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 錄 下一頁

第卅三章 成道、成佛、 解脫自在

    第卅三章 成道、成佛、解脫自在

  有人問到無常之事都會消失嗎?「無常」是告訴我們現象界的一切,都是不斷的一直在變異,這是「常」 的真實義,佛教用「無常」的名稱,如果對此名稱有正確解讀就好,如果錯誤解讀,就比較容易落入一種消極悲觀,認為什麼事情都無常,什麼事情都幻滅,什麼事 情都空,於是「空」容易落入一種斷滅空、頑空。學佛、修行之後,然後就越來越是消極,這樣就是沒有正確的解讀,這不是佛陀的錯,是眾生沒有真正理解「無 常」的深義,只是從文字表面上理解,就容易解讀錯誤,變成是負面的。

  事實上,「無常」是一個中性的詮述,現象界的一切,萬事萬物都是一直變異,但是這個「異」更傳神, 它不是變動、不是變化而已,不要以為長江、黃河的水就是這樣,一直在波浪、波浪、流動、流動,你以為它一直在動,你以為它光只是在動,事實上它在動的當 下,它本身質變、量變,「變異」更能夠傳神,就是中國的《易經》所詮述的,就是現象界的一切,它不斷一直在剎那的變化、變異。當你了解「變異」之後,就會 知道你現在所抓的,還是用這個形狀跟大家解釋,以「冰、水、雲」方面,讓大家更具體了解「無常」,一方面當你清楚正確了解之後,才不會懼怕「無常」,冰塊 本身沒辦法長久保存住原狀,它一定會變化,包括冰塊本身要形成,不是冰塊本來就存在,也是因緣條件具足,才形成冰塊。

  但是,又會因為溫度的不同變化,加溫、加熱進去,它又會變成水。當你放在那裡都不去動它,大自然就 會讓冰塊溶為水。當它溶為水,又有陽光照射,溫度上升之後,水又會形成水蒸氣,然後又會向上,於是形成雲。代表現象界的一切是不斷的,就是無常,冰也會無 常的因緣生、因緣滅,因此「無常」在宣說各種現象界一切,它都是緣生緣滅,而在過程裡面,因緣又不斷的在變、不斷的在變,因緣不會都停在那裡的,它會一直 在變,因為整個法界、大自然的地、水、火、風都在變,不可能去求一個常,你不變也不行啊!你想不老、也不可能啊!你想不成長、也不可能,因此整個大自然現 象就是不斷在變異。「無常」是在宣說現象界的一切都在變異,但是不管它怎麼變異,從冰變成水,冰跟水是有所不同,水又變成雲,外相上是有所不同,有人問: 無常之事都會消失嗎?

  在《阿含經》裡面有講到「若生、若住、若異、若滅」,用了很傳神的「若」字,表面上看起冰好像是消 失,但是它是真的消失嗎?它是好像消失,「若生、若住、若異、若滅」好像是消失,但是事實上它並沒有真正完全的消失,只是轉變成水,這樣而已。如果認為無 常之事都會消失,沒有正確解讀,又會落入斷滅空,以為死了之後,什麼都沒啦!以為變異之後,什麼都沒了!但是,你要抓常也不可能,你以為斷滅空,也不是! 整個法界因緣就是不斷在變化、變化,當這些雲、這些冰,變成水、變成雲之後,又在整個虛空、整個大自然中,不斷在飄動,也不能說我們原來是從這一塊冰轉變 來的,認為我們是一個家族,不能、不會跟其他的混合,因為這也是不可能。也不會說這些雲一直飄、飄,飄到另一個山頭上面,大家在山頭又一起把這些雲降下 來,然後又在這裡結成冰。

  所以,我們這些冰又在這裡形成,認為說這些冰的前一世是這樣,然後這一世轉到這裡……,這是人類一直在抓「真常」的現象。事實上,整個法界形成這些雲,這些雲也不全是這些冰,它已經跟其他 的雲不斷混合,就算它降下來行成為冰,也不是以前全部這些原班人馬變過來,整個法界都是不斷一直在加加減減、變化變化,一直在錯綜複雜的變化,就是緣起甚 深。你不要以為說同樣的一個人,同樣的他在變化、死了之後,又投胎成為另一個人,然後這個人不變,又變成另外一個人,都是變成一個真常。事實上,那是怕無 我、怕緣起,其實法界不是這樣的一個不變,同樣那些演員演來演去,都是不斷錯縱複雜在變化,這就是無常、緣起甚深,這裡的冰跟這邊的冰,已經都是不一樣的 演員了,它有可能這邊的雲過來,它裡面有二分之一,是原來這一片雲,但是它還有其他的雲又加進來,包括說你的出生,也不光是媽媽就能夠決定的,還要有一半 爸爸的血統,AB加起來,不是單獨的AB,它又是一個新的生命體出來,A、、B不 是數學公式那麼單純的,就只有AB這樣而已,不是!「無常」是代表一切現象不斷在變異,錯縱複雜的變化,並不是說真正完全的消失,不是斷 滅空。

  有人問:「阿含解脫道」有否輪迴、有否因果?如果以最簡短來講,當你還沒有究竟解脫以前,那是有輪 迴的;如果究竟解脫之後,你是脫離生死輪迴。「阿含解脫道」在講向初果、證初果到三果的階段,都是有輪迴、有因有果的階段,到證阿羅漢是斷除生死輪迴。所 謂「斷除生死」並不是說這樣以後都是沒有因果,不是這樣!《心經》的世界,就是講述四果阿羅漢的世界,所謂「無苦集滅道」。我們一般都講有苦、集、滅、 道,有「五根」、「五蘊」,有地、水、火、風,有所得、有所求這些,為什麼《心經》講的都是無……、無……、無……,《心經》講的都是四果阿羅漢的世界。只要還有「自我」,「自我」就還會繼續抓著,當「自我」抓著之 後,它就不放,不放就會繼續再投胎轉世,就會繼續結你下一世的種子。

  所以,輪迴是說只要還有自我、我慢,就會繼續有輪迴。如果你的「自我」消失、我慢斷除,輪迴也止 息。《阿含經》前面所講的是向初果,從向初果再證初果、到三果,都還在有自我、有我慢的情況裡面,是協助大家從「有為法」,逐步上來、深入。但是,我們後 來講到比較深奧的,是要來到四果阿羅漢,是要來到「我生已盡」,就是沒有輪迴了。「自知不受後有」就是生死鍊已經斷除了,然而也不要以為說這樣就沒有輪 迴,這樣是不是斷滅空呢?如果要回答這些,事實上要在比較高級禪修班時,我們來回答這樣比較理想,佛陀都把這些歸入「十四無記」,因為在你還沒有實修實 證,我再怎麼跟你講,都是用你所理解的語言、文字、思惟框框去理解,你理解的「有」,跟我所講的「有」,不一樣!我說「無」、我說「空」,你理解的「空」 跟我所講的「空」,不一樣!因此就是要有實修證,這都是屬於《心經》的世界。

  你用語言、文字去詮述,沒辦法真正解開《心經》的奧秘,一定要實修實證的。所以,大家在還?有 究竟解脫以前,是有輪迴的、有因果的。在我講課的過程,好像對因果方面講述的比較少,為什麼我不特別一直強調因果方面?事實上,《阿含經》裡面所講的就是 因緣,因緣產生出來的就是「此有故彼有」,要正確的解讀。「此有故彼有」的「此有」就是因,「故彼有」就是果,你種下什麼樣的因,種下什麼樣的因緣下去, 它就會得出什麼樣的果。如果正確解讀緣起法、因緣法,就不會沒有因果的觀念,你種下什麼因,就會得出什麼果。如果是在無明苦海裡面,你一直在抓取、種下錯 誤的因,將來就是得到錯誤的果,就是得痛苦的果。因此,怎麼會沒因果?!以原始佛法來講,就是讓你清楚了解整個因緣法則、因果法則,讓你清楚知道說你將來 要得什麼果,現在必須要播種什麼樣的因。

  如果你要得到解脫的果,現在就要走解脫道,現在就要播種解脫的因。比較深入的講,有的宗教師、有的 宗教就會一直說你過去世是怎麼樣,你過去怎麼樣啦!你前幾世怎麼樣啦!我們不否定說有過去,就如同我們不能否定有昨天,也不否定有明天,昨天、明天都有, 沒有昨天,怎麼會有今天?!沒有今天、怎麼會有明天?!但是,不管多久以前的昨天、昨天……,那些都已經過去了,你所能夠活的、所能夠掌握的,就只有現在。不是說我昨天以前做了那些,都不算、都 不認帳,以前向銀行借的錢,銀行還是會要向你追討,怎麼會不算帳呢?!該還的還是要還。所以,在證到阿羅漢,就是「所做已做」,該償還的、你要償還,至少 要做到法律上,我們對眾生、對社會沒有虧欠,該償還的債務、我們要償還。

  以原始佛法來講,因為你要到究竟解脫,必須要明瞭因果,此有故彼有,你種下什麼樣的因,就會得什麼 樣的果,而這個因又是一種多因,果也會形成多果,多因、多果,因為因緣是在變、在變的,你過去種下是惡因,有可能因為我們現在多種善緣,不斷的「品種改 良」,它一樣可以改變成為善的果出來。在原始佛法來講,現在要直接切入到當下來用功,因為你所能夠掌握的就只有現在,不要老是一直追悔過去,我過去世怎麼 樣啦!有的人還會跟你講說:你過去世是在哪裡出生啊!不信可以到那裡去找,看看有沒有這些啊!你過去世怎麼對不起人呀!要趕快怎麼樣去彌補、去賠償……

  當然,我們並沒有去否定這些,但是如果你要在這裡繞,你會繞個沒完沒了,過去的這些已經是過去,記 得!你整個的果是呈現在現在、在當下,不管過去加加減減你的成績怎麼樣,現在總成績就是現在、當下,當下呈現出來的就是最好的,你所能夠掌握的就是從現在 開始。我們在修行的過程中,也要對過去我們有意、無意中,所傷害的眾生,在無明中所造的這些業,我們也是要有慚愧心,要有懺悔的心是不錯,然而最究竟、最 好的,就是回饋世間、回饋眾生,我不是在那裡一直懺悔,或是一直在那裡消災,不是這樣啊!你懺不完的悔、消不完的災,還是沒有解脫啊!最好的一種回饋眾生 方式,彌補過去的錯誤,彌補過去對眾生的這些傷害,最好的就是證阿羅漢。

  所以,並不是說走在解脫道上,就否定因果,不是這樣啊!當你走在解脫道上,事實上一方面你看到自己 過去的無明,也願意改頭換面、洗心革面,你願意讓過去歸零,歸零就是讓過去死掉,過去是無明,造了不少傷害眾生的惡業,沒關係!我過去的歸零,然後願意從 現在開始,好好善待一切眾生,願意從現在開始,好好走上究竟解脫之路。就像說原來大家都在苦海裡面,我今天越早一點脫離苦海,學會游泳、脫離苦海,將來才 能夠真正回饋眾生出離苦海。真正的慈悲,不是一直在懺悔、懺悔、懺悔,一直在那裡消災、消災,這樣會背負著很多的包袱,你放不下!能不能把這些暫時放下? 然後以無限的慈悲之心,佛道無上誓願成,眾生無邊誓願渡,真正對這世間的大慈大悲,最大的回饋就是你早日成佛、早日解脫自在,都是要有魄力、要有氣魄,你 要敢承擔、敢放下。

