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 一頁

第四章 慚愧心

    第四章 慚愧心

  世間若成就慚、愧二法者,增長清淨道,永閉生死門。「慚愧心」會讓我們增長清淨道,對於我們邁向解 脫道,會有很正面的協助、正面的幫忙,是一個很重要的基礎,增長清淨道,永閉生死門。當你真正發出慚愧心之後,會積極要脫離生死輪迴,就會一路一直向解脫 道邁進,於是「永閉生死門」,生死輪迴的門就已經關掉了,會一路一直向解脫道邁進。所以,在我們整個修行的次第來講,慚愧心是一個很重要的階段,如果慚愧 心沒有真正發露出來,就很不容易走上解脫法,那一種用功修行,往往都是在「有為法」的「世間法」堶授間A很多的修行變成是在抓他所要的、實踐他所要的。

  因為,在「世間法」的名利方面,也許爭不過別人,就想換一個跑道進入佛門。原來在公司處處要看總經 理、董事長的臉色,如果剃了光頭、出了家之後,就成為法師,人家就可以要供養我、尊敬我,事實上是後來演變成的錯誤觀念,然而現在很多以錯而習以為常,以 這種錯誤觀念變成很多人走上修行之門,是為了「鹹魚翻身」的這一種想法,這些都是不正確的。一開始修行學佛,都沒有用慚愧心來出發,都是不正確,因為是想 透修行來實現你的欲望,只是換一個跑道而已,然後還是繼續一直在抓名、抓利,這是很普遍的現象。所以,在正式切入「五蘊」、進入實修以前,要把前面的觀念 釐清楚,建立正知正見的基礎,否則修行不會純正,無法真正走在解脫道上。

  (第三節)「常習慚愧心,此人實稀有;能遠離諸惡,如顧鞭良馬」慚愧心會讓我們遠離諸惡,然後增長 清淨道,永閉生死門。

  第五節的前文是講「無慚無愧」,如果一個人沒有慚愧心,便不可能去恭敬一個真正的善知識,你要跟他 講「出世間法」,因為跟他原來所要抓取的,是背道而馳,所以他聽不進,不喜歡這些。原始佛法是要講去體證「無常」,你要放下,要去體證「無我」。但是,如 果一個人一直要緊緊抓著名、要抓著利,然後一直要追逐他所要的這些,跟他講這些他是聽不進的。所以,如果慚愧心沒有生起來,跟他講正法方面,他不相信。他 認為這是自了漢的,這是自私自利的。

  當因緣慢慢成熟,善根福德因緣具足,一個修行人「有慚有愧」,便會「愛恭敬」,因為他的身心已經柔 軟下來,便「愛恭敬」,「若有愛恭敬,便習其信」,會慢慢建立正知正見,於是信心就會漸漸產生。當你有信心之後,再進一步跟你講深一層的「出世間法」,更 具體去深入探討「三法印」跟「四聖諦」,你就會進一步去正思惟。「正思惟」是在聞思之後,你再進一步深度的去思惟、去求證。「若有正思惟,便習正念正智」 經過正思惟之後,就會建立正知正見。

  如果沒有深厚的法義聞思基礎,縱使你再怎麼用功修行,很容易走偏差而不知道,盲修瞎練也不知道,因 此我們要「解行合一」啊!以個人而言,我是覺得「解」要在「行」之先,你先了解之後,然後再行,這樣才不會錯。

  「若有正念正智,便習護諸根、護戒」為什麼?「護諸根」就是守護六根。但是「守護六根」不是把身體 的身、口、意,這樣包裹得很緊,而是我們本來都習以為常的六根,一直都在向外攀緣、向外抓取,我們身、口、意的衝動,原來習慣性的一直衝動,都向外抓取、 向外衝動,現在經過聞思、深觀法義,身、口、意必須要能夠靜下來,「守護六根」就是要漸漸減少向外攀緣,如果你的外緣太多,就沒辦法靜下來修行。修行是不 會跟正常工作有所衝突,該做的、你一樣去做,真正走在修行之路,對工作是不會怠忽職守,當下該做什麼工作,你就會去做,而且是認真負責去做。

