棺材。不穿不歇。如此疑去。勿忘勿助。機緣到時。噴地悟去。方知世界身心。本是翳眼空花。本來不生。不復更滅。那得更有無始劫前。最初起念之由可問。如癡人說夢也。就此噴地悟門。復分淺深邪正。須略言之。有人得此坐斷兩頭消息。便謂一空永空。無復修證可論。則為惡取空見。反墮大坑。有人得此了知身心世界皆如夢影。執著漸輕。修行漸進。則為乾慧。有人得此知身心世界雖如幻影。唯有真心不生不滅。為一切生滅所依。由是云興六度萬行。助嚴真心。自他兩利。則為中道正信。有人得此了妄無生。全是性起。真性不生不滅。則一切法當下亦皆不生不滅。真性具一切法。造一切法。一切法亦皆具一切法。造一切法。遂見法法互融互具。互徧互週。雖復重重融具徧周。亦無所在。雖無所在。而無盡無盡。法法宛然。是謂具縛凡夫。能知如來祕密之藏。雖是肉眼。卽名佛眼。從始至終。以此佛知佛見而為修行。直至圓滿菩提。歸無所得。中閒永無諸委曲相。溈山云。此宗難得其妙。切須仔細用心。可中頓悟正因。便是出塵階漸。生生若能不退。佛階決定可期。此之謂也。豈似後世講士。妄計積功累行。不明平等法性。又豈似今時狂禪。妄計卽心卽佛。不知差別義門者邪。然欲發妙悟。或從思入。或從聞入。事非一槩。但先滌舊時知見。令淨盡無餘。方堪有新益耳。(其一) 狂言駭聽。乃蒙嘉納。且承不棄。賜以忠告。字字金錍。可銘可戴。嗟乎。惺兄逝後。久不聞直諒之言矣。今何幸得此於老居士哉。雖習氣深重。當數數念此良藥。漸有瘳也。生平過失多端。不止動氣輕喜二種。尤望不恡直言。令我改革。但動氣一事。有大不得已處。夫五百弟子。各說身因。雖皆非佛意。而各稱善說者。以入門不同。到家則一。又未知佛實意。皆順佛權門。故不妨也。儻如楊墨充塞仁義。則孟子必為之懼。遑恤好辯之譏哉。所以慈明慢罵諸方。大慧痛訶暗證。罹大禍而不敢避。是或別有一道。不可以雲棲竹林之法例之也。雖然。不肖力學不怒之威。居士深諒折肱之苦。庶幾允當也乎。


【寄達月法主】

尊者台宗獨步。不唯近接幽溪之緒。實遠繼荊溪之教。非同臯亭一派。有名無實也。曾聞台門多順子。乃卽中之門。何以有躍冶之金邪。憶甲戌春。見金若采法華百問。時一笑置之。不意歴年七周。未摧斧鉞。今且梓成。何肆無忌憚至此。雖鄙陋淺惡。亦有一輩生盲。輒從其教。在尊者已不屑誨。其如害愚小何。昔世尊於提婆達多之逆。必遣舍利弗。廣向王臣說其過罪。尊能獨默然邪。某覩茲僭竊。悲出肺肝。自附於沐浴請討之科。姑直批彼邪問。呈諸方丈。法道陵夷。斯時為甚。壞正教者。不止一金氏。尊者向現居士身。已作人天重望。况今儼然沙門儀表。釋迦智者荊溪。實式臨之。何容諉其責也。


【與見月律主】

律學之譌。將及千載。義淨懷素二師旣沒。能知開遮持犯輕重緩急者。絕無其人。近世愍忠大慧律主。頗糾正小半。猶未復佛世芳規。旭又薄德尠福。不足取信於人。寤寐永歎。涕淚交流。大廈將傾。決非一木所支。邇聞座下。奮金剛志。秉智慧炬。革弊遵古。喜而不寐。冀獲良晤。盡獻片長。以益明聖。塵歸大地。水入滄溟。座下旣得盡善盡美。旭亦無遺珠刖璞之憾矣。今夏細商集要一徧。遂重治成稾。卷帙較舊不多。而刪繁補要。頗為精鍊。幷聞之具眼者。


【與劉純之】

此一大事因緣。積譌已久。伶俐人往往意見湊泊。氣魄承當。如余集翁輩。可為殷鑒。五燈花一書。豈不為千古具眼者笑邪。陳旻翁。深心弘護。肉身韋馱。但本分中事。有時精細巧妙。不愧古人。有時粗疎抹過。尚不堪與座主提草鞋。亦未經陶鍊耳。渠於法門極為在行。絕不承當悟字。甚討便宜。然微窺其意。遠不如做秀才時之虛心矣。世閒科第。果能埋沒賢豪者邪。可畏也。


【復張中柱(二)】

承諭世俗通病。唯喜熱鬧道場。誠當世師資。頂門一鍼。晨昏佛號悲呪。便是宦海慈航。自利利他。法皆具足。只恐含元殿堙C更覓長安。然丈室畱心圓頓教法。決不同近日伶俐士夫。得便宜處失便宜也。


【寄錢牧齋】

今夏兩番大病垂死。季秋閱藏方竟。仲冬一病。更甚。七晝夜不能坐臥。不能飲食。不可療治。無術分解。唯痛哭稱佛菩薩名字。求生淨土而已。具縛凡夫。損己利人。人未必利。己之受害如此。平日實唯在心性上用力。尚不得力。况僅從文字上用力者哉。出生死成菩提。殊非易事。非丈室。誰知此實語也。


【復錢牧齋】

濟雲鬬諍。不啻小兒戲。閱儒釋宗傳竊議。可付一笑矣。續燈事。徧集明朝語錄。乃可成之。非朝夕能辦。未填溝壑。當以三四年為期也。著述須實從自己胸中流出。方可光前絕後。設非居安資深。左右逢源。縱博極群書。徧採眾長。終是義襲而取。不可謂集大成也。大菩薩乘願力闡正法。須如馬鳴龍樹。智者清涼。立極千古。若圭峰長水輩。雖各有所得。猶未免為明眼簡點。况其餘哉。乞丈室裁之。憨大師性相通說。久為教家嗤笑無能為害。達大師以能所八法所成釋性境二字。不過承魯菴之譌。習而不察。白璧微瑕耳。交光用根一語。毒流天下。遺禍無窮。非一言可罄。宗鏡對畢。乞寄還山中。所許通翼。亦乞慨付。


靈峰蕅益大師宗論卷第五之二

回<靈峰宗論>目錄頁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Made by an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eTextWizard V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