  「阿含解脫道」並沒有否定因果,就是因為很清楚了解因果,知道過去所做這些,我都會承擔,我願意去 承擔,但是我將來怎麼去回饋世間、回饋眾生呢?我從最究竟的解脫邁進,我要回饋世間,也是做最高等的回饋、做最好的回饋,就是一定要邁向解脫,不然你再怎 麼樣回饋,如果你還在苦海裡面,怎麼樣去幫助眾生呢?大家只是互相?縛 而已。所以,真正的懺悔,真正要回饋這世間,就是要早日成佛、解脫自在。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你不可能去改變它,過去已經發生的,已經是一個事實,你能夠 改變的就只有從現在開始,怎麼樣去改變當下的因緣,整個能夠掌握的就是現在,我們一再的用各種方法,都是希望大家能夠清醒明覺的活在當下,唯有清醒明覺的 活在當下,整個命運才會扭轉過來,整個生命才會脫胎換骨,都是你要了解清楚,了解因緣法、因果法,我現在怎麼樣好好播種善因,跟眾生廣結善緣,將來才能夠 得到解脫的法。

  所謂「歸零」,並不是逃避責任,不是說沒有因果。去年你向朋友借一百萬,然後你說我現在要修行,我 現在歸零了,那些錢都不算了,你還是要去承擔!「歸零」是你現在當下認清,我欠人家一百萬,我現在怎麼把錢還清,讓自己能夠成為無債一身輕、解脫自在,因 此歸零就是現在不再造諸惡了,願意從現在開始好好邁向解脫道。

  (第一節)這兩位都是代表比丘尼,到他們的面前,事實上也是帶有一種挑釁,或是帶有一種質問,不是 真正要問法。當然這些修行者也是慈悲來回答,他們就到尸羅比丘尼前面就說:「眾生云何生呢?」你們常常在說無常、無我,能不能告訴我:眾生是怎麼生出來的 呢?「誰為其作者?」背後的作者是誰呢?創造者是誰呢?「眾生何處起?」眾生從哪裡來呢?「去復至何所?」死後又去哪裡呢?生從哪裡來?死往何處去呢?

  尸羅比丘尼就回答:「汝謂有眾生,此則惡魔見」你說有一個眾生,這是邪見!這裡是要破斥,因為眾生 一般都是執著一個真常不變的我,這裡說「汝謂有眾生」,你以為有一個真常不變的眾生,在那裡頭出頭沒的投胎,佛陀說這一種見解就是邪見,並不是沒有眾生, 而是他要破斥你以為同一個人,幾百萬年前也是那個人,然後幾千年前也是那個人,佛陀說像這樣都是屬於邪見--「惡魔魔見」。當然,是比丘尼的回答,然而事 實上他們都是受到佛陀的調教,等於間接是佛陀在回答的。

  「唯有空陰聚,無是眾生者」事實上,現象界的一切,「空、陰」要分開,「空」是講宇宙本體,「陰」 就是現象界的地、水、火、風,也就是地、水、火、風、加上空,然後因緣不斷的變化,眾生就這樣慢慢出來。現代啟示錄、現代創世紀,都是在宣說眾生是怎麼來 的,是整個法界的因緣,要破斥我執。「唯有空陰聚,無是眾生者」沒有一個真常不變的眾生在頭出頭沒。「如和合眾材,世名之為車」就像一輛汽車,它是由很多 的材料組合起來,才形成一輛車。這一輛汽車要形成,也不是汽車本身在決定它要形成車子。「諸陰因緣合,假名為眾生」「諸陰」就是各種因緣條件,包括地、 水、火、風,還有加上空,這些因緣、緣起就會產生,緣盡的時候就會消失。

  所以,當它緣起的時候,現象界會存在,但是「存在」又不是永恆不變,「假名為眾生」的「假名」,它 不是永恆不變的存在,但並不否定有這樣現象的存在,而它會不斷的變化,因此我們就給一個假名,叫做眾生。有一個公式,X由 非X所組合而成,大家要慢慢去靜思、好好去體會,非X又是由非非X所 組合而成,其他的以此可以類推。現象界裡面,你能夠舉出來的一切,都可以帶進去,現象界舉得出來的,放在最前面,然後再去把它解析出來,包括你、我、他, 包括耶穌、佛陀,都可以套入公式裡面,佛陀的肉身是由不是佛陀的元素材料所組合而成,耶穌也是,你、我、他都是。一朵花也是由不是花的那些,是由大地、由 水……, 地、水、火、風、空、還有種子,組合而成。但是,種子也是一樣可以帶進去,也是由不是種子的因緣條件所組合而成,我們不是在玩文字遊戲,要好好去體會,當 你能夠體會出來,包括說眾生一直在探討的第幾識,包括很多宗教一直在探討的靈魂,都一樣啊!

  靈魂也是由不是靈魂的那些元素所組合而成,色、受、想、行、識的識,不管第幾識,也是由不是識的那 些材料元素所組合而成。佛陀所講的「識」,也是因緣條件具足而生,當地、水、火、風、加上空,有機的生命體的「識」就會產生,因為問題已經是解答的相當 深,都是要讓我們去了解什麼叫做「無我」,是要破除我們的我執。你要證阿羅漢、成就四果阿羅漢,就要破除那些我執、我慢。

  (第二節)又有人到毗羅比丘尼面前,問說:「云何作此形?」我這個身形是怎麼來呢?「誰為其作 者?」誰是我這個身的作者呢?「此形何處起?形去至何所?」前面是眾生,現在是講身形。他回答:「此形不自造、亦非他所作;因緣會而生,緣散即磨滅」身體 的形狀不是我們自己在決定,不是現象本身在決定,記得!應用非常廣!任何現象的本身,都由不是現象的各種因緣條件組合而成,只要能夠講得出來,你都可以帶 進去。所以,佛陀就一直很讚嘆說:哇!緣起啊!實在是太深了,緣起甚深!「此行不自造」就像說你的身體也不是自己在決定,難道是你決定頭部要長出一些頭 髮,然後鼻孔裡面還要長一些毛?難道是你決定眉毛要長橫的嗎?我鼻子要長直的嗎?是你在決定嗎?包括你的五官要這樣構造,為什麼會有十隻指頭呢?為什麼有 兩條腿呢?都不是你本身在決定。

  日本的道源禪師,他到中國去修行之後,有相當多的體悟,回到日本,有人問他到中國去學了什麼?你體 悟了什麼?他就回答說:我發現到眼橫、鼻直。一般人覺得眼橫、鼻直有什麼!你會講這也沒什麼,是要你看有沒有神通感應,能不能跟我講一些比較特殊、奇怪 的?你跟我講這些,沒什麼呀!眾生就是不死心,道出眼橫、鼻直,就是來到看山又是山,是對法界緣起甚深的讚嘆。如果你還在求神通、求感應、求……,求一些奇奇怪怪的、比較特殊的那些,還看不到平凡、平實、平淡之中的一種偉大,你就繼續去耍弄,就再 繼續吧!因為你還不死心啊!還看不到真實的「無上甚深微妙法」。

  「此形不自造,亦非他所做」不是另外有一個大力神,然後在那裡造作,有的人就想說:我是父母親造作 的。但是父母親也不是本身決定說有一個卵子,我要形成什麼樣的;我有一個精子,我要形成怎麼樣的,將來要造出怎麼樣的一個模型……,他也沒辦法啦!他只是藉助一些因緣,然後生下你。所以,人類只是藉著大自然法則的一些因緣,然後繼續 有這樣的因緣不斷演變,所以「因緣會而生」,包括一個受精卵的誕生之後,受精卵要形成,也是一樣要有因有緣才會產生。再來,當它形成之後、要成長,也是一 樣!要地、水、火、風、空,不斷的各種元素再具足。因此,都不是受精卵本身在決定,也不是你的父母親本身就能夠決定,都不是的!試管嬰兒還是人類要藉助大 自然的條件、元素,人類只是一些雕蟲小技而已,人類能夠改變的是極有限的,沒辦法無中生有。人類能夠改變的是極有限的一部分,只是一些雕蟲小技,沒有大自 然的這些元素、條件,你不可能用得出來。

  一個試管嬰兒、一個種子,你出來了,沒有大自然的因緣、條件--地、水、火、風、空,嬰兒也不可能 成長,胚胎也是要來自大自然的因緣、條件,人類所能夠做的,都是屬於枝流末節的一些雕蟲小技,你要去看到這些,自我、我慢才會臣服。「如世諸種子」這裡講 到種子,種子也是由大地而生,「因地水火風,陰、界、入亦然」種子是由地、水、火、風、空這樣,才形成這樣的種子,如果你要去追第一因,就永遠也追不到 的,包括說一粒稻穀,要去追討這一粒的第一因,它的第一代是哪裡來?你能夠找得到嗎?你找到一萬年前,我要再問你一萬年前的這一粒稻子又是怎麼來?好啊! 一百萬年前,這一粒它又是怎麼來?所以,也不是單純的像達爾文所講的進化論,要去看到是整個法界的緣起甚深,不是單獨物種本身在物競天擇,你們物種本身在 決定,不是啊!都是整個法界的因緣。

  「如諸種子,因大地而生,因地水火風,陰、界、入亦然」五陰、六界、六入處,這些身心、一切眾生, 也都是由地、水、火、風、空這樣,演變而來的。「因緣和合生,緣離則磨滅」因緣條件具足,眾生就會產生;因緣條件不具足,就會消失。「捨一切愛苦,離一切 闇冥,已證於寂滅,安住諸漏盡」眾生因為不了解「無我」,因此一直很貪生怕死的,把「自我」抓得很緊。當你了悟原來的「我」是怎麼來的,「我」幻滅之後, 它又是回歸哪裡。當你清楚了悟生死大事之後,就會清楚「生不是我的事,死也不是我的事」。你的長相要長成怎麼樣,也不是你在決定,你要生成男、要變成女, 也不是我們本身在決定,都是整個法界因緣。

  大自然的展現,男、女的人口數,竟然會維持相當穩定的比例,而且男眾還會比較多一點,因為要做為戰 爭的折損,知道人類就是在二元對立,男眾在戰場上的損傷比較多,於是會維持一個平衡。大自然是這麼奧妙,背後不是有一個大力神在創造、在操控。如果有一個 大力神在操控、在創造,神也是法界的一份子,只要他是眾生,一定是由眾多因緣聚合而生。我們要了悟生死大事,才會大安心、大自在,因此「已證於寂滅」,我 慢、自我就會消失了。「安住諸漏盡」就會安住在槃涅寂靜、解脫的世界。但是,不容易啊!「自我」還沒有臣服法界,你是不可能安住在槃涅寂靜的世界,不可能 安住在「無為」的世界。有的人在禪修期間覺得可以體會到「無常」,也可以體會到「無我」,這樣是不是就能夠大安心、大自在呢?要看你的「自我」有沒有真正 消失,「自我」要消失,不是用修的,不是用暗示的,不是用欺騙的,「自我」要消失,一定是來自於臣服法界,如果尚未真正完全臣服法界,「自我」都還會展現 我是、我能、我慢。如果還有貪、瞋、痴,表示還沒有臣服,還沒有體會到法界展現的「無我」精神:還有瞋恨心,表示沒有體會到法界所展現出來的超越二元對 立。