  每一個當下都是認真負責,對得起自己、對得起眾生,絕對不是投機取巧,每一個當下都是認真負責,而 且你會篩選過濾掉不必要的應酬,不必要的攀緣就會漸漸減少。本來我們的心靜不下來,就會想去找人聊天,或是找人喝酒、打牌,那些都是在殺時間,事實上就是 殺我們的生命,生命一直浪費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面。今天聞思佛法之後,覺得真的要找尋出解脫道,把生死大事弄清楚,這樣才能夠真正出離苦海。當你具有這樣 的認知之後,就會放下很多的外緣,不必要的外緣也會過濾掉。有必要的你會去做,但是經過這樣的篩選,一半以上的外緣都可以去除掉。

  「守護諸根」就是過濾掉很多的外緣,不必要的攀緣就會因此減少,身心漸漸地澄靜下來,有時間就以放 在法上的聞、思、修為主軸,除了工作、上班之外,就是以聞、思、修,以走上修行解脫之道,為你的第一順位,這樣的成就會很快。能夠護諸根,再來就會進入 戒、定、慧的實修實證,於是「護戒、不悔」,「不悔」就是因為你有持戒的基本原則,把握住「諸惡莫做、眾善奉行」的一個重要原則。

  記得!不管有幾百條的戒律,最重要的原則就是「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從你的慈悲心發露出來,能夠 掌握到這兩句戒律的精神,才不會執著在戒條上,被戒條束縳得死死的。所以,你就能夠「護戒、不悔」,然後「歡悅、喜、止、樂、定」,因為在不斷止觀下來、 進入實修,都是已經進入實修,能夠進入「止觀雙運」,就能夠「見如實、知如真」,再來就能夠照見到往昔的顛倒夢想,看到過去的愚癡無知之後,就會厭離過去 的愚癡無知,厭離過去的顛倒夢想。

  所謂的「厭、無欲」,就是照見到過去的顛倒夢想,於是會放下那些,當一個人的智慧漸漸成長,對於過 去的很多抓取,他就會漸漸地放下。所以,「厭、無欲」都是積極的,而且正確而深入體悟之後,才能夠真正做出來,絕對不是消極悲觀,這樣就能夠逐漸解脫,到 最後趨向究竟涅槃。

  慚愧心生起,一定有它的先決條件。一個人若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就會虛心學習,若能夠照見自己是處在 井底的青蛙,才會願意、可能跳出狹小的框框。注意!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很容易被我們的我是、我能、我慢這些遮障住,一個人的最大敵人是自己,修 行路上的最大敵人是自己。所謂的「我是」,就是我們會有很多的「我是……、 我是……」, 例如說「我是一家之主、我是董事長、我是總經 理、我是縣長、我是行政院長、我是總統……」,一個「我 是」出來,背後深層裡面都是一種炫耀:「我是怎麼樣、我是怎麼樣……」。 「我是大學士、我是博士……」 不是說做博士不好,而是我們 背後那一種炫耀之心出來,有沒有去看到「慢心」潛伏在裡面?要慢慢去照見到。

  我們在行、住、坐、臥、言談舉止之中,有很多的「我是」,再來就是「我能」,「我能夠……, 我很能、我很行……, 我要證明我……, 我要很多的……能 力,我不服輸…………,我吞不下這口氣,我一定要證明……,我能夠……、 我能……」。 還有,當你擁有一項成就之後,也會很沾沾自 喜:「喔!我能夠……, 我能夠……」 當然,這樣不是說我們學佛的人不能夠有這些心態,就好像變成消極悲觀,什麼都不能做……,絕不是這樣的。

  我們會做所該做,認為做這樣的事情,對自己、眾生有意義,你會無條件、無所求默默去做。但是,當有 所成就之後,你不會搶功勞,不會認為是自己的功勞。因為你會看到今天的成就,背後是由很多的因緣聚合而成,不是身為一個經理,所能夠獨自完成。所以,在成 就的背後,你會更謙虛、更感恩,而不是一種「我慢」。同樣的,如果默默做一樣事情,背後是展現我是、我能的「慢心」,這樣別人對你的瞋恨、忌妒,也會跟隨 而來。如果一個人在他有所成就,更是謙虛的把這些功勞回饋給大家,這樣反而是會得到更多的愛戴、更多的尊敬。所以,把「我」能夠更淡化,會得到更多的尊 敬、更多的愛戴。