  真正的解脫者,無論是佛陀、耶穌、老子,一定是來到臣服於法界,因此耶穌不是協助人家去抓取他,要 信徒把他當作偶像崇拜,而是協助大家去認識上帝,回歸上帝懷抱,意即回歸法界,由於耶穌也清楚知道自己在法界中,所扮演是什麼樣的角色,自己與法界的密切 關係,因此他是完全臣服法界,於是就能夠引導出把一切榮耀歸於法界,絕對沒有說大家能夠如何如何,都是因為我很厲害啊!我是一個大師,我是一個無上師,我 很厲害!你們要來抓我,你們要來頂禮我……,不是這樣!真正的解脫者,他們一定都是臣服整個法界,佛陀所講「無我」,才能夠真正展現出來,整個法 界展現出來,就是「無我」的精神。

  【法義分享】深觀緣起、緣生、緣滅,深觀身心內外現象界的實相,有助於破除身見、我見、我所的幻 相。「五陰、六界、六入處」就是從不同角度去解析身心、內外、萬事、萬物、現象界的一切,都是由各種因緣不斷錯綜複雜、演變而成。此中,沒有任何超級人格 化的大力神在操控,也沒有一個「我」在推動。沒有一個人在操控說要讓風怎麼吹,也沒辦法有一個人在說要讓大海、海流怎麼流,海洋怎麼流是法界自然在演變, 是隨著因緣在演變,因為本來就是「無我」,只有因緣聚散而生滅。在因緣未聚合之前,「我」是不存在的。

  如果你找出一個大力神,神祂是眾生,一樣啊!眾生也是由非眾生所聚合成,了知實相、了知「無我」, 就不會被一些宗教師牽著鼻子走。揭開生死之謎,就能夠「無為」的溶入「空」,安住於涅槃寂靜、解脫自在,當你了悟生死大事,就能夠「已證於寂滅,安住諸漏 盡」的深義。所以,真正要解脫,真正要體悟「三法印」,都要回歸法界來體悟。《心經》所詮述的是一個解脫者體悟的世界,但是「永嘉大師證道歌」以更生活 化、更活潑的展現,把他所體證的,以及所展現的,加以深入、又很淺出,很生動、活潑的講出來,是非常好的!如果你的聞思修證、證量夠,可以消化整個法義、 溶入當下,展現出解脫者的生命意義。

  (第三節)「時,彼赤馬天子白佛言:『世尊!頗有能行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不死處不?』」有一 位赤馬天子,亦即孫悟空,是問佛陀、世尊:「能否有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不死處不?」能不能有一種方法,因為我覺得世間是苦海、是不好啊!有沒有一種 方法可以出離不好的苦海?然後找到一個永琱變、很理想的淨土、極樂世界呢?找到不生、不老、不死的一個境界,因為我怕死呀!我怕老死啊!能不能去找到這 樣的世界呀?佛陀就告訴他:「無有能過世界邊,不生、不老、不死處者」很肯定的告訴他不可能的,你不可能向心外去求法,或是到他方世界去找一個永琱變的 世界、沒有死亡的世界。佛陀說:那是不可能的!

  佛陀的厲害就在於此,對現象界、眾生的一切,包括整個宇宙的日月星辰,他都很清楚的了解,沒有一樣 是痡`不變的,沒有一個地方是痡`不變的,因此佛陀講說無常法印是超越時空的,過去、現在、未來如此,在此地球是如此,到他方世界也是如此,真理就是真 理,不信就去求證,偏偏很多後來的人不去求證,然後還是一樣要去找「常」。佛陀一直宣講「無我」,但是眾生就是一直要去找我、找我,佛陀在此就講得很明 白,沒有「能過世界邊,而至不生、不老、不死處」,如果有,只是一直在構築你的夢幻世界而已。這時候赤馬天子就回答佛陀:「奇哉!世尊!善說斯義」你真的 說得實在太妙了,為什麼赤馬天子會有這樣的一種讚嘆與迴響呢?因為他曾經鐵齒硬牙,一直在追、一直在找,而且是用他的神通廣大,不斷的去找。如果他沒有這 樣找過,實在也不死心啦!因為他有去找過,但是真的找不到。

  因為佛陀這一句話,他就很佩服佛陀說:「你講的實在太好了,我真的去找過,就是找不到啊!」繼續聽 他說:「如世尊說言」就如同你所說的,真的沒辦法到他方世界去找一個不生不死的地方。「世尊!我自憶宿命,名曰赤馬,作外道仙人,得神通廣大,離諸愛欲」 他說:佛陀啊!回憶以前我的名字叫做赤馬,叫孫悟空,我做外道仙人,修行修到很高、很厲害呀!得到一般所謂的成仙成佛,成仙的是會飛的,可以飛來飛去,做 外道仙人,我得神通廣大,得到的神通是非常巨大的,「離諸愛欲」那時候也克服各種愛欲。「我時,作是念」那時候「我有如是捷疾神足如健士夫,以利箭橫射過 多羅樹影之頃,能登一須彌,至一須彌;足躡東海,超至西海。我時,作是念:我今成就如是捷疾神力,今日寧可求世界邊。作是念已,便即發行,唯除食息便利, 減節睡眠,常行百歲,於彼命終,竟不能得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不死之處」。

  就講:以前啊!我做外道仙人,修得神通廣大,真的沒有幾個人能比,那時候我的神通是能夠怎麼樣呢? 就像箭穿過兩棵樹,箭飛得很快,穿過兩棵樹之間。事實上,可以說是能夠在百分之一秒的時間,就從這座山跳到那座山,就像孫悟空翻個跟斗就十萬八千里,真的 是描述得很傳神,翻個跟斗當作是一秒好了。愛因斯坦他們都把這些算出來,光速一秒是三十萬公里,現在假設孫悟空,修到神通很廣大,能夠以光速搭著光速火 箭,如果他們的神通很廣大,放下那些就是以光速火箭,也就是形容他們的速度非常快,就可以離開地球去找他們所要的世界,因此說「我有以如是捷疾神足如健士 夫」翻一個跟斗就十萬八千里,以光速再去出發,然後去找極樂世界。

  「我今成就如是捷疾神力,今日寧可求世界邊」於是想用神通力去找一個很滿意、沒有變化、沒有生老病 死的世界,因此就不斷出發一直去找,在過程中,他真的也用生命去修、去找,除了吃飯、大小便、睡覺之外,就是不斷的一直再找、一直再找,但是「長行百 歲」,光速一秒是跑三十萬公里,三十萬公里就是一秒鐘,光速繞地球七?半, 因此「光」從太陽出發,來到我們地球,總共需要八分鐘,「光」一樣有它的速度,像現在的天文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推算出來,認為極速是光速,最高的就是三十 萬公里。如果以三十萬公里來算,天文方面的距離都是以光速、光年推算,以「光速」一秒鐘,然後跑一年,赤馬天子孫悟空用光速的速度去跑,也就是從這個星 球,跑到另外一個星球,從這個地球跑到另外一個地球,從這個太陽系跑到另外太陽系……,不斷的去找,然後跑了一百年,已經找過很多、很多的星球,甚至找過很多的銀河系,但是還是找不到。

  所以「長行百歲,於彼命終」過來那裡也是死,沒辦法啊!還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夢幻世界,「竟不能得 過世界邊」還是超越不了宇宙的邊,還是沒辦法找到淨土,沒辦法找到不生、不老、不死之處。佛陀就告訴赤馬:你向心外去求法,永遠找不到的,現在告訴你一個 能夠找到淨土,真正讓你解脫自在的秘方,一個最好、最高的方法,於是佛陀就告訴他,「佛告赤馬:『我今但以一尋之身,說於世界、世界集、世界滅、世界滅道 跡』」佛陀就講:你向心外去求法,絕對找不到的,我今天只「以一尋之身」,只在我當下的身心裡面,就能夠找到「世界邊」了,「世界邊」就是出離苦海。事實 上,前面赤馬天子就是要找尋出離苦海,找到他所要的理想世界,佛陀就講理想世界不在他方,當下你的身心能夠淨化,就會發現世界就在這裡,槃涅彼岸就在這 裡。

  「我今但以一尋之身,說於世界、世界集、世界滅、世界滅道跡」「世界」就是苦海,赤馬天子以為「世 界」是外面客觀的世界,以為苦海是外面整個客觀的存在,以為是苦海,所以他要向心外去求,永遠也找不到啊!佛陀講「世界」不是外面的世界,苦海不是外面的 苦海,苦海就是你的「自我」,你的「自我」所構築的夢幻世界。如果能夠淨化下來,淨化你的貪、瞋、癡三毒,貪、瞋、癡能夠止息,「我慢」能夠止息,不生不 死的世界就會現前。所以,最終的答案就在當下、就在這裡,不要到他方世界去找,你找不到的。

  佛陀就繼續再解釋:「何等為世間?」記得!這裡的「世間」就是苦海,不是外面的世間,什麼叫做苦 海?什麼叫做世間?「謂五受陰」「五受陰」就是你的身心,你的身心就是你整個的世界,你的「世間」就是在你的身心裡面,苦海就是在你的身心範圍。「謂五受 陰。何等為五?」就是色、受、想、行、識,「是名為世間」。眾生、學佛之人,咸少清楚具體明瞭佛教所講的「世間」是什麼,以為世間是五濁惡世,以為是外在 的世間,因此我們要出離外在的世間,以為台灣不好,於是就要移民到其他國家……。如果你的心態不改變,縱使移民到美國,你還是苦啊!而且就算你現在生活在美國,也未必能夠很心安自 在。縱使你移民到澳州、移民到加拿大,一樣啊!那邊還是有兇殺,還是有搶奪,還是有政治、社會不安的問題。所以,佛陀就勉勵大家要清楚知道,什麼叫做世 間?什麼叫做苦海?清楚了解之後,才不會出錯啦!