  所謂的「我慢」,就是處處展現「我能夠……, 我能夠成就……, 我能夠……」 但是你沒有照見到「我能」的背後,是由很多的因緣條件支撐著,這個你要看到。如果沒有看到這些,你會 認為說「我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長」,於是在很多員工的面前,會以「我慢」之心來訓話,或認為「是我董事長在養員工,我要生氣,你們就是要看我臉色……」這是一個人的「我慢」。

  如果你身為董事長、主管,會深度去考慮一個公司的成就,是整體團隊默默努力奉獻,大家智慧的貢獻所 形成,覺得今天公司的成就不是我個人「我能」,是大家一起努力得來,你背後的「我是」、「我能」會大大降低,反過來是一種感恩之心。這是非常重要的觀念轉 換,只是初層在斷「我慢」,更深層要斷「我慢」,要去看到生命的存在,背後有多少的因緣在支撐著。以後我們講述到「界分析」章節,會再深度解析。

  如果沒有去看到我們生命的存在,背後有多少的因緣,亦即所謂的「緣起」,要去看到深度的「緣起」, 沒有去看到「緣起法」,很多「我是」、「我能」的心態就會產生,「喔!我是偉大的科學家,我是偉大的發明家,我是偉大的企業家……」 以後我們講到「五蘊」,要先解開、解析出來,再來看到「六界」,我們就會去解析生命的存在,要有哪些因素所形成。當你慢慢去體悟到,感恩之心就一定會出 來。

  一個人的視野心胸沒有打開,就會有很多的我是、我能、我慢,這樣就沒辦法看到自己的不足。所以,學 佛就是要把我們的視野胸襟逐漸拉開,一個人能夠看到自己的不足,他就會虛心學習。如果能夠照見自己是處在井底的青蛙,才會願意、才有可能跳出狹小的框框。

  譬如「自我」在中心,再來一層一層……, 佛陀把它歸納出十層,也就是我們修行所要斷的十個結,從外圍比較粗淺的「身見結」、「疑結」、「戒禁取」……。看一下書本第235頁, 我們對十個結要清楚知道,修行證果不是越修越展現「我能」,而是把我們這十個結一一斷除。「十個結」--身見結、戒禁取結、疑結、貪欲、瞋恚,這是「五下 分結」;再來,色界貪、無色界貪、掉舉、我慢,無明,這是「五上分結」。

  「初果」就是斷前面三個結--身見結、戒禁取、疑結。「二果」就是斷前面三結,再加上貪、瞋這兩個 結,漸漸的淡薄。「三果」就是斷前面的五個結,也就是斷「五下分結」,但是後半的「五上分結」還沒有斷除。「四果」就是十個結全部斷,貪、瞋、癡永盡,一 切煩惱永盡,不再顛倒夢想,契入無為、無學位。所以,十個結就是我們畫的這十個圈圈,用現在大家比較容易了解的比喻,就是十道「自我」的防衛體系。

  有的人會說「奇怪!我怎麼有這些?我覺得我沒有啊!」那還是很遲鈍啊!不知不覺啊!只要你不是解脫 者,這些結都一定都有,只是粗細大小這樣而已。我們今天修行就是要你去照見到,這十個結也可以說是十層的面具。我們是帶著十層的面具、十層的保護網,把 「自我」在這堳O護著。本來宇宙的實相存在是「無我」,但是眾生就是很怕「無我」,一直不敢去面對,於是用十道防衛體系,把「自我」鞏固著。然而,不管你 再怎麼鞏固,只要你還有「自我」,就會有「我慢」。

  所以,「我慢」是屬於「五上分結」,只要還有「我慢」,就表示還有「無明結」存在,「我慢」跟「無 明」是一體的,只要有「我慢」存在,死神就一定跟在後面,於是他就要不斷再繼續逃、繼續逃,當有一天整個「自我」消失、「我慢」消失的時候,死神也消失 了。當「我慢」消失,死神也隨之消失。十個結、十道防衛體系,也就是十個框框,都把自己套在裡面,但是我們一般人不容易覺察到。如果你能夠覺察到,就好辦 了!你能夠覺察到,就會虛心的學習,然後設法把一層一層的障礙去除掉。你能夠去除掉前面三個結,就能夠證到初果,再來去掉前面的五個結,就能夠證到三果, 再來到後面「五上分結」,算是進入到我們生命的核心,進入到「自我」生死存亡的關鍵,非常不容易突破。但是,只要你繼續再深觀進去,真正?解 開生死之謎,?了悟生死大事,你會繼續面對「自我」再挑 戰,因為最後的敵人、這個「自我」,你一定要能夠清楚覺察出來,然後願意大死一番。