  「何等為色集?」什麼叫做「色集」?苦海是怎麼樣聚集過來的呢?「色集」就是世間是怎麼樣形成的 呢?你的苦海是怎麼樣形成的呢?「謂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染著,是名為世間集」。「何等為色集?」就是「世間集」,苦海是怎麼樣來的呢?因為有了身心 之後,沒有清楚了解你的身心是怎麼來的?結果就一直認為:這是我啊!我的、我的……。於是就不斷一直在貪生怕死,很怕「無我」、貪生怕死。「當來有愛」就是一直在貪生怕死,一直在抓,一 直在鞏固自我,一直在保護自我,然後不斷的在貪啊!在抓啊!因為有自我的保護,就會在抓很多我、我的、我的,於是就「當來有愛」,因為貪生怕,然後不斷的 貪啊!喜呀!俱呀!就是不斷的抓我、我所,然後就抓來很多的苦。

  「彼彼染著」不斷一直在抓嘛!抓嘛!在執著嘛!這樣「是名世間集」,你的苦海就這樣出來。所以,不 要以為說你得到的越多就越快樂,錯了!你抓得越多,反而你的憂、悲、苦、惱也跟著越多。有的人認為「百子千孫」好幸福!你的子女越多,你所擔心的、你的煩 惱、你所操心的,也會越多!「云何名為世間滅?」什麼叫做苦海消失呢?「世間滅」就是怎麼樣才能夠讓苦海消失呢?「若彼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染著,無 餘斷、捨、離、盡、無欲、滅息沒,是名世間滅」如果能夠清楚了悟何謂「無常法印」,能夠溶入「無常法流」不抓,必須體悟到「無常法流」才會不抓。

  再者,體悟「無常法流」,你是不抓外面而已,如果沒有體悟到「無我」,還是會不斷的抓取「自我」生 命,你還是放不開。因此,你要體悟到無常法流,也要體悟到「無我」的法印實相,這樣內、外才會都不抓,全然的溶入整個法界裡面,原來的貪生怕死就會消失 了。因為你了悟生死大事了,「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染著」原來的那些抓取都會完全的斷除、捨、離。所以,你不會貪生怕死,不再懼怕無我,不會有我慢 了。如果能夠體證到「無常」與「無我」兩個法印,就能夠斷除自我、我慢。如果能夠深觀整個法界的實相,也就是無常、無我、涅槃寂靜,就會跟整個法界溶為一 體而解脫自在。修行是要來到解脫自在,就是苦海滅、苦海的消失。

  「何等為世間滅道跡?」如何能夠到達解脫自在的境界呢?佛陀告訴我們一條「八正道」,循著八正道, 循著阿含解脫道逐步一步一腳印的走,紮紮實實的做,自然就能夠來到解脫自在的世界。「赤馬!了知世間苦,斷世間苦;了知世間集,斷世間集;了知世間滅,證 世間滅;了知世間滅道跡,修彼滅道跡。赤馬!若比丘(各位修行者)」如果能夠「於世間苦若知、若斷,世間集若知、若斷,世間滅若知、若證,世間滅道跡若 知、若修。赤馬!是名得世界邊,度世間愛」。

  真正解脫自在,不是向心外去求,淨土不在他方世界,淨土就在當下,你的心能夠清淨,淨土馬上現前, 你的心能夠清淨,「阿彌陀佛」馬上現前給你看,所謂「阿彌陀佛」,不要又想像成一個什麼樣的形象,不是啊!如果你的心能夠清淨,當下就可以看到整個法界在 跟你講經說法。所以,當我們在戶外禪修,極樂世界的鳥叫聲,有沒有在跟你宣說法音?有沒有聽到?當下你就在淨土世界裡面,那些鳥都在宣說「無常法印」,一 枝芒花也在宣說法印,宣說緣起甚深。「若比丘於世間苦」如果在苦的實相,真正能夠清楚了解苦海的實相,而且決心要斷苦海輪迴,「世間集」那個貪愛清楚了 知,也決心要斷、「世間滅」,涅槃彼岸、苦海的消失這些,也清楚知道今天如此聞思修是有意義的,決心要去證悟到這樣的境界,「世間滅道跡」也好好去知道了 解,也很努力去修,這樣很快就能夠「是名得世界邊,度世間愛」,很快就能夠出離苦海,遠離顛倒夢想,而解脫自在。

  所以,淨土、不生不死的地方,是在當下、現在。真正了悟不生不死的世界,必須要徹底了悟什麼叫做生 生滅滅;清楚知道生生滅滅,才能夠知道什麼不生不滅;清楚知道什麼是苦集滅道,將來有一天才能夠證悟到無苦集滅道;清楚了解苦海、如何出離苦海,將來才能 夠解脫自在。

  剛才在休息的中間,發生了一件事情,也印證無常法印,剛好讓我連想起「阿含解脫道」課程,要整個全 部完成,實在也不容易呀!真的要天時、地利、人和各方面的配合。為什麼?可能我個人的感觸比大家更多一點,在上一章的課程中,發心錄影的師兄發生車禍,沒 辦法過來,結果由別人來代錄,但是因為使用儀器不是很純熟,錄起來的效果不是很好,在這樣的因緣之下就沒有錄成。但是今天這一次呢?在錄影的時候,竟然 啪!在無常的情況之下,一台七、八萬塊的錄影機,就這樣壞掉了。因為不是當事人故意的,我們怎麼樣來彌補,大家一起來承擔,這是我們大家的。只是說這一件 事情,也讓我連想起上一次講到這一章節,也出現一些情況,因此成道、成佛、解脫自在,是要經歷、經過一些考驗,看你有沒有恆心、有沒有道心、有沒有決心? 還好我們今天有兩台攝影機,可以把這些再繼續留下來,還可以再繼續再上課。所以,你要成道、成佛、解脫自在,它是會有一些考驗,看你有沒有道心?道心夠不 夠?要有非達究竟解脫、絕不終止的魄力及決心,才能夠有成。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未曾遠遊行,而得世界邊;無得世界邊,終不盡苦邊。以是故牟尼,能知世界 邊;善解世界邊,諸梵行已立。於彼世界邊,平等覺知者,是名賢聖行,度世間彼岸」也就是「度世間到彼岸」。佛陀就說:向心外去求解脫,向心外去求淨土,你 找不到的;佛陀我不必啦!我就在身心內好好靜下來,去了悟實相,看清了實相之後,「未曾遠遊行,而得世界邊」不必到他方世界去找,當下、此生、此地,我就 能夠解脫自在呀!「而得世界邊」就是能夠出離苦海,「世界邊」就是出離苦海而解脫自在,一個人「無得世界邊,終不盡苦邊」,如果不知道「世界」講的是什 麼,苦海講的是什麼,怎麼出離苦海呢?沒辦法出離的。

  事實上,苦海講的就是你的身心。「以是故牟尼、能知世界邊」由於我釋迦牟尼能夠清楚了知什麼叫做世 界、什麼叫做出離苦海,「善解世界邊,諸梵行已立」因為我清楚了解什麼叫做苦海,因此能夠到達解脫自在。「於彼世界邊,平等覺知者」就是對苦海「平等覺 知」,很重要呀!佛陀講說覺悟、覺醒,覺悟什麼?世間、苦海就是二元對立,你現在怎麼樣去清楚了知實相,然後超越了二元對立,「平等覺知」就是不管原來你 所要的、或是你所不要的,不管原來你所界定惡的、或是界定善的,從二元對立裡面跳脫出來,來到一體的世界,才能夠解脫自在,即謂「名賢聖行」,這樣才能夠 出離二元對立的世界,來到解脫自在,成就「無上正等正覺」。「度世間」就是超越苦海,而到達涅槃彼岸。當你真正到達彼岸之後,就會發現原來彼岸就在此岸, 涅槃極樂淨土就在當下,就在這裡呀!於是你才能夠大安心、大自在,不管你到哪裡,你都自在呀!

  【法義分享】本經中所?述 的「赤馬天子」,就是孫悟空。赤馬天子搭乘光速火箭(一秒鐘跑三十萬公里),要出離這個他覺得不可意的世界、不可意的世間,本來因為他覺得這個世間很不 好,處處都是遇到他所不想要的,所謂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於是就是一直想要出離覺得不可意的世間,認為這個世間對他太不公平了,這個世間是一個苦海,於是 一直想去追尋他心目中理想且不生不死的世界。但是,他用了很多生命去修、修,修出廣大神通,有了這些神通之後,又一直去跑、去追,跑了一百光年,還是找不 到「世界邊」,還是找不到一個理想的世界,因為到哪裡都還是無常、無我,到哪裡都還是有老、病、死,還是沒有找到理想的世界,就算再跑一百萬光年,還是找 不到「世界邊」,因為宇宙是無邊無際的。

  如果把整個宇宙、世界、十方法界當做苦海,就永遠找不到淨土的;如果你認為客觀的世界是苦海、是五 濁惡世,而千方百計想移民、想出離,就算你再跑一百萬世,也還是在苦海裡面,因為都是眾生自己在顛倒夢想,苦海就是「自我」所構築、所造作出來的夢幻世 界,「自我」會有很多的要與不要。客觀的實相世界,有很多、很多是「自我」所不想要、不想看到的,因為「自我」否定,於是「自我」就否定實相世界,而另外 構築他所要的理想世界。「自我」就會想說:「為什麼會有冬天寒冷呢?不要有冬天,不是很好嗎?我要去找一個沒有冬天的地方……」好啦!你找到赤道那邊沒有冬天,但是當你到那邊之後,又會一直在抱怨:「為什麼太陽這麼猛、這麼烈 呢?為什麼天氣這麼嚴熱呢?能不能讓太陽小一點?能不能讓那個光不要那麼強烈?……」又一直在構築你的夢幻世界,又覺得這個地方太熱了。

  於是你又一直在去、一直去找,「我能不能只要有春天、不要有夏天、不要有冬天?」於是你就要祈禱: 只要有春天就好啊!一年四季都如春啊!問題是理想歸理想,事實呢?法界不會因為你在門簾上面寫著「一年四季如春」,你的家裡面就天天如春、就不會有夏天、 不會有冬天,不會啦!你要一年四季如春,不是去求外境來符合你的心意,而是怎麼樣去做到你的心境、你的內心是一年四季如春。不管是夏天,也是安心自在;當 你遇到冬天,也是安心自在。眾生都喜歡只要花開就好,不希望花凋謝,哪裡有一種花不會凋謝的,不會凋謝的花就是塑膠花,它不會散發芬芳給你,它裡面沒有什 麼生命。

  因此,真正活的、真正有生命的,它一定是生滅變化的。眾生呢?我只要年輕就好,我不要老、不要死, 我希望一個沒有死亡的世界……。但是佛陀很明白告訴我們,現象界一切都是一直無常變化,眾生的理想歸理想,你想要歸想要,事實上法界 還是一樣照常運作,你做再多的法會,讓你不斷的消災,地震還是照常發生,颱風還是照常來。你要了悟這些實相,然後把這些錢投入在怎麼去做安全方面的防範, 像我們的公安、品保方面,怎麼把它做得好一點?你要了解「無常」,把無常係數一定要算進去。具有無常的觀念,就會加強公共安全方面的防範,不要太信任說我 們這樣在做就是安啦!都不會有事的!如果疏忽了,問題就會發生。

  所以,你要真正去了悟無常法印,才會來到不生不滅,不要向心外去求。實相世界是中性的,是離苦樂兩 邊的,如果不去面對實相世界,一直在構築你的夢幻世界,永遠不會實現,而且你都會覺得「世間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這世間對我太不公平,這世間對我太苛薄, 我怎麼會如此歹命……」事實上,很多的怨天尤人,往往都是因為我們一直在不了解實相,而一直在構築我們所要的夢幻世界,當你 有一天真正如實了悟實相之後,就會解脫自在。記得!你吃過的很多苦,不要還在怨天尤人,那些苦都在提醒你,不要老是活在夢幻世界,不要在那裡構築你的夢幻 世界,回來認清這個實相。因此吃那些苦都是有意義的,你要解脫,從苦、集、滅、道啊!當你沒有了悟這些苦的實相,就沒辦法真正找到解脫道的,因此吃苦就是 吃補,吃苦都很有意義的,故而要珍惜每一個因緣,每一個因緣都有相當意義。