  當「自我」大死一番之後,才能夠溶入不生不死的世界,這時候「自我」都消失了,你會體證到「空」, 體證到「涅槃」,所有的框框都沒有了,所有的框框都消失了,就是溶入一體的世界。

  另外,在修行路上常常稍有所得、稍有突破,就容易志得意滿、「我慢」生起、想為人師,這是很普遍的 現象,名利的腐蝕性很強、很大。大家要慢慢體會名利的腐蝕性很強、很大,迷失在名利堆中的人,會用冠冕堂皇的理由來掩飾自己的貪染、慢染,這方面大家也要 慢慢去求證,在此只能點出一個原則,很多宗教師都是落入這裡面打轉、打滾,但是都不容易覺察到。所以,佛陀就會叮嚀交代我們,不要去偶像崇拜。

  (第20頁) 【法義分享】:在修行路上,只要還沒有找到究竟涅槃的彼岸,都要不斷虛心的學習求教,如此才能一層一層的超越。我們要老實面對自己,真誠的愛戴自己,你要 真正的明眼,才有辦法協助眾生出離苦海。如果你還沒有真正的把「無明結」、「我慢」破除掉,不可能協助眾生出離苦海,因為自己還不知道苦海的邊在哪裡。所 以,學佛就是要做一個腳踏實地、老老實實的人,實實在在、不要自欺欺人,要能夠慢慢薰習,把各種結、包裹、包裝,十個結慢慢去除掉之後,才會完全沒有包 藏、沒有覆藏、沒有裹藏、沒有包袱、沒有繫縛,成為一個真人(純真之人),而解脫自在!所以,寧願真的醜,不要假的美。虛假的美、自欺欺人,沒意義!都還 是帶著厚厚的面具,久了之後就會很累啦!寧願真的醜,做一個純真、率直的人。

  (第274頁) 第34章 溶入一體世界--體證「心經」,這章本來是要進 入實修實證之後,才能夠體悟、超越的,但是這裡有很多重要的觀念,今天先提出來跟大家來分享,大家要慢慢去體會、去求證,這樣以後在實際聞、思、修之後, 越聞、思、修進入一分,你的體悟就會越深入一分。或許有些是現在還不能夠認同的方面,沒關係!你就暫時把它保留。

  有人問佛陀:什麼叫做「佛」呢?到底是怎麼樣由來?佛陀就回答「佛見過去世、如是見未來、亦見現在 世,一切行起滅」「一切行起滅」所有現象界都是緣生緣滅,「行」是現象界一切都是在動的、在變的,但一定是緣生緣滅。所以「明智所了知,所應修已修,應斷 悉已斷,是故名為佛。歷劫求選擇,純苦無暫樂」。

  「歷劫求選擇」就是佛陀在還沒有成佛以前,過去也是一樣,都一直在苦海裡面浮浮沉沉。「選擇」就是 在二元對立的世界,區分這是好、那是不好,這是對、那是錯,這才是聖、那是凡……, 給自己帶來苦。

  「生者悉磨滅,遠離息塵垢,拔諸使刺本,等覺故名佛」。「拔諸刺使本」的「刺」,就是種種的界線、 種種的框框,因為那些會帶來給你的苦。【法義分享】:「歷劫求選擇,純苦無暫樂」這是「自我」從一體的實相世界,劃分出自己想要的夢幻世界。「自我」劃地 自限之後,從此活在二元對立的世界→落入無邊的苦海。大家以後要慢慢去體會,看這一本書的速度,不能夠快的,否則只能夠看到表層的文字 而已,因為裡面很多的深義,都是要你的心越寧靜,就能夠體會到越深層的法義。

  「好、壞、美、醜、是、非、善、惡、聖、凡、淨、不淨、高、低、大、小……」 所有二元對立的觀念都是人類頭腦的產物。所有二元對立的觀念都是人類頭腦的產物,都是被「自我」所劃分出來的。實相世界是--包含所有相反的兩極;整個存 在是--一體無分別,但「自我」卻不喜歡這樣的世界,它有很多的「要」與「不要」,含意都很深!