  一個真正要邁向解脫的人,就是要有大丈夫氣勢,過去所做所為這些現在歸零,但是不管將來呈現什麼樣 的果,我都承擔,而且就算逆境,也能夠從逆境裡面去逆增上緣,它也可以讓我成長;遭遇到順境,也可以從順境裡面,能夠不被境界所牽走,一切順、逆境都在成 就你,知道嗎?不是說遇到逆境,然後就在逃啊!埋怨呀!就在怨天尤人啦!因此基督教有一句話,「一切的境界都有上帝的美意」,能不能從一切境界--不管是 順境或是逆境裡面,去體會裡面可以讓你增長智慧、讓你見法。

  佛陀知道一切問題的根本在於「自我」,因而設計出一條安穩的解脫道,協助眾生逐漸認清身心、內外、 宇宙、人生的實相,回來反觀我慢諸結,再深入看到最深層裡面原來是貪生怕死的「自我」在作祟。像我們在講解脫道,很多人聽了非常法喜,但是也有很多人聽了 不高興、不喜歡,有的人也會怕,有的人甚至還會以監聽的心態來聽。我所講的只是幫助你們解脫,如果有人不善用此因緣,也沒辦法!所以,要深入去看到「自 我」在作祟,只要善於顛倒夢想的「自我」破滅,苦海無邊的世界就會消失(此即世間滅)。你的苦海就是由「自我」所抓出來的,出離「自我」的夢幻世界,就是 「得世界邊」,出三界、出離苦海,而到達彼岸。此處很清楚的說明,把解脫方法、目標弄清楚之後,才不會枉費你的生命,從此不再顛倒夢想,而能夠很純樸、很 知足的活在實相世界裡,解脫自在。

  (第四節)「云何為學?所謂學者,云何學?」有學位要學的是什麼呢?「隨時學增上戒,學增上意,學 增上慧」「增上意」就是「增上定」,有時候講「增上意」,有時候講「增上心」,有時候講「增上定」,事實上講的都是相同的,因為我們的心常常都是心猿意 馬,一直到處奔跑定不下來。所謂「修定」,事實上是讓我們的心,能夠清醒明覺的活在當下,記得!各種法門,都是讓我們能夠讓清醒明覺,把心安靜下來,因為 當你定下來之後,才能夠「止觀雙運」。記得!不要又落入在定相、禪相上面,否則又被定相、禪相牽引著走,又浪費掉生命了,因此「持戒」是幫助我們。

  所謂「增上」,就是能夠幫助我們成長,幫助我們邁向解脫。你所持的戒律,也要能夠幫助你邁向解脫; 你所修的定,也是在幫助你推向涅槃彼岸。當你有「止觀」,因為持了戒,你會減少惡緣、增加善緣,各種善根福德因緣具足,你的解脫之路就會走得很平穩、很順 利,加上你的心能夠定下來,能夠「止觀雙運」,就能夠開啟智慧。所以,不是「定」裡面產生「慧」,「定」是一個過程、一個工具,當你有了「定」之後,要去 善用它,「定」是幫助你來到「止觀雙運」,因為「觀」不是在禪相裡、打坐裡面怎麼去觀想,不是那個觀想,「觀」、是當你的心靜下來,打開你的智慧眼、打開 你的法眼,在法界裡面處處去見法、去看到實相,什麼叫做「無常法印」,什麼叫做「無常法流」,什麼叫做「無我」,經過這樣如實客觀的去了解,透過「止觀雙 運」去了悟了實相之後,就會有所體悟,就能夠開啟智慧,就是後面所講的「慧」。

  記得!「慧」是來自於「止觀雙運」開智慧,不是說你光是在那裡「定」,在那裡一直打坐、一直打坐, 到後來就會開啟智慧……?如果沒有應用「止觀雙運」,只是在世間的禪定上面,都是屬於「世間定」,縱使你坐得再久,就像「冷水 泡石頭」,你就算泡得再久,石頭還是石頭。有學位是在向初果、然後證初果、到三果的過程,你所要學的就是戒、定、慧,整個展開具體來講,就是三十七道品, 濃縮過來就是戒、定、慧。

  尸婆就告訴佛陀:有學位是要學這些,「若阿羅漢比丘諸漏已盡」也就是證到四果、無學位的阿羅漢, 「當於爾時,復何所學?」阿羅漢、解脫者他們到那時候還學什麼呢?「若阿羅漢比丘諸漏已盡,……乃至正智善解脫,當於爾時,(清楚的)覺知貪欲永盡無餘;覺知瞋恚、愚癡永盡無餘,故不復更造諸惡,常 行諸善。尸婆!是名為學其所學」一個解脫者、四果阿羅漢,來到「無學位」,這時候清楚知道他的貪、瞋、癡,都已經是永盡,一定是要「永盡無餘」,才是稱為 阿羅漢,不是說一時的「一時心解脫」、「一時的止息」。有的人在打坐時,覺得很殊勝、很舒服,這時候都沒有貪、沒有瞋、沒有癡,就像有的人認為參加禪修期 間,都沒有貪、沒有瞋、沒有癡,覺得自己解脫了……,這頂多只是一時的解脫,能不能禁得起境界的考驗?能不能禁得起歷緣對境的實際考驗?

  如果是一個真正來到四果阿羅漢,當你在禪修的時候,也一樣解脫自在;當你在歷緣對境、滾滾紅塵裡 面,也一樣沒有貪、瞋、癡,都是必須要來到貪、瞋、癡永盡無餘,就是四果阿羅漢。這樣的人是怎麼樣呢?「不復更造諸惡,常行諸善」,我們在《永嘉大師證道 歌》裡面,有一句「佛性戒諸心地印」,就是一個真正的解脫者,他的內心裡面是有「道共戒」,外表上看起來,他好像不是死死板板的,持著一般人所持的戒相, 但是事實上在他內心裡面,他是大慈大悲憫眾生,對眾生沒有瞋心。所謂「諸惡莫做,眾善奉行」,但是真正戒律的核心,是你不要去瞋恨眾生,不要惡意去瞋恨眾 生,不要去傷害眾生,跟眾生廣結善緣。

  所以,一個真正的解脫者,了悟、掌握到這些原則,然後他看到整個法界這些,體悟到跟眾生是一體的, 於是他跟眾生是一樣,以愛己之心愛護每一個人,他裡面是沒有瞋心的,不管他是怎麼樣的「順行逆行天莫測」,在《永嘉大師證道歌》裡面的「或是或非人不識, 順行逆行天莫測」,就像濟癲禪師,後來又有人把他神佛化了,其實我覺得有他的優點,也有他的缺點,在他的優點裡面,事實上裡面也是要展現出靈活的一面,但 是如果又太把他神格化、玄虛化,變成讓他太離譜,這樣也不好。事實上,他要展現來到解脫是很自在,表面上你看不出他的真正德行,但是對他的內心來講,他是 沒有瞋心、沒有貪心,因此他是「不復更造諸惡」這是確定的,而且他的所作所為,都只是默默在回饋這世間,「常行諸善」這樣。

  已上到彼岸的解脫者,必是「不復更造諸惡,常行諸善」。但是這裡的善、惡,不是凡夫眼光中的善惡標 準,凡夫只能夠看到外表、外相,凡夫是用個人的好惡標準去界定。記得!一般人的善惡,是從「自我」的標準去界定,順我則是、逆我則非,通常一般人還是不太 容易了解,或是甚至你也不以為然,自己覺得是正人君子,覺得是非、好壞都判定得很好,我是一個知識份子,像我這樣都很清楚的知道,是非、好壞我都可以界定 得很清楚啊!尤其甚至像我可以像大法官一樣,可以判定你是非、好壞,我都很清楚啊!

  然而眾生不容易看到這背後,除非你是一個解脫者,只要還不是四果阿羅漢的解脫者,記得!你都是從 「自我」的好惡標準去界定,這裡面很多都是帶著你的主觀意識,順我則是、逆我則非。一個解脫者不是按照眾生所制定給他的框框,然後套在那裡,因此永嘉大師 才講「順行逆行天莫測」。解脫者的內心世界是充滿著感恩與慈悲,如果你的心行證量不夠,很難看到解脫者的內心世界,很難體會到。因此,大家不容易看到老子 的足跡。

  (第五節)「世尊默然而住,如是摩訶男第二第三問,佛亦再三默然住」因為在佛陀生了一場大病之後, 還在恢復之中,因此體力也差、身體也不好,還需要恢復,所以不要以為佛陀就不會生病,眾生常常把佛陀想像得連吃飯也都是假的,認為他是示現給你們看而已, 以為佛陀不用吃飯、佛陀不用睡覺、佛陀不會生病……,這樣都離開現實、離開實相。因此你就會認為佛陀不用吃飯,我卻還要吃飯,因此我不會成佛;佛陀不需要 睡覺,我卻還需要睡覺,所以我就不可能成佛,於是我就努力修、修得不必睡覺……。那些都是眾生一直在構築一個夢幻世界,能不能回到平凡、平實、平淡?回來看實相的世界,不要一直在構 築夢幻世界。所以,這一章是成道、成佛、解脫自在,後面第三十五章還有「至人只是常—返璞歸真」,是凡夫才一直想要成聖成賢,真正的 解脫者是返璞歸真,回到成為一個平凡、平實、平淡的人,含意很深!大家慢慢去體會。

  佛陀也是一樣,《阿含經》裡面都把佛陀如實的記錄,佛陀一樣會生病,這時候有人來問問題,佛陀還是 不回答,因為我佛陀實在有夠累,你們還要在這裡一直吵,還好佛陀不會抓狂啦!就感覺到這個會吵,你們就沒辦法看清這些,又在那裡一直吵,我就保持聖默然。 你要認為我不慈悲,也隨緣啊!這時候阿難就出來代答:「尊者阿難作是念:釋氏摩訶男以此深義而問世尊」你這樣一直在刁難佛陀,因為世尊佛陀「病差未久」, 佛陀剛生過一場大病,現在才在康復中、調養中,因此我想說出來代答。「我今當說餘事,以引於彼語」、出來代答,用一些把他引導開來,「摩訶男!學人亦有戒……」阿難就開始把佛陀所講的過這些,再搬出一段讓他聽。

  因為阿難講一些關於「有學位」與「無學位」方面,「有學位」要學的是什麼,「無學位」是怎麼樣的境 界,因為這時候阿難還不是一個阿羅漢,阿難講這些也是一個代答,一方面他就像錄音機一樣是播放,於是這時候摩訶男就問阿難:「云何為學人戒?云何為無學人 戒?云何學人慧?云何無學人慧?云何學人解脫?云何無學人解脫?」一個「有學位」的戒、定、慧,跟「無學位」的戒、定、慧,有什麼樣不同呢?「有學位」要 學的是什麼呢?「無學位」要學的是什麼呢?