  自我所「要的」就歸納為好、美、是、善、聖、淨、高、大、優……, 然後盡力去追求。自我所「不要的」,不合你意的、你不喜歡的,你就打入「黑五類」,歸納入壞、醜、非、惡、凡、不淨、低、小、劣……,然後盡力去排斥,趕快設法「劃清界線」。自我就這樣一直在構築理想的「夢幻世界」。凡夫在構築他的夢 幻世界,修行人也是同樣在構築他的夢幻世界。

  為什麼修行人也是同樣在構築他的夢幻世界呢?只要還沒有解脫,一樣都是在構築他的夢幻世界。只要還 沒有走上「出世間法」的解脫道上,在修行上面想越修越厲害,越修越有所得,都是在構築他的夢幻世界,期盼「我修行了之後,我有大神通力,我有大法力,我可 以……,可以……, 可以……」 都是在構築夢幻世界,但是這個涵義很深!

  如果你現在沒辦法體會,或是說你還不能夠接受,也沒關係!暫時保留下來,慢慢去求證。這裡是經過自 己的實際體悟、體証之後,才把它寫出來。凡夫都是用自我的好惡標準去界定一切,「順我則是;逆我則非」。以前在布袋戲裡面,史艷文跟藏鏡人講一句話「順我 則生,逆我則亡」當然那是黑道老大這樣講,我們大家不是黑道老大,我們講的不是那麼嚴重而已,我們的程度跟那個都有相同的地方,所以我把「順我則生,逆我 則亡」,稍微調整為「順我則是,逆我則非」。

  大家要慢慢靜下來體會,我們很多是非的背後,有沒有符合我們內心設定的標準?你要仔細把它解開,事 實上是背後我們有一個框框、有一個標準,符合這個框框標準的,就是「對的」、就是「是」,不符合我所認定、所建構的框框標準,就是「錯的」。所以,佛陀說 「切莫信汝意,汝意不可信,得阿羅漢果已,才可信汝意」。因為每一個人的框框標準都不一樣,透過你的框框標準,界定出來的是非、善惡,未必是真的是非、善 惡,因為這裡面有我們的扭曲、有我們的染污,除非有一天「自我」的框框、架構沒有了,就能夠見如實、知如真,很如實來照見實相,這時候就很清楚了。

  所以,我們要去反觀照見到,很多是非、善惡的背後,是我們有一個框框架構存在,於是「順我則是,逆 我則非」,它的標準框框都是從「自我」的喜好及厭惡出發,要慢慢去看到才是真正的修行功夫。真正的修行功夫,是要去深觀到這方面,才會看到「我是、我能、 我慢」,慚愧心才會生起。再者,「界線」就是衝突戰爭的導火線,你的界線越多,原則框框越多,你的衝突就越多。國際軍事專家都會知道,只要有「界線」的存 在,就是有衝突戰爭的潛伏危機,「自我」所造成二元對立的世界,就是無邊的苦海。

  為什麼「界線」是衝突戰爭的導火線?當你有一個「界線」,對立就產生出來。因為你有了界線,就會有 敵對,因為當界線劃分出來,就是會有「我」所要的,還有「我」所不要的,裡面一定是衝突不斷。只要「我」不死,「我慢」、「自我」不死,就有很多的要、不 要,於是這個界線就存在,你就會一直在抓、在追,在逃、在避啊!這樣都是心沒辦法安止下來,都是苦啊!所以,「等覺」就是泯除一切二元對立的觀念,溶入不 可思議的一體世界,但是卻不是凡夫所想像的「沒有是非善惡的觀念」。

  一般人的「二元對立」就是劃分出一個白、一個黑,白的代表是好人,黑的代表是壞人;白的就是對、黑 的是錯;白的是「是」,黑的是「非」。這是聖、這是凡,這是高、這是低,這是大、這是小……。 很多的二元對立就是這樣,當我們劃分出來之後,我就是只要這個就好,然後另外一個我所不要的,就予以排斥。然而這些都是「自我」在劃分,實相世界的存在是 是一體的,而且白中有黑、黑中有白,不但是一體,而且它還會變化。

  (書本第25頁) 《葛拉瑪經》講到一些很重要的觀念,佛陀來到葛拉瑪村一個更小的村落,叫做卡莎布達區,這裡的人就跟佛陀講:我們地區常常有很多傳道師、佈教師來講經說 法,但是每個人都是講他們的法是最好,講他們的宗派、宗教是最好,然後排斥其他的人,都說別人的不好。(經文的第四行)他們都說自己的法是最好,而看不起 別人的法,說別人的法是卑微的,別的出家人和婆羅門教徒來到我們卡薩布達區,也是說自己的法是好的,讚美自己的法,而看不起別人說的法,說別人的法是卑微 的。我是禮敬世尊,很質疑他們之中哪些法是真的呢?誰的法是謊言呢?因為每個人都說他們的法,才是最好、最高的。

  佛陀沒跟他們村民講說他自己所說的法就是最好的,反而告訴他們一個原則:你們要去求真求證,別人跟 你們講什麼,不要馬上就信以為真,你要去求真求證,如果是真正的真理,一定禁得起考驗。佛陀就告訴他們葛拉瑪人,你們的懷疑對的,你們是應該懷疑的,你們 要不因為他人的口傳、傳說,就信以為真;不因為奉行傳統,就信以為真;不因為是正在流行的消息,就信以為真……。 事實上,這十條裡面所列的情況,我們一般人或多或少都會落入這裡邊,一般人很少說這十條堶掖ㄗS有觸犯到,很少啦!很難啦!至少是要證初果以上的人,才有 可能!不然是不可能。

  佛陀就坦白提出:不因為是宗教經典書本,就信以為真。尤其是在我們北傳地區,以前只要冠上一個「如 是我聞」,很多人就會認為:這就是神聖的經典,絕對不可以去懷疑,絕不可以去動搖。如果你們所講的,不符合我所信奉的經典,就是在謗佛、在謗法。當然,以 前我們要做這方面的突破之時,也常會遇到這方面的問題,於是會覺得說眾生沒有去求真求證,就會被一些文字障礙住了。

  我去年到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參觀,裡面的展示都是比較科學化,也都在有求真求證,所以滿值得去參 觀。博物館裡面就有一句話,讓我看了很感慨、很感觸,最主要的意思就是說:宗教信仰往往阻礙人類對真理的認知。當我看到這一句話之後,哇!很認同、也很感 慨。?什麼?很多宗教、很多宗派都認為他是正信的,但是比較深入觀察,因為一般宗教常常強調說你要信仰、要有 信心,你只要「信」就好,你只要「信」就得救,但是「信」的背後,很多教徒是很虔誠的「信」,然而裡面有很多不正確的知見,你知道嗎?你敢去突破嗎?你敢 去求證嗎?

  如果你的聞思基礎不夠,觀呼吸、活在當下的工夫不會紮實,經過一些考驗之後,就會很容易散掉。所 以,一定要經過聞、思、修……紮實的工夫。就像以前基督教、天主教的觀念,認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地球是不動的。後來,伽利略是一位 天文學家、也是科學家,去求證發現那些觀點是錯誤的,他的發現是跟整個教會、世間的認知,是完全相反的,他知道他的命會難保,變成不太敢講出來,但是後來 他還是有寫出來,然後跟少數幾個學生講出這方面的論點,然後希望他們也繼續再求證。但是後來伽利略就被判刑,因為這樣的一個判刑,讓人類對此項真理的認 知,又慢了好幾百年。

  到後來科學家都證實這方面的觀點,他們講的是正確啊!他們是無辜的!他們是對的啊!人家連國小的小 孩子,都知道地球在動,只有你教皇還在認為地球不動,事實都已經擺在眼前了,於是教皇後來承認錯誤,在幾百年之後,也讓伽利略、哥白尼他們的冤屈重新洗 滌。當然,這只是舉出其中一個比較具體的說明,宗教信仰往往阻礙人類對真理的認知。一方面也是因為信仰往往會鼓動出我們一個情操,然後我們會失去求?求 證的理性。如果一個宗教訂出很多的教義、教條、教規之後,當有一天你發現跟事實不符合,就會在信仰跟理智之間做掙扎。