  此時,尊者阿難就告訴他:「此聖弟子住於戒波羅提木叉律儀」「波羅提木叉」就是戒,也就是你有持 戒,「威儀行處,受持學戒;受持學戒具足已,離欲、惡不善法」當你有持戒之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於是你的善緣增加,就能夠「離欲、惡不善法」,就是進 入禪修、實修的階段,這裡就是來到初禪,「離欲、惡不善法」就是可以修禪定。像我們這幾次的禪修,能夠有因緣三次都參加的,真是要具有相當的善根福德因 緣,如果這三次都能夠參加,整個的聞、思、修、證,就會有不同的品質,所以你這樣有戒,然後你又繼續再修定。「乃至第四禪具足住」初禪到四禪,「如是三昧 具足已」在定方面也具足了,然後「此苦聖諦如實知」有持戒又有修定,再來能夠「如實知」,就是止觀雙運,如實看清世間苦海的實相,包括對自己內心的苦、內 心的不安,都清楚如實的來面對、來了解,這樣苦、集、滅、道,就可以一一清楚,慢慢把它釐清出來了。

  「如是知、如是見已,五下分結已斷已知」「此五下分結斷,於彼受生,得般涅槃阿那含,不復還生此 世。彼當爾時,成就學戒、學三昧、學慧、學解脫」如果能夠這樣,基本持到戒律的核心,然後又有修定,一方面能夠「止觀雙運」,這樣就能夠見到法。見到法之 後,體悟三法印,然後又會不斷的反觀,照見自己貪、瞋、痴結縛,你的各種結縛就會一一斷除掉、一一的剝落掉,這樣就能夠見法,然後再來斷三結、證到初果。 當證初果之後,你會繼續用功、努力,再來向二果、三果邁進。當你來到「斷五下分結」,證到三果之後,這時候就成就學人所應學的這些,但是這還是有學位的階 段,之後呢?「復於餘時盡諸有漏」證到三果之後,你還是會繼續的用功、繼續的努力,把五上分結那些,把深層裡面的那些煩惱啊!苦啊!不安啊!又徹底的解 決,這時候就會來到「無漏解脫、慧解脫,自知作證:我生已盡」「無漏」就是所有的煩惱、不安通通消失了。

  如果在法界大海裡面,「自我」還存在,主、客又是對立、分開,「六根」就是六個孔洞,再怎麼防堵, 再怎麼防、再怎麼堵,都是有漏的,含意很深啦!有漏、無漏方面,以後再深入解析。只要你還有「自我」、還要抓住,六根與六塵沒辦法溶為一體,這時候不管你 再怎麼修,就算修到三果,還是在有漏的世界。當你有一天,「自我」完全消失,跟整個法界溶為一體,主客雙泯、、能所消失,就是《心經》所講的一體的世界, 這時候的「漏」,才會完全的消失,才會來到「無漏」。所以,所謂「無漏」,不是把各種洞一直堵、一直堵,全部都堵起來,認為我們的「眼根」在看境界,然後 「眼根」會引起漏,於是就把「眼根」堵起來,喔!我出去的時候,眼睛不可以看,耳朵聽人家是非、好壞,就會被境界轉,我就把耳朵塞起來、不要去聽,這樣就 會無漏……,不是這樣啦!

  就算你這樣一直把六根都堵起來,眼睛不看、耳朵不聽,不敢去碰觸各種境界,把六根的這些孔洞都堵起 來之後,你的身心也都僵化了,你的命也都死了半條了,你的生命不會活起來的。所以,「無漏」不是在防堵那些,而是要了悟整個法界實相,自我臣服、自我消 失,然後跟法界溶為一體,這樣才會真正來到無漏,因此這時候就能夠來到四果無漏的境界,就會「慧解脫,自知作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 後有。彼當爾時成就無學戒、無學三昧、無學慧、無學解脫」這時候四果阿羅漢的戒、定、慧這些一樣具足,一樣有啊!「五分法身」都具足啊!但是這時候他是來 到「無學」。

  前面還是要有作為、有為法,這裡是無為、無學的世界,不要從文字上面去推理、去想像,都是要實際去 證悟的。我們一般以為的有學到無學,用頭腦去解讀就會認為說「喔!我只要好好認真的學,有一天就會來到無學……」這是大家可以理解的情況,我們想說「學富五車」,當我飽學之後,就可以來到無學,然而你看很多博士, 他們學富不止五車,可能五十車、、五百車都有,但是他還是怎麼樣?還是要學啊!只要你沒有真正大安心、大自在,不是說你累積很多的學問、很多的知識,就來 到無學了,那些最偉大的科學家、天文學家,只要你還沒有解脫,還是不斷的在尋覓,包括愛因斯坦也是一樣,只要你還沒有解脫、還沒有自在,你還是一樣啊!感 覺到你不足的地方。

  你以為說我學很多、學很多,我努力修、努力修到後來,我就不用修,好像世間的學問,很努力做學問之 後,將來就可以不用做……。表面上是這樣,但是如果關鍵沒有掌握到,你就一直在「有為法」的世界裡面。關鍵就在於有學到無學,我 們要有透過很多的法或是竹筏,竹筏是幫助我們渡過,從有學的初果、二果、三果,都在有學位的階段,但是到後來很重要的關鍵,就是你要懂得放,就是三果到四 果的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如果你一直抓著、抓著、不願放,還是沒辦法上岸,縱使用盡了各種方法,還是沒辦法上岸。只要你還在「有為法」,就沒辦法上。至於要 契入無為,直接協助大家很重要的一個關鍵,就是你要從法界、從大自然裡面去見法,最後這一關一定要深入這裡,如果你不深入這裡,「自我」絕對不會消失。不 管你在五蘊身心上面,怎麼會看、怎麼樣精通,或是「四念住」怎麼樣會修、修得多麼精通,修得幾十年,還是一樣。

  如果你最後沒有從法界,沒有從大自然裡面去深入,「自我」不會消失,就沒辦法來到「無為」,沒辦法 來到「無學」。所以,也不一定說要懂很多的學問,你才能夠解脫,不是!而是你要懂得解脫的方法、要訣。《永嘉大師證道歌》都是直截根源,能夠從這裡切入很 快。

  【法義分享】三果以下,包括向阿羅漢果,都是仍然在「有學」位的階段。到達究竟的解脫方稱為「無 學」。就算證到三果的阿那含,也還體會不到「無學、無修、無為」的深義。一般都是從語言文字相上,用頭腦去理解、去推理、去想像。瞎子要看到陽光,不是飽 學經論就能夠知道陽光;不是努力修行,陽光就會跑出來;不是努力想像、造作,陽光就會被創造出來。陽光是否存在與瞎子本身的努力學習、努力修行、想像、造 作,都沒有關聯。所謂瞎子,不是講一般眼睛的瞎掉,這只是一個比喻而已,瞎子就是如果有「自我」,「自我」就會遮障你看到法界實相;當你有「自我」,就是 一個慧眼沒有打開的瞎子。雖然你有二個眼睛,但是你看不到法、看不到實相,就是我們這裡所講的「瞎子」,因為陽光本來就存在,真正要看到陽光,只有把眼疾 醫好;真正要解脫,只有把「自我」、「我慢」好好對治,請從中慢慢去體悟「無學、無修、無為」的深義。

  所有的修行就是為了讓你的心澄靜下來,也就是各種的修行法門、八萬四千法門,所以不要在法門上面計 較誰高誰低,各種修行法門都是讓我們心能夠心澄靜下來,當你的心靜下來,才能夠止觀雙運,就能夠協助我們去看到我慢諸結縛而一一斷除,再深入去看到一切的 苦,一切的問題都是「自我」的翳膜在梗阻、在作祟,因此決心大死一番,進行開刀手術,把那「自我」的翳膜去除掉。但是,這個關鍵不容易做到,你必須真的很 如實回來看自己,要看到你內心的苦、內心的不安,那背後深層裡面都是有這個「自我」在做祟,當你真的看到這一層,如實回來面對,如實回來看到這些,才會決 心大死一番的。

  當你真正的決心大死一番,大丈夫氣勢才會出來,於是才會進行開刀手術,把那「自我」的翳膜去除掉。 所以,只要「自我」臣服了,只要「自我」的翳膜消失了,「涅槃、彼岸、空」,就會顯現出來,而彼岸就在此岸。如果你真正能夠做到這樣,這時候沒有人認識 你,「常獨行、常獨步,達者同遊涅槃路」,唯有那些相同體悟的人,才會能夠真正心心相印。

  「涅槃、彼岸、空」都是本來就存在,不是努力深入禪定、努力想像,不是你努力修行、深入禪定,努力 想像造作之後才誕生出來,這要好好去體會。只要把「我慢、自我」的翳膜去除掉,就能看到。修行如果是錯用功,只會枉作風塵客。《永嘉大師證道歌》裡面, 「尋師訪道為參禪」是一個尋覓過程,後來有一段講到他也是「枉作風塵客」,「吾早年來積學問」,亦曾討疏尋經論,分別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這些都是他的經歷過來,發現以前就是不斷在文字經典裡面鑽研,讓他感受到最後竟然是枉作風塵客、入海 算沙,在名相上面分別,用文字解釋文字。縱使你再怎麼用,都是在自我的世界裡面繞而已,你繞不出自我的範圍,於是「卻被如來苦訶責,數他珍寶有何益」,你 都是在算別人的珍寶。如果修行錯用功,只會枉作風塵客,覓即知君尚未得。

  只要還沒有真正了悟生死大事,還沒有找到涅槃彼岸,就會不斷的尋尋覓覓,你的不安、你的苦一定存 在,還會感覺到很多的不足,你會感覺還缺少很多,這裡有缺乏、那裡也有缺少,你會繼續再找、繼續再找……。當然,這也是一個過程,因為我一路這樣過來的過程,我以前也是很喜歡讀書,因此也是各種方法都是去找 尋,但是我都是一直要找究竟解脫,怎麼樣邁向解脫?我所找的不是怎麼樣去裝填一些知見、常識,所看的都是能夠幫助我們開發智慧,幫助我們身心成長。所以, 在你還沒有解脫以前,一定會不斷的要再去尋覓,當你去尋覓之時,有一個參考就是當你聽聞這些課程,反問自己:能夠真的幫助我開發智慧嗎?能夠真的幫助我解 脫嗎?還是只是說我聽了、聽了,但是只是裝填一些知識、一些常識、一些知見呢?我只是像電腦一樣裝入一些,多灌一些資訊進去這樣呢?如果是這樣,縱使你裝 填再多都沒用。

  所以,在你還沒有解脫以前,要把一些不必要的過濾、刪減掉,生命是有限的,不要又是裝填很多,好像 說我很懂、我懂很多、我很有學問。記得!你真正要解脫,不要想說我裝很多、知道很多之後,將來可以成為大法師,可以成為滔滔不絕、辯才無礙的大師,如果背 後的動機是要為人師,你不會成就的。你要一路就是為解脫而來,佛陀是為解脫而來,佛陀不是要成為人家的老師而修行,因此你要有為解脫而修行。所以,你的聽 聞、你的上課這些,都是要有助於你的智慧開發,有助於你對實相的了解,有助於你的安心自在,真正聽聞這些課程,要有助於你在實修實證、日常能夠用得出來, 你是要為解脫而來,不是要為成為人家的老師而來,不是要裝填很多的知識。

  「世間法」、「世間思惟」與「出世間法」不同的地方在哪裡?比如現在大家召開圓桌會議,以「世間 法」而言,現在是民主時代,因此都是以表決的方式,以多數決來做最後的決定,咸認多數人所決定的就是正確的,多數人的一種決定就是好的,這是不錯!表面上 是一個民主的程序,民主的一個風度,世間法上面是可以這樣。但是「出世間法」方面就沒辦法如此。以「出世間法」方面,永遠只是少數人來到證悟的世界,如果 大家以在圓桌上面討論的方式,來論定某人有沒有證到阿羅漢,或是此人的知見正不正確,為什麼你這樣講,不是我們所講的這些……,現在假設這裡有一百個人,其中有九十八位還沒有見法、沒有證果,只有二位是有見法、有證果的,有二位 已經算是不錯!如此,你再怎麼表決、再怎麼討論,在還沒有證悟到以前,就是沒辦法了解什麼叫涅槃、什麼叫無為。