  當一陣期間的掙扎之後,如果是你的理智輸了,就會臣服在信仰上面,於是就一直以信仰方面為主。當我 看了那一句話之後,覺得很多的宗教信仰,?的常常會阻礙眾生認知真理。宗教師本來是要引導眾生去認識真理,如果是引盲引盲,宗教師反而是讓眾生認 識真理的一個障礙。因此,以佛陀本人,包括今天在這裡跟大家互動,我們都要突破迷信的層次,要突破所謂只是相信、信仰--「信」的層次,我們要客觀去求?求證。唯有透過你真正的實修實證,你才信以為真;在你還沒有實證以前,你都要客觀保持。透過你的實修實 證,你才能夠証明到聞、思、修、證,透過「止觀雙運」,你才能夠產生真正的智慧,這樣你才能夠協助眾生出離苦海。所以,佛教絕對不會要你只是盲目的迷信。

  不因為根據邏輯,就信以為真;不因為根據哲理,就信以為真。很多人認為經過邏輯的推理,很合乎邏 輯,就認為是對的。現在舉一個例子,?什麼說不因為根據邏輯推理,就信以為真?假如A代表「是」、「對」、「白」……B代 表「非」、「錯」、「黑」……。 以邏輯的推理,AB中 間是不會相等,邏輯的推理是對就對、錯就錯,是就是、非就非,白就白、黑就黑。但是,事實上佛陀跟老子提出AB的 微妙關係,A會變成BB也 會變成A……, 不是說不亮就不亮,不亮也會變成亮的。邏輯 的推理是死死板板的,也就是死的一個公式,而實相的存在是活的,它會變化。

  再舉一個明顯的例子,大家就會容易了解。A代 表白天,B代表黑夜,以邏輯的推演上而論,白天、黑夜是完 全兩不相干、不等於,但是在實相上,白天會變成黑夜,黑夜又會變成白天。萬有的一切現象,實實在在的存在,它是活的、它是變化的,如果以死板的論斷,對就 是對、錯就是錯,對不可能是錯……, 這樣就是一種刻板的推 理,也就是邏輯的推理。

  所以,不因?根 據邏輯的推理,就信以為真;不因為根據哲理,就信以為真……, 就是這個意思。就像幾十年前二二八事件,那些受難者的處境,跟現在他們的處境怎麼樣?不同啦!以前這一件事情認為是錯的、非的,但是現在情況又不一樣了, 它會變啊!會變啊!講述這些是讓我們原來很僵硬的觀念--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我的認知、我的判斷不錯!我認為那個對就是對、錯就是錯,現在把我們原本僵 硬的判斷觀念鬆動了。

  不因為根據邏輯哲理,就信以為真;不因為符合常識外在推理,就信以為真;不因為符合自己的預測、見 解、觀念,就信以為真。佛陀就是要我們保留、求?求 證,只要我們有貪、瞋、癡、我慢,我們的判斷就不可能完全百分之百的正確。

  不因為演說者的威信,就信以為真;不因為他是導師、大師,就信以為真。哇!這兩點又很不容易突破。 一個大師、一個大山頭來,哇!大家又是在那裡崇拜偶像,那他是不是講出真正的解脫法,都沒有認真去求證。所以,佛陀一樣要我們不要盲目迷信,不要偶像崇拜 或者著重外相,在追求真理的路上,一開始就要冷靜、理智,求?、 求實、求證,一般的宗教是比較強調「信」、信仰,你只要「信」就好。

  但是,智慧型的佛教是要超越信仰的層面去求?求 證,真正的疑問才能夠破除,真正生死輪迴、生死劫要解開,一定就是要有打破沙鍋問到底、求?求證的決心,你才能夠真正突破,這就是智慧型的佛教。