  如果以你的知見去決定,認為你們所講的這些,跟我們所講的不一樣,一般人也不是這樣講啊!大多數人 也都不是這樣講啊!大多數人不認同啊!所以,我們就決定以民主表決的方式,就算允許他們的手腳都一起來,頂多也只是八票而已,結果還是輸啦!如果以民主表 決方式要來決定真理,要來決定真正的證悟,耶穌就是這樣被釘死啦!耶穌就是被透過民主表決的方式將他審判,耶穌是被宗教師、道德家、法學家把他審判之後, 認為他講的是荒誕不經,認為他所講的是錯誤的,於是將他判死刑。蘇格拉底也是這樣,老子對這些了解的很清楚啊!所以,老子他也不想出名啊!也不去跟你們爭 辯什麼啊!無諍啊!真理就是真理、實相就是實相,我只是如實講出來,我不跟你們諍什麼。

  佛陀也很坦白講:「我不與世間諍啊!」不必去跟你們一起召開圓桌會議,因為真正內心的解脫世界,不 是以自我、我慢這些所能夠決定的。真正有沒有安心、有沒有自在?不是用政治權力這些所能夠解決的,故而解脫者是常獨行、常獨步,唯有達者同有涅槃路。有相 同體證的這些人,可以真正體會此人所講的是真、是假。真正的解脫者,就像佛陀就只有說真理、說實相,所說的就是對眾生有益助的。所以,「世間法」可以以民 主表決的多數決來決定,但是「出世間法」卻是沒辦法,所謂「唯證乃知」。

  一般「有為」的斷與「無為」的斷,不同的地方在哪裡?中國有一句「一尺之木,日折其半,終生不盡」 我此一尺之木,一天把它斷一半,一天斷一半,再來呢?我明天又斷一半,後天又斷一半,一直都是斷一半、斷一半、斷一半……,就是努力在修,這就是有為、有修,在斷貪、斷瞋、斷痴,有為、有修、有證的階段。這樣在斷,所謂「一 尺之木,日折其半,終生不盡」,就在那裡一天斷一半、一天斷一半,但是你的一生在斷除那些,還是斷不了,還是沒辦法全斷。為什麼呢?一個是用「我慢」在斷 我慢。以數學方面來講,你都還有另一半啊!你都還有餘啊!都還有漏啊!

  證到三果的過程,還是在有漏的世界,用「我慢」在斷我慢,不管你怎麼斷,煩惱、苦一定在的,就像數 學公式裡面,今天剩下二分之一,然後再來呢?剩下四分之一,再來剩下八分之一,再來十六分之一……,然後一直斷、一直斷……,到後面還是有2n次 方分之一,斷到後來你會很苦、很苦,認為自己這麼認真修,這麼認真在斷,怎麼還是有那些苦?還是有那些不安?還是有我慢呢?就是那十個結,當你慢慢的斷、 慢慢的斷,斷到後來,那個自我、我慢,會發現:奇怪!怎麼還有!因為你的苦、你的不安,它是跟「自我」是相對稱的,這時候你才會來到真的願意大死一番,才 會照見到我們所跟大家講的,看到「自我」的本尊在後面作祟,只要你有「自我」,你的苦、煩惱、不安,它就會存在。如果你用「我慢」在斷,不管你怎麼斷,最 後沒辦法用「我慢」,沒辦法真正斷那個自我的。

  要斷那個「自我」,所謂「直截根源佛所印,摘葉尋枝我不能」,就是一直摘葉尋枝,如果你要真正直截 根源,我所看到、所體會到的這些,就是跟大家分享的,你要直接從法界去切入,從大自然裡面去切入,這樣才能夠直截根源,時間、歷程要多久?不待時節因緣。 只要大家把半年的聞思基礎好好打起來,再來又加上實際的禪修,真正身心柔軟、好好去見法,好好去體悟、去實修,就很快!

  從「有為」到「無為」的世界,尤其是後面這些關鍵,要有決心、要有魄力,不然我們的「自我」是很厲 害的,它是很會偽裝的,會找出各種理由掩飾自己,想要逃離解脫道,然後會找出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來自我安慰、自我掩飾。不管你說出怎麼堂皇的理由,再怎 麼好聽的理由,內心的苦、內心的不安還是存在,終究還是在苦海裡面。所以,真正要如實回面對自己,在還沒有真正如實回來面對自己之前,還是想繼續在醉生夢 死的世界裡面,也就是還在顛倒夢想的世界裡面,如果你還想醉下去,就只能夠跟你講一些醉話。如果你還沒有真正要醒過來,你還想醉下去,就要跟你講一些酒醉 的話。你要跟酒醉的人講話,你要跟他講醉話。當然,這是一個過程。

  如果你要真正要醒過來,就會講述直接契入核心,因此「真言不美,美言不真」,如果還沒有要解脫,就 會想要聽美言,「美言」就是醉話。如果是要協助你解脫,真言不美,很多話都是很率直、很露骨的直接講出來,但是這些你真正能夠去珍惜,你的解脫才會很快。 記得!在脫胎換骨的過程是會有苦,因為跟我們以前的認知、習性,是有很大的不同,唯有你能夠真正去接受,唯有你能夠去消化它,真正來到「無我」,你才會解 脫自在。眾生就是懼怕「無我」,因為不了解「無我」,才會懼怕「無我」、「無常」;因為不了解「無常」,才會懼怕「無常」。因此,我們這一次的禪修,就是 協助大家更具體去體會「無常法流」的實相,更具體的去體會「無我」。當你真正了解了之後,就不會害怕;由於不會害怕,才能夠全然的放開,溶入法界裡面,才 會活起來、解脫自在。

    【幻燈片】

  本章是介紹邁向究竟解脫,成道、成佛、解脫自在,這是來到「有學」與「無學」,怎麼樣從「有學」到 「無學」的過程,都是針對自我方面,因為到後來就是要針對「我慢」、「自我」。

  現在介紹一些比較幽默風趣的內容,讓眾生看到我們人類的自我,都是一直在那裡梗阻、作祟,人類聰明 反被聰明誤,以一些實相讓大家來看。這是孫悟空,話說孫悟空協助唐三藏取經,然後達成任務,就回到花果山去了。回到花果山之後,就成家立業,因為他已經立 業了,於是就回去成家了,因為他的老婆沒有像他在滾滾紅塵打混這麼多,他就跟她說:老伴啊!那是什麼啊?看起來可怕、又可愛,然後就問他:你在講什麼呢? 是說在動物園柵欄前面看著我們的那些,那是什麼動物啊?他說:喔!那些叫做人類啦!被我們看的那些,叫做人類啦!因為他的老婆會怕,他說:不用怕啦!人類 表面上看起來是很聰明,但是我孫悟空跟他們混太多了、混太久了,因此知道得很清楚,他們都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他們自以為很聰明,到後來你看人類是關在裡面 啊!有沒有看到人類是關在裡面?這些牛啊!豬啊!羊啊!是來看人類啊!

  設計出來就是人類是關在裡面,人類聰明反被聰明誤,常常作繭自縛,你看他們手上拿著很多的書,好像 很有學問,但是常常卻是在自尋煩惱,不信我們繼續再看下來,因此不用怕他們,好好的靜下來去看,就會看出他們的實相。人類一直站在自我的立場,把自己標榜 得很高,不斷在這世間裡面,一直在追名逐利,滿足個人的欲望,透過一直在發展的高科技,但是都一直在滿足眾生無窮的慾望,把這個世間搞得烏煙瘴氣。這是在 沒有烏雲,天氣很晴朗的情況之下,整個台北市就是這樣,充滿著一片的空氣污染,眾生不但在烏煙瘴氣的環境裡面,又把自己活在一個很高壓的情況,各種壓力 啦!壓力很多!

  眾生、人類就活在烏煙瘴氣的情況,又有很多的壓力,因此身心常常覺得很苦、很疲勞啊!再加上因為人 類不知足、不知惜福,不斷在啃蝕大自然的資源,一直要滿足各種慾望,以前的農業社會,大家很容易知足,現在大家各種享受都要越來越好,四種食的「粗團食」 與「觸食」,一直的要吃、吃啊!各種的感官享受,一直要吃越多,結果呢?我們就耗用越多的大自然資源,整個地球、整個這些環境,被我們人類予以破壞,人類 一直在破壞大自然,然後呈現出天候不斷異常,於是就有很多的怪颱、水災,就這樣一直出來。去年一年出現好幾個怪颱,氣象局都被這些怪颱耍得團團轉,他們也 實在沒辦法!

  不是只有台灣現象而已,為什麼整個地球的環境一直在破壞呢?我們要靜下來去看,人類的不知足,一直 在啃蝕大自然資源,一直在吃、吃、吃、吃,那些種檳榔的人,不斷在高山地區一直往上在開發、開發,他們是在啃蝕大自然,然後他們為了什麼呢?因為眾生很多 人要吃啊!人類就是為了檳榔方面,沒吃會死喔?!但是,人類吃了三餐飽了之後,還不知足啊!他就一直要咬、一直在吃。一個人在吃、吃、吃,很多人就是不斷 在開墾、不斷在種啊!結果大自然就這樣,我們的水土就沒辦法保持。所以,下大雨之後,人類就遭受這些洪水,遭受土石流的災害,不是說大地來反撲、大地來報 復,不是啊!而是人類沒有去做適當的水土保持,於是就這樣土石流不斷。

  一夜之間,你的良田、你的家園,就被土石流全部淹埋掉了,財產在哪裡?家人在哪裡?納莉颱風的行 徑,包括在滯留台灣的這些,都是讓大家心驚膽跳,讓氣象局人員跌破眼鏡,前面幾個颱風已經夠怪了,納莉颱風更怪,尤其在台北這裡,大家都是身歷其境,你看 一夜之間,惡水橫流,市區就是這樣,然後台北市水牢五千座,北市空前的淒慘,你看阿彌陀佛快被水淹到了,在那裡唸佛也不錯!但是,重要就是我們要靜下來反 省,要靜下來檢討,怎麼樣去跟大自然妥協啊?跟大自然和諧相處啊?怎麼樣去愛護大自然啊?不是說我一直唸佛就好,我要跑到別的地方……。我們要從根本問題來處理,你看三分之二的汐止淪陷,尤其是汐止,這幾年來、幾次的淹大水,這是木柵人 家,這已經很有經驗了,因為常常淹水,所以他的家也是變成自動化,如果淹大水的時候,冰箱、洗衣機就要自動往上吊起來,這也是淹水的無奈,裡面就是土石 流,這些都是人類一直在啃蝕大自然、一直在破壞,一直在挖、挖、挖。就這樣一夜之間,土石流就把家園整個都沖垮、埋沒掉,親人在哪裡?求啊!求啊!希望能 有奇蹟出現。