  有關「地動說」的觀點,是哥白尼先發現,然後伽利略再去證實。哥白尼私下發佈之後就隱藏起來,然後 沒多久就死了。後來是伽利略去證明「地動說」,地球是繞太陽在轉動,當然教會方面沒辦法接受,後來是伽利略實際去求證,然後對外發表。當他對外發表了之 後,哇!怎麼得了!於是整個教會、教法方面,都不容許他這樣,認為這是異端邪說,要他承認錯誤,而且還跟他講:如果坦白承認你的錯誤,就可以賜你無罪。但 是,對於一個追求真理的一個學者、科學家,他秉著良心理性,知道事實是這樣,不能夠為了名、為了利,然後扭曲事實啊!於是他堅持他的理想,寧願坐牢、寧願 被判刑也不更改。後來伽利略就這樣被判刑、終生監禁、他的學說不准對外,但是後來還是有對外流傳出去。所以,這樣一個判刑,讓人類對真理的認知又慢了好幾 百年。

  你所排斥、所不要的,就把它列入黑五類,你所要的就認為這是對的、這是好的,你抓你所要的。但是, 事實上真實的存在是這樣,能不能從原來只要一邊、排斥另一邊的這一種心境、二元對立,慢慢超越出來?開闊我們的胸襟、開闊我們的視野,能夠去包容整體。以 後大家學佛慢慢提升上來,如果還有宗派之分,表示還處在二元對立的世界;如果還有大小乘之分,還在二元對立的世界,講更深入、更徹底一點,如果還有「我的 宗教是最好的」,這一種宗教之別,就是還處在二元對立的世界。

  等到有一天,你真正溶入一體世界,也就是生死一如的時候,它又呈現整個是灰的,不錯啦!混合起來的 顏色是灰的,但是到後面連灰色也都沒有了,就是「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 太極再突破,最後連「無極」也消失了,變成是渾沌一片,那是很抽象的,我們以後大家可以實際進入到這樣的一個世界,把我們的心胸不斷的開闊。

  剛才有人開玩笑提到學佛好像是進入灰色世界。事實上,所謂的「等覺」就是佛陀、解脫的人,他是泯除 二元對立,但不是一般人所想像的「不知道是非、好壞……」。 在他心中,不是不知道白天、晚上,如果都不知道,就會變成白癡。白天、晚上他也知道,但是他不會執著說我喜歡白天、白天就是好,因為怕黑夜,於是就認為晚 上就是不好。白天知道是白天,晚上也知道是晚上,他也知道會變化,所以不會執著於一端。

  現在假設我的父母親跟別人起衝突,如果我們一般人的處理,都會坦護自己的父母這邊,你的立場已經是 有所偏,於是你對於真正的是非、事情的處理,就不能夠以很如實、很客觀的立場來看待。如果一個沒有貪、瞋、癡的解脫者,面對自己的父母親跟別人起衝突的時 候,他會放下親情的親疏觀念,如實了解到底問題是怎麼發生的。如果你有親疏的觀念,認為「這是我的親人,那不是我的親人……」 你的立場就已經偏頗了,就已經扭曲了。

  一個解脫者沒有親疏的觀念,但不是說不知道這是我的母親、這不是我母親,不是不知道,是知道。但是 面對事情的處理,他是站在一個客觀的立場來看,這件事情到底是我的父母親他們無理、他們不對?還是別人不對?你會站在客觀的立場來看。如果真的是自己父母 親不對、無理,你也不會因為親情的關係,然後就袒護自己的父母親。如果你是個法官,一樣啊!該不該處理?你就還是要冷靜公平來處理,你不會是坦護他,不會 以一種偏頗來處理。舉出這樣的一個例子,是因為親疏觀念的這個結,很不容易突破。

  「身見結」要破除、證初果,裡面就是包括親疏觀念的那個結,這些都要破除了。一個解脫者是「無緣大 慈,同體大悲」,不管你們是跟我有緣、無緣,都是一樣等同的平等心來面對一切眾生。如果你是一個有智慧的人,會看當下應該怎麼處理比較妥當,是要看當下的 因緣,沒有一個固定的答案,不是說事先準備好一個答案,並沒有一個固定的答案,這就是「緣起」,你要看當下的因緣,因緣都是不斷在變化的。所以,學佛的智 慧是活生生的,要看到當下是怎麼樣的因緣,然後再怎麼樣來處理,你會用你的智慧去判斷,怎麼樣處理比較妥當,它不是固定、不是死板的。

 

上一頁 目錄 下 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