  我們能不能從最根本的來了解?這是人類不斷用自我、用我慢,然後一直在吃,也是人類的一種「我慢」 在展現,認為說我現在建造出東南亞最大的抽水站,就可以高枕無憂了,沒想到納莉就把最大抽水站淹沒掉,你就起不了作用了,你就在那裡,好啊!要等到水退的 時候,才能夠抽啊!這就是人類一直認為說我們聰明、我們才智,你用二百年的防洪設備,你已經做好了,人類你自認為很厲害,就來個四百年的大水患讓你看,把 銅牆鐵壁都穿過去,讓你看看!如果人類的高科技、我慢,然後以為有高科技之後,你就這樣高枕無憂,在那裡「我慢」展現。一樣啊!大自然會讓你看是誰厲害。 台北車站的機房重地是銅牆鐵壁,但是還是泡湯,損失真的沒辦法估算,人類對高科技的過度自信,地鐵卻不堪一擊,包括整個捷運全部都垮啊!玉成抽水站想要抽 水,結果被水淹了。

  所以,救救我啊!救命啊!我的家淹水了,玉成抽水站就跟他回答:拜託你先救我啦!你先救我,我才有 辦法救你!這裡面又可以讓我們去體會,眾生常常是小波浪要去抓大波浪,大波浪也有患、也有它的苦,佛陀一直告訴我們,不要去心外去求法,你要回到自依止、 法界依止,不要向心外去求大師,不是去偶像崇拜,人類要好好的檢討反省,為什麼這樣的一種水災?它如此的怪異,讓台北整個真的就是一夕之間,成為一座大水 庫,納莉的降雨量竟然是四百年來僅見,二百年的防洪計畫又怎麼樣?!還是照常讓你看:是人類厲害?還是大自然厲害?納莉颱風的行徑,從重創北部之後,又繼 續再往中南部走,把整個台灣都這樣橫掃過來,它是走縱貫線,在海外的時候就是如此怪異,然後進入登陸之後,又是從北向南,以前的颱風都是從東部、從南部這 樣過來,而這一次的颱風,竟然從北部這樣下來,如此的怪異,而且它在台灣幾乎處處都創記錄。

  人類除了這樣不斷在啃蝕大自然的資源、不知惜福,然後一直發展高科技,一直滿足自己的欲貪,我們對 大自然資源的消耗,以及對大自然環境的破壞,都是人類用「我慢」、用「自我」在追逐,一直在吃、吃、吃,就是四種食裡面不斷的在吃。人類常常就是像井底青 蛙,心胸很狹宰的情況之下,然後二元對立,只要我好就好,如果不是我同一派的,然後就不希望他好。所以,中東常常就在衝突,巴勒斯坦跟以色列就常常在衝 突,為什麼不能夠互相尊重呢?為什麼不能夠互相包容呢?大家和平共存不是很好嗎?為什麼一直要不斷的衝突?不斷的這樣報復呢?你報復來、報復去,不要以為 說你今天殺了對方,然後你就認為你報復了,就已經有報仇了……。你殺了對方,對方還是會再報復回來,到最後你殺對方,對方又殺過來,事實上你殺的還是殺自己啊!就算 你沒殺到自己,你殺的也都是自己同胞。

  所以,人類要把視野打開,這是人類自以為是的聰明智慧,高科技方面大部份都是從軍中流出來的,人類 的高科技,竟然是用來大獵殺、屠殺人類,其他的動物牠們不會研發出很多的高科技來獵殺人類,在此我們沒有講說誰對誰錯、哪一方,現在是藉用這樣,因為人類 的一部歷史就是一部戰爭史,如果我們沒有從根本去了解,人類很厲害的我慢、自我,事實上到後來都是作繭自縛,到後來就是自討苦吃,就是佛陀一直在跟我們講 的苦海、苦海啊!所以,人類的這些我是、我能,到後來就是彼此這樣,生活的越來越恐懼、越緊張、越不安啊!你在戰爭,但是他們對方也要報復,因此生化武器 就這樣搬出來,你還在那裡不斷的在爭戰、爭奪,以色列的小孩他們又安到哪裡去?!

  這麼小的小孩子,他身上竟然就要揹著二個防毒面具,像這樣年紀的小孩子應該是要揹玩具、揹書包,但 是以色列小孩在九一一事件發生之後,他們全部都很緊張起來,這樣的小孩就揹著二個防毒面具,為什麼呢?因為他們被通知隨時都有可能戰爭,隨時毒化武器都會 攻擊啊!他們就是人人徨恐不安,看得見的恐懼啊!因此,人類的瞋心一定會迴向過來,當你瞋心迴向世間,世間也一樣會瞋心迴向過來,人類不斷在二元對立的世 界裡面,結果你把上帝、跟我同一邊的、跟我相同的,就認為是我們這一邊的;如果跟我唱反調的,就認為是薩旦,就是二元對立啊!能不能超越這些呢?如果不 能,人類不斷這樣爭戰、廝殺,世間的苦難就不斷啊!人類不斷的爭戰、廝殺,到後來就是斷垣殘壁,人類不斷的一直在吃、吃、吃,都是我是、我能、我慢的展 現,到最後我們給這地球的是什麼?不斷的啃蝕、不斷的啃蝕,到後來就是讓擁抱赤貧與黃土,如此的赤貧,何其苦啊!

  佛陀是看到世間的這些苦,看到眾生是在自我、我慢裡面作祟,一直在那裡構築夢幻世界,結果到後來就 是讓眾生顛沛流離、烽火赤子淚,於是佛陀就提出來,真的我們要從根本去解決,要了悟世間的實相,要看到很厲害的自我,就是這樣不斷的在造作,到後來就是苦 海無邊。真正的佛法、佛教,佛陀教我們從根本來解決苦海,不是用武力去向外面征服,不是向他方世界去找,而是回來淨化我們自己,要看清我們跟世間的實相。

  我們再來看,就算一頭猛獅、一頭獅子,牠們對這個世間所吃的,也是很有限啊!而且縱使牠們再怎麼 吃,也不會破壞大自然環境,也不會破壞生態平衡。而人類一個人所吃的,比老虎、猛獸所吃的,還多很多啊!人類的欲望無窮,你所吃的就是無窮,牠們就只要身 體方面能夠吃飽,這樣就好了,牠們是因為需要而吃,因為需要而吃是有限的,人類是用欲望在吃、用我慢在吃,欲望、我慢就無窮。所以,為了一個慾望而吃,結 果就為了犀牛角,為了砍殺犀牛角,就要犧牲掉一隻龐大的犀牛,你不是要吃牠們的肉,你不是因為需要要吃牠們的肉,你只是要此小小的角,就不斷的砍殺牠們。

  或許你說因為醫學上面的需要,我可以救眾生啊!你救眾生?這很貴耶!商人在買賣這些,事實上是因為 它有高利可圖,如果以藥用方面來講,可以用其他來代替。所以,人類的那一種欲望,為了小小的這些,然後就要犧牲牠們。就好像說有的人想要吃熊掌的口感,就 要犧牲一頭熊,人類一直這樣我是、我能、我慢,過得讓自己繃得緊,過得苦啦!不安啦!有一句話「萬物各安其位而嘲笑人類」,人類的聰明到後來,自我的展現 到後來,就是不斷的苦、苦海,苦海就是這樣構造、構築出來的。

  所謂「萬物各安其位而嘲笑人類」,人家是這麼樣的悠閒、悠哉的在這裡,這樣「抓蝨子相咬」人家這樣 有閒呢!你問自己:有幾次這麼悠閒下來?!人家是這樣悠閒在曬太陽,而人類呢?這些狗這麼安詳,這是在台北車站前面,人來人往的地方,我這麼悠閒的躺在這 裡,牠們那種隨遇而安,都在告訴我們隨遇而安啊!你看:你管我姿勢怎麼睡?!你管我怎麼睡?!我睡得舒服、睡得很熟!不會在乎別人的眼光,這邊是人行道, 這邊是台北車站,牠就在旁邊這裡,哇!你看牠的睡姿這麼奧妙!這麼可愛!上半身在那邊,睡得這麼的自在。人類一直在嘲笑那些動物,牠們是怎麼樣啦!無知 啦!然後就認為牠們是低等的,人類都是有優越感出來,都還在二元對立,結果人家過得很自在,而人類過得很苦啊!

  人類二元對立在看,然後牠對人類呢?你們人類自認為很聰明,但是你們有快樂嗎?因此牠對人類的自作 聰明也嗤之以鼻呀!剛好我在拍的時候,耶!牠就連續作幾次,我那時候看牠:奇怪!牠怎麼這樣?!剛好我就用按快門,萬物各安其位而嘲笑人類。你看這些企 鵝,牠們是國王企鵝,是如此的可愛,像國寶一樣,而且牠們真的展現出來,牠們吃東西也會排隊,然後又是這麼的優遊自在,然後告訴我們怎麼樣才快樂呢?怎麼 樣才能夠自在呢?看我示範給你們看,就這樣一、二、三跳啊!快樂沒有什麼困難啊!就是要「溶入法界」,「溶入」法界大海裡面,不要只是在岸邊看啦!你要敢 「溶入法界」,到法界裡面來見法,這樣就會能夠很快解脫自在。

  人類常常說很忙碌、忙碌,你要靜下來問自己啊!你要的是什麼?我要的是什麼?我一直在忙忙碌碌,到 底這些忙碌是讓我更悠閒、更自在、更快樂呢?還是讓我越來越緊張呢?還是讓我的壓力越來越多呢?所以,你的忙碌、你的工作,到底讓你換來的是什麼呢?你說 我有成就感,但是你的成就感背後,是不是帶有很多的壓力、很多的煩惱、很多的苦?你的忙碌,如果不能夠讓我們越來越悠閒、越自在、越快樂,我們的忙碌是不 是一種作繭自縛呢?你一直在商場上打滾,一直緊盯著那些股票,你的心有自在嗎?為什麼你一直要把自己繃得那麼緊、那麼煩惱?所以,牠也覺得滿臉的疑惑,你 說你們人類聰明,我覺得說到底你們聰明、還是我們聰明呢?牠這一副疑惑,你們說你們聰明,到底是你們聰明、還是我們聰明呢?我們過得這麼快樂、這麼悠閒、 這麼自在,我們沒穿褲子、也沒有人笑,人家是過得這麼的快樂自在,你們人類呢?哇!總是這麼的苦、不安。

  所以,能不能讓我們的所作所為,是幫助我們邁向解脫、邁向自在呢?如果你的忙碌、你的賺錢,不是為 了不必賺錢;如果你的忙碌不是為了悠閒,你的忙碌是為什麼忙碌?我們要靜下來、停下來,反省自己,我要的是什麼?我這樣做下去,到底我要的是什麼?我能夠 得到的是什麼?人類能不能來到悠閒自在的境界?這裡面又有古箏,它代表一種快樂、安詳,解脫者來到是一種返璞歸真,來到內心的安詳自在,絕對不是避世,而 是瞭解說人類的我是、我能、我慢,就會把自己繃得越緊,把世間搞得烏煙瘴氣,我們要的就是能夠過得安祥、過得自在,跟大自然和諧,跟一切眾生和諧相存,超 越二元對立。如果能夠這樣,你就「耶!喔!」快樂解脫自在啊!

  小孩子的純真,能夠這麼樣快樂的流露,大人呢?問問自己:你有多少時間是這麼樣的快樂解脫自在呢? 真正要成道、成佛,就是要歷經很多的考驗,看大家有沒有耐心?有沒有決心?

 

上一頁 目 錄 下一頁